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观点频道 发表于  2017-09-11 16:04:20 2270字 ( 5/233)

“五假副部”落马不是一个人的丑陋

“五假副部”落马不是一个人的丑陋
背景:近日,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第二集播出。在这一集中,专题片报道了“五假副部”卢恩光,其中提到卢恩光案件是一起罕见的个人情况全面造假,金钱开道、投机钻营、跑官买官,从一名私营企业主一步步变身为副部级领导干部的典型案件。现在,卢恩光案相关的各级党政领导干部,包括省部级干部都因管党治党失职失责被严肃追责。
新京报发表观点:卢恩光的严重违纪问题之所以浮出水面,是因为中央巡视组进驻司法部,核查他的入党材料,发现他落款为1990年填报的入党志愿书,竟然说学习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精神。众所周知,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是发生在1992年。卢恩光1990年“穿越”到1992年“学习”,是愚蠢而拙劣的造假。这是一个常识性错误,只要稍微有点历史和政治常识的人,都不难发现。就是这样一个拙劣谎言,竟然堂而皇之伴随着他走过了一次次升迁考察,在二十多年间没有被发现问题,这比“穿越”的入党申请书本身还要违背常识,让人惊诧。如果不是在卢恩光一次次的升迁过程中有人故意“装”糊涂,这等违背基本常识的事情是断然不可能发生的。实际上,直到在卢恩光成为副部级干部的过程中,依然有司法部有关领导多次推荐他。卢恩光升迁的过程可以说是制度和组织纪律被虚置的过程。除了严肃追责卢恩光案相关的各级党政领导干部外,其实也要进一步反思选人用人制度上的漏洞。领导干部选拔,有必要进一步打破“一言堂”,从每一个细节抓起,避免用人中的走形式、走过场。只要真正尊重制度,严格按照制度提拔任用官员,卢恩光这样的人也就没有了生存的空间。
小蒋随想:错误都是低级的,造假也不见得高明。但是,如果负有监督之责的人不去认真审查、慎重考核、严格按照程序办,出问题在所难免。一旦监管失守,溃败往往是全方面的。就卢恩光案而言,入党申请造假只是是冰山一角,背后更有着金钱开道、投机钻营、跑官买官。在私生活方面,卢恩光有七个子女。按照规定,党员干部超生一个孩子就要被开除公职,可卢恩光愣是有本事把多个超生的孩子以假手续落户在其他亲戚家……基于问题五花八门,卢恩光有太多的小辫子可抓,他早就该落马。然而,直到在中央巡视组进驻之前,竟然没有人去抓,没有人和卢恩光“较真儿”。反倒是,在他当上“副部”的过程中,得到“司法部有关领导多次推荐”。如此吊诡再度印证了,每一个反面典型的背后,都不可能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一撮人的无视规矩、违纪违规乃至违法。全面从严治党,全面整顿吏治,已成为新常态。坚决贯彻管党治党方针,离不开法治与制度的有效落实。透过典型案例,我们看到同级监管与日常监督存在的短板。弥补这些短板,关系到能否防患于未然。
河南人在山东见义勇为该由哪儿管?
背景:今年7月1日,在河南、山东两省交界处的李清浮桥黄河段发生一起溺水事故,5名溺水者获救,而参与救人的河南农民李修国却失踪了,至今仍未找到尸体。李修国的家属从7月26日开始为其向山东、河南两省申报见义勇为认定,但至今两地相关部门都未受理。
华商报发表钱夙伟的观点:山东方面的说法是,按照菏泽市的规定,只受理本行政区域户籍人员的见义勇为申报与认定,而李修国是河南户籍人员,应到河南办理。河南方面则表示,事发地属于山东菏泽郓城县境内,应到山东办理。山东是以申报人户籍为准,河南是以事发地为准,当两者不一致,申报认定都可以不予受理,因为都各有依据。然而,两地相关部门都没有考虑申报人的心情。家人沉浸在失去亲人的巨大悲痛之中,甚至遗体都未找到,申报见义勇为却被拒,岂不冷了见义勇为的心,何谈弘扬?两地在申报条件上的矛盾,让李修国家人不知如何是好。这本不应该成为李修国家人的难题,相关规定制订上的漏洞,按理应该及时弥补。如果修改规定有一定的程序,两地有关部门至少应该先找到特事特办的解决办法,而不是两边踢皮球。。
小蒋随想:无论是按照户籍,还是根据事发地,来“认定”见义勇为人员,都有教条主义之嫌。见义勇为就是见义勇为,与是哪里人、在哪里勇为没有关系。难道,面对他人处于危难,还要让欲出手相助者先想自己是哪里人,在哪个地方勇为“妥当”?这是一个很扯淡的逻辑。说到底,地方有关机构教条化地认定见义勇为人员,无非是不想管“与本地无关”的见义勇为,或是不想同一桩见义勇为在事发地与户籍地分别申报与抚恤。其实,无论是户籍地,还是事发地,都与见义勇为者有密切关联,这不但不是脱责的理由,反而应为见义勇为者与其家属多重托底。如果要实行“一事不二奖”,应按照奖励或抚恤标准高的来执行。涉及多地时,应由多地协商解决,而不是相互踢皮球。对社会而言,表彰抚恤见义勇为,永远不存在“亏”的问题,而是对人间真善美的弘扬,是对英雄流血乃至付出生命的告慰。英雄的无畏与管理的狭隘,实在不应共处。鉴于各地的见义勇为规定存在彼此矛盾乃至“打架”的问题,是否该由上层制定有关规范?

