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经济论坛
薛洪文河南油田 发表于  2017-09-22 19:49:12 17905字 ( 0/1597)

致谢了,编辑们。二日来,忐忑不安的心情,实不想让稿子的压力传递给你们,因其缠绕的暴力摧残的事不能长句为说,我以后会偶尔来发点字,可能频度很底了;也可能,这...

致谢了,编辑们。二日来,忐忑不安的心情,实不想让稿子的压力传递给你们,因其缠绕的暴力摧残的事不能长句为说,我以后会偶尔来发点字,可能频度很底了;也可能,这是我一生最美好的记忆,放在另一世界了。

15相信,就读读,站着才不会倒下

河南南阳油田薛洪文,2017.9.21

 

许久了,读人类的书。四方的字,象形我们的骨,记忆打开,历史封面与封底,记录着一条河的情感与说话的人,他们都讲着车轮的轴,相信,就读读,站着才不会倒下。

---------------人间正道未沧桑,历史在风啸,春绿比水长。

.

许久沉闷的,些许,能说动自己去放下。

像一片叶子。

看了秋,秋落下的轻盈,那厚厚的一本转世的经书。我入了佛,如是…..,又见到人世,听懂了自己;我没有入佛,青灯如诉……,又在泣哭,双脚冰凌,站着自己。

站着也是自己。

穿过了夏,回头,缤纷的纷纷落去,那是结局的选择,茂盛的古藤妄自阴荫,还有遮蔽的黑势,路再也斑斓不出黑道的虚无;放下是为了站着,排排的树,落尽沉默叶子,树根会说:相信,就读读,站着才不会倒下,才有来年的又一春。

许久沉闷的,些许,能说服自己穿越自己。

像一片白云。

冷峻的崖壁,灌满了冷风与兽的吼声,这是峡谷蜿蜒前进的脚步声。我入了山,如见…..,是一棵棵爬岩的松,涧水瀑布生动白云的轻盈;我没有入山,如望……,跪伏石阶青苔,迎接旭日月明,清风白云一片光裙。

人生如云。

芸芸众生有自己的花开花谢。许久沉闷的,云起云散,烟雨水波,胸谷胸海,些许,能说动自己去放下。

像一片叶子,像一片白云。举过头顶的,日晕有了彩霞,月光有了荷塘,人生未必的都要放下,沧桑的未必不是人生。

相信,就读读,站着才不会倒下。人间,正道与正义决不会戏弄于黑势力的掌上,也不会玩弄于铜币上腐蚀的权杖魔术印爪。

 

16村庄的怪事,已经很老

河南南阳油田薛洪文,2017.9.21

 

 

村庄的怪事,已经很老。

象黑色尖石头。闲偶束缚的我去打盹一根老树根的梦,整整一个下午,衰老在向西的坡道,有无数的鸟飞来,又隐隐而离去,它们凄哀,它们……,如消失掉的白羊,在黑势力范围内的死亡之海。

山坡上,有菊花的黄。

山坡下,残墙横亘,有几朵滴血的枯萎的红花。它们脱落之物,如村口蹲着的一根老人烟管,吮吸着另一端凄凉的沉默,屋顶的烟囱再也没有柴火的明光。

田间,塞满了

草做的人,生活着他们的生活。衣着褴衫,早已,夜风做了西风的巢穴;也许,掏出的是一根草,那是一棵草的人像象征,惦记着村口那盼归的人影,至今没有回到记忆的像片…..

木作的栅栏

不再熟悉放羊的人……。牧羊的鞭子冷了羊群的叫声,它们像古怪的家俱,沉睡在消失的回忆。

无声的堆集,砌筑了

村庄之上的小油田矿区的古怪。山坡上,有菊花的黄;山坡下,有残墙横亘;在黑势力范围内的死亡之海滨上,浮起一个个无鸟的村庄。

闲偶束缚的,

让我惊愕。我如鲜味的泥巴,衰老在向西的坡道,西风有菊花的黄,举头,去编写那人间路面长满的黑道……

 

17秋,多伤愁了秋雾的凋零

河南南阳油田薛洪文,2017.9.22

 

