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红兔儿 发表于  2019-10-15 09:27:29 92字 ( 0/11)

不是这个意思吧

每年10月,小巴都有一个固定项目要追——诺贝尔奖。

这几天,在看了物理学奖和化学奖的天书,并第3000次对村上春树给予高度同情后,终于迎来了小巴的“业务范围”,也是诺贝尔学奖的最后一个奖项:诺贝尔经济学奖。

那么,今年这个和我们的钱包有密切关系的学科,把奖颁给了谁呢?

新获得“诺奖得主”称号的,是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Abhijit Vinayak Banerjee(阿巴希·巴纳吉)和Esther Duflo(艾丝特·杜芙若)夫妇和哈佛的Michael Robert Kremer(迈克尔·克默)。

小巴打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们是谁,做了什么。毕竟,即便是一直以来被当做“诺贝尔奖风向标”的“引文桂冠奖”,这次居然也一个都没猜对。

尽管它曾通过量化分析的方式,成功蒙对预测了50名经济学家获奖。

今年获奖的三位经济学家,他们的“主营业务”叫做发展经济学。

发展经济学的“发展”,取词于“发展中国家”,它兴起于二十世纪40年代后期,在亚非拉各主权国家纷纷独立之际,是专门用来研究发展中国家经济现象的学科。

直白地说,这个学科重视研究穷人和落后国家的发展问题,力图给贫困问题找到方案,而这三位这次获奖,正是基于他们在人类贫困方面——即贫困经济学所做出的卓越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不仅获奖的学科很“年轻”,和以前德高望重的经济学奖获奖者相比,今年经济学奖得主的年龄都也在当打之年, Banerjee和Kremer都是60后,前者58岁后者55岁,而Banerjee的夫人Duflo是70后,才47岁。

一对夫妇同时获得诺贝尔奖,在经济学奖的项目里尚属首次,而在整个诺贝尔奖的历史上也只有四次。

接下来,小巴将为你重点介绍下Banerjee夫妇的研究成果——贫困的陷阱以及如何摆脱贫困。

穷人不爱学习?上进心不背这锅

“贫困经济学”这个领域听起来比较陌生,相比最近几年的其他诺贝尔奖获得者而言,Banerjee的研究其实和我们的生活更加息息相关。

就像很多的悖论一样:为什么贫穷的人反而喜欢买电视、游戏机,而不去投资自己学习?为什么贫困的人反而更容易没有生活规划?

Banerjee的工作首先在于,改变了人们理解贫困的方式。

刚才的问题,在过去经常被认为与个人的品质,或者说与“上进心”有关,但是一旦把这些归因于道德,那么政府的政策就很容易变成道德说教。

而Banerjee的工作则纠正了这些看法,并且解释了其背后的经济学原理。比如说,因为贫穷的人生活往往有更多的烦恼,所以相对而言,比其他人更加需要那些让人减轻烦恼的工具——像电视、手机、垃圾食品和游戏机。

而如果投资到个人的学习上,那么往往这种投资回报的过程需要很长的时间,而穷人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其耐心往往是缺乏的,在这期间的生活也依然会更加烦恼和乏味。

穷人不愿意为健康花钱?

在健康问题上,其实也是一样的。

Banerjee夫妇发现,穷人花费在健康和医疗上面的金钱和时间并不少——甚至等于乃至高于中产阶层——但是效果却并不好。为什么呢?因为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医疗和卫生知识,往往要等到病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才去看医生。

他们还更加倾向于那些喜欢“下猛药”的医生,并认为这些医生是“好”的,是帮助他们尽快“解决问题”的。

但是事实上,“下猛药”往往会带来抗药性和过度治疗。这种重视治疗轻预防的态度,让很多穷人不但经济更加紧张,身体也饱受摧残。进而影响到了下一代的教育——根据研究,身体状况较差的孩子往往上学的时间较短,毕业之后的薪水也相对较低。贫穷,就这么被“遗传”了下来。

在理财上,Banerjee的研究也揭示了利率倒置的现象。穷人往往需要借小贷、短期贷款,然后付出极高的利息。

原因也是因为穷人往往拥有更高的金融风险——他们往往收入不稳定,又无法从银行获得周转的资金,所以更加依赖于这些高息小额贷款。而这些小额贷款让他们更加无法拥有储蓄来抵抗风险。

通过他们的研究,你或许可以理解,为什么贫穷如此难以克服。

那么如何才能阶层跃迁,从贫困到中产呢?Banerjee夫妇也给出了他们的解决方案。

比如个体户创业是一条路。

但同样的,对于极端贫困人口而言,要获得创业所需要的本金可谓难于上青天。而一个更实际的选择往往是政府机构的工作。因为相对而言,各国政府的工作机会都非常稳定,这会让穷人有机会进行长期投资,增加自己的思维“带宽”,进而实现家庭从贫困到中产的跃迁。

对中国的意义

Banerjee的研究对中国也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因为中国也是发展中国家,也有一些人处在贫困和焦虑中。而人们往往会认为,要战胜贫困,必须要剧烈地改革。Banerjee认为这非常困难,也并不需要。

相反,在目前制度上进行改良,往往就可以带来很好的效果,并且增加人们对政府的信任,这一点上,他的观点和2017年的诺奖得主塞勒是一样的:小的改动,就能带来大的影响。

那么,政府在其中可以扮演什么角色呢?

实际上,政府是用来解决市场解决不了的问题的。而穷人的问题,正是因为市场失灵,政府才变得格外重要。

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信息,难以做出正确的决策,穷人也经常因为生存而背负了太多的责任,导致无法做出最优的决策。

从这个意义上讲,Banerjee的研究给政府提供了全新的视角来理解贫困,从而对症下药地从政策角度来减轻贫困,并且最终找到战胜贫困的机会。

今年的诺奖,同过去注重基础研究和学术上的贡献不同,它显得更加务实,这似乎表明了一个越来越明显的趋势:当下的科学研究越来越注重研究给现实世界带来的影响。

正应了中国那句常说的话,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诺贝尔奖的评选者或许也希望,在未来,研究能够更多地冲破象牙塔的束缚,成为你我手中一个具体的物件,真正地用之于民。

tnztn 发表于  2019-10-15 09:41:59 8字 ( 0/20)

有编制才有好日子

每年10月,小巴都有一个固定项目要追——诺贝尔奖。

这几天,在看了物理学奖和化学奖的天书,并第3000次对村上春树给予高度同情后,终于迎来了小巴的“业务范围”,也是诺贝尔学奖的最后一个奖项:诺贝尔经济学奖。

那么,今年这个和我们的钱包有密切关系的学科,把奖颁给了谁呢?

新获得“诺奖得主”称号的,是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Abhijit Vinayak Banerjee(阿巴希·巴纳吉)和Esther Duflo(艾丝特·杜芙若)夫妇和哈佛的Michael Robert Kremer(迈克尔·克默)。

小巴打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们是谁,做了什么。毕竟,即便是一直以来被当做“诺贝尔奖风向标”的“引文桂冠奖”,这次居然也一个都没猜对。

尽管它曾通过量化分析的方式,成功蒙对预测了50名经济学家获奖。

今年获奖的三位经济学家,他们的“主营业务”叫做发展经济学。

发展经济学的“发展”,取词于“发展中国家”,它兴起于二十世纪40年代后期,在亚非拉各主权国家纷纷独立之际,是专门用来研究发展中国家经济现象的学科。

直白地说,这个学科重视研究穷人和落后国家的发展问题,力图给贫困问题找到方案,而这三位这次获奖,正是基于他们在人类贫困方面——即贫困经济学所做出的卓越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不仅获奖的学科很“年轻”,和以前德高望重的经济学奖获奖者相比,今年经济学奖得主的年龄都也在当打之年, Banerjee和Kremer都是60后,前者58岁后者55岁,而Banerjee的夫人Duflo是70后,才47岁。

一对夫妇同时获得诺贝尔奖,在经济学奖的项目里尚属首次,而在整个诺贝尔奖的历史上也只有四次。

接下来,小巴将为你重点介绍下Banerjee夫妇的研究成果——贫困的陷阱以及如何摆脱贫困。

穷人不爱学习?上进心不背这锅

“贫困经济学”这个领域听起来比较陌生,相比最近几年的其他诺贝尔奖获得者而言,Banerjee的研究其实和我们的生活更加息息相关。

就像很多的悖论一样:为什么贫穷的人反而喜欢买电视、游戏机,而不去投资自己学习?为什么贫困的人反而更容易没有生活规划?

Banerjee的工作首先在于,改变了人们理解贫困的方式。

刚才的问题,在过去经常被认为与个人的品质,或者说与“上进心”有关,但是一旦把这些归因于道德,那么政府的政策就很容易变成道德说教。

而Banerjee的工作则纠正了这些看法,并且解释了其背后的经济学原理。比如说,因为贫穷的人生活往往有更多的烦恼,所以相对而言,比其他人更加需要那些让人减轻烦恼的工具——像电视、手机、垃圾食品和游戏机。

而如果投资到个人的学习上,那么往往这种投资回报的过程需要很长的时间,而穷人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其耐心往往是缺乏的,在这期间的生活也依然会更加烦恼和乏味。

穷人不愿意为健康花钱?

在健康问题上,其实也是一样的。

Banerjee夫妇发现,穷人花费在健康和医疗上面的金钱和时间并不少——甚至等于乃至高于中产阶层——但是效果却并不好。为什么呢?因为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医疗和卫生知识,往往要等到病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才去看医生。

他们还更加倾向于那些喜欢“下猛药”的医生,并认为这些医生是“好”的,是帮助他们尽快“解决问题”的。

但是事实上,“下猛药”往往会带来抗药性和过度治疗。这种重视治疗轻预防的态度,让很多穷人不但经济更加紧张,身体也饱受摧残。进而影响到了下一代的教育——根据研究,身体状况较差的孩子往往上学的时间较短,毕业之后的薪水也相对较低。贫穷,就这么被“遗传”了下来。

在理财上,Banerjee的研究也揭示了利率倒置的现象。穷人往往需要借小贷、短期贷款,然后付出极高的利息。

原因也是因为穷人往往拥有更高的金融风险——他们往往收入不稳定,又无法从银行获得周转的资金,所以更加依赖于这些高息小额贷款。而这些小额贷款让他们更加无法拥有储蓄来抵抗风险。

通过他们的研究,你或许可以理解,为什么贫穷如此难以克服。

那么如何才能阶层跃迁,从贫困到中产呢?Banerjee夫妇也给出了他们的解决方案。

比如个体户创业是一条路。

但同样的,对于极端贫困人口而言,要获得创业所需要的本金可谓难于上青天。而一个更实际的选择往往是政府机构的工作。因为相对而言,各国政府的工作机会都非常稳定,这会让穷人有机会进行长期投资,增加自己的思维“带宽”,进而实现家庭从贫困到中产的跃迁。

对中国的意义

Banerjee的研究对中国也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因为中国也是发展中国家,也有一些人处在贫困和焦虑中。而人们往往会认为,要战胜贫困,必须要剧烈地改革。Banerjee认为这非常困难,也并不需要。

相反,在目前制度上进行改良,往往就可以带来很好的效果,并且增加人们对政府的信任,这一点上,他的观点和2017年的诺奖得主塞勒是一样的:小的改动,就能带来大的影响。

那么,政府在其中可以扮演什么角色呢?

实际上,政府是用来解决市场解决不了的问题的。而穷人的问题,正是因为市场失灵,政府才变得格外重要。

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信息,难以做出正确的决策,穷人也经常因为生存而背负了太多的责任,导致无法做出最优的决策。

从这个意义上讲,Banerjee的研究给政府提供了全新的视角来理解贫困,从而对症下药地从政策角度来减轻贫困,并且最终找到战胜贫困的机会。

今年的诺奖,同过去注重基础研究和学术上的贡献不同,它显得更加务实,这似乎表明了一个越来越明显的趋势:当下的科学研究越来越注重研究给现实世界带来的影响。

正应了中国那句常说的话,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诺贝尔奖的评选者或许也希望,在未来,研究能够更多地冲破象牙塔的束缚,成为你我手中一个具体的物件,真正地用之于民。

全新解密地球 发表于  2019-10-15 09:48:54 40字 ( 0/23)

哈哈!这个经济学诺贝奖得主根本就没活明白,不懂什么是需要和不需要,只知钱多了好。

每年10月,小巴都有一个固定项目要追——诺贝尔奖。

这几天,在看了物理学奖和化学奖的天书,并第3000次对村上春树给予高度同情后,终于迎来了小巴的“业务范围”,也是诺贝尔学奖的最后一个奖项:诺贝尔经济学奖。

那么,今年这个和我们的钱包有密切关系的学科,把奖颁给了谁呢?

新获得“诺奖得主”称号的,是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Abhijit Vinayak Banerjee(阿巴希·巴纳吉)和Esther Duflo(艾丝特·杜芙若)夫妇和哈佛的Michael Robert Kremer(迈克尔·克默)。

小巴打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们是谁,做了什么。毕竟,即便是一直以来被当做“诺贝尔奖风向标”的“引文桂冠奖”,这次居然也一个都没猜对。

尽管它曾通过量化分析的方式,成功蒙对预测了50名经济学家获奖。

今年获奖的三位经济学家,他们的“主营业务”叫做发展经济学。

发展经济学的“发展”,取词于“发展中国家”,它兴起于二十世纪40年代后期,在亚非拉各主权国家纷纷独立之际,是专门用来研究发展中国家经济现象的学科。

直白地说,这个学科重视研究穷人和落后国家的发展问题,力图给贫困问题找到方案,而这三位这次获奖,正是基于他们在人类贫困方面——即贫困经济学所做出的卓越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不仅获奖的学科很“年轻”,和以前德高望重的经济学奖获奖者相比,今年经济学奖得主的年龄都也在当打之年, Banerjee和Kremer都是60后,前者58岁后者55岁,而Banerjee的夫人Duflo是70后,才47岁。

一对夫妇同时获得诺贝尔奖,在经济学奖的项目里尚属首次,而在整个诺贝尔奖的历史上也只有四次。

接下来,小巴将为你重点介绍下Banerjee夫妇的研究成果——贫困的陷阱以及如何摆脱贫困。

穷人不爱学习?上进心不背这锅

“贫困经济学”这个领域听起来比较陌生,相比最近几年的其他诺贝尔奖获得者而言,Banerjee的研究其实和我们的生活更加息息相关。

就像很多的悖论一样:为什么贫穷的人反而喜欢买电视、游戏机,而不去投资自己学习?为什么贫困的人反而更容易没有生活规划?

Banerjee的工作首先在于,改变了人们理解贫困的方式。

刚才的问题,在过去经常被认为与个人的品质,或者说与“上进心”有关,但是一旦把这些归因于道德,那么政府的政策就很容易变成道德说教。

而Banerjee的工作则纠正了这些看法,并且解释了其背后的经济学原理。比如说,因为贫穷的人生活往往有更多的烦恼,所以相对而言,比其他人更加需要那些让人减轻烦恼的工具——像电视、手机、垃圾食品和游戏机。

而如果投资到个人的学习上,那么往往这种投资回报的过程需要很长的时间,而穷人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其耐心往往是缺乏的,在这期间的生活也依然会更加烦恼和乏味。

穷人不愿意为健康花钱?