小蒋的话: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 客观、理性公正。

阅读全文:http://opinion.people.com.cn/GB/n1/2017/0911/c1003-29528326.html

牛二毛2 发表于  2017-09-12 15:38:21 5字 ( 0/8)

九牛一毛~

“五假副部”落马不是一个人的丑陋
背景:近日,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第二集播出。在这一集中,专题片报道了“五假副部”卢恩光,其中提到卢恩光案件是一起罕见的个人情况全面造假,金钱开道、投机钻营、跑官买官,从一名私营企业主一步步变身为副部级领导干部的典型案件。现在,卢恩光案相关的各级党政领导干部,包括省部级干部都因管党治党失职失责被严肃追责。
新京报发表观点:卢恩光的严重违纪问题之所以浮出水面,是因为中央巡视组进驻司法部,核查他的入党材料,发现他落款为1990年填报的入党志愿书,竟然说学习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精神。众所周知,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是发生在1992年。卢恩光1990年“穿越”到1992年“学习”,是愚蠢而拙劣的造假。这是一个常识性错误,只要稍微有点历史和政治常识的人,都不难发现。就是这样一个拙劣谎言,竟然堂而皇之伴随着他走过了一次次升迁考察,在二十多年间没有被发现问题,这比“穿越”的入党申请书本身还要违背常识,让人惊诧。如果不是在卢恩光一次次的升迁过程中有人故意“装”糊涂,这等违背基本常识的事情是断然不可能发生的。实际上,直到在卢恩光成为副部级干部的过程中,依然有司法部有关领导多次推荐他。卢恩光升迁的过程可以说是制度和组织纪律被虚置的过程。除了严肃追责卢恩光案相关的各级党政领导干部外,其实也要进一步反思选人用人制度上的漏洞。领导干部选拔,有必要进一步打破“一言堂”,从每一个细节抓起,避免用人中的走形式、走过场。只要真正尊重制度,严格按照制度提拔任用官员,卢恩光这样的人也就没有了生存的空间。
小蒋随想:错误都是低级的,造假也不见得高明。但是,如果负有监督之责的人不去认真审查、慎重考核、严格按照程序办,出问题在所难免。一旦监管失守,溃败往往是全方面的。就卢恩光案而言,入党申请造假只是是冰山一角,背后更有着金钱开道、投机钻营、跑官买官。在私生活方面,卢恩光有七个子女。按照规定,党员干部超生一个孩子就要被开除公职,可卢恩光愣是有本事把多个超生的孩子以假手续落户在其他亲戚家……基于问题五花八门,卢恩光有太多的小辫子可抓,他早就该落马。然而,直到在中央巡视组进驻之前,竟然没有人去抓,没有人和卢恩光“较真儿”。反倒是,在他当上“副部”的过程中,得到“司法部有关领导多次推荐”。如此吊诡再度印证了,每一个反面典型的背后,都不可能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一撮人的无视规矩、违纪违规乃至违法。全面从严治党,全面整顿吏治,已成为新常态。坚决贯彻管党治党方针,离不开法治与制度的有效落实。透过典型案例,我们看到同级监管与日常监督存在的短板。弥补这些短板,关系到能否防患于未然。
河南人在山东见义勇为该由哪儿管?
背景:今年7月1日,在河南、山东两省交界处的李清浮桥黄河段发生一起溺水事故,5名溺水者获救,而参与救人的河南农民李修国却失踪了,至今仍未找到尸体。李修国的家属从7月26日开始为其向山东、河南两省申报见义勇为认定,但至今两地相关部门都未受理。
华商报发表钱夙伟的观点:山东方面的说法是,按照菏泽市的规定,只受理本行政区域户籍人员的见义勇为申报与认定,而李修国是河南户籍人员,应到河南办理。河南方面则表示,事发地属于山东菏泽郓城县境内,应到山东办理。山东是以申报人户籍为准,河南是以事发地为准,当两者不一致,申报认定都可以不予受理,因为都各有依据。然而,两地相关部门都没有考虑申报人的心情。家人沉浸在失去亲人的巨大悲痛之中,甚至遗体都未找到,申报见义勇为却被拒,岂不冷了见义勇为的心,何谈弘扬?两地在申报条件上的矛盾,让李修国家人不知如何是好。这本不应该成为李修国家人的难题,相关规定制订上的漏洞,按理应该及时弥补。如果修改规定有一定的程序,两地有关部门至少应该先找到特事特办的解决办法,而不是两边踢皮球。。
小蒋随想:无论是按照户籍,还是根据事发地,来“认定”见义勇为人员,都有教条主义之嫌。见义勇为就是见义勇为,与是哪里人、在哪里勇为没有关系。难道,面对他人处于危难,还要让欲出手相助者先想自己是哪里人,在哪个地方勇为“妥当”?这是一个很扯淡的逻辑。说到底,地方有关机构教条化地认定见义勇为人员,无非是不想管“与本地无关”的见义勇为,或是不想同一桩见义勇为在事发地与户籍地分别申报与抚恤。其实,无论是户籍地,还是事发地,都与见义勇为者有密切关联,这不但不是脱责的理由,反而应为见义勇为者与其家属多重托底。如果要实行“一事不二奖”,应按照奖励或抚恤标准高的来执行。涉及多地时,应由多地协商解决,而不是相互踢皮球。对社会而言,表彰抚恤见义勇为,永远不存在“亏”的问题,而是对人间真善美的弘扬,是对英雄流血乃至付出生命的告慰。英雄的无畏与管理的狭隘,实在不应共处。鉴于各地的见义勇为规定存在彼此矛盾乃至“打架”的问题,是否该由上层制定有关规范?

