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jimmye01 发表于  2019-10-12 10:51:12 51字 ( 0/8)

多建货运铁路,才是彻底解决大货车超载问题。现在货运都从铁路压向公路,导致公路货车越建越大,没有底线了。

  10月10日18时10分许,312国道K135处、锡港路上跨桥发生桥面侧翻事故。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经初步分析,上跨桥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所致。目前,事发路段当时究竟有多少货车经过,超载程度如何,尚待进一步确认。可以确定的是,超载车辆的重量超过了高架桥的正常负荷。

  超载,这枚悬在道路交通安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又一次重重跌落。

  大货车超载,不管是机动车驾驶人,还是普通乘客,多多少少有所亲眼目睹。常在路上跑的“老司机”,碰上那些在路上仿佛摇摇晃晃的大货车,唯恐避之不及,离大货车越远越好成了一条不成文的“交规”。而在大货车时常经过的路段,各种“治超”标语也屡见不鲜。有报道引用数据称:全国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约10万人,受伤50多万人,其中50%的群死群伤重大道路交通事故与超限超载直接相关。

  实际上,治理超载早就是交通运输部门的常态工作,而并非很多人所想象的那样运动式治理、一阵风。就拿无锡来说,在该市交通运输局2018年工作计划中,就包括继续开展整治公路违法超限超载行为专项行动,在2018年的工作总结中,也提及圆满完成超载超限率控制目标。

  超载的隐患与后果人人皆知;地方交通运输部门对于超载问题也并非无所作为。那么,因车辆超载造成的桥面侧翻事故,究竟强力治理之下的“漏网之鱼”,还是隐患长期积累的必然?

  有一篇文章事后被人们反复提及:《无锡的快速内环高架还能用多久?》。作者在文中提出了载重卡车可能压坏内环高架,导致桥梁坍塌的担忧。尽管该文关注的道路并非此次事故发生的道路,但事件的性质基本类似。如今,血淋淋的事实也充分证明,超载货车压垮桥梁并非杞人忧天。

  既然交通运输部门一直都把治超视为重点工作,实施超载的企业和个人依然我行我素,恐怕只能引向一个事实,那就是现有的治理模式和手段,无法应对复杂的现实。

  事故发生之后,有人为运输行业抱屈,认为大货车如果不超载,就会面临亏本。这样的辩护固然很无力,无法成为超载的正当理由,却揭示了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实施超载的动机——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所谓亏本和超载的关系,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情势下,变成了运输企业的某种零和游戏。大量的非法改装和超载,压低了运输价格,促使更多人铤而走险,加入这场没有赢家的竞争。

  在现实中,货车超载的治理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未能形成全面覆盖。在多数地方的高速公路,人们已经很少看到明显超载的车辆。这是因为高速公路出入口普遍安装了地磅,超载货车根本没有机会进入高速路段。然而,国道、省道甚至县道等非收费的开放道路,超载现象依然普遍,此次无锡事故发生的路段即缺乏有效管理的国道。

  可能有人要问,能不能在所有道路上设置超载检验装置?目前看来并不现实,也未必能够达到理想的效果。安装检验装置,在一定程度上会牺牲道路通行效率,类似收费高速公路的模式难以大面积铺开。即便有的国道设置了检查站,其真实效果也远远不及管理更严格的高速公路。现有的超载集中于中短距离运输,大货车“老司机”知道如何躲避检查,让治超成为“猫捉老鼠”的游戏。

  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恶劣运输生态中,治理本身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甚至形成了“灰色利益链”。今年5月,央视就报道了一些车企违规生产,出厂车辆虚假标重,空车就超载的情况。为了躲避警方执法,有的地方还出现了为超载车辆探路的“黄牛”,讽刺的是,当“黄牛”被抓获以后,其账本就成了警方调查超载车辆的“黑名单”。与此同时,不排除部分执法者利用职权实施寻租。

  为进一步提高超载治理的范围与成效,首先要改进的是执法技术。目前,难以对所有道路实施固定的超限超载检查装置,理应实施动态、流动的治理方式。一些国家和地区对大型货车安装实施检测装置,车辆一旦超载就自动限速或无法启动,这种做法同样值得学习和借鉴。

  很多业内人士呼吁,要继续加大超载的处罚力度。一些货主经历着超载、处罚、再超载的恶性循环,因为处罚不彻底,所以超载车辆抱有侥幸心理,而简单的经济处罚甚至被运输者视为“成本”之一,进一步促成了其超载的动机。这种越罚越超的局面,显然也是亟待改善的。

  超载是一种违法问题,也是一种经济现象。从根本上治理超载现象,必须理清经济账。面对“你不超也有人超”的困局,一方面要进一步降低运输企业的成本,降低物流相关费用;另一方面要推动合理的市场价格调节机制,让合法守规的企业得到应有的回报,而不是依赖超载谋取不当利益。

  生命是宝贵的,对于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来说,他们既是超载行为的实施者,也是直接的受害者。摇晃的超载货车,仿佛走在钢丝绳上,不是跌入深渊,就是绳断人亡,只要一天不熄火,就一天无法逃离魔鬼的爪子。面对道路交通安全,每一个参与者都要多一分慎重,每一个人都要尽到对自我和他人的担当。

英雄归来a 发表于  2019-10-12 11:22:33 0字 ( 0/14)

现实的漏洞太多,国家在制定相关法律法规时,不能给贪腐者以可乘之机!从国家层面制定出严格的法律,一杆子插到底,万事不能仅仅以罚款了事!重典治乱,非同小事!

现实的漏洞太多,国家在制定相关法律法规时,不能给贪腐者以可乘之机!从国家层面制定出严格的法律,一杆子插到底,万事不能仅仅以罚款了事!重典治乱,非同小事!

  10月10日18时10分许,312国道K135处、锡港路上跨桥发生桥面侧翻事故。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经初步分析,上跨桥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所致。目前,事发路段当时究竟有多少货车经过,超载程度如何,尚待进一步确认。可以确定的是,超载车辆的重量超过了高架桥的正常负荷。

  超载,这枚悬在道路交通安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又一次重重跌落。

  大货车超载,不管是机动车驾驶人,还是普通乘客,多多少少有所亲眼目睹。常在路上跑的“老司机”,碰上那些在路上仿佛摇摇晃晃的大货车,唯恐避之不及,离大货车越远越好成了一条不成文的“交规”。而在大货车时常经过的路段,各种“治超”标语也屡见不鲜。有报道引用数据称:全国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约10万人,受伤50多万人,其中50%的群死群伤重大道路交通事故与超限超载直接相关。

  实际上,治理超载早就是交通运输部门的常态工作,而并非很多人所想象的那样运动式治理、一阵风。就拿无锡来说,在该市交通运输局2018年工作计划中,就包括继续开展整治公路违法超限超载行为专项行动,在2018年的工作总结中,也提及圆满完成超载超限率控制目标。

  超载的隐患与后果人人皆知;地方交通运输部门对于超载问题也并非无所作为。那么,因车辆超载造成的桥面侧翻事故,究竟强力治理之下的“漏网之鱼”,还是隐患长期积累的必然?

  有一篇文章事后被人们反复提及:《无锡的快速内环高架还能用多久?》。作者在文中提出了载重卡车可能压坏内环高架,导致桥梁坍塌的担忧。尽管该文关注的道路并非此次事故发生的道路,但事件的性质基本类似。如今,血淋淋的事实也充分证明,超载货车压垮桥梁并非杞人忧天。

  既然交通运输部门一直都把治超视为重点工作,实施超载的企业和个人依然我行我素,恐怕只能引向一个事实,那就是现有的治理模式和手段,无法应对复杂的现实。

  事故发生之后,有人为运输行业抱屈,认为大货车如果不超载,就会面临亏本。这样的辩护固然很无力,无法成为超载的正当理由,却揭示了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实施超载的动机——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所谓亏本和超载的关系,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情势下,变成了运输企业的某种零和游戏。大量的非法改装和超载,压低了运输价格,促使更多人铤而走险,加入这场没有赢家的竞争。

  在现实中,货车超载的治理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未能形成全面覆盖。在多数地方的高速公路,人们已经很少看到明显超载的车辆。这是因为高速公路出入口普遍安装了地磅,超载货车根本没有机会进入高速路段。然而,国道、省道甚至县道等非收费的开放道路,超载现象依然普遍,此次无锡事故发生的路段即缺乏有效管理的国道。

  可能有人要问,能不能在所有道路上设置超载检验装置?目前看来并不现实,也未必能够达到理想的效果。安装检验装置,在一定程度上会牺牲道路通行效率,类似收费高速公路的模式难以大面积铺开。即便有的国道设置了检查站,其真实效果也远远不及管理更严格的高速公路。现有的超载集中于中短距离运输,大货车“老司机”知道如何躲避检查,让治超成为“猫捉老鼠”的游戏。

  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恶劣运输生态中,治理本身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甚至形成了“灰色利益链”。今年5月,央视就报道了一些车企违规生产,出厂车辆虚假标重,空车就超载的情况。为了躲避警方执法,有的地方还出现了为超载车辆探路的“黄牛”,讽刺的是,当“黄牛”被抓获以后,其账本就成了警方调查超载车辆的“黑名单”。与此同时,不排除部分执法者利用职权实施寻租。

  为进一步提高超载治理的范围与成效,首先要改进的是执法技术。目前,难以对所有道路实施固定的超限超载检查装置,理应实施动态、流动的治理方式。一些国家和地区对大型货车安装实施检测装置,车辆一旦超载就自动限速或无法启动,这种做法同样值得学习和借鉴。

  很多业内人士呼吁,要继续加大超载的处罚力度。一些货主经历着超载、处罚、再超载的恶性循环,因为处罚不彻底,所以超载车辆抱有侥幸心理,而简单的经济处罚甚至被运输者视为“成本”之一,进一步促成了其超载的动机。这种越罚越超的局面,显然也是亟待改善的。

  超载是一种违法问题,也是一种经济现象。从根本上治理超载现象,必须理清经济账。面对“你不超也有人超”的困局,一方面要进一步降低运输企业的成本,降低物流相关费用;另一方面要推动合理的市场价格调节机制,让合法守规的企业得到应有的回报,而不是依赖超载谋取不当利益。

  生命是宝贵的,对于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来说,他们既是超载行为的实施者,也是直接的受害者。摇晃的超载货车,仿佛走在钢丝绳上,不是跌入深渊,就是绳断人亡,只要一天不熄火,就一天无法逃离魔鬼的爪子。面对道路交通安全,每一个参与者都要多一分慎重,每一个人都要尽到对自我和他人的担当。

英雄归来a 发表于  2019-10-12 11:27:47 0字 ( 0/9)

我们有个坏习惯,干事和改革常常都是在万不得己时才出手。‘倒逼式的悲剧’,说明我们对事物的发展缺乏应有的判断力!死了人,岀了事,才想起来去总结经验和教训?!!!

我们有个坏习惯,干事和改革常常都是在万不得己时才出手。‘倒逼式的悲剧’,说明我们对事物的发展缺乏应有的判断力!死了人,岀了事,才想起来去总结经验和教训?!!!

  10月10日18时10分许,312国道K135处、锡港路上跨桥发生桥面侧翻事故。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经初步分析,上跨桥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所致。目前,事发路段当时究竟有多少货车经过,超载程度如何,尚待进一步确认。可以确定的是,超载车辆的重量超过了高架桥的正常负荷。

  超载,这枚悬在道路交通安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又一次重重跌落。

  大货车超载,不管是机动车驾驶人,还是普通乘客,多多少少有所亲眼目睹。常在路上跑的“老司机”,碰上那些在路上仿佛摇摇晃晃的大货车,唯恐避之不及,离大货车越远越好成了一条不成文的“交规”。而在大货车时常经过的路段,各种“治超”标语也屡见不鲜。有报道引用数据称:全国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约10万人,受伤50多万人,其中50%的群死群伤重大道路交通事故与超限超载直接相关。

  实际上,治理超载早就是交通运输部门的常态工作,而并非很多人所想象的那样运动式治理、一阵风。就拿无锡来说,在该市交通运输局2018年工作计划中,就包括继续开展整治公路违法超限超载行为专项行动,在2018年的工作总结中,也提及圆满完成超载超限率控制目标。

  超载的隐患与后果人人皆知;地方交通运输部门对于超载问题也并非无所作为。那么,因车辆超载造成的桥面侧翻事故,究竟强力治理之下的“漏网之鱼”,还是隐患长期积累的必然?

