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公几 发表于  2019-10-09 09:23:42 19字 ( 0/23)

有这样的战士,才有共和国的今天和明天。

通麦特大桥,位于西藏林芝市波密县通麦镇,跨越易贡藏布江,是川藏公路的“咽喉工程”。通麦特大桥为单塔单跨钢桁架悬索桥,桥长256米,宽12米,门式索塔,主塔高59.5米,其结构形式在全国罕见。始建于2012年9月,2015年12月正式通车。桥区平均海拔2000余米,施工技术含量高、施工难度和工期压力极大。建成后的大桥能抵抗8级地震以及100年难遇的强风和洪流。

2016年4月,曾经的“通麦天险”——川藏公路通麦段整治改建工程全面完工,正式通车。102隧道、飞石崖隧道、小老虎嘴隧道、帕隆1号隧道、帕隆2号隧道和通麦特大桥、迫龙特大桥“五隧两桥”穿山跨河,取代了原有危险难行路段,成为川藏公路新的地标性景观。

提起西藏,你会想到什么?

布达拉宫、珠穆朗玛、雅鲁藏布江、

纳木错、林芝等等,令人心驰神往;

雪山、湖泊、森林、冰川……

处处绝美画卷与极限挑战并存,

因此,“这辈子必去一次西藏”,

成为不少人认定的人生升华之举。

而这一切,

在“通麦天险”面前黯然沉寂。

“通麦”,

这个曾经令所有跑川藏线的司机

心中一颤的名字。

从西藏波密县102道班到排龙乡20多公里,

是川藏线上公认最为凶险的“死亡路段”,

甚至有“通麦坟场”之称。

海拔仅有1800米的通麦,

降水极其丰富,山体土质疏松,

号称“亚洲第二大泥石流群”

一旦遇到风雨或者冰雪融化,

极易发生高山落石、泥石流和塌方,

一年各种地质灾害累积300多次,

被戏称为“世界公路病害的百科全书”

这一段的318国道原本又极其狭窄难以躲避,

因此常有人说:

“没走过通麦,就不知道川藏线的难。”

泥泞陡峭的盘山土路仅容一车通行,

两侧只有不到半米距离,

一边是不时落石的峭壁,

一边是百米悬崖。

即便在连续晴朗的日子里,

这里的路面仍显得泥泞不堪。

大于90度的弯道随处可见,

且上下起伏巨大。

△昔日的“通麦天险”

△川藏线汽车兵在行进

“跑这个路段,

十有八九会遇到交通事故。

不少司机每次开车到此,

都要先抽一根烟,让心平复一下。

有司机曾眼睁睁地看着

一辆从昌都过来的汽车翻入深谷,

车上20多人全部遇难。

你可能不知道——

那时川藏线汽车兵所在的营区

还有一座望夫桥:

军嫂们常常站在桥上

等待出任务的丈夫归来。

当看到车队里的丈夫时,

她们悬着的心才会放下来。

如果一直没有等到丈夫归来,

她们流下的泪让人心疼。

因为这时她们已经知道,

路上肯定出了什么故障或意外。

通麦段上“川藏运输线上十英雄”纪念碑,

就印刻了“通麦天险”的无情。

51年前为了将战备物资及时运到战友手中,

李显文、杨星春、程德凤、陈洪光等

10位英雄烈士不幸遭遇大山崩,

牺牲时,年龄最大的33岁,最小的仅22岁。

60多年来,

川藏兵站部先后有661名官兵

长眠于“生死线”上……

如今,汹涌的易贡藏布江上三座桥并排

悬索吊桥、汽车保通便桥、

通麦特大桥

△三座跨江大桥 见证“通麦天险”的巨变

2000年4月9日,波密县易贡乡

发生世界罕见的巨型山体崩滑,

原有的通麦水泥桥被冲毁后,

5月,建设者力排万难建起了悬索吊桥,

为修汽车保通便桥运送材料。

中间的汽车保通便桥建成于2000年12月,

承重仅有20吨,每次只能通过一辆车,

2015年底通车的通麦特大桥

承重量达到400吨。

图/视觉中国

通麦特大桥,256米;

迫龙沟特大桥,743米;

102隧道、飞石崖隧道、小老虎嘴隧道、

帕隆1号隧道、帕隆2号隧道五条隧道,

累计全长6180米;总投资近15亿元,

2012年底开工,2016年4月正式通车,

以“五隧两桥”为主的

川藏公路通麦段整治改建工程,

让“通麦天险”正式成为了“历史名词”。

这段路过去平均通行时间需2小时,

如今只要20分钟。

川藏公路西藏境内举世闻名的

通麦“卡脖子”路段成为历史,

通麦天险从“险”到“通”!

云蒸霞蔚下,

曾经的惊魂经历不复,

行经者多了一份品味风光的安然↓↓

摄影/汤志涛

“山崩地裂无所惧,越是艰险越向前”。

谨以此,

向川藏线上的建设者和坚守者致敬!

有他们,

我们今日才得以安享西藏之美。

他们的每一次俯身,

也是对祖国最深情的告白。

luckyting 发表于  2019-10-09 10:42:14 333字 ( 0/21)

幸福生活靠奋斗通麦特大桥,256米;迫龙沟特大桥,743米;102隧道、飞石崖隧道、小老虎嘴隧道、帕隆1号隧道、帕隆2号隧道五条隧道,累计全长6180米;总

通麦特大桥,位于西藏林芝市波密县通麦镇,跨越易贡藏布江,是川藏公路的“咽喉工程”。通麦特大桥为单塔单跨钢桁架悬索桥,桥长256米,宽12米,门式索塔,主塔高59.5米,其结构形式在全国罕见。始建于2012年9月,2015年12月正式通车。桥区平均海拔2000余米,施工技术含量高、施工难度和工期压力极大。建成后的大桥能抵抗8级地震以及100年难遇的强风和洪流。

2016年4月,曾经的“通麦天险”——川藏公路通麦段整治改建工程全面完工,正式通车。102隧道、飞石崖隧道、小老虎嘴隧道、帕隆1号隧道、帕隆2号隧道和通麦特大桥、迫龙特大桥“五隧两桥”穿山跨河,取代了原有危险难行路段,成为川藏公路新的地标性景观。

提起西藏,你会想到什么?

