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观点频道 发表于  2017-04-21 16:16:40 2306字 ( 1/57)

屡教不改“小坏蛋”该怎么教育?

屡教不改“小坏蛋”该怎么教育?
背景:近日,湖北省教育厅联合省内8部门发布《关于防治中小学生欺凌和暴力的实施意见》,对“屡教不改、多次实施欺凌和暴力的学生,必要时转入专门学校就读”。所谓“专门学校”,即指曾经的“工读学校”,在满足九年义务教育的同时,对在校学生实施重点看护。
华商报发表然玉的观点:“校园暴力学生屡教不改者将转专门学校”,其实并不是什么新创意,《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中早有专门表述。但现实中的“专门学校”几乎名存实亡,几乎被人所遗忘,这实则有必然性。首先,从认知理念层面来说,人们普遍担忧将一群问题学生聚在一起会造成“交叉感染”,从而使得他们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再者,就操作程序而言,将学生转入专门学校必须经本人、学校及家长三方同意,这整个过程操作难度之大可见一斑……鉴于这种种显而易见的原因,“专门学校”远远未能发挥法律所赋予的职能。如何在保护未成年人权益和“必要的惩戒、矫治”之间寻求一种平衡?如何淡化公众关于专门学校是“坏孩子集中营”的刻板印象而突出其“保护”、“挽救”色彩?又该如何在普通学校、主管部门、专门学校等各方之间建立一种有效的衔接联动机制?凡此种种,都必须给出明确的新思路才是。
小蒋随想:十四周岁以下不负刑事责任,本意是保护“少不更事”的孩子。但随着未成年人愈发早熟,违法犯罪低龄化的趋势明显,一些“小坏蛋”反而将有关法律视为“护身符”,有恃无恐地反复作恶,甚至犯下杀人重罪而不受法律严惩。社会对此反响强烈,受害人及其家属更是抑郁无奈。所谓的监护人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在现实中不时变为“要钱没有,有本事来抓我”的无赖嚣张。再看“校园暴力学生屡教不改者”,其实已为今后严重犯罪埋下隐患。如何纠正这样的学生,预防其更严重犯罪,是一道难题。一些人对“专门学校”神经敏感,可以理解。但考虑到一些已涉嫌犯罪而不负刑责的青少年的特殊性,若让他们继续在普通学校像没事人一样不接受专门教育,是否妥当?“专门学校”不能等于“烂学校”,它的设立其实对师资培养、教育模式、考核方式等都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社会的关注点,不应局限于该不该将屡屡犯下严重错误乃至罪行的孩子送入“专门学校”,而应将目光放在“专门学校”的教师培养以及教育效果上。
苹果与微信“掐架”折射反垄断空白
背景:腾讯微信和苹果手机“互掐”起来,先是苹果手机上的微信打赏功能被告知不能用了,继而是二维码转账不能用了,然后是转账功能也不能用了。很多人觉得这是利益之争,是苹果想从中分杯羹。买苹果手机、用微信的用户有点傻眼,自己成了这场争斗的牺牲品,自己的手机自己无法做主。
钱江晚报发表高路的观点:苹果公司要是没有庞大的用户群体,没有这些用户对IOS系统的偏好,它就只是个单纯的手机制造商。它哪有权力决定什么样的软件该上架,什么样的软件该下架。同样的,微信要是没有数亿的用户,没有在社交软件领域近乎霸主的地位,它敢轻易说关就关吗?所以,看起来双方虽然你来我往,言语间都很文明,但支撑这种平静的却是拥兵自重的傲慢。数年前,腾讯跟杀毒软件360也有过类似的一架,用户突然发现,自己的电脑不听自己使唤,用360就用不了QQ,让用户第一次明白,原来所谓的权利竟然这么脆弱。当一个平台用户群体庞大,就具有了公共平台的属性,就有了公共利益之争,企业的角色也随之发生变化,就具备了公共管理的职能,自然不能简单地让企业决定怎么管理。还有,公众的互联网生活包括个人账号在内的痕迹虽然是个人的,但都是由各个平台组成的,那么这个产权是属于自己的,还是属于平台的?平台是否能说禁就禁说停就停?公众的利益该如何保障?社会需要将这种利益之争纳入到规范的渠道,也需要用法律来制约对市场地位的滥用。
小蒋随想:移动支付是当下最热门的行业,相关企业都想尽可能“圈地”分羹。面对微信仰仗社交软件“老大”的地位与庞大用户群,迅速壮大微信支付的市场占有率,一贯“又牛又拽”的苹果,恐怕心里酸溜溜——苹果也在做自己的Apple Pay移动支付,但状况不温不火,市场份额与具有本土化优势的微信支付以及支付宝没法比。不难推测,本次苹果与微信之争,应是苹果先发难,理由八成是“若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其中的“此”,应是指包括苹果手机与平板电脑、IOS系统、App Store在内的苹果软硬件体系。苹果想必认为,谁用了我的“渠道”,就得给我“好处”。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不得不说,这之中存在法律规范与约束的“盲区”。因为,若单论硬件设计与软件的知识产权,属于制造商所有,制造商有权在不告知用户的情况下作出改变。用户只是买到了软硬件的使用权,如果软硬件具有“排他性”与“不兼容性”,用户无法扭转。利益面前难说道义,此前腾讯与360闹“互斥”,同样没法辨析谁道德谁缺德。此时,公众能够指望的仲裁者只能是与反垄断相关的法律。一些企业有恃无恐地“掐架”,令用户权益受损,折射出反垄断法律在某些方面仍存在空白。

小蒋的话: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 客观、理性公正。

阅读全文:http://opinion.people.com.cn/GB/n1/2017/0421/c1003-29228020.html

都市野老 发表于  2017-04-23 12:03:24 26字 ( 0/6)

一分为二看待。其中主要人员,恶习深的不可以姑息养奸!

