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gammer 发表于  2015-08-04 09:32:50 69字 ( 0/994)

“几百人的村子,光从外地买来的媳妇就有三四十个”,这个村这么吊,下岸村的村长干部们知道吗?曲阳县的县领导班子知道吗?河北省的省领导知道吗?

最近几天,河北曲阳县山村女教师郜艳敏的经历引发网络热议,郜艳敏1994年被人贩子拐卖,并以2700元卖给曲阳县一名男子。在经历了屈辱的生活之后,初中毕业的她成为这个山村唯一一名女教师,并在2006年被评为“2006年感动河北十大年度人物”,成为“最美女教师”。很多人惊讶于整个事件的荒谬:郜艳敏被拐卖20多年,竟然没有人因此受到法律的惩罚,而当这个事件重新曝光在公众舆论的聚光灯下之后,郜艳敏面对媒体时表示“现在我想平静的生活,希望家人不受到伤害。” 这一事件的发生背后有着怎样的原因,20多年之后,是否还能对有关人员问责?强国论坛记者采访有关专家对此进行解读。

本期嘉宾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 竹立家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 洪道德

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 冯媛

 

去年全国公安机关解救被拐卖妇女3万名,专家称拐卖妇女犯罪形势严峻

妇女儿童被拐卖的案件历来为舆论关注热点,去年提交审议的刑法修正案(九)拟对有关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行为的量刑条件进行修改,由原来的如果“按照被拐卖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修改为“收买妇女、儿童的行为一律属于犯罪”。这体现了法律对于收买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打击力度的加大。那么,中国每年有多少妇女被拐卖,被拐卖总数究竟有多大?目前,尚无一个具体的统计数据可以回答。不过,据《法制晚报》报道,2014全国公安机关共解救被拐卖儿童1.3万人、妇女3万余人。而在《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中,郜艳敏被拐卖到的曲阳县下岸村,“400多口人的村子,光从外地买来的媳妇就有三四十个。”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表示,这个数据反映出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形势在全国范围来讲依然可以称得上严峻,而在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方面,在一些地区尤其是偏远落后地区仍然存在一定规模的买方市场。

对于这种现象,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冯媛女士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认为,拐卖妇女现象的存在体现出目前一些地方仍然把妇女当做婚姻和生育对象来买卖,这是为法律所不容许的。她认为,其根源来自于传统观念中的男女不平等,而由此导致的性别比例失衡则是一些地区收买被拐卖妇女的直接诱因。

 

      20多年后,是否还应对相关人员追究刑责?

郜艳敏的经历被网友重新翻出之后也引起了公安系统有关人士的注意,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29日发微博称“人贩子必须严惩,买主也必须追究刑责,对受害人应当救助。并已部署当地警方调查。” 但当事人郜艳敏似乎并认同这样的做法,在近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她表示“不想家人受到伤害,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那么,如果真的要追究买主的责任,郜艳敏的态度对于责任的追究会有影响吗?

洪道德指出,受害人的态度不影响犯罪事实的认定,但会影响量刑的尺度。“可能对买主定罪之后不做关押处理,比如判处有期徒刑缓期执行。如果能得到这样的宽大处理,一定与郜艳敏对她“丈夫”的谅解有关系。”

实际上,我国现行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明确规定“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据洪道德介绍,由于我国现行刑法是1997年开始施行的,而收买行为发生在1994年,因此应该按照1979年的刑法进行处理,如果1979年的刑法对此类行为没有明确规定,则按照类推制度比照1997年的刑法处理。不过洪道德认为,其“丈夫”和家人收买郜艳敏的行为已经过了追溯时效。我国法律刑事追诉时效规定,某犯罪法定刑不满五年的,追诉时效是五年(收买被拐卖妇女最高刑期是三年)。郜艳敏1994年被拐卖距今已经二十一年,所以已经过了追溯时效。

而根据《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郜艳敏曾经试图逃跑,但以失败告终。郜艳敏说:“我被拐卖到这后,跑过一次,丈夫追上我,打了我一顿,把我抓了回去。”对于这种行为,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第三款也有相应条款“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非法剥夺、限制其人身自由或者有伤害、侮辱等犯罪行为的,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定罪处罚。” 洪道德也认为,如果人贩子或者买主行为构成虐待罪或者伤害罪,将会另行定罪,其收买后的后续行为不影响收买被拐卖妇女行为的量刑。

 

如何“天下无拐”:法律打击和观念转变双管齐下

对于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在得知郜艳敏身世之后的不作为行为,洪道德认为,他们对身边的被拐卖妇女不进行解救的行为虽然在刑法中不是犯罪行为,但是没有主动进行解救可能会受到行政上的处理。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竹立家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也表示,政府相关部门有维护社会秩序和保护公民权益的义务,《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和《公务员法》等法律法规对此均有明确规定,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在知情后不作为的,应该受到党纪政纪的问责和惩处。

人民网记者在查阅相关法规时发现,救助被拐卖妇女是相关部门尤其是公安机关义不容辞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同时规定人民警察不得“玩忽职守,不履行法定义务。”

冯媛表示,当地政府的基层工作人员对于收买拐卖妇女现象的冷漠和麻木是长期的一种社会现实。因为买方是当地人,被拐卖妇女是外来人,所以不论是从乡土感情还是从人际、亲属关系上来说,都让当地人倾向于买方。而且由于传统的男尊女卑观念作祟,人们普遍认为一个男性娶不到媳妇打一辈子光棍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所以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在有些地方是被接受的。这种观念导致很多地方对拐卖妇女现象的容忍和默许,使得明文规定的法律无从执行。

对于未来如何改变拐卖、收买妇女犯罪猖獗的现状,冯媛表示,公安机关打击买卖人口的行为是必要的,但是更加治本的办法是促进性别平等。“提升女性作为个体的价值,让女性可以有更多的自主权,改变传统中国社会重男轻女的局面,这样才能有效遏制把女性当做商品、贩卖妇女的情况发生。” 洪道德也认为,只是公安机关对此类犯罪进行打击还不足以完全遏制这种现象,需要动员政府多个部门和全社会的力量从根源上来改变这种局面。

 

(采访:代睿、乔外  责任编辑:代睿)

gammer 发表于  2015-08-04 09:59:22 70字 ( 0/77)

倘然娶不到媳妇就可以拐卖妇女的话,那么没钱就可以抢劫盗窃了,因为恨仇也就可以杀人放火了,试想没有法律的保障,那我们民族复兴的梦想还能实现吗?

最近几天,河北曲阳县山村女教师郜艳敏的经历引发网络热议,郜艳敏1994年被人贩子拐卖,并以2700元卖给曲阳县一名男子。在经历了屈辱的生活之后,初中毕业的她成为这个山村唯一一名女教师,并在2006年被评为“2006年感动河北十大年度人物”,成为“最美女教师”。很多人惊讶于整个事件的荒谬:郜艳敏被拐卖20多年,竟然没有人因此受到法律的惩罚,而当这个事件重新曝光在公众舆论的聚光灯下之后,郜艳敏面对媒体时表示“现在我想平静的生活,希望家人不受到伤害。” 这一事件的发生背后有着怎样的原因,20多年之后,是否还能对有关人员问责?强国论坛记者采访有关专家对此进行解读。

本期嘉宾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 竹立家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 洪道德

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 冯媛

 

去年全国公安机关解救被拐卖妇女3万名,专家称拐卖妇女犯罪形势严峻

妇女儿童被拐卖的案件历来为舆论关注热点,去年提交审议的刑法修正案(九)拟对有关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行为的量刑条件进行修改,由原来的如果“按照被拐卖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修改为“收买妇女、儿童的行为一律属于犯罪”。这体现了法律对于收买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打击力度的加大。那么,中国每年有多少妇女被拐卖,被拐卖总数究竟有多大?目前,尚无一个具体的统计数据可以回答。不过,据《法制晚报》报道,2014全国公安机关共解救被拐卖儿童1.3万人、妇女3万余人。而在《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中,郜艳敏被拐卖到的曲阳县下岸村,“400多口人的村子,光从外地买来的媳妇就有三四十个。”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表示,这个数据反映出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形势在全国范围来讲依然可以称得上严峻,而在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方面,在一些地区尤其是偏远落后地区仍然存在一定规模的买方市场。

对于这种现象,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冯媛女士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认为,拐卖妇女现象的存在体现出目前一些地方仍然把妇女当做婚姻和生育对象来买卖,这是为法律所不容许的。她认为,其根源来自于传统观念中的男女不平等,而由此导致的性别比例失衡则是一些地区收买被拐卖妇女的直接诱因。

 

      20多年后,是否还应对相关人员追究刑责?

郜艳敏的经历被网友重新翻出之后也引起了公安系统有关人士的注意,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29日发微博称“人贩子必须严惩,买主也必须追究刑责,对受害人应当救助。并已部署当地警方调查。” 但当事人郜艳敏似乎并认同这样的做法,在近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她表示“不想家人受到伤害,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那么,如果真的要追究买主的责任,郜艳敏的态度对于责任的追究会有影响吗?

洪道德指出,受害人的态度不影响犯罪事实的认定,但会影响量刑的尺度。“可能对买主定罪之后不做关押处理,比如判处有期徒刑缓期执行。如果能得到这样的宽大处理,一定与郜艳敏对她“丈夫”的谅解有关系。”

实际上,我国现行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明确规定“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据洪道德介绍,由于我国现行刑法是1997年开始施行的,而收买行为发生在1994年,因此应该按照1979年的刑法进行处理,如果1979年的刑法对此类行为没有明确规定,则按照类推制度比照1997年的刑法处理。不过洪道德认为,其“丈夫”和家人收买郜艳敏的行为已经过了追溯时效。我国法律刑事追诉时效规定,某犯罪法定刑不满五年的,追诉时效是五年(收买被拐卖妇女最高刑期是三年)。郜艳敏1994年被拐卖距今已经二十一年,所以已经过了追溯时效。

而根据《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郜艳敏曾经试图逃跑,但以失败告终。郜艳敏说:“我被拐卖到这后,跑过一次,丈夫追上我,打了我一顿,把我抓了回去。”对于这种行为,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第三款也有相应条款“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非法剥夺、限制其人身自由或者有伤害、侮辱等犯罪行为的,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定罪处罚。” 洪道德也认为,如果人贩子或者买主行为构成虐待罪或者伤害罪,将会另行定罪,其收买后的后续行为不影响收买被拐卖妇女行为的量刑。

 

如何“天下无拐”:法律打击和观念转变双管齐下

对于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在得知郜艳敏身世之后的不作为行为,洪道德认为,他们对身边的被拐卖妇女不进行解救的行为虽然在刑法中不是犯罪行为,但是没有主动进行解救可能会受到行政上的处理。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竹立家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也表示,政府相关部门有维护社会秩序和保护公民权益的义务,《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和《公务员法》等法律法规对此均有明确规定,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在知情后不作为的,应该受到党纪政纪的问责和惩处。

人民网记者在查阅相关法规时发现,救助被拐卖妇女是相关部门尤其是公安机关义不容辞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同时规定人民警察不得“玩忽职守,不履行法定义务。”

冯媛表示,当地政府的基层工作人员对于收买拐卖妇女现象的冷漠和麻木是长期的一种社会现实。因为买方是当地人,被拐卖妇女是外来人,所以不论是从乡土感情还是从人际、亲属关系上来说,都让当地人倾向于买方。而且由于传统的男尊女卑观念作祟,人们普遍认为一个男性娶不到媳妇打一辈子光棍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所以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在有些地方是被接受的。这种观念导致很多地方对拐卖妇女现象的容忍和默许,使得明文规定的法律无从执行。

对于未来如何改变拐卖、收买妇女犯罪猖獗的现状,冯媛表示,公安机关打击买卖人口的行为是必要的,但是更加治本的办法是促进性别平等。“提升女性作为个体的价值,让女性可以有更多的自主权,改变传统中国社会重男轻女的局面,这样才能有效遏制把女性当做商品、贩卖妇女的情况发生。” 洪道德也认为,只是公安机关对此类犯罪进行打击还不足以完全遏制这种现象,需要动员政府多个部门和全社会的力量从根源上来改变这种局面。

 

(采访:代睿、乔外  责任编辑:代睿)

三六子 发表于  2015-08-04 10:16:13 88字 ( 0/37)

当地的党组织和领导到何处去了?应追究当地党组织的责任。最起码撤销其党的职务。因为其不作为。纵容违法行为。地方的一切丑恶现象不无语当地党组织无关。应充分发挥党组织

最近几天,河北曲阳县山村女教师郜艳敏的经历引发网络热议,郜艳敏1994年被人贩子拐卖,并以2700元卖给曲阳县一名男子。在经历了屈辱的生活之后,初中毕业的她成为这个山村唯一一名女教师,并在2006年被评为“2006年感动河北十大年度人物”,成为“最美女教师”。很多人惊讶于整个事件的荒谬:郜艳敏被拐卖20多年,竟然没有人因此受到法律的惩罚,而当这个事件重新曝光在公众舆论的聚光灯下之后,郜艳敏面对媒体时表示“现在我想平静的生活,希望家人不受到伤害。” 这一事件的发生背后有着怎样的原因,20多年之后,是否还能对有关人员问责?强国论坛记者采访有关专家对此进行解读。

本期嘉宾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 竹立家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 洪道德

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 冯媛

 

去年全国公安机关解救被拐卖妇女3万名,专家称拐卖妇女犯罪形势严峻

妇女儿童被拐卖的案件历来为舆论关注热点,去年提交审议的刑法修正案(九)拟对有关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行为的量刑条件进行修改,由原来的如果“按照被拐卖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修改为“收买妇女、儿童的行为一律属于犯罪”。这体现了法律对于收买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打击力度的加大。那么,中国每年有多少妇女被拐卖,被拐卖总数究竟有多大?目前,尚无一个具体的统计数据可以回答。不过,据《法制晚报》报道,2014全国公安机关共解救被拐卖儿童1.3万人、妇女3万余人。而在《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中,郜艳敏被拐卖到的曲阳县下岸村,“400多口人的村子,光从外地买来的媳妇就有三四十个。”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表示,这个数据反映出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形势在全国范围来讲依然可以称得上严峻,而在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方面,在一些地区尤其是偏远落后地区仍然存在一定规模的买方市场。

对于这种现象,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冯媛女士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认为,拐卖妇女现象的存在体现出目前一些地方仍然把妇女当做婚姻和生育对象来买卖,这是为法律所不容许的。她认为,其根源来自于传统观念中的男女不平等,而由此导致的性别比例失衡则是一些地区收买被拐卖妇女的直接诱因。

 

      20多年后,是否还应对相关人员追究刑责?

