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jimmye01 发表于  2020-02-27 10:28:11 19字 ( 0/13)

看来,属于工伤或烈士,得有运气成份了。

2月13日6时许,湖北省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医生刘文雄在家中猝死。由于刘文雄并非感染新冠肺炎,也未在规定的工作时间与地点死亡,2月20日仙桃市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认为,疫情期间,刘文雄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已不限于工作时间的8个小时和医院,人社部门不能机械地适用《工伤保险条例》,应该认定刘文雄医生死亡为工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家属决定向相关部门申请行政复议。

猝死前有不适症状

刘航告诉新京报记者,父亲于2017年开始患上心脏病,有时会胸口发闷,今年春节前开始出现胸痛症状。疫情发生以来,基层卫生院的就诊压力很大,父亲作为内科医生一直在一线接诊。

刘航提供给新京报记者一份《医生每日就诊量》统计表显示,刘文雄在1月12日至2月12日共接诊患者3181人,其间休息了两天,另有一天因为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检查。

另一份《2020年2月1日至12日门诊医生工作量》统计表中显示,刘文雄的接诊数量超过其他三名门诊医生接诊数量之和。上述两份统计表,得到了三伏潭镇卫生院一名财务工作人员的证实。

据仙桃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2月13日24时,仙桃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500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例)。其中三伏潭镇共有13例确诊病例。

刘航回忆,1月30日,刘文雄因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心电图、CT等都正常,但他回家后还是胸口疼。”

仙桃市人社局出具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部分内容载明了刘文雄的病逝情况: 2月13日5时50分许,刘文雄在家中突发疾病并晕厥,三伏潭卫生院相关人员在接到急救请求后赶到刘文雄家,与先到一步的焦然副院长一起开展抢救。6时14分,刘文雄经现场抢救无效死亡。《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诊断死亡原因为“急性心肌梗死”。

晚上10点仍接受患者电话问诊

刘航说,父亲下班后,几乎每天都有人打来电话找他问诊。“晚上10点、早上6点都有,有时候还没起床,电话就过来了。”

“刘文雄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内科医生,医德、医术都不错。在门诊部的四个人里,他的接诊量是最大的。”三伏潭镇卫生院院长周怀林说。

三伏潭镇卫生院副院长焦然介绍,疫情发生之后,医院另设了一个发热门诊。门诊部依旧由4名医生负责,他们也会把发热的病人筛查出来给发热门诊。焦然介绍,“春节期间返乡的人多,医生们工作量很大,病人都排队等着。由于是基层医院,病人晚上看病不方便,卫生院会把医生的电话提供给患者。”

在上述《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中,也肯定了刘文雄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工作,并提到,“1月31日,刘文雄医生就有胸痛、心慌等身体不适症状,因防疫任务重没请假治疗。”此外,除了门诊部的工作,刘文雄还作为医院发热门诊专家指导组的副组长,累计指导诊治发热病人670人次。2月12日8时至11时30分、13时30分至17时,刘文雄在发热门诊上班,17时许下班回家,22时还有患者电话问诊。

2月19日,刘文雄家属拿着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开具的病情说明材料,前往仙桃市人社局希望给其认定工伤。次日,家属收到了仙桃市人社局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人社部、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有关保障问题的通知》中规定:“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或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的,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刘文雄虽然属于一线医护工作人员,但依目前情况来看,其并不属于“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人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工伤鉴定科,但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的家属已决定申请行政复议。

公几 发表于  2020-02-27 10:33:50 9字 ( 0/10)

有关部门愚不可及。

2月13日6时许,湖北省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医生刘文雄在家中猝死。由于刘文雄并非感染新冠肺炎,也未在规定的工作时间与地点死亡,2月20日仙桃市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认为,疫情期间,刘文雄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已不限于工作时间的8个小时和医院,人社部门不能机械地适用《工伤保险条例》,应该认定刘文雄医生死亡为工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家属决定向相关部门申请行政复议。

猝死前有不适症状

刘航告诉新京报记者,父亲于2017年开始患上心脏病,有时会胸口发闷,今年春节前开始出现胸痛症状。疫情发生以来,基层卫生院的就诊压力很大,父亲作为内科医生一直在一线接诊。

刘航提供给新京报记者一份《医生每日就诊量》统计表显示,刘文雄在1月12日至2月12日共接诊患者3181人,其间休息了两天,另有一天因为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检查。

另一份《2020年2月1日至12日门诊医生工作量》统计表中显示,刘文雄的接诊数量超过其他三名门诊医生接诊数量之和。上述两份统计表,得到了三伏潭镇卫生院一名财务工作人员的证实。

据仙桃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2月13日24时,仙桃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500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例)。其中三伏潭镇共有13例确诊病例。

刘航回忆,1月30日,刘文雄因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心电图、CT等都正常,但他回家后还是胸口疼。”

仙桃市人社局出具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部分内容载明了刘文雄的病逝情况: 2月13日5时50分许,刘文雄在家中突发疾病并晕厥,三伏潭卫生院相关人员在接到急救请求后赶到刘文雄家,与先到一步的焦然副院长一起开展抢救。6时14分,刘文雄经现场抢救无效死亡。《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诊断死亡原因为“急性心肌梗死”。

晚上10点仍接受患者电话问诊

刘航说,父亲下班后,几乎每天都有人打来电话找他问诊。“晚上10点、早上6点都有,有时候还没起床,电话就过来了。”

“刘文雄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内科医生,医德、医术都不错。在门诊部的四个人里,他的接诊量是最大的。”三伏潭镇卫生院院长周怀林说。

三伏潭镇卫生院副院长焦然介绍,疫情发生之后,医院另设了一个发热门诊。门诊部依旧由4名医生负责,他们也会把发热的病人筛查出来给发热门诊。焦然介绍,“春节期间返乡的人多,医生们工作量很大,病人都排队等着。由于是基层医院,病人晚上看病不方便,卫生院会把医生的电话提供给患者。”

在上述《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中,也肯定了刘文雄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工作,并提到,“1月31日,刘文雄医生就有胸痛、心慌等身体不适症状,因防疫任务重没请假治疗。”此外,除了门诊部的工作,刘文雄还作为医院发热门诊专家指导组的副组长,累计指导诊治发热病人670人次。2月12日8时至11时30分、13时30分至17时,刘文雄在发热门诊上班,17时许下班回家,22时还有患者电话问诊。

2月19日,刘文雄家属拿着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开具的病情说明材料,前往仙桃市人社局希望给其认定工伤。次日,家属收到了仙桃市人社局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人社部、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有关保障问题的通知》中规定:“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或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的,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刘文雄虽然属于一线医护工作人员,但依目前情况来看,其并不属于“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人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工伤鉴定科,但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的家属已决定申请行政复议。

王满春 发表于  2020-02-27 10:37:39 37字 ( 0/8)

特殊时期,特事特办,政策法规也要灵活运用;管理制度人性化!社会效益要重视!

2月13日6时许,湖北省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医生刘文雄在家中猝死。由于刘文雄并非感染新冠肺炎,也未在规定的工作时间与地点死亡,2月20日仙桃市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认为,疫情期间,刘文雄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已不限于工作时间的8个小时和医院,人社部门不能机械地适用《工伤保险条例》,应该认定刘文雄医生死亡为工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家属决定向相关部门申请行政复议。

猝死前有不适症状

刘航告诉新京报记者,父亲于2017年开始患上心脏病,有时会胸口发闷,今年春节前开始出现胸痛症状。疫情发生以来,基层卫生院的就诊压力很大,父亲作为内科医生一直在一线接诊。

刘航提供给新京报记者一份《医生每日就诊量》统计表显示,刘文雄在1月12日至2月12日共接诊患者3181人,其间休息了两天,另有一天因为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检查。

另一份《2020年2月1日至12日门诊医生工作量》统计表中显示,刘文雄的接诊数量超过其他三名门诊医生接诊数量之和。上述两份统计表,得到了三伏潭镇卫生院一名财务工作人员的证实。

据仙桃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2月13日24时,仙桃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500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例)。其中三伏潭镇共有13例确诊病例。

刘航回忆,1月30日,刘文雄因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心电图、CT等都正常,但他回家后还是胸口疼。”

仙桃市人社局出具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部分内容载明了刘文雄的病逝情况: 2月13日5时50分许,刘文雄在家中突发疾病并晕厥,三伏潭卫生院相关人员在接到急救请求后赶到刘文雄家,与先到一步的焦然副院长一起开展抢救。6时14分,刘文雄经现场抢救无效死亡。《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诊断死亡原因为“急性心肌梗死”。

