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经济论坛
逍遥派画创始人袁竹 发表于  2018-01-14 07:29:13 34137字 ( 0/939)

逍遥派画创始人袁竹参加两项全国性重大艺术活动引轰动作品在京受追捧有五幅作品被收藏(原创首发)

参加两项全国性重大艺术活动引轰动

逍遥派画创始人袁竹作品在京受追捧有五幅作

品被收藏




           北京保利中国梦文化梦名家名作全国展现场



 2018年1月6日---10日,相继参加北京保利中国梦文化梦名家名作全国展和 中国教育电视台2018 泼墨中华情春


节书画联欢晚会两项全国性重大艺术活动的逍遥派画创始人袁竹,作品在京受追捧,有《天下一家》《向东方》


《出行》《溪水成河好行舟》等五幅作品先后被首都鉴赏家王义长、资深古玩收藏家吕训山和在京经商的山东籍


企业家李敬松、孙云龙先生收藏。




                 中国教育电视台“2018泼墨中华情•春节特别节目”现场


   


  北京保利中国梦文化梦名家名作全国展现场

逍遥派画创始人袁竹作品《逍遥天下》在京受到观者喝彩

晚会邀请函


逍遥派画创始人袁竹与中央国家机关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胡宝利先生在中国教育电视台“2018泼墨中华情•春节特别节目”现场

逍遥派画创始人袁竹与中国国家画院国画院院长、著名画家范扬先生在中国教育电视台“2018泼墨中华情•春节特别节目现场

逍遥派画创始人袁竹与中国国家画院原副院长、著名书画家、四川老乡曾来徳先生在中国教育电视台“2018泼墨中华情•春节特别节目现场

逍遥派画创始人袁竹与青年女歌手、《贵州恋歌》演唱者杨慧芳在中国教育电视台“2018泼墨中华情•春节特别节目现场



逍遥派画创始人袁竹登台现场作画并进行展示



《天下一家》作品被首都鉴赏家王义长收藏。




             《向东方》作品被首都资深古玩收藏家吕训山先生收藏,并受到热情接待




《溪水成河好行舟》被在京经商的山东籍企业家、北京市海淀区清河黑泉路兴美大厦西域美食董事长李敬松先生收藏


与在京经商的山东籍企业家、北京市海淀区清河黑泉路兴美大厦西域美食董事长李敬松先生合影



《出行》作品被在京经商的山东籍企业家、家俱供应商孙云龙先生收藏。

与在京经商的山东籍企业家、家俱供应商孙云龙先生合影。






逍遥派画创始人袁竹接受了中国教育电视台的专访,他说:

对中国传统书画,我一直都很敬仰。但不是盲目地祟拜。而是辨证地看待,汲取精华,弃去糟粕。黑格尔曾说:辨证的否定性是创新的源泉和动力。他认为克服对立以达到统一即自由之境的动力是否定性。这种否定性不是简单抛弃、消灭对立面和旧事物,而是保持又超越对立面和旧事物。这种否定是创新的源泉和动力,是精神性自我前进的灵魂。没有否定性,就没有前进的动力,就不能实现人的自由本质。弘扬中国传统书画,我们就应该用黑格尔辨证哲学中的否定性观点来指导继承与发展、传承与创新。辨证法“喜新”,但并不“厌旧”,它所强调的是在旧的基础上对旧事物进行改造、提高,从而获得前进。中国书画要振兴、前进、要走向世界,就得讲辨证哲学,就得有“否定性”的动力。我就用这个辨证观点来指导我的创作。

我主要以山水为主,有时也创作一些花鸟作品,人物偶尔有那么几副。

题材较广,有神话传说系列丶长江糸列,绿水青山系列。近两年主要创作的是反映生态建设、讴歌美丽中国方面的作品。要帮助人们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增强环保意识。

要看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保守留下了秩序,丢掉了创造。这两年,我边从事艺术创作,边静下心来读书,并从学术角度进行理论思考,我想,不能做一个艺术的啃老族,只守着前人留下的丰富文化遗产,吃老本不思进取。必须摆脱保守的阴影,赋予新的创造活力,致力于中国画在传承基础上的创新和中国画走向世界的探讨,我提出了用世界视野去传承并独创中国画,探索中国画创新化、现代化、国际化、未来化,并将观点、看法象散落的珍珠一颗颗穿连起来一样,撰写成一篇篇体会文章,并在媒体上发表,和大家交流,产生了很好的社会影响。其目的是深化继承与发展;传承与创新的思想理论认识,为使国画这门充满活力的艺术,不仅进入更高阶段,而且走向世界。我将尽最大努力,开拓新的创作领域,挖掘新的创作手法和艺术语言技法,履行一位当代艺术家肩负的人民和历史所赋予的责任和使命,点燃新时代的火焰,吹响新时代走向自然,回归自然,建设生态文明,讴歌美丽中国,记录新时代风貌的号角,始终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努力创造出更多具有强大精神感召力,无愧于人民,无愧于历史的艺术精品。

