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观点频道 发表于  2017-01-18 14:58:34 1959字 ( 5/381)

人民网评:莫做“贪媳妇”,当好“贤内助”

有事找“张姐”,在云南没有“张姐”办不了的事……《永远在路上》专题片中的白恩培妻子张慧清(“张姐”)收钱替人办事、苏荣妻子于丽芳(“于姐”)大肆权钱交易等情节引起关注,“于姐”“张姐”等成为人们热议的“贪媳妇”。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深入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斗争,坚决遏制腐败蔓延势头,中央纪委共立案审查中管干部240人,给予纪律处分223人。其中,领导干部家属腐败类案件在呈上升趋势,影响十分恶劣。调查发现,被查处贪官的背后,多数都是家风出现问题,多数都活跃着“贪媳妇”的身影。“冰冷的手铐有我的一半,也有我妻子的一半”,早些年山东省供销社原主任矫智仁受审时说的一句话,现在成为许多落马贪官的经典感慨。
清官有个贤内助,赃官多有个贪媳妇。全国政协原副主席、江西原省委书记苏荣的腐败,与其妻子于丽芳密不可分。于丽芳在江西政商界有“于姐”之称,多次染指江西矿产资源、土地出让、房产开发、工程项目等诸多领域, 最终“家就是权钱交易所”“全家老小参与腐败”。全国人大环资委原副主任、云南省原省委书记白恩培的妻子张慧清,不仅没成为白恩培的“廉内助”,反而充当白恩培贪腐的“助推器”。有一个行贿人说:“他们夫妻实在是贪婪到了极点。”白恩培落马后忏悔道:“我在前边办事,她在后边收钱。有时还有意创造条件,让她打着我的旗号去搞权钱交易、接受贿赂。”
“贪媳妇”们,或充当贪腐“马前卒”,不时吹吹“枕边风”,用私情、激将、歪理、哭闹等方法把丈夫“拉下水”,从此享受“官太太”威风;或热衷“二人转”,丈夫前台“清廉”,妻子后台受贿,把家变成“交易所”;或扮演“批发商”,批发“官帽”、倒腾公共资源、插手公共建设,大肆权力寻租。前赴后继的“于姐”“张姐”们,就是一个个生动的反面教材。“贪媳妇”助长腐败的案例不断出新,也深刻警示我们:家风不正,为祸不远;权力的“后院”,往往是防腐拒变的“前沿”。
家风败坏往往是领导干部走向严重违纪违法的重要原因。习近平总书记在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上深刻指出,“我在这里跟大家语重心长嘱咐,要操这点心,家里那点事有时不经意可能就溜过去了,要留留神,防微杜渐,不要护犊子。”每一位领导干部,都要把家风建设摆在重要位置,廉洁修身、廉洁齐家,在管好自己的同时,严格要求配偶、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领导干部的夫人,也千万不要学做“于姐”“张姐”,“贪媳妇”自害良人把“牢底坐穿”,成为人们耻笑的“祸水”。
客观地说,领导干部贪腐根源在己,夫人只是推波助澜。但“家有贤妻,则士能安贫守正。”枕边若直吹“贪腐风”,经不起软磨硬泡、见情心软,领导干部党性意识一放松,“清廉锁”势如破竹,“贪腐金”滚滚而来,等到身陷牢笼、悔之晚矣!枕边若能常吹“清廉风”,即使丈夫偶起贪念,也多半能“悬崖勒马”、“迷途知返”,好家风确能扶正“将覆灭的小船”。
在培育良好家风,做好“贤内助”方面,老一辈革命家们的夫人,树立了很多好榜样。陈云的夫人于若木,从来是自己骑自行车去机关上班,即使和陈云在一个单位也没有搭过一次便车。有人问她,她的回答很简单:“我们的家风有一个特点,就是以普通的劳动者自居,以普通的机关干部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搞特殊化。”习仲勋的夫人齐心,从不干预习仲勋的政务,从不给他添麻烦,更没有因为是习仲勋的夫人而自恃高贵,出风头,生活上搞特殊化。齐心一直竭尽全力营造一个温馨的家庭环境,使习仲勋能够集中精力,一心一意地为党和人民工作;自己以身作则,以优秀的家风感染、教育子女们。被习近平总书记饱含深情的称为“老阿姨”的龚全珍,是开国将军甘祖昌的夫人。1957年,龚全珍跟着丈夫回到江西“当农民”,一当就是60多年。她从不利用将军的影响为家人谋私利,相反,看到几十年如一日资助贫困孩子的一对晚辈夫妻,她赞叹:“我决心以实际行动向他们学习。”1986年甘祖昌将军病逝后,老人没有停步,带领全家坚守甘将军的理想和信念,将好家风当作“传家宝”。身边有这样不骄不奢、贤良恭俭、严于律己的好妻子、好伴侣,领导干部才能走得正、行得远、家风淳。
“家之良妻,犹国之良相。”身为领导干部最亲近、对他们最具影响力的“半边天”,夫人们莫做“贪媳妇”,应当多学“齐奶奶”“龚奶奶”,当好“贤内助”,吹好“枕边风”,建设好家风。

