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经济论坛
薛洪文河南油田 发表于  2017-09-20 20:37:37 8645字 ( 0/1478)

这是第几个秋,秋的夜了? 河南南阳油田薛洪文,2017.9.20 造万物的天宇,啊!你有海有山,海再深也淹没不了云与山。你造物的缺憾,灰尘比骨头还要多,大...

这是第几个秋,秋的夜了?

河南南阳油田薛洪文,2017.9.20

造万物的天宇,啊!你有海有山,海再深也淹没不了云与山。你造物的缺憾,灰尘比骨头还要多,大海的海底都是血红色的珊瑚,我愿摘一根肋骨,补偿你的错误,化魂一朵秋雨的嘘泣。

----------写给抗挣黑势与腐败的人类骨头

 

又秋夜了。

秋落起淅淅沥沥的雨声,这比烟云还薄的嘘泣哭声,滴滴答答地拥挤在秋风中,又凄凄悲悲地飞进凄迷的雨中。难眠的,只能睁大眼睛,看着眼睛内的黑影,这是第几个秋,秋的夜,秋夜的雨声。

能想起的,尽在雨声的嘘泣。

象一把把失魂的鬼魂,它们不愿向泥土下面滑去,也不愿意去做一次忘却的旅行。它们,棱瘦的眼神睁得大大的,飞进我听雨的雨声的淅淅沥沥。

要做梦么?

这难眠的,只能睁大眼睛,看着眼睛外的黑,里面是什么呢?这不可舍弃的梦,劝我细心眼眶的凹陷部分,是一根根会说话的寻光的声音,拥挤在秋风中,又凄凄悲悲地飞进凄迷的雨中。

这不是梦。

凹陷的眼眶睁大眼睛。里面,是我能背诵的句子,还有我能写下的字粒;它们,棱瘦的眼神睁得大大的,看着眼睛外的人间黑道势力,一把把铁锹在活埋人骨的嘘泣哭声。

梦是多想的魂。

又秋夜了。

难眠的,只能睁大眼睛。想同样的夜的古人,想同样的嘘泣的句子,想同样的淅淅沥沥的雨声。

这是第几个秋,秋的夜,秋夜的雨声?

我沉默而不能自禁。嘴唇,比烟云还薄的嘘泣哭声,滴滴答答地拥挤在秋风中,又凄凄悲悲地飞进凄迷的雨中。

外面,是雨,是秋的雨。人世间的雨,不知何时落下的黑势力的雨,我只是分得一隅的雨,紧锁在一个孤岛的茅屋。

梦是残酷的人魂。

正义与教书的人,教化不了破坏法的秩序的游戏的黑道人。一介书生的旧薄衣,何能扶正鎏金的字文?

这是第几个秋,秋的夜,秋夜的雨声?

外面的,野蛮的人兽,说道:这里,只有秋的夜,落在秋的雨声……

我只能睁大眼睛。

看着眼睛内的黑影,沉闷地问道:这是第几个秋了,秋的夜,秋夜的雨声?它们不愿向泥土下面滑去,也不愿意去做一次忘却的旅行。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