晚上10点仍接受患者电话问诊

刘航说,父亲下班后,几乎每天都有人打来电话找他问诊。“晚上10点、早上6点都有,有时候还没起床,电话就过来了。”

“刘文雄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内科医生,医德、医术都不错。在门诊部的四个人里,他的接诊量是最大的。”三伏潭镇卫生院院长周怀林说。

三伏潭镇卫生院副院长焦然介绍,疫情发生之后,医院另设了一个发热门诊。门诊部依旧由4名医生负责,他们也会把发热的病人筛查出来给发热门诊。焦然介绍,“春节期间返乡的人多,医生们工作量很大,病人都排队等着。由于是基层医院,病人晚上看病不方便,卫生院会把医生的电话提供给患者。”

在上述《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中,也肯定了刘文雄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工作,并提到,“1月31日,刘文雄医生就有胸痛、心慌等身体不适症状,因防疫任务重没请假治疗。”此外,除了门诊部的工作,刘文雄还作为医院发热门诊专家指导组的副组长,累计指导诊治发热病人670人次。2月12日8时至11时30分、13时30分至17时,刘文雄在发热门诊上班,17时许下班回家,22时还有患者电话问诊。

2月19日,刘文雄家属拿着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开具的病情说明材料,前往仙桃市人社局希望给其认定工伤。次日,家属收到了仙桃市人社局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人社部、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有关保障问题的通知》中规定:“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或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的,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刘文雄虽然属于一线医护工作人员,但依目前情况来看,其并不属于“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人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工伤鉴定科,但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的家属已决定申请行政复议。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20-02-27 11:14:49 104字 ( 0/29)

学习文章、认真思考、客观观察、局部与全局、平时与战时、回顾联想,开国人民领袖毛泽东主席的三句话:一;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二;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三;灵活机动的战

2月13日6时许,湖北省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医生刘文雄在家中猝死。由于刘文雄并非感染新冠肺炎,也未在规定的工作时间与地点死亡,2月20日仙桃市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认为,疫情期间,刘文雄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已不限于工作时间的8个小时和医院,人社部门不能机械地适用《工伤保险条例》,应该认定刘文雄医生死亡为工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家属决定向相关部门申请行政复议。

猝死前有不适症状

刘航告诉新京报记者,父亲于2017年开始患上心脏病,有时会胸口发闷,今年春节前开始出现胸痛症状。疫情发生以来,基层卫生院的就诊压力很大,父亲作为内科医生一直在一线接诊。

刘航提供给新京报记者一份《医生每日就诊量》统计表显示,刘文雄在1月12日至2月12日共接诊患者3181人,其间休息了两天,另有一天因为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检查。

另一份《2020年2月1日至12日门诊医生工作量》统计表中显示,刘文雄的接诊数量超过其他三名门诊医生接诊数量之和。上述两份统计表,得到了三伏潭镇卫生院一名财务工作人员的证实。

据仙桃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2月13日24时,仙桃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500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例)。其中三伏潭镇共有13例确诊病例。

刘航回忆,1月30日,刘文雄因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心电图、CT等都正常,但他回家后还是胸口疼。”

仙桃市人社局出具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部分内容载明了刘文雄的病逝情况: 2月13日5时50分许,刘文雄在家中突发疾病并晕厥,三伏潭卫生院相关人员在接到急救请求后赶到刘文雄家,与先到一步的焦然副院长一起开展抢救。6时14分,刘文雄经现场抢救无效死亡。《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诊断死亡原因为“急性心肌梗死”。

晚上10点仍接受患者电话问诊

刘航说,父亲下班后,几乎每天都有人打来电话找他问诊。“晚上10点、早上6点都有,有时候还没起床,电话就过来了。”

“刘文雄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内科医生,医德、医术都不错。在门诊部的四个人里,他的接诊量是最大的。”三伏潭镇卫生院院长周怀林说。

三伏潭镇卫生院副院长焦然介绍,疫情发生之后,医院另设了一个发热门诊。门诊部依旧由4名医生负责,他们也会把发热的病人筛查出来给发热门诊。焦然介绍,“春节期间返乡的人多,医生们工作量很大,病人都排队等着。由于是基层医院,病人晚上看病不方便,卫生院会把医生的电话提供给患者。”

在上述《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中,也肯定了刘文雄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工作,并提到,“1月31日,刘文雄医生就有胸痛、心慌等身体不适症状,因防疫任务重没请假治疗。”此外,除了门诊部的工作,刘文雄还作为医院发热门诊专家指导组的副组长,累计指导诊治发热病人670人次。2月12日8时至11时30分、13时30分至17时,刘文雄在发热门诊上班,17时许下班回家,22时还有患者电话问诊。

2月19日,刘文雄家属拿着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开具的病情说明材料,前往仙桃市人社局希望给其认定工伤。次日,家属收到了仙桃市人社局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人社部、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有关保障问题的通知》中规定:“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或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的,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刘文雄虽然属于一线医护工作人员,但依目前情况来看,其并不属于“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人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工伤鉴定科,但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的家属已决定申请行政复议。

老干部同志 发表于  2020-02-27 11:37:34 19字 ( 0/9)

[福尔摩斯]认为按说---行政没有错。

2月13日6时许,湖北省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医生刘文雄在家中猝死。由于刘文雄并非感染新冠肺炎,也未在规定的工作时间与地点死亡,2月20日仙桃市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认为,疫情期间,刘文雄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已不限于工作时间的8个小时和医院,人社部门不能机械地适用《工伤保险条例》,应该认定刘文雄医生死亡为工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家属决定向相关部门申请行政复议。

猝死前有不适症状

刘航告诉新京报记者,父亲于2017年开始患上心脏病,有时会胸口发闷,今年春节前开始出现胸痛症状。疫情发生以来,基层卫生院的就诊压力很大,父亲作为内科医生一直在一线接诊。

刘航提供给新京报记者一份《医生每日就诊量》统计表显示,刘文雄在1月12日至2月12日共接诊患者3181人,其间休息了两天,另有一天因为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检查。

另一份《2020年2月1日至12日门诊医生工作量》统计表中显示,刘文雄的接诊数量超过其他三名门诊医生接诊数量之和。上述两份统计表,得到了三伏潭镇卫生院一名财务工作人员的证实。

据仙桃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2月13日24时,仙桃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500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例)。其中三伏潭镇共有13例确诊病例。

刘航回忆,1月30日,刘文雄因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心电图、CT等都正常,但他回家后还是胸口疼。”

仙桃市人社局出具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部分内容载明了刘文雄的病逝情况: 2月13日5时50分许,刘文雄在家中突发疾病并晕厥,三伏潭卫生院相关人员在接到急救请求后赶到刘文雄家,与先到一步的焦然副院长一起开展抢救。6时14分,刘文雄经现场抢救无效死亡。《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诊断死亡原因为“急性心肌梗死”。

晚上10点仍接受患者电话问诊

刘航说,父亲下班后,几乎每天都有人打来电话找他问诊。“晚上10点、早上6点都有,有时候还没起床,电话就过来了。”

“刘文雄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内科医生,医德、医术都不错。在门诊部的四个人里,他的接诊量是最大的。”三伏潭镇卫生院院长周怀林说。

三伏潭镇卫生院副院长焦然介绍,疫情发生之后,医院另设了一个发热门诊。门诊部依旧由4名医生负责,他们也会把发热的病人筛查出来给发热门诊。焦然介绍,“春节期间返乡的人多,医生们工作量很大,病人都排队等着。由于是基层医院,病人晚上看病不方便,卫生院会把医生的电话提供给患者。”

在上述《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中,也肯定了刘文雄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工作,并提到,“1月31日,刘文雄医生就有胸痛、心慌等身体不适症状,因防疫任务重没请假治疗。”此外,除了门诊部的工作,刘文雄还作为医院发热门诊专家指导组的副组长,累计指导诊治发热病人670人次。2月12日8时至11时30分、13时30分至17时,刘文雄在发热门诊上班,17时许下班回家,22时还有患者电话问诊。

2月19日,刘文雄家属拿着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开具的病情说明材料,前往仙桃市人社局希望给其认定工伤。次日,家属收到了仙桃市人社局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人社部、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有关保障问题的通知》中规定:“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或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的,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刘文雄虽然属于一线医护工作人员,但依目前情况来看,其并不属于“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人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工伤鉴定科,但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的家属已决定申请行政复议。

老张头+6 发表于  2020-02-27 13:13:05 19字 ( 0/19)

[酷]有关部门愚不可及。而且小心眼.