阅读全文:http://opinion.people.com.cn/GB/n1/2017/0118/c1003-29033173.html

郑集镇组织办 发表于  2017-07-24 09:48:36 251字 ( 0/10)

“家之良妻,犹国之良相。”身为领导干部最亲近、对他们最具影响力的“半边天”,夫人们莫做“贪媳妇”,应当多学“齐奶奶”“龚奶奶”,当好“贤内助”,吹好“枕边风”,

有事找“张姐”,在云南没有“张姐”办不了的事……《永远在路上》专题片中的白恩培妻子张慧清(“张姐”)收钱替人办事、苏荣妻子于丽芳(“于姐”)大肆权钱交易等情节引起关注,“于姐”“张姐”等成为人们热议的“贪媳妇”。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深入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斗争,坚决遏制腐败蔓延势头,中央纪委共立案审查中管干部240人,给予纪律处分223人。其中,领导干部家属腐败类案件在呈上升趋势,影响十分恶劣。调查发现,被查处贪官的背后,多数都是家风出现问题,多数都活跃着“贪媳妇”的身影。“冰冷的手铐有我的一半,也有我妻子的一半”,早些年山东省供销社原主任矫智仁受审时说的一句话,现在成为许多落马贪官的经典感慨。
清官有个贤内助,赃官多有个贪媳妇。全国政协原副主席、江西原省委书记苏荣的腐败,与其妻子于丽芳密不可分。于丽芳在江西政商界有“于姐”之称,多次染指江西矿产资源、土地出让、房产开发、工程项目等诸多领域, 最终“家就是权钱交易所”“全家老小参与腐败”。全国人大环资委原副主任、云南省原省委书记白恩培的妻子张慧清,不仅没成为白恩培的“廉内助”,反而充当白恩培贪腐的“助推器”。有一个行贿人说:“他们夫妻实在是贪婪到了极点。”白恩培落马后忏悔道:“我在前边办事,她在后边收钱。有时还有意创造条件,让她打着我的旗号去搞权钱交易、接受贿赂。”
“贪媳妇”们,或充当贪腐“马前卒”,不时吹吹“枕边风”,用私情、激将、歪理、哭闹等方法把丈夫“拉下水”,从此享受“官太太”威风;或热衷“二人转”,丈夫前台“清廉”,妻子后台受贿,把家变成“交易所”;或扮演“批发商”,批发“官帽”、倒腾公共资源、插手公共建设,大肆权力寻租。前赴后继的“于姐”“张姐”们,就是一个个生动的反面教材。“贪媳妇”助长腐败的案例不断出新,也深刻警示我们:家风不正,为祸不远;权力的“后院”,往往是防腐拒变的“前沿”。
