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经济论坛
梁东 发表于  2017-12-03 20:21:20 16954字 ( 0/1114)

中国经济状态分析

中国经济状态分析

 

 

一、   引言

目前宏观经济状态是什么?谁是需要保护激励的经济要素,谁是需要调整抑制的经济要素,这个问题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首要问题。过去20年一切调控成效甚少,甚至于走向反面,其基本原因就是没有从机理上深层次分清当前经济要素的属性,要判断理顺经济要素的正负作用,不可不将中国经济各基础要素的运行路径做一个大概的分析。中国目前的宏观经济情况是:在经济大发展的背景下,国内消费市场过于狭小,明显不适应经济发展的需要。由于消费市场的容量不足,货币大量壅积,造成外汇与沉淀资金冗余过多,经济发展成果没有使国民得到应有的共享。人民币升值、流动性随意、经济过热的表象显现出来。大学生就业难问题,教育、医疗、住房、企业融资、贫富差距过大及社会稳定问题等等,成为中国新时期的新焦点,解决中国问题必须为货币松绑。

二、 分配问题

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分配问题,改革开放初期,实行效率优先是正确选择,随着经济规模的不断壮大,效率优先形成的劳动工资不能与利润同比例增长,劳动廉价,资金获利比例过多,结果贫富差别拉大。个人享受与金钱的诱惑使灰色收入与腐败现象丛生,国家大批财富在不正当的名义下短期进入私人腰包,以至于80%的财富由不到20%的人占有,本来可以加速前进的消费市场,只能蜗牛爬行,不得不借助出口消化生产,提高发展速度。如果效率优先与腐败再继续下去,中国经济不是再高速维持的问题,而是引发的综合问题会带来社会的动荡。中国急需解决的问题是公平分配、抑制腐败。把腐败列入分配,是因为腐败是最大的分配不公。总之工资需要加速增长,腐败需要加快遏制。以国内需求为主,既是一个大国的立身之本,也是解决当前中国“三过”问题的主要渠道。提高居民消费水平的根本之道,在于建立科学分配观,在于普富众民,在于消除对居民创业的各种束缚,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建立真正以民生为本的社会。即以“疏”的方式而不是“堵”的方式,将市场放大,实现经济结构均衡下的良性循环。

三、        沉淀资金问题

沉淀资金只是人民币下的沉淀,是由经济循环不畅累积形成,沉淀资金既可以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快速推进器,又可以成为危险源。收入分配结构加大了基尼系数,从而刺激了沉淀资金的膨胀速度,绝对数量与相对数量都偏大,严重威胁着市场的正常发育。超大规模的沉淀资金膨胀,自然的结果本应该是市场被弱化,事实是国家经济总量在严重不均衡下大副飚升,这种非自然状态的出现,为经济危机的发生埋下了危险的伏笔。

由于沉淀资金过大,必然导致消费资金萎缩,使得收入分配不断滑向积累,然后再滑向沉淀资金,更加减弱了收入分配流向消费方向的比例,从而加重了通货紧缩的预期。投机性心理使得沉淀资金滑向部分商品需求,沉淀资金的垄断性拥有,垄断性买断已成为可能,有意而为使局部商品价格大幅飚升,这种有意,破坏了市场规则,瞬间造成市场短缺假象,供求矛盾激化,形成非正常局部商品通货膨胀。在总体通货紧缩条件下,局部商品的突发性通胀现象交替出现,政府采用宏观调控削弱老一轮通胀后,下一时间段的新一轮通胀将又会浮出水面。只要沉淀资金膨胀性垄断拥有,必然形成市场垄断,商品的交替通胀会始终威胁着市场的稳定。这种通缩中的通胀,绝不能认为是通货膨胀的到来,更不能简单的采用通货膨胀方法来治理,它打破了原有经济理论中的通货膨胀与通货紧缩理念,将来也可能出现通胀中通缩或更复杂的情况。

沉淀资金作为货币的一部分暂时退出运转,使得一部分货币完成最后一次循环而被收藏闲置,没有投入再生产,将来时态下的动态滚动循环被遏止。广义货币总量与经济运行中的货币量比例失调,削减了市场流通动能。资金链条在不完备基础上流动,必然映射出不规则的经济运行轨迹,资金流向的瞬间高涨而造成臃堵,国家积极的财政政策一度对阻塞起到一定的疏通作用,但积极财政政策的投资结果所形成的收入分配在链条动态作用下,本利相合又回到了沉淀资金之中,使得流量增大的经济在循环中慢慢放缓,按照边际收益递减的规律,如此下去不得不再一次加大积极的财政政策。财政政策是市场经济的一种调控手段,关键是如何解决过度依赖的问题,因为过度依赖就会积累过大的风险。

