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军事频道 发表于  2017-03-08 13:52:05 4033字 ( 0/30)

挚爱相伴:我的妻,我会陪你到老

十年的等待只为春暖花开,然而,春天快到了,她却遭遇人生的“凛冬”。
2017年3月6日早上8点,济南一家医院的病房里,军嫂朱礼香静静地躺在病床上,从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洒在她略显疲惫的脸上,她微闭着双眼,眼角处溢出的泪滴久久不肯落下。她在等待医生和护士一天一次的例行查房,每天这个时候,她都是这样的等待,期望医生说一句“今天好多了,快出院了。”但是,自从她入院后,医生一直没说过,每次查房,都是那句“药片吃了吗?吊瓶打了几瓶?……今天和昨天一样。”也许是不忍心看她期待的眼神,医生又说“别着急,治病急不得,慢慢来。”
听到医生这样说,朱礼香长叹一口气,拉起被子盖住自己的头,那两颗久久不愿掉下的泪滴再也不听使唤,顺着眼角直奔耳根而去……
她的丈夫看到妻子这个动作,鼻子一酸。他理解妻子此刻的心情,轻轻地拍了拍被子说:“没事,没事。”

这位丈夫叫赵华彬,是陆军第26集团军某工兵团四级军士长,山东临沂市莒南县人,入伍16年来,三次赴国外执行维和任务并被授予“联合国维和荣誉勋章”,2次被评为“优秀士兵”、4次被评为“优秀士官”、多次被表彰为优秀共产党员、荣立三等功一次。躺在病床上是他的媳妇朱礼香。
三八妇女节来临之际,陆军第26集团军某工兵团政委孙树志带着机关的同志,来到山东省胸科医院看望军嫂朱礼香,并送上全团官兵诚挚的节日问候和健康祝福。
军嫂朱礼香生病后,在医院里经过反复检查终于有了结果,原来她得的是非结核分枝杆菌(NTM)病。医生说,这种病很罕见,而且治愈周期较长,需要很多治疗费用。通过医生了解到,虽然携带NTM菌株人不少,但感染病菌的极少极少,一亿携带NTM病菌者中,感染者不足百例,而像朱礼香这样抵抗力弱的感染发病者更是微乎其微。朱礼香的病情是属于急性的,全身扩散,抵抗力下降,骨骼疼痛,特别是左侧肋骨、腰椎、颈椎、胸椎疼痛厉害,伴随着疼痛还会发高烧,有时发烧到39℃以上。
朱礼香的病情牵动家人的心、战友的心、朋友的心,赵华彬的战友亲朋纷纷伸出援助之手。部队领导得知军嫂朱礼香的病情后,特批赵华彬回来照顾,还给了困难救助金。住院期间,医生和护士也给军嫂朱礼香很多帮助。
团长田中琰、政委孙树志几次打电话询问治疗情况,孙政委还带着机关的人专门到医院看望军嫂朱礼香,并送来慰问金。赵华彬所在的连队战友纷纷为他捐款,一些已经退伍的战友听说后也都向赵华彬伸出援助之手,连队为赵华彬捐款20920元,一同入伍的老乡战友也为赵华彬凑了28500元,这些捐助对于军嫂朱礼香的治疗费用虽然还远远不够,但是朱礼香说,咱不能忘了这些好心人,记下来,有能力的时候,要还给人家和报答人家。
(唐史伟、朱东旭、仇成梁摄影报道)

团里千名官兵给她送上了精心制作的祝福卡片。
2017年3月5日,记者在医院见到陪床的赵华彬,听他讲述他和妻子的故事。
我和媳妇朱礼香是2006年相亲认识的。家人介绍我们认识后开始交往,日子过的很快,当时我要出国执行维和任务,出发前天晚上,我清楚记得那天是2006年6月27日,她从老家赶来送我。天没亮就到了营门口,送别的时间很短暂,她给我把衣服整了一遍又一遍,对我说,你放心去吧,家里的事你就不要挂念了。

赵华彬给媳妇洗头发。
窗外的阳光斜射进来,赵华彬拿出指甲刀轻轻托起媳妇的手,一个手指一个手指给她剪指甲,媳妇是个爱干净的人,赵华彬每天都要为她洗一次脚,每隔两天都要给他洗一次头。

一天晚上,上二年级的儿子通过手机发来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儿子站在灶台边,手里拿着一张纸,上面写着:“妈妈,我好想你,早点回家。”

上二年级的儿子十分想念妈妈。
后来回国的时候,赶上冬天,我从飞机上下来,迎面的寒风让我直哆嗦,接我们的大巴司机递给我一件灰色的毛衣对我说,你对象让捎给你的。大巴司机告诉我,对象来迎我,因为大巴车坐不下,凡是迎接的家属亲朋都留在团里了。捧着她给我的毛衣,我感到十分内疚,这次去国外维和,我没有给她买什么礼物。赵华彬说,那天,他一直抱着对象给他买的毛衣,一直抱在怀里,一直抱到部队。
后来,结婚生子,一切顺其自然。
2009年11月,媳妇朱礼香预产期快要到了,我请了20天假,在家陪媳妇。孩子出生后,媳妇就专职在家带孩子。孩子从小体弱多病,头痛感冒经常发生。家里离镇上医院五六公里路,孩子生病都是媳妇一个人奔波。有一次,我回家,媳妇对我说,你知道我最怕什么吗?我说,不知道,她说,我最怕孩子晚上生病。我知道,媳妇说的是心里话,我在部队回不了家,只有她自己全部承担。
有一天半夜,孩子突然喊肚子疼,把媳妇吓坏了,后来是我们的姐夫开车把她娘俩送到县医院。好在孩子没大事,但把媳妇吓得不轻。后来,我听说这个事,埋怨她当时为何不和我说。媳妇说,和你说,你能飞回来吗?
我知道媳妇不容易。别人家有个什么事,男人在家里有个担当,我长时间在部队回不了家,对家人亏欠太多。