家风败坏往往是领导干部走向严重违纪违法的重要原因。习近平总书记在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上深刻指出,“我在这里跟大家语重心长嘱咐,要操这点心,家里那点事有时不经意可能就溜过去了,要留留神,防微杜渐,不要护犊子。”每一位领导干部,都要把家风建设摆在重要位置,廉洁修身、廉洁齐家,在管好自己的同时,严格要求配偶、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领导干部的夫人,也千万不要学做“于姐”“张姐”,“贪媳妇”自害良人把“牢底坐穿”,成为人们耻笑的“祸水”。
客观地说,领导干部贪腐根源在己,夫人只是推波助澜。但“家有贤妻,则士能安贫守正。”枕边若直吹“贪腐风”,经不起软磨硬泡、见情心软,领导干部党性意识一放松,“清廉锁”势如破竹,“贪腐金”滚滚而来,等到身陷牢笼、悔之晚矣!枕边若能常吹“清廉风”,即使丈夫偶起贪念,也多半能“悬崖勒马”、“迷途知返”,好家风确能扶正“将覆灭的小船”。
在培育良好家风,做好“贤内助”方面,老一辈革命家们的夫人,树立了很多好榜样。陈云的夫人于若木,从来是自己骑自行车去机关上班,即使和陈云在一个单位也没有搭过一次便车。有人问她,她的回答很简单:“我们的家风有一个特点,就是以普通的劳动者自居,以普通的机关干部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搞特殊化。”习仲勋的夫人齐心,从不干预习仲勋的政务,从不给他添麻烦,更没有因为是习仲勋的夫人而自恃高贵,出风头,生活上搞特殊化。齐心一直竭尽全力营造一个温馨的家庭环境,使习仲勋能够集中精力,一心一意地为党和人民工作;自己以身作则,以优秀的家风感染、教育子女们。被习近平总书记饱含深情的称为“老阿姨”的龚全珍,是开国将军甘祖昌的夫人。1957年,龚全珍跟着丈夫回到江西“当农民”,一当就是60多年。她从不利用将军的影响为家人谋私利,相反,看到几十年如一日资助贫困孩子的一对晚辈夫妻,她赞叹:“我决心以实际行动向他们学习。”1986年甘祖昌将军病逝后,老人没有停步,带领全家坚守甘将军的理想和信念,将好家风当作“传家宝”。身边有这样不骄不奢、贤良恭俭、严于律己的好妻子、好伴侣,领导干部才能走得正、行得远、家风淳。
“家之良妻,犹国之良相。”身为领导干部最亲近、对他们最具影响力的“半边天”,夫人们莫做“贪媳妇”,应当多学“齐奶奶”“龚奶奶”,当好“贤内助”,吹好“枕边风”,建设好家风。

阅读全文:http://opinion.people.com.cn/GB/n1/2017/0118/c1003-29033173.html

易靖刚 发表于  2017-02-22 09:59:23 8字 ( 0/12)

