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农科大129 发表于  2020-02-21 09:17:51 13字 ( 0/38)

钟南山其实就是活着的白求恩

当前,举国上下仍在抗击疫情,一些地方为逆行者出台的奖励措施已经公布。如湖北公布一线医务人员子女参加2020年中考时,可在其录取总分基础上增加10分录取;如四川宣布为一线医务工作者子女提供一次按意愿选择学校机会;河南省也宣布防疫一线医护人员子女入学时可享受一次照顾等等。

这些政策初衷虽好,但在网络上不是没有争议。比如就有人认为,中考加分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对其他考生不公平。

毋庸讳言,对包括医务人员在内所有逆行者,如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网约车司机、志愿者、工人、警察等等,都该有所奖励。就以医护人员来说,据统计已有1700多名被感染,多名因公殉职,就在昨天,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殉职也在网络引发齐声哀悼。逆行者所面临的,是一滴飞沫、一个伤口就可能致命的险境。对他们进行奖励,这不是交换、更不是买卖,他们走向疫区时义无反顾,没有人提私人要求,唯愿平安归来与家人团聚。这时,解除他们的挂念担忧,这是社会的良心,也是一个社会的本分。

加分关照子女之所以引发争议,是因为有人认为其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公平是一个社会价值伦理最为核心的元素,尤其是在竞争性领域的公平议题,极容易引发社会讨论。但是,教育公平也是嵌入社会公平的一个子命题,从社会全景观察,拿出部分社会资源进行奖励,既是理所应当,也是必须选项,是社会维系其正常运转必须支付的“成本”。

之所以给子女加分引发讨论,是因为社会知道教育资源是个紧缺资源。但奖励,就应当是紧缺资源。就以有人提议的金钱奖励来说,如果要对得起、配得上医务人员的付出,也必将是一笔巨大的社会公共财富。只要奖励,必然涉及他人利益,必然拿出一部分公共利益。

但在疫情之下,逆行者以命维护公共利益,社会当然应该用紧缺的、关键性的资源进行奖励,若只是无足轻重且其他人都满不在乎的社会资源,那么何以激励,何以明确社会的价值导向?

在更大的公平框架内,其他群体同样不能落下。比如工人、环卫工、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等等,在关键时刻可以说他们用生命证明了他们与一座城市命运与共,还有什么能比这些更能证明他们值得被城市接纳?那么,这些人是不是理所应当地解决落户问题,是不是应该让他们感受到平等的市民待遇?

给医护人员子女加分虽然引发了讨论,但这种讨论是值得的。这对社会是个提醒,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的人,社会不吝赞美,但不能停留在纸面、嘴上。要让他们感到这个社会的公平,比如让医务人员的劳动付出与金钱收入成正比,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让社会各群体享受平等的公共服务等等。

网上曾有句话:有些人,武汉人远在天边,就喊“武汉加油”;武汉人来到身边,就又骂又关又抓。在未伤及自己利益、不须支付成本时,总是不吝赞美的;当需要支付成本时,往往又面目一变。在这种紧急时刻,社会总体安全遭受重大威胁之际,奖励奋不顾身者,就该是社会资源的紧缺部分。

须知,他们在前面可能付出的,是一个人的全部——命。

136888 发表于  2020-02-21 09:32:35 21字 ( 0/1)

稀缺资源是土地.就业岗位.上市首发原始股.

当前,举国上下仍在抗击疫情,一些地方为逆行者出台的奖励措施已经公布。如湖北公布一线医务人员子女参加2020年中考时,可在其录取总分基础上增加10分录取;如四川宣布为一线医务工作者子女提供一次按意愿选择学校机会;河南省也宣布防疫一线医护人员子女入学时可享受一次照顾等等。

这些政策初衷虽好,但在网络上不是没有争议。比如就有人认为,中考加分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对其他考生不公平。

毋庸讳言,对包括医务人员在内所有逆行者,如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网约车司机、志愿者、工人、警察等等,都该有所奖励。就以医护人员来说,据统计已有1700多名被感染,多名因公殉职,就在昨天,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殉职也在网络引发齐声哀悼。逆行者所面临的,是一滴飞沫、一个伤口就可能致命的险境。对他们进行奖励,这不是交换、更不是买卖,他们走向疫区时义无反顾,没有人提私人要求,唯愿平安归来与家人团聚。这时,解除他们的挂念担忧,这是社会的良心,也是一个社会的本分。

加分关照子女之所以引发争议,是因为有人认为其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公平是一个社会价值伦理最为核心的元素,尤其是在竞争性领域的公平议题,极容易引发社会讨论。但是,教育公平也是嵌入社会公平的一个子命题,从社会全景观察,拿出部分社会资源进行奖励,既是理所应当,也是必须选项,是社会维系其正常运转必须支付的“成本”。

之所以给子女加分引发讨论,是因为社会知道教育资源是个紧缺资源。但奖励,就应当是紧缺资源。就以有人提议的金钱奖励来说,如果要对得起、配得上医务人员的付出,也必将是一笔巨大的社会公共财富。只要奖励,必然涉及他人利益,必然拿出一部分公共利益。

但在疫情之下,逆行者以命维护公共利益,社会当然应该用紧缺的、关键性的资源进行奖励,若只是无足轻重且其他人都满不在乎的社会资源,那么何以激励,何以明确社会的价值导向?

在更大的公平框架内,其他群体同样不能落下。比如工人、环卫工、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等等,在关键时刻可以说他们用生命证明了他们与一座城市命运与共,还有什么能比这些更能证明他们值得被城市接纳?那么,这些人是不是理所应当地解决落户问题,是不是应该让他们感受到平等的市民待遇?

给医护人员子女加分虽然引发了讨论,但这种讨论是值得的。这对社会是个提醒,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的人,社会不吝赞美,但不能停留在纸面、嘴上。要让他们感到这个社会的公平,比如让医务人员的劳动付出与金钱收入成正比,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让社会各群体享受平等的公共服务等等。

网上曾有句话:有些人,武汉人远在天边,就喊“武汉加油”;武汉人来到身边,就又骂又关又抓。在未伤及自己利益、不须支付成本时,总是不吝赞美的;当需要支付成本时,往往又面目一变。在这种紧急时刻,社会总体安全遭受重大威胁之际,奖励奋不顾身者,就该是社会资源的紧缺部分。

须知,他们在前面可能付出的,是一个人的全部——命。

海棠佳人587 发表于  2020-02-21 09:33:04 7字 ( 0/2)

名正才能言顺。

当前,举国上下仍在抗击疫情,一些地方为逆行者出台的奖励措施已经公布。如湖北公布一线医务人员子女参加2020年中考时,可在其录取总分基础上增加10分录取;如四川宣布为一线医务工作者子女提供一次按意愿选择学校机会;河南省也宣布防疫一线医护人员子女入学时可享受一次照顾等等。

这些政策初衷虽好,但在网络上不是没有争议。比如就有人认为,中考加分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对其他考生不公平。

毋庸讳言,对包括医务人员在内所有逆行者,如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网约车司机、志愿者、工人、警察等等,都该有所奖励。就以医护人员来说,据统计已有1700多名被感染,多名因公殉职,就在昨天,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殉职也在网络引发齐声哀悼。逆行者所面临的,是一滴飞沫、一个伤口就可能致命的险境。对他们进行奖励,这不是交换、更不是买卖,他们走向疫区时义无反顾,没有人提私人要求,唯愿平安归来与家人团聚。这时,解除他们的挂念担忧,这是社会的良心,也是一个社会的本分。

加分关照子女之所以引发争议,是因为有人认为其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公平是一个社会价值伦理最为核心的元素,尤其是在竞争性领域的公平议题,极容易引发社会讨论。但是,教育公平也是嵌入社会公平的一个子命题,从社会全景观察,拿出部分社会资源进行奖励,既是理所应当,也是必须选项,是社会维系其正常运转必须支付的“成本”。

之所以给子女加分引发讨论,是因为社会知道教育资源是个紧缺资源。但奖励,就应当是紧缺资源。就以有人提议的金钱奖励来说,如果要对得起、配得上医务人员的付出,也必将是一笔巨大的社会公共财富。只要奖励,必然涉及他人利益,必然拿出一部分公共利益。

但在疫情之下,逆行者以命维护公共利益,社会当然应该用紧缺的、关键性的资源进行奖励,若只是无足轻重且其他人都满不在乎的社会资源,那么何以激励,何以明确社会的价值导向?