小蒋的话: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 客观、理性公正。

阅读全文:http://opinion.people.com.cn/GB/n1/2017/0911/c1003-29528326.html

余鉴2012 发表于  2017-09-12 10:58:28 112字 ( 0/8)

总有领导把自己当作组织的化身,可以不受监督、不受党纪国法的制约,以“集中”排斥“民主”,罔顾人民当家作主,罔顾以民为本,罔顾法治,为所欲为。这就是党的领导——领

“五假副部”落马不是一个人的丑陋
背景:近日,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第二集播出。在这一集中,专题片报道了“五假副部”卢恩光,其中提到卢恩光案件是一起罕见的个人情况全面造假,金钱开道、投机钻营、跑官买官,从一名私营企业主一步步变身为副部级领导干部的典型案件。现在,卢恩光案相关的各级党政领导干部,包括省部级干部都因管党治党失职失责被严肃追责。
新京报发表观点:卢恩光的严重违纪问题之所以浮出水面,是因为中央巡视组进驻司法部,核查他的入党材料,发现他落款为1990年填报的入党志愿书,竟然说学习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精神。众所周知,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是发生在1992年。卢恩光1990年“穿越”到1992年“学习”,是愚蠢而拙劣的造假。这是一个常识性错误,只要稍微有点历史和政治常识的人,都不难发现。就是这样一个拙劣谎言,竟然堂而皇之伴随着他走过了一次次升迁考察,在二十多年间没有被发现问题,这比“穿越”的入党申请书本身还要违背常识,让人惊诧。如果不是在卢恩光一次次的升迁过程中有人故意“装”糊涂,这等违背基本常识的事情是断然不可能发生的。实际上,直到在卢恩光成为副部级干部的过程中,依然有司法部有关领导多次推荐他。卢恩光升迁的过程可以说是制度和组织纪律被虚置的过程。除了严肃追责卢恩光案相关的各级党政领导干部外,其实也要进一步反思选人用人制度上的漏洞。领导干部选拔,有必要进一步打破“一言堂”,从每一个细节抓起,避免用人中的走形式、走过场。只要真正尊重制度,严格按照制度提拔任用官员,卢恩光这样的人也就没有了生存的空间。
小蒋随想:错误都是低级的,造假也不见得高明。但是,如果负有监督之责的人不去认真审查、慎重考核、严格按照程序办,出问题在所难免。一旦监管失守,溃败往往是全方面的。就卢恩光案而言,入党申请造假只是是冰山一角,背后更有着金钱开道、投机钻营、跑官买官。在私生活方面,卢恩光有七个子女。按照规定,党员干部超生一个孩子就要被开除公职,可卢恩光愣是有本事把多个超生的孩子以假手续落户在其他亲戚家……基于问题五花八门,卢恩光有太多的小辫子可抓,他早就该落马。然而,直到在中央巡视组进驻之前,竟然没有人去抓,没有人和卢恩光“较真儿”。反倒是,在他当上“副部”的过程中,得到“司法部有关领导多次推荐”。如此吊诡再度印证了,每一个反面典型的背后,都不可能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一撮人的无视规矩、违纪违规乃至违法。全面从严治党,全面整顿吏治,已成为新常态。坚决贯彻管党治党方针,离不开法治与制度的有效落实。透过典型案例,我们看到同级监管与日常监督存在的短板。弥补这些短板,关系到能否防患于未然。
河南人在山东见义勇为该由哪儿管?
背景:今年7月1日,在河南、山东两省交界处的李清浮桥黄河段发生一起溺水事故,5名溺水者获救,而参与救人的河南农民李修国却失踪了,至今仍未找到尸体。李修国的家属从7月26日开始为其向山东、河南两省申报见义勇为认定,但至今两地相关部门都未受理。
华商报发表钱夙伟的观点:山东方面的说法是,按照菏泽市的规定,只受理本行政区域户籍人员的见义勇为申报与认定,而李修国是河南户籍人员,应到河南办理。河南方面则表示,事发地属于山东菏泽郓城县境内,应到山东办理。山东是以申报人户籍为准,河南是以事发地为准,当两者不一致,申报认定都可以不予受理,因为都各有依据。然而,两地相关部门都没有考虑申报人的心情。家人沉浸在失去亲人的巨大悲痛之中,甚至遗体都未找到,申报见义勇为却被拒,岂不冷了见义勇为的心,何谈弘扬?两地在申报条件上的矛盾,让李修国家人不知如何是好。这本不应该成为李修国家人的难题,相关规定制订上的漏洞,按理应该及时弥补。如果修改规定有一定的程序,两地有关部门至少应该先找到特事特办的解决办法,而不是两边踢皮球。。
小蒋随想:无论是按照户籍,还是根据事发地,来“认定”见义勇为人员,都有教条主义之嫌。见义勇为就是见义勇为,与是哪里人、在哪里勇为没有关系。难道,面对他人处于危难,还要让欲出手相助者先想自己是哪里人,在哪个地方勇为“妥当”?这是一个很扯淡的逻辑。说到底,地方有关机构教条化地认定见义勇为人员,无非是不想管“与本地无关”的见义勇为,或是不想同一桩见义勇为在事发地与户籍地分别申报与抚恤。其实,无论是户籍地,还是事发地,都与见义勇为者有密切关联,这不但不是脱责的理由,反而应为见义勇为者与其家属多重托底。如果要实行“一事不二奖”,应按照奖励或抚恤标准高的来执行。涉及多地时,应由多地协商解决,而不是相互踢皮球。对社会而言,表彰抚恤见义勇为,永远不存在“亏”的问题,而是对人间真善美的弘扬,是对英雄流血乃至付出生命的告慰。英雄的无畏与管理的狭隘,实在不应共处。鉴于各地的见义勇为规定存在彼此矛盾乃至“打架”的问题,是否该由上层制定有关规范?

