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传媒频道 发表于  2017-06-01 15:38:43 3450字 ( 0/53)

《欢乐颂2》:不只平庸的泡沫剧

《欢乐颂2》着重体现的是5个女孩各自的爱情,以及每个人都无一例外或多或少的被家长干预了爱情或婚姻,不同层次的各种秀恩爱和婆婆妈妈的家长里短,让一部原本被设定为都市女性励志剧的《欢乐颂2》演变为一个狗血言情剧和家庭伦理剧的综合体。
因“阶层论”“金钱颂”等话题引发全民热议的电视剧《欢乐颂》,曾是2016年的现象级电视剧,时隔一年,《欢乐颂2》在万众瞩目中归来,虽然收视率居高不下,口碑却惨遭滑铁卢,豆瓣网评分仅仅只有5.2分,与第一季的7.3分俨然有着天壤之别。
回想曾经,看第一季时我是一分钟都不想错过的状态,而第二季却让人不断地想要“快进”,如今剧集播出过半,我甚至连追下去看的兴致都没有了。究其原因,第一季表面上还是带着一点正能量的奋斗故事,而《欢乐颂2》已沦为外表华美却营养匮乏的泡沫剧,即使死缠烂打追求安迪的闷骚富二代小包总、邱莹莹男友应勤的处女情结和樊胜美母亲的坑闺女无底线接连引发了一轮又一轮话题风暴,也无法令其扭转乾坤。
第二季不仅延续了第一季“正面”讴歌阶层观念、尊崇有钱便是成功的标志、处处充斥着精英主义的优越感和对不同阶层的不平等刻画,还抹杀了前作的精髓——“现实性”,同时,剧情注水、情节拖沓、桥段陈旧,以及疯狂的广告植入和一言不合就唱歌的MV风格,又让第二季的缺点更加凸显。而相对第一季对5个女孩个性和友谊的诠释,第二季着重体现的是她们各自的爱情,以及每个人都无一例外或多或少的被家长干预了爱情或婚姻,不同层次的各种秀恩爱和婆婆妈妈的家长里短,让一部原本被设定为都市女性励志剧的《欢乐颂2》演变为一个狗血言情剧和家庭伦理剧的综合体。
最主要的一点是,人设崩塌。第一季塑造了5个家庭背景不同却个性鲜明的女性角色,且在剧终时留下了光明的尾巴,她们的互相扶持、她们各自的成长,都在预示她们正在迎着太阳的方向奔跑,然而到了第二季,一切仿佛停滞了,她们原本的个性已毫无新鲜感,而每个角色本该有的“进化”,却变成了她们的集体退步。
高智商人设的安迪,在第一季中让人们看到的是她的聪明、独立、干练、睿智、高冷,在这一季中,虽然精英的身份没变,但在职场上的“叱咤风云”却化为乌有,以上所述的特质也已不再。她像变了一个人,完全陷进与小包总的爱情里,以及与未来婆婆的战争中。为了让这个角色更具复杂性,还增加了她被亲生父亲的第二任妻子误认为小三儿以及弟弟被绑架而威胁到她的一些桥段,她的生活中,可以说除了爱情,便是生活琐事。一个不食人间烟火又聪颖绝伦的海归、雷厉风行的上市公司的CFO ,突然变成了沉浸在爱情之中的小女人,这让她与第一季中的那个安迪“南辕北辙”。而且,安迪原本是面冷心热的人,虽然总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但在邻居有难时她总是能够尽自己之力相帮,可是在第二季里,安迪却变成了一个自私、冷酷、有些不近人情的女人,明知即将生死离别也不去见病重的外公;为隐瞒自己的身世和家族病史丝毫不顾弟弟的安危;凡事她都以自己的立场出发,即使在与小包总的恋爱中,她也很少顾及对方的感受,一直都是对方一味退让。而每当遇到问题,自我意识强烈的安迪也不再通过自己的力量来解决和面对,要么是一直默默支持她的“闺蜜”资本大鳄老谭帮她摆平,要么就是俘获她芳心的小包总来替她解决。总之,那个经济独立、精神独立的安迪一去不复返,完全没了第一季中强大的气场。
被贴上“捞女”标签的樊胜美,第一季中已准备换工作开始新生活,在这一季又重回被原生家庭压榨的怪圈儿。想努力赚钱改变命运的她,开始全方位展示她的无奈与脆弱,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事业刚刚起步的男朋友王柏川身上。对他,樊胜美是百分百的精神依赖,一遇到事情就只会求助王柏川让他解决,而自己呢,一边鼓励他要上进,一边又埋怨他忙起来弃她于不顾。于是,樊胜美的日常,要么是哭哭啼啼的自艾自怜,要么是不停地电联王柏川求助或埋怨。第一季中,那个虽然有点虚荣却让人心疼,外强中干却坚持努力直面困难的樊胜美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天天激励男朋友上进的“怨妇”。生命无法选择,樊胜美无法选择自己的父母,又善良得因为血缘关系无法抛弃重男轻女的双亲,只能自己苦苦挣扎,这不是她的错,但她不该把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昔日的她,谙熟人情世故,尚且懂得鼓励同居蜜友一切只能靠自己,可现在,她却变成了依附他人生长的藤,已是惹人生厌。