  有一篇文章事后被人们反复提及:《无锡的快速内环高架还能用多久?》。作者在文中提出了载重卡车可能压坏内环高架,导致桥梁坍塌的担忧。尽管该文关注的道路并非此次事故发生的道路,但事件的性质基本类似。如今,血淋淋的事实也充分证明,超载货车压垮桥梁并非杞人忧天。

  既然交通运输部门一直都把治超视为重点工作,实施超载的企业和个人依然我行我素,恐怕只能引向一个事实,那就是现有的治理模式和手段,无法应对复杂的现实。

  事故发生之后,有人为运输行业抱屈,认为大货车如果不超载,就会面临亏本。这样的辩护固然很无力,无法成为超载的正当理由,却揭示了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实施超载的动机——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所谓亏本和超载的关系,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情势下,变成了运输企业的某种零和游戏。大量的非法改装和超载,压低了运输价格,促使更多人铤而走险,加入这场没有赢家的竞争。

  在现实中,货车超载的治理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未能形成全面覆盖。在多数地方的高速公路,人们已经很少看到明显超载的车辆。这是因为高速公路出入口普遍安装了地磅,超载货车根本没有机会进入高速路段。然而,国道、省道甚至县道等非收费的开放道路,超载现象依然普遍,此次无锡事故发生的路段即缺乏有效管理的国道。

  可能有人要问,能不能在所有道路上设置超载检验装置?目前看来并不现实,也未必能够达到理想的效果。安装检验装置,在一定程度上会牺牲道路通行效率,类似收费高速公路的模式难以大面积铺开。即便有的国道设置了检查站,其真实效果也远远不及管理更严格的高速公路。现有的超载集中于中短距离运输,大货车“老司机”知道如何躲避检查,让治超成为“猫捉老鼠”的游戏。

  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恶劣运输生态中,治理本身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甚至形成了“灰色利益链”。今年5月,央视就报道了一些车企违规生产,出厂车辆虚假标重,空车就超载的情况。为了躲避警方执法,有的地方还出现了为超载车辆探路的“黄牛”,讽刺的是,当“黄牛”被抓获以后,其账本就成了警方调查超载车辆的“黑名单”。与此同时,不排除部分执法者利用职权实施寻租。

  为进一步提高超载治理的范围与成效,首先要改进的是执法技术。目前,难以对所有道路实施固定的超限超载检查装置,理应实施动态、流动的治理方式。一些国家和地区对大型货车安装实施检测装置,车辆一旦超载就自动限速或无法启动,这种做法同样值得学习和借鉴。

  很多业内人士呼吁,要继续加大超载的处罚力度。一些货主经历着超载、处罚、再超载的恶性循环,因为处罚不彻底,所以超载车辆抱有侥幸心理,而简单的经济处罚甚至被运输者视为“成本”之一,进一步促成了其超载的动机。这种越罚越超的局面,显然也是亟待改善的。

  超载是一种违法问题,也是一种经济现象。从根本上治理超载现象,必须理清经济账。面对“你不超也有人超”的困局,一方面要进一步降低运输企业的成本,降低物流相关费用;另一方面要推动合理的市场价格调节机制,让合法守规的企业得到应有的回报,而不是依赖超载谋取不当利益。

  生命是宝贵的,对于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来说,他们既是超载行为的实施者,也是直接的受害者。摇晃的超载货车,仿佛走在钢丝绳上,不是跌入深渊,就是绳断人亡,只要一天不熄火,就一天无法逃离魔鬼的爪子。面对道路交通安全,每一个参与者都要多一分慎重,每一个人都要尽到对自我和他人的担当。

英雄归来a 发表于  2019-10-12 11:42:34 0字 ( 0/9)

对人民真正负责和提高我们的预判力,从科学建设的角度上来讲和从制定出脚踏实地的法规上来议,我们都要做好提前的准备,把避险的工具用足尽量避免不必要的人为的灾害发生!

对人民真正负责和提高我们的预判力,从科学建设的角度上来讲和从制定出脚踏实地的法规上来议,我们都要做好提前的准备,把避险的工具用足尽量避免不必要的人为的灾害发生!

  10月10日18时10分许,312国道K135处、锡港路上跨桥发生桥面侧翻事故。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经初步分析,上跨桥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所致。目前,事发路段当时究竟有多少货车经过,超载程度如何,尚待进一步确认。可以确定的是,超载车辆的重量超过了高架桥的正常负荷。

  超载,这枚悬在道路交通安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又一次重重跌落。

  大货车超载,不管是机动车驾驶人,还是普通乘客,多多少少有所亲眼目睹。常在路上跑的“老司机”,碰上那些在路上仿佛摇摇晃晃的大货车,唯恐避之不及,离大货车越远越好成了一条不成文的“交规”。而在大货车时常经过的路段,各种“治超”标语也屡见不鲜。有报道引用数据称:全国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约10万人,受伤50多万人,其中50%的群死群伤重大道路交通事故与超限超载直接相关。

  实际上,治理超载早就是交通运输部门的常态工作,而并非很多人所想象的那样运动式治理、一阵风。就拿无锡来说,在该市交通运输局2018年工作计划中,就包括继续开展整治公路违法超限超载行为专项行动,在2018年的工作总结中,也提及圆满完成超载超限率控制目标。

  超载的隐患与后果人人皆知;地方交通运输部门对于超载问题也并非无所作为。那么,因车辆超载造成的桥面侧翻事故,究竟强力治理之下的“漏网之鱼”,还是隐患长期积累的必然?

  有一篇文章事后被人们反复提及:《无锡的快速内环高架还能用多久?》。作者在文中提出了载重卡车可能压坏内环高架,导致桥梁坍塌的担忧。尽管该文关注的道路并非此次事故发生的道路,但事件的性质基本类似。如今,血淋淋的事实也充分证明,超载货车压垮桥梁并非杞人忧天。

  既然交通运输部门一直都把治超视为重点工作,实施超载的企业和个人依然我行我素,恐怕只能引向一个事实,那就是现有的治理模式和手段,无法应对复杂的现实。

  事故发生之后,有人为运输行业抱屈,认为大货车如果不超载,就会面临亏本。这样的辩护固然很无力,无法成为超载的正当理由,却揭示了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实施超载的动机——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所谓亏本和超载的关系,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情势下,变成了运输企业的某种零和游戏。大量的非法改装和超载,压低了运输价格,促使更多人铤而走险,加入这场没有赢家的竞争。

  在现实中,货车超载的治理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未能形成全面覆盖。在多数地方的高速公路,人们已经很少看到明显超载的车辆。这是因为高速公路出入口普遍安装了地磅,超载货车根本没有机会进入高速路段。然而,国道、省道甚至县道等非收费的开放道路,超载现象依然普遍,此次无锡事故发生的路段即缺乏有效管理的国道。

  可能有人要问,能不能在所有道路上设置超载检验装置?目前看来并不现实,也未必能够达到理想的效果。安装检验装置,在一定程度上会牺牲道路通行效率,类似收费高速公路的模式难以大面积铺开。即便有的国道设置了检查站,其真实效果也远远不及管理更严格的高速公路。现有的超载集中于中短距离运输,大货车“老司机”知道如何躲避检查,让治超成为“猫捉老鼠”的游戏。

  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恶劣运输生态中,治理本身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甚至形成了“灰色利益链”。今年5月,央视就报道了一些车企违规生产,出厂车辆虚假标重,空车就超载的情况。为了躲避警方执法,有的地方还出现了为超载车辆探路的“黄牛”,讽刺的是,当“黄牛”被抓获以后,其账本就成了警方调查超载车辆的“黑名单”。与此同时,不排除部分执法者利用职权实施寻租。

  为进一步提高超载治理的范围与成效,首先要改进的是执法技术。目前,难以对所有道路实施固定的超限超载检查装置,理应实施动态、流动的治理方式。一些国家和地区对大型货车安装实施检测装置,车辆一旦超载就自动限速或无法启动,这种做法同样值得学习和借鉴。

  很多业内人士呼吁,要继续加大超载的处罚力度。一些货主经历着超载、处罚、再超载的恶性循环,因为处罚不彻底,所以超载车辆抱有侥幸心理,而简单的经济处罚甚至被运输者视为“成本”之一,进一步促成了其超载的动机。这种越罚越超的局面,显然也是亟待改善的。

  超载是一种违法问题,也是一种经济现象。从根本上治理超载现象,必须理清经济账。面对“你不超也有人超”的困局,一方面要进一步降低运输企业的成本,降低物流相关费用;另一方面要推动合理的市场价格调节机制,让合法守规的企业得到应有的回报,而不是依赖超载谋取不当利益。

  生命是宝贵的,对于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来说,他们既是超载行为的实施者,也是直接的受害者。摇晃的超载货车,仿佛走在钢丝绳上,不是跌入深渊,就是绳断人亡,只要一天不熄火,就一天无法逃离魔鬼的爪子。面对道路交通安全,每一个参与者都要多一分慎重,每一个人都要尽到对自我和他人的担当。

英雄归来a 发表于  2019-10-12 11:51:09 0字 ( 0/10)

逝者一去教训深刻当事人和我们的公路管理者都难逃其责国家的担当让我们必须从大层面入手去做彻底的改变观念做到严法管人重典治乱这么大的国家不如此各种悲剧就永远不会走远

逝者一去教训深刻当事人和我们的公路管理者都难逃其责国家的担当让我们必须从大层面入手去做彻底的改变观念做到严法管人重典治乱这么大的国家不如此各种悲剧就永远不会走远

  10月10日18时10分许,312国道K135处、锡港路上跨桥发生桥面侧翻事故。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经初步分析,上跨桥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所致。目前,事发路段当时究竟有多少货车经过,超载程度如何,尚待进一步确认。可以确定的是,超载车辆的重量超过了高架桥的正常负荷。

  超载,这枚悬在道路交通安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又一次重重跌落。

  大货车超载,不管是机动车驾驶人,还是普通乘客,多多少少有所亲眼目睹。常在路上跑的“老司机”,碰上那些在路上仿佛摇摇晃晃的大货车,唯恐避之不及,离大货车越远越好成了一条不成文的“交规”。而在大货车时常经过的路段,各种“治超”标语也屡见不鲜。有报道引用数据称:全国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约10万人,受伤50多万人,其中50%的群死群伤重大道路交通事故与超限超载直接相关。

  实际上,治理超载早就是交通运输部门的常态工作,而并非很多人所想象的那样运动式治理、一阵风。就拿无锡来说,在该市交通运输局2018年工作计划中,就包括继续开展整治公路违法超限超载行为专项行动,在2018年的工作总结中,也提及圆满完成超载超限率控制目标。

  超载的隐患与后果人人皆知;地方交通运输部门对于超载问题也并非无所作为。那么,因车辆超载造成的桥面侧翻事故,究竟强力治理之下的“漏网之鱼”,还是隐患长期积累的必然?

  有一篇文章事后被人们反复提及:《无锡的快速内环高架还能用多久?》。作者在文中提出了载重卡车可能压坏内环高架,导致桥梁坍塌的担忧。尽管该文关注的道路并非此次事故发生的道路,但事件的性质基本类似。如今,血淋淋的事实也充分证明,超载货车压垮桥梁并非杞人忧天。

  既然交通运输部门一直都把治超视为重点工作,实施超载的企业和个人依然我行我素,恐怕只能引向一个事实,那就是现有的治理模式和手段,无法应对复杂的现实。

  事故发生之后,有人为运输行业抱屈,认为大货车如果不超载,就会面临亏本。这样的辩护固然很无力,无法成为超载的正当理由,却揭示了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实施超载的动机——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所谓亏本和超载的关系,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情势下,变成了运输企业的某种零和游戏。大量的非法改装和超载,压低了运输价格,促使更多人铤而走险,加入这场没有赢家的竞争。

  在现实中,货车超载的治理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未能形成全面覆盖。在多数地方的高速公路,人们已经很少看到明显超载的车辆。这是因为高速公路出入口普遍安装了地磅,超载货车根本没有机会进入高速路段。然而,国道、省道甚至县道等非收费的开放道路,超载现象依然普遍,此次无锡事故发生的路段即缺乏有效管理的国道。

  可能有人要问,能不能在所有道路上设置超载检验装置?目前看来并不现实,也未必能够达到理想的效果。安装检验装置,在一定程度上会牺牲道路通行效率,类似收费高速公路的模式难以大面积铺开。即便有的国道设置了检查站,其真实效果也远远不及管理更严格的高速公路。现有的超载集中于中短距离运输,大货车“老司机”知道如何躲避检查,让治超成为“猫捉老鼠”的游戏。

  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恶劣运输生态中,治理本身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甚至形成了“灰色利益链”。今年5月,央视就报道了一些车企违规生产,出厂车辆虚假标重,空车就超载的情况。为了躲避警方执法,有的地方还出现了为超载车辆探路的“黄牛”,讽刺的是,当“黄牛”被抓获以后,其账本就成了警方调查超载车辆的“黑名单”。与此同时,不排除部分执法者利用职权实施寻租。

  为进一步提高超载治理的范围与成效,首先要改进的是执法技术。目前,难以对所有道路实施固定的超限超载检查装置,理应实施动态、流动的治理方式。一些国家和地区对大型货车安装实施检测装置,车辆一旦超载就自动限速或无法启动,这种做法同样值得学习和借鉴。

  很多业内人士呼吁,要继续加大超载的处罚力度。一些货主经历着超载、处罚、再超载的恶性循环,因为处罚不彻底,所以超载车辆抱有侥幸心理,而简单的经济处罚甚至被运输者视为“成本”之一,进一步促成了其超载的动机。这种越罚越超的局面,显然也是亟待改善的。

