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海棠佳人587 发表于  2019-10-12 09:31:40 111字 ( 0/21)

外地超限车辆无锡插翅难逃,为什么当地如此严重超限车却如入无人之境?由此放大到全国,严重超限当地【包括长住本地的外地牌】的渣土车,砂石车,矿车,钢材车无不横行霸道

2014年5月的某一天,一对夫妇跪在广州市从化区交通执法局的大厅里哭。

“队长,这次能不能少罚些,我们跑车挣钱不容易,外债还没还清……”

中队长有些于心不忍。这两口子借钱买的泥头车,到从化来跑货运,不懂这边的“行规”,被执法局给逮了,面临两万元的重罚。

他给局长赖重飞发了一条短信:赖局长,要不这次就放他们一马?

赖局长很快回复:野鸡车,必须严办。

在广州从化,货车司机们有一句顺口溜:“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重车过从化。”任何重车,只要没给赖局长交过“保护费”,就是所谓的“野鸡车”,开进从化就是掉进屠宰场,一身鸡毛被拔个精光,绝无逃出生天的可能。

下面,我们就来认识一下赖重飞——一名副科级干部,如何一步步成为“黑色交通江湖”的“赖老大”,几乎把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变成了“黑社会”。

发 家

曾经的从化,有一对奇特的“父子”。“儿子”赖重飞是交通执法局局长,“干爹”钟继阳是交通局局长。

赖重飞原本是原从化市交通局普通工作人员,为了“出人头地”过上富贵日子,他通过行贿等方式攀附上顶头上司交通局局长钟继阳,成为钟继阳的“干儿子”,如愿顶上了交通执法局局长的位子。

刚开始,“父子俩”只是合谋敛财。赖重飞当上交通执法局局长后,发现收点好处费不过瘾,只有自己办企业垄断经营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2005年开始,他干脆赤膊上阵,直接策划组建黑社会组织大肆敛财。

“赖老大”出手第一招——逼退国企,垄断客运经营。2005至2008年,赖重飞利用其主管原从化市非自营客车清理工作和客运企业改制工作的职务便利,对原从化市安顺客货运输有限公司“下黑手”。

他出具公函赤裸裸威胁要取消安顺公司的经营资质,煽动司机到市政府静坐,针对性设卡查车处罚。最终,安顺公司顶不住逼迫,以市场价的三分之一,将66个长途运营线路牌照转让给赖重飞姐夫丘家存实际控制的民营企业。

驱赶国企,垄断客运市场这一招,赖重飞赚得盆满钵满,也奠定了他在从化交通行业黑老大的江湖地位。

巅 峰

在货运行业,赖重飞的黑色交通帝国迎来了“巅峰”。

2013年,在赖重飞的谋划组织下,原从化市“货物运输协会”成立,由9家货运公司老板出资,注册资金100万,赖重飞担任会长。这个协会听上去很“官方”,其实和交通局没有任何直接关系。

就是这样一个民间山寨协会,很快就把交通局架空了。

从化所有货车司机都被强迫加入协会,每年交纳数万元会费,接受协会的“规范化管理”。泥头车的国家标准限高为1.2米,载重限49吨;而赖重飞的协会私设了一套改装超载标准,从化地面统一限高1.5米,限重则随时调整。

“今天限重55吨,车头绑毛巾。”司机收到这样一条短信,就知道今天的“上路规矩”了。车头绑毛巾是会员的“身份标识”,也是“免检标志”,有时候是绑丝带或者别的东西。反正只要挂对标识,就能在从化地界上畅行无阻。

协会每次通过短信将“规矩”通知到每位入会司机,而不谙“规矩”的“野鸡车”就倒血霉了,只要开进从化地界,等待他们的就是骚扰、刁难乃至重罚。有位姓毛的司机就是不肯入会,为了躲避“检查”,专挑偏僻的县道走,被盯梢的社会人员发现了,就叫执法局专门在县道上拦截。

为了确保“令行禁止”,社会人员在各个路口蹲点盯梢,私设关卡和地磅,对过往车辆进行“检查”。而司机们并不知道,那些穿着制服的“执法人员”,其实是赖重飞雇佣的小混混。有时候,这些小混混居然还和交通执法局搞“联合执法”。

公交、货运都沦陷了,旅游包车也不能幸免。从化的旅游包车司机们要么与丘家存的公司合作,要么被一脚踹走。有的合规车辆不肯入会,就会受到社会人员的骚扰、拦截甚至打砸,根本没法正常经营。

顺我者昌逆我者罚,这就是赖局长的为官逻辑。

画 像

2015年11月,赖重飞调任从化区吕田镇镇长,利志峰继任从化区交通执法局局长,顺便拾起赖重飞的“衣钵”,继续兴风作浪。2018年,为利志峰充当“保护伞”的从化区民警被查处,利志峰被顺藤摸瓜揪了出来。根据利志峰提供的线索,赖重飞的冰山一角就此揭开。

随着调查深入,多重证据显示,该案绝不仅仅是几个“保护伞”的问题,专案组老猎手们的鼻子,从赖重飞身上嗅出了黑老大的气味。经过研判,提出一个大胆推论: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被赖重飞的地下组织控制,赖重飞可能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据专案组同志介绍,一个组织是否属于黑社会性质,要看它是否同时具备“刑法修正案八”第294条第五款规定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专案组将赖重飞的行为一一对号入座,一个“黑怪兽”的模样逐渐清晰起来……

组织特征方面,即“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赖重飞亲手打造的货物运输协会,有严密的组织架构,人员分为三个层级:首脑赖重飞,负责统领,发号施令,部分交通局公职人员充当骨干;第二层是入股协会的货运公司老板,入会货车都挂靠在这些货运公司名下;第三层是货运公司老板聘请的马仔打手,具体管理入会货车,对“野鸡车”进行跟踪、威胁、打击。赖重飞的堂哥赖志强自己都说,“货运协会就是个收保护费的黑社会。”而货运协会不过是赖重飞黑色交通帝国的一个“堂口”,在公交客运、旅游包车、驾校培训、停车场等领域,都盘踞着他们的势力“堂口”。

经济特征方面,赖重飞的姐夫丘家存,是赖重飞黑色帝国的“钱袋子”、敛财的“白手套”。赖重飞通过丘家存等人操纵从化区货运、危险品运输、旅游包车、三大行业协会、驾校培训、停车场以及维修业务等,逐步控制、垄断整个交通运输市场。

行为特征方面,赖重飞及其团伙几乎看不出“传统”黑社会的样子,他们不舞刀弄棒,不打砸抢掠,表面上看就是利用交通执法权,强制要求司机加入行业协会接受管理。但是撕掉“斯文痞子”的面具就可以看到,事实上该团伙是以执法权作为依托,组织社会人员以跟踪、尾随、言语威胁、设卡拦截以及选择性执法、针对性执法等“软暴力”,对过往货运司机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该团伙嚣张到极致时,也屡次使用暴力,打砸不肯入会的车辆。

危害性方面,赖重飞以行业协会的“规章制度”取代国家法律、以私人执法取代行政执法,导致基层权力被架空,大量交通领域干部被他拉拢腐蚀;从交通局机关到交通管理站、综合行政执法局、地方公路站,虚构工程套取经费、乱立名目滥发津补贴、违规接受下属行业协会宴请及外出旅游等违纪违法行为屡见不鲜,一群“硕鼠”肆意妄为,不断蚕食交通运输这块“大奶酪”,对从化区经济社会发展及政治生态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彻 查

民之所怨,利剑所指。为切实回应群众关切,全面瓦解这个“黑色交通帝国”,重构良好营商环境和政治生态,广州市委高度重视,由市纪委监委统筹组织,成立由派驻市公安局纪检监察组、从化区纪委监委、从化区公安分局等单位和部门组成的联合专案组,彻查该区交通领域贪腐案。

该案案情复杂,违纪违法线索涉及多个领域和单位,涉案人员涉嫌罪名交叉复杂,既有监委管辖的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滥用职权类犯罪,也有公安管辖的涉黑犯罪、重大经济犯罪等,仅针对社会人员的取证就达300多人次。专案组充分发挥联合调查优势,克服时间跨度久、涉案人员多、取证难度大等困难,互为补充、有效衔接、同步推进,经过数月的合力攻坚,顺利推进了案件查办。

今年5月,赖重飞由留置转为逮捕,由公安机关继续侦查其涉黑犯罪,目前已由公安机关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上百名涉案人员相继被追究法律责任,另外还有72名相关责任人员拟被问责。

整 顿

尘埃即将落定,教训还须汲取。

“行业案件只是表象,政治生态才是深层。专案组负责同志表示,要通过查办一个案件,整顿一个行业,改善一地的政治生态。

党员干部涉黑,往往是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混杂、政治问题与腐败问题交织,对一地的政治生态危害极大。赖重飞在位期间,整个从化区交通领域呈现系统性、塌方式腐败,有的领导干部对赖重飞涉黑行为视而不见,有的执法人员被“围猎”后,甚至甘当赖重飞的马前卒。而从化区交通局党组已经软弱涣散到毫无“存在感”,2015年赖重飞想在执法局提拔两名干部,居然自己发文、自己任命,上级单位竟毫不知情。

不但除恶务尽,更要标本兼治。广州从查处赖重飞案入手,修复从化交通行政系统被损害的政治生态。广州市交通运输局全面整顿全市交通运输行业不正之风,开展行业治理和严打交通领域侵害群众利益黑恶势力、深挖背后“保护伞”的专项行动,让老百姓感受到全面从严治党带来的实际好处。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ID:zyjwgjjw)

留住良心 发表于  2019-10-12 11:50:56 8字 ( 0/7)

这个事情抓得好!

2014年5月的某一天,一对夫妇跪在广州市从化区交通执法局的大厅里哭。

“队长,这次能不能少罚些,我们跑车挣钱不容易,外债还没还清……”

中队长有些于心不忍。这两口子借钱买的泥头车,到从化来跑货运,不懂这边的“行规”,被执法局给逮了,面临两万元的重罚。

他给局长赖重飞发了一条短信:赖局长,要不这次就放他们一马?

赖局长很快回复:野鸡车,必须严办。

在广州从化,货车司机们有一句顺口溜:“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重车过从化。”任何重车,只要没给赖局长交过“保护费”,就是所谓的“野鸡车”,开进从化就是掉进屠宰场,一身鸡毛被拔个精光,绝无逃出生天的可能。

下面,我们就来认识一下赖重飞——一名副科级干部,如何一步步成为“黑色交通江湖”的“赖老大”,几乎把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变成了“黑社会”。

发 家

曾经的从化,有一对奇特的“父子”。“儿子”赖重飞是交通执法局局长,“干爹”钟继阳是交通局局长。

赖重飞原本是原从化市交通局普通工作人员,为了“出人头地”过上富贵日子,他通过行贿等方式攀附上顶头上司交通局局长钟继阳,成为钟继阳的“干儿子”,如愿顶上了交通执法局局长的位子。

刚开始,“父子俩”只是合谋敛财。赖重飞当上交通执法局局长后,发现收点好处费不过瘾,只有自己办企业垄断经营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2005年开始,他干脆赤膊上阵,直接策划组建黑社会组织大肆敛财。

“赖老大”出手第一招——逼退国企,垄断客运经营。2005至2008年,赖重飞利用其主管原从化市非自营客车清理工作和客运企业改制工作的职务便利,对原从化市安顺客货运输有限公司“下黑手”。

他出具公函赤裸裸威胁要取消安顺公司的经营资质,煽动司机到市政府静坐,针对性设卡查车处罚。最终,安顺公司顶不住逼迫,以市场价的三分之一,将66个长途运营线路牌照转让给赖重飞姐夫丘家存实际控制的民营企业。

驱赶国企,垄断客运市场这一招,赖重飞赚得盆满钵满,也奠定了他在从化交通行业黑老大的江湖地位。

巅 峰

在货运行业,赖重飞的黑色交通帝国迎来了“巅峰”。

2013年,在赖重飞的谋划组织下,原从化市“货物运输协会”成立,由9家货运公司老板出资,注册资金100万,赖重飞担任会长。这个协会听上去很“官方”,其实和交通局没有任何直接关系。

就是这样一个民间山寨协会,很快就把交通局架空了。

从化所有货车司机都被强迫加入协会,每年交纳数万元会费,接受协会的“规范化管理”。泥头车的国家标准限高为1.2米,载重限49吨;而赖重飞的协会私设了一套改装超载标准,从化地面统一限高1.5米,限重则随时调整。

“今天限重55吨,车头绑毛巾。”司机收到这样一条短信,就知道今天的“上路规矩”了。车头绑毛巾是会员的“身份标识”,也是“免检标志”,有时候是绑丝带或者别的东西。反正只要挂对标识,就能在从化地界上畅行无阻。

协会每次通过短信将“规矩”通知到每位入会司机,而不谙“规矩”的“野鸡车”就倒血霉了,只要开进从化地界,等待他们的就是骚扰、刁难乃至重罚。有位姓毛的司机就是不肯入会,为了躲避“检查”,专挑偏僻的县道走,被盯梢的社会人员发现了,就叫执法局专门在县道上拦截。

为了确保“令行禁止”,社会人员在各个路口蹲点盯梢,私设关卡和地磅,对过往车辆进行“检查”。而司机们并不知道,那些穿着制服的“执法人员”,其实是赖重飞雇佣的小混混。有时候,这些小混混居然还和交通执法局搞“联合执法”。

公交、货运都沦陷了,旅游包车也不能幸免。从化的旅游包车司机们要么与丘家存的公司合作,要么被一脚踹走。有的合规车辆不肯入会,就会受到社会人员的骚扰、拦截甚至打砸,根本没法正常经营。

顺我者昌逆我者罚,这就是赖局长的为官逻辑。

画 像

2015年11月,赖重飞调任从化区吕田镇镇长,利志峰继任从化区交通执法局局长,顺便拾起赖重飞的“衣钵”,继续兴风作浪。2018年,为利志峰充当“保护伞”的从化区民警被查处,利志峰被顺藤摸瓜揪了出来。根据利志峰提供的线索,赖重飞的冰山一角就此揭开。

随着调查深入,多重证据显示,该案绝不仅仅是几个“保护伞”的问题,专案组老猎手们的鼻子,从赖重飞身上嗅出了黑老大的气味。经过研判,提出一个大胆推论: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被赖重飞的地下组织控制,赖重飞可能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据专案组同志介绍,一个组织是否属于黑社会性质,要看它是否同时具备“刑法修正案八”第294条第五款规定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专案组将赖重飞的行为一一对号入座,一个“黑怪兽”的模样逐渐清晰起来……

组织特征方面,即“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赖重飞亲手打造的货物运输协会,有严密的组织架构,人员分为三个层级:首脑赖重飞,负责统领,发号施令,部分交通局公职人员充当骨干;第二层是入股协会的货运公司老板,入会货车都挂靠在这些货运公司名下;第三层是货运公司老板聘请的马仔打手,具体管理入会货车,对“野鸡车”进行跟踪、威胁、打击。赖重飞的堂哥赖志强自己都说,“货运协会就是个收保护费的黑社会。”而货运协会不过是赖重飞黑色交通帝国的一个“堂口”,在公交客运、旅游包车、驾校培训、停车场等领域,都盘踞着他们的势力“堂口”。

经济特征方面,赖重飞的姐夫丘家存,是赖重飞黑色帝国的“钱袋子”、敛财的“白手套”。赖重飞通过丘家存等人操纵从化区货运、危险品运输、旅游包车、三大行业协会、驾校培训、停车场以及维修业务等,逐步控制、垄断整个交通运输市场。

行为特征方面,赖重飞及其团伙几乎看不出“传统”黑社会的样子,他们不舞刀弄棒,不打砸抢掠,表面上看就是利用交通执法权,强制要求司机加入行业协会接受管理。但是撕掉“斯文痞子”的面具就可以看到,事实上该团伙是以执法权作为依托,组织社会人员以跟踪、尾随、言语威胁、设卡拦截以及选择性执法、针对性执法等“软暴力”,对过往货运司机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该团伙嚣张到极致时,也屡次使用暴力,打砸不肯入会的车辆。

危害性方面,赖重飞以行业协会的“规章制度”取代国家法律、以私人执法取代行政执法,导致基层权力被架空,大量交通领域干部被他拉拢腐蚀;从交通局机关到交通管理站、综合行政执法局、地方公路站,虚构工程套取经费、乱立名目滥发津补贴、违规接受下属行业协会宴请及外出旅游等违纪违法行为屡见不鲜,一群“硕鼠”肆意妄为,不断蚕食交通运输这块“大奶酪”,对从化区经济社会发展及政治生态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彻 查

民之所怨,利剑所指。为切实回应群众关切,全面瓦解这个“黑色交通帝国”,重构良好营商环境和政治生态,广州市委高度重视,由市纪委监委统筹组织,成立由派驻市公安局纪检监察组、从化区纪委监委、从化区公安分局等单位和部门组成的联合专案组,彻查该区交通领域贪腐案。

该案案情复杂,违纪违法线索涉及多个领域和单位,涉案人员涉嫌罪名交叉复杂,既有监委管辖的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滥用职权类犯罪,也有公安管辖的涉黑犯罪、重大经济犯罪等,仅针对社会人员的取证就达300多人次。专案组充分发挥联合调查优势,克服时间跨度久、涉案人员多、取证难度大等困难,互为补充、有效衔接、同步推进,经过数月的合力攻坚,顺利推进了案件查办。

今年5月,赖重飞由留置转为逮捕,由公安机关继续侦查其涉黑犯罪,目前已由公安机关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上百名涉案人员相继被追究法律责任,另外还有72名相关责任人员拟被问责。

整 顿

尘埃即将落定,教训还须汲取。

“行业案件只是表象,政治生态才是深层。专案组负责同志表示,要通过查办一个案件,整顿一个行业,改善一地的政治生态。

党员干部涉黑,往往是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混杂、政治问题与腐败问题交织,对一地的政治生态危害极大。赖重飞在位期间,整个从化区交通领域呈现系统性、塌方式腐败,有的领导干部对赖重飞涉黑行为视而不见,有的执法人员被“围猎”后,甚至甘当赖重飞的马前卒。而从化区交通局党组已经软弱涣散到毫无“存在感”,2015年赖重飞想在执法局提拔两名干部,居然自己发文、自己任命,上级单位竟毫不知情。

不但除恶务尽,更要标本兼治。广州从查处赖重飞案入手,修复从化交通行政系统被损害的政治生态。广州市交通运输局全面整顿全市交通运输行业不正之风,开展行业治理和严打交通领域侵害群众利益黑恶势力、深挖背后“保护伞”的专项行动,让老百姓感受到全面从严治党带来的实际好处。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ID:zyjwgjjw)

英雄归来a 发表于  2019-10-12 13:06:53 0字 ( 0/13)

一个民族最可怕的就是有一种‘麻木感’!当一切不正常的东西能大明大放的存在,社会的悲哀就会让蓝色的天空彻底的变暗和变黑!!

一个民族最可怕的就是有一种‘麻木感’!当一切不正常的东西能大明大放的存在,社会的悲哀就会让蓝色的天空彻底的变暗和变黑!!

2014年5月的某一天,一对夫妇跪在广州市从化区交通执法局的大厅里哭。

“队长,这次能不能少罚些,我们跑车挣钱不容易,外债还没还清……”

中队长有些于心不忍。这两口子借钱买的泥头车,到从化来跑货运,不懂这边的“行规”,被执法局给逮了,面临两万元的重罚。

他给局长赖重飞发了一条短信:赖局长,要不这次就放他们一马?

