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tongqingbin888 发表于  2019-10-21 09:17:13 5字 ( 0/1)

人定胜天。

 不要以为迷信是老年人的“专利”。近几年,在各种占卜App、网站注册的青年数量激增,以“水逆”为代表的占星术语红极一时。越来越多的彷徨青少年加入互联网占卜的行列。“心理学+塔罗牌”火热出炉的配方声称能够“疗愈你,不再有苦恼”。然而,《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占卜者是心理学在读生或毕业生,有些是广告从业者和编剧。他们从事占卜只是因为“来钱快”。知情人士称,这一行“门槛低,从业者越来越多……有神婆一年‘坑’出一套房”。

  不只是从业者来源混乱,看似风生水起的网络占卜行业,可谓鱼龙混杂,不仅充满话术,其背后甚至有诈骗、传销等嫌疑。如在一些大四学生的朋友圈,记者发现了“代理价500元降至299元”“周返点15%”等字眼,以及“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三级代理”“先交代理费”等疑似传销的做法;而部分占卜网站、微信链接还安装“后门”程序进行诈骗,或通过微信敛财后跑路。

  一定程度上说,互联网时代的占卜热,不过是传统的“老把戏”与互联网语境下的营销话术相结合的产物。诸如“打造完美人设,购买粉丝伪造反馈;说好帮我预测未来,给完钱就人间蒸发”,实质就是以占卜为噱头收割韭菜,这与其他类似的互联网吸金术并无本质区别。当然,在互联网的包装下,它具有更大的迷惑性,尤其是把部分年轻网友发展为自己的拥趸,比如这个群体或许会对传统的“算命先生”嗤之以鼻,但“水逆”“星座”“知识付费”之类的话语,又很容易被接受。更有甚者,一些App还推出“AI面相”“大数据算命”等小程序,于是,本被打入“迷信”之列的占卜,又在种种新概念、新话术的包装下“还魂”,成功吸引年轻人“入套”。

  当然,此事的复杂性在于,它不仅是部分年轻人“迷信”这么简单。一方面,一如星座文化在大学生等年轻群体中的流行一样,网络占卜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了一种流行的“亚文化”,它可能成为某个群体的标识,在一定的圈子内有着较高的认同度,扮演着“社交符号”的角色。这种特征,决定了要打破这种圈子认同,需要有与外部世界的互动、交流,比如与其单纯批评年轻人也“迷信”,不若真正了解他们在想什么。这是一些大学社团或者是社会公益组织可以努力的方向。

  另一方面,正如专家所说,在当前的社会压力下,年轻人的心理和思想层面,确实需要有正常的减压、疗治渠道。网络占卜未尝不是某种减压缓冲机制缺位下的“代替品”。因此,构建一套普及化的社会心理救助机制,包括开展正常的心理教育,提升年轻个体的心理自愈能力,确实很有必要。

  对监管部门和平台来说,有突破法律边界之虞的网络占卜的流行,也应及时纳入到规范管理的范畴,不能等其酿成大的诈骗案或者造成严重的社会后果之后,才匆忙推出干预机制。像业内人士所指出的,除少数诈骗金额巨大的案例被公安机关“盯上”,其余大部分纠纷少有人管,这种局面就应该终结。

  因此,只是将网络占卜定义为“迷信”,可能并无助于遏制其“流行”。它背后所对应的互联网文化背景下所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精神状况,以及种种亚文化衍生背后的社会心理基础,或许更值得关注。

霸道总裁CR7 发表于  2019-10-21 10:01:13 50字 ( 0/23)

构建一套普及化的社会心理救助机制,包括开展正常的心理教育,提升年轻个体的心理自愈能力,确实很有必要。

 不要以为迷信是老年人的“专利”。近几年,在各种占卜App、网站注册的青年数量激增,以“水逆”为代表的占星术语红极一时。越来越多的彷徨青少年加入互联网占卜的行列。“心理学+塔罗牌”火热出炉的配方声称能够“疗愈你,不再有苦恼”。然而,《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占卜者是心理学在读生或毕业生,有些是广告从业者和编剧。他们从事占卜只是因为“来钱快”。知情人士称,这一行“门槛低,从业者越来越多……有神婆一年‘坑’出一套房”。

  不只是从业者来源混乱,看似风生水起的网络占卜行业,可谓鱼龙混杂,不仅充满话术,其背后甚至有诈骗、传销等嫌疑。如在一些大四学生的朋友圈,记者发现了“代理价500元降至299元”“周返点15%”等字眼,以及“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三级代理”“先交代理费”等疑似传销的做法;而部分占卜网站、微信链接还安装“后门”程序进行诈骗,或通过微信敛财后跑路。

  一定程度上说,互联网时代的占卜热,不过是传统的“老把戏”与互联网语境下的营销话术相结合的产物。诸如“打造完美人设,购买粉丝伪造反馈;说好帮我预测未来,给完钱就人间蒸发”,实质就是以占卜为噱头收割韭菜,这与其他类似的互联网吸金术并无本质区别。当然,在互联网的包装下,它具有更大的迷惑性,尤其是把部分年轻网友发展为自己的拥趸,比如这个群体或许会对传统的“算命先生”嗤之以鼻,但“水逆”“星座”“知识付费”之类的话语,又很容易被接受。更有甚者,一些App还推出“AI面相”“大数据算命”等小程序,于是,本被打入“迷信”之列的占卜,又在种种新概念、新话术的包装下“还魂”,成功吸引年轻人“入套”。

  当然,此事的复杂性在于,它不仅是部分年轻人“迷信”这么简单。一方面,一如星座文化在大学生等年轻群体中的流行一样,网络占卜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了一种流行的“亚文化”,它可能成为某个群体的标识,在一定的圈子内有着较高的认同度,扮演着“社交符号”的角色。这种特征,决定了要打破这种圈子认同,需要有与外部世界的互动、交流,比如与其单纯批评年轻人也“迷信”,不若真正了解他们在想什么。这是一些大学社团或者是社会公益组织可以努力的方向。

  另一方面,正如专家所说,在当前的社会压力下,年轻人的心理和思想层面,确实需要有正常的减压、疗治渠道。网络占卜未尝不是某种减压缓冲机制缺位下的“代替品”。因此,构建一套普及化的社会心理救助机制,包括开展正常的心理教育,提升年轻个体的心理自愈能力,确实很有必要。

  对监管部门和平台来说,有突破法律边界之虞的网络占卜的流行,也应及时纳入到规范管理的范畴,不能等其酿成大的诈骗案或者造成严重的社会后果之后,才匆忙推出干预机制。像业内人士所指出的,除少数诈骗金额巨大的案例被公安机关“盯上”,其余大部分纠纷少有人管,这种局面就应该终结。

  因此,只是将网络占卜定义为“迷信”,可能并无助于遏制其“流行”。它背后所对应的互联网文化背景下所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精神状况,以及种种亚文化衍生背后的社会心理基础,或许更值得关注。

高原猎鹰 发表于  2019-10-21 10:59:37 28字 ( 0/5)