在健康问题上,其实也是一样的。

Banerjee夫妇发现,穷人花费在健康和医疗上面的金钱和时间并不少——甚至等于乃至高于中产阶层——但是效果却并不好。为什么呢?因为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医疗和卫生知识,往往要等到病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才去看医生。

他们还更加倾向于那些喜欢“下猛药”的医生,并认为这些医生是“好”的,是帮助他们尽快“解决问题”的。

但是事实上,“下猛药”往往会带来抗药性和过度治疗。这种重视治疗轻预防的态度,让很多穷人不但经济更加紧张,身体也饱受摧残。进而影响到了下一代的教育——根据研究,身体状况较差的孩子往往上学的时间较短,毕业之后的薪水也相对较低。贫穷,就这么被“遗传”了下来。

在理财上,Banerjee的研究也揭示了利率倒置的现象。穷人往往需要借小贷、短期贷款,然后付出极高的利息。

原因也是因为穷人往往拥有更高的金融风险——他们往往收入不稳定,又无法从银行获得周转的资金,所以更加依赖于这些高息小额贷款。而这些小额贷款让他们更加无法拥有储蓄来抵抗风险。

通过他们的研究,你或许可以理解,为什么贫穷如此难以克服。

那么如何才能阶层跃迁,从贫困到中产呢?Banerjee夫妇也给出了他们的解决方案。

比如个体户创业是一条路。

但同样的,对于极端贫困人口而言,要获得创业所需要的本金可谓难于上青天。而一个更实际的选择往往是政府机构的工作。因为相对而言,各国政府的工作机会都非常稳定,这会让穷人有机会进行长期投资,增加自己的思维“带宽”,进而实现家庭从贫困到中产的跃迁。

对中国的意义

Banerjee的研究对中国也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因为中国也是发展中国家,也有一些人处在贫困和焦虑中。而人们往往会认为,要战胜贫困,必须要剧烈地改革。Banerjee认为这非常困难,也并不需要。

相反,在目前制度上进行改良,往往就可以带来很好的效果,并且增加人们对政府的信任,这一点上,他的观点和2017年的诺奖得主塞勒是一样的:小的改动,就能带来大的影响。

那么,政府在其中可以扮演什么角色呢?

实际上,政府是用来解决市场解决不了的问题的。而穷人的问题,正是因为市场失灵,政府才变得格外重要。

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信息,难以做出正确的决策,穷人也经常因为生存而背负了太多的责任,导致无法做出最优的决策。

从这个意义上讲,Banerjee的研究给政府提供了全新的视角来理解贫困,从而对症下药地从政策角度来减轻贫困,并且最终找到战胜贫困的机会。

今年的诺奖,同过去注重基础研究和学术上的贡献不同,它显得更加务实,这似乎表明了一个越来越明显的趋势:当下的科学研究越来越注重研究给现实世界带来的影响。

正应了中国那句常说的话,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诺贝尔奖的评选者或许也希望,在未来,研究能够更多地冲破象牙塔的束缚,成为你我手中一个具体的物件,真正地用之于民。

tongqingbin888 发表于  2019-10-15 10:06:57 15字 ( 0/13)

穷人都当公务员?简直胡说八道。

每年10月,小巴都有一个固定项目要追——诺贝尔奖。

这几天,在看了物理学奖和化学奖的天书,并第3000次对村上春树给予高度同情后,终于迎来了小巴的“业务范围”,也是诺贝尔学奖的最后一个奖项:诺贝尔经济学奖。

那么,今年这个和我们的钱包有密切关系的学科,把奖颁给了谁呢?

新获得“诺奖得主”称号的,是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Abhijit Vinayak Banerjee(阿巴希·巴纳吉)和Esther Duflo(艾丝特·杜芙若)夫妇和哈佛的Michael Robert Kremer(迈克尔·克默)。

小巴打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们是谁,做了什么。毕竟,即便是一直以来被当做“诺贝尔奖风向标”的“引文桂冠奖”,这次居然也一个都没猜对。

尽管它曾通过量化分析的方式,成功蒙对预测了50名经济学家获奖。

今年获奖的三位经济学家,他们的“主营业务”叫做发展经济学。

发展经济学的“发展”,取词于“发展中国家”,它兴起于二十世纪40年代后期,在亚非拉各主权国家纷纷独立之际,是专门用来研究发展中国家经济现象的学科。

直白地说,这个学科重视研究穷人和落后国家的发展问题,力图给贫困问题找到方案,而这三位这次获奖,正是基于他们在人类贫困方面——即贫困经济学所做出的卓越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不仅获奖的学科很“年轻”,和以前德高望重的经济学奖获奖者相比,今年经济学奖得主的年龄都也在当打之年, Banerjee和Kremer都是60后,前者58岁后者55岁,而Banerjee的夫人Duflo是70后,才47岁。

一对夫妇同时获得诺贝尔奖,在经济学奖的项目里尚属首次,而在整个诺贝尔奖的历史上也只有四次。

接下来,小巴将为你重点介绍下Banerjee夫妇的研究成果——贫困的陷阱以及如何摆脱贫困。

穷人不爱学习?上进心不背这锅

“贫困经济学”这个领域听起来比较陌生,相比最近几年的其他诺贝尔奖获得者而言,Banerjee的研究其实和我们的生活更加息息相关。

就像很多的悖论一样:为什么贫穷的人反而喜欢买电视、游戏机,而不去投资自己学习?为什么贫困的人反而更容易没有生活规划?

Banerjee的工作首先在于,改变了人们理解贫困的方式。

刚才的问题,在过去经常被认为与个人的品质,或者说与“上进心”有关,但是一旦把这些归因于道德,那么政府的政策就很容易变成道德说教。

而Banerjee的工作则纠正了这些看法,并且解释了其背后的经济学原理。比如说,因为贫穷的人生活往往有更多的烦恼,所以相对而言,比其他人更加需要那些让人减轻烦恼的工具——像电视、手机、垃圾食品和游戏机。

而如果投资到个人的学习上,那么往往这种投资回报的过程需要很长的时间,而穷人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其耐心往往是缺乏的,在这期间的生活也依然会更加烦恼和乏味。

穷人不愿意为健康花钱?

在健康问题上,其实也是一样的。

Banerjee夫妇发现,穷人花费在健康和医疗上面的金钱和时间并不少——甚至等于乃至高于中产阶层——但是效果却并不好。为什么呢?因为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医疗和卫生知识,往往要等到病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才去看医生。

他们还更加倾向于那些喜欢“下猛药”的医生,并认为这些医生是“好”的,是帮助他们尽快“解决问题”的。

但是事实上,“下猛药”往往会带来抗药性和过度治疗。这种重视治疗轻预防的态度,让很多穷人不但经济更加紧张,身体也饱受摧残。进而影响到了下一代的教育——根据研究,身体状况较差的孩子往往上学的时间较短,毕业之后的薪水也相对较低。贫穷,就这么被“遗传”了下来。

在理财上,Banerjee的研究也揭示了利率倒置的现象。穷人往往需要借小贷、短期贷款,然后付出极高的利息。

原因也是因为穷人往往拥有更高的金融风险——他们往往收入不稳定,又无法从银行获得周转的资金,所以更加依赖于这些高息小额贷款。而这些小额贷款让他们更加无法拥有储蓄来抵抗风险。

通过他们的研究,你或许可以理解,为什么贫穷如此难以克服。

那么如何才能阶层跃迁,从贫困到中产呢?Banerjee夫妇也给出了他们的解决方案。

比如个体户创业是一条路。

但同样的,对于极端贫困人口而言,要获得创业所需要的本金可谓难于上青天。而一个更实际的选择往往是政府机构的工作。因为相对而言,各国政府的工作机会都非常稳定,这会让穷人有机会进行长期投资,增加自己的思维“带宽”,进而实现家庭从贫困到中产的跃迁。

对中国的意义

Banerjee的研究对中国也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因为中国也是发展中国家,也有一些人处在贫困和焦虑中。而人们往往会认为,要战胜贫困,必须要剧烈地改革。Banerjee认为这非常困难,也并不需要。

相反,在目前制度上进行改良,往往就可以带来很好的效果,并且增加人们对政府的信任,这一点上,他的观点和2017年的诺奖得主塞勒是一样的:小的改动,就能带来大的影响。

那么,政府在其中可以扮演什么角色呢?

实际上,政府是用来解决市场解决不了的问题的。而穷人的问题,正是因为市场失灵,政府才变得格外重要。

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信息,难以做出正确的决策,穷人也经常因为生存而背负了太多的责任,导致无法做出最优的决策。

从这个意义上讲,Banerjee的研究给政府提供了全新的视角来理解贫困,从而对症下药地从政策角度来减轻贫困,并且最终找到战胜贫困的机会。

今年的诺奖,同过去注重基础研究和学术上的贡献不同,它显得更加务实,这似乎表明了一个越来越明显的趋势:当下的科学研究越来越注重研究给现实世界带来的影响。

正应了中国那句常说的话,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诺贝尔奖的评选者或许也希望,在未来,研究能够更多地冲破象牙塔的束缚,成为你我手中一个具体的物件,真正地用之于民。

蜀东 发表于  2019-10-15 10:20:21 0字 ( 0/23)

穷人所缺的不仅仅是信息,而是发财致富的各种条件资源都不具备。现在政府在大力解决绝对贫困问题,但是,那些人由摆脱绝对贫困到小康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穷人所缺的不仅仅是信息,而是发财致富的各种条件资源都不具备。现在政府在大力解决绝对贫困问题,但是,那些人由摆脱绝对贫困到小康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每年10月,小巴都有一个固定项目要追——诺贝尔奖。

这几天,在看了物理学奖和化学奖的天书,并第3000次对村上春树给予高度同情后,终于迎来了小巴的“业务范围”,也是诺贝尔学奖的最后一个奖项:诺贝尔经济学奖。

那么,今年这个和我们的钱包有密切关系的学科,把奖颁给了谁呢?

新获得“诺奖得主”称号的,是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Abhijit Vinayak Banerjee(阿巴希·巴纳吉)和Esther Duflo(艾丝特·杜芙若)夫妇和哈佛的Michael Robert Kremer(迈克尔·克默)。

小巴打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们是谁,做了什么。毕竟,即便是一直以来被当做“诺贝尔奖风向标”的“引文桂冠奖”,这次居然也一个都没猜对。

尽管它曾通过量化分析的方式,成功蒙对预测了50名经济学家获奖。

今年获奖的三位经济学家,他们的“主营业务”叫做发展经济学。

发展经济学的“发展”,取词于“发展中国家”,它兴起于二十世纪40年代后期,在亚非拉各主权国家纷纷独立之际,是专门用来研究发展中国家经济现象的学科。

直白地说,这个学科重视研究穷人和落后国家的发展问题,力图给贫困问题找到方案,而这三位这次获奖,正是基于他们在人类贫困方面——即贫困经济学所做出的卓越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不仅获奖的学科很“年轻”,和以前德高望重的经济学奖获奖者相比,今年经济学奖得主的年龄都也在当打之年, Banerjee和Kremer都是60后,前者58岁后者55岁,而Banerjee的夫人Duflo是70后,才47岁。

一对夫妇同时获得诺贝尔奖,在经济学奖的项目里尚属首次,而在整个诺贝尔奖的历史上也只有四次。

接下来,小巴将为你重点介绍下Banerjee夫妇的研究成果——贫困的陷阱以及如何摆脱贫困。

穷人不爱学习?上进心不背这锅

“贫困经济学”这个领域听起来比较陌生,相比最近几年的其他诺贝尔奖获得者而言,Banerjee的研究其实和我们的生活更加息息相关。

就像很多的悖论一样:为什么贫穷的人反而喜欢买电视、游戏机,而不去投资自己学习?为什么贫困的人反而更容易没有生活规划?

Banerjee的工作首先在于,改变了人们理解贫困的方式。

刚才的问题,在过去经常被认为与个人的品质,或者说与“上进心”有关,但是一旦把这些归因于道德,那么政府的政策就很容易变成道德说教。

而Banerjee的工作则纠正了这些看法,并且解释了其背后的经济学原理。比如说,因为贫穷的人生活往往有更多的烦恼,所以相对而言,比其他人更加需要那些让人减轻烦恼的工具——像电视、手机、垃圾食品和游戏机。

而如果投资到个人的学习上,那么往往这种投资回报的过程需要很长的时间,而穷人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其耐心往往是缺乏的,在这期间的生活也依然会更加烦恼和乏味。

穷人不愿意为健康花钱?

在健康问题上,其实也是一样的。

Banerjee夫妇发现,穷人花费在健康和医疗上面的金钱和时间并不少——甚至等于乃至高于中产阶层——但是效果却并不好。为什么呢?因为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医疗和卫生知识,往往要等到病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才去看医生。

他们还更加倾向于那些喜欢“下猛药”的医生,并认为这些医生是“好”的,是帮助他们尽快“解决问题”的。

但是事实上,“下猛药”往往会带来抗药性和过度治疗。这种重视治疗轻预防的态度,让很多穷人不但经济更加紧张,身体也饱受摧残。进而影响到了下一代的教育——根据研究,身体状况较差的孩子往往上学的时间较短,毕业之后的薪水也相对较低。贫穷,就这么被“遗传”了下来。

在理财上,Banerjee的研究也揭示了利率倒置的现象。穷人往往需要借小贷、短期贷款,然后付出极高的利息。

原因也是因为穷人往往拥有更高的金融风险——他们往往收入不稳定,又无法从银行获得周转的资金,所以更加依赖于这些高息小额贷款。而这些小额贷款让他们更加无法拥有储蓄来抵抗风险。

通过他们的研究,你或许可以理解,为什么贫穷如此难以克服。

那么如何才能阶层跃迁,从贫困到中产呢?Banerjee夫妇也给出了他们的解决方案。

比如个体户创业是一条路。

但同样的,对于极端贫困人口而言,要获得创业所需要的本金可谓难于上青天。而一个更实际的选择往往是政府机构的工作。因为相对而言,各国政府的工作机会都非常稳定,这会让穷人有机会进行长期投资,增加自己的思维“带宽”,进而实现家庭从贫困到中产的跃迁。

对中国的意义

Banerjee的研究对中国也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因为中国也是发展中国家,也有一些人处在贫困和焦虑中。而人们往往会认为,要战胜贫困,必须要剧烈地改革。Banerjee认为这非常困难,也并不需要。

相反,在目前制度上进行改良,往往就可以带来很好的效果,并且增加人们对政府的信任,这一点上,他的观点和2017年的诺奖得主塞勒是一样的:小的改动,就能带来大的影响。

那么,政府在其中可以扮演什么角色呢?

实际上,政府是用来解决市场解决不了的问题的。而穷人的问题,正是因为市场失灵,政府才变得格外重要。

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信息,难以做出正确的决策,穷人也经常因为生存而背负了太多的责任,导致无法做出最优的决策。

从这个意义上讲,Banerjee的研究给政府提供了全新的视角来理解贫困,从而对症下药地从政策角度来减轻贫困,并且最终找到战胜贫困的机会。

今年的诺奖,同过去注重基础研究和学术上的贡献不同,它显得更加务实,这似乎表明了一个越来越明显的趋势:当下的科学研究越来越注重研究给现实世界带来的影响。

正应了中国那句常说的话,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诺贝尔奖的评选者或许也希望,在未来,研究能够更多地冲破象牙塔的束缚,成为你我手中一个具体的物件,真正地用之于民。

蜀东 发表于  2019-10-15 10:24:14 0字 ( 0/15)

对于这些人来说,摆脱绝对贫困不易,要达到小康同样很难,同样要依靠政府,如果靠市场,就遵循马太效应。搞社会主义的意义就在这里。

对于这些人来说,摆脱绝对贫困不易,要达到小康同样很难,同样要依靠政府,如果靠市场,就遵循马太效应。搞社会主义的意义就在这里。

每年10月,小巴都有一个固定项目要追——诺贝尔奖。

这几天,在看了物理学奖和化学奖的天书,并第3000次对村上春树给予高度同情后,终于迎来了小巴的“业务范围”,也是诺贝尔学奖的最后一个奖项:诺贝尔经济学奖。

那么,今年这个和我们的钱包有密切关系的学科,把奖颁给了谁呢?

