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国际频道 发表于  2017-02-21 10:23:03 6252字 ( 0/69)

李在镕:首位被捕的三星掌门人

资料图片:2月16日,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中)前往法院受审。(韩联社)
韩国法院2月17日签发对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的逮捕证。这是三星成立以来掌门人第一次被批捕。韩国亲信门独立检察组计划以逮捕李在镕为契机,在剩下的调查时限内重点调查涉嫌受贿的总统朴槿惠。
独检组于17日凌晨5时35分许逮捕李在镕。1月18日,他首次接受法院审讯,但法院次日做出了不予批捕的决定。独检组本月14日再次提请批捕李在镕,法院16日对其进行第二次审讯,并于17日凌晨作出了批捕决定。法院方面表示,根据新的指控事项和证据认定逮捕理由成立并有逮捕必要。
2月18日和2月19日李在镕被带往负责调查“亲信干政”事件的特别检察组办公室接受问讯。独检组方面表示,李在镕的证词并未太大变化,对涉嫌贿赂予以否认。
李健熙独子,被父亲夸奖具有“年轻的领导力”
李在镕(Lee Jae-yong,生于1968年-),韩国人,三星集团现任会长李健熙之独子,三星Everland大股东,目前为三星集团实际控制人。李在镕在2010年11月出任三星电子的社长,2012年12月出任副会长,他是家族企业三星集团的未来接班人。
李在镕(이재용),韩国首尔大学东亚历史系毕业,日本庆应大学MBA,哈佛大学商学院博士。2001年,任三星电子常务助理,后任经营企划组常务。
李在镕的父亲是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母亲是洪罗喜。前妻是林世玲,前岳父是大象集团会长林昌旭。1997年在美国大学认识,1998年结婚,2000年生下儿子李智昊 (Lee Ji Ho),2001年生下女儿李妍贤(Lee Won Joo),2009年离婚。
李在镕1991年进入三星电子后,一直在学习经营管理,2009年12月首次任三星电子的副社长兼首席客户官(CCO),正式走上经营一线。
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的长子李在镕2008年4月宣布,将辞去三星电子首席客户官(CCO)的职务,到海外办事处工作。 三星集团战略企划室室长李鹤洙表示:“李在镕专务主要将到条件恶劣的海外事业现场工作,他将与当地干部和职员们共同开拓市场。”
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在2010年10月前往墨西哥出差时,多次强调其“年轻的领导力”和“年轻组织论”,在11月11日前往广州时还表示,希望大刀阔斧的进行人事调整。正因为如此,业界纷纷预测李健熙在年底进行人事调整时,很可能将儿子李在镕晋升为社长,进一步加快公司“世代交替”步伐。2012年12月升任三星电子副会长。
2016年9月,任三星电子公司董事。 10月27日,韩国三星电子在首尔总部举行临时股东大会,通过了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加入董事会的议案。

涉嫌向亲信门主角崔顺实行贿被捕

李在镕被指控5项罪名。独检组指控李在镕涉嫌向与亲信门主角崔顺实共谋的总统朴槿惠行贿,并为此挪用公款,违反《特定经济犯罪加重处罚法》。独检组还指控他在亲信门听证会上作虚假陈述,违反《关于在国会陈述和鉴定的法律》。其余还包括违反《关于管制和处罚藏匿犯罪收益行为的法律》等。
具体来看,独检组指控李在镕涉嫌深度介入三星以政府大力支持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合并为条件向总统朴槿惠和其亲信崔顺实提供43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51亿元)。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合并对李在镕继承三星集团经营权至关重要。独检组认为,三星向朴槿惠和崔顺实方面承诺提供430多亿韩元,截至目前实际提供250多亿韩元。根据韩国相关法律规定,即使尚未提供资金,只要做出将提供资金的承诺,贿赂罪名已成立。但李在镕方面一直主张,三星为亲信门主角崔顺实家族提供巨额资金是迫于朴槿惠施压而做出的不得已之举。
李在镕还涉嫌介入三星向崔顺实提供资金援助。三星集团2015年8月以培养马术选手的名义向崔顺实掌控的德国一当地法人提供35亿韩元的资金,以三星电子名义购买的名马价格也高达43亿韩元。这些资金已被证实为崔顺实之女郑某使用。三星还向崔顺实和其外甥女张某成立的韩国冬季体育英才中心提供16亿多韩元,向崔顺实实际操控的Mir财团和K体育财团出资204亿韩元。
受审与狱中生活