布达拉宫、珠穆朗玛、雅鲁藏布江、

纳木错、林芝等等,令人心驰神往;

雪山、湖泊、森林、冰川……

处处绝美画卷与极限挑战并存,

因此,“这辈子必去一次西藏”,

成为不少人认定的人生升华之举。

而这一切,

在“通麦天险”面前黯然沉寂。

“通麦”,

这个曾经令所有跑川藏线的司机

心中一颤的名字。

从西藏波密县102道班到排龙乡20多公里,

是川藏线上公认最为凶险的“死亡路段”,

甚至有“通麦坟场”之称。

海拔仅有1800米的通麦,

降水极其丰富,山体土质疏松,

号称“亚洲第二大泥石流群”

一旦遇到风雨或者冰雪融化,

极易发生高山落石、泥石流和塌方,

一年各种地质灾害累积300多次,

被戏称为“世界公路病害的百科全书”

这一段的318国道原本又极其狭窄难以躲避,

因此常有人说:

“没走过通麦,就不知道川藏线的难。”

泥泞陡峭的盘山土路仅容一车通行,

两侧只有不到半米距离,

一边是不时落石的峭壁,

一边是百米悬崖。

即便在连续晴朗的日子里,

这里的路面仍显得泥泞不堪。

大于90度的弯道随处可见,

且上下起伏巨大。

△昔日的“通麦天险”

△川藏线汽车兵在行进

“跑这个路段,

十有八九会遇到交通事故。

不少司机每次开车到此,

都要先抽一根烟,让心平复一下。

有司机曾眼睁睁地看着

一辆从昌都过来的汽车翻入深谷,

车上20多人全部遇难。

你可能不知道——

那时川藏线汽车兵所在的营区

还有一座望夫桥:

军嫂们常常站在桥上

等待出任务的丈夫归来。

当看到车队里的丈夫时,

她们悬着的心才会放下来。

如果一直没有等到丈夫归来,

她们流下的泪让人心疼。

因为这时她们已经知道,

路上肯定出了什么故障或意外。

通麦段上“川藏运输线上十英雄”纪念碑,

就印刻了“通麦天险”的无情。

51年前为了将战备物资及时运到战友手中,

李显文、杨星春、程德凤、陈洪光等

10位英雄烈士不幸遭遇大山崩,

牺牲时,年龄最大的33岁,最小的仅22岁。

60多年来,

川藏兵站部先后有661名官兵

长眠于“生死线”上……

如今,汹涌的易贡藏布江上三座桥并排

悬索吊桥、汽车保通便桥、

通麦特大桥

△三座跨江大桥 见证“通麦天险”的巨变

2000年4月9日,波密县易贡乡

发生世界罕见的巨型山体崩滑,

原有的通麦水泥桥被冲毁后,

5月,建设者力排万难建起了悬索吊桥,

为修汽车保通便桥运送材料。

中间的汽车保通便桥建成于2000年12月,

承重仅有20吨,每次只能通过一辆车,

2015年底通车的通麦特大桥

承重量达到400吨。

图/视觉中国

通麦特大桥,256米;

迫龙沟特大桥,743米;

102隧道、飞石崖隧道、小老虎嘴隧道、

帕隆1号隧道、帕隆2号隧道五条隧道,

累计全长6180米;总投资近15亿元,

2012年底开工,2016年4月正式通车,

以“五隧两桥”为主的

川藏公路通麦段整治改建工程,

让“通麦天险”正式成为了“历史名词”。

这段路过去平均通行时间需2小时,

如今只要20分钟。

川藏公路西藏境内举世闻名的

通麦“卡脖子”路段成为历史,

通麦天险从“险”到“通”!

云蒸霞蔚下,

曾经的惊魂经历不复,

行经者多了一份品味风光的安然↓↓

摄影/汤志涛

“山崩地裂无所惧,越是艰险越向前”。

谨以此,

向川藏线上的建设者和坚守者致敬!

有他们,

我们今日才得以安享西藏之美。

他们的每一次俯身,

也是对祖国最深情的告白。

na那月 发表于  2019-10-09 14:14:34 41字 ( 0/10)

由于通麦特大桥、迫龙沟特大桥及四条隧道的开通,通麦天险不再是坟墓,真是天堑变通途了

通麦特大桥,位于西藏林芝市波密县通麦镇,跨越易贡藏布江,是川藏公路的“咽喉工程”。通麦特大桥为单塔单跨钢桁架悬索桥,桥长256米,宽12米,门式索塔,主塔高59.5米,其结构形式在全国罕见。始建于2012年9月,2015年12月正式通车。桥区平均海拔2000余米,施工技术含量高、施工难度和工期压力极大。建成后的大桥能抵抗8级地震以及100年难遇的强风和洪流。

2016年4月,曾经的“通麦天险”——川藏公路通麦段整治改建工程全面完工,正式通车。102隧道、飞石崖隧道、小老虎嘴隧道、帕隆1号隧道、帕隆2号隧道和通麦特大桥、迫龙特大桥“五隧两桥”穿山跨河,取代了原有危险难行路段,成为川藏公路新的地标性景观。

提起西藏,你会想到什么?

布达拉宫、珠穆朗玛、雅鲁藏布江、

纳木错、林芝等等,令人心驰神往;

雪山、湖泊、森林、冰川……

处处绝美画卷与极限挑战并存,

因此,“这辈子必去一次西藏”,

成为不少人认定的人生升华之举。

而这一切,

在“通麦天险”面前黯然沉寂。

“通麦”,

这个曾经令所有跑川藏线的司机

心中一颤的名字。

从西藏波密县102道班到排龙乡20多公里,

是川藏线上公认最为凶险的“死亡路段”,

甚至有“通麦坟场”之称。

海拔仅有1800米的通麦,

降水极其丰富,山体土质疏松,

号称“亚洲第二大泥石流群”

一旦遇到风雨或者冰雪融化,

极易发生高山落石、泥石流和塌方,

一年各种地质灾害累积300多次,

被戏称为“世界公路病害的百科全书”

这一段的318国道原本又极其狭窄难以躲避,

因此常有人说:

“没走过通麦,就不知道川藏线的难。”

泥泞陡峭的盘山土路仅容一车通行,

两侧只有不到半米距离,

一边是不时落石的峭壁,

一边是百米悬崖。

即便在连续晴朗的日子里,

这里的路面仍显得泥泞不堪。

大于90度的弯道随处可见,

且上下起伏巨大。

△昔日的“通麦天险”

△川藏线汽车兵在行进

“跑这个路段,

十有八九会遇到交通事故。

不少司机每次开车到此,

都要先抽一根烟,让心平复一下。

有司机曾眼睁睁地看着

一辆从昌都过来的汽车翻入深谷,

车上20多人全部遇难。

你可能不知道——

那时川藏线汽车兵所在的营区

还有一座望夫桥:

军嫂们常常站在桥上

等待出任务的丈夫归来。

当看到车队里的丈夫时,

她们悬着的心才会放下来。

如果一直没有等到丈夫归来,

她们流下的泪让人心疼。

因为这时她们已经知道,

路上肯定出了什么故障或意外。

通麦段上“川藏运输线上十英雄”纪念碑,

就印刻了“通麦天险”的无情。

51年前为了将战备物资及时运到战友手中,

李显文、杨星春、程德凤、陈洪光等

10位英雄烈士不幸遭遇大山崩,

牺牲时,年龄最大的33岁,最小的仅22岁。

60多年来,

川藏兵站部先后有661名官兵

长眠于“生死线”上……

如今,汹涌的易贡藏布江上三座桥并排

悬索吊桥、汽车保通便桥、

通麦特大桥

△三座跨江大桥 见证“通麦天险”的巨变

2000年4月9日,波密县易贡乡

发生世界罕见的巨型山体崩滑,

原有的通麦水泥桥被冲毁后,

5月,建设者力排万难建起了悬索吊桥,

为修汽车保通便桥运送材料。

中间的汽车保通便桥建成于2000年12月,

承重仅有20吨,每次只能通过一辆车,

2015年底通车的通麦特大桥

承重量达到400吨。

图/视觉中国

通麦特大桥,256米;

迫龙沟特大桥,743米;

102隧道、飞石崖隧道、小老虎嘴隧道、

帕隆1号隧道、帕隆2号隧道五条隧道,

累计全长6180米;总投资近15亿元,

2012年底开工,2016年4月正式通车,

以“五隧两桥”为主的

川藏公路通麦段整治改建工程,

让“通麦天险”正式成为了“历史名词”。

这段路过去平均通行时间需2小时,

如今只要20分钟。

川藏公路西藏境内举世闻名的

通麦“卡脖子”路段成为历史,

通麦天险从“险”到“通”!