在更大的公平框架内,其他群体同样不能落下。比如工人、环卫工、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等等,在关键时刻可以说他们用生命证明了他们与一座城市命运与共,还有什么能比这些更能证明他们值得被城市接纳?那么,这些人是不是理所应当地解决落户问题,是不是应该让他们感受到平等的市民待遇?

给医护人员子女加分虽然引发了讨论,但这种讨论是值得的。这对社会是个提醒,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的人,社会不吝赞美,但不能停留在纸面、嘴上。要让他们感到这个社会的公平,比如让医务人员的劳动付出与金钱收入成正比,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让社会各群体享受平等的公共服务等等。

网上曾有句话:有些人,武汉人远在天边,就喊“武汉加油”;武汉人来到身边,就又骂又关又抓。在未伤及自己利益、不须支付成本时,总是不吝赞美的;当需要支付成本时,往往又面目一变。在这种紧急时刻,社会总体安全遭受重大威胁之际,奖励奋不顾身者,就该是社会资源的紧缺部分。

须知,他们在前面可能付出的,是一个人的全部——命。

王满春 发表于  2020-02-21 09:43:42 20字 ( 0/17)

在高收入人群眼里,什么才是“稀缺”的呢?

当前,举国上下仍在抗击疫情,一些地方为逆行者出台的奖励措施已经公布。如湖北公布一线医务人员子女参加2020年中考时,可在其录取总分基础上增加10分录取;如四川宣布为一线医务工作者子女提供一次按意愿选择学校机会;河南省也宣布防疫一线医护人员子女入学时可享受一次照顾等等。

这些政策初衷虽好,但在网络上不是没有争议。比如就有人认为,中考加分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对其他考生不公平。

毋庸讳言,对包括医务人员在内所有逆行者,如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网约车司机、志愿者、工人、警察等等,都该有所奖励。就以医护人员来说,据统计已有1700多名被感染,多名因公殉职,就在昨天,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殉职也在网络引发齐声哀悼。逆行者所面临的,是一滴飞沫、一个伤口就可能致命的险境。对他们进行奖励,这不是交换、更不是买卖,他们走向疫区时义无反顾,没有人提私人要求,唯愿平安归来与家人团聚。这时,解除他们的挂念担忧,这是社会的良心,也是一个社会的本分。

加分关照子女之所以引发争议,是因为有人认为其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公平是一个社会价值伦理最为核心的元素,尤其是在竞争性领域的公平议题,极容易引发社会讨论。但是,教育公平也是嵌入社会公平的一个子命题,从社会全景观察,拿出部分社会资源进行奖励,既是理所应当,也是必须选项,是社会维系其正常运转必须支付的“成本”。

之所以给子女加分引发讨论,是因为社会知道教育资源是个紧缺资源。但奖励,就应当是紧缺资源。就以有人提议的金钱奖励来说,如果要对得起、配得上医务人员的付出,也必将是一笔巨大的社会公共财富。只要奖励,必然涉及他人利益,必然拿出一部分公共利益。

但在疫情之下,逆行者以命维护公共利益,社会当然应该用紧缺的、关键性的资源进行奖励,若只是无足轻重且其他人都满不在乎的社会资源,那么何以激励,何以明确社会的价值导向?

在更大的公平框架内,其他群体同样不能落下。比如工人、环卫工、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等等,在关键时刻可以说他们用生命证明了他们与一座城市命运与共,还有什么能比这些更能证明他们值得被城市接纳?那么,这些人是不是理所应当地解决落户问题,是不是应该让他们感受到平等的市民待遇?

给医护人员子女加分虽然引发了讨论,但这种讨论是值得的。这对社会是个提醒,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的人,社会不吝赞美,但不能停留在纸面、嘴上。要让他们感到这个社会的公平,比如让医务人员的劳动付出与金钱收入成正比,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让社会各群体享受平等的公共服务等等。

网上曾有句话:有些人,武汉人远在天边,就喊“武汉加油”;武汉人来到身边,就又骂又关又抓。在未伤及自己利益、不须支付成本时,总是不吝赞美的;当需要支付成本时,往往又面目一变。在这种紧急时刻,社会总体安全遭受重大威胁之际,奖励奋不顾身者,就该是社会资源的紧缺部分。

须知,他们在前面可能付出的,是一个人的全部——命。

自由人2006 发表于  2020-02-21 10:01:53 129字 ( 0/11)

救死扶伤是一种道德,医生本来的道义,也大多事业单位;关于“逆行”,确实要斟酌一下用辞是否恰当?见死不救才是“逆行”;义不容辞的事情:医生见到病情

当前,举国上下仍在抗击疫情,一些地方为逆行者出台的奖励措施已经公布。如湖北公布一线医务人员子女参加2020年中考时,可在其录取总分基础上增加10分录取;如四川宣布为一线医务工作者子女提供一次按意愿选择学校机会;河南省也宣布防疫一线医护人员子女入学时可享受一次照顾等等。

这些政策初衷虽好,但在网络上不是没有争议。比如就有人认为,中考加分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对其他考生不公平。

毋庸讳言,对包括医务人员在内所有逆行者,如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网约车司机、志愿者、工人、警察等等,都该有所奖励。就以医护人员来说,据统计已有1700多名被感染,多名因公殉职,就在昨天,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殉职也在网络引发齐声哀悼。逆行者所面临的,是一滴飞沫、一个伤口就可能致命的险境。对他们进行奖励,这不是交换、更不是买卖,他们走向疫区时义无反顾,没有人提私人要求,唯愿平安归来与家人团聚。这时,解除他们的挂念担忧,这是社会的良心,也是一个社会的本分。

加分关照子女之所以引发争议,是因为有人认为其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公平是一个社会价值伦理最为核心的元素,尤其是在竞争性领域的公平议题,极容易引发社会讨论。但是,教育公平也是嵌入社会公平的一个子命题,从社会全景观察,拿出部分社会资源进行奖励,既是理所应当,也是必须选项,是社会维系其正常运转必须支付的“成本”。

之所以给子女加分引发讨论,是因为社会知道教育资源是个紧缺资源。但奖励,就应当是紧缺资源。就以有人提议的金钱奖励来说,如果要对得起、配得上医务人员的付出,也必将是一笔巨大的社会公共财富。只要奖励,必然涉及他人利益,必然拿出一部分公共利益。

但在疫情之下,逆行者以命维护公共利益,社会当然应该用紧缺的、关键性的资源进行奖励,若只是无足轻重且其他人都满不在乎的社会资源,那么何以激励,何以明确社会的价值导向?

在更大的公平框架内,其他群体同样不能落下。比如工人、环卫工、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等等,在关键时刻可以说他们用生命证明了他们与一座城市命运与共,还有什么能比这些更能证明他们值得被城市接纳?那么,这些人是不是理所应当地解决落户问题,是不是应该让他们感受到平等的市民待遇?

