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读书频道 发表于  2017-03-27 11:25:39 1658字 ( 21/3989)

经验与逻辑之外的未来

收到刘广迎先生即将出版的新书《撞见未来》,通读全篇愈发感觉,我们可能正处在一个呼之欲出的变革前夜。“撞见”一词精妙的体现出了我们与未来的遭遇,这场遭遇将是我们所习惯的逻辑之外的变化。
虽然人类诞生的历史很长,但是,从经济与社会结构变迁的角度来看,真正的变化是从“撞见”工业革命之后发生。根据史学家麦迪森的测算数据,工业革命之前的人类社会只有朝代更迭,并无经济增长和社会结构的显著变化。任何生存条件改进和经济机会增加必然导致人口增长,人口增长到一定程度则抵消了之前物质基础的改进,盛世总是不可持久。所以,马尔萨斯认为,生产增长很难支撑人口增长,人口增长肯定会抵消生产增长,积极控制人口增长是不二的选择。
但是,19世纪的人类撞见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到20世纪末,全球人均GDP增加了约10倍,而之前的两千年,全球人均GDP只增加了不到50%。工业革命不仅催生了高速的经济增长,也显著改变了社会结构,甚至包括语言词汇。工业革命之前,英国人的生育率跟财富水平高度正相关:越有钱的夫妻,小孩数量越众。在16世纪期间,最富的三分之一英国人死时平均还有4至6个小孩健在,中等财富的英国人离世时平均有3.5到4.5个小孩健在,而最穷的三分之一英国人离世时只有不到3个小孩活着。到18世纪末,基本情况仍然是越富有的家庭小孩数越多,只是每家的小孩数量都降到4个以下,并且各财富阶层间的小孩数量差距明显缩小,完全改变了工业革命之前“适者生存”、“有钱者生存”的规律。查阅我国古代历史文献可以发现,“马上”“马甲”“马头””“马褂”“马蹄”“马前卒”“马到成功”“马革裹尸”“马首是瞻”等有关“马”的用语特别多,而现代常用文字中“机器”“机舱”“机车”“机电”“机工”“机构”“微机”“机械”“机帆船”“机关枪”等关于“机”的词汇比较多。
互联网信息技术从1969年发轫于几个大学实验室的军事科研项目,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间,成为席卷整个世界的燎原之火。今天我们在网上工作、购物、沟通、约会、娱乐,把它当成另一个活生生的世界。虽然这个世界由字节而非原子构成,但是我们已经逐渐无法分辨两个世界之间的边界。
互联网的诞生又一次重塑了经济和社会。诸多的“数字英雄”聚拢财富的能力令传统产业望尘莫及。Facebook在短短的八年之内即从零成为市值上千亿美元的企业。在一定成程度上而言,我们“撞见”特郎普也是信息技术革命的产物。近年来,美国GPD增长所带来的财富往往集中在华尔街和硅谷,而是渐渐失语的中产阶级和日益壮大的低收入者除去通胀后的工资在40年来却没什么变化。2013年,美国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总收入为51,939美元比1989年还要低。支持特朗普的两大核心支持群体:中南部居民和锈带蓝领工人恰恰是信息革命的失败者。
我们目前所“撞见”的未来,可能会超过工业革命和信息技术革命所带来的变化。当我们忧心忡忡人口红利即将消失时,人工智能的发展也许使得未来很多岗位将不再需要劳动力;当我们忧心忡忡延长退休年龄时,生物技术的发展也许使得我们的寿命倍增;当我们忧心忡忡学区房时,脑科学的发展也许带给我们比现在聪明十几万倍的大脑……。
刘广迎先生在“撞见未来”中将带领读者认识当今与未来的七个重量级角色:可再生、可替代、可虚拟、可预测、可追溯、可分享、可穿越。相当长时间以来,我们对于未来道路的设计,往往依赖于已有经验,当我们撞见了经验与逻辑之外的未来,我们该如何面对、如何准备、如何思考是一个现实而迫切的问题。
作者: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阅读全文:http://book.people.com.cn/GB/n1/2017/0327/c68880-29171779.html

刁蛮妮子也温柔 发表于  2017-03-27 17:00:22 62字 ( 0/92)

起初想买这本书,是因为书名吸引了我。《撞见未来》,“撞见”一词确实精妙,为何“撞见”?撞见后,我们该如何面对?问题引人深思。

收到刘广迎先生即将出版的新书《撞见未来》,通读全篇愈发感觉,我们可能正处在一个呼之欲出的变革前夜。“撞见”一词精妙的体现出了我们与未来的遭遇,这场遭遇将是我们所习惯的逻辑之外的变化。
虽然人类诞生的历史很长,但是,从经济与社会结构变迁的角度来看,真正的变化是从“撞见”工业革命之后发生。根据史学家麦迪森的测算数据,工业革命之前的人类社会只有朝代更迭,并无经济增长和社会结构的显著变化。任何生存条件改进和经济机会增加必然导致人口增长,人口增长到一定程度则抵消了之前物质基础的改进,盛世总是不可持久。所以,马尔萨斯认为,生产增长很难支撑人口增长,人口增长肯定会抵消生产增长,积极控制人口增长是不二的选择。
但是,19世纪的人类撞见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到20世纪末,全球人均GDP增加了约10倍,而之前的两千年,全球人均GDP只增加了不到50%。工业革命不仅催生了高速的经济增长,也显著改变了社会结构,甚至包括语言词汇。工业革命之前,英国人的生育率跟财富水平高度正相关:越有钱的夫妻,小孩数量越众。在16世纪期间,最富的三分之一英国人死时平均还有4至6个小孩健在,中等财富的英国人离世时平均有3.5到4.5个小孩健在,而最穷的三分之一英国人离世时只有不到3个小孩活着。到18世纪末,基本情况仍然是越富有的家庭小孩数越多,只是每家的小孩数量都降到4个以下,并且各财富阶层间的小孩数量差距明显缩小,完全改变了工业革命之前“适者生存”、“有钱者生存”的规律。查阅我国古代历史文献可以发现,“马上”“马甲”“马头””“马褂”“马蹄”“马前卒”“马到成功”“马革裹尸”“马首是瞻”等有关“马”的用语特别多,而现代常用文字中“机器”“机舱”“机车”“机电”“机工”“机构”“微机”“机械”“机帆船”“机关枪”等关于“机”的词汇比较多。
互联网信息技术从1969年发轫于几个大学实验室的军事科研项目,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间,成为席卷整个世界的燎原之火。今天我们在网上工作、购物、沟通、约会、娱乐,把它当成另一个活生生的世界。虽然这个世界由字节而非原子构成,但是我们已经逐渐无法分辨两个世界之间的边界。
互联网的诞生又一次重塑了经济和社会。诸多的“数字英雄”聚拢财富的能力令传统产业望尘莫及。Facebook在短短的八年之内即从零成为市值上千亿美元的企业。在一定成程度上而言,我们“撞见”特郎普也是信息技术革命的产物。近年来,美国GPD增长所带来的财富往往集中在华尔街和硅谷,而是渐渐失语的中产阶级和日益壮大的低收入者除去通胀后的工资在40年来却没什么变化。2013年,美国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总收入为51,939美元比1989年还要低。支持特朗普的两大核心支持群体:中南部居民和锈带蓝领工人恰恰是信息革命的失败者。
我们目前所“撞见”的未来,可能会超过工业革命和信息技术革命所带来的变化。当我们忧心忡忡人口红利即将消失时,人工智能的发展也许使得未来很多岗位将不再需要劳动力;当我们忧心忡忡延长退休年龄时,生物技术的发展也许使得我们的寿命倍增;当我们忧心忡忡学区房时,脑科学的发展也许带给我们比现在聪明十几万倍的大脑……。
刘广迎先生在“撞见未来”中将带领读者认识当今与未来的七个重量级角色:可再生、可替代、可虚拟、可预测、可追溯、可分享、可穿越。相当长时间以来,我们对于未来道路的设计,往往依赖于已有经验,当我们撞见了经验与逻辑之外的未来,我们该如何面对、如何准备、如何思考是一个现实而迫切的问题。
作者: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阅读全文:http://book.people.com.cn/GB/n1/2017/0327/c68880-29171779.html

哥特式酸菜 发表于  2017-03-27 16:42:09 86字 ( 0/19)

第一次听到是用撞见来形容未来的,一个充满力量的词语,一个充满能量的词语、这是对美好未来最好的冲击,这是对美好未来最美好的憧憬,现在的我已经迫不及待想去欣赏这本《

收到刘广迎先生即将出版的新书《撞见未来》,通读全篇愈发感觉,我们可能正处在一个呼之欲出的变革前夜。“撞见”一词精妙的体现出了我们与未来的遭遇,这场遭遇将是我们所习惯的逻辑之外的变化。
虽然人类诞生的历史很长,但是,从经济与社会结构变迁的角度来看,真正的变化是从“撞见”工业革命之后发生。根据史学家麦迪森的测算数据,工业革命之前的人类社会只有朝代更迭,并无经济增长和社会结构的显著变化。任何生存条件改进和经济机会增加必然导致人口增长,人口增长到一定程度则抵消了之前物质基础的改进,盛世总是不可持久。所以,马尔萨斯认为,生产增长很难支撑人口增长,人口增长肯定会抵消生产增长,积极控制人口增长是不二的选择。
但是,19世纪的人类撞见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到20世纪末,全球人均GDP增加了约10倍,而之前的两千年,全球人均GDP只增加了不到50%。工业革命不仅催生了高速的经济增长,也显著改变了社会结构,甚至包括语言词汇。工业革命之前,英国人的生育率跟财富水平高度正相关:越有钱的夫妻,小孩数量越众。在16世纪期间,最富的三分之一英国人死时平均还有4至6个小孩健在,中等财富的英国人离世时平均有3.5到4.5个小孩健在,而最穷的三分之一英国人离世时只有不到3个小孩活着。到18世纪末,基本情况仍然是越富有的家庭小孩数越多,只是每家的小孩数量都降到4个以下,并且各财富阶层间的小孩数量差距明显缩小,完全改变了工业革命之前“适者生存”、“有钱者生存”的规律。查阅我国古代历史文献可以发现,“马上”“马甲”“马头””“马褂”“马蹄”“马前卒”“马到成功”“马革裹尸”“马首是瞻”等有关“马”的用语特别多,而现代常用文字中“机器”“机舱”“机车”“机电”“机工”“机构”“微机”“机械”“机帆船”“机关枪”等关于“机”的词汇比较多。
互联网信息技术从1969年发轫于几个大学实验室的军事科研项目,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间,成为席卷整个世界的燎原之火。今天我们在网上工作、购物、沟通、约会、娱乐,把它当成另一个活生生的世界。虽然这个世界由字节而非原子构成,但是我们已经逐渐无法分辨两个世界之间的边界。
互联网的诞生又一次重塑了经济和社会。诸多的“数字英雄”聚拢财富的能力令传统产业望尘莫及。Facebook在短短的八年之内即从零成为市值上千亿美元的企业。在一定成程度上而言,我们“撞见”特郎普也是信息技术革命的产物。近年来,美国GPD增长所带来的财富往往集中在华尔街和硅谷,而是渐渐失语的中产阶级和日益壮大的低收入者除去通胀后的工资在40年来却没什么变化。2013年,美国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总收入为51,939美元比1989年还要低。支持特朗普的两大核心支持群体:中南部居民和锈带蓝领工人恰恰是信息革命的失败者。
我们目前所“撞见”的未来,可能会超过工业革命和信息技术革命所带来的变化。当我们忧心忡忡人口红利即将消失时,人工智能的发展也许使得未来很多岗位将不再需要劳动力;当我们忧心忡忡延长退休年龄时,生物技术的发展也许使得我们的寿命倍增;当我们忧心忡忡学区房时,脑科学的发展也许带给我们比现在聪明十几万倍的大脑……。
刘广迎先生在“撞见未来”中将带领读者认识当今与未来的七个重量级角色:可再生、可替代、可虚拟、可预测、可追溯、可分享、可穿越。相当长时间以来,我们对于未来道路的设计,往往依赖于已有经验,当我们撞见了经验与逻辑之外的未来,我们该如何面对、如何准备、如何思考是一个现实而迫切的问题。
作者: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阅读全文:http://book.people.com.cn/GB/n1/2017/0327/c68880-29171779.html