家风很重要。

有事找“张姐”,在云南没有“张姐”办不了的事……《永远在路上》专题片中的白恩培妻子张慧清(“张姐”)收钱替人办事、苏荣妻子于丽芳(“于姐”)大肆权钱交易等情节引起关注,“于姐”“张姐”等成为人们热议的“贪媳妇”。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深入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斗争,坚决遏制腐败蔓延势头,中央纪委共立案审查中管干部240人,给予纪律处分223人。其中,领导干部家属腐败类案件在呈上升趋势,影响十分恶劣。调查发现,被查处贪官的背后,多数都是家风出现问题,多数都活跃着“贪媳妇”的身影。“冰冷的手铐有我的一半,也有我妻子的一半”,早些年山东省供销社原主任矫智仁受审时说的一句话,现在成为许多落马贪官的经典感慨。
清官有个贤内助,赃官多有个贪媳妇。全国政协原副主席、江西原省委书记苏荣的腐败,与其妻子于丽芳密不可分。于丽芳在江西政商界有“于姐”之称,多次染指江西矿产资源、土地出让、房产开发、工程项目等诸多领域, 最终“家就是权钱交易所”“全家老小参与腐败”。全国人大环资委原副主任、云南省原省委书记白恩培的妻子张慧清,不仅没成为白恩培的“廉内助”,反而充当白恩培贪腐的“助推器”。有一个行贿人说:“他们夫妻实在是贪婪到了极点。”白恩培落马后忏悔道:“我在前边办事,她在后边收钱。有时还有意创造条件,让她打着我的旗号去搞权钱交易、接受贿赂。”
“贪媳妇”们,或充当贪腐“马前卒”,不时吹吹“枕边风”,用私情、激将、歪理、哭闹等方法把丈夫“拉下水”,从此享受“官太太”威风;或热衷“二人转”,丈夫前台“清廉”,妻子后台受贿,把家变成“交易所”;或扮演“批发商”,批发“官帽”、倒腾公共资源、插手公共建设,大肆权力寻租。前赴后继的“于姐”“张姐”们,就是一个个生动的反面教材。“贪媳妇”助长腐败的案例不断出新,也深刻警示我们:家风不正,为祸不远;权力的“后院”,往往是防腐拒变的“前沿”。
家风败坏往往是领导干部走向严重违纪违法的重要原因。习近平总书记在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上深刻指出,“我在这里跟大家语重心长嘱咐,要操这点心,家里那点事有时不经意可能就溜过去了,要留留神,防微杜渐,不要护犊子。”每一位领导干部,都要把家风建设摆在重要位置,廉洁修身、廉洁齐家,在管好自己的同时,严格要求配偶、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领导干部的夫人,也千万不要学做“于姐”“张姐”,“贪媳妇”自害良人把“牢底坐穿”,成为人们耻笑的“祸水”。
客观地说,领导干部贪腐根源在己,夫人只是推波助澜。但“家有贤妻,则士能安贫守正。”枕边若直吹“贪腐风”,经不起软磨硬泡、见情心软,领导干部党性意识一放松,“清廉锁”势如破竹,“贪腐金”滚滚而来,等到身陷牢笼、悔之晚矣!枕边若能常吹“清廉风”,即使丈夫偶起贪念,也多半能“悬崖勒马”、“迷途知返”,好家风确能扶正“将覆灭的小船”。
在培育良好家风,做好“贤内助”方面,老一辈革命家们的夫人,树立了很多好榜样。陈云的夫人于若木,从来是自己骑自行车去机关上班,即使和陈云在一个单位也没有搭过一次便车。有人问她,她的回答很简单:“我们的家风有一个特点,就是以普通的劳动者自居,以普通的机关干部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搞特殊化。”习仲勋的夫人齐心,从不干预习仲勋的政务,从不给他添麻烦,更没有因为是习仲勋的夫人而自恃高贵,出风头,生活上搞特殊化。齐心一直竭尽全力营造一个温馨的家庭环境,使习仲勋能够集中精力,一心一意地为党和人民工作;自己以身作则,以优秀的家风感染、教育子女们。被习近平总书记饱含深情的称为“老阿姨”的龚全珍,是开国将军甘祖昌的夫人。1957年,龚全珍跟着丈夫回到江西“当农民”,一当就是60多年。她从不利用将军的影响为家人谋私利,相反,看到几十年如一日资助贫困孩子的一对晚辈夫妻,她赞叹:“我决心以实际行动向他们学习。”1986年甘祖昌将军病逝后,老人没有停步,带领全家坚守甘将军的理想和信念,将好家风当作“传家宝”。身边有这样不骄不奢、贤良恭俭、严于律己的好妻子、好伴侣,领导干部才能走得正、行得远、家风淳。
“家之良妻,犹国之良相。”身为领导干部最亲近、对他们最具影响力的“半边天”,夫人们莫做“贪媳妇”,应当多学“齐奶奶”“龚奶奶”,当好“贤内助”,吹好“枕边风”,建设好家风。

