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地方频道 发表于  2016-12-06 08:25:08 8826字 ( 0/19)

你想知道的都在这!电视剧《心理罪第二季》大结局剧情及分集剧情介绍

心理罪第二季百度云 心理罪第二季分集剧情 心理罪第二季大结局剧情

《心理罪第二季》剧情简介

公安局长邢至森中枪昏迷,女儿邢娜失踪,方木和邰伟兄弟二人火速追查,一桩拐卖妇女以社会名流为客户的二胎代孕案浮出水面。正紧急寻找邢娜时,前金牌运动员离奇奔跑致死、三个娱乐记者诡异同时自杀。经方木画像这是以正义之名教化社会的连环催眠杀人案 。

《心理罪第二季》分集剧情

第1集 - 女主播谋杀案

青藤市连发两发命案,受害人均为网络女主播。凶手作案手段残忍血腥,在媒体的渲染下市民人人自危,尤其是单身女性。邢局也是焦头烂额,多日的调查都没有结果,队员一个个加班加点只希望能尽快破案。上面领导也非常重视,特地从网络犯罪科调来人员,协助破案。

调来的人叫唐悠,年青有活力。还未到青藤市,她就已经进行了事先调查,所以在会议室分析起案情来头头是道。两起案件有共同点,受害人均是同一直播平台主播,都是被凶手以送外卖为名骗开房门,以注射氰化钾或吸入乙醚制服,再用钝物重击头部致死。不同的是,第一次凶手准备不充分,使用的凶器是主播的麦克风,第二次则是预先准备了榔头并打开房门让尸体更容易发现。由此唐悠认为凶手在有意挑衅,并且再次作案的可能性很大。

唐悠分析了受害人的社会关系,两人之间除了在同一平台直播外并无交集,也没有与其他人结怨,熟人作案的可能性很低。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两人在同一天将粉丝引导至另一女主播桑楠楠的直播间,恰巧桑楠楠衣着暴露且诽谤自己的老板。因此桑楠楠被开除,在直播行业销声匿迹。但据桑楠楠反应,当时她并不知道摄像头开启,处于直播状态。从唐悠的调查来看,桑楠楠是医学系学生,有得到氰化钾的途径,也就是最大嫌疑人。

唐悠很有自信的做出了自己的判断,可邢局从中发现了漏洞。如果是桑楠楠报复受害者,为什么又要敞开房门,让人发现尸体,缩短自己逃跑的时间。而且桑楠楠杀死两名受害者后,就没必要再作案,与唐悠之前的分析不符。所以邢局还是偏向于方木的侧写,觉得凶手是25岁左右的男性。显然唐悠对方木这种心理画像师的业务并不信任,仍坚持自己的观点。

这时又发生新情况。桑楠楠被绑在椅子上,身上插着针头,吊瓶里不明液体正在一点点注入身体。她发出凄惨的呼救声,让直播平台里的粉丝炸开了锅,也同样让会议室里的办案人员心惊。开会过程中,一直躲在角落里的方木也坐不住了,要求邢局切断直播平台的线路,仅保留局里的监视线路。他无暇理会唐悠伸过来的右手,从画面吊瓶情况计算时间,并让邰伟尽快赶往桑楠楠的家中进行营救。

但在邰伟赶到桑楠楠家时,方木才发现自己判断有误。从阳光直射角度,可以知道桑楠楠所处位置在一楼,而吊瓶里应当是生理盐水,凶手是要让桑楠楠的血液通过另一根管子慢慢流进旁边的鱼缸。方木仔细听着耳机里直播间的声音,发现了细微的钢材撞击声,认为桑楠楠就在炼钢厂附近建筑物的一楼,并且昨晚有陌生车辆进入。

就在邰伟赶往寻找时,唐悠极不情愿的帮方木接入了桑楠楠的直播系统,让双方可以对话。桑楠楠只记得昨晚被送外卖的袭击,凶手还说要让她带着这种味道去死,被凶手勒住脖子时后脑感觉很疼。综合这些线索,再加上之前两起案件,方木认为凶手是25岁左右男性,与三名主播有交集,并与桑楠楠有感情冲突。使用乙醚说明凶手瘦弱,桑楠楠后脑疼痛说明凶手戴着眼镜。最后桑楠楠承认在上次意外直播中暗示过女同学沈湘曾被强奸,而与此同时在公园人工湖中发现了沈湘的尸体。这让方木怀疑自己的判断是否又出错,凶手也许是沈湘。