6小安 发表于  2017-03-27 16:38:08 99字 ( 0/29)

对未来每个人都有话说,或期许,或有忧虑,《撞见未来》用特别视角来捕捉未来,是的,人类从工业改革后便是发展迅猛,人类的现状是怎样,未来有在哪里,相信都能在广迎先生

收到刘广迎先生即将出版的新书《撞见未来》,通读全篇愈发感觉,我们可能正处在一个呼之欲出的变革前夜。“撞见”一词精妙的体现出了我们与未来的遭遇,这场遭遇将是我们所习惯的逻辑之外的变化。
虽然人类诞生的历史很长,但是,从经济与社会结构变迁的角度来看,真正的变化是从“撞见”工业革命之后发生。根据史学家麦迪森的测算数据,工业革命之前的人类社会只有朝代更迭,并无经济增长和社会结构的显著变化。任何生存条件改进和经济机会增加必然导致人口增长,人口增长到一定程度则抵消了之前物质基础的改进,盛世总是不可持久。所以,马尔萨斯认为,生产增长很难支撑人口增长,人口增长肯定会抵消生产增长,积极控制人口增长是不二的选择。
但是,19世纪的人类撞见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到20世纪末,全球人均GDP增加了约10倍,而之前的两千年,全球人均GDP只增加了不到50%。工业革命不仅催生了高速的经济增长,也显著改变了社会结构,甚至包括语言词汇。工业革命之前,英国人的生育率跟财富水平高度正相关:越有钱的夫妻,小孩数量越众。在16世纪期间,最富的三分之一英国人死时平均还有4至6个小孩健在,中等财富的英国人离世时平均有3.5到4.5个小孩健在,而最穷的三分之一英国人离世时只有不到3个小孩活着。到18世纪末,基本情况仍然是越富有的家庭小孩数越多,只是每家的小孩数量都降到4个以下,并且各财富阶层间的小孩数量差距明显缩小,完全改变了工业革命之前“适者生存”、“有钱者生存”的规律。查阅我国古代历史文献可以发现,“马上”“马甲”“马头””“马褂”“马蹄”“马前卒”“马到成功”“马革裹尸”“马首是瞻”等有关“马”的用语特别多,而现代常用文字中“机器”“机舱”“机车”“机电”“机工”“机构”“微机”“机械”“机帆船”“机关枪”等关于“机”的词汇比较多。
互联网信息技术从1969年发轫于几个大学实验室的军事科研项目,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间,成为席卷整个世界的燎原之火。今天我们在网上工作、购物、沟通、约会、娱乐,把它当成另一个活生生的世界。虽然这个世界由字节而非原子构成,但是我们已经逐渐无法分辨两个世界之间的边界。
互联网的诞生又一次重塑了经济和社会。诸多的“数字英雄”聚拢财富的能力令传统产业望尘莫及。Facebook在短短的八年之内即从零成为市值上千亿美元的企业。在一定成程度上而言,我们“撞见”特郎普也是信息技术革命的产物。近年来,美国GPD增长所带来的财富往往集中在华尔街和硅谷,而是渐渐失语的中产阶级和日益壮大的低收入者除去通胀后的工资在40年来却没什么变化。2013年,美国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总收入为51,939美元比1989年还要低。支持特朗普的两大核心支持群体:中南部居民和锈带蓝领工人恰恰是信息革命的失败者。
我们目前所“撞见”的未来,可能会超过工业革命和信息技术革命所带来的变化。当我们忧心忡忡人口红利即将消失时,人工智能的发展也许使得未来很多岗位将不再需要劳动力;当我们忧心忡忡延长退休年龄时,生物技术的发展也许使得我们的寿命倍增;当我们忧心忡忡学区房时,脑科学的发展也许带给我们比现在聪明十几万倍的大脑……。
刘广迎先生在“撞见未来”中将带领读者认识当今与未来的七个重量级角色:可再生、可替代、可虚拟、可预测、可追溯、可分享、可穿越。相当长时间以来,我们对于未来道路的设计,往往依赖于已有经验,当我们撞见了经验与逻辑之外的未来,我们该如何面对、如何准备、如何思考是一个现实而迫切的问题。
作者: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阅读全文:http://book.people.com.cn/GB/n1/2017/0327/c68880-29171779.html

昵称~ 发表于  2017-03-27 16:33:07 49字 ( 0/135)

《撞见未来》这个题目就让我对刘广迎先生的未来观充满好奇,希望能快点看到书,拜读下刘先生独到的见解!

收到刘广迎先生即将出版的新书《撞见未来》,通读全篇愈发感觉,我们可能正处在一个呼之欲出的变革前夜。“撞见”一词精妙的体现出了我们与未来的遭遇,这场遭遇将是我们所习惯的逻辑之外的变化。
虽然人类诞生的历史很长,但是,从经济与社会结构变迁的角度来看,真正的变化是从“撞见”工业革命之后发生。根据史学家麦迪森的测算数据,工业革命之前的人类社会只有朝代更迭,并无经济增长和社会结构的显著变化。任何生存条件改进和经济机会增加必然导致人口增长,人口增长到一定程度则抵消了之前物质基础的改进,盛世总是不可持久。所以,马尔萨斯认为,生产增长很难支撑人口增长,人口增长肯定会抵消生产增长,积极控制人口增长是不二的选择。
但是,19世纪的人类撞见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到20世纪末,全球人均GDP增加了约10倍,而之前的两千年,全球人均GDP只增加了不到50%。工业革命不仅催生了高速的经济增长,也显著改变了社会结构,甚至包括语言词汇。工业革命之前,英国人的生育率跟财富水平高度正相关:越有钱的夫妻,小孩数量越众。在16世纪期间,最富的三分之一英国人死时平均还有4至6个小孩健在,中等财富的英国人离世时平均有3.5到4.5个小孩健在,而最穷的三分之一英国人离世时只有不到3个小孩活着。到18世纪末,基本情况仍然是越富有的家庭小孩数越多,只是每家的小孩数量都降到4个以下,并且各财富阶层间的小孩数量差距明显缩小,完全改变了工业革命之前“适者生存”、“有钱者生存”的规律。查阅我国古代历史文献可以发现,“马上”“马甲”“马头””“马褂”“马蹄”“马前卒”“马到成功”“马革裹尸”“马首是瞻”等有关“马”的用语特别多,而现代常用文字中“机器”“机舱”“机车”“机电”“机工”“机构”“微机”“机械”“机帆船”“机关枪”等关于“机”的词汇比较多。
互联网信息技术从1969年发轫于几个大学实验室的军事科研项目,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间,成为席卷整个世界的燎原之火。今天我们在网上工作、购物、沟通、约会、娱乐,把它当成另一个活生生的世界。虽然这个世界由字节而非原子构成,但是我们已经逐渐无法分辨两个世界之间的边界。
互联网的诞生又一次重塑了经济和社会。诸多的“数字英雄”聚拢财富的能力令传统产业望尘莫及。Facebook在短短的八年之内即从零成为市值上千亿美元的企业。在一定成程度上而言,我们“撞见”特郎普也是信息技术革命的产物。近年来,美国GPD增长所带来的财富往往集中在华尔街和硅谷,而是渐渐失语的中产阶级和日益壮大的低收入者除去通胀后的工资在40年来却没什么变化。2013年,美国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总收入为51,939美元比1989年还要低。支持特朗普的两大核心支持群体:中南部居民和锈带蓝领工人恰恰是信息革命的失败者。
我们目前所“撞见”的未来,可能会超过工业革命和信息技术革命所带来的变化。当我们忧心忡忡人口红利即将消失时,人工智能的发展也许使得未来很多岗位将不再需要劳动力;当我们忧心忡忡延长退休年龄时,生物技术的发展也许使得我们的寿命倍增;当我们忧心忡忡学区房时,脑科学的发展也许带给我们比现在聪明十几万倍的大脑……。
刘广迎先生在“撞见未来”中将带领读者认识当今与未来的七个重量级角色:可再生、可替代、可虚拟、可预测、可追溯、可分享、可穿越。相当长时间以来,我们对于未来道路的设计,往往依赖于已有经验,当我们撞见了经验与逻辑之外的未来,我们该如何面对、如何准备、如何思考是一个现实而迫切的问题。
作者: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阅读全文:http://book.people.com.cn/GB/n1/2017/0327/c68880-29171779.html

6小安 发表于  2017-03-27 16:33:02 92字 ( 0/17)

“未来”怎么可以“撞见”呢?我不知道。广迎先生又“撞见”了怎样的未来,当我们撞见了经验与逻辑之外的未来,如何面对、如何准备、如何思考,或许能在《撞见未来》寻找答

收到刘广迎先生即将出版的新书《撞见未来》,通读全篇愈发感觉,我们可能正处在一个呼之欲出的变革前夜。“撞见”一词精妙的体现出了我们与未来的遭遇,这场遭遇将是我们所习惯的逻辑之外的变化。
虽然人类诞生的历史很长,但是,从经济与社会结构变迁的角度来看,真正的变化是从“撞见”工业革命之后发生。根据史学家麦迪森的测算数据,工业革命之前的人类社会只有朝代更迭,并无经济增长和社会结构的显著变化。任何生存条件改进和经济机会增加必然导致人口增长,人口增长到一定程度则抵消了之前物质基础的改进,盛世总是不可持久。所以,马尔萨斯认为,生产增长很难支撑人口增长,人口增长肯定会抵消生产增长,积极控制人口增长是不二的选择。
但是,19世纪的人类撞见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到20世纪末,全球人均GDP增加了约10倍,而之前的两千年,全球人均GDP只增加了不到50%。工业革命不仅催生了高速的经济增长,也显著改变了社会结构,甚至包括语言词汇。工业革命之前,英国人的生育率跟财富水平高度正相关:越有钱的夫妻,小孩数量越众。在16世纪期间,最富的三分之一英国人死时平均还有4至6个小孩健在,中等财富的英国人离世时平均有3.5到4.5个小孩健在,而最穷的三分之一英国人离世时只有不到3个小孩活着。到18世纪末,基本情况仍然是越富有的家庭小孩数越多,只是每家的小孩数量都降到4个以下,并且各财富阶层间的小孩数量差距明显缩小,完全改变了工业革命之前“适者生存”、“有钱者生存”的规律。查阅我国古代历史文献可以发现,“马上”“马甲”“马头””“马褂”“马蹄”“马前卒”“马到成功”“马革裹尸”“马首是瞻”等有关“马”的用语特别多,而现代常用文字中“机器”“机舱”“机车”“机电”“机工”“机构”“微机”“机械”“机帆船”“机关枪”等关于“机”的词汇比较多。
互联网信息技术从1969年发轫于几个大学实验室的军事科研项目,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间,成为席卷整个世界的燎原之火。今天我们在网上工作、购物、沟通、约会、娱乐,把它当成另一个活生生的世界。虽然这个世界由字节而非原子构成,但是我们已经逐渐无法分辨两个世界之间的边界。
互联网的诞生又一次重塑了经济和社会。诸多的“数字英雄”聚拢财富的能力令传统产业望尘莫及。Facebook在短短的八年之内即从零成为市值上千亿美元的企业。在一定成程度上而言,我们“撞见”特郎普也是信息技术革命的产物。近年来,美国GPD增长所带来的财富往往集中在华尔街和硅谷,而是渐渐失语的中产阶级和日益壮大的低收入者除去通胀后的工资在40年来却没什么变化。2013年,美国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总收入为51,939美元比1989年还要低。支持特朗普的两大核心支持群体:中南部居民和锈带蓝领工人恰恰是信息革命的失败者。
我们目前所“撞见”的未来,可能会超过工业革命和信息技术革命所带来的变化。当我们忧心忡忡人口红利即将消失时,人工智能的发展也许使得未来很多岗位将不再需要劳动力;当我们忧心忡忡延长退休年龄时,生物技术的发展也许使得我们的寿命倍增;当我们忧心忡忡学区房时,脑科学的发展也许带给我们比现在聪明十几万倍的大脑……。
刘广迎先生在“撞见未来”中将带领读者认识当今与未来的七个重量级角色:可再生、可替代、可虚拟、可预测、可追溯、可分享、可穿越。相当长时间以来,我们对于未来道路的设计,往往依赖于已有经验,当我们撞见了经验与逻辑之外的未来,我们该如何面对、如何准备、如何思考是一个现实而迫切的问题。
作者: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阅读全文:http://book.people.com.cn/GB/n1/2017/0327/c68880-29171779.html

