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tongqingbin888 发表于  2019-10-14 08:58:01 16字 ( 0/17)

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

11.jpg

台湾屏东的后湾村,是台湾海峡边一个偏僻的渔村。台湾海峡在屏东海边形成多个凹进的海湾,成为避风良港,后湾就是一个岸缓沙细、水波不兴的天然港湾。小村人靠海而生,即使现在的后湾,退潮时到海边礁石上采集天然海盐,仍是赠送客人的最珍贵礼物。

如今的后湾村平静且名不见经传,但后湾人的祖先可是大历史的见证者。在后湾边上的海洋生物馆旁,有一座残碑。看介绍,这里原来是“牡丹社事件”时,侵台日军的扎营地。

22.jpg

 残碑

33.jpg

图为保力溪口处。

1894年,日本发动了侵略中国台湾的“牡丹社事件”。当时,日军沿保力溪河口登陆占领社尞村。后因保力溪涨水淹没营地,日军便翻过海拔仅80米的龟山到后湾村扎营。后湾村人在村旁的龟山上看到日军沿着四重溪进攻牡丹社,看到日军趾高气扬地出入营地,看到日军因为不服台湾水土而瘟疫蔓延,看到日军在后湾海边焚烧战死病死的军士尸体,看到日军爬上那艘从美国租来的商船撤离台湾。

不要小看了“牡丹社事件”,这是日本明治维新后的第一次对外侵略战争,也是日本对外扩张的开始。它更是近代史上日本第一次侵华战争,它更像是日本并吞琉球王国、发动甲午战争、逼迫中国割让台湾的序曲。也许,125年前的那场战争离今天已经很遥远。当年被杀的牡丹社头人阿古禄父子的尸骨早已作朽,今天的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似乎忘了这段历史。看看他们对日本的媚态,了解中日近代史、了解日本殖民台湾历史的人,不禁感到心酸与气氛。

台湾当局立法部门负责人苏嘉全访日时媚态十足地说“台日如夫妻,日本哭台湾哭,日本笑台湾笑”,说得日本人都笑了,那是嘲笑。台湾外事部门负责人吴钊燮竟在公务上称日本驻台代表为“大哥哥”,自称“小弟”,让人笑掉大牙。最近,更有拿着日本首相假贺电邀功的,那更是丑态毕露了。

日本东京都前知事石原慎太郎,在谈到日本外交时说“日本如小妾般看美国的脸色”。日本经济虽强,但外交从来都是以美国的标准站队,这是一种选择,更是一种深入骨髓的自觉。如果说日本作为战败国还有无奈,那么,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如今背叛自已的祖国,主动向东京方面示好,则更是一种自觉自愿的投靠行为。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为了媚日,在历史问题上不断“合理化”日本对台湾的侵略,美化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甚至连日本在台湾强征慰安妇,都变成是“自愿”行为了。在现实问题上更是不敢与日本争利益。蔡英文一上台,国际上都不承认的“冲之鸟礁”变成了“冲之鸟”了,蔡英文去“礁”留“鸟”,台湾渔民的渔权就没有了。在钓鱼岛、日本“核食”等问题,莫不作出重大让步。

是民进党蔡英文当局真的不知道日本侵略台湾的历史吗?答案是否定的。在后湾村不远的另一个山头上,还立着一座残碑。这座碑是日本殖民统治台湾时期,为了纪念当年率领日军侵台、制造“牡丹社事件”的西乡从道而修建的。这个西乡都督纪念碑在台湾光复后,被改成“澄清海宇 还我河山”碑。2016年蔡英文上台后,绿营执政的屏东县凿去这八个字,企图恢复“西乡都督纪念碑”,只是慑于舆论不满未敢如此,才造成了今天看到的残碑。由此可见,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为了讨好日本方面,是花了何等的心机。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如此作为,是由他们的“台独”本质决定的。搞“台独”必须找靠山寻支持。日本一些人的所作所为让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感到有机可乘,加上日本殖民台湾“皇民化”改造培养起来的对日本亲近感,使民进党蔡英文当局自觉地把昔日的“主子”当成了卖身投靠的“哥哥”,丑态也就自然地流露出来了。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想通过媚日来为“台独”壮胆,只是在中国崛起、中日关系不断改善的大环境下,“哥哥”大概是不会有多少温情回应的了。用升高两岸对立来为“台独”造势,只能在国际社会撞得头破血流,用“芒果干”(亡“国”感)来骗2020年选举的选票,更可能加速灭亡。


老张头+6 发表于  2019-10-14 09:47:43 28字 ( 0/37)

[酷]蔡英脑子进了大量的尿,以为依靠米日就可髙枕无忧了.

11.jpg

台湾屏东的后湾村,是台湾海峡边一个偏僻的渔村。台湾海峡在屏东海边形成多个凹进的海湾,成为避风良港,后湾就是一个岸缓沙细、水波不兴的天然港湾。小村人靠海而生,即使现在的后湾,退潮时到海边礁石上采集天然海盐,仍是赠送客人的最珍贵礼物。

如今的后湾村平静且名不见经传,但后湾人的祖先可是大历史的见证者。在后湾边上的海洋生物馆旁,有一座残碑。看介绍,这里原来是“牡丹社事件”时,侵台日军的扎营地。

22.jpg

 残碑

33.jpg

图为保力溪口处。

1894年,日本发动了侵略中国台湾的“牡丹社事件”。当时,日军沿保力溪河口登陆占领社尞村。后因保力溪涨水淹没营地,日军便翻过海拔仅80米的龟山到后湾村扎营。后湾村人在村旁的龟山上看到日军沿着四重溪进攻牡丹社,看到日军趾高气扬地出入营地,看到日军因为不服台湾水土而瘟疫蔓延,看到日军在后湾海边焚烧战死病死的军士尸体,看到日军爬上那艘从美国租来的商船撤离台湾。

不要小看了“牡丹社事件”,这是日本明治维新后的第一次对外侵略战争,也是日本对外扩张的开始。它更是近代史上日本第一次侵华战争,它更像是日本并吞琉球王国、发动甲午战争、逼迫中国割让台湾的序曲。也许,125年前的那场战争离今天已经很遥远。当年被杀的牡丹社头人阿古禄父子的尸骨早已作朽,今天的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似乎忘了这段历史。看看他们对日本的媚态,了解中日近代史、了解日本殖民台湾历史的人,不禁感到心酸与气氛。

台湾当局立法部门负责人苏嘉全访日时媚态十足地说“台日如夫妻,日本哭台湾哭,日本笑台湾笑”,说得日本人都笑了,那是嘲笑。台湾外事部门负责人吴钊燮竟在公务上称日本驻台代表为“大哥哥”,自称“小弟”,让人笑掉大牙。最近,更有拿着日本首相假贺电邀功的,那更是丑态毕露了。

日本东京都前知事石原慎太郎,在谈到日本外交时说“日本如小妾般看美国的脸色”。日本经济虽强,但外交从来都是以美国的标准站队,这是一种选择,更是一种深入骨髓的自觉。如果说日本作为战败国还有无奈,那么,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如今背叛自已的祖国,主动向东京方面示好,则更是一种自觉自愿的投靠行为。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为了媚日,在历史问题上不断“合理化”日本对台湾的侵略,美化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甚至连日本在台湾强征慰安妇,都变成是“自愿”行为了。在现实问题上更是不敢与日本争利益。蔡英文一上台,国际上都不承认的“冲之鸟礁”变成了“冲之鸟”了,蔡英文去“礁”留“鸟”,台湾渔民的渔权就没有了。在钓鱼岛、日本“核食”等问题,莫不作出重大让步。