在人工湖边,沈湘的冰冷的尸体被打捞上来,遗书也被发现。遗书上的内容都是对桑楠楠三人的憎恨,似乎证明沈湘是畏罪自杀。但方木从尸体上洗澡时留下的红印确定沈湘有洁癖,不可能这样跳湖并在身上留下油渍。这只能说明,沈湘是在为他人顶罪。那人就是沈湘的男朋友,罗家海。在炼钢车间,方木找到了躲藏其中浑身油渍的罗家海,警察也随之而至。

第2集 - 幻觉中的救赎

说起来,沈湘是在读初中时被人强奸。强奸犯边蹂躏沈湘的身体,边说着永远会带着他的味道。这就是沈湘经常洗澡而且特别用力的原因,也是罗家海会说出那句话的原因。总怀疑自己身上有“味道”的沈湘几乎无法正常学习生活,直到罗家海的出现。罗家海的一句“好香”,让沈湘压抑已久的心情终于得到了释放,生活又慢慢回到了正轨。就在罗家海和沈湘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时,这个伤疤却被桑楠楠再次揭开。两人原本商量好,杀了桑楠楠后一起殉情,但沈湘还是顶不住压力先走了一步。

现在桑楠楠的血在一点点流出身体,这正是罗家海想要的效果。既然她喜欢在直播时嚼舌根,那就让她直播到死。一想到自己的杰作,罗家海就忍不住哈哈大笑。方木为了得到桑楠楠的下落,尽力要为她开脱。其实整件事里,没人知道桑楠楠口里被强奸的人是谁,只知道是个爱洗澡的女孩。可事情闹到这种程度,反而会引来更多人的关注,媒体的刨根问底会让沈湘的隐私彻底曝光。罗家海也同意方木所说的这种可能性,只是这十年来沈湘好不容易恢复正常的生活被桑楠楠一句话摧毁,这种感受其他人不会理解。

方木拿出沈湘留下的遗物,那是她“认罪”的证据。这说明真正深陷其中的是罗家海,而非沈湘。所谓沈湘无法接受隐私被曝光,只是罗家海想象出来的幻觉。正是因为不想看到男朋友一步步走向深渊,沈湘才会投湖自尽,揽下所有罪责。方木请罗家海不要辜负沈湘的苦心,一错再错。

根据罗家海提供的地点,邰伟在钢厂小区附近的货车里找到了已没有气息桑楠楠。心灰意冷的罗家海向体内注意了大剂量的氰化钾,追随沈湘而去。能让他得到告慰的就是临死前得到了方木的保证,一定找到十年前强奸沈湘的真凶。

第3集 - 叛逆的邢娜

罗家海虽然已经伏法,但这起案件让方木陷入了沉思。像罗家海这种心理受到创伤引起的严重刑事案件,是警方无法预防的,只有出现受害人才会知道犯罪的存在。还是邢局说了一句有道理的话,只有尽力破案,让潜在的罪犯不敢犯罪才是警察应当发挥的作用。

心理医生杨芸经常去孤儿院,尽自己所能为孩子们治疗心中的创伤,用简单的方法向他们讲解真正的生活。只不过这种创伤的治愈并非朝夕之功,需要长时间的潜移默化。每当周院长想问问杨芸这么做的原因,她总是三缄其口,不愿多说。当方木和邰伟为孤儿院送来被子和玩具时,正碰到匆匆出门的杨芸。方木虽然没跟她说话,但能感觉到她的心里深处隐藏着一个痛苦的秘密。

周院长用自己一生的心血建造了这所孤儿院,和赵婶一起撑起了所有的事务。幸好方木、邰伟时常来帮忙,还募集些物资,减轻院里的负担。连邢局的女儿邢娜也经常跑来帮忙,她勤快的程度连邢局都有些嫉妒。因为女儿只知道照顾孩子们,连自己老爸的生日都不记得。所以这次方木来之前,邢局还特意关照他,让邢娜回家几天。