赖局长很快回复:野鸡车,必须严办。

在广州从化,货车司机们有一句顺口溜:“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重车过从化。”任何重车,只要没给赖局长交过“保护费”,就是所谓的“野鸡车”,开进从化就是掉进屠宰场,一身鸡毛被拔个精光,绝无逃出生天的可能。

下面,我们就来认识一下赖重飞——一名副科级干部,如何一步步成为“黑色交通江湖”的“赖老大”,几乎把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变成了“黑社会”。

发 家

曾经的从化,有一对奇特的“父子”。“儿子”赖重飞是交通执法局局长,“干爹”钟继阳是交通局局长。

赖重飞原本是原从化市交通局普通工作人员,为了“出人头地”过上富贵日子,他通过行贿等方式攀附上顶头上司交通局局长钟继阳,成为钟继阳的“干儿子”,如愿顶上了交通执法局局长的位子。

刚开始,“父子俩”只是合谋敛财。赖重飞当上交通执法局局长后,发现收点好处费不过瘾,只有自己办企业垄断经营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2005年开始,他干脆赤膊上阵,直接策划组建黑社会组织大肆敛财。

“赖老大”出手第一招——逼退国企,垄断客运经营。2005至2008年,赖重飞利用其主管原从化市非自营客车清理工作和客运企业改制工作的职务便利,对原从化市安顺客货运输有限公司“下黑手”。

他出具公函赤裸裸威胁要取消安顺公司的经营资质,煽动司机到市政府静坐,针对性设卡查车处罚。最终,安顺公司顶不住逼迫,以市场价的三分之一,将66个长途运营线路牌照转让给赖重飞姐夫丘家存实际控制的民营企业。

驱赶国企,垄断客运市场这一招,赖重飞赚得盆满钵满,也奠定了他在从化交通行业黑老大的江湖地位。

巅 峰

在货运行业,赖重飞的黑色交通帝国迎来了“巅峰”。

2013年,在赖重飞的谋划组织下,原从化市“货物运输协会”成立,由9家货运公司老板出资,注册资金100万,赖重飞担任会长。这个协会听上去很“官方”,其实和交通局没有任何直接关系。

就是这样一个民间山寨协会,很快就把交通局架空了。

从化所有货车司机都被强迫加入协会,每年交纳数万元会费,接受协会的“规范化管理”。泥头车的国家标准限高为1.2米,载重限49吨;而赖重飞的协会私设了一套改装超载标准,从化地面统一限高1.5米,限重则随时调整。

“今天限重55吨,车头绑毛巾。”司机收到这样一条短信,就知道今天的“上路规矩”了。车头绑毛巾是会员的“身份标识”,也是“免检标志”,有时候是绑丝带或者别的东西。反正只要挂对标识,就能在从化地界上畅行无阻。

协会每次通过短信将“规矩”通知到每位入会司机,而不谙“规矩”的“野鸡车”就倒血霉了,只要开进从化地界,等待他们的就是骚扰、刁难乃至重罚。有位姓毛的司机就是不肯入会,为了躲避“检查”,专挑偏僻的县道走,被盯梢的社会人员发现了,就叫执法局专门在县道上拦截。

为了确保“令行禁止”,社会人员在各个路口蹲点盯梢,私设关卡和地磅,对过往车辆进行“检查”。而司机们并不知道,那些穿着制服的“执法人员”,其实是赖重飞雇佣的小混混。有时候,这些小混混居然还和交通执法局搞“联合执法”。

公交、货运都沦陷了,旅游包车也不能幸免。从化的旅游包车司机们要么与丘家存的公司合作,要么被一脚踹走。有的合规车辆不肯入会,就会受到社会人员的骚扰、拦截甚至打砸,根本没法正常经营。

顺我者昌逆我者罚,这就是赖局长的为官逻辑。

画 像

2015年11月,赖重飞调任从化区吕田镇镇长,利志峰继任从化区交通执法局局长,顺便拾起赖重飞的“衣钵”,继续兴风作浪。2018年,为利志峰充当“保护伞”的从化区民警被查处,利志峰被顺藤摸瓜揪了出来。根据利志峰提供的线索,赖重飞的冰山一角就此揭开。

随着调查深入,多重证据显示,该案绝不仅仅是几个“保护伞”的问题,专案组老猎手们的鼻子,从赖重飞身上嗅出了黑老大的气味。经过研判,提出一个大胆推论: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被赖重飞的地下组织控制,赖重飞可能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据专案组同志介绍,一个组织是否属于黑社会性质,要看它是否同时具备“刑法修正案八”第294条第五款规定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专案组将赖重飞的行为一一对号入座,一个“黑怪兽”的模样逐渐清晰起来……

组织特征方面,即“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赖重飞亲手打造的货物运输协会,有严密的组织架构,人员分为三个层级:首脑赖重飞,负责统领,发号施令,部分交通局公职人员充当骨干;第二层是入股协会的货运公司老板,入会货车都挂靠在这些货运公司名下;第三层是货运公司老板聘请的马仔打手,具体管理入会货车,对“野鸡车”进行跟踪、威胁、打击。赖重飞的堂哥赖志强自己都说,“货运协会就是个收保护费的黑社会。”而货运协会不过是赖重飞黑色交通帝国的一个“堂口”,在公交客运、旅游包车、驾校培训、停车场等领域,都盘踞着他们的势力“堂口”。

经济特征方面,赖重飞的姐夫丘家存,是赖重飞黑色帝国的“钱袋子”、敛财的“白手套”。赖重飞通过丘家存等人操纵从化区货运、危险品运输、旅游包车、三大行业协会、驾校培训、停车场以及维修业务等,逐步控制、垄断整个交通运输市场。

行为特征方面,赖重飞及其团伙几乎看不出“传统”黑社会的样子,他们不舞刀弄棒,不打砸抢掠,表面上看就是利用交通执法权,强制要求司机加入行业协会接受管理。但是撕掉“斯文痞子”的面具就可以看到,事实上该团伙是以执法权作为依托,组织社会人员以跟踪、尾随、言语威胁、设卡拦截以及选择性执法、针对性执法等“软暴力”,对过往货运司机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该团伙嚣张到极致时,也屡次使用暴力,打砸不肯入会的车辆。

危害性方面,赖重飞以行业协会的“规章制度”取代国家法律、以私人执法取代行政执法,导致基层权力被架空,大量交通领域干部被他拉拢腐蚀;从交通局机关到交通管理站、综合行政执法局、地方公路站,虚构工程套取经费、乱立名目滥发津补贴、违规接受下属行业协会宴请及外出旅游等违纪违法行为屡见不鲜,一群“硕鼠”肆意妄为,不断蚕食交通运输这块“大奶酪”,对从化区经济社会发展及政治生态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彻 查

民之所怨,利剑所指。为切实回应群众关切,全面瓦解这个“黑色交通帝国”,重构良好营商环境和政治生态,广州市委高度重视,由市纪委监委统筹组织,成立由派驻市公安局纪检监察组、从化区纪委监委、从化区公安分局等单位和部门组成的联合专案组,彻查该区交通领域贪腐案。

该案案情复杂,违纪违法线索涉及多个领域和单位,涉案人员涉嫌罪名交叉复杂,既有监委管辖的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滥用职权类犯罪,也有公安管辖的涉黑犯罪、重大经济犯罪等,仅针对社会人员的取证就达300多人次。专案组充分发挥联合调查优势,克服时间跨度久、涉案人员多、取证难度大等困难,互为补充、有效衔接、同步推进,经过数月的合力攻坚,顺利推进了案件查办。

今年5月,赖重飞由留置转为逮捕,由公安机关继续侦查其涉黑犯罪,目前已由公安机关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上百名涉案人员相继被追究法律责任,另外还有72名相关责任人员拟被问责。

整 顿

尘埃即将落定,教训还须汲取。

“行业案件只是表象,政治生态才是深层。专案组负责同志表示,要通过查办一个案件,整顿一个行业,改善一地的政治生态。

党员干部涉黑,往往是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混杂、政治问题与腐败问题交织,对一地的政治生态危害极大。赖重飞在位期间,整个从化区交通领域呈现系统性、塌方式腐败,有的领导干部对赖重飞涉黑行为视而不见,有的执法人员被“围猎”后,甚至甘当赖重飞的马前卒。而从化区交通局党组已经软弱涣散到毫无“存在感”,2015年赖重飞想在执法局提拔两名干部,居然自己发文、自己任命,上级单位竟毫不知情。

不但除恶务尽,更要标本兼治。广州从查处赖重飞案入手,修复从化交通行政系统被损害的政治生态。广州市交通运输局全面整顿全市交通运输行业不正之风,开展行业治理和严打交通领域侵害群众利益黑恶势力、深挖背后“保护伞”的专项行动,让老百姓感受到全面从严治党带来的实际好处。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ID:zyjwgjjw)

英雄归来a 发表于  2019-10-12 13:13:03 0字 ( 0/8)

痛下决心除害,时常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说明我们的为民观念还不够深入人心?!!‘人民的民主’是力量的源泉所在!‘人民的法制’永远都是中流砥柱,

痛下决心除害,时常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说明我们的为民观念还不够深入人心?!!‘人民的民主’是力量的源泉所在!‘人民的法制’永远都是中流砥柱,

2014年5月的某一天,一对夫妇跪在广州市从化区交通执法局的大厅里哭。

“队长,这次能不能少罚些,我们跑车挣钱不容易,外债还没还清……”

中队长有些于心不忍。这两口子借钱买的泥头车,到从化来跑货运,不懂这边的“行规”,被执法局给逮了,面临两万元的重罚。

他给局长赖重飞发了一条短信:赖局长,要不这次就放他们一马?

赖局长很快回复:野鸡车,必须严办。

在广州从化,货车司机们有一句顺口溜:“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重车过从化。”任何重车,只要没给赖局长交过“保护费”,就是所谓的“野鸡车”,开进从化就是掉进屠宰场,一身鸡毛被拔个精光,绝无逃出生天的可能。

下面,我们就来认识一下赖重飞——一名副科级干部,如何一步步成为“黑色交通江湖”的“赖老大”,几乎把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变成了“黑社会”。

发 家

曾经的从化,有一对奇特的“父子”。“儿子”赖重飞是交通执法局局长,“干爹”钟继阳是交通局局长。

赖重飞原本是原从化市交通局普通工作人员,为了“出人头地”过上富贵日子,他通过行贿等方式攀附上顶头上司交通局局长钟继阳,成为钟继阳的“干儿子”,如愿顶上了交通执法局局长的位子。

刚开始,“父子俩”只是合谋敛财。赖重飞当上交通执法局局长后,发现收点好处费不过瘾,只有自己办企业垄断经营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2005年开始,他干脆赤膊上阵,直接策划组建黑社会组织大肆敛财。

“赖老大”出手第一招——逼退国企,垄断客运经营。2005至2008年,赖重飞利用其主管原从化市非自营客车清理工作和客运企业改制工作的职务便利,对原从化市安顺客货运输有限公司“下黑手”。

他出具公函赤裸裸威胁要取消安顺公司的经营资质,煽动司机到市政府静坐,针对性设卡查车处罚。最终,安顺公司顶不住逼迫,以市场价的三分之一,将66个长途运营线路牌照转让给赖重飞姐夫丘家存实际控制的民营企业。

驱赶国企,垄断客运市场这一招,赖重飞赚得盆满钵满,也奠定了他在从化交通行业黑老大的江湖地位。

巅 峰

在货运行业,赖重飞的黑色交通帝国迎来了“巅峰”。

2013年,在赖重飞的谋划组织下,原从化市“货物运输协会”成立,由9家货运公司老板出资,注册资金100万,赖重飞担任会长。这个协会听上去很“官方”,其实和交通局没有任何直接关系。

就是这样一个民间山寨协会,很快就把交通局架空了。

从化所有货车司机都被强迫加入协会,每年交纳数万元会费,接受协会的“规范化管理”。泥头车的国家标准限高为1.2米,载重限49吨;而赖重飞的协会私设了一套改装超载标准,从化地面统一限高1.5米,限重则随时调整。

“今天限重55吨,车头绑毛巾。”司机收到这样一条短信,就知道今天的“上路规矩”了。车头绑毛巾是会员的“身份标识”,也是“免检标志”,有时候是绑丝带或者别的东西。反正只要挂对标识,就能在从化地界上畅行无阻。

协会每次通过短信将“规矩”通知到每位入会司机,而不谙“规矩”的“野鸡车”就倒血霉了,只要开进从化地界,等待他们的就是骚扰、刁难乃至重罚。有位姓毛的司机就是不肯入会,为了躲避“检查”,专挑偏僻的县道走,被盯梢的社会人员发现了,就叫执法局专门在县道上拦截。

为了确保“令行禁止”,社会人员在各个路口蹲点盯梢,私设关卡和地磅,对过往车辆进行“检查”。而司机们并不知道,那些穿着制服的“执法人员”,其实是赖重飞雇佣的小混混。有时候,这些小混混居然还和交通执法局搞“联合执法”。

公交、货运都沦陷了,旅游包车也不能幸免。从化的旅游包车司机们要么与丘家存的公司合作,要么被一脚踹走。有的合规车辆不肯入会,就会受到社会人员的骚扰、拦截甚至打砸,根本没法正常经营。

顺我者昌逆我者罚,这就是赖局长的为官逻辑。

画 像

2015年11月,赖重飞调任从化区吕田镇镇长,利志峰继任从化区交通执法局局长,顺便拾起赖重飞的“衣钵”,继续兴风作浪。2018年,为利志峰充当“保护伞”的从化区民警被查处,利志峰被顺藤摸瓜揪了出来。根据利志峰提供的线索,赖重飞的冰山一角就此揭开。

随着调查深入,多重证据显示,该案绝不仅仅是几个“保护伞”的问题,专案组老猎手们的鼻子,从赖重飞身上嗅出了黑老大的气味。经过研判,提出一个大胆推论: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被赖重飞的地下组织控制,赖重飞可能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据专案组同志介绍,一个组织是否属于黑社会性质,要看它是否同时具备“刑法修正案八”第294条第五款规定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专案组将赖重飞的行为一一对号入座,一个“黑怪兽”的模样逐渐清晰起来……

组织特征方面,即“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赖重飞亲手打造的货物运输协会,有严密的组织架构,人员分为三个层级:首脑赖重飞,负责统领,发号施令,部分交通局公职人员充当骨干;第二层是入股协会的货运公司老板,入会货车都挂靠在这些货运公司名下;第三层是货运公司老板聘请的马仔打手,具体管理入会货车,对“野鸡车”进行跟踪、威胁、打击。赖重飞的堂哥赖志强自己都说,“货运协会就是个收保护费的黑社会。”而货运协会不过是赖重飞黑色交通帝国的一个“堂口”,在公交客运、旅游包车、驾校培训、停车场等领域,都盘踞着他们的势力“堂口”。

经济特征方面,赖重飞的姐夫丘家存,是赖重飞黑色帝国的“钱袋子”、敛财的“白手套”。赖重飞通过丘家存等人操纵从化区货运、危险品运输、旅游包车、三大行业协会、驾校培训、停车场以及维修业务等,逐步控制、垄断整个交通运输市场。

行为特征方面,赖重飞及其团伙几乎看不出“传统”黑社会的样子,他们不舞刀弄棒,不打砸抢掠,表面上看就是利用交通执法权,强制要求司机加入行业协会接受管理。但是撕掉“斯文痞子”的面具就可以看到,事实上该团伙是以执法权作为依托,组织社会人员以跟踪、尾随、言语威胁、设卡拦截以及选择性执法、针对性执法等“软暴力”,对过往货运司机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该团伙嚣张到极致时,也屡次使用暴力,打砸不肯入会的车辆。

危害性方面,赖重飞以行业协会的“规章制度”取代国家法律、以私人执法取代行政执法,导致基层权力被架空,大量交通领域干部被他拉拢腐蚀;从交通局机关到交通管理站、综合行政执法局、地方公路站,虚构工程套取经费、乱立名目滥发津补贴、违规接受下属行业协会宴请及外出旅游等违纪违法行为屡见不鲜,一群“硕鼠”肆意妄为,不断蚕食交通运输这块“大奶酪”,对从化区经济社会发展及政治生态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彻 查

民之所怨,利剑所指。为切实回应群众关切,全面瓦解这个“黑色交通帝国”,重构良好营商环境和政治生态,广州市委高度重视,由市纪委监委统筹组织,成立由派驻市公安局纪检监察组、从化区纪委监委、从化区公安分局等单位和部门组成的联合专案组,彻查该区交通领域贪腐案。

该案案情复杂,违纪违法线索涉及多个领域和单位,涉案人员涉嫌罪名交叉复杂,既有监委管辖的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滥用职权类犯罪,也有公安管辖的涉黑犯罪、重大经济犯罪等,仅针对社会人员的取证就达300多人次。专案组充分发挥联合调查优势,克服时间跨度久、涉案人员多、取证难度大等困难,互为补充、有效衔接、同步推进,经过数月的合力攻坚,顺利推进了案件查办。

今年5月,赖重飞由留置转为逮捕,由公安机关继续侦查其涉黑犯罪,目前已由公安机关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上百名涉案人员相继被追究法律责任,另外还有72名相关责任人员拟被问责。

整 顿

尘埃即将落定,教训还须汲取。

“行业案件只是表象,政治生态才是深层。专案组负责同志表示,要通过查办一个案件,整顿一个行业,改善一地的政治生态。

党员干部涉黑,往往是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混杂、政治问题与腐败问题交织,对一地的政治生态危害极大。赖重飞在位期间,整个从化区交通领域呈现系统性、塌方式腐败,有的领导干部对赖重飞涉黑行为视而不见,有的执法人员被“围猎”后,甚至甘当赖重飞的马前卒。而从化区交通局党组已经软弱涣散到毫无“存在感”,2015年赖重飞想在执法局提拔两名干部,居然自己发文、自己任命,上级单位竟毫不知情。

不但除恶务尽,更要标本兼治。广州从查处赖重飞案入手,修复从化交通行政系统被损害的政治生态。广州市交通运输局全面整顿全市交通运输行业不正之风,开展行业治理和严打交通领域侵害群众利益黑恶势力、深挖背后“保护伞”的专项行动,让老百姓感受到全面从严治党带来的实际好处。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ID:zyjwgjjw)

英雄归来a 发表于  2019-10-12 14:03:08 0字 ( 0/14)

我满腔热血,我批判建议性的发帖不会出什么意外,版主及领导能将其放出来的尽量放出来!谢谢!

我满腔热血,我批判建议性的发帖不会出什么意外,版主及领导能将其放出来的尽量放出来!谢谢!

2014年5月的某一天,一对夫妇跪在广州市从化区交通执法局的大厅里哭。

“队长,这次能不能少罚些,我们跑车挣钱不容易,外债还没还清……”

中队长有些于心不忍。这两口子借钱买的泥头车,到从化来跑货运,不懂这边的“行规”,被执法局给逮了,面临两万元的重罚。

他给局长赖重飞发了一条短信:赖局长,要不这次就放他们一马?

赖局长很快回复:野鸡车,必须严办。

在广州从化,货车司机们有一句顺口溜:“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重车过从化。”任何重车,只要没给赖局长交过“保护费”,就是所谓的“野鸡车”,开进从化就是掉进屠宰场,一身鸡毛被拔个精光,绝无逃出生天的可能。

下面,我们就来认识一下赖重飞——一名副科级干部,如何一步步成为“黑色交通江湖”的“赖老大”,几乎把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变成了“黑社会”。

发 家

曾经的从化,有一对奇特的“父子”。“儿子”赖重飞是交通执法局局长,“干爹”钟继阳是交通局局长。

赖重飞原本是原从化市交通局普通工作人员,为了“出人头地”过上富贵日子,他通过行贿等方式攀附上顶头上司交通局局长钟继阳,成为钟继阳的“干儿子”,如愿顶上了交通执法局局长的位子。

刚开始,“父子俩”只是合谋敛财。赖重飞当上交通执法局局长后,发现收点好处费不过瘾,只有自己办企业垄断经营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2005年开始,他干脆赤膊上阵,直接策划组建黑社会组织大肆敛财。

“赖老大”出手第一招——逼退国企,垄断客运经营。2005至2008年,赖重飞利用其主管原从化市非自营客车清理工作和客运企业改制工作的职务便利,对原从化市安顺客货运输有限公司“下黑手”。

他出具公函赤裸裸威胁要取消安顺公司的经营资质,煽动司机到市政府静坐,针对性设卡查车处罚。最终,安顺公司顶不住逼迫,以市场价的三分之一,将66个长途运营线路牌照转让给赖重飞姐夫丘家存实际控制的民营企业。

驱赶国企,垄断客运市场这一招,赖重飞赚得盆满钵满,也奠定了他在从化交通行业黑老大的江湖地位。

巅 峰

在货运行业,赖重飞的黑色交通帝国迎来了“巅峰”。

2013年,在赖重飞的谋划组织下,原从化市“货物运输协会”成立,由9家货运公司老板出资,注册资金100万,赖重飞担任会长。这个协会听上去很“官方”,其实和交通局没有任何直接关系。

就是这样一个民间山寨协会,很快就把交通局架空了。

从化所有货车司机都被强迫加入协会,每年交纳数万元会费,接受协会的“规范化管理”。泥头车的国家标准限高为1.2米,载重限49吨;而赖重飞的协会私设了一套改装超载标准,从化地面统一限高1.5米,限重则随时调整。

“今天限重55吨,车头绑毛巾。”司机收到这样一条短信,就知道今天的“上路规矩”了。车头绑毛巾是会员的“身份标识”,也是“免检标志”,有时候是绑丝带或者别的东西。反正只要挂对标识,就能在从化地界上畅行无阻。

协会每次通过短信将“规矩”通知到每位入会司机,而不谙“规矩”的“野鸡车”就倒血霉了,只要开进从化地界,等待他们的就是骚扰、刁难乃至重罚。有位姓毛的司机就是不肯入会,为了躲避“检查”,专挑偏僻的县道走,被盯梢的社会人员发现了,就叫执法局专门在县道上拦截。

为了确保“令行禁止”,社会人员在各个路口蹲点盯梢,私设关卡和地磅,对过往车辆进行“检查”。而司机们并不知道,那些穿着制服的“执法人员”,其实是赖重飞雇佣的小混混。有时候,这些小混混居然还和交通执法局搞“联合执法”。

公交、货运都沦陷了,旅游包车也不能幸免。从化的旅游包车司机们要么与丘家存的公司合作,要么被一脚踹走。有的合规车辆不肯入会,就会受到社会人员的骚扰、拦截甚至打砸,根本没法正常经营。