看不到人生的希望了就想着依赖“占卜”来预知一下有否希望。

 不要以为迷信是老年人的“专利”。近几年,在各种占卜App、网站注册的青年数量激增,以“水逆”为代表的占星术语红极一时。越来越多的彷徨青少年加入互联网占卜的行列。“心理学+塔罗牌”火热出炉的配方声称能够“疗愈你,不再有苦恼”。然而,《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占卜者是心理学在读生或毕业生,有些是广告从业者和编剧。他们从事占卜只是因为“来钱快”。知情人士称,这一行“门槛低,从业者越来越多……有神婆一年‘坑’出一套房”。

  不只是从业者来源混乱,看似风生水起的网络占卜行业,可谓鱼龙混杂,不仅充满话术,其背后甚至有诈骗、传销等嫌疑。如在一些大四学生的朋友圈,记者发现了“代理价500元降至299元”“周返点15%”等字眼,以及“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三级代理”“先交代理费”等疑似传销的做法;而部分占卜网站、微信链接还安装“后门”程序进行诈骗,或通过微信敛财后跑路。

  一定程度上说,互联网时代的占卜热,不过是传统的“老把戏”与互联网语境下的营销话术相结合的产物。诸如“打造完美人设,购买粉丝伪造反馈;说好帮我预测未来,给完钱就人间蒸发”,实质就是以占卜为噱头收割韭菜,这与其他类似的互联网吸金术并无本质区别。当然,在互联网的包装下,它具有更大的迷惑性,尤其是把部分年轻网友发展为自己的拥趸,比如这个群体或许会对传统的“算命先生”嗤之以鼻,但“水逆”“星座”“知识付费”之类的话语,又很容易被接受。更有甚者,一些App还推出“AI面相”“大数据算命”等小程序,于是,本被打入“迷信”之列的占卜,又在种种新概念、新话术的包装下“还魂”,成功吸引年轻人“入套”。

  当然,此事的复杂性在于,它不仅是部分年轻人“迷信”这么简单。一方面,一如星座文化在大学生等年轻群体中的流行一样,网络占卜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了一种流行的“亚文化”,它可能成为某个群体的标识,在一定的圈子内有着较高的认同度,扮演着“社交符号”的角色。这种特征,决定了要打破这种圈子认同,需要有与外部世界的互动、交流,比如与其单纯批评年轻人也“迷信”,不若真正了解他们在想什么。这是一些大学社团或者是社会公益组织可以努力的方向。

  另一方面,正如专家所说,在当前的社会压力下,年轻人的心理和思想层面,确实需要有正常的减压、疗治渠道。网络占卜未尝不是某种减压缓冲机制缺位下的“代替品”。因此,构建一套普及化的社会心理救助机制,包括开展正常的心理教育,提升年轻个体的心理自愈能力,确实很有必要。

  对监管部门和平台来说,有突破法律边界之虞的网络占卜的流行,也应及时纳入到规范管理的范畴,不能等其酿成大的诈骗案或者造成严重的社会后果之后,才匆忙推出干预机制。像业内人士所指出的,除少数诈骗金额巨大的案例被公安机关“盯上”,其余大部分纠纷少有人管,这种局面就应该终结。

  因此,只是将网络占卜定义为“迷信”,可能并无助于遏制其“流行”。它背后所对应的互联网文化背景下所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精神状况,以及种种亚文化衍生背后的社会心理基础,或许更值得关注。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9-10-21 11:19:35 127字 ( 0/40)

沙漠奇花003学习文章分享微博: 专家告诉你,什么叫“明显的‘颜色革命’特征”--强国社区--人民网http://peopleurl.cn/Y2nk5E学习

 不要以为迷信是老年人的“专利”。近几年,在各种占卜App、网站注册的青年数量激增,以“水逆”为代表的占星术语红极一时。越来越多的彷徨青少年加入互联网占卜的行列。“心理学+塔罗牌”火热出炉的配方声称能够“疗愈你,不再有苦恼”。然而,《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占卜者是心理学在读生或毕业生,有些是广告从业者和编剧。他们从事占卜只是因为“来钱快”。知情人士称,这一行“门槛低,从业者越来越多……有神婆一年‘坑’出一套房”。

  不只是从业者来源混乱,看似风生水起的网络占卜行业,可谓鱼龙混杂,不仅充满话术,其背后甚至有诈骗、传销等嫌疑。如在一些大四学生的朋友圈,记者发现了“代理价500元降至299元”“周返点15%”等字眼,以及“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三级代理”“先交代理费”等疑似传销的做法;而部分占卜网站、微信链接还安装“后门”程序进行诈骗,或通过微信敛财后跑路。

  一定程度上说,互联网时代的占卜热,不过是传统的“老把戏”与互联网语境下的营销话术相结合的产物。诸如“打造完美人设,购买粉丝伪造反馈;说好帮我预测未来,给完钱就人间蒸发”,实质就是以占卜为噱头收割韭菜,这与其他类似的互联网吸金术并无本质区别。当然,在互联网的包装下,它具有更大的迷惑性,尤其是把部分年轻网友发展为自己的拥趸,比如这个群体或许会对传统的“算命先生”嗤之以鼻,但“水逆”“星座”“知识付费”之类的话语,又很容易被接受。更有甚者,一些App还推出“AI面相”“大数据算命”等小程序,于是,本被打入“迷信”之列的占卜,又在种种新概念、新话术的包装下“还魂”,成功吸引年轻人“入套”。

  当然,此事的复杂性在于,它不仅是部分年轻人“迷信”这么简单。一方面,一如星座文化在大学生等年轻群体中的流行一样,网络占卜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了一种流行的“亚文化”,它可能成为某个群体的标识,在一定的圈子内有着较高的认同度,扮演着“社交符号”的角色。这种特征,决定了要打破这种圈子认同,需要有与外部世界的互动、交流,比如与其单纯批评年轻人也“迷信”,不若真正了解他们在想什么。这是一些大学社团或者是社会公益组织可以努力的方向。

  另一方面,正如专家所说,在当前的社会压力下,年轻人的心理和思想层面,确实需要有正常的减压、疗治渠道。网络占卜未尝不是某种减压缓冲机制缺位下的“代替品”。因此,构建一套普及化的社会心理救助机制,包括开展正常的心理教育,提升年轻个体的心理自愈能力,确实很有必要。

  对监管部门和平台来说,有突破法律边界之虞的网络占卜的流行,也应及时纳入到规范管理的范畴,不能等其酿成大的诈骗案或者造成严重的社会后果之后,才匆忙推出干预机制。像业内人士所指出的,除少数诈骗金额巨大的案例被公安机关“盯上”,其余大部分纠纷少有人管,这种局面就应该终结。

  因此,只是将网络占卜定义为“迷信”,可能并无助于遏制其“流行”。它背后所对应的互联网文化背景下所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精神状况,以及种种亚文化衍生背后的社会心理基础,或许更值得关注。

英雄归来a 发表于  2019-10-21 11:25:20 0字 ( 0/5)

迷信,从心理特征上来讲,这就意味着失去了自我!六神无主,就说明了自身己经没有了精神上的依靠!应运而生和伴之而来的自然是这些!有理无理暂且不表!