天法地 发表于  2017-03-27 16:21:57 0字 ( 0/11)

“撞见”一词很有力量!虽然还没有读过此书,但是看网上这些评论,想赶紧看看,“撞撞”未来

“撞见”一词很有力量!虽然还没有读过此书,但是看网上这些评论,想赶紧看看,“撞撞”未来 收到刘广迎先生即将出版的新书《撞见未来》,通读全篇愈发感觉,我们可能正处在一个呼之欲出的变革前夜。“撞见”一词精妙的体现出了我们与未来的遭遇,这场遭遇将是我们所习惯的逻辑之外的变化。
虽然人类诞生的历史很长,但是,从经济与社会结构变迁的角度来看,真正的变化是从“撞见”工业革命之后发生。根据史学家麦迪森的测算数据,工业革命之前的人类社会只有朝代更迭,并无经济增长和社会结构的显著变化。任何生存条件改进和经济机会增加必然导致人口增长,人口增长到一定程度则抵消了之前物质基础的改进,盛世总是不可持久。所以,马尔萨斯认为,生产增长很难支撑人口增长,人口增长肯定会抵消生产增长,积极控制人口增长是不二的选择。
但是,19世纪的人类撞见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到20世纪末,全球人均GDP增加了约10倍,而之前的两千年,全球人均GDP只增加了不到50%。工业革命不仅催生了高速的经济增长,也显著改变了社会结构,甚至包括语言词汇。工业革命之前,英国人的生育率跟财富水平高度正相关:越有钱的夫妻,小孩数量越众。在16世纪期间,最富的三分之一英国人死时平均还有4至6个小孩健在,中等财富的英国人离世时平均有3.5到4.5个小孩健在,而最穷的三分之一英国人离世时只有不到3个小孩活着。到18世纪末,基本情况仍然是越富有的家庭小孩数越多,只是每家的小孩数量都降到4个以下,并且各财富阶层间的小孩数量差距明显缩小,完全改变了工业革命之前“适者生存”、“有钱者生存”的规律。查阅我国古代历史文献可以发现,“马上”“马甲”“马头””“马褂”“马蹄”“马前卒”“马到成功”“马革裹尸”“马首是瞻”等有关“马”的用语特别多,而现代常用文字中“机器”“机舱”“机车”“机电”“机工”“机构”“微机”“机械”“机帆船”“机关枪”等关于“机”的词汇比较多。
互联网信息技术从1969年发轫于几个大学实验室的军事科研项目,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间,成为席卷整个世界的燎原之火。今天我们在网上工作、购物、沟通、约会、娱乐,把它当成另一个活生生的世界。虽然这个世界由字节而非原子构成,但是我们已经逐渐无法分辨两个世界之间的边界。
互联网的诞生又一次重塑了经济和社会。诸多的“数字英雄”聚拢财富的能力令传统产业望尘莫及。Facebook在短短的八年之内即从零成为市值上千亿美元的企业。在一定成程度上而言,我们“撞见”特郎普也是信息技术革命的产物。近年来,美国GPD增长所带来的财富往往集中在华尔街和硅谷,而是渐渐失语的中产阶级和日益壮大的低收入者除去通胀后的工资在40年来却没什么变化。2013年,美国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总收入为51,939美元比1989年还要低。支持特朗普的两大核心支持群体:中南部居民和锈带蓝领工人恰恰是信息革命的失败者。
我们目前所“撞见”的未来,可能会超过工业革命和信息技术革命所带来的变化。当我们忧心忡忡人口红利即将消失时,人工智能的发展也许使得未来很多岗位将不再需要劳动力;当我们忧心忡忡延长退休年龄时,生物技术的发展也许使得我们的寿命倍增;当我们忧心忡忡学区房时,脑科学的发展也许带给我们比现在聪明十几万倍的大脑……。
刘广迎先生在“撞见未来”中将带领读者认识当今与未来的七个重量级角色:可再生、可替代、可虚拟、可预测、可追溯、可分享、可穿越。相当长时间以来,我们对于未来道路的设计,往往依赖于已有经验,当我们撞见了经验与逻辑之外的未来,我们该如何面对、如何准备、如何思考是一个现实而迫切的问题。
作者: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阅读全文:http://book.people.com.cn/GB/n1/2017/0327/c68880-29171779.html

天法地 发表于  2017-03-27 16:19:34 0字 ( 0/23)

虽然没有看过这本书,但是搜了下百度,评价都很高,很期待这本有力量的书,一起“撞撞”未来!

虽然没有看过这本书,但是搜了下百度,评价都很高,很期待这本有力量的书,一起“撞撞”未来! 收到刘广迎先生即将出版的新书《撞见未来》,通读全篇愈发感觉,我们可能正处在一个呼之欲出的变革前夜。“撞见”一词精妙的体现出了我们与未来的遭遇,这场遭遇将是我们所习惯的逻辑之外的变化。
虽然人类诞生的历史很长,但是,从经济与社会结构变迁的角度来看,真正的变化是从“撞见”工业革命之后发生。根据史学家麦迪森的测算数据,工业革命之前的人类社会只有朝代更迭,并无经济增长和社会结构的显著变化。任何生存条件改进和经济机会增加必然导致人口增长,人口增长到一定程度则抵消了之前物质基础的改进,盛世总是不可持久。所以,马尔萨斯认为,生产增长很难支撑人口增长,人口增长肯定会抵消生产增长,积极控制人口增长是不二的选择。
但是,19世纪的人类撞见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到20世纪末,全球人均GDP增加了约10倍,而之前的两千年,全球人均GDP只增加了不到50%。工业革命不仅催生了高速的经济增长,也显著改变了社会结构,甚至包括语言词汇。工业革命之前,英国人的生育率跟财富水平高度正相关:越有钱的夫妻,小孩数量越众。在16世纪期间,最富的三分之一英国人死时平均还有4至6个小孩健在,中等财富的英国人离世时平均有3.5到4.5个小孩健在,而最穷的三分之一英国人离世时只有不到3个小孩活着。到18世纪末,基本情况仍然是越富有的家庭小孩数越多,只是每家的小孩数量都降到4个以下,并且各财富阶层间的小孩数量差距明显缩小,完全改变了工业革命之前“适者生存”、“有钱者生存”的规律。查阅我国古代历史文献可以发现,“马上”“马甲”“马头””“马褂”“马蹄”“马前卒”“马到成功”“马革裹尸”“马首是瞻”等有关“马”的用语特别多,而现代常用文字中“机器”“机舱”“机车”“机电”“机工”“机构”“微机”“机械”“机帆船”“机关枪”等关于“机”的词汇比较多。
互联网信息技术从1969年发轫于几个大学实验室的军事科研项目,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间,成为席卷整个世界的燎原之火。今天我们在网上工作、购物、沟通、约会、娱乐,把它当成另一个活生生的世界。虽然这个世界由字节而非原子构成,但是我们已经逐渐无法分辨两个世界之间的边界。
互联网的诞生又一次重塑了经济和社会。诸多的“数字英雄”聚拢财富的能力令传统产业望尘莫及。Facebook在短短的八年之内即从零成为市值上千亿美元的企业。在一定成程度上而言,我们“撞见”特郎普也是信息技术革命的产物。近年来,美国GPD增长所带来的财富往往集中在华尔街和硅谷,而是渐渐失语的中产阶级和日益壮大的低收入者除去通胀后的工资在40年来却没什么变化。2013年,美国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总收入为51,939美元比1989年还要低。支持特朗普的两大核心支持群体:中南部居民和锈带蓝领工人恰恰是信息革命的失败者。
我们目前所“撞见”的未来,可能会超过工业革命和信息技术革命所带来的变化。当我们忧心忡忡人口红利即将消失时,人工智能的发展也许使得未来很多岗位将不再需要劳动力;当我们忧心忡忡延长退休年龄时,生物技术的发展也许使得我们的寿命倍增;当我们忧心忡忡学区房时,脑科学的发展也许带给我们比现在聪明十几万倍的大脑……。
刘广迎先生在“撞见未来”中将带领读者认识当今与未来的七个重量级角色:可再生、可替代、可虚拟、可预测、可追溯、可分享、可穿越。相当长时间以来,我们对于未来道路的设计,往往依赖于已有经验,当我们撞见了经验与逻辑之外的未来,我们该如何面对、如何准备、如何思考是一个现实而迫切的问题。
作者: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阅读全文:http://book.people.com.cn/GB/n1/2017/0327/c68880-29171779.html

just零 发表于  2017-03-27 16:00:12 146字 ( 0/41)