我十分赞同清代大画家石涛对画力主“搜尽奇峰打草稿”、现代大画家齐白石“做画在似与不似之间为妙,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和近当代美学泰斗朱光潜 “拿美术来表现思想和情感,与其尽量流露,不如稍有含蓄;与其吐肚子把一切都说出来,不如留一大部分让欣赏者自己去领会。因为在欣赏者的头脑里所生的印象和美感,有含蓄比尽量流露的还要更加深刻”等观点,冲破绘画教条的我,没有固定连续的主意,无论画面激昂或狂躁,我永远忠于——自由。热衷尝试新鲜的画法,探索事物最初的生机和灵气。书画本以写意、乐心、宜游为主,自由本为精神之境,笔墨间挥毫,讲求绘画的真趣,乃人生一大乐事。我非常重视画的格调品位,尤其是画的意境营造和笔墨表现的高度和深度,直面真山水,画出心境,也画出了实境,其画构图奇异不落旧溪,面目独具,极富创造精神。我的画重表现、重拟人化、重象征,重暗喻,是抽象、象征、表现主义和大写意风格等的结合,画作富哲理,既重形象,又重物理物性,做到了承古人之精粹,撷今人之新法,参与自己的智慧和才华,拼博不息,深得笔墨之情趣,形成了自己个性鲜明的新画风。

在实践采风融入自然和抽象艺术中找到自己的风格,绘画不能仅靠秃笔如山的苦练,还要有脱离世俗的格调。

著名美术评论家傅雷曾谓:艺术革命有一个永恒不变的公式:一种艺术渐趋呆滞死板,不能再行表现时代趋向的时候,必得回返自然,向其汲取新艺术的灵感。

我的作品己摆脱传统的成法而回到从大自然所得的教训----单纯与素朴上去,其画面有原始绘画的纯正,有生命的自由、有儒释道之境界,是发自内心的真情流露,具有单纯而严肃的美,这种美与其他的美一样,是一种和谐;是艺术的内容与外形的和谐,是传统的天真可爱,与画家的无猜及朴素的和谐,是情操与姿势及动作的和谐,是艺术品与真理的和谐,是构图、写生与合乎山水画的宽大手法及取材的严肃的和谐。

在不同的艺术家眼中,艺术有它不同的使命。嗜美之人把艺术看成是美的天使,擅长思索的艺术家将它看成是一种哲学思辨,有宗教情怀的人视艺术为自己的宗教,

我坚持自己的艺术使命是传播爱,爱宇宙、爱大自然、爱人间、爱生活……因为,人民和历史最终接受的是坦诚而透彻的生命。生命由两个东西组成,一个是时间,一个是空间,由时空两度组成一个非常了不起的生命。

艺术家赏美画美不是难事;而思辨是向理性迈进,不见得要有温情;宗教么,可能只是自己的个人信仰,不一定与他人有关。

一个艺术家,除非他真正体会生命之美,要把他的美展现出来。

唯有把爱当成使命,我感到,我的每一次笔触都仿若是在施爱,画面总是弥漫着那种柔和安宁的气息,以及充满着一种人性的光芒。

最人道的,其实是最接近神性的。

欣赏“逍遥派”画相当于是在受爱,人的心,怎么会不被深深地感动。

无论对艺术,还是对人间,我都是很虔诚与谦卑的。

生命的价值,在于修炼,在于探索,在于创造。我创作 “逍遥派”写意抽象画关键在于准确把握“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的含义,能正确面对继承与创新、传承与发展的问题,牢牢把握国画的精髓,处理好变与不变的关系,学习借鉴传统和他族的艺术之长,尤其重要的是艺随时代、艺随个人。

我将我的作品扎根于人类文化,尤其是中华优秀文化土壤之中,与传统国画一脉相承,有继承,又有发展,在新时代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方面进行了有益的探索,不仅己摆脱以往的程式,且新创“豹纹斑” “牛毛纹”皴法,逐渐改变用像不像来判断一件艺术作品的好坏的习惯思维,养成探寻画面内在的意义,逐步提高审美的判断力。我要将我的作品力争创作成一种既重视现实,又超越现实的艺术,既传承原始的丶朴素的、浑沌的“天人合一”,又充分揭示人的自由本质、以追求自由为人生最高目标的艺术。

