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经济论坛
古洋斋 发表于  2017-07-10 19:27:12 5903字 ( 0/1053)

糊涂的婚姻,谁糊涂?

糊涂的婚姻,谁糊涂?

古洋斋

央视《今日说法(2017/7/10)》刚播放的一桩“重婚罪”,题目叫《糊涂的婚姻》。从影视内容上看,编剧者显然是指犯重婚罪的妇女蔡运妹“糊涂”,但我却不是这么看——我看犯糊涂的是第二次给蔡女颁发“结婚证”的广西贺州市民政局。为什么?

因为这并不是“两段说不清的婚姻”。蔡女与其第一个丈夫彭育宋是2001年登记结婚的,期间生育有一子一女,但蔡女依然极不安分,竟带着个野男人来家住了两夜寻欢作乐,彭育宋就打了她,2007年她干脆就不告而别出走了,丈夫与子女们到处找不到她,子女自然恨她无情无义。2012年她又自己回来了,回来找到自己的身分证就又跑了,2013年在贺州市民政局又与姓俆的一男子登记结了婚。201611月彭育宋将蔡女告上法庭,要求法院撤消后者准予结婚,并按重婚罪追究蔡女刑事责任。当记者去采访发证的民政局时,工作人员的回答是“是女方欺骗了我们——登记表上填的是‘未婚’”。记者再追问为什么不调查时,回答是“我们是2004年才建立的电子登记,她以前结过婚的资料查不到。这种情况他们正在抓紧‘补录’档案”。唏噓!好一个“抓紧‘补录’档案”。以前没有电子登记,岂不是都有空子可钻了?不!工作人员又回答,“我们为了防止登记人说谎,我们在登记表上专门有一句话是若有不实当事人自己负责”,这就把政府工作人员失职的责任推的干干净净的了。正如老实巴交的农民彭育宋所言,我们的户口本、结婚证都还在我家里,蔡运妹就凭个人身份证就能给办结婚证?我的权益到哪里去了?

本来我以为这是个案,没有发帖子的必要(医生根据我的健康状况本就不让我再打电脑),但是一百度,才知道目前这种重婚的事件还不少,且花样百出。

于是我想到这一悲剧的发生,是由少数公务员的失职不作为造成的。已经真相大白,还要把自己也说成“也是受害者。

我们的制度设计了“问责制”,它不仅是一根鞭子,也是一面镜子,能不能把“失职问责”成为国家政坛的一种常态,是衡量国家政治健康、经济发展的精准尺度。

王安石就说过不难于立法,而难于法之必行;不难于听言,而难于言之必效。我更赞成这种说法:“法纪观念淡薄,有法不依、执法不严,是中国社会的老问题。这同样会反映到政治生活中。制度出台后如果不执行也无后果,会比没有出台这项制度更糟糕,因为它意味着所有制度的权威性都可以被挑战。”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