是民进党蔡英文当局真的不知道日本侵略台湾的历史吗?答案是否定的。在后湾村不远的另一个山头上,还立着一座残碑。这座碑是日本殖民统治台湾时期,为了纪念当年率领日军侵台、制造“牡丹社事件”的西乡从道而修建的。这个西乡都督纪念碑在台湾光复后,被改成“澄清海宇 还我河山”碑。2016年蔡英文上台后,绿营执政的屏东县凿去这八个字,企图恢复“西乡都督纪念碑”,只是慑于舆论不满未敢如此,才造成了今天看到的残碑。由此可见,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为了讨好日本方面,是花了何等的心机。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如此作为,是由他们的“台独”本质决定的。搞“台独”必须找靠山寻支持。日本一些人的所作所为让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感到有机可乘,加上日本殖民台湾“皇民化”改造培养起来的对日本亲近感,使民进党蔡英文当局自觉地把昔日的“主子”当成了卖身投靠的“哥哥”,丑态也就自然地流露出来了。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想通过媚日来为“台独”壮胆,只是在中国崛起、中日关系不断改善的大环境下,“哥哥”大概是不会有多少温情回应的了。用升高两岸对立来为“台独”造势,只能在国际社会撞得头破血流,用“芒果干”(亡“国”感)来骗2020年选举的选票,更可能加速灭亡。


英雄归来a 发表于  2019-10-14 11:17:09 0字 ( 0/11)

寻找靠山,只会破坏两岸和谈的氛围!媚日之举,只会让国人抬不起头和在心理上投入巨大的阴影!

寻找靠山,只会破坏两岸和谈的氛围!媚日之举,只会让国人抬不起头和在心理上投入巨大的阴影!

11.jpg

台湾屏东的后湾村,是台湾海峡边一个偏僻的渔村。台湾海峡在屏东海边形成多个凹进的海湾,成为避风良港,后湾就是一个岸缓沙细、水波不兴的天然港湾。小村人靠海而生,即使现在的后湾,退潮时到海边礁石上采集天然海盐,仍是赠送客人的最珍贵礼物。

如今的后湾村平静且名不见经传,但后湾人的祖先可是大历史的见证者。在后湾边上的海洋生物馆旁,有一座残碑。看介绍,这里原来是“牡丹社事件”时,侵台日军的扎营地。

22.jpg

 残碑

33.jpg

图为保力溪口处。

1894年,日本发动了侵略中国台湾的“牡丹社事件”。当时,日军沿保力溪河口登陆占领社尞村。后因保力溪涨水淹没营地,日军便翻过海拔仅80米的龟山到后湾村扎营。后湾村人在村旁的龟山上看到日军沿着四重溪进攻牡丹社,看到日军趾高气扬地出入营地,看到日军因为不服台湾水土而瘟疫蔓延,看到日军在后湾海边焚烧战死病死的军士尸体,看到日军爬上那艘从美国租来的商船撤离台湾。

不要小看了“牡丹社事件”,这是日本明治维新后的第一次对外侵略战争,也是日本对外扩张的开始。它更是近代史上日本第一次侵华战争,它更像是日本并吞琉球王国、发动甲午战争、逼迫中国割让台湾的序曲。也许,125年前的那场战争离今天已经很遥远。当年被杀的牡丹社头人阿古禄父子的尸骨早已作朽,今天的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似乎忘了这段历史。看看他们对日本的媚态,了解中日近代史、了解日本殖民台湾历史的人,不禁感到心酸与气氛。

台湾当局立法部门负责人苏嘉全访日时媚态十足地说“台日如夫妻,日本哭台湾哭,日本笑台湾笑”,说得日本人都笑了,那是嘲笑。台湾外事部门负责人吴钊燮竟在公务上称日本驻台代表为“大哥哥”,自称“小弟”,让人笑掉大牙。最近,更有拿着日本首相假贺电邀功的,那更是丑态毕露了。

日本东京都前知事石原慎太郎,在谈到日本外交时说“日本如小妾般看美国的脸色”。日本经济虽强,但外交从来都是以美国的标准站队,这是一种选择,更是一种深入骨髓的自觉。如果说日本作为战败国还有无奈,那么,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如今背叛自已的祖国,主动向东京方面示好,则更是一种自觉自愿的投靠行为。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为了媚日,在历史问题上不断“合理化”日本对台湾的侵略,美化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甚至连日本在台湾强征慰安妇,都变成是“自愿”行为了。在现实问题上更是不敢与日本争利益。蔡英文一上台,国际上都不承认的“冲之鸟礁”变成了“冲之鸟”了,蔡英文去“礁”留“鸟”,台湾渔民的渔权就没有了。在钓鱼岛、日本“核食”等问题,莫不作出重大让步。

是民进党蔡英文当局真的不知道日本侵略台湾的历史吗?答案是否定的。在后湾村不远的另一个山头上,还立着一座残碑。这座碑是日本殖民统治台湾时期,为了纪念当年率领日军侵台、制造“牡丹社事件”的西乡从道而修建的。这个西乡都督纪念碑在台湾光复后,被改成“澄清海宇 还我河山”碑。2016年蔡英文上台后,绿营执政的屏东县凿去这八个字,企图恢复“西乡都督纪念碑”,只是慑于舆论不满未敢如此,才造成了今天看到的残碑。由此可见,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为了讨好日本方面,是花了何等的心机。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如此作为,是由他们的“台独”本质决定的。搞“台独”必须找靠山寻支持。日本一些人的所作所为让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感到有机可乘,加上日本殖民台湾“皇民化”改造培养起来的对日本亲近感,使民进党蔡英文当局自觉地把昔日的“主子”当成了卖身投靠的“哥哥”,丑态也就自然地流露出来了。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想通过媚日来为“台独”壮胆,只是在中国崛起、中日关系不断改善的大环境下,“哥哥”大概是不会有多少温情回应的了。用升高两岸对立来为“台独”造势,只能在国际社会撞得头破血流,用“芒果干”(亡“国”感)来骗2020年选举的选票,更可能加速灭亡。


英雄归来a 发表于  2019-10-14 11:25:39 0字 ( 0/14)

台湾问题终将会为外国的反华敌对势力所利用,我必须对此保持心理有足够的清醒!这是各种势力争夺的战场这是复杂国际大局势下的产物!不足为虑之说必将会带来分裂的阴影!

台湾问题终将会为外国的反华敌对势力所利用,我必须对此保持心理有足够的清醒!这是各种势力争夺的战场这是复杂国际大局势下的产物!不足为虑之说必将会带来分裂的阴影!