迷信,从心理特征上来讲,这就意味着失去了自我!六神无主,就说明了自身己经没有了精神上的依靠!应运而生和伴之而来的自然是这些!有理无理暂且不表!  不要以为迷信是老年人的“专利”。近几年,在各种占卜App、网站注册的青年数量激增,以“水逆”为代表的占星术语红极一时。越来越多的彷徨青少年加入互联网占卜的行列。“心理学+塔罗牌”火热出炉的配方声称能够“疗愈你,不再有苦恼”。然而,《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占卜者是心理学在读生或毕业生,有些是广告从业者和编剧。他们从事占卜只是因为“来钱快”。知情人士称,这一行“门槛低,从业者越来越多……有神婆一年‘坑’出一套房”。

  不只是从业者来源混乱,看似风生水起的网络占卜行业,可谓鱼龙混杂,不仅充满话术,其背后甚至有诈骗、传销等嫌疑。如在一些大四学生的朋友圈,记者发现了“代理价500元降至299元”“周返点15%”等字眼,以及“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三级代理”“先交代理费”等疑似传销的做法;而部分占卜网站、微信链接还安装“后门”程序进行诈骗,或通过微信敛财后跑路。

  一定程度上说,互联网时代的占卜热,不过是传统的“老把戏”与互联网语境下的营销话术相结合的产物。诸如“打造完美人设,购买粉丝伪造反馈;说好帮我预测未来,给完钱就人间蒸发”,实质就是以占卜为噱头收割韭菜,这与其他类似的互联网吸金术并无本质区别。当然,在互联网的包装下,它具有更大的迷惑性,尤其是把部分年轻网友发展为自己的拥趸,比如这个群体或许会对传统的“算命先生”嗤之以鼻,但“水逆”“星座”“知识付费”之类的话语,又很容易被接受。更有甚者,一些App还推出“AI面相”“大数据算命”等小程序,于是,本被打入“迷信”之列的占卜,又在种种新概念、新话术的包装下“还魂”,成功吸引年轻人“入套”。

  当然,此事的复杂性在于,它不仅是部分年轻人“迷信”这么简单。一方面,一如星座文化在大学生等年轻群体中的流行一样,网络占卜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了一种流行的“亚文化”,它可能成为某个群体的标识,在一定的圈子内有着较高的认同度,扮演着“社交符号”的角色。这种特征,决定了要打破这种圈子认同,需要有与外部世界的互动、交流,比如与其单纯批评年轻人也“迷信”,不若真正了解他们在想什么。这是一些大学社团或者是社会公益组织可以努力的方向。

  另一方面,正如专家所说,在当前的社会压力下,年轻人的心理和思想层面,确实需要有正常的减压、疗治渠道。网络占卜未尝不是某种减压缓冲机制缺位下的“代替品”。因此,构建一套普及化的社会心理救助机制,包括开展正常的心理教育,提升年轻个体的心理自愈能力,确实很有必要。

  对监管部门和平台来说,有突破法律边界之虞的网络占卜的流行,也应及时纳入到规范管理的范畴,不能等其酿成大的诈骗案或者造成严重的社会后果之后,才匆忙推出干预机制。像业内人士所指出的,除少数诈骗金额巨大的案例被公安机关“盯上”,其余大部分纠纷少有人管,这种局面就应该终结。

  因此,只是将网络占卜定义为“迷信”,可能并无助于遏制其“流行”。它背后所对应的互联网文化背景下所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精神状况,以及种种亚文化衍生背后的社会心理基础,或许更值得关注。

英雄归来a 发表于  2019-10-21 11:31:03 0字 ( 0/13)

人生的空虚往往与当下大的气候和大的生存环境有很大的关系!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一个人能否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真还是一个未知数!一个人无力改变社会只能自己去改变自己!

人生的空虚往往与当下大的气候和大的生存环境有很大的关系!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一个人能否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真还是一个未知数!一个人无力改变社会只能自己去改变自己!  不要以为迷信是老年人的“专利”。近几年,在各种占卜App、网站注册的青年数量激增,以“水逆”为代表的占星术语红极一时。越来越多的彷徨青少年加入互联网占卜的行列。“心理学+塔罗牌”火热出炉的配方声称能够“疗愈你,不再有苦恼”。然而,《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占卜者是心理学在读生或毕业生,有些是广告从业者和编剧。他们从事占卜只是因为“来钱快”。知情人士称,这一行“门槛低,从业者越来越多……有神婆一年‘坑’出一套房”。

  不只是从业者来源混乱,看似风生水起的网络占卜行业,可谓鱼龙混杂,不仅充满话术,其背后甚至有诈骗、传销等嫌疑。如在一些大四学生的朋友圈,记者发现了“代理价500元降至299元”“周返点15%”等字眼,以及“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三级代理”“先交代理费”等疑似传销的做法;而部分占卜网站、微信链接还安装“后门”程序进行诈骗,或通过微信敛财后跑路。

  一定程度上说,互联网时代的占卜热,不过是传统的“老把戏”与互联网语境下的营销话术相结合的产物。诸如“打造完美人设,购买粉丝伪造反馈;说好帮我预测未来,给完钱就人间蒸发”,实质就是以占卜为噱头收割韭菜,这与其他类似的互联网吸金术并无本质区别。当然,在互联网的包装下,它具有更大的迷惑性,尤其是把部分年轻网友发展为自己的拥趸,比如这个群体或许会对传统的“算命先生”嗤之以鼻,但“水逆”“星座”“知识付费”之类的话语,又很容易被接受。更有甚者,一些App还推出“AI面相”“大数据算命”等小程序,于是,本被打入“迷信”之列的占卜,又在种种新概念、新话术的包装下“还魂”,成功吸引年轻人“入套”。

  当然,此事的复杂性在于,它不仅是部分年轻人“迷信”这么简单。一方面,一如星座文化在大学生等年轻群体中的流行一样,网络占卜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了一种流行的“亚文化”,它可能成为某个群体的标识,在一定的圈子内有着较高的认同度,扮演着“社交符号”的角色。这种特征,决定了要打破这种圈子认同,需要有与外部世界的互动、交流,比如与其单纯批评年轻人也“迷信”,不若真正了解他们在想什么。这是一些大学社团或者是社会公益组织可以努力的方向。

  另一方面,正如专家所说,在当前的社会压力下,年轻人的心理和思想层面,确实需要有正常的减压、疗治渠道。网络占卜未尝不是某种减压缓冲机制缺位下的“代替品”。因此,构建一套普及化的社会心理救助机制,包括开展正常的心理教育,提升年轻个体的心理自愈能力,确实很有必要。

  对监管部门和平台来说,有突破法律边界之虞的网络占卜的流行,也应及时纳入到规范管理的范畴,不能等其酿成大的诈骗案或者造成严重的社会后果之后,才匆忙推出干预机制。像业内人士所指出的,除少数诈骗金额巨大的案例被公安机关“盯上”,其余大部分纠纷少有人管,这种局面就应该终结。

  因此,只是将网络占卜定义为“迷信”,可能并无助于遏制其“流行”。它背后所对应的互联网文化背景下所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精神状况,以及种种亚文化衍生背后的社会心理基础,或许更值得关注。

英雄归来a 发表于  2019-10-21 11:34:03 0字 ( 0/5)

信则有,不信则无。总体上来讲,在这个世界和在这个星球上,谋事成事在人,生生死死由天!