云蒸霞蔚下,

曾经的惊魂经历不复,

行经者多了一份品味风光的安然↓↓

摄影/汤志涛

“山崩地裂无所惧,越是艰险越向前”。

谨以此,

向川藏线上的建设者和坚守者致敬!

有他们,

我们今日才得以安享西藏之美。

他们的每一次俯身,

也是对祖国最深情的告白。

老张头+6 发表于  2019-10-09 15:24:20 31字 ( 0/36)

[酷] 有这样的英勇的战士和建设者,才会有共和国的今天和明天。

通麦特大桥,位于西藏林芝市波密县通麦镇,跨越易贡藏布江,是川藏公路的“咽喉工程”。通麦特大桥为单塔单跨钢桁架悬索桥,桥长256米,宽12米,门式索塔,主塔高59.5米,其结构形式在全国罕见。始建于2012年9月,2015年12月正式通车。桥区平均海拔2000余米,施工技术含量高、施工难度和工期压力极大。建成后的大桥能抵抗8级地震以及100年难遇的强风和洪流。

2016年4月,曾经的“通麦天险”——川藏公路通麦段整治改建工程全面完工,正式通车。102隧道、飞石崖隧道、小老虎嘴隧道、帕隆1号隧道、帕隆2号隧道和通麦特大桥、迫龙特大桥“五隧两桥”穿山跨河,取代了原有危险难行路段,成为川藏公路新的地标性景观。

提起西藏,你会想到什么?

布达拉宫、珠穆朗玛、雅鲁藏布江、

纳木错、林芝等等,令人心驰神往;

雪山、湖泊、森林、冰川……

处处绝美画卷与极限挑战并存,

因此,“这辈子必去一次西藏”,

成为不少人认定的人生升华之举。

而这一切,

在“通麦天险”面前黯然沉寂。

“通麦”,

这个曾经令所有跑川藏线的司机

心中一颤的名字。

从西藏波密县102道班到排龙乡20多公里,

是川藏线上公认最为凶险的“死亡路段”,

甚至有“通麦坟场”之称。

海拔仅有1800米的通麦,

降水极其丰富,山体土质疏松,

号称“亚洲第二大泥石流群”

一旦遇到风雨或者冰雪融化,

极易发生高山落石、泥石流和塌方,

一年各种地质灾害累积300多次,

被戏称为“世界公路病害的百科全书”

这一段的318国道原本又极其狭窄难以躲避,

因此常有人说:

“没走过通麦,就不知道川藏线的难。”

泥泞陡峭的盘山土路仅容一车通行,

两侧只有不到半米距离,

一边是不时落石的峭壁,

一边是百米悬崖。

即便在连续晴朗的日子里,

这里的路面仍显得泥泞不堪。

大于90度的弯道随处可见,

且上下起伏巨大。

△昔日的“通麦天险”

△川藏线汽车兵在行进

“跑这个路段,

十有八九会遇到交通事故。

不少司机每次开车到此,

都要先抽一根烟,让心平复一下。

有司机曾眼睁睁地看着

一辆从昌都过来的汽车翻入深谷,

车上20多人全部遇难。

你可能不知道——

那时川藏线汽车兵所在的营区

还有一座望夫桥:

军嫂们常常站在桥上

等待出任务的丈夫归来。

当看到车队里的丈夫时,

她们悬着的心才会放下来。

如果一直没有等到丈夫归来,

她们流下的泪让人心疼。

因为这时她们已经知道,

路上肯定出了什么故障或意外。

通麦段上“川藏运输线上十英雄”纪念碑,

就印刻了“通麦天险”的无情。

51年前为了将战备物资及时运到战友手中,

李显文、杨星春、程德凤、陈洪光等

10位英雄烈士不幸遭遇大山崩,

牺牲时,年龄最大的33岁,最小的仅22岁。

60多年来,

川藏兵站部先后有661名官兵

长眠于“生死线”上……

如今,汹涌的易贡藏布江上三座桥并排

悬索吊桥、汽车保通便桥、

通麦特大桥

△三座跨江大桥 见证“通麦天险”的巨变

2000年4月9日,波密县易贡乡

发生世界罕见的巨型山体崩滑,

原有的通麦水泥桥被冲毁后,

5月,建设者力排万难建起了悬索吊桥,

为修汽车保通便桥运送材料。

中间的汽车保通便桥建成于2000年12月,

承重仅有20吨,每次只能通过一辆车,

2015年底通车的通麦特大桥

承重量达到400吨。

图/视觉中国

通麦特大桥,256米;

迫龙沟特大桥,743米;

102隧道、飞石崖隧道、小老虎嘴隧道、

帕隆1号隧道、帕隆2号隧道五条隧道,

累计全长6180米;总投资近15亿元,

2012年底开工,2016年4月正式通车,

以“五隧两桥”为主的

川藏公路通麦段整治改建工程,

让“通麦天险”正式成为了“历史名词”。

这段路过去平均通行时间需2小时,

如今只要20分钟。

川藏公路西藏境内举世闻名的

通麦“卡脖子”路段成为历史,

通麦天险从“险”到“通”!

云蒸霞蔚下,

曾经的惊魂经历不复,

行经者多了一份品味风光的安然↓↓

摄影/汤志涛

“山崩地裂无所惧,越是艰险越向前”。

谨以此,

向川藏线上的建设者和坚守者致敬!

有他们,

我们今日才得以安享西藏之美。

他们的每一次俯身,

也是对祖国最深情的告白。

tongqingbin888 发表于  2019-10-09 15:32:21 6字 ( 0/7)

向英雄致敬!

通麦特大桥,位于西藏林芝市波密县通麦镇,跨越易贡藏布江,是川藏公路的“咽喉工程”。通麦特大桥为单塔单跨钢桁架悬索桥,桥长256米,宽12米,门式索塔,主塔高59.5米,其结构形式在全国罕见。始建于2012年9月,2015年12月正式通车。桥区平均海拔2000余米,施工技术含量高、施工难度和工期压力极大。建成后的大桥能抵抗8级地震以及100年难遇的强风和洪流。

2016年4月,曾经的“通麦天险”——川藏公路通麦段整治改建工程全面完工,正式通车。102隧道、飞石崖隧道、小老虎嘴隧道、帕隆1号隧道、帕隆2号隧道和通麦特大桥、迫龙特大桥“五隧两桥”穿山跨河,取代了原有危险难行路段,成为川藏公路新的地标性景观。

提起西藏,你会想到什么?