四、        货币增量问题

货币与商品理论上应该是一一对应关系,货币是商品的封装体。货币的囤积退出经济运行,必然是货币与商品的不对称,不对称的差值就是货币增量的存在。大量囤积货币,使商品流通受到货币流通的减少而发生变化,商品流大于货币流。如果要保持商品流不变,必然是单位商品的货币量减少,价格下降,引发通货紧缩;如果要保持价格不变,必然是商品流减弱,经济萎缩。总之,流通中货币增量的不足,直接滞堵宏观循环,经济动态发展趋于衰退。破解囤积致紧缩的方案有三个。其一是积极财政政策;其二是大规模转向出口贸易;其三是融化稀释囤积沉淀的货币;前两个办法已经被采用,效果不理想,只有融化稀释囤积沉淀货币的方法等待尝试。囤积沉淀货币的逆作用是融化稀释,融化稀释最有效办法就是把货币增量回归自然。货币增量是沉淀资金的反作用调节器,沉淀资金的存在也为宏观调控准备了货币加大发行的基础。

目前情况看,我们国家的货币增量并不短缺,除来源于铸币税外,外汇占款数量惊人。每出口1美元商品,国内就要按照大约1:6的汇率增发6元人民币来加以平衡,商品出口到了国外,由此换取的美元也借给了国外,而把借此增发的人民币留在国内。从宏观看,外汇占款直接稀释国内货币价值,而又没有用到一般居民收入上,致使居民购买力相对下降,整体消费比例萎缩。伴随着外汇占款进入经济循环,沉淀资金高速滚大,央行对冲整体成本也在大扩,形成巨量庞大的货币增量没有用在发展上,反而形成宏观金融稳定的巨大阴影,这是一种十分危险的趋势。

货币政策未来应该加大调和、修正姿态,稳定汇率、大增收入、稀释币值、提高整体购买力,使结构与方式步入良性循环。

五、        汇率与人民币升值问题

国内商品价格的偏低,必然导致劳动工资的低下,为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创造了条件。商品价格低下是沉淀资金逐步增大造成的。国内环境造就了出口商品的低价格,商品市场会急于向国际延伸,对外贸易大面积扩展。国内工资相对于较高的国际劳动工资同等的被融化在同类商品中,体现出单位人民币在国内所购得的劳务要比在国际上购得的多,必然导致出人民币的购买力上升,汇率强势。

人民币升值趋势的显现,是经济过度依赖出口造成的。使得很多外国经济学家及政府声言干涉人民币升值。人民币的强势趋势无论是从国内或国际看,是沉淀资金的过分膨胀造成。调整收入分配结构,融化、稀释沉淀资金,逐步削弱货币系数,使货币势能恢复到正常状态,人民币升值压力将随之化解。如果对人民币加速升值,必然导致出口的锐减,出口商品转向国内销售,加大了国内市场供给,在没有调整收入分配结构的条件下,本有的紧缩雪上加霜,更进一步加大货币系数,人民币更加强势,更有了升值的理由,外汇储备相对贬值,出口企业职工的失业与降低工资是升值的派生结果,使铸币国从中获得我们储币所产生的巨大利益。

六、        外资问题

外国游资是一个投机性资金项目,它以破坏市场均衡为手段,选择目标方向及商品,烘托抬高目标价格,然后撤离资金,赚取低进高出所获得的巨额利润。外国游资对市场的破坏性是非常大的,由于各个国家对这类游资都是严加管制的,它往往在目标国寻找代理人,以买办的方式进行违法操作。我们绝不能耍小聪明,对游资所谓宽进严出的管理,冒险圈游资,其结果恰恰是对游资的放纵。妄图卡死外国游资的流出,在我们管理效率低下与货币知识匮乏时期,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游资只所以死盯我们国家,原因很多,主要有三方面的因素。其一、说明我们国家政治稳定,经济发展速度快,利润与安全有保证;其二、我们国家出口贸易占GDP比例较大,便于掩护大进大出;其三、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我们国家沉淀资金与外汇储蓄规模庞大,而消费市场规模相对于GDP规模比较小,货币系数比较大,物贱而钱贵比较明显,商品的升值空间比较大。我们的经济体是一个有缝的病态体系,游资进入后,很容易引起沉淀资金的参与跟进,形成乘数效应,游资的催化剂作用起到一两拨千斤之效果,引发经济大波动,乱中进行多目标攻击,使游资利润在短期内几倍甚至于几十倍的增加,我们的发展成果付之东流,廉价劳动累积的财富成为别人囊中之物。