顺我者昌逆我者罚,这就是赖局长的为官逻辑。

画 像

2015年11月,赖重飞调任从化区吕田镇镇长,利志峰继任从化区交通执法局局长,顺便拾起赖重飞的“衣钵”,继续兴风作浪。2018年,为利志峰充当“保护伞”的从化区民警被查处,利志峰被顺藤摸瓜揪了出来。根据利志峰提供的线索,赖重飞的冰山一角就此揭开。

随着调查深入,多重证据显示,该案绝不仅仅是几个“保护伞”的问题,专案组老猎手们的鼻子,从赖重飞身上嗅出了黑老大的气味。经过研判,提出一个大胆推论: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被赖重飞的地下组织控制,赖重飞可能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据专案组同志介绍,一个组织是否属于黑社会性质,要看它是否同时具备“刑法修正案八”第294条第五款规定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专案组将赖重飞的行为一一对号入座,一个“黑怪兽”的模样逐渐清晰起来……

组织特征方面,即“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赖重飞亲手打造的货物运输协会,有严密的组织架构,人员分为三个层级:首脑赖重飞,负责统领,发号施令,部分交通局公职人员充当骨干;第二层是入股协会的货运公司老板,入会货车都挂靠在这些货运公司名下;第三层是货运公司老板聘请的马仔打手,具体管理入会货车,对“野鸡车”进行跟踪、威胁、打击。赖重飞的堂哥赖志强自己都说,“货运协会就是个收保护费的黑社会。”而货运协会不过是赖重飞黑色交通帝国的一个“堂口”,在公交客运、旅游包车、驾校培训、停车场等领域,都盘踞着他们的势力“堂口”。

经济特征方面,赖重飞的姐夫丘家存,是赖重飞黑色帝国的“钱袋子”、敛财的“白手套”。赖重飞通过丘家存等人操纵从化区货运、危险品运输、旅游包车、三大行业协会、驾校培训、停车场以及维修业务等,逐步控制、垄断整个交通运输市场。

行为特征方面,赖重飞及其团伙几乎看不出“传统”黑社会的样子,他们不舞刀弄棒,不打砸抢掠,表面上看就是利用交通执法权,强制要求司机加入行业协会接受管理。但是撕掉“斯文痞子”的面具就可以看到,事实上该团伙是以执法权作为依托,组织社会人员以跟踪、尾随、言语威胁、设卡拦截以及选择性执法、针对性执法等“软暴力”,对过往货运司机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该团伙嚣张到极致时,也屡次使用暴力,打砸不肯入会的车辆。

危害性方面,赖重飞以行业协会的“规章制度”取代国家法律、以私人执法取代行政执法,导致基层权力被架空,大量交通领域干部被他拉拢腐蚀;从交通局机关到交通管理站、综合行政执法局、地方公路站,虚构工程套取经费、乱立名目滥发津补贴、违规接受下属行业协会宴请及外出旅游等违纪违法行为屡见不鲜,一群“硕鼠”肆意妄为,不断蚕食交通运输这块“大奶酪”,对从化区经济社会发展及政治生态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彻 查

民之所怨,利剑所指。为切实回应群众关切,全面瓦解这个“黑色交通帝国”,重构良好营商环境和政治生态,广州市委高度重视,由市纪委监委统筹组织,成立由派驻市公安局纪检监察组、从化区纪委监委、从化区公安分局等单位和部门组成的联合专案组,彻查该区交通领域贪腐案。

该案案情复杂,违纪违法线索涉及多个领域和单位,涉案人员涉嫌罪名交叉复杂,既有监委管辖的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滥用职权类犯罪,也有公安管辖的涉黑犯罪、重大经济犯罪等,仅针对社会人员的取证就达300多人次。专案组充分发挥联合调查优势,克服时间跨度久、涉案人员多、取证难度大等困难,互为补充、有效衔接、同步推进,经过数月的合力攻坚,顺利推进了案件查办。

今年5月,赖重飞由留置转为逮捕,由公安机关继续侦查其涉黑犯罪,目前已由公安机关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上百名涉案人员相继被追究法律责任,另外还有72名相关责任人员拟被问责。

整 顿

尘埃即将落定,教训还须汲取。

“行业案件只是表象,政治生态才是深层。专案组负责同志表示,要通过查办一个案件,整顿一个行业,改善一地的政治生态。

党员干部涉黑,往往是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混杂、政治问题与腐败问题交织,对一地的政治生态危害极大。赖重飞在位期间,整个从化区交通领域呈现系统性、塌方式腐败,有的领导干部对赖重飞涉黑行为视而不见,有的执法人员被“围猎”后,甚至甘当赖重飞的马前卒。而从化区交通局党组已经软弱涣散到毫无“存在感”,2015年赖重飞想在执法局提拔两名干部,居然自己发文、自己任命,上级单位竟毫不知情。

不但除恶务尽,更要标本兼治。广州从查处赖重飞案入手,修复从化交通行政系统被损害的政治生态。广州市交通运输局全面整顿全市交通运输行业不正之风,开展行业治理和严打交通领域侵害群众利益黑恶势力、深挖背后“保护伞”的专项行动,让老百姓感受到全面从严治党带来的实际好处。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ID:zyjwgjjw)

一鹤排空 发表于  2019-10-12 14:45:09 146字 ( 0/18)

想想无锡的塌桥事故,这样的社会蛀虫一日不除,无法还交通界一日的安宁,严厉打击独霸一方的黑恶势力,绝不心慈手软。只能说抓得好。 濮阳县

2014年5月的某一天,一对夫妇跪在广州市从化区交通执法局的大厅里哭。

“队长,这次能不能少罚些,我们跑车挣钱不容易,外债还没还清……”

中队长有些于心不忍。这两口子借钱买的泥头车,到从化来跑货运,不懂这边的“行规”,被执法局给逮了,面临两万元的重罚。

他给局长赖重飞发了一条短信:赖局长,要不这次就放他们一马?

赖局长很快回复:野鸡车,必须严办。

在广州从化,货车司机们有一句顺口溜:“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重车过从化。”任何重车,只要没给赖局长交过“保护费”,就是所谓的“野鸡车”,开进从化就是掉进屠宰场,一身鸡毛被拔个精光,绝无逃出生天的可能。

下面,我们就来认识一下赖重飞——一名副科级干部,如何一步步成为“黑色交通江湖”的“赖老大”,几乎把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变成了“黑社会”。

发 家

曾经的从化,有一对奇特的“父子”。“儿子”赖重飞是交通执法局局长,“干爹”钟继阳是交通局局长。

赖重飞原本是原从化市交通局普通工作人员,为了“出人头地”过上富贵日子,他通过行贿等方式攀附上顶头上司交通局局长钟继阳,成为钟继阳的“干儿子”,如愿顶上了交通执法局局长的位子。

刚开始,“父子俩”只是合谋敛财。赖重飞当上交通执法局局长后,发现收点好处费不过瘾,只有自己办企业垄断经营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2005年开始,他干脆赤膊上阵,直接策划组建黑社会组织大肆敛财。

“赖老大”出手第一招——逼退国企,垄断客运经营。2005至2008年,赖重飞利用其主管原从化市非自营客车清理工作和客运企业改制工作的职务便利,对原从化市安顺客货运输有限公司“下黑手”。

他出具公函赤裸裸威胁要取消安顺公司的经营资质,煽动司机到市政府静坐,针对性设卡查车处罚。最终,安顺公司顶不住逼迫,以市场价的三分之一,将66个长途运营线路牌照转让给赖重飞姐夫丘家存实际控制的民营企业。

驱赶国企,垄断客运市场这一招,赖重飞赚得盆满钵满,也奠定了他在从化交通行业黑老大的江湖地位。

巅 峰

在货运行业,赖重飞的黑色交通帝国迎来了“巅峰”。

2013年,在赖重飞的谋划组织下,原从化市“货物运输协会”成立,由9家货运公司老板出资,注册资金100万,赖重飞担任会长。这个协会听上去很“官方”,其实和交通局没有任何直接关系。

就是这样一个民间山寨协会,很快就把交通局架空了。

从化所有货车司机都被强迫加入协会,每年交纳数万元会费,接受协会的“规范化管理”。泥头车的国家标准限高为1.2米,载重限49吨;而赖重飞的协会私设了一套改装超载标准,从化地面统一限高1.5米,限重则随时调整。

“今天限重55吨,车头绑毛巾。”司机收到这样一条短信,就知道今天的“上路规矩”了。车头绑毛巾是会员的“身份标识”,也是“免检标志”,有时候是绑丝带或者别的东西。反正只要挂对标识,就能在从化地界上畅行无阻。

协会每次通过短信将“规矩”通知到每位入会司机,而不谙“规矩”的“野鸡车”就倒血霉了,只要开进从化地界,等待他们的就是骚扰、刁难乃至重罚。有位姓毛的司机就是不肯入会,为了躲避“检查”,专挑偏僻的县道走,被盯梢的社会人员发现了,就叫执法局专门在县道上拦截。

为了确保“令行禁止”,社会人员在各个路口蹲点盯梢,私设关卡和地磅,对过往车辆进行“检查”。而司机们并不知道,那些穿着制服的“执法人员”,其实是赖重飞雇佣的小混混。有时候,这些小混混居然还和交通执法局搞“联合执法”。

公交、货运都沦陷了,旅游包车也不能幸免。从化的旅游包车司机们要么与丘家存的公司合作,要么被一脚踹走。有的合规车辆不肯入会,就会受到社会人员的骚扰、拦截甚至打砸,根本没法正常经营。

顺我者昌逆我者罚,这就是赖局长的为官逻辑。

画 像

2015年11月,赖重飞调任从化区吕田镇镇长,利志峰继任从化区交通执法局局长,顺便拾起赖重飞的“衣钵”,继续兴风作浪。2018年,为利志峰充当“保护伞”的从化区民警被查处,利志峰被顺藤摸瓜揪了出来。根据利志峰提供的线索,赖重飞的冰山一角就此揭开。

随着调查深入,多重证据显示,该案绝不仅仅是几个“保护伞”的问题,专案组老猎手们的鼻子,从赖重飞身上嗅出了黑老大的气味。经过研判,提出一个大胆推论: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被赖重飞的地下组织控制,赖重飞可能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据专案组同志介绍,一个组织是否属于黑社会性质,要看它是否同时具备“刑法修正案八”第294条第五款规定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专案组将赖重飞的行为一一对号入座,一个“黑怪兽”的模样逐渐清晰起来……

组织特征方面,即“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赖重飞亲手打造的货物运输协会,有严密的组织架构,人员分为三个层级:首脑赖重飞,负责统领,发号施令,部分交通局公职人员充当骨干;第二层是入股协会的货运公司老板,入会货车都挂靠在这些货运公司名下;第三层是货运公司老板聘请的马仔打手,具体管理入会货车,对“野鸡车”进行跟踪、威胁、打击。赖重飞的堂哥赖志强自己都说,“货运协会就是个收保护费的黑社会。”而货运协会不过是赖重飞黑色交通帝国的一个“堂口”,在公交客运、旅游包车、驾校培训、停车场等领域,都盘踞着他们的势力“堂口”。

经济特征方面,赖重飞的姐夫丘家存,是赖重飞黑色帝国的“钱袋子”、敛财的“白手套”。赖重飞通过丘家存等人操纵从化区货运、危险品运输、旅游包车、三大行业协会、驾校培训、停车场以及维修业务等,逐步控制、垄断整个交通运输市场。

行为特征方面,赖重飞及其团伙几乎看不出“传统”黑社会的样子,他们不舞刀弄棒,不打砸抢掠,表面上看就是利用交通执法权,强制要求司机加入行业协会接受管理。但是撕掉“斯文痞子”的面具就可以看到,事实上该团伙是以执法权作为依托,组织社会人员以跟踪、尾随、言语威胁、设卡拦截以及选择性执法、针对性执法等“软暴力”,对过往货运司机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该团伙嚣张到极致时,也屡次使用暴力,打砸不肯入会的车辆。

危害性方面,赖重飞以行业协会的“规章制度”取代国家法律、以私人执法取代行政执法,导致基层权力被架空,大量交通领域干部被他拉拢腐蚀;从交通局机关到交通管理站、综合行政执法局、地方公路站,虚构工程套取经费、乱立名目滥发津补贴、违规接受下属行业协会宴请及外出旅游等违纪违法行为屡见不鲜,一群“硕鼠”肆意妄为,不断蚕食交通运输这块“大奶酪”,对从化区经济社会发展及政治生态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彻 查

民之所怨,利剑所指。为切实回应群众关切,全面瓦解这个“黑色交通帝国”,重构良好营商环境和政治生态,广州市委高度重视,由市纪委监委统筹组织,成立由派驻市公安局纪检监察组、从化区纪委监委、从化区公安分局等单位和部门组成的联合专案组,彻查该区交通领域贪腐案。

该案案情复杂,违纪违法线索涉及多个领域和单位,涉案人员涉嫌罪名交叉复杂,既有监委管辖的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滥用职权类犯罪,也有公安管辖的涉黑犯罪、重大经济犯罪等,仅针对社会人员的取证就达300多人次。专案组充分发挥联合调查优势,克服时间跨度久、涉案人员多、取证难度大等困难,互为补充、有效衔接、同步推进,经过数月的合力攻坚,顺利推进了案件查办。

今年5月,赖重飞由留置转为逮捕,由公安机关继续侦查其涉黑犯罪,目前已由公安机关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上百名涉案人员相继被追究法律责任,另外还有72名相关责任人员拟被问责。

整 顿

尘埃即将落定,教训还须汲取。

“行业案件只是表象,政治生态才是深层。专案组负责同志表示,要通过查办一个案件,整顿一个行业,改善一地的政治生态。

党员干部涉黑,往往是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混杂、政治问题与腐败问题交织,对一地的政治生态危害极大。赖重飞在位期间,整个从化区交通领域呈现系统性、塌方式腐败,有的领导干部对赖重飞涉黑行为视而不见,有的执法人员被“围猎”后,甚至甘当赖重飞的马前卒。而从化区交通局党组已经软弱涣散到毫无“存在感”,2015年赖重飞想在执法局提拔两名干部,居然自己发文、自己任命,上级单位竟毫不知情。

不但除恶务尽,更要标本兼治。广州从查处赖重飞案入手,修复从化交通行政系统被损害的政治生态。广州市交通运输局全面整顿全市交通运输行业不正之风,开展行业治理和严打交通领域侵害群众利益黑恶势力、深挖背后“保护伞”的专项行动,让老百姓感受到全面从严治党带来的实际好处。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ID:zyjwgjjw)

诲人不倦2017 发表于  2019-10-12 17:27:06 106字 ( 0/22)

“行业案件只是表象,政治生态才是深层。”专案组负责同志表示,要通过查办一个案件,整顿一个行业,改善一地的政治生态。监督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是个执政党的极其重要的问题

2014年5月的某一天,一对夫妇跪在广州市从化区交通执法局的大厅里哭。

“队长,这次能不能少罚些,我们跑车挣钱不容易,外债还没还清……”

中队长有些于心不忍。这两口子借钱买的泥头车,到从化来跑货运,不懂这边的“行规”,被执法局给逮了,面临两万元的重罚。

他给局长赖重飞发了一条短信:赖局长,要不这次就放他们一马?

赖局长很快回复:野鸡车,必须严办。

在广州从化,货车司机们有一句顺口溜:“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重车过从化。”任何重车,只要没给赖局长交过“保护费”,就是所谓的“野鸡车”,开进从化就是掉进屠宰场,一身鸡毛被拔个精光,绝无逃出生天的可能。

下面,我们就来认识一下赖重飞——一名副科级干部,如何一步步成为“黑色交通江湖”的“赖老大”,几乎把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变成了“黑社会”。

发 家

曾经的从化,有一对奇特的“父子”。“儿子”赖重飞是交通执法局局长,“干爹”钟继阳是交通局局长。

赖重飞原本是原从化市交通局普通工作人员,为了“出人头地”过上富贵日子,他通过行贿等方式攀附上顶头上司交通局局长钟继阳,成为钟继阳的“干儿子”,如愿顶上了交通执法局局长的位子。

刚开始,“父子俩”只是合谋敛财。赖重飞当上交通执法局局长后,发现收点好处费不过瘾,只有自己办企业垄断经营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2005年开始,他干脆赤膊上阵,直接策划组建黑社会组织大肆敛财。

“赖老大”出手第一招——逼退国企,垄断客运经营。2005至2008年,赖重飞利用其主管原从化市非自营客车清理工作和客运企业改制工作的职务便利,对原从化市安顺客货运输有限公司“下黑手”。

他出具公函赤裸裸威胁要取消安顺公司的经营资质,煽动司机到市政府静坐,针对性设卡查车处罚。最终,安顺公司顶不住逼迫,以市场价的三分之一,将66个长途运营线路牌照转让给赖重飞姐夫丘家存实际控制的民营企业。

驱赶国企,垄断客运市场这一招,赖重飞赚得盆满钵满,也奠定了他在从化交通行业黑老大的江湖地位。

巅 峰

在货运行业,赖重飞的黑色交通帝国迎来了“巅峰”。

2013年,在赖重飞的谋划组织下,原从化市“货物运输协会”成立,由9家货运公司老板出资,注册资金100万,赖重飞担任会长。这个协会听上去很“官方”,其实和交通局没有任何直接关系。

就是这样一个民间山寨协会,很快就把交通局架空了。

从化所有货车司机都被强迫加入协会,每年交纳数万元会费,接受协会的“规范化管理”。泥头车的国家标准限高为1.2米,载重限49吨;而赖重飞的协会私设了一套改装超载标准,从化地面统一限高1.5米,限重则随时调整。

“今天限重55吨,车头绑毛巾。”司机收到这样一条短信,就知道今天的“上路规矩”了。车头绑毛巾是会员的“身份标识”,也是“免检标志”,有时候是绑丝带或者别的东西。反正只要挂对标识,就能在从化地界上畅行无阻。

协会每次通过短信将“规矩”通知到每位入会司机,而不谙“规矩”的“野鸡车”就倒血霉了,只要开进从化地界,等待他们的就是骚扰、刁难乃至重罚。有位姓毛的司机就是不肯入会,为了躲避“检查”,专挑偏僻的县道走,被盯梢的社会人员发现了,就叫执法局专门在县道上拦截。

为了确保“令行禁止”,社会人员在各个路口蹲点盯梢,私设关卡和地磅,对过往车辆进行“检查”。而司机们并不知道,那些穿着制服的“执法人员”,其实是赖重飞雇佣的小混混。有时候,这些小混混居然还和交通执法局搞“联合执法”。

公交、货运都沦陷了,旅游包车也不能幸免。从化的旅游包车司机们要么与丘家存的公司合作,要么被一脚踹走。有的合规车辆不肯入会,就会受到社会人员的骚扰、拦截甚至打砸,根本没法正常经营。

顺我者昌逆我者罚,这就是赖局长的为官逻辑。

画 像

2015年11月,赖重飞调任从化区吕田镇镇长,利志峰继任从化区交通执法局局长,顺便拾起赖重飞的“衣钵”,继续兴风作浪。2018年,为利志峰充当“保护伞”的从化区民警被查处,利志峰被顺藤摸瓜揪了出来。根据利志峰提供的线索,赖重飞的冰山一角就此揭开。

随着调查深入,多重证据显示,该案绝不仅仅是几个“保护伞”的问题,专案组老猎手们的鼻子,从赖重飞身上嗅出了黑老大的气味。经过研判,提出一个大胆推论: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被赖重飞的地下组织控制,赖重飞可能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据专案组同志介绍,一个组织是否属于黑社会性质,要看它是否同时具备“刑法修正案八”第294条第五款规定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专案组将赖重飞的行为一一对号入座,一个“黑怪兽”的模样逐渐清晰起来……

组织特征方面,即“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赖重飞亲手打造的货物运输协会,有严密的组织架构,人员分为三个层级:首脑赖重飞,负责统领,发号施令,部分交通局公职人员充当骨干;第二层是入股协会的货运公司老板,入会货车都挂靠在这些货运公司名下;第三层是货运公司老板聘请的马仔打手,具体管理入会货车,对“野鸡车”进行跟踪、威胁、打击。赖重飞的堂哥赖志强自己都说,“货运协会就是个收保护费的黑社会。”而货运协会不过是赖重飞黑色交通帝国的一个“堂口”,在公交客运、旅游包车、驾校培训、停车场等领域,都盘踞着他们的势力“堂口”。

经济特征方面,赖重飞的姐夫丘家存,是赖重飞黑色帝国的“钱袋子”、敛财的“白手套”。赖重飞通过丘家存等人操纵从化区货运、危险品运输、旅游包车、三大行业协会、驾校培训、停车场以及维修业务等,逐步控制、垄断整个交通运输市场。

行为特征方面,赖重飞及其团伙几乎看不出“传统”黑社会的样子,他们不舞刀弄棒,不打砸抢掠,表面上看就是利用交通执法权,强制要求司机加入行业协会接受管理。但是撕掉“斯文痞子”的面具就可以看到,事实上该团伙是以执法权作为依托,组织社会人员以跟踪、尾随、言语威胁、设卡拦截以及选择性执法、针对性执法等“软暴力”,对过往货运司机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该团伙嚣张到极致时,也屡次使用暴力,打砸不肯入会的车辆。