2月13日6时许,湖北省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医生刘文雄在家中猝死。由于刘文雄并非感染新冠肺炎,也未在规定的工作时间与地点死亡,2月20日仙桃市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认为,疫情期间,刘文雄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已不限于工作时间的8个小时和医院,人社部门不能机械地适用《工伤保险条例》,应该认定刘文雄医生死亡为工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家属决定向相关部门申请行政复议。

猝死前有不适症状

刘航告诉新京报记者,父亲于2017年开始患上心脏病,有时会胸口发闷,今年春节前开始出现胸痛症状。疫情发生以来,基层卫生院的就诊压力很大,父亲作为内科医生一直在一线接诊。

刘航提供给新京报记者一份《医生每日就诊量》统计表显示,刘文雄在1月12日至2月12日共接诊患者3181人,其间休息了两天,另有一天因为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检查。

另一份《2020年2月1日至12日门诊医生工作量》统计表中显示,刘文雄的接诊数量超过其他三名门诊医生接诊数量之和。上述两份统计表,得到了三伏潭镇卫生院一名财务工作人员的证实。

据仙桃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2月13日24时,仙桃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500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例)。其中三伏潭镇共有13例确诊病例。

刘航回忆,1月30日,刘文雄因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心电图、CT等都正常,但他回家后还是胸口疼。”

仙桃市人社局出具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部分内容载明了刘文雄的病逝情况: 2月13日5时50分许,刘文雄在家中突发疾病并晕厥,三伏潭卫生院相关人员在接到急救请求后赶到刘文雄家,与先到一步的焦然副院长一起开展抢救。6时14分,刘文雄经现场抢救无效死亡。《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诊断死亡原因为“急性心肌梗死”。

晚上10点仍接受患者电话问诊

刘航说,父亲下班后,几乎每天都有人打来电话找他问诊。“晚上10点、早上6点都有,有时候还没起床,电话就过来了。”

“刘文雄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内科医生,医德、医术都不错。在门诊部的四个人里,他的接诊量是最大的。”三伏潭镇卫生院院长周怀林说。

三伏潭镇卫生院副院长焦然介绍,疫情发生之后,医院另设了一个发热门诊。门诊部依旧由4名医生负责,他们也会把发热的病人筛查出来给发热门诊。焦然介绍,“春节期间返乡的人多,医生们工作量很大,病人都排队等着。由于是基层医院,病人晚上看病不方便,卫生院会把医生的电话提供给患者。”

在上述《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中,也肯定了刘文雄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工作,并提到,“1月31日,刘文雄医生就有胸痛、心慌等身体不适症状,因防疫任务重没请假治疗。”此外,除了门诊部的工作,刘文雄还作为医院发热门诊专家指导组的副组长,累计指导诊治发热病人670人次。2月12日8时至11时30分、13时30分至17时,刘文雄在发热门诊上班,17时许下班回家,22时还有患者电话问诊。

2月19日,刘文雄家属拿着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开具的病情说明材料,前往仙桃市人社局希望给其认定工伤。次日,家属收到了仙桃市人社局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人社部、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有关保障问题的通知》中规定:“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或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的,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刘文雄虽然属于一线医护工作人员,但依目前情况来看,其并不属于“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人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工伤鉴定科,但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的家属已决定申请行政复议。

mjieujdid 发表于  2020-02-27 13:23:20 257字 ( 0/37)

依法办事没有错。我们国家既要有英雄,也要有工作认真负责的同志,两者皆不可少。既不能让英雄在地下伤心担心,也不能冷了认真工作的大多数同志的心。英雄总是少数,工作认

2月13日6时许,湖北省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医生刘文雄在家中猝死。由于刘文雄并非感染新冠肺炎,也未在规定的工作时间与地点死亡,2月20日仙桃市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认为,疫情期间,刘文雄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已不限于工作时间的8个小时和医院,人社部门不能机械地适用《工伤保险条例》,应该认定刘文雄医生死亡为工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家属决定向相关部门申请行政复议。

猝死前有不适症状

刘航告诉新京报记者,父亲于2017年开始患上心脏病,有时会胸口发闷,今年春节前开始出现胸痛症状。疫情发生以来,基层卫生院的就诊压力很大,父亲作为内科医生一直在一线接诊。

刘航提供给新京报记者一份《医生每日就诊量》统计表显示,刘文雄在1月12日至2月12日共接诊患者3181人,其间休息了两天,另有一天因为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检查。

另一份《2020年2月1日至12日门诊医生工作量》统计表中显示,刘文雄的接诊数量超过其他三名门诊医生接诊数量之和。上述两份统计表,得到了三伏潭镇卫生院一名财务工作人员的证实。

据仙桃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2月13日24时,仙桃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500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例)。其中三伏潭镇共有13例确诊病例。

刘航回忆,1月30日,刘文雄因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心电图、CT等都正常,但他回家后还是胸口疼。”

仙桃市人社局出具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部分内容载明了刘文雄的病逝情况: 2月13日5时50分许,刘文雄在家中突发疾病并晕厥,三伏潭卫生院相关人员在接到急救请求后赶到刘文雄家,与先到一步的焦然副院长一起开展抢救。6时14分,刘文雄经现场抢救无效死亡。《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诊断死亡原因为“急性心肌梗死”。

晚上10点仍接受患者电话问诊

刘航说,父亲下班后,几乎每天都有人打来电话找他问诊。“晚上10点、早上6点都有,有时候还没起床,电话就过来了。”

“刘文雄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内科医生,医德、医术都不错。在门诊部的四个人里,他的接诊量是最大的。”三伏潭镇卫生院院长周怀林说。

三伏潭镇卫生院副院长焦然介绍,疫情发生之后,医院另设了一个发热门诊。门诊部依旧由4名医生负责,他们也会把发热的病人筛查出来给发热门诊。焦然介绍,“春节期间返乡的人多,医生们工作量很大,病人都排队等着。由于是基层医院,病人晚上看病不方便,卫生院会把医生的电话提供给患者。”

在上述《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中,也肯定了刘文雄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工作,并提到,“1月31日,刘文雄医生就有胸痛、心慌等身体不适症状,因防疫任务重没请假治疗。”此外,除了门诊部的工作,刘文雄还作为医院发热门诊专家指导组的副组长,累计指导诊治发热病人670人次。2月12日8时至11时30分、13时30分至17时,刘文雄在发热门诊上班,17时许下班回家,22时还有患者电话问诊。

2月19日,刘文雄家属拿着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开具的病情说明材料,前往仙桃市人社局希望给其认定工伤。次日,家属收到了仙桃市人社局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人社部、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有关保障问题的通知》中规定:“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或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的,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刘文雄虽然属于一线医护工作人员,但依目前情况来看,其并不属于“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人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工伤鉴定科,但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的家属已决定申请行政复议。

为民谋利不能只是说说而已 发表于  2020-02-27 13:29:29 45字 ( 0/29)

仙桃市人社局工伤鉴定科水平低,因为特殊时期工作强度加大了很多而在家中猝死就应该认定为工伤。

2月13日6时许,湖北省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医生刘文雄在家中猝死。由于刘文雄并非感染新冠肺炎,也未在规定的工作时间与地点死亡,2月20日仙桃市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认为,疫情期间,刘文雄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已不限于工作时间的8个小时和医院,人社部门不能机械地适用《工伤保险条例》,应该认定刘文雄医生死亡为工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家属决定向相关部门申请行政复议。

猝死前有不适症状

刘航告诉新京报记者,父亲于2017年开始患上心脏病,有时会胸口发闷,今年春节前开始出现胸痛症状。疫情发生以来,基层卫生院的就诊压力很大,父亲作为内科医生一直在一线接诊。

刘航提供给新京报记者一份《医生每日就诊量》统计表显示,刘文雄在1月12日至2月12日共接诊患者3181人,其间休息了两天,另有一天因为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检查。

另一份《2020年2月1日至12日门诊医生工作量》统计表中显示,刘文雄的接诊数量超过其他三名门诊医生接诊数量之和。上述两份统计表,得到了三伏潭镇卫生院一名财务工作人员的证实。

据仙桃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2月13日24时,仙桃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500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例)。其中三伏潭镇共有13例确诊病例。

刘航回忆,1月30日,刘文雄因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心电图、CT等都正常,但他回家后还是胸口疼。”

仙桃市人社局出具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部分内容载明了刘文雄的病逝情况: 2月13日5时50分许,刘文雄在家中突发疾病并晕厥,三伏潭卫生院相关人员在接到急救请求后赶到刘文雄家,与先到一步的焦然副院长一起开展抢救。6时14分,刘文雄经现场抢救无效死亡。《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诊断死亡原因为“急性心肌梗死”。

