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经济论坛
吴愚 发表于  2017-04-06 09:27:12 15933字 ( 2/1018)

“反腐败”其实应该从“反封建”着手(原创首发)

“反腐败”其实应该从“反封建”着手

 

    “反腐败”应该从“反封建”着手,这可能会让读者感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国经历封建社会的时期漫长,国人封建陋习颇多,这该从何谈起?

    这里说的“反封建”看似主要针对国人,但不仅仅是针对国人。这里说的“反封建”,包括整个时代,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整个时代还建立在封建社会基础之上。

    封建社会的上层建筑是权力世袭制度,与之相适应的经济基础是私有财产继承制度。权力世袭制度主要是皇权世袭制度。皇权为了巩固地位,一方面需要靠王公大臣、封疆大吏、地主阶层的支持拥护,于是,他们的地位(国外是“爵位”)都可以世袭;另一方面,这些权力地位都要靠经济基础支撑,也就有了相应的财产继承制度。

    两三百年前,世界各地纷纷推翻帝制,权力世袭制度瓦解,取而代之的是民主选举制度。与之相适应的经济基础即财产继承制度实质上没有发生改变,不过也有调整——资本主义国家大部分设置了遗产税;而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取消过“生产资料公有制”(随同取消生产资料私有制而取消了私有继承制,允许生活资料继承),但后来大多数社会主义国家“颜色革命”,恢复了“私有制”,也增加了遗产税设置。我国是少数几个坚持了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国家,这几个国家都没有遗产税,但我国进行了经济制度的改革与探索,为此,宪法保护公民私有财产权和私有财产继承权。

    封建社会,先是帝王家族的腐败,后来变成了所有权力的腐败和富裕阶层的骄奢淫逸,形成权力的烦恼,导致政权不断更迭。民主选举制度取代世袭制以后,权力的烦恼并没有消除每轮经济繁荣,都伴随大量腐败,社会财富通过经济危机重新洗牌。

    那么,权力的烦恼来自哪里?什么权力是蛀虫,是病菌?而且已经形成了传染病?什么权力让人们既爱又恨?我国的反腐败究竟在较量什么?世界的反腐败(甚至包括各类国际组织)究竟在较量什么?

    多数人的看法,反腐败是在和“权力”较量,是和“职位上的人”较量。

    个人看法是,每个人到了一定职位,都要和那个“真实的自我”较量,所以,反腐败,要看大家愿不愿“革自己的命”,愿不愿从宪法中剔除这个已经赋予的“多余的”而不应该是“与生俱来”的权力——公民的私有财产继承权。多数国家宪法仍在保护私有财产继承权。大家其实没必要恨私有财产权,没有继承权时,它也是可以独立存在的,那是个体生存与个体实现需要保护的权利。

    各国宪法没有废除私有财产继承制度,就是封建社会的经济基础还没有被推翻。封建社会的朝代更迭,乃至帝制被推翻,关键在于财产继承制度的固化作用而导致权力腐败。推翻帝制而不推翻财产继承制度,就没法发挥民主选举所产生“权力”的正确行使,因为财产继承制度会诱使“权力”固化既得利益,会诱使不掌握“权力”者去讨好巴结“权力”拥有者,从而会诱使“国家”不断印钞不断举债乃至不断突破所谓的“债务上限”,从而不断诱发经济危机。

    如果废了私有财产继承权,首先任何一个上升的台阶都有群众监督而不是阿谀奉承;其次,已经上台阶的,也会自觉维护尊严而不是利欲熏心。 贪腐者因为宪法赋予每个人“私有财产继承权”而可以肆无忌惮,即使那些情妇也是冲着他的既得权力而愿意用“私生子”去套牢他;制假售假者因为这个继承权而愿意冒天下之大不韪;多数人为了想让子女不比别人差而愿意阿谀奉承求爷爷告奶奶或者暗中媾和......无论国内外,我不知道有多少家庭没受过私有财产继承权的拖累,哪怕是寺庙的僧侣,道观的道士。所以,表面上是“职位”在害人事实是,在继承制社会,任何一个可以获得这些职位的个体,都可能犯错乃至犯罪,因为到了这个位置之后,获得的利益可以通过“继承制”的固化作用,牢牢地转化为“既得利益”;而没有获得“权力”但是获得“利益”的“非权力拥有者”,可以通过与“权力拥有者”媾和,共同固化既得利益,从而都失去了其在利益固化之前追求“公平公正”的心态。

