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传媒频道 发表于  2016-07-09 20:55:13 4892字 ( 0/14)

影像意义系统中韩媒关于中国国家形象的塑造

摘要:随着中国经济的腾飞和国家实力的迅速崛起,中国在国际事务中逐渐显示出重要作用,世界各国也越来越关注中国的崛起。电视纪录片作为一种纪实性的媒介产品,其客观的记录、权威的解读、相对系统的展示给普通民众了解其他国家提供了一个便捷的渠道。本文从影像意义系统的角度,通过对韩国媒体制播的纪录片《超级中国》进行分析,探讨了其在客观反映中国面貌的同时,隐含在影像背后的却是一个霸权中国的形象。
关键词:《超级中国》; 国家形象塑造;影像意义系统
一、影像与国家形象塑造
国家形象是国际舆论和国内民众对特定国家的物质基础、国家政策、民族精神、国家行为、国务活动及其成果的总体评价和认定,简单来说,国家形象是指国家的客观状态在公众舆论中的投影。国家形象实质是作为主体的人的主观意识,它是国内外公众对对国家的立场、态度、看法和评价的整体反映,是公众对特定国家情感和意念的综合感受。国家形象的构建和塑造不是一时一地能完成的,是一个漫长累积的过程。
国家形象的媒体塑造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媒体“自塑”,一种是媒体“他塑”。媒体“自塑”即是国内媒体对自己国家形象的塑造,一般来说,媒体“自塑”是媒体站在自己国家战略层面与国家其他手段相互配合向外传递积极正面的信息,在国内外展示一种良好的国家形象,因此,媒体“自塑”国家形象的行为是积极主动的。媒体“他塑”是指国外媒体对“我”国国家形象的塑造,“他塑”往往站在他国立场按照他们自身的价值取向来判断和评价“我”国,这种“他塑”的方式很多时候因为文化误解等因素会造成“我”国国家形象的误读甚至是扭曲。因此,媒体“他塑”的方式超出了“我”们自己可控的范围,这种方式塑造的国家形象有时是不真实的。
纪录片作为一种以纪实为基本手段的形象化载体,通过对现实生活片段的全景记录和真实呈现,其背后传达的是一种政治理念和价值观,在塑造国家形象时具有较大优势,其艺术感染力和视觉震撼力是其他媒体产品所无法比拟的。纪录片塑造国家形象的功能是基于其“真实”的特性,观众在屏幕上看到的是聚焦于社会现实的镜头语言,创作者的主观意图潜藏在故事叙述之中而不易察觉,这些都给观众留下了“真实”的印象,他们对自己所看到的画面深信不疑。可以说,纪录片塑造的国家形象是十分直观而又深入人心的。
《超级中国》是韩国电视媒体KBS花巨资制播的一部记录中国的纪录片,开播伊始,就创下了高收视率,不仅引起韩国国内民众的广泛关注,也在我国掀起了一股讨论的热潮。
二、《超级中国》对中国国家形象的建构
《超级中国》作为一部韩国媒体反映中国的纪录片,实质上就是韩国媒体在塑造中国的国家形象,站在我国的立场上来看,其就是我国国家形象的“他塑”。从全片的角度看,《超级中国》似是通过真实的记录对中国进行了客观解读,但仔细分析,在这些影像背后,其塑造的中国“霸权”形象是在其自身价值立场和意识形态影响下主观建构的,并没有跳出“中国威胁论”的老调子。
(一)影像呈现:“强势崛起”与“重利轻义”的中国
《超级中国》是一部系列纪录片,共分为七集,前六集分别从中国的人口、土地、经济、外交军事、文化软实力、共产党的领导等方面对当今中国的现状进行解读,第七集在前六集的基础上展现中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追逐“中国梦”的实践。摄制组遍访中国、韩国、美国、秘鲁、阿根廷、越南、意大利等20多个国家,采访了政府官员、企业精英、研究学者以及普通百姓,通过多种视角全方位地展现当今中国的迅速崛起。
