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国际频道 发表于  2017-03-13 17:11:52 6067字 ( 0/44)

俄欲与美改善关系:前景如何?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俄美两国首脑相互释放善意,使俄美关系改善迎来转机。但俄美两国总统所能发挥作用存在差异,俄美对改善关系的诉求和目标也不相同,这些因素导致俄美关系改善困难重重。深层对抗依然是俄美关系发展的主线。俄美两国关系未来发展方向和前景,仍有待观察。
自2016年11月8日特朗普赢得美总统大选之后,俄美关系走向就吸引了世界的目光。普京是首位向特朗普表示祝贺的国家元首。之后,俄美领导人互相释放友好信号、互动频频令世人侧目。俄列瓦达调研中心民调显示,希望与西方国家修复关系的民众已近历史最高点(2000年的76%),达71%。但从形势发展来看,俄美改善关系并非轻而易举,尘埃远未落定。
特朗普胜选点燃俄与美和好希望
亿万富豪特朗普在美总统大选中获胜,震惊了全世界,但却令莫斯科甚是欣慰。俄媒细数特朗普对俄的五次访问,认为诸多因素都将美新任总统与俄关系拉得更近。
一、特朗普当选开辟了美不再将俄视为主要潜在对手的前景
俄国际问题专家格奥尔基·博夫特认为,特朗普虽在许多方面具有不确定性,但终究是俄美关系新一次“重启”的希望。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将与奥巴马甚至小布什时代完全不同。而此前,特朗普曾多次发表亲俄言论,甚至恭维普京是位强大的领导人,称美俄应联手打击“伊斯兰国”,并表示会考虑取消对俄制裁、承认克里米亚是俄罗斯的一部分。这给俄与美关系重启带来希望。俄罗斯人甚至得出了这样一个判断,“特朗普是俄罗斯的朋友”。
一些俄国家杜马议员用掌声欢迎特朗普当选。的确,俄罗斯人已经厌倦了寻找敌人,缓和与西方的敌对情绪是社会的心理需求。如政治学者科明所说:“很难一直生活在敌人的包围当中等待拳头的落下。”
二、通过俄犹太商界人士与美新总统展开非政治途径接触
俄罗斯积极行动,多方寻找机会与美新总统接触,不吝表达重启两国关系的意愿。俄媒体透露,俄有关部门在寻找与特朗普联络渠道的过程中,利用了有关系、有能力对其女儿伊万卡·特朗普施加影响的俄罗斯犹太商界人士。俄犹太人大会主席尤里·卡耐尔认为,俄政府尝试利用包括犹太人在内的国际商界人士很正常。特朗普在讲俄语的侨民圈中获得了很高的支持率,所以,通过俄犹太商界人士与美新总统先建立非政治渠道联络,为政治途径开辟多重路径选择,促使美俄关系出现积极效果,具有重要意义。
三、美新任国务卿亲俄背景备受关注
特朗普胜选后,继续在行动上表现对俄的重视。2016年12月13日,特朗普正式提名埃克森美孚CEO雷克斯·蒂勒森出任国务卿。俄媒称,蒂勒森身上有“务实”“专业”以及与普京“交好”等标签,并且他强烈反对对俄制裁。2013年普京曾授予蒂勒森友谊勋章,以表彰其在改善两国关系中所做出的贡献。
俄一些分析家认为,为了抓住美新总统上任给俄美关系重启带来的机遇,总统普京身边能“与欧洲和美国进行有效外交沟通”的人物,将拥有巨大上升潜力,普京将在关键岗位上任用此类官员。
四、俄美高级领导尚未谋面,但在关键问题上似乎配合默契
奥巴马离任前对俄在美五个实体机构和四名俄情报总局高层官员实施制裁,并驱逐35名俄驻美大使馆和俄驻旧金山领事馆官员。对此,俄外长拉夫罗夫建议驱逐35名美外交官作为回应。但普京出乎意料地决定,不驱逐美驻俄外交官,还邀请其子女前往克里姆林宫参加新年和东正教圣诞节庆祝活动。此举虽令各方大为意外,但目的却非常明显,旨在最大限度为特朗普上台后改善美俄关系留出空间。特朗普迅速反应,在其推特上发声,对普京之举大加赞赏。
