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传媒频道 发表于  2017-03-17 14:52:33 10842字 ( 0/31)

+互联网新铸五柄竞争利器(下篇)

【编者按】+互联网能够新铸五柄竞争利器,每一柄,都冲破墨守成规的内卷化而改变了竞争游戏,新增传统媒体的竞争优势。本刊上期刊发了上篇,侧重论述摆正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的关系;本文是下篇,侧重从版权保护方面重拾传统媒体竞争力。与作者交流中,作者调侃:他可以当亿万富翁,因为发现了数码文档版权保护的秘密。找家技术公司,做成专利产品,合伙收专利费,但不忍心看到更多同行被盗版搞成饿莩,专利费就不要了,先发表。无论作者能否收到专利费,编者也认为本文的版权保护思路比较重要,希望引起正在艰难转型的传统媒体的关注与思考。
【关键词】竞争合作者 竞争附加值 竞争认知 竞争范围 竞争规则
传统媒体+互联网,+是增值,以互联网为工具为传统媒体增值,手段是新铸五柄竞争利器。本文上篇论述了前三柄:改变竞争合作者、改变竞争附加值、改变竞争认知;①下篇续论后两柄:改变竞争范围和改变竞争规则。
四、改变竞争范围
当今媒体大都线上线下作战,但新老媒体两张皮是大忌,那只会分散资源,甚至更糟——自相残杀。改变竞争范围,核心就是两张皮合一,把线上线下连为“整体”战场。
建立连接:比较优势。互联网的很多领域,已经杀成红海血海。你要找一块网上细分市场,小得足以守得往,小得竞争对手难以进攻,直言之,你得有比较优势。看好南方舆情数据研究院,其比较优势,一是范围经济。舆情研究是传统媒体环境监测功能的延伸业务,因而大多数工作靠报业集团内部兼职,严控专职员工数量,大大节省成本。二是专业深耕。瞄准“治理现代化”的时代需求,深入开发“数据治理”。内部建数据中心,外部发起成立“南方大数据创新联盟”。竞争对手没有这些积累,很难撼动这支“一公尺宽、十公尺深”的专业队伍。三是反哺传统媒体。研究院在广东区域市场已做到五个领先:用户数量、覆盖区域、项目签约和综合影响力均为第一,同时建成广东首个舆情案例数据库。南方舆情已成为南方报业转型的平台级项目。②
对照那些没有比较优势的两张皮项目,大招新人冲互联网,心比天高定目标,常见大而全的“本地生活服务”。媒体有其他行业极少具备的进入新市场的有利条件——印象占有率,即多年积累的知名度、信誉、亲和力等。因而有利于短期打开局面,但新鲜感一过,绝大多数遇上天花板:粉丝不增反掉、开机率、阅读率均下降……因为遇到强劲对手。大而全的“本地生活服务”,斗不赢那些小而专的本地交通、购物、理财、甚至小区业主的App,简单说,你的“印象占有率”无法转化为“市场占有率”。说“僵尸”不准确,上篇论的“僵猪”才确切,僵猪天天要吃饭,但只吃不长。这反过来拖累传统媒体,拖累金钱还拖累品牌,连印象占有率也丢分!