郜艳敏的经历被网友重新翻出之后也引起了公安系统有关人士的注意,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29日发微博称“人贩子必须严惩,买主也必须追究刑责,对受害人应当救助。并已部署当地警方调查。” 但当事人郜艳敏似乎并认同这样的做法,在近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她表示“不想家人受到伤害,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那么,如果真的要追究买主的责任,郜艳敏的态度对于责任的追究会有影响吗?

洪道德指出,受害人的态度不影响犯罪事实的认定,但会影响量刑的尺度。“可能对买主定罪之后不做关押处理,比如判处有期徒刑缓期执行。如果能得到这样的宽大处理,一定与郜艳敏对她“丈夫”的谅解有关系。”

实际上,我国现行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明确规定“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据洪道德介绍,由于我国现行刑法是1997年开始施行的,而收买行为发生在1994年,因此应该按照1979年的刑法进行处理,如果1979年的刑法对此类行为没有明确规定,则按照类推制度比照1997年的刑法处理。不过洪道德认为,其“丈夫”和家人收买郜艳敏的行为已经过了追溯时效。我国法律刑事追诉时效规定,某犯罪法定刑不满五年的,追诉时效是五年(收买被拐卖妇女最高刑期是三年)。郜艳敏1994年被拐卖距今已经二十一年,所以已经过了追溯时效。

而根据《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郜艳敏曾经试图逃跑,但以失败告终。郜艳敏说:“我被拐卖到这后,跑过一次,丈夫追上我,打了我一顿,把我抓了回去。”对于这种行为,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第三款也有相应条款“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非法剥夺、限制其人身自由或者有伤害、侮辱等犯罪行为的,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定罪处罚。” 洪道德也认为,如果人贩子或者买主行为构成虐待罪或者伤害罪,将会另行定罪,其收买后的后续行为不影响收买被拐卖妇女行为的量刑。

 

如何“天下无拐”:法律打击和观念转变双管齐下

对于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在得知郜艳敏身世之后的不作为行为,洪道德认为,他们对身边的被拐卖妇女不进行解救的行为虽然在刑法中不是犯罪行为,但是没有主动进行解救可能会受到行政上的处理。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竹立家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也表示,政府相关部门有维护社会秩序和保护公民权益的义务,《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和《公务员法》等法律法规对此均有明确规定,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在知情后不作为的,应该受到党纪政纪的问责和惩处。

人民网记者在查阅相关法规时发现,救助被拐卖妇女是相关部门尤其是公安机关义不容辞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同时规定人民警察不得“玩忽职守,不履行法定义务。”

冯媛表示,当地政府的基层工作人员对于收买拐卖妇女现象的冷漠和麻木是长期的一种社会现实。因为买方是当地人,被拐卖妇女是外来人,所以不论是从乡土感情还是从人际、亲属关系上来说,都让当地人倾向于买方。而且由于传统的男尊女卑观念作祟,人们普遍认为一个男性娶不到媳妇打一辈子光棍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所以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在有些地方是被接受的。这种观念导致很多地方对拐卖妇女现象的容忍和默许,使得明文规定的法律无从执行。

对于未来如何改变拐卖、收买妇女犯罪猖獗的现状,冯媛表示,公安机关打击买卖人口的行为是必要的,但是更加治本的办法是促进性别平等。“提升女性作为个体的价值,让女性可以有更多的自主权,改变传统中国社会重男轻女的局面,这样才能有效遏制把女性当做商品、贩卖妇女的情况发生。” 洪道德也认为,只是公安机关对此类犯罪进行打击还不足以完全遏制这种现象,需要动员政府多个部门和全社会的力量从根源上来改变这种局面。

 

(采访:代睿、乔外  责任编辑:代睿)

耐看美女 发表于  2015-08-04 10:38:35 40字 ( 0/39)

买卖媳妇,自古就有;女性自愿,无可厚非;偷骗欺拐,严打要狠;事过境迁,追责要慎。

最近几天,河北曲阳县山村女教师郜艳敏的经历引发网络热议,郜艳敏1994年被人贩子拐卖,并以2700元卖给曲阳县一名男子。在经历了屈辱的生活之后,初中毕业的她成为这个山村唯一一名女教师,并在2006年被评为“2006年感动河北十大年度人物”,成为“最美女教师”。很多人惊讶于整个事件的荒谬:郜艳敏被拐卖20多年,竟然没有人因此受到法律的惩罚,而当这个事件重新曝光在公众舆论的聚光灯下之后,郜艳敏面对媒体时表示“现在我想平静的生活,希望家人不受到伤害。” 这一事件的发生背后有着怎样的原因,20多年之后,是否还能对有关人员问责?强国论坛记者采访有关专家对此进行解读。

本期嘉宾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 竹立家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 洪道德

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 冯媛

 

去年全国公安机关解救被拐卖妇女3万名,专家称拐卖妇女犯罪形势严峻

妇女儿童被拐卖的案件历来为舆论关注热点,去年提交审议的刑法修正案(九)拟对有关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行为的量刑条件进行修改,由原来的如果“按照被拐卖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修改为“收买妇女、儿童的行为一律属于犯罪”。这体现了法律对于收买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打击力度的加大。那么,中国每年有多少妇女被拐卖,被拐卖总数究竟有多大?目前,尚无一个具体的统计数据可以回答。不过,据《法制晚报》报道,2014全国公安机关共解救被拐卖儿童1.3万人、妇女3万余人。而在《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中,郜艳敏被拐卖到的曲阳县下岸村,“400多口人的村子,光从外地买来的媳妇就有三四十个。”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表示,这个数据反映出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形势在全国范围来讲依然可以称得上严峻,而在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方面,在一些地区尤其是偏远落后地区仍然存在一定规模的买方市场。

对于这种现象,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冯媛女士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认为,拐卖妇女现象的存在体现出目前一些地方仍然把妇女当做婚姻和生育对象来买卖,这是为法律所不容许的。她认为,其根源来自于传统观念中的男女不平等,而由此导致的性别比例失衡则是一些地区收买被拐卖妇女的直接诱因。

 

      20多年后,是否还应对相关人员追究刑责?

郜艳敏的经历被网友重新翻出之后也引起了公安系统有关人士的注意,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29日发微博称“人贩子必须严惩,买主也必须追究刑责,对受害人应当救助。并已部署当地警方调查。” 但当事人郜艳敏似乎并认同这样的做法,在近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她表示“不想家人受到伤害,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那么,如果真的要追究买主的责任,郜艳敏的态度对于责任的追究会有影响吗?

洪道德指出,受害人的态度不影响犯罪事实的认定,但会影响量刑的尺度。“可能对买主定罪之后不做关押处理,比如判处有期徒刑缓期执行。如果能得到这样的宽大处理,一定与郜艳敏对她“丈夫”的谅解有关系。”

实际上,我国现行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明确规定“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据洪道德介绍,由于我国现行刑法是1997年开始施行的,而收买行为发生在1994年,因此应该按照1979年的刑法进行处理,如果1979年的刑法对此类行为没有明确规定,则按照类推制度比照1997年的刑法处理。不过洪道德认为,其“丈夫”和家人收买郜艳敏的行为已经过了追溯时效。我国法律刑事追诉时效规定,某犯罪法定刑不满五年的,追诉时效是五年(收买被拐卖妇女最高刑期是三年)。郜艳敏1994年被拐卖距今已经二十一年,所以已经过了追溯时效。

而根据《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郜艳敏曾经试图逃跑,但以失败告终。郜艳敏说:“我被拐卖到这后,跑过一次,丈夫追上我,打了我一顿,把我抓了回去。”对于这种行为,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第三款也有相应条款“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非法剥夺、限制其人身自由或者有伤害、侮辱等犯罪行为的,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定罪处罚。” 洪道德也认为,如果人贩子或者买主行为构成虐待罪或者伤害罪,将会另行定罪,其收买后的后续行为不影响收买被拐卖妇女行为的量刑。

 

如何“天下无拐”:法律打击和观念转变双管齐下

对于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在得知郜艳敏身世之后的不作为行为,洪道德认为,他们对身边的被拐卖妇女不进行解救的行为虽然在刑法中不是犯罪行为,但是没有主动进行解救可能会受到行政上的处理。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竹立家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也表示,政府相关部门有维护社会秩序和保护公民权益的义务,《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和《公务员法》等法律法规对此均有明确规定,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在知情后不作为的,应该受到党纪政纪的问责和惩处。

人民网记者在查阅相关法规时发现,救助被拐卖妇女是相关部门尤其是公安机关义不容辞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同时规定人民警察不得“玩忽职守,不履行法定义务。”

冯媛表示,当地政府的基层工作人员对于收买拐卖妇女现象的冷漠和麻木是长期的一种社会现实。因为买方是当地人,被拐卖妇女是外来人,所以不论是从乡土感情还是从人际、亲属关系上来说,都让当地人倾向于买方。而且由于传统的男尊女卑观念作祟,人们普遍认为一个男性娶不到媳妇打一辈子光棍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所以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在有些地方是被接受的。这种观念导致很多地方对拐卖妇女现象的容忍和默许,使得明文规定的法律无从执行。

对于未来如何改变拐卖、收买妇女犯罪猖獗的现状,冯媛表示,公安机关打击买卖人口的行为是必要的,但是更加治本的办法是促进性别平等。“提升女性作为个体的价值,让女性可以有更多的自主权,改变传统中国社会重男轻女的局面,这样才能有效遏制把女性当做商品、贩卖妇女的情况发生。” 洪道德也认为,只是公安机关对此类犯罪进行打击还不足以完全遏制这种现象,需要动员政府多个部门和全社会的力量从根源上来改变这种局面。

 

(采访:代睿、乔外  责任编辑:代睿)

瓷性竹节 发表于  2015-08-04 11:01:09 80字 ( 0/62)

社会混乱,问其罪责,追责社会,是社会制度造成的民不聊生。一个社会走向腐败,要追其根源,谁来担当,应该由谁写罪己诏?不彻底的挖其毒根,告慰天下,那就不是真正反腐。

最近几天,河北曲阳县山村女教师郜艳敏的经历引发网络热议,郜艳敏1994年被人贩子拐卖,并以2700元卖给曲阳县一名男子。在经历了屈辱的生活之后,初中毕业的她成为这个山村唯一一名女教师,并在2006年被评为“2006年感动河北十大年度人物”,成为“最美女教师”。很多人惊讶于整个事件的荒谬:郜艳敏被拐卖20多年,竟然没有人因此受到法律的惩罚,而当这个事件重新曝光在公众舆论的聚光灯下之后,郜艳敏面对媒体时表示“现在我想平静的生活,希望家人不受到伤害。” 这一事件的发生背后有着怎样的原因,20多年之后,是否还能对有关人员问责?强国论坛记者采访有关专家对此进行解读。

本期嘉宾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 竹立家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 洪道德

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 冯媛

 

去年全国公安机关解救被拐卖妇女3万名,专家称拐卖妇女犯罪形势严峻

妇女儿童被拐卖的案件历来为舆论关注热点,去年提交审议的刑法修正案(九)拟对有关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行为的量刑条件进行修改,由原来的如果“按照被拐卖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修改为“收买妇女、儿童的行为一律属于犯罪”。这体现了法律对于收买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打击力度的加大。那么,中国每年有多少妇女被拐卖,被拐卖总数究竟有多大?目前,尚无一个具体的统计数据可以回答。不过,据《法制晚报》报道,2014全国公安机关共解救被拐卖儿童1.3万人、妇女3万余人。而在《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中,郜艳敏被拐卖到的曲阳县下岸村,“400多口人的村子,光从外地买来的媳妇就有三四十个。”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表示,这个数据反映出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形势在全国范围来讲依然可以称得上严峻,而在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方面,在一些地区尤其是偏远落后地区仍然存在一定规模的买方市场。

对于这种现象,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冯媛女士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认为,拐卖妇女现象的存在体现出目前一些地方仍然把妇女当做婚姻和生育对象来买卖,这是为法律所不容许的。她认为,其根源来自于传统观念中的男女不平等,而由此导致的性别比例失衡则是一些地区收买被拐卖妇女的直接诱因。

 

      20多年后,是否还应对相关人员追究刑责?