布达拉宫、珠穆朗玛、雅鲁藏布江、

纳木错、林芝等等,令人心驰神往;

雪山、湖泊、森林、冰川……

处处绝美画卷与极限挑战并存,

因此,“这辈子必去一次西藏”,

成为不少人认定的人生升华之举。

而这一切,

在“通麦天险”面前黯然沉寂。

“通麦”,

这个曾经令所有跑川藏线的司机

心中一颤的名字。

从西藏波密县102道班到排龙乡20多公里,

是川藏线上公认最为凶险的“死亡路段”,

甚至有“通麦坟场”之称。

海拔仅有1800米的通麦,

降水极其丰富,山体土质疏松,

号称“亚洲第二大泥石流群”

一旦遇到风雨或者冰雪融化,

极易发生高山落石、泥石流和塌方,

一年各种地质灾害累积300多次,

被戏称为“世界公路病害的百科全书”

这一段的318国道原本又极其狭窄难以躲避,

因此常有人说:

“没走过通麦,就不知道川藏线的难。”

泥泞陡峭的盘山土路仅容一车通行,

两侧只有不到半米距离,

一边是不时落石的峭壁,

一边是百米悬崖。

即便在连续晴朗的日子里,

这里的路面仍显得泥泞不堪。

大于90度的弯道随处可见,

且上下起伏巨大。

△昔日的“通麦天险”

△川藏线汽车兵在行进

“跑这个路段,

十有八九会遇到交通事故。

不少司机每次开车到此,

都要先抽一根烟,让心平复一下。

有司机曾眼睁睁地看着

一辆从昌都过来的汽车翻入深谷,

车上20多人全部遇难。

你可能不知道——

那时川藏线汽车兵所在的营区

还有一座望夫桥:

军嫂们常常站在桥上

等待出任务的丈夫归来。

当看到车队里的丈夫时,

她们悬着的心才会放下来。

如果一直没有等到丈夫归来,

她们流下的泪让人心疼。

因为这时她们已经知道,

路上肯定出了什么故障或意外。

通麦段上“川藏运输线上十英雄”纪念碑,

就印刻了“通麦天险”的无情。

51年前为了将战备物资及时运到战友手中,

李显文、杨星春、程德凤、陈洪光等

10位英雄烈士不幸遭遇大山崩,

牺牲时,年龄最大的33岁,最小的仅22岁。

60多年来,

川藏兵站部先后有661名官兵

长眠于“生死线”上……

如今,汹涌的易贡藏布江上三座桥并排

悬索吊桥、汽车保通便桥、

通麦特大桥

△三座跨江大桥 见证“通麦天险”的巨变

2000年4月9日,波密县易贡乡

发生世界罕见的巨型山体崩滑,

原有的通麦水泥桥被冲毁后,

5月,建设者力排万难建起了悬索吊桥,

为修汽车保通便桥运送材料。

中间的汽车保通便桥建成于2000年12月,

承重仅有20吨,每次只能通过一辆车,

2015年底通车的通麦特大桥

承重量达到400吨。

图/视觉中国

通麦特大桥,256米;

迫龙沟特大桥,743米;

102隧道、飞石崖隧道、小老虎嘴隧道、

帕隆1号隧道、帕隆2号隧道五条隧道,

累计全长6180米;总投资近15亿元,

2012年底开工,2016年4月正式通车,

以“五隧两桥”为主的

川藏公路通麦段整治改建工程,

让“通麦天险”正式成为了“历史名词”。

这段路过去平均通行时间需2小时,

如今只要20分钟。

川藏公路西藏境内举世闻名的

通麦“卡脖子”路段成为历史,

通麦天险从“险”到“通”!

云蒸霞蔚下,

曾经的惊魂经历不复,

行经者多了一份品味风光的安然↓↓

摄影/汤志涛

“山崩地裂无所惧,越是艰险越向前”。

谨以此,

向川藏线上的建设者和坚守者致敬!

有他们,

我们今日才得以安享西藏之美。

他们的每一次俯身,

也是对祖国最深情的告白。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9-10-09 16:05:31 67字 ( 0/25)

庆幸、欣喜、心喜、挺进新时代......初心厚重!过桥不忘建桥人......[党徽]人民军队、[国旗][地图]全国各族人民......

通麦特大桥,位于西藏林芝市波密县通麦镇,跨越易贡藏布江,是川藏公路的“咽喉工程”。通麦特大桥为单塔单跨钢桁架悬索桥,桥长256米,宽12米,门式索塔,主塔高59.5米,其结构形式在全国罕见。始建于2012年9月,2015年12月正式通车。桥区平均海拔2000余米,施工技术含量高、施工难度和工期压力极大。建成后的大桥能抵抗8级地震以及100年难遇的强风和洪流。

2016年4月,曾经的“通麦天险”——川藏公路通麦段整治改建工程全面完工,正式通车。102隧道、飞石崖隧道、小老虎嘴隧道、帕隆1号隧道、帕隆2号隧道和通麦特大桥、迫龙特大桥“五隧两桥”穿山跨河,取代了原有危险难行路段,成为川藏公路新的地标性景观。

提起西藏,你会想到什么?

布达拉宫、珠穆朗玛、雅鲁藏布江、

纳木错、林芝等等,令人心驰神往;

雪山、湖泊、森林、冰川……

处处绝美画卷与极限挑战并存,

因此,“这辈子必去一次西藏”,

成为不少人认定的人生升华之举。

而这一切,

在“通麦天险”面前黯然沉寂。

“通麦”,

这个曾经令所有跑川藏线的司机

心中一颤的名字。

从西藏波密县102道班到排龙乡20多公里,

是川藏线上公认最为凶险的“死亡路段”,

甚至有“通麦坟场”之称。

海拔仅有1800米的通麦,

降水极其丰富,山体土质疏松,

号称“亚洲第二大泥石流群”

一旦遇到风雨或者冰雪融化,

极易发生高山落石、泥石流和塌方,

一年各种地质灾害累积300多次,

被戏称为“世界公路病害的百科全书”

这一段的318国道原本又极其狭窄难以躲避,

因此常有人说:

“没走过通麦,就不知道川藏线的难。”

泥泞陡峭的盘山土路仅容一车通行,

两侧只有不到半米距离,

一边是不时落石的峭壁,

一边是百米悬崖。

即便在连续晴朗的日子里,

这里的路面仍显得泥泞不堪。

大于90度的弯道随处可见,

且上下起伏巨大。

△昔日的“通麦天险”

△川藏线汽车兵在行进

“跑这个路段,

十有八九会遇到交通事故。

不少司机每次开车到此,

都要先抽一根烟,让心平复一下。

有司机曾眼睁睁地看着

一辆从昌都过来的汽车翻入深谷,

车上20多人全部遇难。

你可能不知道——

那时川藏线汽车兵所在的营区

还有一座望夫桥:

军嫂们常常站在桥上

等待出任务的丈夫归来。

当看到车队里的丈夫时,

她们悬着的心才会放下来。

如果一直没有等到丈夫归来,

她们流下的泪让人心疼。

因为这时她们已经知道,

路上肯定出了什么故障或意外。

通麦段上“川藏运输线上十英雄”纪念碑,

就印刻了“通麦天险”的无情。

51年前为了将战备物资及时运到战友手中,

李显文、杨星春、程德凤、陈洪光等

10位英雄烈士不幸遭遇大山崩,

牺牲时,年龄最大的33岁,最小的仅22岁。

60多年来,

川藏兵站部先后有661名官兵

长眠于“生死线”上……

如今,汹涌的易贡藏布江上三座桥并排

悬索吊桥、汽车保通便桥、

通麦特大桥

△三座跨江大桥 见证“通麦天险”的巨变

2000年4月9日,波密县易贡乡

发生世界罕见的巨型山体崩滑,

原有的通麦水泥桥被冲毁后,

5月,建设者力排万难建起了悬索吊桥,

为修汽车保通便桥运送材料。

中间的汽车保通便桥建成于2000年12月,

承重仅有20吨,每次只能通过一辆车,

2015年底通车的通麦特大桥

承重量达到400吨。

图/视觉中国

通麦特大桥,256米;

迫龙沟特大桥,743米;

102隧道、飞石崖隧道、小老虎嘴隧道、

帕隆1号隧道、帕隆2号隧道五条隧道,

累计全长6180米;总投资近15亿元,

2012年底开工,2016年4月正式通车,

以“五隧两桥”为主的

川藏公路通麦段整治改建工程,

让“通麦天险”正式成为了“历史名词”。

这段路过去平均通行时间需2小时,

如今只要20分钟。

川藏公路西藏境内举世闻名的

通麦“卡脖子”路段成为历史,

通麦天险从“险”到“通”!

云蒸霞蔚下,

曾经的惊魂经历不复,

行经者多了一份品味风光的安然↓↓

摄影/汤志涛

“山崩地裂无所惧,越是艰险越向前”。

谨以此,

向川藏线上的建设者和坚守者致敬!

有他们,

我们今日才得以安享西藏之美。

他们的每一次俯身,

也是对祖国最深情的告白。

英雄归来a 发表于  2019-10-09 16:07:15 0字 ( 0/7)

和平时期的历史奇迹,但愿不会被战争所破坏!

和平时期的历史奇迹,但愿不会被战争所破坏!

通麦特大桥,位于西藏林芝市波密县通麦镇,跨越易贡藏布江,是川藏公路的“咽喉工程”。通麦特大桥为单塔单跨钢桁架悬索桥,桥长256米,宽12米,门式索塔,主塔高59.5米,其结构形式在全国罕见。始建于2012年9月,2015年12月正式通车。桥区平均海拔2000余米,施工技术含量高、施工难度和工期压力极大。建成后的大桥能抵抗8级地震以及100年难遇的强风和洪流。

2016年4月,曾经的“通麦天险”——川藏公路通麦段整治改建工程全面完工,正式通车。102隧道、飞石崖隧道、小老虎嘴隧道、帕隆1号隧道、帕隆2号隧道和通麦特大桥、迫龙特大桥“五隧两桥”穿山跨河,取代了原有危险难行路段,成为川藏公路新的地标性景观。

提起西藏,你会想到什么?

布达拉宫、珠穆朗玛、雅鲁藏布江、

纳木错、林芝等等,令人心驰神往;

雪山、湖泊、森林、冰川……

处处绝美画卷与极限挑战并存,

因此,“这辈子必去一次西藏”,

成为不少人认定的人生升华之举。

而这一切,

在“通麦天险”面前黯然沉寂。

“通麦”,

这个曾经令所有跑川藏线的司机

心中一颤的名字。

从西藏波密县102道班到排龙乡20多公里,

是川藏线上公认最为凶险的“死亡路段”,

甚至有“通麦坟场”之称。

海拔仅有1800米的通麦,

降水极其丰富,山体土质疏松,

号称“亚洲第二大泥石流群”

一旦遇到风雨或者冰雪融化,

极易发生高山落石、泥石流和塌方,

一年各种地质灾害累积300多次,

被戏称为“世界公路病害的百科全书”

这一段的318国道原本又极其狭窄难以躲避,

因此常有人说:

“没走过通麦,就不知道川藏线的难。”

泥泞陡峭的盘山土路仅容一车通行,

两侧只有不到半米距离,

一边是不时落石的峭壁,

一边是百米悬崖。

即便在连续晴朗的日子里,

这里的路面仍显得泥泞不堪。

大于90度的弯道随处可见,

且上下起伏巨大。

△昔日的“通麦天险”

△川藏线汽车兵在行进

“跑这个路段,

十有八九会遇到交通事故。

不少司机每次开车到此,

都要先抽一根烟,让心平复一下。

有司机曾眼睁睁地看着

一辆从昌都过来的汽车翻入深谷,

车上20多人全部遇难。

你可能不知道——

那时川藏线汽车兵所在的营区

还有一座望夫桥:

军嫂们常常站在桥上

等待出任务的丈夫归来。

当看到车队里的丈夫时,

她们悬着的心才会放下来。

如果一直没有等到丈夫归来,

她们流下的泪让人心疼。

因为这时她们已经知道,

路上肯定出了什么故障或意外。

通麦段上“川藏运输线上十英雄”纪念碑,

就印刻了“通麦天险”的无情。

51年前为了将战备物资及时运到战友手中,

李显文、杨星春、程德凤、陈洪光等

10位英雄烈士不幸遭遇大山崩,

牺牲时,年龄最大的33岁,最小的仅22岁。

60多年来,

川藏兵站部先后有661名官兵

长眠于“生死线”上……

如今,汹涌的易贡藏布江上三座桥并排

悬索吊桥、汽车保通便桥、

通麦特大桥

△三座跨江大桥 见证“通麦天险”的巨变

2000年4月9日,波密县易贡乡

发生世界罕见的巨型山体崩滑,

原有的通麦水泥桥被冲毁后,

5月,建设者力排万难建起了悬索吊桥,

为修汽车保通便桥运送材料。

中间的汽车保通便桥建成于2000年12月,

承重仅有20吨,每次只能通过一辆车,

2015年底通车的通麦特大桥

承重量达到400吨。

图/视觉中国

通麦特大桥,256米;

迫龙沟特大桥,743米;

102隧道、飞石崖隧道、小老虎嘴隧道、

帕隆1号隧道、帕隆2号隧道五条隧道,

累计全长6180米;总投资近15亿元,

2012年底开工,2016年4月正式通车,

以“五隧两桥”为主的

川藏公路通麦段整治改建工程,

让“通麦天险”正式成为了“历史名词”。

这段路过去平均通行时间需2小时,

如今只要20分钟。

川藏公路西藏境内举世闻名的

通麦“卡脖子”路段成为历史,

通麦天险从“险”到“通”!