新获得“诺奖得主”称号的,是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Abhijit Vinayak Banerjee(阿巴希·巴纳吉)和Esther Duflo(艾丝特·杜芙若)夫妇和哈佛的Michael Robert Kremer(迈克尔·克默)。

小巴打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们是谁,做了什么。毕竟,即便是一直以来被当做“诺贝尔奖风向标”的“引文桂冠奖”,这次居然也一个都没猜对。

尽管它曾通过量化分析的方式,成功蒙对预测了50名经济学家获奖。

今年获奖的三位经济学家,他们的“主营业务”叫做发展经济学。

发展经济学的“发展”,取词于“发展中国家”,它兴起于二十世纪40年代后期,在亚非拉各主权国家纷纷独立之际,是专门用来研究发展中国家经济现象的学科。

直白地说,这个学科重视研究穷人和落后国家的发展问题,力图给贫困问题找到方案,而这三位这次获奖,正是基于他们在人类贫困方面——即贫困经济学所做出的卓越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不仅获奖的学科很“年轻”,和以前德高望重的经济学奖获奖者相比,今年经济学奖得主的年龄都也在当打之年, Banerjee和Kremer都是60后,前者58岁后者55岁,而Banerjee的夫人Duflo是70后,才47岁。

一对夫妇同时获得诺贝尔奖,在经济学奖的项目里尚属首次,而在整个诺贝尔奖的历史上也只有四次。

接下来,小巴将为你重点介绍下Banerjee夫妇的研究成果——贫困的陷阱以及如何摆脱贫困。

穷人不爱学习?上进心不背这锅

“贫困经济学”这个领域听起来比较陌生,相比最近几年的其他诺贝尔奖获得者而言,Banerjee的研究其实和我们的生活更加息息相关。

就像很多的悖论一样:为什么贫穷的人反而喜欢买电视、游戏机,而不去投资自己学习?为什么贫困的人反而更容易没有生活规划?

Banerjee的工作首先在于,改变了人们理解贫困的方式。

刚才的问题,在过去经常被认为与个人的品质,或者说与“上进心”有关,但是一旦把这些归因于道德,那么政府的政策就很容易变成道德说教。

而Banerjee的工作则纠正了这些看法,并且解释了其背后的经济学原理。比如说,因为贫穷的人生活往往有更多的烦恼,所以相对而言,比其他人更加需要那些让人减轻烦恼的工具——像电视、手机、垃圾食品和游戏机。

而如果投资到个人的学习上,那么往往这种投资回报的过程需要很长的时间,而穷人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其耐心往往是缺乏的,在这期间的生活也依然会更加烦恼和乏味。

穷人不愿意为健康花钱?

在健康问题上,其实也是一样的。

Banerjee夫妇发现,穷人花费在健康和医疗上面的金钱和时间并不少——甚至等于乃至高于中产阶层——但是效果却并不好。为什么呢?因为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医疗和卫生知识,往往要等到病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才去看医生。

他们还更加倾向于那些喜欢“下猛药”的医生,并认为这些医生是“好”的,是帮助他们尽快“解决问题”的。

但是事实上,“下猛药”往往会带来抗药性和过度治疗。这种重视治疗轻预防的态度,让很多穷人不但经济更加紧张,身体也饱受摧残。进而影响到了下一代的教育——根据研究,身体状况较差的孩子往往上学的时间较短,毕业之后的薪水也相对较低。贫穷,就这么被“遗传”了下来。

在理财上,Banerjee的研究也揭示了利率倒置的现象。穷人往往需要借小贷、短期贷款,然后付出极高的利息。

原因也是因为穷人往往拥有更高的金融风险——他们往往收入不稳定,又无法从银行获得周转的资金,所以更加依赖于这些高息小额贷款。而这些小额贷款让他们更加无法拥有储蓄来抵抗风险。

通过他们的研究,你或许可以理解,为什么贫穷如此难以克服。

那么如何才能阶层跃迁,从贫困到中产呢?Banerjee夫妇也给出了他们的解决方案。

比如个体户创业是一条路。

但同样的,对于极端贫困人口而言,要获得创业所需要的本金可谓难于上青天。而一个更实际的选择往往是政府机构的工作。因为相对而言,各国政府的工作机会都非常稳定,这会让穷人有机会进行长期投资,增加自己的思维“带宽”,进而实现家庭从贫困到中产的跃迁。

对中国的意义

Banerjee的研究对中国也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因为中国也是发展中国家,也有一些人处在贫困和焦虑中。而人们往往会认为,要战胜贫困,必须要剧烈地改革。Banerjee认为这非常困难,也并不需要。

相反,在目前制度上进行改良,往往就可以带来很好的效果,并且增加人们对政府的信任,这一点上,他的观点和2017年的诺奖得主塞勒是一样的:小的改动,就能带来大的影响。

那么,政府在其中可以扮演什么角色呢?

实际上,政府是用来解决市场解决不了的问题的。而穷人的问题,正是因为市场失灵,政府才变得格外重要。

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信息,难以做出正确的决策,穷人也经常因为生存而背负了太多的责任,导致无法做出最优的决策。

从这个意义上讲,Banerjee的研究给政府提供了全新的视角来理解贫困,从而对症下药地从政策角度来减轻贫困,并且最终找到战胜贫困的机会。

今年的诺奖,同过去注重基础研究和学术上的贡献不同,它显得更加务实,这似乎表明了一个越来越明显的趋势:当下的科学研究越来越注重研究给现实世界带来的影响。

正应了中国那句常说的话,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诺贝尔奖的评选者或许也希望,在未来,研究能够更多地冲破象牙塔的束缚,成为你我手中一个具体的物件,真正地用之于民。

jzzk 发表于  2019-10-15 10:51:06 19字 ( 0/18)

500万诺贝尔奖在北京能不能买一套房?

每年10月,小巴都有一个固定项目要追——诺贝尔奖。

这几天,在看了物理学奖和化学奖的天书,并第3000次对村上春树给予高度同情后,终于迎来了小巴的“业务范围”,也是诺贝尔学奖的最后一个奖项:诺贝尔经济学奖。

那么,今年这个和我们的钱包有密切关系的学科,把奖颁给了谁呢?

新获得“诺奖得主”称号的,是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Abhijit Vinayak Banerjee(阿巴希·巴纳吉)和Esther Duflo(艾丝特·杜芙若)夫妇和哈佛的Michael Robert Kremer(迈克尔·克默)。

小巴打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们是谁,做了什么。毕竟,即便是一直以来被当做“诺贝尔奖风向标”的“引文桂冠奖”,这次居然也一个都没猜对。

尽管它曾通过量化分析的方式,成功蒙对预测了50名经济学家获奖。

今年获奖的三位经济学家,他们的“主营业务”叫做发展经济学。

发展经济学的“发展”,取词于“发展中国家”,它兴起于二十世纪40年代后期,在亚非拉各主权国家纷纷独立之际,是专门用来研究发展中国家经济现象的学科。

直白地说,这个学科重视研究穷人和落后国家的发展问题,力图给贫困问题找到方案,而这三位这次获奖,正是基于他们在人类贫困方面——即贫困经济学所做出的卓越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不仅获奖的学科很“年轻”,和以前德高望重的经济学奖获奖者相比,今年经济学奖得主的年龄都也在当打之年, Banerjee和Kremer都是60后,前者58岁后者55岁,而Banerjee的夫人Duflo是70后,才47岁。

一对夫妇同时获得诺贝尔奖,在经济学奖的项目里尚属首次,而在整个诺贝尔奖的历史上也只有四次。

接下来,小巴将为你重点介绍下Banerjee夫妇的研究成果——贫困的陷阱以及如何摆脱贫困。

穷人不爱学习?上进心不背这锅

“贫困经济学”这个领域听起来比较陌生,相比最近几年的其他诺贝尔奖获得者而言,Banerjee的研究其实和我们的生活更加息息相关。

就像很多的悖论一样:为什么贫穷的人反而喜欢买电视、游戏机,而不去投资自己学习?为什么贫困的人反而更容易没有生活规划?

Banerjee的工作首先在于,改变了人们理解贫困的方式。

刚才的问题,在过去经常被认为与个人的品质,或者说与“上进心”有关,但是一旦把这些归因于道德,那么政府的政策就很容易变成道德说教。

而Banerjee的工作则纠正了这些看法,并且解释了其背后的经济学原理。比如说,因为贫穷的人生活往往有更多的烦恼,所以相对而言,比其他人更加需要那些让人减轻烦恼的工具——像电视、手机、垃圾食品和游戏机。

而如果投资到个人的学习上,那么往往这种投资回报的过程需要很长的时间,而穷人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其耐心往往是缺乏的,在这期间的生活也依然会更加烦恼和乏味。

穷人不愿意为健康花钱?

在健康问题上,其实也是一样的。

Banerjee夫妇发现,穷人花费在健康和医疗上面的金钱和时间并不少——甚至等于乃至高于中产阶层——但是效果却并不好。为什么呢?因为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医疗和卫生知识,往往要等到病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才去看医生。

他们还更加倾向于那些喜欢“下猛药”的医生,并认为这些医生是“好”的,是帮助他们尽快“解决问题”的。

但是事实上,“下猛药”往往会带来抗药性和过度治疗。这种重视治疗轻预防的态度,让很多穷人不但经济更加紧张,身体也饱受摧残。进而影响到了下一代的教育——根据研究,身体状况较差的孩子往往上学的时间较短,毕业之后的薪水也相对较低。贫穷,就这么被“遗传”了下来。

在理财上,Banerjee的研究也揭示了利率倒置的现象。穷人往往需要借小贷、短期贷款,然后付出极高的利息。

原因也是因为穷人往往拥有更高的金融风险——他们往往收入不稳定,又无法从银行获得周转的资金,所以更加依赖于这些高息小额贷款。而这些小额贷款让他们更加无法拥有储蓄来抵抗风险。

通过他们的研究,你或许可以理解,为什么贫穷如此难以克服。

那么如何才能阶层跃迁,从贫困到中产呢?Banerjee夫妇也给出了他们的解决方案。

比如个体户创业是一条路。

但同样的,对于极端贫困人口而言,要获得创业所需要的本金可谓难于上青天。而一个更实际的选择往往是政府机构的工作。因为相对而言,各国政府的工作机会都非常稳定,这会让穷人有机会进行长期投资,增加自己的思维“带宽”,进而实现家庭从贫困到中产的跃迁。

对中国的意义

Banerjee的研究对中国也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因为中国也是发展中国家,也有一些人处在贫困和焦虑中。而人们往往会认为,要战胜贫困,必须要剧烈地改革。Banerjee认为这非常困难,也并不需要。

相反,在目前制度上进行改良,往往就可以带来很好的效果,并且增加人们对政府的信任,这一点上,他的观点和2017年的诺奖得主塞勒是一样的:小的改动,就能带来大的影响。

那么,政府在其中可以扮演什么角色呢?

实际上,政府是用来解决市场解决不了的问题的。而穷人的问题,正是因为市场失灵,政府才变得格外重要。

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信息,难以做出正确的决策,穷人也经常因为生存而背负了太多的责任,导致无法做出最优的决策。

从这个意义上讲,Banerjee的研究给政府提供了全新的视角来理解贫困,从而对症下药地从政策角度来减轻贫困,并且最终找到战胜贫困的机会。

今年的诺奖,同过去注重基础研究和学术上的贡献不同,它显得更加务实,这似乎表明了一个越来越明显的趋势:当下的科学研究越来越注重研究给现实世界带来的影响。

正应了中国那句常说的话,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诺贝尔奖的评选者或许也希望,在未来,研究能够更多地冲破象牙塔的束缚,成为你我手中一个具体的物件,真正地用之于民。

都市狂客 发表于  2019-10-15 10:58:20 42字 ( 0/16)

什么意思呀?做公务员?古人云:人无横财不富,有钱了,也就在某种意义上是翻身了哦!

每年10月,小巴都有一个固定项目要追——诺贝尔奖。

这几天,在看了物理学奖和化学奖的天书,并第3000次对村上春树给予高度同情后,终于迎来了小巴的“业务范围”,也是诺贝尔学奖的最后一个奖项:诺贝尔经济学奖。

那么,今年这个和我们的钱包有密切关系的学科,把奖颁给了谁呢?

新获得“诺奖得主”称号的,是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Abhijit Vinayak Banerjee(阿巴希·巴纳吉)和Esther Duflo(艾丝特·杜芙若)夫妇和哈佛的Michael Robert Kremer(迈克尔·克默)。

小巴打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们是谁,做了什么。毕竟,即便是一直以来被当做“诺贝尔奖风向标”的“引文桂冠奖”,这次居然也一个都没猜对。

尽管它曾通过量化分析的方式,成功蒙对预测了50名经济学家获奖。

今年获奖的三位经济学家,他们的“主营业务”叫做发展经济学。

发展经济学的“发展”,取词于“发展中国家”,它兴起于二十世纪40年代后期,在亚非拉各主权国家纷纷独立之际,是专门用来研究发展中国家经济现象的学科。

直白地说,这个学科重视研究穷人和落后国家的发展问题,力图给贫困问题找到方案,而这三位这次获奖,正是基于他们在人类贫困方面——即贫困经济学所做出的卓越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不仅获奖的学科很“年轻”,和以前德高望重的经济学奖获奖者相比,今年经济学奖得主的年龄都也在当打之年, Banerjee和Kremer都是60后,前者58岁后者55岁,而Banerjee的夫人Duflo是70后,才47岁。

一对夫妇同时获得诺贝尔奖,在经济学奖的项目里尚属首次,而在整个诺贝尔奖的历史上也只有四次。

接下来,小巴将为你重点介绍下Banerjee夫妇的研究成果——贫困的陷阱以及如何摆脱贫困。

穷人不爱学习?上进心不背这锅

“贫困经济学”这个领域听起来比较陌生,相比最近几年的其他诺贝尔奖获得者而言,Banerjee的研究其实和我们的生活更加息息相关。

就像很多的悖论一样:为什么贫穷的人反而喜欢买电视、游戏机,而不去投资自己学习?为什么贫困的人反而更容易没有生活规划?

Banerjee的工作首先在于,改变了人们理解贫困的方式。

刚才的问题,在过去经常被认为与个人的品质,或者说与“上进心”有关,但是一旦把这些归因于道德,那么政府的政策就很容易变成道德说教。

而Banerjee的工作则纠正了这些看法,并且解释了其背后的经济学原理。比如说,因为贫穷的人生活往往有更多的烦恼,所以相对而言,比其他人更加需要那些让人减轻烦恼的工具——像电视、手机、垃圾食品和游戏机。

而如果投资到个人的学习上,那么往往这种投资回报的过程需要很长的时间,而穷人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其耐心往往是缺乏的,在这期间的生活也依然会更加烦恼和乏味。

穷人不愿意为健康花钱?