阅读全文:http://opinion.people.com.cn/GB/n1/2017/0118/c1003-29033173.html

春天里的飞翔 发表于  2017-01-25 10:03:10 40字 ( 0/19)

妻廉夫祸少,子孝父心宽。要向老一辈革命家学习,培育传承良好家风,做好“贤内助”。

有事找“张姐”,在云南没有“张姐”办不了的事……《永远在路上》专题片中的白恩培妻子张慧清(“张姐”)收钱替人办事、苏荣妻子于丽芳(“于姐”)大肆权钱交易等情节引起关注,“于姐”“张姐”等成为人们热议的“贪媳妇”。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深入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斗争,坚决遏制腐败蔓延势头,中央纪委共立案审查中管干部240人,给予纪律处分223人。其中,领导干部家属腐败类案件在呈上升趋势,影响十分恶劣。调查发现,被查处贪官的背后,多数都是家风出现问题,多数都活跃着“贪媳妇”的身影。“冰冷的手铐有我的一半,也有我妻子的一半”,早些年山东省供销社原主任矫智仁受审时说的一句话,现在成为许多落马贪官的经典感慨。
清官有个贤内助,赃官多有个贪媳妇。全国政协原副主席、江西原省委书记苏荣的腐败,与其妻子于丽芳密不可分。于丽芳在江西政商界有“于姐”之称,多次染指江西矿产资源、土地出让、房产开发、工程项目等诸多领域, 最终“家就是权钱交易所”“全家老小参与腐败”。全国人大环资委原副主任、云南省原省委书记白恩培的妻子张慧清,不仅没成为白恩培的“廉内助”,反而充当白恩培贪腐的“助推器”。有一个行贿人说:“他们夫妻实在是贪婪到了极点。”白恩培落马后忏悔道:“我在前边办事,她在后边收钱。有时还有意创造条件,让她打着我的旗号去搞权钱交易、接受贿赂。”
“贪媳妇”们,或充当贪腐“马前卒”,不时吹吹“枕边风”,用私情、激将、歪理、哭闹等方法把丈夫“拉下水”,从此享受“官太太”威风;或热衷“二人转”,丈夫前台“清廉”,妻子后台受贿,把家变成“交易所”;或扮演“批发商”,批发“官帽”、倒腾公共资源、插手公共建设,大肆权力寻租。前赴后继的“于姐”“张姐”们,就是一个个生动的反面教材。“贪媳妇”助长腐败的案例不断出新,也深刻警示我们:家风不正,为祸不远;权力的“后院”,往往是防腐拒变的“前沿”。
家风败坏往往是领导干部走向严重违纪违法的重要原因。习近平总书记在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上深刻指出,“我在这里跟大家语重心长嘱咐,要操这点心,家里那点事有时不经意可能就溜过去了,要留留神,防微杜渐,不要护犊子。”每一位领导干部,都要把家风建设摆在重要位置,廉洁修身、廉洁齐家,在管好自己的同时,严格要求配偶、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领导干部的夫人,也千万不要学做“于姐”“张姐”,“贪媳妇”自害良人把“牢底坐穿”,成为人们耻笑的“祸水”。
客观地说,领导干部贪腐根源在己,夫人只是推波助澜。但“家有贤妻,则士能安贫守正。”枕边若直吹“贪腐风”,经不起软磨硬泡、见情心软,领导干部党性意识一放松,“清廉锁”势如破竹,“贪腐金”滚滚而来,等到身陷牢笼、悔之晚矣!枕边若能常吹“清廉风”,即使丈夫偶起贪念,也多半能“悬崖勒马”、“迷途知返”,好家风确能扶正“将覆灭的小船”。
在培育良好家风,做好“贤内助”方面,老一辈革命家们的夫人,树立了很多好榜样。陈云的夫人于若木,从来是自己骑自行车去机关上班,即使和陈云在一个单位也没有搭过一次便车。有人问她,她的回答很简单:“我们的家风有一个特点,就是以普通的劳动者自居,以普通的机关干部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搞特殊化。”习仲勋的夫人齐心,从不干预习仲勋的政务,从不给他添麻烦,更没有因为是习仲勋的夫人而自恃高贵,出风头,生活上搞特殊化。齐心一直竭尽全力营造一个温馨的家庭环境,使习仲勋能够集中精力,一心一意地为党和人民工作;自己以身作则,以优秀的家风感染、教育子女们。被习近平总书记饱含深情的称为“老阿姨”的龚全珍,是开国将军甘祖昌的夫人。1957年,龚全珍跟着丈夫回到江西“当农民”,一当就是60多年。她从不利用将军的影响为家人谋私利,相反,看到几十年如一日资助贫困孩子的一对晚辈夫妻,她赞叹:“我决心以实际行动向他们学习。”1986年甘祖昌将军病逝后,老人没有停步,带领全家坚守甘将军的理想和信念,将好家风当作“传家宝”。身边有这样不骄不奢、贤良恭俭、严于律己的好妻子、好伴侣,领导干部才能走得正、行得远、家风淳。
“家之良妻,犹国之良相。”身为领导干部最亲近、对他们最具影响力的“半边天”,夫人们莫做“贪媳妇”,应当多学“齐奶奶”“龚奶奶”,当好“贤内助”,吹好“枕边风”,建设好家风。

