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xinggod 发表于  2019-09-20 10:05:58 28字 ( 0/11)

也许卫生间少,用的人多比较脏,自行加锁引公愤 搞笑~~~

近日,据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官网消息,今年1月被带走接受审查调查的四川旺苍县委原书记刘亚洲,因涉嫌受贿罪,经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已由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向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刘亚洲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刘亚洲,听取了其委托的辩护人意见。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亚洲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开简历显示,刘亚洲生于1964年,1981年参加工作,落马前曾长期在四川广元任职,曾任广元市招商引资局局长、党组书记等职。2011年,刘亚洲得到升迁,调任旺苍县委副书记、县长,并于2016年任旺苍县委书记,直至今年1月被查。如今,刘亚洲已被提起公诉,相信法院对其进行审判的日子已经不会太远,而其此前被“双开”时,处分通报中提到的“在公共区域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安装指纹密码锁”这一追求特权、奢华办公的细节,也再次得到了媒体的关注,成为了报道的重点。

身为一名县处级干部,尽管刘亚洲在其任职的旺苍县党政机关中算得上是“一把手”,但这个“一把手”的身份带给他的,只能是与其肩上的责任相对应的合理待遇,而不能使其成为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肆意行使特权的“土皇帝”。然而,刘亚洲显然并没有认清自己的位置,在深陷腐败漩涡不能自拔的同时,特权思想也在他身上作起了祟,这才让他做出了“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加装密码锁”这样的事。

其实,这个细节与其说令人愤怒,给人更多的感觉其实是一种荒唐、滑稽的感觉——得是多么骄横而卑微的人格,才会在“卫生间”这样的事情上给自己找优越呢?更不要说其对私人卫生间加装密码锁的做法——简直活像是个明明没有多少家底,还要疑神疑鬼的“穷守财奴”。而这个细节,也深刻反映出了某些干部在办公之中追求特权,追求“奢华”的欲望是多么的强烈,以至于连这样的细节都不愿放过。

不过,尽管刘亚洲的这种做法可笑可鄙,社会却不能对此只是一笑置之。我们应当意识到:这种追求特权的思维,虽然在刘亚洲身上主要体现在了这个荒唐的细节上,但在其他官员身上,完全有可能表现为更严重、更恶劣,以至于浪费大量公帑的形式。对此,早有不少先例可以证明。

2012年,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落马被查,《法制日报》的记者随即对其所作所为展开了调查。当时,在山东省内,有关黄胜之“黄三亿”的民间传闻比比皆是,而与这些传闻相比,黄胜滥用权力最大的“实锤”,就是他在德州经济开发区主持建立的一栋巨大办公楼。

在去省政府赴任前的2005年,黄胜作为德州市委书记,在经济开发区修建了一座豪华办公楼。这栋办公楼不仅过于豪华,而且还有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特征,那就是其形状像极了黄胜的“黄”字。一名出租车司机告诉《法制日报》的记者,很多乘客去市政大楼都直接说去“黄楼”。一名领导在主持建设办公楼的过程中,为了自己的喜好影响建设,无疑是对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极不负责,同时也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

当然,不是每个追求特权与奢华的官员,都有黄胜这样把政府办公楼建成自己喜欢的样子的大权,但一个官员只要脑子里有这样的想法,一定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手里的那点权力“用到极致”。

2017年被“双开”的重庆市武隆区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张晓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就在十八大召开之后不久,张晓江便把大会精神和党性原则全都抛到了一边,不顾滨江新城管委会班子其他成员和干部职工反对,“强力督办”将办公大楼内的职工阅览室改建装修成了一个KTV唱歌房,多次在那里唱歌、喝酒、娱乐,全然不顾自己的职责和党政机关的形象。最终,张晓江因严重违纪违法被查,而他建设的这个KTV唱歌房,也成了他耻辱的痕迹。

要数起来,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江西贪官陈安众在落马前长期在宾馆里办公,被指“莺歌燕舞、花天酒地”;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也长期在豪华酒店包房办公,穷奢极侈;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时常出入高级会所,恨不得“每周都有一两次”……这些做法,无一不是这些落马官员心中特权意识作祟的表现。

对此,国家必须坚持加强对官员队伍理想信念的建设。事实表明,理想信念这个“压舱石”发生动摇,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出现松动,思想就会百病丛生,人生就会迷失方向,各种跑冒滴漏、出轨越界就在所难免。与此同时,一旦发现此类情况,有关部门必须对这样的官员加以严惩,如此方能形成有效的震慑,让特权思想不敢滋生。

人民元素 发表于  2019-09-20 10:16:11 103字 ( 0/16)

这些伟大的县委书记在一方就是代表党的形象!如此劣迹斑斑,这是毁党的事业,所以一定要发动人民群众监督党\监督官员,否则我们的党和党的的事业如何永葆青春!这种带病提

近日,据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官网消息,今年1月被带走接受审查调查的四川旺苍县委原书记刘亚洲,因涉嫌受贿罪,经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已由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向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刘亚洲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刘亚洲,听取了其委托的辩护人意见。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亚洲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开简历显示,刘亚洲生于1964年,1981年参加工作,落马前曾长期在四川广元任职,曾任广元市招商引资局局长、党组书记等职。2011年,刘亚洲得到升迁,调任旺苍县委副书记、县长,并于2016年任旺苍县委书记,直至今年1月被查。如今,刘亚洲已被提起公诉,相信法院对其进行审判的日子已经不会太远,而其此前被“双开”时,处分通报中提到的“在公共区域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安装指纹密码锁”这一追求特权、奢华办公的细节,也再次得到了媒体的关注,成为了报道的重点。

身为一名县处级干部,尽管刘亚洲在其任职的旺苍县党政机关中算得上是“一把手”,但这个“一把手”的身份带给他的,只能是与其肩上的责任相对应的合理待遇,而不能使其成为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肆意行使特权的“土皇帝”。然而,刘亚洲显然并没有认清自己的位置,在深陷腐败漩涡不能自拔的同时,特权思想也在他身上作起了祟,这才让他做出了“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加装密码锁”这样的事。

其实,这个细节与其说令人愤怒,给人更多的感觉其实是一种荒唐、滑稽的感觉——得是多么骄横而卑微的人格,才会在“卫生间”这样的事情上给自己找优越呢?更不要说其对私人卫生间加装密码锁的做法——简直活像是个明明没有多少家底,还要疑神疑鬼的“穷守财奴”。而这个细节,也深刻反映出了某些干部在办公之中追求特权,追求“奢华”的欲望是多么的强烈,以至于连这样的细节都不愿放过。

不过,尽管刘亚洲的这种做法可笑可鄙,社会却不能对此只是一笑置之。我们应当意识到:这种追求特权的思维,虽然在刘亚洲身上主要体现在了这个荒唐的细节上,但在其他官员身上,完全有可能表现为更严重、更恶劣,以至于浪费大量公帑的形式。对此,早有不少先例可以证明。

2012年,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落马被查,《法制日报》的记者随即对其所作所为展开了调查。当时,在山东省内,有关黄胜之“黄三亿”的民间传闻比比皆是,而与这些传闻相比,黄胜滥用权力最大的“实锤”,就是他在德州经济开发区主持建立的一栋巨大办公楼。

在去省政府赴任前的2005年,黄胜作为德州市委书记,在经济开发区修建了一座豪华办公楼。这栋办公楼不仅过于豪华,而且还有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特征,那就是其形状像极了黄胜的“黄”字。一名出租车司机告诉《法制日报》的记者,很多乘客去市政大楼都直接说去“黄楼”。一名领导在主持建设办公楼的过程中,为了自己的喜好影响建设,无疑是对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极不负责,同时也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

当然,不是每个追求特权与奢华的官员,都有黄胜这样把政府办公楼建成自己喜欢的样子的大权,但一个官员只要脑子里有这样的想法,一定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手里的那点权力“用到极致”。

2017年被“双开”的重庆市武隆区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张晓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就在十八大召开之后不久,张晓江便把大会精神和党性原则全都抛到了一边,不顾滨江新城管委会班子其他成员和干部职工反对,“强力督办”将办公大楼内的职工阅览室改建装修成了一个KTV唱歌房,多次在那里唱歌、喝酒、娱乐,全然不顾自己的职责和党政机关的形象。最终,张晓江因严重违纪违法被查,而他建设的这个KTV唱歌房,也成了他耻辱的痕迹。

要数起来,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江西贪官陈安众在落马前长期在宾馆里办公,被指“莺歌燕舞、花天酒地”;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也长期在豪华酒店包房办公,穷奢极侈;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时常出入高级会所,恨不得“每周都有一两次”……这些做法,无一不是这些落马官员心中特权意识作祟的表现。

对此,国家必须坚持加强对官员队伍理想信念的建设。事实表明,理想信念这个“压舱石”发生动摇,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出现松动,思想就会百病丛生,人生就会迷失方向,各种跑冒滴漏、出轨越界就在所难免。与此同时,一旦发现此类情况,有关部门必须对这样的官员加以严惩,如此方能形成有效的震慑,让特权思想不敢滋生。

日月小师父 发表于  2019-09-20 10:43:37 13字 ( 0/15)

唉,不知道说些啥比较好

近日,据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官网消息,今年1月被带走接受审查调查的四川旺苍县委原书记刘亚洲,因涉嫌受贿罪,经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已由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向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刘亚洲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刘亚洲,听取了其委托的辩护人意见。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亚洲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开简历显示,刘亚洲生于1964年,1981年参加工作,落马前曾长期在四川广元任职,曾任广元市招商引资局局长、党组书记等职。2011年,刘亚洲得到升迁,调任旺苍县委副书记、县长,并于2016年任旺苍县委书记,直至今年1月被查。如今,刘亚洲已被提起公诉,相信法院对其进行审判的日子已经不会太远,而其此前被“双开”时,处分通报中提到的“在公共区域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安装指纹密码锁”这一追求特权、奢华办公的细节,也再次得到了媒体的关注,成为了报道的重点。

身为一名县处级干部,尽管刘亚洲在其任职的旺苍县党政机关中算得上是“一把手”,但这个“一把手”的身份带给他的,只能是与其肩上的责任相对应的合理待遇,而不能使其成为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肆意行使特权的“土皇帝”。然而,刘亚洲显然并没有认清自己的位置,在深陷腐败漩涡不能自拔的同时,特权思想也在他身上作起了祟,这才让他做出了“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加装密码锁”这样的事。

其实,这个细节与其说令人愤怒,给人更多的感觉其实是一种荒唐、滑稽的感觉——得是多么骄横而卑微的人格,才会在“卫生间”这样的事情上给自己找优越呢?更不要说其对私人卫生间加装密码锁的做法——简直活像是个明明没有多少家底,还要疑神疑鬼的“穷守财奴”。而这个细节,也深刻反映出了某些干部在办公之中追求特权,追求“奢华”的欲望是多么的强烈,以至于连这样的细节都不愿放过。

不过,尽管刘亚洲的这种做法可笑可鄙,社会却不能对此只是一笑置之。我们应当意识到:这种追求特权的思维,虽然在刘亚洲身上主要体现在了这个荒唐的细节上,但在其他官员身上,完全有可能表现为更严重、更恶劣,以至于浪费大量公帑的形式。对此,早有不少先例可以证明。