11.jpg

台湾屏东的后湾村,是台湾海峡边一个偏僻的渔村。台湾海峡在屏东海边形成多个凹进的海湾,成为避风良港,后湾就是一个岸缓沙细、水波不兴的天然港湾。小村人靠海而生,即使现在的后湾,退潮时到海边礁石上采集天然海盐,仍是赠送客人的最珍贵礼物。

如今的后湾村平静且名不见经传,但后湾人的祖先可是大历史的见证者。在后湾边上的海洋生物馆旁,有一座残碑。看介绍,这里原来是“牡丹社事件”时,侵台日军的扎营地。

22.jpg

 残碑

33.jpg

图为保力溪口处。

1894年,日本发动了侵略中国台湾的“牡丹社事件”。当时,日军沿保力溪河口登陆占领社尞村。后因保力溪涨水淹没营地,日军便翻过海拔仅80米的龟山到后湾村扎营。后湾村人在村旁的龟山上看到日军沿着四重溪进攻牡丹社,看到日军趾高气扬地出入营地,看到日军因为不服台湾水土而瘟疫蔓延,看到日军在后湾海边焚烧战死病死的军士尸体,看到日军爬上那艘从美国租来的商船撤离台湾。

不要小看了“牡丹社事件”,这是日本明治维新后的第一次对外侵略战争,也是日本对外扩张的开始。它更是近代史上日本第一次侵华战争,它更像是日本并吞琉球王国、发动甲午战争、逼迫中国割让台湾的序曲。也许,125年前的那场战争离今天已经很遥远。当年被杀的牡丹社头人阿古禄父子的尸骨早已作朽,今天的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似乎忘了这段历史。看看他们对日本的媚态,了解中日近代史、了解日本殖民台湾历史的人,不禁感到心酸与气氛。

台湾当局立法部门负责人苏嘉全访日时媚态十足地说“台日如夫妻,日本哭台湾哭,日本笑台湾笑”,说得日本人都笑了,那是嘲笑。台湾外事部门负责人吴钊燮竟在公务上称日本驻台代表为“大哥哥”,自称“小弟”,让人笑掉大牙。最近,更有拿着日本首相假贺电邀功的,那更是丑态毕露了。

日本东京都前知事石原慎太郎,在谈到日本外交时说“日本如小妾般看美国的脸色”。日本经济虽强,但外交从来都是以美国的标准站队,这是一种选择,更是一种深入骨髓的自觉。如果说日本作为战败国还有无奈,那么,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如今背叛自已的祖国,主动向东京方面示好,则更是一种自觉自愿的投靠行为。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为了媚日,在历史问题上不断“合理化”日本对台湾的侵略,美化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甚至连日本在台湾强征慰安妇,都变成是“自愿”行为了。在现实问题上更是不敢与日本争利益。蔡英文一上台,国际上都不承认的“冲之鸟礁”变成了“冲之鸟”了,蔡英文去“礁”留“鸟”,台湾渔民的渔权就没有了。在钓鱼岛、日本“核食”等问题,莫不作出重大让步。

是民进党蔡英文当局真的不知道日本侵略台湾的历史吗?答案是否定的。在后湾村不远的另一个山头上,还立着一座残碑。这座碑是日本殖民统治台湾时期,为了纪念当年率领日军侵台、制造“牡丹社事件”的西乡从道而修建的。这个西乡都督纪念碑在台湾光复后,被改成“澄清海宇 还我河山”碑。2016年蔡英文上台后,绿营执政的屏东县凿去这八个字,企图恢复“西乡都督纪念碑”,只是慑于舆论不满未敢如此,才造成了今天看到的残碑。由此可见,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为了讨好日本方面,是花了何等的心机。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如此作为,是由他们的“台独”本质决定的。搞“台独”必须找靠山寻支持。日本一些人的所作所为让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感到有机可乘,加上日本殖民台湾“皇民化”改造培养起来的对日本亲近感,使民进党蔡英文当局自觉地把昔日的“主子”当成了卖身投靠的“哥哥”,丑态也就自然地流露出来了。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想通过媚日来为“台独”壮胆,只是在中国崛起、中日关系不断改善的大环境下,“哥哥”大概是不会有多少温情回应的了。用升高两岸对立来为“台独”造势,只能在国际社会撞得头破血流,用“芒果干”(亡“国”感)来骗2020年选举的选票,更可能加速灭亡。


英雄归来a 发表于  2019-10-14 11:33:43 0字 ( 0/14)

只要不为外敌所利用,两岸的最终和平统一,是人心所向和大势所趋!两岸的重新统一,在中华民族复兴的伟业中,有着其重要的和非凡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不可或缺!!

只要不为外敌所利用,两岸的最终和平统一,是人心所向和大势所趋!两岸的重新统一,在中华民族复兴的伟业中,有着其重要的和非凡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不可或缺!!

11.jpg

台湾屏东的后湾村,是台湾海峡边一个偏僻的渔村。台湾海峡在屏东海边形成多个凹进的海湾,成为避风良港,后湾就是一个岸缓沙细、水波不兴的天然港湾。小村人靠海而生,即使现在的后湾,退潮时到海边礁石上采集天然海盐,仍是赠送客人的最珍贵礼物。

如今的后湾村平静且名不见经传,但后湾人的祖先可是大历史的见证者。在后湾边上的海洋生物馆旁,有一座残碑。看介绍,这里原来是“牡丹社事件”时,侵台日军的扎营地。

22.jpg

 残碑

33.jpg

图为保力溪口处。

1894年,日本发动了侵略中国台湾的“牡丹社事件”。当时,日军沿保力溪河口登陆占领社尞村。后因保力溪涨水淹没营地,日军便翻过海拔仅80米的龟山到后湾村扎营。后湾村人在村旁的龟山上看到日军沿着四重溪进攻牡丹社,看到日军趾高气扬地出入营地,看到日军因为不服台湾水土而瘟疫蔓延,看到日军在后湾海边焚烧战死病死的军士尸体,看到日军爬上那艘从美国租来的商船撤离台湾。

不要小看了“牡丹社事件”,这是日本明治维新后的第一次对外侵略战争,也是日本对外扩张的开始。它更是近代史上日本第一次侵华战争,它更像是日本并吞琉球王国、发动甲午战争、逼迫中国割让台湾的序曲。也许,125年前的那场战争离今天已经很遥远。当年被杀的牡丹社头人阿古禄父子的尸骨早已作朽,今天的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似乎忘了这段历史。看看他们对日本的媚态,了解中日近代史、了解日本殖民台湾历史的人,不禁感到心酸与气氛。

台湾当局立法部门负责人苏嘉全访日时媚态十足地说“台日如夫妻,日本哭台湾哭,日本笑台湾笑”,说得日本人都笑了,那是嘲笑。台湾外事部门负责人吴钊燮竟在公务上称日本驻台代表为“大哥哥”,自称“小弟”,让人笑掉大牙。最近,更有拿着日本首相假贺电邀功的,那更是丑态毕露了。

日本东京都前知事石原慎太郎,在谈到日本外交时说“日本如小妾般看美国的脸色”。日本经济虽强,但外交从来都是以美国的标准站队,这是一种选择,更是一种深入骨髓的自觉。如果说日本作为战败国还有无奈,那么,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如今背叛自已的祖国,主动向东京方面示好,则更是一种自觉自愿的投靠行为。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为了媚日,在历史问题上不断“合理化”日本对台湾的侵略,美化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甚至连日本在台湾强征慰安妇,都变成是“自愿”行为了。在现实问题上更是不敢与日本争利益。蔡英文一上台,国际上都不承认的“冲之鸟礁”变成了“冲之鸟”了,蔡英文去“礁”留“鸟”,台湾渔民的渔权就没有了。在钓鱼岛、日本“核食”等问题,莫不作出重大让步。