小蒋的话: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 客观、理性公正。

阅读全文:http://opinion.people.com.cn/GB/n1/2017/0911/c1003-29528326.html

尹章钦 发表于  2017-09-12 10:45:12 52字 ( 0/61)

其实质是中国干部制度存在的问题,官员“委派制”在任何社会都是十分荒唐的举措。此言是经的起子孙万代检验的。

“五假副部”落马不是一个人的丑陋
背景:近日,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第二集播出。在这一集中,专题片报道了“五假副部”卢恩光,其中提到卢恩光案件是一起罕见的个人情况全面造假,金钱开道、投机钻营、跑官买官,从一名私营企业主一步步变身为副部级领导干部的典型案件。现在,卢恩光案相关的各级党政领导干部,包括省部级干部都因管党治党失职失责被严肃追责。
新京报发表观点:卢恩光的严重违纪问题之所以浮出水面,是因为中央巡视组进驻司法部,核查他的入党材料,发现他落款为1990年填报的入党志愿书,竟然说学习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精神。众所周知,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是发生在1992年。卢恩光1990年“穿越”到1992年“学习”,是愚蠢而拙劣的造假。这是一个常识性错误,只要稍微有点历史和政治常识的人,都不难发现。就是这样一个拙劣谎言,竟然堂而皇之伴随着他走过了一次次升迁考察,在二十多年间没有被发现问题,这比“穿越”的入党申请书本身还要违背常识,让人惊诧。如果不是在卢恩光一次次的升迁过程中有人故意“装”糊涂,这等违背基本常识的事情是断然不可能发生的。实际上,直到在卢恩光成为副部级干部的过程中,依然有司法部有关领导多次推荐他。卢恩光升迁的过程可以说是制度和组织纪律被虚置的过程。除了严肃追责卢恩光案相关的各级党政领导干部外,其实也要进一步反思选人用人制度上的漏洞。领导干部选拔,有必要进一步打破“一言堂”,从每一个细节抓起,避免用人中的走形式、走过场。只要真正尊重制度,严格按照制度提拔任用官员,卢恩光这样的人也就没有了生存的空间。
小蒋随想:错误都是低级的,造假也不见得高明。但是,如果负有监督之责的人不去认真审查、慎重考核、严格按照程序办,出问题在所难免。一旦监管失守,溃败往往是全方面的。就卢恩光案而言,入党申请造假只是是冰山一角,背后更有着金钱开道、投机钻营、跑官买官。在私生活方面,卢恩光有七个子女。按照规定,党员干部超生一个孩子就要被开除公职,可卢恩光愣是有本事把多个超生的孩子以假手续落户在其他亲戚家……基于问题五花八门,卢恩光有太多的小辫子可抓,他早就该落马。然而,直到在中央巡视组进驻之前,竟然没有人去抓,没有人和卢恩光“较真儿”。反倒是,在他当上“副部”的过程中,得到“司法部有关领导多次推荐”。如此吊诡再度印证了,每一个反面典型的背后,都不可能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一撮人的无视规矩、违纪违规乃至违法。全面从严治党,全面整顿吏治,已成为新常态。坚决贯彻管党治党方针,离不开法治与制度的有效落实。透过典型案例,我们看到同级监管与日常监督存在的短板。弥补这些短板,关系到能否防患于未然。
河南人在山东见义勇为该由哪儿管?
背景:今年7月1日,在河南、山东两省交界处的李清浮桥黄河段发生一起溺水事故,5名溺水者获救,而参与救人的河南农民李修国却失踪了,至今仍未找到尸体。李修国的家属从7月26日开始为其向山东、河南两省申报见义勇为认定,但至今两地相关部门都未受理。
华商报发表钱夙伟的观点:山东方面的说法是,按照菏泽市的规定,只受理本行政区域户籍人员的见义勇为申报与认定,而李修国是河南户籍人员,应到河南办理。河南方面则表示,事发地属于山东菏泽郓城县境内,应到山东办理。山东是以申报人户籍为准,河南是以事发地为准,当两者不一致,申报认定都可以不予受理,因为都各有依据。然而,两地相关部门都没有考虑申报人的心情。家人沉浸在失去亲人的巨大悲痛之中,甚至遗体都未找到,申报见义勇为却被拒,岂不冷了见义勇为的心,何谈弘扬?两地在申报条件上的矛盾,让李修国家人不知如何是好。这本不应该成为李修国家人的难题,相关规定制订上的漏洞,按理应该及时弥补。如果修改规定有一定的程序,两地有关部门至少应该先找到特事特办的解决办法,而不是两边踢皮球。。
小蒋随想:无论是按照户籍,还是根据事发地,来“认定”见义勇为人员,都有教条主义之嫌。见义勇为就是见义勇为,与是哪里人、在哪里勇为没有关系。难道,面对他人处于危难,还要让欲出手相助者先想自己是哪里人,在哪个地方勇为“妥当”?这是一个很扯淡的逻辑。说到底,地方有关机构教条化地认定见义勇为人员,无非是不想管“与本地无关”的见义勇为,或是不想同一桩见义勇为在事发地与户籍地分别申报与抚恤。其实,无论是户籍地,还是事发地,都与见义勇为者有密切关联,这不但不是脱责的理由,反而应为见义勇为者与其家属多重托底。如果要实行“一事不二奖”,应按照奖励或抚恤标准高的来执行。涉及多地时,应由多地协商解决,而不是相互踢皮球。对社会而言,表彰抚恤见义勇为,永远不存在“亏”的问题,而是对人间真善美的弘扬,是对英雄流血乃至付出生命的告慰。英雄的无畏与管理的狭隘,实在不应共处。鉴于各地的见义勇为规定存在彼此矛盾乃至“打架”的问题,是否该由上层制定有关规范?

