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经济论坛
吴愚 发表于  2017-07-17 07:20:19 2370字 ( 2/564)

无形的手 有形的手(修改重发)

              无形的手,有形的手
        经济学界,“市场”被视为那只“无形的手”,“政府”是另一只“有形的手”。这两只手如何调节,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不管如何,社会始终处于周期波动,百姓颠沛流离、云山雾罩。
        自从社会有了经济危机以来,经济学界乃至全世界都在找“两只手”的问题。这次全球经济危机,爆发已经九年,问题似乎仍未找到,更谈不上解决。
        吴愚过去的文章,早有提及,认为真正“无形的手”是私有继承制度。今天需要指出与之对应的“有形的手”。
        “有形的手”是任何一个有机会侵占他人或公共集体利益的,某些个人或某些团伙的手——从大街上的小偷,到有机会实施贪腐行为的国际机构的最高权力者,涵盖了底层到顶端的任何角落。在机会来临的时刻,这些“有形的手”都会在“无形的手”的召唤下,适时伸将出来。伸出来的手并不完全可以归结于“为了继承”,但这只手获得的部分可以有“继承制度的保护”,从而多了几份侥幸心理,甚至得手之后通过“洗白”,于是又会拿起法律武器要进行“正当维护”。也有借助“涉黑”来维护的,这就完全走向了大众的对立面。
        在底层,那只“有形的手”很可能是为了生存需要。但他没有乞讨,没有去自己劳动,他伸向了别人的口袋。他如果乞讨,因为手脚齐全,难有市场;他也可能没有技能无法获得劳动机会但有家庭需要负担,或者好吃懒做。
        在顶端,已经属于社会成功人士,有了优厚的待遇,但如果失去信仰,个人荣耀抵不过物质利益的诱惑,只要机会来临,为了退位后的享受,为了子女的轻松,有些人就会掏出“有形的手”。这些人“有形的手”如果伸出来,社会危害往往很大,相对于那些底层的“无形的手”的威力(破坏力),可能是成千上万倍。
        从底层到顶端,各个环节,只要有“适当的机会”,都会有愿意掏出“有形的手”的一批人。数量的多寡,从底层到顶端,也呈金字塔状。
        单独从底层的“有形的手”来说,受“无形的手”操控的直接可能性不大。但顶端的“有形的手”受“无形的手”影响很大,然后,顶端的“有形的手”制造着大量的不公平、不公正,逐级传递到底层后,就有了“手脚齐全,难有市场而没技能没劳动机会却需要负担家庭,或者好吃懒做的”。顶端的“有形的手”影响着底层的“有形的手”。
        各个国家那些急于“洗白”和已经“洗白”的“有形的手”,或者已经“涉黑”的,是社会的毒瘤,共同构成经济危机这种传染病的“病原体”。积少成多,危机就要周期性爆发。
        故此,要让社会没有这类“有形的手”的办法,就是剁掉那只“无形的手”。它虽无形,并不是不可剁——因为人类已经到了“过剩经济”时代,进入了“环境过度破坏”时代。社会如果剁了“无形的手”,那些伸向别人口袋的“有形的手”,绝大多数情况下会无以遁形,乃至逐步消失。
        经济学界定义的,无论“有形的手”,还是“无形的手”,其实哪只都离不开,故而没法剁。“两只手”的运用,都出现过不同问题,问题来了,只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或者积弊太久,从而来次相互之间的全盘否定。
        如果是经济学界对“无形的手”和“有形的手”定义不准,想要“有的放矢”,那就难了。找不到靶心,只有放空炮。或者经济危机侥幸暂时控制了,过不了多久,还会再来。
        

                       20170716-09:16
                       20170717-07:19修改

吴愚 发表于  2017-07-17 13:09:21 0字 ( 0/26)