切割连接:版权壁垒。改变竞争范围,既可建立新连接,又可切割现有连接。如果线上业务与线下业务相互竞争,线上又缺生存能力,线上就是线下的杀手。典型就是报刊电子版,我已五论“撤掉电子版、拯救纸媒”,分析电子版的要害是自毁版权。多年行之有效的版权保护,建立在两个基础上:作品不易复制;对少数复制者绳之以法。上电子版,你自己破坏前一基础;然后大放悲声求法律保护。作品复制得铺天盖地,法律怎么保护?与其抱怨法律,不如先创造执法的前提——撤掉电子版。
我论述撤掉电子版的途径是:收费、拖延和残缺。最近读到报业与新媒体研究专家杰罗姆分析《休斯敦纪事报》,它被称为美国赢利能力最强的日报。有免费、收费两个网站,收费网站可看完整的电子报,由报纸订户独享,非订户无权访问。免费网站则“有限”提供报纸新闻,还有其他在线服务。杰罗姆分析:有限提供报纸内容,那是“残缺”战略——“不拒绝免费提供印刷版内容,但拒绝免费提供完整的印刷版内容,这事实上是一个窗口型诱导战略,把忠实的读者导向纸质报纸——你可以不看纸质报纸,但你要看在线版《休斯敦纪事报》内容,必须订纸质报纸,或者以与纸质报纸相差无几的订价,订阅数字版内容。”③
版权属于“私权”,是版权人的“专有”财产权,谁让你免费“共享”几十年?开门揖盗版!拒绝“全部”免费,重竖版权壁垒,为作品挖一道深深的护城河;同时,“部分”免费与付费墙,那是双重诱导,部分免费是试用品,受众心动,随时可转向购买行动。常听到报纸付费墙效果不佳,但是,在付费墙与残缺之间建立连接呢?像该报这样实施收费+残缺的双网战略呢?——该报2015年利润约6000万美元。对连接动点小手脚,效果大不一样。林夕的金句:对很爱很爱的人,都有点龌龊的想法;对很爱很爱的受众,都有点付费的想法。互联网提供了诱导工具,部分+互联网,部分﹣互联网,加加减减都能为我所用。
划定战略边界。+互联网建立新连接,﹣互联网切割现有连接,都改变了竞争范围。但改变要有战略边界,那是坚定的逆向思考:哪些业务是你不做的?乔布斯说,如果没有对发展PDA说“不”的自制力,苹果公司就不会有充足资源发展iPod。“人们认为专一意味着对你所专注的某件事说‘是’,但事实根本不是这样,它意味着对100个其他的好主意说‘不’。”——确凿事实是,边界同时意味“是”和“不”。是,集中资源;不,避免无节制增长、尤其新老媒体两张皮带来浪费和失败。
战略边界是为特定企业量身定制的,典型的是美国数据处理公司,明确表明公司不支持不满足以下条件的业务:年销售额1亿美元以上/保持15%的增长率/市场排名第一第二或在未来5年成为第一/提供标准化和非个性化的产品和服务/有明确的退出方案。边界条件同形势变化如何协调?有两根保险绳:一是给不完全符合条件的项目分配非常有限的资源,但必须在规定时间满足条件。二是公司高管每3年重新审视边界条件,必要时做调整。④
大富大贵者皆不同凡响!反观传统媒体,几家有这样清晰的战略边界?反而鼓噪打破边界、抛弃边界,进互联网就是创业,捂互联网就是创新,没有路线、路标也要前进。这司机会把车开到哪儿去?新老媒体两张皮是当前大量存在、亟待解决的问题,亟需明确边界条件。先定个小目标,比方说我先挣它100元……别笑!目标连结边界条件,那些光吃不长的“僵猪”项目,必须在规定时间满足条件,军中无戏言!不单看自己,还得看新媒体。人家做得更好的,你没优势为什么要做?有人主张直播是下一个风口,连报纸也该自建平台。你建得过新媒体?2016年腾讯制订直播源拓展计划,搭建直播平台,与具备新闻采访资质的机构和媒体合作。合作方提供直播权限与内容,腾讯提供平台与技术。《新京报》与其合作,连续16天直播全国两会,累计浏览量超过1亿人次。直播的基本功能,是对新闻源和受众增值,你想这两者,愿意看腾讯直播还是看你自建的?你花大价钱办直播,又是收不回的沉没成本。改变竞争范围,不光自己加加减减,还要与新媒体合作加加减减。