当地时间2月19日,韩国首尔,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中)被押往特检组办公室
当地时间18日下午2时20分左右,韩国司法部的一辆车将李在镕押送至特检组办公地接受问讯。面对大批媒体记者的围追堵截,身穿深色西服和白衬衫、没有系领带的李在镕下车后一言不发,面无表情地径直走进特检组办公室。没有回答任何媒体记者提问。
韩国媒体当天还曝出李在镕在拘留中心的生活状况。报道称,个人资产58亿美元的他虽然得以享受单间待遇,但和其他关押人员一样要穿“号服”,伙食也不能“开小灶”。
记者注意到,李在镕的衬衫袖子下有手铐,胳膊和背部还隐约可见绳状物,前胸则贴着关押人员编号。
李在镕眼下被指控涉嫌行贿、挪用公款、转移资产、隐匿犯罪收入、作伪证5项罪名。韩联社说,特检组当天的问讯将围绕三星集团旗下两家企业的合并案展开,重点“深挖”李在镕与朴槿惠3次私下会面时的交谈内容。
特检组先前认定,李在镕向“亲信干政”案核心嫌疑人崔顺实共计行贿430亿韩元(约合2.5亿元人民币),以借助后者的政治影响力,换取朴槿惠政府支持三星集团旗下企业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公司合并。这一合并案被视为是李在镕巩固自己三星集团的继承权和获取经营权的重要一步。
除了向崔顺实控制的两家韩国基金会注资,三星集团还涉嫌以培养马术选手的名义向崔顺实控制的一家德国法人提供资金,供崔顺实的女儿使用,以及向崔顺实及其外甥女成立的韩国冬季体育英才中心注资。
韩联社报道,接受问讯7个多小时后,李在镕当晚10时过后才被送回拘留中心。
有分析认为,李在镕被外界视为朴槿惠与三星之间内幕交易的核心人物。法院批捕李在镕将有利于特检组对朴槿惠受贿嫌疑的调查。特检组接下来将集中精力对朴槿惠展开深入调查。
18日接受问讯前,李在镕已在拘留中心度过一天一夜。
韩国媒体报道,由于身份显赫,李在镕没有被关押在六人监室,得以享受单间待遇。不过,这间单人监室面积只有6.27平方米,睡觉时需要打开折叠床垫就寝,电视只有一个频道,只能在白天收看经过筛选的录制节目。
韩国《朝鲜日报》说,虽然能住单间,但李在镕需要和其他关押人员一样穿“号服”,伙食也只有1440韩元(约合8.6元人民币)的米饭、汤和三碟小菜。这些饭菜被盛放在塑料托盘中,从监室门上的小窗口递进来,用餐后还得自己动手刷托盘。