我的“逍遥派”画十分重视现实,但远非安于现实,而是与改造现实的理想紧密结合在一起的。

在较长的一段时期以来,人们过多地忙碌于现实利益和日常生活琐事,绝大部分心思用于逐利,过分追求物质。因而,只有少许的有自由心情去理会那较高的内心生活,和较纯洁的精神活动。近几年,随着国家的倡导,歩入小康的人们开始倾向于精神追求。科学、自由合理地精神世界将会逐渐兴盛起来。

艺术将会在新时代让人的心灵超脱过于急功近利的日常兴趣,而虚心接受那真的、永恒的和神圣的事物,并以虚心接受的态度去观察并把握那最高的东西。

所以针对当前这种现状,因势利导,我的“逍遥派”画既面对现实,又超越现实,“超越”不是抛弃,而是既包含又高出之意。

生活之美,与艺术化的生活密不可分。艺术家通过对生活的体验、感悟、提炼、加工,用艺术的形式再现美好生活,如音乐里的高山流水,舞蹈中的湖中天鹅,绘画里的璀璨星空,电影中的悲欢离合。艺术通过不同载体与形式触动我们,让我们在平淡生活中,思考生活本质和对美好事物的想象与希望。如今,艺术的生活逐渐成为一种思维方式,一种生活理念。艺术如何与更广阔的公共领域和商业空间发生关联,与生活环境相互渗透、映衬、激发,让艺术之美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带动艺术的社会化普及传播,是艺术家们一直探索的方向。我也在朝这个方向努力。

美国评论家沃尔夫所言:“抽象艺术就像佛法中所用的箴言一样,不加以特别解释,别人无法理解。”作为一种唤起观者心理活动的艺术形式,抽象艺术本身则具有了可对话的特点。因为,贯穿抽象绘画本身的,不再是限制观者发挥想象的现实对象以及叙述的故事,而是同样能打动人的形式及色彩本身。

未来的抽象艺术,是精神与物质的连接器,这是人类文明的核心。

人类艺术的进程历史发展证明,西方艺术正在向东方艺术靠拢,人类艺术的未来一样是在东方。

纵观中外美术史后,我预测世界艺术发展的主流趋势将是由写实为主変为以写意为主,以具象为主变为抽象为主,今后和将来决不会再用像不像来判断一件艺术作品的好坏。

我把“逍遥派”画定格为写意抽象画。为什么要坚持这个创作路子?

“艺术本质上是用艺术的手段体现人类文明不同阶段认识世界的方式和艺术家自我情感的表达。艺术需要传承、不忘初心、不忘宗弃祖、继承不是照搬照套,依葫芦画瓢,还必需扬长避短、弃粗取精,既发扬老祖宗留下的优秀的东西,又要学习借鉴他族的艺术之长,尤其重要的是艺随时代、艺随个人。当今和未来的世界,随着科技进歩,己由工业化时代逐渐步入高科技和信息化时代,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加快,人类活动的五大洲四大洋己变成了“地球村”,那么艺术也会顺应这一潮流的变化而发生变化,中国文化要走向世界,特别是中国画要走向世界,必须要有与之相适应的国际艺术语言。人类未来的艺术,不仅是物质的,也不仅是精神的,她应该是物质和精神的完美融合,也就是用东西方艺术之长,弃之糟粕,坚持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写意抽象画是一种很好的表现形式,她不仅是民族的,也是东方的,更是世界的。我的画,既象征又写意,是物质和精神的完美融合,更是自然生态的。虽然,目前只有少数人可读,可悟,可懂,但没什么?我的画,主要是为本世纪后期和二十二世纪,乃至后几个世纪,中国文化走向世界,世界历史学家阿诺德.汤因比预言实现的时候,我给全世界准备的贺礼,未来,我的画将成稀世之宝。

近年来,我有一个目标,就是立足中国,面向东方,走向全球,传播中国文化,勇当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的布道者,致力于中国画走向世界的探讨,提出用世界视野去传承并独创中国画,坚持在传统中传承,在变化中永恒,对山水画创作进行新的尝试、新的探索,用国际视野来发展中国画,在继承的基础上进行创新、创造,我提出了新时代国画要走创新化、现代化、国际化、未来化之路的理念,并不断寻找创作的突破口,我想创作一批跨越时空、超越国界、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写意抽象画作品,争取引起国内外的关注。

作品要超过别人、影响别人,一定要有很高的营养价值。这就要求我们艺术家必须是“全才”:既有中国传统文化底蕴,又懂西方现代技术和理论,同时具备强烈人文情怀。这样才能够创作出表达人类共同关切、慰藉人类情感灵魂、体现人类命运共同体主题的作品,这样才能真正为世界接受和欢迎。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