五、改变竞争规则
“当规则被证明对取得胜利没有太大的作用时,绅士们便改变了规则。”——拉斯基这话说得真绅士!如何改变呢?内勒巴夫站在高坡上,挥手指方向:上帝在细节!“商业规则相对较小的变化可以使最后的结果发生很大的改变。……商业规则的关键是:细节就是一切。”⑤我五次论述撤掉电子版,是看准那是关键细节,今天要找出关键中的关键,这些小石子最终会改变河流的方向。
技术福音:销毁代码。文档嵌入“自行销毁”代码,到期阅后即焚;每一次转发,文档都会创建新的到期日。我论撤掉电子版三途径:收费、拖延和残缺,解决自我保护于上网之前或同时;却无法解决上网之后:数码文档上网就是大家的,从此失去控制。正是这原因,才有所谓“渠道失灵”等问题,其实不是“失灵”,是你无法控制上网作品“留在你处”或你“转让版权”处——网友随便拿;网偷放手偷;报人办网,十年不成;2015年统计,传统媒体的客户端,下载量不足1000的超过七成……简单说,数码文档大家拿,前期努力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终于有了技术福音!你借我的嫁衣裳有期限,你偷我的嫁衣裳——要变碎片,看你如何在婚礼上裸奔……
裸奔有什么好看?是要你不裸奔,遵守交通规则。回到根本:商业交织竞争与合作。创造市场要合作,瓜分市场要竞争。合作做蛋糕,竞争分蛋糕。传统媒体尤其纸媒近乎腰斩的痛,是蛋糕被大块切走。纸媒的老合作者:受众;新合作者:新媒体——都过得太舒服,网上遍是纸媒内容,纸媒却大叫救命!改变竞争规则,关键就在合作中渗入竞争,你切吧,越权切蛋糕会变馊。从此,我会论撤掉电子版的第四条途径:自毁。
与受众竞合:最惠订户待遇。网上文档大家拿,恶果就是订户、受众分不清。受众免费,订户只会愈来愈少。要善待订户,《休斯敦纪事报》的收费网站由报纸订户独享;《大众日报》的App,也是“只”给订户提供额外服务;它们都是“最惠订户待遇”。最惠一定要体现在“报道”,除宣传性、公益性报道外,其他重要或好看的报道有“自行销毁”代码,原处随便看,报纸网站或App可由此做大,因为夺回了渠道控制。一旦被搬运到别处,就自动创建到期日。非订户的受众,也许免费看;也许正碰上到期,遂有音乐响起:“Di Da Di、Di Da Di,请勿越权使用!你正看的文档,即将被外星人劫持!倒数开始,Di Da Di……打翻相思,Di Da Di……”文档突然被劫走一半!正夹爱吃的菜,被人转了桌;正做爱做的事,敲门查煤气!要多霉有多霉……
自行销毁不是一项,而是一组技术。也许你让受众到指定新媒体看——可能是自办的,也可能是你转让版权的合作伙伴;也许你告诉受众其他新媒体都没有,只能在订户专网或App看。而且,我的订户我最爱,阅读、下载、收藏、选择文本或图像复制都永远享用,Di Da Di锣儿不敲鼓不响;一旦分享给非订户,自动创建到期日,Di Da Di到响到世界末日!这才是最惠订户待遇,它在订户与非订户之间插入“楔子”,有非订户的陪衬,订户会更加忠实。楔子不光是区分,还是更紧连接。非订户被Di Da Di打得抓狂……也许不愿再受折磨——交费成订户吧。可搬运的销毁文档,类似图书馆对图书业的功能。图书馆免费,书业仍繁荣了几百年。到图书馆,看新书要等,借阅有期限,借与还都要花时间……反而促成人们买书。