晚上10点仍接受患者电话问诊

刘航说,父亲下班后,几乎每天都有人打来电话找他问诊。“晚上10点、早上6点都有,有时候还没起床,电话就过来了。”

“刘文雄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内科医生,医德、医术都不错。在门诊部的四个人里,他的接诊量是最大的。”三伏潭镇卫生院院长周怀林说。

三伏潭镇卫生院副院长焦然介绍,疫情发生之后,医院另设了一个发热门诊。门诊部依旧由4名医生负责,他们也会把发热的病人筛查出来给发热门诊。焦然介绍,“春节期间返乡的人多,医生们工作量很大,病人都排队等着。由于是基层医院,病人晚上看病不方便,卫生院会把医生的电话提供给患者。”

在上述《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中,也肯定了刘文雄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工作,并提到,“1月31日,刘文雄医生就有胸痛、心慌等身体不适症状,因防疫任务重没请假治疗。”此外,除了门诊部的工作,刘文雄还作为医院发热门诊专家指导组的副组长,累计指导诊治发热病人670人次。2月12日8时至11时30分、13时30分至17时,刘文雄在发热门诊上班,17时许下班回家,22时还有患者电话问诊。

2月19日,刘文雄家属拿着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开具的病情说明材料,前往仙桃市人社局希望给其认定工伤。次日,家属收到了仙桃市人社局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人社部、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有关保障问题的通知》中规定:“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或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的,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刘文雄虽然属于一线医护工作人员,但依目前情况来看,其并不属于“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人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工伤鉴定科,但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的家属已决定申请行政复议。

水中草丶 发表于  2020-02-27 15:35:33 78字 ( 0/13)

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或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的,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2月13日6时许,湖北省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医生刘文雄在家中猝死。由于刘文雄并非感染新冠肺炎,也未在规定的工作时间与地点死亡,2月20日仙桃市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认为,疫情期间,刘文雄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已不限于工作时间的8个小时和医院,人社部门不能机械地适用《工伤保险条例》,应该认定刘文雄医生死亡为工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家属决定向相关部门申请行政复议。

猝死前有不适症状

刘航告诉新京报记者,父亲于2017年开始患上心脏病,有时会胸口发闷,今年春节前开始出现胸痛症状。疫情发生以来,基层卫生院的就诊压力很大,父亲作为内科医生一直在一线接诊。

刘航提供给新京报记者一份《医生每日就诊量》统计表显示,刘文雄在1月12日至2月12日共接诊患者3181人,其间休息了两天,另有一天因为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检查。

另一份《2020年2月1日至12日门诊医生工作量》统计表中显示,刘文雄的接诊数量超过其他三名门诊医生接诊数量之和。上述两份统计表,得到了三伏潭镇卫生院一名财务工作人员的证实。

据仙桃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2月13日24时,仙桃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500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例)。其中三伏潭镇共有13例确诊病例。

刘航回忆,1月30日,刘文雄因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心电图、CT等都正常,但他回家后还是胸口疼。”

仙桃市人社局出具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部分内容载明了刘文雄的病逝情况: 2月13日5时50分许,刘文雄在家中突发疾病并晕厥,三伏潭卫生院相关人员在接到急救请求后赶到刘文雄家,与先到一步的焦然副院长一起开展抢救。6时14分,刘文雄经现场抢救无效死亡。《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诊断死亡原因为“急性心肌梗死”。

晚上10点仍接受患者电话问诊

刘航说,父亲下班后,几乎每天都有人打来电话找他问诊。“晚上10点、早上6点都有,有时候还没起床,电话就过来了。”

“刘文雄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内科医生,医德、医术都不错。在门诊部的四个人里,他的接诊量是最大的。”三伏潭镇卫生院院长周怀林说。

三伏潭镇卫生院副院长焦然介绍,疫情发生之后,医院另设了一个发热门诊。门诊部依旧由4名医生负责,他们也会把发热的病人筛查出来给发热门诊。焦然介绍,“春节期间返乡的人多,医生们工作量很大,病人都排队等着。由于是基层医院,病人晚上看病不方便,卫生院会把医生的电话提供给患者。”

在上述《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中,也肯定了刘文雄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工作,并提到,“1月31日,刘文雄医生就有胸痛、心慌等身体不适症状,因防疫任务重没请假治疗。”此外,除了门诊部的工作,刘文雄还作为医院发热门诊专家指导组的副组长,累计指导诊治发热病人670人次。2月12日8时至11时30分、13时30分至17时,刘文雄在发热门诊上班,17时许下班回家,22时还有患者电话问诊。

2月19日,刘文雄家属拿着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开具的病情说明材料,前往仙桃市人社局希望给其认定工伤。次日,家属收到了仙桃市人社局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人社部、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有关保障问题的通知》中规定:“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或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的,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刘文雄虽然属于一线医护工作人员,但依目前情况来看,其并不属于“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人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工伤鉴定科,但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的家属已决定申请行政复议。

看淡得失 发表于  2020-02-27 16:33:53 18字 ( 0/1)

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2月13日6时许,湖北省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医生刘文雄在家中猝死。由于刘文雄并非感染新冠肺炎,也未在规定的工作时间与地点死亡,2月20日仙桃市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认为,疫情期间,刘文雄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已不限于工作时间的8个小时和医院,人社部门不能机械地适用《工伤保险条例》,应该认定刘文雄医生死亡为工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家属决定向相关部门申请行政复议。

猝死前有不适症状

刘航告诉新京报记者,父亲于2017年开始患上心脏病,有时会胸口发闷,今年春节前开始出现胸痛症状。疫情发生以来,基层卫生院的就诊压力很大,父亲作为内科医生一直在一线接诊。

刘航提供给新京报记者一份《医生每日就诊量》统计表显示,刘文雄在1月12日至2月12日共接诊患者3181人,其间休息了两天,另有一天因为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检查。

另一份《2020年2月1日至12日门诊医生工作量》统计表中显示,刘文雄的接诊数量超过其他三名门诊医生接诊数量之和。上述两份统计表,得到了三伏潭镇卫生院一名财务工作人员的证实。

据仙桃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2月13日24时,仙桃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500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例)。其中三伏潭镇共有13例确诊病例。

刘航回忆,1月30日,刘文雄因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心电图、CT等都正常,但他回家后还是胸口疼。”

仙桃市人社局出具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部分内容载明了刘文雄的病逝情况: 2月13日5时50分许,刘文雄在家中突发疾病并晕厥,三伏潭卫生院相关人员在接到急救请求后赶到刘文雄家,与先到一步的焦然副院长一起开展抢救。6时14分,刘文雄经现场抢救无效死亡。《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诊断死亡原因为“急性心肌梗死”。

晚上10点仍接受患者电话问诊

刘航说,父亲下班后,几乎每天都有人打来电话找他问诊。“晚上10点、早上6点都有,有时候还没起床,电话就过来了。”

“刘文雄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内科医生,医德、医术都不错。在门诊部的四个人里,他的接诊量是最大的。”三伏潭镇卫生院院长周怀林说。

三伏潭镇卫生院副院长焦然介绍,疫情发生之后,医院另设了一个发热门诊。门诊部依旧由4名医生负责,他们也会把发热的病人筛查出来给发热门诊。焦然介绍,“春节期间返乡的人多,医生们工作量很大,病人都排队等着。由于是基层医院,病人晚上看病不方便,卫生院会把医生的电话提供给患者。”

在上述《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中,也肯定了刘文雄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工作,并提到,“1月31日,刘文雄医生就有胸痛、心慌等身体不适症状,因防疫任务重没请假治疗。”此外,除了门诊部的工作,刘文雄还作为医院发热门诊专家指导组的副组长,累计指导诊治发热病人670人次。2月12日8时至11时30分、13时30分至17时,刘文雄在发热门诊上班,17时许下班回家,22时还有患者电话问诊。

2月19日,刘文雄家属拿着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开具的病情说明材料,前往仙桃市人社局希望给其认定工伤。次日,家属收到了仙桃市人社局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人社部、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有关保障问题的通知》中规定:“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或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的,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刘文雄虽然属于一线医护工作人员,但依目前情况来看,其并不属于“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人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工伤鉴定科,但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的家属已决定申请行政复议。

草帽11 发表于  2020-02-27 17:24:03 49字 ( 0/18)

人社局不认定是正确执法,严格履行;工作中感染新病毒可定为工伤的规定。对家属讹赖行为给予驳回与批评、

2月13日6时许,湖北省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医生刘文雄在家中猝死。由于刘文雄并非感染新冠肺炎,也未在规定的工作时间与地点死亡,2月20日仙桃市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认为,疫情期间,刘文雄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已不限于工作时间的8个小时和医院,人社部门不能机械地适用《工伤保险条例》,应该认定刘文雄医生死亡为工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家属决定向相关部门申请行政复议。