给医护人员子女加分虽然引发了讨论,但这种讨论是值得的。这对社会是个提醒,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的人,社会不吝赞美,但不能停留在纸面、嘴上。要让他们感到这个社会的公平,比如让医务人员的劳动付出与金钱收入成正比,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让社会各群体享受平等的公共服务等等。

网上曾有句话:有些人,武汉人远在天边,就喊“武汉加油”;武汉人来到身边,就又骂又关又抓。在未伤及自己利益、不须支付成本时,总是不吝赞美的;当需要支付成本时,往往又面目一变。在这种紧急时刻,社会总体安全遭受重大威胁之际,奖励奋不顾身者,就该是社会资源的紧缺部分。

须知,他们在前面可能付出的,是一个人的全部——命。

自由人2006 发表于  2020-02-21 10:04:39 30字 ( 0/6)

农民到了春耕季节、主动下地,收获季节要收割、给养天下,是道义

当前,举国上下仍在抗击疫情,一些地方为逆行者出台的奖励措施已经公布。如湖北公布一线医务人员子女参加2020年中考时,可在其录取总分基础上增加10分录取;如四川宣布为一线医务工作者子女提供一次按意愿选择学校机会;河南省也宣布防疫一线医护人员子女入学时可享受一次照顾等等。

这些政策初衷虽好,但在网络上不是没有争议。比如就有人认为,中考加分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对其他考生不公平。

毋庸讳言,对包括医务人员在内所有逆行者,如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网约车司机、志愿者、工人、警察等等,都该有所奖励。就以医护人员来说,据统计已有1700多名被感染,多名因公殉职,就在昨天,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殉职也在网络引发齐声哀悼。逆行者所面临的,是一滴飞沫、一个伤口就可能致命的险境。对他们进行奖励,这不是交换、更不是买卖,他们走向疫区时义无反顾,没有人提私人要求,唯愿平安归来与家人团聚。这时,解除他们的挂念担忧,这是社会的良心,也是一个社会的本分。

加分关照子女之所以引发争议,是因为有人认为其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公平是一个社会价值伦理最为核心的元素,尤其是在竞争性领域的公平议题,极容易引发社会讨论。但是,教育公平也是嵌入社会公平的一个子命题,从社会全景观察,拿出部分社会资源进行奖励,既是理所应当,也是必须选项,是社会维系其正常运转必须支付的“成本”。

之所以给子女加分引发讨论,是因为社会知道教育资源是个紧缺资源。但奖励,就应当是紧缺资源。就以有人提议的金钱奖励来说,如果要对得起、配得上医务人员的付出,也必将是一笔巨大的社会公共财富。只要奖励,必然涉及他人利益,必然拿出一部分公共利益。

但在疫情之下,逆行者以命维护公共利益,社会当然应该用紧缺的、关键性的资源进行奖励,若只是无足轻重且其他人都满不在乎的社会资源,那么何以激励,何以明确社会的价值导向?

在更大的公平框架内,其他群体同样不能落下。比如工人、环卫工、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等等,在关键时刻可以说他们用生命证明了他们与一座城市命运与共,还有什么能比这些更能证明他们值得被城市接纳?那么,这些人是不是理所应当地解决落户问题,是不是应该让他们感受到平等的市民待遇?

给医护人员子女加分虽然引发了讨论,但这种讨论是值得的。这对社会是个提醒,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的人,社会不吝赞美,但不能停留在纸面、嘴上。要让他们感到这个社会的公平,比如让医务人员的劳动付出与金钱收入成正比,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让社会各群体享受平等的公共服务等等。

网上曾有句话:有些人,武汉人远在天边,就喊“武汉加油”;武汉人来到身边,就又骂又关又抓。在未伤及自己利益、不须支付成本时,总是不吝赞美的;当需要支付成本时,往往又面目一变。在这种紧急时刻,社会总体安全遭受重大威胁之际,奖励奋不顾身者,就该是社会资源的紧缺部分。

须知,他们在前面可能付出的,是一个人的全部——命。

长矛利剑 发表于  2020-02-21 10:40:38 26字 ( 0/5)

支持以荣誉,巨额奖金奖励,坚决反对对其子女中考奖分!

当前,举国上下仍在抗击疫情,一些地方为逆行者出台的奖励措施已经公布。如湖北公布一线医务人员子女参加2020年中考时,可在其录取总分基础上增加10分录取;如四川宣布为一线医务工作者子女提供一次按意愿选择学校机会;河南省也宣布防疫一线医护人员子女入学时可享受一次照顾等等。

这些政策初衷虽好,但在网络上不是没有争议。比如就有人认为,中考加分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对其他考生不公平。

毋庸讳言,对包括医务人员在内所有逆行者,如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网约车司机、志愿者、工人、警察等等,都该有所奖励。就以医护人员来说,据统计已有1700多名被感染,多名因公殉职,就在昨天,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殉职也在网络引发齐声哀悼。逆行者所面临的,是一滴飞沫、一个伤口就可能致命的险境。对他们进行奖励,这不是交换、更不是买卖,他们走向疫区时义无反顾,没有人提私人要求,唯愿平安归来与家人团聚。这时,解除他们的挂念担忧,这是社会的良心,也是一个社会的本分。

加分关照子女之所以引发争议,是因为有人认为其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公平是一个社会价值伦理最为核心的元素,尤其是在竞争性领域的公平议题,极容易引发社会讨论。但是,教育公平也是嵌入社会公平的一个子命题,从社会全景观察,拿出部分社会资源进行奖励,既是理所应当,也是必须选项,是社会维系其正常运转必须支付的“成本”。

之所以给子女加分引发讨论,是因为社会知道教育资源是个紧缺资源。但奖励,就应当是紧缺资源。就以有人提议的金钱奖励来说,如果要对得起、配得上医务人员的付出,也必将是一笔巨大的社会公共财富。只要奖励,必然涉及他人利益,必然拿出一部分公共利益。

但在疫情之下,逆行者以命维护公共利益,社会当然应该用紧缺的、关键性的资源进行奖励,若只是无足轻重且其他人都满不在乎的社会资源,那么何以激励,何以明确社会的价值导向?

在更大的公平框架内,其他群体同样不能落下。比如工人、环卫工、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等等,在关键时刻可以说他们用生命证明了他们与一座城市命运与共,还有什么能比这些更能证明他们值得被城市接纳?那么,这些人是不是理所应当地解决落户问题,是不是应该让他们感受到平等的市民待遇?

给医护人员子女加分虽然引发了讨论,但这种讨论是值得的。这对社会是个提醒,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的人,社会不吝赞美,但不能停留在纸面、嘴上。要让他们感到这个社会的公平,比如让医务人员的劳动付出与金钱收入成正比,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让社会各群体享受平等的公共服务等等。

网上曾有句话:有些人,武汉人远在天边,就喊“武汉加油”;武汉人来到身边,就又骂又关又抓。在未伤及自己利益、不须支付成本时,总是不吝赞美的;当需要支付成本时,往往又面目一变。在这种紧急时刻,社会总体安全遭受重大威胁之际,奖励奋不顾身者,就该是社会资源的紧缺部分。

须知,他们在前面可能付出的,是一个人的全部——命。

自由人2006 发表于  2020-02-21 10:54:46 102字 ( 0/17)

我们那个年代的人,遇到突发事件都讲究“义不容辞”,到了现在成了“逆行”;很多事,轻易都加上一个“最”,“最”是封顶之意思;“逆行”、“最”行天下

当前,举国上下仍在抗击疫情,一些地方为逆行者出台的奖励措施已经公布。如湖北公布一线医务人员子女参加2020年中考时,可在其录取总分基础上增加10分录取;如四川宣布为一线医务工作者子女提供一次按意愿选择学校机会;河南省也宣布防疫一线医护人员子女入学时可享受一次照顾等等。

这些政策初衷虽好,但在网络上不是没有争议。比如就有人认为,中考加分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对其他考生不公平。

毋庸讳言,对包括医务人员在内所有逆行者,如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网约车司机、志愿者、工人、警察等等,都该有所奖励。就以医护人员来说,据统计已有1700多名被感染,多名因公殉职,就在昨天,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殉职也在网络引发齐声哀悼。逆行者所面临的,是一滴飞沫、一个伤口就可能致命的险境。对他们进行奖励,这不是交换、更不是买卖,他们走向疫区时义无反顾,没有人提私人要求,唯愿平安归来与家人团聚。这时,解除他们的挂念担忧,这是社会的良心,也是一个社会的本分。

加分关照子女之所以引发争议,是因为有人认为其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公平是一个社会价值伦理最为核心的元素,尤其是在竞争性领域的公平议题,极容易引发社会讨论。但是,教育公平也是嵌入社会公平的一个子命题,从社会全景观察,拿出部分社会资源进行奖励,既是理所应当,也是必须选项,是社会维系其正常运转必须支付的“成本”。

之所以给子女加分引发讨论,是因为社会知道教育资源是个紧缺资源。但奖励,就应当是紧缺资源。就以有人提议的金钱奖励来说,如果要对得起、配得上医务人员的付出,也必将是一笔巨大的社会公共财富。只要奖励,必然涉及他人利益,必然拿出一部分公共利益。

但在疫情之下,逆行者以命维护公共利益,社会当然应该用紧缺的、关键性的资源进行奖励,若只是无足轻重且其他人都满不在乎的社会资源,那么何以激励,何以明确社会的价值导向?

