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国际频道 发表于  2017-03-20 21:48:31 2077字 ( 0/16)

出摩苏尔记:一次别离

泥泞的道路、嘈杂的人群、焦虑的眼神,这里是伊拉克哈马姆阿利勒难民营。它位于摩苏尔15公里外的哈马姆阿利勒镇,政府将这座营地作为接收摩苏尔难民的主要中转站。
连日阴雨,营地周围到处是积水。道路坑洼不平,泥浆遍地。一批接一批的难民乘坐大巴涌入营地,成群结队走下车来,亲人间互相搀扶,焦急呼唤,四处寻找。人群中有人失去了孩子,有人和家人走散,这里的人们每天都经历着别离。
15岁的穆罕默德·阿沃德孤零零地站在一座帐篷边,安静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显得和其他结队乱窜的少年不同。他肩膀瘦削,四肢细长,穿着一身明显不合身的衣服,手腕和小腿露在外面。
阿沃德告诉记者,四天前他就到了这里,却找不到父母和兄弟姐妹。他的家人很可能还困在摩苏尔。
“我好想爸爸妈妈,还有兄弟姐妹,真希望能早点见到他们,全家人可以再团聚,”他说着,脸色就像阴郁的天气。
阿沃德家住伊拉克历史名城摩苏尔西部,这里是旧城所在,人烟密集,市井繁华,原本生活着200万居民。但平静的生活在2014年那个夏天戛然而止,这座仅次于巴格达的伊拉克第二大城市几乎一夜间就落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手中。
2014年,阿沃德上小学四年级。摩苏尔被“伊斯兰国”组织占领后,他再也没回到课堂,因为他极其厌恶被“伊斯兰国”控制的学校。极端分子把持着学校,向学生们极力灌输极端思想,连数学课上的“1+1=2”都变成了“1个炸弹+1个炸弹=两个炸弹”。
“极端分子杀了很多人,而且他们杀人根本不需要理由,”阿沃德皱紧了眉头。
摩苏尔的迅速失守和“伊斯兰国”的暴行令世界震惊。伊拉克政府迫于内外压力,于2016年10月发起收复摩苏尔的军事行动。今年1月底,伊政府军收复摩苏尔东部城区。2月,伊拉克总理海德尔·阿巴迪宣布开始收复摩苏尔西部城区的军事行动。目前,伊政府军已控制西部城区超过三分之一的地区。
从北向南流淌的底格里斯河将古老的摩苏尔分为东西两个城区,城东是新城区,城西是老城区且人口更稠密,街道更狭窄,政府军与“伊斯兰国”的战斗因此也更加胶着,对平民造成的伤亡也更加严重。越来越多的平民为了躲避战火开始撤离。
伊拉克难民和移民部日前表示,自摩苏尔西城收复战开始,该部已经接收并安置了约10万名平民。根据联合国救援机构估计,目前仍有超过70万人生活在摩苏尔西部城区。经历伊政府军数月围城战后,多数人已没有粮食,城内随时可能爆发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
不过,“伊斯兰国”不打算让平民撤离,一直用暴力手段加以阻止,并将平民当作“人肉盾牌”。那些逃跑的人如果被极端分子抓住,就会被砍手、甚至砍头。
为避免引起极端分子注意,防止家人全部被害,阿沃德的家人制订了分散撤离计划,家庭成员分批逃往安全地带。阿沃德已婚的哥哥率先行动,阿沃德随后跟上,父母和几个年幼的兄弟姐妹则暂时留守。
阿沃德流着眼泪告别父母,他不知道此次别离后,什么时候才能和家人重聚。阿沃德记得分离那一天,他跑进茫茫暗夜中,踏上逃亡之路。幸运的是,他逃出来不久就遇到了同一个社区的另外一个家庭,对方很友善地收留了他。
阿沃德说:“为躲避‘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的追踪,我们根本不敢走市内道路,只能绕远路,进入摩苏尔城外的戈壁地带。”
经过近四小时的艰苦跋涉,精疲力竭的阿沃德一行终于逃出“伊斯兰国”的势力范围,到达政府军控制的泰勒·鲁曼区。随后,政府军让尚未成年的阿沃德跟随逃难的人群一起南下。他们最终来到哈马姆阿利勒镇。
在这里,阿沃德到处寻找,希望奇迹发生,能够在这里和日夜思念的父母和兄弟姐妹团聚。阿沃德只找到了自己的一个叔叔。叔叔告诉阿沃德,“伊斯兰国”强化了对控制区的管制,他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仍然被困在摩苏尔西城,他的哥哥已经跑出来,到了摩苏尔南部60公里的盖亚拉营地。
说到这里,这个瘦弱的小伙子把手插进裤兜,露出了苦笑。此时,天上开始飘落雨点,不一会儿工夫,整个营地就被笼罩在雨雾中。我们跟随阿沃德来到他和叔叔居住的帐篷。
拱形帐篷地上铺着一张印花地毯,还摆放着锅碗瓢盆等生活用具。阿沃德坐在地毯上说:“我很想他们,但我并不想回到摩苏尔,那里太可怕了。”
雨越下越大,雨点打在帐篷上啪啪作响。阿沃德听着雨声,歪着脑袋说:“我将来要回到学校,完成学业,长大最好当一名老师,让孩子们有学可上。”
“我那时候一定要告诉孩子们‘伊斯兰国’干了什么,我们又经受了怎样的苦难,”这个15岁的少年说,“希望未来的孩子们别再这么苦了。”(魏玉栋 程帅朋)(新华社专特稿)

阅读全文:http://world.people.com.cn/GB/n1/2017/0320/c1002-29157106.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