小蒋的话: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 客观、理性公正。

阅读全文:http://opinion.people.com.cn/GB/n1/2017/0911/c1003-29528326.html

画意诗情 发表于  2017-09-12 09:59:54 184字 ( 0/5)

二、见义勇为,是弘扬正气的一面旗帜,是和谐社会中的一种忘我精神。见义勇为不管发生在哪里,各地方有关部门都应该积极行动起来为我们牺牲的英雄做好善后工作,而且做些工

“五假副部”落马不是一个人的丑陋
背景:近日,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第二集播出。在这一集中,专题片报道了“五假副部”卢恩光,其中提到卢恩光案件是一起罕见的个人情况全面造假,金钱开道、投机钻营、跑官买官,从一名私营企业主一步步变身为副部级领导干部的典型案件。现在,卢恩光案相关的各级党政领导干部,包括省部级干部都因管党治党失职失责被严肃追责。
新京报发表观点:卢恩光的严重违纪问题之所以浮出水面,是因为中央巡视组进驻司法部,核查他的入党材料,发现他落款为1990年填报的入党志愿书,竟然说学习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精神。众所周知,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是发生在1992年。卢恩光1990年“穿越”到1992年“学习”,是愚蠢而拙劣的造假。这是一个常识性错误,只要稍微有点历史和政治常识的人,都不难发现。就是这样一个拙劣谎言,竟然堂而皇之伴随着他走过了一次次升迁考察,在二十多年间没有被发现问题,这比“穿越”的入党申请书本身还要违背常识,让人惊诧。如果不是在卢恩光一次次的升迁过程中有人故意“装”糊涂,这等违背基本常识的事情是断然不可能发生的。实际上,直到在卢恩光成为副部级干部的过程中,依然有司法部有关领导多次推荐他。卢恩光升迁的过程可以说是制度和组织纪律被虚置的过程。除了严肃追责卢恩光案相关的各级党政领导干部外,其实也要进一步反思选人用人制度上的漏洞。领导干部选拔,有必要进一步打破“一言堂”,从每一个细节抓起,避免用人中的走形式、走过场。只要真正尊重制度,严格按照制度提拔任用官员,卢恩光这样的人也就没有了生存的空间。