2012年,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落马被查,《法制日报》的记者随即对其所作所为展开了调查。当时,在山东省内,有关黄胜之“黄三亿”的民间传闻比比皆是,而与这些传闻相比,黄胜滥用权力最大的“实锤”,就是他在德州经济开发区主持建立的一栋巨大办公楼。

在去省政府赴任前的2005年,黄胜作为德州市委书记,在经济开发区修建了一座豪华办公楼。这栋办公楼不仅过于豪华,而且还有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特征,那就是其形状像极了黄胜的“黄”字。一名出租车司机告诉《法制日报》的记者,很多乘客去市政大楼都直接说去“黄楼”。一名领导在主持建设办公楼的过程中,为了自己的喜好影响建设,无疑是对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极不负责,同时也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

当然,不是每个追求特权与奢华的官员,都有黄胜这样把政府办公楼建成自己喜欢的样子的大权,但一个官员只要脑子里有这样的想法,一定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手里的那点权力“用到极致”。

2017年被“双开”的重庆市武隆区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张晓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就在十八大召开之后不久,张晓江便把大会精神和党性原则全都抛到了一边,不顾滨江新城管委会班子其他成员和干部职工反对,“强力督办”将办公大楼内的职工阅览室改建装修成了一个KTV唱歌房,多次在那里唱歌、喝酒、娱乐,全然不顾自己的职责和党政机关的形象。最终,张晓江因严重违纪违法被查,而他建设的这个KTV唱歌房,也成了他耻辱的痕迹。

要数起来,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江西贪官陈安众在落马前长期在宾馆里办公,被指“莺歌燕舞、花天酒地”;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也长期在豪华酒店包房办公,穷奢极侈;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时常出入高级会所,恨不得“每周都有一两次”……这些做法,无一不是这些落马官员心中特权意识作祟的表现。

对此,国家必须坚持加强对官员队伍理想信念的建设。事实表明,理想信念这个“压舱石”发生动摇,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出现松动,思想就会百病丛生,人生就会迷失方向,各种跑冒滴漏、出轨越界就在所难免。与此同时,一旦发现此类情况,有关部门必须对这样的官员加以严惩,如此方能形成有效的震慑,让特权思想不敢滋生。

守拙园田 发表于  2019-09-20 12:16:54 8字 ( 0/16)

只能说“变质”了

近日,据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官网消息,今年1月被带走接受审查调查的四川旺苍县委原书记刘亚洲,因涉嫌受贿罪,经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已由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向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刘亚洲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刘亚洲,听取了其委托的辩护人意见。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亚洲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开简历显示,刘亚洲生于1964年,1981年参加工作,落马前曾长期在四川广元任职,曾任广元市招商引资局局长、党组书记等职。2011年,刘亚洲得到升迁,调任旺苍县委副书记、县长,并于2016年任旺苍县委书记,直至今年1月被查。如今,刘亚洲已被提起公诉,相信法院对其进行审判的日子已经不会太远,而其此前被“双开”时,处分通报中提到的“在公共区域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安装指纹密码锁”这一追求特权、奢华办公的细节,也再次得到了媒体的关注,成为了报道的重点。

身为一名县处级干部,尽管刘亚洲在其任职的旺苍县党政机关中算得上是“一把手”,但这个“一把手”的身份带给他的,只能是与其肩上的责任相对应的合理待遇,而不能使其成为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肆意行使特权的“土皇帝”。然而,刘亚洲显然并没有认清自己的位置,在深陷腐败漩涡不能自拔的同时,特权思想也在他身上作起了祟,这才让他做出了“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加装密码锁”这样的事。

其实,这个细节与其说令人愤怒,给人更多的感觉其实是一种荒唐、滑稽的感觉——得是多么骄横而卑微的人格,才会在“卫生间”这样的事情上给自己找优越呢?更不要说其对私人卫生间加装密码锁的做法——简直活像是个明明没有多少家底,还要疑神疑鬼的“穷守财奴”。而这个细节,也深刻反映出了某些干部在办公之中追求特权,追求“奢华”的欲望是多么的强烈,以至于连这样的细节都不愿放过。

不过,尽管刘亚洲的这种做法可笑可鄙,社会却不能对此只是一笑置之。我们应当意识到:这种追求特权的思维,虽然在刘亚洲身上主要体现在了这个荒唐的细节上,但在其他官员身上,完全有可能表现为更严重、更恶劣,以至于浪费大量公帑的形式。对此,早有不少先例可以证明。

2012年,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落马被查,《法制日报》的记者随即对其所作所为展开了调查。当时,在山东省内,有关黄胜之“黄三亿”的民间传闻比比皆是,而与这些传闻相比,黄胜滥用权力最大的“实锤”,就是他在德州经济开发区主持建立的一栋巨大办公楼。

在去省政府赴任前的2005年,黄胜作为德州市委书记,在经济开发区修建了一座豪华办公楼。这栋办公楼不仅过于豪华,而且还有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特征,那就是其形状像极了黄胜的“黄”字。一名出租车司机告诉《法制日报》的记者,很多乘客去市政大楼都直接说去“黄楼”。一名领导在主持建设办公楼的过程中,为了自己的喜好影响建设,无疑是对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极不负责,同时也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

当然,不是每个追求特权与奢华的官员,都有黄胜这样把政府办公楼建成自己喜欢的样子的大权,但一个官员只要脑子里有这样的想法,一定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手里的那点权力“用到极致”。

2017年被“双开”的重庆市武隆区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张晓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就在十八大召开之后不久,张晓江便把大会精神和党性原则全都抛到了一边,不顾滨江新城管委会班子其他成员和干部职工反对,“强力督办”将办公大楼内的职工阅览室改建装修成了一个KTV唱歌房,多次在那里唱歌、喝酒、娱乐,全然不顾自己的职责和党政机关的形象。最终,张晓江因严重违纪违法被查,而他建设的这个KTV唱歌房,也成了他耻辱的痕迹。

要数起来,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江西贪官陈安众在落马前长期在宾馆里办公,被指“莺歌燕舞、花天酒地”;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也长期在豪华酒店包房办公,穷奢极侈;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时常出入高级会所,恨不得“每周都有一两次”……这些做法,无一不是这些落马官员心中特权意识作祟的表现。

对此,国家必须坚持加强对官员队伍理想信念的建设。事实表明,理想信念这个“压舱石”发生动摇,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出现松动,思想就会百病丛生,人生就会迷失方向,各种跑冒滴漏、出轨越界就在所难免。与此同时,一旦发现此类情况,有关部门必须对这样的官员加以严惩,如此方能形成有效的震慑,让特权思想不敢滋生。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9-09-20 14:33:15 25字 ( 0/24)

推荐观看国产电影:《霓虹灯下的哨兵》![福尔摩斯]

近日,据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官网消息,今年1月被带走接受审查调查的四川旺苍县委原书记刘亚洲,因涉嫌受贿罪,经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已由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向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刘亚洲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刘亚洲,听取了其委托的辩护人意见。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亚洲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开简历显示,刘亚洲生于1964年,1981年参加工作,落马前曾长期在四川广元任职,曾任广元市招商引资局局长、党组书记等职。2011年,刘亚洲得到升迁,调任旺苍县委副书记、县长,并于2016年任旺苍县委书记,直至今年1月被查。如今,刘亚洲已被提起公诉,相信法院对其进行审判的日子已经不会太远,而其此前被“双开”时,处分通报中提到的“在公共区域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安装指纹密码锁”这一追求特权、奢华办公的细节,也再次得到了媒体的关注,成为了报道的重点。

身为一名县处级干部,尽管刘亚洲在其任职的旺苍县党政机关中算得上是“一把手”,但这个“一把手”的身份带给他的,只能是与其肩上的责任相对应的合理待遇,而不能使其成为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肆意行使特权的“土皇帝”。然而,刘亚洲显然并没有认清自己的位置,在深陷腐败漩涡不能自拔的同时,特权思想也在他身上作起了祟,这才让他做出了“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加装密码锁”这样的事。

其实,这个细节与其说令人愤怒,给人更多的感觉其实是一种荒唐、滑稽的感觉——得是多么骄横而卑微的人格,才会在“卫生间”这样的事情上给自己找优越呢?更不要说其对私人卫生间加装密码锁的做法——简直活像是个明明没有多少家底,还要疑神疑鬼的“穷守财奴”。而这个细节,也深刻反映出了某些干部在办公之中追求特权,追求“奢华”的欲望是多么的强烈,以至于连这样的细节都不愿放过。

不过,尽管刘亚洲的这种做法可笑可鄙,社会却不能对此只是一笑置之。我们应当意识到:这种追求特权的思维,虽然在刘亚洲身上主要体现在了这个荒唐的细节上,但在其他官员身上,完全有可能表现为更严重、更恶劣,以至于浪费大量公帑的形式。对此,早有不少先例可以证明。

2012年,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落马被查,《法制日报》的记者随即对其所作所为展开了调查。当时,在山东省内,有关黄胜之“黄三亿”的民间传闻比比皆是,而与这些传闻相比,黄胜滥用权力最大的“实锤”,就是他在德州经济开发区主持建立的一栋巨大办公楼。

在去省政府赴任前的2005年,黄胜作为德州市委书记,在经济开发区修建了一座豪华办公楼。这栋办公楼不仅过于豪华,而且还有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特征,那就是其形状像极了黄胜的“黄”字。一名出租车司机告诉《法制日报》的记者,很多乘客去市政大楼都直接说去“黄楼”。一名领导在主持建设办公楼的过程中,为了自己的喜好影响建设,无疑是对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极不负责,同时也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

当然,不是每个追求特权与奢华的官员,都有黄胜这样把政府办公楼建成自己喜欢的样子的大权,但一个官员只要脑子里有这样的想法,一定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手里的那点权力“用到极致”。

2017年被“双开”的重庆市武隆区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张晓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就在十八大召开之后不久,张晓江便把大会精神和党性原则全都抛到了一边,不顾滨江新城管委会班子其他成员和干部职工反对,“强力督办”将办公大楼内的职工阅览室改建装修成了一个KTV唱歌房,多次在那里唱歌、喝酒、娱乐,全然不顾自己的职责和党政机关的形象。最终,张晓江因严重违纪违法被查,而他建设的这个KTV唱歌房,也成了他耻辱的痕迹。

要数起来,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江西贪官陈安众在落马前长期在宾馆里办公,被指“莺歌燕舞、花天酒地”;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也长期在豪华酒店包房办公,穷奢极侈;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时常出入高级会所,恨不得“每周都有一两次”……这些做法,无一不是这些落马官员心中特权意识作祟的表现。

对此,国家必须坚持加强对官员队伍理想信念的建设。事实表明,理想信念这个“压舱石”发生动摇,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出现松动,思想就会百病丛生,人生就会迷失方向,各种跑冒滴漏、出轨越界就在所难免。与此同时,一旦发现此类情况,有关部门必须对这样的官员加以严惩,如此方能形成有效的震慑,让特权思想不敢滋生。

郑子新 发表于  2019-09-20 14:35:55 65字 ( 0/17)