掌门人入狱带给三星的危机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称,三星作为一个系统运转的跨国公司,不会马上出现大的问题。但集团总裁被逮捕将导致三星的对外信誉度下滑,在三星电子进行转换持股公司、挖掘中长期重点项目等重要决策时,必然会有所推迟。
因此,三星电子高层相关人士表示,“现在是集团1979年创办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危机”。虽然第一任会长李秉喆和卧病在床的李健熙会长也曾受到检方调查并被判刑(缓期执行),但两人从未遭到拘留,李在镕是第一个遭到拘留的三星总裁。
三星的经营活动一直以总裁领导力、未来战略室与各子公司职业经理人等三大轴心为中心运转。总裁缺位之所以会给集团经营带来危机,是因为这三大轴心一直保持着垂直运转结构。总裁制定长期蓝图后,未来战略室负责将此传达给子公司,然后由职业经理人负责在经营活动中实现这一蓝图。负责为集团增长战略制定方向与蓝图并做出主要决策的总裁缺位,必然会导致三星的经营活动走上一条“从未走过的路”。
报道指出,未来战略室短期内将继续发挥职能。李在镕在国会听证会上虽曾公开表示打算撤销未来战略室,但那是其身在职位的前提下做出的打算。在李在镕缺位的情况下,一旦撤销未来战略室,三星将没有一个机构可以发挥解决整个集团层面问题、处理子公司之间业务、进行人事调整、协调不同意见等的职能。三星相关人士表示,“现在不是考虑是否撤销未来战略室的时候,不过短期内确实很难对目前的经营结构进行任何改变”。
一直由李在镕负责的设施投资和并购(M&A)等培育未来重点产业的工作也必将出现差池。李在镕一直致力于在足以成为企业发展引擎的领域收购相关专门企业,最大限度缩短集团在相关领域积累技术的时间。三星在去年11月达成协议收购美国汽车电子企业哈曼一事就是由李在镕首先表示愿意支付9.2万亿韩元现金收购该公司,从而开始与对方谈判,仅用2个月便成功得到了对方同意。如果此事由职业经理人而不是企业总裁亲自来促进,将很难做出这样的决定。
另外,李在镕从2014年开始在三年的时间内先后收购了“VIV Labs”等15家人工智能企业,致力于增强集团在硬件和软件领域的技术领导力,备受肯定。
三星相关人士表示,“不被短期成果迷惑双眼,以长远的目光进行投资决策,这是推动三星不断壮大的原动力”,“信息技术(ICT)领域的技术进化速度极快,如果总裁长时间缺位,将导致集团无法制定出有效的增长战略”。事实上,SK、CJ等集团都曾在总裁遭到逮捕后因为无法快速做出决策而屡次错失投资机会。
另一方面,三星集团的日常经营活动也不可避免会受到打击。由于连续100多天来陆续接受了检方调查、听证会审查和独检组调查,三星本应在年末进行的社长团人事调整和组织结构改革等工作已经被搁置。
去年三星共进行了27万亿韩元投资,投资额创下了历史最高纪录,今年却还未制定任何投资计划。另外,本应已经发布的年度招聘计划也因为无法在集团整体公开招聘和子公司单独招聘两种形式中做出选择而未能作出决定。
包括三星电子的200万亿韩元销售额在内,三星集团的一年销售额高达329万亿韩元(以2015年15家上市子公司的销售额为准)。因此,预计三星集团的动摇将对整个韩国经济造成一定影响。
韩国经营者总协会当日表示,“三星电子占韩国制造业总销售额的11.7%,占总营业利润的30%,大韩民国的代表企业”,“作为韩国代表性的全球化企业,三星出现经营空白,导致不确定性增加、国际信誉下滑,将给韩国经济造成很大负担”,对目前的情况表示担忧。
三星集团当日发表简短的官方立场,表示“将尽最大努力,在以后的法庭审判中揭露真相”。
如果李在镕入狱,三星将由谁接管
检察官目前正试图以行贿和作伪证的指控逮捕李在镕,这可能导致李在镕无法顺利接掌三星。可能的接替者包括负责三星电子关键部门的高管,以及李在镕的妹妹、负责酒店业务的李富真。
李在镕目前正试图避免遭到刑事指控。不过,即使法庭认定李在镕有罪,他仍有可能在狱中遥控指挥公司,就像此前现代汽车和SK集团高管所做的一样。
首尔国立大学研究生商学院教授Lee Kyung-mook表示:“韩国大企业的高管有着在狱中遥控指挥的传统,这有可能是通过律师,也有可能是通过探望他们的秘书。”
三星拒绝对可能的权力真空置评。
李在镕此次卷入了涉及韩国总统朴槿惠的丑闻,这也是三星近期遭遇的第二次冲击。去年,三星Galaxy Note 7手机发生了一系列起火爆炸事故,而三星随后全面召回了这款手机。这起事件估计给三星造成了60亿美元的损失,同时给苹果iPhone 7带来了竞争优势。
现年48岁的李在镕试图效仿其父亲李健熙的成就。在李健熙的带领下,三星从一家家电产品的模仿者发展成为了电视机、智能手机和内存芯片的全球巨头。作为韩国首富的李健熙于2014年5月突发心脏病。2014年和2015年,三星股价出现下跌,直到2016年才开始反弹。
韩国反对党议员Park Yong-jin表示:“某些人仅仅因为有个成功的父亲就能接管一家公司,这是种危险的行为。我们经济中最大的问题在于,一些能力没有得到证明的人正在运营最大的公司。”
李在镕并不负责三星的日常经营。三星采用了联席CEO制度,而公司的日常运营由其他高管负责。不过,在涉及到对未来技术的判断,以及是否进行收购时,员工和股东都依赖他提供战略指导。
在李健熙退出三星的经营之后,包括智能手机业务负责人申宗钧在内的高管担起了三星电子的日常运营。
李在镕随后成为了三星集团事实上的领袖。该公司进行了复杂的重组,以巩固李在镕的控制力。检察官希望知道,这其中是否涉及向总统的闺蜜行贿,以换取政府的支持。