是民进党蔡英文当局真的不知道日本侵略台湾的历史吗?答案是否定的。在后湾村不远的另一个山头上,还立着一座残碑。这座碑是日本殖民统治台湾时期,为了纪念当年率领日军侵台、制造“牡丹社事件”的西乡从道而修建的。这个西乡都督纪念碑在台湾光复后,被改成“澄清海宇 还我河山”碑。2016年蔡英文上台后,绿营执政的屏东县凿去这八个字,企图恢复“西乡都督纪念碑”,只是慑于舆论不满未敢如此,才造成了今天看到的残碑。由此可见,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为了讨好日本方面,是花了何等的心机。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如此作为,是由他们的“台独”本质决定的。搞“台独”必须找靠山寻支持。日本一些人的所作所为让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感到有机可乘,加上日本殖民台湾“皇民化”改造培养起来的对日本亲近感,使民进党蔡英文当局自觉地把昔日的“主子”当成了卖身投靠的“哥哥”,丑态也就自然地流露出来了。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想通过媚日来为“台独”壮胆,只是在中国崛起、中日关系不断改善的大环境下,“哥哥”大概是不会有多少温情回应的了。用升高两岸对立来为“台独”造势,只能在国际社会撞得头破血流,用“芒果干”(亡“国”感)来骗2020年选举的选票,更可能加速灭亡。


英雄归来a 发表于  2019-10-14 12:47:01 0字 ( 0/19)

少个连接字‘的’字,应为‘需要跨过的鸿沟’。致歉!阮小俊

少个连接字‘的’字,应为‘需要跨过的鸿沟’。致歉!阮小俊

11.jpg

台湾屏东的后湾村,是台湾海峡边一个偏僻的渔村。台湾海峡在屏东海边形成多个凹进的海湾,成为避风良港,后湾就是一个岸缓沙细、水波不兴的天然港湾。小村人靠海而生,即使现在的后湾,退潮时到海边礁石上采集天然海盐,仍是赠送客人的最珍贵礼物。

如今的后湾村平静且名不见经传,但后湾人的祖先可是大历史的见证者。在后湾边上的海洋生物馆旁,有一座残碑。看介绍,这里原来是“牡丹社事件”时,侵台日军的扎营地。

22.jpg

 残碑

33.jpg

图为保力溪口处。

1894年,日本发动了侵略中国台湾的“牡丹社事件”。当时,日军沿保力溪河口登陆占领社尞村。后因保力溪涨水淹没营地,日军便翻过海拔仅80米的龟山到后湾村扎营。后湾村人在村旁的龟山上看到日军沿着四重溪进攻牡丹社,看到日军趾高气扬地出入营地,看到日军因为不服台湾水土而瘟疫蔓延,看到日军在后湾海边焚烧战死病死的军士尸体,看到日军爬上那艘从美国租来的商船撤离台湾。

不要小看了“牡丹社事件”,这是日本明治维新后的第一次对外侵略战争,也是日本对外扩张的开始。它更是近代史上日本第一次侵华战争,它更像是日本并吞琉球王国、发动甲午战争、逼迫中国割让台湾的序曲。也许,125年前的那场战争离今天已经很遥远。当年被杀的牡丹社头人阿古禄父子的尸骨早已作朽,今天的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似乎忘了这段历史。看看他们对日本的媚态,了解中日近代史、了解日本殖民台湾历史的人,不禁感到心酸与气氛。

台湾当局立法部门负责人苏嘉全访日时媚态十足地说“台日如夫妻,日本哭台湾哭,日本笑台湾笑”,说得日本人都笑了,那是嘲笑。台湾外事部门负责人吴钊燮竟在公务上称日本驻台代表为“大哥哥”,自称“小弟”,让人笑掉大牙。最近,更有拿着日本首相假贺电邀功的,那更是丑态毕露了。

日本东京都前知事石原慎太郎,在谈到日本外交时说“日本如小妾般看美国的脸色”。日本经济虽强,但外交从来都是以美国的标准站队,这是一种选择,更是一种深入骨髓的自觉。如果说日本作为战败国还有无奈,那么,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如今背叛自已的祖国,主动向东京方面示好,则更是一种自觉自愿的投靠行为。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为了媚日,在历史问题上不断“合理化”日本对台湾的侵略,美化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甚至连日本在台湾强征慰安妇,都变成是“自愿”行为了。在现实问题上更是不敢与日本争利益。蔡英文一上台,国际上都不承认的“冲之鸟礁”变成了“冲之鸟”了,蔡英文去“礁”留“鸟”,台湾渔民的渔权就没有了。在钓鱼岛、日本“核食”等问题,莫不作出重大让步。

是民进党蔡英文当局真的不知道日本侵略台湾的历史吗?答案是否定的。在后湾村不远的另一个山头上,还立着一座残碑。这座碑是日本殖民统治台湾时期,为了纪念当年率领日军侵台、制造“牡丹社事件”的西乡从道而修建的。这个西乡都督纪念碑在台湾光复后,被改成“澄清海宇 还我河山”碑。2016年蔡英文上台后,绿营执政的屏东县凿去这八个字,企图恢复“西乡都督纪念碑”,只是慑于舆论不满未敢如此,才造成了今天看到的残碑。由此可见,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为了讨好日本方面,是花了何等的心机。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如此作为,是由他们的“台独”本质决定的。搞“台独”必须找靠山寻支持。日本一些人的所作所为让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感到有机可乘,加上日本殖民台湾“皇民化”改造培养起来的对日本亲近感,使民进党蔡英文当局自觉地把昔日的“主子”当成了卖身投靠的“哥哥”,丑态也就自然地流露出来了。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想通过媚日来为“台独”壮胆,只是在中国崛起、中日关系不断改善的大环境下,“哥哥”大概是不会有多少温情回应的了。用升高两岸对立来为“台独”造势,只能在国际社会撞得头破血流,用“芒果干”(亡“国”感)来骗2020年选举的选票,更可能加速灭亡。


一鹤排空 发表于  2019-10-14 13:37:38 157字 ( 0/26)

谄媚讨好日本只会让国人痛恨,让人瞧不起成为被人利用的一颗棋子。除了损害民族团结,毫无好处。蔡的所作所为早晚会引起民愤,忘本啊!

11.jpg

台湾屏东的后湾村,是台湾海峡边一个偏僻的渔村。台湾海峡在屏东海边形成多个凹进的海湾,成为避风良港,后湾就是一个岸缓沙细、水波不兴的天然港湾。小村人靠海而生,即使现在的后湾,退潮时到海边礁石上采集天然海盐,仍是赠送客人的最珍贵礼物。

如今的后湾村平静且名不见经传,但后湾人的祖先可是大历史的见证者。在后湾边上的海洋生物馆旁,有一座残碑。看介绍,这里原来是“牡丹社事件”时,侵台日军的扎营地。

22.jpg

 残碑

33.jpg

图为保力溪口处。

1894年,日本发动了侵略中国台湾的“牡丹社事件”。当时,日军沿保力溪河口登陆占领社尞村。后因保力溪涨水淹没营地,日军便翻过海拔仅80米的龟山到后湾村扎营。后湾村人在村旁的龟山上看到日军沿着四重溪进攻牡丹社,看到日军趾高气扬地出入营地,看到日军因为不服台湾水土而瘟疫蔓延,看到日军在后湾海边焚烧战死病死的军士尸体,看到日军爬上那艘从美国租来的商船撤离台湾。

不要小看了“牡丹社事件”,这是日本明治维新后的第一次对外侵略战争,也是日本对外扩张的开始。它更是近代史上日本第一次侵华战争,它更像是日本并吞琉球王国、发动甲午战争、逼迫中国割让台湾的序曲。也许,125年前的那场战争离今天已经很遥远。当年被杀的牡丹社头人阿古禄父子的尸骨早已作朽,今天的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似乎忘了这段历史。看看他们对日本的媚态,了解中日近代史、了解日本殖民台湾历史的人,不禁感到心酸与气氛。