信则有,不信则无。总体上来讲,在这个世界和在这个星球上,谋事成事在人,生生死死由天!  不要以为迷信是老年人的“专利”。近几年,在各种占卜App、网站注册的青年数量激增,以“水逆”为代表的占星术语红极一时。越来越多的彷徨青少年加入互联网占卜的行列。“心理学+塔罗牌”火热出炉的配方声称能够“疗愈你,不再有苦恼”。然而,《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占卜者是心理学在读生或毕业生,有些是广告从业者和编剧。他们从事占卜只是因为“来钱快”。知情人士称,这一行“门槛低,从业者越来越多……有神婆一年‘坑’出一套房”。

  不只是从业者来源混乱,看似风生水起的网络占卜行业,可谓鱼龙混杂,不仅充满话术,其背后甚至有诈骗、传销等嫌疑。如在一些大四学生的朋友圈,记者发现了“代理价500元降至299元”“周返点15%”等字眼,以及“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三级代理”“先交代理费”等疑似传销的做法;而部分占卜网站、微信链接还安装“后门”程序进行诈骗,或通过微信敛财后跑路。

  一定程度上说,互联网时代的占卜热,不过是传统的“老把戏”与互联网语境下的营销话术相结合的产物。诸如“打造完美人设,购买粉丝伪造反馈;说好帮我预测未来,给完钱就人间蒸发”,实质就是以占卜为噱头收割韭菜,这与其他类似的互联网吸金术并无本质区别。当然,在互联网的包装下,它具有更大的迷惑性,尤其是把部分年轻网友发展为自己的拥趸,比如这个群体或许会对传统的“算命先生”嗤之以鼻,但“水逆”“星座”“知识付费”之类的话语,又很容易被接受。更有甚者,一些App还推出“AI面相”“大数据算命”等小程序,于是,本被打入“迷信”之列的占卜,又在种种新概念、新话术的包装下“还魂”,成功吸引年轻人“入套”。

  当然,此事的复杂性在于,它不仅是部分年轻人“迷信”这么简单。一方面,一如星座文化在大学生等年轻群体中的流行一样,网络占卜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了一种流行的“亚文化”,它可能成为某个群体的标识,在一定的圈子内有着较高的认同度,扮演着“社交符号”的角色。这种特征,决定了要打破这种圈子认同,需要有与外部世界的互动、交流,比如与其单纯批评年轻人也“迷信”,不若真正了解他们在想什么。这是一些大学社团或者是社会公益组织可以努力的方向。

  另一方面,正如专家所说,在当前的社会压力下,年轻人的心理和思想层面,确实需要有正常的减压、疗治渠道。网络占卜未尝不是某种减压缓冲机制缺位下的“代替品”。因此,构建一套普及化的社会心理救助机制,包括开展正常的心理教育,提升年轻个体的心理自愈能力,确实很有必要。

  对监管部门和平台来说,有突破法律边界之虞的网络占卜的流行,也应及时纳入到规范管理的范畴,不能等其酿成大的诈骗案或者造成严重的社会后果之后,才匆忙推出干预机制。像业内人士所指出的,除少数诈骗金额巨大的案例被公安机关“盯上”,其余大部分纠纷少有人管,这种局面就应该终结。

  因此,只是将网络占卜定义为“迷信”,可能并无助于遏制其“流行”。它背后所对应的互联网文化背景下所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精神状况,以及种种亚文化衍生背后的社会心理基础,或许更值得关注。

老张头+6 发表于  2019-10-21 13:19:54 22字 ( 0/24)

[酷]恭喜神汉,算命先生等职终于后继有人了.

 不要以为迷信是老年人的“专利”。近几年,在各种占卜App、网站注册的青年数量激增,以“水逆”为代表的占星术语红极一时。越来越多的彷徨青少年加入互联网占卜的行列。“心理学+塔罗牌”火热出炉的配方声称能够“疗愈你,不再有苦恼”。然而,《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占卜者是心理学在读生或毕业生,有些是广告从业者和编剧。他们从事占卜只是因为“来钱快”。知情人士称,这一行“门槛低,从业者越来越多……有神婆一年‘坑’出一套房”。

  不只是从业者来源混乱,看似风生水起的网络占卜行业,可谓鱼龙混杂,不仅充满话术,其背后甚至有诈骗、传销等嫌疑。如在一些大四学生的朋友圈,记者发现了“代理价500元降至299元”“周返点15%”等字眼,以及“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三级代理”“先交代理费”等疑似传销的做法;而部分占卜网站、微信链接还安装“后门”程序进行诈骗,或通过微信敛财后跑路。

  一定程度上说,互联网时代的占卜热,不过是传统的“老把戏”与互联网语境下的营销话术相结合的产物。诸如“打造完美人设,购买粉丝伪造反馈;说好帮我预测未来,给完钱就人间蒸发”,实质就是以占卜为噱头收割韭菜,这与其他类似的互联网吸金术并无本质区别。当然,在互联网的包装下,它具有更大的迷惑性,尤其是把部分年轻网友发展为自己的拥趸,比如这个群体或许会对传统的“算命先生”嗤之以鼻,但“水逆”“星座”“知识付费”之类的话语,又很容易被接受。更有甚者,一些App还推出“AI面相”“大数据算命”等小程序,于是,本被打入“迷信”之列的占卜,又在种种新概念、新话术的包装下“还魂”,成功吸引年轻人“入套”。

  当然,此事的复杂性在于,它不仅是部分年轻人“迷信”这么简单。一方面,一如星座文化在大学生等年轻群体中的流行一样,网络占卜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了一种流行的“亚文化”,它可能成为某个群体的标识,在一定的圈子内有着较高的认同度,扮演着“社交符号”的角色。这种特征,决定了要打破这种圈子认同,需要有与外部世界的互动、交流,比如与其单纯批评年轻人也“迷信”,不若真正了解他们在想什么。这是一些大学社团或者是社会公益组织可以努力的方向。

  另一方面,正如专家所说,在当前的社会压力下,年轻人的心理和思想层面,确实需要有正常的减压、疗治渠道。网络占卜未尝不是某种减压缓冲机制缺位下的“代替品”。因此,构建一套普及化的社会心理救助机制,包括开展正常的心理教育,提升年轻个体的心理自愈能力,确实很有必要。

  对监管部门和平台来说,有突破法律边界之虞的网络占卜的流行,也应及时纳入到规范管理的范畴,不能等其酿成大的诈骗案或者造成严重的社会后果之后,才匆忙推出干预机制。像业内人士所指出的,除少数诈骗金额巨大的案例被公安机关“盯上”,其余大部分纠纷少有人管,这种局面就应该终结。

  因此,只是将网络占卜定义为“迷信”,可能并无助于遏制其“流行”。它背后所对应的互联网文化背景下所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精神状况,以及种种亚文化衍生背后的社会心理基础,或许更值得关注。

