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经济论坛
薛洪文河南油田 发表于  2017-09-24 20:25:30 4063字 ( 0/1418)

望着秋,望着秋…… 河南南阳油田薛洪文,2017.9.24 窗外的秋,纷纷落去了。 望着秋,望着秋……。秋黄的舞,绯红的枫叶的歌,浪漫着,飞舞着,浪漫...

望着秋,望着秋……

河南南阳油田薛洪文,2017.9.24

 

窗外的秋,纷纷落去了。

望着秋,望着秋……。秋黄的舞,绯红的枫叶的歌,浪漫着,飞舞着,浪漫着,浪漫起无数雨句的凄凉诗歌。

我的瞳孔里最后一滴诗句也亦飞舞,有不死的蜜蜂的钢琴手,有不灭的云翅的画彩布。我属于窗外的秋,阴郁的最后一滴诗句,奉献给凄凉的诗歌。

秋风不是悲哀的专属;

象我听诵的,在音乐的河上等众多的音符。梦幻的肖邦的钢琴诗人,命运演奏曲的贝多芬,抗挣黑暗的阿炳二泉映月。

而我,而我,

坐在人世间的黑势力的地狱,吞吐最后一句秋天的音乐;飞着,舞着,浪漫着,告诉人们的生命的洁白。

有轻的花,悄悄而来,在一个黎明的玻璃窗上。

啊!霜是多么的白

霜外,又落了层层的雪。旷野的雪,是呀,一个银白的世界,所有的光浮着精灵的梦,每一个梦是多么地纯真,童话挂满在白雪的树上。

在一片寂静的银白世界,村子与矿区的小油城,再也没有坐在林荫下的黑影,兽们,也埋不走它们的爪印。

寂静,寂静

象一条河飘舞的雪花,经过秋冬的门,浪漫着,浪漫着,告诉你生命全在这里,灵魂者们的盛大的梦醒。

梦醒,梦醒

轻漫着,歌唱着,飞舞着,窗外的秋。我的瞳孔里最后一滴诗句也亦飞舞,飞进窗外的秋,云水朦胧,烟雨了一江雨愁的秋水……。


偶记一篇小言语

河南南阳油田薛洪文,2017.9.24

 

天黑下来了,不过是秋的晚上。

偶记一篇小言语,说一说窗外的黑势力吧。晚上,最多的语言,怕只有灯的话了;近几天一直雨,更多的是看看书,查一查网上的字,难免也多有些许日来的苦楚的经验声音得以畅快吐出,终于,可以查证一些事的正向声音。

书本里,有灯的记载,一个简单的火承载了人类的文明,可见灯是火的进化眼睛,只有向光的人类,才学会用灯刺黑,而兽类是不会用灯的,也不会引导它们的灵魂。这让我想起世道上流行的黑帮,它们能否算人类,不过书本里是有记载过的土匪,也算它们是人类的败品吧;旧时的法刑是砍掉头,挂在城门的门楼上,这样做据说(姑且我这样说)是让它们看清城门外的路,好引导它们下世不再走黑道。

看完书,心里的话也在骨鳗的喉部欲多起来了,想再多言而非疑语的。我们的大时代是盛世时代,是无数盏灯下的梦走来的世纪梦。可难想的,却也不少,油矿区的里巷还沉积着许多的黑社会势力欺凌,也有莫名的人失踪在人们的记忆里,苦难的并没有减少,黑道掌控了最基层的发音。

我不习惯这以黑代天的夜。期间,是写了大量的字,可字毕竟是不能射杀黑势力的利剑,字的灾难引来了我的衣服上的夜间刀光;举报,举报却踯躅难行,于是,我就有了无数的秋夜。

今日,就多写这几行字,算是我望秋的言语,用一盏人类的灯光包起来,象浮在夜色的海,去漂流一个写着日期的字句吧。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