吃好晚饭,方木送邢娜回家。邢娜从方木的神情能感觉出来,方木打算离开青藤市。面对邢娜的问题,方木总是提不起精神,脑子里一直想着强奸沈湘的真凶。邢娜觉得无趣,撇下方木,自己打车回家。在这种尴尬的气氛下,两人都没发现,远处有人在偷偷监视着邢娜的一举一动。

邢娜并没有像方木以为的那样,直接回家,而是跑去与狐朋狗友聚会。当一个朋友喝得头晕脑胀,步履蹒跚的走向卫生间时,被一个黑影从后面捂住口鼻。乙醚马上就让她不醒人事任人摆布,被人架着往酒店房间走去。幸好邢娜及时赶来,才让朋友躲过一劫,可也因此得罪了当地的地头蛇裕哥。邢娜也不示弱,拿瓶子就往对方头上砸去。派出所接到报警,派出民警讯问调查。身为公安局长的女儿,邢娜毫不配合。

邰伟接到电话急忙开车过来,对于这个缺少管教的太妹,是时候让她吃点苦头,否则等到闹出人命就后悔莫及。所以邰伟并没有插手,公事公办。

第4集 - 邢局受难

邢娜有现在的脾气和邢局的工作脱不了关系。邢局总是忙于工作,疏于对家里的照顾,十年前妻子出事时都无暇照顾。所以邢娜与其说是叛逆,不如说是对父亲的一种报复,对父亲的生日也更不会放在心上。当然,今年邢局生日时,她会回家。目的不是为了庆祝生日,而是让老爸在出国申请表上签字。从警局出来后,邰伟送邢娜回家,邢娜就撩下了这么句话。他们都没想到,之后会发生太多事。

邰伟听到邢娜要出国,立马回局里找到老邢。这个字可不能签,否则以邢娜的脾气,可能就好几年都见不到面了。邢局何尝不知道,可他自有苦衷,其中并不像旁人以为的那样只是父女间的矛盾。等邰伟离开办公室后,他才拿起放在桌上的信封。打开一看,里面只有张字条,上面写着“工地天台 8点”的字样。

邢局按约来到天台,还没见到人就接到方木的电话。方木最近一直在思考着沈湘强奸案,总觉得真凶犯案时所说的那句“留下味道”的话,像是刻意安排的台词。为了能调查清楚,他想去沈湘的故乡天阳市一趟。邢局听罢,批了方木三天假,然后就以开会为由匆匆挂断了电话。这么匆忙挂断电话,是因为要见面的人来了。对无间道般的卧底工作,要尽量保密,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但卧底工作似乎不顺,对方有所察觉。邢局打算尽快收网,以免夜长梦多。

刚从天台下来,邢局看到手机上显示出女儿的行踪可疑。他打电话给邰伟和方木,却不想一个睡得太死,一个在车站手机被偷,都没找到。于是邢局只身一人开车,顺着邢娜的GPS定位来到城湾宾馆。宾馆登记台账上写的是“胡英博”,进到房间,邢局愕然看到胡英博用刀抵着女儿的脖子。他刚想劝胡英博放开人质,刀就狠狠的捅进了邢娜的后背。紧接着胡英博掏出手枪,邢局不敢怠慢,手也握住了枪套里的手枪。房间里传出两声枪响,然后归于平静。

邰伟醒来才发现邢局的未接电话以及一条短信,短信中通知邰伟,邢娜有危险,速到城湾宾馆。可等他赶到时,只看到气绝倒地的胡英博和腹部中弹斜靠在橱边的邢局。邢局拼尽力气告诉邰伟,邢娜刚刚被人绑走。邰伟想起刚才在走廊遇到一名推着手推车的服务员,车里用毛巾盖得严严实实。

邰伟再想追已经来不及了,从楼上远远看到,邢娜被人抱出手推车放入汽车后座。汽车加速开走,只能看到越离越远的两盏尾灯。邢局用尽最后的力气把自己的手机交给邰伟,之后的话还没说出来就晕了过去。邰伟知道邢局要说什么,他边打120边冲下楼,开车追了上去,一定要把邢娜找回来。但是,就在他追上绑走邢娜的车辆后,才发现中了调虎离山之计,车后座只是个穿着邢娜衣服的假人,邢娜的手机就丢在旁边。邢娜本人不知所踪。随后,车辆发生了爆炸,把所有证据都烧得一干二净。