    物质上,个体其实和祖先其实没多大直接关系,故而,个体和子孙也是相互独立的。但是,财产继承制度让祖先和个体有了物上的关系,也让个体和子孙有了物质上的关系。当某个个体达到一定职位,当财产继承制度对他产生巨大影响的时候,这个个体可能就会面临“上愧对祖宗下贻害子孙”的尴尬了——不仅物质上没了关系,精神上也“偷鸡不成蚀把米”。这,不限于帝王,包括所有人。

    四千余年前,权力世袭制度确立之后,财产继承制度随之而来。两三百年前,权力世袭制度纷纷离去,不知财产继承制度什么时候会灰飞烟灭?

    “反帝”已经基本结束,“反封建”在世界各地还没有真正开始或者没有得到坚持

    “反腐败”,就是要“反封建”;“反封建”,就是要“反私有财产继承制度”,就是要每个人“革自己的命”。

    世界各地的人们,你们愿意吗?

    再一次的世界革命高潮也许即将来临,你们准备好了吗?世界顶级富豪的“捐赠”(裸捐)已经开始,你们还在犹豫吗?

    这次,是和平的革命,因为涉及世界上每个公民。

 

               吴愚 20170406-06:49

实话实说ab 发表于  2017-04-06 10:21:12 7字 ( 0/49)

精辟精典!

“反腐败”其实应该从“反封建”着手

 

    “反腐败”应该从“反封建”着手,这可能会让读者感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国经历封建社会的时期漫长,国人封建陋习颇多,这该从何谈起?

    这里说的“反封建”看似主要针对国人,但不仅仅是针对国人。这里说的“反封建”,包括整个时代,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整个时代还建立在封建社会基础之上。

    封建社会的上层建筑是权力世袭制度,与之相适应的经济基础是私有财产继承制度。权力世袭制度主要是皇权世袭制度。皇权为了巩固地位,一方面需要靠王公大臣、封疆大吏、地主阶层的支持拥护,于是,他们的地位(国外是“爵位”)都可以世袭;另一方面,这些权力地位都要靠经济基础支撑,也就有了相应的财产继承制度。

    两三百年前,世界各地纷纷推翻帝制,权力世袭制度瓦解,取而代之的是民主选举制度。与之相适应的经济基础即财产继承制度实质上没有发生改变,不过也有调整——资本主义国家大部分设置了遗产税;而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取消过“生产资料公有制”(随同取消生产资料私有制而取消了私有继承制,允许生活资料继承),但后来大多数社会主义国家“颜色革命”,恢复了“私有制”,也增加了遗产税设置。我国是少数几个坚持了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国家,这几个国家都没有遗产税,但我国进行了经济制度的改革与探索,为此,宪法保护公民私有财产权和私有财产继承权。

    封建社会,先是帝王家族的腐败,后来变成了所有权力的腐败和富裕阶层的骄奢淫逸,形成权力的烦恼,导致政权不断更迭。民主选举制度取代世袭制以后,权力的烦恼并没有消除每轮经济繁荣,都伴随大量腐败,社会财富通过经济危机重新洗牌。

    那么,权力的烦恼来自哪里?什么权力是蛀虫,是病菌?而且已经形成了传染病?什么权力让人们既爱又恨?我国的反腐败究竟在较量什么?世界的反腐败(甚至包括各类国际组织)究竟在较量什么?

    多数人的看法,反腐败是在和“权力”较量,是和“职位上的人”较量。

    个人看法是,每个人到了一定职位,都要和那个“真实的自我”较量,所以,反腐败,要看大家愿不愿“革自己的命”,愿不愿从宪法中剔除这个已经赋予的“多余的”而不应该是“与生俱来”的权力——公民的私有财产继承权。多数国家宪法仍在保护私有财产继承权。大家其实没必要恨私有财产权,没有继承权时,它也是可以独立存在的,那是个体生存与个体实现需要保护的权利。