阅读全文:http://opinion.people.com.cn/GB/n1/2017/0118/c1003-29033173.html

日芯月睿 发表于  2017-01-23 08:09:38 18字 ( 0/11)

贪媳妇是将丈夫送上被告席的第一推手。

有事找“张姐”,在云南没有“张姐”办不了的事……《永远在路上》专题片中的白恩培妻子张慧清(“张姐”)收钱替人办事、苏荣妻子于丽芳(“于姐”)大肆权钱交易等情节引起关注,“于姐”“张姐”等成为人们热议的“贪媳妇”。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深入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斗争,坚决遏制腐败蔓延势头,中央纪委共立案审查中管干部240人,给予纪律处分223人。其中,领导干部家属腐败类案件在呈上升趋势,影响十分恶劣。调查发现,被查处贪官的背后,多数都是家风出现问题,多数都活跃着“贪媳妇”的身影。“冰冷的手铐有我的一半,也有我妻子的一半”,早些年山东省供销社原主任矫智仁受审时说的一句话,现在成为许多落马贪官的经典感慨。
清官有个贤内助,赃官多有个贪媳妇。全国政协原副主席、江西原省委书记苏荣的腐败,与其妻子于丽芳密不可分。于丽芳在江西政商界有“于姐”之称,多次染指江西矿产资源、土地出让、房产开发、工程项目等诸多领域, 最终“家就是权钱交易所”“全家老小参与腐败”。全国人大环资委原副主任、云南省原省委书记白恩培的妻子张慧清,不仅没成为白恩培的“廉内助”,反而充当白恩培贪腐的“助推器”。有一个行贿人说:“他们夫妻实在是贪婪到了极点。”白恩培落马后忏悔道:“我在前边办事,她在后边收钱。有时还有意创造条件,让她打着我的旗号去搞权钱交易、接受贿赂。”
“贪媳妇”们,或充当贪腐“马前卒”,不时吹吹“枕边风”,用私情、激将、歪理、哭闹等方法把丈夫“拉下水”,从此享受“官太太”威风;或热衷“二人转”,丈夫前台“清廉”,妻子后台受贿,把家变成“交易所”;或扮演“批发商”,批发“官帽”、倒腾公共资源、插手公共建设,大肆权力寻租。前赴后继的“于姐”“张姐”们,就是一个个生动的反面教材。“贪媳妇”助长腐败的案例不断出新,也深刻警示我们:家风不正,为祸不远;权力的“后院”,往往是防腐拒变的“前沿”。
