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24小时滚动新闻 发表于  2017-02-14 13:07:25 2817字 ( 0/71)

照明设计师的探索试验:用艺术与情怀让乡土有光

如今的乡村再也不是黑暗和寂寥的,乡土照明的目的也上升为创造一种全新的乡土生活方式,让村民得到不同于以往的居住体验。强调适度照明,鼓励采用原生乡土材料加工制作灯具外形,鼓励用低功率灯具结合建筑环境做精巧设计,以启发式的光介入,不仅给村民以生活便利,更能提升、美化乡村的环境,将光与人的彼此关系融合在自然和质朴的基调里。

嵩口古镇鹤形路夜景

一层层深邃的灯光渲染出最具戏剧性表情的建筑,让古老的事物在今天重生。
东南网2月14日讯 (福建日报记者 张颖)做完永泰嵩口古镇的乡土照明,又接手大田县桃源镇东坂村的完整村落照明设计与施工,知名照明设计师江海阳和他的团队去年在福建完成了一次乡土有光的探索试验。
曾经为杭州G20峰会做过照明设计,也实施了许多城市中的商业体和照明规划建设,江海阳多年来致力于城市照明研究并且做出了很多成绩。作为业界大咖,在城市照明之外为何将眼光投向农村?面对那些旧屋老厝,如何用光“重塑”它们?如何才能寻见乡土建设中真正的照明需求?
乡土照明不是城市照明的延续
对于乡土照明,江海阳坦言,亮化并不等于照明。现在的乡土照明很多时候以图快、图亮为目的,以完成乡村路灯安装为任务的无差别照明,极其缺乏审美和情感意识。做嵩口和东坂这两个项目,就是在城镇化的大潮下反思,防止让乡土照明一路跑偏。
“如今的乡村建设中有一个不好的倾向,就是一味地效仿城市,城市里的东西被简单复制到乡村,这其实是一个破坏的过程。”江海阳觉得作为专业照明人,有责任引导村民、引导施工队,做真正适合乡村的照明。
江海阳曾经指着刺白眩目的COB 集成路灯,询问在乡间巷子里纳凉的大姐:“您觉得这样的灯光好吗?”大姐回答很干脆:“很好啊!这够亮。”
“那盏灯的确让周边看得一清二楚,干净的、肮脏的、路上的积水、墙上的广告……这是一个美丑杂陈的乡土环境。”江海阳表示,“村民的简单思维其实反映了乡土中人文的缺失以及审美水平的局限。当代乡村普遍存在的问题就是建设混乱,富裕起来的村民在自己的居住问题上盲目地向城市看齐。我们应该把正确的照明理念,就是‘什么是亮的聒噪、什么是暗的美好’分享给村民们,让他们理解‘暗’也可很安全,‘亮’也可以守望星空。”
“与其让更多低廉质劣的照明现象占领乡村,让那些冷白无趣的光刺激人的眼睛,为什么我们不能将乡土照明做得更人性化,欣赏标准更高一些呢?”江海阳认为,从目前乡土开发的现状来看,乡村对于照明的需求能分成两种类型,一种是可以成为或者已经成为旅游景点的古村落的修复照明需求,另一种则是普通乡村的基础照明需求。因此,在乡土照明设计上应当树立这样一个平衡的照明观——既能满足村民生活功能上的需求,同时又能带动乡土旅游中探寻发现的游客心理需求。

将两侧元宝墙亮起来,一切都有味道了。

大田东坂巫大夫第的夜晚灯光效果。
尊重乡民和乡情,别漠视“人性”
如今江海阳和他的团队经常抽空跑到嵩口镇和东坂村,对照明设计效果进行审视和微调。他觉得首先必须肯定的是,照明对人们生活的改善和提高。照明的权利并不是只在城市中存在,乡村夜晚因为照明不足发生的安全事故并不新鲜,为村民提供基础安全照明是必要的。乡土需要照明,而且需要更为人性化、自然意识的照明,这种照明不仅要照亮环境更要照亮人心。比如用带有温情意识的暖光代替冷白光,用光营造某种意境美和浪漫情怀,在出行方便的同时也能给孩子在户外戏耍营造趣味。
江海阳团队在村民家中装灯既考虑到他们的功能化需求,还要经济上节省,用最少的花费达到好的效果。江海阳说了一件有趣的事。永泰嵩口镇有座天后宫,在设计照明时,江海阳遇到了难题。看庙的老人担心施工会破坏建筑完整性,再三交涉才勉强同意装灯。按照常规办法且不说灯具硕大影响建筑美观,就是在立面上螺丝、排线、套管等施工都会对建筑原貌带来改变。最后他们想办法就用两盏灯把建筑打亮了。
“乡土照明和乡土的气质紧密联系在一起,有设计的照明不应漠视‘人性’。但这一切都要植根在对于村民、对于乡情的尊重基础上。”江海阳说道。
传统元素需要现代演绎
中国并不缺乏美丽而又质朴的山水村庄,但是不可避免地出现夜晚全黑的情况。照明设计师如果能够处理好亮和暗的关系,甚至实现一定程度的舞美性、表演性、趣味化、艺术化,必然会让乡村生动起来,提升乡土空间在夜晚的活力。江海阳团队在东坂村就进行了这方面的尝试,他将东坂实践的主题定为“大地灯光艺术”。
他们设计了针对老建筑的照明,屋檐,灰瓦,夯土墙……这些被光选择性地照亮,竹林、榕树也被点亮,呈现不一样于白天的类似舞台美术的氛围影响。
在全村的照明设计中,他们规避眩光和上射光,而是将灯光导引到很多人家里去,通过改变村民的人居生活,带来更多的灯光内容,将院落,建筑做亮,形成一个个的光的中心。大地成了舞台,古建筑也成为舞台,甚至整个村落成了人的陪衬,成为背景,让乡民游客成为表演者。
经过去年的乡土照明实践,江海阳有了更多想法。首先,他想真正去设计普通村民家里的灯光环境,用低成本高艺术概念改变常见乡村的黑暗无光的现状。“传统乡绅之家的伦理教育就是在夜晚一家人团聚的时候不经意完成的。夜晚亮灯能够给家一种家居幸福感。”
南方乡村有很多民间信仰,但是在信仰的凝聚地——乡村神庙周边环境却很差。改变乡土神庙的光环境又是江海阳的第二个目标。“信仰是维系一个社会正常运作的润滑剂,神庙是维系乡土社会伦理纲常的载体,照亮偶像其实就是照亮社会良心。”
现代建筑中常用的轨道灯、天花灯、节能灯统统不能用在传统建筑室内,逐步设计发明更多能和乡土照明结合的灯具,江海阳有很多想法。比如景观灯,难道在乡土中一定得用“仿古灯”吗?“用乡土的种植来设计,用乡土的符号来创意,我们可以生产‘向日葵’‘芒果’路灯,更能生产‘燕尾脊’‘丁字栱’路灯。还可以使用乡土中的竹子、实木为立杆。”
乡土照明应当把不利于乡土表情的冷、硬、机械替换为暖、软、手工艺,以更接地气的手段展现区别于城市的艺术化创意加工,这就是尊重乡土文明的表现。“我们无法阻止现代工业文明进入乡土,但我们可以用乡土的形式来掩盖工业化带来的伤害。”江海阳最后说道。
乡土有光是一份需要持久去做的事业。

阅读全文:http://dengshi.people.com.cn/GB/n1/2017/0214/c402603-29079567.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