  超载是一种违法问题,也是一种经济现象。从根本上治理超载现象,必须理清经济账。面对“你不超也有人超”的困局,一方面要进一步降低运输企业的成本,降低物流相关费用;另一方面要推动合理的市场价格调节机制,让合法守规的企业得到应有的回报,而不是依赖超载谋取不当利益。

  生命是宝贵的,对于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来说,他们既是超载行为的实施者,也是直接的受害者。摇晃的超载货车,仿佛走在钢丝绳上,不是跌入深渊,就是绳断人亡,只要一天不熄火,就一天无法逃离魔鬼的爪子。面对道路交通安全,每一个参与者都要多一分慎重,每一个人都要尽到对自我和他人的担当。

天涯一景 发表于  2019-10-12 11:54:00 21字 ( 0/9)

发生事故后要追究涉事企业的安全生产事故责任

  10月10日18时10分许,312国道K135处、锡港路上跨桥发生桥面侧翻事故。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经初步分析,上跨桥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所致。目前,事发路段当时究竟有多少货车经过,超载程度如何,尚待进一步确认。可以确定的是,超载车辆的重量超过了高架桥的正常负荷。

  超载,这枚悬在道路交通安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又一次重重跌落。

  大货车超载,不管是机动车驾驶人,还是普通乘客,多多少少有所亲眼目睹。常在路上跑的“老司机”,碰上那些在路上仿佛摇摇晃晃的大货车,唯恐避之不及,离大货车越远越好成了一条不成文的“交规”。而在大货车时常经过的路段,各种“治超”标语也屡见不鲜。有报道引用数据称:全国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约10万人,受伤50多万人,其中50%的群死群伤重大道路交通事故与超限超载直接相关。

  实际上,治理超载早就是交通运输部门的常态工作,而并非很多人所想象的那样运动式治理、一阵风。就拿无锡来说,在该市交通运输局2018年工作计划中,就包括继续开展整治公路违法超限超载行为专项行动,在2018年的工作总结中,也提及圆满完成超载超限率控制目标。

  超载的隐患与后果人人皆知;地方交通运输部门对于超载问题也并非无所作为。那么,因车辆超载造成的桥面侧翻事故,究竟强力治理之下的“漏网之鱼”,还是隐患长期积累的必然?

  有一篇文章事后被人们反复提及:《无锡的快速内环高架还能用多久?》。作者在文中提出了载重卡车可能压坏内环高架,导致桥梁坍塌的担忧。尽管该文关注的道路并非此次事故发生的道路,但事件的性质基本类似。如今,血淋淋的事实也充分证明,超载货车压垮桥梁并非杞人忧天。

  既然交通运输部门一直都把治超视为重点工作,实施超载的企业和个人依然我行我素,恐怕只能引向一个事实,那就是现有的治理模式和手段,无法应对复杂的现实。

  事故发生之后,有人为运输行业抱屈,认为大货车如果不超载,就会面临亏本。这样的辩护固然很无力,无法成为超载的正当理由,却揭示了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实施超载的动机——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所谓亏本和超载的关系,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情势下,变成了运输企业的某种零和游戏。大量的非法改装和超载,压低了运输价格,促使更多人铤而走险,加入这场没有赢家的竞争。

  在现实中,货车超载的治理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未能形成全面覆盖。在多数地方的高速公路,人们已经很少看到明显超载的车辆。这是因为高速公路出入口普遍安装了地磅,超载货车根本没有机会进入高速路段。然而,国道、省道甚至县道等非收费的开放道路,超载现象依然普遍,此次无锡事故发生的路段即缺乏有效管理的国道。

  可能有人要问,能不能在所有道路上设置超载检验装置?目前看来并不现实,也未必能够达到理想的效果。安装检验装置,在一定程度上会牺牲道路通行效率,类似收费高速公路的模式难以大面积铺开。即便有的国道设置了检查站,其真实效果也远远不及管理更严格的高速公路。现有的超载集中于中短距离运输,大货车“老司机”知道如何躲避检查,让治超成为“猫捉老鼠”的游戏。

  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恶劣运输生态中,治理本身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甚至形成了“灰色利益链”。今年5月,央视就报道了一些车企违规生产,出厂车辆虚假标重,空车就超载的情况。为了躲避警方执法,有的地方还出现了为超载车辆探路的“黄牛”,讽刺的是,当“黄牛”被抓获以后,其账本就成了警方调查超载车辆的“黑名单”。与此同时,不排除部分执法者利用职权实施寻租。

  为进一步提高超载治理的范围与成效,首先要改进的是执法技术。目前,难以对所有道路实施固定的超限超载检查装置,理应实施动态、流动的治理方式。一些国家和地区对大型货车安装实施检测装置,车辆一旦超载就自动限速或无法启动,这种做法同样值得学习和借鉴。

  很多业内人士呼吁,要继续加大超载的处罚力度。一些货主经历着超载、处罚、再超载的恶性循环,因为处罚不彻底,所以超载车辆抱有侥幸心理,而简单的经济处罚甚至被运输者视为“成本”之一,进一步促成了其超载的动机。这种越罚越超的局面,显然也是亟待改善的。

  超载是一种违法问题,也是一种经济现象。从根本上治理超载现象,必须理清经济账。面对“你不超也有人超”的困局,一方面要进一步降低运输企业的成本,降低物流相关费用;另一方面要推动合理的市场价格调节机制,让合法守规的企业得到应有的回报,而不是依赖超载谋取不当利益。

  生命是宝贵的,对于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来说,他们既是超载行为的实施者,也是直接的受害者。摇晃的超载货车,仿佛走在钢丝绳上,不是跌入深渊,就是绳断人亡,只要一天不熄火,就一天无法逃离魔鬼的爪子。面对道路交通安全,每一个参与者都要多一分慎重,每一个人都要尽到对自我和他人的担当。

平水如镜 发表于  2019-10-12 12:35:03 0字 ( 0/39)

以后城市人口密集区域尽量不要采用单墩柱特别是单支座桥梁

以后城市人口密集区域尽量不要采用单墩柱特别是单支座桥梁

  10月10日18时10分许,312国道K135处、锡港路上跨桥发生桥面侧翻事故。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经初步分析,上跨桥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所致。目前,事发路段当时究竟有多少货车经过,超载程度如何,尚待进一步确认。可以确定的是,超载车辆的重量超过了高架桥的正常负荷。

  超载,这枚悬在道路交通安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又一次重重跌落。

  大货车超载,不管是机动车驾驶人,还是普通乘客,多多少少有所亲眼目睹。常在路上跑的“老司机”,碰上那些在路上仿佛摇摇晃晃的大货车,唯恐避之不及,离大货车越远越好成了一条不成文的“交规”。而在大货车时常经过的路段,各种“治超”标语也屡见不鲜。有报道引用数据称:全国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约10万人,受伤50多万人,其中50%的群死群伤重大道路交通事故与超限超载直接相关。

  实际上,治理超载早就是交通运输部门的常态工作,而并非很多人所想象的那样运动式治理、一阵风。就拿无锡来说,在该市交通运输局2018年工作计划中,就包括继续开展整治公路违法超限超载行为专项行动,在2018年的工作总结中,也提及圆满完成超载超限率控制目标。

  超载的隐患与后果人人皆知;地方交通运输部门对于超载问题也并非无所作为。那么,因车辆超载造成的桥面侧翻事故,究竟强力治理之下的“漏网之鱼”,还是隐患长期积累的必然?

  有一篇文章事后被人们反复提及:《无锡的快速内环高架还能用多久?》。作者在文中提出了载重卡车可能压坏内环高架,导致桥梁坍塌的担忧。尽管该文关注的道路并非此次事故发生的道路,但事件的性质基本类似。如今,血淋淋的事实也充分证明,超载货车压垮桥梁并非杞人忧天。

  既然交通运输部门一直都把治超视为重点工作,实施超载的企业和个人依然我行我素,恐怕只能引向一个事实,那就是现有的治理模式和手段,无法应对复杂的现实。

  事故发生之后,有人为运输行业抱屈,认为大货车如果不超载,就会面临亏本。这样的辩护固然很无力,无法成为超载的正当理由,却揭示了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实施超载的动机——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所谓亏本和超载的关系,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情势下,变成了运输企业的某种零和游戏。大量的非法改装和超载,压低了运输价格,促使更多人铤而走险,加入这场没有赢家的竞争。

  在现实中,货车超载的治理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未能形成全面覆盖。在多数地方的高速公路,人们已经很少看到明显超载的车辆。这是因为高速公路出入口普遍安装了地磅,超载货车根本没有机会进入高速路段。然而,国道、省道甚至县道等非收费的开放道路,超载现象依然普遍,此次无锡事故发生的路段即缺乏有效管理的国道。

  可能有人要问,能不能在所有道路上设置超载检验装置?目前看来并不现实,也未必能够达到理想的效果。安装检验装置,在一定程度上会牺牲道路通行效率,类似收费高速公路的模式难以大面积铺开。即便有的国道设置了检查站,其真实效果也远远不及管理更严格的高速公路。现有的超载集中于中短距离运输,大货车“老司机”知道如何躲避检查,让治超成为“猫捉老鼠”的游戏。

  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恶劣运输生态中,治理本身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甚至形成了“灰色利益链”。今年5月,央视就报道了一些车企违规生产,出厂车辆虚假标重,空车就超载的情况。为了躲避警方执法,有的地方还出现了为超载车辆探路的“黄牛”,讽刺的是,当“黄牛”被抓获以后,其账本就成了警方调查超载车辆的“黑名单”。与此同时,不排除部分执法者利用职权实施寻租。

  为进一步提高超载治理的范围与成效,首先要改进的是执法技术。目前,难以对所有道路实施固定的超限超载检查装置,理应实施动态、流动的治理方式。一些国家和地区对大型货车安装实施检测装置,车辆一旦超载就自动限速或无法启动,这种做法同样值得学习和借鉴。

  很多业内人士呼吁,要继续加大超载的处罚力度。一些货主经历着超载、处罚、再超载的恶性循环,因为处罚不彻底,所以超载车辆抱有侥幸心理,而简单的经济处罚甚至被运输者视为“成本”之一,进一步促成了其超载的动机。这种越罚越超的局面,显然也是亟待改善的。

  超载是一种违法问题,也是一种经济现象。从根本上治理超载现象,必须理清经济账。面对“你不超也有人超”的困局,一方面要进一步降低运输企业的成本,降低物流相关费用;另一方面要推动合理的市场价格调节机制,让合法守规的企业得到应有的回报,而不是依赖超载谋取不当利益。

  生命是宝贵的,对于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来说,他们既是超载行为的实施者,也是直接的受害者。摇晃的超载货车,仿佛走在钢丝绳上,不是跌入深渊,就是绳断人亡,只要一天不熄火,就一天无法逃离魔鬼的爪子。面对道路交通安全,每一个参与者都要多一分慎重,每一个人都要尽到对自我和他人的担当。

inwenbin 发表于  2019-10-12 12:42:19 21字 ( 0/18)

如果像治理酒驾一样治理超载,会不会有效果?

  10月10日18时10分许,312国道K135处、锡港路上跨桥发生桥面侧翻事故。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经初步分析,上跨桥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所致。目前,事发路段当时究竟有多少货车经过,超载程度如何,尚待进一步确认。可以确定的是,超载车辆的重量超过了高架桥的正常负荷。

  超载,这枚悬在道路交通安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又一次重重跌落。

  大货车超载,不管是机动车驾驶人,还是普通乘客,多多少少有所亲眼目睹。常在路上跑的“老司机”,碰上那些在路上仿佛摇摇晃晃的大货车,唯恐避之不及,离大货车越远越好成了一条不成文的“交规”。而在大货车时常经过的路段,各种“治超”标语也屡见不鲜。有报道引用数据称:全国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约10万人,受伤50多万人,其中50%的群死群伤重大道路交通事故与超限超载直接相关。

  实际上,治理超载早就是交通运输部门的常态工作,而并非很多人所想象的那样运动式治理、一阵风。就拿无锡来说,在该市交通运输局2018年工作计划中,就包括继续开展整治公路违法超限超载行为专项行动,在2018年的工作总结中,也提及圆满完成超载超限率控制目标。

  超载的隐患与后果人人皆知;地方交通运输部门对于超载问题也并非无所作为。那么,因车辆超载造成的桥面侧翻事故,究竟强力治理之下的“漏网之鱼”,还是隐患长期积累的必然?