在更大的公平框架内,其他群体同样不能落下。比如工人、环卫工、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等等,在关键时刻可以说他们用生命证明了他们与一座城市命运与共,还有什么能比这些更能证明他们值得被城市接纳?那么,这些人是不是理所应当地解决落户问题,是不是应该让他们感受到平等的市民待遇?

给医护人员子女加分虽然引发了讨论,但这种讨论是值得的。这对社会是个提醒,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的人,社会不吝赞美,但不能停留在纸面、嘴上。要让他们感到这个社会的公平,比如让医务人员的劳动付出与金钱收入成正比,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让社会各群体享受平等的公共服务等等。

网上曾有句话:有些人,武汉人远在天边,就喊“武汉加油”;武汉人来到身边,就又骂又关又抓。在未伤及自己利益、不须支付成本时,总是不吝赞美的;当需要支付成本时,往往又面目一变。在这种紧急时刻,社会总体安全遭受重大威胁之际,奖励奋不顾身者,就该是社会资源的紧缺部分。

须知,他们在前面可能付出的,是一个人的全部——命。

哦嘛米嘛米吽 发表于  2020-02-21 10:57:18 60字 ( 0/47)

在抗疫面前,医护工作者作出的牺牲最大,应该给他们奖励,要优待他们,再就是社区基层工作者付出的劳动最多,工作出色的应该提拔

当前,举国上下仍在抗击疫情,一些地方为逆行者出台的奖励措施已经公布。如湖北公布一线医务人员子女参加2020年中考时,可在其录取总分基础上增加10分录取;如四川宣布为一线医务工作者子女提供一次按意愿选择学校机会;河南省也宣布防疫一线医护人员子女入学时可享受一次照顾等等。

这些政策初衷虽好,但在网络上不是没有争议。比如就有人认为,中考加分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对其他考生不公平。

毋庸讳言,对包括医务人员在内所有逆行者,如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网约车司机、志愿者、工人、警察等等,都该有所奖励。就以医护人员来说,据统计已有1700多名被感染,多名因公殉职,就在昨天,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殉职也在网络引发齐声哀悼。逆行者所面临的,是一滴飞沫、一个伤口就可能致命的险境。对他们进行奖励,这不是交换、更不是买卖,他们走向疫区时义无反顾,没有人提私人要求,唯愿平安归来与家人团聚。这时,解除他们的挂念担忧,这是社会的良心,也是一个社会的本分。

加分关照子女之所以引发争议,是因为有人认为其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公平是一个社会价值伦理最为核心的元素,尤其是在竞争性领域的公平议题,极容易引发社会讨论。但是,教育公平也是嵌入社会公平的一个子命题,从社会全景观察,拿出部分社会资源进行奖励,既是理所应当,也是必须选项,是社会维系其正常运转必须支付的“成本”。

之所以给子女加分引发讨论,是因为社会知道教育资源是个紧缺资源。但奖励,就应当是紧缺资源。就以有人提议的金钱奖励来说,如果要对得起、配得上医务人员的付出,也必将是一笔巨大的社会公共财富。只要奖励,必然涉及他人利益,必然拿出一部分公共利益。

但在疫情之下,逆行者以命维护公共利益,社会当然应该用紧缺的、关键性的资源进行奖励,若只是无足轻重且其他人都满不在乎的社会资源,那么何以激励,何以明确社会的价值导向?

在更大的公平框架内,其他群体同样不能落下。比如工人、环卫工、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等等,在关键时刻可以说他们用生命证明了他们与一座城市命运与共,还有什么能比这些更能证明他们值得被城市接纳?那么,这些人是不是理所应当地解决落户问题,是不是应该让他们感受到平等的市民待遇?

给医护人员子女加分虽然引发了讨论,但这种讨论是值得的。这对社会是个提醒,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的人,社会不吝赞美,但不能停留在纸面、嘴上。要让他们感到这个社会的公平,比如让医务人员的劳动付出与金钱收入成正比,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让社会各群体享受平等的公共服务等等。

网上曾有句话:有些人,武汉人远在天边,就喊“武汉加油”;武汉人来到身边,就又骂又关又抓。在未伤及自己利益、不须支付成本时,总是不吝赞美的;当需要支付成本时,往往又面目一变。在这种紧急时刻,社会总体安全遭受重大威胁之际,奖励奋不顾身者,就该是社会资源的紧缺部分。

须知,他们在前面可能付出的,是一个人的全部——命。

杰尼龟x 发表于  2020-02-21 10:59:44 78字 ( 0/23)

一线医护人员以命维护公共利益,社会应当用紧缺的、关键性资源进行奖励,只有这样才能激励、明确社会价值导向。给医护人员子女加分是为了让医护人员感受到社会的公平。

当前,举国上下仍在抗击疫情,一些地方为逆行者出台的奖励措施已经公布。如湖北公布一线医务人员子女参加2020年中考时,可在其录取总分基础上增加10分录取;如四川宣布为一线医务工作者子女提供一次按意愿选择学校机会;河南省也宣布防疫一线医护人员子女入学时可享受一次照顾等等。

这些政策初衷虽好,但在网络上不是没有争议。比如就有人认为,中考加分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对其他考生不公平。

毋庸讳言,对包括医务人员在内所有逆行者,如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网约车司机、志愿者、工人、警察等等,都该有所奖励。就以医护人员来说,据统计已有1700多名被感染,多名因公殉职,就在昨天,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殉职也在网络引发齐声哀悼。逆行者所面临的,是一滴飞沫、一个伤口就可能致命的险境。对他们进行奖励,这不是交换、更不是买卖,他们走向疫区时义无反顾,没有人提私人要求,唯愿平安归来与家人团聚。这时,解除他们的挂念担忧,这是社会的良心,也是一个社会的本分。

加分关照子女之所以引发争议,是因为有人认为其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公平是一个社会价值伦理最为核心的元素,尤其是在竞争性领域的公平议题,极容易引发社会讨论。但是,教育公平也是嵌入社会公平的一个子命题,从社会全景观察,拿出部分社会资源进行奖励,既是理所应当,也是必须选项,是社会维系其正常运转必须支付的“成本”。

之所以给子女加分引发讨论,是因为社会知道教育资源是个紧缺资源。但奖励,就应当是紧缺资源。就以有人提议的金钱奖励来说,如果要对得起、配得上医务人员的付出,也必将是一笔巨大的社会公共财富。只要奖励,必然涉及他人利益,必然拿出一部分公共利益。

但在疫情之下,逆行者以命维护公共利益,社会当然应该用紧缺的、关键性的资源进行奖励,若只是无足轻重且其他人都满不在乎的社会资源,那么何以激励,何以明确社会的价值导向?

在更大的公平框架内,其他群体同样不能落下。比如工人、环卫工、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等等,在关键时刻可以说他们用生命证明了他们与一座城市命运与共,还有什么能比这些更能证明他们值得被城市接纳?那么,这些人是不是理所应当地解决落户问题,是不是应该让他们感受到平等的市民待遇?