小蒋随想:错误都是低级的,造假也不见得高明。但是,如果负有监督之责的人不去认真审查、慎重考核、严格按照程序办,出问题在所难免。一旦监管失守,溃败往往是全方面的。就卢恩光案而言,入党申请造假只是是冰山一角,背后更有着金钱开道、投机钻营、跑官买官。在私生活方面,卢恩光有七个子女。按照规定,党员干部超生一个孩子就要被开除公职,可卢恩光愣是有本事把多个超生的孩子以假手续落户在其他亲戚家……基于问题五花八门,卢恩光有太多的小辫子可抓,他早就该落马。然而,直到在中央巡视组进驻之前,竟然没有人去抓,没有人和卢恩光“较真儿”。反倒是,在他当上“副部”的过程中,得到“司法部有关领导多次推荐”。如此吊诡再度印证了,每一个反面典型的背后,都不可能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一撮人的无视规矩、违纪违规乃至违法。全面从严治党,全面整顿吏治,已成为新常态。坚决贯彻管党治党方针,离不开法治与制度的有效落实。透过典型案例,我们看到同级监管与日常监督存在的短板。弥补这些短板,关系到能否防患于未然。
河南人在山东见义勇为该由哪儿管?
背景:今年7月1日,在河南、山东两省交界处的李清浮桥黄河段发生一起溺水事故,5名溺水者获救,而参与救人的河南农民李修国却失踪了,至今仍未找到尸体。李修国的家属从7月26日开始为其向山东、河南两省申报见义勇为认定,但至今两地相关部门都未受理。
华商报发表钱夙伟的观点:山东方面的说法是,按照菏泽市的规定,只受理本行政区域户籍人员的见义勇为申报与认定,而李修国是河南户籍人员,应到河南办理。河南方面则表示,事发地属于山东菏泽郓城县境内,应到山东办理。山东是以申报人户籍为准,河南是以事发地为准,当两者不一致,申报认定都可以不予受理,因为都各有依据。然而,两地相关部门都没有考虑申报人的心情。家人沉浸在失去亲人的巨大悲痛之中,甚至遗体都未找到,申报见义勇为却被拒,岂不冷了见义勇为的心,何谈弘扬?两地在申报条件上的矛盾,让李修国家人不知如何是好。这本不应该成为李修国家人的难题,相关规定制订上的漏洞,按理应该及时弥补。如果修改规定有一定的程序,两地有关部门至少应该先找到特事特办的解决办法,而不是两边踢皮球。。
小蒋随想:无论是按照户籍,还是根据事发地,来“认定”见义勇为人员,都有教条主义之嫌。见义勇为就是见义勇为,与是哪里人、在哪里勇为没有关系。难道,面对他人处于危难,还要让欲出手相助者先想自己是哪里人,在哪个地方勇为“妥当”?这是一个很扯淡的逻辑。说到底,地方有关机构教条化地认定见义勇为人员,无非是不想管“与本地无关”的见义勇为,或是不想同一桩见义勇为在事发地与户籍地分别申报与抚恤。其实,无论是户籍地,还是事发地,都与见义勇为者有密切关联,这不但不是脱责的理由,反而应为见义勇为者与其家属多重托底。如果要实行“一事不二奖”,应按照奖励或抚恤标准高的来执行。涉及多地时,应由多地协商解决,而不是相互踢皮球。对社会而言,表彰抚恤见义勇为,永远不存在“亏”的问题,而是对人间真善美的弘扬,是对英雄流血乃至付出生命的告慰。英雄的无畏与管理的狭隘,实在不应共处。鉴于各地的见义勇为规定存在彼此矛盾乃至“打架”的问题,是否该由上层制定有关规范?