我只能说,权利要放在人民群众的监督下,不能是一句话,要有好的监督渠道和方法。人的自律性不是每一个人长时间都会有这种自强不息的品德。

近日,据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官网消息,今年1月被带走接受审查调查的四川旺苍县委原书记刘亚洲,因涉嫌受贿罪,经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已由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向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刘亚洲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刘亚洲,听取了其委托的辩护人意见。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亚洲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开简历显示,刘亚洲生于1964年,1981年参加工作,落马前曾长期在四川广元任职,曾任广元市招商引资局局长、党组书记等职。2011年,刘亚洲得到升迁,调任旺苍县委副书记、县长,并于2016年任旺苍县委书记,直至今年1月被查。如今,刘亚洲已被提起公诉,相信法院对其进行审判的日子已经不会太远,而其此前被“双开”时,处分通报中提到的“在公共区域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安装指纹密码锁”这一追求特权、奢华办公的细节,也再次得到了媒体的关注,成为了报道的重点。

身为一名县处级干部,尽管刘亚洲在其任职的旺苍县党政机关中算得上是“一把手”,但这个“一把手”的身份带给他的,只能是与其肩上的责任相对应的合理待遇,而不能使其成为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肆意行使特权的“土皇帝”。然而,刘亚洲显然并没有认清自己的位置,在深陷腐败漩涡不能自拔的同时,特权思想也在他身上作起了祟,这才让他做出了“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加装密码锁”这样的事。

其实,这个细节与其说令人愤怒,给人更多的感觉其实是一种荒唐、滑稽的感觉——得是多么骄横而卑微的人格,才会在“卫生间”这样的事情上给自己找优越呢?更不要说其对私人卫生间加装密码锁的做法——简直活像是个明明没有多少家底,还要疑神疑鬼的“穷守财奴”。而这个细节,也深刻反映出了某些干部在办公之中追求特权,追求“奢华”的欲望是多么的强烈,以至于连这样的细节都不愿放过。

不过,尽管刘亚洲的这种做法可笑可鄙,社会却不能对此只是一笑置之。我们应当意识到:这种追求特权的思维,虽然在刘亚洲身上主要体现在了这个荒唐的细节上,但在其他官员身上,完全有可能表现为更严重、更恶劣,以至于浪费大量公帑的形式。对此,早有不少先例可以证明。

2012年,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落马被查,《法制日报》的记者随即对其所作所为展开了调查。当时,在山东省内,有关黄胜之“黄三亿”的民间传闻比比皆是,而与这些传闻相比,黄胜滥用权力最大的“实锤”,就是他在德州经济开发区主持建立的一栋巨大办公楼。

在去省政府赴任前的2005年,黄胜作为德州市委书记,在经济开发区修建了一座豪华办公楼。这栋办公楼不仅过于豪华,而且还有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特征,那就是其形状像极了黄胜的“黄”字。一名出租车司机告诉《法制日报》的记者,很多乘客去市政大楼都直接说去“黄楼”。一名领导在主持建设办公楼的过程中,为了自己的喜好影响建设,无疑是对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极不负责,同时也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

当然,不是每个追求特权与奢华的官员,都有黄胜这样把政府办公楼建成自己喜欢的样子的大权,但一个官员只要脑子里有这样的想法,一定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手里的那点权力“用到极致”。

2017年被“双开”的重庆市武隆区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张晓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就在十八大召开之后不久,张晓江便把大会精神和党性原则全都抛到了一边,不顾滨江新城管委会班子其他成员和干部职工反对,“强力督办”将办公大楼内的职工阅览室改建装修成了一个KTV唱歌房,多次在那里唱歌、喝酒、娱乐,全然不顾自己的职责和党政机关的形象。最终,张晓江因严重违纪违法被查,而他建设的这个KTV唱歌房,也成了他耻辱的痕迹。

要数起来,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江西贪官陈安众在落马前长期在宾馆里办公,被指“莺歌燕舞、花天酒地”;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也长期在豪华酒店包房办公,穷奢极侈;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时常出入高级会所,恨不得“每周都有一两次”……这些做法,无一不是这些落马官员心中特权意识作祟的表现。

对此,国家必须坚持加强对官员队伍理想信念的建设。事实表明,理想信念这个“压舱石”发生动摇,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出现松动,思想就会百病丛生,人生就会迷失方向,各种跑冒滴漏、出轨越界就在所难免。与此同时,一旦发现此类情况,有关部门必须对这样的官员加以严惩,如此方能形成有效的震慑,让特权思想不敢滋生。

一鹤排空 发表于  2019-09-20 16:22:37 212字 ( 0/23)

大搞特权,忘记了党性原则,落马中午不会有,是早晚的事。作为人民公仆辜负了人民赋予自己的神圣使命,反而拿着它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这些败类不除,不足以镇民愤。远离

近日,据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官网消息,今年1月被带走接受审查调查的四川旺苍县委原书记刘亚洲,因涉嫌受贿罪,经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已由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向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刘亚洲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刘亚洲,听取了其委托的辩护人意见。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亚洲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开简历显示,刘亚洲生于1964年,1981年参加工作,落马前曾长期在四川广元任职,曾任广元市招商引资局局长、党组书记等职。2011年,刘亚洲得到升迁,调任旺苍县委副书记、县长,并于2016年任旺苍县委书记,直至今年1月被查。如今,刘亚洲已被提起公诉,相信法院对其进行审判的日子已经不会太远,而其此前被“双开”时,处分通报中提到的“在公共区域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安装指纹密码锁”这一追求特权、奢华办公的细节,也再次得到了媒体的关注,成为了报道的重点。

身为一名县处级干部,尽管刘亚洲在其任职的旺苍县党政机关中算得上是“一把手”,但这个“一把手”的身份带给他的,只能是与其肩上的责任相对应的合理待遇,而不能使其成为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肆意行使特权的“土皇帝”。然而,刘亚洲显然并没有认清自己的位置,在深陷腐败漩涡不能自拔的同时,特权思想也在他身上作起了祟,这才让他做出了“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加装密码锁”这样的事。

其实,这个细节与其说令人愤怒,给人更多的感觉其实是一种荒唐、滑稽的感觉——得是多么骄横而卑微的人格,才会在“卫生间”这样的事情上给自己找优越呢?更不要说其对私人卫生间加装密码锁的做法——简直活像是个明明没有多少家底,还要疑神疑鬼的“穷守财奴”。而这个细节,也深刻反映出了某些干部在办公之中追求特权,追求“奢华”的欲望是多么的强烈,以至于连这样的细节都不愿放过。

不过,尽管刘亚洲的这种做法可笑可鄙,社会却不能对此只是一笑置之。我们应当意识到:这种追求特权的思维,虽然在刘亚洲身上主要体现在了这个荒唐的细节上,但在其他官员身上,完全有可能表现为更严重、更恶劣,以至于浪费大量公帑的形式。对此,早有不少先例可以证明。

2012年,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落马被查,《法制日报》的记者随即对其所作所为展开了调查。当时,在山东省内,有关黄胜之“黄三亿”的民间传闻比比皆是,而与这些传闻相比,黄胜滥用权力最大的“实锤”,就是他在德州经济开发区主持建立的一栋巨大办公楼。

在去省政府赴任前的2005年,黄胜作为德州市委书记,在经济开发区修建了一座豪华办公楼。这栋办公楼不仅过于豪华,而且还有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特征,那就是其形状像极了黄胜的“黄”字。一名出租车司机告诉《法制日报》的记者,很多乘客去市政大楼都直接说去“黄楼”。一名领导在主持建设办公楼的过程中,为了自己的喜好影响建设,无疑是对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极不负责,同时也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

当然,不是每个追求特权与奢华的官员,都有黄胜这样把政府办公楼建成自己喜欢的样子的大权,但一个官员只要脑子里有这样的想法,一定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手里的那点权力“用到极致”。

2017年被“双开”的重庆市武隆区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张晓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就在十八大召开之后不久,张晓江便把大会精神和党性原则全都抛到了一边,不顾滨江新城管委会班子其他成员和干部职工反对,“强力督办”将办公大楼内的职工阅览室改建装修成了一个KTV唱歌房,多次在那里唱歌、喝酒、娱乐,全然不顾自己的职责和党政机关的形象。最终,张晓江因严重违纪违法被查,而他建设的这个KTV唱歌房,也成了他耻辱的痕迹。

要数起来,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江西贪官陈安众在落马前长期在宾馆里办公,被指“莺歌燕舞、花天酒地”;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也长期在豪华酒店包房办公,穷奢极侈;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时常出入高级会所,恨不得“每周都有一两次”……这些做法,无一不是这些落马官员心中特权意识作祟的表现。

对此,国家必须坚持加强对官员队伍理想信念的建设。事实表明,理想信念这个“压舱石”发生动摇,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出现松动,思想就会百病丛生,人生就会迷失方向,各种跑冒滴漏、出轨越界就在所难免。与此同时,一旦发现此类情况,有关部门必须对这样的官员加以严惩,如此方能形成有效的震慑,让特权思想不敢滋生。

audiooo 发表于  2019-09-20 17:02:47 16字 ( 0/30)

腐败是毒瘤,各种监督不能打折扣。

近日,据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官网消息,今年1月被带走接受审查调查的四川旺苍县委原书记刘亚洲,因涉嫌受贿罪,经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已由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向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刘亚洲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刘亚洲,听取了其委托的辩护人意见。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亚洲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开简历显示,刘亚洲生于1964年,1981年参加工作,落马前曾长期在四川广元任职,曾任广元市招商引资局局长、党组书记等职。2011年,刘亚洲得到升迁,调任旺苍县委副书记、县长,并于2016年任旺苍县委书记,直至今年1月被查。如今,刘亚洲已被提起公诉,相信法院对其进行审判的日子已经不会太远,而其此前被“双开”时,处分通报中提到的“在公共区域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安装指纹密码锁”这一追求特权、奢华办公的细节,也再次得到了媒体的关注,成为了报道的重点。

身为一名县处级干部,尽管刘亚洲在其任职的旺苍县党政机关中算得上是“一把手”,但这个“一把手”的身份带给他的,只能是与其肩上的责任相对应的合理待遇,而不能使其成为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肆意行使特权的“土皇帝”。然而,刘亚洲显然并没有认清自己的位置,在深陷腐败漩涡不能自拔的同时,特权思想也在他身上作起了祟,这才让他做出了“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加装密码锁”这样的事。

其实,这个细节与其说令人愤怒,给人更多的感觉其实是一种荒唐、滑稽的感觉——得是多么骄横而卑微的人格,才会在“卫生间”这样的事情上给自己找优越呢?更不要说其对私人卫生间加装密码锁的做法——简直活像是个明明没有多少家底,还要疑神疑鬼的“穷守财奴”。而这个细节,也深刻反映出了某些干部在办公之中追求特权,追求“奢华”的欲望是多么的强烈,以至于连这样的细节都不愿放过。

不过,尽管刘亚洲的这种做法可笑可鄙,社会却不能对此只是一笑置之。我们应当意识到:这种追求特权的思维,虽然在刘亚洲身上主要体现在了这个荒唐的细节上,但在其他官员身上,完全有可能表现为更严重、更恶劣,以至于浪费大量公帑的形式。对此,早有不少先例可以证明。