在健康问题上,其实也是一样的。

Banerjee夫妇发现,穷人花费在健康和医疗上面的金钱和时间并不少——甚至等于乃至高于中产阶层——但是效果却并不好。为什么呢?因为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医疗和卫生知识,往往要等到病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才去看医生。

他们还更加倾向于那些喜欢“下猛药”的医生,并认为这些医生是“好”的,是帮助他们尽快“解决问题”的。

但是事实上,“下猛药”往往会带来抗药性和过度治疗。这种重视治疗轻预防的态度,让很多穷人不但经济更加紧张,身体也饱受摧残。进而影响到了下一代的教育——根据研究,身体状况较差的孩子往往上学的时间较短,毕业之后的薪水也相对较低。贫穷,就这么被“遗传”了下来。

在理财上,Banerjee的研究也揭示了利率倒置的现象。穷人往往需要借小贷、短期贷款,然后付出极高的利息。

原因也是因为穷人往往拥有更高的金融风险——他们往往收入不稳定,又无法从银行获得周转的资金,所以更加依赖于这些高息小额贷款。而这些小额贷款让他们更加无法拥有储蓄来抵抗风险。

通过他们的研究,你或许可以理解,为什么贫穷如此难以克服。

那么如何才能阶层跃迁,从贫困到中产呢?Banerjee夫妇也给出了他们的解决方案。

比如个体户创业是一条路。

但同样的,对于极端贫困人口而言,要获得创业所需要的本金可谓难于上青天。而一个更实际的选择往往是政府机构的工作。因为相对而言,各国政府的工作机会都非常稳定,这会让穷人有机会进行长期投资,增加自己的思维“带宽”,进而实现家庭从贫困到中产的跃迁。

对中国的意义

Banerjee的研究对中国也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因为中国也是发展中国家,也有一些人处在贫困和焦虑中。而人们往往会认为,要战胜贫困,必须要剧烈地改革。Banerjee认为这非常困难,也并不需要。

相反,在目前制度上进行改良,往往就可以带来很好的效果,并且增加人们对政府的信任,这一点上,他的观点和2017年的诺奖得主塞勒是一样的:小的改动,就能带来大的影响。

那么,政府在其中可以扮演什么角色呢?

实际上,政府是用来解决市场解决不了的问题的。而穷人的问题,正是因为市场失灵,政府才变得格外重要。

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信息,难以做出正确的决策,穷人也经常因为生存而背负了太多的责任,导致无法做出最优的决策。

从这个意义上讲,Banerjee的研究给政府提供了全新的视角来理解贫困,从而对症下药地从政策角度来减轻贫困,并且最终找到战胜贫困的机会。

今年的诺奖,同过去注重基础研究和学术上的贡献不同,它显得更加务实,这似乎表明了一个越来越明显的趋势:当下的科学研究越来越注重研究给现实世界带来的影响。

正应了中国那句常说的话,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诺贝尔奖的评选者或许也希望,在未来,研究能够更多地冲破象牙塔的束缚,成为你我手中一个具体的物件,真正地用之于民。

jxzhihuitang 发表于  2019-10-15 11:26:48 450字 ( 0/20)

穷人就是今天社会理所当然的公务员,他们生产粮食蔬菜和食品,他们盖房子修路,他们参军还做社会协管员,他们还是城市的清洁工,我们的社会和生活方方面面一刻都离不开这样

每年10月,小巴都有一个固定项目要追——诺贝尔奖。

这几天,在看了物理学奖和化学奖的天书,并第3000次对村上春树给予高度同情后,终于迎来了小巴的“业务范围”,也是诺贝尔学奖的最后一个奖项:诺贝尔经济学奖。

那么,今年这个和我们的钱包有密切关系的学科,把奖颁给了谁呢?

新获得“诺奖得主”称号的,是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Abhijit Vinayak Banerjee(阿巴希·巴纳吉)和Esther Duflo(艾丝特·杜芙若)夫妇和哈佛的Michael Robert Kremer(迈克尔·克默)。

小巴打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们是谁,做了什么。毕竟,即便是一直以来被当做“诺贝尔奖风向标”的“引文桂冠奖”,这次居然也一个都没猜对。

尽管它曾通过量化分析的方式,成功蒙对预测了50名经济学家获奖。

今年获奖的三位经济学家,他们的“主营业务”叫做发展经济学。

发展经济学的“发展”,取词于“发展中国家”,它兴起于二十世纪40年代后期,在亚非拉各主权国家纷纷独立之际,是专门用来研究发展中国家经济现象的学科。

直白地说,这个学科重视研究穷人和落后国家的发展问题,力图给贫困问题找到方案,而这三位这次获奖,正是基于他们在人类贫困方面——即贫困经济学所做出的卓越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不仅获奖的学科很“年轻”,和以前德高望重的经济学奖获奖者相比,今年经济学奖得主的年龄都也在当打之年, Banerjee和Kremer都是60后,前者58岁后者55岁,而Banerjee的夫人Duflo是70后,才47岁。

一对夫妇同时获得诺贝尔奖,在经济学奖的项目里尚属首次,而在整个诺贝尔奖的历史上也只有四次。

接下来,小巴将为你重点介绍下Banerjee夫妇的研究成果——贫困的陷阱以及如何摆脱贫困。

穷人不爱学习?上进心不背这锅

“贫困经济学”这个领域听起来比较陌生,相比最近几年的其他诺贝尔奖获得者而言,Banerjee的研究其实和我们的生活更加息息相关。

就像很多的悖论一样:为什么贫穷的人反而喜欢买电视、游戏机,而不去投资自己学习?为什么贫困的人反而更容易没有生活规划?

Banerjee的工作首先在于,改变了人们理解贫困的方式。

刚才的问题,在过去经常被认为与个人的品质,或者说与“上进心”有关,但是一旦把这些归因于道德,那么政府的政策就很容易变成道德说教。

而Banerjee的工作则纠正了这些看法,并且解释了其背后的经济学原理。比如说,因为贫穷的人生活往往有更多的烦恼,所以相对而言,比其他人更加需要那些让人减轻烦恼的工具——像电视、手机、垃圾食品和游戏机。

而如果投资到个人的学习上,那么往往这种投资回报的过程需要很长的时间,而穷人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其耐心往往是缺乏的,在这期间的生活也依然会更加烦恼和乏味。

穷人不愿意为健康花钱?

在健康问题上,其实也是一样的。

Banerjee夫妇发现,穷人花费在健康和医疗上面的金钱和时间并不少——甚至等于乃至高于中产阶层——但是效果却并不好。为什么呢?因为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医疗和卫生知识,往往要等到病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才去看医生。

他们还更加倾向于那些喜欢“下猛药”的医生,并认为这些医生是“好”的,是帮助他们尽快“解决问题”的。

但是事实上,“下猛药”往往会带来抗药性和过度治疗。这种重视治疗轻预防的态度,让很多穷人不但经济更加紧张,身体也饱受摧残。进而影响到了下一代的教育——根据研究,身体状况较差的孩子往往上学的时间较短,毕业之后的薪水也相对较低。贫穷,就这么被“遗传”了下来。

在理财上,Banerjee的研究也揭示了利率倒置的现象。穷人往往需要借小贷、短期贷款,然后付出极高的利息。

原因也是因为穷人往往拥有更高的金融风险——他们往往收入不稳定,又无法从银行获得周转的资金,所以更加依赖于这些高息小额贷款。而这些小额贷款让他们更加无法拥有储蓄来抵抗风险。

通过他们的研究,你或许可以理解,为什么贫穷如此难以克服。

那么如何才能阶层跃迁,从贫困到中产呢?Banerjee夫妇也给出了他们的解决方案。

比如个体户创业是一条路。

但同样的,对于极端贫困人口而言,要获得创业所需要的本金可谓难于上青天。而一个更实际的选择往往是政府机构的工作。因为相对而言,各国政府的工作机会都非常稳定,这会让穷人有机会进行长期投资,增加自己的思维“带宽”,进而实现家庭从贫困到中产的跃迁。

对中国的意义

Banerjee的研究对中国也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因为中国也是发展中国家,也有一些人处在贫困和焦虑中。而人们往往会认为,要战胜贫困,必须要剧烈地改革。Banerjee认为这非常困难,也并不需要。

相反,在目前制度上进行改良,往往就可以带来很好的效果,并且增加人们对政府的信任,这一点上,他的观点和2017年的诺奖得主塞勒是一样的:小的改动,就能带来大的影响。

那么,政府在其中可以扮演什么角色呢?

实际上,政府是用来解决市场解决不了的问题的。而穷人的问题,正是因为市场失灵,政府才变得格外重要。

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信息,难以做出正确的决策,穷人也经常因为生存而背负了太多的责任,导致无法做出最优的决策。

从这个意义上讲,Banerjee的研究给政府提供了全新的视角来理解贫困,从而对症下药地从政策角度来减轻贫困,并且最终找到战胜贫困的机会。

今年的诺奖,同过去注重基础研究和学术上的贡献不同,它显得更加务实,这似乎表明了一个越来越明显的趋势:当下的科学研究越来越注重研究给现实世界带来的影响。

正应了中国那句常说的话,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诺贝尔奖的评选者或许也希望,在未来,研究能够更多地冲破象牙塔的束缚,成为你我手中一个具体的物件,真正地用之于民。

余青山 发表于  2019-10-15 11:31:23 41字 ( 0/14)

中国人要善于总结自己的成功经验,并把它们转化成理论。中国人要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

每年10月,小巴都有一个固定项目要追——诺贝尔奖。

这几天,在看了物理学奖和化学奖的天书,并第3000次对村上春树给予高度同情后,终于迎来了小巴的“业务范围”,也是诺贝尔学奖的最后一个奖项:诺贝尔经济学奖。

那么,今年这个和我们的钱包有密切关系的学科,把奖颁给了谁呢?

新获得“诺奖得主”称号的,是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Abhijit Vinayak Banerjee(阿巴希·巴纳吉)和Esther Duflo(艾丝特·杜芙若)夫妇和哈佛的Michael Robert Kremer(迈克尔·克默)。

小巴打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们是谁,做了什么。毕竟,即便是一直以来被当做“诺贝尔奖风向标”的“引文桂冠奖”,这次居然也一个都没猜对。

尽管它曾通过量化分析的方式,成功蒙对预测了50名经济学家获奖。

今年获奖的三位经济学家,他们的“主营业务”叫做发展经济学。

发展经济学的“发展”,取词于“发展中国家”,它兴起于二十世纪40年代后期,在亚非拉各主权国家纷纷独立之际,是专门用来研究发展中国家经济现象的学科。

直白地说,这个学科重视研究穷人和落后国家的发展问题,力图给贫困问题找到方案,而这三位这次获奖,正是基于他们在人类贫困方面——即贫困经济学所做出的卓越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不仅获奖的学科很“年轻”,和以前德高望重的经济学奖获奖者相比,今年经济学奖得主的年龄都也在当打之年, Banerjee和Kremer都是60后,前者58岁后者55岁,而Banerjee的夫人Duflo是70后,才47岁。

一对夫妇同时获得诺贝尔奖,在经济学奖的项目里尚属首次,而在整个诺贝尔奖的历史上也只有四次。

接下来,小巴将为你重点介绍下Banerjee夫妇的研究成果——贫困的陷阱以及如何摆脱贫困。

穷人不爱学习?上进心不背这锅

“贫困经济学”这个领域听起来比较陌生,相比最近几年的其他诺贝尔奖获得者而言,Banerjee的研究其实和我们的生活更加息息相关。

就像很多的悖论一样:为什么贫穷的人反而喜欢买电视、游戏机,而不去投资自己学习?为什么贫困的人反而更容易没有生活规划?

Banerjee的工作首先在于,改变了人们理解贫困的方式。

刚才的问题,在过去经常被认为与个人的品质,或者说与“上进心”有关,但是一旦把这些归因于道德,那么政府的政策就很容易变成道德说教。

而Banerjee的工作则纠正了这些看法,并且解释了其背后的经济学原理。比如说,因为贫穷的人生活往往有更多的烦恼,所以相对而言,比其他人更加需要那些让人减轻烦恼的工具——像电视、手机、垃圾食品和游戏机。

而如果投资到个人的学习上,那么往往这种投资回报的过程需要很长的时间,而穷人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其耐心往往是缺乏的,在这期间的生活也依然会更加烦恼和乏味。

穷人不愿意为健康花钱?

在健康问题上,其实也是一样的。

Banerjee夫妇发现,穷人花费在健康和医疗上面的金钱和时间并不少——甚至等于乃至高于中产阶层——但是效果却并不好。为什么呢?因为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医疗和卫生知识,往往要等到病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才去看医生。

他们还更加倾向于那些喜欢“下猛药”的医生,并认为这些医生是“好”的,是帮助他们尽快“解决问题”的。

但是事实上,“下猛药”往往会带来抗药性和过度治疗。这种重视治疗轻预防的态度,让很多穷人不但经济更加紧张,身体也饱受摧残。进而影响到了下一代的教育——根据研究,身体状况较差的孩子往往上学的时间较短,毕业之后的薪水也相对较低。贫穷,就这么被“遗传”了下来。

在理财上,Banerjee的研究也揭示了利率倒置的现象。穷人往往需要借小贷、短期贷款,然后付出极高的利息。

原因也是因为穷人往往拥有更高的金融风险——他们往往收入不稳定,又无法从银行获得周转的资金,所以更加依赖于这些高息小额贷款。而这些小额贷款让他们更加无法拥有储蓄来抵抗风险。

通过他们的研究,你或许可以理解,为什么贫穷如此难以克服。

那么如何才能阶层跃迁,从贫困到中产呢?Banerjee夫妇也给出了他们的解决方案。

比如个体户创业是一条路。

但同样的,对于极端贫困人口而言,要获得创业所需要的本金可谓难于上青天。而一个更实际的选择往往是政府机构的工作。因为相对而言,各国政府的工作机会都非常稳定,这会让穷人有机会进行长期投资,增加自己的思维“带宽”,进而实现家庭从贫困到中产的跃迁。

对中国的意义

Banerjee的研究对中国也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因为中国也是发展中国家,也有一些人处在贫困和焦虑中。而人们往往会认为,要战胜贫困,必须要剧烈地改革。Banerjee认为这非常困难,也并不需要。

相反,在目前制度上进行改良,往往就可以带来很好的效果,并且增加人们对政府的信任,这一点上,他的观点和2017年的诺奖得主塞勒是一样的:小的改动,就能带来大的影响。

那么,政府在其中可以扮演什么角色呢?

实际上,政府是用来解决市场解决不了的问题的。而穷人的问题,正是因为市场失灵,政府才变得格外重要。

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信息,难以做出正确的决策,穷人也经常因为生存而背负了太多的责任,导致无法做出最优的决策。

从这个意义上讲,Banerjee的研究给政府提供了全新的视角来理解贫困,从而对症下药地从政策角度来减轻贫困,并且最终找到战胜贫困的机会。

今年的诺奖,同过去注重基础研究和学术上的贡献不同,它显得更加务实,这似乎表明了一个越来越明显的趋势:当下的科学研究越来越注重研究给现实世界带来的影响。

正应了中国那句常说的话,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诺贝尔奖的评选者或许也希望,在未来,研究能够更多地冲破象牙塔的束缚,成为你我手中一个具体的物件,真正地用之于民。

1232132131 发表于  2019-10-15 11:37:54 25字 ( 0/8)

贫穷的原因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懒,小富靠勤,大富由天

每年10月,小巴都有一个固定项目要追——诺贝尔奖。

这几天,在看了物理学奖和化学奖的天书,并第3000次对村上春树给予高度同情后,终于迎来了小巴的“业务范围”,也是诺贝尔学奖的最后一个奖项:诺贝尔经济学奖。

那么,今年这个和我们的钱包有密切关系的学科,把奖颁给了谁呢?

