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地方频道 发表于  2017-03-20 17:10:34 3175字 ( 0/13)

云南“茶界80后”迎来“创业春天”

弘益大学堂内正在进行的培训。(图片由弘益茶道美学提供)

弘益大学堂的“少帅”李乐骏前几天发了条朋友圈:学堂的生活花艺课程受邀走进云师大附小;春节后,这门课程陆续收到昆明最好的大中小学甚至幼儿园的邀请。“这并非偶然,中华传统生活美学的复兴,正在酝酿一个春天。”他甚至期待:“说不定哪天走进党校了。”

弘益大学堂坐落在昆明宝海公园边上,春节刚过去的一个月,这里迎来了200多名学员,其中八成是云南省外的。茶、花、香、器等塑造的生活美学,在这里形成了一条文化产业链。李乐骏告诉记者:“现在全国的茶文化培训形成了两个中心,一个是杭州,一个就在昆明,不同于杭州的学院派为主,昆明的培训机构大都是民营的,对象以年轻人为主。”

“柴米油盐酱醋茶”转向“琴棋书画诗酒茶”

在昆明北部雄达茶城“锥子周文创”工作室,周重林正在努力推进他的“茶书馆计划”。在当当图书畅销榜上,他的《民国茶范》一书刚刚上升到前70位,盖过了沈从文的《古人的文化》——这对周重林来说也不算什么,他的《茶叶战争》一书2012年问世以来,如今已印刷了三十多次。很难用既定的商业模式去概括周重林正在做什么,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文化变现和知识付费养活了自己,而且越活越好。

与周重林和李乐骏不同,杨绍巍虽然从事普洱茶生产销售的实业,但“颜值”同样高。在昆明康乐茶城,津乔普洱的营销中心时尚而舒适,总经理杨绍巍和记者边喝普洱边交流。“我们的颜值不仅体现在销售的前端,也体现在后方的茶园基地和加工厂”,杨绍巍解释:“工厂和茶园按照可供旅游参观来设计建造。”

在一些人谈论普洱茶市场不景气的时候,另一些人却在描述行业的春天——包括他们仨。要说他们几个最直观的共同点,即80后,有创意。从这些茶界“少壮派”的言辞和行动中,不难感受到,消费的春天真的来了。

周重林判断,目前行业最大的“裂变”来自消费端——国人正由“柴米油盐酱醋茶”,转向“琴棋书画诗酒茶”,茶的消费升级带来产业变革,套个时髦的词,就是供给侧改革。李乐骏从大益集团出来,2014年创业时,即秉承这种理念:专注于茶的精神文化产业链,引导中产阶层的生活美学。现实的发展已经超出了预估。周重林就没想到茶书会这么好卖。而对于弘益大学堂来说,两办《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的出台,让行业的春天来的迅猛还有点意外。

弘益大学堂内正在进行的茶文化培训。(图片由弘益茶道美学提供)

普洱茶“融合发展”万事俱备箭在弦上

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对普洱茶界来说,认真思考一下自己在云南的产业方位,不无裨益。2017年春天到来,主政者强烈的发展信号正在不断释放。无论是阮成发省长在云南两会普洱代表团里的讨论,还是云南省在外交部蓝厅推介时王毅部长的“免费广告”,普洱茶都正成为云南高原特色农业方块中最靓丽的名片之一;而风生水起的高原特色农业,在全国人民眼里,可能是云南仅次于旅游业的“金字招牌”。如果再考虑到旅游的新动向,和云南健康产业发展大势,普洱茶融合发展的机遇,已万事具备、箭在弦上。

这里提“消费新时代”,不是赶时髦,而是宏观政策力推的方向,也是活生生的现实。稍加总结,普洱茶消费的趋势和行业变革至少有五个方面。

一是从产品来说,熟茶的价值发现和柑普等单品的热销,都是消费新趣味和产品创新合力推动的结果。古树茶的概念如今慢慢已成颓势,“混饮”则有可能成为市场新的发力点。当然,正如杨绍巍所说,市场热点虽千变万化,立定脚跟做好产品、立足传统产品还是根本——万变不离其宗,生产出生态、安全、标准化即口感、口碑俱佳的普洱茶仍是行业要务。