危害性方面,赖重飞以行业协会的“规章制度”取代国家法律、以私人执法取代行政执法,导致基层权力被架空,大量交通领域干部被他拉拢腐蚀;从交通局机关到交通管理站、综合行政执法局、地方公路站,虚构工程套取经费、乱立名目滥发津补贴、违规接受下属行业协会宴请及外出旅游等违纪违法行为屡见不鲜,一群“硕鼠”肆意妄为,不断蚕食交通运输这块“大奶酪”,对从化区经济社会发展及政治生态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彻 查

民之所怨,利剑所指。为切实回应群众关切,全面瓦解这个“黑色交通帝国”,重构良好营商环境和政治生态,广州市委高度重视,由市纪委监委统筹组织,成立由派驻市公安局纪检监察组、从化区纪委监委、从化区公安分局等单位和部门组成的联合专案组,彻查该区交通领域贪腐案。

该案案情复杂,违纪违法线索涉及多个领域和单位,涉案人员涉嫌罪名交叉复杂,既有监委管辖的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滥用职权类犯罪,也有公安管辖的涉黑犯罪、重大经济犯罪等,仅针对社会人员的取证就达300多人次。专案组充分发挥联合调查优势,克服时间跨度久、涉案人员多、取证难度大等困难,互为补充、有效衔接、同步推进,经过数月的合力攻坚,顺利推进了案件查办。

今年5月,赖重飞由留置转为逮捕,由公安机关继续侦查其涉黑犯罪,目前已由公安机关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上百名涉案人员相继被追究法律责任,另外还有72名相关责任人员拟被问责。

整 顿

尘埃即将落定,教训还须汲取。

“行业案件只是表象,政治生态才是深层。专案组负责同志表示,要通过查办一个案件,整顿一个行业,改善一地的政治生态。

党员干部涉黑,往往是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混杂、政治问题与腐败问题交织,对一地的政治生态危害极大。赖重飞在位期间,整个从化区交通领域呈现系统性、塌方式腐败,有的领导干部对赖重飞涉黑行为视而不见,有的执法人员被“围猎”后,甚至甘当赖重飞的马前卒。而从化区交通局党组已经软弱涣散到毫无“存在感”,2015年赖重飞想在执法局提拔两名干部,居然自己发文、自己任命,上级单位竟毫不知情。

不但除恶务尽,更要标本兼治。广州从查处赖重飞案入手,修复从化交通行政系统被损害的政治生态。广州市交通运输局全面整顿全市交通运输行业不正之风,开展行业治理和严打交通领域侵害群众利益黑恶势力、深挖背后“保护伞”的专项行动,让老百姓感受到全面从严治党带来的实际好处。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ID:zyjwgjjw)

audiooo 发表于  2019-10-12 18:17:12 38字 ( 0/21)

很多的违法行为没有及时治住,这使得黑恶势力不断滋生蔓延,因此制度落实是关键。

2014年5月的某一天,一对夫妇跪在广州市从化区交通执法局的大厅里哭。

“队长,这次能不能少罚些,我们跑车挣钱不容易,外债还没还清……”

中队长有些于心不忍。这两口子借钱买的泥头车,到从化来跑货运,不懂这边的“行规”,被执法局给逮了,面临两万元的重罚。

他给局长赖重飞发了一条短信:赖局长,要不这次就放他们一马?

赖局长很快回复:野鸡车,必须严办。

在广州从化,货车司机们有一句顺口溜:“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重车过从化。”任何重车,只要没给赖局长交过“保护费”,就是所谓的“野鸡车”,开进从化就是掉进屠宰场,一身鸡毛被拔个精光,绝无逃出生天的可能。

下面,我们就来认识一下赖重飞——一名副科级干部,如何一步步成为“黑色交通江湖”的“赖老大”,几乎把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变成了“黑社会”。

发 家

曾经的从化,有一对奇特的“父子”。“儿子”赖重飞是交通执法局局长,“干爹”钟继阳是交通局局长。

赖重飞原本是原从化市交通局普通工作人员,为了“出人头地”过上富贵日子,他通过行贿等方式攀附上顶头上司交通局局长钟继阳,成为钟继阳的“干儿子”,如愿顶上了交通执法局局长的位子。

刚开始,“父子俩”只是合谋敛财。赖重飞当上交通执法局局长后,发现收点好处费不过瘾,只有自己办企业垄断经营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2005年开始,他干脆赤膊上阵,直接策划组建黑社会组织大肆敛财。

“赖老大”出手第一招——逼退国企,垄断客运经营。2005至2008年,赖重飞利用其主管原从化市非自营客车清理工作和客运企业改制工作的职务便利,对原从化市安顺客货运输有限公司“下黑手”。

他出具公函赤裸裸威胁要取消安顺公司的经营资质,煽动司机到市政府静坐,针对性设卡查车处罚。最终,安顺公司顶不住逼迫,以市场价的三分之一,将66个长途运营线路牌照转让给赖重飞姐夫丘家存实际控制的民营企业。

驱赶国企,垄断客运市场这一招,赖重飞赚得盆满钵满,也奠定了他在从化交通行业黑老大的江湖地位。

巅 峰

在货运行业,赖重飞的黑色交通帝国迎来了“巅峰”。

2013年,在赖重飞的谋划组织下,原从化市“货物运输协会”成立,由9家货运公司老板出资,注册资金100万,赖重飞担任会长。这个协会听上去很“官方”,其实和交通局没有任何直接关系。

就是这样一个民间山寨协会,很快就把交通局架空了。

从化所有货车司机都被强迫加入协会,每年交纳数万元会费,接受协会的“规范化管理”。泥头车的国家标准限高为1.2米,载重限49吨;而赖重飞的协会私设了一套改装超载标准,从化地面统一限高1.5米,限重则随时调整。

“今天限重55吨,车头绑毛巾。”司机收到这样一条短信,就知道今天的“上路规矩”了。车头绑毛巾是会员的“身份标识”,也是“免检标志”,有时候是绑丝带或者别的东西。反正只要挂对标识,就能在从化地界上畅行无阻。

协会每次通过短信将“规矩”通知到每位入会司机,而不谙“规矩”的“野鸡车”就倒血霉了,只要开进从化地界,等待他们的就是骚扰、刁难乃至重罚。有位姓毛的司机就是不肯入会,为了躲避“检查”,专挑偏僻的县道走,被盯梢的社会人员发现了,就叫执法局专门在县道上拦截。

为了确保“令行禁止”,社会人员在各个路口蹲点盯梢,私设关卡和地磅,对过往车辆进行“检查”。而司机们并不知道,那些穿着制服的“执法人员”,其实是赖重飞雇佣的小混混。有时候,这些小混混居然还和交通执法局搞“联合执法”。

公交、货运都沦陷了,旅游包车也不能幸免。从化的旅游包车司机们要么与丘家存的公司合作,要么被一脚踹走。有的合规车辆不肯入会,就会受到社会人员的骚扰、拦截甚至打砸,根本没法正常经营。

顺我者昌逆我者罚,这就是赖局长的为官逻辑。

画 像

2015年11月,赖重飞调任从化区吕田镇镇长,利志峰继任从化区交通执法局局长,顺便拾起赖重飞的“衣钵”,继续兴风作浪。2018年,为利志峰充当“保护伞”的从化区民警被查处,利志峰被顺藤摸瓜揪了出来。根据利志峰提供的线索,赖重飞的冰山一角就此揭开。

随着调查深入,多重证据显示,该案绝不仅仅是几个“保护伞”的问题,专案组老猎手们的鼻子,从赖重飞身上嗅出了黑老大的气味。经过研判,提出一个大胆推论: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被赖重飞的地下组织控制,赖重飞可能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据专案组同志介绍,一个组织是否属于黑社会性质,要看它是否同时具备“刑法修正案八”第294条第五款规定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专案组将赖重飞的行为一一对号入座,一个“黑怪兽”的模样逐渐清晰起来……

组织特征方面,即“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赖重飞亲手打造的货物运输协会,有严密的组织架构,人员分为三个层级:首脑赖重飞,负责统领,发号施令,部分交通局公职人员充当骨干;第二层是入股协会的货运公司老板,入会货车都挂靠在这些货运公司名下;第三层是货运公司老板聘请的马仔打手,具体管理入会货车,对“野鸡车”进行跟踪、威胁、打击。赖重飞的堂哥赖志强自己都说,“货运协会就是个收保护费的黑社会。”而货运协会不过是赖重飞黑色交通帝国的一个“堂口”,在公交客运、旅游包车、驾校培训、停车场等领域,都盘踞着他们的势力“堂口”。

经济特征方面,赖重飞的姐夫丘家存,是赖重飞黑色帝国的“钱袋子”、敛财的“白手套”。赖重飞通过丘家存等人操纵从化区货运、危险品运输、旅游包车、三大行业协会、驾校培训、停车场以及维修业务等,逐步控制、垄断整个交通运输市场。

行为特征方面,赖重飞及其团伙几乎看不出“传统”黑社会的样子,他们不舞刀弄棒,不打砸抢掠,表面上看就是利用交通执法权,强制要求司机加入行业协会接受管理。但是撕掉“斯文痞子”的面具就可以看到,事实上该团伙是以执法权作为依托,组织社会人员以跟踪、尾随、言语威胁、设卡拦截以及选择性执法、针对性执法等“软暴力”,对过往货运司机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该团伙嚣张到极致时,也屡次使用暴力,打砸不肯入会的车辆。

危害性方面,赖重飞以行业协会的“规章制度”取代国家法律、以私人执法取代行政执法,导致基层权力被架空,大量交通领域干部被他拉拢腐蚀;从交通局机关到交通管理站、综合行政执法局、地方公路站,虚构工程套取经费、乱立名目滥发津补贴、违规接受下属行业协会宴请及外出旅游等违纪违法行为屡见不鲜,一群“硕鼠”肆意妄为,不断蚕食交通运输这块“大奶酪”,对从化区经济社会发展及政治生态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彻 查

民之所怨,利剑所指。为切实回应群众关切,全面瓦解这个“黑色交通帝国”,重构良好营商环境和政治生态,广州市委高度重视,由市纪委监委统筹组织,成立由派驻市公安局纪检监察组、从化区纪委监委、从化区公安分局等单位和部门组成的联合专案组,彻查该区交通领域贪腐案。

该案案情复杂,违纪违法线索涉及多个领域和单位,涉案人员涉嫌罪名交叉复杂,既有监委管辖的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滥用职权类犯罪,也有公安管辖的涉黑犯罪、重大经济犯罪等,仅针对社会人员的取证就达300多人次。专案组充分发挥联合调查优势,克服时间跨度久、涉案人员多、取证难度大等困难,互为补充、有效衔接、同步推进,经过数月的合力攻坚,顺利推进了案件查办。

今年5月,赖重飞由留置转为逮捕,由公安机关继续侦查其涉黑犯罪,目前已由公安机关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上百名涉案人员相继被追究法律责任,另外还有72名相关责任人员拟被问责。

整 顿

尘埃即将落定,教训还须汲取。

“行业案件只是表象,政治生态才是深层。专案组负责同志表示,要通过查办一个案件,整顿一个行业,改善一地的政治生态。

党员干部涉黑,往往是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混杂、政治问题与腐败问题交织,对一地的政治生态危害极大。赖重飞在位期间,整个从化区交通领域呈现系统性、塌方式腐败,有的领导干部对赖重飞涉黑行为视而不见,有的执法人员被“围猎”后,甚至甘当赖重飞的马前卒。而从化区交通局党组已经软弱涣散到毫无“存在感”,2015年赖重飞想在执法局提拔两名干部,居然自己发文、自己任命,上级单位竟毫不知情。

不但除恶务尽,更要标本兼治。广州从查处赖重飞案入手,修复从化交通行政系统被损害的政治生态。广州市交通运输局全面整顿全市交通运输行业不正之风,开展行业治理和严打交通领域侵害群众利益黑恶势力、深挖背后“保护伞”的专项行动,让老百姓感受到全面从严治党带来的实际好处。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ID:zyjwgjjw)

海棠佳人587 发表于  2019-10-12 18:23:17 67字 ( 0/13)

大量公路被压坏,污染企业一关了之,等等,应该严肃追责,不能由老百姓买单。执法不严,表面上是藐视法律,纵容犯罪。实际上是损毁的是公信力。

2014年5月的某一天,一对夫妇跪在广州市从化区交通执法局的大厅里哭。

“队长,这次能不能少罚些,我们跑车挣钱不容易,外债还没还清……”

中队长有些于心不忍。这两口子借钱买的泥头车,到从化来跑货运,不懂这边的“行规”,被执法局给逮了,面临两万元的重罚。

他给局长赖重飞发了一条短信:赖局长,要不这次就放他们一马?

赖局长很快回复:野鸡车,必须严办。

在广州从化,货车司机们有一句顺口溜:“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重车过从化。”任何重车,只要没给赖局长交过“保护费”,就是所谓的“野鸡车”,开进从化就是掉进屠宰场,一身鸡毛被拔个精光,绝无逃出生天的可能。

下面,我们就来认识一下赖重飞——一名副科级干部,如何一步步成为“黑色交通江湖”的“赖老大”,几乎把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变成了“黑社会”。

发 家

曾经的从化,有一对奇特的“父子”。“儿子”赖重飞是交通执法局局长,“干爹”钟继阳是交通局局长。

赖重飞原本是原从化市交通局普通工作人员,为了“出人头地”过上富贵日子,他通过行贿等方式攀附上顶头上司交通局局长钟继阳,成为钟继阳的“干儿子”,如愿顶上了交通执法局局长的位子。

刚开始,“父子俩”只是合谋敛财。赖重飞当上交通执法局局长后,发现收点好处费不过瘾,只有自己办企业垄断经营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2005年开始,他干脆赤膊上阵,直接策划组建黑社会组织大肆敛财。

“赖老大”出手第一招——逼退国企,垄断客运经营。2005至2008年,赖重飞利用其主管原从化市非自营客车清理工作和客运企业改制工作的职务便利,对原从化市安顺客货运输有限公司“下黑手”。

他出具公函赤裸裸威胁要取消安顺公司的经营资质,煽动司机到市政府静坐,针对性设卡查车处罚。最终,安顺公司顶不住逼迫,以市场价的三分之一,将66个长途运营线路牌照转让给赖重飞姐夫丘家存实际控制的民营企业。

驱赶国企,垄断客运市场这一招,赖重飞赚得盆满钵满,也奠定了他在从化交通行业黑老大的江湖地位。

巅 峰

在货运行业,赖重飞的黑色交通帝国迎来了“巅峰”。

2013年,在赖重飞的谋划组织下,原从化市“货物运输协会”成立,由9家货运公司老板出资,注册资金100万,赖重飞担任会长。这个协会听上去很“官方”,其实和交通局没有任何直接关系。

就是这样一个民间山寨协会,很快就把交通局架空了。

从化所有货车司机都被强迫加入协会,每年交纳数万元会费,接受协会的“规范化管理”。泥头车的国家标准限高为1.2米,载重限49吨;而赖重飞的协会私设了一套改装超载标准,从化地面统一限高1.5米,限重则随时调整。

“今天限重55吨,车头绑毛巾。”司机收到这样一条短信,就知道今天的“上路规矩”了。车头绑毛巾是会员的“身份标识”,也是“免检标志”,有时候是绑丝带或者别的东西。反正只要挂对标识,就能在从化地界上畅行无阻。

协会每次通过短信将“规矩”通知到每位入会司机,而不谙“规矩”的“野鸡车”就倒血霉了,只要开进从化地界,等待他们的就是骚扰、刁难乃至重罚。有位姓毛的司机就是不肯入会,为了躲避“检查”,专挑偏僻的县道走,被盯梢的社会人员发现了,就叫执法局专门在县道上拦截。

为了确保“令行禁止”,社会人员在各个路口蹲点盯梢,私设关卡和地磅,对过往车辆进行“检查”。而司机们并不知道,那些穿着制服的“执法人员”,其实是赖重飞雇佣的小混混。有时候,这些小混混居然还和交通执法局搞“联合执法”。

公交、货运都沦陷了,旅游包车也不能幸免。从化的旅游包车司机们要么与丘家存的公司合作,要么被一脚踹走。有的合规车辆不肯入会,就会受到社会人员的骚扰、拦截甚至打砸,根本没法正常经营。

顺我者昌逆我者罚,这就是赖局长的为官逻辑。

画 像

2015年11月,赖重飞调任从化区吕田镇镇长,利志峰继任从化区交通执法局局长,顺便拾起赖重飞的“衣钵”,继续兴风作浪。2018年,为利志峰充当“保护伞”的从化区民警被查处,利志峰被顺藤摸瓜揪了出来。根据利志峰提供的线索,赖重飞的冰山一角就此揭开。

随着调查深入,多重证据显示,该案绝不仅仅是几个“保护伞”的问题,专案组老猎手们的鼻子,从赖重飞身上嗅出了黑老大的气味。经过研判,提出一个大胆推论: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被赖重飞的地下组织控制,赖重飞可能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据专案组同志介绍,一个组织是否属于黑社会性质,要看它是否同时具备“刑法修正案八”第294条第五款规定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专案组将赖重飞的行为一一对号入座,一个“黑怪兽”的模样逐渐清晰起来……

组织特征方面,即“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赖重飞亲手打造的货物运输协会,有严密的组织架构,人员分为三个层级:首脑赖重飞,负责统领,发号施令,部分交通局公职人员充当骨干;第二层是入股协会的货运公司老板,入会货车都挂靠在这些货运公司名下;第三层是货运公司老板聘请的马仔打手,具体管理入会货车,对“野鸡车”进行跟踪、威胁、打击。赖重飞的堂哥赖志强自己都说,“货运协会就是个收保护费的黑社会。”而货运协会不过是赖重飞黑色交通帝国的一个“堂口”,在公交客运、旅游包车、驾校培训、停车场等领域,都盘踞着他们的势力“堂口”。

经济特征方面,赖重飞的姐夫丘家存,是赖重飞黑色帝国的“钱袋子”、敛财的“白手套”。赖重飞通过丘家存等人操纵从化区货运、危险品运输、旅游包车、三大行业协会、驾校培训、停车场以及维修业务等,逐步控制、垄断整个交通运输市场。

行为特征方面,赖重飞及其团伙几乎看不出“传统”黑社会的样子,他们不舞刀弄棒,不打砸抢掠,表面上看就是利用交通执法权,强制要求司机加入行业协会接受管理。但是撕掉“斯文痞子”的面具就可以看到,事实上该团伙是以执法权作为依托,组织社会人员以跟踪、尾随、言语威胁、设卡拦截以及选择性执法、针对性执法等“软暴力”,对过往货运司机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该团伙嚣张到极致时,也屡次使用暴力,打砸不肯入会的车辆。

危害性方面,赖重飞以行业协会的“规章制度”取代国家法律、以私人执法取代行政执法,导致基层权力被架空,大量交通领域干部被他拉拢腐蚀;从交通局机关到交通管理站、综合行政执法局、地方公路站,虚构工程套取经费、乱立名目滥发津补贴、违规接受下属行业协会宴请及外出旅游等违纪违法行为屡见不鲜,一群“硕鼠”肆意妄为,不断蚕食交通运输这块“大奶酪”,对从化区经济社会发展及政治生态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彻 查

民之所怨,利剑所指。为切实回应群众关切,全面瓦解这个“黑色交通帝国”,重构良好营商环境和政治生态,广州市委高度重视,由市纪委监委统筹组织,成立由派驻市公安局纪检监察组、从化区纪委监委、从化区公安分局等单位和部门组成的联合专案组,彻查该区交通领域贪腐案。

该案案情复杂,违纪违法线索涉及多个领域和单位,涉案人员涉嫌罪名交叉复杂,既有监委管辖的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滥用职权类犯罪,也有公安管辖的涉黑犯罪、重大经济犯罪等,仅针对社会人员的取证就达300多人次。专案组充分发挥联合调查优势,克服时间跨度久、涉案人员多、取证难度大等困难,互为补充、有效衔接、同步推进,经过数月的合力攻坚,顺利推进了案件查办。

今年5月,赖重飞由留置转为逮捕,由公安机关继续侦查其涉黑犯罪,目前已由公安机关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上百名涉案人员相继被追究法律责任,另外还有72名相关责任人员拟被问责。

整 顿

尘埃即将落定,教训还须汲取。

“行业案件只是表象,政治生态才是深层。专案组负责同志表示,要通过查办一个案件,整顿一个行业,改善一地的政治生态。

党员干部涉黑,往往是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混杂、政治问题与腐败问题交织,对一地的政治生态危害极大。赖重飞在位期间,整个从化区交通领域呈现系统性、塌方式腐败,有的领导干部对赖重飞涉黑行为视而不见,有的执法人员被“围猎”后,甚至甘当赖重飞的马前卒。而从化区交通局党组已经软弱涣散到毫无“存在感”,2015年赖重飞想在执法局提拔两名干部,居然自己发文、自己任命,上级单位竟毫不知情。

不但除恶务尽,更要标本兼治。广州从查处赖重飞案入手,修复从化交通行政系统被损害的政治生态。广州市交通运输局全面整顿全市交通运输行业不正之风,开展行业治理和严打交通领域侵害群众利益黑恶势力、深挖背后“保护伞”的专项行动,让老百姓感受到全面从严治党带来的实际好处。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ID:zyjwgjjw)

吐沫 发表于  2019-10-13 01:26:41 17字 ( 0/6)

钱退了吗?受害人得到应得补偿了吗?