家风败坏往往是领导干部走向严重违纪违法的重要原因。习近平总书记在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上深刻指出,“我在这里跟大家语重心长嘱咐,要操这点心,家里那点事有时不经意可能就溜过去了,要留留神,防微杜渐,不要护犊子。”每一位领导干部,都要把家风建设摆在重要位置,廉洁修身、廉洁齐家,在管好自己的同时,严格要求配偶、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领导干部的夫人,也千万不要学做“于姐”“张姐”,“贪媳妇”自害良人把“牢底坐穿”,成为人们耻笑的“祸水”。
客观地说,领导干部贪腐根源在己,夫人只是推波助澜。但“家有贤妻,则士能安贫守正。”枕边若直吹“贪腐风”,经不起软磨硬泡、见情心软,领导干部党性意识一放松,“清廉锁”势如破竹,“贪腐金”滚滚而来,等到身陷牢笼、悔之晚矣!枕边若能常吹“清廉风”,即使丈夫偶起贪念,也多半能“悬崖勒马”、“迷途知返”,好家风确能扶正“将覆灭的小船”。
在培育良好家风,做好“贤内助”方面,老一辈革命家们的夫人,树立了很多好榜样。陈云的夫人于若木,从来是自己骑自行车去机关上班,即使和陈云在一个单位也没有搭过一次便车。有人问她,她的回答很简单:“我们的家风有一个特点,就是以普通的劳动者自居,以普通的机关干部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搞特殊化。”习仲勋的夫人齐心,从不干预习仲勋的政务,从不给他添麻烦,更没有因为是习仲勋的夫人而自恃高贵,出风头,生活上搞特殊化。齐心一直竭尽全力营造一个温馨的家庭环境,使习仲勋能够集中精力,一心一意地为党和人民工作;自己以身作则,以优秀的家风感染、教育子女们。被习近平总书记饱含深情的称为“老阿姨”的龚全珍,是开国将军甘祖昌的夫人。1957年,龚全珍跟着丈夫回到江西“当农民”,一当就是60多年。她从不利用将军的影响为家人谋私利,相反,看到几十年如一日资助贫困孩子的一对晚辈夫妻,她赞叹:“我决心以实际行动向他们学习。”1986年甘祖昌将军病逝后,老人没有停步,带领全家坚守甘将军的理想和信念,将好家风当作“传家宝”。身边有这样不骄不奢、贤良恭俭、严于律己的好妻子、好伴侣,领导干部才能走得正、行得远、家风淳。
“家之良妻,犹国之良相。”身为领导干部最亲近、对他们最具影响力的“半边天”,夫人们莫做“贪媳妇”,应当多学“齐奶奶”“龚奶奶”,当好“贤内助”,吹好“枕边风”,建设好家风。

阅读全文:http://opinion.people.com.cn/GB/n1/2017/0118/c1003-29033173.html

冬雪凌 发表于  2017-01-21 09:04:04 28字 ( 0/23)