权五铉
如果李在镕被捕入狱,那么他的接替者可能包括三星电子联席CEO权五铉。后者目前负责三星电子的半导体和显示业务。在截至12月31日的这一季度中,这两大业务的成功帮助三星实现了三年来最佳的运营盈利。
另一名可能的接替者是负责电视机和家电等消费电子业务的尹富根。首尔企业观察组织CEOSCORE总裁Park Ju-gun表示:“与李在镕和权五铉一同,他是负责三星电子的三驾马车之一。三星仍可以像正常一样运营。”
企业研究机构Chaebul.com负责人Chung Sun-sup则认为,三星很可能也会考虑由李富真接任。
根据彭博社的数据,现年46岁的李富真是新罗酒店CEO,该公司即将连续6年实现营收增长。她持有三星电子最大股东之一三星C&T的5.5%股份。
Chung Sun-sup表示:“有人猜测,她可能在事实上接任。不过,即使是大股东也不意味着她有能力运营三星电子这样的大公司。在实际操作层面,权五铉可能是更合适的人选。”
首尔国立大学教授Lee Kyung-mook也认为,李富真是可能的继任者之一。不过她或许只能担任临时性的角色。

李富真
由女儿来继承三星打破了韩国的传统。在韩国,儿子通常会继承父亲的事业。不过,三星是一家充满新气象的公司,愿意打破商业传统,并积极雇佣女员工。
Lee Kyung-mook表示:“李在镕的妹妹可能会临时接管三星,但考虑到她持有公司股份的比例低于自己的兄长,因此永久继承三星的可能性不大。”
李健熙最小的女儿李叙显也是三星C&T的一名高管。
首尔Midas国际资产管理公司CEO Heo Pil-seok表示,李在镕可能会错失继承父亲遗产的机会窗口。韩国国会正采取措施,导致三星很难使用自己的股份去协助李在镕巩固控制权。这可能导致三星股价的波动。
反对党议员Park Yong-jin已提交了被称作“李在镕法案”的草案,防止金融公司支持内部并购,帮助类似李在镕的高管加强控制权。
Heo Pil-seok表示:“在一段时间里,三星的企业治理可能仍然尴尬,这可能将导致不确定性的加大。”(唐萌)

阅读全文:http://world.people.com.cn/GB/n1/2017/0221/c1002-29096640.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