新获得“诺奖得主”称号的,是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Abhijit Vinayak Banerjee(阿巴希·巴纳吉)和Esther Duflo(艾丝特·杜芙若)夫妇和哈佛的Michael Robert Kremer(迈克尔·克默)。

小巴打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们是谁,做了什么。毕竟,即便是一直以来被当做“诺贝尔奖风向标”的“引文桂冠奖”,这次居然也一个都没猜对。

尽管它曾通过量化分析的方式,成功蒙对预测了50名经济学家获奖。

今年获奖的三位经济学家,他们的“主营业务”叫做发展经济学。

发展经济学的“发展”,取词于“发展中国家”,它兴起于二十世纪40年代后期,在亚非拉各主权国家纷纷独立之际,是专门用来研究发展中国家经济现象的学科。

直白地说,这个学科重视研究穷人和落后国家的发展问题,力图给贫困问题找到方案,而这三位这次获奖,正是基于他们在人类贫困方面——即贫困经济学所做出的卓越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不仅获奖的学科很“年轻”,和以前德高望重的经济学奖获奖者相比,今年经济学奖得主的年龄都也在当打之年, Banerjee和Kremer都是60后,前者58岁后者55岁,而Banerjee的夫人Duflo是70后,才47岁。

一对夫妇同时获得诺贝尔奖,在经济学奖的项目里尚属首次,而在整个诺贝尔奖的历史上也只有四次。

接下来,小巴将为你重点介绍下Banerjee夫妇的研究成果——贫困的陷阱以及如何摆脱贫困。

穷人不爱学习?上进心不背这锅

“贫困经济学”这个领域听起来比较陌生,相比最近几年的其他诺贝尔奖获得者而言,Banerjee的研究其实和我们的生活更加息息相关。

就像很多的悖论一样:为什么贫穷的人反而喜欢买电视、游戏机,而不去投资自己学习?为什么贫困的人反而更容易没有生活规划?

Banerjee的工作首先在于,改变了人们理解贫困的方式。

刚才的问题,在过去经常被认为与个人的品质,或者说与“上进心”有关,但是一旦把这些归因于道德,那么政府的政策就很容易变成道德说教。

而Banerjee的工作则纠正了这些看法,并且解释了其背后的经济学原理。比如说,因为贫穷的人生活往往有更多的烦恼,所以相对而言,比其他人更加需要那些让人减轻烦恼的工具——像电视、手机、垃圾食品和游戏机。

而如果投资到个人的学习上,那么往往这种投资回报的过程需要很长的时间,而穷人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其耐心往往是缺乏的,在这期间的生活也依然会更加烦恼和乏味。

穷人不愿意为健康花钱?

在健康问题上,其实也是一样的。

Banerjee夫妇发现,穷人花费在健康和医疗上面的金钱和时间并不少——甚至等于乃至高于中产阶层——但是效果却并不好。为什么呢?因为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医疗和卫生知识,往往要等到病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才去看医生。

他们还更加倾向于那些喜欢“下猛药”的医生,并认为这些医生是“好”的,是帮助他们尽快“解决问题”的。

但是事实上,“下猛药”往往会带来抗药性和过度治疗。这种重视治疗轻预防的态度,让很多穷人不但经济更加紧张,身体也饱受摧残。进而影响到了下一代的教育——根据研究,身体状况较差的孩子往往上学的时间较短,毕业之后的薪水也相对较低。贫穷,就这么被“遗传”了下来。

在理财上,Banerjee的研究也揭示了利率倒置的现象。穷人往往需要借小贷、短期贷款,然后付出极高的利息。

原因也是因为穷人往往拥有更高的金融风险——他们往往收入不稳定,又无法从银行获得周转的资金,所以更加依赖于这些高息小额贷款。而这些小额贷款让他们更加无法拥有储蓄来抵抗风险。

通过他们的研究,你或许可以理解,为什么贫穷如此难以克服。

那么如何才能阶层跃迁,从贫困到中产呢?Banerjee夫妇也给出了他们的解决方案。

比如个体户创业是一条路。

但同样的,对于极端贫困人口而言,要获得创业所需要的本金可谓难于上青天。而一个更实际的选择往往是政府机构的工作。因为相对而言,各国政府的工作机会都非常稳定,这会让穷人有机会进行长期投资,增加自己的思维“带宽”,进而实现家庭从贫困到中产的跃迁。

对中国的意义

Banerjee的研究对中国也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因为中国也是发展中国家,也有一些人处在贫困和焦虑中。而人们往往会认为,要战胜贫困,必须要剧烈地改革。Banerjee认为这非常困难,也并不需要。

相反,在目前制度上进行改良,往往就可以带来很好的效果,并且增加人们对政府的信任,这一点上,他的观点和2017年的诺奖得主塞勒是一样的:小的改动,就能带来大的影响。

那么,政府在其中可以扮演什么角色呢?

实际上,政府是用来解决市场解决不了的问题的。而穷人的问题,正是因为市场失灵,政府才变得格外重要。

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信息,难以做出正确的决策,穷人也经常因为生存而背负了太多的责任,导致无法做出最优的决策。

从这个意义上讲,Banerjee的研究给政府提供了全新的视角来理解贫困,从而对症下药地从政策角度来减轻贫困,并且最终找到战胜贫困的机会。

今年的诺奖,同过去注重基础研究和学术上的贡献不同,它显得更加务实,这似乎表明了一个越来越明显的趋势:当下的科学研究越来越注重研究给现实世界带来的影响。

正应了中国那句常说的话,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诺贝尔奖的评选者或许也希望,在未来,研究能够更多地冲破象牙塔的束缚,成为你我手中一个具体的物件,真正地用之于民。

老张头+6 发表于  2019-10-15 12:03:53 13字 ( 0/37)

[酷]化小力气,占大便宜!

每年10月,小巴都有一个固定项目要追——诺贝尔奖。

这几天,在看了物理学奖和化学奖的天书,并第3000次对村上春树给予高度同情后,终于迎来了小巴的“业务范围”,也是诺贝尔学奖的最后一个奖项:诺贝尔经济学奖。

那么,今年这个和我们的钱包有密切关系的学科,把奖颁给了谁呢?

新获得“诺奖得主”称号的,是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Abhijit Vinayak Banerjee(阿巴希·巴纳吉)和Esther Duflo(艾丝特·杜芙若)夫妇和哈佛的Michael Robert Kremer(迈克尔·克默)。

小巴打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们是谁,做了什么。毕竟,即便是一直以来被当做“诺贝尔奖风向标”的“引文桂冠奖”,这次居然也一个都没猜对。

尽管它曾通过量化分析的方式,成功蒙对预测了50名经济学家获奖。

今年获奖的三位经济学家,他们的“主营业务”叫做发展经济学。

发展经济学的“发展”,取词于“发展中国家”,它兴起于二十世纪40年代后期,在亚非拉各主权国家纷纷独立之际,是专门用来研究发展中国家经济现象的学科。

直白地说,这个学科重视研究穷人和落后国家的发展问题,力图给贫困问题找到方案,而这三位这次获奖,正是基于他们在人类贫困方面——即贫困经济学所做出的卓越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不仅获奖的学科很“年轻”,和以前德高望重的经济学奖获奖者相比,今年经济学奖得主的年龄都也在当打之年, Banerjee和Kremer都是60后,前者58岁后者55岁,而Banerjee的夫人Duflo是70后,才47岁。

一对夫妇同时获得诺贝尔奖,在经济学奖的项目里尚属首次,而在整个诺贝尔奖的历史上也只有四次。

接下来,小巴将为你重点介绍下Banerjee夫妇的研究成果——贫困的陷阱以及如何摆脱贫困。

穷人不爱学习?上进心不背这锅

“贫困经济学”这个领域听起来比较陌生,相比最近几年的其他诺贝尔奖获得者而言,Banerjee的研究其实和我们的生活更加息息相关。

就像很多的悖论一样:为什么贫穷的人反而喜欢买电视、游戏机,而不去投资自己学习?为什么贫困的人反而更容易没有生活规划?

Banerjee的工作首先在于,改变了人们理解贫困的方式。

刚才的问题,在过去经常被认为与个人的品质,或者说与“上进心”有关,但是一旦把这些归因于道德,那么政府的政策就很容易变成道德说教。

而Banerjee的工作则纠正了这些看法,并且解释了其背后的经济学原理。比如说,因为贫穷的人生活往往有更多的烦恼,所以相对而言,比其他人更加需要那些让人减轻烦恼的工具——像电视、手机、垃圾食品和游戏机。

而如果投资到个人的学习上,那么往往这种投资回报的过程需要很长的时间,而穷人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其耐心往往是缺乏的,在这期间的生活也依然会更加烦恼和乏味。

穷人不愿意为健康花钱?

在健康问题上,其实也是一样的。

Banerjee夫妇发现,穷人花费在健康和医疗上面的金钱和时间并不少——甚至等于乃至高于中产阶层——但是效果却并不好。为什么呢?因为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医疗和卫生知识,往往要等到病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才去看医生。

他们还更加倾向于那些喜欢“下猛药”的医生,并认为这些医生是“好”的,是帮助他们尽快“解决问题”的。

但是事实上,“下猛药”往往会带来抗药性和过度治疗。这种重视治疗轻预防的态度,让很多穷人不但经济更加紧张,身体也饱受摧残。进而影响到了下一代的教育——根据研究,身体状况较差的孩子往往上学的时间较短,毕业之后的薪水也相对较低。贫穷,就这么被“遗传”了下来。

在理财上,Banerjee的研究也揭示了利率倒置的现象。穷人往往需要借小贷、短期贷款,然后付出极高的利息。

原因也是因为穷人往往拥有更高的金融风险——他们往往收入不稳定,又无法从银行获得周转的资金,所以更加依赖于这些高息小额贷款。而这些小额贷款让他们更加无法拥有储蓄来抵抗风险。

通过他们的研究,你或许可以理解,为什么贫穷如此难以克服。

那么如何才能阶层跃迁,从贫困到中产呢?Banerjee夫妇也给出了他们的解决方案。

比如个体户创业是一条路。

但同样的,对于极端贫困人口而言,要获得创业所需要的本金可谓难于上青天。而一个更实际的选择往往是政府机构的工作。因为相对而言,各国政府的工作机会都非常稳定,这会让穷人有机会进行长期投资,增加自己的思维“带宽”,进而实现家庭从贫困到中产的跃迁。

对中国的意义

Banerjee的研究对中国也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因为中国也是发展中国家,也有一些人处在贫困和焦虑中。而人们往往会认为,要战胜贫困,必须要剧烈地改革。Banerjee认为这非常困难,也并不需要。

相反,在目前制度上进行改良,往往就可以带来很好的效果,并且增加人们对政府的信任,这一点上,他的观点和2017年的诺奖得主塞勒是一样的:小的改动,就能带来大的影响。

那么,政府在其中可以扮演什么角色呢?

实际上,政府是用来解决市场解决不了的问题的。而穷人的问题,正是因为市场失灵,政府才变得格外重要。

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信息,难以做出正确的决策,穷人也经常因为生存而背负了太多的责任,导致无法做出最优的决策。

从这个意义上讲,Banerjee的研究给政府提供了全新的视角来理解贫困,从而对症下药地从政策角度来减轻贫困,并且最终找到战胜贫困的机会。

今年的诺奖,同过去注重基础研究和学术上的贡献不同,它显得更加务实,这似乎表明了一个越来越明显的趋势:当下的科学研究越来越注重研究给现实世界带来的影响。

正应了中国那句常说的话,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诺贝尔奖的评选者或许也希望,在未来,研究能够更多地冲破象牙塔的束缚,成为你我手中一个具体的物件,真正地用之于民。

英雄归来a 发表于  2019-10-15 12:43:00 0字 ( 0/17)

回复@jxzhihuitang:‘穷人’一说是有定义的,这其中科学的各种指标不能少!您的所言‘穷人’就是指公务员,这是一种不顾事实的反动说法!这也与科学的结论不

回复@jxzhihuitang:‘穷人’一说是有定义的,这其中科学的各种指标不能少!您的所言‘穷人’就是指公务员,这是一种不顾事实的反动说法!这也与科学的结论不

每年10月,小巴都有一个固定项目要追——诺贝尔奖。

这几天,在看了物理学奖和化学奖的天书,并第3000次对村上春树给予高度同情后,终于迎来了小巴的“业务范围”,也是诺贝尔学奖的最后一个奖项:诺贝尔经济学奖。

那么,今年这个和我们的钱包有密切关系的学科,把奖颁给了谁呢?

新获得“诺奖得主”称号的,是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Abhijit Vinayak Banerjee(阿巴希·巴纳吉)和Esther Duflo(艾丝特·杜芙若)夫妇和哈佛的Michael Robert Kremer(迈克尔·克默)。

小巴打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们是谁,做了什么。毕竟,即便是一直以来被当做“诺贝尔奖风向标”的“引文桂冠奖”,这次居然也一个都没猜对。

尽管它曾通过量化分析的方式,成功蒙对预测了50名经济学家获奖。

今年获奖的三位经济学家,他们的“主营业务”叫做发展经济学。

发展经济学的“发展”,取词于“发展中国家”,它兴起于二十世纪40年代后期,在亚非拉各主权国家纷纷独立之际,是专门用来研究发展中国家经济现象的学科。

直白地说,这个学科重视研究穷人和落后国家的发展问题,力图给贫困问题找到方案,而这三位这次获奖,正是基于他们在人类贫困方面——即贫困经济学所做出的卓越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不仅获奖的学科很“年轻”,和以前德高望重的经济学奖获奖者相比,今年经济学奖得主的年龄都也在当打之年, Banerjee和Kremer都是60后,前者58岁后者55岁,而Banerjee的夫人Duflo是70后,才47岁。

一对夫妇同时获得诺贝尔奖,在经济学奖的项目里尚属首次,而在整个诺贝尔奖的历史上也只有四次。

接下来,小巴将为你重点介绍下Banerjee夫妇的研究成果——贫困的陷阱以及如何摆脱贫困。

穷人不爱学习?上进心不背这锅

“贫困经济学”这个领域听起来比较陌生,相比最近几年的其他诺贝尔奖获得者而言,Banerjee的研究其实和我们的生活更加息息相关。

就像很多的悖论一样:为什么贫穷的人反而喜欢买电视、游戏机,而不去投资自己学习?为什么贫困的人反而更容易没有生活规划?

Banerjee的工作首先在于,改变了人们理解贫困的方式。

刚才的问题,在过去经常被认为与个人的品质,或者说与“上进心”有关,但是一旦把这些归因于道德,那么政府的政策就很容易变成道德说教。

而Banerjee的工作则纠正了这些看法,并且解释了其背后的经济学原理。比如说,因为贫穷的人生活往往有更多的烦恼,所以相对而言,比其他人更加需要那些让人减轻烦恼的工具——像电视、手机、垃圾食品和游戏机。

而如果投资到个人的学习上,那么往往这种投资回报的过程需要很长的时间,而穷人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其耐心往往是缺乏的,在这期间的生活也依然会更加烦恼和乏味。

穷人不愿意为健康花钱?