是撞见未来,而不是遇见未来,这一词精妙的体现出了我们与未来的遭遇,这场遭遇将是我们所习惯的逻辑之外的变化,相当长时间以来,我们对于未来往往依赖于已有经验,当我们

收到刘广迎先生即将出版的新书《撞见未来》,通读全篇愈发感觉,我们可能正处在一个呼之欲出的变革前夜。“撞见”一词精妙的体现出了我们与未来的遭遇,这场遭遇将是我们所习惯的逻辑之外的变化。
虽然人类诞生的历史很长,但是,从经济与社会结构变迁的角度来看,真正的变化是从“撞见”工业革命之后发生。根据史学家麦迪森的测算数据,工业革命之前的人类社会只有朝代更迭,并无经济增长和社会结构的显著变化。任何生存条件改进和经济机会增加必然导致人口增长,人口增长到一定程度则抵消了之前物质基础的改进,盛世总是不可持久。所以,马尔萨斯认为,生产增长很难支撑人口增长,人口增长肯定会抵消生产增长,积极控制人口增长是不二的选择。
但是,19世纪的人类撞见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到20世纪末,全球人均GDP增加了约10倍,而之前的两千年,全球人均GDP只增加了不到50%。工业革命不仅催生了高速的经济增长,也显著改变了社会结构,甚至包括语言词汇。工业革命之前,英国人的生育率跟财富水平高度正相关:越有钱的夫妻,小孩数量越众。在16世纪期间,最富的三分之一英国人死时平均还有4至6个小孩健在,中等财富的英国人离世时平均有3.5到4.5个小孩健在,而最穷的三分之一英国人离世时只有不到3个小孩活着。到18世纪末,基本情况仍然是越富有的家庭小孩数越多,只是每家的小孩数量都降到4个以下,并且各财富阶层间的小孩数量差距明显缩小,完全改变了工业革命之前“适者生存”、“有钱者生存”的规律。查阅我国古代历史文献可以发现,“马上”“马甲”“马头””“马褂”“马蹄”“马前卒”“马到成功”“马革裹尸”“马首是瞻”等有关“马”的用语特别多,而现代常用文字中“机器”“机舱”“机车”“机电”“机工”“机构”“微机”“机械”“机帆船”“机关枪”等关于“机”的词汇比较多。
互联网信息技术从1969年发轫于几个大学实验室的军事科研项目,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间,成为席卷整个世界的燎原之火。今天我们在网上工作、购物、沟通、约会、娱乐,把它当成另一个活生生的世界。虽然这个世界由字节而非原子构成,但是我们已经逐渐无法分辨两个世界之间的边界。
互联网的诞生又一次重塑了经济和社会。诸多的“数字英雄”聚拢财富的能力令传统产业望尘莫及。Facebook在短短的八年之内即从零成为市值上千亿美元的企业。在一定成程度上而言,我们“撞见”特郎普也是信息技术革命的产物。近年来,美国GPD增长所带来的财富往往集中在华尔街和硅谷,而是渐渐失语的中产阶级和日益壮大的低收入者除去通胀后的工资在40年来却没什么变化。2013年,美国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总收入为51,939美元比1989年还要低。支持特朗普的两大核心支持群体:中南部居民和锈带蓝领工人恰恰是信息革命的失败者。
我们目前所“撞见”的未来,可能会超过工业革命和信息技术革命所带来的变化。当我们忧心忡忡人口红利即将消失时,人工智能的发展也许使得未来很多岗位将不再需要劳动力;当我们忧心忡忡延长退休年龄时,生物技术的发展也许使得我们的寿命倍增;当我们忧心忡忡学区房时,脑科学的发展也许带给我们比现在聪明十几万倍的大脑……。
刘广迎先生在“撞见未来”中将带领读者认识当今与未来的七个重量级角色:可再生、可替代、可虚拟、可预测、可追溯、可分享、可穿越。相当长时间以来,我们对于未来道路的设计,往往依赖于已有经验,当我们撞见了经验与逻辑之外的未来,我们该如何面对、如何准备、如何思考是一个现实而迫切的问题。
作者: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阅读全文:http://book.people.com.cn/GB/n1/2017/0327/c68880-29171779.html

copter 发表于  2017-03-27 15:52:59 0字 ( 0/45)

非常喜欢广迎先生说,“今天的现实是过去的神话,今天的神话将是未来的现实。未来的世界不仅是神话世界,也将是童话世界。没有神话的民族是没有未来的,没有童话的人生是不

非常喜欢广迎先生说,“今天的现实是过去的神话,今天的神话将是未来的现实。未来的世界不仅是神话世界,也将是童话世界。没有神话的民族是没有未来的,没有童话的人生是不 收到刘广迎先生即将出版的新书《撞见未来》,通读全篇愈发感觉,我们可能正处在一个呼之欲出的变革前夜。“撞见”一词精妙的体现出了我们与未来的遭遇,这场遭遇将是我们所习惯的逻辑之外的变化。
虽然人类诞生的历史很长,但是,从经济与社会结构变迁的角度来看,真正的变化是从“撞见”工业革命之后发生。根据史学家麦迪森的测算数据,工业革命之前的人类社会只有朝代更迭,并无经济增长和社会结构的显著变化。任何生存条件改进和经济机会增加必然导致人口增长,人口增长到一定程度则抵消了之前物质基础的改进,盛世总是不可持久。所以,马尔萨斯认为,生产增长很难支撑人口增长,人口增长肯定会抵消生产增长,积极控制人口增长是不二的选择。
但是,19世纪的人类撞见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到20世纪末,全球人均GDP增加了约10倍,而之前的两千年,全球人均GDP只增加了不到50%。工业革命不仅催生了高速的经济增长,也显著改变了社会结构,甚至包括语言词汇。工业革命之前,英国人的生育率跟财富水平高度正相关:越有钱的夫妻,小孩数量越众。在16世纪期间,最富的三分之一英国人死时平均还有4至6个小孩健在,中等财富的英国人离世时平均有3.5到4.5个小孩健在,而最穷的三分之一英国人离世时只有不到3个小孩活着。到18世纪末,基本情况仍然是越富有的家庭小孩数越多,只是每家的小孩数量都降到4个以下,并且各财富阶层间的小孩数量差距明显缩小,完全改变了工业革命之前“适者生存”、“有钱者生存”的规律。查阅我国古代历史文献可以发现,“马上”“马甲”“马头””“马褂”“马蹄”“马前卒”“马到成功”“马革裹尸”“马首是瞻”等有关“马”的用语特别多,而现代常用文字中“机器”“机舱”“机车”“机电”“机工”“机构”“微机”“机械”“机帆船”“机关枪”等关于“机”的词汇比较多。
互联网信息技术从1969年发轫于几个大学实验室的军事科研项目,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间,成为席卷整个世界的燎原之火。今天我们在网上工作、购物、沟通、约会、娱乐,把它当成另一个活生生的世界。虽然这个世界由字节而非原子构成,但是我们已经逐渐无法分辨两个世界之间的边界。
互联网的诞生又一次重塑了经济和社会。诸多的“数字英雄”聚拢财富的能力令传统产业望尘莫及。Facebook在短短的八年之内即从零成为市值上千亿美元的企业。在一定成程度上而言,我们“撞见”特郎普也是信息技术革命的产物。近年来,美国GPD增长所带来的财富往往集中在华尔街和硅谷,而是渐渐失语的中产阶级和日益壮大的低收入者除去通胀后的工资在40年来却没什么变化。2013年,美国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总收入为51,939美元比1989年还要低。支持特朗普的两大核心支持群体:中南部居民和锈带蓝领工人恰恰是信息革命的失败者。
我们目前所“撞见”的未来,可能会超过工业革命和信息技术革命所带来的变化。当我们忧心忡忡人口红利即将消失时,人工智能的发展也许使得未来很多岗位将不再需要劳动力;当我们忧心忡忡延长退休年龄时,生物技术的发展也许使得我们的寿命倍增;当我们忧心忡忡学区房时,脑科学的发展也许带给我们比现在聪明十几万倍的大脑……。
刘广迎先生在“撞见未来”中将带领读者认识当今与未来的七个重量级角色:可再生、可替代、可虚拟、可预测、可追溯、可分享、可穿越。相当长时间以来,我们对于未来道路的设计,往往依赖于已有经验,当我们撞见了经验与逻辑之外的未来,我们该如何面对、如何准备、如何思考是一个现实而迫切的问题。
作者: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阅读全文:http://book.people.com.cn/GB/n1/2017/0327/c68880-29171779.html

哥特式酸菜 发表于  2017-03-27 16:57:46 86字 ( 0/2099)

第一次听到是用撞见来形容未来的,一个充满力量的词语,一个充满能量的词语、这是对美好未来最好的冲击,这是对美好未来最美好的憧憬,现在的我已经迫不及待想去欣赏这本《

收到刘广迎先生即将出版的新书《撞见未来》,通读全篇愈发感觉,我们可能正处在一个呼之欲出的变革前夜。“撞见”一词精妙的体现出了我们与未来的遭遇,这场遭遇将是我们所习惯的逻辑之外的变化。
虽然人类诞生的历史很长,但是,从经济与社会结构变迁的角度来看,真正的变化是从“撞见”工业革命之后发生。根据史学家麦迪森的测算数据,工业革命之前的人类社会只有朝代更迭,并无经济增长和社会结构的显著变化。任何生存条件改进和经济机会增加必然导致人口增长,人口增长到一定程度则抵消了之前物质基础的改进,盛世总是不可持久。所以,马尔萨斯认为,生产增长很难支撑人口增长,人口增长肯定会抵消生产增长,积极控制人口增长是不二的选择。
但是,19世纪的人类撞见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到20世纪末,全球人均GDP增加了约10倍,而之前的两千年,全球人均GDP只增加了不到50%。工业革命不仅催生了高速的经济增长,也显著改变了社会结构,甚至包括语言词汇。工业革命之前,英国人的生育率跟财富水平高度正相关:越有钱的夫妻,小孩数量越众。在16世纪期间,最富的三分之一英国人死时平均还有4至6个小孩健在,中等财富的英国人离世时平均有3.5到4.5个小孩健在,而最穷的三分之一英国人离世时只有不到3个小孩活着。到18世纪末,基本情况仍然是越富有的家庭小孩数越多,只是每家的小孩数量都降到4个以下,并且各财富阶层间的小孩数量差距明显缩小,完全改变了工业革命之前“适者生存”、“有钱者生存”的规律。查阅我国古代历史文献可以发现,“马上”“马甲”“马头””“马褂”“马蹄”“马前卒”“马到成功”“马革裹尸”“马首是瞻”等有关“马”的用语特别多,而现代常用文字中“机器”“机舱”“机车”“机电”“机工”“机构”“微机”“机械”“机帆船”“机关枪”等关于“机”的词汇比较多。
互联网信息技术从1969年发轫于几个大学实验室的军事科研项目,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间,成为席卷整个世界的燎原之火。今天我们在网上工作、购物、沟通、约会、娱乐,把它当成另一个活生生的世界。虽然这个世界由字节而非原子构成,但是我们已经逐渐无法分辨两个世界之间的边界。
互联网的诞生又一次重塑了经济和社会。诸多的“数字英雄”聚拢财富的能力令传统产业望尘莫及。Facebook在短短的八年之内即从零成为市值上千亿美元的企业。在一定成程度上而言,我们“撞见”特郎普也是信息技术革命的产物。近年来,美国GPD增长所带来的财富往往集中在华尔街和硅谷,而是渐渐失语的中产阶级和日益壮大的低收入者除去通胀后的工资在40年来却没什么变化。2013年,美国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总收入为51,939美元比1989年还要低。支持特朗普的两大核心支持群体:中南部居民和锈带蓝领工人恰恰是信息革命的失败者。
我们目前所“撞见”的未来,可能会超过工业革命和信息技术革命所带来的变化。当我们忧心忡忡人口红利即将消失时,人工智能的发展也许使得未来很多岗位将不再需要劳动力;当我们忧心忡忡延长退休年龄时,生物技术的发展也许使得我们的寿命倍增;当我们忧心忡忡学区房时,脑科学的发展也许带给我们比现在聪明十几万倍的大脑……。
刘广迎先生在“撞见未来”中将带领读者认识当今与未来的七个重量级角色:可再生、可替代、可虚拟、可预测、可追溯、可分享、可穿越。相当长时间以来,我们对于未来道路的设计,往往依赖于已有经验,当我们撞见了经验与逻辑之外的未来,我们该如何面对、如何准备、如何思考是一个现实而迫切的问题。
作者: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阅读全文:http://book.people.com.cn/GB/n1/2017/0327/c68880-29171779.html

双鱼小妞 发表于  2017-03-27 15:51:37 0字 ( 0/102)

通过《撞见未来》一书,让我们更好的思考未来,也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让未来有更精彩的呈现