    各国宪法没有废除私有财产继承制度,就是封建社会的经济基础还没有被推翻。封建社会的朝代更迭,乃至帝制被推翻,关键在于财产继承制度的固化作用而导致权力腐败。推翻帝制而不推翻财产继承制度,就没法发挥民主选举所产生“权力”的正确行使,因为财产继承制度会诱使“权力”固化既得利益,会诱使不掌握“权力”者去讨好巴结“权力”拥有者,从而会诱使“国家”不断印钞不断举债乃至不断突破所谓的“债务上限”,从而不断诱发经济危机。

    如果废了私有财产继承权,首先任何一个上升的台阶都有群众监督而不是阿谀奉承;其次,已经上台阶的,也会自觉维护尊严而不是利欲熏心。 贪腐者因为宪法赋予每个人“私有财产继承权”而可以肆无忌惮,即使那些情妇也是冲着他的既得权力而愿意用“私生子”去套牢他;制假售假者因为这个继承权而愿意冒天下之大不韪;多数人为了想让子女不比别人差而愿意阿谀奉承求爷爷告奶奶或者暗中媾和......无论国内外,我不知道有多少家庭没受过私有财产继承权的拖累,哪怕是寺庙的僧侣,道观的道士。所以,表面上是“职位”在害人事实是,在继承制社会,任何一个可以获得这些职位的个体,都可能犯错乃至犯罪,因为到了这个位置之后,获得的利益可以通过“继承制”的固化作用,牢牢地转化为“既得利益”;而没有获得“权力”但是获得“利益”的“非权力拥有者”,可以通过与“权力拥有者”媾和,共同固化既得利益,从而都失去了其在利益固化之前追求“公平公正”的心态。

    物质上,个体其实和祖先其实没多大直接关系,故而,个体和子孙也是相互独立的。但是,财产继承制度让祖先和个体有了物上的关系,也让个体和子孙有了物质上的关系。当某个个体达到一定职位,当财产继承制度对他产生巨大影响的时候,这个个体可能就会面临“上愧对祖宗下贻害子孙”的尴尬了——不仅物质上没了关系,精神上也“偷鸡不成蚀把米”。这,不限于帝王,包括所有人。

    四千余年前,权力世袭制度确立之后,财产继承制度随之而来。两三百年前,权力世袭制度纷纷离去,不知财产继承制度什么时候会灰飞烟灭?

    “反帝”已经基本结束,“反封建”在世界各地还没有真正开始或者没有得到坚持

    “反腐败”,就是要“反封建”;“反封建”,就是要“反私有财产继承制度”,就是要每个人“革自己的命”。

    世界各地的人们,你们愿意吗?

    再一次的世界革命高潮也许即将来临,你们准备好了吗?世界顶级富豪的“捐赠”(裸捐)已经开始,你们还在犹豫吗?

    这次,是和平的革命,因为涉及世界上每个公民。

 

               吴愚 20170406-06:49

吴愚 发表于  2017-04-06 13:16:13 9字 ( 0/58)

谢谢您的大力支持!

“反腐败”其实应该从“反封建”着手

 

    “反腐败”应该从“反封建”着手,这可能会让读者感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国经历封建社会的时期漫长,国人封建陋习颇多,这该从何谈起?

    这里说的“反封建”看似主要针对国人,但不仅仅是针对国人。这里说的“反封建”,包括整个时代,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整个时代还建立在封建社会基础之上。

    封建社会的上层建筑是权力世袭制度,与之相适应的经济基础是私有财产继承制度。权力世袭制度主要是皇权世袭制度。皇权为了巩固地位,一方面需要靠王公大臣、封疆大吏、地主阶层的支持拥护,于是,他们的地位(国外是“爵位”)都可以世袭;另一方面,这些权力地位都要靠经济基础支撑,也就有了相应的财产继承制度。

    两三百年前,世界各地纷纷推翻帝制,权力世袭制度瓦解,取而代之的是民主选举制度。与之相适应的经济基础即财产继承制度实质上没有发生改变,不过也有调整——资本主义国家大部分设置了遗产税;而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取消过“生产资料公有制”(随同取消生产资料私有制而取消了私有继承制,允许生活资料继承),但后来大多数社会主义国家“颜色革命”,恢复了“私有制”,也增加了遗产税设置。我国是少数几个坚持了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国家,这几个国家都没有遗产税,但我国进行了经济制度的改革与探索,为此,宪法保护公民私有财产权和私有财产继承权。