2012年,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落马被查,《法制日报》的记者随即对其所作所为展开了调查。当时,在山东省内,有关黄胜之“黄三亿”的民间传闻比比皆是,而与这些传闻相比,黄胜滥用权力最大的“实锤”,就是他在德州经济开发区主持建立的一栋巨大办公楼。

在去省政府赴任前的2005年,黄胜作为德州市委书记,在经济开发区修建了一座豪华办公楼。这栋办公楼不仅过于豪华,而且还有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特征,那就是其形状像极了黄胜的“黄”字。一名出租车司机告诉《法制日报》的记者,很多乘客去市政大楼都直接说去“黄楼”。一名领导在主持建设办公楼的过程中,为了自己的喜好影响建设,无疑是对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极不负责,同时也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

当然,不是每个追求特权与奢华的官员,都有黄胜这样把政府办公楼建成自己喜欢的样子的大权,但一个官员只要脑子里有这样的想法,一定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手里的那点权力“用到极致”。

2017年被“双开”的重庆市武隆区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张晓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就在十八大召开之后不久,张晓江便把大会精神和党性原则全都抛到了一边,不顾滨江新城管委会班子其他成员和干部职工反对,“强力督办”将办公大楼内的职工阅览室改建装修成了一个KTV唱歌房,多次在那里唱歌、喝酒、娱乐,全然不顾自己的职责和党政机关的形象。最终,张晓江因严重违纪违法被查,而他建设的这个KTV唱歌房,也成了他耻辱的痕迹。

要数起来,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江西贪官陈安众在落马前长期在宾馆里办公,被指“莺歌燕舞、花天酒地”;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也长期在豪华酒店包房办公,穷奢极侈;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时常出入高级会所,恨不得“每周都有一两次”……这些做法,无一不是这些落马官员心中特权意识作祟的表现。

对此,国家必须坚持加强对官员队伍理想信念的建设。事实表明,理想信念这个“压舱石”发生动摇,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出现松动,思想就会百病丛生,人生就会迷失方向,各种跑冒滴漏、出轨越界就在所难免。与此同时,一旦发现此类情况,有关部门必须对这样的官员加以严惩,如此方能形成有效的震慑,让特权思想不敢滋生。

18041314327 发表于  2019-09-20 17:26:43 10字 ( 0/12)

??????????

近日,据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官网消息,今年1月被带走接受审查调查的四川旺苍县委原书记刘亚洲,因涉嫌受贿罪,经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已由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向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刘亚洲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刘亚洲,听取了其委托的辩护人意见。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亚洲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开简历显示,刘亚洲生于1964年,1981年参加工作,落马前曾长期在四川广元任职,曾任广元市招商引资局局长、党组书记等职。2011年,刘亚洲得到升迁,调任旺苍县委副书记、县长,并于2016年任旺苍县委书记,直至今年1月被查。如今,刘亚洲已被提起公诉,相信法院对其进行审判的日子已经不会太远,而其此前被“双开”时,处分通报中提到的“在公共区域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安装指纹密码锁”这一追求特权、奢华办公的细节,也再次得到了媒体的关注,成为了报道的重点。

身为一名县处级干部,尽管刘亚洲在其任职的旺苍县党政机关中算得上是“一把手”,但这个“一把手”的身份带给他的,只能是与其肩上的责任相对应的合理待遇,而不能使其成为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肆意行使特权的“土皇帝”。然而,刘亚洲显然并没有认清自己的位置,在深陷腐败漩涡不能自拔的同时,特权思想也在他身上作起了祟,这才让他做出了“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加装密码锁”这样的事。

其实,这个细节与其说令人愤怒,给人更多的感觉其实是一种荒唐、滑稽的感觉——得是多么骄横而卑微的人格,才会在“卫生间”这样的事情上给自己找优越呢?更不要说其对私人卫生间加装密码锁的做法——简直活像是个明明没有多少家底,还要疑神疑鬼的“穷守财奴”。而这个细节,也深刻反映出了某些干部在办公之中追求特权,追求“奢华”的欲望是多么的强烈,以至于连这样的细节都不愿放过。

不过,尽管刘亚洲的这种做法可笑可鄙,社会却不能对此只是一笑置之。我们应当意识到:这种追求特权的思维,虽然在刘亚洲身上主要体现在了这个荒唐的细节上,但在其他官员身上,完全有可能表现为更严重、更恶劣,以至于浪费大量公帑的形式。对此,早有不少先例可以证明。

2012年,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落马被查,《法制日报》的记者随即对其所作所为展开了调查。当时,在山东省内,有关黄胜之“黄三亿”的民间传闻比比皆是,而与这些传闻相比,黄胜滥用权力最大的“实锤”,就是他在德州经济开发区主持建立的一栋巨大办公楼。

在去省政府赴任前的2005年,黄胜作为德州市委书记,在经济开发区修建了一座豪华办公楼。这栋办公楼不仅过于豪华,而且还有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特征,那就是其形状像极了黄胜的“黄”字。一名出租车司机告诉《法制日报》的记者,很多乘客去市政大楼都直接说去“黄楼”。一名领导在主持建设办公楼的过程中,为了自己的喜好影响建设,无疑是对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极不负责,同时也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

当然,不是每个追求特权与奢华的官员,都有黄胜这样把政府办公楼建成自己喜欢的样子的大权,但一个官员只要脑子里有这样的想法,一定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手里的那点权力“用到极致”。

2017年被“双开”的重庆市武隆区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张晓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就在十八大召开之后不久,张晓江便把大会精神和党性原则全都抛到了一边,不顾滨江新城管委会班子其他成员和干部职工反对,“强力督办”将办公大楼内的职工阅览室改建装修成了一个KTV唱歌房,多次在那里唱歌、喝酒、娱乐,全然不顾自己的职责和党政机关的形象。最终,张晓江因严重违纪违法被查,而他建设的这个KTV唱歌房,也成了他耻辱的痕迹。

要数起来,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江西贪官陈安众在落马前长期在宾馆里办公,被指“莺歌燕舞、花天酒地”;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也长期在豪华酒店包房办公,穷奢极侈;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时常出入高级会所,恨不得“每周都有一两次”……这些做法,无一不是这些落马官员心中特权意识作祟的表现。

对此,国家必须坚持加强对官员队伍理想信念的建设。事实表明,理想信念这个“压舱石”发生动摇,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出现松动,思想就会百病丛生,人生就会迷失方向,各种跑冒滴漏、出轨越界就在所难免。与此同时,一旦发现此类情况,有关部门必须对这样的官员加以严惩,如此方能形成有效的震慑,让特权思想不敢滋生。

湖北精医眼镜 发表于  2019-09-21 07:10:08 30字 ( 0/16)

卫生间加锁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恐怕还有比尿屎还脏的交易?

近日,据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官网消息,今年1月被带走接受审查调查的四川旺苍县委原书记刘亚洲,因涉嫌受贿罪,经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已由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向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刘亚洲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刘亚洲,听取了其委托的辩护人意见。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亚洲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开简历显示,刘亚洲生于1964年,1981年参加工作,落马前曾长期在四川广元任职,曾任广元市招商引资局局长、党组书记等职。2011年,刘亚洲得到升迁,调任旺苍县委副书记、县长,并于2016年任旺苍县委书记,直至今年1月被查。如今,刘亚洲已被提起公诉,相信法院对其进行审判的日子已经不会太远,而其此前被“双开”时,处分通报中提到的“在公共区域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安装指纹密码锁”这一追求特权、奢华办公的细节,也再次得到了媒体的关注,成为了报道的重点。

身为一名县处级干部,尽管刘亚洲在其任职的旺苍县党政机关中算得上是“一把手”,但这个“一把手”的身份带给他的,只能是与其肩上的责任相对应的合理待遇,而不能使其成为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肆意行使特权的“土皇帝”。然而,刘亚洲显然并没有认清自己的位置,在深陷腐败漩涡不能自拔的同时,特权思想也在他身上作起了祟,这才让他做出了“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加装密码锁”这样的事。

其实,这个细节与其说令人愤怒,给人更多的感觉其实是一种荒唐、滑稽的感觉——得是多么骄横而卑微的人格,才会在“卫生间”这样的事情上给自己找优越呢?更不要说其对私人卫生间加装密码锁的做法——简直活像是个明明没有多少家底,还要疑神疑鬼的“穷守财奴”。而这个细节,也深刻反映出了某些干部在办公之中追求特权,追求“奢华”的欲望是多么的强烈,以至于连这样的细节都不愿放过。

不过,尽管刘亚洲的这种做法可笑可鄙,社会却不能对此只是一笑置之。我们应当意识到:这种追求特权的思维,虽然在刘亚洲身上主要体现在了这个荒唐的细节上,但在其他官员身上,完全有可能表现为更严重、更恶劣,以至于浪费大量公帑的形式。对此,早有不少先例可以证明。

2012年,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落马被查,《法制日报》的记者随即对其所作所为展开了调查。当时,在山东省内,有关黄胜之“黄三亿”的民间传闻比比皆是,而与这些传闻相比,黄胜滥用权力最大的“实锤”,就是他在德州经济开发区主持建立的一栋巨大办公楼。

在去省政府赴任前的2005年,黄胜作为德州市委书记,在经济开发区修建了一座豪华办公楼。这栋办公楼不仅过于豪华,而且还有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特征,那就是其形状像极了黄胜的“黄”字。一名出租车司机告诉《法制日报》的记者,很多乘客去市政大楼都直接说去“黄楼”。一名领导在主持建设办公楼的过程中,为了自己的喜好影响建设,无疑是对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极不负责,同时也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

当然,不是每个追求特权与奢华的官员,都有黄胜这样把政府办公楼建成自己喜欢的样子的大权,但一个官员只要脑子里有这样的想法,一定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手里的那点权力“用到极致”。

2017年被“双开”的重庆市武隆区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张晓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就在十八大召开之后不久,张晓江便把大会精神和党性原则全都抛到了一边,不顾滨江新城管委会班子其他成员和干部职工反对,“强力督办”将办公大楼内的职工阅览室改建装修成了一个KTV唱歌房,多次在那里唱歌、喝酒、娱乐,全然不顾自己的职责和党政机关的形象。最终,张晓江因严重违纪违法被查,而他建设的这个KTV唱歌房,也成了他耻辱的痕迹。

要数起来,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江西贪官陈安众在落马前长期在宾馆里办公,被指“莺歌燕舞、花天酒地”;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也长期在豪华酒店包房办公,穷奢极侈;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时常出入高级会所,恨不得“每周都有一两次”……这些做法,无一不是这些落马官员心中特权意识作祟的表现。

对此,国家必须坚持加强对官员队伍理想信念的建设。事实表明,理想信念这个“压舱石”发生动摇,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出现松动,思想就会百病丛生,人生就会迷失方向,各种跑冒滴漏、出轨越界就在所难免。与此同时,一旦发现此类情况,有关部门必须对这样的官员加以严惩,如此方能形成有效的震慑,让特权思想不敢滋生。

海棠佳人587 发表于  2019-09-21 09:19:01 23字 ( 0/15)

明里暗里利益输送,官场现行记。何止这个不一般?