台湾当局立法部门负责人苏嘉全访日时媚态十足地说“台日如夫妻,日本哭台湾哭,日本笑台湾笑”,说得日本人都笑了,那是嘲笑。台湾外事部门负责人吴钊燮竟在公务上称日本驻台代表为“大哥哥”,自称“小弟”,让人笑掉大牙。最近,更有拿着日本首相假贺电邀功的,那更是丑态毕露了。

日本东京都前知事石原慎太郎,在谈到日本外交时说“日本如小妾般看美国的脸色”。日本经济虽强,但外交从来都是以美国的标准站队,这是一种选择,更是一种深入骨髓的自觉。如果说日本作为战败国还有无奈,那么,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如今背叛自已的祖国,主动向东京方面示好,则更是一种自觉自愿的投靠行为。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为了媚日,在历史问题上不断“合理化”日本对台湾的侵略,美化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甚至连日本在台湾强征慰安妇,都变成是“自愿”行为了。在现实问题上更是不敢与日本争利益。蔡英文一上台,国际上都不承认的“冲之鸟礁”变成了“冲之鸟”了,蔡英文去“礁”留“鸟”,台湾渔民的渔权就没有了。在钓鱼岛、日本“核食”等问题,莫不作出重大让步。

是民进党蔡英文当局真的不知道日本侵略台湾的历史吗?答案是否定的。在后湾村不远的另一个山头上,还立着一座残碑。这座碑是日本殖民统治台湾时期,为了纪念当年率领日军侵台、制造“牡丹社事件”的西乡从道而修建的。这个西乡都督纪念碑在台湾光复后,被改成“澄清海宇 还我河山”碑。2016年蔡英文上台后,绿营执政的屏东县凿去这八个字,企图恢复“西乡都督纪念碑”,只是慑于舆论不满未敢如此,才造成了今天看到的残碑。由此可见,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为了讨好日本方面,是花了何等的心机。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如此作为,是由他们的“台独”本质决定的。搞“台独”必须找靠山寻支持。日本一些人的所作所为让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感到有机可乘,加上日本殖民台湾“皇民化”改造培养起来的对日本亲近感,使民进党蔡英文当局自觉地把昔日的“主子”当成了卖身投靠的“哥哥”,丑态也就自然地流露出来了。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想通过媚日来为“台独”壮胆,只是在中国崛起、中日关系不断改善的大环境下,“哥哥”大概是不会有多少温情回应的了。用升高两岸对立来为“台独”造势,只能在国际社会撞得头破血流,用“芒果干”(亡“国”感)来骗2020年选举的选票,更可能加速灭亡。


英雄归来a 发表于  2019-10-14 14:09:36 0字 ( 0/15)

‘下’误成‘入’,应为:投下巨大的阴影。致歉!阮小俊

‘下’误成‘入’,应为:投下巨大的阴影。致歉!阮小俊

11.jpg

台湾屏东的后湾村,是台湾海峡边一个偏僻的渔村。台湾海峡在屏东海边形成多个凹进的海湾,成为避风良港,后湾就是一个岸缓沙细、水波不兴的天然港湾。小村人靠海而生,即使现在的后湾,退潮时到海边礁石上采集天然海盐,仍是赠送客人的最珍贵礼物。

如今的后湾村平静且名不见经传,但后湾人的祖先可是大历史的见证者。在后湾边上的海洋生物馆旁,有一座残碑。看介绍,这里原来是“牡丹社事件”时,侵台日军的扎营地。

22.jpg

 残碑

33.jpg

图为保力溪口处。

1894年,日本发动了侵略中国台湾的“牡丹社事件”。当时,日军沿保力溪河口登陆占领社尞村。后因保力溪涨水淹没营地,日军便翻过海拔仅80米的龟山到后湾村扎营。后湾村人在村旁的龟山上看到日军沿着四重溪进攻牡丹社,看到日军趾高气扬地出入营地,看到日军因为不服台湾水土而瘟疫蔓延,看到日军在后湾海边焚烧战死病死的军士尸体,看到日军爬上那艘从美国租来的商船撤离台湾。

不要小看了“牡丹社事件”,这是日本明治维新后的第一次对外侵略战争,也是日本对外扩张的开始。它更是近代史上日本第一次侵华战争,它更像是日本并吞琉球王国、发动甲午战争、逼迫中国割让台湾的序曲。也许,125年前的那场战争离今天已经很遥远。当年被杀的牡丹社头人阿古禄父子的尸骨早已作朽,今天的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似乎忘了这段历史。看看他们对日本的媚态,了解中日近代史、了解日本殖民台湾历史的人,不禁感到心酸与气氛。

台湾当局立法部门负责人苏嘉全访日时媚态十足地说“台日如夫妻,日本哭台湾哭,日本笑台湾笑”,说得日本人都笑了,那是嘲笑。台湾外事部门负责人吴钊燮竟在公务上称日本驻台代表为“大哥哥”,自称“小弟”,让人笑掉大牙。最近,更有拿着日本首相假贺电邀功的,那更是丑态毕露了。

日本东京都前知事石原慎太郎,在谈到日本外交时说“日本如小妾般看美国的脸色”。日本经济虽强,但外交从来都是以美国的标准站队,这是一种选择,更是一种深入骨髓的自觉。如果说日本作为战败国还有无奈,那么,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如今背叛自已的祖国,主动向东京方面示好,则更是一种自觉自愿的投靠行为。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为了媚日,在历史问题上不断“合理化”日本对台湾的侵略,美化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甚至连日本在台湾强征慰安妇,都变成是“自愿”行为了。在现实问题上更是不敢与日本争利益。蔡英文一上台,国际上都不承认的“冲之鸟礁”变成了“冲之鸟”了,蔡英文去“礁”留“鸟”,台湾渔民的渔权就没有了。在钓鱼岛、日本“核食”等问题,莫不作出重大让步。

是民进党蔡英文当局真的不知道日本侵略台湾的历史吗?答案是否定的。在后湾村不远的另一个山头上,还立着一座残碑。这座碑是日本殖民统治台湾时期,为了纪念当年率领日军侵台、制造“牡丹社事件”的西乡从道而修建的。这个西乡都督纪念碑在台湾光复后,被改成“澄清海宇 还我河山”碑。2016年蔡英文上台后,绿营执政的屏东县凿去这八个字,企图恢复“西乡都督纪念碑”,只是慑于舆论不满未敢如此,才造成了今天看到的残碑。由此可见,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为了讨好日本方面,是花了何等的心机。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如此作为,是由他们的“台独”本质决定的。搞“台独”必须找靠山寻支持。日本一些人的所作所为让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感到有机可乘,加上日本殖民台湾“皇民化”改造培养起来的对日本亲近感,使民进党蔡英文当局自觉地把昔日的“主子”当成了卖身投靠的“哥哥”,丑态也就自然地流露出来了。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想通过媚日来为“台独”壮胆,只是在中国崛起、中日关系不断改善的大环境下,“哥哥”大概是不会有多少温情回应的了。用升高两岸对立来为“台独”造势,只能在国际社会撞得头破血流,用“芒果干”(亡“国”感)来骗2020年选举的选票,更可能加速灭亡。


audiooo 发表于  2019-10-14 18:03:53 10字 ( 0/21)