《超级中国》以“13亿人创造出非同一般的力量”开篇,以阿根廷潘帕斯草原上农民由原来的牧牛业转向种植黄豆这一场景作为线索,介绍了中国每年从阿根廷大量进口黄豆,不仅传达出13亿中国人形成的巨大市场,还暗示着中国力量已经遍布世界的各个角落。同时,大量中国民众出国观光旅游,在国外毫不犹豫地购买奢侈品,中国的企业不断走出去收购外国品牌,国内企业重视自主品牌的创建,中国资本越来越多地操控其他国家的矿山、港口、基础设施的建设和运营,全球孔子学院开办的数量越来越多,蓝眼睛金头发的外国人开始打起了太极拳,还有不少外国人学习用毛笔、写汉字,等等。这些镜头无不是在展现一个强势崛起的中国,正如纪录片片花所言:“华丽的中国正在展开。中国外汇储备居世界第一;13亿人口创造出的非同一般的力量;军事外交向世界展现中国影响力;中国土地蕴含潜力与力量;软实力向着文化大国飞奔;共产党,中国式领导的强力指导……”《超级中国》运用宏大的叙事,从经济、人口、资源、军事、文化、政治等方面展现出中国力量的强势崛起,片中不断重复的“China power”一词,更是把一个正在崛起的强大中国展现在人们眼前,并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在展现中国崛起的过程中,《超级中国》还不时显露出对中国崛起的忧虑。韩国作为中国的近邻,与中国有着微妙且复杂的地缘政治关系。一方面,韩国与中国有着紧密的经贸往来,中国的崛起和开放可以为自己提供庞大的市场,与中国的合作能给自己带来优厚的经济利益。但另一方面,韩国又是美国的盟国,与中国有着意识形态差异,中国的崛起将危及美国在亚洲的利益,遏制中国的和平崛起也是韩国讨好美国的一招棋。因此,《超级中国》充分反映了韩国的这种心态,在展现一个“崛起的大国”的中国形象的同时,又用不少的笔墨来给中国的崛起“抹黑”。片中对中国资本和中国企业走出去进行了有选择的片面性解读。中国资本不惜以高出市场几倍的价格在全球买入了大量矿山,以破坏性的生产来保证自己产业化所需的原材料,激起了他国的警戒之心。中国企业在开采矿山的过程中与当地民众发生冲突,又违背之前雇佣当地劳工的承诺,造成当地村民失业,生存的基本权利得不到保障。雅典港和雅典机场旧址都被中国企业低价购买,引起当地民众对政府的不满。这些影像塑造了一个重利益、轻信用、无责任感的中国企业形象。

(二)内涵解读:影像背后的中国霸权形象
麦茨曾说过:“影像的内涵在本质上是象征性的,符旨推动符征,然后加以超越。‘动机之超越’这一概念也许是用来定义所有的电影内涵的。” 在指示意义的过程中,语意表达的动机是由视觉和听觉的相似性来支撑的,我们通过影像的视听还原实现了表达事物表层意义的目的。但是当一个视觉的或听觉的形象被放置在一个主题述说的过程中,它会发展出比其自身更多的价值,产生出更多的其他意义。内涵意义是在自然体现的表面意义中,通过想象、理解而形成的转意,在可视的影像背后,人的知性、社会观念和文化观念起着很大的作用。
在《超级中国》片头动画中,一条金色的龙快速飞过布满红旗的古城墙,速度之快以致古城墙砖瓦动荡;随着龙的快速移动,中国版图渐渐浮现,接着占据大半屏幕的五星红旗在中国版图上随风飘扬,在屏幕上映衬出了大片红色。而背景音乐则是短促有力、节奏紧快的鼓点乐,伴随着动画中金龙飞过的节奏而律动。如果单纯在电视屏幕上呈现这些物象,人们不会有太多的想象,而一旦与中国联系在一起,其内涵意义就显现出来。在外国人眼中,龙的形象、古城墙、中国地图代表的就是中国,五星红旗的红色象征着中国共产党执掌的红色政权,快速移动的金龙象征着中国的飞速发展,古城墙的砖瓦动荡又与中国社会的巨大变迁相关联,背景音乐中的鼓又是中国传统的乐器之一,在讲述中国崛起的主题下,这些物象成为了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的特定符号,传达的是一种中国迅速崛起、走向霸权的信息。