近日,据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官网消息,今年1月被带走接受审查调查的四川旺苍县委原书记刘亚洲,因涉嫌受贿罪,经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已由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向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刘亚洲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刘亚洲,听取了其委托的辩护人意见。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亚洲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开简历显示,刘亚洲生于1964年,1981年参加工作,落马前曾长期在四川广元任职,曾任广元市招商引资局局长、党组书记等职。2011年,刘亚洲得到升迁,调任旺苍县委副书记、县长,并于2016年任旺苍县委书记,直至今年1月被查。如今,刘亚洲已被提起公诉,相信法院对其进行审判的日子已经不会太远,而其此前被“双开”时,处分通报中提到的“在公共区域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安装指纹密码锁”这一追求特权、奢华办公的细节,也再次得到了媒体的关注,成为了报道的重点。

身为一名县处级干部,尽管刘亚洲在其任职的旺苍县党政机关中算得上是“一把手”,但这个“一把手”的身份带给他的,只能是与其肩上的责任相对应的合理待遇,而不能使其成为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肆意行使特权的“土皇帝”。然而,刘亚洲显然并没有认清自己的位置,在深陷腐败漩涡不能自拔的同时,特权思想也在他身上作起了祟,这才让他做出了“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加装密码锁”这样的事。

其实,这个细节与其说令人愤怒,给人更多的感觉其实是一种荒唐、滑稽的感觉——得是多么骄横而卑微的人格,才会在“卫生间”这样的事情上给自己找优越呢?更不要说其对私人卫生间加装密码锁的做法——简直活像是个明明没有多少家底,还要疑神疑鬼的“穷守财奴”。而这个细节,也深刻反映出了某些干部在办公之中追求特权,追求“奢华”的欲望是多么的强烈,以至于连这样的细节都不愿放过。

不过,尽管刘亚洲的这种做法可笑可鄙,社会却不能对此只是一笑置之。我们应当意识到:这种追求特权的思维,虽然在刘亚洲身上主要体现在了这个荒唐的细节上,但在其他官员身上,完全有可能表现为更严重、更恶劣,以至于浪费大量公帑的形式。对此,早有不少先例可以证明。

2012年,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落马被查,《法制日报》的记者随即对其所作所为展开了调查。当时,在山东省内,有关黄胜之“黄三亿”的民间传闻比比皆是,而与这些传闻相比,黄胜滥用权力最大的“实锤”,就是他在德州经济开发区主持建立的一栋巨大办公楼。

在去省政府赴任前的2005年,黄胜作为德州市委书记,在经济开发区修建了一座豪华办公楼。这栋办公楼不仅过于豪华,而且还有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特征,那就是其形状像极了黄胜的“黄”字。一名出租车司机告诉《法制日报》的记者,很多乘客去市政大楼都直接说去“黄楼”。一名领导在主持建设办公楼的过程中,为了自己的喜好影响建设,无疑是对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极不负责,同时也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

当然,不是每个追求特权与奢华的官员,都有黄胜这样把政府办公楼建成自己喜欢的样子的大权,但一个官员只要脑子里有这样的想法,一定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手里的那点权力“用到极致”。

2017年被“双开”的重庆市武隆区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张晓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就在十八大召开之后不久,张晓江便把大会精神和党性原则全都抛到了一边,不顾滨江新城管委会班子其他成员和干部职工反对,“强力督办”将办公大楼内的职工阅览室改建装修成了一个KTV唱歌房,多次在那里唱歌、喝酒、娱乐,全然不顾自己的职责和党政机关的形象。最终,张晓江因严重违纪违法被查,而他建设的这个KTV唱歌房,也成了他耻辱的痕迹。

要数起来,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江西贪官陈安众在落马前长期在宾馆里办公,被指“莺歌燕舞、花天酒地”;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也长期在豪华酒店包房办公,穷奢极侈;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时常出入高级会所,恨不得“每周都有一两次”……这些做法,无一不是这些落马官员心中特权意识作祟的表现。

对此,国家必须坚持加强对官员队伍理想信念的建设。事实表明,理想信念这个“压舱石”发生动摇,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出现松动,思想就会百病丛生,人生就会迷失方向,各种跑冒滴漏、出轨越界就在所难免。与此同时,一旦发现此类情况,有关部门必须对这样的官员加以严惩,如此方能形成有效的震慑,让特权思想不敢滋生。

绵阳愚翁周俊 发表于  2019-09-21 12:51:00 15字 ( 0/41)

德不配位,自以为是,必然这样。

近日,据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官网消息,今年1月被带走接受审查调查的四川旺苍县委原书记刘亚洲,因涉嫌受贿罪,经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已由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向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刘亚洲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刘亚洲,听取了其委托的辩护人意见。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亚洲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开简历显示,刘亚洲生于1964年,1981年参加工作,落马前曾长期在四川广元任职,曾任广元市招商引资局局长、党组书记等职。2011年,刘亚洲得到升迁,调任旺苍县委副书记、县长,并于2016年任旺苍县委书记,直至今年1月被查。如今,刘亚洲已被提起公诉,相信法院对其进行审判的日子已经不会太远,而其此前被“双开”时,处分通报中提到的“在公共区域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安装指纹密码锁”这一追求特权、奢华办公的细节,也再次得到了媒体的关注,成为了报道的重点。

身为一名县处级干部,尽管刘亚洲在其任职的旺苍县党政机关中算得上是“一把手”,但这个“一把手”的身份带给他的,只能是与其肩上的责任相对应的合理待遇,而不能使其成为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肆意行使特权的“土皇帝”。然而,刘亚洲显然并没有认清自己的位置,在深陷腐败漩涡不能自拔的同时,特权思想也在他身上作起了祟,这才让他做出了“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加装密码锁”这样的事。

其实,这个细节与其说令人愤怒,给人更多的感觉其实是一种荒唐、滑稽的感觉——得是多么骄横而卑微的人格,才会在“卫生间”这样的事情上给自己找优越呢?更不要说其对私人卫生间加装密码锁的做法——简直活像是个明明没有多少家底,还要疑神疑鬼的“穷守财奴”。而这个细节,也深刻反映出了某些干部在办公之中追求特权,追求“奢华”的欲望是多么的强烈,以至于连这样的细节都不愿放过。

不过,尽管刘亚洲的这种做法可笑可鄙,社会却不能对此只是一笑置之。我们应当意识到:这种追求特权的思维,虽然在刘亚洲身上主要体现在了这个荒唐的细节上,但在其他官员身上,完全有可能表现为更严重、更恶劣,以至于浪费大量公帑的形式。对此,早有不少先例可以证明。

2012年,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落马被查,《法制日报》的记者随即对其所作所为展开了调查。当时,在山东省内,有关黄胜之“黄三亿”的民间传闻比比皆是,而与这些传闻相比,黄胜滥用权力最大的“实锤”,就是他在德州经济开发区主持建立的一栋巨大办公楼。

在去省政府赴任前的2005年,黄胜作为德州市委书记,在经济开发区修建了一座豪华办公楼。这栋办公楼不仅过于豪华,而且还有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特征,那就是其形状像极了黄胜的“黄”字。一名出租车司机告诉《法制日报》的记者,很多乘客去市政大楼都直接说去“黄楼”。一名领导在主持建设办公楼的过程中,为了自己的喜好影响建设,无疑是对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极不负责,同时也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

当然,不是每个追求特权与奢华的官员,都有黄胜这样把政府办公楼建成自己喜欢的样子的大权,但一个官员只要脑子里有这样的想法,一定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手里的那点权力“用到极致”。

2017年被“双开”的重庆市武隆区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张晓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就在十八大召开之后不久,张晓江便把大会精神和党性原则全都抛到了一边,不顾滨江新城管委会班子其他成员和干部职工反对,“强力督办”将办公大楼内的职工阅览室改建装修成了一个KTV唱歌房,多次在那里唱歌、喝酒、娱乐,全然不顾自己的职责和党政机关的形象。最终,张晓江因严重违纪违法被查,而他建设的这个KTV唱歌房,也成了他耻辱的痕迹。

要数起来,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江西贪官陈安众在落马前长期在宾馆里办公,被指“莺歌燕舞、花天酒地”;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也长期在豪华酒店包房办公,穷奢极侈;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时常出入高级会所,恨不得“每周都有一两次”……这些做法,无一不是这些落马官员心中特权意识作祟的表现。

对此,国家必须坚持加强对官员队伍理想信念的建设。事实表明,理想信念这个“压舱石”发生动摇,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出现松动,思想就会百病丛生,人生就会迷失方向,各种跑冒滴漏、出轨越界就在所难免。与此同时,一旦发现此类情况,有关部门必须对这样的官员加以严惩,如此方能形成有效的震慑,让特权思想不敢滋生。

悠悠对小河 发表于  2019-09-21 15:34:38 0字 ( 0/13)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生活腐化,犯罪的根源,必须露头就拔!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生活腐化,犯罪的根源,必须露头就拔!

近日,据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官网消息,今年1月被带走接受审查调查的四川旺苍县委原书记刘亚洲,因涉嫌受贿罪,经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已由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向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刘亚洲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刘亚洲,听取了其委托的辩护人意见。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亚洲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开简历显示,刘亚洲生于1964年,1981年参加工作,落马前曾长期在四川广元任职,曾任广元市招商引资局局长、党组书记等职。2011年,刘亚洲得到升迁,调任旺苍县委副书记、县长,并于2016年任旺苍县委书记,直至今年1月被查。如今,刘亚洲已被提起公诉,相信法院对其进行审判的日子已经不会太远,而其此前被“双开”时,处分通报中提到的“在公共区域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安装指纹密码锁”这一追求特权、奢华办公的细节,也再次得到了媒体的关注,成为了报道的重点。

身为一名县处级干部,尽管刘亚洲在其任职的旺苍县党政机关中算得上是“一把手”,但这个“一把手”的身份带给他的,只能是与其肩上的责任相对应的合理待遇,而不能使其成为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肆意行使特权的“土皇帝”。然而,刘亚洲显然并没有认清自己的位置,在深陷腐败漩涡不能自拔的同时,特权思想也在他身上作起了祟,这才让他做出了“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加装密码锁”这样的事。

其实,这个细节与其说令人愤怒,给人更多的感觉其实是一种荒唐、滑稽的感觉——得是多么骄横而卑微的人格,才会在“卫生间”这样的事情上给自己找优越呢?更不要说其对私人卫生间加装密码锁的做法——简直活像是个明明没有多少家底,还要疑神疑鬼的“穷守财奴”。而这个细节,也深刻反映出了某些干部在办公之中追求特权,追求“奢华”的欲望是多么的强烈,以至于连这样的细节都不愿放过。

不过,尽管刘亚洲的这种做法可笑可鄙,社会却不能对此只是一笑置之。我们应当意识到:这种追求特权的思维,虽然在刘亚洲身上主要体现在了这个荒唐的细节上,但在其他官员身上,完全有可能表现为更严重、更恶劣,以至于浪费大量公帑的形式。对此,早有不少先例可以证明。

