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经济论坛
qglt8848 发表于  2015-04-08 10:55:57 12367字 ( 0/72)

欧盟专家对财务分析与传统会计方法的区别缺乏基本认识,对财务分析的难度缺乏起码的了解 ——《发展项目财务与经济分析手册》错误浅析(四)

欧盟专家对财务分析与传统会计方法的区别缺乏基本认识,对财务分析的难度缺乏起码的了解

——《发展项目财务与经济分析手册》错误浅析(四)

六、《手册》的“财务分析方法”体系质疑

 

§6.1 《手册》的“财务分析方法”体系

 

《手册》中的“财务分析方法”体系包括:

估算项目各年的包括投产前费用、固定资产投资、流动资金在内的“初始投资”(见附P.4其与各种体系一样);

②将“初始投资”及“重置投资”插入融资前的现金流量表(见附P.8[]),计算融资前现金流量及累计现金流量;

③照抄借款时约定的各年还本付息额,按所谓的通货紧缩系数,转换为“固定价格下”各年的本金偿还和利息支付(见附P.8[]);

④将B中计算的融资前现金流量,加权益投资、收到的贷款,减C“固定价格下”本金偿还和利息支付,计算融资后现金流量及累计现金流量(见附P.10[]);

⑤用计算器,查得回收期、净现值及内部收益率。

 

§6.2 《手册》的“财务分析方法”体系质疑

 

在《手册》中,第3章“案例研究”的财务分析报表最多,下面即根据该案例,对《手册》的“财务分析方法”体系,提出几处疑点,与同行商榷。

1)该案例所涉系工业项目。其固定资产投资形成固定资产、无形资产。根据固定资产及无形资产原值所计算的折旧及摊销,固然不计入.2“甘蔗农场融资前的现金流量表”(见附P.8[])、表.4“甘蔗农场融资后的现金流量表”(见附P.10[]),但必须计入损益表,以在计算净利润时将其予以扣除。

因为该案例未计算折旧摊销,所以不能设置损益表,所以项目各年净利润、所得税、税后利润、公积金、股利分配、未分配利润等都不能计算,所以在《手册》附录F中,损益表只能是未列入公积金、股利分配、未分配利润的“简化列示”,资产负债表只是不能“涵盖整个项目计算期”的、取消了所有者权益的“结构”(见附P.13)。

损益表、资产负债表均是最重要的财务分析报表。前已提及,笔者开始对附录F如此处理这两种报表还感到奇怪,后经同行指点,才算明白,其原因即在于此。

投资净利润率系反映项目盈利能力的主要务指标,所得税系反映项目对社会的贡献,股利分配系项目对投资人的回报,损益表系反映项目盈利能力的主要报表,资产负债表系反映项目财务状况的唯一报表。没有这些,项目的财务分析就可能离谱,大概相信的人不多。

2)该“案例研究”称:“项目寿命期内并没有发现任何农场偿债能力问题,虽然有一年现金流量出现负值(即不得不进行重置投资的第11年),累计的现金流量余额仍然保持非常高的正值”(见附P.10[])。但如上述,该案例未计算所得税、公积金、股利分配,此三者中所得税、股利分配业已从企业流出,公积金按规定不能用作偿还债务。因此,在表.4“甘蔗农场融资后的现金流量表”(见附P.10[])中,不能因为累计的现金流量余额“保持非常高的正值”,就认为“没有发现任何农场偿债能力问题”。

现即以该表(见附P.10[])第4年为例进行说明,如该年上缴所得税400,提取公积金50,股利分配200,则该年可用于偿还债务的资金为11911841-400-50-200),小于该年的本金偿还和利息支付1297763+534),表明该年“农场偿债能力”存在问题,需要筹资解决。

可见,该案例所称“项目寿命期内并没有发现任何农场偿债能力问题”系在没有计算所得税、公积金及股利分配的前提下得出的结论,较为离谱,稍有财税知识的人,可能都不会相信。

3)以上已及,“案例研究”系“某制糖综合体正筹划”的“4000公顷的灌溉甘蔗地”,应属于改扩建项目,但书中将其当作新建项目处理,对该制糖综合体的现有资产、现有债务等一字未提。

改扩建项目是在企业现有基础上进行建设。其需利用包括现有资产在内的企业的各种资源,要偿还企业现有的各种债务。因此,必须要在企业现有数据的基础上,对该类项目进行财务分析。

如不利用企业的现有数据,财务分析则均从零开始,则在不同的企业建设同样的项目,得到的各种评价指标就完全相同。

但实际情形绝非如此。如果财务状况相差悬殊的AB两家企业,均拟建设同样的项目。A企业经营及财务状况一直很好,有大量的固定资产可以调拨使用故可节约大量的投资,有足够的资金满足项目需要而无需负债融资,其上项目投资少,且项目投产后,财务费用中不含长期借款利息,总成本费用低而导致利润进一步增加,使财务状况更加向好;而B财务状况一直恶劣,资产质量差,债务沉重,现有资产无法利用而要全部购置,故乙上项目,投资大,且债务负担加重,项目投产后,利息支出增加,总成本费用上升而导致亏损进一步增加,财务状况进一步恶化。因此,尽管是同样的项目,在A企业建设财务状况能够更加向好;而在B建设,则雪上加霜,使财务状况更加恶化。

根据欧盟专家的“财务分析方法”,不同的企业建设同样的项目,就会得到同样的计算指标。倘若如此,那家乐福、沃尔玛这些商业巨头如在北京王府井开设大型商场,获得很好的效益,则随便哪家卖百货的小商小贩,都能在王府井开同样的商场,都能取得同样的效益。这种“方法”显然离谱,大概连作者都不相信。

以上系笔者及周围同仁对《手册》的“财务分析方法”,提出的几点看法。囿于水平限制,各种错误在所难免,仅望其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谨望同行对本文中不当之处予以批评指正。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