郜艳敏的经历被网友重新翻出之后也引起了公安系统有关人士的注意,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29日发微博称“人贩子必须严惩,买主也必须追究刑责,对受害人应当救助。并已部署当地警方调查。” 但当事人郜艳敏似乎并认同这样的做法,在近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她表示“不想家人受到伤害,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那么,如果真的要追究买主的责任,郜艳敏的态度对于责任的追究会有影响吗?

洪道德指出,受害人的态度不影响犯罪事实的认定,但会影响量刑的尺度。“可能对买主定罪之后不做关押处理,比如判处有期徒刑缓期执行。如果能得到这样的宽大处理,一定与郜艳敏对她“丈夫”的谅解有关系。”

实际上,我国现行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明确规定“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据洪道德介绍,由于我国现行刑法是1997年开始施行的,而收买行为发生在1994年,因此应该按照1979年的刑法进行处理,如果1979年的刑法对此类行为没有明确规定,则按照类推制度比照1997年的刑法处理。不过洪道德认为,其“丈夫”和家人收买郜艳敏的行为已经过了追溯时效。我国法律刑事追诉时效规定,某犯罪法定刑不满五年的,追诉时效是五年(收买被拐卖妇女最高刑期是三年)。郜艳敏1994年被拐卖距今已经二十一年,所以已经过了追溯时效。

而根据《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郜艳敏曾经试图逃跑,但以失败告终。郜艳敏说:“我被拐卖到这后,跑过一次,丈夫追上我,打了我一顿,把我抓了回去。”对于这种行为,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第三款也有相应条款“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非法剥夺、限制其人身自由或者有伤害、侮辱等犯罪行为的,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定罪处罚。” 洪道德也认为,如果人贩子或者买主行为构成虐待罪或者伤害罪,将会另行定罪,其收买后的后续行为不影响收买被拐卖妇女行为的量刑。

 

如何“天下无拐”:法律打击和观念转变双管齐下

对于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在得知郜艳敏身世之后的不作为行为,洪道德认为,他们对身边的被拐卖妇女不进行解救的行为虽然在刑法中不是犯罪行为,但是没有主动进行解救可能会受到行政上的处理。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竹立家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也表示,政府相关部门有维护社会秩序和保护公民权益的义务,《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和《公务员法》等法律法规对此均有明确规定,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在知情后不作为的,应该受到党纪政纪的问责和惩处。

人民网记者在查阅相关法规时发现,救助被拐卖妇女是相关部门尤其是公安机关义不容辞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同时规定人民警察不得“玩忽职守,不履行法定义务。”

冯媛表示,当地政府的基层工作人员对于收买拐卖妇女现象的冷漠和麻木是长期的一种社会现实。因为买方是当地人,被拐卖妇女是外来人,所以不论是从乡土感情还是从人际、亲属关系上来说,都让当地人倾向于买方。而且由于传统的男尊女卑观念作祟,人们普遍认为一个男性娶不到媳妇打一辈子光棍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所以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在有些地方是被接受的。这种观念导致很多地方对拐卖妇女现象的容忍和默许,使得明文规定的法律无从执行。

对于未来如何改变拐卖、收买妇女犯罪猖獗的现状,冯媛表示,公安机关打击买卖人口的行为是必要的,但是更加治本的办法是促进性别平等。“提升女性作为个体的价值,让女性可以有更多的自主权,改变传统中国社会重男轻女的局面,这样才能有效遏制把女性当做商品、贩卖妇女的情况发生。” 洪道德也认为,只是公安机关对此类犯罪进行打击还不足以完全遏制这种现象,需要动员政府多个部门和全社会的力量从根源上来改变这种局面。

 

(采访:代睿、乔外  责任编辑:代睿)

曦睿陈 发表于  2015-08-04 11:19:50 17字 ( 0/65)

对拐卖儿童的犯罪分子一律判处极刑。

最近几天,河北曲阳县山村女教师郜艳敏的经历引发网络热议,郜艳敏1994年被人贩子拐卖,并以2700元卖给曲阳县一名男子。在经历了屈辱的生活之后,初中毕业的她成为这个山村唯一一名女教师,并在2006年被评为“2006年感动河北十大年度人物”,成为“最美女教师”。很多人惊讶于整个事件的荒谬:郜艳敏被拐卖20多年,竟然没有人因此受到法律的惩罚,而当这个事件重新曝光在公众舆论的聚光灯下之后,郜艳敏面对媒体时表示“现在我想平静的生活,希望家人不受到伤害。” 这一事件的发生背后有着怎样的原因,20多年之后,是否还能对有关人员问责?强国论坛记者采访有关专家对此进行解读。

本期嘉宾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 竹立家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 洪道德

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 冯媛

 

去年全国公安机关解救被拐卖妇女3万名,专家称拐卖妇女犯罪形势严峻

妇女儿童被拐卖的案件历来为舆论关注热点,去年提交审议的刑法修正案(九)拟对有关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行为的量刑条件进行修改,由原来的如果“按照被拐卖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修改为“收买妇女、儿童的行为一律属于犯罪”。这体现了法律对于收买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打击力度的加大。那么,中国每年有多少妇女被拐卖,被拐卖总数究竟有多大?目前,尚无一个具体的统计数据可以回答。不过,据《法制晚报》报道,2014全国公安机关共解救被拐卖儿童1.3万人、妇女3万余人。而在《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中,郜艳敏被拐卖到的曲阳县下岸村,“400多口人的村子,光从外地买来的媳妇就有三四十个。”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表示,这个数据反映出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形势在全国范围来讲依然可以称得上严峻,而在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方面,在一些地区尤其是偏远落后地区仍然存在一定规模的买方市场。

对于这种现象,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冯媛女士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认为,拐卖妇女现象的存在体现出目前一些地方仍然把妇女当做婚姻和生育对象来买卖,这是为法律所不容许的。她认为,其根源来自于传统观念中的男女不平等,而由此导致的性别比例失衡则是一些地区收买被拐卖妇女的直接诱因。

 

      20多年后,是否还应对相关人员追究刑责?

郜艳敏的经历被网友重新翻出之后也引起了公安系统有关人士的注意,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29日发微博称“人贩子必须严惩,买主也必须追究刑责,对受害人应当救助。并已部署当地警方调查。” 但当事人郜艳敏似乎并认同这样的做法,在近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她表示“不想家人受到伤害,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那么,如果真的要追究买主的责任,郜艳敏的态度对于责任的追究会有影响吗?

洪道德指出,受害人的态度不影响犯罪事实的认定,但会影响量刑的尺度。“可能对买主定罪之后不做关押处理,比如判处有期徒刑缓期执行。如果能得到这样的宽大处理,一定与郜艳敏对她“丈夫”的谅解有关系。”

实际上,我国现行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明确规定“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据洪道德介绍,由于我国现行刑法是1997年开始施行的,而收买行为发生在1994年,因此应该按照1979年的刑法进行处理,如果1979年的刑法对此类行为没有明确规定,则按照类推制度比照1997年的刑法处理。不过洪道德认为,其“丈夫”和家人收买郜艳敏的行为已经过了追溯时效。我国法律刑事追诉时效规定,某犯罪法定刑不满五年的,追诉时效是五年(收买被拐卖妇女最高刑期是三年)。郜艳敏1994年被拐卖距今已经二十一年,所以已经过了追溯时效。

而根据《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郜艳敏曾经试图逃跑,但以失败告终。郜艳敏说:“我被拐卖到这后,跑过一次,丈夫追上我,打了我一顿,把我抓了回去。”对于这种行为,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第三款也有相应条款“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非法剥夺、限制其人身自由或者有伤害、侮辱等犯罪行为的,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定罪处罚。” 洪道德也认为,如果人贩子或者买主行为构成虐待罪或者伤害罪,将会另行定罪,其收买后的后续行为不影响收买被拐卖妇女行为的量刑。

 

如何“天下无拐”:法律打击和观念转变双管齐下

对于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在得知郜艳敏身世之后的不作为行为,洪道德认为,他们对身边的被拐卖妇女不进行解救的行为虽然在刑法中不是犯罪行为,但是没有主动进行解救可能会受到行政上的处理。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竹立家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也表示,政府相关部门有维护社会秩序和保护公民权益的义务,《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和《公务员法》等法律法规对此均有明确规定,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在知情后不作为的,应该受到党纪政纪的问责和惩处。

人民网记者在查阅相关法规时发现,救助被拐卖妇女是相关部门尤其是公安机关义不容辞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同时规定人民警察不得“玩忽职守,不履行法定义务。”

冯媛表示,当地政府的基层工作人员对于收买拐卖妇女现象的冷漠和麻木是长期的一种社会现实。因为买方是当地人,被拐卖妇女是外来人,所以不论是从乡土感情还是从人际、亲属关系上来说,都让当地人倾向于买方。而且由于传统的男尊女卑观念作祟,人们普遍认为一个男性娶不到媳妇打一辈子光棍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所以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在有些地方是被接受的。这种观念导致很多地方对拐卖妇女现象的容忍和默许,使得明文规定的法律无从执行。

对于未来如何改变拐卖、收买妇女犯罪猖獗的现状,冯媛表示,公安机关打击买卖人口的行为是必要的,但是更加治本的办法是促进性别平等。“提升女性作为个体的价值,让女性可以有更多的自主权,改变传统中国社会重男轻女的局面,这样才能有效遏制把女性当做商品、贩卖妇女的情况发生。” 洪道德也认为,只是公安机关对此类犯罪进行打击还不足以完全遏制这种现象,需要动员政府多个部门和全社会的力量从根源上来改变这种局面。

 

(采访:代睿、乔外  责任编辑:代睿)

漠北一粒沙 发表于  2015-08-04 12:01:18 42字 ( 0/34)

过了申诉期了,有些当时的负责人已经退休和死亡,像谁追责,况且还得要知道,他们知道吗?

最近几天,河北曲阳县山村女教师郜艳敏的经历引发网络热议,郜艳敏1994年被人贩子拐卖,并以2700元卖给曲阳县一名男子。在经历了屈辱的生活之后,初中毕业的她成为这个山村唯一一名女教师,并在2006年被评为“2006年感动河北十大年度人物”,成为“最美女教师”。很多人惊讶于整个事件的荒谬:郜艳敏被拐卖20多年,竟然没有人因此受到法律的惩罚,而当这个事件重新曝光在公众舆论的聚光灯下之后,郜艳敏面对媒体时表示“现在我想平静的生活,希望家人不受到伤害。” 这一事件的发生背后有着怎样的原因,20多年之后,是否还能对有关人员问责?强国论坛记者采访有关专家对此进行解读。

本期嘉宾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 竹立家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 洪道德

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 冯媛

 

去年全国公安机关解救被拐卖妇女3万名,专家称拐卖妇女犯罪形势严峻

妇女儿童被拐卖的案件历来为舆论关注热点,去年提交审议的刑法修正案(九)拟对有关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行为的量刑条件进行修改,由原来的如果“按照被拐卖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修改为“收买妇女、儿童的行为一律属于犯罪”。这体现了法律对于收买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打击力度的加大。那么,中国每年有多少妇女被拐卖,被拐卖总数究竟有多大?目前,尚无一个具体的统计数据可以回答。不过,据《法制晚报》报道,2014全国公安机关共解救被拐卖儿童1.3万人、妇女3万余人。而在《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中,郜艳敏被拐卖到的曲阳县下岸村,“400多口人的村子,光从外地买来的媳妇就有三四十个。”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表示,这个数据反映出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形势在全国范围来讲依然可以称得上严峻,而在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方面,在一些地区尤其是偏远落后地区仍然存在一定规模的买方市场。

对于这种现象,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冯媛女士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认为,拐卖妇女现象的存在体现出目前一些地方仍然把妇女当做婚姻和生育对象来买卖,这是为法律所不容许的。她认为,其根源来自于传统观念中的男女不平等,而由此导致的性别比例失衡则是一些地区收买被拐卖妇女的直接诱因。

 

      20多年后,是否还应对相关人员追究刑责?

