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经济论坛
林杰之谓 发表于  2017-09-27 07:23:25 7369字 ( 0/1131)

林杰(原创首发)父母祭

天上的父母,儿想对您们诉说
——兼为父母祭
纪念先父林瑛诞辰九十周年逝世五十六周年慈母梁淑芬诞辰八十七周年逝世六周年
                  林杰
        总有些话想对二老讲!总有些事想对父母倾诉衷肠!爷爷奶奶都是不同凡响的人!但儿孙无论做的再不同凡响却实难超越!仿佛依稀记得林氏宗谱上记载着曾祖父是清代末叶江苏太仓还是某地的盐道台!大概相当于现在地州市政府的盐业局长吧!家道一般!但五个儿子都读书深造!学有所成!我祖父行三!清末秀才!后毕业于京师法政学堂!应为北京大学前身京师大学堂所辖!祖父林维镐,号新武,字馨吾!曾任民国县吏小官!早年积极投身辛亥革命!于推翻清朝光复成立民国后在开封被推举为河南省都督府首届议会议员!相当于现在的省人大常委会委员!祖父一生致力于教育发展兴中华!于1903年在老家大别山区林氏宗祠发起创办了鄂豫皖地区第一所六年制完全小学明强学校!1912年在开封领衔倡导创办了河南大学前身河南留学欧美预备学校并由其堂侄林伯襄就职首任校长!开拓河南近代高等教育之先河!
        父亲林瑛!本名林英充!字林某群!其用名琳瑛!出生于1926年!17岁时中辍上海新闻专科学校学业!受胞兄林亮(时任豫皖苏军区组织部长)影响!动员同学族孙林渭人、同学杨逸民一道越过封锁线投奔革命参加新四军!今年是父亲诞生九十周年!逝世五十六周年!父亲一生光明磊落!对党忠诚!勤学向上!无私奉献!坚持真理!遭人诬陷!不幸于1960年因病逝世!未给家人妻子儿女留下分文和只言片语!但父亲在他穿着肥大不合身的新四军粗布军服留影的照片上的留言"一切希望在未来的努力之中!"成为我一生的座右铭!成为我永远的怀念!今天是猴年的农历四月初九!是慈母辞世的忌日!今年与阳历的5月22日整整差了七天!一个礼拜!父亲享年33岁!母亲有幸82岁!于2010年辞世!今年己去世6周年!每提及母亲的离世!心中就无比愧疚!热泪总止不住夺眶横流!母亲梁淑芬!原名梁传正!与父亲结缘于信阳行政干校!经组织指定批准结婚!育三子一女!父母婚姻八年亦聚少离多!母亲却守望终生!回想母亲育儿女的艰辛!世上再没有这无与伦比的伟大母爱!她不但含辛茹苦育成儿女!还带大了孙子!世上只有妈妈好!我妈更是宝中宝!有妈在有家在!母丧过三年!胞兄刚不到61岁也因久病不治离去!母亲不幸去世我因悲伤过痛也久病四五年未痊愈!几欲丧命!病中好识人!病中需救星!但即便是兄弟同胞也无人问津!1990年4月17日是父亲去世卅周年忌日!我以《英魂辞世卅年祭》为题撰写的怀念文章刊发在《洛神》文学杂志上!幼年失怙!对于父亲的形象仅停留在几幅遗像上!至今有几个画面深嵌脑海挥之不去!1960年春节!在父亲监督劳动的农业社食堂共度春节!别人全家坐一起吃饭!父亲母亲全家六口人本来围坐一桌!一个愚昧愚蠢无知的兔唇嘴话都说不清!却借口父亲是改造对象强迫父亲到另外地方吃饭!身经百战英勇顽强的新四军战士却让一个无赖侮辱欺负的无语!有一次风雨交加的旅途中!父亲被派去送信返途中背了一根大木头艰辛的雨中跋涉!还有一次父亲收工回来躺在床上休息!步履蹒跚学步不稳未满周岁的弟弟跌倒磕在挖锄尖口上!眉宇间划了条口子!父亲心疼得一跃而起找来黄烟丝捂在伤口上止住血!抱起了嗷嗷哭叫的小儿子!不一会儿就哄睡着了!同样的场景还出现在妹妹的身上!她也是磕碰伤了眉头!