第二天,邰伟从医院病床上醒来。他挣扎着下床找邢局,可在重症监护室门口被自己兄弟拦了下来。昨晚警方接到报案,有人在城湾宾馆持枪杀人,凶手正是邢局邢志森。技术科根据现场收集到的证据只能得出一个结论,邢志森开枪杀人,再畏罪杀。上面已经派来新局长边平,负责调查此案。

第5集 - 寻找邢娜

方木在车站被偷了手机,等找回来,里面的SIM卡和电板已被小偷丢弃。正要回车站时,他遇到了一名饥寒交迫的流浪女子。对自己的身世,流浪女子三缄其口。因为她根本不记得自己是谁,为什么来到青藤市。方木从她的口音,身上的伤痕分析是从东北来此,可能遭受了殴打或囚禁才导致失忆。她只记得自己生活在牡丹江市,身上唯一有用的线索,就是一块写着“米楠029”字样的布条。看来只能暂时叫她米楠,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安置米楠。方木能想到的只有周院长的孤儿院。可当米楠看到孤儿院的外形,脑海里闪现出被囚禁时的情景,吓得跌倒在地。过了好一会才镇定下来,恢复平静。

公安局会议室里,正在对城湾宾馆发生的枪杀案召开分析会。唐悠从技术科得到的情况对邢局很不利,枪杀现场没有发现其他人。死者胡英博与邢局此前未有过交集,死者手中只握有一枚不锈钢勺,其体内的子弹是从邢局的手枪击发,而且击中邢局的子弹同样是从该手枪中击发。所以邰伟所说邢局是为了保护人质击杀胡英博的说法无法证实,只能认定为刑事案件,并且邢志森畏罪自杀。

这样的结果,邰伟无法接受,代理局长边平也不相信邢志森会做这种事。但证据处处都指向老邢,说明布局的人处心积虑,就是为了把老邢逼上绝路。边局觉得,绑架邢娜的人与陷害老邢的人应当属于同一团伙。只要找到了邢娜,就能揭开事情的真相。

邰伟和大壮首先来到胡英博生活的城中村。还没找到他家,就碰到了胡英博的弟弟。从弟弟反应的情况,一周前胡英博给了家里一笔钱后就匆匆离开。这样的事情并非一次两次,每次弟弟都不会问钱的来源,哥哥也从不说。

再次返回宾馆,邰伟和大壮这才想起可以到保安室调看监控录像。可当晚系统在调试,所有录像都是一片黑屏。失望之余,邰伟开始怀疑宾馆里的工作人员。他觉得宾馆里的服务人员和保安都过于镇静,就好像有人事先打过招呼。也许宾馆里的人本就是陷害老邢的参与者,大壮受命调查宾馆的业主。

邰伟回到局里,看着老邢桌上放着的照片,想起十年前邢娜亲眼看到母亲被匪徒割喉,父亲在一旁无法保护母亲。父女间的怨恨由此而起,现在一个失踪,一个昏迷。命运似乎在向所有人开着玩笑。当他要离开时,瞅见桌上键盘下压着一个信封,里面有一封用剪下文字拼出的威胁内容。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大壮就打来电话,查到了宾馆的所有权人。

宾馆属于物流公司老总梁四海,他有一个儿子梁泽昊十年前因强奸少女被抓,两年前刑满释放,该案正是由老邢侦办。通过追查梁泽昊的手机,唐悠发现梁泽昊正在一个码头,似乎准备潜逃。可邰伟赶到所谓的码头时,发现只是所小学,梁泽昊正在主持小学的建成典礼。

第6集 - 不一样的房间

邰伟把梁泽昊带回警局,拿出搜查到的种种证据逼问。最后证实,梁泽昊只是关心贫困学生。办公室里那些被剪的报纸,并非用来粘贴威胁信,而只是在收集贫困学生的相关报导。他想用自己的良知为贫困学生创造学习条件,以免走上他曾经走过的歧途。