给医护人员子女加分虽然引发了讨论,但这种讨论是值得的。这对社会是个提醒,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的人,社会不吝赞美,但不能停留在纸面、嘴上。要让他们感到这个社会的公平,比如让医务人员的劳动付出与金钱收入成正比,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让社会各群体享受平等的公共服务等等。

网上曾有句话:有些人,武汉人远在天边,就喊“武汉加油”;武汉人来到身边,就又骂又关又抓。在未伤及自己利益、不须支付成本时,总是不吝赞美的;当需要支付成本时,往往又面目一变。在这种紧急时刻,社会总体安全遭受重大威胁之际,奖励奋不顾身者,就该是社会资源的紧缺部分。

须知,他们在前面可能付出的,是一个人的全部——命。

东湖边的小马哥 发表于  2020-02-21 11:03:49 2字 ( 0/1)

呵呵

当前,举国上下仍在抗击疫情,一些地方为逆行者出台的奖励措施已经公布。如湖北公布一线医务人员子女参加2020年中考时,可在其录取总分基础上增加10分录取;如四川宣布为一线医务工作者子女提供一次按意愿选择学校机会;河南省也宣布防疫一线医护人员子女入学时可享受一次照顾等等。

这些政策初衷虽好,但在网络上不是没有争议。比如就有人认为,中考加分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对其他考生不公平。

毋庸讳言,对包括医务人员在内所有逆行者,如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网约车司机、志愿者、工人、警察等等,都该有所奖励。就以医护人员来说,据统计已有1700多名被感染,多名因公殉职,就在昨天,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殉职也在网络引发齐声哀悼。逆行者所面临的,是一滴飞沫、一个伤口就可能致命的险境。对他们进行奖励,这不是交换、更不是买卖,他们走向疫区时义无反顾,没有人提私人要求,唯愿平安归来与家人团聚。这时,解除他们的挂念担忧,这是社会的良心,也是一个社会的本分。

加分关照子女之所以引发争议,是因为有人认为其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公平是一个社会价值伦理最为核心的元素,尤其是在竞争性领域的公平议题,极容易引发社会讨论。但是,教育公平也是嵌入社会公平的一个子命题,从社会全景观察,拿出部分社会资源进行奖励,既是理所应当,也是必须选项,是社会维系其正常运转必须支付的“成本”。

之所以给子女加分引发讨论,是因为社会知道教育资源是个紧缺资源。但奖励,就应当是紧缺资源。就以有人提议的金钱奖励来说,如果要对得起、配得上医务人员的付出,也必将是一笔巨大的社会公共财富。只要奖励,必然涉及他人利益,必然拿出一部分公共利益。

但在疫情之下,逆行者以命维护公共利益,社会当然应该用紧缺的、关键性的资源进行奖励,若只是无足轻重且其他人都满不在乎的社会资源,那么何以激励,何以明确社会的价值导向?

在更大的公平框架内,其他群体同样不能落下。比如工人、环卫工、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等等,在关键时刻可以说他们用生命证明了他们与一座城市命运与共,还有什么能比这些更能证明他们值得被城市接纳?那么,这些人是不是理所应当地解决落户问题,是不是应该让他们感受到平等的市民待遇?

给医护人员子女加分虽然引发了讨论,但这种讨论是值得的。这对社会是个提醒,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的人,社会不吝赞美,但不能停留在纸面、嘴上。要让他们感到这个社会的公平,比如让医务人员的劳动付出与金钱收入成正比,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让社会各群体享受平等的公共服务等等。

网上曾有句话:有些人,武汉人远在天边,就喊“武汉加油”;武汉人来到身边,就又骂又关又抓。在未伤及自己利益、不须支付成本时,总是不吝赞美的;当需要支付成本时,往往又面目一变。在这种紧急时刻,社会总体安全遭受重大威胁之际,奖励奋不顾身者,就该是社会资源的紧缺部分。

须知,他们在前面可能付出的,是一个人的全部——命。

星星还是那个星 发表于  2020-02-21 11:36:33 358字 ( 0/406)

首先向工作在一线的医护人员表示最崇高的敬意,你们的这种舍身忘我精神值得我们大家学习。 最近有一句话:“给医护人员子女加分”在网上引发热议,我个人觉得,这种做

当前,举国上下仍在抗击疫情,一些地方为逆行者出台的奖励措施已经公布。如湖北公布一线医务人员子女参加2020年中考时,可在其录取总分基础上增加10分录取;如四川宣布为一线医务工作者子女提供一次按意愿选择学校机会;河南省也宣布防疫一线医护人员子女入学时可享受一次照顾等等。

这些政策初衷虽好,但在网络上不是没有争议。比如就有人认为,中考加分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对其他考生不公平。

毋庸讳言,对包括医务人员在内所有逆行者,如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网约车司机、志愿者、工人、警察等等,都该有所奖励。就以医护人员来说,据统计已有1700多名被感染,多名因公殉职,就在昨天,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殉职也在网络引发齐声哀悼。逆行者所面临的,是一滴飞沫、一个伤口就可能致命的险境。对他们进行奖励,这不是交换、更不是买卖,他们走向疫区时义无反顾,没有人提私人要求,唯愿平安归来与家人团聚。这时,解除他们的挂念担忧,这是社会的良心,也是一个社会的本分。

加分关照子女之所以引发争议,是因为有人认为其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公平是一个社会价值伦理最为核心的元素,尤其是在竞争性领域的公平议题,极容易引发社会讨论。但是,教育公平也是嵌入社会公平的一个子命题,从社会全景观察,拿出部分社会资源进行奖励,既是理所应当,也是必须选项,是社会维系其正常运转必须支付的“成本”。

之所以给子女加分引发讨论,是因为社会知道教育资源是个紧缺资源。但奖励,就应当是紧缺资源。就以有人提议的金钱奖励来说,如果要对得起、配得上医务人员的付出,也必将是一笔巨大的社会公共财富。只要奖励,必然涉及他人利益,必然拿出一部分公共利益。

但在疫情之下,逆行者以命维护公共利益,社会当然应该用紧缺的、关键性的资源进行奖励,若只是无足轻重且其他人都满不在乎的社会资源,那么何以激励,何以明确社会的价值导向?

在更大的公平框架内,其他群体同样不能落下。比如工人、环卫工、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等等,在关键时刻可以说他们用生命证明了他们与一座城市命运与共,还有什么能比这些更能证明他们值得被城市接纳?那么,这些人是不是理所应当地解决落户问题,是不是应该让他们感受到平等的市民待遇?

给医护人员子女加分虽然引发了讨论,但这种讨论是值得的。这对社会是个提醒,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的人,社会不吝赞美,但不能停留在纸面、嘴上。要让他们感到这个社会的公平,比如让医务人员的劳动付出与金钱收入成正比,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让社会各群体享受平等的公共服务等等。

网上曾有句话:有些人,武汉人远在天边,就喊“武汉加油”;武汉人来到身边,就又骂又关又抓。在未伤及自己利益、不须支付成本时,总是不吝赞美的;当需要支付成本时,往往又面目一变。在这种紧急时刻,社会总体安全遭受重大威胁之际,奖励奋不顾身者,就该是社会资源的紧缺部分。

须知,他们在前面可能付出的,是一个人的全部——命。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20-02-21 12:31:32 71字 ( 0/24)

学习文章、认真思考、客观观察、回顾联想与感悟:《好钢用在刀刃上》![党徽]人民军队[国旗][地图]全国各族人民......[鼓掌][心][赞]

当前,举国上下仍在抗击疫情,一些地方为逆行者出台的奖励措施已经公布。如湖北公布一线医务人员子女参加2020年中考时,可在其录取总分基础上增加10分录取;如四川宣布为一线医务工作者子女提供一次按意愿选择学校机会;河南省也宣布防疫一线医护人员子女入学时可享受一次照顾等等。

这些政策初衷虽好,但在网络上不是没有争议。比如就有人认为,中考加分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对其他考生不公平。

毋庸讳言,对包括医务人员在内所有逆行者,如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网约车司机、志愿者、工人、警察等等,都该有所奖励。就以医护人员来说,据统计已有1700多名被感染,多名因公殉职,就在昨天,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殉职也在网络引发齐声哀悼。逆行者所面临的,是一滴飞沫、一个伤口就可能致命的险境。对他们进行奖励,这不是交换、更不是买卖,他们走向疫区时义无反顾,没有人提私人要求,唯愿平安归来与家人团聚。这时,解除他们的挂念担忧,这是社会的良心,也是一个社会的本分。

加分关照子女之所以引发争议,是因为有人认为其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公平是一个社会价值伦理最为核心的元素,尤其是在竞争性领域的公平议题,极容易引发社会讨论。但是,教育公平也是嵌入社会公平的一个子命题,从社会全景观察,拿出部分社会资源进行奖励,既是理所应当,也是必须选项,是社会维系其正常运转必须支付的“成本”。

之所以给子女加分引发讨论,是因为社会知道教育资源是个紧缺资源。但奖励,就应当是紧缺资源。就以有人提议的金钱奖励来说,如果要对得起、配得上医务人员的付出,也必将是一笔巨大的社会公共财富。只要奖励,必然涉及他人利益,必然拿出一部分公共利益。

但在疫情之下,逆行者以命维护公共利益,社会当然应该用紧缺的、关键性的资源进行奖励,若只是无足轻重且其他人都满不在乎的社会资源,那么何以激励,何以明确社会的价值导向?