2012年,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落马被查,《法制日报》的记者随即对其所作所为展开了调查。当时,在山东省内,有关黄胜之“黄三亿”的民间传闻比比皆是,而与这些传闻相比,黄胜滥用权力最大的“实锤”,就是他在德州经济开发区主持建立的一栋巨大办公楼。

在去省政府赴任前的2005年,黄胜作为德州市委书记,在经济开发区修建了一座豪华办公楼。这栋办公楼不仅过于豪华,而且还有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特征,那就是其形状像极了黄胜的“黄”字。一名出租车司机告诉《法制日报》的记者,很多乘客去市政大楼都直接说去“黄楼”。一名领导在主持建设办公楼的过程中,为了自己的喜好影响建设,无疑是对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极不负责,同时也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

当然,不是每个追求特权与奢华的官员,都有黄胜这样把政府办公楼建成自己喜欢的样子的大权,但一个官员只要脑子里有这样的想法,一定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手里的那点权力“用到极致”。

2017年被“双开”的重庆市武隆区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张晓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就在十八大召开之后不久,张晓江便把大会精神和党性原则全都抛到了一边,不顾滨江新城管委会班子其他成员和干部职工反对,“强力督办”将办公大楼内的职工阅览室改建装修成了一个KTV唱歌房,多次在那里唱歌、喝酒、娱乐,全然不顾自己的职责和党政机关的形象。最终,张晓江因严重违纪违法被查,而他建设的这个KTV唱歌房,也成了他耻辱的痕迹。

要数起来,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江西贪官陈安众在落马前长期在宾馆里办公,被指“莺歌燕舞、花天酒地”;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也长期在豪华酒店包房办公,穷奢极侈;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时常出入高级会所,恨不得“每周都有一两次”……这些做法,无一不是这些落马官员心中特权意识作祟的表现。

对此,国家必须坚持加强对官员队伍理想信念的建设。事实表明,理想信念这个“压舱石”发生动摇,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出现松动,思想就会百病丛生,人生就会迷失方向,各种跑冒滴漏、出轨越界就在所难免。与此同时,一旦发现此类情况,有关部门必须对这样的官员加以严惩,如此方能形成有效的震慑,让特权思想不敢滋生。

教育只是文化的开始 发表于  2019-09-21 16:04:21 21字 ( 0/14)

当“土皇帝”是许多心术不正的人的人生追求;

近日,据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官网消息,今年1月被带走接受审查调查的四川旺苍县委原书记刘亚洲,因涉嫌受贿罪,经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已由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向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刘亚洲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刘亚洲,听取了其委托的辩护人意见。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亚洲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开简历显示,刘亚洲生于1964年,1981年参加工作,落马前曾长期在四川广元任职,曾任广元市招商引资局局长、党组书记等职。2011年,刘亚洲得到升迁,调任旺苍县委副书记、县长,并于2016年任旺苍县委书记,直至今年1月被查。如今,刘亚洲已被提起公诉,相信法院对其进行审判的日子已经不会太远,而其此前被“双开”时,处分通报中提到的“在公共区域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安装指纹密码锁”这一追求特权、奢华办公的细节,也再次得到了媒体的关注,成为了报道的重点。

身为一名县处级干部,尽管刘亚洲在其任职的旺苍县党政机关中算得上是“一把手”,但这个“一把手”的身份带给他的,只能是与其肩上的责任相对应的合理待遇,而不能使其成为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肆意行使特权的“土皇帝”。然而,刘亚洲显然并没有认清自己的位置,在深陷腐败漩涡不能自拔的同时,特权思想也在他身上作起了祟,这才让他做出了“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加装密码锁”这样的事。

其实,这个细节与其说令人愤怒,给人更多的感觉其实是一种荒唐、滑稽的感觉——得是多么骄横而卑微的人格,才会在“卫生间”这样的事情上给自己找优越呢?更不要说其对私人卫生间加装密码锁的做法——简直活像是个明明没有多少家底,还要疑神疑鬼的“穷守财奴”。而这个细节,也深刻反映出了某些干部在办公之中追求特权,追求“奢华”的欲望是多么的强烈,以至于连这样的细节都不愿放过。

不过,尽管刘亚洲的这种做法可笑可鄙,社会却不能对此只是一笑置之。我们应当意识到:这种追求特权的思维,虽然在刘亚洲身上主要体现在了这个荒唐的细节上,但在其他官员身上,完全有可能表现为更严重、更恶劣,以至于浪费大量公帑的形式。对此,早有不少先例可以证明。

2012年,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落马被查,《法制日报》的记者随即对其所作所为展开了调查。当时,在山东省内,有关黄胜之“黄三亿”的民间传闻比比皆是,而与这些传闻相比,黄胜滥用权力最大的“实锤”,就是他在德州经济开发区主持建立的一栋巨大办公楼。

在去省政府赴任前的2005年,黄胜作为德州市委书记,在经济开发区修建了一座豪华办公楼。这栋办公楼不仅过于豪华,而且还有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特征,那就是其形状像极了黄胜的“黄”字。一名出租车司机告诉《法制日报》的记者,很多乘客去市政大楼都直接说去“黄楼”。一名领导在主持建设办公楼的过程中,为了自己的喜好影响建设,无疑是对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极不负责,同时也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

当然,不是每个追求特权与奢华的官员,都有黄胜这样把政府办公楼建成自己喜欢的样子的大权,但一个官员只要脑子里有这样的想法,一定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手里的那点权力“用到极致”。

2017年被“双开”的重庆市武隆区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张晓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就在十八大召开之后不久,张晓江便把大会精神和党性原则全都抛到了一边,不顾滨江新城管委会班子其他成员和干部职工反对,“强力督办”将办公大楼内的职工阅览室改建装修成了一个KTV唱歌房,多次在那里唱歌、喝酒、娱乐,全然不顾自己的职责和党政机关的形象。最终,张晓江因严重违纪违法被查,而他建设的这个KTV唱歌房,也成了他耻辱的痕迹。

要数起来,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江西贪官陈安众在落马前长期在宾馆里办公,被指“莺歌燕舞、花天酒地”;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也长期在豪华酒店包房办公,穷奢极侈;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时常出入高级会所,恨不得“每周都有一两次”……这些做法,无一不是这些落马官员心中特权意识作祟的表现。

对此,国家必须坚持加强对官员队伍理想信念的建设。事实表明,理想信念这个“压舱石”发生动摇,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出现松动,思想就会百病丛生,人生就会迷失方向,各种跑冒滴漏、出轨越界就在所难免。与此同时,一旦发现此类情况,有关部门必须对这样的官员加以严惩,如此方能形成有效的震慑,让特权思想不敢滋生。

河泮1717 发表于  2019-09-21 16:57:56 21字 ( 0/0)

国家必须坚持加强对官员队伍理想信念的建设。

近日,据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官网消息,今年1月被带走接受审查调查的四川旺苍县委原书记刘亚洲,因涉嫌受贿罪,经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已由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向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刘亚洲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刘亚洲,听取了其委托的辩护人意见。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亚洲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开简历显示,刘亚洲生于1964年,1981年参加工作,落马前曾长期在四川广元任职,曾任广元市招商引资局局长、党组书记等职。2011年,刘亚洲得到升迁,调任旺苍县委副书记、县长,并于2016年任旺苍县委书记,直至今年1月被查。如今,刘亚洲已被提起公诉,相信法院对其进行审判的日子已经不会太远,而其此前被“双开”时,处分通报中提到的“在公共区域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安装指纹密码锁”这一追求特权、奢华办公的细节,也再次得到了媒体的关注,成为了报道的重点。

身为一名县处级干部,尽管刘亚洲在其任职的旺苍县党政机关中算得上是“一把手”,但这个“一把手”的身份带给他的,只能是与其肩上的责任相对应的合理待遇,而不能使其成为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肆意行使特权的“土皇帝”。然而,刘亚洲显然并没有认清自己的位置,在深陷腐败漩涡不能自拔的同时,特权思想也在他身上作起了祟,这才让他做出了“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加装密码锁”这样的事。

其实,这个细节与其说令人愤怒,给人更多的感觉其实是一种荒唐、滑稽的感觉——得是多么骄横而卑微的人格,才会在“卫生间”这样的事情上给自己找优越呢?更不要说其对私人卫生间加装密码锁的做法——简直活像是个明明没有多少家底,还要疑神疑鬼的“穷守财奴”。而这个细节,也深刻反映出了某些干部在办公之中追求特权,追求“奢华”的欲望是多么的强烈,以至于连这样的细节都不愿放过。

不过,尽管刘亚洲的这种做法可笑可鄙,社会却不能对此只是一笑置之。我们应当意识到:这种追求特权的思维,虽然在刘亚洲身上主要体现在了这个荒唐的细节上,但在其他官员身上,完全有可能表现为更严重、更恶劣,以至于浪费大量公帑的形式。对此,早有不少先例可以证明。

2012年,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落马被查,《法制日报》的记者随即对其所作所为展开了调查。当时,在山东省内,有关黄胜之“黄三亿”的民间传闻比比皆是,而与这些传闻相比,黄胜滥用权力最大的“实锤”,就是他在德州经济开发区主持建立的一栋巨大办公楼。

在去省政府赴任前的2005年,黄胜作为德州市委书记,在经济开发区修建了一座豪华办公楼。这栋办公楼不仅过于豪华,而且还有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特征,那就是其形状像极了黄胜的“黄”字。一名出租车司机告诉《法制日报》的记者,很多乘客去市政大楼都直接说去“黄楼”。一名领导在主持建设办公楼的过程中,为了自己的喜好影响建设,无疑是对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极不负责,同时也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

当然,不是每个追求特权与奢华的官员,都有黄胜这样把政府办公楼建成自己喜欢的样子的大权,但一个官员只要脑子里有这样的想法,一定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手里的那点权力“用到极致”。

2017年被“双开”的重庆市武隆区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张晓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就在十八大召开之后不久,张晓江便把大会精神和党性原则全都抛到了一边,不顾滨江新城管委会班子其他成员和干部职工反对,“强力督办”将办公大楼内的职工阅览室改建装修成了一个KTV唱歌房,多次在那里唱歌、喝酒、娱乐,全然不顾自己的职责和党政机关的形象。最终,张晓江因严重违纪违法被查,而他建设的这个KTV唱歌房,也成了他耻辱的痕迹。

要数起来,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江西贪官陈安众在落马前长期在宾馆里办公,被指“莺歌燕舞、花天酒地”;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也长期在豪华酒店包房办公,穷奢极侈;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时常出入高级会所,恨不得“每周都有一两次”……这些做法,无一不是这些落马官员心中特权意识作祟的表现。

对此,国家必须坚持加强对官员队伍理想信念的建设。事实表明,理想信念这个“压舱石”发生动摇,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出现松动,思想就会百病丛生,人生就会迷失方向,各种跑冒滴漏、出轨越界就在所难免。与此同时,一旦发现此类情况,有关部门必须对这样的官员加以严惩,如此方能形成有效的震慑,让特权思想不敢滋生。

guozhou笑开颜 发表于  2019-09-21 19:34:19 38字 ( 0/7)