引入借阅分享,或许还有更大商机。电子文档,订户可选择购买:独自享用、分享5人、分享10人……越权分享到11人,Di Da Di才会响起。那些习惯在论坛或微博留言要文档的“楼主好人,邮箱××”,只要来午夜凶铃——最多要来硬盘里的早期种子。更重要的,有这技术,就能实施“大规模量身定制”,后者再也不是新媒体的专利,传统媒体依样画葫芦画得更好。因为“大规模”继承传统媒体批量化、模式化的生产特点;“量身定制”仅限于不同分享,是作坊式、个性化的区别定价;两者结合了工业化和信息化的生产形态,既省成本又开财源。这是好消息。坏消息是分享限额的不便,会使一些人拒绝电子文档——我家大门常打开,欢迎回到纸媒!坏消息又成好消息,纸媒长青就是这样来的。只要你别“受众至上”至上的矫情,用新技术与受众玩竞合游戏,那必是极好的。
与新媒体竞合:网络版权转让。网上文档大家拿,另一恶果就是网商、网偷分不清。网商指通过版权许可网上使用作品;而以营利为目的未经许可网上使用作品,就是网偷。网偷多如牛毛,也带坏了一些网商。雇小编把作品改得面目全非,用化名发到自媒体或论坛,然后君子剑岳不群出来“整合”。这种盗版新花样很难追责。
版权的本义就是复制权(copyright),它是最重要、最普遍——没有之一——的财产权。禁止非法复制,才能保障自身或授权渠道的传播,有这保障,才有财产回收。多年版权法的执行,基础之一即作品不易复制。用残缺或拖延撤电子版,只要上网,这基础仍被破坏——追究每个未经许可的网上复制者,太不现实;不光中国,全世界都摊手摊手。好在败也萧何成也萧何,技术可用技术力量对付。你要复制,它会自行销毁;你要改动,它赧然低语:别碰我,羞……化为千只鹤飞去;至于极可恶的删除和更换作者名,埋点病毒,送小偷一场浪漫的艳遇……有这技术手段,我反复论述的独家网络版权才有保障。网偷放手偷吧,受众在小偷处看:Di Da Di、Di Da Di,这文档是从某处偷来滴,正义大神——悬镜执法!倒数开始……每3句掉一句;倒数开始……每3段掉一段;倒数开始……图片变模糊……
特别重视图片。专业摄影记者,一年都难拍几张好照片,对其不保护版权,反而在“读图时代”的误导下,鼓吹大家拍、随手拍,甚至追逐无论如何做不赢新媒体的动画、GIF图片、虚拟现实……这是以时髦反专业化,必然劣图驱逐良图,大家拍烂照片比多、比烂,一筐烂杏感染一只蟠桃。纸媒的传播符号就是图文,摄影记者是宝贝,出彩照片是钻石,先给钻石配多重警卫,Di Da Di、Di Da Di……以传媒集团为单位,网上图片大面积模糊,这是比烽火和照明弹还强烈的版权信号,远比发布N次“版权声明”自说自话管用!它对受众是可视化警醒,更让那些信奉“读图时代”的网偷,坐在模糊图片中心绝望地号叫!当然,别小看网偷,魔高一丈,他会找到破解办法,自行销毁技术也会在道魔斗法中日趋成熟。但斗法永远不会完结,反了你!不是还有版权保护的另一基础——法律吗?保安、保安,把这个闹事的拖出去!
有不易复制和法律保护,版权法多年行之有效的两个基础重新确立。我论述的分类转让信息网络传播权:分时限转让;分地域转让;分内容转让;分媒体转让;⑥现在有了实施的技术基础。就说第一项,当前转让是永久的,一次卖断;甚至把电子版上网不管不顾,永久馈赠。版权的特征,是有多少种形式的使用,就有多少种形式的财产权,像发行权、改编权、汇编权、摄制权、翻译权。你一次卖断,永远失去了二次转让的机会。明确时限呢?这就是竞合筹码,转让一天、三天、一周……是不同的定价。到期后,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东坡居士一捋长髯飘然迎风: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版权回到手中,你不就可以N次转让啦?