蓝天白云1210666 发表于  2019-10-21 14:50:33 492字 ( 0/4)

近几年,在各种占卜App、网站注册的青年数量激增,以“水逆”为代表的占星术语红极一时。越来越多的彷徨青少年加入互联网占卜的行列,这不仅仅是受封建迷信思想的影响,

 不要以为迷信是老年人的“专利”。近几年,在各种占卜App、网站注册的青年数量激增,以“水逆”为代表的占星术语红极一时。越来越多的彷徨青少年加入互联网占卜的行列。“心理学+塔罗牌”火热出炉的配方声称能够“疗愈你,不再有苦恼”。然而,《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占卜者是心理学在读生或毕业生,有些是广告从业者和编剧。他们从事占卜只是因为“来钱快”。知情人士称,这一行“门槛低,从业者越来越多……有神婆一年‘坑’出一套房”。

  不只是从业者来源混乱,看似风生水起的网络占卜行业,可谓鱼龙混杂,不仅充满话术,其背后甚至有诈骗、传销等嫌疑。如在一些大四学生的朋友圈,记者发现了“代理价500元降至299元”“周返点15%”等字眼,以及“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三级代理”“先交代理费”等疑似传销的做法;而部分占卜网站、微信链接还安装“后门”程序进行诈骗,或通过微信敛财后跑路。

  一定程度上说,互联网时代的占卜热,不过是传统的“老把戏”与互联网语境下的营销话术相结合的产物。诸如“打造完美人设,购买粉丝伪造反馈;说好帮我预测未来,给完钱就人间蒸发”,实质就是以占卜为噱头收割韭菜,这与其他类似的互联网吸金术并无本质区别。当然,在互联网的包装下,它具有更大的迷惑性,尤其是把部分年轻网友发展为自己的拥趸,比如这个群体或许会对传统的“算命先生”嗤之以鼻,但“水逆”“星座”“知识付费”之类的话语,又很容易被接受。更有甚者,一些App还推出“AI面相”“大数据算命”等小程序,于是,本被打入“迷信”之列的占卜,又在种种新概念、新话术的包装下“还魂”,成功吸引年轻人“入套”。

  当然,此事的复杂性在于,它不仅是部分年轻人“迷信”这么简单。一方面,一如星座文化在大学生等年轻群体中的流行一样,网络占卜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了一种流行的“亚文化”,它可能成为某个群体的标识,在一定的圈子内有着较高的认同度,扮演着“社交符号”的角色。这种特征,决定了要打破这种圈子认同,需要有与外部世界的互动、交流,比如与其单纯批评年轻人也“迷信”,不若真正了解他们在想什么。这是一些大学社团或者是社会公益组织可以努力的方向。

  另一方面,正如专家所说,在当前的社会压力下,年轻人的心理和思想层面,确实需要有正常的减压、疗治渠道。网络占卜未尝不是某种减压缓冲机制缺位下的“代替品”。因此,构建一套普及化的社会心理救助机制,包括开展正常的心理教育,提升年轻个体的心理自愈能力,确实很有必要。

  对监管部门和平台来说,有突破法律边界之虞的网络占卜的流行,也应及时纳入到规范管理的范畴,不能等其酿成大的诈骗案或者造成严重的社会后果之后,才匆忙推出干预机制。像业内人士所指出的,除少数诈骗金额巨大的案例被公安机关“盯上”,其余大部分纠纷少有人管,这种局面就应该终结。

  因此,只是将网络占卜定义为“迷信”,可能并无助于遏制其“流行”。它背后所对应的互联网文化背景下所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精神状况,以及种种亚文化衍生背后的社会心理基础,或许更值得关注。

永驻清风 发表于  2019-10-21 15:46:33 29字 ( 0/6)

政府应该出台关于互联网诚信方面的法规,让这些人无用武之地!

 不要以为迷信是老年人的“专利”。近几年,在各种占卜App、网站注册的青年数量激增,以“水逆”为代表的占星术语红极一时。越来越多的彷徨青少年加入互联网占卜的行列。“心理学+塔罗牌”火热出炉的配方声称能够“疗愈你,不再有苦恼”。然而,《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占卜者是心理学在读生或毕业生,有些是广告从业者和编剧。他们从事占卜只是因为“来钱快”。知情人士称,这一行“门槛低,从业者越来越多……有神婆一年‘坑’出一套房”。

  不只是从业者来源混乱,看似风生水起的网络占卜行业,可谓鱼龙混杂,不仅充满话术,其背后甚至有诈骗、传销等嫌疑。如在一些大四学生的朋友圈,记者发现了“代理价500元降至299元”“周返点15%”等字眼,以及“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三级代理”“先交代理费”等疑似传销的做法;而部分占卜网站、微信链接还安装“后门”程序进行诈骗,或通过微信敛财后跑路。

  一定程度上说,互联网时代的占卜热,不过是传统的“老把戏”与互联网语境下的营销话术相结合的产物。诸如“打造完美人设,购买粉丝伪造反馈;说好帮我预测未来,给完钱就人间蒸发”,实质就是以占卜为噱头收割韭菜,这与其他类似的互联网吸金术并无本质区别。当然,在互联网的包装下,它具有更大的迷惑性,尤其是把部分年轻网友发展为自己的拥趸,比如这个群体或许会对传统的“算命先生”嗤之以鼻,但“水逆”“星座”“知识付费”之类的话语,又很容易被接受。更有甚者,一些App还推出“AI面相”“大数据算命”等小程序,于是,本被打入“迷信”之列的占卜,又在种种新概念、新话术的包装下“还魂”,成功吸引年轻人“入套”。

  当然,此事的复杂性在于,它不仅是部分年轻人“迷信”这么简单。一方面,一如星座文化在大学生等年轻群体中的流行一样,网络占卜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了一种流行的“亚文化”,它可能成为某个群体的标识,在一定的圈子内有着较高的认同度,扮演着“社交符号”的角色。这种特征,决定了要打破这种圈子认同,需要有与外部世界的互动、交流,比如与其单纯批评年轻人也“迷信”,不若真正了解他们在想什么。这是一些大学社团或者是社会公益组织可以努力的方向。

  另一方面,正如专家所说,在当前的社会压力下,年轻人的心理和思想层面,确实需要有正常的减压、疗治渠道。网络占卜未尝不是某种减压缓冲机制缺位下的“代替品”。因此,构建一套普及化的社会心理救助机制,包括开展正常的心理教育,提升年轻个体的心理自愈能力,确实很有必要。

  对监管部门和平台来说,有突破法律边界之虞的网络占卜的流行,也应及时纳入到规范管理的范畴,不能等其酿成大的诈骗案或者造成严重的社会后果之后,才匆忙推出干预机制。像业内人士所指出的,除少数诈骗金额巨大的案例被公安机关“盯上”,其余大部分纠纷少有人管,这种局面就应该终结。

  因此,只是将网络占卜定义为“迷信”,可能并无助于遏制其“流行”。它背后所对应的互联网文化背景下所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精神状况,以及种种亚文化衍生背后的社会心理基础,或许更值得关注。

永驻清风 发表于  2019-10-21 15:48:19 39字 ( 0/3)

身边的朋友也有的从网上购物等之类的受过骗,进一步加强网络监管和管理是迫在眉睫!