对于“黑客门”事件,特朗普虽因美共和党内的压力予以承认,但同时却否认受俄总统普京指使。其表态明显淡化、弱化、含糊、模糊该事件,意在维护普京形象,符合其坚持改善美俄关系的态度。
在就职典礼前夕,特朗普又被美情报部门爆料,数年前以商人身份访俄时,有不堪“黑料”受俄要挟。2017年1月18日普京召开记者会,严词驳斥“特朗普秘密文件”,否认俄情报机构收集了特朗普的“黑材料”,称指控意在破坏当选总统的合法性,高声替其鸣不平。
俄美最高领导人互相示好,隔空喊话,互不避嫌,为近十年来俄美关系之罕见。此外,俄美外长级别的联络与互动也频繁而顺利,似再予以俄美关系重启之路良好预期。
俄沉着应对美国内反俄言论
特朗普上任后,俄一方面对改善俄美关系积极主动,另一方面对美反俄派于己不利言行进行了有力回击。
一、积极配合特朗普的缓和言论,助推两国总统的良性互动
特朗普宣誓就职后,第一批电话外交即包括俄总统普京。普京表示,在国际反恐斗争中,俄将美视为最重要的伙伴。俄卫星网报道称,两国总统均表示,为粉碎“伊斯兰国”组织及叙利亚其他恐怖集团,俄美两国需要切实进行协调合作。双方都认为应率先联合力量,与当今世界面临的头号威胁国际恐怖主义进行斗争。
2017年2月10日,普京表示,俄美关系过去五年经历了剧烈恶化,双方关系有待修复,这对两国人民都有利。俄方已向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表示欢迎,并希望两国关系在各个方向都得到全面恢复。2月12日俄负责反恐事务的副外长奥列格·瑟罗莫洛托夫进一步表示,在恐怖主义空前猖獗的背景下,俄美应搁置政治分歧,开诚布公地开展反恐合作。希望随着特朗普上任和美国新政府的就位,西方国家反恐态度能发生转变,并最终意识到,打击恐怖主义应摒弃“双重标准”和“秘密议程”,国家间合作需有国内正在开展反恐行动的国家的合法政府参与。
俄对美释放善意从多层面展开,各界存高度共识,期待俄美关系改善。
二、美国频现反俄事件,俄美关系改善蒙阴影
2017年2月13日,特朗普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被指通“敌”(即通俄)而辞职。这件事最直接的后果是俄美重启之旅遭遇波折,表明亲俄派与反俄派之间的争斗并非就事论事,其背后承载的是美俄之间历史与现实矛盾的重重叠叠,为改善两国关系增加的只能是扑朔迷离。
在弗林事件影响下,美反俄派不断发力掣肘特朗普亲俄派动作。特朗普只能收敛言论,撇清自己,甚至在2月15日首次要求俄将克里米亚归还乌克兰。俄依然积极、谨慎,按既定方针努力,稳步推进关系重启计划。
2017年2月16日,俄外长拉夫罗夫与美国务卿蒂勒森于G20部长级会议前夕首次会面并表示,俄美将首先在打击恐怖主义、解决叙利亚危机等问题上进行合作。双方讨论了阿富汗、乌克兰局势。蒂勒森表示,他与拉夫罗夫的会面富有成效,但强调美俄之间无法达成共识的问题,美将坚持其原有立场。
三、俄罗斯反击美反俄言论,俄美关系改善悄然降温
俄在积极改善俄美关系之时,并非坐视美反俄派的进攻,其利用各种手段捍卫自身利益的特点也很突出。
针对美媒及反俄派的恶意攻击,2017年2月,俄卫星通讯社收集了美国多次在全世界干预他国政治生活的大量事实,制作成图文并茂的多媒体网络片,揭露美国的丑恶。片中指出,自二战结束以来,至少有50多起华盛顿直接干预别国选举的案例。其采取的方法多种多样,包括政变、政治谋杀、资助反对派、讹诈、收买、宣传等等。该片以多国文字制成,置顶于俄罗斯卫星网首页,每一事件都附有美国干预之目的、使用的方法、事件结果三部分。揭露的事实详尽、锐利,有图有真相,极具震撼力。