上学不收费啦,但补课费远远超过学费,看国家咋治理吧,这可是关乎民生的大问题。

近日,据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官网消息,今年1月被带走接受审查调查的四川旺苍县委原书记刘亚洲,因涉嫌受贿罪,经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已由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向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刘亚洲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刘亚洲,听取了其委托的辩护人意见。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亚洲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开简历显示,刘亚洲生于1964年,1981年参加工作,落马前曾长期在四川广元任职,曾任广元市招商引资局局长、党组书记等职。2011年,刘亚洲得到升迁,调任旺苍县委副书记、县长,并于2016年任旺苍县委书记,直至今年1月被查。如今,刘亚洲已被提起公诉,相信法院对其进行审判的日子已经不会太远,而其此前被“双开”时,处分通报中提到的“在公共区域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安装指纹密码锁”这一追求特权、奢华办公的细节,也再次得到了媒体的关注,成为了报道的重点。

身为一名县处级干部,尽管刘亚洲在其任职的旺苍县党政机关中算得上是“一把手”,但这个“一把手”的身份带给他的,只能是与其肩上的责任相对应的合理待遇,而不能使其成为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肆意行使特权的“土皇帝”。然而,刘亚洲显然并没有认清自己的位置,在深陷腐败漩涡不能自拔的同时,特权思想也在他身上作起了祟,这才让他做出了“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加装密码锁”这样的事。

其实,这个细节与其说令人愤怒,给人更多的感觉其实是一种荒唐、滑稽的感觉——得是多么骄横而卑微的人格,才会在“卫生间”这样的事情上给自己找优越呢?更不要说其对私人卫生间加装密码锁的做法——简直活像是个明明没有多少家底,还要疑神疑鬼的“穷守财奴”。而这个细节,也深刻反映出了某些干部在办公之中追求特权,追求“奢华”的欲望是多么的强烈,以至于连这样的细节都不愿放过。

不过,尽管刘亚洲的这种做法可笑可鄙,社会却不能对此只是一笑置之。我们应当意识到:这种追求特权的思维,虽然在刘亚洲身上主要体现在了这个荒唐的细节上,但在其他官员身上,完全有可能表现为更严重、更恶劣,以至于浪费大量公帑的形式。对此,早有不少先例可以证明。

2012年,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落马被查,《法制日报》的记者随即对其所作所为展开了调查。当时,在山东省内,有关黄胜之“黄三亿”的民间传闻比比皆是,而与这些传闻相比,黄胜滥用权力最大的“实锤”,就是他在德州经济开发区主持建立的一栋巨大办公楼。

在去省政府赴任前的2005年,黄胜作为德州市委书记,在经济开发区修建了一座豪华办公楼。这栋办公楼不仅过于豪华,而且还有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特征,那就是其形状像极了黄胜的“黄”字。一名出租车司机告诉《法制日报》的记者,很多乘客去市政大楼都直接说去“黄楼”。一名领导在主持建设办公楼的过程中,为了自己的喜好影响建设,无疑是对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极不负责,同时也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

当然,不是每个追求特权与奢华的官员,都有黄胜这样把政府办公楼建成自己喜欢的样子的大权,但一个官员只要脑子里有这样的想法,一定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手里的那点权力“用到极致”。

2017年被“双开”的重庆市武隆区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张晓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就在十八大召开之后不久,张晓江便把大会精神和党性原则全都抛到了一边,不顾滨江新城管委会班子其他成员和干部职工反对,“强力督办”将办公大楼内的职工阅览室改建装修成了一个KTV唱歌房,多次在那里唱歌、喝酒、娱乐,全然不顾自己的职责和党政机关的形象。最终,张晓江因严重违纪违法被查,而他建设的这个KTV唱歌房,也成了他耻辱的痕迹。

要数起来,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江西贪官陈安众在落马前长期在宾馆里办公,被指“莺歌燕舞、花天酒地”;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也长期在豪华酒店包房办公,穷奢极侈;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时常出入高级会所,恨不得“每周都有一两次”……这些做法,无一不是这些落马官员心中特权意识作祟的表现。

对此,国家必须坚持加强对官员队伍理想信念的建设。事实表明,理想信念这个“压舱石”发生动摇,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出现松动,思想就会百病丛生,人生就会迷失方向,各种跑冒滴漏、出轨越界就在所难免。与此同时,一旦发现此类情况,有关部门必须对这样的官员加以严惩,如此方能形成有效的震慑,让特权思想不敢滋生。

实话实说为正义 发表于  2019-09-21 21:44:34 19字 ( 0/23)

贪腐官员都这样穷奢极欲,人们怎能不恨!

近日,据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官网消息,今年1月被带走接受审查调查的四川旺苍县委原书记刘亚洲,因涉嫌受贿罪,经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已由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向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刘亚洲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刘亚洲,听取了其委托的辩护人意见。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亚洲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开简历显示,刘亚洲生于1964年,1981年参加工作,落马前曾长期在四川广元任职,曾任广元市招商引资局局长、党组书记等职。2011年,刘亚洲得到升迁,调任旺苍县委副书记、县长,并于2016年任旺苍县委书记,直至今年1月被查。如今,刘亚洲已被提起公诉,相信法院对其进行审判的日子已经不会太远,而其此前被“双开”时,处分通报中提到的“在公共区域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安装指纹密码锁”这一追求特权、奢华办公的细节,也再次得到了媒体的关注,成为了报道的重点。

身为一名县处级干部,尽管刘亚洲在其任职的旺苍县党政机关中算得上是“一把手”,但这个“一把手”的身份带给他的,只能是与其肩上的责任相对应的合理待遇,而不能使其成为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肆意行使特权的“土皇帝”。然而,刘亚洲显然并没有认清自己的位置,在深陷腐败漩涡不能自拔的同时,特权思想也在他身上作起了祟,这才让他做出了“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加装密码锁”这样的事。

其实,这个细节与其说令人愤怒,给人更多的感觉其实是一种荒唐、滑稽的感觉——得是多么骄横而卑微的人格,才会在“卫生间”这样的事情上给自己找优越呢?更不要说其对私人卫生间加装密码锁的做法——简直活像是个明明没有多少家底,还要疑神疑鬼的“穷守财奴”。而这个细节,也深刻反映出了某些干部在办公之中追求特权,追求“奢华”的欲望是多么的强烈,以至于连这样的细节都不愿放过。

不过,尽管刘亚洲的这种做法可笑可鄙,社会却不能对此只是一笑置之。我们应当意识到:这种追求特权的思维,虽然在刘亚洲身上主要体现在了这个荒唐的细节上,但在其他官员身上,完全有可能表现为更严重、更恶劣,以至于浪费大量公帑的形式。对此,早有不少先例可以证明。

2012年,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落马被查,《法制日报》的记者随即对其所作所为展开了调查。当时,在山东省内,有关黄胜之“黄三亿”的民间传闻比比皆是,而与这些传闻相比,黄胜滥用权力最大的“实锤”,就是他在德州经济开发区主持建立的一栋巨大办公楼。

在去省政府赴任前的2005年,黄胜作为德州市委书记,在经济开发区修建了一座豪华办公楼。这栋办公楼不仅过于豪华,而且还有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特征,那就是其形状像极了黄胜的“黄”字。一名出租车司机告诉《法制日报》的记者,很多乘客去市政大楼都直接说去“黄楼”。一名领导在主持建设办公楼的过程中,为了自己的喜好影响建设,无疑是对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极不负责,同时也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

当然,不是每个追求特权与奢华的官员,都有黄胜这样把政府办公楼建成自己喜欢的样子的大权,但一个官员只要脑子里有这样的想法,一定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手里的那点权力“用到极致”。

2017年被“双开”的重庆市武隆区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张晓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就在十八大召开之后不久,张晓江便把大会精神和党性原则全都抛到了一边,不顾滨江新城管委会班子其他成员和干部职工反对,“强力督办”将办公大楼内的职工阅览室改建装修成了一个KTV唱歌房,多次在那里唱歌、喝酒、娱乐,全然不顾自己的职责和党政机关的形象。最终,张晓江因严重违纪违法被查,而他建设的这个KTV唱歌房,也成了他耻辱的痕迹。

要数起来,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江西贪官陈安众在落马前长期在宾馆里办公,被指“莺歌燕舞、花天酒地”;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也长期在豪华酒店包房办公,穷奢极侈;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时常出入高级会所,恨不得“每周都有一两次”……这些做法,无一不是这些落马官员心中特权意识作祟的表现。

对此,国家必须坚持加强对官员队伍理想信念的建设。事实表明,理想信念这个“压舱石”发生动摇,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出现松动,思想就会百病丛生,人生就会迷失方向,各种跑冒滴漏、出轨越界就在所难免。与此同时,一旦发现此类情况,有关部门必须对这样的官员加以严惩,如此方能形成有效的震慑,让特权思想不敢滋生。

龙湖张坤 发表于  2019-09-21 21:46:00 43字 ( 0/14)

基层政权有如此腐败分子,实属名族之败类,党纪国法必须对此腐败分子严打!还基层一片艳阳天

近日,据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官网消息,今年1月被带走接受审查调查的四川旺苍县委原书记刘亚洲,因涉嫌受贿罪,经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已由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向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刘亚洲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刘亚洲,听取了其委托的辩护人意见。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亚洲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开简历显示,刘亚洲生于1964年,1981年参加工作,落马前曾长期在四川广元任职,曾任广元市招商引资局局长、党组书记等职。2011年,刘亚洲得到升迁,调任旺苍县委副书记、县长,并于2016年任旺苍县委书记,直至今年1月被查。如今,刘亚洲已被提起公诉,相信法院对其进行审判的日子已经不会太远,而其此前被“双开”时,处分通报中提到的“在公共区域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安装指纹密码锁”这一追求特权、奢华办公的细节,也再次得到了媒体的关注,成为了报道的重点。

身为一名县处级干部,尽管刘亚洲在其任职的旺苍县党政机关中算得上是“一把手”,但这个“一把手”的身份带给他的,只能是与其肩上的责任相对应的合理待遇,而不能使其成为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肆意行使特权的“土皇帝”。然而,刘亚洲显然并没有认清自己的位置,在深陷腐败漩涡不能自拔的同时,特权思想也在他身上作起了祟,这才让他做出了“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加装密码锁”这样的事。

其实,这个细节与其说令人愤怒,给人更多的感觉其实是一种荒唐、滑稽的感觉——得是多么骄横而卑微的人格,才会在“卫生间”这样的事情上给自己找优越呢?更不要说其对私人卫生间加装密码锁的做法——简直活像是个明明没有多少家底,还要疑神疑鬼的“穷守财奴”。而这个细节,也深刻反映出了某些干部在办公之中追求特权,追求“奢华”的欲望是多么的强烈,以至于连这样的细节都不愿放过。

不过,尽管刘亚洲的这种做法可笑可鄙,社会却不能对此只是一笑置之。我们应当意识到:这种追求特权的思维,虽然在刘亚洲身上主要体现在了这个荒唐的细节上,但在其他官员身上,完全有可能表现为更严重、更恶劣,以至于浪费大量公帑的形式。对此,早有不少先例可以证明。

2012年,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落马被查,《法制日报》的记者随即对其所作所为展开了调查。当时,在山东省内,有关黄胜之“黄三亿”的民间传闻比比皆是,而与这些传闻相比,黄胜滥用权力最大的“实锤”,就是他在德州经济开发区主持建立的一栋巨大办公楼。

