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传媒频道 发表于  2017-03-20 13:11:29 2631字 ( 0/31)

数字出版进入比拼内力时代 知识付费浪潮带来机遇

编者按 数字化和互联网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力量改变着出版产业的面貌。2017年里,数字出版将呈现出怎样的发展趋势?有何亮点?出版社要如何适应数字化生存?人才将如何培养……3月13日至15日,在2017全国新闻出版单位数字出版工作交流会上,与会专家、学者、出版人对上述问题给出了答案及建议,《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2017全国新闻出版单位数字出版工作交流会在京召开。会上,国有出版单位、民营数字出版企业就数字出版转型升级展开热烈讨论。本报记者 张雪娇 摄
数字出版市场巨大,就看谁少走弯路,进入快车道。这是《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参加2017全国新闻出版单位数字出版工作交流会时的明显感受。
3月13日至15日,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与北京印刷学院联合举办的2017全国新闻出版单位数字出版工作交流会在京召开。会上,国有出版单位、民营数字出版企业就数字出版转型升级展开热烈讨论,显示出数字出版市场的火热。
数字显示,2016年有近10亿微信注册用户、超800万微信公众账号、8.5万个移动客户端,全国手机上网比率高达92.5%、电商平台移动端交易量超过70%。数字还显示,“十二五”时期,我国的数字出版总营收由初期的1377亿元增长到4000亿元,年均增长34%。
庞大的市场潜力,给从事数字出版的企业带来的是极大的信心。记者注意到,与会者的交流不再是纸上谈兵,更多的是展示成果与经验分享。一些作出成效的企业,不仅无私地端出“看家本领”,还善意地提醒同行须注意的关键点,彰显出数字出版比拼内力的时代正在到来。
付费知识服务正在兴起
知识从来不是免费的,知识付费浪潮给数字出版带来了新机遇,这是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魏玉山的观点。
之所以如此认为,在魏玉山看来是基于现状。他说,尽管免费仍然是当下各大平台主流模式,但是过去一年来出现的付费社区、音频问答、在线课程、喜马拉雅等知识付费平台,显示出免费定律正在被逐渐打破。知识付费风潮的兴起,给数字出版企业带来机遇的同时,也加快了数字出版整个产业的优胜劣汰。
魏玉山的这一观点,在出版单位中引起共鸣。走过知识分享到付费知识服务之路的电子工业出版社便是极好的说明。该社副总编辑李弘说,近两年兴起的虚拟现实(VR)及增强现实(AR)技术热,对出版社开展知识服务很有帮助。
李弘表示,在信息服务占主流的当下,出版单位要实现知识服务,首先要建立知识服务生态圈。比如编辑会用数字出版系统为用户进行场景设计、会建立运营反馈系统等,编辑只有具备技术应用和营销运营两种能力,出版社才能在知识服务中占有一席之地。
出版单位的这种认识,让有志于付费知识服务的技术商深感振奋。记者注意到,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北京九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等技术商,均将知识服务作为重点合作项目,不少技术商在知识加工、知识管理、知识产品、知识服务建设方面已形成解决方案,还有的公司甚至提出构建“出版社数字内容中心厨房”的概念。
数字出版也需要设计感
纸质图书要有设计感,数字出版产品同样要有设计感。交流中,企鹅兰登(中国)数字部主任李梦琦介绍的几款数字出版产品,因设计感足颇受关注。
企鹅兰登在推出电子书时,会进行重新排版,在增强读者的体验感的同时,加深读者对品牌的印象。李梦琦举例说,读者在浏览电子书书目时,能通过图书封面上的企鹅标志,直观地看出品牌;在图书每一章节前加入企鹅变换的9种造型,可以增强阅读的趣味感。
为电子书重新设计封面也是常见手段。李梦琦举例说,电影《遇见你之前》2016年上映,而在电影的原著小说上架时,定位的是作者的忠实粉丝,封面会鲜明地列出作者名字;在第二轮营销时,会根据图书的题材,设计得符合浪漫小说主题与情人节气氛;电影上映后,则会更新电影海报到电子书封面上,让看过电影的读者很快找到这本电子书。
在有声书方面,企鹅兰登主要通过明星有声书带动其他产品。“我们会对内容选择、演绎手段与声音设计等进行一系列的设计。”李梦琦举例说,在与演员刘烨合作有声书《小王子》时,制作部门加入了很多背景特效,还邀请专业作曲人专门制作了5首音乐。在与合作伙伴、朗读者共同对有声书进行前期设计时,不仅会思考作品内容与形式的定位,还会涉及宣传物料的准备。每一部作品的制作过程会进行全程录像,进而生成相应的宣传片。明星朗读加上精美制作,带来了产品升级,刘烨朗读版《小王子》被设计成实体礼盒包装,定价198元,这样的定价依然会吸引众多读者支持购买。
教育出版数字化热度依旧
犹如教育出版在传统出版领域所显示的“霸主”地位,教育出版在数字出版市场同样是“大蛋糕”。
据记者观察,参与交流发言的国有出版单位中,来自教育、大学出版单位比例超过1/4,而来自民营的数字技术商,很多是带着教育数字化解决方案而来。
高等教育出版社数字出版中心主任张泽说,数字出版领域最有希望的还是教育出版。这些年高教社和网易合作,在基础教育、高等教育、教师培训网络业务方面展开合作,收益每年超过1亿元。
作为从事数字出版近30年的老出版人,张泽亲身体会到教育出版数字化的发展规律。他说,这么多年过去了,实际上一些规律性的东西没有改变,比如提升教学质量、提高教学效率的要求没有变,个性化、主动性、适应学习要求等。
须提及的是,通常认为应试教育给教育出版数字化带来商机的说法,浙江教育出版社副总编辑邱连根则并不完全赞同。邱连根认为,在教育信息化背景下,纯粹对付应试教育的纸质图书已经做得非常完美,数字教育产品应该另找方向,而方向之一就是开发留学教育及扫除中小学生常识盲区的数字产品。
对此,清华大学出版社总编辑助理庄红权则认为,把读者阅读行为转化成数据和流量,会让出版社做更多的事。(记者 章红雨 李明远)

阅读全文:http://media.people.com.cn/GB/n1/2017/0320/c40606-29156398.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