郜艳敏的经历被网友重新翻出之后也引起了公安系统有关人士的注意,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29日发微博称“人贩子必须严惩,买主也必须追究刑责,对受害人应当救助。并已部署当地警方调查。” 但当事人郜艳敏似乎并认同这样的做法,在近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她表示“不想家人受到伤害,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那么,如果真的要追究买主的责任,郜艳敏的态度对于责任的追究会有影响吗?

洪道德指出,受害人的态度不影响犯罪事实的认定,但会影响量刑的尺度。“可能对买主定罪之后不做关押处理,比如判处有期徒刑缓期执行。如果能得到这样的宽大处理,一定与郜艳敏对她“丈夫”的谅解有关系。”

实际上,我国现行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明确规定“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据洪道德介绍,由于我国现行刑法是1997年开始施行的,而收买行为发生在1994年,因此应该按照1979年的刑法进行处理,如果1979年的刑法对此类行为没有明确规定,则按照类推制度比照1997年的刑法处理。不过洪道德认为,其“丈夫”和家人收买郜艳敏的行为已经过了追溯时效。我国法律刑事追诉时效规定,某犯罪法定刑不满五年的,追诉时效是五年(收买被拐卖妇女最高刑期是三年)。郜艳敏1994年被拐卖距今已经二十一年,所以已经过了追溯时效。

而根据《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郜艳敏曾经试图逃跑,但以失败告终。郜艳敏说:“我被拐卖到这后,跑过一次,丈夫追上我,打了我一顿,把我抓了回去。”对于这种行为,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第三款也有相应条款“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非法剥夺、限制其人身自由或者有伤害、侮辱等犯罪行为的,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定罪处罚。” 洪道德也认为,如果人贩子或者买主行为构成虐待罪或者伤害罪,将会另行定罪,其收买后的后续行为不影响收买被拐卖妇女行为的量刑。

 

如何“天下无拐”:法律打击和观念转变双管齐下

对于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在得知郜艳敏身世之后的不作为行为,洪道德认为,他们对身边的被拐卖妇女不进行解救的行为虽然在刑法中不是犯罪行为,但是没有主动进行解救可能会受到行政上的处理。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竹立家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也表示,政府相关部门有维护社会秩序和保护公民权益的义务,《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和《公务员法》等法律法规对此均有明确规定,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在知情后不作为的,应该受到党纪政纪的问责和惩处。

人民网记者在查阅相关法规时发现,救助被拐卖妇女是相关部门尤其是公安机关义不容辞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同时规定人民警察不得“玩忽职守,不履行法定义务。”

冯媛表示,当地政府的基层工作人员对于收买拐卖妇女现象的冷漠和麻木是长期的一种社会现实。因为买方是当地人,被拐卖妇女是外来人,所以不论是从乡土感情还是从人际、亲属关系上来说,都让当地人倾向于买方。而且由于传统的男尊女卑观念作祟,人们普遍认为一个男性娶不到媳妇打一辈子光棍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所以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在有些地方是被接受的。这种观念导致很多地方对拐卖妇女现象的容忍和默许,使得明文规定的法律无从执行。

对于未来如何改变拐卖、收买妇女犯罪猖獗的现状,冯媛表示,公安机关打击买卖人口的行为是必要的,但是更加治本的办法是促进性别平等。“提升女性作为个体的价值,让女性可以有更多的自主权,改变传统中国社会重男轻女的局面,这样才能有效遏制把女性当做商品、贩卖妇女的情况发生。” 洪道德也认为,只是公安机关对此类犯罪进行打击还不足以完全遏制这种现象,需要动员政府多个部门和全社会的力量从根源上来改变这种局面。

 

(采访:代睿、乔外  责任编辑:代睿)

李树身 发表于  2015-08-04 12:15:16 34字 ( 0/12)

如何“天下无拐”:法律打击和观念转变双管齐下——支持此观点!

最近几天,河北曲阳县山村女教师郜艳敏的经历引发网络热议,郜艳敏1994年被人贩子拐卖,并以2700元卖给曲阳县一名男子。在经历了屈辱的生活之后,初中毕业的她成为这个山村唯一一名女教师,并在2006年被评为“2006年感动河北十大年度人物”,成为“最美女教师”。很多人惊讶于整个事件的荒谬:郜艳敏被拐卖20多年,竟然没有人因此受到法律的惩罚,而当这个事件重新曝光在公众舆论的聚光灯下之后,郜艳敏面对媒体时表示“现在我想平静的生活,希望家人不受到伤害。” 这一事件的发生背后有着怎样的原因,20多年之后,是否还能对有关人员问责?强国论坛记者采访有关专家对此进行解读。

本期嘉宾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 竹立家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 洪道德

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 冯媛

 

去年全国公安机关解救被拐卖妇女3万名,专家称拐卖妇女犯罪形势严峻

妇女儿童被拐卖的案件历来为舆论关注热点,去年提交审议的刑法修正案(九)拟对有关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行为的量刑条件进行修改,由原来的如果“按照被拐卖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修改为“收买妇女、儿童的行为一律属于犯罪”。这体现了法律对于收买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打击力度的加大。那么,中国每年有多少妇女被拐卖,被拐卖总数究竟有多大?目前,尚无一个具体的统计数据可以回答。不过,据《法制晚报》报道,2014全国公安机关共解救被拐卖儿童1.3万人、妇女3万余人。而在《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中,郜艳敏被拐卖到的曲阳县下岸村,“400多口人的村子,光从外地买来的媳妇就有三四十个。”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表示,这个数据反映出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形势在全国范围来讲依然可以称得上严峻,而在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方面,在一些地区尤其是偏远落后地区仍然存在一定规模的买方市场。

对于这种现象,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冯媛女士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认为,拐卖妇女现象的存在体现出目前一些地方仍然把妇女当做婚姻和生育对象来买卖,这是为法律所不容许的。她认为,其根源来自于传统观念中的男女不平等,而由此导致的性别比例失衡则是一些地区收买被拐卖妇女的直接诱因。

 

      20多年后,是否还应对相关人员追究刑责?

郜艳敏的经历被网友重新翻出之后也引起了公安系统有关人士的注意,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29日发微博称“人贩子必须严惩,买主也必须追究刑责,对受害人应当救助。并已部署当地警方调查。” 但当事人郜艳敏似乎并认同这样的做法,在近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她表示“不想家人受到伤害,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那么,如果真的要追究买主的责任,郜艳敏的态度对于责任的追究会有影响吗?

洪道德指出,受害人的态度不影响犯罪事实的认定,但会影响量刑的尺度。“可能对买主定罪之后不做关押处理,比如判处有期徒刑缓期执行。如果能得到这样的宽大处理,一定与郜艳敏对她“丈夫”的谅解有关系。”

实际上,我国现行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明确规定“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据洪道德介绍,由于我国现行刑法是1997年开始施行的,而收买行为发生在1994年,因此应该按照1979年的刑法进行处理,如果1979年的刑法对此类行为没有明确规定,则按照类推制度比照1997年的刑法处理。不过洪道德认为,其“丈夫”和家人收买郜艳敏的行为已经过了追溯时效。我国法律刑事追诉时效规定,某犯罪法定刑不满五年的,追诉时效是五年(收买被拐卖妇女最高刑期是三年)。郜艳敏1994年被拐卖距今已经二十一年,所以已经过了追溯时效。

而根据《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郜艳敏曾经试图逃跑,但以失败告终。郜艳敏说:“我被拐卖到这后,跑过一次,丈夫追上我,打了我一顿,把我抓了回去。”对于这种行为,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第三款也有相应条款“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非法剥夺、限制其人身自由或者有伤害、侮辱等犯罪行为的,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定罪处罚。” 洪道德也认为,如果人贩子或者买主行为构成虐待罪或者伤害罪,将会另行定罪,其收买后的后续行为不影响收买被拐卖妇女行为的量刑。

 

如何“天下无拐”:法律打击和观念转变双管齐下

对于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在得知郜艳敏身世之后的不作为行为,洪道德认为,他们对身边的被拐卖妇女不进行解救的行为虽然在刑法中不是犯罪行为,但是没有主动进行解救可能会受到行政上的处理。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竹立家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也表示,政府相关部门有维护社会秩序和保护公民权益的义务,《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和《公务员法》等法律法规对此均有明确规定,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在知情后不作为的,应该受到党纪政纪的问责和惩处。

人民网记者在查阅相关法规时发现,救助被拐卖妇女是相关部门尤其是公安机关义不容辞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同时规定人民警察不得“玩忽职守,不履行法定义务。”

冯媛表示,当地政府的基层工作人员对于收买拐卖妇女现象的冷漠和麻木是长期的一种社会现实。因为买方是当地人,被拐卖妇女是外来人,所以不论是从乡土感情还是从人际、亲属关系上来说,都让当地人倾向于买方。而且由于传统的男尊女卑观念作祟,人们普遍认为一个男性娶不到媳妇打一辈子光棍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所以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在有些地方是被接受的。这种观念导致很多地方对拐卖妇女现象的容忍和默许,使得明文规定的法律无从执行。

对于未来如何改变拐卖、收买妇女犯罪猖獗的现状,冯媛表示,公安机关打击买卖人口的行为是必要的,但是更加治本的办法是促进性别平等。“提升女性作为个体的价值,让女性可以有更多的自主权,改变传统中国社会重男轻女的局面,这样才能有效遏制把女性当做商品、贩卖妇女的情况发生。” 洪道德也认为,只是公安机关对此类犯罪进行打击还不足以完全遏制这种现象,需要动员政府多个部门和全社会的力量从根源上来改变这种局面。

 

(采访:代睿、乔外  责任编辑:代睿)

周兴发 发表于  2015-08-04 13:27:27 35字 ( 0/34)

感动的是最美女教师,荒谬的是20年未追责。榜样尴尬,但违法必究须严明!

最近几天,河北曲阳县山村女教师郜艳敏的经历引发网络热议,郜艳敏1994年被人贩子拐卖,并以2700元卖给曲阳县一名男子。在经历了屈辱的生活之后,初中毕业的她成为这个山村唯一一名女教师,并在2006年被评为“2006年感动河北十大年度人物”,成为“最美女教师”。很多人惊讶于整个事件的荒谬:郜艳敏被拐卖20多年,竟然没有人因此受到法律的惩罚,而当这个事件重新曝光在公众舆论的聚光灯下之后,郜艳敏面对媒体时表示“现在我想平静的生活,希望家人不受到伤害。” 这一事件的发生背后有着怎样的原因,20多年之后,是否还能对有关人员问责?强国论坛记者采访有关专家对此进行解读。

本期嘉宾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 竹立家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 洪道德

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 冯媛

 

去年全国公安机关解救被拐卖妇女3万名,专家称拐卖妇女犯罪形势严峻

妇女儿童被拐卖的案件历来为舆论关注热点,去年提交审议的刑法修正案(九)拟对有关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行为的量刑条件进行修改,由原来的如果“按照被拐卖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修改为“收买妇女、儿童的行为一律属于犯罪”。这体现了法律对于收买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打击力度的加大。那么,中国每年有多少妇女被拐卖,被拐卖总数究竟有多大?目前,尚无一个具体的统计数据可以回答。不过,据《法制晚报》报道,2014全国公安机关共解救被拐卖儿童1.3万人、妇女3万余人。而在《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中,郜艳敏被拐卖到的曲阳县下岸村,“400多口人的村子,光从外地买来的媳妇就有三四十个。”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表示,这个数据反映出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形势在全国范围来讲依然可以称得上严峻,而在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方面,在一些地区尤其是偏远落后地区仍然存在一定规模的买方市场。

对于这种现象,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冯媛女士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认为,拐卖妇女现象的存在体现出目前一些地方仍然把妇女当做婚姻和生育对象来买卖,这是为法律所不容许的。她认为,其根源来自于传统观念中的男女不平等,而由此导致的性别比例失衡则是一些地区收买被拐卖妇女的直接诱因。

 

      20多年后,是否还应对相关人员追究刑责?

郜艳敏的经历被网友重新翻出之后也引起了公安系统有关人士的注意,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29日发微博称“人贩子必须严惩,买主也必须追究刑责,对受害人应当救助。并已部署当地警方调查。” 但当事人郜艳敏似乎并认同这样的做法,在近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她表示“不想家人受到伤害,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那么,如果真的要追究买主的责任,郜艳敏的态度对于责任的追究会有影响吗?