  有一篇文章事后被人们反复提及:《无锡的快速内环高架还能用多久?》。作者在文中提出了载重卡车可能压坏内环高架,导致桥梁坍塌的担忧。尽管该文关注的道路并非此次事故发生的道路,但事件的性质基本类似。如今,血淋淋的事实也充分证明,超载货车压垮桥梁并非杞人忧天。

  既然交通运输部门一直都把治超视为重点工作,实施超载的企业和个人依然我行我素,恐怕只能引向一个事实,那就是现有的治理模式和手段,无法应对复杂的现实。

  事故发生之后,有人为运输行业抱屈,认为大货车如果不超载,就会面临亏本。这样的辩护固然很无力,无法成为超载的正当理由,却揭示了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实施超载的动机——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所谓亏本和超载的关系,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情势下,变成了运输企业的某种零和游戏。大量的非法改装和超载,压低了运输价格,促使更多人铤而走险,加入这场没有赢家的竞争。

  在现实中,货车超载的治理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未能形成全面覆盖。在多数地方的高速公路,人们已经很少看到明显超载的车辆。这是因为高速公路出入口普遍安装了地磅,超载货车根本没有机会进入高速路段。然而,国道、省道甚至县道等非收费的开放道路,超载现象依然普遍,此次无锡事故发生的路段即缺乏有效管理的国道。

  可能有人要问,能不能在所有道路上设置超载检验装置?目前看来并不现实,也未必能够达到理想的效果。安装检验装置,在一定程度上会牺牲道路通行效率,类似收费高速公路的模式难以大面积铺开。即便有的国道设置了检查站,其真实效果也远远不及管理更严格的高速公路。现有的超载集中于中短距离运输,大货车“老司机”知道如何躲避检查,让治超成为“猫捉老鼠”的游戏。

  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恶劣运输生态中,治理本身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甚至形成了“灰色利益链”。今年5月,央视就报道了一些车企违规生产,出厂车辆虚假标重,空车就超载的情况。为了躲避警方执法,有的地方还出现了为超载车辆探路的“黄牛”,讽刺的是,当“黄牛”被抓获以后,其账本就成了警方调查超载车辆的“黑名单”。与此同时,不排除部分执法者利用职权实施寻租。

  为进一步提高超载治理的范围与成效,首先要改进的是执法技术。目前,难以对所有道路实施固定的超限超载检查装置,理应实施动态、流动的治理方式。一些国家和地区对大型货车安装实施检测装置,车辆一旦超载就自动限速或无法启动,这种做法同样值得学习和借鉴。

  很多业内人士呼吁,要继续加大超载的处罚力度。一些货主经历着超载、处罚、再超载的恶性循环,因为处罚不彻底,所以超载车辆抱有侥幸心理,而简单的经济处罚甚至被运输者视为“成本”之一,进一步促成了其超载的动机。这种越罚越超的局面,显然也是亟待改善的。

  超载是一种违法问题,也是一种经济现象。从根本上治理超载现象,必须理清经济账。面对“你不超也有人超”的困局,一方面要进一步降低运输企业的成本,降低物流相关费用;另一方面要推动合理的市场价格调节机制,让合法守规的企业得到应有的回报,而不是依赖超载谋取不当利益。

  生命是宝贵的,对于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来说,他们既是超载行为的实施者,也是直接的受害者。摇晃的超载货车,仿佛走在钢丝绳上,不是跌入深渊,就是绳断人亡,只要一天不熄火,就一天无法逃离魔鬼的爪子。面对道路交通安全,每一个参与者都要多一分慎重,每一个人都要尽到对自我和他人的担当。

鸡毛蒜皮2018 发表于  2019-10-12 12:46:14 123字 ( 0/10)

楼主文章标题就直接对事故责任定性,把责任全部推到车辆超载上,整篇文章对桥梁质量只字不提,这种做法本身就是避重就轻,有失公允!很让人怀疑作者就是某个事故相关方

  10月10日18时10分许,312国道K135处、锡港路上跨桥发生桥面侧翻事故。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经初步分析,上跨桥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所致。目前,事发路段当时究竟有多少货车经过,超载程度如何,尚待进一步确认。可以确定的是,超载车辆的重量超过了高架桥的正常负荷。

  超载,这枚悬在道路交通安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又一次重重跌落。

  大货车超载,不管是机动车驾驶人,还是普通乘客,多多少少有所亲眼目睹。常在路上跑的“老司机”,碰上那些在路上仿佛摇摇晃晃的大货车,唯恐避之不及,离大货车越远越好成了一条不成文的“交规”。而在大货车时常经过的路段,各种“治超”标语也屡见不鲜。有报道引用数据称:全国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约10万人,受伤50多万人,其中50%的群死群伤重大道路交通事故与超限超载直接相关。

  实际上,治理超载早就是交通运输部门的常态工作,而并非很多人所想象的那样运动式治理、一阵风。就拿无锡来说,在该市交通运输局2018年工作计划中,就包括继续开展整治公路违法超限超载行为专项行动,在2018年的工作总结中,也提及圆满完成超载超限率控制目标。

  超载的隐患与后果人人皆知;地方交通运输部门对于超载问题也并非无所作为。那么,因车辆超载造成的桥面侧翻事故,究竟强力治理之下的“漏网之鱼”,还是隐患长期积累的必然?

  有一篇文章事后被人们反复提及:《无锡的快速内环高架还能用多久?》。作者在文中提出了载重卡车可能压坏内环高架,导致桥梁坍塌的担忧。尽管该文关注的道路并非此次事故发生的道路,但事件的性质基本类似。如今,血淋淋的事实也充分证明,超载货车压垮桥梁并非杞人忧天。

  既然交通运输部门一直都把治超视为重点工作,实施超载的企业和个人依然我行我素,恐怕只能引向一个事实,那就是现有的治理模式和手段,无法应对复杂的现实。

  事故发生之后,有人为运输行业抱屈,认为大货车如果不超载,就会面临亏本。这样的辩护固然很无力,无法成为超载的正当理由,却揭示了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实施超载的动机——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所谓亏本和超载的关系,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情势下,变成了运输企业的某种零和游戏。大量的非法改装和超载,压低了运输价格,促使更多人铤而走险,加入这场没有赢家的竞争。

  在现实中,货车超载的治理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未能形成全面覆盖。在多数地方的高速公路,人们已经很少看到明显超载的车辆。这是因为高速公路出入口普遍安装了地磅,超载货车根本没有机会进入高速路段。然而,国道、省道甚至县道等非收费的开放道路,超载现象依然普遍,此次无锡事故发生的路段即缺乏有效管理的国道。

  可能有人要问,能不能在所有道路上设置超载检验装置?目前看来并不现实,也未必能够达到理想的效果。安装检验装置,在一定程度上会牺牲道路通行效率,类似收费高速公路的模式难以大面积铺开。即便有的国道设置了检查站,其真实效果也远远不及管理更严格的高速公路。现有的超载集中于中短距离运输,大货车“老司机”知道如何躲避检查,让治超成为“猫捉老鼠”的游戏。

  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恶劣运输生态中,治理本身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甚至形成了“灰色利益链”。今年5月,央视就报道了一些车企违规生产,出厂车辆虚假标重,空车就超载的情况。为了躲避警方执法,有的地方还出现了为超载车辆探路的“黄牛”,讽刺的是,当“黄牛”被抓获以后,其账本就成了警方调查超载车辆的“黑名单”。与此同时,不排除部分执法者利用职权实施寻租。

  为进一步提高超载治理的范围与成效,首先要改进的是执法技术。目前,难以对所有道路实施固定的超限超载检查装置,理应实施动态、流动的治理方式。一些国家和地区对大型货车安装实施检测装置,车辆一旦超载就自动限速或无法启动,这种做法同样值得学习和借鉴。

  很多业内人士呼吁,要继续加大超载的处罚力度。一些货主经历着超载、处罚、再超载的恶性循环,因为处罚不彻底,所以超载车辆抱有侥幸心理,而简单的经济处罚甚至被运输者视为“成本”之一,进一步促成了其超载的动机。这种越罚越超的局面,显然也是亟待改善的。

  超载是一种违法问题,也是一种经济现象。从根本上治理超载现象,必须理清经济账。面对“你不超也有人超”的困局,一方面要进一步降低运输企业的成本,降低物流相关费用;另一方面要推动合理的市场价格调节机制,让合法守规的企业得到应有的回报,而不是依赖超载谋取不当利益。

  生命是宝贵的,对于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来说,他们既是超载行为的实施者,也是直接的受害者。摇晃的超载货车,仿佛走在钢丝绳上,不是跌入深渊,就是绳断人亡,只要一天不熄火,就一天无法逃离魔鬼的爪子。面对道路交通安全,每一个参与者都要多一分慎重,每一个人都要尽到对自我和他人的担当。

美人甸 发表于  2019-10-12 13:32:47 68字 ( 0/11)

世上只有后果,没有如果。如果毕竟只是假设,而鲜血淋漓的教训就在眼前。付出惨重代价后,才痛定思痛,才举一反三,才悔不当初,代价未免大了点。

  10月10日18时10分许,312国道K135处、锡港路上跨桥发生桥面侧翻事故。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经初步分析,上跨桥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所致。目前,事发路段当时究竟有多少货车经过,超载程度如何,尚待进一步确认。可以确定的是,超载车辆的重量超过了高架桥的正常负荷。

  超载,这枚悬在道路交通安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又一次重重跌落。

  大货车超载,不管是机动车驾驶人,还是普通乘客,多多少少有所亲眼目睹。常在路上跑的“老司机”,碰上那些在路上仿佛摇摇晃晃的大货车,唯恐避之不及,离大货车越远越好成了一条不成文的“交规”。而在大货车时常经过的路段,各种“治超”标语也屡见不鲜。有报道引用数据称:全国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约10万人,受伤50多万人,其中50%的群死群伤重大道路交通事故与超限超载直接相关。

  实际上,治理超载早就是交通运输部门的常态工作,而并非很多人所想象的那样运动式治理、一阵风。就拿无锡来说,在该市交通运输局2018年工作计划中,就包括继续开展整治公路违法超限超载行为专项行动,在2018年的工作总结中,也提及圆满完成超载超限率控制目标。

  超载的隐患与后果人人皆知;地方交通运输部门对于超载问题也并非无所作为。那么,因车辆超载造成的桥面侧翻事故,究竟强力治理之下的“漏网之鱼”,还是隐患长期积累的必然?

  有一篇文章事后被人们反复提及:《无锡的快速内环高架还能用多久?》。作者在文中提出了载重卡车可能压坏内环高架,导致桥梁坍塌的担忧。尽管该文关注的道路并非此次事故发生的道路,但事件的性质基本类似。如今,血淋淋的事实也充分证明,超载货车压垮桥梁并非杞人忧天。

  既然交通运输部门一直都把治超视为重点工作,实施超载的企业和个人依然我行我素,恐怕只能引向一个事实,那就是现有的治理模式和手段,无法应对复杂的现实。

  事故发生之后,有人为运输行业抱屈,认为大货车如果不超载,就会面临亏本。这样的辩护固然很无力,无法成为超载的正当理由,却揭示了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实施超载的动机——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所谓亏本和超载的关系,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情势下,变成了运输企业的某种零和游戏。大量的非法改装和超载,压低了运输价格,促使更多人铤而走险,加入这场没有赢家的竞争。

  在现实中,货车超载的治理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未能形成全面覆盖。在多数地方的高速公路,人们已经很少看到明显超载的车辆。这是因为高速公路出入口普遍安装了地磅,超载货车根本没有机会进入高速路段。然而,国道、省道甚至县道等非收费的开放道路,超载现象依然普遍,此次无锡事故发生的路段即缺乏有效管理的国道。

  可能有人要问,能不能在所有道路上设置超载检验装置?目前看来并不现实,也未必能够达到理想的效果。安装检验装置,在一定程度上会牺牲道路通行效率,类似收费高速公路的模式难以大面积铺开。即便有的国道设置了检查站,其真实效果也远远不及管理更严格的高速公路。现有的超载集中于中短距离运输,大货车“老司机”知道如何躲避检查,让治超成为“猫捉老鼠”的游戏。

  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恶劣运输生态中,治理本身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甚至形成了“灰色利益链”。今年5月,央视就报道了一些车企违规生产,出厂车辆虚假标重,空车就超载的情况。为了躲避警方执法,有的地方还出现了为超载车辆探路的“黄牛”,讽刺的是,当“黄牛”被抓获以后,其账本就成了警方调查超载车辆的“黑名单”。与此同时,不排除部分执法者利用职权实施寻租。

  为进一步提高超载治理的范围与成效,首先要改进的是执法技术。目前,难以对所有道路实施固定的超限超载检查装置,理应实施动态、流动的治理方式。一些国家和地区对大型货车安装实施检测装置,车辆一旦超载就自动限速或无法启动,这种做法同样值得学习和借鉴。

  很多业内人士呼吁,要继续加大超载的处罚力度。一些货主经历着超载、处罚、再超载的恶性循环,因为处罚不彻底,所以超载车辆抱有侥幸心理,而简单的经济处罚甚至被运输者视为“成本”之一,进一步促成了其超载的动机。这种越罚越超的局面,显然也是亟待改善的。

  超载是一种违法问题,也是一种经济现象。从根本上治理超载现象,必须理清经济账。面对“你不超也有人超”的困局,一方面要进一步降低运输企业的成本,降低物流相关费用;另一方面要推动合理的市场价格调节机制,让合法守规的企业得到应有的回报,而不是依赖超载谋取不当利益。