片中还运用动画演示中国东风—21导弹轰炸美国航空母舰的情形,展示中国研制的多款高科技武器装备,包括各类型号导弹、潜艇、歼—31隐形战机;借中国正常的军费增长来无端猜疑中国的军事意图,渲染中国“军事威胁论”。公布越南方面拍摄的中越南海冲突影像,中国在南海建设人工岛屿的情况,并采访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借其之口称“中国有统治南海的意图,甚至不惜动用武力对南海周边国家进行威胁。”而在中日钓鱼岛争端问题上,制作者也是站在日本方面,称钓鱼岛为“尖阁列岛”,是清日战争后日本占有的领土,把中国对钓鱼岛的主权声明看成是中国为了占有丰富的自然资源而欲强行侵夺钓鱼岛。不仅如此,还把习主席提出的“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强军梦”过度解读为“极具煽动性和好战性”。这些影像不是孤立的存在,而是大量在片中出现,塑造了中国在政治、军事上的霸权形象。
(三)创作手法:“认知的真实”遮蔽“现实的真实”
纪录片创作者在拍摄过程中需要遵循真实记录的原则,真实性可以说是纪录片的生命。但是,如何在纪录片的创作过程中去呈现真实又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从哲学层面来看,唯物主义者认为物质世界是脱离人的精神而独立存在的,是不依赖于人的感觉而存在的,但是,它又是通过人的感觉去感知的。因此,有些学者认为纪录片就应该把摄像头对准现实生活,以此方式获得的影像呈现的就是真实的生活,如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直接电影。而在有“世界纪录片之父”之称的格里尔逊看来,纪录片应该是“对真实事物做创造性的处理”,他所要求的真实是可以依主观的认知和观点来做处理的。世界纪录片大师伊文思也反对纯自然主义的纪录方法,认为纪录电影工作者拥有“重新建构”被拍摄者和事件的权利,绝对的客观真实不存在。纪录片《超级中国》也是制作团队根据创作者的意图和主题有选择地记录现实生活,给受众以再现的真实感,而现实生活中的真实被遮蔽了。
《超级中国》以纪实的形式试图对中国进行客观真实的解读,但影像所呈现的真实只是创作者价值认定与主观意图的真实,真正的现实真实反而被忽视不见。《超级中国》费尽周折拍摄、收集、整理大量素材刻意渲染中国“军事威胁论”,主观塑造中国“恃强凌弱”的国家形象,绝口不提中国一直奉行的“走和平发展道路”“睦邻友好”的周边外交方针,更无视中国对世界所做的“决不称霸”的承诺。这样一种有意识地过度强调中国的强势发展,而回避中国制定的和平发展战略和政策,给观众留下错误理解和看待中国的空间,显然是创作者自身文化和意识形态基因在作祟。《超级中国》所呈现的影像在表面上给观众以真实客观的感受,但这种真实是创作者的“认知真实”在影像中的反映,也正是由于这种“认知的真实”遮蔽了“现实的真实”,《超级中国》所塑造的中国国家形象是不全面的,甚至是歪曲的。
小结
《超级中国》创作者运用影像语言在片中塑造了一个“正在强势崛起并不断走向霸权”的中国国家形象。与之前BBC、NHK等电视台制播的中国题材纪录片一样,“他者”眼中的中国要么是贫苦、落后、黑暗的,要么是强大、具有野心、给世界造成威胁的。不管是“唱衰中国”,还是“中国威胁论”,中国国家形象的“他塑”总是摆脱不掉塑造主体自身所处的社会文化和意识形态的烙印。因此,中国要加强在国际话语体系中的位置,向世界“自塑”正面形象,纠正“他者”眼中片面且消极的中国形象。
注释:
① 麦茨.电影语言——电影符号学导论[M].台湾远流出版社,1996:124
参考文献:
1.雷建军,钟大年.纪录片:影像意义系统[M].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邹晨雅,董小玉.韩国媒体眼中的中国霸权形象——基于对韩国纪录片《超级中国》的文本分析[J].新闻界,2015(8)
3.史哲宇.异域视野中的中国形象——以韩国记录片《超级中国》为例[J].福建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15(2)
(作者系南京政治学院军事新闻传播系研究生)

阅读全文:http://media.people.com.cn/GB/n1/2016/0118/c402084-28064359.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