猝死前有不适症状

刘航告诉新京报记者,父亲于2017年开始患上心脏病,有时会胸口发闷,今年春节前开始出现胸痛症状。疫情发生以来,基层卫生院的就诊压力很大,父亲作为内科医生一直在一线接诊。

刘航提供给新京报记者一份《医生每日就诊量》统计表显示,刘文雄在1月12日至2月12日共接诊患者3181人,其间休息了两天,另有一天因为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检查。

另一份《2020年2月1日至12日门诊医生工作量》统计表中显示,刘文雄的接诊数量超过其他三名门诊医生接诊数量之和。上述两份统计表,得到了三伏潭镇卫生院一名财务工作人员的证实。

据仙桃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2月13日24时,仙桃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500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例)。其中三伏潭镇共有13例确诊病例。

刘航回忆,1月30日,刘文雄因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心电图、CT等都正常,但他回家后还是胸口疼。”

仙桃市人社局出具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部分内容载明了刘文雄的病逝情况: 2月13日5时50分许,刘文雄在家中突发疾病并晕厥,三伏潭卫生院相关人员在接到急救请求后赶到刘文雄家,与先到一步的焦然副院长一起开展抢救。6时14分,刘文雄经现场抢救无效死亡。《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诊断死亡原因为“急性心肌梗死”。

晚上10点仍接受患者电话问诊

刘航说,父亲下班后,几乎每天都有人打来电话找他问诊。“晚上10点、早上6点都有,有时候还没起床,电话就过来了。”

“刘文雄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内科医生,医德、医术都不错。在门诊部的四个人里,他的接诊量是最大的。”三伏潭镇卫生院院长周怀林说。

三伏潭镇卫生院副院长焦然介绍,疫情发生之后,医院另设了一个发热门诊。门诊部依旧由4名医生负责,他们也会把发热的病人筛查出来给发热门诊。焦然介绍,“春节期间返乡的人多,医生们工作量很大,病人都排队等着。由于是基层医院,病人晚上看病不方便,卫生院会把医生的电话提供给患者。”

在上述《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中,也肯定了刘文雄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工作,并提到,“1月31日,刘文雄医生就有胸痛、心慌等身体不适症状,因防疫任务重没请假治疗。”此外,除了门诊部的工作,刘文雄还作为医院发热门诊专家指导组的副组长,累计指导诊治发热病人670人次。2月12日8时至11时30分、13时30分至17时,刘文雄在发热门诊上班,17时许下班回家,22时还有患者电话问诊。

2月19日,刘文雄家属拿着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开具的病情说明材料,前往仙桃市人社局希望给其认定工伤。次日,家属收到了仙桃市人社局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人社部、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有关保障问题的通知》中规定:“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或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的,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刘文雄虽然属于一线医护工作人员,但依目前情况来看,其并不属于“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人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工伤鉴定科,但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的家属已决定申请行政复议。

湘西风声 发表于  2020-02-27 17:38:08 59字 ( 0/13)

只要在新冠病毒防控一线工作的医务人员,不管是死在岗位,还是死在回家的路上或者家里,都应该是英雄、是烈士,是真正的工伤。

2月13日6时许,湖北省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医生刘文雄在家中猝死。由于刘文雄并非感染新冠肺炎,也未在规定的工作时间与地点死亡,2月20日仙桃市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认为,疫情期间,刘文雄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已不限于工作时间的8个小时和医院,人社部门不能机械地适用《工伤保险条例》,应该认定刘文雄医生死亡为工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家属决定向相关部门申请行政复议。

猝死前有不适症状

刘航告诉新京报记者,父亲于2017年开始患上心脏病,有时会胸口发闷,今年春节前开始出现胸痛症状。疫情发生以来,基层卫生院的就诊压力很大,父亲作为内科医生一直在一线接诊。

刘航提供给新京报记者一份《医生每日就诊量》统计表显示,刘文雄在1月12日至2月12日共接诊患者3181人,其间休息了两天,另有一天因为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检查。

另一份《2020年2月1日至12日门诊医生工作量》统计表中显示,刘文雄的接诊数量超过其他三名门诊医生接诊数量之和。上述两份统计表,得到了三伏潭镇卫生院一名财务工作人员的证实。

据仙桃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2月13日24时,仙桃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500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例)。其中三伏潭镇共有13例确诊病例。

刘航回忆,1月30日,刘文雄因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心电图、CT等都正常,但他回家后还是胸口疼。”

仙桃市人社局出具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部分内容载明了刘文雄的病逝情况: 2月13日5时50分许,刘文雄在家中突发疾病并晕厥,三伏潭卫生院相关人员在接到急救请求后赶到刘文雄家,与先到一步的焦然副院长一起开展抢救。6时14分,刘文雄经现场抢救无效死亡。《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诊断死亡原因为“急性心肌梗死”。

晚上10点仍接受患者电话问诊

刘航说,父亲下班后,几乎每天都有人打来电话找他问诊。“晚上10点、早上6点都有,有时候还没起床,电话就过来了。”

“刘文雄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内科医生,医德、医术都不错。在门诊部的四个人里,他的接诊量是最大的。”三伏潭镇卫生院院长周怀林说。

三伏潭镇卫生院副院长焦然介绍,疫情发生之后,医院另设了一个发热门诊。门诊部依旧由4名医生负责,他们也会把发热的病人筛查出来给发热门诊。焦然介绍,“春节期间返乡的人多,医生们工作量很大,病人都排队等着。由于是基层医院,病人晚上看病不方便,卫生院会把医生的电话提供给患者。”

在上述《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中,也肯定了刘文雄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工作,并提到,“1月31日,刘文雄医生就有胸痛、心慌等身体不适症状,因防疫任务重没请假治疗。”此外,除了门诊部的工作,刘文雄还作为医院发热门诊专家指导组的副组长,累计指导诊治发热病人670人次。2月12日8时至11时30分、13时30分至17时,刘文雄在发热门诊上班,17时许下班回家,22时还有患者电话问诊。

2月19日,刘文雄家属拿着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开具的病情说明材料,前往仙桃市人社局希望给其认定工伤。次日,家属收到了仙桃市人社局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人社部、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有关保障问题的通知》中规定:“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或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的,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刘文雄虽然属于一线医护工作人员,但依目前情况来看,其并不属于“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人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工伤鉴定科,但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的家属已决定申请行政复议。

乐达先生 发表于  2020-02-27 18:06:38 19字 ( 0/6)

弄清事实真相,该怎么处置解决,你懂得!

2月13日6时许,湖北省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医生刘文雄在家中猝死。由于刘文雄并非感染新冠肺炎,也未在规定的工作时间与地点死亡,2月20日仙桃市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认为,疫情期间,刘文雄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已不限于工作时间的8个小时和医院,人社部门不能机械地适用《工伤保险条例》,应该认定刘文雄医生死亡为工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家属决定向相关部门申请行政复议。

猝死前有不适症状

刘航告诉新京报记者,父亲于2017年开始患上心脏病,有时会胸口发闷,今年春节前开始出现胸痛症状。疫情发生以来,基层卫生院的就诊压力很大,父亲作为内科医生一直在一线接诊。

刘航提供给新京报记者一份《医生每日就诊量》统计表显示,刘文雄在1月12日至2月12日共接诊患者3181人,其间休息了两天,另有一天因为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检查。

另一份《2020年2月1日至12日门诊医生工作量》统计表中显示,刘文雄的接诊数量超过其他三名门诊医生接诊数量之和。上述两份统计表,得到了三伏潭镇卫生院一名财务工作人员的证实。

据仙桃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2月13日24时,仙桃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500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例)。其中三伏潭镇共有13例确诊病例。

刘航回忆,1月30日,刘文雄因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心电图、CT等都正常,但他回家后还是胸口疼。”

仙桃市人社局出具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部分内容载明了刘文雄的病逝情况: 2月13日5时50分许,刘文雄在家中突发疾病并晕厥,三伏潭卫生院相关人员在接到急救请求后赶到刘文雄家,与先到一步的焦然副院长一起开展抢救。6时14分,刘文雄经现场抢救无效死亡。《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诊断死亡原因为“急性心肌梗死”。

晚上10点仍接受患者电话问诊

刘航说,父亲下班后,几乎每天都有人打来电话找他问诊。“晚上10点、早上6点都有,有时候还没起床,电话就过来了。”

