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国际频道 发表于  2018-08-08 04:54:10 1116字 ( 3/150)

当美国不想保护欧洲的利益(国际论坛)

美国政府把欧洲乃至欧洲的领导层视为对手,甚至想通过分裂欧洲国家来更好地控制欧洲,欧洲必须为此做好准备 美国驻德国大使理查德·格雷内尔6月初对媒体表示,希望帮助欧洲保守派壮大力量。格雷内尔说这些话时刚履职不到一个月,难以相信这是一个国家外交官应该说的话。但对此我并不感到吃惊。面对美国政府想要分裂欧洲的愿望,我们应当做好应对准备,更好地维护欧洲团结的局面。 我一年前就公开提出警告,美国可能试图以分裂欧盟的方式,来削弱欧盟在贸易和货币政策方面的竞争力。目前的情形甚至已经超出了我的最坏预期。而这一刻到来的速度之快,更令我印象深刻。 特朗普就职总统几个月后,德国总理默克尔就表示“我们可以完全依靠他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默克尔在表达自己的观点时已经非常委婉。作为德国总理,她只能如此表达。但人们必须读懂话里话外的意思。 美国政府把欧洲乃至欧洲的领导层视为对手,甚至想通过分裂欧洲国家来更好地控制欧洲,欧洲必须为此做好准备。 从美国总统及其安全与经济顾问们的世界观出发,企业与企业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只存在竞争关系。在他们看来,国家之间没有朋友,只有利益。加之其“零和思维”,认为只有牺牲他人才能成就自己的利益。 如果一个人认为世界的法则就是人人互斗,那么对他而言外交就显得毫无意义。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北约……那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成立的国际组织,对其而言都将变得无足轻重。 欧洲不得不去思考的是,繁荣的跨大西洋联盟时代现在真的结束了。我想说,如果想要被美国人认真对待,欧洲人就必须学会更自信地思考。如果美国不想保护欧洲的利益,那么欧洲就需要一个强大的自我支柱,可以果断做出决定并采取行动。 当然,格雷内尔没有提到“民族主义者”或“右翼民粹主义者”,而是用了“保守主义者”这个概念。这也暴露出问题一角。欧洲和美国通常被视为拥有共同的价值观。但单看对自由价值的界定,欧美就存在巨大差异。如今,美国有一位总统正在以牺牲自由为代价。至少目前很明显,美国和欧洲之间存在很大的价值观差异。多年来,我一直秉承的一个观点是,价值观不是将欧洲和美国黏合的胶水,而是能拆散彼此的爆炸物。 (作者为德国外交政策协会美国问题专家、《国际政治年刊》总编辑)
《 人民日报 》( 2018年08月08日 21 版)

阅读全文:http://world.people.com.cn/GB/n1/2018/0808/c1002-30215147.html

秦川杰 发表于  2018-08-08 11:54:46 391字 ( 0/2)

帝国主义之间也有不可调和的各种冲突。虽然帝国主义奉行的是人性的阴暗面,即自私、贪婪、占有、残忍、霸道、掠夺、欺凌、攻击、统治、没落等等。并以此形成资本主义价值观

美国政府把欧洲乃至欧洲的领导层视为对手,甚至想通过分裂欧洲国家来更好地控制欧洲,欧洲必须为此做好准备 美国驻德国大使理查德·格雷内尔6月初对媒体表示,希望帮助欧洲保守派壮大力量。格雷内尔说这些话时刚履职不到一个月,难以相信这是一个国家外交官应该说的话。但对此我并不感到吃惊。面对美国政府想要分裂欧洲的愿望,我们应当做好应对准备,更好地维护欧洲团结的局面。 我一年前就公开提出警告,美国可能试图以分裂欧盟的方式,来削弱欧盟在贸易和货币政策方面的竞争力。目前的情形甚至已经超出了我的最坏预期。而这一刻到来的速度之快,更令我印象深刻。 特朗普就职总统几个月后,德国总理默克尔就表示“我们可以完全依靠他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默克尔在表达自己的观点时已经非常委婉。作为德国总理,她只能如此表达。但人们必须读懂话里话外的意思。 美国政府把欧洲乃至欧洲的领导层视为对手,甚至想通过分裂欧洲国家来更好地控制欧洲,欧洲必须为此做好准备。 从美国总统及其安全与经济顾问们的世界观出发,企业与企业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只存在竞争关系。在他们看来,国家之间没有朋友,只有利益。加之其“零和思维”,认为只有牺牲他人才能成就自己的利益。 如果一个人认为世界的法则就是人人互斗,那么对他而言外交就显得毫无意义。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北约……那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成立的国际组织,对其而言都将变得无足轻重。 欧洲不得不去思考的是,繁荣的跨大西洋联盟时代现在真的结束了。我想说,如果想要被美国人认真对待,欧洲人就必须学会更自信地思考。如果美国不想保护欧洲的利益,那么欧洲就需要一个强大的自我支柱,可以果断做出决定并采取行动。 当然,格雷内尔没有提到“民族主义者”或“右翼民粹主义者”,而是用了“保守主义者”这个概念。这也暴露出问题一角。欧洲和美国通常被视为拥有共同的价值观。但单看对自由价值的界定,欧美就存在巨大差异。如今,美国有一位总统正在以牺牲自由为代价。至少目前很明显,美国和欧洲之间存在很大的价值观差异。多年来,我一直秉承的一个观点是,价值观不是将欧洲和美国黏合的胶水,而是能拆散彼此的爆炸物。 (作者为德国外交政策协会美国问题专家、《国际政治年刊》总编辑)
《 人民日报 》( 2018年08月08日 21 版)