洪道德指出,受害人的态度不影响犯罪事实的认定,但会影响量刑的尺度。“可能对买主定罪之后不做关押处理,比如判处有期徒刑缓期执行。如果能得到这样的宽大处理,一定与郜艳敏对她“丈夫”的谅解有关系。”

实际上,我国现行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明确规定“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据洪道德介绍,由于我国现行刑法是1997年开始施行的,而收买行为发生在1994年,因此应该按照1979年的刑法进行处理,如果1979年的刑法对此类行为没有明确规定,则按照类推制度比照1997年的刑法处理。不过洪道德认为,其“丈夫”和家人收买郜艳敏的行为已经过了追溯时效。我国法律刑事追诉时效规定,某犯罪法定刑不满五年的,追诉时效是五年(收买被拐卖妇女最高刑期是三年)。郜艳敏1994年被拐卖距今已经二十一年,所以已经过了追溯时效。

而根据《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郜艳敏曾经试图逃跑,但以失败告终。郜艳敏说:“我被拐卖到这后,跑过一次,丈夫追上我,打了我一顿,把我抓了回去。”对于这种行为,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第三款也有相应条款“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非法剥夺、限制其人身自由或者有伤害、侮辱等犯罪行为的,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定罪处罚。” 洪道德也认为,如果人贩子或者买主行为构成虐待罪或者伤害罪,将会另行定罪,其收买后的后续行为不影响收买被拐卖妇女行为的量刑。

 

如何“天下无拐”:法律打击和观念转变双管齐下

对于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在得知郜艳敏身世之后的不作为行为,洪道德认为,他们对身边的被拐卖妇女不进行解救的行为虽然在刑法中不是犯罪行为,但是没有主动进行解救可能会受到行政上的处理。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竹立家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也表示,政府相关部门有维护社会秩序和保护公民权益的义务,《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和《公务员法》等法律法规对此均有明确规定,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在知情后不作为的,应该受到党纪政纪的问责和惩处。

人民网记者在查阅相关法规时发现,救助被拐卖妇女是相关部门尤其是公安机关义不容辞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同时规定人民警察不得“玩忽职守,不履行法定义务。”

冯媛表示,当地政府的基层工作人员对于收买拐卖妇女现象的冷漠和麻木是长期的一种社会现实。因为买方是当地人,被拐卖妇女是外来人,所以不论是从乡土感情还是从人际、亲属关系上来说,都让当地人倾向于买方。而且由于传统的男尊女卑观念作祟,人们普遍认为一个男性娶不到媳妇打一辈子光棍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所以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在有些地方是被接受的。这种观念导致很多地方对拐卖妇女现象的容忍和默许,使得明文规定的法律无从执行。

对于未来如何改变拐卖、收买妇女犯罪猖獗的现状,冯媛表示,公安机关打击买卖人口的行为是必要的,但是更加治本的办法是促进性别平等。“提升女性作为个体的价值,让女性可以有更多的自主权,改变传统中国社会重男轻女的局面,这样才能有效遏制把女性当做商品、贩卖妇女的情况发生。” 洪道德也认为,只是公安机关对此类犯罪进行打击还不足以完全遏制这种现象,需要动员政府多个部门和全社会的力量从根源上来改变这种局面。

 

(采访:代睿、乔外  责任编辑:代睿)

梦之轩320483 发表于  2015-08-04 14:39:11 34字 ( 0/23)

20年前那地方就穷的留不住女孩,靠拐卖成亲,现在怎样了?

最近几天,河北曲阳县山村女教师郜艳敏的经历引发网络热议,郜艳敏1994年被人贩子拐卖,并以2700元卖给曲阳县一名男子。在经历了屈辱的生活之后,初中毕业的她成为这个山村唯一一名女教师,并在2006年被评为“2006年感动河北十大年度人物”,成为“最美女教师”。很多人惊讶于整个事件的荒谬:郜艳敏被拐卖20多年,竟然没有人因此受到法律的惩罚,而当这个事件重新曝光在公众舆论的聚光灯下之后,郜艳敏面对媒体时表示“现在我想平静的生活,希望家人不受到伤害。” 这一事件的发生背后有着怎样的原因,20多年之后,是否还能对有关人员问责?强国论坛记者采访有关专家对此进行解读。

本期嘉宾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 竹立家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 洪道德

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 冯媛

 

去年全国公安机关解救被拐卖妇女3万名,专家称拐卖妇女犯罪形势严峻

妇女儿童被拐卖的案件历来为舆论关注热点,去年提交审议的刑法修正案(九)拟对有关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行为的量刑条件进行修改,由原来的如果“按照被拐卖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修改为“收买妇女、儿童的行为一律属于犯罪”。这体现了法律对于收买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打击力度的加大。那么,中国每年有多少妇女被拐卖,被拐卖总数究竟有多大?目前,尚无一个具体的统计数据可以回答。不过,据《法制晚报》报道,2014全国公安机关共解救被拐卖儿童1.3万人、妇女3万余人。而在《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中,郜艳敏被拐卖到的曲阳县下岸村,“400多口人的村子,光从外地买来的媳妇就有三四十个。”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表示,这个数据反映出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形势在全国范围来讲依然可以称得上严峻,而在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方面,在一些地区尤其是偏远落后地区仍然存在一定规模的买方市场。

对于这种现象,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冯媛女士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认为,拐卖妇女现象的存在体现出目前一些地方仍然把妇女当做婚姻和生育对象来买卖,这是为法律所不容许的。她认为,其根源来自于传统观念中的男女不平等,而由此导致的性别比例失衡则是一些地区收买被拐卖妇女的直接诱因。

 

      20多年后,是否还应对相关人员追究刑责?

郜艳敏的经历被网友重新翻出之后也引起了公安系统有关人士的注意,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29日发微博称“人贩子必须严惩,买主也必须追究刑责,对受害人应当救助。并已部署当地警方调查。” 但当事人郜艳敏似乎并认同这样的做法,在近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她表示“不想家人受到伤害,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那么,如果真的要追究买主的责任,郜艳敏的态度对于责任的追究会有影响吗?

洪道德指出,受害人的态度不影响犯罪事实的认定,但会影响量刑的尺度。“可能对买主定罪之后不做关押处理,比如判处有期徒刑缓期执行。如果能得到这样的宽大处理,一定与郜艳敏对她“丈夫”的谅解有关系。”

实际上,我国现行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明确规定“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据洪道德介绍,由于我国现行刑法是1997年开始施行的,而收买行为发生在1994年,因此应该按照1979年的刑法进行处理,如果1979年的刑法对此类行为没有明确规定,则按照类推制度比照1997年的刑法处理。不过洪道德认为,其“丈夫”和家人收买郜艳敏的行为已经过了追溯时效。我国法律刑事追诉时效规定,某犯罪法定刑不满五年的,追诉时效是五年(收买被拐卖妇女最高刑期是三年)。郜艳敏1994年被拐卖距今已经二十一年,所以已经过了追溯时效。

而根据《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郜艳敏曾经试图逃跑,但以失败告终。郜艳敏说:“我被拐卖到这后,跑过一次,丈夫追上我,打了我一顿,把我抓了回去。”对于这种行为,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第三款也有相应条款“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非法剥夺、限制其人身自由或者有伤害、侮辱等犯罪行为的,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定罪处罚。” 洪道德也认为,如果人贩子或者买主行为构成虐待罪或者伤害罪,将会另行定罪,其收买后的后续行为不影响收买被拐卖妇女行为的量刑。

 

如何“天下无拐”:法律打击和观念转变双管齐下

对于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在得知郜艳敏身世之后的不作为行为,洪道德认为,他们对身边的被拐卖妇女不进行解救的行为虽然在刑法中不是犯罪行为,但是没有主动进行解救可能会受到行政上的处理。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竹立家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也表示,政府相关部门有维护社会秩序和保护公民权益的义务,《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和《公务员法》等法律法规对此均有明确规定,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在知情后不作为的,应该受到党纪政纪的问责和惩处。

人民网记者在查阅相关法规时发现,救助被拐卖妇女是相关部门尤其是公安机关义不容辞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同时规定人民警察不得“玩忽职守,不履行法定义务。”

冯媛表示,当地政府的基层工作人员对于收买拐卖妇女现象的冷漠和麻木是长期的一种社会现实。因为买方是当地人,被拐卖妇女是外来人,所以不论是从乡土感情还是从人际、亲属关系上来说,都让当地人倾向于买方。而且由于传统的男尊女卑观念作祟,人们普遍认为一个男性娶不到媳妇打一辈子光棍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所以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在有些地方是被接受的。这种观念导致很多地方对拐卖妇女现象的容忍和默许,使得明文规定的法律无从执行。

对于未来如何改变拐卖、收买妇女犯罪猖獗的现状,冯媛表示,公安机关打击买卖人口的行为是必要的,但是更加治本的办法是促进性别平等。“提升女性作为个体的价值,让女性可以有更多的自主权,改变传统中国社会重男轻女的局面,这样才能有效遏制把女性当做商品、贩卖妇女的情况发生。” 洪道德也认为,只是公安机关对此类犯罪进行打击还不足以完全遏制这种现象,需要动员政府多个部门和全社会的力量从根源上来改变这种局面。

 

(采访:代睿、乔外  责任编辑:代睿)

106.37.236 发表于  2015-08-04 14:54:30 52字 ( 0/47)

吸取教训吧,根子出问题,任何事情都不足为奇了。但认识必须清醒,唤醒民众意识,才能避免亡党亡国的悲惨命运。

最近几天,河北曲阳县山村女教师郜艳敏的经历引发网络热议,郜艳敏1994年被人贩子拐卖,并以2700元卖给曲阳县一名男子。在经历了屈辱的生活之后,初中毕业的她成为这个山村唯一一名女教师,并在2006年被评为“2006年感动河北十大年度人物”,成为“最美女教师”。很多人惊讶于整个事件的荒谬:郜艳敏被拐卖20多年,竟然没有人因此受到法律的惩罚,而当这个事件重新曝光在公众舆论的聚光灯下之后,郜艳敏面对媒体时表示“现在我想平静的生活,希望家人不受到伤害。” 这一事件的发生背后有着怎样的原因,20多年之后,是否还能对有关人员问责?强国论坛记者采访有关专家对此进行解读。

本期嘉宾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 竹立家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 洪道德

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 冯媛

 

去年全国公安机关解救被拐卖妇女3万名,专家称拐卖妇女犯罪形势严峻

妇女儿童被拐卖的案件历来为舆论关注热点,去年提交审议的刑法修正案(九)拟对有关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行为的量刑条件进行修改,由原来的如果“按照被拐卖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修改为“收买妇女、儿童的行为一律属于犯罪”。这体现了法律对于收买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打击力度的加大。那么,中国每年有多少妇女被拐卖,被拐卖总数究竟有多大?目前,尚无一个具体的统计数据可以回答。不过,据《法制晚报》报道,2014全国公安机关共解救被拐卖儿童1.3万人、妇女3万余人。而在《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中,郜艳敏被拐卖到的曲阳县下岸村,“400多口人的村子,光从外地买来的媳妇就有三四十个。”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表示,这个数据反映出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形势在全国范围来讲依然可以称得上严峻,而在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方面,在一些地区尤其是偏远落后地区仍然存在一定规模的买方市场。

对于这种现象,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冯媛女士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认为,拐卖妇女现象的存在体现出目前一些地方仍然把妇女当做婚姻和生育对象来买卖,这是为法律所不容许的。她认为,其根源来自于传统观念中的男女不平等,而由此导致的性别比例失衡则是一些地区收买被拐卖妇女的直接诱因。

 

      20多年后,是否还应对相关人员追究刑责?

郜艳敏的经历被网友重新翻出之后也引起了公安系统有关人士的注意,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29日发微博称“人贩子必须严惩,买主也必须追究刑责,对受害人应当救助。并已部署当地警方调查。” 但当事人郜艳敏似乎并认同这样的做法,在近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她表示“不想家人受到伤害,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那么,如果真的要追究买主的责任,郜艳敏的态度对于责任的追究会有影响吗?