奴颜婢膝,品格低下。

11.jpg

台湾屏东的后湾村,是台湾海峡边一个偏僻的渔村。台湾海峡在屏东海边形成多个凹进的海湾,成为避风良港,后湾就是一个岸缓沙细、水波不兴的天然港湾。小村人靠海而生,即使现在的后湾,退潮时到海边礁石上采集天然海盐,仍是赠送客人的最珍贵礼物。

如今的后湾村平静且名不见经传,但后湾人的祖先可是大历史的见证者。在后湾边上的海洋生物馆旁,有一座残碑。看介绍,这里原来是“牡丹社事件”时,侵台日军的扎营地。

22.jpg

 残碑

33.jpg

图为保力溪口处。

1894年,日本发动了侵略中国台湾的“牡丹社事件”。当时,日军沿保力溪河口登陆占领社尞村。后因保力溪涨水淹没营地,日军便翻过海拔仅80米的龟山到后湾村扎营。后湾村人在村旁的龟山上看到日军沿着四重溪进攻牡丹社,看到日军趾高气扬地出入营地,看到日军因为不服台湾水土而瘟疫蔓延,看到日军在后湾海边焚烧战死病死的军士尸体,看到日军爬上那艘从美国租来的商船撤离台湾。

不要小看了“牡丹社事件”,这是日本明治维新后的第一次对外侵略战争,也是日本对外扩张的开始。它更是近代史上日本第一次侵华战争,它更像是日本并吞琉球王国、发动甲午战争、逼迫中国割让台湾的序曲。也许,125年前的那场战争离今天已经很遥远。当年被杀的牡丹社头人阿古禄父子的尸骨早已作朽,今天的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似乎忘了这段历史。看看他们对日本的媚态,了解中日近代史、了解日本殖民台湾历史的人,不禁感到心酸与气氛。

台湾当局立法部门负责人苏嘉全访日时媚态十足地说“台日如夫妻,日本哭台湾哭,日本笑台湾笑”,说得日本人都笑了,那是嘲笑。台湾外事部门负责人吴钊燮竟在公务上称日本驻台代表为“大哥哥”,自称“小弟”,让人笑掉大牙。最近,更有拿着日本首相假贺电邀功的,那更是丑态毕露了。

日本东京都前知事石原慎太郎,在谈到日本外交时说“日本如小妾般看美国的脸色”。日本经济虽强,但外交从来都是以美国的标准站队,这是一种选择,更是一种深入骨髓的自觉。如果说日本作为战败国还有无奈,那么,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如今背叛自已的祖国,主动向东京方面示好,则更是一种自觉自愿的投靠行为。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为了媚日,在历史问题上不断“合理化”日本对台湾的侵略,美化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甚至连日本在台湾强征慰安妇,都变成是“自愿”行为了。在现实问题上更是不敢与日本争利益。蔡英文一上台,国际上都不承认的“冲之鸟礁”变成了“冲之鸟”了,蔡英文去“礁”留“鸟”,台湾渔民的渔权就没有了。在钓鱼岛、日本“核食”等问题,莫不作出重大让步。

是民进党蔡英文当局真的不知道日本侵略台湾的历史吗?答案是否定的。在后湾村不远的另一个山头上,还立着一座残碑。这座碑是日本殖民统治台湾时期,为了纪念当年率领日军侵台、制造“牡丹社事件”的西乡从道而修建的。这个西乡都督纪念碑在台湾光复后,被改成“澄清海宇 还我河山”碑。2016年蔡英文上台后,绿营执政的屏东县凿去这八个字,企图恢复“西乡都督纪念碑”,只是慑于舆论不满未敢如此,才造成了今天看到的残碑。由此可见,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为了讨好日本方面,是花了何等的心机。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如此作为,是由他们的“台独”本质决定的。搞“台独”必须找靠山寻支持。日本一些人的所作所为让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感到有机可乘,加上日本殖民台湾“皇民化”改造培养起来的对日本亲近感,使民进党蔡英文当局自觉地把昔日的“主子”当成了卖身投靠的“哥哥”,丑态也就自然地流露出来了。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想通过媚日来为“台独”壮胆,只是在中国崛起、中日关系不断改善的大环境下,“哥哥”大概是不会有多少温情回应的了。用升高两岸对立来为“台独”造势,只能在国际社会撞得头破血流,用“芒果干”(亡“国”感)来骗2020年选举的选票,更可能加速灭亡。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9-10-15 00:19:24 72字 ( 0/6)

蔡英文是个女汉奸,她爸爸也是汉奸,她一家人都是汉奸,她当然要称小日本大哥哥,蔡英文一个女人称小日本大哥哥多嘛酸,你也叫得出口,不要脸,骚祸---

11.jpg

台湾屏东的后湾村,是台湾海峡边一个偏僻的渔村。台湾海峡在屏东海边形成多个凹进的海湾,成为避风良港,后湾就是一个岸缓沙细、水波不兴的天然港湾。小村人靠海而生,即使现在的后湾,退潮时到海边礁石上采集天然海盐,仍是赠送客人的最珍贵礼物。

如今的后湾村平静且名不见经传,但后湾人的祖先可是大历史的见证者。在后湾边上的海洋生物馆旁,有一座残碑。看介绍,这里原来是“牡丹社事件”时,侵台日军的扎营地。

22.jpg

 残碑

33.jpg

图为保力溪口处。

1894年,日本发动了侵略中国台湾的“牡丹社事件”。当时,日军沿保力溪河口登陆占领社尞村。后因保力溪涨水淹没营地,日军便翻过海拔仅80米的龟山到后湾村扎营。后湾村人在村旁的龟山上看到日军沿着四重溪进攻牡丹社,看到日军趾高气扬地出入营地,看到日军因为不服台湾水土而瘟疫蔓延,看到日军在后湾海边焚烧战死病死的军士尸体,看到日军爬上那艘从美国租来的商船撤离台湾。

不要小看了“牡丹社事件”,这是日本明治维新后的第一次对外侵略战争,也是日本对外扩张的开始。它更是近代史上日本第一次侵华战争,它更像是日本并吞琉球王国、发动甲午战争、逼迫中国割让台湾的序曲。也许,125年前的那场战争离今天已经很遥远。当年被杀的牡丹社头人阿古禄父子的尸骨早已作朽,今天的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似乎忘了这段历史。看看他们对日本的媚态,了解中日近代史、了解日本殖民台湾历史的人,不禁感到心酸与气氛。

台湾当局立法部门负责人苏嘉全访日时媚态十足地说“台日如夫妻,日本哭台湾哭,日本笑台湾笑”,说得日本人都笑了,那是嘲笑。台湾外事部门负责人吴钊燮竟在公务上称日本驻台代表为“大哥哥”,自称“小弟”,让人笑掉大牙。最近,更有拿着日本首相假贺电邀功的,那更是丑态毕露了。

日本东京都前知事石原慎太郎,在谈到日本外交时说“日本如小妾般看美国的脸色”。日本经济虽强,但外交从来都是以美国的标准站队,这是一种选择,更是一种深入骨髓的自觉。如果说日本作为战败国还有无奈,那么,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如今背叛自已的祖国,主动向东京方面示好,则更是一种自觉自愿的投靠行为。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为了媚日,在历史问题上不断“合理化”日本对台湾的侵略,美化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甚至连日本在台湾强征慰安妇,都变成是“自愿”行为了。在现实问题上更是不敢与日本争利益。蔡英文一上台,国际上都不承认的“冲之鸟礁”变成了“冲之鸟”了,蔡英文去“礁”留“鸟”,台湾渔民的渔权就没有了。在钓鱼岛、日本“核食”等问题,莫不作出重大让步。