通过《撞见未来》一书,让我们更好的思考未来,也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让未来有更精彩的呈现 收到刘广迎先生即将出版的新书《撞见未来》,通读全篇愈发感觉,我们可能正处在一个呼之欲出的变革前夜。“撞见”一词精妙的体现出了我们与未来的遭遇,这场遭遇将是我们所习惯的逻辑之外的变化。
虽然人类诞生的历史很长,但是,从经济与社会结构变迁的角度来看,真正的变化是从“撞见”工业革命之后发生。根据史学家麦迪森的测算数据,工业革命之前的人类社会只有朝代更迭,并无经济增长和社会结构的显著变化。任何生存条件改进和经济机会增加必然导致人口增长,人口增长到一定程度则抵消了之前物质基础的改进,盛世总是不可持久。所以,马尔萨斯认为,生产增长很难支撑人口增长,人口增长肯定会抵消生产增长,积极控制人口增长是不二的选择。
但是,19世纪的人类撞见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到20世纪末,全球人均GDP增加了约10倍,而之前的两千年,全球人均GDP只增加了不到50%。工业革命不仅催生了高速的经济增长,也显著改变了社会结构,甚至包括语言词汇。工业革命之前,英国人的生育率跟财富水平高度正相关:越有钱的夫妻,小孩数量越众。在16世纪期间,最富的三分之一英国人死时平均还有4至6个小孩健在,中等财富的英国人离世时平均有3.5到4.5个小孩健在,而最穷的三分之一英国人离世时只有不到3个小孩活着。到18世纪末,基本情况仍然是越富有的家庭小孩数越多,只是每家的小孩数量都降到4个以下,并且各财富阶层间的小孩数量差距明显缩小,完全改变了工业革命之前“适者生存”、“有钱者生存”的规律。查阅我国古代历史文献可以发现,“马上”“马甲”“马头””“马褂”“马蹄”“马前卒”“马到成功”“马革裹尸”“马首是瞻”等有关“马”的用语特别多,而现代常用文字中“机器”“机舱”“机车”“机电”“机工”“机构”“微机”“机械”“机帆船”“机关枪”等关于“机”的词汇比较多。
互联网信息技术从1969年发轫于几个大学实验室的军事科研项目,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间,成为席卷整个世界的燎原之火。今天我们在网上工作、购物、沟通、约会、娱乐,把它当成另一个活生生的世界。虽然这个世界由字节而非原子构成,但是我们已经逐渐无法分辨两个世界之间的边界。
互联网的诞生又一次重塑了经济和社会。诸多的“数字英雄”聚拢财富的能力令传统产业望尘莫及。Facebook在短短的八年之内即从零成为市值上千亿美元的企业。在一定成程度上而言,我们“撞见”特郎普也是信息技术革命的产物。近年来,美国GPD增长所带来的财富往往集中在华尔街和硅谷,而是渐渐失语的中产阶级和日益壮大的低收入者除去通胀后的工资在40年来却没什么变化。2013年,美国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总收入为51,939美元比1989年还要低。支持特朗普的两大核心支持群体:中南部居民和锈带蓝领工人恰恰是信息革命的失败者。
我们目前所“撞见”的未来,可能会超过工业革命和信息技术革命所带来的变化。当我们忧心忡忡人口红利即将消失时,人工智能的发展也许使得未来很多岗位将不再需要劳动力;当我们忧心忡忡延长退休年龄时,生物技术的发展也许使得我们的寿命倍增;当我们忧心忡忡学区房时,脑科学的发展也许带给我们比现在聪明十几万倍的大脑……。
刘广迎先生在“撞见未来”中将带领读者认识当今与未来的七个重量级角色:可再生、可替代、可虚拟、可预测、可追溯、可分享、可穿越。相当长时间以来,我们对于未来道路的设计,往往依赖于已有经验,当我们撞见了经验与逻辑之外的未来,我们该如何面对、如何准备、如何思考是一个现实而迫切的问题。
作者: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阅读全文:http://book.people.com.cn/GB/n1/2017/0327/c68880-29171779.html

双鱼小妞 发表于  2017-03-27 15:49:22 0字 ( 0/12)

通过此书思考未来,探索人生

通过此书思考未来,探索人生 收到刘广迎先生即将出版的新书《撞见未来》,通读全篇愈发感觉,我们可能正处在一个呼之欲出的变革前夜。“撞见”一词精妙的体现出了我们与未来的遭遇,这场遭遇将是我们所习惯的逻辑之外的变化。
虽然人类诞生的历史很长,但是,从经济与社会结构变迁的角度来看,真正的变化是从“撞见”工业革命之后发生。根据史学家麦迪森的测算数据,工业革命之前的人类社会只有朝代更迭,并无经济增长和社会结构的显著变化。任何生存条件改进和经济机会增加必然导致人口增长,人口增长到一定程度则抵消了之前物质基础的改进,盛世总是不可持久。所以,马尔萨斯认为,生产增长很难支撑人口增长,人口增长肯定会抵消生产增长,积极控制人口增长是不二的选择。
但是,19世纪的人类撞见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到20世纪末,全球人均GDP增加了约10倍,而之前的两千年,全球人均GDP只增加了不到50%。工业革命不仅催生了高速的经济增长,也显著改变了社会结构,甚至包括语言词汇。工业革命之前,英国人的生育率跟财富水平高度正相关:越有钱的夫妻,小孩数量越众。在16世纪期间,最富的三分之一英国人死时平均还有4至6个小孩健在,中等财富的英国人离世时平均有3.5到4.5个小孩健在,而最穷的三分之一英国人离世时只有不到3个小孩活着。到18世纪末,基本情况仍然是越富有的家庭小孩数越多,只是每家的小孩数量都降到4个以下,并且各财富阶层间的小孩数量差距明显缩小,完全改变了工业革命之前“适者生存”、“有钱者生存”的规律。查阅我国古代历史文献可以发现,“马上”“马甲”“马头””“马褂”“马蹄”“马前卒”“马到成功”“马革裹尸”“马首是瞻”等有关“马”的用语特别多,而现代常用文字中“机器”“机舱”“机车”“机电”“机工”“机构”“微机”“机械”“机帆船”“机关枪”等关于“机”的词汇比较多。
互联网信息技术从1969年发轫于几个大学实验室的军事科研项目,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间,成为席卷整个世界的燎原之火。今天我们在网上工作、购物、沟通、约会、娱乐,把它当成另一个活生生的世界。虽然这个世界由字节而非原子构成,但是我们已经逐渐无法分辨两个世界之间的边界。
互联网的诞生又一次重塑了经济和社会。诸多的“数字英雄”聚拢财富的能力令传统产业望尘莫及。Facebook在短短的八年之内即从零成为市值上千亿美元的企业。在一定成程度上而言,我们“撞见”特郎普也是信息技术革命的产物。近年来,美国GPD增长所带来的财富往往集中在华尔街和硅谷,而是渐渐失语的中产阶级和日益壮大的低收入者除去通胀后的工资在40年来却没什么变化。2013年,美国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总收入为51,939美元比1989年还要低。支持特朗普的两大核心支持群体:中南部居民和锈带蓝领工人恰恰是信息革命的失败者。
我们目前所“撞见”的未来,可能会超过工业革命和信息技术革命所带来的变化。当我们忧心忡忡人口红利即将消失时,人工智能的发展也许使得未来很多岗位将不再需要劳动力;当我们忧心忡忡延长退休年龄时,生物技术的发展也许使得我们的寿命倍增;当我们忧心忡忡学区房时,脑科学的发展也许带给我们比现在聪明十几万倍的大脑……。
刘广迎先生在“撞见未来”中将带领读者认识当今与未来的七个重量级角色:可再生、可替代、可虚拟、可预测、可追溯、可分享、可穿越。相当长时间以来,我们对于未来道路的设计,往往依赖于已有经验,当我们撞见了经验与逻辑之外的未来,我们该如何面对、如何准备、如何思考是一个现实而迫切的问题。
作者: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阅读全文:http://book.people.com.cn/GB/n1/2017/0327/c68880-29171779.html

蔡建辉 发表于  2017-03-27 15:32:38 0字 ( 0/123)

这是6次信息革命,互联网作为第6次信息革命把人类信息的传播做到了极致,所以我们才有了信息爆炸,才有了自由、开放、共享的互联网精神,整个社会、经济、文化都受其影响

这是6次信息革命,互联网作为第6次信息革命把人类信息的传播做到了极致,所以我们才有了信息爆炸,才有了自由、开放、共享的互联网精神,整个社会、经济、文化都受其影响 收到刘广迎先生即将出版的新书《撞见未来》,通读全篇愈发感觉,我们可能正处在一个呼之欲出的变革前夜。“撞见”一词精妙的体现出了我们与未来的遭遇,这场遭遇将是我们所习惯的逻辑之外的变化。
虽然人类诞生的历史很长,但是,从经济与社会结构变迁的角度来看,真正的变化是从“撞见”工业革命之后发生。根据史学家麦迪森的测算数据,工业革命之前的人类社会只有朝代更迭,并无经济增长和社会结构的显著变化。任何生存条件改进和经济机会增加必然导致人口增长,人口增长到一定程度则抵消了之前物质基础的改进,盛世总是不可持久。所以,马尔萨斯认为,生产增长很难支撑人口增长,人口增长肯定会抵消生产增长,积极控制人口增长是不二的选择。
但是,19世纪的人类撞见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到20世纪末,全球人均GDP增加了约10倍,而之前的两千年,全球人均GDP只增加了不到50%。工业革命不仅催生了高速的经济增长,也显著改变了社会结构,甚至包括语言词汇。工业革命之前,英国人的生育率跟财富水平高度正相关:越有钱的夫妻,小孩数量越众。在16世纪期间,最富的三分之一英国人死时平均还有4至6个小孩健在,中等财富的英国人离世时平均有3.5到4.5个小孩健在,而最穷的三分之一英国人离世时只有不到3个小孩活着。到18世纪末,基本情况仍然是越富有的家庭小孩数越多,只是每家的小孩数量都降到4个以下,并且各财富阶层间的小孩数量差距明显缩小,完全改变了工业革命之前“适者生存”、“有钱者生存”的规律。查阅我国古代历史文献可以发现,“马上”“马甲”“马头””“马褂”“马蹄”“马前卒”“马到成功”“马革裹尸”“马首是瞻”等有关“马”的用语特别多,而现代常用文字中“机器”“机舱”“机车”“机电”“机工”“机构”“微机”“机械”“机帆船”“机关枪”等关于“机”的词汇比较多。
互联网信息技术从1969年发轫于几个大学实验室的军事科研项目,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间,成为席卷整个世界的燎原之火。今天我们在网上工作、购物、沟通、约会、娱乐,把它当成另一个活生生的世界。虽然这个世界由字节而非原子构成,但是我们已经逐渐无法分辨两个世界之间的边界。
互联网的诞生又一次重塑了经济和社会。诸多的“数字英雄”聚拢财富的能力令传统产业望尘莫及。Facebook在短短的八年之内即从零成为市值上千亿美元的企业。在一定成程度上而言,我们“撞见”特郎普也是信息技术革命的产物。近年来,美国GPD增长所带来的财富往往集中在华尔街和硅谷,而是渐渐失语的中产阶级和日益壮大的低收入者除去通胀后的工资在40年来却没什么变化。2013年,美国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总收入为51,939美元比1989年还要低。支持特朗普的两大核心支持群体:中南部居民和锈带蓝领工人恰恰是信息革命的失败者。
我们目前所“撞见”的未来,可能会超过工业革命和信息技术革命所带来的变化。当我们忧心忡忡人口红利即将消失时,人工智能的发展也许使得未来很多岗位将不再需要劳动力;当我们忧心忡忡延长退休年龄时,生物技术的发展也许使得我们的寿命倍增;当我们忧心忡忡学区房时,脑科学的发展也许带给我们比现在聪明十几万倍的大脑……。
刘广迎先生在“撞见未来”中将带领读者认识当今与未来的七个重量级角色:可再生、可替代、可虚拟、可预测、可追溯、可分享、可穿越。相当长时间以来,我们对于未来道路的设计,往往依赖于已有经验,当我们撞见了经验与逻辑之外的未来,我们该如何面对、如何准备、如何思考是一个现实而迫切的问题。
作者: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阅读全文:http://book.people.com.cn/GB/n1/2017/0327/c68880-29171779.html