在更大的公平框架内,其他群体同样不能落下。比如工人、环卫工、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等等,在关键时刻可以说他们用生命证明了他们与一座城市命运与共,还有什么能比这些更能证明他们值得被城市接纳?那么,这些人是不是理所应当地解决落户问题,是不是应该让他们感受到平等的市民待遇?

给医护人员子女加分虽然引发了讨论,但这种讨论是值得的。这对社会是个提醒,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的人,社会不吝赞美,但不能停留在纸面、嘴上。要让他们感到这个社会的公平,比如让医务人员的劳动付出与金钱收入成正比,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让社会各群体享受平等的公共服务等等。

网上曾有句话:有些人,武汉人远在天边,就喊“武汉加油”;武汉人来到身边,就又骂又关又抓。在未伤及自己利益、不须支付成本时,总是不吝赞美的;当需要支付成本时,往往又面目一变。在这种紧急时刻,社会总体安全遭受重大威胁之际,奖励奋不顾身者,就该是社会资源的紧缺部分。

须知,他们在前面可能付出的,是一个人的全部——命。

ldrzy 发表于  2020-02-21 12:52:46 94字 ( 0/95)

这些稀缺资源的奖励会刺痛有同样需求的同龄人,这些需求也是中国教育资源的短板。将来还会有各类职业的员工,为祖国的国防、军工、高端制造业、科技科研、民生及航天航空等

当前,举国上下仍在抗击疫情,一些地方为逆行者出台的奖励措施已经公布。如湖北公布一线医务人员子女参加2020年中考时,可在其录取总分基础上增加10分录取;如四川宣布为一线医务工作者子女提供一次按意愿选择学校机会;河南省也宣布防疫一线医护人员子女入学时可享受一次照顾等等。

这些政策初衷虽好,但在网络上不是没有争议。比如就有人认为,中考加分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对其他考生不公平。

毋庸讳言,对包括医务人员在内所有逆行者,如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网约车司机、志愿者、工人、警察等等,都该有所奖励。就以医护人员来说,据统计已有1700多名被感染,多名因公殉职,就在昨天,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殉职也在网络引发齐声哀悼。逆行者所面临的,是一滴飞沫、一个伤口就可能致命的险境。对他们进行奖励,这不是交换、更不是买卖,他们走向疫区时义无反顾,没有人提私人要求,唯愿平安归来与家人团聚。这时,解除他们的挂念担忧,这是社会的良心,也是一个社会的本分。

加分关照子女之所以引发争议,是因为有人认为其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公平是一个社会价值伦理最为核心的元素,尤其是在竞争性领域的公平议题,极容易引发社会讨论。但是,教育公平也是嵌入社会公平的一个子命题,从社会全景观察,拿出部分社会资源进行奖励,既是理所应当,也是必须选项,是社会维系其正常运转必须支付的“成本”。

之所以给子女加分引发讨论,是因为社会知道教育资源是个紧缺资源。但奖励,就应当是紧缺资源。就以有人提议的金钱奖励来说,如果要对得起、配得上医务人员的付出,也必将是一笔巨大的社会公共财富。只要奖励,必然涉及他人利益,必然拿出一部分公共利益。

但在疫情之下,逆行者以命维护公共利益,社会当然应该用紧缺的、关键性的资源进行奖励,若只是无足轻重且其他人都满不在乎的社会资源,那么何以激励,何以明确社会的价值导向?

在更大的公平框架内,其他群体同样不能落下。比如工人、环卫工、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等等,在关键时刻可以说他们用生命证明了他们与一座城市命运与共,还有什么能比这些更能证明他们值得被城市接纳?那么,这些人是不是理所应当地解决落户问题,是不是应该让他们感受到平等的市民待遇?

给医护人员子女加分虽然引发了讨论,但这种讨论是值得的。这对社会是个提醒,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的人,社会不吝赞美,但不能停留在纸面、嘴上。要让他们感到这个社会的公平,比如让医务人员的劳动付出与金钱收入成正比,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让社会各群体享受平等的公共服务等等。

网上曾有句话:有些人,武汉人远在天边,就喊“武汉加油”;武汉人来到身边,就又骂又关又抓。在未伤及自己利益、不须支付成本时,总是不吝赞美的;当需要支付成本时,往往又面目一变。在这种紧急时刻,社会总体安全遭受重大威胁之际,奖励奋不顾身者,就该是社会资源的紧缺部分。

须知,他们在前面可能付出的,是一个人的全部——命。

自由人2006 发表于  2020-02-21 13:08:42 237字 ( 0/20)

致敬一线的医务工作者,包括我自己家的人、在某著名医疗单位的检疫第一关;如果实施刺激奖励,还是对参战人员“论功行赏”比较好;不赞成“义不容辞”义举行为的连

当前,举国上下仍在抗击疫情,一些地方为逆行者出台的奖励措施已经公布。如湖北公布一线医务人员子女参加2020年中考时,可在其录取总分基础上增加10分录取;如四川宣布为一线医务工作者子女提供一次按意愿选择学校机会;河南省也宣布防疫一线医护人员子女入学时可享受一次照顾等等。

这些政策初衷虽好,但在网络上不是没有争议。比如就有人认为,中考加分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对其他考生不公平。

毋庸讳言,对包括医务人员在内所有逆行者,如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网约车司机、志愿者、工人、警察等等,都该有所奖励。就以医护人员来说,据统计已有1700多名被感染,多名因公殉职,就在昨天,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殉职也在网络引发齐声哀悼。逆行者所面临的,是一滴飞沫、一个伤口就可能致命的险境。对他们进行奖励,这不是交换、更不是买卖,他们走向疫区时义无反顾,没有人提私人要求,唯愿平安归来与家人团聚。这时,解除他们的挂念担忧,这是社会的良心,也是一个社会的本分。

加分关照子女之所以引发争议,是因为有人认为其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公平是一个社会价值伦理最为核心的元素,尤其是在竞争性领域的公平议题,极容易引发社会讨论。但是,教育公平也是嵌入社会公平的一个子命题,从社会全景观察,拿出部分社会资源进行奖励,既是理所应当,也是必须选项,是社会维系其正常运转必须支付的“成本”。

之所以给子女加分引发讨论,是因为社会知道教育资源是个紧缺资源。但奖励,就应当是紧缺资源。就以有人提议的金钱奖励来说,如果要对得起、配得上医务人员的付出,也必将是一笔巨大的社会公共财富。只要奖励,必然涉及他人利益,必然拿出一部分公共利益。

但在疫情之下,逆行者以命维护公共利益,社会当然应该用紧缺的、关键性的资源进行奖励,若只是无足轻重且其他人都满不在乎的社会资源,那么何以激励,何以明确社会的价值导向?

在更大的公平框架内,其他群体同样不能落下。比如工人、环卫工、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等等,在关键时刻可以说他们用生命证明了他们与一座城市命运与共,还有什么能比这些更能证明他们值得被城市接纳?那么,这些人是不是理所应当地解决落户问题,是不是应该让他们感受到平等的市民待遇?