  生命是宝贵的,对于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来说,他们既是超载行为的实施者,也是直接的受害者。摇晃的超载货车,仿佛走在钢丝绳上,不是跌入深渊,就是绳断人亡,只要一天不熄火,就一天无法逃离魔鬼的爪子。面对道路交通安全,每一个参与者都要多一分慎重,每一个人都要尽到对自我和他人的担当。

苏-35 发表于  2019-10-12 13:42:54 310字 ( 0/8)

我国越治越超、越超越治的治超历史有20多年了,认真总结经验教训治超应打组合拳,万不可偏废:1、国家要明确货车严重超载是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行为,只要有严重超载的违

  10月10日18时10分许,312国道K135处、锡港路上跨桥发生桥面侧翻事故。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经初步分析,上跨桥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所致。目前,事发路段当时究竟有多少货车经过,超载程度如何,尚待进一步确认。可以确定的是,超载车辆的重量超过了高架桥的正常负荷。

  超载,这枚悬在道路交通安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又一次重重跌落。

  大货车超载,不管是机动车驾驶人,还是普通乘客,多多少少有所亲眼目睹。常在路上跑的“老司机”,碰上那些在路上仿佛摇摇晃晃的大货车,唯恐避之不及,离大货车越远越好成了一条不成文的“交规”。而在大货车时常经过的路段,各种“治超”标语也屡见不鲜。有报道引用数据称:全国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约10万人,受伤50多万人,其中50%的群死群伤重大道路交通事故与超限超载直接相关。

  实际上,治理超载早就是交通运输部门的常态工作,而并非很多人所想象的那样运动式治理、一阵风。就拿无锡来说,在该市交通运输局2018年工作计划中,就包括继续开展整治公路违法超限超载行为专项行动,在2018年的工作总结中,也提及圆满完成超载超限率控制目标。

  超载的隐患与后果人人皆知;地方交通运输部门对于超载问题也并非无所作为。那么,因车辆超载造成的桥面侧翻事故,究竟强力治理之下的“漏网之鱼”,还是隐患长期积累的必然?

  有一篇文章事后被人们反复提及:《无锡的快速内环高架还能用多久?》。作者在文中提出了载重卡车可能压坏内环高架,导致桥梁坍塌的担忧。尽管该文关注的道路并非此次事故发生的道路,但事件的性质基本类似。如今,血淋淋的事实也充分证明,超载货车压垮桥梁并非杞人忧天。

  既然交通运输部门一直都把治超视为重点工作,实施超载的企业和个人依然我行我素,恐怕只能引向一个事实,那就是现有的治理模式和手段,无法应对复杂的现实。

  事故发生之后,有人为运输行业抱屈,认为大货车如果不超载,就会面临亏本。这样的辩护固然很无力,无法成为超载的正当理由,却揭示了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实施超载的动机——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所谓亏本和超载的关系,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情势下,变成了运输企业的某种零和游戏。大量的非法改装和超载,压低了运输价格,促使更多人铤而走险,加入这场没有赢家的竞争。

  在现实中,货车超载的治理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未能形成全面覆盖。在多数地方的高速公路,人们已经很少看到明显超载的车辆。这是因为高速公路出入口普遍安装了地磅,超载货车根本没有机会进入高速路段。然而,国道、省道甚至县道等非收费的开放道路,超载现象依然普遍,此次无锡事故发生的路段即缺乏有效管理的国道。

  可能有人要问,能不能在所有道路上设置超载检验装置?目前看来并不现实,也未必能够达到理想的效果。安装检验装置,在一定程度上会牺牲道路通行效率,类似收费高速公路的模式难以大面积铺开。即便有的国道设置了检查站,其真实效果也远远不及管理更严格的高速公路。现有的超载集中于中短距离运输,大货车“老司机”知道如何躲避检查,让治超成为“猫捉老鼠”的游戏。

  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恶劣运输生态中,治理本身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甚至形成了“灰色利益链”。今年5月,央视就报道了一些车企违规生产,出厂车辆虚假标重,空车就超载的情况。为了躲避警方执法,有的地方还出现了为超载车辆探路的“黄牛”,讽刺的是,当“黄牛”被抓获以后,其账本就成了警方调查超载车辆的“黑名单”。与此同时,不排除部分执法者利用职权实施寻租。

  为进一步提高超载治理的范围与成效,首先要改进的是执法技术。目前,难以对所有道路实施固定的超限超载检查装置,理应实施动态、流动的治理方式。一些国家和地区对大型货车安装实施检测装置,车辆一旦超载就自动限速或无法启动,这种做法同样值得学习和借鉴。

  很多业内人士呼吁,要继续加大超载的处罚力度。一些货主经历着超载、处罚、再超载的恶性循环,因为处罚不彻底,所以超载车辆抱有侥幸心理,而简单的经济处罚甚至被运输者视为“成本”之一,进一步促成了其超载的动机。这种越罚越超的局面,显然也是亟待改善的。

  超载是一种违法问题,也是一种经济现象。从根本上治理超载现象,必须理清经济账。面对“你不超也有人超”的困局,一方面要进一步降低运输企业的成本,降低物流相关费用;另一方面要推动合理的市场价格调节机制,让合法守规的企业得到应有的回报,而不是依赖超载谋取不当利益。

  生命是宝贵的,对于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来说,他们既是超载行为的实施者,也是直接的受害者。摇晃的超载货车,仿佛走在钢丝绳上,不是跌入深渊,就是绳断人亡,只要一天不熄火,就一天无法逃离魔鬼的爪子。面对道路交通安全,每一个参与者都要多一分慎重,每一个人都要尽到对自我和他人的担当。

苏-35 发表于  2019-10-12 13:46:24 306字 ( 0/10)

我国越治越超、越超越治的治超历史有20多年了,认真总结经验教训治超应打组合拳,不可偏废:1、国家要明确货车严重超载是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行为,只要有严重超载的违法

  10月10日18时10分许,312国道K135处、锡港路上跨桥发生桥面侧翻事故。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经初步分析,上跨桥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所致。目前,事发路段当时究竟有多少货车经过,超载程度如何,尚待进一步确认。可以确定的是,超载车辆的重量超过了高架桥的正常负荷。

  超载,这枚悬在道路交通安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又一次重重跌落。

  大货车超载,不管是机动车驾驶人,还是普通乘客,多多少少有所亲眼目睹。常在路上跑的“老司机”,碰上那些在路上仿佛摇摇晃晃的大货车,唯恐避之不及,离大货车越远越好成了一条不成文的“交规”。而在大货车时常经过的路段,各种“治超”标语也屡见不鲜。有报道引用数据称:全国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约10万人,受伤50多万人,其中50%的群死群伤重大道路交通事故与超限超载直接相关。

  实际上,治理超载早就是交通运输部门的常态工作,而并非很多人所想象的那样运动式治理、一阵风。就拿无锡来说,在该市交通运输局2018年工作计划中,就包括继续开展整治公路违法超限超载行为专项行动,在2018年的工作总结中,也提及圆满完成超载超限率控制目标。

  超载的隐患与后果人人皆知;地方交通运输部门对于超载问题也并非无所作为。那么,因车辆超载造成的桥面侧翻事故,究竟强力治理之下的“漏网之鱼”,还是隐患长期积累的必然?

  有一篇文章事后被人们反复提及:《无锡的快速内环高架还能用多久?》。作者在文中提出了载重卡车可能压坏内环高架,导致桥梁坍塌的担忧。尽管该文关注的道路并非此次事故发生的道路,但事件的性质基本类似。如今,血淋淋的事实也充分证明,超载货车压垮桥梁并非杞人忧天。

  既然交通运输部门一直都把治超视为重点工作,实施超载的企业和个人依然我行我素,恐怕只能引向一个事实,那就是现有的治理模式和手段,无法应对复杂的现实。

  事故发生之后,有人为运输行业抱屈,认为大货车如果不超载,就会面临亏本。这样的辩护固然很无力,无法成为超载的正当理由,却揭示了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实施超载的动机——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所谓亏本和超载的关系,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情势下,变成了运输企业的某种零和游戏。大量的非法改装和超载,压低了运输价格,促使更多人铤而走险,加入这场没有赢家的竞争。

  在现实中,货车超载的治理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未能形成全面覆盖。在多数地方的高速公路,人们已经很少看到明显超载的车辆。这是因为高速公路出入口普遍安装了地磅,超载货车根本没有机会进入高速路段。然而,国道、省道甚至县道等非收费的开放道路,超载现象依然普遍,此次无锡事故发生的路段即缺乏有效管理的国道。

  可能有人要问,能不能在所有道路上设置超载检验装置?目前看来并不现实,也未必能够达到理想的效果。安装检验装置,在一定程度上会牺牲道路通行效率,类似收费高速公路的模式难以大面积铺开。即便有的国道设置了检查站,其真实效果也远远不及管理更严格的高速公路。现有的超载集中于中短距离运输,大货车“老司机”知道如何躲避检查,让治超成为“猫捉老鼠”的游戏。

  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恶劣运输生态中,治理本身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甚至形成了“灰色利益链”。今年5月,央视就报道了一些车企违规生产,出厂车辆虚假标重,空车就超载的情况。为了躲避警方执法,有的地方还出现了为超载车辆探路的“黄牛”,讽刺的是,当“黄牛”被抓获以后,其账本就成了警方调查超载车辆的“黑名单”。与此同时,不排除部分执法者利用职权实施寻租。

  为进一步提高超载治理的范围与成效,首先要改进的是执法技术。目前,难以对所有道路实施固定的超限超载检查装置,理应实施动态、流动的治理方式。一些国家和地区对大型货车安装实施检测装置,车辆一旦超载就自动限速或无法启动,这种做法同样值得学习和借鉴。

  很多业内人士呼吁,要继续加大超载的处罚力度。一些货主经历着超载、处罚、再超载的恶性循环,因为处罚不彻底,所以超载车辆抱有侥幸心理,而简单的经济处罚甚至被运输者视为“成本”之一,进一步促成了其超载的动机。这种越罚越超的局面,显然也是亟待改善的。

  超载是一种违法问题,也是一种经济现象。从根本上治理超载现象,必须理清经济账。面对“你不超也有人超”的困局,一方面要进一步降低运输企业的成本,降低物流相关费用;另一方面要推动合理的市场价格调节机制,让合法守规的企业得到应有的回报,而不是依赖超载谋取不当利益。

  生命是宝贵的,对于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来说,他们既是超载行为的实施者,也是直接的受害者。摇晃的超载货车,仿佛走在钢丝绳上,不是跌入深渊,就是绳断人亡,只要一天不熄火,就一天无法逃离魔鬼的爪子。面对道路交通安全,每一个参与者都要多一分慎重,每一个人都要尽到对自我和他人的担当。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19-10-12 13:51:50 56字 ( 0/14)

超载可以分为两种行为,一是超出车辆承载能力,一种是超出路面承载能力,超出路面承载能力的不管有没有造成危害必须严打

  10月10日18时10分许,312国道K135处、锡港路上跨桥发生桥面侧翻事故。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经初步分析,上跨桥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所致。目前,事发路段当时究竟有多少货车经过,超载程度如何,尚待进一步确认。可以确定的是,超载车辆的重量超过了高架桥的正常负荷。

  超载,这枚悬在道路交通安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又一次重重跌落。

  大货车超载,不管是机动车驾驶人,还是普通乘客,多多少少有所亲眼目睹。常在路上跑的“老司机”,碰上那些在路上仿佛摇摇晃晃的大货车,唯恐避之不及,离大货车越远越好成了一条不成文的“交规”。而在大货车时常经过的路段,各种“治超”标语也屡见不鲜。有报道引用数据称:全国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约10万人,受伤50多万人,其中50%的群死群伤重大道路交通事故与超限超载直接相关。

  实际上,治理超载早就是交通运输部门的常态工作,而并非很多人所想象的那样运动式治理、一阵风。就拿无锡来说,在该市交通运输局2018年工作计划中,就包括继续开展整治公路违法超限超载行为专项行动,在2018年的工作总结中,也提及圆满完成超载超限率控制目标。

  超载的隐患与后果人人皆知;地方交通运输部门对于超载问题也并非无所作为。那么,因车辆超载造成的桥面侧翻事故,究竟强力治理之下的“漏网之鱼”,还是隐患长期积累的必然?