发扬好家风,传承古文明,莫做“贪媳妇”,当好“贤内助”。

有事找“张姐”,在云南没有“张姐”办不了的事……《永远在路上》专题片中的白恩培妻子张慧清(“张姐”)收钱替人办事、苏荣妻子于丽芳(“于姐”)大肆权钱交易等情节引起关注,“于姐”“张姐”等成为人们热议的“贪媳妇”。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深入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斗争,坚决遏制腐败蔓延势头,中央纪委共立案审查中管干部240人,给予纪律处分223人。其中,领导干部家属腐败类案件在呈上升趋势,影响十分恶劣。调查发现,被查处贪官的背后,多数都是家风出现问题,多数都活跃着“贪媳妇”的身影。“冰冷的手铐有我的一半,也有我妻子的一半”,早些年山东省供销社原主任矫智仁受审时说的一句话,现在成为许多落马贪官的经典感慨。
清官有个贤内助,赃官多有个贪媳妇。全国政协原副主席、江西原省委书记苏荣的腐败,与其妻子于丽芳密不可分。于丽芳在江西政商界有“于姐”之称,多次染指江西矿产资源、土地出让、房产开发、工程项目等诸多领域, 最终“家就是权钱交易所”“全家老小参与腐败”。全国人大环资委原副主任、云南省原省委书记白恩培的妻子张慧清,不仅没成为白恩培的“廉内助”,反而充当白恩培贪腐的“助推器”。有一个行贿人说:“他们夫妻实在是贪婪到了极点。”白恩培落马后忏悔道:“我在前边办事,她在后边收钱。有时还有意创造条件,让她打着我的旗号去搞权钱交易、接受贿赂。”
“贪媳妇”们,或充当贪腐“马前卒”,不时吹吹“枕边风”,用私情、激将、歪理、哭闹等方法把丈夫“拉下水”,从此享受“官太太”威风;或热衷“二人转”,丈夫前台“清廉”,妻子后台受贿,把家变成“交易所”;或扮演“批发商”,批发“官帽”、倒腾公共资源、插手公共建设,大肆权力寻租。前赴后继的“于姐”“张姐”们,就是一个个生动的反面教材。“贪媳妇”助长腐败的案例不断出新,也深刻警示我们:家风不正,为祸不远;权力的“后院”,往往是防腐拒变的“前沿”。
家风败坏往往是领导干部走向严重违纪违法的重要原因。习近平总书记在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上深刻指出,“我在这里跟大家语重心长嘱咐,要操这点心,家里那点事有时不经意可能就溜过去了,要留留神,防微杜渐,不要护犊子。”每一位领导干部,都要把家风建设摆在重要位置,廉洁修身、廉洁齐家,在管好自己的同时,严格要求配偶、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领导干部的夫人,也千万不要学做“于姐”“张姐”,“贪媳妇”自害良人把“牢底坐穿”,成为人们耻笑的“祸水”。
客观地说,领导干部贪腐根源在己,夫人只是推波助澜。但“家有贤妻,则士能安贫守正。”枕边若直吹“贪腐风”,经不起软磨硬泡、见情心软,领导干部党性意识一放松,“清廉锁”势如破竹,“贪腐金”滚滚而来,等到身陷牢笼、悔之晚矣!枕边若能常吹“清廉风”,即使丈夫偶起贪念,也多半能“悬崖勒马”、“迷途知返”,好家风确能扶正“将覆灭的小船”。
在培育良好家风,做好“贤内助”方面,老一辈革命家们的夫人,树立了很多好榜样。陈云的夫人于若木,从来是自己骑自行车去机关上班,即使和陈云在一个单位也没有搭过一次便车。有人问她,她的回答很简单:“我们的家风有一个特点,就是以普通的劳动者自居,以普通的机关干部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搞特殊化。”习仲勋的夫人齐心,从不干预习仲勋的政务,从不给他添麻烦,更没有因为是习仲勋的夫人而自恃高贵,出风头,生活上搞特殊化。齐心一直竭尽全力营造一个温馨的家庭环境,使习仲勋能够集中精力,一心一意地为党和人民工作;自己以身作则,以优秀的家风感染、教育子女们。被习近平总书记饱含深情的称为“老阿姨”的龚全珍,是开国将军甘祖昌的夫人。1957年,龚全珍跟着丈夫回到江西“当农民”,一当就是60多年。她从不利用将军的影响为家人谋私利,相反,看到几十年如一日资助贫困孩子的一对晚辈夫妻,她赞叹:“我决心以实际行动向他们学习。”1986年甘祖昌将军病逝后,老人没有停步,带领全家坚守甘将军的理想和信念,将好家风当作“传家宝”。身边有这样不骄不奢、贤良恭俭、严于律己的好妻子、好伴侣,领导干部才能走得正、行得远、家风淳。
“家之良妻,犹国之良相。”身为领导干部最亲近、对他们最具影响力的“半边天”,夫人们莫做“贪媳妇”,应当多学“齐奶奶”“龚奶奶”,当好“贤内助”,吹好“枕边风”,建设好家风。

阅读全文:http://opinion.people.com.cn/GB/n1/2017/0118/c1003-29033173.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