这条线索中断,邰伟又回到宾馆。他看到有个人影闪进了现场,在黑灯下火的摸索着什么。经过一番打斗,等按亮房间的灯才发现抓着的是方木。方木是听到媒体的报导才来到这里,想帮老邢找到真相。

方木认为发现老邢的房间,与老邢找到邢娜的房间并不是同一个房间。老邢是根据宾馆登记簿找到的胡英博房间,在见到邢娜受伤后情急开枪。但没想到胡英博穿着防弹服,趁老邢放松警惕后夺下手枪射伤老邢,再抓着老邢的手射击自己致死。事后有同伙将邢娜带走,再把昏迷的老邢和胡英博的尸体放到另一房间重新布置现场,并在邰伟赶到前调换了门牌。因为邰伟的愚蠢,不知道按门牌顺序寻找房间,就被真凶的同伙错误指引,到了错误的房间。

在仔细观察了走廊后,方木在同一楼层的房间门口发现了一道不起眼的血迹。推门而入,在墙壁上有一个弹孔,由此确定这里才是第一案发现场。从宾馆出来后,方木让唐悠调取案发当晚邢娜回家时所经过的小巷监控。可这些监控邰伟早已看过,只有邢娜一人。方木认为应当是邢娜熟悉的人让邢娜半路上去了其他地方。

在邢娜的房间里,方木发现邢娜也在进行心理创伤的治疗,而今天正是约定的治疗时间。方木首先想到的就是心理医生杨芸,在到了诊所后,杨芸理直气壮的指责方木不在事前关心朋友,总在事后才想到补救。方木没被她的下马威吓倒,反而从她不经意的手部动作察觉到杨芸内有愧疚。刚才的话貌似在指责方木,其实是说给她自己听的。杨芸这时才说出实话。案发当晚,邢娜在治疗时就说过有人跟踪她,杨芸并没有在意。没想到邢娜在独自回家后,发生了这么多事。

唐悠也打来电话,她发现监控录像的一些镜头边缘出现风衣的一角,像是有人在刻意躲避摄像头。方木想到真凶在跟踪邢娜,为了不让邰伟送邢娜回家,才会故意挑起斗殴事件,让脾气暴躁的邢娜自己返回家中。

在KTV,方木和邰伟找到了当晚与邢娜发生冲突的裕哥。不过方木也从被邢娜帮助的朋友眼神里察觉她有事隐瞒,原来她在被迷倒的时候闻到一种臭哄哄的味道。等她恢复一点意识,发现自己依在裕哥的身上,但已经闻不到那种味道。这会在警局的裕哥也说出当晚看到有个瘦小的风衣男拖着女孩,他大吼一声对方就仓皇逃走。他见躺在地上的女孩有些姿色,就起了坏心,扶起来想去宾馆开房。然后,邢娜就出现了。

第7集 - 密室

唐悠自己单独到邢娜回家必经的小巷侦查,不想过于紧张,误电击了方木。等方木缓过劲来,分析了一下小巷的情况,觉得能熟悉小巷摄像头位置及拍摄角度的人,很可能在这里居住过。但要躲避摄像头,就会在其他地方留下痕迹,这就需要唐悠的配合。

唐悠按照邢娜当晚的路线在前面走,方木在后面模仿跟踪者,想再现跟踪者的心理状态。但在这个过程里,方木过于投入,几乎就成为了跟踪者的化身。心中的恶魔在慢慢显现,方木受不了这么大的精神刺激,晕倒在地。

第二天,方木醒来后,局里再次召开案情分析会,邰伟就最近调查的线索做了补充汇报。方木也对跟踪绑架邢娜的人进行了侧写,对身高年龄身材等做了大致的描述。最主要的是在跟踪线路上,发现了动物的毛发。结合他身上有臭味,猜测可能是动物园饲养者。此外,跟踪者对邢娜有着变态的爱恋,目的是想囚禁邢娜,只让他一人接触。