小蒋的话: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 客观、理性公正。

阅读全文:http://opinion.people.com.cn/GB/n1/2017/0911/c1003-29528326.html

画意诗情 发表于  2017-09-12 09:57:49 368字 ( 0/5)

一、看到标题“五假副部”让我想起很早以前由电影演员“陈裕德”饰演的一部电影,这部电影的名字我不记得了,但是故事内容刻进脑海。故事讲的是一个人常冒充某领导去参加各

“五假副部”落马不是一个人的丑陋
背景:近日,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第二集播出。在这一集中,专题片报道了“五假副部”卢恩光,其中提到卢恩光案件是一起罕见的个人情况全面造假,金钱开道、投机钻营、跑官买官,从一名私营企业主一步步变身为副部级领导干部的典型案件。现在,卢恩光案相关的各级党政领导干部,包括省部级干部都因管党治党失职失责被严肃追责。
新京报发表观点:卢恩光的严重违纪问题之所以浮出水面,是因为中央巡视组进驻司法部,核查他的入党材料,发现他落款为1990年填报的入党志愿书,竟然说学习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精神。众所周知,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是发生在1992年。卢恩光1990年“穿越”到1992年“学习”,是愚蠢而拙劣的造假。这是一个常识性错误,只要稍微有点历史和政治常识的人,都不难发现。就是这样一个拙劣谎言,竟然堂而皇之伴随着他走过了一次次升迁考察,在二十多年间没有被发现问题,这比“穿越”的入党申请书本身还要违背常识,让人惊诧。如果不是在卢恩光一次次的升迁过程中有人故意“装”糊涂,这等违背基本常识的事情是断然不可能发生的。实际上,直到在卢恩光成为副部级干部的过程中,依然有司法部有关领导多次推荐他。卢恩光升迁的过程可以说是制度和组织纪律被虚置的过程。除了严肃追责卢恩光案相关的各级党政领导干部外,其实也要进一步反思选人用人制度上的漏洞。领导干部选拔,有必要进一步打破“一言堂”,从每一个细节抓起,避免用人中的走形式、走过场。只要真正尊重制度,严格按照制度提拔任用官员,卢恩光这样的人也就没有了生存的空间。
小蒋随想:错误都是低级的,造假也不见得高明。但是,如果负有监督之责的人不去认真审查、慎重考核、严格按照程序办,出问题在所难免。一旦监管失守,溃败往往是全方面的。就卢恩光案而言,入党申请造假只是是冰山一角,背后更有着金钱开道、投机钻营、跑官买官。在私生活方面,卢恩光有七个子女。按照规定,党员干部超生一个孩子就要被开除公职,可卢恩光愣是有本事把多个超生的孩子以假手续落户在其他亲戚家……基于问题五花八门,卢恩光有太多的小辫子可抓,他早就该落马。然而,直到在中央巡视组进驻之前,竟然没有人去抓,没有人和卢恩光“较真儿”。