云蒸霞蔚下,

曾经的惊魂经历不复,

行经者多了一份品味风光的安然↓↓

摄影/汤志涛

“山崩地裂无所惧,越是艰险越向前”。

谨以此,

向川藏线上的建设者和坚守者致敬!

有他们,

我们今日才得以安享西藏之美。

他们的每一次俯身,

也是对祖国最深情的告白。

英雄归来a 发表于  2019-10-09 16:28:44 0字 ( 0/13)

人类走过的足迹,留下了斑斑的血泪史!一条条通向光明的隧道,一座座腾空而起的飞桥,让黑暗成为过去,让黎明重新开始!让好日子福满大地,让美好的世界变的从此光明无比!

人类走过的足迹,留下了斑斑的血泪史!一条条通向光明的隧道,一座座腾空而起的飞桥,让黑暗成为过去,让黎明重新开始!让好日子福满大地,让美好的世界变的从此光明无比!

通麦特大桥,位于西藏林芝市波密县通麦镇,跨越易贡藏布江,是川藏公路的“咽喉工程”。通麦特大桥为单塔单跨钢桁架悬索桥,桥长256米,宽12米,门式索塔,主塔高59.5米,其结构形式在全国罕见。始建于2012年9月,2015年12月正式通车。桥区平均海拔2000余米,施工技术含量高、施工难度和工期压力极大。建成后的大桥能抵抗8级地震以及100年难遇的强风和洪流。

2016年4月,曾经的“通麦天险”——川藏公路通麦段整治改建工程全面完工,正式通车。102隧道、飞石崖隧道、小老虎嘴隧道、帕隆1号隧道、帕隆2号隧道和通麦特大桥、迫龙特大桥“五隧两桥”穿山跨河,取代了原有危险难行路段,成为川藏公路新的地标性景观。

提起西藏,你会想到什么?

布达拉宫、珠穆朗玛、雅鲁藏布江、

纳木错、林芝等等,令人心驰神往;

雪山、湖泊、森林、冰川……

处处绝美画卷与极限挑战并存,

因此,“这辈子必去一次西藏”,

成为不少人认定的人生升华之举。

而这一切,

在“通麦天险”面前黯然沉寂。

“通麦”,

这个曾经令所有跑川藏线的司机

心中一颤的名字。

从西藏波密县102道班到排龙乡20多公里,

是川藏线上公认最为凶险的“死亡路段”,

甚至有“通麦坟场”之称。

海拔仅有1800米的通麦,

降水极其丰富,山体土质疏松,

号称“亚洲第二大泥石流群”

一旦遇到风雨或者冰雪融化,

极易发生高山落石、泥石流和塌方,

一年各种地质灾害累积300多次,

被戏称为“世界公路病害的百科全书”

这一段的318国道原本又极其狭窄难以躲避,

因此常有人说:

“没走过通麦,就不知道川藏线的难。”

泥泞陡峭的盘山土路仅容一车通行,

两侧只有不到半米距离,

一边是不时落石的峭壁,

一边是百米悬崖。

即便在连续晴朗的日子里,

这里的路面仍显得泥泞不堪。

大于90度的弯道随处可见,

且上下起伏巨大。

△昔日的“通麦天险”

△川藏线汽车兵在行进

“跑这个路段,

十有八九会遇到交通事故。

不少司机每次开车到此,

都要先抽一根烟,让心平复一下。

有司机曾眼睁睁地看着

一辆从昌都过来的汽车翻入深谷,

车上20多人全部遇难。

你可能不知道——

那时川藏线汽车兵所在的营区

还有一座望夫桥:

军嫂们常常站在桥上

等待出任务的丈夫归来。

当看到车队里的丈夫时,

她们悬着的心才会放下来。

如果一直没有等到丈夫归来,

她们流下的泪让人心疼。

因为这时她们已经知道,

路上肯定出了什么故障或意外。

通麦段上“川藏运输线上十英雄”纪念碑,

就印刻了“通麦天险”的无情。

51年前为了将战备物资及时运到战友手中,

李显文、杨星春、程德凤、陈洪光等

10位英雄烈士不幸遭遇大山崩,

牺牲时,年龄最大的33岁,最小的仅22岁。

60多年来,

川藏兵站部先后有661名官兵

长眠于“生死线”上……

如今,汹涌的易贡藏布江上三座桥并排

悬索吊桥、汽车保通便桥、

通麦特大桥

△三座跨江大桥 见证“通麦天险”的巨变

2000年4月9日,波密县易贡乡

发生世界罕见的巨型山体崩滑,

原有的通麦水泥桥被冲毁后,

5月,建设者力排万难建起了悬索吊桥,

为修汽车保通便桥运送材料。

中间的汽车保通便桥建成于2000年12月,

承重仅有20吨,每次只能通过一辆车,

2015年底通车的通麦特大桥

承重量达到400吨。

图/视觉中国

通麦特大桥,256米;

迫龙沟特大桥,743米;

102隧道、飞石崖隧道、小老虎嘴隧道、

帕隆1号隧道、帕隆2号隧道五条隧道,

累计全长6180米;总投资近15亿元,

2012年底开工,2016年4月正式通车,

以“五隧两桥”为主的

川藏公路通麦段整治改建工程,

让“通麦天险”正式成为了“历史名词”。

这段路过去平均通行时间需2小时,

如今只要20分钟。

川藏公路西藏境内举世闻名的

通麦“卡脖子”路段成为历史,

通麦天险从“险”到“通”!

云蒸霞蔚下,

曾经的惊魂经历不复,

行经者多了一份品味风光的安然↓↓

摄影/汤志涛

“山崩地裂无所惧,越是艰险越向前”。

谨以此,

向川藏线上的建设者和坚守者致敬!

有他们,

我们今日才得以安享西藏之美。

他们的每一次俯身,

也是对祖国最深情的告白。

audiooo 发表于  2019-10-09 17:53:51 14字 ( 0/13)

很好的桥,原来的路太崎岖了。

通麦特大桥,位于西藏林芝市波密县通麦镇,跨越易贡藏布江,是川藏公路的“咽喉工程”。通麦特大桥为单塔单跨钢桁架悬索桥,桥长256米,宽12米,门式索塔,主塔高59.5米,其结构形式在全国罕见。始建于2012年9月,2015年12月正式通车。桥区平均海拔2000余米,施工技术含量高、施工难度和工期压力极大。建成后的大桥能抵抗8级地震以及100年难遇的强风和洪流。

2016年4月,曾经的“通麦天险”——川藏公路通麦段整治改建工程全面完工,正式通车。102隧道、飞石崖隧道、小老虎嘴隧道、帕隆1号隧道、帕隆2号隧道和通麦特大桥、迫龙特大桥“五隧两桥”穿山跨河,取代了原有危险难行路段,成为川藏公路新的地标性景观。

提起西藏,你会想到什么?