在一张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会会员证的扉页上!留下了父亲遒劲有力字迹的一句话:"我有淑芬在教子女……!"那是父亲的临终遗言!恍惚冥冥中他已经预料到自己可能已经去日无多!写下了这无奈又无助的宽心话!母亲只因为这一句遗言守望终生!历尽磨难玉汝于成!养大了四个子女还外加本家的一个女儿!我在回忆父亲的稿纸上奋笔疾书!扑嗽嗽而下的泪水夺眶而出洇透了纸!母亲生前回忆父亲说!他始终保持和发扬革命军人的爱民光荣传统!数九寒天他背着背包行囊下乡住村!回来时被子棉衣毛衣全送给了乡亲们!回来后母亲心疼感冒发烧的父亲抱怨说:你把被子给人家还不行!咋把衣服都脱光了!你是铁打的呀!父亲打趣的说:我就是钢筋铁骨呀!再说!你没见乡亲们生活有多艰难!吃不上盐!喝不上水!路不通!用不上电!上不了学!这就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国地处穷乡僻壤的农村生活的真实写照!!!那一期刊发我回忆文章的杂志还散发着浓厚的油墨气味儿!编辑说她是一直流着泪编看完了稿子!我一口气捧读了全文!母亲听完哭了良久后说:还是小杰懂妈的心思!母亲的婚姻虽然是组织包办的!但八年的家庭生活她却倾注了一生的眷恋和无尽的思念!父亲给了她永恒的爱!他的逝世离去又给妻儿留下了永远的伤痛!母亲少小失怙,长大工作后又饱受变故!颠沛流离!一生吃尽了苦头!中晚年后百病缠身!父亲的形象在我脑海里飘浮不定!停留在仅存的几幅照片上!而母亲的光辉和她无私的大爱却具体又实在!在脑海里涌现!恒久弥新!从懂事起!就自觉不自觉的为母分忧解愁!虽有兄长年龄相差不多!他十二岁在初中住校罹病险些身亡!家中出力的活儿自然我就担当的多些了!兄妹四人我读书最少!也因为文革停课闹革命!也因为家贫!后来总想用自己稚嫩的肩膀帮妈扛起这个家!虽然看着小伙伴们蹦蹦跳跳地去上学!我何尝不渴望呢!但为了让弟弟妹妹都能上学!只有牺牲我和哥哥的学业!与妈分担些家的累赘!虽然我成绩一向很拨尖!但读到小学五年级就失学了!那时家里贫困到每学期两元的学费都交不起了!一次老师课堂上点名交学费!回去知道妈妈没有钱也就没敢张口要!也不敢去上学!逃了一天学!母亲在街上遇到老师问她孩子咋不上学!回来后我跟母亲说咱家没钱交不上学费!母亲追着打我!我一口气跑上马头山!那时我上二年级!母亲追不上我就蹲下来哭了!我见母亲哭就跑回来和母亲一起哭!后来弟弟11岁还小!从南溪小学副校长彭大洲那里得到推荐!画了张推荐表上了南溪中学!进而高中毕业!文革中全家被强迫赶到农村劳动!经常要挑水做饭!为了让母亲少受些累!开始我们兄弟抬水!长大了就一人担水!那时再上街要过南溪河!河水浅时我就背母亲涉水过河!脚下踩着鹅卵石硌得生疼!心里想着母亲怀着我时走路是否也这样沉重!文革期间!一些居心叵测的造反派居然连我母亲这样仁慈善良的人也拉去开批斗会!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大概持续了个把月!都是在晚上几个小时!我随母亲目送她进入会场直等到散会才伴她一起回去!下乡后人小工分低!我一天七分工!弟弟三分工!当时出门搞副业一天一元伍角钱比出工强!但劳动强 度极大!弟弟与同学约好去湖北罗田县境内的天堂寨林场做搬木头工!因他年小后来我去干了半年!1977年恢复高考前!本来他出门到湖北卖织土布的竹筘!又是我把他换下!使他在工余时间能复习功课!高考以地区第二名的成绩被录取!从此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此前因为不让妹妹升高中!