在健康问题上,其实也是一样的。

Banerjee夫妇发现,穷人花费在健康和医疗上面的金钱和时间并不少——甚至等于乃至高于中产阶层——但是效果却并不好。为什么呢?因为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医疗和卫生知识,往往要等到病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才去看医生。

他们还更加倾向于那些喜欢“下猛药”的医生,并认为这些医生是“好”的,是帮助他们尽快“解决问题”的。

但是事实上,“下猛药”往往会带来抗药性和过度治疗。这种重视治疗轻预防的态度,让很多穷人不但经济更加紧张,身体也饱受摧残。进而影响到了下一代的教育——根据研究,身体状况较差的孩子往往上学的时间较短,毕业之后的薪水也相对较低。贫穷,就这么被“遗传”了下来。

在理财上,Banerjee的研究也揭示了利率倒置的现象。穷人往往需要借小贷、短期贷款,然后付出极高的利息。

原因也是因为穷人往往拥有更高的金融风险——他们往往收入不稳定,又无法从银行获得周转的资金,所以更加依赖于这些高息小额贷款。而这些小额贷款让他们更加无法拥有储蓄来抵抗风险。

通过他们的研究,你或许可以理解,为什么贫穷如此难以克服。

那么如何才能阶层跃迁,从贫困到中产呢?Banerjee夫妇也给出了他们的解决方案。

比如个体户创业是一条路。

但同样的,对于极端贫困人口而言,要获得创业所需要的本金可谓难于上青天。而一个更实际的选择往往是政府机构的工作。因为相对而言,各国政府的工作机会都非常稳定,这会让穷人有机会进行长期投资,增加自己的思维“带宽”,进而实现家庭从贫困到中产的跃迁。

对中国的意义

Banerjee的研究对中国也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因为中国也是发展中国家,也有一些人处在贫困和焦虑中。而人们往往会认为,要战胜贫困,必须要剧烈地改革。Banerjee认为这非常困难,也并不需要。

相反,在目前制度上进行改良,往往就可以带来很好的效果,并且增加人们对政府的信任,这一点上,他的观点和2017年的诺奖得主塞勒是一样的:小的改动,就能带来大的影响。

那么,政府在其中可以扮演什么角色呢?

实际上,政府是用来解决市场解决不了的问题的。而穷人的问题,正是因为市场失灵,政府才变得格外重要。

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信息,难以做出正确的决策,穷人也经常因为生存而背负了太多的责任,导致无法做出最优的决策。

从这个意义上讲,Banerjee的研究给政府提供了全新的视角来理解贫困,从而对症下药地从政策角度来减轻贫困,并且最终找到战胜贫困的机会。

今年的诺奖,同过去注重基础研究和学术上的贡献不同,它显得更加务实,这似乎表明了一个越来越明显的趋势:当下的科学研究越来越注重研究给现实世界带来的影响。

正应了中国那句常说的话,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诺贝尔奖的评选者或许也希望,在未来,研究能够更多地冲破象牙塔的束缚,成为你我手中一个具体的物件,真正地用之于民。

詹求实 发表于  2019-10-15 12:50:53 14字 ( 0/14)

这是一句实话,编制就是福祉。

每年10月,小巴都有一个固定项目要追——诺贝尔奖。

这几天,在看了物理学奖和化学奖的天书,并第3000次对村上春树给予高度同情后,终于迎来了小巴的“业务范围”,也是诺贝尔学奖的最后一个奖项:诺贝尔经济学奖。

那么,今年这个和我们的钱包有密切关系的学科,把奖颁给了谁呢?

新获得“诺奖得主”称号的,是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Abhijit Vinayak Banerjee(阿巴希·巴纳吉)和Esther Duflo(艾丝特·杜芙若)夫妇和哈佛的Michael Robert Kremer(迈克尔·克默)。

小巴打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们是谁,做了什么。毕竟,即便是一直以来被当做“诺贝尔奖风向标”的“引文桂冠奖”,这次居然也一个都没猜对。

尽管它曾通过量化分析的方式,成功蒙对预测了50名经济学家获奖。

今年获奖的三位经济学家,他们的“主营业务”叫做发展经济学。

发展经济学的“发展”,取词于“发展中国家”,它兴起于二十世纪40年代后期,在亚非拉各主权国家纷纷独立之际,是专门用来研究发展中国家经济现象的学科。

直白地说,这个学科重视研究穷人和落后国家的发展问题,力图给贫困问题找到方案,而这三位这次获奖,正是基于他们在人类贫困方面——即贫困经济学所做出的卓越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不仅获奖的学科很“年轻”,和以前德高望重的经济学奖获奖者相比,今年经济学奖得主的年龄都也在当打之年, Banerjee和Kremer都是60后,前者58岁后者55岁,而Banerjee的夫人Duflo是70后,才47岁。

一对夫妇同时获得诺贝尔奖,在经济学奖的项目里尚属首次,而在整个诺贝尔奖的历史上也只有四次。

接下来,小巴将为你重点介绍下Banerjee夫妇的研究成果——贫困的陷阱以及如何摆脱贫困。

穷人不爱学习?上进心不背这锅

“贫困经济学”这个领域听起来比较陌生,相比最近几年的其他诺贝尔奖获得者而言,Banerjee的研究其实和我们的生活更加息息相关。

就像很多的悖论一样:为什么贫穷的人反而喜欢买电视、游戏机,而不去投资自己学习?为什么贫困的人反而更容易没有生活规划?

Banerjee的工作首先在于,改变了人们理解贫困的方式。

刚才的问题,在过去经常被认为与个人的品质,或者说与“上进心”有关,但是一旦把这些归因于道德,那么政府的政策就很容易变成道德说教。

而Banerjee的工作则纠正了这些看法,并且解释了其背后的经济学原理。比如说,因为贫穷的人生活往往有更多的烦恼,所以相对而言,比其他人更加需要那些让人减轻烦恼的工具——像电视、手机、垃圾食品和游戏机。

而如果投资到个人的学习上,那么往往这种投资回报的过程需要很长的时间,而穷人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其耐心往往是缺乏的,在这期间的生活也依然会更加烦恼和乏味。

穷人不愿意为健康花钱?

在健康问题上,其实也是一样的。

Banerjee夫妇发现,穷人花费在健康和医疗上面的金钱和时间并不少——甚至等于乃至高于中产阶层——但是效果却并不好。为什么呢?因为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医疗和卫生知识,往往要等到病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才去看医生。

他们还更加倾向于那些喜欢“下猛药”的医生,并认为这些医生是“好”的,是帮助他们尽快“解决问题”的。

但是事实上,“下猛药”往往会带来抗药性和过度治疗。这种重视治疗轻预防的态度,让很多穷人不但经济更加紧张,身体也饱受摧残。进而影响到了下一代的教育——根据研究,身体状况较差的孩子往往上学的时间较短,毕业之后的薪水也相对较低。贫穷,就这么被“遗传”了下来。

在理财上,Banerjee的研究也揭示了利率倒置的现象。穷人往往需要借小贷、短期贷款,然后付出极高的利息。

原因也是因为穷人往往拥有更高的金融风险——他们往往收入不稳定,又无法从银行获得周转的资金,所以更加依赖于这些高息小额贷款。而这些小额贷款让他们更加无法拥有储蓄来抵抗风险。

通过他们的研究,你或许可以理解,为什么贫穷如此难以克服。

那么如何才能阶层跃迁,从贫困到中产呢?Banerjee夫妇也给出了他们的解决方案。

比如个体户创业是一条路。

但同样的,对于极端贫困人口而言,要获得创业所需要的本金可谓难于上青天。而一个更实际的选择往往是政府机构的工作。因为相对而言,各国政府的工作机会都非常稳定,这会让穷人有机会进行长期投资,增加自己的思维“带宽”,进而实现家庭从贫困到中产的跃迁。

对中国的意义

Banerjee的研究对中国也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因为中国也是发展中国家,也有一些人处在贫困和焦虑中。而人们往往会认为,要战胜贫困,必须要剧烈地改革。Banerjee认为这非常困难,也并不需要。

相反,在目前制度上进行改良,往往就可以带来很好的效果,并且增加人们对政府的信任,这一点上,他的观点和2017年的诺奖得主塞勒是一样的:小的改动,就能带来大的影响。

那么,政府在其中可以扮演什么角色呢?

实际上,政府是用来解决市场解决不了的问题的。而穷人的问题,正是因为市场失灵,政府才变得格外重要。

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信息,难以做出正确的决策,穷人也经常因为生存而背负了太多的责任,导致无法做出最优的决策。

从这个意义上讲,Banerjee的研究给政府提供了全新的视角来理解贫困,从而对症下药地从政策角度来减轻贫困,并且最终找到战胜贫困的机会。

今年的诺奖,同过去注重基础研究和学术上的贡献不同,它显得更加务实,这似乎表明了一个越来越明显的趋势:当下的科学研究越来越注重研究给现实世界带来的影响。

正应了中国那句常说的话,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诺贝尔奖的评选者或许也希望,在未来,研究能够更多地冲破象牙塔的束缚,成为你我手中一个具体的物件,真正地用之于民。

英雄归来a 发表于  2019-10-15 12:56:27 0字 ( 0/19)

这一结论,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铁饭碗’对人们的巨大吸引力!在中国更有其真实的现实意义!这也为我们们在调整政策中去更多的关注大众的健康和衣食往行提供了参考的依据!

这一结论,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铁饭碗’对人们的巨大吸引力!在中国更有其真实的现实意义!这也为我们们在调整政策中去更多的关注大众的健康和衣食往行提供了参考的依据!

每年10月,小巴都有一个固定项目要追——诺贝尔奖。

这几天,在看了物理学奖和化学奖的天书,并第3000次对村上春树给予高度同情后,终于迎来了小巴的“业务范围”,也是诺贝尔学奖的最后一个奖项:诺贝尔经济学奖。

那么,今年这个和我们的钱包有密切关系的学科,把奖颁给了谁呢?

新获得“诺奖得主”称号的,是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Abhijit Vinayak Banerjee(阿巴希·巴纳吉)和Esther Duflo(艾丝特·杜芙若)夫妇和哈佛的Michael Robert Kremer(迈克尔·克默)。

小巴打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们是谁,做了什么。毕竟,即便是一直以来被当做“诺贝尔奖风向标”的“引文桂冠奖”,这次居然也一个都没猜对。

尽管它曾通过量化分析的方式,成功蒙对预测了50名经济学家获奖。

今年获奖的三位经济学家,他们的“主营业务”叫做发展经济学。

发展经济学的“发展”,取词于“发展中国家”,它兴起于二十世纪40年代后期,在亚非拉各主权国家纷纷独立之际,是专门用来研究发展中国家经济现象的学科。

直白地说,这个学科重视研究穷人和落后国家的发展问题,力图给贫困问题找到方案,而这三位这次获奖,正是基于他们在人类贫困方面——即贫困经济学所做出的卓越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不仅获奖的学科很“年轻”,和以前德高望重的经济学奖获奖者相比,今年经济学奖得主的年龄都也在当打之年, Banerjee和Kremer都是60后,前者58岁后者55岁,而Banerjee的夫人Duflo是70后,才47岁。

一对夫妇同时获得诺贝尔奖,在经济学奖的项目里尚属首次,而在整个诺贝尔奖的历史上也只有四次。

接下来,小巴将为你重点介绍下Banerjee夫妇的研究成果——贫困的陷阱以及如何摆脱贫困。

穷人不爱学习?上进心不背这锅

“贫困经济学”这个领域听起来比较陌生,相比最近几年的其他诺贝尔奖获得者而言,Banerjee的研究其实和我们的生活更加息息相关。

就像很多的悖论一样:为什么贫穷的人反而喜欢买电视、游戏机,而不去投资自己学习?为什么贫困的人反而更容易没有生活规划?

Banerjee的工作首先在于,改变了人们理解贫困的方式。

刚才的问题,在过去经常被认为与个人的品质,或者说与“上进心”有关,但是一旦把这些归因于道德,那么政府的政策就很容易变成道德说教。

而Banerjee的工作则纠正了这些看法,并且解释了其背后的经济学原理。比如说,因为贫穷的人生活往往有更多的烦恼,所以相对而言,比其他人更加需要那些让人减轻烦恼的工具——像电视、手机、垃圾食品和游戏机。

而如果投资到个人的学习上,那么往往这种投资回报的过程需要很长的时间,而穷人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其耐心往往是缺乏的,在这期间的生活也依然会更加烦恼和乏味。

穷人不愿意为健康花钱?

在健康问题上,其实也是一样的。

Banerjee夫妇发现,穷人花费在健康和医疗上面的金钱和时间并不少——甚至等于乃至高于中产阶层——但是效果却并不好。为什么呢?因为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医疗和卫生知识,往往要等到病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才去看医生。

他们还更加倾向于那些喜欢“下猛药”的医生,并认为这些医生是“好”的,是帮助他们尽快“解决问题”的。

但是事实上,“下猛药”往往会带来抗药性和过度治疗。这种重视治疗轻预防的态度,让很多穷人不但经济更加紧张,身体也饱受摧残。进而影响到了下一代的教育——根据研究,身体状况较差的孩子往往上学的时间较短,毕业之后的薪水也相对较低。贫穷,就这么被“遗传”了下来。

在理财上,Banerjee的研究也揭示了利率倒置的现象。穷人往往需要借小贷、短期贷款,然后付出极高的利息。

原因也是因为穷人往往拥有更高的金融风险——他们往往收入不稳定,又无法从银行获得周转的资金,所以更加依赖于这些高息小额贷款。而这些小额贷款让他们更加无法拥有储蓄来抵抗风险。

通过他们的研究,你或许可以理解,为什么贫穷如此难以克服。

那么如何才能阶层跃迁,从贫困到中产呢?Banerjee夫妇也给出了他们的解决方案。

比如个体户创业是一条路。

但同样的,对于极端贫困人口而言,要获得创业所需要的本金可谓难于上青天。而一个更实际的选择往往是政府机构的工作。因为相对而言,各国政府的工作机会都非常稳定,这会让穷人有机会进行长期投资,增加自己的思维“带宽”,进而实现家庭从贫困到中产的跃迁。

对中国的意义

Banerjee的研究对中国也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因为中国也是发展中国家,也有一些人处在贫困和焦虑中。而人们往往会认为,要战胜贫困,必须要剧烈地改革。Banerjee认为这非常困难,也并不需要。

相反,在目前制度上进行改良,往往就可以带来很好的效果,并且增加人们对政府的信任,这一点上,他的观点和2017年的诺奖得主塞勒是一样的:小的改动,就能带来大的影响。

那么,政府在其中可以扮演什么角色呢?

实际上,政府是用来解决市场解决不了的问题的。而穷人的问题,正是因为市场失灵,政府才变得格外重要。

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信息,难以做出正确的决策,穷人也经常因为生存而背负了太多的责任,导致无法做出最优的决策。

从这个意义上讲,Banerjee的研究给政府提供了全新的视角来理解贫困,从而对症下药地从政策角度来减轻贫困,并且最终找到战胜贫困的机会。

今年的诺奖,同过去注重基础研究和学术上的贡献不同,它显得更加务实,这似乎表明了一个越来越明显的趋势:当下的科学研究越来越注重研究给现实世界带来的影响。

正应了中国那句常说的话,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诺贝尔奖的评选者或许也希望,在未来,研究能够更多地冲破象牙塔的束缚,成为你我手中一个具体的物件,真正地用之于民。

英雄归来a 发表于  2019-10-15 13:40:48 0字 ( 0/19)

回复@jxzhihuitang:‘穷人’一说是有定义的这其中科学的各种指标不能少!您的所言‘穷人’就是指公务员这是一种不顾事实的反动说法!这也与科学的结论不相符

回复@jxzhihuitang:‘穷人’一说是有定义的这其中科学的各种指标不能少!您的所言‘穷人’就是指公务员这是一种不顾事实的反动说法!这也与科学的结论不相符

每年10月,小巴都有一个固定项目要追——诺贝尔奖。

这几天,在看了物理学奖和化学奖的天书,并第3000次对村上春树给予高度同情后,终于迎来了小巴的“业务范围”,也是诺贝尔学奖的最后一个奖项:诺贝尔经济学奖。

那么,今年这个和我们的钱包有密切关系的学科,把奖颁给了谁呢?