2014年5月的某一天,一对夫妇跪在广州市从化区交通执法局的大厅里哭。

“队长,这次能不能少罚些,我们跑车挣钱不容易,外债还没还清……”

中队长有些于心不忍。这两口子借钱买的泥头车,到从化来跑货运,不懂这边的“行规”,被执法局给逮了,面临两万元的重罚。

他给局长赖重飞发了一条短信:赖局长,要不这次就放他们一马?

赖局长很快回复:野鸡车,必须严办。

在广州从化,货车司机们有一句顺口溜:“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重车过从化。”任何重车,只要没给赖局长交过“保护费”,就是所谓的“野鸡车”,开进从化就是掉进屠宰场,一身鸡毛被拔个精光,绝无逃出生天的可能。

下面,我们就来认识一下赖重飞——一名副科级干部,如何一步步成为“黑色交通江湖”的“赖老大”,几乎把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变成了“黑社会”。

发 家

曾经的从化,有一对奇特的“父子”。“儿子”赖重飞是交通执法局局长,“干爹”钟继阳是交通局局长。

赖重飞原本是原从化市交通局普通工作人员,为了“出人头地”过上富贵日子,他通过行贿等方式攀附上顶头上司交通局局长钟继阳,成为钟继阳的“干儿子”,如愿顶上了交通执法局局长的位子。

刚开始,“父子俩”只是合谋敛财。赖重飞当上交通执法局局长后,发现收点好处费不过瘾,只有自己办企业垄断经营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2005年开始,他干脆赤膊上阵,直接策划组建黑社会组织大肆敛财。

“赖老大”出手第一招——逼退国企,垄断客运经营。2005至2008年,赖重飞利用其主管原从化市非自营客车清理工作和客运企业改制工作的职务便利,对原从化市安顺客货运输有限公司“下黑手”。

他出具公函赤裸裸威胁要取消安顺公司的经营资质,煽动司机到市政府静坐,针对性设卡查车处罚。最终,安顺公司顶不住逼迫,以市场价的三分之一,将66个长途运营线路牌照转让给赖重飞姐夫丘家存实际控制的民营企业。

驱赶国企,垄断客运市场这一招,赖重飞赚得盆满钵满,也奠定了他在从化交通行业黑老大的江湖地位。

巅 峰

在货运行业,赖重飞的黑色交通帝国迎来了“巅峰”。

2013年,在赖重飞的谋划组织下,原从化市“货物运输协会”成立,由9家货运公司老板出资,注册资金100万,赖重飞担任会长。这个协会听上去很“官方”,其实和交通局没有任何直接关系。

就是这样一个民间山寨协会,很快就把交通局架空了。

从化所有货车司机都被强迫加入协会,每年交纳数万元会费,接受协会的“规范化管理”。泥头车的国家标准限高为1.2米,载重限49吨;而赖重飞的协会私设了一套改装超载标准,从化地面统一限高1.5米,限重则随时调整。

“今天限重55吨,车头绑毛巾。”司机收到这样一条短信,就知道今天的“上路规矩”了。车头绑毛巾是会员的“身份标识”,也是“免检标志”,有时候是绑丝带或者别的东西。反正只要挂对标识,就能在从化地界上畅行无阻。

协会每次通过短信将“规矩”通知到每位入会司机,而不谙“规矩”的“野鸡车”就倒血霉了,只要开进从化地界,等待他们的就是骚扰、刁难乃至重罚。有位姓毛的司机就是不肯入会,为了躲避“检查”,专挑偏僻的县道走,被盯梢的社会人员发现了,就叫执法局专门在县道上拦截。

为了确保“令行禁止”,社会人员在各个路口蹲点盯梢,私设关卡和地磅,对过往车辆进行“检查”。而司机们并不知道,那些穿着制服的“执法人员”,其实是赖重飞雇佣的小混混。有时候,这些小混混居然还和交通执法局搞“联合执法”。

公交、货运都沦陷了,旅游包车也不能幸免。从化的旅游包车司机们要么与丘家存的公司合作,要么被一脚踹走。有的合规车辆不肯入会,就会受到社会人员的骚扰、拦截甚至打砸,根本没法正常经营。

顺我者昌逆我者罚,这就是赖局长的为官逻辑。

画 像

2015年11月,赖重飞调任从化区吕田镇镇长,利志峰继任从化区交通执法局局长,顺便拾起赖重飞的“衣钵”,继续兴风作浪。2018年,为利志峰充当“保护伞”的从化区民警被查处,利志峰被顺藤摸瓜揪了出来。根据利志峰提供的线索,赖重飞的冰山一角就此揭开。

随着调查深入,多重证据显示,该案绝不仅仅是几个“保护伞”的问题,专案组老猎手们的鼻子,从赖重飞身上嗅出了黑老大的气味。经过研判,提出一个大胆推论: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被赖重飞的地下组织控制,赖重飞可能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据专案组同志介绍,一个组织是否属于黑社会性质,要看它是否同时具备“刑法修正案八”第294条第五款规定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专案组将赖重飞的行为一一对号入座,一个“黑怪兽”的模样逐渐清晰起来……

组织特征方面,即“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赖重飞亲手打造的货物运输协会,有严密的组织架构,人员分为三个层级:首脑赖重飞,负责统领,发号施令,部分交通局公职人员充当骨干;第二层是入股协会的货运公司老板,入会货车都挂靠在这些货运公司名下;第三层是货运公司老板聘请的马仔打手,具体管理入会货车,对“野鸡车”进行跟踪、威胁、打击。赖重飞的堂哥赖志强自己都说,“货运协会就是个收保护费的黑社会。”而货运协会不过是赖重飞黑色交通帝国的一个“堂口”,在公交客运、旅游包车、驾校培训、停车场等领域,都盘踞着他们的势力“堂口”。

经济特征方面,赖重飞的姐夫丘家存,是赖重飞黑色帝国的“钱袋子”、敛财的“白手套”。赖重飞通过丘家存等人操纵从化区货运、危险品运输、旅游包车、三大行业协会、驾校培训、停车场以及维修业务等,逐步控制、垄断整个交通运输市场。

行为特征方面,赖重飞及其团伙几乎看不出“传统”黑社会的样子,他们不舞刀弄棒,不打砸抢掠,表面上看就是利用交通执法权,强制要求司机加入行业协会接受管理。但是撕掉“斯文痞子”的面具就可以看到,事实上该团伙是以执法权作为依托,组织社会人员以跟踪、尾随、言语威胁、设卡拦截以及选择性执法、针对性执法等“软暴力”,对过往货运司机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该团伙嚣张到极致时,也屡次使用暴力,打砸不肯入会的车辆。

危害性方面,赖重飞以行业协会的“规章制度”取代国家法律、以私人执法取代行政执法,导致基层权力被架空,大量交通领域干部被他拉拢腐蚀;从交通局机关到交通管理站、综合行政执法局、地方公路站,虚构工程套取经费、乱立名目滥发津补贴、违规接受下属行业协会宴请及外出旅游等违纪违法行为屡见不鲜,一群“硕鼠”肆意妄为,不断蚕食交通运输这块“大奶酪”,对从化区经济社会发展及政治生态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彻 查

民之所怨,利剑所指。为切实回应群众关切,全面瓦解这个“黑色交通帝国”,重构良好营商环境和政治生态,广州市委高度重视,由市纪委监委统筹组织,成立由派驻市公安局纪检监察组、从化区纪委监委、从化区公安分局等单位和部门组成的联合专案组,彻查该区交通领域贪腐案。

该案案情复杂,违纪违法线索涉及多个领域和单位,涉案人员涉嫌罪名交叉复杂,既有监委管辖的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滥用职权类犯罪,也有公安管辖的涉黑犯罪、重大经济犯罪等,仅针对社会人员的取证就达300多人次。专案组充分发挥联合调查优势,克服时间跨度久、涉案人员多、取证难度大等困难,互为补充、有效衔接、同步推进,经过数月的合力攻坚,顺利推进了案件查办。

今年5月,赖重飞由留置转为逮捕,由公安机关继续侦查其涉黑犯罪,目前已由公安机关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上百名涉案人员相继被追究法律责任,另外还有72名相关责任人员拟被问责。

整 顿

尘埃即将落定,教训还须汲取。

“行业案件只是表象,政治生态才是深层。专案组负责同志表示,要通过查办一个案件,整顿一个行业,改善一地的政治生态。

党员干部涉黑,往往是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混杂、政治问题与腐败问题交织,对一地的政治生态危害极大。赖重飞在位期间,整个从化区交通领域呈现系统性、塌方式腐败,有的领导干部对赖重飞涉黑行为视而不见,有的执法人员被“围猎”后,甚至甘当赖重飞的马前卒。而从化区交通局党组已经软弱涣散到毫无“存在感”,2015年赖重飞想在执法局提拔两名干部,居然自己发文、自己任命,上级单位竟毫不知情。

不但除恶务尽,更要标本兼治。广州从查处赖重飞案入手,修复从化交通行政系统被损害的政治生态。广州市交通运输局全面整顿全市交通运输行业不正之风,开展行业治理和严打交通领域侵害群众利益黑恶势力、深挖背后“保护伞”的专项行动,让老百姓感受到全面从严治党带来的实际好处。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ID:zyjwgjjw)

默默耕耘不计名利 发表于  2019-10-13 09:57:23 44字 ( 0/13)

对于城市部分无法无德驾驶人在公路交通超速,超限,闯红灯,无视他人安全的问题应予重处重罚。

2014年5月的某一天,一对夫妇跪在广州市从化区交通执法局的大厅里哭。

“队长,这次能不能少罚些,我们跑车挣钱不容易,外债还没还清……”

中队长有些于心不忍。这两口子借钱买的泥头车,到从化来跑货运,不懂这边的“行规”,被执法局给逮了,面临两万元的重罚。

他给局长赖重飞发了一条短信:赖局长,要不这次就放他们一马?

赖局长很快回复:野鸡车,必须严办。

在广州从化,货车司机们有一句顺口溜:“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重车过从化。”任何重车,只要没给赖局长交过“保护费”,就是所谓的“野鸡车”,开进从化就是掉进屠宰场,一身鸡毛被拔个精光,绝无逃出生天的可能。

下面,我们就来认识一下赖重飞——一名副科级干部,如何一步步成为“黑色交通江湖”的“赖老大”,几乎把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变成了“黑社会”。

发 家

曾经的从化,有一对奇特的“父子”。“儿子”赖重飞是交通执法局局长,“干爹”钟继阳是交通局局长。

赖重飞原本是原从化市交通局普通工作人员,为了“出人头地”过上富贵日子,他通过行贿等方式攀附上顶头上司交通局局长钟继阳,成为钟继阳的“干儿子”,如愿顶上了交通执法局局长的位子。

刚开始,“父子俩”只是合谋敛财。赖重飞当上交通执法局局长后,发现收点好处费不过瘾,只有自己办企业垄断经营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2005年开始,他干脆赤膊上阵,直接策划组建黑社会组织大肆敛财。

“赖老大”出手第一招——逼退国企,垄断客运经营。2005至2008年,赖重飞利用其主管原从化市非自营客车清理工作和客运企业改制工作的职务便利,对原从化市安顺客货运输有限公司“下黑手”。

他出具公函赤裸裸威胁要取消安顺公司的经营资质,煽动司机到市政府静坐,针对性设卡查车处罚。最终,安顺公司顶不住逼迫,以市场价的三分之一,将66个长途运营线路牌照转让给赖重飞姐夫丘家存实际控制的民营企业。

驱赶国企,垄断客运市场这一招,赖重飞赚得盆满钵满,也奠定了他在从化交通行业黑老大的江湖地位。

巅 峰

在货运行业,赖重飞的黑色交通帝国迎来了“巅峰”。

2013年,在赖重飞的谋划组织下,原从化市“货物运输协会”成立,由9家货运公司老板出资,注册资金100万,赖重飞担任会长。这个协会听上去很“官方”,其实和交通局没有任何直接关系。

就是这样一个民间山寨协会,很快就把交通局架空了。

从化所有货车司机都被强迫加入协会,每年交纳数万元会费,接受协会的“规范化管理”。泥头车的国家标准限高为1.2米,载重限49吨;而赖重飞的协会私设了一套改装超载标准,从化地面统一限高1.5米,限重则随时调整。

“今天限重55吨,车头绑毛巾。”司机收到这样一条短信,就知道今天的“上路规矩”了。车头绑毛巾是会员的“身份标识”,也是“免检标志”,有时候是绑丝带或者别的东西。反正只要挂对标识,就能在从化地界上畅行无阻。

协会每次通过短信将“规矩”通知到每位入会司机,而不谙“规矩”的“野鸡车”就倒血霉了,只要开进从化地界,等待他们的就是骚扰、刁难乃至重罚。有位姓毛的司机就是不肯入会,为了躲避“检查”,专挑偏僻的县道走,被盯梢的社会人员发现了,就叫执法局专门在县道上拦截。

为了确保“令行禁止”,社会人员在各个路口蹲点盯梢,私设关卡和地磅,对过往车辆进行“检查”。而司机们并不知道,那些穿着制服的“执法人员”,其实是赖重飞雇佣的小混混。有时候,这些小混混居然还和交通执法局搞“联合执法”。

公交、货运都沦陷了,旅游包车也不能幸免。从化的旅游包车司机们要么与丘家存的公司合作,要么被一脚踹走。有的合规车辆不肯入会,就会受到社会人员的骚扰、拦截甚至打砸,根本没法正常经营。

顺我者昌逆我者罚,这就是赖局长的为官逻辑。

画 像

2015年11月,赖重飞调任从化区吕田镇镇长,利志峰继任从化区交通执法局局长,顺便拾起赖重飞的“衣钵”,继续兴风作浪。2018年,为利志峰充当“保护伞”的从化区民警被查处,利志峰被顺藤摸瓜揪了出来。根据利志峰提供的线索,赖重飞的冰山一角就此揭开。

随着调查深入,多重证据显示,该案绝不仅仅是几个“保护伞”的问题,专案组老猎手们的鼻子,从赖重飞身上嗅出了黑老大的气味。经过研判,提出一个大胆推论: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被赖重飞的地下组织控制,赖重飞可能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据专案组同志介绍,一个组织是否属于黑社会性质,要看它是否同时具备“刑法修正案八”第294条第五款规定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专案组将赖重飞的行为一一对号入座,一个“黑怪兽”的模样逐渐清晰起来……

组织特征方面,即“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赖重飞亲手打造的货物运输协会,有严密的组织架构,人员分为三个层级:首脑赖重飞,负责统领,发号施令,部分交通局公职人员充当骨干;第二层是入股协会的货运公司老板,入会货车都挂靠在这些货运公司名下;第三层是货运公司老板聘请的马仔打手,具体管理入会货车,对“野鸡车”进行跟踪、威胁、打击。赖重飞的堂哥赖志强自己都说,“货运协会就是个收保护费的黑社会。”而货运协会不过是赖重飞黑色交通帝国的一个“堂口”,在公交客运、旅游包车、驾校培训、停车场等领域,都盘踞着他们的势力“堂口”。

经济特征方面,赖重飞的姐夫丘家存,是赖重飞黑色帝国的“钱袋子”、敛财的“白手套”。赖重飞通过丘家存等人操纵从化区货运、危险品运输、旅游包车、三大行业协会、驾校培训、停车场以及维修业务等,逐步控制、垄断整个交通运输市场。

行为特征方面,赖重飞及其团伙几乎看不出“传统”黑社会的样子,他们不舞刀弄棒,不打砸抢掠,表面上看就是利用交通执法权,强制要求司机加入行业协会接受管理。但是撕掉“斯文痞子”的面具就可以看到,事实上该团伙是以执法权作为依托,组织社会人员以跟踪、尾随、言语威胁、设卡拦截以及选择性执法、针对性执法等“软暴力”,对过往货运司机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该团伙嚣张到极致时,也屡次使用暴力,打砸不肯入会的车辆。

危害性方面,赖重飞以行业协会的“规章制度”取代国家法律、以私人执法取代行政执法,导致基层权力被架空,大量交通领域干部被他拉拢腐蚀;从交通局机关到交通管理站、综合行政执法局、地方公路站,虚构工程套取经费、乱立名目滥发津补贴、违规接受下属行业协会宴请及外出旅游等违纪违法行为屡见不鲜,一群“硕鼠”肆意妄为,不断蚕食交通运输这块“大奶酪”,对从化区经济社会发展及政治生态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彻 查

民之所怨,利剑所指。为切实回应群众关切,全面瓦解这个“黑色交通帝国”,重构良好营商环境和政治生态,广州市委高度重视,由市纪委监委统筹组织,成立由派驻市公安局纪检监察组、从化区纪委监委、从化区公安分局等单位和部门组成的联合专案组,彻查该区交通领域贪腐案。

该案案情复杂,违纪违法线索涉及多个领域和单位,涉案人员涉嫌罪名交叉复杂,既有监委管辖的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滥用职权类犯罪,也有公安管辖的涉黑犯罪、重大经济犯罪等,仅针对社会人员的取证就达300多人次。专案组充分发挥联合调查优势,克服时间跨度久、涉案人员多、取证难度大等困难,互为补充、有效衔接、同步推进,经过数月的合力攻坚,顺利推进了案件查办。

今年5月,赖重飞由留置转为逮捕,由公安机关继续侦查其涉黑犯罪,目前已由公安机关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上百名涉案人员相继被追究法律责任,另外还有72名相关责任人员拟被问责。

整 顿

尘埃即将落定,教训还须汲取。

“行业案件只是表象,政治生态才是深层。专案组负责同志表示,要通过查办一个案件,整顿一个行业,改善一地的政治生态。

党员干部涉黑,往往是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混杂、政治问题与腐败问题交织,对一地的政治生态危害极大。赖重飞在位期间,整个从化区交通领域呈现系统性、塌方式腐败,有的领导干部对赖重飞涉黑行为视而不见,有的执法人员被“围猎”后,甚至甘当赖重飞的马前卒。而从化区交通局党组已经软弱涣散到毫无“存在感”,2015年赖重飞想在执法局提拔两名干部,居然自己发文、自己任命,上级单位竟毫不知情。

不但除恶务尽,更要标本兼治。广州从查处赖重飞案入手,修复从化交通行政系统被损害的政治生态。广州市交通运输局全面整顿全市交通运输行业不正之风,开展行业治理和严打交通领域侵害群众利益黑恶势力、深挖背后“保护伞”的专项行动,让老百姓感受到全面从严治党带来的实际好处。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ID:zyjwgjjw)

默默耕耘不计名利 发表于  2019-10-13 10:25:04 50字 ( 0/32)

当旅客物品通过了安检门,人员身体也通过了安检,还要旅客脱帽喝水以及一一查验旅客财物的做法是过度检查。

2014年5月的某一天,一对夫妇跪在广州市从化区交通执法局的大厅里哭。

“队长,这次能不能少罚些,我们跑车挣钱不容易,外债还没还清……”

中队长有些于心不忍。这两口子借钱买的泥头车,到从化来跑货运,不懂这边的“行规”,被执法局给逮了,面临两万元的重罚。

他给局长赖重飞发了一条短信:赖局长,要不这次就放他们一马?