2月18日,俄外长拉夫罗夫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发言称,俄罗斯不寻求和任何人发生冲突,但永远能保护自己的利益。近年来,美、欧、俄之间的紧张程度是不正常的。有人指责俄罗斯和具有世界影响的新中心试图破坏所谓的自由世界秩序,对此俄方完全不同意。
2月15日,俄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列昂尼德·斯卢茨基表示,俄美关系重启的可能性绝非不复存在,但美总统特朗普涉及克里米亚的言论,就像冷水淋浴一样,使得俄对其过高的期望降温。2月18日俄联邦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科萨切夫声称,“美国副总统彭斯再次表示,有意推动美俄关系正常化,但就此没有任何详细内容。这也让人感到失望”。看来,俄方的期待不仅在降温,耐心也遭到考验。
俄罗斯期待与美改善关系的目标及前景
一是致力于使西方解除对俄经济制裁,尽快改善其恶劣的经济发展环境。近年来,由于油价下跌、欧美制裁和自身结构性问题,俄经济发展面临前所未有的严重危机。俄不少学者认为,经济数年衰退,通货膨胀,劳工环境恶化,就业增长困难等,已经成为国家和社会的深层次问题,国家的一切都取决于经济问题能否解决。因此,寻找时机尽快解除西方对俄制裁,给俄经济发展提供转机,是俄与美改善关系的最迫切目标。俄专家认为,虽然特朗普也提出过解除制裁的“总体态度”,但目前不能抱期待。美将继续在对俄谈判中操纵这一话题,以期获得俄方更多让步。特朗普强调联俄打击恐怖势力,这是双方都容易迈出的一步。解除对俄制裁,远未提上议事日程。俄只能借关系改善契机,努力向解除制裁目标接近。
二是尽可能减轻来自美国及北约的军事压力,改善俄地缘政治环境。俄专家认为,俄罗斯在世界秩序中一直未能找到自己的合适位置。俄无法委身于“大欧洲”为其量身定制的位置,因为这个位置容纳不下它。俄没有试图成为美国的全面对手,同时又完全拒绝成为美国的附庸。俄美尝试改善关系,俄必定要实践自身定位,增加俄在国际事务中的发言权,凸显其影响和作用。俄希望美放下傲慢,使俄获得其追求的目标,即建立一个更加多元化的国际体系,其游戏规则不是在无视俄的情况下制定的。但这到底是怎样的规则,俄手中的牌是否足够,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三是在美需要的核武器削减控制问题上占据主动,获得美对俄其他方面的让步。俄专家认为,华盛顿面临大规模升级其三位一体核打击能力的任务。这些昂贵项目耗资估计达数千亿美元。与此同时,由于中国军事力量的增长,美国还希望加强在太平洋的军事存在,这同样耗资巨大。为落实上述项目,特朗普一方面要裁减美国在世界其他地区的军事基地;另一方面要寻求与俄就削减核武器达成协议,以降低美升级核武库的成本。很显然,这对美比对俄重要得多。美要为此作出让步。此外,在缓和波罗的海和黑海的紧张局势、应对乌克兰危机等问题上,俄罗斯都有诉求。
俄美关系发生实质性改变障碍重重
正如俄国家杜马议员所言,俄美重启关系的可能绝非不复存在,但障碍重重是现实。
一、俄美关系重启契机非根本之力
俄美两国政治制度、外交政策比较稳定,总统易职并不会成为国家间改变关系的决定性因素。除美新任总统特朗普外,俄美之间未出现改善关系的其他重要契机。重塑两个世界大国的关系,需要促使其发生根本性转变的客观现实的存在。全球性恐怖主义是人类共同的敌人,并不只牵涉俄美利益。俄美两国之间长期存在的固有矛盾很难消除。“要消除这些矛盾,必须有受到威胁的重大的共同利益出现”。此外,俄美之间力量对比还很悬殊。俄美关系重启契机并非势不可挡。