我找公社革委会主任台运行要求未果气晕倒被抬回家去!后来又被非法关押劳动近140天!兄长升初中不让上!母亲行了百余里向潘副县长求助才让上学!文革中造反派强行扔出物品!将我全家五口人扫地出门!把政府租给我们的一间房强行霸占!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却无处讲理!下乡后盖了两间土墙瓦房!返城时仅以500元的廉价卖给了村民王克群!苦难的岁月里!一家人还很团结!母亲和兄长不在后!这个家真是彻底散了!因为兄长身体不好!家里大小事情总是我管多一些!只要有机会!我就会给每人都买东西!母亲刚恢复工作那阵子身体健康状况差!我先后带她到北京、郑州、西安等地看病!钱由我付!在郑州一家宾馆下榻!时已年逾五旬的母亲激动的说!这是她一生住过的最贵、最好宾馆了!2011年春夏!我身体健康日下!曾经到弟弟处住了27天!他夫妇怕我病情恶化牵连他两口子!极力撵我走!回家后老婆也不管!病情日渐恶化!但终不致死!直到2014年8月23日在历经四年的封闭后才首次出门理发洗澡!此前我终日卧床不起!三年蓬头垢面没洗过澡理过发!甚至连水都没沾过手!几年间从未换过衣服!胃口很小!严重时十天未进粒米!仅少量进水!接连七个月未解过大便!后来却在受凉后连续数日腹泻脱水!居然死里逃生得以活下来!电话被老婆拿走停机!号被运营商私自卖掉!最不可思议的是兄长病故竟无人告知!弟弟也几年害怕麻烦他从来都不与我联系!据说是以前他们都是蛮畏惧我的!我也不知道我算不算不怒自威!你怕我就该是我的错吗?报复我真还不择手段吗?精神失常的人不一定会把别的正常人当不正常人!但存心害你的人不论亲朋故旧都会落井下石的!还将电话加黑!妹妹亦如此!她更过份的是!将让她保管的钱自作主张贷出去!要回来时利息分文不给!外甥送了几次饭!竟然让我写遗嘱分得财产!我说遗嘱得人死了才生效!他竟说试出来了我对他不亲!我离家时钥匙交给他!他任意翻腾找他用着的东西!还把我记了近40年的日记本拿去不给我!我当时被妹妹拿去让她安排生活的5000元钱让她折腾干净无分文!她让花每天一百多几十元住店却不让住在她无人居住的空房内!我能出门后凭记忆给弟弟打电话!才获知兄长已经去世20个月了!我说他咋都到了附近为啥不管我死活联系下我还能沾住你啥光了!他反倒抱怨我不该给他打电话!过去人家说兄弟姐妹是上辈子的冤家对头!我还未置可否!回想母亲去世他到灵前不敢近前!却长年孝敬岳母!他上大学时我每月30几元工资寄10元给他!最多时寄过去40元!可他自己不舍得花!攒了70元一下子给同学结婚用了!我给他的风衣他给老丈人了。回来我把壶啥的日用品都拿给他!他结婚时没对我说!见面时我把兜里钱全给弟媳妇儿了!妹妹的孩子哥的孩子弟的孩子!我买衣服一人一件!玩具双份儿!分的鸡蛋、油!给哥一份儿妹一份儿!不但得不到回报她们出事儿反受牵连!
        1998年11月22日!在三门峡市义马市附近发生一起三车相撞当场三死二伤的惨烈车祸!三门峡市公安局一科级警察与其父母现场丧生!其弟晋某重伤!另有5岁幼儿轻微伤!我哥电话告知让我帮助他们!去他家让他们设立了亡者灵堂!又与其弟晋某到义马交警交涉交通肇事鉴定情况!跑前跑后料理后事!到殡仪馆为死者晋某送行!晋某已经死去!但破坏他家庭导致其与前妻离异的泼妇李元秋勾结唆使其弟罪犯李玉成纠集七人次歹徒行凶!欲加害晋某老大!但这伙人却对我下了毒手!李玉成与李洪等毒殴将我致伤后!虽长期坚持控告!但办案人循私舞弊!以合法的程序包庇掩盖这伙罪恶歹徒的无耻行径!公检法企枉法庇凶长达十八年沉冤未雪!至今犯罪嫌疑人逍遥法外!