小草莓来来 发表于  2017-03-27 15:30:42 0字 ( 0/83)

刘广迎先生的新书是一本有价值,有思想的书,

刘广迎先生的新书是一本有价值,有思想的书, 收到刘广迎先生即将出版的新书《撞见未来》,通读全篇愈发感觉,我们可能正处在一个呼之欲出的变革前夜。“撞见”一词精妙的体现出了我们与未来的遭遇,这场遭遇将是我们所习惯的逻辑之外的变化。
虽然人类诞生的历史很长,但是,从经济与社会结构变迁的角度来看,真正的变化是从“撞见”工业革命之后发生。根据史学家麦迪森的测算数据,工业革命之前的人类社会只有朝代更迭,并无经济增长和社会结构的显著变化。任何生存条件改进和经济机会增加必然导致人口增长,人口增长到一定程度则抵消了之前物质基础的改进,盛世总是不可持久。所以,马尔萨斯认为,生产增长很难支撑人口增长,人口增长肯定会抵消生产增长,积极控制人口增长是不二的选择。
但是,19世纪的人类撞见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到20世纪末,全球人均GDP增加了约10倍,而之前的两千年,全球人均GDP只增加了不到50%。工业革命不仅催生了高速的经济增长,也显著改变了社会结构,甚至包括语言词汇。工业革命之前,英国人的生育率跟财富水平高度正相关:越有钱的夫妻,小孩数量越众。在16世纪期间,最富的三分之一英国人死时平均还有4至6个小孩健在,中等财富的英国人离世时平均有3.5到4.5个小孩健在,而最穷的三分之一英国人离世时只有不到3个小孩活着。到18世纪末,基本情况仍然是越富有的家庭小孩数越多,只是每家的小孩数量都降到4个以下,并且各财富阶层间的小孩数量差距明显缩小,完全改变了工业革命之前“适者生存”、“有钱者生存”的规律。查阅我国古代历史文献可以发现,“马上”“马甲”“马头””“马褂”“马蹄”“马前卒”“马到成功”“马革裹尸”“马首是瞻”等有关“马”的用语特别多,而现代常用文字中“机器”“机舱”“机车”“机电”“机工”“机构”“微机”“机械”“机帆船”“机关枪”等关于“机”的词汇比较多。
互联网信息技术从1969年发轫于几个大学实验室的军事科研项目,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间,成为席卷整个世界的燎原之火。今天我们在网上工作、购物、沟通、约会、娱乐,把它当成另一个活生生的世界。虽然这个世界由字节而非原子构成,但是我们已经逐渐无法分辨两个世界之间的边界。
互联网的诞生又一次重塑了经济和社会。诸多的“数字英雄”聚拢财富的能力令传统产业望尘莫及。Facebook在短短的八年之内即从零成为市值上千亿美元的企业。在一定成程度上而言,我们“撞见”特郎普也是信息技术革命的产物。近年来,美国GPD增长所带来的财富往往集中在华尔街和硅谷,而是渐渐失语的中产阶级和日益壮大的低收入者除去通胀后的工资在40年来却没什么变化。2013年,美国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总收入为51,939美元比1989年还要低。支持特朗普的两大核心支持群体:中南部居民和锈带蓝领工人恰恰是信息革命的失败者。
我们目前所“撞见”的未来,可能会超过工业革命和信息技术革命所带来的变化。当我们忧心忡忡人口红利即将消失时,人工智能的发展也许使得未来很多岗位将不再需要劳动力;当我们忧心忡忡延长退休年龄时,生物技术的发展也许使得我们的寿命倍增;当我们忧心忡忡学区房时,脑科学的发展也许带给我们比现在聪明十几万倍的大脑……。
刘广迎先生在“撞见未来”中将带领读者认识当今与未来的七个重量级角色:可再生、可替代、可虚拟、可预测、可追溯、可分享、可穿越。相当长时间以来,我们对于未来道路的设计,往往依赖于已有经验,当我们撞见了经验与逻辑之外的未来,我们该如何面对、如何准备、如何思考是一个现实而迫切的问题。
作者: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阅读全文:http://book.people.com.cn/GB/n1/2017/0327/c68880-29171779.html

蔡建辉 发表于  2017-03-27 15:28:02 0字 ( 0/28)

信息革命是第6次人类社会大革命,互联网作为第6次信息革命把人类信息的传播做到了极致,所以我们才有了信息爆炸,才有了自由、开放、共享的互联网精神,整个社会、经济、

信息革命是第6次人类社会大革命,互联网作为第6次信息革命把人类信息的传播做到了极致,所以我们才有了信息爆炸,才有了自由、开放、共享的互联网精神,整个社会、经济、 收到刘广迎先生即将出版的新书《撞见未来》,通读全篇愈发感觉,我们可能正处在一个呼之欲出的变革前夜。“撞见”一词精妙的体现出了我们与未来的遭遇,这场遭遇将是我们所习惯的逻辑之外的变化。
虽然人类诞生的历史很长,但是,从经济与社会结构变迁的角度来看,真正的变化是从“撞见”工业革命之后发生。根据史学家麦迪森的测算数据,工业革命之前的人类社会只有朝代更迭,并无经济增长和社会结构的显著变化。任何生存条件改进和经济机会增加必然导致人口增长,人口增长到一定程度则抵消了之前物质基础的改进,盛世总是不可持久。所以,马尔萨斯认为,生产增长很难支撑人口增长,人口增长肯定会抵消生产增长,积极控制人口增长是不二的选择。
但是,19世纪的人类撞见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到20世纪末,全球人均GDP增加了约10倍,而之前的两千年,全球人均GDP只增加了不到50%。工业革命不仅催生了高速的经济增长,也显著改变了社会结构,甚至包括语言词汇。工业革命之前,英国人的生育率跟财富水平高度正相关:越有钱的夫妻,小孩数量越众。在16世纪期间,最富的三分之一英国人死时平均还有4至6个小孩健在,中等财富的英国人离世时平均有3.5到4.5个小孩健在,而最穷的三分之一英国人离世时只有不到3个小孩活着。到18世纪末,基本情况仍然是越富有的家庭小孩数越多,只是每家的小孩数量都降到4个以下,并且各财富阶层间的小孩数量差距明显缩小,完全改变了工业革命之前“适者生存”、“有钱者生存”的规律。查阅我国古代历史文献可以发现,“马上”“马甲”“马头””“马褂”“马蹄”“马前卒”“马到成功”“马革裹尸”“马首是瞻”等有关“马”的用语特别多,而现代常用文字中“机器”“机舱”“机车”“机电”“机工”“机构”“微机”“机械”“机帆船”“机关枪”等关于“机”的词汇比较多。
互联网信息技术从1969年发轫于几个大学实验室的军事科研项目,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间,成为席卷整个世界的燎原之火。今天我们在网上工作、购物、沟通、约会、娱乐,把它当成另一个活生生的世界。虽然这个世界由字节而非原子构成,但是我们已经逐渐无法分辨两个世界之间的边界。
互联网的诞生又一次重塑了经济和社会。诸多的“数字英雄”聚拢财富的能力令传统产业望尘莫及。Facebook在短短的八年之内即从零成为市值上千亿美元的企业。在一定成程度上而言,我们“撞见”特郎普也是信息技术革命的产物。近年来,美国GPD增长所带来的财富往往集中在华尔街和硅谷,而是渐渐失语的中产阶级和日益壮大的低收入者除去通胀后的工资在40年来却没什么变化。2013年,美国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总收入为51,939美元比1989年还要低。支持特朗普的两大核心支持群体:中南部居民和锈带蓝领工人恰恰是信息革命的失败者。
我们目前所“撞见”的未来,可能会超过工业革命和信息技术革命所带来的变化。当我们忧心忡忡人口红利即将消失时,人工智能的发展也许使得未来很多岗位将不再需要劳动力;当我们忧心忡忡延长退休年龄时,生物技术的发展也许使得我们的寿命倍增;当我们忧心忡忡学区房时,脑科学的发展也许带给我们比现在聪明十几万倍的大脑……。
刘广迎先生在“撞见未来”中将带领读者认识当今与未来的七个重量级角色:可再生、可替代、可虚拟、可预测、可追溯、可分享、可穿越。相当长时间以来,我们对于未来道路的设计,往往依赖于已有经验,当我们撞见了经验与逻辑之外的未来,我们该如何面对、如何准备、如何思考是一个现实而迫切的问题。
作者: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阅读全文:http://book.people.com.cn/GB/n1/2017/0327/c68880-29171779.html

微微一笑vivi 发表于  2017-03-27 15:26:36 0字 ( 0/31)