是民进党蔡英文当局真的不知道日本侵略台湾的历史吗?答案是否定的。在后湾村不远的另一个山头上,还立着一座残碑。这座碑是日本殖民统治台湾时期,为了纪念当年率领日军侵台、制造“牡丹社事件”的西乡从道而修建的。这个西乡都督纪念碑在台湾光复后,被改成“澄清海宇 还我河山”碑。2016年蔡英文上台后,绿营执政的屏东县凿去这八个字,企图恢复“西乡都督纪念碑”,只是慑于舆论不满未敢如此,才造成了今天看到的残碑。由此可见,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为了讨好日本方面,是花了何等的心机。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如此作为,是由他们的“台独”本质决定的。搞“台独”必须找靠山寻支持。日本一些人的所作所为让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感到有机可乘,加上日本殖民台湾“皇民化”改造培养起来的对日本亲近感,使民进党蔡英文当局自觉地把昔日的“主子”当成了卖身投靠的“哥哥”,丑态也就自然地流露出来了。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想通过媚日来为“台独”壮胆,只是在中国崛起、中日关系不断改善的大环境下,“哥哥”大概是不会有多少温情回应的了。用升高两岸对立来为“台独”造势,只能在国际社会撞得头破血流,用“芒果干”(亡“国”感)来骗2020年选举的选票,更可能加速灭亡。


説真話的人 发表于  2019-10-15 08:18:12 20字 ( 0/7)

是不是蔡小姐想在日本找个哥哥把自己嫁了。

11.jpg

台湾屏东的后湾村,是台湾海峡边一个偏僻的渔村。台湾海峡在屏东海边形成多个凹进的海湾,成为避风良港,后湾就是一个岸缓沙细、水波不兴的天然港湾。小村人靠海而生,即使现在的后湾,退潮时到海边礁石上采集天然海盐,仍是赠送客人的最珍贵礼物。

如今的后湾村平静且名不见经传,但后湾人的祖先可是大历史的见证者。在后湾边上的海洋生物馆旁,有一座残碑。看介绍,这里原来是“牡丹社事件”时,侵台日军的扎营地。

22.jpg

 残碑

33.jpg

图为保力溪口处。

1894年,日本发动了侵略中国台湾的“牡丹社事件”。当时,日军沿保力溪河口登陆占领社尞村。后因保力溪涨水淹没营地,日军便翻过海拔仅80米的龟山到后湾村扎营。后湾村人在村旁的龟山上看到日军沿着四重溪进攻牡丹社,看到日军趾高气扬地出入营地,看到日军因为不服台湾水土而瘟疫蔓延,看到日军在后湾海边焚烧战死病死的军士尸体,看到日军爬上那艘从美国租来的商船撤离台湾。

不要小看了“牡丹社事件”,这是日本明治维新后的第一次对外侵略战争,也是日本对外扩张的开始。它更是近代史上日本第一次侵华战争,它更像是日本并吞琉球王国、发动甲午战争、逼迫中国割让台湾的序曲。也许,125年前的那场战争离今天已经很遥远。当年被杀的牡丹社头人阿古禄父子的尸骨早已作朽,今天的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似乎忘了这段历史。看看他们对日本的媚态,了解中日近代史、了解日本殖民台湾历史的人,不禁感到心酸与气氛。

台湾当局立法部门负责人苏嘉全访日时媚态十足地说“台日如夫妻,日本哭台湾哭,日本笑台湾笑”,说得日本人都笑了,那是嘲笑。台湾外事部门负责人吴钊燮竟在公务上称日本驻台代表为“大哥哥”,自称“小弟”,让人笑掉大牙。最近,更有拿着日本首相假贺电邀功的,那更是丑态毕露了。

日本东京都前知事石原慎太郎,在谈到日本外交时说“日本如小妾般看美国的脸色”。日本经济虽强,但外交从来都是以美国的标准站队,这是一种选择,更是一种深入骨髓的自觉。如果说日本作为战败国还有无奈,那么,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如今背叛自已的祖国,主动向东京方面示好,则更是一种自觉自愿的投靠行为。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为了媚日,在历史问题上不断“合理化”日本对台湾的侵略,美化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甚至连日本在台湾强征慰安妇,都变成是“自愿”行为了。在现实问题上更是不敢与日本争利益。蔡英文一上台,国际上都不承认的“冲之鸟礁”变成了“冲之鸟”了,蔡英文去“礁”留“鸟”,台湾渔民的渔权就没有了。在钓鱼岛、日本“核食”等问题,莫不作出重大让步。

是民进党蔡英文当局真的不知道日本侵略台湾的历史吗?答案是否定的。在后湾村不远的另一个山头上,还立着一座残碑。这座碑是日本殖民统治台湾时期,为了纪念当年率领日军侵台、制造“牡丹社事件”的西乡从道而修建的。这个西乡都督纪念碑在台湾光复后,被改成“澄清海宇 还我河山”碑。2016年蔡英文上台后,绿营执政的屏东县凿去这八个字,企图恢复“西乡都督纪念碑”,只是慑于舆论不满未敢如此,才造成了今天看到的残碑。由此可见,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为了讨好日本方面,是花了何等的心机。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如此作为,是由他们的“台独”本质决定的。搞“台独”必须找靠山寻支持。日本一些人的所作所为让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感到有机可乘,加上日本殖民台湾“皇民化”改造培养起来的对日本亲近感,使民进党蔡英文当局自觉地把昔日的“主子”当成了卖身投靠的“哥哥”,丑态也就自然地流露出来了。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想通过媚日来为“台独”壮胆,只是在中国崛起、中日关系不断改善的大环境下,“哥哥”大概是不会有多少温情回应的了。用升高两岸对立来为“台独”造势,只能在国际社会撞得头破血流,用“芒果干”(亡“国”感)来骗2020年选举的选票,更可能加速灭亡。


説真話的人 发表于  2019-10-15 08:25:07 31字 ( 0/4)

蔡小姐还是找个日本哥哥把自己嫁了吧,别留在台湾祸害中国台湾了。

11.jpg

台湾屏东的后湾村,是台湾海峡边一个偏僻的渔村。台湾海峡在屏东海边形成多个凹进的海湾,成为避风良港,后湾就是一个岸缓沙细、水波不兴的天然港湾。小村人靠海而生,即使现在的后湾,退潮时到海边礁石上采集天然海盐,仍是赠送客人的最珍贵礼物。

如今的后湾村平静且名不见经传,但后湾人的祖先可是大历史的见证者。在后湾边上的海洋生物馆旁,有一座残碑。看介绍,这里原来是“牡丹社事件”时,侵台日军的扎营地。

22.jpg

 残碑

33.jpg

图为保力溪口处。

1894年,日本发动了侵略中国台湾的“牡丹社事件”。当时,日军沿保力溪河口登陆占领社尞村。后因保力溪涨水淹没营地,日军便翻过海拔仅80米的龟山到后湾村扎营。后湾村人在村旁的龟山上看到日军沿着四重溪进攻牡丹社,看到日军趾高气扬地出入营地,看到日军因为不服台湾水土而瘟疫蔓延,看到日军在后湾海边焚烧战死病死的军士尸体,看到日军爬上那艘从美国租来的商船撤离台湾。