阅读全文:http://world.people.com.cn/GB/n1/2018/0808/c1002-30215147.html

乐达先生 发表于  2018-08-08 07:44:37 43字 ( 0/8)

撕掉面纱露出真容美国政府就是头顶着普世价值的光环在行唯利是图见利忘义的彻底利己主义者。

美国政府把欧洲乃至欧洲的领导层视为对手,甚至想通过分裂欧洲国家来更好地控制欧洲,欧洲必须为此做好准备 美国驻德国大使理查德·格雷内尔6月初对媒体表示,希望帮助欧洲保守派壮大力量。格雷内尔说这些话时刚履职不到一个月,难以相信这是一个国家外交官应该说的话。但对此我并不感到吃惊。面对美国政府想要分裂欧洲的愿望,我们应当做好应对准备,更好地维护欧洲团结的局面。 我一年前就公开提出警告,美国可能试图以分裂欧盟的方式,来削弱欧盟在贸易和货币政策方面的竞争力。目前的情形甚至已经超出了我的最坏预期。而这一刻到来的速度之快,更令我印象深刻。 特朗普就职总统几个月后,德国总理默克尔就表示“我们可以完全依靠他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默克尔在表达自己的观点时已经非常委婉。作为德国总理,她只能如此表达。但人们必须读懂话里话外的意思。 美国政府把欧洲乃至欧洲的领导层视为对手,甚至想通过分裂欧洲国家来更好地控制欧洲,欧洲必须为此做好准备。 从美国总统及其安全与经济顾问们的世界观出发,企业与企业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只存在竞争关系。在他们看来,国家之间没有朋友,只有利益。加之其“零和思维”,认为只有牺牲他人才能成就自己的利益。 如果一个人认为世界的法则就是人人互斗,那么对他而言外交就显得毫无意义。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北约……那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成立的国际组织,对其而言都将变得无足轻重。 欧洲不得不去思考的是,繁荣的跨大西洋联盟时代现在真的结束了。我想说,如果想要被美国人认真对待,欧洲人就必须学会更自信地思考。如果美国不想保护欧洲的利益,那么欧洲就需要一个强大的自我支柱,可以果断做出决定并采取行动。 当然,格雷内尔没有提到“民族主义者”或“右翼民粹主义者”,而是用了“保守主义者”这个概念。这也暴露出问题一角。欧洲和美国通常被视为拥有共同的价值观。但单看对自由价值的界定,欧美就存在巨大差异。如今,美国有一位总统正在以牺牲自由为代价。至少目前很明显,美国和欧洲之间存在很大的价值观差异。多年来,我一直秉承的一个观点是,价值观不是将欧洲和美国黏合的胶水,而是能拆散彼此的爆炸物。 (作者为德国外交政策协会美国问题专家、《国际政治年刊》总编辑)
《 人民日报 》( 2018年08月08日 21 版)

阅读全文:http://world.people.com.cn/GB/n1/2018/0808/c1002-30215147.html

安士奎 发表于  2018-08-08 06:26:37 14字 ( 0/9)

利益是生存的追求,无一例外。

美国政府把欧洲乃至欧洲的领导层视为对手,甚至想通过分裂欧洲国家来更好地控制欧洲,欧洲必须为此做好准备 美国驻德国大使理查德·格雷内尔6月初对媒体表示,希望帮助欧洲保守派壮大力量。格雷内尔说这些话时刚履职不到一个月,难以相信这是一个国家外交官应该说的话。但对此我并不感到吃惊。面对美国政府想要分裂欧洲的愿望,我们应当做好应对准备,更好地维护欧洲团结的局面。 我一年前就公开提出警告,美国可能试图以分裂欧盟的方式,来削弱欧盟在贸易和货币政策方面的竞争力。目前的情形甚至已经超出了我的最坏预期。而这一刻到来的速度之快,更令我印象深刻。 特朗普就职总统几个月后,德国总理默克尔就表示“我们可以完全依靠他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默克尔在表达自己的观点时已经非常委婉。作为德国总理,她只能如此表达。但人们必须读懂话里话外的意思。 美国政府把欧洲乃至欧洲的领导层视为对手,甚至想通过分裂欧洲国家来更好地控制欧洲,欧洲必须为此做好准备。 从美国总统及其安全与经济顾问们的世界观出发,企业与企业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只存在竞争关系。在他们看来,国家之间没有朋友,只有利益。加之其“零和思维”,认为只有牺牲他人才能成就自己的利益。 如果一个人认为世界的法则就是人人互斗,那么对他而言外交就显得毫无意义。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北约……那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成立的国际组织,对其而言都将变得无足轻重。 欧洲不得不去思考的是,繁荣的跨大西洋联盟时代现在真的结束了。我想说,如果想要被美国人认真对待,欧洲人就必须学会更自信地思考。如果美国不想保护欧洲的利益,那么欧洲就需要一个强大的自我支柱,可以果断做出决定并采取行动。 当然,格雷内尔没有提到“民族主义者”或“右翼民粹主义者”,而是用了“保守主义者”这个概念。这也暴露出问题一角。欧洲和美国通常被视为拥有共同的价值观。但单看对自由价值的界定,欧美就存在巨大差异。如今,美国有一位总统正在以牺牲自由为代价。至少目前很明显,美国和欧洲之间存在很大的价值观差异。多年来,我一直秉承的一个观点是,价值观不是将欧洲和美国黏合的胶水,而是能拆散彼此的爆炸物。 (作者为德国外交政策协会美国问题专家、《国际政治年刊》总编辑)
《 人民日报 》( 2018年08月08日 21 版)

阅读全文:http://world.people.com.cn/GB/n1/2018/0808/c1002-30215147.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