秋是多伤愁的。

一个愁字,有了万般伤感的秋。国破是愁,家亡是愁,忧患是愁,世道是愁,写了千年的有伤的字;与楼台的朱颜已改,与八千里路的云与月,与大漠的吹风吹沙,与城郭郊外的凄凄荒道,他们是字的愁,是秋的伤,是一个秋与一颗心的愁字的凋零,是满满的忧国忧民的情感吹落在秋的黄昏。

这秋,也是往年的秋。夹杂着秋风、秋雨,来得很早,大有一波强气流的秋凉,就可让人见不到历史的秋字,也试图一下子卷走秋字的千年情感伤愁,这毕竟是今年的秋了,来得更加迅猛,象无数的虚盛黑势(大地崛起的阴势力)冷手冷气纠集再号角着北风,把一条河切开,塞进寒冰的冬。

早晨,就遇见了秋雾。灰蒙蒙的,我独自一人沿着村子小路走步去工作的地方,身前身后全是灰色的死魂,前面是吹我的死灰的雾,后面是埋我的行走的路。

雾是这个秋的。

我在雾中,走进这个包裹的冷秋的秋字。面部一直有如绒如毛的湿气,也不知道潮湿的湿气流进皮肤有几寸了,只觉得眉间全是水滴,头发本已白也难以分辨有雾浸染的白。脑子里,只有脚步的感知,时不时地,会出现空白;尔后,又会抓住头发的苍白,在眼眶里的雾海,去想一些这个秋的事。

偶儿,听到秋的伤愁的声音。它们是“满江红”的历史泣歌,它们是“照汗青”的竹板,它们是“汨罗江”的江声,它们是万里长征的脚步声,它们是“冷对千夫指”的字句……

秋雾,不知何时散淡去了。

秋的影子,更加清晰起来。旁边躺着一条小死河,臭气熏天的浊黄,馋嘴着天空新味气体,细看:河里有一只死去的猫,也只剩一张变形的样子,怪是可怜的。可是,还有几只黑色的塑料袋,饱饱地,已高出水面许多,气味异常,不可去细想那里面的东西,恐怖气味瞬间飞出来。

隐约间,前面。

前面,隐约间,有火的光。这一路无人,总算有人间的火,我快步向前,一步步地清楚起来。

一个弯曲着腰的老人,沉默地蹲在一个黄土堆,只顾烧黄纸,头也不抬。

我顿感起来………

能帮他点什么?走近,轻声道。

他慢慢地抬起头来,语速接近雾泪。说道:这空坟烧了许年了,人也不知落到哪堆荒草去了,听说道上的人再也不来找他了。

我的眼前,顿时,有升起的黑雾。样子古怪,是兽,是魔,是黑道?在这个秋的早早来到的往年的秋。

忧患是愁,世道是愁,亡我法绳秩序的伤愁是一个秋与一颗心的愁字的凋零,是满满的忧国忧民的情感吹落在秋的伤愁。

 

18说点“怪”的事吧!!

河南南阳油田薛洪文,2017.9.22

 

说点“怪”的事吧!

这个方块字内的事。其字的象形已略去了许多,许多与心有关的地方,我们也不常去关注,“怪”就通俗为少见之物,凡少见之后,又长了见识,也就不为怪了。

于是乎,就把一个奇字拉到旁边,凡奇可以论之,也可以认可容之,更可视为大于认可的。

有奇的山水风景,有奇的生命造型,如此凡多的更有凡多,我们大可赏之,也可叹之。只是这些都是审美后的,是先人引导而提前灌入的心的价值认可。

可我要说的,是另外的一部分。

奇句子,是诗人造的吧。诗人是灵性的布谷鸟,可这鸟也未必能落到枝上,有人说这些鸟怪,杀之也不会引起灾难性的……

更有人,相信手掌上的声音,手掌大到可以遮荫,不习惯法的秩序与廉洁的自律。例如:若一首诗的奇句子里,有造思考人性的,反抗暴力黑势的意形,就释解为异类的怪。其处置方法通用,抄掉字稿焚去痕迹,人由“道”上的人埋掉。

这大概就不再是奇了,而是“怪”了,也不能这样地说,因为,凡少见之后,又长了见识,也就不为怪了。

本文,不能取长,也不许取长,只能取音的尾部了…..

余音,若能延续,就可见我的字迹了。正如,一些民间的传说的事,野蛮的兽不是奇,而是有其称谓的黑大佬。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