屡教不改“小坏蛋”该怎么教育?
背景:近日,湖北省教育厅联合省内8部门发布《关于防治中小学生欺凌和暴力的实施意见》,对“屡教不改、多次实施欺凌和暴力的学生,必要时转入专门学校就读”。所谓“专门学校”,即指曾经的“工读学校”,在满足九年义务教育的同时,对在校学生实施重点看护。
华商报发表然玉的观点:“校园暴力学生屡教不改者将转专门学校”,其实并不是什么新创意,《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中早有专门表述。但现实中的“专门学校”几乎名存实亡,几乎被人所遗忘,这实则有必然性。首先,从认知理念层面来说,人们普遍担忧将一群问题学生聚在一起会造成“交叉感染”,从而使得他们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再者,就操作程序而言,将学生转入专门学校必须经本人、学校及家长三方同意,这整个过程操作难度之大可见一斑……鉴于这种种显而易见的原因,“专门学校”远远未能发挥法律所赋予的职能。如何在保护未成年人权益和“必要的惩戒、矫治”之间寻求一种平衡?如何淡化公众关于专门学校是“坏孩子集中营”的刻板印象而突出其“保护”、“挽救”色彩?又该如何在普通学校、主管部门、专门学校等各方之间建立一种有效的衔接联动机制?凡此种种,都必须给出明确的新思路才是。
小蒋随想:十四周岁以下不负刑事责任,本意是保护“少不更事”的孩子。但随着未成年人愈发早熟,违法犯罪低龄化的趋势明显,一些“小坏蛋”反而将有关法律视为“护身符”,有恃无恐地反复作恶,甚至犯下杀人重罪而不受法律严惩。社会对此反响强烈,受害人及其家属更是抑郁无奈。所谓的监护人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在现实中不时变为“要钱没有,有本事来抓我”的无赖嚣张。再看“校园暴力学生屡教不改者”,其实已为今后严重犯罪埋下隐患。如何纠正这样的学生,预防其更严重犯罪,是一道难题。一些人对“专门学校”神经敏感,可以理解。但考虑到一些已涉嫌犯罪而不负刑责的青少年的特殊性,若让他们继续在普通学校像没事人一样不接受专门教育,是否妥当?“专门学校”不能等于“烂学校”,它的设立其实对师资培养、教育模式、考核方式等都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社会的关注点,不应局限于该不该将屡屡犯下严重错误乃至罪行的孩子送入“专门学校”,而应将目光放在“专门学校”的教师培养以及教育效果上。
苹果与微信“掐架”折射反垄断空白
背景:腾讯微信和苹果手机“互掐”起来,先是苹果手机上的微信打赏功能被告知不能用了,继而是二维码转账不能用了,然后是转账功能也不能用了。很多人觉得这是利益之争,是苹果想从中分杯羹。买苹果手机、用微信的用户有点傻眼,自己成了这场争斗的牺牲品,自己的手机自己无法做主。
钱江晚报发表高路的观点:苹果公司要是没有庞大的用户群体,没有这些用户对IOS系统的偏好,它就只是个单纯的手机制造商。它哪有权力决定什么样的软件该上架,什么样的软件该下架。同样的,微信要是没有数亿的用户,没有在社交软件领域近乎霸主的地位,它敢轻易说关就关吗?所以,看起来双方虽然你来我往,言语间都很文明,但支撑这种平静的却是拥兵自重的傲慢。数年前,腾讯跟杀毒软件360也有过类似的一架,用户突然发现,自己的电脑不听自己使唤,用360就用不了QQ,让用户第一次明白,原来所谓的权利竟然这么脆弱。当一个平台用户群体庞大,就具有了公共平台的属性,就有了公共利益之争,企业的角色也随之发生变化,就具备了公共管理的职能,自然不能简单地让企业决定怎么管理。还有,公众的互联网生活包括个人账号在内的痕迹虽然是个人的,但都是由各个平台组成的,那么这个产权是属于自己的,还是属于平台的?平台是否能说禁就禁说停就停?公众的利益该如何保障?社会需要将这种利益之争纳入到规范的渠道,也需要用法律来制约对市场地位的滥用。
小蒋随想:移动支付是当下最热门的行业,相关企业都想尽可能“圈地”分羹。面对微信仰仗社交软件“老大”的地位与庞大用户群,迅速壮大微信支付的市场占有率,一贯“又牛又拽”的苹果,恐怕心里酸溜溜——苹果也在做自己的Apple Pay移动支付,但状况不温不火,市场份额与具有本土化优势的微信支付以及支付宝没法比。不难推测,本次苹果与微信之争,应是苹果先发难,理由八成是“若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其中的“此”,应是指包括苹果手机与平板电脑、IOS系统、App Store在内的苹果软硬件体系。苹果想必认为,谁用了我的“渠道”,就得给我“好处”。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不得不说,这之中存在法律规范与约束的“盲区”。因为,若单论硬件设计与软件的知识产权,属于制造商所有,制造商有权在不告知用户的情况下作出改变。用户只是买到了软硬件的使用权,如果软硬件具有“排他性”与“不兼容性”,用户无法扭转。利益面前难说道义,此前腾讯与360闹“互斥”,同样没法辨析谁道德谁缺德。此时,公众能够指望的仲裁者只能是与反垄断相关的法律。一些企业有恃无恐地“掐架”,令用户权益受损,折射出反垄断法律在某些方面仍存在空白。

小蒋的话: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 客观、理性公正。

阅读全文:http://opinion.people.com.cn/GB/n1/2017/0421/c1003-29228020.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