有了这些线索后,警方进行了排查,查到有名叫蒋沛尧的人有重大嫌疑。在蒋沛尧的工作地点,因恰巧请假,邰伟并没见到人。从单位主管那了解到,案发当天,蒋沛尧提前下班。方木从其放在办公室的工作服上发现了白色墙灰,与小巷墙面上的相似。在蒋沛尧的家里,也没找到人,但细心的方木在衣橱后发现了密室。密室里有铁笼、脚镣,还有很多邢娜的照片,唯独没有邢娜。

正在搜查时,蒋沛尧返回家中,被逮个正着。他承认密室里的东西都是为邢娜准备的,在KTV他也是误将穿着邢娜衣服的人当成了邢娜,被人发现后惊慌逃走。但对于绑架邢娜及邢娜的下落,概不承认。方木从蒋沛尧的日记本上发现端倪,案发当晚,他跟在邢娜身后,却有人先一步绑走了邢娜。蒋沛尧被释放,日记本则留在了方木手中。日记本里详细记录了邢娜每一天的行踪,正好为方木勾勒出邢娜的行动轨迹。

邰伟不甘心,跟在蒋沛尧的身后。但让他失望了,蒋沛尧直接回了家,并没有到所谓的囚禁地点。方木倒是在邢娜的房间里发现了隐蔽的摄像头,从电脑里调出视频文件,发现蒋沛尧躲藏在床底,趁邢娜离开时偷走了抽屉里的记事本。

一直守在蒋沛尧家门口的邰伟接到了方木的电话,迫不及待的踹门而入,可房间和密室里根本就没人。而不久后,蒋沛尧的尸体被人在一处迷宫里发现。

第8集 - 迷宫

警方对蒋沛尧的尸体进行了解剖,发现死前曾吸入乙醚,身上有多处电击伤,属于人为电击,死亡时间在当日凌晨,另外死者脖子上还有一个六芒星的标记。发现尸体的地方是万岩山嘉年华娱乐城地下迷宫里的一个房间,尸体周围还散布着邢娜的照片。因地下迷宫没有电源插座,所以推断地下迷宫只是抛尸地点。对蒋沛尧家复查后,找到了邢娜被偷的笔记本,里面记着最近找工作及出国的行程安排。方木认为作案手法与陷害老邢的手法不符,应当不是同一伙人所为。唐悠调查嘉年华的监控,发现曾被入侵,并没有凶手抛尸的录像。倒是凶手用监控拍了几张照片上传网络,引发疯传。分析认为,凶手具备极高的电脑技术,以唐悠的技术能力还无法追踪到凶手的具体位置。

边局作出安排,兵分两路,一路调查邢娜是否在找工作期间遇到假招聘情况,另一路调查蒋沛尧的背景及与本案的联系。方木认为凶手多次电击并弃尸迷宫,可能是宣泄某种仇恨,并在表达某种情感。所以凶手的目标是在于仇恨,且对迷宫的路径非常熟悉。

邰伟再次来到蒋沛尧的家,仔细回想当天的情况,实在想不通凶手是怎样进房劫走个大活人。方木则来到嘉年华,请园方提供通关迷宫的人员名单。园方对每位通关者都会拍照留念,还有排行榜。第一名叫谭纪,通关时间远远快于其他人。园方记得这人,是个老主顾。在通关留念的照片上,他手里还拿着园方的奖品,指南针。

根据园方提供的地址,方木找到了谭纪。谭纪看起来并不紧张,对案发当晚的去向说得清清楚楚,方木一时也无法反驳。到了谭纪所说的网吧,网吧老板也记得很清楚,与谭纪的说法一模一样。只是这两人记得太清楚,想都不用想,反而让人觉得可疑。

此时媒体曝光了邰伟在案发前曾跟踪死者,立刻引起舆论热议,纷纷怀疑邰伟滥用职权。边局不得不命令邰伟休假,暂时由方木负责。

方木好不容易安慰好了邰伟,在路上又看到孤儿院的廖亚凡一个人在快餐店前徘徊。对面前香喷喷的炸鸡汉堡,亚凡似乎对旁桌的母女更加在意。没有父母的孤儿,总是期盼着可望而不可及的亲情,这连神勇广大的方木也无能为力。

阅读全文:http://ah.people.com.cn/GB/n2/2016/1206/c358331-29419098.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