小蚯蚓邱莹莹,在第一季后期已不再咋咋呼呼了,面对新工作时她也表现得很努力。遗憾的是,第二季她又回到了从前的人设中,聒噪、拎不清、不识好歹。她的价值观与爱情观也令人担忧,在应勤嫌弃她不是处女时,她陷入了极度的自责中,一味只会说自己错,还迁怒与这件事儿毫无关系的人。甚至,为了求得应勤的原谅她还跟踪他到车站,在得知他有新女友之后更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从此一蹶不振。失恋了便呼天喊地,生活中唯有爱情至上,这样的邱莹莹又回归到最初那个智商与情商双失的“傻白甜”少女。
就连第一季颇为讨喜的富二代曲筱绡,在这一季也没那么可爱了。王子文的表演稍显用力,刻意的古灵精怪已经让她魅力全无。她所有的行为,看起来都是作、作、作,且除了在假期时飞到外国谈生意表现了自己的“拼命”,她展现得最多的依旧是自己作为富二代的张狂和“没文化”,剧中的曲筱绡不断在男友以及各种精英面前露怯,秀自己的“不学无术”,还与同父异母的哥哥纠缠于抢夺家产的争斗中。除此之外,就是她与男友的调情,和插手隔壁女孩儿的爱情生活,然而,这一切,已经是第一季的冷饭,反复翻炒,已无新意。
反而是第一季毫无存在感的职场菜鸟关雎尔,稍有变化,可她的进步,仅仅表现在她与父母的抗争中,她不安心于家长安排的相亲式婚姻,努力摆脱了自己乖宝宝的人设。但即使换了服装、造型,她本身的性格依然是温温吞吞,并无个性而言,换句话说,她加了戏,谈了恋爱,也仍然在这部剧中存在感甚微,那个在第一季中努力想在世界500强企业中转正的实习生也消失无踪了。
将女性在职场上的奋斗弱化甚至模糊到近乎虚无,通篇是恋爱以及与家长的博弈,显然未能让她们散发出自己的光彩,仔细分析5个女性角色,相较于第一季她们所呈现出的立体感,第二季中的她们明显扁平化。
而她们的友谊在第二季中也似有似无,难以看到她们的相互扶持和成长。剧中表现的互相嫉妒,像樊胜美嫉妒邱莹莹找到有房有车的男友,话里话外透着酸涩,无法让人看到第一季中肝胆相照的友谊。而自己不高兴了会将怨气发泄到他人身上,像曲筱绡听闻父亲给哥哥增加了投资就不爽地以居高临下的态度去怼樊胜美……处处都在揭示“圈子不同不必强容”这个“真理”。
世界如此之大,鲜活、生动的女性形象何其多,就算是作为普通人的我们,身边也有很多独立、自主、积极、阳光,不依附男性生存的优秀女子,不管是看起来“高人一等”的精英海归,还是在北上广深等大城市奋斗的各种“漂”们,都在自己的人生中努力拼搏。可是第二季不仅未选择这样的角度,还规避了每个女孩的闪光点。
爱情固然美好,但并非是人生的全部,家长里短很现实,却也不是人生最重要的一环。着重对这两个部分的刻画,难免使《欢乐颂2》又沦为了平庸的都市爱情剧,或许是导演和编剧认为,在这个年龄,她们就该遇到这样的事,走这样的路,只是观剧者很难从中寻找到共鸣,更在她们的身上找不到相关的映照,也无法感同身受她们的人生境遇与成长轨迹。
据传,在接下来播出的剧集中,安迪未婚先孕又陷入对孩子是否会遗传自己基因的焦虑中;樊胜美因王柏川买房不加自己名字而与他情断;曲筱绡遭遇家庭变故,父母离婚且公司破产;邱莹莹与应勤复合却仍然处于亏欠对方的劣势状态;关雎尔在曲筱绡和父母的干涉下,最终与男友谢童分手……
还记得在第一季片尾具有奋斗精神的她们吗?“生活纵使一地鸡毛,但依然要欢歌高进,成长之路虽然有玫瑰也有荆棘,但什么都不能阻挡坚强的心。”如今,坚强的心是看不到了,一地鸡毛倒是仍在……这样的结局,很难让人想象,是否还能回归欢乐颂原本的寓意。

阅读全文:http://media.people.com.cn/GB/n1/2017/0601/c40606-29312206.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