        后因哥两次弄房子都给他筹款!他还把我的赔偿金和稿费都花了!他儿子上学要钱就给他!兄和弟的两个儿子,一个外甥都给过他们钱!外甥结婚我第一个上礼!收了1000元钱还嫌少!连请柬也没发一张!更谈不上请赴宴了!我上班第一个月领了月半工资七十多元!我第一时间汇到北京50元我给弟弟和我俩一人买一双三节头当时很时髦的牛皮鞋!如今他混出息了不认同胞兄弟啦!你不亏心吗?他的自私都是母亲和兄长惯起来的!母亲让他吃奶直到五岁!他又是最小的孩子!不过妈在的时候弟弟发达了让妈转交给我的钱我都没要!后来都按妈的意思让妈给哥弄房用了!他曾汇我500元分文未取悉数退回!还有件事情!就是1962年约在春天某日!弟弟5岁时在河边为小朋友够茅草花 失足坠河!被一余姓老伯救起!他的姓名不是余道军就是余道岳!当年春节我和弟弟带了两包红糖二斤去感谢他的救命之恩!今后只有等我退休后去他家看望他的后人了!到他的坟头上去祭奠这位可敬的救人英雄勇敢老人!当时余老伯捞起弟弟后就未等感谢便不辞而别了!在众人的关注下找来一口大铁砂锅扣在那里!将弟弟的身体仰放在铁锅上主要是为了控出可能已经喝进腹中的河水!我一直拉着弟弟的小胳膊不停的抖动!我被吓得没敢哭出声来!弟弟紧闭两眼被硬撬开嘴巴抖动双腿!母亲放下缝纫机上的活扑天喊地泣不成声的赶到近前伤心欲绝!老天有眼!不一会儿弟弟"哇"地一声哭出声来!竟然未吐出来一口水!只是呕吐出来中午吃的一点米饭!母亲赶快抱起弟弟回家去了!后来也就是次日弟弟回忆不慎落水经过说:我学海军游泳呢!幸亏坠河水中时间不长!他又咬紧牙关没进一口水!否则即使获救能否生还那就不好说了!苍天有眼孤儿寡母命不该绝!才有了今日国内高教领域出类拔萃的拔尖教授!但在兄弟情谊上可能早忘了手足之情患难生涯的磋砣岁月悲怆时刻!变得没有情义、虚伪、吝啬!他以为骨肉同胞的情义与幼时对他的呵护关爱帮助他可以还上钱便一刀两断了!对于社会上一些无关紧要的关系却热心于礼尚往来!投桃报李!在我病重无力分辩时!他竟与潘勋锋、晋鑫等人毫不掩饰地污辱侮蔑我!甚至莫名其妙的串通一气诬陷我得了精神病!岂有此理!
