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经济论坛
行行1 发表于  2017-11-15 12:00:27 7968字 ( 0/584)

冉盛突然出售上海证大股份 赚够离场还是失望之至?

  11月10日,上海证大(00755.HK)股价报收于0.132港元/股,相较于11月7日盘中触及的最高价0.26港元/股,出现了“腰斩”之势。


  11月6日,上海证大公布,其大股东香港冉盛发展有限公司(冉盛置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子公司,下称:冉盛),已于2017年11月2日与凯升订立协议,拟以每股0.37港元向凯升出售44.62亿股公司股份,占公司已发行股本29.99%,总代价约16.6亿港元。


  或许是受该消息刺激,上海证大在11月7日复牌当天,盘中股价最高触及0.26港元/股,创下2016年以来的新高。但是,上海证大7日当天的股价最终收于0.153港元/股,随后的8日及9日,该公司股价连续两个交易日以0.14港元/股收盘,再难冲高。


  冉盛为何此时卖出证大股份?


  从冉盛今年6月份获得上海证大29.99%的股权,到其与凯升有限公司订立协议、进行股权转手,时间相隔不到半年。


  实际上,目前冉盛持有上海证大4,462,317,519股股份,相当于上海证大已发行股本约29.99%。而Smart?Success持有上海证大2,703,248,481股股份,相等于上海证大已发行股本约18.17%,并且Smart?Success已经失去控股股东地位。


  换句话说,冉盛地位居高,但冉盛却在这时候出让自己全部股份,让人猜测不已。


  另一方面,上海证大最近的公司董事更迭也是相当频繁,但不难从其高管的任命中,看出上海证大让冉盛感到失望的地方:


  2017年4月13日邱海斌(东方资产管理背景)任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无固定委任期限)、张华纲(东方资产管理背景)任执行董事职位(无固定委任期限)、江征雁(复星背景)任非执行董事(任期两年)


  2017年5月25日王权(东方资产管理背景)任执行董事(无固定委任期限)


  2017年9月19日黎利华辞任执行董事(戴志康时期的老臣)


  2017年9月29 日汤健辞任行政总裁,任高级副总裁、张华纲(东方资产管理背景)任行政总裁(任期三年)


  2017年10月13日汤健(戴志康时期的老臣)获委任爲执行董事(无固定委任期限);王峥(冉盛背景)获委任爲非执行董事(无固定委任期限)


23423432.png


  由此时间表可看出,虽然冉盛购入上海证大房产29.99%股份。但上海证大在频繁更换公司高管的变动中,任命了多位“东方管理资产背景”的执行董事,仅仅任命了一位有冉盛背景的王峥女士为非执行董事。而非执行董事中,复星背景的也占有两席(龚平和江征雁),复星的郭广昌仅有上海证大15.02%的股权。


  上海证大的高管地位相对低,或成为冉盛卖出其所持股份的导火索。


  可转换债券发行一再遇阻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2月24日上海证大订立协议,向关联人士冉盛发行本金总额16.5亿元三年期可换股债券,年利率4%,换股价0.22元。这个价格较此前0.26港元的收购价,还要低0.04港币/股。


  如果可换股债券成功发行且可换股债全数兑换,按照2月24日的公告,冉盛的持股比例则可达到51.46%,坐上上海证大最大股东的位置。


  让人惊讶的是,今年7月24日,上海证大发布公告称,决定终止可换股债券的发行,理由是可换股债券认购协议的若干先决条件并未在截止日期(7月24日前)完成或豁免,因此可换股债券认购协议已失效且增加法定股本将不会继续进行。


  可转债股没有发行,冉盛却选择了再次转让股份,业内人士曾分析认为,可能是双方在价格上没谈拢。但或许上海证大的出尔反尔、不够重视,才是令冉盛一再失望的原因。


  上海证大不断易主 难以扭转颓势


  上海证大近年不断出售资产,但是弥补不了亏空,连续三年亏损。今年上半年亏损2.1亿。目前项目主要集中在上海、江苏、青岛。资产净额31.97亿元,这只股目前市值21亿。


  房地产业观察人士指出,上海证大此类企业的大股东近几年不断倒腾股权,但在具体业务的推进上,对一些二三线城市的投资节奏较慢,错过了新一轮新型城镇化下的各类红利效应,后续在经营上有待改进。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