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人民瓷坛>> 高古瓷器
tangxiao74 发表于  2018-03-03 13:40:13 3288字 ( 1/333)

中国最早的曜变天目“定州花瓷琢红玉”

定州花瓷琢红玉是华北油滴

宋代邵伯温在《闻见录》中记载:“仁宗一日幸张贵妃阁,见定州红瓮器,帝坚问曰:安得此物?妃以王拱宸所献为对。帝怒曰:尝戒汝勿通臣僚馈送,不听何也?因以所持柱斧碎之,妃愧谢。久之,乃已”。

苏轼《试院煎茶》“蟹眼已过鱼眼生,飕飕欲作松风鸣,蒙茸出磨细珠落,眩转绕瓯飞雪轻,银瓶泻汤夸第二,未识古人煎水意,君不见昔时李生好客手自煎,贵从活火发新泉。又不见今时潞公煎茶学西蜀,定州花瓷琢红玉。我今贫病常苦饥,分无玉碗捧蛾眉。且学公家作茗饮,砖炉石铫行相随。不用撑肠拄腹文字五千卷,但愿一瓯常及睡足日高时。”

茶歌(宋·白玉蟾)
柳眼偷看梅花飞,百花头上东风吹。壑源春到不知时,霹历一声惊晓枝。
枝头未敢展鎗旗,吐玉缀金先献奇。雀舌含春不解语,只有晓露晨烟知。
带露和烟摘归去,蒸来细捣几千杵。捏作月团三百片,火候调匀文与武。
碾边飞絮捲玉尘,磨下落珠散金缕。首山黄铜铸小铛,活火新泉自烹煮。
蟹眼已没鱼眼浮,壮壮松声送风雨。定州红玉琢花瓷,瑞雪满瓯浮白乳。
绿云入口生香风,满口兰芷香无穷。两腋飕飕毛窍通,洗尽枯肠万事空。
君不见孟谏议,送茶惊起卢仝睡。又不见白居易,馈茶唤醒禹锡醉。
陆羽作茶经,曹晖作茶铭。文正范公对茶笑,纱帽笼头煎石铫。
素虚见雨如丹砂,点作满盏菖蒲花。东坡深得煎水法,酒阑往往觅一呷。
赵州梦里见南泉,爱结焚香瀹茗缘①。吾侪烹茶有滋味,华池神水先调试。
丹田一亩自栽培,金翁姹女采归来。天炉地鼎依时节,炼作黄芽烹白雪。
味如甘露胜醍醐,服之顿觉沉痾苏。身轻便欲登天衢,不知天上有茶无。



《水仙花》
年代: 宋 作者: 許開
定州紅花瓷,塊石藝靈苗。
方苞茁水仙,劂名為玉宵。
適從閩越來,綠綬擁翠條。
十花冒其顛,一一振鷺翹。
粉蕤間黃白,清香從風飄。
回首天台山,更識膽瓶蕉。
南宋人周辉的《清波杂志》中记载有:“玉牒防御使仲辑,年八十余,居于饶,得数件,相似于比定州红瓷更亮者”


“粉定出北宋,花瓷实鲜看,非红宁紫夺,惟白得初完,坤二形堪表,乾三义具观,因思切已戒,敢忘作君难”。乾隆题诗。


宋代庞元英在《谈薮》中说:“俗以汤之未滚者为盲汤,初滚者为蟹眼,渐大者曰鱼眼。”而讲究饮茶的古人,则认为,沏茶的水,若是滚过了头,也就是水中的氧气,因不断沸腾而逸出,水便“老”了。用这样的水,煎出来的茶,在口味上就要差一点了。唐代陆羽《茶经》下卷第五篇,谈到煮水,“其沸如鱼目,微有声者为一沸,缘边如涌泉连珠为二沸,腾波鼓浪为三沸,已上水老不可食也。”东坡诗中还有一句“贵从活火发新泉”,何谓“活火”,就是要不停地用扇子,使炭火得到充分燃烧,使水沸腾到一个适当的程度,好水好茶的滋味,才能够得以最佳状态地发挥。

华北油滴的形成机理可以概括为气泡机理。当窑温烧到1200摄氏度之上时,由于此时釉已经熔融,粘度很大,釉料中的Fe2O3分解产生的小气泡被封闭无法逸出釉面,随着过程继续,釉层中小气泡越来越多,并逐渐合并成大气泡,由于釉层中气泡具有富集铁氧化物的能力,使得釉料中铁氧化物逐渐迁移并聚集在气泡周围,当釉层中的气泡增大到足以克服釉层阻力时,气泡便破裂,形成一个类似火山口的凹坑。随着烧成继续,这些凹坑被周边的釉逐渐填平,而聚集在气泡周围的铁氧化物也显露出釉面,在冷却过程中,便析晶形成华北油滴的斑点。

穆青先生《定瓷艺术》(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出版)一书中指出,“北宋定窑酱釉色调差异很大,窑址出土的酱釉标本中,大多数呈较浅的酱黄色,此外还有酱红、酱紫、黑褐等色,并有大量的窑变现象,这种千差万别的色调,说明定窑早期酱釉瓷的烧造工艺尚不成熟。由此推断,文献中提到的‘定州红瓷’亦应是酱色釉中色调偏红的一个品种”。




tangxiao74 发表于  2018-03-04 23:04:54 2366字 ( 0/26)