二是从销售模式上来说,电商销售甚至借助微信朋友圈、微店的“微销售”方兴未艾,销售系统的互联网化仍在路上,一如大益正推出的“大益宝盒计划”和周重林的“茶书馆”。线上销售经历了鱼龙混杂和乱象丛生,正走向和线下相结合以及口碑与美誉度的淘洗沉淀。如今不重视互联网和微传播的商家尤其是厂家,就和越来越契入生活的网购背道而驰。

三是从消费模式说,从产品质量过硬到要求产品的颜值、体验感等,即从买到好东西,到能好好买东西,成为消费需求和产品脱颖而出的遵循。这方面最典型的,是“大益茶庭”。更强调消费者“当下的体验感”,这启示又远不限于“大益茶庭”。

四是从行业的文化消费来说,文化已从“注入或者附加”的地位,跃升到与实业齐驱。周重林、李乐骏们的成功,部分是因为顺势应时地赶上了好时候。李乐骏观察到一个现象,日本的茶行业,主要输出的并非茶叶,而是茶文化。一场在昆明举行的表千家茶道培训课,收费万元左右,自己负责食宿盘缠,报名者趋之若鹜,就是最好的例证。

五是从行业跨界整合来说,茶与旅游、国学、大健康等产业的深度融合,将是大势所趋。且不说已经红红火火的茶山游了,各种打着国学文化旗号的游学活动,也几乎都离不开茶。从某种意义上说,传统文化美学的生活化潮流,茶席是最好的载体之一,更关乎普罗大众。至于普洱茶和健康产业的关联,目前开掘的还远远不够——须知,昆明正打造中国健康之城,若组织一场“普洱茶与大健康产业国际论坛”,想必从者如云。

弘益大学堂内景。(图片由弘益茶道美学提供)

越来越多年轻的“高知群体”加入茶行业

互联网+、融合发展、消费升级等等,早已把茶叶从农副产品的老面孔里“点石成金”。而推动和完成这场转变,最关键的是“高知群体”的加入;没有人才,一切宏愿皆是泡影。茶行业,正由劳动密集型向知识密集型转变。于是,受过正规高等教育、视野开阔创新力强的“茶界80后”登场了。一个好故事胜过一堆大道理,“他们仨”的故事会让人深受启发。

十多年前,文艺青年周重林差不多还是生活朝不保夕的“穷屌丝”,他也曾混迹媒体圈,满身的才华尚未给他带来多少增值。庆幸的是,他和茶阴差阳错走到了一起,且不离不弃。十多年的行业深耕和寒窗苦读,让周重林在茶文化尤其是相关出版界赢得了话语权。如今,《茶叶大盗》、《茶叶帝国》两本书由他引进,印证着他宽广的视野——跳出云南,他没有醉心于普洱茶那点事。周重林告诉记者,他成功的要素是,文艺青年的底子、新闻记者的敏锐和相对严谨的学术训练——换句话说不但写得好,作品还得卖的好。

李乐骏也只关注一件事,中国人过上衣食富足的生活后,怎么再把小日子过美?为此,他创办了“中国领先的生活美学传媒与教育机构”,作为“非典型性的85后”,实属难得。他领着记者参观弘益大学堂,一起探讨安鲁东《理学的脉络》,其见识与行动让人刮目相看。与李乐骏一样,杨绍巍也是“茶二代”。与父辈的“乡镇企业家”相比,杨绍巍显得洋气,但言谈举止也流露出一股难得的质朴静气。他认为,最重要的是明确自己企业的市场定位,不求规模但求品格,错位竞争持之以恒——正如英国经济学家舒马赫所说,小的是美好的。

毋庸讳言,周重林、李乐骏和杨绍巍们并非茶行业的主流,但他们是引领者和开创者。对于一帮80后“少壮派”的茶界新势力,其想法和行动都不容小觑——世界即将是他们的。

阅读全文:http://yn.people.com.cn/GB/n2/2017/0320/c378439-29884404.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