洪道德指出,受害人的态度不影响犯罪事实的认定,但会影响量刑的尺度。“可能对买主定罪之后不做关押处理,比如判处有期徒刑缓期执行。如果能得到这样的宽大处理,一定与郜艳敏对她“丈夫”的谅解有关系。”

实际上,我国现行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明确规定“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据洪道德介绍,由于我国现行刑法是1997年开始施行的,而收买行为发生在1994年,因此应该按照1979年的刑法进行处理,如果1979年的刑法对此类行为没有明确规定,则按照类推制度比照1997年的刑法处理。不过洪道德认为,其“丈夫”和家人收买郜艳敏的行为已经过了追溯时效。我国法律刑事追诉时效规定,某犯罪法定刑不满五年的,追诉时效是五年(收买被拐卖妇女最高刑期是三年)。郜艳敏1994年被拐卖距今已经二十一年,所以已经过了追溯时效。

而根据《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郜艳敏曾经试图逃跑,但以失败告终。郜艳敏说:“我被拐卖到这后,跑过一次,丈夫追上我,打了我一顿,把我抓了回去。”对于这种行为,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第三款也有相应条款“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非法剥夺、限制其人身自由或者有伤害、侮辱等犯罪行为的,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定罪处罚。” 洪道德也认为,如果人贩子或者买主行为构成虐待罪或者伤害罪,将会另行定罪,其收买后的后续行为不影响收买被拐卖妇女行为的量刑。

 

如何“天下无拐”:法律打击和观念转变双管齐下

对于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在得知郜艳敏身世之后的不作为行为,洪道德认为,他们对身边的被拐卖妇女不进行解救的行为虽然在刑法中不是犯罪行为,但是没有主动进行解救可能会受到行政上的处理。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竹立家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也表示,政府相关部门有维护社会秩序和保护公民权益的义务,《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和《公务员法》等法律法规对此均有明确规定,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在知情后不作为的,应该受到党纪政纪的问责和惩处。

人民网记者在查阅相关法规时发现,救助被拐卖妇女是相关部门尤其是公安机关义不容辞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同时规定人民警察不得“玩忽职守,不履行法定义务。”

冯媛表示,当地政府的基层工作人员对于收买拐卖妇女现象的冷漠和麻木是长期的一种社会现实。因为买方是当地人,被拐卖妇女是外来人,所以不论是从乡土感情还是从人际、亲属关系上来说,都让当地人倾向于买方。而且由于传统的男尊女卑观念作祟,人们普遍认为一个男性娶不到媳妇打一辈子光棍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所以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在有些地方是被接受的。这种观念导致很多地方对拐卖妇女现象的容忍和默许,使得明文规定的法律无从执行。

对于未来如何改变拐卖、收买妇女犯罪猖獗的现状,冯媛表示,公安机关打击买卖人口的行为是必要的,但是更加治本的办法是促进性别平等。“提升女性作为个体的价值,让女性可以有更多的自主权,改变传统中国社会重男轻女的局面,这样才能有效遏制把女性当做商品、贩卖妇女的情况发生。” 洪道德也认为,只是公安机关对此类犯罪进行打击还不足以完全遏制这种现象,需要动员政府多个部门和全社会的力量从根源上来改变这种局面。

 

(采访:代睿、乔外  责任编辑:代睿)

49.116.108 发表于  2015-08-04 15:31:37 35字 ( 0/31)

不从根源上解决问题,却去主张惩治受害人,当事人,这不是混蛋逻辑是什么?

最近几天,河北曲阳县山村女教师郜艳敏的经历引发网络热议,郜艳敏1994年被人贩子拐卖,并以2700元卖给曲阳县一名男子。在经历了屈辱的生活之后,初中毕业的她成为这个山村唯一一名女教师,并在2006年被评为“2006年感动河北十大年度人物”,成为“最美女教师”。很多人惊讶于整个事件的荒谬:郜艳敏被拐卖20多年,竟然没有人因此受到法律的惩罚,而当这个事件重新曝光在公众舆论的聚光灯下之后,郜艳敏面对媒体时表示“现在我想平静的生活,希望家人不受到伤害。” 这一事件的发生背后有着怎样的原因,20多年之后,是否还能对有关人员问责?强国论坛记者采访有关专家对此进行解读。

本期嘉宾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 竹立家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 洪道德

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 冯媛

 

去年全国公安机关解救被拐卖妇女3万名,专家称拐卖妇女犯罪形势严峻

妇女儿童被拐卖的案件历来为舆论关注热点,去年提交审议的刑法修正案(九)拟对有关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行为的量刑条件进行修改,由原来的如果“按照被拐卖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修改为“收买妇女、儿童的行为一律属于犯罪”。这体现了法律对于收买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打击力度的加大。那么,中国每年有多少妇女被拐卖,被拐卖总数究竟有多大?目前,尚无一个具体的统计数据可以回答。不过,据《法制晚报》报道,2014全国公安机关共解救被拐卖儿童1.3万人、妇女3万余人。而在《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中,郜艳敏被拐卖到的曲阳县下岸村,“400多口人的村子,光从外地买来的媳妇就有三四十个。”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表示,这个数据反映出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形势在全国范围来讲依然可以称得上严峻,而在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方面,在一些地区尤其是偏远落后地区仍然存在一定规模的买方市场。

对于这种现象,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冯媛女士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认为,拐卖妇女现象的存在体现出目前一些地方仍然把妇女当做婚姻和生育对象来买卖,这是为法律所不容许的。她认为,其根源来自于传统观念中的男女不平等,而由此导致的性别比例失衡则是一些地区收买被拐卖妇女的直接诱因。

 

      20多年后,是否还应对相关人员追究刑责?

郜艳敏的经历被网友重新翻出之后也引起了公安系统有关人士的注意,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29日发微博称“人贩子必须严惩,买主也必须追究刑责,对受害人应当救助。并已部署当地警方调查。” 但当事人郜艳敏似乎并认同这样的做法,在近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她表示“不想家人受到伤害,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那么,如果真的要追究买主的责任,郜艳敏的态度对于责任的追究会有影响吗?

洪道德指出,受害人的态度不影响犯罪事实的认定,但会影响量刑的尺度。“可能对买主定罪之后不做关押处理,比如判处有期徒刑缓期执行。如果能得到这样的宽大处理,一定与郜艳敏对她“丈夫”的谅解有关系。”

实际上,我国现行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明确规定“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据洪道德介绍,由于我国现行刑法是1997年开始施行的,而收买行为发生在1994年,因此应该按照1979年的刑法进行处理,如果1979年的刑法对此类行为没有明确规定,则按照类推制度比照1997年的刑法处理。不过洪道德认为,其“丈夫”和家人收买郜艳敏的行为已经过了追溯时效。我国法律刑事追诉时效规定,某犯罪法定刑不满五年的,追诉时效是五年(收买被拐卖妇女最高刑期是三年)。郜艳敏1994年被拐卖距今已经二十一年,所以已经过了追溯时效。

而根据《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郜艳敏曾经试图逃跑,但以失败告终。郜艳敏说:“我被拐卖到这后,跑过一次,丈夫追上我,打了我一顿,把我抓了回去。”对于这种行为,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第三款也有相应条款“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非法剥夺、限制其人身自由或者有伤害、侮辱等犯罪行为的,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定罪处罚。” 洪道德也认为,如果人贩子或者买主行为构成虐待罪或者伤害罪,将会另行定罪,其收买后的后续行为不影响收买被拐卖妇女行为的量刑。

 

如何“天下无拐”:法律打击和观念转变双管齐下

对于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在得知郜艳敏身世之后的不作为行为,洪道德认为,他们对身边的被拐卖妇女不进行解救的行为虽然在刑法中不是犯罪行为,但是没有主动进行解救可能会受到行政上的处理。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竹立家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也表示,政府相关部门有维护社会秩序和保护公民权益的义务,《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和《公务员法》等法律法规对此均有明确规定,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在知情后不作为的,应该受到党纪政纪的问责和惩处。

人民网记者在查阅相关法规时发现,救助被拐卖妇女是相关部门尤其是公安机关义不容辞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同时规定人民警察不得“玩忽职守,不履行法定义务。”

冯媛表示,当地政府的基层工作人员对于收买拐卖妇女现象的冷漠和麻木是长期的一种社会现实。因为买方是当地人,被拐卖妇女是外来人,所以不论是从乡土感情还是从人际、亲属关系上来说,都让当地人倾向于买方。而且由于传统的男尊女卑观念作祟,人们普遍认为一个男性娶不到媳妇打一辈子光棍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所以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在有些地方是被接受的。这种观念导致很多地方对拐卖妇女现象的容忍和默许,使得明文规定的法律无从执行。

对于未来如何改变拐卖、收买妇女犯罪猖獗的现状,冯媛表示,公安机关打击买卖人口的行为是必要的,但是更加治本的办法是促进性别平等。“提升女性作为个体的价值,让女性可以有更多的自主权,改变传统中国社会重男轻女的局面,这样才能有效遏制把女性当做商品、贩卖妇女的情况发生。” 洪道德也认为,只是公安机关对此类犯罪进行打击还不足以完全遏制这种现象,需要动员政府多个部门和全社会的力量从根源上来改变这种局面。

 

(采访:代睿、乔外  责任编辑:代睿)

49.116.108 发表于  2015-08-04 16:04:47 64字 ( 0/124)

人家受折磨21年,目前稍稍消停了一点,你再撕开伤口往上撒盐,甚至可能造成不良后果,你于心何忍啊?难道该受惩罚的只是他们这受害者。

最近几天,河北曲阳县山村女教师郜艳敏的经历引发网络热议,郜艳敏1994年被人贩子拐卖,并以2700元卖给曲阳县一名男子。在经历了屈辱的生活之后,初中毕业的她成为这个山村唯一一名女教师,并在2006年被评为“2006年感动河北十大年度人物”,成为“最美女教师”。很多人惊讶于整个事件的荒谬:郜艳敏被拐卖20多年,竟然没有人因此受到法律的惩罚,而当这个事件重新曝光在公众舆论的聚光灯下之后,郜艳敏面对媒体时表示“现在我想平静的生活,希望家人不受到伤害。” 这一事件的发生背后有着怎样的原因,20多年之后,是否还能对有关人员问责?强国论坛记者采访有关专家对此进行解读。

本期嘉宾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 竹立家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 洪道德

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 冯媛

 

去年全国公安机关解救被拐卖妇女3万名,专家称拐卖妇女犯罪形势严峻

妇女儿童被拐卖的案件历来为舆论关注热点,去年提交审议的刑法修正案(九)拟对有关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行为的量刑条件进行修改,由原来的如果“按照被拐卖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修改为“收买妇女、儿童的行为一律属于犯罪”。这体现了法律对于收买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打击力度的加大。那么,中国每年有多少妇女被拐卖,被拐卖总数究竟有多大?目前,尚无一个具体的统计数据可以回答。不过,据《法制晚报》报道,2014全国公安机关共解救被拐卖儿童1.3万人、妇女3万余人。而在《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中,郜艳敏被拐卖到的曲阳县下岸村,“400多口人的村子,光从外地买来的媳妇就有三四十个。”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表示,这个数据反映出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形势在全国范围来讲依然可以称得上严峻,而在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方面,在一些地区尤其是偏远落后地区仍然存在一定规模的买方市场。

对于这种现象,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冯媛女士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认为,拐卖妇女现象的存在体现出目前一些地方仍然把妇女当做婚姻和生育对象来买卖,这是为法律所不容许的。她认为,其根源来自于传统观念中的男女不平等,而由此导致的性别比例失衡则是一些地区收买被拐卖妇女的直接诱因。

 

      20多年后,是否还应对相关人员追究刑责?

郜艳敏的经历被网友重新翻出之后也引起了公安系统有关人士的注意,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29日发微博称“人贩子必须严惩,买主也必须追究刑责,对受害人应当救助。并已部署当地警方调查。” 但当事人郜艳敏似乎并认同这样的做法,在近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她表示“不想家人受到伤害,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那么,如果真的要追究买主的责任,郜艳敏的态度对于责任的追究会有影响吗?

洪道德指出,受害人的态度不影响犯罪事实的认定,但会影响量刑的尺度。“可能对买主定罪之后不做关押处理,比如判处有期徒刑缓期执行。如果能得到这样的宽大处理,一定与郜艳敏对她“丈夫”的谅解有关系。”

实际上,我国现行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明确规定“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据洪道德介绍,由于我国现行刑法是1997年开始施行的,而收买行为发生在1994年,因此应该按照1979年的刑法进行处理,如果1979年的刑法对此类行为没有明确规定,则按照类推制度比照1997年的刑法处理。不过洪道德认为,其“丈夫”和家人收买郜艳敏的行为已经过了追溯时效。我国法律刑事追诉时效规定,某犯罪法定刑不满五年的,追诉时效是五年(收买被拐卖妇女最高刑期是三年)。郜艳敏1994年被拐卖距今已经二十一年,所以已经过了追溯时效。

而根据《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郜艳敏曾经试图逃跑,但以失败告终。郜艳敏说:“我被拐卖到这后,跑过一次,丈夫追上我,打了我一顿,把我抓了回去。”对于这种行为,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第三款也有相应条款“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非法剥夺、限制其人身自由或者有伤害、侮辱等犯罪行为的,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定罪处罚。” 洪道德也认为,如果人贩子或者买主行为构成虐待罪或者伤害罪,将会另行定罪,其收买后的后续行为不影响收买被拐卖妇女行为的量刑。

 

如何“天下无拐”:法律打击和观念转变双管齐下

对于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在得知郜艳敏身世之后的不作为行为,洪道德认为,他们对身边的被拐卖妇女不进行解救的行为虽然在刑法中不是犯罪行为,但是没有主动进行解救可能会受到行政上的处理。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竹立家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也表示,政府相关部门有维护社会秩序和保护公民权益的义务,《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和《公务员法》等法律法规对此均有明确规定,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在知情后不作为的,应该受到党纪政纪的问责和惩处。

人民网记者在查阅相关法规时发现,救助被拐卖妇女是相关部门尤其是公安机关义不容辞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同时规定人民警察不得“玩忽职守,不履行法定义务。”

冯媛表示,当地政府的基层工作人员对于收买拐卖妇女现象的冷漠和麻木是长期的一种社会现实。因为买方是当地人,被拐卖妇女是外来人,所以不论是从乡土感情还是从人际、亲属关系上来说,都让当地人倾向于买方。而且由于传统的男尊女卑观念作祟,人们普遍认为一个男性娶不到媳妇打一辈子光棍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所以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在有些地方是被接受的。这种观念导致很多地方对拐卖妇女现象的容忍和默许,使得明文规定的法律无从执行。

对于未来如何改变拐卖、收买妇女犯罪猖獗的现状,冯媛表示,公安机关打击买卖人口的行为是必要的,但是更加治本的办法是促进性别平等。“提升女性作为个体的价值,让女性可以有更多的自主权,改变传统中国社会重男轻女的局面,这样才能有效遏制把女性当做商品、贩卖妇女的情况发生。” 洪道德也认为,只是公安机关对此类犯罪进行打击还不足以完全遏制这种现象,需要动员政府多个部门和全社会的力量从根源上来改变这种局面。

 

(采访:代睿、乔外  责任编辑:代睿)

iyuling7 发表于  2015-08-04 16:12:51 13字 ( 0/18)

严厉打击人肉买卖,是不啊!