“刘文雄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内科医生,医德、医术都不错。在门诊部的四个人里,他的接诊量是最大的。”三伏潭镇卫生院院长周怀林说。

三伏潭镇卫生院副院长焦然介绍,疫情发生之后,医院另设了一个发热门诊。门诊部依旧由4名医生负责,他们也会把发热的病人筛查出来给发热门诊。焦然介绍,“春节期间返乡的人多,医生们工作量很大,病人都排队等着。由于是基层医院,病人晚上看病不方便,卫生院会把医生的电话提供给患者。”

在上述《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中,也肯定了刘文雄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工作,并提到,“1月31日,刘文雄医生就有胸痛、心慌等身体不适症状,因防疫任务重没请假治疗。”此外,除了门诊部的工作,刘文雄还作为医院发热门诊专家指导组的副组长,累计指导诊治发热病人670人次。2月12日8时至11时30分、13时30分至17时,刘文雄在发热门诊上班,17时许下班回家,22时还有患者电话问诊。

2月19日,刘文雄家属拿着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开具的病情说明材料,前往仙桃市人社局希望给其认定工伤。次日,家属收到了仙桃市人社局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人社部、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有关保障问题的通知》中规定:“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或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的,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刘文雄虽然属于一线医护工作人员,但依目前情况来看,其并不属于“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人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工伤鉴定科,但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的家属已决定申请行政复议。

绵阳愚翁周俊 发表于  2020-02-27 18:20:37 98字 ( 0/30)

在疫情防控的特殊时期,1月12日至2月12日共接诊患者3181人,这个工作量肯定比平时多了很多倍,劳动强度的大量增加是其发病和猝死的根本原因,这个还是应该实事求

2月13日6时许,湖北省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医生刘文雄在家中猝死。由于刘文雄并非感染新冠肺炎,也未在规定的工作时间与地点死亡,2月20日仙桃市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认为,疫情期间,刘文雄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已不限于工作时间的8个小时和医院,人社部门不能机械地适用《工伤保险条例》,应该认定刘文雄医生死亡为工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家属决定向相关部门申请行政复议。

猝死前有不适症状

刘航告诉新京报记者,父亲于2017年开始患上心脏病,有时会胸口发闷,今年春节前开始出现胸痛症状。疫情发生以来,基层卫生院的就诊压力很大,父亲作为内科医生一直在一线接诊。

刘航提供给新京报记者一份《医生每日就诊量》统计表显示,刘文雄在1月12日至2月12日共接诊患者3181人,其间休息了两天,另有一天因为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检查。

另一份《2020年2月1日至12日门诊医生工作量》统计表中显示,刘文雄的接诊数量超过其他三名门诊医生接诊数量之和。上述两份统计表,得到了三伏潭镇卫生院一名财务工作人员的证实。

据仙桃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2月13日24时,仙桃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500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例)。其中三伏潭镇共有13例确诊病例。

刘航回忆,1月30日,刘文雄因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心电图、CT等都正常,但他回家后还是胸口疼。”

仙桃市人社局出具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部分内容载明了刘文雄的病逝情况: 2月13日5时50分许,刘文雄在家中突发疾病并晕厥,三伏潭卫生院相关人员在接到急救请求后赶到刘文雄家,与先到一步的焦然副院长一起开展抢救。6时14分,刘文雄经现场抢救无效死亡。《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诊断死亡原因为“急性心肌梗死”。

晚上10点仍接受患者电话问诊

刘航说,父亲下班后,几乎每天都有人打来电话找他问诊。“晚上10点、早上6点都有,有时候还没起床,电话就过来了。”

“刘文雄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内科医生,医德、医术都不错。在门诊部的四个人里,他的接诊量是最大的。”三伏潭镇卫生院院长周怀林说。

三伏潭镇卫生院副院长焦然介绍,疫情发生之后,医院另设了一个发热门诊。门诊部依旧由4名医生负责,他们也会把发热的病人筛查出来给发热门诊。焦然介绍,“春节期间返乡的人多,医生们工作量很大,病人都排队等着。由于是基层医院,病人晚上看病不方便,卫生院会把医生的电话提供给患者。”

在上述《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中,也肯定了刘文雄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工作,并提到,“1月31日,刘文雄医生就有胸痛、心慌等身体不适症状,因防疫任务重没请假治疗。”此外,除了门诊部的工作,刘文雄还作为医院发热门诊专家指导组的副组长,累计指导诊治发热病人670人次。2月12日8时至11时30分、13时30分至17时,刘文雄在发热门诊上班,17时许下班回家,22时还有患者电话问诊。

2月19日,刘文雄家属拿着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开具的病情说明材料,前往仙桃市人社局希望给其认定工伤。次日,家属收到了仙桃市人社局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人社部、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有关保障问题的通知》中规定:“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或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的,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刘文雄虽然属于一线医护工作人员,但依目前情况来看,其并不属于“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人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工伤鉴定科,但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的家属已决定申请行政复议。

正义123456fhm 发表于  2020-02-27 19:04:47 86字 ( 0/13)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认为,疫情期间,刘文雄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已不限于工作时间的8个小时和医院,人社部门不能机械地适用《工伤保险条例》,应该认定刘文雄医生

2月13日6时许,湖北省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医生刘文雄在家中猝死。由于刘文雄并非感染新冠肺炎,也未在规定的工作时间与地点死亡,2月20日仙桃市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认为,疫情期间,刘文雄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已不限于工作时间的8个小时和医院,人社部门不能机械地适用《工伤保险条例》,应该认定刘文雄医生死亡为工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家属决定向相关部门申请行政复议。

猝死前有不适症状

刘航告诉新京报记者,父亲于2017年开始患上心脏病,有时会胸口发闷,今年春节前开始出现胸痛症状。疫情发生以来,基层卫生院的就诊压力很大,父亲作为内科医生一直在一线接诊。

刘航提供给新京报记者一份《医生每日就诊量》统计表显示,刘文雄在1月12日至2月12日共接诊患者3181人,其间休息了两天,另有一天因为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检查。

另一份《2020年2月1日至12日门诊医生工作量》统计表中显示,刘文雄的接诊数量超过其他三名门诊医生接诊数量之和。上述两份统计表,得到了三伏潭镇卫生院一名财务工作人员的证实。

据仙桃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2月13日24时,仙桃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500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例)。其中三伏潭镇共有13例确诊病例。

刘航回忆,1月30日,刘文雄因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心电图、CT等都正常,但他回家后还是胸口疼。”

仙桃市人社局出具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部分内容载明了刘文雄的病逝情况: 2月13日5时50分许,刘文雄在家中突发疾病并晕厥,三伏潭卫生院相关人员在接到急救请求后赶到刘文雄家,与先到一步的焦然副院长一起开展抢救。6时14分,刘文雄经现场抢救无效死亡。《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诊断死亡原因为“急性心肌梗死”。

晚上10点仍接受患者电话问诊

刘航说,父亲下班后,几乎每天都有人打来电话找他问诊。“晚上10点、早上6点都有,有时候还没起床,电话就过来了。”

“刘文雄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内科医生,医德、医术都不错。在门诊部的四个人里,他的接诊量是最大的。”三伏潭镇卫生院院长周怀林说。

三伏潭镇卫生院副院长焦然介绍,疫情发生之后,医院另设了一个发热门诊。门诊部依旧由4名医生负责,他们也会把发热的病人筛查出来给发热门诊。焦然介绍,“春节期间返乡的人多,医生们工作量很大,病人都排队等着。由于是基层医院,病人晚上看病不方便,卫生院会把医生的电话提供给患者。”

在上述《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中,也肯定了刘文雄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工作,并提到,“1月31日,刘文雄医生就有胸痛、心慌等身体不适症状,因防疫任务重没请假治疗。”此外,除了门诊部的工作,刘文雄还作为医院发热门诊专家指导组的副组长,累计指导诊治发热病人670人次。2月12日8时至11时30分、13时30分至17时,刘文雄在发热门诊上班,17时许下班回家,22时还有患者电话问诊。

2月19日,刘文雄家属拿着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开具的病情说明材料,前往仙桃市人社局希望给其认定工伤。次日,家属收到了仙桃市人社局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人社部、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有关保障问题的通知》中规定:“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或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的,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刘文雄虽然属于一线医护工作人员,但依目前情况来看,其并不属于“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人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工伤鉴定科,但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的家属已决定申请行政复议。

每天看看 发表于  2020-02-27 19:08:49 24字 ( 0/23)