赖局长很快回复:野鸡车,必须严办。

在广州从化,货车司机们有一句顺口溜:“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重车过从化。”任何重车,只要没给赖局长交过“保护费”,就是所谓的“野鸡车”,开进从化就是掉进屠宰场,一身鸡毛被拔个精光,绝无逃出生天的可能。

下面,我们就来认识一下赖重飞——一名副科级干部,如何一步步成为“黑色交通江湖”的“赖老大”,几乎把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变成了“黑社会”。

发 家

曾经的从化,有一对奇特的“父子”。“儿子”赖重飞是交通执法局局长,“干爹”钟继阳是交通局局长。

赖重飞原本是原从化市交通局普通工作人员,为了“出人头地”过上富贵日子,他通过行贿等方式攀附上顶头上司交通局局长钟继阳,成为钟继阳的“干儿子”,如愿顶上了交通执法局局长的位子。

刚开始,“父子俩”只是合谋敛财。赖重飞当上交通执法局局长后,发现收点好处费不过瘾,只有自己办企业垄断经营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2005年开始,他干脆赤膊上阵,直接策划组建黑社会组织大肆敛财。

“赖老大”出手第一招——逼退国企,垄断客运经营。2005至2008年,赖重飞利用其主管原从化市非自营客车清理工作和客运企业改制工作的职务便利,对原从化市安顺客货运输有限公司“下黑手”。

他出具公函赤裸裸威胁要取消安顺公司的经营资质,煽动司机到市政府静坐,针对性设卡查车处罚。最终,安顺公司顶不住逼迫,以市场价的三分之一,将66个长途运营线路牌照转让给赖重飞姐夫丘家存实际控制的民营企业。

驱赶国企,垄断客运市场这一招,赖重飞赚得盆满钵满,也奠定了他在从化交通行业黑老大的江湖地位。

巅 峰

在货运行业,赖重飞的黑色交通帝国迎来了“巅峰”。

2013年,在赖重飞的谋划组织下,原从化市“货物运输协会”成立,由9家货运公司老板出资,注册资金100万,赖重飞担任会长。这个协会听上去很“官方”,其实和交通局没有任何直接关系。

就是这样一个民间山寨协会,很快就把交通局架空了。

从化所有货车司机都被强迫加入协会,每年交纳数万元会费,接受协会的“规范化管理”。泥头车的国家标准限高为1.2米,载重限49吨;而赖重飞的协会私设了一套改装超载标准,从化地面统一限高1.5米,限重则随时调整。

“今天限重55吨,车头绑毛巾。”司机收到这样一条短信,就知道今天的“上路规矩”了。车头绑毛巾是会员的“身份标识”,也是“免检标志”,有时候是绑丝带或者别的东西。反正只要挂对标识,就能在从化地界上畅行无阻。

协会每次通过短信将“规矩”通知到每位入会司机,而不谙“规矩”的“野鸡车”就倒血霉了,只要开进从化地界,等待他们的就是骚扰、刁难乃至重罚。有位姓毛的司机就是不肯入会,为了躲避“检查”,专挑偏僻的县道走,被盯梢的社会人员发现了,就叫执法局专门在县道上拦截。

为了确保“令行禁止”,社会人员在各个路口蹲点盯梢,私设关卡和地磅,对过往车辆进行“检查”。而司机们并不知道,那些穿着制服的“执法人员”,其实是赖重飞雇佣的小混混。有时候,这些小混混居然还和交通执法局搞“联合执法”。

公交、货运都沦陷了,旅游包车也不能幸免。从化的旅游包车司机们要么与丘家存的公司合作,要么被一脚踹走。有的合规车辆不肯入会,就会受到社会人员的骚扰、拦截甚至打砸,根本没法正常经营。

顺我者昌逆我者罚,这就是赖局长的为官逻辑。

画 像

2015年11月,赖重飞调任从化区吕田镇镇长,利志峰继任从化区交通执法局局长,顺便拾起赖重飞的“衣钵”,继续兴风作浪。2018年,为利志峰充当“保护伞”的从化区民警被查处,利志峰被顺藤摸瓜揪了出来。根据利志峰提供的线索,赖重飞的冰山一角就此揭开。

随着调查深入,多重证据显示,该案绝不仅仅是几个“保护伞”的问题,专案组老猎手们的鼻子,从赖重飞身上嗅出了黑老大的气味。经过研判,提出一个大胆推论: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被赖重飞的地下组织控制,赖重飞可能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据专案组同志介绍,一个组织是否属于黑社会性质,要看它是否同时具备“刑法修正案八”第294条第五款规定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专案组将赖重飞的行为一一对号入座,一个“黑怪兽”的模样逐渐清晰起来……

组织特征方面,即“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赖重飞亲手打造的货物运输协会,有严密的组织架构,人员分为三个层级:首脑赖重飞,负责统领,发号施令,部分交通局公职人员充当骨干;第二层是入股协会的货运公司老板,入会货车都挂靠在这些货运公司名下;第三层是货运公司老板聘请的马仔打手,具体管理入会货车,对“野鸡车”进行跟踪、威胁、打击。赖重飞的堂哥赖志强自己都说,“货运协会就是个收保护费的黑社会。”而货运协会不过是赖重飞黑色交通帝国的一个“堂口”,在公交客运、旅游包车、驾校培训、停车场等领域,都盘踞着他们的势力“堂口”。

经济特征方面,赖重飞的姐夫丘家存,是赖重飞黑色帝国的“钱袋子”、敛财的“白手套”。赖重飞通过丘家存等人操纵从化区货运、危险品运输、旅游包车、三大行业协会、驾校培训、停车场以及维修业务等,逐步控制、垄断整个交通运输市场。

行为特征方面,赖重飞及其团伙几乎看不出“传统”黑社会的样子,他们不舞刀弄棒,不打砸抢掠,表面上看就是利用交通执法权,强制要求司机加入行业协会接受管理。但是撕掉“斯文痞子”的面具就可以看到,事实上该团伙是以执法权作为依托,组织社会人员以跟踪、尾随、言语威胁、设卡拦截以及选择性执法、针对性执法等“软暴力”,对过往货运司机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该团伙嚣张到极致时,也屡次使用暴力,打砸不肯入会的车辆。

危害性方面,赖重飞以行业协会的“规章制度”取代国家法律、以私人执法取代行政执法,导致基层权力被架空,大量交通领域干部被他拉拢腐蚀;从交通局机关到交通管理站、综合行政执法局、地方公路站,虚构工程套取经费、乱立名目滥发津补贴、违规接受下属行业协会宴请及外出旅游等违纪违法行为屡见不鲜,一群“硕鼠”肆意妄为,不断蚕食交通运输这块“大奶酪”,对从化区经济社会发展及政治生态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彻 查

民之所怨,利剑所指。为切实回应群众关切,全面瓦解这个“黑色交通帝国”,重构良好营商环境和政治生态,广州市委高度重视,由市纪委监委统筹组织,成立由派驻市公安局纪检监察组、从化区纪委监委、从化区公安分局等单位和部门组成的联合专案组,彻查该区交通领域贪腐案。

该案案情复杂,违纪违法线索涉及多个领域和单位,涉案人员涉嫌罪名交叉复杂,既有监委管辖的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滥用职权类犯罪,也有公安管辖的涉黑犯罪、重大经济犯罪等,仅针对社会人员的取证就达300多人次。专案组充分发挥联合调查优势,克服时间跨度久、涉案人员多、取证难度大等困难,互为补充、有效衔接、同步推进,经过数月的合力攻坚,顺利推进了案件查办。

今年5月,赖重飞由留置转为逮捕,由公安机关继续侦查其涉黑犯罪,目前已由公安机关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上百名涉案人员相继被追究法律责任,另外还有72名相关责任人员拟被问责。

整 顿

尘埃即将落定,教训还须汲取。

“行业案件只是表象,政治生态才是深层。专案组负责同志表示,要通过查办一个案件,整顿一个行业,改善一地的政治生态。

党员干部涉黑,往往是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混杂、政治问题与腐败问题交织,对一地的政治生态危害极大。赖重飞在位期间,整个从化区交通领域呈现系统性、塌方式腐败,有的领导干部对赖重飞涉黑行为视而不见,有的执法人员被“围猎”后,甚至甘当赖重飞的马前卒。而从化区交通局党组已经软弱涣散到毫无“存在感”,2015年赖重飞想在执法局提拔两名干部,居然自己发文、自己任命,上级单位竟毫不知情。

不但除恶务尽,更要标本兼治。广州从查处赖重飞案入手,修复从化交通行政系统被损害的政治生态。广州市交通运输局全面整顿全市交通运输行业不正之风,开展行业治理和严打交通领域侵害群众利益黑恶势力、深挖背后“保护伞”的专项行动,让老百姓感受到全面从严治党带来的实际好处。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ID:zyjwgjjw)

8龙居士8 发表于  2019-10-13 13:00:18 0字 ( 0/7)

我觉得大家用人民币好。其他网络都关掉。烦死了,不利于经济发展。

我觉得大家用人民币好。其他网络都关掉。烦死了,不利于经济发展。

2014年5月的某一天,一对夫妇跪在广州市从化区交通执法局的大厅里哭。

“队长,这次能不能少罚些,我们跑车挣钱不容易,外债还没还清……”

中队长有些于心不忍。这两口子借钱买的泥头车,到从化来跑货运,不懂这边的“行规”,被执法局给逮了,面临两万元的重罚。

他给局长赖重飞发了一条短信:赖局长,要不这次就放他们一马?

赖局长很快回复:野鸡车,必须严办。

在广州从化,货车司机们有一句顺口溜:“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重车过从化。”任何重车,只要没给赖局长交过“保护费”,就是所谓的“野鸡车”,开进从化就是掉进屠宰场,一身鸡毛被拔个精光,绝无逃出生天的可能。

下面,我们就来认识一下赖重飞——一名副科级干部,如何一步步成为“黑色交通江湖”的“赖老大”,几乎把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变成了“黑社会”。

发 家

曾经的从化,有一对奇特的“父子”。“儿子”赖重飞是交通执法局局长,“干爹”钟继阳是交通局局长。

赖重飞原本是原从化市交通局普通工作人员,为了“出人头地”过上富贵日子,他通过行贿等方式攀附上顶头上司交通局局长钟继阳,成为钟继阳的“干儿子”,如愿顶上了交通执法局局长的位子。

刚开始,“父子俩”只是合谋敛财。赖重飞当上交通执法局局长后,发现收点好处费不过瘾,只有自己办企业垄断经营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2005年开始,他干脆赤膊上阵,直接策划组建黑社会组织大肆敛财。

“赖老大”出手第一招——逼退国企,垄断客运经营。2005至2008年,赖重飞利用其主管原从化市非自营客车清理工作和客运企业改制工作的职务便利,对原从化市安顺客货运输有限公司“下黑手”。

他出具公函赤裸裸威胁要取消安顺公司的经营资质,煽动司机到市政府静坐,针对性设卡查车处罚。最终,安顺公司顶不住逼迫,以市场价的三分之一,将66个长途运营线路牌照转让给赖重飞姐夫丘家存实际控制的民营企业。

驱赶国企,垄断客运市场这一招,赖重飞赚得盆满钵满,也奠定了他在从化交通行业黑老大的江湖地位。

巅 峰

在货运行业,赖重飞的黑色交通帝国迎来了“巅峰”。

2013年,在赖重飞的谋划组织下,原从化市“货物运输协会”成立,由9家货运公司老板出资,注册资金100万,赖重飞担任会长。这个协会听上去很“官方”,其实和交通局没有任何直接关系。

就是这样一个民间山寨协会,很快就把交通局架空了。

从化所有货车司机都被强迫加入协会,每年交纳数万元会费,接受协会的“规范化管理”。泥头车的国家标准限高为1.2米,载重限49吨;而赖重飞的协会私设了一套改装超载标准,从化地面统一限高1.5米,限重则随时调整。

“今天限重55吨,车头绑毛巾。”司机收到这样一条短信,就知道今天的“上路规矩”了。车头绑毛巾是会员的“身份标识”,也是“免检标志”,有时候是绑丝带或者别的东西。反正只要挂对标识,就能在从化地界上畅行无阻。

协会每次通过短信将“规矩”通知到每位入会司机,而不谙“规矩”的“野鸡车”就倒血霉了,只要开进从化地界,等待他们的就是骚扰、刁难乃至重罚。有位姓毛的司机就是不肯入会,为了躲避“检查”,专挑偏僻的县道走,被盯梢的社会人员发现了,就叫执法局专门在县道上拦截。

为了确保“令行禁止”,社会人员在各个路口蹲点盯梢,私设关卡和地磅,对过往车辆进行“检查”。而司机们并不知道,那些穿着制服的“执法人员”,其实是赖重飞雇佣的小混混。有时候,这些小混混居然还和交通执法局搞“联合执法”。

公交、货运都沦陷了,旅游包车也不能幸免。从化的旅游包车司机们要么与丘家存的公司合作,要么被一脚踹走。有的合规车辆不肯入会,就会受到社会人员的骚扰、拦截甚至打砸,根本没法正常经营。

顺我者昌逆我者罚,这就是赖局长的为官逻辑。

画 像

2015年11月,赖重飞调任从化区吕田镇镇长,利志峰继任从化区交通执法局局长,顺便拾起赖重飞的“衣钵”,继续兴风作浪。2018年,为利志峰充当“保护伞”的从化区民警被查处,利志峰被顺藤摸瓜揪了出来。根据利志峰提供的线索,赖重飞的冰山一角就此揭开。

随着调查深入,多重证据显示,该案绝不仅仅是几个“保护伞”的问题,专案组老猎手们的鼻子,从赖重飞身上嗅出了黑老大的气味。经过研判,提出一个大胆推论: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被赖重飞的地下组织控制,赖重飞可能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据专案组同志介绍,一个组织是否属于黑社会性质,要看它是否同时具备“刑法修正案八”第294条第五款规定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专案组将赖重飞的行为一一对号入座,一个“黑怪兽”的模样逐渐清晰起来……

组织特征方面,即“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赖重飞亲手打造的货物运输协会,有严密的组织架构,人员分为三个层级:首脑赖重飞,负责统领,发号施令,部分交通局公职人员充当骨干;第二层是入股协会的货运公司老板,入会货车都挂靠在这些货运公司名下;第三层是货运公司老板聘请的马仔打手,具体管理入会货车,对“野鸡车”进行跟踪、威胁、打击。赖重飞的堂哥赖志强自己都说,“货运协会就是个收保护费的黑社会。”而货运协会不过是赖重飞黑色交通帝国的一个“堂口”,在公交客运、旅游包车、驾校培训、停车场等领域,都盘踞着他们的势力“堂口”。

经济特征方面,赖重飞的姐夫丘家存,是赖重飞黑色帝国的“钱袋子”、敛财的“白手套”。赖重飞通过丘家存等人操纵从化区货运、危险品运输、旅游包车、三大行业协会、驾校培训、停车场以及维修业务等,逐步控制、垄断整个交通运输市场。

行为特征方面,赖重飞及其团伙几乎看不出“传统”黑社会的样子,他们不舞刀弄棒,不打砸抢掠,表面上看就是利用交通执法权,强制要求司机加入行业协会接受管理。但是撕掉“斯文痞子”的面具就可以看到,事实上该团伙是以执法权作为依托,组织社会人员以跟踪、尾随、言语威胁、设卡拦截以及选择性执法、针对性执法等“软暴力”,对过往货运司机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该团伙嚣张到极致时,也屡次使用暴力,打砸不肯入会的车辆。

危害性方面,赖重飞以行业协会的“规章制度”取代国家法律、以私人执法取代行政执法,导致基层权力被架空,大量交通领域干部被他拉拢腐蚀;从交通局机关到交通管理站、综合行政执法局、地方公路站,虚构工程套取经费、乱立名目滥发津补贴、违规接受下属行业协会宴请及外出旅游等违纪违法行为屡见不鲜,一群“硕鼠”肆意妄为,不断蚕食交通运输这块“大奶酪”,对从化区经济社会发展及政治生态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彻 查

民之所怨,利剑所指。为切实回应群众关切,全面瓦解这个“黑色交通帝国”,重构良好营商环境和政治生态,广州市委高度重视,由市纪委监委统筹组织,成立由派驻市公安局纪检监察组、从化区纪委监委、从化区公安分局等单位和部门组成的联合专案组,彻查该区交通领域贪腐案。

该案案情复杂,违纪违法线索涉及多个领域和单位,涉案人员涉嫌罪名交叉复杂,既有监委管辖的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滥用职权类犯罪,也有公安管辖的涉黑犯罪、重大经济犯罪等,仅针对社会人员的取证就达300多人次。专案组充分发挥联合调查优势,克服时间跨度久、涉案人员多、取证难度大等困难,互为补充、有效衔接、同步推进,经过数月的合力攻坚,顺利推进了案件查办。

今年5月,赖重飞由留置转为逮捕,由公安机关继续侦查其涉黑犯罪,目前已由公安机关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上百名涉案人员相继被追究法律责任,另外还有72名相关责任人员拟被问责。

整 顿

尘埃即将落定,教训还须汲取。

“行业案件只是表象,政治生态才是深层。专案组负责同志表示,要通过查办一个案件,整顿一个行业,改善一地的政治生态。

党员干部涉黑,往往是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混杂、政治问题与腐败问题交织,对一地的政治生态危害极大。赖重飞在位期间,整个从化区交通领域呈现系统性、塌方式腐败,有的领导干部对赖重飞涉黑行为视而不见,有的执法人员被“围猎”后,甚至甘当赖重飞的马前卒。而从化区交通局党组已经软弱涣散到毫无“存在感”,2015年赖重飞想在执法局提拔两名干部,居然自己发文、自己任命,上级单位竟毫不知情。

不但除恶务尽,更要标本兼治。广州从查处赖重飞案入手,修复从化交通行政系统被损害的政治生态。广州市交通运输局全面整顿全市交通运输行业不正之风,开展行业治理和严打交通领域侵害群众利益黑恶势力、深挖背后“保护伞”的专项行动,让老百姓感受到全面从严治党带来的实际好处。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ID:zyjwgjjw)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9-10-13 13:27:58 35字 ( 0/9)

学习文章认真思考客观观察“扫”黑除恶:一个“扫”字是决心![福尔摩斯]

2014年5月的某一天,一对夫妇跪在广州市从化区交通执法局的大厅里哭。

“队长,这次能不能少罚些,我们跑车挣钱不容易,外债还没还清……”

中队长有些于心不忍。这两口子借钱买的泥头车,到从化来跑货运,不懂这边的“行规”,被执法局给逮了,面临两万元的重罚。

他给局长赖重飞发了一条短信:赖局长,要不这次就放他们一马?

赖局长很快回复:野鸡车,必须严办。

在广州从化,货车司机们有一句顺口溜:“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重车过从化。”任何重车,只要没给赖局长交过“保护费”,就是所谓的“野鸡车”,开进从化就是掉进屠宰场,一身鸡毛被拔个精光,绝无逃出生天的可能。

下面,我们就来认识一下赖重飞——一名副科级干部,如何一步步成为“黑色交通江湖”的“赖老大”,几乎把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变成了“黑社会”。

发 家

曾经的从化,有一对奇特的“父子”。“儿子”赖重飞是交通执法局局长,“干爹”钟继阳是交通局局长。

赖重飞原本是原从化市交通局普通工作人员,为了“出人头地”过上富贵日子,他通过行贿等方式攀附上顶头上司交通局局长钟继阳,成为钟继阳的“干儿子”,如愿顶上了交通执法局局长的位子。

刚开始,“父子俩”只是合谋敛财。赖重飞当上交通执法局局长后,发现收点好处费不过瘾,只有自己办企业垄断经营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2005年开始,他干脆赤膊上阵,直接策划组建黑社会组织大肆敛财。

“赖老大”出手第一招——逼退国企,垄断客运经营。2005至2008年,赖重飞利用其主管原从化市非自营客车清理工作和客运企业改制工作的职务便利,对原从化市安顺客货运输有限公司“下黑手”。

他出具公函赤裸裸威胁要取消安顺公司的经营资质,煽动司机到市政府静坐,针对性设卡查车处罚。最终,安顺公司顶不住逼迫,以市场价的三分之一,将66个长途运营线路牌照转让给赖重飞姐夫丘家存实际控制的民营企业。

驱赶国企,垄断客运市场这一招,赖重飞赚得盆满钵满,也奠定了他在从化交通行业黑老大的江湖地位。

巅 峰

在货运行业,赖重飞的黑色交通帝国迎来了“巅峰”。

2013年,在赖重飞的谋划组织下,原从化市“货物运输协会”成立,由9家货运公司老板出资,注册资金100万,赖重飞担任会长。这个协会听上去很“官方”,其实和交通局没有任何直接关系。

就是这样一个民间山寨协会,很快就把交通局架空了。

从化所有货车司机都被强迫加入协会,每年交纳数万元会费,接受协会的“规范化管理”。泥头车的国家标准限高为1.2米,载重限49吨;而赖重飞的协会私设了一套改装超载标准,从化地面统一限高1.5米,限重则随时调整。

“今天限重55吨,车头绑毛巾。”司机收到这样一条短信,就知道今天的“上路规矩”了。车头绑毛巾是会员的“身份标识”,也是“免检标志”,有时候是绑丝带或者别的东西。反正只要挂对标识,就能在从化地界上畅行无阻。

协会每次通过短信将“规矩”通知到每位入会司机,而不谙“规矩”的“野鸡车”就倒血霉了,只要开进从化地界,等待他们的就是骚扰、刁难乃至重罚。有位姓毛的司机就是不肯入会,为了躲避“检查”,专挑偏僻的县道走,被盯梢的社会人员发现了,就叫执法局专门在县道上拦截。

为了确保“令行禁止”,社会人员在各个路口蹲点盯梢,私设关卡和地磅,对过往车辆进行“检查”。而司机们并不知道,那些穿着制服的“执法人员”,其实是赖重飞雇佣的小混混。有时候,这些小混混居然还和交通执法局搞“联合执法”。

公交、货运都沦陷了,旅游包车也不能幸免。从化的旅游包车司机们要么与丘家存的公司合作,要么被一脚踹走。有的合规车辆不肯入会,就会受到社会人员的骚扰、拦截甚至打砸,根本没法正常经营。