六、“互联网中心主义”的迷思
以上论+互联网新铸五柄竞争利器,是立足于全球媒体成功——是“成功”、不是“成仁”——铁的事实,包括那颇有争议的撤电子版,人家就成功了——巴顿将军说,让对手去成仁。全球媒体成功事实如此,李克强总理说+互联网非常必要如彼,怎么到一些传媒人那里,互联网+和+互联网却有云泥之别?重要原因是中国乃至世界,有“互联网中心主义”的迷思。
互联网中心主义是根据技术推导,技术将使世界焕然一新,互联网技术如互动性、全球化、廉价快速、联网便捷、难以驾驭等,是压倒一切无坚不摧的力量。⑦叶夫根尼·莫罗佐夫用一本书批判互联网中心主义,有些罗嗦,但中心思想是清晰的:互联网中心主义把物理网络和观念意识混为一谈。所谓互联网的开放性、透明性、颠覆性……是人们对其的认识,“这些观念意识是有条件的、脆弱的,可能还受到硅谷巨大财富的影响”,我们不应当把这些观念说成是网络的自然产物。⑧这揭示了互联网中心主义的要害:从技术推导观念,以观念包装网络,互联网遂高踞王座成为中心。以下仅从新闻传播角度分析3点迷失。
阻挠技术运用——互联网作价值标准。前面论文档“自行销毁”,这思想来自莫罗佐夫,他还说把文档设为“只读”,别人不易复制。这两种技术完全成熟,为什么没有大量运用?因互联网中心主义评价解决方案,不是讨论其优缺点,而是从自由、开放、透明等网络的“空泛理性假设”出发,与之不兼容的都是异端都该清除。不管互联网带来什么问题,解决方案都不能损及互联网,这就是“黑暗的另一面”,“妨碍我们为确实存在的问题思考有效的技术解决方案。”⑨
撤掉电子版是保护版权,版权恰恰被互联网中心主义弄得混乱不堪。讲到版权就是:互联网不是那样的……把互联网当神圣价值、金科玉律、天条、圣牛……去掉神光,说“这根本就是个互联网”,等于说“这根本就是个猪肉”,两者“意义图式”完全相同,意指网络和猪肉都要为人所用。版权保护,我重点分析纸媒,但以上理论和技术都能跨行业移植。音乐产业也被盗版搞得风雨飘摇,加上自行销毁代码呢?Di Da Di、Di Da Di……广播影视业也响起Di Da Di呢?原创新媒体、自媒体也响起呢?所有关心知识产权的人,不管来自哪个国家,不管身处哪个行业,都可以凭Di Da Di的熟悉曲调,为自己找到同志和朋友。⑩
数字化崇拜——“互联网第一”的媒体转型。《数字化崇拜》是文森特·莫斯可的著作,论证数字技术转化为集体信仰,成为社会神话。⑪这神话在业界,是2006年英国《卫报》确立“互联网第一”的报业转型战略。其主编说,《卫报》现在是一家互联网出版商,数字化平台最重要,所有记者首先为其工作。⑫“互联网第一”后来派生出“数字优先”“以网带报”“先网后台”“受众变用户”“转型为新媒体”等各种转型方案。这所有方案的底牌,都是对数字化的崇拜。我讨论这崇拜在业界表现为“最大数字化”,可概括为两条咒语:只要数字化,就是好的;数字化越多,越是好的。⑬
“互联网第一”的转型导致两种结果:神圣化和妖魔化。神圣化,追逐每一个新媒体新潮。按暂停键,轻轻提问,不要问:传统媒体追过哪些新媒体?而要问:哪一种新媒体,传统媒体没追过?追新媒体就是好呀就是好!追,没方向、没路径也要追,怀着即刻兑现的希望和遭受遗弃的恐惧铆足劲地追。有病吧?药不能停。互联网第一是对媒体转型这极端复杂、千差万别的问题,给出简单粗暴的一刀切方案,但实质的单一狭隘被外表的宏大花哨掩盖,仅仅因为它是互联网,是《四十二章经》。看过金庸再看金融,包括《卫报》,财务报表都难看,互联网第一全球没有“一家”成功。
与神圣化相对是妖魔化,把所有问题归结对数字化迟钝、懒惰、思维落后、技术短板、错失窗口期……所有问题,都成了数字技术问题。甚至说,传播的所有问题都要向数字化要答案。我曾论述:当前新闻报道不如“都市报旋风”和“民生新闻浪潮”时好看,因两者有很多“亲密新闻”,聚焦民众“如何活”的微观层面,围绕受众日常生活八大支柱“食衣住行、性健学娱”做文章,接地气而充满活力。当前的危险是乞灵于新技术,用新媒体包装官话套话大话空话假话……⑭互联网第一,请问这问题怎么解决?你让数字技术来解决不属于技术能力范围的问题,数字化累死也办不到。
科幻式科研——互联网是高维媒介。仅分析业界不公平,因为互联网中心主义也在学界。学界没有实务绊脚,往往更激进。喻国明教授几次论述“互联网是高维媒介”。最初说他看介绍“超弦理论”的文章,讲人类共有11维空间。在人们能感受的时空四维外,还有“‘五维’空间——有点像好莱坞的《星际穿越》所描绘的情形”,“我认为,互联网或许就是这样一种意义上的‘高维’媒介。换言之,互联网比我们过去所面对的那些传统媒介都多出一个维度,生长出一个新的社会空间、运作空间、价值空间。”⑮——读罢失笑,教授几时入科幻了?