目前来看,“工伤”应该成立,比“网红”付出更多。

2月13日6时许,湖北省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医生刘文雄在家中猝死。由于刘文雄并非感染新冠肺炎,也未在规定的工作时间与地点死亡,2月20日仙桃市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认为,疫情期间,刘文雄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已不限于工作时间的8个小时和医院,人社部门不能机械地适用《工伤保险条例》,应该认定刘文雄医生死亡为工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家属决定向相关部门申请行政复议。

猝死前有不适症状

刘航告诉新京报记者,父亲于2017年开始患上心脏病,有时会胸口发闷,今年春节前开始出现胸痛症状。疫情发生以来,基层卫生院的就诊压力很大,父亲作为内科医生一直在一线接诊。

刘航提供给新京报记者一份《医生每日就诊量》统计表显示,刘文雄在1月12日至2月12日共接诊患者3181人,其间休息了两天,另有一天因为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检查。

另一份《2020年2月1日至12日门诊医生工作量》统计表中显示,刘文雄的接诊数量超过其他三名门诊医生接诊数量之和。上述两份统计表,得到了三伏潭镇卫生院一名财务工作人员的证实。

据仙桃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2月13日24时,仙桃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500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例)。其中三伏潭镇共有13例确诊病例。

刘航回忆,1月30日,刘文雄因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心电图、CT等都正常,但他回家后还是胸口疼。”

仙桃市人社局出具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部分内容载明了刘文雄的病逝情况: 2月13日5时50分许,刘文雄在家中突发疾病并晕厥,三伏潭卫生院相关人员在接到急救请求后赶到刘文雄家,与先到一步的焦然副院长一起开展抢救。6时14分,刘文雄经现场抢救无效死亡。《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诊断死亡原因为“急性心肌梗死”。

晚上10点仍接受患者电话问诊

刘航说,父亲下班后,几乎每天都有人打来电话找他问诊。“晚上10点、早上6点都有,有时候还没起床,电话就过来了。”

“刘文雄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内科医生,医德、医术都不错。在门诊部的四个人里,他的接诊量是最大的。”三伏潭镇卫生院院长周怀林说。

三伏潭镇卫生院副院长焦然介绍,疫情发生之后,医院另设了一个发热门诊。门诊部依旧由4名医生负责,他们也会把发热的病人筛查出来给发热门诊。焦然介绍,“春节期间返乡的人多,医生们工作量很大,病人都排队等着。由于是基层医院,病人晚上看病不方便,卫生院会把医生的电话提供给患者。”

在上述《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中,也肯定了刘文雄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工作,并提到,“1月31日,刘文雄医生就有胸痛、心慌等身体不适症状,因防疫任务重没请假治疗。”此外,除了门诊部的工作,刘文雄还作为医院发热门诊专家指导组的副组长,累计指导诊治发热病人670人次。2月12日8时至11时30分、13时30分至17时,刘文雄在发热门诊上班,17时许下班回家,22时还有患者电话问诊。

2月19日,刘文雄家属拿着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开具的病情说明材料,前往仙桃市人社局希望给其认定工伤。次日,家属收到了仙桃市人社局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人社部、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有关保障问题的通知》中规定:“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或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的,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刘文雄虽然属于一线医护工作人员,但依目前情况来看,其并不属于“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人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工伤鉴定科,但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的家属已决定申请行政复议。

ADSEW 发表于  2020-02-27 22:16:37 123字 ( 0/2)

关于工伤的认定是指死丶伤丶残者其因是否因工作所致或相关,这是即新冠疫情前认定是否工伤丶残丶故的贯例,疫情亊发后为关爱鼓励参与抗疫医务工作者,新增了凡因抗疫感染故

2月13日6时许,湖北省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医生刘文雄在家中猝死。由于刘文雄并非感染新冠肺炎,也未在规定的工作时间与地点死亡,2月20日仙桃市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认为,疫情期间,刘文雄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已不限于工作时间的8个小时和医院,人社部门不能机械地适用《工伤保险条例》,应该认定刘文雄医生死亡为工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家属决定向相关部门申请行政复议。

猝死前有不适症状

刘航告诉新京报记者,父亲于2017年开始患上心脏病,有时会胸口发闷,今年春节前开始出现胸痛症状。疫情发生以来,基层卫生院的就诊压力很大,父亲作为内科医生一直在一线接诊。

刘航提供给新京报记者一份《医生每日就诊量》统计表显示,刘文雄在1月12日至2月12日共接诊患者3181人,其间休息了两天,另有一天因为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检查。

另一份《2020年2月1日至12日门诊医生工作量》统计表中显示,刘文雄的接诊数量超过其他三名门诊医生接诊数量之和。上述两份统计表,得到了三伏潭镇卫生院一名财务工作人员的证实。

据仙桃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2月13日24时,仙桃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500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例)。其中三伏潭镇共有13例确诊病例。

刘航回忆,1月30日,刘文雄因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心电图、CT等都正常,但他回家后还是胸口疼。”

仙桃市人社局出具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部分内容载明了刘文雄的病逝情况: 2月13日5时50分许,刘文雄在家中突发疾病并晕厥,三伏潭卫生院相关人员在接到急救请求后赶到刘文雄家,与先到一步的焦然副院长一起开展抢救。6时14分,刘文雄经现场抢救无效死亡。《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诊断死亡原因为“急性心肌梗死”。

晚上10点仍接受患者电话问诊

刘航说,父亲下班后,几乎每天都有人打来电话找他问诊。“晚上10点、早上6点都有,有时候还没起床,电话就过来了。”

“刘文雄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内科医生,医德、医术都不错。在门诊部的四个人里,他的接诊量是最大的。”三伏潭镇卫生院院长周怀林说。

三伏潭镇卫生院副院长焦然介绍,疫情发生之后,医院另设了一个发热门诊。门诊部依旧由4名医生负责,他们也会把发热的病人筛查出来给发热门诊。焦然介绍,“春节期间返乡的人多,医生们工作量很大,病人都排队等着。由于是基层医院,病人晚上看病不方便,卫生院会把医生的电话提供给患者。”

在上述《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中,也肯定了刘文雄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工作,并提到,“1月31日,刘文雄医生就有胸痛、心慌等身体不适症状,因防疫任务重没请假治疗。”此外,除了门诊部的工作,刘文雄还作为医院发热门诊专家指导组的副组长,累计指导诊治发热病人670人次。2月12日8时至11时30分、13时30分至17时,刘文雄在发热门诊上班,17时许下班回家,22时还有患者电话问诊。

2月19日,刘文雄家属拿着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开具的病情说明材料,前往仙桃市人社局希望给其认定工伤。次日,家属收到了仙桃市人社局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人社部、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有关保障问题的通知》中规定:“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或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的,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刘文雄虽然属于一线医护工作人员,但依目前情况来看,其并不属于“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人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工伤鉴定科,但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的家属已决定申请行政复议。

nangua0108 发表于  2020-02-27 23:03:58 45字 ( 0/0)

认定工伤的口子不能乱开,不然全国就乱套了,但事后调查属实,确与抗疫有关,可酌情更正或抚恤。

2月13日6时许,湖北省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医生刘文雄在家中猝死。由于刘文雄并非感染新冠肺炎,也未在规定的工作时间与地点死亡,2月20日仙桃市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认为,疫情期间,刘文雄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已不限于工作时间的8个小时和医院,人社部门不能机械地适用《工伤保险条例》,应该认定刘文雄医生死亡为工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家属决定向相关部门申请行政复议。

猝死前有不适症状

刘航告诉新京报记者,父亲于2017年开始患上心脏病,有时会胸口发闷,今年春节前开始出现胸痛症状。疫情发生以来,基层卫生院的就诊压力很大,父亲作为内科医生一直在一线接诊。

刘航提供给新京报记者一份《医生每日就诊量》统计表显示,刘文雄在1月12日至2月12日共接诊患者3181人,其间休息了两天,另有一天因为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检查。

另一份《2020年2月1日至12日门诊医生工作量》统计表中显示,刘文雄的接诊数量超过其他三名门诊医生接诊数量之和。上述两份统计表,得到了三伏潭镇卫生院一名财务工作人员的证实。

据仙桃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2月13日24时,仙桃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500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例)。其中三伏潭镇共有13例确诊病例。

刘航回忆,1月30日,刘文雄因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心电图、CT等都正常,但他回家后还是胸口疼。”

仙桃市人社局出具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部分内容载明了刘文雄的病逝情况: 2月13日5时50分许,刘文雄在家中突发疾病并晕厥,三伏潭卫生院相关人员在接到急救请求后赶到刘文雄家,与先到一步的焦然副院长一起开展抢救。6时14分,刘文雄经现场抢救无效死亡。《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诊断死亡原因为“急性心肌梗死”。