顺我者昌逆我者罚,这就是赖局长的为官逻辑。

画 像

2015年11月,赖重飞调任从化区吕田镇镇长,利志峰继任从化区交通执法局局长,顺便拾起赖重飞的“衣钵”,继续兴风作浪。2018年,为利志峰充当“保护伞”的从化区民警被查处,利志峰被顺藤摸瓜揪了出来。根据利志峰提供的线索,赖重飞的冰山一角就此揭开。

随着调查深入,多重证据显示,该案绝不仅仅是几个“保护伞”的问题,专案组老猎手们的鼻子,从赖重飞身上嗅出了黑老大的气味。经过研判,提出一个大胆推论: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被赖重飞的地下组织控制,赖重飞可能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据专案组同志介绍,一个组织是否属于黑社会性质,要看它是否同时具备“刑法修正案八”第294条第五款规定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专案组将赖重飞的行为一一对号入座,一个“黑怪兽”的模样逐渐清晰起来……

组织特征方面,即“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赖重飞亲手打造的货物运输协会,有严密的组织架构,人员分为三个层级:首脑赖重飞,负责统领,发号施令,部分交通局公职人员充当骨干;第二层是入股协会的货运公司老板,入会货车都挂靠在这些货运公司名下;第三层是货运公司老板聘请的马仔打手,具体管理入会货车,对“野鸡车”进行跟踪、威胁、打击。赖重飞的堂哥赖志强自己都说,“货运协会就是个收保护费的黑社会。”而货运协会不过是赖重飞黑色交通帝国的一个“堂口”,在公交客运、旅游包车、驾校培训、停车场等领域,都盘踞着他们的势力“堂口”。

经济特征方面,赖重飞的姐夫丘家存,是赖重飞黑色帝国的“钱袋子”、敛财的“白手套”。赖重飞通过丘家存等人操纵从化区货运、危险品运输、旅游包车、三大行业协会、驾校培训、停车场以及维修业务等,逐步控制、垄断整个交通运输市场。

行为特征方面,赖重飞及其团伙几乎看不出“传统”黑社会的样子,他们不舞刀弄棒,不打砸抢掠,表面上看就是利用交通执法权,强制要求司机加入行业协会接受管理。但是撕掉“斯文痞子”的面具就可以看到,事实上该团伙是以执法权作为依托,组织社会人员以跟踪、尾随、言语威胁、设卡拦截以及选择性执法、针对性执法等“软暴力”,对过往货运司机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该团伙嚣张到极致时,也屡次使用暴力,打砸不肯入会的车辆。

危害性方面,赖重飞以行业协会的“规章制度”取代国家法律、以私人执法取代行政执法,导致基层权力被架空,大量交通领域干部被他拉拢腐蚀;从交通局机关到交通管理站、综合行政执法局、地方公路站,虚构工程套取经费、乱立名目滥发津补贴、违规接受下属行业协会宴请及外出旅游等违纪违法行为屡见不鲜,一群“硕鼠”肆意妄为,不断蚕食交通运输这块“大奶酪”,对从化区经济社会发展及政治生态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彻 查

民之所怨,利剑所指。为切实回应群众关切,全面瓦解这个“黑色交通帝国”,重构良好营商环境和政治生态,广州市委高度重视,由市纪委监委统筹组织,成立由派驻市公安局纪检监察组、从化区纪委监委、从化区公安分局等单位和部门组成的联合专案组,彻查该区交通领域贪腐案。

该案案情复杂,违纪违法线索涉及多个领域和单位,涉案人员涉嫌罪名交叉复杂,既有监委管辖的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滥用职权类犯罪,也有公安管辖的涉黑犯罪、重大经济犯罪等,仅针对社会人员的取证就达300多人次。专案组充分发挥联合调查优势,克服时间跨度久、涉案人员多、取证难度大等困难,互为补充、有效衔接、同步推进,经过数月的合力攻坚,顺利推进了案件查办。

今年5月,赖重飞由留置转为逮捕,由公安机关继续侦查其涉黑犯罪,目前已由公安机关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上百名涉案人员相继被追究法律责任,另外还有72名相关责任人员拟被问责。

整 顿

尘埃即将落定,教训还须汲取。

“行业案件只是表象,政治生态才是深层。专案组负责同志表示,要通过查办一个案件,整顿一个行业,改善一地的政治生态。

党员干部涉黑,往往是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混杂、政治问题与腐败问题交织,对一地的政治生态危害极大。赖重飞在位期间,整个从化区交通领域呈现系统性、塌方式腐败,有的领导干部对赖重飞涉黑行为视而不见,有的执法人员被“围猎”后,甚至甘当赖重飞的马前卒。而从化区交通局党组已经软弱涣散到毫无“存在感”,2015年赖重飞想在执法局提拔两名干部,居然自己发文、自己任命,上级单位竟毫不知情。

不但除恶务尽,更要标本兼治。广州从查处赖重飞案入手,修复从化交通行政系统被损害的政治生态。广州市交通运输局全面整顿全市交通运输行业不正之风,开展行业治理和严打交通领域侵害群众利益黑恶势力、深挖背后“保护伞”的专项行动,让老百姓感受到全面从严治党带来的实际好处。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ID:zyjwgjjw)

江武生.blog 发表于  2019-10-13 19:19:10 22字 ( 0/22)

扫黑除黑,釜底抽薪!反腐倡廉,总在路上!

2014年5月的某一天,一对夫妇跪在广州市从化区交通执法局的大厅里哭。

“队长,这次能不能少罚些,我们跑车挣钱不容易,外债还没还清……”

中队长有些于心不忍。这两口子借钱买的泥头车,到从化来跑货运,不懂这边的“行规”,被执法局给逮了,面临两万元的重罚。

他给局长赖重飞发了一条短信:赖局长,要不这次就放他们一马?

赖局长很快回复:野鸡车,必须严办。

在广州从化,货车司机们有一句顺口溜:“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重车过从化。”任何重车,只要没给赖局长交过“保护费”,就是所谓的“野鸡车”,开进从化就是掉进屠宰场,一身鸡毛被拔个精光,绝无逃出生天的可能。

下面,我们就来认识一下赖重飞——一名副科级干部,如何一步步成为“黑色交通江湖”的“赖老大”,几乎把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变成了“黑社会”。

发 家

曾经的从化,有一对奇特的“父子”。“儿子”赖重飞是交通执法局局长,“干爹”钟继阳是交通局局长。

赖重飞原本是原从化市交通局普通工作人员,为了“出人头地”过上富贵日子,他通过行贿等方式攀附上顶头上司交通局局长钟继阳,成为钟继阳的“干儿子”,如愿顶上了交通执法局局长的位子。

刚开始,“父子俩”只是合谋敛财。赖重飞当上交通执法局局长后,发现收点好处费不过瘾,只有自己办企业垄断经营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2005年开始,他干脆赤膊上阵,直接策划组建黑社会组织大肆敛财。

“赖老大”出手第一招——逼退国企,垄断客运经营。2005至2008年,赖重飞利用其主管原从化市非自营客车清理工作和客运企业改制工作的职务便利,对原从化市安顺客货运输有限公司“下黑手”。

他出具公函赤裸裸威胁要取消安顺公司的经营资质,煽动司机到市政府静坐,针对性设卡查车处罚。最终,安顺公司顶不住逼迫,以市场价的三分之一,将66个长途运营线路牌照转让给赖重飞姐夫丘家存实际控制的民营企业。

驱赶国企,垄断客运市场这一招,赖重飞赚得盆满钵满,也奠定了他在从化交通行业黑老大的江湖地位。

巅 峰

在货运行业,赖重飞的黑色交通帝国迎来了“巅峰”。

2013年,在赖重飞的谋划组织下,原从化市“货物运输协会”成立,由9家货运公司老板出资,注册资金100万,赖重飞担任会长。这个协会听上去很“官方”,其实和交通局没有任何直接关系。

就是这样一个民间山寨协会,很快就把交通局架空了。

从化所有货车司机都被强迫加入协会,每年交纳数万元会费,接受协会的“规范化管理”。泥头车的国家标准限高为1.2米,载重限49吨;而赖重飞的协会私设了一套改装超载标准,从化地面统一限高1.5米,限重则随时调整。

“今天限重55吨,车头绑毛巾。”司机收到这样一条短信,就知道今天的“上路规矩”了。车头绑毛巾是会员的“身份标识”,也是“免检标志”,有时候是绑丝带或者别的东西。反正只要挂对标识,就能在从化地界上畅行无阻。

协会每次通过短信将“规矩”通知到每位入会司机,而不谙“规矩”的“野鸡车”就倒血霉了,只要开进从化地界,等待他们的就是骚扰、刁难乃至重罚。有位姓毛的司机就是不肯入会,为了躲避“检查”,专挑偏僻的县道走,被盯梢的社会人员发现了,就叫执法局专门在县道上拦截。

为了确保“令行禁止”,社会人员在各个路口蹲点盯梢,私设关卡和地磅,对过往车辆进行“检查”。而司机们并不知道,那些穿着制服的“执法人员”,其实是赖重飞雇佣的小混混。有时候,这些小混混居然还和交通执法局搞“联合执法”。

公交、货运都沦陷了,旅游包车也不能幸免。从化的旅游包车司机们要么与丘家存的公司合作,要么被一脚踹走。有的合规车辆不肯入会,就会受到社会人员的骚扰、拦截甚至打砸,根本没法正常经营。

顺我者昌逆我者罚,这就是赖局长的为官逻辑。

画 像

2015年11月,赖重飞调任从化区吕田镇镇长,利志峰继任从化区交通执法局局长,顺便拾起赖重飞的“衣钵”,继续兴风作浪。2018年,为利志峰充当“保护伞”的从化区民警被查处,利志峰被顺藤摸瓜揪了出来。根据利志峰提供的线索,赖重飞的冰山一角就此揭开。

随着调查深入,多重证据显示,该案绝不仅仅是几个“保护伞”的问题,专案组老猎手们的鼻子,从赖重飞身上嗅出了黑老大的气味。经过研判,提出一个大胆推论: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被赖重飞的地下组织控制,赖重飞可能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据专案组同志介绍,一个组织是否属于黑社会性质,要看它是否同时具备“刑法修正案八”第294条第五款规定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专案组将赖重飞的行为一一对号入座,一个“黑怪兽”的模样逐渐清晰起来……

组织特征方面,即“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赖重飞亲手打造的货物运输协会,有严密的组织架构,人员分为三个层级:首脑赖重飞,负责统领,发号施令,部分交通局公职人员充当骨干;第二层是入股协会的货运公司老板,入会货车都挂靠在这些货运公司名下;第三层是货运公司老板聘请的马仔打手,具体管理入会货车,对“野鸡车”进行跟踪、威胁、打击。赖重飞的堂哥赖志强自己都说,“货运协会就是个收保护费的黑社会。”而货运协会不过是赖重飞黑色交通帝国的一个“堂口”,在公交客运、旅游包车、驾校培训、停车场等领域,都盘踞着他们的势力“堂口”。

经济特征方面,赖重飞的姐夫丘家存,是赖重飞黑色帝国的“钱袋子”、敛财的“白手套”。赖重飞通过丘家存等人操纵从化区货运、危险品运输、旅游包车、三大行业协会、驾校培训、停车场以及维修业务等,逐步控制、垄断整个交通运输市场。

行为特征方面,赖重飞及其团伙几乎看不出“传统”黑社会的样子,他们不舞刀弄棒,不打砸抢掠,表面上看就是利用交通执法权,强制要求司机加入行业协会接受管理。但是撕掉“斯文痞子”的面具就可以看到,事实上该团伙是以执法权作为依托,组织社会人员以跟踪、尾随、言语威胁、设卡拦截以及选择性执法、针对性执法等“软暴力”,对过往货运司机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该团伙嚣张到极致时,也屡次使用暴力,打砸不肯入会的车辆。

危害性方面,赖重飞以行业协会的“规章制度”取代国家法律、以私人执法取代行政执法,导致基层权力被架空,大量交通领域干部被他拉拢腐蚀;从交通局机关到交通管理站、综合行政执法局、地方公路站,虚构工程套取经费、乱立名目滥发津补贴、违规接受下属行业协会宴请及外出旅游等违纪违法行为屡见不鲜,一群“硕鼠”肆意妄为,不断蚕食交通运输这块“大奶酪”,对从化区经济社会发展及政治生态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彻 查

民之所怨,利剑所指。为切实回应群众关切,全面瓦解这个“黑色交通帝国”,重构良好营商环境和政治生态,广州市委高度重视,由市纪委监委统筹组织,成立由派驻市公安局纪检监察组、从化区纪委监委、从化区公安分局等单位和部门组成的联合专案组,彻查该区交通领域贪腐案。

该案案情复杂,违纪违法线索涉及多个领域和单位,涉案人员涉嫌罪名交叉复杂,既有监委管辖的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滥用职权类犯罪,也有公安管辖的涉黑犯罪、重大经济犯罪等,仅针对社会人员的取证就达300多人次。专案组充分发挥联合调查优势,克服时间跨度久、涉案人员多、取证难度大等困难,互为补充、有效衔接、同步推进,经过数月的合力攻坚,顺利推进了案件查办。

今年5月,赖重飞由留置转为逮捕,由公安机关继续侦查其涉黑犯罪,目前已由公安机关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上百名涉案人员相继被追究法律责任,另外还有72名相关责任人员拟被问责。

整 顿

尘埃即将落定,教训还须汲取。

“行业案件只是表象,政治生态才是深层。专案组负责同志表示,要通过查办一个案件,整顿一个行业,改善一地的政治生态。

党员干部涉黑,往往是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混杂、政治问题与腐败问题交织,对一地的政治生态危害极大。赖重飞在位期间,整个从化区交通领域呈现系统性、塌方式腐败,有的领导干部对赖重飞涉黑行为视而不见,有的执法人员被“围猎”后,甚至甘当赖重飞的马前卒。而从化区交通局党组已经软弱涣散到毫无“存在感”,2015年赖重飞想在执法局提拔两名干部,居然自己发文、自己任命,上级单位竟毫不知情。

不但除恶务尽,更要标本兼治。广州从查处赖重飞案入手,修复从化交通行政系统被损害的政治生态。广州市交通运输局全面整顿全市交通运输行业不正之风,开展行业治理和严打交通领域侵害群众利益黑恶势力、深挖背后“保护伞”的专项行动,让老百姓感受到全面从严治党带来的实际好处。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ID:zyjwgjjw)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9-10-13 23:38:15 56字 ( 0/25)

一个副科级干部哪来的这么大的能耐把当地的交通系统变成“黑社会”,原来赖重飞这个副科级干部靠行贿霸道演变成的---

2014年5月的某一天,一对夫妇跪在广州市从化区交通执法局的大厅里哭。

“队长,这次能不能少罚些,我们跑车挣钱不容易,外债还没还清……”

中队长有些于心不忍。这两口子借钱买的泥头车,到从化来跑货运,不懂这边的“行规”,被执法局给逮了,面临两万元的重罚。

他给局长赖重飞发了一条短信:赖局长,要不这次就放他们一马?

赖局长很快回复:野鸡车,必须严办。

在广州从化,货车司机们有一句顺口溜:“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重车过从化。”任何重车,只要没给赖局长交过“保护费”,就是所谓的“野鸡车”,开进从化就是掉进屠宰场,一身鸡毛被拔个精光,绝无逃出生天的可能。

下面,我们就来认识一下赖重飞——一名副科级干部,如何一步步成为“黑色交通江湖”的“赖老大”,几乎把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变成了“黑社会”。

发 家

曾经的从化,有一对奇特的“父子”。“儿子”赖重飞是交通执法局局长,“干爹”钟继阳是交通局局长。

赖重飞原本是原从化市交通局普通工作人员,为了“出人头地”过上富贵日子,他通过行贿等方式攀附上顶头上司交通局局长钟继阳,成为钟继阳的“干儿子”,如愿顶上了交通执法局局长的位子。

刚开始,“父子俩”只是合谋敛财。赖重飞当上交通执法局局长后,发现收点好处费不过瘾,只有自己办企业垄断经营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2005年开始,他干脆赤膊上阵,直接策划组建黑社会组织大肆敛财。

“赖老大”出手第一招——逼退国企,垄断客运经营。2005至2008年,赖重飞利用其主管原从化市非自营客车清理工作和客运企业改制工作的职务便利,对原从化市安顺客货运输有限公司“下黑手”。

他出具公函赤裸裸威胁要取消安顺公司的经营资质,煽动司机到市政府静坐,针对性设卡查车处罚。最终,安顺公司顶不住逼迫,以市场价的三分之一,将66个长途运营线路牌照转让给赖重飞姐夫丘家存实际控制的民营企业。

驱赶国企,垄断客运市场这一招,赖重飞赚得盆满钵满,也奠定了他在从化交通行业黑老大的江湖地位。

巅 峰

在货运行业,赖重飞的黑色交通帝国迎来了“巅峰”。

2013年,在赖重飞的谋划组织下,原从化市“货物运输协会”成立,由9家货运公司老板出资,注册资金100万,赖重飞担任会长。这个协会听上去很“官方”,其实和交通局没有任何直接关系。

就是这样一个民间山寨协会,很快就把交通局架空了。

从化所有货车司机都被强迫加入协会,每年交纳数万元会费,接受协会的“规范化管理”。泥头车的国家标准限高为1.2米,载重限49吨;而赖重飞的协会私设了一套改装超载标准,从化地面统一限高1.5米,限重则随时调整。

“今天限重55吨,车头绑毛巾。”司机收到这样一条短信,就知道今天的“上路规矩”了。车头绑毛巾是会员的“身份标识”,也是“免检标志”,有时候是绑丝带或者别的东西。反正只要挂对标识,就能在从化地界上畅行无阻。

协会每次通过短信将“规矩”通知到每位入会司机,而不谙“规矩”的“野鸡车”就倒血霉了,只要开进从化地界,等待他们的就是骚扰、刁难乃至重罚。有位姓毛的司机就是不肯入会,为了躲避“检查”,专挑偏僻的县道走,被盯梢的社会人员发现了,就叫执法局专门在县道上拦截。

为了确保“令行禁止”,社会人员在各个路口蹲点盯梢,私设关卡和地磅,对过往车辆进行“检查”。而司机们并不知道,那些穿着制服的“执法人员”,其实是赖重飞雇佣的小混混。有时候,这些小混混居然还和交通执法局搞“联合执法”。

公交、货运都沦陷了,旅游包车也不能幸免。从化的旅游包车司机们要么与丘家存的公司合作,要么被一脚踹走。有的合规车辆不肯入会,就会受到社会人员的骚扰、拦截甚至打砸,根本没法正常经营。

顺我者昌逆我者罚,这就是赖局长的为官逻辑。

画 像

2015年11月,赖重飞调任从化区吕田镇镇长,利志峰继任从化区交通执法局局长,顺便拾起赖重飞的“衣钵”,继续兴风作浪。2018年,为利志峰充当“保护伞”的从化区民警被查处,利志峰被顺藤摸瓜揪了出来。根据利志峰提供的线索,赖重飞的冰山一角就此揭开。

随着调查深入,多重证据显示,该案绝不仅仅是几个“保护伞”的问题,专案组老猎手们的鼻子,从赖重飞身上嗅出了黑老大的气味。经过研判,提出一个大胆推论: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被赖重飞的地下组织控制,赖重飞可能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据专案组同志介绍,一个组织是否属于黑社会性质,要看它是否同时具备“刑法修正案八”第294条第五款规定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专案组将赖重飞的行为一一对号入座,一个“黑怪兽”的模样逐渐清晰起来……

组织特征方面,即“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赖重飞亲手打造的货物运输协会,有严密的组织架构,人员分为三个层级:首脑赖重飞,负责统领,发号施令,部分交通局公职人员充当骨干;第二层是入股协会的货运公司老板,入会货车都挂靠在这些货运公司名下;第三层是货运公司老板聘请的马仔打手,具体管理入会货车,对“野鸡车”进行跟踪、威胁、打击。赖重飞的堂哥赖志强自己都说,“货运协会就是个收保护费的黑社会。”而货运协会不过是赖重飞黑色交通帝国的一个“堂口”,在公交客运、旅游包车、驾校培训、停车场等领域,都盘踞着他们的势力“堂口”。

经济特征方面,赖重飞的姐夫丘家存,是赖重飞黑色帝国的“钱袋子”、敛财的“白手套”。赖重飞通过丘家存等人操纵从化区货运、危险品运输、旅游包车、三大行业协会、驾校培训、停车场以及维修业务等,逐步控制、垄断整个交通运输市场。

行为特征方面,赖重飞及其团伙几乎看不出“传统”黑社会的样子,他们不舞刀弄棒,不打砸抢掠,表面上看就是利用交通执法权,强制要求司机加入行业协会接受管理。但是撕掉“斯文痞子”的面具就可以看到,事实上该团伙是以执法权作为依托,组织社会人员以跟踪、尾随、言语威胁、设卡拦截以及选择性执法、针对性执法等“软暴力”,对过往货运司机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该团伙嚣张到极致时,也屡次使用暴力,打砸不肯入会的车辆。

危害性方面,赖重飞以行业协会的“规章制度”取代国家法律、以私人执法取代行政执法,导致基层权力被架空,大量交通领域干部被他拉拢腐蚀;从交通局机关到交通管理站、综合行政执法局、地方公路站,虚构工程套取经费、乱立名目滥发津补贴、违规接受下属行业协会宴请及外出旅游等违纪违法行为屡见不鲜,一群“硕鼠”肆意妄为,不断蚕食交通运输这块“大奶酪”,对从化区经济社会发展及政治生态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彻 查

民之所怨,利剑所指。为切实回应群众关切,全面瓦解这个“黑色交通帝国”,重构良好营商环境和政治生态,广州市委高度重视,由市纪委监委统筹组织,成立由派驻市公安局纪检监察组、从化区纪委监委、从化区公安分局等单位和部门组成的联合专案组,彻查该区交通领域贪腐案。

该案案情复杂,违纪违法线索涉及多个领域和单位,涉案人员涉嫌罪名交叉复杂,既有监委管辖的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滥用职权类犯罪,也有公安管辖的涉黑犯罪、重大经济犯罪等,仅针对社会人员的取证就达300多人次。专案组充分发挥联合调查优势,克服时间跨度久、涉案人员多、取证难度大等困难,互为补充、有效衔接、同步推进,经过数月的合力攻坚,顺利推进了案件查办。

今年5月,赖重飞由留置转为逮捕,由公安机关继续侦查其涉黑犯罪,目前已由公安机关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上百名涉案人员相继被追究法律责任,另外还有72名相关责任人员拟被问责。

整 顿

尘埃即将落定,教训还须汲取。

“行业案件只是表象,政治生态才是深层。专案组负责同志表示,要通过查办一个案件,整顿一个行业,改善一地的政治生态。

党员干部涉黑,往往是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混杂、政治问题与腐败问题交织,对一地的政治生态危害极大。赖重飞在位期间,整个从化区交通领域呈现系统性、塌方式腐败,有的领导干部对赖重飞涉黑行为视而不见,有的执法人员被“围猎”后,甚至甘当赖重飞的马前卒。而从化区交通局党组已经软弱涣散到毫无“存在感”,2015年赖重飞想在执法局提拔两名干部,居然自己发文、自己任命,上级单位竟毫不知情。

不但除恶务尽,更要标本兼治。广州从查处赖重飞案入手,修复从化交通行政系统被损害的政治生态。广州市交通运输局全面整顿全市交通运输行业不正之风,开展行业治理和严打交通领域侵害群众利益黑恶势力、深挖背后“保护伞”的专项行动,让老百姓感受到全面从严治党带来的实际好处。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ID:zyjwgjjw)

MarcossZERO 发表于  2019-10-14 16:13:46 391字 ( 0/11)

一看标题,就让人想到了反腐工作中的“苍蝇”问题,虽然近几年来,我们时常听闻某某省领导被审查,某某部领导被双规,我们的反腐工作进行的轰轰烈烈,也取得了巨大的成效,

2014年5月的某一天,一对夫妇跪在广州市从化区交通执法局的大厅里哭。

“队长,这次能不能少罚些,我们跑车挣钱不容易,外债还没还清……”

中队长有些于心不忍。这两口子借钱买的泥头车,到从化来跑货运,不懂这边的“行规”,被执法局给逮了,面临两万元的重罚。

他给局长赖重飞发了一条短信:赖局长,要不这次就放他们一马?