给医护人员子女加分虽然引发了讨论,但这种讨论是值得的。这对社会是个提醒,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的人,社会不吝赞美,但不能停留在纸面、嘴上。要让他们感到这个社会的公平,比如让医务人员的劳动付出与金钱收入成正比,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让社会各群体享受平等的公共服务等等。

网上曾有句话:有些人,武汉人远在天边,就喊“武汉加油”;武汉人来到身边,就又骂又关又抓。在未伤及自己利益、不须支付成本时,总是不吝赞美的;当需要支付成本时,往往又面目一变。在这种紧急时刻,社会总体安全遭受重大威胁之际,奖励奋不顾身者,就该是社会资源的紧缺部分。

须知,他们在前面可能付出的,是一个人的全部——命。

为民谋利不能只是说说而已 发表于  2020-02-21 13:11:10 35字 ( 0/170)

对不幸倒在抗疫前线的医务人员应给予烈士称号,并且要用“牺牲”字眼报道。

当前,举国上下仍在抗击疫情,一些地方为逆行者出台的奖励措施已经公布。如湖北公布一线医务人员子女参加2020年中考时,可在其录取总分基础上增加10分录取;如四川宣布为一线医务工作者子女提供一次按意愿选择学校机会;河南省也宣布防疫一线医护人员子女入学时可享受一次照顾等等。

这些政策初衷虽好,但在网络上不是没有争议。比如就有人认为,中考加分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对其他考生不公平。

毋庸讳言,对包括医务人员在内所有逆行者,如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网约车司机、志愿者、工人、警察等等,都该有所奖励。就以医护人员来说,据统计已有1700多名被感染,多名因公殉职,就在昨天,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殉职也在网络引发齐声哀悼。逆行者所面临的,是一滴飞沫、一个伤口就可能致命的险境。对他们进行奖励,这不是交换、更不是买卖,他们走向疫区时义无反顾,没有人提私人要求,唯愿平安归来与家人团聚。这时,解除他们的挂念担忧,这是社会的良心,也是一个社会的本分。

加分关照子女之所以引发争议,是因为有人认为其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公平是一个社会价值伦理最为核心的元素,尤其是在竞争性领域的公平议题,极容易引发社会讨论。但是,教育公平也是嵌入社会公平的一个子命题,从社会全景观察,拿出部分社会资源进行奖励,既是理所应当,也是必须选项,是社会维系其正常运转必须支付的“成本”。

之所以给子女加分引发讨论,是因为社会知道教育资源是个紧缺资源。但奖励,就应当是紧缺资源。就以有人提议的金钱奖励来说,如果要对得起、配得上医务人员的付出,也必将是一笔巨大的社会公共财富。只要奖励,必然涉及他人利益,必然拿出一部分公共利益。

但在疫情之下,逆行者以命维护公共利益,社会当然应该用紧缺的、关键性的资源进行奖励,若只是无足轻重且其他人都满不在乎的社会资源,那么何以激励,何以明确社会的价值导向?

在更大的公平框架内,其他群体同样不能落下。比如工人、环卫工、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等等,在关键时刻可以说他们用生命证明了他们与一座城市命运与共,还有什么能比这些更能证明他们值得被城市接纳?那么,这些人是不是理所应当地解决落户问题,是不是应该让他们感受到平等的市民待遇?

给医护人员子女加分虽然引发了讨论,但这种讨论是值得的。这对社会是个提醒,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的人,社会不吝赞美,但不能停留在纸面、嘴上。要让他们感到这个社会的公平,比如让医务人员的劳动付出与金钱收入成正比,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让社会各群体享受平等的公共服务等等。

网上曾有句话:有些人,武汉人远在天边,就喊“武汉加油”;武汉人来到身边,就又骂又关又抓。在未伤及自己利益、不须支付成本时,总是不吝赞美的;当需要支付成本时,往往又面目一变。在这种紧急时刻,社会总体安全遭受重大威胁之际,奖励奋不顾身者,就该是社会资源的紧缺部分。

须知,他们在前面可能付出的,是一个人的全部——命。

自由人2006 发表于  2020-02-21 13:12:41 81字 ( 0/16)

是不是考虑奖励任正非、马云、马化腾等这些能让我们我接触进行社会配合的巨大贡献者?如果不是他们,我们要发生多少时间、接触成本和牺牲?这是全社会的配

当前,举国上下仍在抗击疫情,一些地方为逆行者出台的奖励措施已经公布。如湖北公布一线医务人员子女参加2020年中考时,可在其录取总分基础上增加10分录取;如四川宣布为一线医务工作者子女提供一次按意愿选择学校机会;河南省也宣布防疫一线医护人员子女入学时可享受一次照顾等等。

这些政策初衷虽好,但在网络上不是没有争议。比如就有人认为,中考加分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对其他考生不公平。

毋庸讳言,对包括医务人员在内所有逆行者,如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网约车司机、志愿者、工人、警察等等,都该有所奖励。就以医护人员来说,据统计已有1700多名被感染,多名因公殉职,就在昨天,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殉职也在网络引发齐声哀悼。逆行者所面临的,是一滴飞沫、一个伤口就可能致命的险境。对他们进行奖励,这不是交换、更不是买卖,他们走向疫区时义无反顾,没有人提私人要求,唯愿平安归来与家人团聚。这时,解除他们的挂念担忧,这是社会的良心,也是一个社会的本分。

加分关照子女之所以引发争议,是因为有人认为其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公平是一个社会价值伦理最为核心的元素,尤其是在竞争性领域的公平议题,极容易引发社会讨论。但是,教育公平也是嵌入社会公平的一个子命题,从社会全景观察,拿出部分社会资源进行奖励,既是理所应当,也是必须选项,是社会维系其正常运转必须支付的“成本”。

之所以给子女加分引发讨论,是因为社会知道教育资源是个紧缺资源。但奖励,就应当是紧缺资源。就以有人提议的金钱奖励来说,如果要对得起、配得上医务人员的付出,也必将是一笔巨大的社会公共财富。只要奖励,必然涉及他人利益,必然拿出一部分公共利益。

但在疫情之下,逆行者以命维护公共利益,社会当然应该用紧缺的、关键性的资源进行奖励,若只是无足轻重且其他人都满不在乎的社会资源,那么何以激励,何以明确社会的价值导向?

在更大的公平框架内,其他群体同样不能落下。比如工人、环卫工、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等等,在关键时刻可以说他们用生命证明了他们与一座城市命运与共,还有什么能比这些更能证明他们值得被城市接纳?那么,这些人是不是理所应当地解决落户问题,是不是应该让他们感受到平等的市民待遇?

给医护人员子女加分虽然引发了讨论,但这种讨论是值得的。这对社会是个提醒,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的人,社会不吝赞美,但不能停留在纸面、嘴上。要让他们感到这个社会的公平,比如让医务人员的劳动付出与金钱收入成正比,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让社会各群体享受平等的公共服务等等。

网上曾有句话:有些人,武汉人远在天边,就喊“武汉加油”;武汉人来到身边,就又骂又关又抓。在未伤及自己利益、不须支付成本时,总是不吝赞美的;当需要支付成本时,往往又面目一变。在这种紧急时刻,社会总体安全遭受重大威胁之际,奖励奋不顾身者,就该是社会资源的紧缺部分。

须知,他们在前面可能付出的,是一个人的全部——命。

自由人2006 发表于  2020-02-21 13:14:53 16字 ( 0/5)

没发生疫情的地方是不是应该重奖?

当前,举国上下仍在抗击疫情,一些地方为逆行者出台的奖励措施已经公布。如湖北公布一线医务人员子女参加2020年中考时,可在其录取总分基础上增加10分录取;如四川宣布为一线医务工作者子女提供一次按意愿选择学校机会;河南省也宣布防疫一线医护人员子女入学时可享受一次照顾等等。

这些政策初衷虽好,但在网络上不是没有争议。比如就有人认为,中考加分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对其他考生不公平。

毋庸讳言,对包括医务人员在内所有逆行者,如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网约车司机、志愿者、工人、警察等等,都该有所奖励。就以医护人员来说,据统计已有1700多名被感染,多名因公殉职,就在昨天,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殉职也在网络引发齐声哀悼。逆行者所面临的,是一滴飞沫、一个伤口就可能致命的险境。对他们进行奖励,这不是交换、更不是买卖,他们走向疫区时义无反顾,没有人提私人要求,唯愿平安归来与家人团聚。这时,解除他们的挂念担忧,这是社会的良心,也是一个社会的本分。

加分关照子女之所以引发争议,是因为有人认为其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公平是一个社会价值伦理最为核心的元素,尤其是在竞争性领域的公平议题,极容易引发社会讨论。但是,教育公平也是嵌入社会公平的一个子命题,从社会全景观察,拿出部分社会资源进行奖励,既是理所应当,也是必须选项,是社会维系其正常运转必须支付的“成本”。

之所以给子女加分引发讨论,是因为社会知道教育资源是个紧缺资源。但奖励,就应当是紧缺资源。就以有人提议的金钱奖励来说,如果要对得起、配得上医务人员的付出,也必将是一笔巨大的社会公共财富。只要奖励,必然涉及他人利益,必然拿出一部分公共利益。

但在疫情之下,逆行者以命维护公共利益,社会当然应该用紧缺的、关键性的资源进行奖励,若只是无足轻重且其他人都满不在乎的社会资源,那么何以激励,何以明确社会的价值导向?