 不要以为迷信是老年人的“专利”。近几年,在各种占卜App、网站注册的青年数量激增,以“水逆”为代表的占星术语红极一时。越来越多的彷徨青少年加入互联网占卜的行列。“心理学+塔罗牌”火热出炉的配方声称能够“疗愈你,不再有苦恼”。然而,《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占卜者是心理学在读生或毕业生,有些是广告从业者和编剧。他们从事占卜只是因为“来钱快”。知情人士称,这一行“门槛低,从业者越来越多……有神婆一年‘坑’出一套房”。

  不只是从业者来源混乱,看似风生水起的网络占卜行业,可谓鱼龙混杂,不仅充满话术,其背后甚至有诈骗、传销等嫌疑。如在一些大四学生的朋友圈,记者发现了“代理价500元降至299元”“周返点15%”等字眼,以及“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三级代理”“先交代理费”等疑似传销的做法;而部分占卜网站、微信链接还安装“后门”程序进行诈骗,或通过微信敛财后跑路。

  一定程度上说,互联网时代的占卜热,不过是传统的“老把戏”与互联网语境下的营销话术相结合的产物。诸如“打造完美人设,购买粉丝伪造反馈;说好帮我预测未来,给完钱就人间蒸发”,实质就是以占卜为噱头收割韭菜,这与其他类似的互联网吸金术并无本质区别。当然,在互联网的包装下,它具有更大的迷惑性,尤其是把部分年轻网友发展为自己的拥趸,比如这个群体或许会对传统的“算命先生”嗤之以鼻,但“水逆”“星座”“知识付费”之类的话语,又很容易被接受。更有甚者,一些App还推出“AI面相”“大数据算命”等小程序,于是,本被打入“迷信”之列的占卜,又在种种新概念、新话术的包装下“还魂”,成功吸引年轻人“入套”。

  当然,此事的复杂性在于,它不仅是部分年轻人“迷信”这么简单。一方面,一如星座文化在大学生等年轻群体中的流行一样,网络占卜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了一种流行的“亚文化”,它可能成为某个群体的标识,在一定的圈子内有着较高的认同度,扮演着“社交符号”的角色。这种特征,决定了要打破这种圈子认同,需要有与外部世界的互动、交流,比如与其单纯批评年轻人也“迷信”,不若真正了解他们在想什么。这是一些大学社团或者是社会公益组织可以努力的方向。

  另一方面,正如专家所说,在当前的社会压力下,年轻人的心理和思想层面,确实需要有正常的减压、疗治渠道。网络占卜未尝不是某种减压缓冲机制缺位下的“代替品”。因此,构建一套普及化的社会心理救助机制,包括开展正常的心理教育,提升年轻个体的心理自愈能力,确实很有必要。

  对监管部门和平台来说,有突破法律边界之虞的网络占卜的流行,也应及时纳入到规范管理的范畴,不能等其酿成大的诈骗案或者造成严重的社会后果之后,才匆忙推出干预机制。像业内人士所指出的,除少数诈骗金额巨大的案例被公安机关“盯上”,其余大部分纠纷少有人管,这种局面就应该终结。

  因此,只是将网络占卜定义为“迷信”,可能并无助于遏制其“流行”。它背后所对应的互联网文化背景下所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精神状况,以及种种亚文化衍生背后的社会心理基础,或许更值得关注。

永驻清风 发表于  2019-10-21 15:52:51 85字 ( 0/8)

只是将网络占卜定义为“迷信”,可能并无助于遏制其“流行”。它背后所对应的互联网文化背景下所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精神状况,以及种种亚文化衍生背后的社会心理基础,或许更

 不要以为迷信是老年人的“专利”。近几年,在各种占卜App、网站注册的青年数量激增,以“水逆”为代表的占星术语红极一时。越来越多的彷徨青少年加入互联网占卜的行列。“心理学+塔罗牌”火热出炉的配方声称能够“疗愈你,不再有苦恼”。然而,《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占卜者是心理学在读生或毕业生,有些是广告从业者和编剧。他们从事占卜只是因为“来钱快”。知情人士称,这一行“门槛低,从业者越来越多……有神婆一年‘坑’出一套房”。

  不只是从业者来源混乱,看似风生水起的网络占卜行业,可谓鱼龙混杂,不仅充满话术,其背后甚至有诈骗、传销等嫌疑。如在一些大四学生的朋友圈,记者发现了“代理价500元降至299元”“周返点15%”等字眼,以及“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三级代理”“先交代理费”等疑似传销的做法;而部分占卜网站、微信链接还安装“后门”程序进行诈骗,或通过微信敛财后跑路。

  一定程度上说,互联网时代的占卜热,不过是传统的“老把戏”与互联网语境下的营销话术相结合的产物。诸如“打造完美人设,购买粉丝伪造反馈;说好帮我预测未来,给完钱就人间蒸发”,实质就是以占卜为噱头收割韭菜,这与其他类似的互联网吸金术并无本质区别。当然,在互联网的包装下,它具有更大的迷惑性,尤其是把部分年轻网友发展为自己的拥趸,比如这个群体或许会对传统的“算命先生”嗤之以鼻,但“水逆”“星座”“知识付费”之类的话语,又很容易被接受。更有甚者,一些App还推出“AI面相”“大数据算命”等小程序,于是,本被打入“迷信”之列的占卜,又在种种新概念、新话术的包装下“还魂”,成功吸引年轻人“入套”。

  当然,此事的复杂性在于,它不仅是部分年轻人“迷信”这么简单。一方面,一如星座文化在大学生等年轻群体中的流行一样,网络占卜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了一种流行的“亚文化”,它可能成为某个群体的标识,在一定的圈子内有着较高的认同度,扮演着“社交符号”的角色。这种特征,决定了要打破这种圈子认同,需要有与外部世界的互动、交流,比如与其单纯批评年轻人也“迷信”,不若真正了解他们在想什么。这是一些大学社团或者是社会公益组织可以努力的方向。

  另一方面,正如专家所说,在当前的社会压力下,年轻人的心理和思想层面,确实需要有正常的减压、疗治渠道。网络占卜未尝不是某种减压缓冲机制缺位下的“代替品”。因此,构建一套普及化的社会心理救助机制,包括开展正常的心理教育,提升年轻个体的心理自愈能力,确实很有必要。

  对监管部门和平台来说,有突破法律边界之虞的网络占卜的流行,也应及时纳入到规范管理的范畴,不能等其酿成大的诈骗案或者造成严重的社会后果之后,才匆忙推出干预机制。像业内人士所指出的,除少数诈骗金额巨大的案例被公安机关“盯上”,其余大部分纠纷少有人管,这种局面就应该终结。

  因此,只是将网络占卜定义为“迷信”,可能并无助于遏制其“流行”。它背后所对应的互联网文化背景下所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精神状况,以及种种亚文化衍生背后的社会心理基础,或许更值得关注。

永驻清风 发表于  2019-10-21 15:58:25 64字 ( 0/6)