最初他说“或许”是,后来说“是”,“或许”不知如何去掉,个人表述,这不重要。但其获得2015年“中国传媒经济年度观点奖”,由中国新闻史学会传媒经济与管理研究委员会颁发。⑯可见这观点已被一些同行接受,这就值得讨论了。且使用检验观点的通行标准:逻辑和实践。从逻辑看,支持观点是理由和证据,理由是论证推理,证据是事实陈述。互联网是高维媒介,证据是“超弦理论”和“好莱坞的《星际穿越》”。理由呢?超弦理论适用于互联网——这需要演绎论证,教授没给出;唯一给出的是类比论证——《星际穿越》类似互联网。类比要本质相似,而说清科幻电影与网络“本质相似”又需要理由。教授则直接断言:“我认为”,这不就把科幻电影“横向移植”到科学研究?名符其实,是为——科幻式科研。科幻是什么?科幻来源于17世纪的旅行和探险故事。苏珊·桑塔格说,科幻讲述的并不是科学。阿瑟·克拉克说,科幻讲述的是我们自己,是我们对自己的看法。⑰
一些人认同科幻式科研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互联网研究中有不少科幻式科研,靠大胆想象进行类比。整出这些词儿:革命!颠覆!高潮!重构!眼球经济!电子民主!!全球理解!!!有的坐在新闻发布会上,有的躲在项目申请书里。共同特征是抓取变化最迅速、最眩目的部分,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地类比:互联网就是革命!类比推理就怕打破沙锅问到底:这场革命的“利益集团”是谁呢?全神贯注攻其一点,甚至把类比推理极度简化,极简到把“推理”部分抽走,只留下修辞术的“打比方”。互联网怎么是高潮?不清楚。
整这些词儿效果如何?要用检验观点的第二个标准:实践,不是检验逻辑而是验其“用处”。实践检验需要时间,但在“当前”用处却立竿见影。喻教授最新论断:“互联网是一种‘高维媒介’,用‘低维’逻辑和手段去运作它、管理它是荒谬的,更是无法产生预期效果的。”⑱——互联网就是高!高到我们这些生活在“四维时空”的人天生就是失败者,你个低维人驾驭不了它!问个浅浅的问题:什么是高维,什么是低维?其内涵外延如何,高与低怎么量度?这些无解就是科幻。但科幻的假定很重要,高低相对只有一个答案,没有其他可能性。学界架起并重复一千遍高与低的跷跷板,互联网作神圣价值,顺理成章;互联网第一的媒体转型,不实行,就因为你低!迷思就这样制造出来,直言之,这些词儿的当前用处,就在生产和再生产、制造和巩固迷思。回顾《牛津英语辞典》对迷思的定义:“一种纯粹虚构性的叙事,通常涉及超自然的人物、行动或事件,体现了一些与自然或历史现象有关的流行观念。”⑲想一想,我们的朋友、我们的亲戚和同事,谁最有“超自然”的范儿?谁最“流行”像尊重财富一样尊重互联网?