最近几天,河北曲阳县山村女教师郜艳敏的经历引发网络热议,郜艳敏1994年被人贩子拐卖,并以2700元卖给曲阳县一名男子。在经历了屈辱的生活之后,初中毕业的她成为这个山村唯一一名女教师,并在2006年被评为“2006年感动河北十大年度人物”,成为“最美女教师”。很多人惊讶于整个事件的荒谬:郜艳敏被拐卖20多年,竟然没有人因此受到法律的惩罚,而当这个事件重新曝光在公众舆论的聚光灯下之后,郜艳敏面对媒体时表示“现在我想平静的生活,希望家人不受到伤害。” 这一事件的发生背后有着怎样的原因,20多年之后,是否还能对有关人员问责?强国论坛记者采访有关专家对此进行解读。

本期嘉宾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 竹立家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 洪道德

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 冯媛

 

去年全国公安机关解救被拐卖妇女3万名,专家称拐卖妇女犯罪形势严峻

妇女儿童被拐卖的案件历来为舆论关注热点,去年提交审议的刑法修正案(九)拟对有关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行为的量刑条件进行修改,由原来的如果“按照被拐卖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修改为“收买妇女、儿童的行为一律属于犯罪”。这体现了法律对于收买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打击力度的加大。那么,中国每年有多少妇女被拐卖,被拐卖总数究竟有多大?目前,尚无一个具体的统计数据可以回答。不过,据《法制晚报》报道,2014全国公安机关共解救被拐卖儿童1.3万人、妇女3万余人。而在《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中,郜艳敏被拐卖到的曲阳县下岸村,“400多口人的村子,光从外地买来的媳妇就有三四十个。”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表示,这个数据反映出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形势在全国范围来讲依然可以称得上严峻,而在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方面,在一些地区尤其是偏远落后地区仍然存在一定规模的买方市场。

对于这种现象,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冯媛女士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认为,拐卖妇女现象的存在体现出目前一些地方仍然把妇女当做婚姻和生育对象来买卖,这是为法律所不容许的。她认为,其根源来自于传统观念中的男女不平等,而由此导致的性别比例失衡则是一些地区收买被拐卖妇女的直接诱因。

 

      20多年后,是否还应对相关人员追究刑责?

郜艳敏的经历被网友重新翻出之后也引起了公安系统有关人士的注意,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29日发微博称“人贩子必须严惩,买主也必须追究刑责,对受害人应当救助。并已部署当地警方调查。” 但当事人郜艳敏似乎并认同这样的做法,在近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她表示“不想家人受到伤害,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那么,如果真的要追究买主的责任,郜艳敏的态度对于责任的追究会有影响吗?

洪道德指出,受害人的态度不影响犯罪事实的认定,但会影响量刑的尺度。“可能对买主定罪之后不做关押处理,比如判处有期徒刑缓期执行。如果能得到这样的宽大处理,一定与郜艳敏对她“丈夫”的谅解有关系。”

实际上,我国现行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明确规定“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据洪道德介绍,由于我国现行刑法是1997年开始施行的,而收买行为发生在1994年,因此应该按照1979年的刑法进行处理,如果1979年的刑法对此类行为没有明确规定,则按照类推制度比照1997年的刑法处理。不过洪道德认为,其“丈夫”和家人收买郜艳敏的行为已经过了追溯时效。我国法律刑事追诉时效规定,某犯罪法定刑不满五年的,追诉时效是五年(收买被拐卖妇女最高刑期是三年)。郜艳敏1994年被拐卖距今已经二十一年,所以已经过了追溯时效。

而根据《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郜艳敏曾经试图逃跑,但以失败告终。郜艳敏说:“我被拐卖到这后,跑过一次,丈夫追上我,打了我一顿,把我抓了回去。”对于这种行为,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第三款也有相应条款“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非法剥夺、限制其人身自由或者有伤害、侮辱等犯罪行为的,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定罪处罚。” 洪道德也认为,如果人贩子或者买主行为构成虐待罪或者伤害罪,将会另行定罪,其收买后的后续行为不影响收买被拐卖妇女行为的量刑。

 

如何“天下无拐”:法律打击和观念转变双管齐下

对于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在得知郜艳敏身世之后的不作为行为,洪道德认为,他们对身边的被拐卖妇女不进行解救的行为虽然在刑法中不是犯罪行为,但是没有主动进行解救可能会受到行政上的处理。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竹立家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也表示,政府相关部门有维护社会秩序和保护公民权益的义务,《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和《公务员法》等法律法规对此均有明确规定,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在知情后不作为的,应该受到党纪政纪的问责和惩处。

人民网记者在查阅相关法规时发现,救助被拐卖妇女是相关部门尤其是公安机关义不容辞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同时规定人民警察不得“玩忽职守,不履行法定义务。”

冯媛表示,当地政府的基层工作人员对于收买拐卖妇女现象的冷漠和麻木是长期的一种社会现实。因为买方是当地人,被拐卖妇女是外来人,所以不论是从乡土感情还是从人际、亲属关系上来说,都让当地人倾向于买方。而且由于传统的男尊女卑观念作祟,人们普遍认为一个男性娶不到媳妇打一辈子光棍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所以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在有些地方是被接受的。这种观念导致很多地方对拐卖妇女现象的容忍和默许,使得明文规定的法律无从执行。

对于未来如何改变拐卖、收买妇女犯罪猖獗的现状,冯媛表示,公安机关打击买卖人口的行为是必要的,但是更加治本的办法是促进性别平等。“提升女性作为个体的价值,让女性可以有更多的自主权,改变传统中国社会重男轻女的局面,这样才能有效遏制把女性当做商品、贩卖妇女的情况发生。” 洪道德也认为,只是公安机关对此类犯罪进行打击还不足以完全遏制这种现象,需要动员政府多个部门和全社会的力量从根源上来改变这种局面。

 

(采访:代睿、乔外  责任编辑:代睿)

万年二 发表于  2015-08-04 16:24:59 68字 ( 0/28)

作为公民应形成防拐、打拐的共识,遇见此类事件要第一时间通知公安机关,对于受害人,全社会应多一份关爱,共同营造和谐的社会风气,让拐卖杜绝。

最近几天,河北曲阳县山村女教师郜艳敏的经历引发网络热议,郜艳敏1994年被人贩子拐卖,并以2700元卖给曲阳县一名男子。在经历了屈辱的生活之后,初中毕业的她成为这个山村唯一一名女教师,并在2006年被评为“2006年感动河北十大年度人物”,成为“最美女教师”。很多人惊讶于整个事件的荒谬:郜艳敏被拐卖20多年,竟然没有人因此受到法律的惩罚,而当这个事件重新曝光在公众舆论的聚光灯下之后,郜艳敏面对媒体时表示“现在我想平静的生活,希望家人不受到伤害。” 这一事件的发生背后有着怎样的原因,20多年之后,是否还能对有关人员问责?强国论坛记者采访有关专家对此进行解读。

本期嘉宾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 竹立家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 洪道德

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 冯媛

 

去年全国公安机关解救被拐卖妇女3万名,专家称拐卖妇女犯罪形势严峻

妇女儿童被拐卖的案件历来为舆论关注热点,去年提交审议的刑法修正案(九)拟对有关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行为的量刑条件进行修改,由原来的如果“按照被拐卖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修改为“收买妇女、儿童的行为一律属于犯罪”。这体现了法律对于收买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打击力度的加大。那么,中国每年有多少妇女被拐卖,被拐卖总数究竟有多大?目前,尚无一个具体的统计数据可以回答。不过,据《法制晚报》报道,2014全国公安机关共解救被拐卖儿童1.3万人、妇女3万余人。而在《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中,郜艳敏被拐卖到的曲阳县下岸村,“400多口人的村子,光从外地买来的媳妇就有三四十个。”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表示,这个数据反映出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形势在全国范围来讲依然可以称得上严峻,而在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方面,在一些地区尤其是偏远落后地区仍然存在一定规模的买方市场。

对于这种现象,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冯媛女士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认为,拐卖妇女现象的存在体现出目前一些地方仍然把妇女当做婚姻和生育对象来买卖,这是为法律所不容许的。她认为,其根源来自于传统观念中的男女不平等,而由此导致的性别比例失衡则是一些地区收买被拐卖妇女的直接诱因。

 

      20多年后,是否还应对相关人员追究刑责?

郜艳敏的经历被网友重新翻出之后也引起了公安系统有关人士的注意,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29日发微博称“人贩子必须严惩,买主也必须追究刑责,对受害人应当救助。并已部署当地警方调查。” 但当事人郜艳敏似乎并认同这样的做法,在近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她表示“不想家人受到伤害,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那么,如果真的要追究买主的责任,郜艳敏的态度对于责任的追究会有影响吗?

洪道德指出,受害人的态度不影响犯罪事实的认定,但会影响量刑的尺度。“可能对买主定罪之后不做关押处理,比如判处有期徒刑缓期执行。如果能得到这样的宽大处理,一定与郜艳敏对她“丈夫”的谅解有关系。”

实际上,我国现行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明确规定“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据洪道德介绍,由于我国现行刑法是1997年开始施行的,而收买行为发生在1994年,因此应该按照1979年的刑法进行处理,如果1979年的刑法对此类行为没有明确规定,则按照类推制度比照1997年的刑法处理。不过洪道德认为,其“丈夫”和家人收买郜艳敏的行为已经过了追溯时效。我国法律刑事追诉时效规定,某犯罪法定刑不满五年的,追诉时效是五年(收买被拐卖妇女最高刑期是三年)。郜艳敏1994年被拐卖距今已经二十一年,所以已经过了追溯时效。

而根据《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郜艳敏曾经试图逃跑,但以失败告终。郜艳敏说:“我被拐卖到这后,跑过一次,丈夫追上我,打了我一顿,把我抓了回去。”对于这种行为,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第三款也有相应条款“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非法剥夺、限制其人身自由或者有伤害、侮辱等犯罪行为的,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定罪处罚。” 洪道德也认为,如果人贩子或者买主行为构成虐待罪或者伤害罪,将会另行定罪,其收买后的后续行为不影响收买被拐卖妇女行为的量刑。

 

如何“天下无拐”:法律打击和观念转变双管齐下

对于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在得知郜艳敏身世之后的不作为行为,洪道德认为,他们对身边的被拐卖妇女不进行解救的行为虽然在刑法中不是犯罪行为,但是没有主动进行解救可能会受到行政上的处理。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竹立家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也表示,政府相关部门有维护社会秩序和保护公民权益的义务,《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和《公务员法》等法律法规对此均有明确规定,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在知情后不作为的,应该受到党纪政纪的问责和惩处。

人民网记者在查阅相关法规时发现,救助被拐卖妇女是相关部门尤其是公安机关义不容辞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同时规定人民警察不得“玩忽职守,不履行法定义务。”

冯媛表示,当地政府的基层工作人员对于收买拐卖妇女现象的冷漠和麻木是长期的一种社会现实。因为买方是当地人,被拐卖妇女是外来人,所以不论是从乡土感情还是从人际、亲属关系上来说,都让当地人倾向于买方。而且由于传统的男尊女卑观念作祟,人们普遍认为一个男性娶不到媳妇打一辈子光棍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所以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在有些地方是被接受的。这种观念导致很多地方对拐卖妇女现象的容忍和默许,使得明文规定的法律无从执行。

对于未来如何改变拐卖、收买妇女犯罪猖獗的现状,冯媛表示,公安机关打击买卖人口的行为是必要的,但是更加治本的办法是促进性别平等。“提升女性作为个体的价值,让女性可以有更多的自主权,改变传统中国社会重男轻女的局面,这样才能有效遏制把女性当做商品、贩卖妇女的情况发生。” 洪道德也认为,只是公安机关对此类犯罪进行打击还不足以完全遏制这种现象,需要动员政府多个部门和全社会的力量从根源上来改变这种局面。

 

(采访:代睿、乔外  责任编辑:代睿)

106.115.67 发表于  2015-08-04 16:36:31 31字 ( 0/36)