  有一篇文章事后被人们反复提及:《无锡的快速内环高架还能用多久?》。作者在文中提出了载重卡车可能压坏内环高架,导致桥梁坍塌的担忧。尽管该文关注的道路并非此次事故发生的道路,但事件的性质基本类似。如今,血淋淋的事实也充分证明,超载货车压垮桥梁并非杞人忧天。

  既然交通运输部门一直都把治超视为重点工作,实施超载的企业和个人依然我行我素,恐怕只能引向一个事实,那就是现有的治理模式和手段,无法应对复杂的现实。

  事故发生之后,有人为运输行业抱屈,认为大货车如果不超载,就会面临亏本。这样的辩护固然很无力,无法成为超载的正当理由,却揭示了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实施超载的动机——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所谓亏本和超载的关系,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情势下,变成了运输企业的某种零和游戏。大量的非法改装和超载,压低了运输价格,促使更多人铤而走险,加入这场没有赢家的竞争。

  在现实中,货车超载的治理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未能形成全面覆盖。在多数地方的高速公路,人们已经很少看到明显超载的车辆。这是因为高速公路出入口普遍安装了地磅,超载货车根本没有机会进入高速路段。然而,国道、省道甚至县道等非收费的开放道路,超载现象依然普遍,此次无锡事故发生的路段即缺乏有效管理的国道。

  可能有人要问,能不能在所有道路上设置超载检验装置?目前看来并不现实,也未必能够达到理想的效果。安装检验装置,在一定程度上会牺牲道路通行效率,类似收费高速公路的模式难以大面积铺开。即便有的国道设置了检查站,其真实效果也远远不及管理更严格的高速公路。现有的超载集中于中短距离运输,大货车“老司机”知道如何躲避检查,让治超成为“猫捉老鼠”的游戏。

  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恶劣运输生态中,治理本身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甚至形成了“灰色利益链”。今年5月,央视就报道了一些车企违规生产,出厂车辆虚假标重,空车就超载的情况。为了躲避警方执法,有的地方还出现了为超载车辆探路的“黄牛”,讽刺的是,当“黄牛”被抓获以后,其账本就成了警方调查超载车辆的“黑名单”。与此同时,不排除部分执法者利用职权实施寻租。

  为进一步提高超载治理的范围与成效,首先要改进的是执法技术。目前,难以对所有道路实施固定的超限超载检查装置,理应实施动态、流动的治理方式。一些国家和地区对大型货车安装实施检测装置,车辆一旦超载就自动限速或无法启动,这种做法同样值得学习和借鉴。

  很多业内人士呼吁,要继续加大超载的处罚力度。一些货主经历着超载、处罚、再超载的恶性循环,因为处罚不彻底,所以超载车辆抱有侥幸心理,而简单的经济处罚甚至被运输者视为“成本”之一,进一步促成了其超载的动机。这种越罚越超的局面,显然也是亟待改善的。

  超载是一种违法问题,也是一种经济现象。从根本上治理超载现象,必须理清经济账。面对“你不超也有人超”的困局,一方面要进一步降低运输企业的成本,降低物流相关费用;另一方面要推动合理的市场价格调节机制,让合法守规的企业得到应有的回报,而不是依赖超载谋取不当利益。

  生命是宝贵的,对于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来说,他们既是超载行为的实施者,也是直接的受害者。摇晃的超载货车,仿佛走在钢丝绳上,不是跌入深渊,就是绳断人亡,只要一天不熄火,就一天无法逃离魔鬼的爪子。面对道路交通安全,每一个参与者都要多一分慎重,每一个人都要尽到对自我和他人的担当。

一鹤排空 发表于  2019-10-12 14:16:08 171字 ( 0/10)

治超是必须手腕要硬,不能等出事了在亡羊补牢,血淋淋的现实摆在面前让人痛惜,必须要一查到底,是谁的责问绝不姑息。究竟是超载还是质量的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10月10日18时10分许,312国道K135处、锡港路上跨桥发生桥面侧翻事故。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经初步分析,上跨桥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所致。目前,事发路段当时究竟有多少货车经过,超载程度如何,尚待进一步确认。可以确定的是,超载车辆的重量超过了高架桥的正常负荷。

  超载,这枚悬在道路交通安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又一次重重跌落。

  大货车超载,不管是机动车驾驶人,还是普通乘客,多多少少有所亲眼目睹。常在路上跑的“老司机”,碰上那些在路上仿佛摇摇晃晃的大货车,唯恐避之不及,离大货车越远越好成了一条不成文的“交规”。而在大货车时常经过的路段,各种“治超”标语也屡见不鲜。有报道引用数据称:全国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约10万人,受伤50多万人,其中50%的群死群伤重大道路交通事故与超限超载直接相关。

  实际上,治理超载早就是交通运输部门的常态工作,而并非很多人所想象的那样运动式治理、一阵风。就拿无锡来说,在该市交通运输局2018年工作计划中,就包括继续开展整治公路违法超限超载行为专项行动,在2018年的工作总结中,也提及圆满完成超载超限率控制目标。

  超载的隐患与后果人人皆知;地方交通运输部门对于超载问题也并非无所作为。那么,因车辆超载造成的桥面侧翻事故,究竟强力治理之下的“漏网之鱼”,还是隐患长期积累的必然?

  有一篇文章事后被人们反复提及:《无锡的快速内环高架还能用多久?》。作者在文中提出了载重卡车可能压坏内环高架,导致桥梁坍塌的担忧。尽管该文关注的道路并非此次事故发生的道路,但事件的性质基本类似。如今,血淋淋的事实也充分证明,超载货车压垮桥梁并非杞人忧天。

  既然交通运输部门一直都把治超视为重点工作,实施超载的企业和个人依然我行我素,恐怕只能引向一个事实,那就是现有的治理模式和手段,无法应对复杂的现实。

  事故发生之后,有人为运输行业抱屈,认为大货车如果不超载,就会面临亏本。这样的辩护固然很无力,无法成为超载的正当理由,却揭示了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实施超载的动机——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所谓亏本和超载的关系,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情势下,变成了运输企业的某种零和游戏。大量的非法改装和超载,压低了运输价格,促使更多人铤而走险,加入这场没有赢家的竞争。

  在现实中,货车超载的治理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未能形成全面覆盖。在多数地方的高速公路,人们已经很少看到明显超载的车辆。这是因为高速公路出入口普遍安装了地磅,超载货车根本没有机会进入高速路段。然而,国道、省道甚至县道等非收费的开放道路,超载现象依然普遍,此次无锡事故发生的路段即缺乏有效管理的国道。

  可能有人要问,能不能在所有道路上设置超载检验装置?目前看来并不现实,也未必能够达到理想的效果。安装检验装置,在一定程度上会牺牲道路通行效率,类似收费高速公路的模式难以大面积铺开。即便有的国道设置了检查站,其真实效果也远远不及管理更严格的高速公路。现有的超载集中于中短距离运输,大货车“老司机”知道如何躲避检查,让治超成为“猫捉老鼠”的游戏。

  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恶劣运输生态中,治理本身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甚至形成了“灰色利益链”。今年5月,央视就报道了一些车企违规生产,出厂车辆虚假标重,空车就超载的情况。为了躲避警方执法,有的地方还出现了为超载车辆探路的“黄牛”,讽刺的是,当“黄牛”被抓获以后,其账本就成了警方调查超载车辆的“黑名单”。与此同时,不排除部分执法者利用职权实施寻租。

  为进一步提高超载治理的范围与成效,首先要改进的是执法技术。目前,难以对所有道路实施固定的超限超载检查装置,理应实施动态、流动的治理方式。一些国家和地区对大型货车安装实施检测装置,车辆一旦超载就自动限速或无法启动,这种做法同样值得学习和借鉴。

  很多业内人士呼吁,要继续加大超载的处罚力度。一些货主经历着超载、处罚、再超载的恶性循环,因为处罚不彻底,所以超载车辆抱有侥幸心理,而简单的经济处罚甚至被运输者视为“成本”之一,进一步促成了其超载的动机。这种越罚越超的局面,显然也是亟待改善的。

  超载是一种违法问题,也是一种经济现象。从根本上治理超载现象,必须理清经济账。面对“你不超也有人超”的困局,一方面要进一步降低运输企业的成本,降低物流相关费用;另一方面要推动合理的市场价格调节机制,让合法守规的企业得到应有的回报,而不是依赖超载谋取不当利益。

  生命是宝贵的,对于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来说,他们既是超载行为的实施者,也是直接的受害者。摇晃的超载货车,仿佛走在钢丝绳上,不是跌入深渊,就是绳断人亡,只要一天不熄火,就一天无法逃离魔鬼的爪子。面对道路交通安全,每一个参与者都要多一分慎重,每一个人都要尽到对自我和他人的担当。

英雄归来a 发表于  2019-10-12 14:32:26 0字 ( 0/8)

回复@苏-35:你怎么能发出来那么多的字,我们却从技术上为什么做不到?!你大概是有神功的‘31导员’吧?!这本身是否公平?!!

回复@苏-35:你怎么能发出来那么多的字,我们却从技术上为什么做不到?!你大概是有神功的‘31导员’吧?!这本身是否公平?!!

  10月10日18时10分许,312国道K135处、锡港路上跨桥发生桥面侧翻事故。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经初步分析,上跨桥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所致。目前,事发路段当时究竟有多少货车经过,超载程度如何,尚待进一步确认。可以确定的是,超载车辆的重量超过了高架桥的正常负荷。

  超载,这枚悬在道路交通安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又一次重重跌落。

  大货车超载,不管是机动车驾驶人,还是普通乘客,多多少少有所亲眼目睹。常在路上跑的“老司机”,碰上那些在路上仿佛摇摇晃晃的大货车,唯恐避之不及,离大货车越远越好成了一条不成文的“交规”。而在大货车时常经过的路段,各种“治超”标语也屡见不鲜。有报道引用数据称:全国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约10万人,受伤50多万人,其中50%的群死群伤重大道路交通事故与超限超载直接相关。

  实际上,治理超载早就是交通运输部门的常态工作,而并非很多人所想象的那样运动式治理、一阵风。就拿无锡来说,在该市交通运输局2018年工作计划中,就包括继续开展整治公路违法超限超载行为专项行动,在2018年的工作总结中,也提及圆满完成超载超限率控制目标。

  超载的隐患与后果人人皆知;地方交通运输部门对于超载问题也并非无所作为。那么,因车辆超载造成的桥面侧翻事故,究竟强力治理之下的“漏网之鱼”,还是隐患长期积累的必然?

  有一篇文章事后被人们反复提及:《无锡的快速内环高架还能用多久?》。作者在文中提出了载重卡车可能压坏内环高架,导致桥梁坍塌的担忧。尽管该文关注的道路并非此次事故发生的道路,但事件的性质基本类似。如今,血淋淋的事实也充分证明,超载货车压垮桥梁并非杞人忧天。

  既然交通运输部门一直都把治超视为重点工作,实施超载的企业和个人依然我行我素,恐怕只能引向一个事实,那就是现有的治理模式和手段,无法应对复杂的现实。

  事故发生之后,有人为运输行业抱屈,认为大货车如果不超载,就会面临亏本。这样的辩护固然很无力,无法成为超载的正当理由,却揭示了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实施超载的动机——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所谓亏本和超载的关系,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情势下,变成了运输企业的某种零和游戏。大量的非法改装和超载,压低了运输价格,促使更多人铤而走险,加入这场没有赢家的竞争。

  在现实中,货车超载的治理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未能形成全面覆盖。在多数地方的高速公路,人们已经很少看到明显超载的车辆。这是因为高速公路出入口普遍安装了地磅,超载货车根本没有机会进入高速路段。然而,国道、省道甚至县道等非收费的开放道路,超载现象依然普遍,此次无锡事故发生的路段即缺乏有效管理的国道。

  可能有人要问,能不能在所有道路上设置超载检验装置?目前看来并不现实,也未必能够达到理想的效果。安装检验装置,在一定程度上会牺牲道路通行效率,类似收费高速公路的模式难以大面积铺开。即便有的国道设置了检查站,其真实效果也远远不及管理更严格的高速公路。现有的超载集中于中短距离运输,大货车“老司机”知道如何躲避检查,让治超成为“猫捉老鼠”的游戏。

  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恶劣运输生态中,治理本身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甚至形成了“灰色利益链”。今年5月,央视就报道了一些车企违规生产,出厂车辆虚假标重,空车就超载的情况。为了躲避警方执法,有的地方还出现了为超载车辆探路的“黄牛”,讽刺的是,当“黄牛”被抓获以后,其账本就成了警方调查超载车辆的“黑名单”。与此同时,不排除部分执法者利用职权实施寻租。

  为进一步提高超载治理的范围与成效,首先要改进的是执法技术。目前,难以对所有道路实施固定的超限超载检查装置,理应实施动态、流动的治理方式。一些国家和地区对大型货车安装实施检测装置,车辆一旦超载就自动限速或无法启动,这种做法同样值得学习和借鉴。

  很多业内人士呼吁,要继续加大超载的处罚力度。一些货主经历着超载、处罚、再超载的恶性循环,因为处罚不彻底,所以超载车辆抱有侥幸心理,而简单的经济处罚甚至被运输者视为“成本”之一,进一步促成了其超载的动机。这种越罚越超的局面,显然也是亟待改善的。

  超载是一种违法问题,也是一种经济现象。从根本上治理超载现象,必须理清经济账。面对“你不超也有人超”的困局,一方面要进一步降低运输企业的成本,降低物流相关费用;另一方面要推动合理的市场价格调节机制,让合法守规的企业得到应有的回报,而不是依赖超载谋取不当利益。

  生命是宝贵的,对于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来说,他们既是超载行为的实施者,也是直接的受害者。摇晃的超载货车,仿佛走在钢丝绳上,不是跌入深渊,就是绳断人亡,只要一天不熄火,就一天无法逃离魔鬼的爪子。面对道路交通安全,每一个参与者都要多一分慎重,每一个人都要尽到对自我和他人的担当。

海棠佳人587 发表于  2019-10-12 14:38:25 16字 ( 0/13)

没有利益输送,你超100吨试试?