新获得“诺奖得主”称号的,是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Abhijit Vinayak Banerjee(阿巴希·巴纳吉)和Esther Duflo(艾丝特·杜芙若)夫妇和哈佛的Michael Robert Kremer(迈克尔·克默)。

小巴打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们是谁,做了什么。毕竟,即便是一直以来被当做“诺贝尔奖风向标”的“引文桂冠奖”,这次居然也一个都没猜对。

尽管它曾通过量化分析的方式,成功蒙对预测了50名经济学家获奖。

今年获奖的三位经济学家,他们的“主营业务”叫做发展经济学。

发展经济学的“发展”,取词于“发展中国家”,它兴起于二十世纪40年代后期,在亚非拉各主权国家纷纷独立之际,是专门用来研究发展中国家经济现象的学科。

直白地说,这个学科重视研究穷人和落后国家的发展问题,力图给贫困问题找到方案,而这三位这次获奖,正是基于他们在人类贫困方面——即贫困经济学所做出的卓越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不仅获奖的学科很“年轻”,和以前德高望重的经济学奖获奖者相比,今年经济学奖得主的年龄都也在当打之年, Banerjee和Kremer都是60后,前者58岁后者55岁,而Banerjee的夫人Duflo是70后,才47岁。

一对夫妇同时获得诺贝尔奖,在经济学奖的项目里尚属首次,而在整个诺贝尔奖的历史上也只有四次。

接下来,小巴将为你重点介绍下Banerjee夫妇的研究成果——贫困的陷阱以及如何摆脱贫困。

穷人不爱学习?上进心不背这锅

“贫困经济学”这个领域听起来比较陌生,相比最近几年的其他诺贝尔奖获得者而言,Banerjee的研究其实和我们的生活更加息息相关。

就像很多的悖论一样:为什么贫穷的人反而喜欢买电视、游戏机,而不去投资自己学习?为什么贫困的人反而更容易没有生活规划?

Banerjee的工作首先在于,改变了人们理解贫困的方式。

刚才的问题,在过去经常被认为与个人的品质,或者说与“上进心”有关,但是一旦把这些归因于道德,那么政府的政策就很容易变成道德说教。

而Banerjee的工作则纠正了这些看法,并且解释了其背后的经济学原理。比如说,因为贫穷的人生活往往有更多的烦恼,所以相对而言,比其他人更加需要那些让人减轻烦恼的工具——像电视、手机、垃圾食品和游戏机。

而如果投资到个人的学习上,那么往往这种投资回报的过程需要很长的时间,而穷人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其耐心往往是缺乏的,在这期间的生活也依然会更加烦恼和乏味。

穷人不愿意为健康花钱?

在健康问题上,其实也是一样的。

Banerjee夫妇发现,穷人花费在健康和医疗上面的金钱和时间并不少——甚至等于乃至高于中产阶层——但是效果却并不好。为什么呢?因为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医疗和卫生知识,往往要等到病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才去看医生。

他们还更加倾向于那些喜欢“下猛药”的医生,并认为这些医生是“好”的,是帮助他们尽快“解决问题”的。

但是事实上,“下猛药”往往会带来抗药性和过度治疗。这种重视治疗轻预防的态度,让很多穷人不但经济更加紧张,身体也饱受摧残。进而影响到了下一代的教育——根据研究,身体状况较差的孩子往往上学的时间较短,毕业之后的薪水也相对较低。贫穷,就这么被“遗传”了下来。

在理财上,Banerjee的研究也揭示了利率倒置的现象。穷人往往需要借小贷、短期贷款,然后付出极高的利息。

原因也是因为穷人往往拥有更高的金融风险——他们往往收入不稳定,又无法从银行获得周转的资金,所以更加依赖于这些高息小额贷款。而这些小额贷款让他们更加无法拥有储蓄来抵抗风险。

通过他们的研究,你或许可以理解,为什么贫穷如此难以克服。

那么如何才能阶层跃迁,从贫困到中产呢?Banerjee夫妇也给出了他们的解决方案。

比如个体户创业是一条路。

但同样的,对于极端贫困人口而言,要获得创业所需要的本金可谓难于上青天。而一个更实际的选择往往是政府机构的工作。因为相对而言,各国政府的工作机会都非常稳定,这会让穷人有机会进行长期投资,增加自己的思维“带宽”,进而实现家庭从贫困到中产的跃迁。

对中国的意义

Banerjee的研究对中国也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因为中国也是发展中国家,也有一些人处在贫困和焦虑中。而人们往往会认为,要战胜贫困,必须要剧烈地改革。Banerjee认为这非常困难,也并不需要。

相反,在目前制度上进行改良,往往就可以带来很好的效果,并且增加人们对政府的信任,这一点上,他的观点和2017年的诺奖得主塞勒是一样的:小的改动,就能带来大的影响。

那么,政府在其中可以扮演什么角色呢?

实际上,政府是用来解决市场解决不了的问题的。而穷人的问题,正是因为市场失灵,政府才变得格外重要。

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信息,难以做出正确的决策,穷人也经常因为生存而背负了太多的责任,导致无法做出最优的决策。

从这个意义上讲,Banerjee的研究给政府提供了全新的视角来理解贫困,从而对症下药地从政策角度来减轻贫困,并且最终找到战胜贫困的机会。

今年的诺奖,同过去注重基础研究和学术上的贡献不同,它显得更加务实,这似乎表明了一个越来越明显的趋势:当下的科学研究越来越注重研究给现实世界带来的影响。

正应了中国那句常说的话,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诺贝尔奖的评选者或许也希望,在未来,研究能够更多地冲破象牙塔的束缚,成为你我手中一个具体的物件,真正地用之于民。

独行剑客2015 发表于  2019-10-15 13:41:03 29字 ( 0/29)

这么看,诺贝尔经济学家,毫无意义;而其文学奖,多负面意义;

每年10月,小巴都有一个固定项目要追——诺贝尔奖。

这几天,在看了物理学奖和化学奖的天书,并第3000次对村上春树给予高度同情后,终于迎来了小巴的“业务范围”,也是诺贝尔学奖的最后一个奖项:诺贝尔经济学奖。

那么,今年这个和我们的钱包有密切关系的学科,把奖颁给了谁呢?

新获得“诺奖得主”称号的,是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Abhijit Vinayak Banerjee(阿巴希·巴纳吉)和Esther Duflo(艾丝特·杜芙若)夫妇和哈佛的Michael Robert Kremer(迈克尔·克默)。

小巴打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们是谁,做了什么。毕竟,即便是一直以来被当做“诺贝尔奖风向标”的“引文桂冠奖”,这次居然也一个都没猜对。

尽管它曾通过量化分析的方式,成功蒙对预测了50名经济学家获奖。

今年获奖的三位经济学家,他们的“主营业务”叫做发展经济学。

发展经济学的“发展”,取词于“发展中国家”,它兴起于二十世纪40年代后期,在亚非拉各主权国家纷纷独立之际,是专门用来研究发展中国家经济现象的学科。

直白地说,这个学科重视研究穷人和落后国家的发展问题,力图给贫困问题找到方案,而这三位这次获奖,正是基于他们在人类贫困方面——即贫困经济学所做出的卓越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不仅获奖的学科很“年轻”,和以前德高望重的经济学奖获奖者相比,今年经济学奖得主的年龄都也在当打之年, Banerjee和Kremer都是60后,前者58岁后者55岁,而Banerjee的夫人Duflo是70后,才47岁。

一对夫妇同时获得诺贝尔奖,在经济学奖的项目里尚属首次,而在整个诺贝尔奖的历史上也只有四次。

接下来,小巴将为你重点介绍下Banerjee夫妇的研究成果——贫困的陷阱以及如何摆脱贫困。

穷人不爱学习?上进心不背这锅

“贫困经济学”这个领域听起来比较陌生,相比最近几年的其他诺贝尔奖获得者而言,Banerjee的研究其实和我们的生活更加息息相关。

就像很多的悖论一样:为什么贫穷的人反而喜欢买电视、游戏机,而不去投资自己学习?为什么贫困的人反而更容易没有生活规划?

Banerjee的工作首先在于,改变了人们理解贫困的方式。

刚才的问题,在过去经常被认为与个人的品质,或者说与“上进心”有关,但是一旦把这些归因于道德,那么政府的政策就很容易变成道德说教。

而Banerjee的工作则纠正了这些看法,并且解释了其背后的经济学原理。比如说,因为贫穷的人生活往往有更多的烦恼,所以相对而言,比其他人更加需要那些让人减轻烦恼的工具——像电视、手机、垃圾食品和游戏机。

而如果投资到个人的学习上,那么往往这种投资回报的过程需要很长的时间,而穷人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其耐心往往是缺乏的,在这期间的生活也依然会更加烦恼和乏味。

穷人不愿意为健康花钱?

在健康问题上,其实也是一样的。

Banerjee夫妇发现,穷人花费在健康和医疗上面的金钱和时间并不少——甚至等于乃至高于中产阶层——但是效果却并不好。为什么呢?因为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医疗和卫生知识,往往要等到病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才去看医生。

他们还更加倾向于那些喜欢“下猛药”的医生,并认为这些医生是“好”的,是帮助他们尽快“解决问题”的。

但是事实上,“下猛药”往往会带来抗药性和过度治疗。这种重视治疗轻预防的态度,让很多穷人不但经济更加紧张,身体也饱受摧残。进而影响到了下一代的教育——根据研究,身体状况较差的孩子往往上学的时间较短,毕业之后的薪水也相对较低。贫穷,就这么被“遗传”了下来。

在理财上,Banerjee的研究也揭示了利率倒置的现象。穷人往往需要借小贷、短期贷款,然后付出极高的利息。

原因也是因为穷人往往拥有更高的金融风险——他们往往收入不稳定,又无法从银行获得周转的资金,所以更加依赖于这些高息小额贷款。而这些小额贷款让他们更加无法拥有储蓄来抵抗风险。

通过他们的研究,你或许可以理解,为什么贫穷如此难以克服。

那么如何才能阶层跃迁,从贫困到中产呢?Banerjee夫妇也给出了他们的解决方案。

比如个体户创业是一条路。

但同样的,对于极端贫困人口而言,要获得创业所需要的本金可谓难于上青天。而一个更实际的选择往往是政府机构的工作。因为相对而言,各国政府的工作机会都非常稳定,这会让穷人有机会进行长期投资,增加自己的思维“带宽”,进而实现家庭从贫困到中产的跃迁。

对中国的意义

Banerjee的研究对中国也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因为中国也是发展中国家,也有一些人处在贫困和焦虑中。而人们往往会认为,要战胜贫困,必须要剧烈地改革。Banerjee认为这非常困难,也并不需要。

相反,在目前制度上进行改良,往往就可以带来很好的效果,并且增加人们对政府的信任,这一点上,他的观点和2017年的诺奖得主塞勒是一样的:小的改动,就能带来大的影响。

那么,政府在其中可以扮演什么角色呢?

实际上,政府是用来解决市场解决不了的问题的。而穷人的问题,正是因为市场失灵,政府才变得格外重要。

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信息,难以做出正确的决策,穷人也经常因为生存而背负了太多的责任,导致无法做出最优的决策。

从这个意义上讲,Banerjee的研究给政府提供了全新的视角来理解贫困,从而对症下药地从政策角度来减轻贫困,并且最终找到战胜贫困的机会。

今年的诺奖,同过去注重基础研究和学术上的贡献不同,它显得更加务实,这似乎表明了一个越来越明显的趋势:当下的科学研究越来越注重研究给现实世界带来的影响。

正应了中国那句常说的话,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诺贝尔奖的评选者或许也希望,在未来,研究能够更多地冲破象牙塔的束缚,成为你我手中一个具体的物件,真正地用之于民。

英雄归来a 发表于  2019-10-15 13:46:18 0字 ( 0/15)

另外两段反击的帖哪?!!我反击的人有可能是您们内部的‘言论引导人’,光看能比别人多发好多字,就能知其一?!!不要太保守,有交锋,才会有思想的火花的闪烁!

另外两段反击的帖哪?!!我反击的人有可能是您们内部的‘言论引导人’,光看能比别人多发好多字,就能知其一?!!不要太保守,有交锋,才会有思想的火花的闪烁!

每年10月,小巴都有一个固定项目要追——诺贝尔奖。

这几天,在看了物理学奖和化学奖的天书,并第3000次对村上春树给予高度同情后,终于迎来了小巴的“业务范围”,也是诺贝尔学奖的最后一个奖项:诺贝尔经济学奖。

那么,今年这个和我们的钱包有密切关系的学科,把奖颁给了谁呢?

新获得“诺奖得主”称号的,是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Abhijit Vinayak Banerjee(阿巴希·巴纳吉)和Esther Duflo(艾丝特·杜芙若)夫妇和哈佛的Michael Robert Kremer(迈克尔·克默)。

小巴打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们是谁,做了什么。毕竟,即便是一直以来被当做“诺贝尔奖风向标”的“引文桂冠奖”,这次居然也一个都没猜对。

尽管它曾通过量化分析的方式,成功蒙对预测了50名经济学家获奖。

今年获奖的三位经济学家,他们的“主营业务”叫做发展经济学。

发展经济学的“发展”,取词于“发展中国家”,它兴起于二十世纪40年代后期,在亚非拉各主权国家纷纷独立之际,是专门用来研究发展中国家经济现象的学科。

直白地说,这个学科重视研究穷人和落后国家的发展问题,力图给贫困问题找到方案,而这三位这次获奖,正是基于他们在人类贫困方面——即贫困经济学所做出的卓越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不仅获奖的学科很“年轻”,和以前德高望重的经济学奖获奖者相比,今年经济学奖得主的年龄都也在当打之年, Banerjee和Kremer都是60后,前者58岁后者55岁,而Banerjee的夫人Duflo是70后,才47岁。

一对夫妇同时获得诺贝尔奖,在经济学奖的项目里尚属首次,而在整个诺贝尔奖的历史上也只有四次。

接下来,小巴将为你重点介绍下Banerjee夫妇的研究成果——贫困的陷阱以及如何摆脱贫困。

穷人不爱学习?上进心不背这锅

“贫困经济学”这个领域听起来比较陌生,相比最近几年的其他诺贝尔奖获得者而言,Banerjee的研究其实和我们的生活更加息息相关。

就像很多的悖论一样:为什么贫穷的人反而喜欢买电视、游戏机,而不去投资自己学习?为什么贫困的人反而更容易没有生活规划?

Banerjee的工作首先在于,改变了人们理解贫困的方式。

刚才的问题,在过去经常被认为与个人的品质,或者说与“上进心”有关,但是一旦把这些归因于道德,那么政府的政策就很容易变成道德说教。

而Banerjee的工作则纠正了这些看法,并且解释了其背后的经济学原理。比如说,因为贫穷的人生活往往有更多的烦恼,所以相对而言,比其他人更加需要那些让人减轻烦恼的工具——像电视、手机、垃圾食品和游戏机。

而如果投资到个人的学习上,那么往往这种投资回报的过程需要很长的时间,而穷人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其耐心往往是缺乏的,在这期间的生活也依然会更加烦恼和乏味。

穷人不愿意为健康花钱?