赖局长很快回复:野鸡车,必须严办。

在广州从化,货车司机们有一句顺口溜:“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重车过从化。”任何重车,只要没给赖局长交过“保护费”,就是所谓的“野鸡车”,开进从化就是掉进屠宰场,一身鸡毛被拔个精光,绝无逃出生天的可能。

下面,我们就来认识一下赖重飞——一名副科级干部,如何一步步成为“黑色交通江湖”的“赖老大”,几乎把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变成了“黑社会”。

发 家

曾经的从化,有一对奇特的“父子”。“儿子”赖重飞是交通执法局局长,“干爹”钟继阳是交通局局长。

赖重飞原本是原从化市交通局普通工作人员,为了“出人头地”过上富贵日子,他通过行贿等方式攀附上顶头上司交通局局长钟继阳,成为钟继阳的“干儿子”,如愿顶上了交通执法局局长的位子。

刚开始,“父子俩”只是合谋敛财。赖重飞当上交通执法局局长后,发现收点好处费不过瘾,只有自己办企业垄断经营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2005年开始,他干脆赤膊上阵,直接策划组建黑社会组织大肆敛财。

“赖老大”出手第一招——逼退国企,垄断客运经营。2005至2008年,赖重飞利用其主管原从化市非自营客车清理工作和客运企业改制工作的职务便利,对原从化市安顺客货运输有限公司“下黑手”。

他出具公函赤裸裸威胁要取消安顺公司的经营资质,煽动司机到市政府静坐,针对性设卡查车处罚。最终,安顺公司顶不住逼迫,以市场价的三分之一,将66个长途运营线路牌照转让给赖重飞姐夫丘家存实际控制的民营企业。

驱赶国企,垄断客运市场这一招,赖重飞赚得盆满钵满,也奠定了他在从化交通行业黑老大的江湖地位。

巅 峰

在货运行业,赖重飞的黑色交通帝国迎来了“巅峰”。

2013年,在赖重飞的谋划组织下,原从化市“货物运输协会”成立,由9家货运公司老板出资,注册资金100万,赖重飞担任会长。这个协会听上去很“官方”,其实和交通局没有任何直接关系。

就是这样一个民间山寨协会,很快就把交通局架空了。

从化所有货车司机都被强迫加入协会,每年交纳数万元会费,接受协会的“规范化管理”。泥头车的国家标准限高为1.2米,载重限49吨;而赖重飞的协会私设了一套改装超载标准,从化地面统一限高1.5米,限重则随时调整。

“今天限重55吨,车头绑毛巾。”司机收到这样一条短信,就知道今天的“上路规矩”了。车头绑毛巾是会员的“身份标识”,也是“免检标志”,有时候是绑丝带或者别的东西。反正只要挂对标识,就能在从化地界上畅行无阻。

协会每次通过短信将“规矩”通知到每位入会司机,而不谙“规矩”的“野鸡车”就倒血霉了,只要开进从化地界,等待他们的就是骚扰、刁难乃至重罚。有位姓毛的司机就是不肯入会,为了躲避“检查”,专挑偏僻的县道走,被盯梢的社会人员发现了,就叫执法局专门在县道上拦截。

为了确保“令行禁止”,社会人员在各个路口蹲点盯梢,私设关卡和地磅,对过往车辆进行“检查”。而司机们并不知道,那些穿着制服的“执法人员”,其实是赖重飞雇佣的小混混。有时候,这些小混混居然还和交通执法局搞“联合执法”。

公交、货运都沦陷了,旅游包车也不能幸免。从化的旅游包车司机们要么与丘家存的公司合作,要么被一脚踹走。有的合规车辆不肯入会,就会受到社会人员的骚扰、拦截甚至打砸,根本没法正常经营。

顺我者昌逆我者罚,这就是赖局长的为官逻辑。

画 像

2015年11月,赖重飞调任从化区吕田镇镇长,利志峰继任从化区交通执法局局长,顺便拾起赖重飞的“衣钵”,继续兴风作浪。2018年,为利志峰充当“保护伞”的从化区民警被查处,利志峰被顺藤摸瓜揪了出来。根据利志峰提供的线索,赖重飞的冰山一角就此揭开。

随着调查深入,多重证据显示,该案绝不仅仅是几个“保护伞”的问题,专案组老猎手们的鼻子,从赖重飞身上嗅出了黑老大的气味。经过研判,提出一个大胆推论: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被赖重飞的地下组织控制,赖重飞可能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据专案组同志介绍,一个组织是否属于黑社会性质,要看它是否同时具备“刑法修正案八”第294条第五款规定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专案组将赖重飞的行为一一对号入座,一个“黑怪兽”的模样逐渐清晰起来……

组织特征方面,即“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赖重飞亲手打造的货物运输协会,有严密的组织架构,人员分为三个层级:首脑赖重飞,负责统领,发号施令,部分交通局公职人员充当骨干;第二层是入股协会的货运公司老板,入会货车都挂靠在这些货运公司名下;第三层是货运公司老板聘请的马仔打手,具体管理入会货车,对“野鸡车”进行跟踪、威胁、打击。赖重飞的堂哥赖志强自己都说,“货运协会就是个收保护费的黑社会。”而货运协会不过是赖重飞黑色交通帝国的一个“堂口”,在公交客运、旅游包车、驾校培训、停车场等领域,都盘踞着他们的势力“堂口”。

经济特征方面,赖重飞的姐夫丘家存,是赖重飞黑色帝国的“钱袋子”、敛财的“白手套”。赖重飞通过丘家存等人操纵从化区货运、危险品运输、旅游包车、三大行业协会、驾校培训、停车场以及维修业务等,逐步控制、垄断整个交通运输市场。

行为特征方面,赖重飞及其团伙几乎看不出“传统”黑社会的样子,他们不舞刀弄棒,不打砸抢掠,表面上看就是利用交通执法权,强制要求司机加入行业协会接受管理。但是撕掉“斯文痞子”的面具就可以看到,事实上该团伙是以执法权作为依托,组织社会人员以跟踪、尾随、言语威胁、设卡拦截以及选择性执法、针对性执法等“软暴力”,对过往货运司机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该团伙嚣张到极致时,也屡次使用暴力,打砸不肯入会的车辆。

危害性方面,赖重飞以行业协会的“规章制度”取代国家法律、以私人执法取代行政执法,导致基层权力被架空,大量交通领域干部被他拉拢腐蚀;从交通局机关到交通管理站、综合行政执法局、地方公路站,虚构工程套取经费、乱立名目滥发津补贴、违规接受下属行业协会宴请及外出旅游等违纪违法行为屡见不鲜,一群“硕鼠”肆意妄为,不断蚕食交通运输这块“大奶酪”,对从化区经济社会发展及政治生态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彻 查

民之所怨,利剑所指。为切实回应群众关切,全面瓦解这个“黑色交通帝国”,重构良好营商环境和政治生态,广州市委高度重视,由市纪委监委统筹组织,成立由派驻市公安局纪检监察组、从化区纪委监委、从化区公安分局等单位和部门组成的联合专案组,彻查该区交通领域贪腐案。

该案案情复杂,违纪违法线索涉及多个领域和单位,涉案人员涉嫌罪名交叉复杂,既有监委管辖的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滥用职权类犯罪,也有公安管辖的涉黑犯罪、重大经济犯罪等,仅针对社会人员的取证就达300多人次。专案组充分发挥联合调查优势,克服时间跨度久、涉案人员多、取证难度大等困难,互为补充、有效衔接、同步推进,经过数月的合力攻坚,顺利推进了案件查办。

今年5月,赖重飞由留置转为逮捕,由公安机关继续侦查其涉黑犯罪,目前已由公安机关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上百名涉案人员相继被追究法律责任,另外还有72名相关责任人员拟被问责。

整 顿

尘埃即将落定,教训还须汲取。

“行业案件只是表象,政治生态才是深层。专案组负责同志表示,要通过查办一个案件,整顿一个行业,改善一地的政治生态。

党员干部涉黑,往往是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混杂、政治问题与腐败问题交织,对一地的政治生态危害极大。赖重飞在位期间,整个从化区交通领域呈现系统性、塌方式腐败,有的领导干部对赖重飞涉黑行为视而不见,有的执法人员被“围猎”后,甚至甘当赖重飞的马前卒。而从化区交通局党组已经软弱涣散到毫无“存在感”,2015年赖重飞想在执法局提拔两名干部,居然自己发文、自己任命,上级单位竟毫不知情。

不但除恶务尽,更要标本兼治。广州从查处赖重飞案入手,修复从化交通行政系统被损害的政治生态。广州市交通运输局全面整顿全市交通运输行业不正之风,开展行业治理和严打交通领域侵害群众利益黑恶势力、深挖背后“保护伞”的专项行动,让老百姓感受到全面从严治党带来的实际好处。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ID:zyjwgjjw)

mettor明翰安检设备 发表于  2019-11-20 17:07:47 4字 ( 0/3)

[微笑]

2014年5月的某一天,一对夫妇跪在广州市从化区交通执法局的大厅里哭。

“队长,这次能不能少罚些,我们跑车挣钱不容易,外债还没还清……”

中队长有些于心不忍。这两口子借钱买的泥头车,到从化来跑货运,不懂这边的“行规”,被执法局给逮了,面临两万元的重罚。

他给局长赖重飞发了一条短信:赖局长,要不这次就放他们一马?

赖局长很快回复:野鸡车,必须严办。

在广州从化,货车司机们有一句顺口溜:“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重车过从化。”任何重车,只要没给赖局长交过“保护费”,就是所谓的“野鸡车”,开进从化就是掉进屠宰场,一身鸡毛被拔个精光,绝无逃出生天的可能。

下面,我们就来认识一下赖重飞——一名副科级干部,如何一步步成为“黑色交通江湖”的“赖老大”,几乎把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变成了“黑社会”。

发 家

曾经的从化,有一对奇特的“父子”。“儿子”赖重飞是交通执法局局长,“干爹”钟继阳是交通局局长。

赖重飞原本是原从化市交通局普通工作人员,为了“出人头地”过上富贵日子,他通过行贿等方式攀附上顶头上司交通局局长钟继阳,成为钟继阳的“干儿子”,如愿顶上了交通执法局局长的位子。

刚开始,“父子俩”只是合谋敛财。赖重飞当上交通执法局局长后,发现收点好处费不过瘾,只有自己办企业垄断经营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2005年开始,他干脆赤膊上阵,直接策划组建黑社会组织大肆敛财。

“赖老大”出手第一招——逼退国企,垄断客运经营。2005至2008年,赖重飞利用其主管原从化市非自营客车清理工作和客运企业改制工作的职务便利,对原从化市安顺客货运输有限公司“下黑手”。

他出具公函赤裸裸威胁要取消安顺公司的经营资质,煽动司机到市政府静坐,针对性设卡查车处罚。最终,安顺公司顶不住逼迫,以市场价的三分之一,将66个长途运营线路牌照转让给赖重飞姐夫丘家存实际控制的民营企业。

驱赶国企,垄断客运市场这一招,赖重飞赚得盆满钵满,也奠定了他在从化交通行业黑老大的江湖地位。

巅 峰

在货运行业,赖重飞的黑色交通帝国迎来了“巅峰”。

2013年,在赖重飞的谋划组织下,原从化市“货物运输协会”成立,由9家货运公司老板出资,注册资金100万,赖重飞担任会长。这个协会听上去很“官方”,其实和交通局没有任何直接关系。

就是这样一个民间山寨协会,很快就把交通局架空了。

从化所有货车司机都被强迫加入协会,每年交纳数万元会费,接受协会的“规范化管理”。泥头车的国家标准限高为1.2米,载重限49吨;而赖重飞的协会私设了一套改装超载标准,从化地面统一限高1.5米,限重则随时调整。

“今天限重55吨,车头绑毛巾。”司机收到这样一条短信,就知道今天的“上路规矩”了。车头绑毛巾是会员的“身份标识”,也是“免检标志”,有时候是绑丝带或者别的东西。反正只要挂对标识,就能在从化地界上畅行无阻。

协会每次通过短信将“规矩”通知到每位入会司机,而不谙“规矩”的“野鸡车”就倒血霉了,只要开进从化地界,等待他们的就是骚扰、刁难乃至重罚。有位姓毛的司机就是不肯入会,为了躲避“检查”,专挑偏僻的县道走,被盯梢的社会人员发现了,就叫执法局专门在县道上拦截。

为了确保“令行禁止”,社会人员在各个路口蹲点盯梢,私设关卡和地磅,对过往车辆进行“检查”。而司机们并不知道,那些穿着制服的“执法人员”,其实是赖重飞雇佣的小混混。有时候,这些小混混居然还和交通执法局搞“联合执法”。

公交、货运都沦陷了,旅游包车也不能幸免。从化的旅游包车司机们要么与丘家存的公司合作,要么被一脚踹走。有的合规车辆不肯入会,就会受到社会人员的骚扰、拦截甚至打砸,根本没法正常经营。

顺我者昌逆我者罚,这就是赖局长的为官逻辑。

画 像

2015年11月,赖重飞调任从化区吕田镇镇长,利志峰继任从化区交通执法局局长,顺便拾起赖重飞的“衣钵”,继续兴风作浪。2018年,为利志峰充当“保护伞”的从化区民警被查处,利志峰被顺藤摸瓜揪了出来。根据利志峰提供的线索,赖重飞的冰山一角就此揭开。

随着调查深入,多重证据显示,该案绝不仅仅是几个“保护伞”的问题,专案组老猎手们的鼻子,从赖重飞身上嗅出了黑老大的气味。经过研判,提出一个大胆推论: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被赖重飞的地下组织控制,赖重飞可能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据专案组同志介绍,一个组织是否属于黑社会性质,要看它是否同时具备“刑法修正案八”第294条第五款规定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专案组将赖重飞的行为一一对号入座,一个“黑怪兽”的模样逐渐清晰起来……

组织特征方面,即“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赖重飞亲手打造的货物运输协会,有严密的组织架构,人员分为三个层级:首脑赖重飞,负责统领,发号施令,部分交通局公职人员充当骨干;第二层是入股协会的货运公司老板,入会货车都挂靠在这些货运公司名下;第三层是货运公司老板聘请的马仔打手,具体管理入会货车,对“野鸡车”进行跟踪、威胁、打击。赖重飞的堂哥赖志强自己都说,“货运协会就是个收保护费的黑社会。”而货运协会不过是赖重飞黑色交通帝国的一个“堂口”,在公交客运、旅游包车、驾校培训、停车场等领域,都盘踞着他们的势力“堂口”。

经济特征方面,赖重飞的姐夫丘家存,是赖重飞黑色帝国的“钱袋子”、敛财的“白手套”。赖重飞通过丘家存等人操纵从化区货运、危险品运输、旅游包车、三大行业协会、驾校培训、停车场以及维修业务等,逐步控制、垄断整个交通运输市场。

行为特征方面,赖重飞及其团伙几乎看不出“传统”黑社会的样子,他们不舞刀弄棒,不打砸抢掠,表面上看就是利用交通执法权,强制要求司机加入行业协会接受管理。但是撕掉“斯文痞子”的面具就可以看到,事实上该团伙是以执法权作为依托,组织社会人员以跟踪、尾随、言语威胁、设卡拦截以及选择性执法、针对性执法等“软暴力”,对过往货运司机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该团伙嚣张到极致时,也屡次使用暴力,打砸不肯入会的车辆。

危害性方面,赖重飞以行业协会的“规章制度”取代国家法律、以私人执法取代行政执法,导致基层权力被架空,大量交通领域干部被他拉拢腐蚀;从交通局机关到交通管理站、综合行政执法局、地方公路站,虚构工程套取经费、乱立名目滥发津补贴、违规接受下属行业协会宴请及外出旅游等违纪违法行为屡见不鲜,一群“硕鼠”肆意妄为,不断蚕食交通运输这块“大奶酪”,对从化区经济社会发展及政治生态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彻 查

民之所怨,利剑所指。为切实回应群众关切,全面瓦解这个“黑色交通帝国”,重构良好营商环境和政治生态,广州市委高度重视,由市纪委监委统筹组织,成立由派驻市公安局纪检监察组、从化区纪委监委、从化区公安分局等单位和部门组成的联合专案组,彻查该区交通领域贪腐案。

该案案情复杂,违纪违法线索涉及多个领域和单位,涉案人员涉嫌罪名交叉复杂,既有监委管辖的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滥用职权类犯罪,也有公安管辖的涉黑犯罪、重大经济犯罪等,仅针对社会人员的取证就达300多人次。专案组充分发挥联合调查优势,克服时间跨度久、涉案人员多、取证难度大等困难,互为补充、有效衔接、同步推进,经过数月的合力攻坚,顺利推进了案件查办。

今年5月,赖重飞由留置转为逮捕,由公安机关继续侦查其涉黑犯罪,目前已由公安机关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上百名涉案人员相继被追究法律责任,另外还有72名相关责任人员拟被问责。

整 顿

尘埃即将落定,教训还须汲取。

“行业案件只是表象,政治生态才是深层。专案组负责同志表示,要通过查办一个案件,整顿一个行业,改善一地的政治生态。

党员干部涉黑,往往是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混杂、政治问题与腐败问题交织,对一地的政治生态危害极大。赖重飞在位期间,整个从化区交通领域呈现系统性、塌方式腐败,有的领导干部对赖重飞涉黑行为视而不见,有的执法人员被“围猎”后,甚至甘当赖重飞的马前卒。而从化区交通局党组已经软弱涣散到毫无“存在感”,2015年赖重飞想在执法局提拔两名干部,居然自己发文、自己任命,上级单位竟毫不知情。

不但除恶务尽,更要标本兼治。广州从查处赖重飞案入手,修复从化交通行政系统被损害的政治生态。广州市交通运输局全面整顿全市交通运输行业不正之风,开展行业治理和严打交通领域侵害群众利益黑恶势力、深挖背后“保护伞”的专项行动,让老百姓感受到全面从严治党带来的实际好处。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ID:zyjwgjjw)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