在去省政府赴任前的2005年,黄胜作为德州市委书记,在经济开发区修建了一座豪华办公楼。这栋办公楼不仅过于豪华,而且还有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特征,那就是其形状像极了黄胜的“黄”字。一名出租车司机告诉《法制日报》的记者,很多乘客去市政大楼都直接说去“黄楼”。一名领导在主持建设办公楼的过程中,为了自己的喜好影响建设,无疑是对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极不负责,同时也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

当然,不是每个追求特权与奢华的官员,都有黄胜这样把政府办公楼建成自己喜欢的样子的大权,但一个官员只要脑子里有这样的想法,一定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手里的那点权力“用到极致”。

2017年被“双开”的重庆市武隆区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张晓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就在十八大召开之后不久,张晓江便把大会精神和党性原则全都抛到了一边,不顾滨江新城管委会班子其他成员和干部职工反对,“强力督办”将办公大楼内的职工阅览室改建装修成了一个KTV唱歌房,多次在那里唱歌、喝酒、娱乐,全然不顾自己的职责和党政机关的形象。最终,张晓江因严重违纪违法被查,而他建设的这个KTV唱歌房,也成了他耻辱的痕迹。

要数起来,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江西贪官陈安众在落马前长期在宾馆里办公,被指“莺歌燕舞、花天酒地”;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也长期在豪华酒店包房办公,穷奢极侈;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时常出入高级会所,恨不得“每周都有一两次”……这些做法,无一不是这些落马官员心中特权意识作祟的表现。

对此,国家必须坚持加强对官员队伍理想信念的建设。事实表明,理想信念这个“压舱石”发生动摇,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出现松动,思想就会百病丛生,人生就会迷失方向,各种跑冒滴漏、出轨越界就在所难免。与此同时,一旦发现此类情况,有关部门必须对这样的官员加以严惩,如此方能形成有效的震慑,让特权思想不敢滋生。

博客自传 发表于  2019-09-22 06:19:49 24字 ( 0/6)

习惯成自然,遍地好传统,没有监督好,还是老样子。

近日,据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官网消息,今年1月被带走接受审查调查的四川旺苍县委原书记刘亚洲,因涉嫌受贿罪,经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已由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向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刘亚洲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刘亚洲,听取了其委托的辩护人意见。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亚洲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开简历显示,刘亚洲生于1964年,1981年参加工作,落马前曾长期在四川广元任职,曾任广元市招商引资局局长、党组书记等职。2011年,刘亚洲得到升迁,调任旺苍县委副书记、县长,并于2016年任旺苍县委书记,直至今年1月被查。如今,刘亚洲已被提起公诉,相信法院对其进行审判的日子已经不会太远,而其此前被“双开”时,处分通报中提到的“在公共区域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安装指纹密码锁”这一追求特权、奢华办公的细节,也再次得到了媒体的关注,成为了报道的重点。

身为一名县处级干部,尽管刘亚洲在其任职的旺苍县党政机关中算得上是“一把手”,但这个“一把手”的身份带给他的,只能是与其肩上的责任相对应的合理待遇,而不能使其成为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肆意行使特权的“土皇帝”。然而,刘亚洲显然并没有认清自己的位置,在深陷腐败漩涡不能自拔的同时,特权思想也在他身上作起了祟,这才让他做出了“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加装密码锁”这样的事。

其实,这个细节与其说令人愤怒,给人更多的感觉其实是一种荒唐、滑稽的感觉——得是多么骄横而卑微的人格,才会在“卫生间”这样的事情上给自己找优越呢?更不要说其对私人卫生间加装密码锁的做法——简直活像是个明明没有多少家底,还要疑神疑鬼的“穷守财奴”。而这个细节,也深刻反映出了某些干部在办公之中追求特权,追求“奢华”的欲望是多么的强烈,以至于连这样的细节都不愿放过。

不过,尽管刘亚洲的这种做法可笑可鄙,社会却不能对此只是一笑置之。我们应当意识到:这种追求特权的思维,虽然在刘亚洲身上主要体现在了这个荒唐的细节上,但在其他官员身上,完全有可能表现为更严重、更恶劣,以至于浪费大量公帑的形式。对此,早有不少先例可以证明。

2012年,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落马被查,《法制日报》的记者随即对其所作所为展开了调查。当时,在山东省内,有关黄胜之“黄三亿”的民间传闻比比皆是,而与这些传闻相比,黄胜滥用权力最大的“实锤”,就是他在德州经济开发区主持建立的一栋巨大办公楼。

在去省政府赴任前的2005年,黄胜作为德州市委书记,在经济开发区修建了一座豪华办公楼。这栋办公楼不仅过于豪华,而且还有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特征,那就是其形状像极了黄胜的“黄”字。一名出租车司机告诉《法制日报》的记者,很多乘客去市政大楼都直接说去“黄楼”。一名领导在主持建设办公楼的过程中,为了自己的喜好影响建设,无疑是对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极不负责,同时也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

当然,不是每个追求特权与奢华的官员,都有黄胜这样把政府办公楼建成自己喜欢的样子的大权,但一个官员只要脑子里有这样的想法,一定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手里的那点权力“用到极致”。

2017年被“双开”的重庆市武隆区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张晓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就在十八大召开之后不久,张晓江便把大会精神和党性原则全都抛到了一边,不顾滨江新城管委会班子其他成员和干部职工反对,“强力督办”将办公大楼内的职工阅览室改建装修成了一个KTV唱歌房,多次在那里唱歌、喝酒、娱乐,全然不顾自己的职责和党政机关的形象。最终,张晓江因严重违纪违法被查,而他建设的这个KTV唱歌房,也成了他耻辱的痕迹。

要数起来,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江西贪官陈安众在落马前长期在宾馆里办公,被指“莺歌燕舞、花天酒地”;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也长期在豪华酒店包房办公,穷奢极侈;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时常出入高级会所,恨不得“每周都有一两次”……这些做法,无一不是这些落马官员心中特权意识作祟的表现。

对此,国家必须坚持加强对官员队伍理想信念的建设。事实表明,理想信念这个“压舱石”发生动摇,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出现松动,思想就会百病丛生,人生就会迷失方向,各种跑冒滴漏、出轨越界就在所难免。与此同时,一旦发现此类情况,有关部门必须对这样的官员加以严惩,如此方能形成有效的震慑,让特权思想不敢滋生。

蜀东 发表于  2019-09-22 08:47:44 0字 ( 0/10)

在《伟大的转折》中,老百姓称一个红军医生为“红军菩萨”。草民以为,真正要成为好官是要有点菩萨心肠的,所以能来事、干事的官好选,但德才兼备的如凤毛麟角,

在《伟大的转折》中,老百姓称一个红军医生为“红军菩萨”。草民以为,真正要成为好官是要有点菩萨心肠的,所以能来事、干事的官好选,但德才兼备的如凤毛麟角,

近日,据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官网消息,今年1月被带走接受审查调查的四川旺苍县委原书记刘亚洲,因涉嫌受贿罪,经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已由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向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刘亚洲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刘亚洲,听取了其委托的辩护人意见。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亚洲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开简历显示,刘亚洲生于1964年,1981年参加工作,落马前曾长期在四川广元任职,曾任广元市招商引资局局长、党组书记等职。2011年,刘亚洲得到升迁,调任旺苍县委副书记、县长,并于2016年任旺苍县委书记,直至今年1月被查。如今,刘亚洲已被提起公诉,相信法院对其进行审判的日子已经不会太远,而其此前被“双开”时,处分通报中提到的“在公共区域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安装指纹密码锁”这一追求特权、奢华办公的细节,也再次得到了媒体的关注,成为了报道的重点。

身为一名县处级干部,尽管刘亚洲在其任职的旺苍县党政机关中算得上是“一把手”,但这个“一把手”的身份带给他的,只能是与其肩上的责任相对应的合理待遇,而不能使其成为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肆意行使特权的“土皇帝”。然而,刘亚洲显然并没有认清自己的位置,在深陷腐败漩涡不能自拔的同时,特权思想也在他身上作起了祟,这才让他做出了“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加装密码锁”这样的事。

其实,这个细节与其说令人愤怒,给人更多的感觉其实是一种荒唐、滑稽的感觉——得是多么骄横而卑微的人格,才会在“卫生间”这样的事情上给自己找优越呢?更不要说其对私人卫生间加装密码锁的做法——简直活像是个明明没有多少家底,还要疑神疑鬼的“穷守财奴”。而这个细节,也深刻反映出了某些干部在办公之中追求特权,追求“奢华”的欲望是多么的强烈,以至于连这样的细节都不愿放过。

不过,尽管刘亚洲的这种做法可笑可鄙,社会却不能对此只是一笑置之。我们应当意识到:这种追求特权的思维,虽然在刘亚洲身上主要体现在了这个荒唐的细节上,但在其他官员身上,完全有可能表现为更严重、更恶劣,以至于浪费大量公帑的形式。对此,早有不少先例可以证明。

2012年,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落马被查,《法制日报》的记者随即对其所作所为展开了调查。当时,在山东省内,有关黄胜之“黄三亿”的民间传闻比比皆是,而与这些传闻相比,黄胜滥用权力最大的“实锤”,就是他在德州经济开发区主持建立的一栋巨大办公楼。

在去省政府赴任前的2005年,黄胜作为德州市委书记,在经济开发区修建了一座豪华办公楼。这栋办公楼不仅过于豪华,而且还有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特征,那就是其形状像极了黄胜的“黄”字。一名出租车司机告诉《法制日报》的记者,很多乘客去市政大楼都直接说去“黄楼”。一名领导在主持建设办公楼的过程中,为了自己的喜好影响建设,无疑是对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极不负责,同时也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

当然,不是每个追求特权与奢华的官员,都有黄胜这样把政府办公楼建成自己喜欢的样子的大权,但一个官员只要脑子里有这样的想法,一定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手里的那点权力“用到极致”。

2017年被“双开”的重庆市武隆区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张晓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就在十八大召开之后不久,张晓江便把大会精神和党性原则全都抛到了一边,不顾滨江新城管委会班子其他成员和干部职工反对,“强力督办”将办公大楼内的职工阅览室改建装修成了一个KTV唱歌房,多次在那里唱歌、喝酒、娱乐,全然不顾自己的职责和党政机关的形象。最终,张晓江因严重违纪违法被查,而他建设的这个KTV唱歌房,也成了他耻辱的痕迹。

要数起来,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江西贪官陈安众在落马前长期在宾馆里办公,被指“莺歌燕舞、花天酒地”;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也长期在豪华酒店包房办公,穷奢极侈;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时常出入高级会所,恨不得“每周都有一两次”……这些做法,无一不是这些落马官员心中特权意识作祟的表现。

对此,国家必须坚持加强对官员队伍理想信念的建设。事实表明,理想信念这个“压舱石”发生动摇,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出现松动,思想就会百病丛生,人生就会迷失方向,各种跑冒滴漏、出轨越界就在所难免。与此同时,一旦发现此类情况,有关部门必须对这样的官员加以严惩,如此方能形成有效的震慑,让特权思想不敢滋生。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