        1978年春节过后的2月份!带着弟弟以全地区第2名的成绩高考录取得中大学的喜悦!我按照妈的安排送弟弟去大学报到上学!家里没什么经济来源!过年杀了头自己喂养的小猪没舍得自己吃!除了待客后还剩下的半拉猪肉都腌制腊肉了!我担着40多斤腌好的腊肉和弟弟一道从大别山一路乘船和汽车!来到省会合肥!来到本家老红军林德家中将猪肉按国家牌价七毛三分一斤卖给他家!林德夫人女红军骆涛付给我30元钱后!我按妈吩咐给了弟弟20元做到大学的生活费用!剩下10元钱除了给弟弟买下从合肥到大学驻地紫芦湖(原名死鹿湖,现属宿州市)的火车票后已经所剩无几!为了能保证自己能有回大别山乡下的路费!硬是未舍得再买一张从合肥到学校的火车票!也好送弟弟一同到学校!这也成了我一生的永久遗憾之事!那年下乡后大队、生产队派我到燕子河区姜湾段修公路!临行前妈您为我赶做了上下一套新衣服!强烈的重体力劳动干了一个多月后!新衣服也洗破磨烂了!那年离开您到三门峡上班!怀揣您给儿的20元钱!背上您给儿做得新棉被上了火车!临行时您啥也没叮咛!您相信儿女们都会很争气很上进!那年为了按政策将兄长您大儿子调来身边!我娘俩儿人到郑州见到时任常务副省长岳肖峡!他雷厉风行当即批到地委书记宋振川!宋书记批转孙定远专员!孙专员又批到地区劳动局李锋局长!不久李局长就将一个单调指标批到当地!一个月的时间内就办妥了调动工作的一切手续!因为兄长小时候生过重病几乎夭折!再加之他是母亲第一个孩子!后来母子俩曾同住一个病房治疗!母亲直到咽气也放心不下对长子的牵挂!相对另外几个子女!她老人家却个个都能放下心来!童年、少年时我就在大我不到两岁的哥哥带领下上山打柴,下河捞鱼 !挑脚力搞运输!还远道信阳平桥火车站用板车拉河沙,拉矿石!出的牛马力!也挣不了几个钱!后来因承受不了那夜以继日的高强度体力劳动不得不放弃了!那些年下乡的磋砣青春岁月!上林场!打石头!修水利!筑公路!什么脏活儿累活儿苦活儿几乎全部都干遍了!我病重时距离我们当年把她带出老家的本家女居所不远!她从不问津!想想老家谚云:一碗饭是恩人!十碗饭是仇人!帮得多了管得宽了竟然还烦了!那时她举棋不定!老家那边说了个男朋友!这边也谈了一个!我告诉她不要这山望到那山高!只能二选一!无奈我发电报他父亲接电来看过后定了终身也不再回老家了!如今她儿子都结婚娶媳妇儿了!双胞胎儿另一个也差不多要办事了!大人孩子无一个联 系你!
       您那不孝的二儿媳没良心!她生女儿时您已经是65岁高龄!仍没明没夜伺候她!满月她却大吵大闹一场!孩子一出生您就在怀里抱了13个小时!她妈闹事儿从来都未管过孩子,都是您老照顾孩子吃饭穿衣拉撒睡觉!您伺候儿媳妇儿满月她亲妈都未管一天!她竟知恩不报!伤天害理!她弟弟高考我一手促成高校点招入学!他不担从不联系!反而趁火打劫伙同他姐将我买的房子侵吞!将房子写成他的名字!他上学时我给他1000元他家人还嫌少!他父亲搬家我从五层上楼往下运家具!累了一整天腰都象断了似的抬不起来了!                              
2016年4月2日临近中午!我手持两个花圈到五龙山公墓祭奠父母和哥哥!因为哥哥的墓就在上山的路旁先到!我就先把花圈展开安放在路上!我用毛笔墨汁撰写的挽联白纸黑字分外显眼!《伯仲阴阳隔手足分@阡陌同胞断兄弟合》表达了未亡人无尽的哀思!面对亡灵深深的三鞠躬后!再逶迤上到山顶再左下!就到了父母的墓碑前!恭上花 圈后!同样是我撰写的挽联有这样的内容!《名扬天下德彰父母@廉尚江山勤励子孙》!籍此表达子孙后代对二老双亲的无限眷恋和殷殷深情无比怀念!面对父母三鞠躬后!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敬爱的父母亲!回想你们的一生!真的是非常的伟大!非常的不容易啊!不是有云: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吗!我那败家娘们儿就在我还病的时候!拿走了我一切财物躲起来了!很歹毒呀!不过父母亲我告诉您们!儿一切安好!虽偶有小恙不适!但一切尚存雍体平安亦好!除死无大病!头掉碗大个疤!等到那一天!儿也会死了!就到天国去……寻找二老!那时再服侍尽孝!可好?!?!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