    封建社会,先是帝王家族的腐败,后来变成了所有权力的腐败和富裕阶层的骄奢淫逸,形成权力的烦恼,导致政权不断更迭。民主选举制度取代世袭制以后,权力的烦恼并没有消除每轮经济繁荣,都伴随大量腐败,社会财富通过经济危机重新洗牌。

    那么,权力的烦恼来自哪里?什么权力是蛀虫,是病菌?而且已经形成了传染病?什么权力让人们既爱又恨?我国的反腐败究竟在较量什么?世界的反腐败(甚至包括各类国际组织)究竟在较量什么?

    多数人的看法,反腐败是在和“权力”较量,是和“职位上的人”较量。

    个人看法是,每个人到了一定职位,都要和那个“真实的自我”较量,所以,反腐败,要看大家愿不愿“革自己的命”,愿不愿从宪法中剔除这个已经赋予的“多余的”而不应该是“与生俱来”的权力——公民的私有财产继承权。多数国家宪法仍在保护私有财产继承权。大家其实没必要恨私有财产权,没有继承权时,它也是可以独立存在的,那是个体生存与个体实现需要保护的权利。

    各国宪法没有废除私有财产继承制度,就是封建社会的经济基础还没有被推翻。封建社会的朝代更迭,乃至帝制被推翻,关键在于财产继承制度的固化作用而导致权力腐败。推翻帝制而不推翻财产继承制度,就没法发挥民主选举所产生“权力”的正确行使,因为财产继承制度会诱使“权力”固化既得利益,会诱使不掌握“权力”者去讨好巴结“权力”拥有者,从而会诱使“国家”不断印钞不断举债乃至不断突破所谓的“债务上限”,从而不断诱发经济危机。

    如果废了私有财产继承权,首先任何一个上升的台阶都有群众监督而不是阿谀奉承;其次,已经上台阶的,也会自觉维护尊严而不是利欲熏心。 贪腐者因为宪法赋予每个人“私有财产继承权”而可以肆无忌惮,即使那些情妇也是冲着他的既得权力而愿意用“私生子”去套牢他;制假售假者因为这个继承权而愿意冒天下之大不韪;多数人为了想让子女不比别人差而愿意阿谀奉承求爷爷告奶奶或者暗中媾和......无论国内外,我不知道有多少家庭没受过私有财产继承权的拖累,哪怕是寺庙的僧侣,道观的道士。所以,表面上是“职位”在害人事实是,在继承制社会,任何一个可以获得这些职位的个体,都可能犯错乃至犯罪,因为到了这个位置之后,获得的利益可以通过“继承制”的固化作用,牢牢地转化为“既得利益”;而没有获得“权力”但是获得“利益”的“非权力拥有者”,可以通过与“权力拥有者”媾和,共同固化既得利益,从而都失去了其在利益固化之前追求“公平公正”的心态。

    物质上,个体其实和祖先其实没多大直接关系,故而,个体和子孙也是相互独立的。但是,财产继承制度让祖先和个体有了物上的关系,也让个体和子孙有了物质上的关系。当某个个体达到一定职位,当财产继承制度对他产生巨大影响的时候,这个个体可能就会面临“上愧对祖宗下贻害子孙”的尴尬了——不仅物质上没了关系,精神上也“偷鸡不成蚀把米”。这,不限于帝王,包括所有人。

    四千余年前,权力世袭制度确立之后,财产继承制度随之而来。两三百年前,权力世袭制度纷纷离去,不知财产继承制度什么时候会灰飞烟灭?

    “反帝”已经基本结束,“反封建”在世界各地还没有真正开始或者没有得到坚持

    “反腐败”,就是要“反封建”;“反封建”,就是要“反私有财产继承制度”,就是要每个人“革自己的命”。

    世界各地的人们,你们愿意吗?

    再一次的世界革命高潮也许即将来临,你们准备好了吗?世界顶级富豪的“捐赠”(裸捐)已经开始,你们还在犹豫吗?

    这次,是和平的革命,因为涉及世界上每个公民。

 

               吴愚 20170406-06:49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