当前网络技术等方面的专业成为大学生选择专业的特点专业,网络技术专业知识越来越年轻化,对于加强年轻人的教育,纠正价值观很关键。

 不要以为迷信是老年人的“专利”。近几年,在各种占卜App、网站注册的青年数量激增,以“水逆”为代表的占星术语红极一时。越来越多的彷徨青少年加入互联网占卜的行列。“心理学+塔罗牌”火热出炉的配方声称能够“疗愈你,不再有苦恼”。然而,《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占卜者是心理学在读生或毕业生,有些是广告从业者和编剧。他们从事占卜只是因为“来钱快”。知情人士称,这一行“门槛低,从业者越来越多……有神婆一年‘坑’出一套房”。

  不只是从业者来源混乱,看似风生水起的网络占卜行业,可谓鱼龙混杂,不仅充满话术,其背后甚至有诈骗、传销等嫌疑。如在一些大四学生的朋友圈,记者发现了“代理价500元降至299元”“周返点15%”等字眼,以及“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三级代理”“先交代理费”等疑似传销的做法;而部分占卜网站、微信链接还安装“后门”程序进行诈骗,或通过微信敛财后跑路。

  一定程度上说,互联网时代的占卜热,不过是传统的“老把戏”与互联网语境下的营销话术相结合的产物。诸如“打造完美人设,购买粉丝伪造反馈;说好帮我预测未来,给完钱就人间蒸发”,实质就是以占卜为噱头收割韭菜,这与其他类似的互联网吸金术并无本质区别。当然,在互联网的包装下,它具有更大的迷惑性,尤其是把部分年轻网友发展为自己的拥趸,比如这个群体或许会对传统的“算命先生”嗤之以鼻,但“水逆”“星座”“知识付费”之类的话语,又很容易被接受。更有甚者,一些App还推出“AI面相”“大数据算命”等小程序,于是,本被打入“迷信”之列的占卜,又在种种新概念、新话术的包装下“还魂”,成功吸引年轻人“入套”。

  当然,此事的复杂性在于,它不仅是部分年轻人“迷信”这么简单。一方面,一如星座文化在大学生等年轻群体中的流行一样,网络占卜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了一种流行的“亚文化”,它可能成为某个群体的标识,在一定的圈子内有着较高的认同度,扮演着“社交符号”的角色。这种特征,决定了要打破这种圈子认同,需要有与外部世界的互动、交流,比如与其单纯批评年轻人也“迷信”,不若真正了解他们在想什么。这是一些大学社团或者是社会公益组织可以努力的方向。

  另一方面,正如专家所说,在当前的社会压力下,年轻人的心理和思想层面,确实需要有正常的减压、疗治渠道。网络占卜未尝不是某种减压缓冲机制缺位下的“代替品”。因此,构建一套普及化的社会心理救助机制,包括开展正常的心理教育,提升年轻个体的心理自愈能力,确实很有必要。

  对监管部门和平台来说,有突破法律边界之虞的网络占卜的流行,也应及时纳入到规范管理的范畴,不能等其酿成大的诈骗案或者造成严重的社会后果之后,才匆忙推出干预机制。像业内人士所指出的,除少数诈骗金额巨大的案例被公安机关“盯上”,其余大部分纠纷少有人管,这种局面就应该终结。

  因此,只是将网络占卜定义为“迷信”,可能并无助于遏制其“流行”。它背后所对应的互联网文化背景下所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精神状况,以及种种亚文化衍生背后的社会心理基础,或许更值得关注。

昊鑫聪颖 发表于  2019-10-21 20:02:03 37字 ( 0/5)

这是打着算命的旗号,在骗钱。动不动就要钱。搞得网上乱算命,扰乱人心和社会。

 不要以为迷信是老年人的“专利”。近几年,在各种占卜App、网站注册的青年数量激增,以“水逆”为代表的占星术语红极一时。越来越多的彷徨青少年加入互联网占卜的行列。“心理学+塔罗牌”火热出炉的配方声称能够“疗愈你,不再有苦恼”。然而,《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占卜者是心理学在读生或毕业生,有些是广告从业者和编剧。他们从事占卜只是因为“来钱快”。知情人士称,这一行“门槛低,从业者越来越多……有神婆一年‘坑’出一套房”。

  不只是从业者来源混乱,看似风生水起的网络占卜行业,可谓鱼龙混杂,不仅充满话术,其背后甚至有诈骗、传销等嫌疑。如在一些大四学生的朋友圈,记者发现了“代理价500元降至299元”“周返点15%”等字眼,以及“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三级代理”“先交代理费”等疑似传销的做法;而部分占卜网站、微信链接还安装“后门”程序进行诈骗,或通过微信敛财后跑路。

  一定程度上说,互联网时代的占卜热,不过是传统的“老把戏”与互联网语境下的营销话术相结合的产物。诸如“打造完美人设,购买粉丝伪造反馈;说好帮我预测未来,给完钱就人间蒸发”,实质就是以占卜为噱头收割韭菜,这与其他类似的互联网吸金术并无本质区别。当然,在互联网的包装下,它具有更大的迷惑性,尤其是把部分年轻网友发展为自己的拥趸,比如这个群体或许会对传统的“算命先生”嗤之以鼻,但“水逆”“星座”“知识付费”之类的话语,又很容易被接受。更有甚者,一些App还推出“AI面相”“大数据算命”等小程序,于是,本被打入“迷信”之列的占卜,又在种种新概念、新话术的包装下“还魂”,成功吸引年轻人“入套”。

  当然,此事的复杂性在于,它不仅是部分年轻人“迷信”这么简单。一方面,一如星座文化在大学生等年轻群体中的流行一样,网络占卜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了一种流行的“亚文化”,它可能成为某个群体的标识,在一定的圈子内有着较高的认同度,扮演着“社交符号”的角色。这种特征,决定了要打破这种圈子认同,需要有与外部世界的互动、交流,比如与其单纯批评年轻人也“迷信”,不若真正了解他们在想什么。这是一些大学社团或者是社会公益组织可以努力的方向。

  另一方面,正如专家所说,在当前的社会压力下,年轻人的心理和思想层面,确实需要有正常的减压、疗治渠道。网络占卜未尝不是某种减压缓冲机制缺位下的“代替品”。因此,构建一套普及化的社会心理救助机制,包括开展正常的心理教育,提升年轻个体的心理自愈能力,确实很有必要。

  对监管部门和平台来说,有突破法律边界之虞的网络占卜的流行,也应及时纳入到规范管理的范畴,不能等其酿成大的诈骗案或者造成严重的社会后果之后,才匆忙推出干预机制。像业内人士所指出的,除少数诈骗金额巨大的案例被公安机关“盯上”,其余大部分纠纷少有人管,这种局面就应该终结。

  因此,只是将网络占卜定义为“迷信”,可能并无助于遏制其“流行”。它背后所对应的互联网文化背景下所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精神状况,以及种种亚文化衍生背后的社会心理基础,或许更值得关注。

醉舞狂歌五十年 发表于  2019-10-21 21:08:06 324字 ( 0/9)