  10月10日18时10分许,312国道K135处、锡港路上跨桥发生桥面侧翻事故。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经初步分析,上跨桥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所致。目前,事发路段当时究竟有多少货车经过,超载程度如何,尚待进一步确认。可以确定的是,超载车辆的重量超过了高架桥的正常负荷。

  超载,这枚悬在道路交通安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又一次重重跌落。

  大货车超载,不管是机动车驾驶人,还是普通乘客,多多少少有所亲眼目睹。常在路上跑的“老司机”,碰上那些在路上仿佛摇摇晃晃的大货车,唯恐避之不及,离大货车越远越好成了一条不成文的“交规”。而在大货车时常经过的路段,各种“治超”标语也屡见不鲜。有报道引用数据称:全国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约10万人,受伤50多万人,其中50%的群死群伤重大道路交通事故与超限超载直接相关。

  实际上,治理超载早就是交通运输部门的常态工作,而并非很多人所想象的那样运动式治理、一阵风。就拿无锡来说,在该市交通运输局2018年工作计划中,就包括继续开展整治公路违法超限超载行为专项行动,在2018年的工作总结中,也提及圆满完成超载超限率控制目标。

  超载的隐患与后果人人皆知;地方交通运输部门对于超载问题也并非无所作为。那么,因车辆超载造成的桥面侧翻事故,究竟强力治理之下的“漏网之鱼”,还是隐患长期积累的必然?

  有一篇文章事后被人们反复提及:《无锡的快速内环高架还能用多久?》。作者在文中提出了载重卡车可能压坏内环高架,导致桥梁坍塌的担忧。尽管该文关注的道路并非此次事故发生的道路,但事件的性质基本类似。如今,血淋淋的事实也充分证明,超载货车压垮桥梁并非杞人忧天。

  既然交通运输部门一直都把治超视为重点工作,实施超载的企业和个人依然我行我素,恐怕只能引向一个事实,那就是现有的治理模式和手段,无法应对复杂的现实。

  事故发生之后,有人为运输行业抱屈,认为大货车如果不超载,就会面临亏本。这样的辩护固然很无力,无法成为超载的正当理由,却揭示了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实施超载的动机——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所谓亏本和超载的关系,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情势下,变成了运输企业的某种零和游戏。大量的非法改装和超载,压低了运输价格,促使更多人铤而走险,加入这场没有赢家的竞争。

  在现实中,货车超载的治理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未能形成全面覆盖。在多数地方的高速公路,人们已经很少看到明显超载的车辆。这是因为高速公路出入口普遍安装了地磅,超载货车根本没有机会进入高速路段。然而,国道、省道甚至县道等非收费的开放道路,超载现象依然普遍,此次无锡事故发生的路段即缺乏有效管理的国道。

  可能有人要问,能不能在所有道路上设置超载检验装置?目前看来并不现实,也未必能够达到理想的效果。安装检验装置,在一定程度上会牺牲道路通行效率,类似收费高速公路的模式难以大面积铺开。即便有的国道设置了检查站,其真实效果也远远不及管理更严格的高速公路。现有的超载集中于中短距离运输,大货车“老司机”知道如何躲避检查,让治超成为“猫捉老鼠”的游戏。

  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恶劣运输生态中,治理本身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甚至形成了“灰色利益链”。今年5月,央视就报道了一些车企违规生产,出厂车辆虚假标重,空车就超载的情况。为了躲避警方执法,有的地方还出现了为超载车辆探路的“黄牛”,讽刺的是,当“黄牛”被抓获以后,其账本就成了警方调查超载车辆的“黑名单”。与此同时,不排除部分执法者利用职权实施寻租。

  为进一步提高超载治理的范围与成效,首先要改进的是执法技术。目前,难以对所有道路实施固定的超限超载检查装置,理应实施动态、流动的治理方式。一些国家和地区对大型货车安装实施检测装置,车辆一旦超载就自动限速或无法启动,这种做法同样值得学习和借鉴。

  很多业内人士呼吁,要继续加大超载的处罚力度。一些货主经历着超载、处罚、再超载的恶性循环,因为处罚不彻底,所以超载车辆抱有侥幸心理,而简单的经济处罚甚至被运输者视为“成本”之一,进一步促成了其超载的动机。这种越罚越超的局面,显然也是亟待改善的。

  超载是一种违法问题,也是一种经济现象。从根本上治理超载现象,必须理清经济账。面对“你不超也有人超”的困局,一方面要进一步降低运输企业的成本,降低物流相关费用;另一方面要推动合理的市场价格调节机制,让合法守规的企业得到应有的回报,而不是依赖超载谋取不当利益。

  生命是宝贵的,对于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来说,他们既是超载行为的实施者,也是直接的受害者。摇晃的超载货车,仿佛走在钢丝绳上,不是跌入深渊,就是绳断人亡,只要一天不熄火,就一天无法逃离魔鬼的爪子。面对道路交通安全,每一个参与者都要多一分慎重,每一个人都要尽到对自我和他人的担当。

五个公认通治 发表于  2019-10-12 15:42:30 20字 ( 0/9)

不超载真的挣不到钱???!记者追踪下就好

  10月10日18时10分许,312国道K135处、锡港路上跨桥发生桥面侧翻事故。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经初步分析,上跨桥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所致。目前,事发路段当时究竟有多少货车经过,超载程度如何,尚待进一步确认。可以确定的是,超载车辆的重量超过了高架桥的正常负荷。

  超载,这枚悬在道路交通安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又一次重重跌落。

  大货车超载,不管是机动车驾驶人,还是普通乘客,多多少少有所亲眼目睹。常在路上跑的“老司机”,碰上那些在路上仿佛摇摇晃晃的大货车,唯恐避之不及,离大货车越远越好成了一条不成文的“交规”。而在大货车时常经过的路段,各种“治超”标语也屡见不鲜。有报道引用数据称:全国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约10万人,受伤50多万人,其中50%的群死群伤重大道路交通事故与超限超载直接相关。

  实际上,治理超载早就是交通运输部门的常态工作,而并非很多人所想象的那样运动式治理、一阵风。就拿无锡来说,在该市交通运输局2018年工作计划中,就包括继续开展整治公路违法超限超载行为专项行动,在2018年的工作总结中,也提及圆满完成超载超限率控制目标。

  超载的隐患与后果人人皆知;地方交通运输部门对于超载问题也并非无所作为。那么,因车辆超载造成的桥面侧翻事故,究竟强力治理之下的“漏网之鱼”,还是隐患长期积累的必然?

  有一篇文章事后被人们反复提及:《无锡的快速内环高架还能用多久?》。作者在文中提出了载重卡车可能压坏内环高架,导致桥梁坍塌的担忧。尽管该文关注的道路并非此次事故发生的道路,但事件的性质基本类似。如今,血淋淋的事实也充分证明,超载货车压垮桥梁并非杞人忧天。

  既然交通运输部门一直都把治超视为重点工作,实施超载的企业和个人依然我行我素,恐怕只能引向一个事实,那就是现有的治理模式和手段,无法应对复杂的现实。

  事故发生之后,有人为运输行业抱屈,认为大货车如果不超载,就会面临亏本。这样的辩护固然很无力,无法成为超载的正当理由,却揭示了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实施超载的动机——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所谓亏本和超载的关系,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情势下,变成了运输企业的某种零和游戏。大量的非法改装和超载,压低了运输价格,促使更多人铤而走险,加入这场没有赢家的竞争。

  在现实中,货车超载的治理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未能形成全面覆盖。在多数地方的高速公路,人们已经很少看到明显超载的车辆。这是因为高速公路出入口普遍安装了地磅,超载货车根本没有机会进入高速路段。然而,国道、省道甚至县道等非收费的开放道路,超载现象依然普遍,此次无锡事故发生的路段即缺乏有效管理的国道。

  可能有人要问,能不能在所有道路上设置超载检验装置?目前看来并不现实,也未必能够达到理想的效果。安装检验装置,在一定程度上会牺牲道路通行效率,类似收费高速公路的模式难以大面积铺开。即便有的国道设置了检查站,其真实效果也远远不及管理更严格的高速公路。现有的超载集中于中短距离运输,大货车“老司机”知道如何躲避检查,让治超成为“猫捉老鼠”的游戏。

  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恶劣运输生态中,治理本身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甚至形成了“灰色利益链”。今年5月,央视就报道了一些车企违规生产,出厂车辆虚假标重,空车就超载的情况。为了躲避警方执法,有的地方还出现了为超载车辆探路的“黄牛”,讽刺的是,当“黄牛”被抓获以后,其账本就成了警方调查超载车辆的“黑名单”。与此同时,不排除部分执法者利用职权实施寻租。

  为进一步提高超载治理的范围与成效,首先要改进的是执法技术。目前,难以对所有道路实施固定的超限超载检查装置,理应实施动态、流动的治理方式。一些国家和地区对大型货车安装实施检测装置,车辆一旦超载就自动限速或无法启动,这种做法同样值得学习和借鉴。

  很多业内人士呼吁,要继续加大超载的处罚力度。一些货主经历着超载、处罚、再超载的恶性循环,因为处罚不彻底,所以超载车辆抱有侥幸心理,而简单的经济处罚甚至被运输者视为“成本”之一,进一步促成了其超载的动机。这种越罚越超的局面,显然也是亟待改善的。

  超载是一种违法问题,也是一种经济现象。从根本上治理超载现象,必须理清经济账。面对“你不超也有人超”的困局,一方面要进一步降低运输企业的成本,降低物流相关费用;另一方面要推动合理的市场价格调节机制,让合法守规的企业得到应有的回报,而不是依赖超载谋取不当利益。

  生命是宝贵的,对于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来说,他们既是超载行为的实施者,也是直接的受害者。摇晃的超载货车,仿佛走在钢丝绳上,不是跌入深渊,就是绳断人亡,只要一天不熄火,就一天无法逃离魔鬼的爪子。面对道路交通安全,每一个参与者都要多一分慎重,每一个人都要尽到对自我和他人的担当。

牧野一小草 发表于  2019-10-12 16:47:10 200字 ( 0/15)

无锡,17年前由于工作的原因,我在那儿住了两个月。当年就在无锡的大街上发现了一种让人又可笑又不可理解的现象。那就是在人行道铺设的地面砖一片一片的鼓了起来,这些看

  10月10日18时10分许,312国道K135处、锡港路上跨桥发生桥面侧翻事故。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经初步分析,上跨桥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所致。目前,事发路段当时究竟有多少货车经过,超载程度如何,尚待进一步确认。可以确定的是,超载车辆的重量超过了高架桥的正常负荷。

  超载,这枚悬在道路交通安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又一次重重跌落。

  大货车超载,不管是机动车驾驶人,还是普通乘客,多多少少有所亲眼目睹。常在路上跑的“老司机”,碰上那些在路上仿佛摇摇晃晃的大货车,唯恐避之不及,离大货车越远越好成了一条不成文的“交规”。而在大货车时常经过的路段,各种“治超”标语也屡见不鲜。有报道引用数据称:全国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约10万人,受伤50多万人,其中50%的群死群伤重大道路交通事故与超限超载直接相关。

  实际上,治理超载早就是交通运输部门的常态工作,而并非很多人所想象的那样运动式治理、一阵风。就拿无锡来说,在该市交通运输局2018年工作计划中,就包括继续开展整治公路违法超限超载行为专项行动,在2018年的工作总结中,也提及圆满完成超载超限率控制目标。

  超载的隐患与后果人人皆知;地方交通运输部门对于超载问题也并非无所作为。那么,因车辆超载造成的桥面侧翻事故,究竟强力治理之下的“漏网之鱼”,还是隐患长期积累的必然?