在健康问题上,其实也是一样的。

Banerjee夫妇发现,穷人花费在健康和医疗上面的金钱和时间并不少——甚至等于乃至高于中产阶层——但是效果却并不好。为什么呢?因为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医疗和卫生知识,往往要等到病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才去看医生。

他们还更加倾向于那些喜欢“下猛药”的医生,并认为这些医生是“好”的,是帮助他们尽快“解决问题”的。

但是事实上,“下猛药”往往会带来抗药性和过度治疗。这种重视治疗轻预防的态度,让很多穷人不但经济更加紧张,身体也饱受摧残。进而影响到了下一代的教育——根据研究,身体状况较差的孩子往往上学的时间较短,毕业之后的薪水也相对较低。贫穷,就这么被“遗传”了下来。

在理财上,Banerjee的研究也揭示了利率倒置的现象。穷人往往需要借小贷、短期贷款,然后付出极高的利息。

原因也是因为穷人往往拥有更高的金融风险——他们往往收入不稳定,又无法从银行获得周转的资金,所以更加依赖于这些高息小额贷款。而这些小额贷款让他们更加无法拥有储蓄来抵抗风险。

通过他们的研究,你或许可以理解,为什么贫穷如此难以克服。

那么如何才能阶层跃迁,从贫困到中产呢?Banerjee夫妇也给出了他们的解决方案。

比如个体户创业是一条路。

但同样的,对于极端贫困人口而言,要获得创业所需要的本金可谓难于上青天。而一个更实际的选择往往是政府机构的工作。因为相对而言,各国政府的工作机会都非常稳定,这会让穷人有机会进行长期投资,增加自己的思维“带宽”,进而实现家庭从贫困到中产的跃迁。

对中国的意义

Banerjee的研究对中国也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因为中国也是发展中国家,也有一些人处在贫困和焦虑中。而人们往往会认为,要战胜贫困,必须要剧烈地改革。Banerjee认为这非常困难,也并不需要。

相反,在目前制度上进行改良,往往就可以带来很好的效果,并且增加人们对政府的信任,这一点上,他的观点和2017年的诺奖得主塞勒是一样的:小的改动,就能带来大的影响。

那么,政府在其中可以扮演什么角色呢?

实际上,政府是用来解决市场解决不了的问题的。而穷人的问题,正是因为市场失灵,政府才变得格外重要。

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信息,难以做出正确的决策,穷人也经常因为生存而背负了太多的责任,导致无法做出最优的决策。

从这个意义上讲,Banerjee的研究给政府提供了全新的视角来理解贫困,从而对症下药地从政策角度来减轻贫困,并且最终找到战胜贫困的机会。

今年的诺奖,同过去注重基础研究和学术上的贡献不同,它显得更加务实,这似乎表明了一个越来越明显的趋势:当下的科学研究越来越注重研究给现实世界带来的影响。

正应了中国那句常说的话,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诺贝尔奖的评选者或许也希望,在未来,研究能够更多地冲破象牙塔的束缚,成为你我手中一个具体的物件,真正地用之于民。

公几 发表于  2019-10-15 13:49:07 13字 ( 0/18)

大锅饭平均分配,没有穷人。

每年10月,小巴都有一个固定项目要追——诺贝尔奖。

这几天,在看了物理学奖和化学奖的天书,并第3000次对村上春树给予高度同情后,终于迎来了小巴的“业务范围”,也是诺贝尔学奖的最后一个奖项:诺贝尔经济学奖。

那么,今年这个和我们的钱包有密切关系的学科,把奖颁给了谁呢?

新获得“诺奖得主”称号的,是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Abhijit Vinayak Banerjee(阿巴希·巴纳吉)和Esther Duflo(艾丝特·杜芙若)夫妇和哈佛的Michael Robert Kremer(迈克尔·克默)。

小巴打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们是谁,做了什么。毕竟,即便是一直以来被当做“诺贝尔奖风向标”的“引文桂冠奖”,这次居然也一个都没猜对。

尽管它曾通过量化分析的方式,成功蒙对预测了50名经济学家获奖。

今年获奖的三位经济学家,他们的“主营业务”叫做发展经济学。

发展经济学的“发展”,取词于“发展中国家”,它兴起于二十世纪40年代后期,在亚非拉各主权国家纷纷独立之际,是专门用来研究发展中国家经济现象的学科。

直白地说,这个学科重视研究穷人和落后国家的发展问题,力图给贫困问题找到方案,而这三位这次获奖,正是基于他们在人类贫困方面——即贫困经济学所做出的卓越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不仅获奖的学科很“年轻”,和以前德高望重的经济学奖获奖者相比,今年经济学奖得主的年龄都也在当打之年, Banerjee和Kremer都是60后,前者58岁后者55岁,而Banerjee的夫人Duflo是70后,才47岁。

一对夫妇同时获得诺贝尔奖,在经济学奖的项目里尚属首次,而在整个诺贝尔奖的历史上也只有四次。

接下来,小巴将为你重点介绍下Banerjee夫妇的研究成果——贫困的陷阱以及如何摆脱贫困。

穷人不爱学习?上进心不背这锅

“贫困经济学”这个领域听起来比较陌生,相比最近几年的其他诺贝尔奖获得者而言,Banerjee的研究其实和我们的生活更加息息相关。

就像很多的悖论一样:为什么贫穷的人反而喜欢买电视、游戏机,而不去投资自己学习?为什么贫困的人反而更容易没有生活规划?

Banerjee的工作首先在于,改变了人们理解贫困的方式。

刚才的问题,在过去经常被认为与个人的品质,或者说与“上进心”有关,但是一旦把这些归因于道德,那么政府的政策就很容易变成道德说教。

而Banerjee的工作则纠正了这些看法,并且解释了其背后的经济学原理。比如说,因为贫穷的人生活往往有更多的烦恼,所以相对而言,比其他人更加需要那些让人减轻烦恼的工具——像电视、手机、垃圾食品和游戏机。

而如果投资到个人的学习上,那么往往这种投资回报的过程需要很长的时间,而穷人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其耐心往往是缺乏的,在这期间的生活也依然会更加烦恼和乏味。

穷人不愿意为健康花钱?

在健康问题上,其实也是一样的。

Banerjee夫妇发现,穷人花费在健康和医疗上面的金钱和时间并不少——甚至等于乃至高于中产阶层——但是效果却并不好。为什么呢?因为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医疗和卫生知识,往往要等到病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才去看医生。

他们还更加倾向于那些喜欢“下猛药”的医生,并认为这些医生是“好”的,是帮助他们尽快“解决问题”的。

但是事实上,“下猛药”往往会带来抗药性和过度治疗。这种重视治疗轻预防的态度,让很多穷人不但经济更加紧张,身体也饱受摧残。进而影响到了下一代的教育——根据研究,身体状况较差的孩子往往上学的时间较短,毕业之后的薪水也相对较低。贫穷,就这么被“遗传”了下来。

在理财上,Banerjee的研究也揭示了利率倒置的现象。穷人往往需要借小贷、短期贷款,然后付出极高的利息。

原因也是因为穷人往往拥有更高的金融风险——他们往往收入不稳定,又无法从银行获得周转的资金,所以更加依赖于这些高息小额贷款。而这些小额贷款让他们更加无法拥有储蓄来抵抗风险。

通过他们的研究,你或许可以理解,为什么贫穷如此难以克服。

那么如何才能阶层跃迁,从贫困到中产呢?Banerjee夫妇也给出了他们的解决方案。

比如个体户创业是一条路。

但同样的,对于极端贫困人口而言,要获得创业所需要的本金可谓难于上青天。而一个更实际的选择往往是政府机构的工作。因为相对而言,各国政府的工作机会都非常稳定,这会让穷人有机会进行长期投资,增加自己的思维“带宽”,进而实现家庭从贫困到中产的跃迁。

对中国的意义

Banerjee的研究对中国也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因为中国也是发展中国家,也有一些人处在贫困和焦虑中。而人们往往会认为,要战胜贫困,必须要剧烈地改革。Banerjee认为这非常困难,也并不需要。

相反,在目前制度上进行改良,往往就可以带来很好的效果,并且增加人们对政府的信任,这一点上,他的观点和2017年的诺奖得主塞勒是一样的:小的改动,就能带来大的影响。

那么,政府在其中可以扮演什么角色呢?

实际上,政府是用来解决市场解决不了的问题的。而穷人的问题,正是因为市场失灵,政府才变得格外重要。

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信息,难以做出正确的决策,穷人也经常因为生存而背负了太多的责任,导致无法做出最优的决策。

从这个意义上讲,Banerjee的研究给政府提供了全新的视角来理解贫困,从而对症下药地从政策角度来减轻贫困,并且最终找到战胜贫困的机会。

今年的诺奖,同过去注重基础研究和学术上的贡献不同,它显得更加务实,这似乎表明了一个越来越明显的趋势:当下的科学研究越来越注重研究给现实世界带来的影响。

正应了中国那句常说的话,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诺贝尔奖的评选者或许也希望,在未来,研究能够更多地冲破象牙塔的束缚,成为你我手中一个具体的物件,真正地用之于民。

英雄归来a 发表于  2019-10-15 14:17:53 0字 ( 0/19)

回复@jxzhihuitang:以你所言,中国被扶贫的人又算什么?!!以你之说,中国的普通失业者和中国的广大农民工兄妹,又该处于一种什么一样的位置?!!

回复@jxzhihuitang:以你所言,中国被扶贫的人又算什么?!!以你之说,中国的普通失业者和中国的广大农民工兄妹,又该处于一种什么一样的位置?!!

每年10月,小巴都有一个固定项目要追——诺贝尔奖。

这几天,在看了物理学奖和化学奖的天书,并第3000次对村上春树给予高度同情后,终于迎来了小巴的“业务范围”,也是诺贝尔学奖的最后一个奖项:诺贝尔经济学奖。

那么,今年这个和我们的钱包有密切关系的学科,把奖颁给了谁呢?

新获得“诺奖得主”称号的,是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Abhijit Vinayak Banerjee(阿巴希·巴纳吉)和Esther Duflo(艾丝特·杜芙若)夫妇和哈佛的Michael Robert Kremer(迈克尔·克默)。

小巴打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们是谁,做了什么。毕竟,即便是一直以来被当做“诺贝尔奖风向标”的“引文桂冠奖”,这次居然也一个都没猜对。

尽管它曾通过量化分析的方式,成功蒙对预测了50名经济学家获奖。

今年获奖的三位经济学家,他们的“主营业务”叫做发展经济学。

发展经济学的“发展”,取词于“发展中国家”,它兴起于二十世纪40年代后期,在亚非拉各主权国家纷纷独立之际,是专门用来研究发展中国家经济现象的学科。

直白地说,这个学科重视研究穷人和落后国家的发展问题,力图给贫困问题找到方案,而这三位这次获奖,正是基于他们在人类贫困方面——即贫困经济学所做出的卓越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不仅获奖的学科很“年轻”,和以前德高望重的经济学奖获奖者相比,今年经济学奖得主的年龄都也在当打之年, Banerjee和Kremer都是60后,前者58岁后者55岁,而Banerjee的夫人Duflo是70后,才47岁。

一对夫妇同时获得诺贝尔奖,在经济学奖的项目里尚属首次,而在整个诺贝尔奖的历史上也只有四次。

接下来,小巴将为你重点介绍下Banerjee夫妇的研究成果——贫困的陷阱以及如何摆脱贫困。

穷人不爱学习?上进心不背这锅

“贫困经济学”这个领域听起来比较陌生,相比最近几年的其他诺贝尔奖获得者而言,Banerjee的研究其实和我们的生活更加息息相关。

就像很多的悖论一样:为什么贫穷的人反而喜欢买电视、游戏机,而不去投资自己学习?为什么贫困的人反而更容易没有生活规划?

Banerjee的工作首先在于,改变了人们理解贫困的方式。

刚才的问题,在过去经常被认为与个人的品质,或者说与“上进心”有关,但是一旦把这些归因于道德,那么政府的政策就很容易变成道德说教。

而Banerjee的工作则纠正了这些看法,并且解释了其背后的经济学原理。比如说,因为贫穷的人生活往往有更多的烦恼,所以相对而言,比其他人更加需要那些让人减轻烦恼的工具——像电视、手机、垃圾食品和游戏机。

而如果投资到个人的学习上,那么往往这种投资回报的过程需要很长的时间,而穷人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其耐心往往是缺乏的,在这期间的生活也依然会更加烦恼和乏味。

穷人不愿意为健康花钱?

在健康问题上,其实也是一样的。

Banerjee夫妇发现,穷人花费在健康和医疗上面的金钱和时间并不少——甚至等于乃至高于中产阶层——但是效果却并不好。为什么呢?因为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医疗和卫生知识,往往要等到病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才去看医生。

他们还更加倾向于那些喜欢“下猛药”的医生,并认为这些医生是“好”的,是帮助他们尽快“解决问题”的。

但是事实上,“下猛药”往往会带来抗药性和过度治疗。这种重视治疗轻预防的态度,让很多穷人不但经济更加紧张,身体也饱受摧残。进而影响到了下一代的教育——根据研究,身体状况较差的孩子往往上学的时间较短,毕业之后的薪水也相对较低。贫穷,就这么被“遗传”了下来。

在理财上,Banerjee的研究也揭示了利率倒置的现象。穷人往往需要借小贷、短期贷款,然后付出极高的利息。

原因也是因为穷人往往拥有更高的金融风险——他们往往收入不稳定,又无法从银行获得周转的资金,所以更加依赖于这些高息小额贷款。而这些小额贷款让他们更加无法拥有储蓄来抵抗风险。

通过他们的研究,你或许可以理解,为什么贫穷如此难以克服。

那么如何才能阶层跃迁,从贫困到中产呢?Banerjee夫妇也给出了他们的解决方案。

比如个体户创业是一条路。

但同样的,对于极端贫困人口而言,要获得创业所需要的本金可谓难于上青天。而一个更实际的选择往往是政府机构的工作。因为相对而言,各国政府的工作机会都非常稳定,这会让穷人有机会进行长期投资,增加自己的思维“带宽”,进而实现家庭从贫困到中产的跃迁。

对中国的意义

Banerjee的研究对中国也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因为中国也是发展中国家,也有一些人处在贫困和焦虑中。而人们往往会认为,要战胜贫困,必须要剧烈地改革。Banerjee认为这非常困难,也并不需要。

相反,在目前制度上进行改良,往往就可以带来很好的效果,并且增加人们对政府的信任,这一点上,他的观点和2017年的诺奖得主塞勒是一样的:小的改动,就能带来大的影响。

那么,政府在其中可以扮演什么角色呢?

实际上,政府是用来解决市场解决不了的问题的。而穷人的问题,正是因为市场失灵,政府才变得格外重要。

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信息,难以做出正确的决策,穷人也经常因为生存而背负了太多的责任,导致无法做出最优的决策。

从这个意义上讲,Banerjee的研究给政府提供了全新的视角来理解贫困,从而对症下药地从政策角度来减轻贫困,并且最终找到战胜贫困的机会。

今年的诺奖,同过去注重基础研究和学术上的贡献不同,它显得更加务实,这似乎表明了一个越来越明显的趋势:当下的科学研究越来越注重研究给现实世界带来的影响。

正应了中国那句常说的话,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诺贝尔奖的评选者或许也希望,在未来,研究能够更多地冲破象牙塔的束缚,成为你我手中一个具体的物件,真正地用之于民。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