回复@利国寄堡:任何一轮经济繁荣,必是大盗不止,小盗猖獗。随后而有经济衰退。

回复@利国寄堡:任何一轮经济繁荣,必是大盗不止,小盗猖獗。随后而有经济衰退。               无形的手,有形的手
        经济学界,“市场”被视为那只“无形的手”,“政府”是另一只“有形的手”。这两只手如何调节,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不管如何,社会始终处于周期波动,百姓颠沛流离、云山雾罩。
        自从社会有了经济危机以来,经济学界乃至全世界都在找“两只手”的问题。这次全球经济危机,爆发已经九年,问题似乎仍未找到,更谈不上解决。
        吴愚过去的文章,早有提及,认为真正“无形的手”是私有继承制度。今天需要指出与之对应的“有形的手”。
        “有形的手”是任何一个有机会侵占他人或公共集体利益的,某些个人或某些团伙的手——从大街上的小偷,到有机会实施贪腐行为的国际机构的最高权力者,涵盖了底层到顶端的任何角落。在机会来临的时刻,这些“有形的手”都会在“无形的手”的召唤下,适时伸将出来。伸出来的手并不完全可以归结于“为了继承”,但这只手获得的部分可以有“继承制度的保护”,从而多了几份侥幸心理,甚至得手之后通过“洗白”,于是又会拿起法律武器要进行“正当维护”。也有借助“涉黑”来维护的,这就完全走向了大众的对立面。
        在底层,那只“有形的手”很可能是为了生存需要。但他没有乞讨,没有去自己劳动,他伸向了别人的口袋。他如果乞讨,因为手脚齐全,难有市场;他也可能没有技能无法获得劳动机会但有家庭需要负担,或者好吃懒做。
        在顶端,已经属于社会成功人士,有了优厚的待遇,但如果失去信仰,个人荣耀抵不过物质利益的诱惑,只要机会来临,为了退位后的享受,为了子女的轻松,有些人就会掏出“有形的手”。这些人“有形的手”如果伸出来,社会危害往往很大,相对于那些底层的“无形的手”的威力(破坏力),可能是成千上万倍。
        从底层到顶端,各个环节,只要有“适当的机会”,都会有愿意掏出“有形的手”的一批人。数量的多寡,从底层到顶端,也呈金字塔状。
        单独从底层的“有形的手”来说,受“无形的手”操控的直接可能性不大。但顶端的“有形的手”受“无形的手”影响很大,然后,顶端的“有形的手”制造着大量的不公平、不公正,逐级传递到底层后,就有了“手脚齐全,难有市场而没技能没劳动机会却需要负担家庭,或者好吃懒做的”。顶端的“有形的手”影响着底层的“有形的手”。
        各个国家那些急于“洗白”和已经“洗白”的“有形的手”,或者已经“涉黑”的,是社会的毒瘤,共同构成经济危机这种传染病的“病原体”。积少成多,危机就要周期性爆发。
        故此,要让社会没有这类“有形的手”的办法,就是剁掉那只“无形的手”。它虽无形,并不是不可剁——因为人类已经到了“过剩经济”时代,进入了“环境过度破坏”时代。社会如果剁了“无形的手”,那些伸向别人口袋的“有形的手”,绝大多数情况下会无以遁形,乃至逐步消失。
        经济学界定义的,无论“有形的手”,还是“无形的手”,其实哪只都离不开,故而没法剁。“两只手”的运用,都出现过不同问题,问题来了,只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或者积弊太久,从而来次相互之间的全盘否定。
        如果是经济学界对“无形的手”和“有形的手”定义不准,想要“有的放矢”,那就难了。找不到靶心,只有放空炮。或者经济危机侥幸暂时控制了,过不了多久,还会再来。
        

                       20170716-09:16
                       20170717-07:19修改

利国寄堡 发表于  2017-07-17 10:47:02 116字 ( 0/25)

“市场”被视为那只“无形的手”,“政府”是另一只“有形的手”,这两只手如何调节,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自从社会有了经济危机以来,经济学界乃至全世界都在找“两只手”

              无形的手,有形的手
        经济学界,“市场”被视为那只“无形的手”,“政府”是另一只“有形的手”。这两只手如何调节,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不管如何,社会始终处于周期波动,百姓颠沛流离、云山雾罩。
        自从社会有了经济危机以来,经济学界乃至全世界都在找“两只手”的问题。这次全球经济危机,爆发已经九年,问题似乎仍未找到,更谈不上解决。
        吴愚过去的文章,早有提及,认为真正“无形的手”是私有继承制度。今天需要指出与之对应的“有形的手”。
        “有形的手”是任何一个有机会侵占他人或公共集体利益的,某些个人或某些团伙的手——从大街上的小偷,到有机会实施贪腐行为的国际机构的最高权力者,涵盖了底层到顶端的任何角落。在机会来临的时刻,这些“有形的手”都会在“无形的手”的召唤下,适时伸将出来。伸出来的手并不完全可以归结于“为了继承”,但这只手获得的部分可以有“继承制度的保护”,从而多了几份侥幸心理,甚至得手之后通过“洗白”,于是又会拿起法律武器要进行“正当维护”。也有借助“涉黑”来维护的,这就完全走向了大众的对立面。
        在底层,那只“有形的手”很可能是为了生存需要。但他没有乞讨,没有去自己劳动,他伸向了别人的口袋。他如果乞讨,因为手脚齐全,难有市场;他也可能没有技能无法获得劳动机会但有家庭需要负担,或者好吃懒做。
        在顶端,已经属于社会成功人士,有了优厚的待遇,但如果失去信仰,个人荣耀抵不过物质利益的诱惑,只要机会来临,为了退位后的享受,为了子女的轻松,有些人就会掏出“有形的手”。这些人“有形的手”如果伸出来,社会危害往往很大,相对于那些底层的“无形的手”的威力(破坏力),可能是成千上万倍。
        从底层到顶端,各个环节,只要有“适当的机会”,都会有愿意掏出“有形的手”的一批人。数量的多寡,从底层到顶端,也呈金字塔状。
        单独从底层的“有形的手”来说,受“无形的手”操控的直接可能性不大。但顶端的“有形的手”受“无形的手”影响很大,然后,顶端的“有形的手”制造着大量的不公平、不公正,逐级传递到底层后,就有了“手脚齐全,难有市场而没技能没劳动机会却需要负担家庭,或者好吃懒做的”。顶端的“有形的手”影响着底层的“有形的手”。
        各个国家那些急于“洗白”和已经“洗白”的“有形的手”,或者已经“涉黑”的,是社会的毒瘤,共同构成经济危机这种传染病的“病原体”。积少成多,危机就要周期性爆发。
        故此,要让社会没有这类“有形的手”的办法,就是剁掉那只“无形的手”。它虽无形,并不是不可剁——因为人类已经到了“过剩经济”时代,进入了“环境过度破坏”时代。社会如果剁了“无形的手”,那些伸向别人口袋的“有形的手”,绝大多数情况下会无以遁形,乃至逐步消失。
        经济学界定义的,无论“有形的手”,还是“无形的手”,其实哪只都离不开,故而没法剁。“两只手”的运用,都出现过不同问题,问题来了,只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或者积弊太久,从而来次相互之间的全盘否定。
        如果是经济学界对“无形的手”和“有形的手”定义不准,想要“有的放矢”,那就难了。找不到靶心,只有放空炮。或者经济危机侥幸暂时控制了,过不了多久,还会再来。
        

                       20170716-09:16
                       20170717-07:19修改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