  有一篇文章事后被人们反复提及:《无锡的快速内环高架还能用多久?》。作者在文中提出了载重卡车可能压坏内环高架,导致桥梁坍塌的担忧。尽管该文关注的道路并非此次事故发生的道路,但事件的性质基本类似。如今,血淋淋的事实也充分证明,超载货车压垮桥梁并非杞人忧天。

  既然交通运输部门一直都把治超视为重点工作,实施超载的企业和个人依然我行我素,恐怕只能引向一个事实,那就是现有的治理模式和手段,无法应对复杂的现实。

  事故发生之后,有人为运输行业抱屈,认为大货车如果不超载,就会面临亏本。这样的辩护固然很无力,无法成为超载的正当理由,却揭示了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实施超载的动机——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所谓亏本和超载的关系,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情势下,变成了运输企业的某种零和游戏。大量的非法改装和超载,压低了运输价格,促使更多人铤而走险,加入这场没有赢家的竞争。

  在现实中,货车超载的治理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未能形成全面覆盖。在多数地方的高速公路,人们已经很少看到明显超载的车辆。这是因为高速公路出入口普遍安装了地磅,超载货车根本没有机会进入高速路段。然而,国道、省道甚至县道等非收费的开放道路,超载现象依然普遍,此次无锡事故发生的路段即缺乏有效管理的国道。

  可能有人要问,能不能在所有道路上设置超载检验装置?目前看来并不现实,也未必能够达到理想的效果。安装检验装置,在一定程度上会牺牲道路通行效率,类似收费高速公路的模式难以大面积铺开。即便有的国道设置了检查站,其真实效果也远远不及管理更严格的高速公路。现有的超载集中于中短距离运输,大货车“老司机”知道如何躲避检查,让治超成为“猫捉老鼠”的游戏。

  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恶劣运输生态中,治理本身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甚至形成了“灰色利益链”。今年5月,央视就报道了一些车企违规生产,出厂车辆虚假标重,空车就超载的情况。为了躲避警方执法,有的地方还出现了为超载车辆探路的“黄牛”,讽刺的是,当“黄牛”被抓获以后,其账本就成了警方调查超载车辆的“黑名单”。与此同时,不排除部分执法者利用职权实施寻租。

  为进一步提高超载治理的范围与成效,首先要改进的是执法技术。目前,难以对所有道路实施固定的超限超载检查装置,理应实施动态、流动的治理方式。一些国家和地区对大型货车安装实施检测装置,车辆一旦超载就自动限速或无法启动,这种做法同样值得学习和借鉴。

  很多业内人士呼吁,要继续加大超载的处罚力度。一些货主经历着超载、处罚、再超载的恶性循环,因为处罚不彻底,所以超载车辆抱有侥幸心理,而简单的经济处罚甚至被运输者视为“成本”之一,进一步促成了其超载的动机。这种越罚越超的局面,显然也是亟待改善的。

  超载是一种违法问题,也是一种经济现象。从根本上治理超载现象,必须理清经济账。面对“你不超也有人超”的困局,一方面要进一步降低运输企业的成本,降低物流相关费用;另一方面要推动合理的市场价格调节机制,让合法守规的企业得到应有的回报,而不是依赖超载谋取不当利益。

  生命是宝贵的,对于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来说,他们既是超载行为的实施者,也是直接的受害者。摇晃的超载货车,仿佛走在钢丝绳上,不是跌入深渊,就是绳断人亡,只要一天不熄火,就一天无法逃离魔鬼的爪子。面对道路交通安全,每一个参与者都要多一分慎重,每一个人都要尽到对自我和他人的担当。

结交同路人 发表于  2019-10-12 16:58:23 0字 ( 0/15)

对于超载现象,法人代表和司机除了罚款外,根据死伤情况还要判刑枪毙。

对于超载现象,法人代表和司机除了罚款外,根据死伤情况还要判刑枪毙。

  10月10日18时10分许,312国道K135处、锡港路上跨桥发生桥面侧翻事故。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经初步分析,上跨桥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所致。目前,事发路段当时究竟有多少货车经过,超载程度如何,尚待进一步确认。可以确定的是,超载车辆的重量超过了高架桥的正常负荷。

  超载,这枚悬在道路交通安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又一次重重跌落。

  大货车超载,不管是机动车驾驶人,还是普通乘客,多多少少有所亲眼目睹。常在路上跑的“老司机”,碰上那些在路上仿佛摇摇晃晃的大货车,唯恐避之不及,离大货车越远越好成了一条不成文的“交规”。而在大货车时常经过的路段,各种“治超”标语也屡见不鲜。有报道引用数据称:全国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约10万人,受伤50多万人,其中50%的群死群伤重大道路交通事故与超限超载直接相关。

  实际上,治理超载早就是交通运输部门的常态工作,而并非很多人所想象的那样运动式治理、一阵风。就拿无锡来说,在该市交通运输局2018年工作计划中,就包括继续开展整治公路违法超限超载行为专项行动,在2018年的工作总结中,也提及圆满完成超载超限率控制目标。

  超载的隐患与后果人人皆知;地方交通运输部门对于超载问题也并非无所作为。那么,因车辆超载造成的桥面侧翻事故,究竟强力治理之下的“漏网之鱼”,还是隐患长期积累的必然?

  有一篇文章事后被人们反复提及:《无锡的快速内环高架还能用多久?》。作者在文中提出了载重卡车可能压坏内环高架,导致桥梁坍塌的担忧。尽管该文关注的道路并非此次事故发生的道路,但事件的性质基本类似。如今,血淋淋的事实也充分证明,超载货车压垮桥梁并非杞人忧天。

  既然交通运输部门一直都把治超视为重点工作,实施超载的企业和个人依然我行我素,恐怕只能引向一个事实,那就是现有的治理模式和手段,无法应对复杂的现实。

  事故发生之后,有人为运输行业抱屈,认为大货车如果不超载,就会面临亏本。这样的辩护固然很无力,无法成为超载的正当理由,却揭示了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实施超载的动机——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所谓亏本和超载的关系,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情势下,变成了运输企业的某种零和游戏。大量的非法改装和超载,压低了运输价格,促使更多人铤而走险,加入这场没有赢家的竞争。

  在现实中,货车超载的治理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未能形成全面覆盖。在多数地方的高速公路,人们已经很少看到明显超载的车辆。这是因为高速公路出入口普遍安装了地磅,超载货车根本没有机会进入高速路段。然而,国道、省道甚至县道等非收费的开放道路,超载现象依然普遍,此次无锡事故发生的路段即缺乏有效管理的国道。

  可能有人要问,能不能在所有道路上设置超载检验装置?目前看来并不现实,也未必能够达到理想的效果。安装检验装置,在一定程度上会牺牲道路通行效率,类似收费高速公路的模式难以大面积铺开。即便有的国道设置了检查站,其真实效果也远远不及管理更严格的高速公路。现有的超载集中于中短距离运输,大货车“老司机”知道如何躲避检查,让治超成为“猫捉老鼠”的游戏。

  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恶劣运输生态中,治理本身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甚至形成了“灰色利益链”。今年5月,央视就报道了一些车企违规生产,出厂车辆虚假标重,空车就超载的情况。为了躲避警方执法,有的地方还出现了为超载车辆探路的“黄牛”,讽刺的是,当“黄牛”被抓获以后,其账本就成了警方调查超载车辆的“黑名单”。与此同时,不排除部分执法者利用职权实施寻租。

  为进一步提高超载治理的范围与成效,首先要改进的是执法技术。目前,难以对所有道路实施固定的超限超载检查装置,理应实施动态、流动的治理方式。一些国家和地区对大型货车安装实施检测装置,车辆一旦超载就自动限速或无法启动,这种做法同样值得学习和借鉴。

  很多业内人士呼吁,要继续加大超载的处罚力度。一些货主经历着超载、处罚、再超载的恶性循环,因为处罚不彻底,所以超载车辆抱有侥幸心理,而简单的经济处罚甚至被运输者视为“成本”之一,进一步促成了其超载的动机。这种越罚越超的局面,显然也是亟待改善的。

  超载是一种违法问题,也是一种经济现象。从根本上治理超载现象,必须理清经济账。面对“你不超也有人超”的困局,一方面要进一步降低运输企业的成本,降低物流相关费用;另一方面要推动合理的市场价格调节机制,让合法守规的企业得到应有的回报,而不是依赖超载谋取不当利益。

  生命是宝贵的,对于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来说,他们既是超载行为的实施者,也是直接的受害者。摇晃的超载货车,仿佛走在钢丝绳上,不是跌入深渊,就是绳断人亡,只要一天不熄火,就一天无法逃离魔鬼的爪子。面对道路交通安全,每一个参与者都要多一分慎重,每一个人都要尽到对自我和他人的担当。

李成文LCW 发表于  2019-10-12 18:14:25 5字 ( 0/8)

安全第一。

  10月10日18时10分许,312国道K135处、锡港路上跨桥发生桥面侧翻事故。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经初步分析,上跨桥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所致。目前,事发路段当时究竟有多少货车经过,超载程度如何,尚待进一步确认。可以确定的是,超载车辆的重量超过了高架桥的正常负荷。

  超载,这枚悬在道路交通安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又一次重重跌落。

  大货车超载,不管是机动车驾驶人,还是普通乘客,多多少少有所亲眼目睹。常在路上跑的“老司机”,碰上那些在路上仿佛摇摇晃晃的大货车,唯恐避之不及,离大货车越远越好成了一条不成文的“交规”。而在大货车时常经过的路段,各种“治超”标语也屡见不鲜。有报道引用数据称:全国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约10万人,受伤50多万人,其中50%的群死群伤重大道路交通事故与超限超载直接相关。

  实际上,治理超载早就是交通运输部门的常态工作,而并非很多人所想象的那样运动式治理、一阵风。就拿无锡来说,在该市交通运输局2018年工作计划中,就包括继续开展整治公路违法超限超载行为专项行动,在2018年的工作总结中,也提及圆满完成超载超限率控制目标。

  超载的隐患与后果人人皆知;地方交通运输部门对于超载问题也并非无所作为。那么,因车辆超载造成的桥面侧翻事故,究竟强力治理之下的“漏网之鱼”,还是隐患长期积累的必然?

  有一篇文章事后被人们反复提及:《无锡的快速内环高架还能用多久?》。作者在文中提出了载重卡车可能压坏内环高架,导致桥梁坍塌的担忧。尽管该文关注的道路并非此次事故发生的道路,但事件的性质基本类似。如今,血淋淋的事实也充分证明,超载货车压垮桥梁并非杞人忧天。

  既然交通运输部门一直都把治超视为重点工作,实施超载的企业和个人依然我行我素,恐怕只能引向一个事实,那就是现有的治理模式和手段,无法应对复杂的现实。

  事故发生之后,有人为运输行业抱屈,认为大货车如果不超载,就会面临亏本。这样的辩护固然很无力,无法成为超载的正当理由,却揭示了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实施超载的动机——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所谓亏本和超载的关系,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情势下,变成了运输企业的某种零和游戏。大量的非法改装和超载,压低了运输价格,促使更多人铤而走险,加入这场没有赢家的竞争。

  在现实中,货车超载的治理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未能形成全面覆盖。在多数地方的高速公路,人们已经很少看到明显超载的车辆。这是因为高速公路出入口普遍安装了地磅,超载货车根本没有机会进入高速路段。然而,国道、省道甚至县道等非收费的开放道路,超载现象依然普遍,此次无锡事故发生的路段即缺乏有效管理的国道。

  可能有人要问,能不能在所有道路上设置超载检验装置?目前看来并不现实,也未必能够达到理想的效果。安装检验装置,在一定程度上会牺牲道路通行效率,类似收费高速公路的模式难以大面积铺开。即便有的国道设置了检查站,其真实效果也远远不及管理更严格的高速公路。现有的超载集中于中短距离运输,大货车“老司机”知道如何躲避检查,让治超成为“猫捉老鼠”的游戏。

  在“你不超也有人超”的恶劣运输生态中,治理本身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甚至形成了“灰色利益链”。今年5月,央视就报道了一些车企违规生产,出厂车辆虚假标重,空车就超载的情况。为了躲避警方执法,有的地方还出现了为超载车辆探路的“黄牛”,讽刺的是,当“黄牛”被抓获以后,其账本就成了警方调查超载车辆的“黑名单”。与此同时,不排除部分执法者利用职权实施寻租。

  为进一步提高超载治理的范围与成效,首先要改进的是执法技术。目前,难以对所有道路实施固定的超限超载检查装置,理应实施动态、流动的治理方式。一些国家和地区对大型货车安装实施检测装置,车辆一旦超载就自动限速或无法启动,这种做法同样值得学习和借鉴。

  很多业内人士呼吁,要继续加大超载的处罚力度。一些货主经历着超载、处罚、再超载的恶性循环,因为处罚不彻底,所以超载车辆抱有侥幸心理,而简单的经济处罚甚至被运输者视为“成本”之一,进一步促成了其超载的动机。这种越罚越超的局面,显然也是亟待改善的。

  超载是一种违法问题,也是一种经济现象。从根本上治理超载现象,必须理清经济账。面对“你不超也有人超”的困局,一方面要进一步降低运输企业的成本,降低物流相关费用;另一方面要推动合理的市场价格调节机制,让合法守规的企业得到应有的回报,而不是依赖超载谋取不当利益。

  生命是宝贵的,对于运输企业和货车司机来说,他们既是超载行为的实施者,也是直接的受害者。摇晃的超载货车,仿佛走在钢丝绳上,不是跌入深渊,就是绳断人亡,只要一天不熄火,就一天无法逃离魔鬼的爪子。面对道路交通安全,每一个参与者都要多一分慎重,每一个人都要尽到对自我和他人的担当。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