不要小看了“牡丹社事件”,这是日本明治维新后的第一次对外侵略战争,也是日本对外扩张的开始。它更是近代史上日本第一次侵华战争,它更像是日本并吞琉球王国、发动甲午战争、逼迫中国割让台湾的序曲。也许,125年前的那场战争离今天已经很遥远。当年被杀的牡丹社头人阿古禄父子的尸骨早已作朽,今天的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似乎忘了这段历史。看看他们对日本的媚态,了解中日近代史、了解日本殖民台湾历史的人,不禁感到心酸与气氛。

台湾当局立法部门负责人苏嘉全访日时媚态十足地说“台日如夫妻,日本哭台湾哭,日本笑台湾笑”,说得日本人都笑了,那是嘲笑。台湾外事部门负责人吴钊燮竟在公务上称日本驻台代表为“大哥哥”,自称“小弟”,让人笑掉大牙。最近,更有拿着日本首相假贺电邀功的,那更是丑态毕露了。

日本东京都前知事石原慎太郎,在谈到日本外交时说“日本如小妾般看美国的脸色”。日本经济虽强,但外交从来都是以美国的标准站队,这是一种选择,更是一种深入骨髓的自觉。如果说日本作为战败国还有无奈,那么,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如今背叛自已的祖国,主动向东京方面示好,则更是一种自觉自愿的投靠行为。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为了媚日,在历史问题上不断“合理化”日本对台湾的侵略,美化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甚至连日本在台湾强征慰安妇,都变成是“自愿”行为了。在现实问题上更是不敢与日本争利益。蔡英文一上台,国际上都不承认的“冲之鸟礁”变成了“冲之鸟”了,蔡英文去“礁”留“鸟”,台湾渔民的渔权就没有了。在钓鱼岛、日本“核食”等问题,莫不作出重大让步。

是民进党蔡英文当局真的不知道日本侵略台湾的历史吗?答案是否定的。在后湾村不远的另一个山头上,还立着一座残碑。这座碑是日本殖民统治台湾时期,为了纪念当年率领日军侵台、制造“牡丹社事件”的西乡从道而修建的。这个西乡都督纪念碑在台湾光复后,被改成“澄清海宇 还我河山”碑。2016年蔡英文上台后,绿营执政的屏东县凿去这八个字,企图恢复“西乡都督纪念碑”,只是慑于舆论不满未敢如此,才造成了今天看到的残碑。由此可见,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为了讨好日本方面,是花了何等的心机。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如此作为,是由他们的“台独”本质决定的。搞“台独”必须找靠山寻支持。日本一些人的所作所为让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感到有机可乘,加上日本殖民台湾“皇民化”改造培养起来的对日本亲近感,使民进党蔡英文当局自觉地把昔日的“主子”当成了卖身投靠的“哥哥”,丑态也就自然地流露出来了。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想通过媚日来为“台独”壮胆,只是在中国崛起、中日关系不断改善的大环境下,“哥哥”大概是不会有多少温情回应的了。用升高两岸对立来为“台独”造势,只能在国际社会撞得头破血流,用“芒果干”(亡“国”感)来骗2020年选举的选票,更可能加速灭亡。


麻海一粟 发表于  2019-10-15 09:14:16 46字 ( 0/4)

蔡英文会不会就是日本人的后裔呢?台独的主体是不是就是当年日本人留下来的后裔呢?应该甄别一下。

11.jpg

台湾屏东的后湾村,是台湾海峡边一个偏僻的渔村。台湾海峡在屏东海边形成多个凹进的海湾,成为避风良港,后湾就是一个岸缓沙细、水波不兴的天然港湾。小村人靠海而生,即使现在的后湾,退潮时到海边礁石上采集天然海盐,仍是赠送客人的最珍贵礼物。

如今的后湾村平静且名不见经传,但后湾人的祖先可是大历史的见证者。在后湾边上的海洋生物馆旁,有一座残碑。看介绍,这里原来是“牡丹社事件”时,侵台日军的扎营地。

22.jpg

 残碑

33.jpg

图为保力溪口处。

1894年,日本发动了侵略中国台湾的“牡丹社事件”。当时,日军沿保力溪河口登陆占领社尞村。后因保力溪涨水淹没营地,日军便翻过海拔仅80米的龟山到后湾村扎营。后湾村人在村旁的龟山上看到日军沿着四重溪进攻牡丹社,看到日军趾高气扬地出入营地,看到日军因为不服台湾水土而瘟疫蔓延,看到日军在后湾海边焚烧战死病死的军士尸体,看到日军爬上那艘从美国租来的商船撤离台湾。

不要小看了“牡丹社事件”,这是日本明治维新后的第一次对外侵略战争,也是日本对外扩张的开始。它更是近代史上日本第一次侵华战争,它更像是日本并吞琉球王国、发动甲午战争、逼迫中国割让台湾的序曲。也许,125年前的那场战争离今天已经很遥远。当年被杀的牡丹社头人阿古禄父子的尸骨早已作朽,今天的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似乎忘了这段历史。看看他们对日本的媚态,了解中日近代史、了解日本殖民台湾历史的人,不禁感到心酸与气氛。

台湾当局立法部门负责人苏嘉全访日时媚态十足地说“台日如夫妻,日本哭台湾哭,日本笑台湾笑”,说得日本人都笑了,那是嘲笑。台湾外事部门负责人吴钊燮竟在公务上称日本驻台代表为“大哥哥”,自称“小弟”,让人笑掉大牙。最近,更有拿着日本首相假贺电邀功的,那更是丑态毕露了。

日本东京都前知事石原慎太郎,在谈到日本外交时说“日本如小妾般看美国的脸色”。日本经济虽强,但外交从来都是以美国的标准站队,这是一种选择,更是一种深入骨髓的自觉。如果说日本作为战败国还有无奈,那么,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如今背叛自已的祖国,主动向东京方面示好,则更是一种自觉自愿的投靠行为。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为了媚日,在历史问题上不断“合理化”日本对台湾的侵略,美化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甚至连日本在台湾强征慰安妇,都变成是“自愿”行为了。在现实问题上更是不敢与日本争利益。蔡英文一上台,国际上都不承认的“冲之鸟礁”变成了“冲之鸟”了,蔡英文去“礁”留“鸟”,台湾渔民的渔权就没有了。在钓鱼岛、日本“核食”等问题,莫不作出重大让步。

是民进党蔡英文当局真的不知道日本侵略台湾的历史吗?答案是否定的。在后湾村不远的另一个山头上,还立着一座残碑。这座碑是日本殖民统治台湾时期,为了纪念当年率领日军侵台、制造“牡丹社事件”的西乡从道而修建的。这个西乡都督纪念碑在台湾光复后,被改成“澄清海宇 还我河山”碑。2016年蔡英文上台后,绿营执政的屏东县凿去这八个字,企图恢复“西乡都督纪念碑”,只是慑于舆论不满未敢如此,才造成了今天看到的残碑。由此可见,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为了讨好日本方面,是花了何等的心机。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如此作为,是由他们的“台独”本质决定的。搞“台独”必须找靠山寻支持。日本一些人的所作所为让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感到有机可乘,加上日本殖民台湾“皇民化”改造培养起来的对日本亲近感,使民进党蔡英文当局自觉地把昔日的“主子”当成了卖身投靠的“哥哥”,丑态也就自然地流露出来了。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想通过媚日来为“台独”壮胆,只是在中国崛起、中日关系不断改善的大环境下,“哥哥”大概是不会有多少温情回应的了。用升高两岸对立来为“台独”造势,只能在国际社会撞得头破血流,用“芒果干”(亡“国”感)来骗2020年选举的选票,更可能加速灭亡。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