在妻子的支持下,赵华彬三次出国执行维和任务。
农村农活多,我们刚结婚时,家里有10亩地,种些麦子、玉米、大豆、花生之类的作物。大忙的时候,媳妇就把孩子带到田里,她干农活,孩子就在地头玩耍,有时弄得满身泥土,父母劝她带好孩子就行了,媳妇说,爸妈年龄大了,她年轻应该多干些。在我家门口有条50多米长的胡同,每到下雨,地上满是泥泞,出不了门,媳妇找人拉了几车石子,一点一点把路铺平。在农村,家家有个储蓄农家肥的蓄肥坑,坑满了要一锹一锹地翻出来,然后,往里填一些泥土、枯叶之类再蓄肥,这都是男人干的活,我不在家,都是媳妇一个人干活儿。
在媳妇的鼓励下,我转了三级士官,后来又转了四级军士长。我知道,10年来,没有她在背后的默默支持,没有她的鼓励,我不会走到现在。

病痛的折磨让媳妇难以承受。
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厄运会降临到媳妇身上。
2016年11月26日,已经怀二胎6个月的媳妇突然感到肚子疼。家人送她去医院,但是没有查出有什么问题,后来回家后,她的背还是疼。我忙完老兵退伍工作休假回家,带媳妇到县骨科医院又做了一个全面检查。
结果出来后,医生单独给我打了电话,说是肿瘤的可能性大。医生建议,这种身体状况不允许继续怀孩子了,建议终止妊娠,进行治疗。我问医生,能不能把孩子生下来?医生说,现在生下来,时间太短了,存活可能性不大。媳妇知道后说,自己治不治病不要紧,想把孩子生下来。

护士在给朱礼香输液。
我很清楚,如果治疗,就不利于孩子发育,但不治疗,媳妇病疼难忍,往下拖危险增大。媳妇坚决不同意继续治疗,她说,自己宁愿忍受一下疼痛,也要让孩子在肚子里长大一些。后来去医院检查发现,羊水已经没有了,胎儿的心跳非常微弱。12月,在媳妇肚子里长了7个月的孩子引产了,引下来时孩子已经没有呼吸,医生说是个女孩,媳妇听了,眼泪止不住,我知道她一直想生个女孩。
在医院里经过反复检查终于有了结果,原来媳妇得的是非结核分枝杆菌(NTM)病。媳妇的病情是属于急性的,全身扩散,抵抗力下降,骨骼疼痛,特别是左侧肋骨、腰椎、颈椎、胸椎疼痛厉害,只要一疼就发高烧,有时烧到39℃以上。

赵华彬给妻子喝水。
为了减轻媳妇疼痛的痛苦,刚住院时,每天上午和下午各给她吃一片止疼药,后来,止疼药不管用了,就改打止疼针。现在,止疼针也不起作用,媳妇疼的时候,只能自己忍着,她疼的时候,满头大汗,吃不下饭,喝不进水,高烧不止,甚至神志不清。看着病床上疼得左右翻滚的媳妇,我心里难受,我多想能替替她。

3月5日下午,赵华彬所在的陆军第26集团军某工兵团的孙树志政委、团政治处的王大源主任以及机关和连队的代表专程来到医院看望赵华彬的媳妇,并带来全团官兵的问候和祝福。当孙树志政委向朱礼香展示“好军嫂”绶带、颁发奖牌和证书时,这位贤惠要强的军嫂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 ……

这个手链让媳妇激动不已。
三八妇女节前,岳母来看女儿的时候,赵华彬悄悄走出医院,步行5里多路,来到市里一个精品店,给媳妇挑选了一个手链作为节日礼物。去年探亲回家,闲聊的时候,媳妇曾说,手上要是有个手链就好看了。赵华彬默默记在了心上。10年里,媳妇在那个偏僻的小山村,默默地扛起本属于两个人的生活重担,用柔弱的肩膀支撑整个家庭,从没见她发过一句牢骚,从没见她说过一句艰难。
这天晚上,赵华彬不声不响地从口袋里拿出小盒子取出小手链,准备给媳妇戴上时,媳妇的背部又开始剧烈疼痛起来,赵华彬攥紧媳妇的手说:“不怕,不怕,一切都会过去的,我一步也不离开你……”话未落,泪已出,这位刚强的军营汉子怕媳妇看到,赶紧转过脸去……

赵华彬从媳妇头上找到一根白头发,帮她拔下来。

赵华彬给媳妇梳头。

给媳妇戴了四次才把卡子戴上。

赵华彬觉得这些年来亏欠媳妇太多,希望媳妇早日康复。

赵华彬不知道亲戚朋友凑的钱还能支撑多久,不知道媳妇的这个病什么时候能康复,他把媳妇紧紧搂在怀里,紧紧握着媳妇的手,他想这样一直握着,一直握着……

阅读全文:http://military.people.com.cn/GB/n1/2017/0307/c1011-29130015.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