年轻人迷恋“占卜热”反应出的是一种功利化、不务实的心理。当下,大部分年轻人背井离乡,选择在条件较好的大城市奋斗,迫于生活、工作以及各方面的压力,反而与占卜上

 不要以为迷信是老年人的“专利”。近几年,在各种占卜App、网站注册的青年数量激增,以“水逆”为代表的占星术语红极一时。越来越多的彷徨青少年加入互联网占卜的行列。“心理学+塔罗牌”火热出炉的配方声称能够“疗愈你,不再有苦恼”。然而,《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占卜者是心理学在读生或毕业生,有些是广告从业者和编剧。他们从事占卜只是因为“来钱快”。知情人士称,这一行“门槛低,从业者越来越多……有神婆一年‘坑’出一套房”。

  不只是从业者来源混乱,看似风生水起的网络占卜行业,可谓鱼龙混杂,不仅充满话术,其背后甚至有诈骗、传销等嫌疑。如在一些大四学生的朋友圈,记者发现了“代理价500元降至299元”“周返点15%”等字眼,以及“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三级代理”“先交代理费”等疑似传销的做法;而部分占卜网站、微信链接还安装“后门”程序进行诈骗,或通过微信敛财后跑路。

  一定程度上说,互联网时代的占卜热,不过是传统的“老把戏”与互联网语境下的营销话术相结合的产物。诸如“打造完美人设,购买粉丝伪造反馈;说好帮我预测未来,给完钱就人间蒸发”,实质就是以占卜为噱头收割韭菜,这与其他类似的互联网吸金术并无本质区别。当然,在互联网的包装下,它具有更大的迷惑性,尤其是把部分年轻网友发展为自己的拥趸,比如这个群体或许会对传统的“算命先生”嗤之以鼻,但“水逆”“星座”“知识付费”之类的话语,又很容易被接受。更有甚者,一些App还推出“AI面相”“大数据算命”等小程序,于是,本被打入“迷信”之列的占卜,又在种种新概念、新话术的包装下“还魂”,成功吸引年轻人“入套”。

  当然,此事的复杂性在于,它不仅是部分年轻人“迷信”这么简单。一方面,一如星座文化在大学生等年轻群体中的流行一样,网络占卜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了一种流行的“亚文化”,它可能成为某个群体的标识,在一定的圈子内有着较高的认同度,扮演着“社交符号”的角色。这种特征,决定了要打破这种圈子认同,需要有与外部世界的互动、交流,比如与其单纯批评年轻人也“迷信”,不若真正了解他们在想什么。这是一些大学社团或者是社会公益组织可以努力的方向。

  另一方面,正如专家所说,在当前的社会压力下,年轻人的心理和思想层面,确实需要有正常的减压、疗治渠道。网络占卜未尝不是某种减压缓冲机制缺位下的“代替品”。因此,构建一套普及化的社会心理救助机制,包括开展正常的心理教育,提升年轻个体的心理自愈能力,确实很有必要。

  对监管部门和平台来说,有突破法律边界之虞的网络占卜的流行,也应及时纳入到规范管理的范畴,不能等其酿成大的诈骗案或者造成严重的社会后果之后,才匆忙推出干预机制。像业内人士所指出的,除少数诈骗金额巨大的案例被公安机关“盯上”,其余大部分纠纷少有人管,这种局面就应该终结。

  因此,只是将网络占卜定义为“迷信”,可能并无助于遏制其“流行”。它背后所对应的互联网文化背景下所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精神状况,以及种种亚文化衍生背后的社会心理基础,或许更值得关注。

骑着樱桃的小丸子 发表于  2019-10-22 09:17:04 88字 ( 0/6)

年轻人迷恋“占卜”反映出当代年轻人的心理和思想层面的压力过大,需要引起人们的关注,还需要正确的引导,引导年轻人树立正确的价值观,从自身找原因,而不是把希望寄托在

 不要以为迷信是老年人的“专利”。近几年,在各种占卜App、网站注册的青年数量激增,以“水逆”为代表的占星术语红极一时。越来越多的彷徨青少年加入互联网占卜的行列。“心理学+塔罗牌”火热出炉的配方声称能够“疗愈你,不再有苦恼”。然而,《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占卜者是心理学在读生或毕业生,有些是广告从业者和编剧。他们从事占卜只是因为“来钱快”。知情人士称,这一行“门槛低,从业者越来越多……有神婆一年‘坑’出一套房”。

  不只是从业者来源混乱,看似风生水起的网络占卜行业,可谓鱼龙混杂,不仅充满话术,其背后甚至有诈骗、传销等嫌疑。如在一些大四学生的朋友圈,记者发现了“代理价500元降至299元”“周返点15%”等字眼,以及“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三级代理”“先交代理费”等疑似传销的做法;而部分占卜网站、微信链接还安装“后门”程序进行诈骗,或通过微信敛财后跑路。

  一定程度上说,互联网时代的占卜热,不过是传统的“老把戏”与互联网语境下的营销话术相结合的产物。诸如“打造完美人设,购买粉丝伪造反馈;说好帮我预测未来,给完钱就人间蒸发”,实质就是以占卜为噱头收割韭菜,这与其他类似的互联网吸金术并无本质区别。当然,在互联网的包装下,它具有更大的迷惑性,尤其是把部分年轻网友发展为自己的拥趸,比如这个群体或许会对传统的“算命先生”嗤之以鼻,但“水逆”“星座”“知识付费”之类的话语,又很容易被接受。更有甚者,一些App还推出“AI面相”“大数据算命”等小程序,于是,本被打入“迷信”之列的占卜,又在种种新概念、新话术的包装下“还魂”,成功吸引年轻人“入套”。

  当然,此事的复杂性在于,它不仅是部分年轻人“迷信”这么简单。一方面,一如星座文化在大学生等年轻群体中的流行一样,网络占卜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了一种流行的“亚文化”,它可能成为某个群体的标识,在一定的圈子内有着较高的认同度,扮演着“社交符号”的角色。这种特征,决定了要打破这种圈子认同,需要有与外部世界的互动、交流,比如与其单纯批评年轻人也“迷信”,不若真正了解他们在想什么。这是一些大学社团或者是社会公益组织可以努力的方向。

  另一方面,正如专家所说,在当前的社会压力下,年轻人的心理和思想层面,确实需要有正常的减压、疗治渠道。网络占卜未尝不是某种减压缓冲机制缺位下的“代替品”。因此,构建一套普及化的社会心理救助机制,包括开展正常的心理教育,提升年轻个体的心理自愈能力,确实很有必要。

  对监管部门和平台来说,有突破法律边界之虞的网络占卜的流行,也应及时纳入到规范管理的范畴,不能等其酿成大的诈骗案或者造成严重的社会后果之后,才匆忙推出干预机制。像业内人士所指出的,除少数诈骗金额巨大的案例被公安机关“盯上”,其余大部分纠纷少有人管,这种局面就应该终结。

  因此,只是将网络占卜定义为“迷信”,可能并无助于遏制其“流行”。它背后所对应的互联网文化背景下所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精神状况,以及种种亚文化衍生背后的社会心理基础,或许更值得关注。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