反倒是,在他当上“副部”的过程中,得到“司法部有关领导多次推荐”。如此吊诡再度印证了,每一个反面典型的背后,都不可能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一撮人的无视规矩、违纪违规乃至违法。全面从严治党,全面整顿吏治,已成为新常态。坚决贯彻管党治党方针,离不开法治与制度的有效落实。透过典型案例,我们看到同级监管与日常监督存在的短板。弥补这些短板,关系到能否防患于未然。
河南人在山东见义勇为该由哪儿管?
背景:今年7月1日,在河南、山东两省交界处的李清浮桥黄河段发生一起溺水事故,5名溺水者获救,而参与救人的河南农民李修国却失踪了,至今仍未找到尸体。李修国的家属从7月26日开始为其向山东、河南两省申报见义勇为认定,但至今两地相关部门都未受理。
华商报发表钱夙伟的观点:山东方面的说法是,按照菏泽市的规定,只受理本行政区域户籍人员的见义勇为申报与认定,而李修国是河南户籍人员,应到河南办理。河南方面则表示,事发地属于山东菏泽郓城县境内,应到山东办理。山东是以申报人户籍为准,河南是以事发地为准,当两者不一致,申报认定都可以不予受理,因为都各有依据。然而,两地相关部门都没有考虑申报人的心情。家人沉浸在失去亲人的巨大悲痛之中,甚至遗体都未找到,申报见义勇为却被拒,岂不冷了见义勇为的心,何谈弘扬?两地在申报条件上的矛盾,让李修国家人不知如何是好。这本不应该成为李修国家人的难题,相关规定制订上的漏洞,按理应该及时弥补。如果修改规定有一定的程序,两地有关部门至少应该先找到特事特办的解决办法,而不是两边踢皮球。。
小蒋随想:无论是按照户籍,还是根据事发地,来“认定”见义勇为人员,都有教条主义之嫌。见义勇为就是见义勇为,与是哪里人、在哪里勇为没有关系。难道,面对他人处于危难,还要让欲出手相助者先想自己是哪里人,在哪个地方勇为“妥当”?这是一个很扯淡的逻辑。说到底,地方有关机构教条化地认定见义勇为人员,无非是不想管“与本地无关”的见义勇为,或是不想同一桩见义勇为在事发地与户籍地分别申报与抚恤。其实,无论是户籍地,还是事发地,都与见义勇为者有密切关联,这不但不是脱责的理由,反而应为见义勇为者与其家属多重托底。如果要实行“一事不二奖”,应按照奖励或抚恤标准高的来执行。涉及多地时,应由多地协商解决,而不是相互踢皮球。对社会而言,表彰抚恤见义勇为,永远不存在“亏”的问题,而是对人间真善美的弘扬,是对英雄流血乃至付出生命的告慰。英雄的无畏与管理的狭隘,实在不应共处。鉴于各地的见义勇为规定存在彼此矛盾乃至“打架”的问题,是否该由上层制定有关规范?

小蒋的话: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 客观、理性公正。

阅读全文:http://opinion.people.com.cn/GB/n1/2017/0911/c1003-29528326.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