在更大的公平框架内,其他群体同样不能落下。比如工人、环卫工、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等等,在关键时刻可以说他们用生命证明了他们与一座城市命运与共,还有什么能比这些更能证明他们值得被城市接纳?那么,这些人是不是理所应当地解决落户问题,是不是应该让他们感受到平等的市民待遇?

给医护人员子女加分虽然引发了讨论,但这种讨论是值得的。这对社会是个提醒,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的人,社会不吝赞美,但不能停留在纸面、嘴上。要让他们感到这个社会的公平,比如让医务人员的劳动付出与金钱收入成正比,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让社会各群体享受平等的公共服务等等。

网上曾有句话:有些人,武汉人远在天边,就喊“武汉加油”;武汉人来到身边,就又骂又关又抓。在未伤及自己利益、不须支付成本时,总是不吝赞美的;当需要支付成本时,往往又面目一变。在这种紧急时刻,社会总体安全遭受重大威胁之际,奖励奋不顾身者,就该是社会资源的紧缺部分。

须知,他们在前面可能付出的,是一个人的全部——命。

公几 发表于  2020-02-21 13:22:24 30字 ( 0/4)

战斗还没有结束,不应该过早搞论功行赏的事,有扰乱军心的嫌疑。

当前,举国上下仍在抗击疫情,一些地方为逆行者出台的奖励措施已经公布。如湖北公布一线医务人员子女参加2020年中考时,可在其录取总分基础上增加10分录取;如四川宣布为一线医务工作者子女提供一次按意愿选择学校机会;河南省也宣布防疫一线医护人员子女入学时可享受一次照顾等等。

这些政策初衷虽好,但在网络上不是没有争议。比如就有人认为,中考加分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对其他考生不公平。

毋庸讳言,对包括医务人员在内所有逆行者,如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网约车司机、志愿者、工人、警察等等,都该有所奖励。就以医护人员来说,据统计已有1700多名被感染,多名因公殉职,就在昨天,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殉职也在网络引发齐声哀悼。逆行者所面临的,是一滴飞沫、一个伤口就可能致命的险境。对他们进行奖励,这不是交换、更不是买卖,他们走向疫区时义无反顾,没有人提私人要求,唯愿平安归来与家人团聚。这时,解除他们的挂念担忧,这是社会的良心,也是一个社会的本分。

加分关照子女之所以引发争议,是因为有人认为其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公平是一个社会价值伦理最为核心的元素,尤其是在竞争性领域的公平议题,极容易引发社会讨论。但是,教育公平也是嵌入社会公平的一个子命题,从社会全景观察,拿出部分社会资源进行奖励,既是理所应当,也是必须选项,是社会维系其正常运转必须支付的“成本”。

之所以给子女加分引发讨论,是因为社会知道教育资源是个紧缺资源。但奖励,就应当是紧缺资源。就以有人提议的金钱奖励来说,如果要对得起、配得上医务人员的付出,也必将是一笔巨大的社会公共财富。只要奖励,必然涉及他人利益,必然拿出一部分公共利益。

但在疫情之下,逆行者以命维护公共利益,社会当然应该用紧缺的、关键性的资源进行奖励,若只是无足轻重且其他人都满不在乎的社会资源,那么何以激励,何以明确社会的价值导向?

在更大的公平框架内,其他群体同样不能落下。比如工人、环卫工、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等等,在关键时刻可以说他们用生命证明了他们与一座城市命运与共,还有什么能比这些更能证明他们值得被城市接纳?那么,这些人是不是理所应当地解决落户问题,是不是应该让他们感受到平等的市民待遇?

给医护人员子女加分虽然引发了讨论,但这种讨论是值得的。这对社会是个提醒,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的人,社会不吝赞美,但不能停留在纸面、嘴上。要让他们感到这个社会的公平,比如让医务人员的劳动付出与金钱收入成正比,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让社会各群体享受平等的公共服务等等。

网上曾有句话:有些人,武汉人远在天边,就喊“武汉加油”;武汉人来到身边,就又骂又关又抓。在未伤及自己利益、不须支付成本时,总是不吝赞美的;当需要支付成本时,往往又面目一变。在这种紧急时刻,社会总体安全遭受重大威胁之际,奖励奋不顾身者,就该是社会资源的紧缺部分。

须知,他们在前面可能付出的,是一个人的全部——命。

自由人2006 发表于  2020-02-21 14:03:28 29字 ( 0/20)

全民团结一心战“疫情”、每个公民义不容辞,才是当下要提倡的

当前,举国上下仍在抗击疫情,一些地方为逆行者出台的奖励措施已经公布。如湖北公布一线医务人员子女参加2020年中考时,可在其录取总分基础上增加10分录取;如四川宣布为一线医务工作者子女提供一次按意愿选择学校机会;河南省也宣布防疫一线医护人员子女入学时可享受一次照顾等等。

这些政策初衷虽好,但在网络上不是没有争议。比如就有人认为,中考加分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对其他考生不公平。

毋庸讳言,对包括医务人员在内所有逆行者,如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网约车司机、志愿者、工人、警察等等,都该有所奖励。就以医护人员来说,据统计已有1700多名被感染,多名因公殉职,就在昨天,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殉职也在网络引发齐声哀悼。逆行者所面临的,是一滴飞沫、一个伤口就可能致命的险境。对他们进行奖励,这不是交换、更不是买卖,他们走向疫区时义无反顾,没有人提私人要求,唯愿平安归来与家人团聚。这时,解除他们的挂念担忧,这是社会的良心,也是一个社会的本分。

加分关照子女之所以引发争议,是因为有人认为其可能伤及教育公平。公平是一个社会价值伦理最为核心的元素,尤其是在竞争性领域的公平议题,极容易引发社会讨论。但是,教育公平也是嵌入社会公平的一个子命题,从社会全景观察,拿出部分社会资源进行奖励,既是理所应当,也是必须选项,是社会维系其正常运转必须支付的“成本”。

之所以给子女加分引发讨论,是因为社会知道教育资源是个紧缺资源。但奖励,就应当是紧缺资源。就以有人提议的金钱奖励来说,如果要对得起、配得上医务人员的付出,也必将是一笔巨大的社会公共财富。只要奖励,必然涉及他人利益,必然拿出一部分公共利益。

但在疫情之下,逆行者以命维护公共利益,社会当然应该用紧缺的、关键性的资源进行奖励,若只是无足轻重且其他人都满不在乎的社会资源,那么何以激励,何以明确社会的价值导向?

在更大的公平框架内,其他群体同样不能落下。比如工人、环卫工、快递小哥、外卖骑士等等,在关键时刻可以说他们用生命证明了他们与一座城市命运与共,还有什么能比这些更能证明他们值得被城市接纳?那么,这些人是不是理所应当地解决落户问题,是不是应该让他们感受到平等的市民待遇?

给医护人员子女加分虽然引发了讨论,但这种讨论是值得的。这对社会是个提醒,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的人,社会不吝赞美,但不能停留在纸面、嘴上。要让他们感到这个社会的公平,比如让医务人员的劳动付出与金钱收入成正比,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让社会各群体享受平等的公共服务等等。

网上曾有句话:有些人,武汉人远在天边,就喊“武汉加油”;武汉人来到身边,就又骂又关又抓。在未伤及自己利益、不须支付成本时,总是不吝赞美的;当需要支付成本时,往往又面目一变。在这种紧急时刻,社会总体安全遭受重大威胁之际,奖励奋不顾身者,就该是社会资源的紧缺部分。

须知,他们在前面可能付出的,是一个人的全部——命。

1 2 3 4 页号:1/4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