布达拉宫、珠穆朗玛、雅鲁藏布江、

纳木错、林芝等等,令人心驰神往;

雪山、湖泊、森林、冰川……

处处绝美画卷与极限挑战并存,

因此,“这辈子必去一次西藏”,

成为不少人认定的人生升华之举。

而这一切,

在“通麦天险”面前黯然沉寂。

“通麦”,

这个曾经令所有跑川藏线的司机

心中一颤的名字。

从西藏波密县102道班到排龙乡20多公里,

是川藏线上公认最为凶险的“死亡路段”,

甚至有“通麦坟场”之称。

海拔仅有1800米的通麦,

降水极其丰富,山体土质疏松,

号称“亚洲第二大泥石流群”

一旦遇到风雨或者冰雪融化,

极易发生高山落石、泥石流和塌方,

一年各种地质灾害累积300多次,

被戏称为“世界公路病害的百科全书”

这一段的318国道原本又极其狭窄难以躲避,

因此常有人说:

“没走过通麦,就不知道川藏线的难。”

泥泞陡峭的盘山土路仅容一车通行,

两侧只有不到半米距离,

一边是不时落石的峭壁,

一边是百米悬崖。

即便在连续晴朗的日子里,

这里的路面仍显得泥泞不堪。

大于90度的弯道随处可见,

且上下起伏巨大。

△昔日的“通麦天险”

△川藏线汽车兵在行进

“跑这个路段,

十有八九会遇到交通事故。

不少司机每次开车到此,

都要先抽一根烟,让心平复一下。

有司机曾眼睁睁地看着

一辆从昌都过来的汽车翻入深谷,

车上20多人全部遇难。

你可能不知道——

那时川藏线汽车兵所在的营区

还有一座望夫桥:

军嫂们常常站在桥上

等待出任务的丈夫归来。

当看到车队里的丈夫时,

她们悬着的心才会放下来。

如果一直没有等到丈夫归来,

她们流下的泪让人心疼。

因为这时她们已经知道,

路上肯定出了什么故障或意外。

通麦段上“川藏运输线上十英雄”纪念碑,

就印刻了“通麦天险”的无情。

51年前为了将战备物资及时运到战友手中,

李显文、杨星春、程德凤、陈洪光等

10位英雄烈士不幸遭遇大山崩,

牺牲时,年龄最大的33岁,最小的仅22岁。

60多年来,

川藏兵站部先后有661名官兵

长眠于“生死线”上……

如今,汹涌的易贡藏布江上三座桥并排

悬索吊桥、汽车保通便桥、

通麦特大桥

△三座跨江大桥 见证“通麦天险”的巨变

2000年4月9日,波密县易贡乡

发生世界罕见的巨型山体崩滑,

原有的通麦水泥桥被冲毁后,

5月,建设者力排万难建起了悬索吊桥,

为修汽车保通便桥运送材料。

中间的汽车保通便桥建成于2000年12月,

承重仅有20吨,每次只能通过一辆车,

2015年底通车的通麦特大桥

承重量达到400吨。

图/视觉中国

通麦特大桥,256米;

迫龙沟特大桥,743米;

102隧道、飞石崖隧道、小老虎嘴隧道、

帕隆1号隧道、帕隆2号隧道五条隧道,

累计全长6180米;总投资近15亿元,

2012年底开工,2016年4月正式通车,

以“五隧两桥”为主的

川藏公路通麦段整治改建工程,

让“通麦天险”正式成为了“历史名词”。

这段路过去平均通行时间需2小时,

如今只要20分钟。

川藏公路西藏境内举世闻名的

通麦“卡脖子”路段成为历史,

通麦天险从“险”到“通”!

云蒸霞蔚下,

曾经的惊魂经历不复,

行经者多了一份品味风光的安然↓↓

摄影/汤志涛

“山崩地裂无所惧,越是艰险越向前”。

谨以此,

向川藏线上的建设者和坚守者致敬!

有他们,

我们今日才得以安享西藏之美。

他们的每一次俯身,

也是对祖国最深情的告白。

实话实说为正义 发表于  2019-10-09 22:02:53 6字 ( 0/3)

天堑变通途!

通麦特大桥,位于西藏林芝市波密县通麦镇,跨越易贡藏布江,是川藏公路的“咽喉工程”。通麦特大桥为单塔单跨钢桁架悬索桥,桥长256米,宽12米,门式索塔,主塔高59.5米,其结构形式在全国罕见。始建于2012年9月,2015年12月正式通车。桥区平均海拔2000余米,施工技术含量高、施工难度和工期压力极大。建成后的大桥能抵抗8级地震以及100年难遇的强风和洪流。

2016年4月,曾经的“通麦天险”——川藏公路通麦段整治改建工程全面完工,正式通车。102隧道、飞石崖隧道、小老虎嘴隧道、帕隆1号隧道、帕隆2号隧道和通麦特大桥、迫龙特大桥“五隧两桥”穿山跨河,取代了原有危险难行路段,成为川藏公路新的地标性景观。

提起西藏,你会想到什么?

布达拉宫、珠穆朗玛、雅鲁藏布江、

纳木错、林芝等等,令人心驰神往;

雪山、湖泊、森林、冰川……

处处绝美画卷与极限挑战并存,

因此,“这辈子必去一次西藏”,

成为不少人认定的人生升华之举。

而这一切,

在“通麦天险”面前黯然沉寂。

“通麦”,

这个曾经令所有跑川藏线的司机

心中一颤的名字。

从西藏波密县102道班到排龙乡20多公里,

是川藏线上公认最为凶险的“死亡路段”,

甚至有“通麦坟场”之称。

海拔仅有1800米的通麦,

降水极其丰富,山体土质疏松,

号称“亚洲第二大泥石流群”

一旦遇到风雨或者冰雪融化,

极易发生高山落石、泥石流和塌方,

一年各种地质灾害累积300多次,

被戏称为“世界公路病害的百科全书”

这一段的318国道原本又极其狭窄难以躲避,

因此常有人说:

“没走过通麦,就不知道川藏线的难。”

泥泞陡峭的盘山土路仅容一车通行,

两侧只有不到半米距离,

一边是不时落石的峭壁,

一边是百米悬崖。

即便在连续晴朗的日子里,

这里的路面仍显得泥泞不堪。

大于90度的弯道随处可见,

且上下起伏巨大。

△昔日的“通麦天险”

△川藏线汽车兵在行进

“跑这个路段,

十有八九会遇到交通事故。

不少司机每次开车到此,

都要先抽一根烟,让心平复一下。

有司机曾眼睁睁地看着

一辆从昌都过来的汽车翻入深谷,

车上20多人全部遇难。

你可能不知道——

那时川藏线汽车兵所在的营区

还有一座望夫桥:

军嫂们常常站在桥上

等待出任务的丈夫归来。

当看到车队里的丈夫时,

她们悬着的心才会放下来。

如果一直没有等到丈夫归来,

她们流下的泪让人心疼。

因为这时她们已经知道,

路上肯定出了什么故障或意外。

通麦段上“川藏运输线上十英雄”纪念碑,

就印刻了“通麦天险”的无情。

51年前为了将战备物资及时运到战友手中,

李显文、杨星春、程德凤、陈洪光等

10位英雄烈士不幸遭遇大山崩,

牺牲时,年龄最大的33岁,最小的仅22岁。

60多年来,

川藏兵站部先后有661名官兵

长眠于“生死线”上……

如今,汹涌的易贡藏布江上三座桥并排

悬索吊桥、汽车保通便桥、

通麦特大桥

△三座跨江大桥 见证“通麦天险”的巨变

2000年4月9日,波密县易贡乡

发生世界罕见的巨型山体崩滑,

原有的通麦水泥桥被冲毁后,

5月,建设者力排万难建起了悬索吊桥,

为修汽车保通便桥运送材料。

中间的汽车保通便桥建成于2000年12月,

承重仅有20吨,每次只能通过一辆车,

2015年底通车的通麦特大桥

承重量达到400吨。

图/视觉中国

通麦特大桥,256米;

迫龙沟特大桥,743米;

102隧道、飞石崖隧道、小老虎嘴隧道、

帕隆1号隧道、帕隆2号隧道五条隧道,

累计全长6180米;总投资近15亿元,

2012年底开工,2016年4月正式通车,

以“五隧两桥”为主的

川藏公路通麦段整治改建工程,

让“通麦天险”正式成为了“历史名词”。

这段路过去平均通行时间需2小时,

如今只要20分钟。

川藏公路西藏境内举世闻名的

通麦“卡脖子”路段成为历史,

通麦天险从“险”到“通”!

云蒸霞蔚下,

曾经的惊魂经历不复,

行经者多了一份品味风光的安然↓↓

摄影/汤志涛

“山崩地裂无所惧,越是艰险越向前”。

谨以此,

向川藏线上的建设者和坚守者致敬!

有他们,

我们今日才得以安享西藏之美。

他们的每一次俯身,

也是对祖国最深情的告白。

老干部同志 发表于  2019-10-10 08:48:15 28字 ( 0/3)

[感动][地图][党徽][国旗][放鞭炮]我们走过来了!

通麦特大桥,位于西藏林芝市波密县通麦镇,跨越易贡藏布江,是川藏公路的“咽喉工程”。通麦特大桥为单塔单跨钢桁架悬索桥,桥长256米,宽12米,门式索塔,主塔高59.5米,其结构形式在全国罕见。始建于2012年9月,2015年12月正式通车。桥区平均海拔2000余米,施工技术含量高、施工难度和工期压力极大。建成后的大桥能抵抗8级地震以及100年难遇的强风和洪流。

2016年4月,曾经的“通麦天险”——川藏公路通麦段整治改建工程全面完工,正式通车。102隧道、飞石崖隧道、小老虎嘴隧道、帕隆1号隧道、帕隆2号隧道和通麦特大桥、迫龙特大桥“五隧两桥”穿山跨河,取代了原有危险难行路段,成为川藏公路新的地标性景观。

提起西藏,你会想到什么?

布达拉宫、珠穆朗玛、雅鲁藏布江、

纳木错、林芝等等,令人心驰神往;

雪山、湖泊、森林、冰川……

处处绝美画卷与极限挑战并存,

因此,“这辈子必去一次西藏”,

成为不少人认定的人生升华之举。

而这一切,

在“通麦天险”面前黯然沉寂。

“通麦”,

这个曾经令所有跑川藏线的司机

心中一颤的名字。

从西藏波密县102道班到排龙乡20多公里,

是川藏线上公认最为凶险的“死亡路段”,

甚至有“通麦坟场”之称。

海拔仅有1800米的通麦,

降水极其丰富,山体土质疏松,

号称“亚洲第二大泥石流群”

一旦遇到风雨或者冰雪融化,

极易发生高山落石、泥石流和塌方,

一年各种地质灾害累积300多次,

被戏称为“世界公路病害的百科全书”

这一段的318国道原本又极其狭窄难以躲避,

因此常有人说:

“没走过通麦,就不知道川藏线的难。”

泥泞陡峭的盘山土路仅容一车通行,

两侧只有不到半米距离,

一边是不时落石的峭壁,

一边是百米悬崖。

即便在连续晴朗的日子里,

这里的路面仍显得泥泞不堪。

大于90度的弯道随处可见,

且上下起伏巨大。

△昔日的“通麦天险”

△川藏线汽车兵在行进

“跑这个路段,

十有八九会遇到交通事故。

不少司机每次开车到此,

都要先抽一根烟,让心平复一下。

有司机曾眼睁睁地看着

一辆从昌都过来的汽车翻入深谷,

车上20多人全部遇难。

你可能不知道——

那时川藏线汽车兵所在的营区

还有一座望夫桥:

军嫂们常常站在桥上

等待出任务的丈夫归来。

当看到车队里的丈夫时,

她们悬着的心才会放下来。

如果一直没有等到丈夫归来,

她们流下的泪让人心疼。

因为这时她们已经知道,

路上肯定出了什么故障或意外。

通麦段上“川藏运输线上十英雄”纪念碑,

就印刻了“通麦天险”的无情。

51年前为了将战备物资及时运到战友手中,

李显文、杨星春、程德凤、陈洪光等

10位英雄烈士不幸遭遇大山崩,

牺牲时,年龄最大的33岁,最小的仅22岁。

60多年来,

川藏兵站部先后有661名官兵

长眠于“生死线”上……

如今,汹涌的易贡藏布江上三座桥并排

悬索吊桥、汽车保通便桥、

通麦特大桥

△三座跨江大桥 见证“通麦天险”的巨变

2000年4月9日,波密县易贡乡

发生世界罕见的巨型山体崩滑,

原有的通麦水泥桥被冲毁后,

5月,建设者力排万难建起了悬索吊桥,

为修汽车保通便桥运送材料。

中间的汽车保通便桥建成于2000年12月,

承重仅有20吨,每次只能通过一辆车,

2015年底通车的通麦特大桥

承重量达到400吨。

图/视觉中国

通麦特大桥,256米;

迫龙沟特大桥,743米;

102隧道、飞石崖隧道、小老虎嘴隧道、

帕隆1号隧道、帕隆2号隧道五条隧道,

累计全长6180米;总投资近15亿元,

2012年底开工,2016年4月正式通车,

以“五隧两桥”为主的

川藏公路通麦段整治改建工程,

让“通麦天险”正式成为了“历史名词”。

这段路过去平均通行时间需2小时,

如今只要20分钟。

川藏公路西藏境内举世闻名的

通麦“卡脖子”路段成为历史,

通麦天险从“险”到“通”!

云蒸霞蔚下,

曾经的惊魂经历不复,

行经者多了一份品味风光的安然↓↓

摄影/汤志涛

“山崩地裂无所惧,越是艰险越向前”。

谨以此,

向川藏线上的建设者和坚守者致敬!

有他们,

我们今日才得以安享西藏之美。

他们的每一次俯身,

也是对祖国最深情的告白。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