《撞见未来》其实也是诠释未来,更能体会到作者对未来的担忧。未来的人类如何看待现在的自己乃至祖先,难道真的会出现将来的人类会认为“今天的人类不仅智力低下,毫无生活

《撞见未来》其实也是诠释未来,更能体会到作者对未来的担忧。未来的人类如何看待现在的自己乃至祖先,难道真的会出现将来的人类会认为“今天的人类不仅智力低下,毫无生活 收到刘广迎先生即将出版的新书《撞见未来》,通读全篇愈发感觉,我们可能正处在一个呼之欲出的变革前夜。“撞见”一词精妙的体现出了我们与未来的遭遇,这场遭遇将是我们所习惯的逻辑之外的变化。
虽然人类诞生的历史很长,但是,从经济与社会结构变迁的角度来看,真正的变化是从“撞见”工业革命之后发生。根据史学家麦迪森的测算数据,工业革命之前的人类社会只有朝代更迭,并无经济增长和社会结构的显著变化。任何生存条件改进和经济机会增加必然导致人口增长,人口增长到一定程度则抵消了之前物质基础的改进,盛世总是不可持久。所以,马尔萨斯认为,生产增长很难支撑人口增长,人口增长肯定会抵消生产增长,积极控制人口增长是不二的选择。
但是,19世纪的人类撞见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到20世纪末,全球人均GDP增加了约10倍,而之前的两千年,全球人均GDP只增加了不到50%。工业革命不仅催生了高速的经济增长,也显著改变了社会结构,甚至包括语言词汇。工业革命之前,英国人的生育率跟财富水平高度正相关:越有钱的夫妻,小孩数量越众。在16世纪期间,最富的三分之一英国人死时平均还有4至6个小孩健在,中等财富的英国人离世时平均有3.5到4.5个小孩健在,而最穷的三分之一英国人离世时只有不到3个小孩活着。到18世纪末,基本情况仍然是越富有的家庭小孩数越多,只是每家的小孩数量都降到4个以下,并且各财富阶层间的小孩数量差距明显缩小,完全改变了工业革命之前“适者生存”、“有钱者生存”的规律。查阅我国古代历史文献可以发现,“马上”“马甲”“马头””“马褂”“马蹄”“马前卒”“马到成功”“马革裹尸”“马首是瞻”等有关“马”的用语特别多,而现代常用文字中“机器”“机舱”“机车”“机电”“机工”“机构”“微机”“机械”“机帆船”“机关枪”等关于“机”的词汇比较多。
互联网信息技术从1969年发轫于几个大学实验室的军事科研项目,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间,成为席卷整个世界的燎原之火。今天我们在网上工作、购物、沟通、约会、娱乐,把它当成另一个活生生的世界。虽然这个世界由字节而非原子构成,但是我们已经逐渐无法分辨两个世界之间的边界。
互联网的诞生又一次重塑了经济和社会。诸多的“数字英雄”聚拢财富的能力令传统产业望尘莫及。Facebook在短短的八年之内即从零成为市值上千亿美元的企业。在一定成程度上而言,我们“撞见”特郎普也是信息技术革命的产物。近年来,美国GPD增长所带来的财富往往集中在华尔街和硅谷,而是渐渐失语的中产阶级和日益壮大的低收入者除去通胀后的工资在40年来却没什么变化。2013年,美国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总收入为51,939美元比1989年还要低。支持特朗普的两大核心支持群体:中南部居民和锈带蓝领工人恰恰是信息革命的失败者。
我们目前所“撞见”的未来,可能会超过工业革命和信息技术革命所带来的变化。当我们忧心忡忡人口红利即将消失时,人工智能的发展也许使得未来很多岗位将不再需要劳动力;当我们忧心忡忡延长退休年龄时,生物技术的发展也许使得我们的寿命倍增;当我们忧心忡忡学区房时,脑科学的发展也许带给我们比现在聪明十几万倍的大脑……。
刘广迎先生在“撞见未来”中将带领读者认识当今与未来的七个重量级角色:可再生、可替代、可虚拟、可预测、可追溯、可分享、可穿越。相当长时间以来,我们对于未来道路的设计,往往依赖于已有经验,当我们撞见了经验与逻辑之外的未来,我们该如何面对、如何准备、如何思考是一个现实而迫切的问题。
作者: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阅读全文:http://book.people.com.cn/GB/n1/2017/0327/c68880-29171779.html

婠婠的睫毛 发表于  2017-03-27 15:17:54 0字 ( 0/200)

《撞见未来》,不是一本轻松读物,它甚至可以说是一部会让人感到沉重的作品。

《撞见未来》,不是一本轻松读物,它甚至可以说是一部会让人感到沉重的作品。 收到刘广迎先生即将出版的新书《撞见未来》,通读全篇愈发感觉,我们可能正处在一个呼之欲出的变革前夜。“撞见”一词精妙的体现出了我们与未来的遭遇,这场遭遇将是我们所习惯的逻辑之外的变化。
虽然人类诞生的历史很长,但是,从经济与社会结构变迁的角度来看,真正的变化是从“撞见”工业革命之后发生。根据史学家麦迪森的测算数据,工业革命之前的人类社会只有朝代更迭,并无经济增长和社会结构的显著变化。任何生存条件改进和经济机会增加必然导致人口增长,人口增长到一定程度则抵消了之前物质基础的改进,盛世总是不可持久。所以,马尔萨斯认为,生产增长很难支撑人口增长,人口增长肯定会抵消生产增长,积极控制人口增长是不二的选择。
但是,19世纪的人类撞见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到20世纪末,全球人均GDP增加了约10倍,而之前的两千年,全球人均GDP只增加了不到50%。工业革命不仅催生了高速的经济增长,也显著改变了社会结构,甚至包括语言词汇。工业革命之前,英国人的生育率跟财富水平高度正相关:越有钱的夫妻,小孩数量越众。在16世纪期间,最富的三分之一英国人死时平均还有4至6个小孩健在,中等财富的英国人离世时平均有3.5到4.5个小孩健在,而最穷的三分之一英国人离世时只有不到3个小孩活着。到18世纪末,基本情况仍然是越富有的家庭小孩数越多,只是每家的小孩数量都降到4个以下,并且各财富阶层间的小孩数量差距明显缩小,完全改变了工业革命之前“适者生存”、“有钱者生存”的规律。查阅我国古代历史文献可以发现,“马上”“马甲”“马头””“马褂”“马蹄”“马前卒”“马到成功”“马革裹尸”“马首是瞻”等有关“马”的用语特别多,而现代常用文字中“机器”“机舱”“机车”“机电”“机工”“机构”“微机”“机械”“机帆船”“机关枪”等关于“机”的词汇比较多。
互联网信息技术从1969年发轫于几个大学实验室的军事科研项目,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间,成为席卷整个世界的燎原之火。今天我们在网上工作、购物、沟通、约会、娱乐,把它当成另一个活生生的世界。虽然这个世界由字节而非原子构成,但是我们已经逐渐无法分辨两个世界之间的边界。
互联网的诞生又一次重塑了经济和社会。诸多的“数字英雄”聚拢财富的能力令传统产业望尘莫及。Facebook在短短的八年之内即从零成为市值上千亿美元的企业。在一定成程度上而言,我们“撞见”特郎普也是信息技术革命的产物。近年来,美国GPD增长所带来的财富往往集中在华尔街和硅谷,而是渐渐失语的中产阶级和日益壮大的低收入者除去通胀后的工资在40年来却没什么变化。2013年,美国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总收入为51,939美元比1989年还要低。支持特朗普的两大核心支持群体:中南部居民和锈带蓝领工人恰恰是信息革命的失败者。
我们目前所“撞见”的未来,可能会超过工业革命和信息技术革命所带来的变化。当我们忧心忡忡人口红利即将消失时,人工智能的发展也许使得未来很多岗位将不再需要劳动力;当我们忧心忡忡延长退休年龄时,生物技术的发展也许使得我们的寿命倍增;当我们忧心忡忡学区房时,脑科学的发展也许带给我们比现在聪明十几万倍的大脑……。
刘广迎先生在“撞见未来”中将带领读者认识当今与未来的七个重量级角色:可再生、可替代、可虚拟、可预测、可追溯、可分享、可穿越。相当长时间以来,我们对于未来道路的设计,往往依赖于已有经验,当我们撞见了经验与逻辑之外的未来,我们该如何面对、如何准备、如何思考是一个现实而迫切的问题。
作者: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阅读全文:http://book.people.com.cn/GB/n1/2017/0327/c68880-29171779.html

婠婠的睫毛 发表于  2017-03-27 15:17:04 0字 ( 0/11)

它早已大大超越了央企高管这一职业的高度。

它早已大大超越了央企高管这一职业的高度。 收到刘广迎先生即将出版的新书《撞见未来》,通读全篇愈发感觉,我们可能正处在一个呼之欲出的变革前夜。“撞见”一词精妙的体现出了我们与未来的遭遇,这场遭遇将是我们所习惯的逻辑之外的变化。
虽然人类诞生的历史很长,但是,从经济与社会结构变迁的角度来看,真正的变化是从“撞见”工业革命之后发生。根据史学家麦迪森的测算数据,工业革命之前的人类社会只有朝代更迭,并无经济增长和社会结构的显著变化。任何生存条件改进和经济机会增加必然导致人口增长,人口增长到一定程度则抵消了之前物质基础的改进,盛世总是不可持久。所以,马尔萨斯认为,生产增长很难支撑人口增长,人口增长肯定会抵消生产增长,积极控制人口增长是不二的选择。
但是,19世纪的人类撞见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到20世纪末,全球人均GDP增加了约10倍,而之前的两千年,全球人均GDP只增加了不到50%。工业革命不仅催生了高速的经济增长,也显著改变了社会结构,甚至包括语言词汇。工业革命之前,英国人的生育率跟财富水平高度正相关:越有钱的夫妻,小孩数量越众。在16世纪期间,最富的三分之一英国人死时平均还有4至6个小孩健在,中等财富的英国人离世时平均有3.5到4.5个小孩健在,而最穷的三分之一英国人离世时只有不到3个小孩活着。到18世纪末,基本情况仍然是越富有的家庭小孩数越多,只是每家的小孩数量都降到4个以下,并且各财富阶层间的小孩数量差距明显缩小,完全改变了工业革命之前“适者生存”、“有钱者生存”的规律。查阅我国古代历史文献可以发现,“马上”“马甲”“马头””“马褂”“马蹄”“马前卒”“马到成功”“马革裹尸”“马首是瞻”等有关“马”的用语特别多,而现代常用文字中“机器”“机舱”“机车”“机电”“机工”“机构”“微机”“机械”“机帆船”“机关枪”等关于“机”的词汇比较多。
互联网信息技术从1969年发轫于几个大学实验室的军事科研项目,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间,成为席卷整个世界的燎原之火。今天我们在网上工作、购物、沟通、约会、娱乐,把它当成另一个活生生的世界。虽然这个世界由字节而非原子构成,但是我们已经逐渐无法分辨两个世界之间的边界。
互联网的诞生又一次重塑了经济和社会。诸多的“数字英雄”聚拢财富的能力令传统产业望尘莫及。Facebook在短短的八年之内即从零成为市值上千亿美元的企业。在一定成程度上而言,我们“撞见”特郎普也是信息技术革命的产物。近年来,美国GPD增长所带来的财富往往集中在华尔街和硅谷,而是渐渐失语的中产阶级和日益壮大的低收入者除去通胀后的工资在40年来却没什么变化。2013年,美国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总收入为51,939美元比1989年还要低。支持特朗普的两大核心支持群体:中南部居民和锈带蓝领工人恰恰是信息革命的失败者。
我们目前所“撞见”的未来,可能会超过工业革命和信息技术革命所带来的变化。当我们忧心忡忡人口红利即将消失时,人工智能的发展也许使得未来很多岗位将不再需要劳动力;当我们忧心忡忡延长退休年龄时,生物技术的发展也许使得我们的寿命倍增;当我们忧心忡忡学区房时,脑科学的发展也许带给我们比现在聪明十几万倍的大脑……。
刘广迎先生在“撞见未来”中将带领读者认识当今与未来的七个重量级角色:可再生、可替代、可虚拟、可预测、可追溯、可分享、可穿越。相当长时间以来,我们对于未来道路的设计,往往依赖于已有经验,当我们撞见了经验与逻辑之外的未来,我们该如何面对、如何准备、如何思考是一个现实而迫切的问题。
作者: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阅读全文:http://book.people.com.cn/GB/n1/2017/0327/c68880-29171779.html

ibirdu 发表于  2017-03-27 15:16:33 0字 ( 0/5)