中国最早的曜变天目“定州花瓷琢红玉”

定州花瓷琢红玉是华北油滴

宋代邵伯温在《闻见录》中记载:“仁宗一日幸张贵妃阁,见定州红瓮器,帝坚问曰:安得此物?妃以王拱宸所献为对。帝怒曰:尝戒汝勿通臣僚馈送,不听何也?因以所持柱斧碎之,妃愧谢。久之,乃已”。

苏轼《试院煎茶》“蟹眼已过鱼眼生,飕飕欲作松风鸣,蒙茸出磨细珠落,眩转绕瓯飞雪轻,银瓶泻汤夸第二,未识古人煎水意,君不见昔时李生好客手自煎,贵从活火发新泉。又不见今时潞公煎茶学西蜀,定州花瓷琢红玉。我今贫病常苦饥,分无玉碗捧蛾眉。且学公家作茗饮,砖炉石铫行相随。不用撑肠拄腹文字五千卷,但愿一瓯常及睡足日高时。”

茶歌(宋·白玉蟾)
柳眼偷看梅花飞,百花头上东风吹。壑源春到不知时,霹历一声惊晓枝。
枝头未敢展鎗旗,吐玉缀金先献奇。雀舌含春不解语,只有晓露晨烟知。
带露和烟摘归去,蒸来细捣几千杵。捏作月团三百片,火候调匀文与武。
碾边飞絮捲玉尘,磨下落珠散金缕。首山黄铜铸小铛,活火新泉自烹煮。
蟹眼已没鱼眼浮,壮壮松声送风雨。定州红玉琢花瓷,瑞雪满瓯浮白乳。
绿云入口生香风,满口兰芷香无穷。两腋飕飕毛窍通,洗尽枯肠万事空。
君不见孟谏议,送茶惊起卢仝睡。又不见白居易,馈茶唤醒禹锡醉。
陆羽作茶经,曹晖作茶铭。文正范公对茶笑,纱帽笼头煎石铫。
素虚见雨如丹砂,点作满盏菖蒲花。东坡深得煎水法,酒阑往往觅一呷。
赵州梦里见南泉,爱结焚香瀹茗缘①。吾侪烹茶有滋味,华池神水先调试。
丹田一亩自栽培,金翁姹女采归来。天炉地鼎依时节,炼作黄芽烹白雪。
味如甘露胜醍醐,服之顿觉沉痾苏。身轻便欲登天衢,不知天上有茶无。



《水仙花》
年代: 宋 作者: 許開
定州紅花瓷,塊石藝靈苗。
方苞茁水仙,劂名為玉宵。
適從閩越來,綠綬擁翠條。
十花冒其顛,一一振鷺翹。
粉蕤間黃白,清香從風飄。
回首天台山,更識膽瓶蕉。
南宋人周辉的《清波杂志》中记载有:“玉牒防御使仲辑,年八十余,居于饶,得数件,相似于比定州红瓷更亮者”


“粉定出北宋,花瓷实鲜看,非红宁紫夺,惟白得初完,坤二形堪表,乾三义具观,因思切已戒,敢忘作君难”。乾隆题诗。


宋代庞元英在《谈薮》中说:“俗以汤之未滚者为盲汤,初滚者为蟹眼,渐大者曰鱼眼。”而讲究饮茶的古人,则认为,沏茶的水,若是滚过了头,也就是水中的氧气,因不断沸腾而逸出,水便“老”了。用这样的水,煎出来的茶,在口味上就要差一点了。唐代陆羽《茶经》下卷第五篇,谈到煮水,“其沸如鱼目,微有声者为一沸,缘边如涌泉连珠为二沸,腾波鼓浪为三沸,已上水老不可食也。”东坡诗中还有一句“贵从活火发新泉”,何谓“活火”,就是要不停地用扇子,使炭火得到充分燃烧,使水沸腾到一个适当的程度,好水好茶的滋味,才能够得以最佳状态地发挥。

华北油滴的形成机理可以概括为气泡机理。当窑温烧到1200摄氏度之上时,由于此时釉已经熔融,粘度很大,釉料中的Fe2O3分解产生的小气泡被封闭无法逸出釉面,随着过程继续,釉层中小气泡越来越多,并逐渐合并成大气泡,由于釉层中气泡具有富集铁氧化物的能力,使得釉料中铁氧化物逐渐迁移并聚集在气泡周围,当釉层中的气泡增大到足以克服釉层阻力时,气泡便破裂,形成一个类似火山口的凹坑。随着烧成继续,这些凹坑被周边的釉逐渐填平,而聚集在气泡周围的铁氧化物也显露出釉面,在冷却过程中,便析晶形成华北油滴的斑点。

穆青先生《定瓷艺术》(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出版)一书中指出,“北宋定窑酱釉色调差异很大,窑址出土的酱釉标本中,大多数呈较浅的酱黄色,此外还有酱红、酱紫、黑褐等色,并有大量的窑变现象,这种千差万别的色调,说明定窑早期酱釉瓷的烧造工艺尚不成熟。由此推断,文献中提到的‘定州红瓷’亦应是酱色釉中色调偏红的一个品种”。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