剖析互联网中心主义的迷思,是为+互联网夯实地基。前面说+互联网是为传统媒体增值,如何增值?——冲破内卷化,改变竞争游戏。“内卷化”由美国人类学家吉尔茨提出,指一种社会或文化模式在某一发展阶段达到确定的形式后,便停滞不前或无法转化为另一种高级模式的现象。这概念后来引申为:没有发展的增长(如传媒到处铺摊子但双效益下降);固定方式的再生和勉强维持(如“两次售卖”盈利模式的效益递减)。简单说,内卷化是因墨守成规而停滞不前。如何冲破?可借助外生变量。
互联网正是这变量,+互联网新铸五柄竞争利器,每一柄,都改变了竞争游戏,你想墨守也守不住。内勒巴夫说:“真正的成功来自于主动地改变你参与的游戏:按照你的意愿改变游戏,而不是参与你发现的游戏。”⑳略加阐释:“改变游戏”冲破墨守成规从而冲破了内卷化,如“三次售卖”对“两次售卖”的突破,如Di Da Di的版权保护……“非参与新游戏”,醍醐灌顶!互联网游戏太美太迷人,笑得传媒人的心像耳环,荡过去又荡过来……心荡神驰就想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却忽略一个常识:任何游戏——哪怕“抢椅子”——都是对有限资源的争夺,成功者皆内在资源与能力与外部机遇相匹配。只看到新游戏机遇,风口上猪都能飞,风一停,摔死的全是猪!传统媒体有长期积累的资源和能力,这是宝贵资产,绝不是青春痘少年口中的“负资产”,你绝不是只有情怀只有诗和远方的半空起高楼,因而得把已有资源和能力与互联网机遇相匹配,直言之,绝大多数传统媒体都适合+互联网,每处+,都为传统媒体新增竞争优势——众剑出鞘,“当”的一声刃相交!李克强总理说中国制造的前途就在+互联网,中国传统媒体的前途就在+互联网。(原载《中国记者》2017年第2期。作者:张立伟,四川省社科院新闻所研究员。)
注 释:
①张立伟.+互联网新铸五柄竞争利器(上篇)[J].中国记者,2017(1).
②蓝云.数据+舆情:南方报业创新转型提高服务能力的探索[J].中国记者,2016(6).
③杰罗姆.《东方早报》到底该不该停?[OL].杰罗姆新新媒体观察.http://mt.sohu.com/20160925/n469137412.shtml,2016-09-25
④罗伯特•西蒙斯.七个战略问题[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62、63.
⑤拜瑞•J.内勒巴夫,亚当•M.布兰登勃格.合作竞争:博弈论战略正在改变商业游戏[M].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2000:182.
⑥张立伟.中国版权保护的重大突破——五论撤掉电子版拯救纸媒[J].中国记者,2016(2).
⑦詹姆斯•柯兰,娜塔莉·芬顿,德斯·弗里德曼.互联网的误读[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3.
⑧叶夫根尼·莫罗佐夫.技术至死:数字化生存的阴暗面[M].北京:电子工业出版社,2014:74.
⑨同注8,81.
⑩歌曲《Di Da Di》,中文名《滴答滴》;原唱:李玟;填词:姚谦;谱曲:Maria Montell;编曲:屠颖。兹引用该歌词曲,说明版权保护。有循此路径开发者请与版权人联系。
⑪文森特·莫斯可.数字化崇拜:迷思、权力与赛博空间[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29.
⑫王正鹏.报纸突围——数字时代传统媒体变身记[M].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2010:40.
⑬张立伟.五年数字化转型反思[J].新闻记者,2012(6).
⑭张立伟.从深度报道到集成报道——去碎片化的主流新闻范式[J].新闻记者,2016(7).
⑮喻国明.互联网是一种“高维”媒介——兼论“平台型媒体”是未来媒介发展的主流模式[J].新闻与写作,2015(2).
⑯中国人民大学喻国明教授荣获“中国传媒经济年度观点奖”与“中国传媒经济学科杰出贡献奖”[OL].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http://xwjd.ruc.edu.cn/displaynews.asp?id=621,2015-11-13.
⑰转引自亚历克斯•本特利,马克•伊尔斯,迈克尔•奥布莱恩.窃言盗行:模仿的科学与艺术[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2.
⑱喻国明,丁汉青.传媒发展的范式革命:传统报业的困境与进路[M].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2016:192.
⑲同注11,20.
⑳同注5,10~11.

阅读全文:http://media.people.com.cn/GB/n1/2017/0317/c40628-29152196.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