二、两国总统可发挥作用存差异
俄国际政治鉴定研究所所长叶甫根尼·明琴科认为,特朗普在改善对俄关系问题上遇到的最大阻力来自美国国会,那里占多数的是共和党鹰派人物,传统上对俄持负面态度。改变对俄关系方向,特朗普无论如何都必须与国会主要力量达成妥协。即使特朗普团队的对俄立场也是远近亲疏各不相同。美副总统彭斯称普京是“渺小而好斗的领导人”,称俄在国际舞台上成功的唯一原因是奥巴马的软弱。除彭斯外,特朗普团队中还有其他支持遏制俄罗斯的政治人物。目前,特朗普不能做到令出即行、有禁可止,特朗普团队、共和党内、民主党、美媒、军方各界对其评价均不一致,甚至严重分裂。来自欧盟、北约的阻力也对其形成掣肘。相反,俄总统普京能够掌控俄美关系重启的意愿、节奏、方向和目标,俄国内在这方面有高度共识。俄美两国总统力量不平衡,对双方关系改善无法形成推力。
三、俄美改善关系的诉求与目标迥异
美主要目标是联俄、借俄打击国际恐怖势力,在世界范围形成美俄共同打击和防御恐怖主义的态势。打击和防范恐怖主义威胁、保护美经济安全、重振“伟大的美国”,是特朗普的主要诉求。如彭斯所言,由于相距甚远的目标与诉求,俄美之间相互走近需要许多中介和桥梁才能迂回至双方各自的目标附近。至于现存可利用的中介和桥梁能否帮助各自实现目标,尚不明显。是否取消对俄制裁,取决于俄态度是否会发生改变以及是否会出现两国为共同利益而合作的机遇。
即便在能够合作打击恐怖势力领域,俄美也非毫无芥蒂。伊朗问题是横亘在俄美之间的一道潜在屏障。2017年2月5日,特朗普称:“伊朗非常不尊重我们国家。该国是头号恐怖主义国家。”俄方则表示,不赞同特朗普的评价。俄伊正在一系列问题上进行合作,珍惜双方的经贸关系并希望进一步发展。虽然俄方又表示双方对伊朗的评价不会成为俄美关系重启的障碍,但问题在于,美将俄的友好国家伊朗视为头号恐怖主义国家,那么俄该如何迈出两国共同打击恐怖主义的步伐?
四、深层对抗仍是俄美关系主线
在俄美高层互动的同时,另一条战线上的较量丝毫未止,反而在加剧。2017年2月1日至10日,北约超过450名的德国机械化步兵营士兵及武器装备,通过空运和铁路运输抵达立陶宛。俄方迅速做出回应。拉夫罗夫表示,北约此举已对俄安全构成威胁,其在俄边境附近的军演频率和规模不断升级属于挑衅行为。俄国防部当即从2月7日开始对空天部队进行突击战备检查,所有受检编队均进行战术演习和检验演练。此外,空天部队各军事管理机构、兵团和编队都进入最高战备状态。俄有关方面强调,这样的实践将会继续,因为将俄武装力量保持在应有的防御水平上,相当必要。
目前,以美国为首的北约从黑海到波罗的海、乌克兰都有美军现役作战部队。从二线反导系统和一线陆军作战系统综合看,俄西部边界所受威胁已达冷战之后从未有过的状态。美俄军事上的对峙,在亚太、欧洲地区都有进一步加剧之势。
总体来看,俄美关系重启抑或发展方向,主要矛盾在美一方。美各界对俄防范意识尚占上风,俄美重启关系,也必将起伏不定、险象环生。尽管普京和特朗普互伸橄榄枝,但决定俄美关系的不是俄罗斯的态度,也不是特朗普的竞选宣言。俄美关系受制于两国多重复杂的、历史的、现实的因素和矛盾,受制于美国、欧盟、北约多重复杂的关系,受制于世界局势的变化与脉动。两国关系未来发展方向、前景,仍有待观察。
(本文来自《当代世界》2017年3月刊)

阅读全文:http://world.people.com.cn/GB/n1/2017/0313/c1002-29142678.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