撞见 对我们来说应该是来势汹汹的 在我们目前的科技生活当中 未来或许能看到趋势 但在刘先生眼里 未来的7可设定超乎了一般人的预料 期待一下吧

撞见 对我们来说应该是来势汹汹的 在我们目前的科技生活当中 未来或许能看到趋势 但在刘先生眼里 未来的7可设定超乎了一般人的预料 期待一下吧 收到刘广迎先生即将出版的新书《撞见未来》,通读全篇愈发感觉,我们可能正处在一个呼之欲出的变革前夜。“撞见”一词精妙的体现出了我们与未来的遭遇,这场遭遇将是我们所习惯的逻辑之外的变化。
虽然人类诞生的历史很长,但是,从经济与社会结构变迁的角度来看,真正的变化是从“撞见”工业革命之后发生。根据史学家麦迪森的测算数据,工业革命之前的人类社会只有朝代更迭,并无经济增长和社会结构的显著变化。任何生存条件改进和经济机会增加必然导致人口增长,人口增长到一定程度则抵消了之前物质基础的改进,盛世总是不可持久。所以,马尔萨斯认为,生产增长很难支撑人口增长,人口增长肯定会抵消生产增长,积极控制人口增长是不二的选择。
但是,19世纪的人类撞见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到20世纪末,全球人均GDP增加了约10倍,而之前的两千年,全球人均GDP只增加了不到50%。工业革命不仅催生了高速的经济增长,也显著改变了社会结构,甚至包括语言词汇。工业革命之前,英国人的生育率跟财富水平高度正相关:越有钱的夫妻,小孩数量越众。在16世纪期间,最富的三分之一英国人死时平均还有4至6个小孩健在,中等财富的英国人离世时平均有3.5到4.5个小孩健在,而最穷的三分之一英国人离世时只有不到3个小孩活着。到18世纪末,基本情况仍然是越富有的家庭小孩数越多,只是每家的小孩数量都降到4个以下,并且各财富阶层间的小孩数量差距明显缩小,完全改变了工业革命之前“适者生存”、“有钱者生存”的规律。查阅我国古代历史文献可以发现,“马上”“马甲”“马头””“马褂”“马蹄”“马前卒”“马到成功”“马革裹尸”“马首是瞻”等有关“马”的用语特别多,而现代常用文字中“机器”“机舱”“机车”“机电”“机工”“机构”“微机”“机械”“机帆船”“机关枪”等关于“机”的词汇比较多。
互联网信息技术从1969年发轫于几个大学实验室的军事科研项目,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间,成为席卷整个世界的燎原之火。今天我们在网上工作、购物、沟通、约会、娱乐,把它当成另一个活生生的世界。虽然这个世界由字节而非原子构成,但是我们已经逐渐无法分辨两个世界之间的边界。
互联网的诞生又一次重塑了经济和社会。诸多的“数字英雄”聚拢财富的能力令传统产业望尘莫及。Facebook在短短的八年之内即从零成为市值上千亿美元的企业。在一定成程度上而言,我们“撞见”特郎普也是信息技术革命的产物。近年来,美国GPD增长所带来的财富往往集中在华尔街和硅谷,而是渐渐失语的中产阶级和日益壮大的低收入者除去通胀后的工资在40年来却没什么变化。2013年,美国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总收入为51,939美元比1989年还要低。支持特朗普的两大核心支持群体:中南部居民和锈带蓝领工人恰恰是信息革命的失败者。
我们目前所“撞见”的未来,可能会超过工业革命和信息技术革命所带来的变化。当我们忧心忡忡人口红利即将消失时,人工智能的发展也许使得未来很多岗位将不再需要劳动力;当我们忧心忡忡延长退休年龄时,生物技术的发展也许使得我们的寿命倍增;当我们忧心忡忡学区房时,脑科学的发展也许带给我们比现在聪明十几万倍的大脑……。
刘广迎先生在“撞见未来”中将带领读者认识当今与未来的七个重量级角色:可再生、可替代、可虚拟、可预测、可追溯、可分享、可穿越。相当长时间以来,我们对于未来道路的设计,往往依赖于已有经验,当我们撞见了经验与逻辑之外的未来,我们该如何面对、如何准备、如何思考是一个现实而迫切的问题。
作者: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阅读全文:http://book.people.com.cn/GB/n1/2017/0327/c68880-29171779.html

haoren654123 发表于  2017-03-27 14:59:48 0字 ( 0/41)

刘广迎先生新书《撞见未来》即将出版,“撞见”一词精妙的体现出了我们与未来的遭遇,这场遭遇将是我们所习惯的逻辑之外的变化。

刘广迎先生新书《撞见未来》即将出版,“撞见”一词精妙的体现出了我们与未来的遭遇,这场遭遇将是我们所习惯的逻辑之外的变化。 收到刘广迎先生即将出版的新书《撞见未来》,通读全篇愈发感觉,我们可能正处在一个呼之欲出的变革前夜。“撞见”一词精妙的体现出了我们与未来的遭遇,这场遭遇将是我们所习惯的逻辑之外的变化。
虽然人类诞生的历史很长,但是,从经济与社会结构变迁的角度来看,真正的变化是从“撞见”工业革命之后发生。根据史学家麦迪森的测算数据,工业革命之前的人类社会只有朝代更迭,并无经济增长和社会结构的显著变化。任何生存条件改进和经济机会增加必然导致人口增长,人口增长到一定程度则抵消了之前物质基础的改进,盛世总是不可持久。所以,马尔萨斯认为,生产增长很难支撑人口增长,人口增长肯定会抵消生产增长,积极控制人口增长是不二的选择。
但是,19世纪的人类撞见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到20世纪末,全球人均GDP增加了约10倍,而之前的两千年,全球人均GDP只增加了不到50%。工业革命不仅催生了高速的经济增长,也显著改变了社会结构,甚至包括语言词汇。工业革命之前,英国人的生育率跟财富水平高度正相关:越有钱的夫妻,小孩数量越众。在16世纪期间,最富的三分之一英国人死时平均还有4至6个小孩健在,中等财富的英国人离世时平均有3.5到4.5个小孩健在,而最穷的三分之一英国人离世时只有不到3个小孩活着。到18世纪末,基本情况仍然是越富有的家庭小孩数越多,只是每家的小孩数量都降到4个以下,并且各财富阶层间的小孩数量差距明显缩小,完全改变了工业革命之前“适者生存”、“有钱者生存”的规律。查阅我国古代历史文献可以发现,“马上”“马甲”“马头””“马褂”“马蹄”“马前卒”“马到成功”“马革裹尸”“马首是瞻”等有关“马”的用语特别多,而现代常用文字中“机器”“机舱”“机车”“机电”“机工”“机构”“微机”“机械”“机帆船”“机关枪”等关于“机”的词汇比较多。
互联网信息技术从1969年发轫于几个大学实验室的军事科研项目,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间,成为席卷整个世界的燎原之火。今天我们在网上工作、购物、沟通、约会、娱乐,把它当成另一个活生生的世界。虽然这个世界由字节而非原子构成,但是我们已经逐渐无法分辨两个世界之间的边界。
互联网的诞生又一次重塑了经济和社会。诸多的“数字英雄”聚拢财富的能力令传统产业望尘莫及。Facebook在短短的八年之内即从零成为市值上千亿美元的企业。在一定成程度上而言,我们“撞见”特郎普也是信息技术革命的产物。近年来,美国GPD增长所带来的财富往往集中在华尔街和硅谷,而是渐渐失语的中产阶级和日益壮大的低收入者除去通胀后的工资在40年来却没什么变化。2013年,美国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总收入为51,939美元比1989年还要低。支持特朗普的两大核心支持群体:中南部居民和锈带蓝领工人恰恰是信息革命的失败者。
我们目前所“撞见”的未来,可能会超过工业革命和信息技术革命所带来的变化。当我们忧心忡忡人口红利即将消失时,人工智能的发展也许使得未来很多岗位将不再需要劳动力;当我们忧心忡忡延长退休年龄时,生物技术的发展也许使得我们的寿命倍增;当我们忧心忡忡学区房时,脑科学的发展也许带给我们比现在聪明十几万倍的大脑……。
刘广迎先生在“撞见未来”中将带领读者认识当今与未来的七个重量级角色:可再生、可替代、可虚拟、可预测、可追溯、可分享、可穿越。相当长时间以来,我们对于未来道路的设计,往往依赖于已有经验,当我们撞见了经验与逻辑之外的未来,我们该如何面对、如何准备、如何思考是一个现实而迫切的问题。
作者: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阅读全文:http://book.people.com.cn/GB/n1/2017/0327/c68880-29171779.html

一切的一切1 发表于  2017-03-27 14:57:53 45字 ( 0/115)

今天的现实是过去的神话,今天的神话将是未来的现实。未来并不遥远,今天我们将决定未来的世界。

收到刘广迎先生即将出版的新书《撞见未来》,通读全篇愈发感觉,我们可能正处在一个呼之欲出的变革前夜。“撞见”一词精妙的体现出了我们与未来的遭遇,这场遭遇将是我们所习惯的逻辑之外的变化。
虽然人类诞生的历史很长,但是,从经济与社会结构变迁的角度来看,真正的变化是从“撞见”工业革命之后发生。根据史学家麦迪森的测算数据,工业革命之前的人类社会只有朝代更迭,并无经济增长和社会结构的显著变化。任何生存条件改进和经济机会增加必然导致人口增长,人口增长到一定程度则抵消了之前物质基础的改进,盛世总是不可持久。所以,马尔萨斯认为,生产增长很难支撑人口增长,人口增长肯定会抵消生产增长,积极控制人口增长是不二的选择。
但是,19世纪的人类撞见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到20世纪末,全球人均GDP增加了约10倍,而之前的两千年,全球人均GDP只增加了不到50%。工业革命不仅催生了高速的经济增长,也显著改变了社会结构,甚至包括语言词汇。工业革命之前,英国人的生育率跟财富水平高度正相关:越有钱的夫妻,小孩数量越众。在16世纪期间,最富的三分之一英国人死时平均还有4至6个小孩健在,中等财富的英国人离世时平均有3.5到4.5个小孩健在,而最穷的三分之一英国人离世时只有不到3个小孩活着。到18世纪末,基本情况仍然是越富有的家庭小孩数越多,只是每家的小孩数量都降到4个以下,并且各财富阶层间的小孩数量差距明显缩小,完全改变了工业革命之前“适者生存”、“有钱者生存”的规律。查阅我国古代历史文献可以发现,“马上”“马甲”“马头””“马褂”“马蹄”“马前卒”“马到成功”“马革裹尸”“马首是瞻”等有关“马”的用语特别多,而现代常用文字中“机器”“机舱”“机车”“机电”“机工”“机构”“微机”“机械”“机帆船”“机关枪”等关于“机”的词汇比较多。
互联网信息技术从1969年发轫于几个大学实验室的军事科研项目,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间,成为席卷整个世界的燎原之火。今天我们在网上工作、购物、沟通、约会、娱乐,把它当成另一个活生生的世界。虽然这个世界由字节而非原子构成,但是我们已经逐渐无法分辨两个世界之间的边界。
互联网的诞生又一次重塑了经济和社会。诸多的“数字英雄”聚拢财富的能力令传统产业望尘莫及。Facebook在短短的八年之内即从零成为市值上千亿美元的企业。在一定成程度上而言,我们“撞见”特郎普也是信息技术革命的产物。近年来,美国GPD增长所带来的财富往往集中在华尔街和硅谷,而是渐渐失语的中产阶级和日益壮大的低收入者除去通胀后的工资在40年来却没什么变化。2013年,美国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总收入为51,939美元比1989年还要低。支持特朗普的两大核心支持群体:中南部居民和锈带蓝领工人恰恰是信息革命的失败者。
我们目前所“撞见”的未来,可能会超过工业革命和信息技术革命所带来的变化。当我们忧心忡忡人口红利即将消失时,人工智能的发展也许使得未来很多岗位将不再需要劳动力;当我们忧心忡忡延长退休年龄时,生物技术的发展也许使得我们的寿命倍增;当我们忧心忡忡学区房时,脑科学的发展也许带给我们比现在聪明十几万倍的大脑……。
刘广迎先生在“撞见未来”中将带领读者认识当今与未来的七个重量级角色:可再生、可替代、可虚拟、可预测、可追溯、可分享、可穿越。相当长时间以来,我们对于未来道路的设计,往往依赖于已有经验,当我们撞见了经验与逻辑之外的未来,我们该如何面对、如何准备、如何思考是一个现实而迫切的问题。
作者: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阅读全文:http://book.people.com.cn/GB/n1/2017/0327/c68880-29171779.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