晚上10点仍接受患者电话问诊

刘航说,父亲下班后,几乎每天都有人打来电话找他问诊。“晚上10点、早上6点都有,有时候还没起床,电话就过来了。”

“刘文雄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内科医生,医德、医术都不错。在门诊部的四个人里,他的接诊量是最大的。”三伏潭镇卫生院院长周怀林说。

三伏潭镇卫生院副院长焦然介绍,疫情发生之后,医院另设了一个发热门诊。门诊部依旧由4名医生负责,他们也会把发热的病人筛查出来给发热门诊。焦然介绍,“春节期间返乡的人多,医生们工作量很大,病人都排队等着。由于是基层医院,病人晚上看病不方便,卫生院会把医生的电话提供给患者。”

在上述《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中,也肯定了刘文雄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工作,并提到,“1月31日,刘文雄医生就有胸痛、心慌等身体不适症状,因防疫任务重没请假治疗。”此外,除了门诊部的工作,刘文雄还作为医院发热门诊专家指导组的副组长,累计指导诊治发热病人670人次。2月12日8时至11时30分、13时30分至17时,刘文雄在发热门诊上班,17时许下班回家,22时还有患者电话问诊。

2月19日,刘文雄家属拿着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开具的病情说明材料,前往仙桃市人社局希望给其认定工伤。次日,家属收到了仙桃市人社局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人社部、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有关保障问题的通知》中规定:“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或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的,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刘文雄虽然属于一线医护工作人员,但依目前情况来看,其并不属于“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人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工伤鉴定科,但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的家属已决定申请行政复议。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20-02-27 23:30:59 37字 ( 0/1)

疫情非常时期应按非常时期认定工伤---按平时的认定法规应该与疫情时期相区别

2月13日6时许,湖北省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医生刘文雄在家中猝死。由于刘文雄并非感染新冠肺炎,也未在规定的工作时间与地点死亡,2月20日仙桃市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认为,疫情期间,刘文雄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已不限于工作时间的8个小时和医院,人社部门不能机械地适用《工伤保险条例》,应该认定刘文雄医生死亡为工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家属决定向相关部门申请行政复议。

猝死前有不适症状

刘航告诉新京报记者,父亲于2017年开始患上心脏病,有时会胸口发闷,今年春节前开始出现胸痛症状。疫情发生以来,基层卫生院的就诊压力很大,父亲作为内科医生一直在一线接诊。

刘航提供给新京报记者一份《医生每日就诊量》统计表显示,刘文雄在1月12日至2月12日共接诊患者3181人,其间休息了两天,另有一天因为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检查。

另一份《2020年2月1日至12日门诊医生工作量》统计表中显示,刘文雄的接诊数量超过其他三名门诊医生接诊数量之和。上述两份统计表,得到了三伏潭镇卫生院一名财务工作人员的证实。

据仙桃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2月13日24时,仙桃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500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例)。其中三伏潭镇共有13例确诊病例。

刘航回忆,1月30日,刘文雄因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心电图、CT等都正常,但他回家后还是胸口疼。”

仙桃市人社局出具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部分内容载明了刘文雄的病逝情况: 2月13日5时50分许,刘文雄在家中突发疾病并晕厥,三伏潭卫生院相关人员在接到急救请求后赶到刘文雄家,与先到一步的焦然副院长一起开展抢救。6时14分,刘文雄经现场抢救无效死亡。《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诊断死亡原因为“急性心肌梗死”。

晚上10点仍接受患者电话问诊

刘航说,父亲下班后,几乎每天都有人打来电话找他问诊。“晚上10点、早上6点都有,有时候还没起床,电话就过来了。”

“刘文雄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内科医生,医德、医术都不错。在门诊部的四个人里,他的接诊量是最大的。”三伏潭镇卫生院院长周怀林说。

三伏潭镇卫生院副院长焦然介绍,疫情发生之后,医院另设了一个发热门诊。门诊部依旧由4名医生负责,他们也会把发热的病人筛查出来给发热门诊。焦然介绍,“春节期间返乡的人多,医生们工作量很大,病人都排队等着。由于是基层医院,病人晚上看病不方便,卫生院会把医生的电话提供给患者。”

在上述《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中,也肯定了刘文雄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工作,并提到,“1月31日,刘文雄医生就有胸痛、心慌等身体不适症状,因防疫任务重没请假治疗。”此外,除了门诊部的工作,刘文雄还作为医院发热门诊专家指导组的副组长,累计指导诊治发热病人670人次。2月12日8时至11时30分、13时30分至17时,刘文雄在发热门诊上班,17时许下班回家,22时还有患者电话问诊。

2月19日,刘文雄家属拿着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开具的病情说明材料,前往仙桃市人社局希望给其认定工伤。次日,家属收到了仙桃市人社局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人社部、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有关保障问题的通知》中规定:“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或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的,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刘文雄虽然属于一线医护工作人员,但依目前情况来看,其并不属于“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人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工伤鉴定科,但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的家属已决定申请行政复议。

东半边 发表于  2020-02-28 09:18:26 107字 ( 0/12)

唉,觉悟真不高。上个月我重病看了两次,验了两次血,一次心电图,一次CT,虽然没一天假期,天天加班到半夜,车电动机都泡坏了,你看我和谁诉苦了嘛! 咱的品德可与党员

2月13日6时许,湖北省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医生刘文雄在家中猝死。由于刘文雄并非感染新冠肺炎,也未在规定的工作时间与地点死亡,2月20日仙桃市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认为,疫情期间,刘文雄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已不限于工作时间的8个小时和医院,人社部门不能机械地适用《工伤保险条例》,应该认定刘文雄医生死亡为工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家属决定向相关部门申请行政复议。

猝死前有不适症状

刘航告诉新京报记者,父亲于2017年开始患上心脏病,有时会胸口发闷,今年春节前开始出现胸痛症状。疫情发生以来,基层卫生院的就诊压力很大,父亲作为内科医生一直在一线接诊。

刘航提供给新京报记者一份《医生每日就诊量》统计表显示,刘文雄在1月12日至2月12日共接诊患者3181人,其间休息了两天,另有一天因为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检查。

另一份《2020年2月1日至12日门诊医生工作量》统计表中显示,刘文雄的接诊数量超过其他三名门诊医生接诊数量之和。上述两份统计表,得到了三伏潭镇卫生院一名财务工作人员的证实。

据仙桃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2月13日24时,仙桃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500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例)。其中三伏潭镇共有13例确诊病例。

刘航回忆,1月30日,刘文雄因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心电图、CT等都正常,但他回家后还是胸口疼。”

仙桃市人社局出具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部分内容载明了刘文雄的病逝情况: 2月13日5时50分许,刘文雄在家中突发疾病并晕厥,三伏潭卫生院相关人员在接到急救请求后赶到刘文雄家,与先到一步的焦然副院长一起开展抢救。6时14分,刘文雄经现场抢救无效死亡。《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诊断死亡原因为“急性心肌梗死”。

晚上10点仍接受患者电话问诊

刘航说,父亲下班后,几乎每天都有人打来电话找他问诊。“晚上10点、早上6点都有,有时候还没起床,电话就过来了。”

“刘文雄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内科医生,医德、医术都不错。在门诊部的四个人里,他的接诊量是最大的。”三伏潭镇卫生院院长周怀林说。

三伏潭镇卫生院副院长焦然介绍,疫情发生之后,医院另设了一个发热门诊。门诊部依旧由4名医生负责,他们也会把发热的病人筛查出来给发热门诊。焦然介绍,“春节期间返乡的人多,医生们工作量很大,病人都排队等着。由于是基层医院,病人晚上看病不方便,卫生院会把医生的电话提供给患者。”

在上述《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中,也肯定了刘文雄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工作,并提到,“1月31日,刘文雄医生就有胸痛、心慌等身体不适症状,因防疫任务重没请假治疗。”此外,除了门诊部的工作,刘文雄还作为医院发热门诊专家指导组的副组长,累计指导诊治发热病人670人次。2月12日8时至11时30分、13时30分至17时,刘文雄在发热门诊上班,17时许下班回家,22时还有患者电话问诊。

2月19日,刘文雄家属拿着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开具的病情说明材料,前往仙桃市人社局希望给其认定工伤。次日,家属收到了仙桃市人社局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人社部、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有关保障问题的通知》中规定:“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或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的,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刘文雄虽然属于一线医护工作人员,但依目前情况来看,其并不属于“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人群。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仙桃市人社局工伤鉴定科,但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刘文雄的家属已决定申请行政复议。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