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经济论坛
新闻报道9 发表于  2017-10-10 22:26:06 1589字 ( 1/1380)

中国黑道老大故事

磊爷的经典故事:经历过去这些问题

        2002年磊爷从小时候 读小学三年级 就开始学会逃课 不去上课 他在山上玩 他等着同学们放学后他才跟着他们一起回家 这样磊爷也好不让父母发现了 
         
        2003年在磊爷读到小学四年级的时候 他又学到真功夫 磊爷学会了打飞机 就是打手枪的意思吧 或者说是打手洞也相同意思

         2004年磊爷读到小学五年级之后 他就学会泡妞及纹身还有玩六合彩 

        2005年 磊爷读小学六年级后 他又学会交友

黑道大哥一生人有两个重大误会。一是以为自己是黑道大哥。二是以为杨真是小绵羊。
刀磨快之后抬手斩下去,皮、肉、骨应声而剖。  小碟装的酱油里点了几滴麻油,浸着几粒蒜末,香得余心连抽几下鼻子。  剁斩之声笃笃不绝,杨真很快便端出了一碟白斩鸡,黄皮白肉,绯骨软筋。  在如何称呼这道菜上,杨真坚持认为必须称它“白斩鸡”而不是“白切鸡”。“斩”字比“切”字带劲,有一股狠意,像一个快意恩仇的江湖侠客,带着血气和杀气,。  这种小问题,余心是完全不会和杨真争执的。争这个没意思,他宁愿剔着牙,咬着根被牙缝折磨得已经变粗糙的牙签儿,倜傥风流地站在杨记鸡铺的门口,盯着杨真上下来回看个不停。  “喂,保护费到底交不交?”余彬彬在旁边说,“一个月一千块,见你是新店,心哥还打了八五折,够义气了啊。”  杨真头都没抬:“贵。”  余心斜靠在门边,把一口烟吐得曲里拐弯,扭扭捏捏。  “彬仔,一个月一千,贵吗?”他问。  “不贵不贵。”余彬彬说,“心哥最公道,整条街都知道。”  杨真继续斩鸡,头也不抬:“不交。滚。”  余心多听杨真说两个字,人就酥了。他牙签掉下来都顾不上捡,开口问:“哎,不讲这个了。上次问你那件事你答不答应啊?”  杨真总算抬头:“什么事?”  “就,就跟着我。”余心说,“我罩你啊。”  余彬彬:“心哥的意思是他喜欢你,他想……”  话音未落,被余心捶了一拳,推出门外。  杨真又低下头剁鸡,剁完半只卤鸡之后才慢悠悠说了句话。  “你太矮了,我不喜欢。”  余心一下就伤心了。  “一个月八百行不行?”他说,“折上折了,真的很便宜。整条街没有你这么低的保护费了。”  杨真仍旧低头斩鸡,嘴角却抽了一抽,是个不分明的笑。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勉强不来的。”他开口说话,语气十分沉痛。  余心挠挠头,无奈又带点儿忧愁。他把余彬彬叫回来,从他裤兜里掏钱买了半只白斩鸡,走了。

新闻报道9 发表于  2017-10-12 13:23:09 3字 ( 0/22)

好文章

磊爷的经典故事:经历过去这些问题

        2002年磊爷从小时候 读小学三年级 就开始学会逃课 不去上课 他在山上玩 他等着同学们放学后他才跟着他们一起回家 这样磊爷也好不让父母发现了 
         
        2003年在磊爷读到小学四年级的时候 他又学到真功夫 磊爷学会了打飞机 就是打手枪的意思吧 或者说是打手洞也相同意思

         2004年磊爷读到小学五年级之后 他就学会泡妞及纹身还有玩六合彩 

        2005年 磊爷读小学六年级后 他又学会交友

黑道大哥一生人有两个重大误会。一是以为自己是黑道大哥。二是以为杨真是小绵羊。
刀磨快之后抬手斩下去,皮、肉、骨应声而剖。  小碟装的酱油里点了几滴麻油,浸着几粒蒜末,香得余心连抽几下鼻子。  剁斩之声笃笃不绝,杨真很快便端出了一碟白斩鸡,黄皮白肉,绯骨软筋。  在如何称呼这道菜上,杨真坚持认为必须称它“白斩鸡”而不是“白切鸡”。“斩”字比“切”字带劲,有一股狠意,像一个快意恩仇的江湖侠客,带着血气和杀气,。  这种小问题,余心是完全不会和杨真争执的。争这个没意思,他宁愿剔着牙,咬着根被牙缝折磨得已经变粗糙的牙签儿,倜傥风流地站在杨记鸡铺的门口,盯着杨真上下来回看个不停。  “喂,保护费到底交不交?”余彬彬在旁边说,“一个月一千块,见你是新店,心哥还打了八五折,够义气了啊。”  杨真头都没抬:“贵。”  余心斜靠在门边,把一口烟吐得曲里拐弯,扭扭捏捏。  “彬仔,一个月一千,贵吗?”他问。  “不贵不贵。”余彬彬说,“心哥最公道,整条街都知道。”  杨真继续斩鸡,头也不抬:“不交。滚。”  余心多听杨真说两个字,人就酥了。他牙签掉下来都顾不上捡,开口问:“哎,不讲这个了。上次问你那件事你答不答应啊?”  杨真总算抬头:“什么事?”  “就,就跟着我。”余心说,“我罩你啊。”  余彬彬:“心哥的意思是他喜欢你,他想……”  话音未落,被余心捶了一拳,推出门外。  杨真又低下头剁鸡,剁完半只卤鸡之后才慢悠悠说了句话。  “你太矮了,我不喜欢。”  余心一下就伤心了。  “一个月八百行不行?”他说,“折上折了,真的很便宜。整条街没有你这么低的保护费了。”  杨真仍旧低头斩鸡,嘴角却抽了一抽,是个不分明的笑。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勉强不来的。”他开口说话,语气十分沉痛。  余心挠挠头,无奈又带点儿忧愁。他把余彬彬叫回来,从他裤兜里掏钱买了半只白斩鸡,走了。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