七、        流动性问题

目前我们国家采取的是货币紧缩政策,庞大沉淀资金与巨额外汇储备已经使市场流动的资金捉襟见肘,市场消费规模严重不足,本不应该出现流动性逞强。不应该出现并不意味着不容易发生,压迫过死反弹越强。

沉淀资金的基底过大与加速膨胀,大大地萎缩了消费市场,物质财富与货币资源显然处于不合理配置状态。经济漏洞在不断放大,国际金融虎视眈眈的盯住我们的经济病态缝隙,贪婪的欲望使其妄想分得一杯羹。合法不合法地把热钱涌向中国,大量购置中国的动产与不动产,市场中增加了货币流动量,局部价格出现上涨,游资获得了超额利润。沉淀资金此时也加入跟进,二者叠加加速冲向实体经济,流动资金增量加大,以至于形成过量,这就是今天的流动性逞强的形成过程。中国的沉淀资金过大问题如果不解决,实体经济中流动性就不会安静。流动性给实体经济带来了麻烦,形成宏观通缩中仙女散花式的通胀现象。如果组合出拳对其进行打压,流动性入瓮沉睡。沉睡必然会更加加大沉淀资金规模,通货紧缩难以解套,更大的流动性会迟早来临,带来的破坏作用会更大更震撼。

庞大沉淀资金使货币系数病态放大,大量流动性预期打乱了管理惯性,观念的陈旧致使无所是从。我们应该安下心来研究货币经济规律,充分认识流动性,有效利用流动性更好更快的发展自己。千万不能把流动性看成经济发展的妖魔鬼怪,站在资本高度看,流动性是经济发展源源不断的补充动力,适度科学把握更是天赐良机。

我们还属于发展中国家,经济刚刚有些起色就似乎已容纳不下自己的财富了。所有的经济发展有利条件及财富本身,似乎都成了洪水猛兽,恨不能立即将其消灭。而流动性,则被等同于通货膨胀的化身;因此这些统统都被列入严格调整之列。当前的主要矛盾是缩小并稀释沉淀资金,放大国内消费市场,才能从内部自然消减流动性逞强的土壤。否则,紧缩货币其结果是越压越严重。可见,我们多么地需要解放思想,多么的需要创新思维,多么的需要革除轻“疏”的简单模式。

八、        股票问题

中国经济出现矛盾的根源在于沉淀资金与外资过大,释放空间狭小。辩证的看,庞大的沉淀资金可转化为经济飞跃的支撑。加大消费措施的同时,加速提高股票市场的融资强度,化不利因素为有利因素。目前股市更需要培植与保护,需要科学疏通,需要大禹之方略,需要大禹之精神!不能再重复“一放就疯一管就死”的管理尴尬境地。股票市场可以大量吸纳流动性,是股市发展的千载难逢良机,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引擎是股票市场。监督管理好股票市场、服务好股票市场使这个新生动力源发展壮大。

股票市场是货币经济的产物,更是泡沫经济。泡沫经济是当今经济的客观存在,伴随着货币经济的发展而壮大。由于科学技术的发展,实物商品在市场经济中的比重越来越小,按照严格意义上的商品去认识经济已经过于狭义与原始,所谓泡沫也是原始经济思想的产物。如果以泡沫作为抑制股市发展的依据,已经违背了客观实际。中国的股票市场是一个年轻的市场,不能与西方成熟的股市相比较,更不能复制西方。通过虚拟平台把圈堵转化为疏通,化解矛盾,平抑冲动,促进发展。

九、        市场均衡问题

中国长期的货币紧缩,使市场在弱势均衡状态下运行,也是压抑下的捆绑平衡。能量聚集于巨额沉淀,正常释放不足,在依靠出口还不能持续的情况下,投机的快入快出式冲击使市场不断波动。国内市场放大速度过慢是市场弱势的根源,把市场放大才能经得起无序冲击。从宏观层面发展趋势看,我们的经济不是过热,而是严重欠缺。GDP增长速度是奠定在经济效益不断看好的基础之上,物价上涨不能说明是经济过热的表现,中国市场需要更高层次的市场均衡,需要靠内需带动下依靠进出口补充的健康市场。

总之,对分配问题需要向劳动倾斜,需要政府去调整;对于沉淀资金必须缩小规模注资稀释;对于货币增量需要加大向消费的流量;对于外汇需要平衡进出,减小贸易顺差,扩大资源进口;对于国际游资需要抑制,绝对不能放任;对流动性少打压多疏导;对于股市需要爱护,加强监管;对于国内市场,我们必须有一个清醒认识,需要扩大,绝不能再进行打压。政府是强化市场均衡的力量,改微观调节为宏观疏导,把货币增量用于加速提高居民购买力,稀释沉淀资金是破解当前经济社会问题的正确途径。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