对拐卖人口犯罪应该始终保持高压严打的态势,从严从重处理人贩子。

最近几天,河北曲阳县山村女教师郜艳敏的经历引发网络热议,郜艳敏1994年被人贩子拐卖,并以2700元卖给曲阳县一名男子。在经历了屈辱的生活之后,初中毕业的她成为这个山村唯一一名女教师,并在2006年被评为“2006年感动河北十大年度人物”,成为“最美女教师”。很多人惊讶于整个事件的荒谬:郜艳敏被拐卖20多年,竟然没有人因此受到法律的惩罚,而当这个事件重新曝光在公众舆论的聚光灯下之后,郜艳敏面对媒体时表示“现在我想平静的生活,希望家人不受到伤害。” 这一事件的发生背后有着怎样的原因,20多年之后,是否还能对有关人员问责?强国论坛记者采访有关专家对此进行解读。

本期嘉宾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 竹立家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 洪道德

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 冯媛

 

去年全国公安机关解救被拐卖妇女3万名,专家称拐卖妇女犯罪形势严峻

妇女儿童被拐卖的案件历来为舆论关注热点,去年提交审议的刑法修正案(九)拟对有关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行为的量刑条件进行修改,由原来的如果“按照被拐卖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修改为“收买妇女、儿童的行为一律属于犯罪”。这体现了法律对于收买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打击力度的加大。那么,中国每年有多少妇女被拐卖,被拐卖总数究竟有多大?目前,尚无一个具体的统计数据可以回答。不过,据《法制晚报》报道,2014全国公安机关共解救被拐卖儿童1.3万人、妇女3万余人。而在《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中,郜艳敏被拐卖到的曲阳县下岸村,“400多口人的村子,光从外地买来的媳妇就有三四十个。”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表示,这个数据反映出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形势在全国范围来讲依然可以称得上严峻,而在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方面,在一些地区尤其是偏远落后地区仍然存在一定规模的买方市场。

对于这种现象,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冯媛女士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认为,拐卖妇女现象的存在体现出目前一些地方仍然把妇女当做婚姻和生育对象来买卖,这是为法律所不容许的。她认为,其根源来自于传统观念中的男女不平等,而由此导致的性别比例失衡则是一些地区收买被拐卖妇女的直接诱因。

 

      20多年后,是否还应对相关人员追究刑责?

郜艳敏的经历被网友重新翻出之后也引起了公安系统有关人士的注意,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29日发微博称“人贩子必须严惩,买主也必须追究刑责,对受害人应当救助。并已部署当地警方调查。” 但当事人郜艳敏似乎并认同这样的做法,在近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她表示“不想家人受到伤害,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那么,如果真的要追究买主的责任,郜艳敏的态度对于责任的追究会有影响吗?

洪道德指出,受害人的态度不影响犯罪事实的认定,但会影响量刑的尺度。“可能对买主定罪之后不做关押处理,比如判处有期徒刑缓期执行。如果能得到这样的宽大处理,一定与郜艳敏对她“丈夫”的谅解有关系。”

实际上,我国现行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明确规定“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据洪道德介绍,由于我国现行刑法是1997年开始施行的,而收买行为发生在1994年,因此应该按照1979年的刑法进行处理,如果1979年的刑法对此类行为没有明确规定,则按照类推制度比照1997年的刑法处理。不过洪道德认为,其“丈夫”和家人收买郜艳敏的行为已经过了追溯时效。我国法律刑事追诉时效规定,某犯罪法定刑不满五年的,追诉时效是五年(收买被拐卖妇女最高刑期是三年)。郜艳敏1994年被拐卖距今已经二十一年,所以已经过了追溯时效。

而根据《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郜艳敏曾经试图逃跑,但以失败告终。郜艳敏说:“我被拐卖到这后,跑过一次,丈夫追上我,打了我一顿,把我抓了回去。”对于这种行为,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第三款也有相应条款“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非法剥夺、限制其人身自由或者有伤害、侮辱等犯罪行为的,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定罪处罚。” 洪道德也认为,如果人贩子或者买主行为构成虐待罪或者伤害罪,将会另行定罪,其收买后的后续行为不影响收买被拐卖妇女行为的量刑。

 

如何“天下无拐”:法律打击和观念转变双管齐下

对于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在得知郜艳敏身世之后的不作为行为,洪道德认为,他们对身边的被拐卖妇女不进行解救的行为虽然在刑法中不是犯罪行为,但是没有主动进行解救可能会受到行政上的处理。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竹立家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也表示,政府相关部门有维护社会秩序和保护公民权益的义务,《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和《公务员法》等法律法规对此均有明确规定,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在知情后不作为的,应该受到党纪政纪的问责和惩处。

人民网记者在查阅相关法规时发现,救助被拐卖妇女是相关部门尤其是公安机关义不容辞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同时规定人民警察不得“玩忽职守,不履行法定义务。”

冯媛表示,当地政府的基层工作人员对于收买拐卖妇女现象的冷漠和麻木是长期的一种社会现实。因为买方是当地人,被拐卖妇女是外来人,所以不论是从乡土感情还是从人际、亲属关系上来说,都让当地人倾向于买方。而且由于传统的男尊女卑观念作祟,人们普遍认为一个男性娶不到媳妇打一辈子光棍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所以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在有些地方是被接受的。这种观念导致很多地方对拐卖妇女现象的容忍和默许,使得明文规定的法律无从执行。

对于未来如何改变拐卖、收买妇女犯罪猖獗的现状,冯媛表示,公安机关打击买卖人口的行为是必要的,但是更加治本的办法是促进性别平等。“提升女性作为个体的价值,让女性可以有更多的自主权,改变传统中国社会重男轻女的局面,这样才能有效遏制把女性当做商品、贩卖妇女的情况发生。” 洪道德也认为,只是公安机关对此类犯罪进行打击还不足以完全遏制这种现象,需要动员政府多个部门和全社会的力量从根源上来改变这种局面。

 

(采访:代睿、乔外  责任编辑:代睿)

绿水xfz 发表于  2015-08-04 16:42:33 53字 ( 0/41)

旁观者的所谓“最美”,不过是在这位可怜女人的伤口上撒一把盐。事实上,我们过分的关注很可能破坏她现在的家庭。

最近几天,河北曲阳县山村女教师郜艳敏的经历引发网络热议,郜艳敏1994年被人贩子拐卖,并以2700元卖给曲阳县一名男子。在经历了屈辱的生活之后,初中毕业的她成为这个山村唯一一名女教师,并在2006年被评为“2006年感动河北十大年度人物”,成为“最美女教师”。很多人惊讶于整个事件的荒谬:郜艳敏被拐卖20多年,竟然没有人因此受到法律的惩罚,而当这个事件重新曝光在公众舆论的聚光灯下之后,郜艳敏面对媒体时表示“现在我想平静的生活,希望家人不受到伤害。” 这一事件的发生背后有着怎样的原因,20多年之后,是否还能对有关人员问责?强国论坛记者采访有关专家对此进行解读。

本期嘉宾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 竹立家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 洪道德

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 冯媛

 

去年全国公安机关解救被拐卖妇女3万名,专家称拐卖妇女犯罪形势严峻

妇女儿童被拐卖的案件历来为舆论关注热点,去年提交审议的刑法修正案(九)拟对有关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行为的量刑条件进行修改,由原来的如果“按照被拐卖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修改为“收买妇女、儿童的行为一律属于犯罪”。这体现了法律对于收买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打击力度的加大。那么,中国每年有多少妇女被拐卖,被拐卖总数究竟有多大?目前,尚无一个具体的统计数据可以回答。不过,据《法制晚报》报道,2014全国公安机关共解救被拐卖儿童1.3万人、妇女3万余人。而在《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中,郜艳敏被拐卖到的曲阳县下岸村,“400多口人的村子,光从外地买来的媳妇就有三四十个。”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表示,这个数据反映出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形势在全国范围来讲依然可以称得上严峻,而在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方面,在一些地区尤其是偏远落后地区仍然存在一定规模的买方市场。

对于这种现象,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冯媛女士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认为,拐卖妇女现象的存在体现出目前一些地方仍然把妇女当做婚姻和生育对象来买卖,这是为法律所不容许的。她认为,其根源来自于传统观念中的男女不平等,而由此导致的性别比例失衡则是一些地区收买被拐卖妇女的直接诱因。

 

      20多年后,是否还应对相关人员追究刑责?

郜艳敏的经历被网友重新翻出之后也引起了公安系统有关人士的注意,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29日发微博称“人贩子必须严惩,买主也必须追究刑责,对受害人应当救助。并已部署当地警方调查。” 但当事人郜艳敏似乎并认同这样的做法,在近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她表示“不想家人受到伤害,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那么,如果真的要追究买主的责任,郜艳敏的态度对于责任的追究会有影响吗?

洪道德指出,受害人的态度不影响犯罪事实的认定,但会影响量刑的尺度。“可能对买主定罪之后不做关押处理,比如判处有期徒刑缓期执行。如果能得到这样的宽大处理,一定与郜艳敏对她“丈夫”的谅解有关系。”

实际上,我国现行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明确规定“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据洪道德介绍,由于我国现行刑法是1997年开始施行的,而收买行为发生在1994年,因此应该按照1979年的刑法进行处理,如果1979年的刑法对此类行为没有明确规定,则按照类推制度比照1997年的刑法处理。不过洪道德认为,其“丈夫”和家人收买郜艳敏的行为已经过了追溯时效。我国法律刑事追诉时效规定,某犯罪法定刑不满五年的,追诉时效是五年(收买被拐卖妇女最高刑期是三年)。郜艳敏1994年被拐卖距今已经二十一年,所以已经过了追溯时效。

而根据《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郜艳敏曾经试图逃跑,但以失败告终。郜艳敏说:“我被拐卖到这后,跑过一次,丈夫追上我,打了我一顿,把我抓了回去。”对于这种行为,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第三款也有相应条款“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非法剥夺、限制其人身自由或者有伤害、侮辱等犯罪行为的,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定罪处罚。” 洪道德也认为,如果人贩子或者买主行为构成虐待罪或者伤害罪,将会另行定罪,其收买后的后续行为不影响收买被拐卖妇女行为的量刑。

 

如何“天下无拐”:法律打击和观念转变双管齐下

对于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在得知郜艳敏身世之后的不作为行为,洪道德认为,他们对身边的被拐卖妇女不进行解救的行为虽然在刑法中不是犯罪行为,但是没有主动进行解救可能会受到行政上的处理。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竹立家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也表示,政府相关部门有维护社会秩序和保护公民权益的义务,《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和《公务员法》等法律法规对此均有明确规定,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在知情后不作为的,应该受到党纪政纪的问责和惩处。

人民网记者在查阅相关法规时发现,救助被拐卖妇女是相关部门尤其是公安机关义不容辞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同时规定人民警察不得“玩忽职守,不履行法定义务。”

冯媛表示,当地政府的基层工作人员对于收买拐卖妇女现象的冷漠和麻木是长期的一种社会现实。因为买方是当地人,被拐卖妇女是外来人,所以不论是从乡土感情还是从人际、亲属关系上来说,都让当地人倾向于买方。而且由于传统的男尊女卑观念作祟,人们普遍认为一个男性娶不到媳妇打一辈子光棍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所以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在有些地方是被接受的。这种观念导致很多地方对拐卖妇女现象的容忍和默许,使得明文规定的法律无从执行。

对于未来如何改变拐卖、收买妇女犯罪猖獗的现状,冯媛表示,公安机关打击买卖人口的行为是必要的,但是更加治本的办法是促进性别平等。“提升女性作为个体的价值,让女性可以有更多的自主权,改变传统中国社会重男轻女的局面,这样才能有效遏制把女性当做商品、贩卖妇女的情况发生。” 洪道德也认为,只是公安机关对此类犯罪进行打击还不足以完全遏制这种现象,需要动员政府多个部门和全社会的力量从根源上来改变这种局面。

 

(采访:代睿、乔外  责任编辑:代睿)

清风月影476176 发表于  2015-08-04 17:35:33 108字 ( 0/112)

诉讼时效制度,对政权来说是推脱管理责任,甚至是包庇行恶者,变相支持邪恶势力;而对行恶者来说,是保护伞;但对受害者来说,是对维权的无助,是对伸冤的无望,是对公平绝

最近几天,河北曲阳县山村女教师郜艳敏的经历引发网络热议,郜艳敏1994年被人贩子拐卖,并以2700元卖给曲阳县一名男子。在经历了屈辱的生活之后,初中毕业的她成为这个山村唯一一名女教师,并在2006年被评为“2006年感动河北十大年度人物”,成为“最美女教师”。很多人惊讶于整个事件的荒谬:郜艳敏被拐卖20多年,竟然没有人因此受到法律的惩罚,而当这个事件重新曝光在公众舆论的聚光灯下之后,郜艳敏面对媒体时表示“现在我想平静的生活,希望家人不受到伤害。” 这一事件的发生背后有着怎样的原因,20多年之后,是否还能对有关人员问责?强国论坛记者采访有关专家对此进行解读。

本期嘉宾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 竹立家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 洪道德

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 冯媛

 

去年全国公安机关解救被拐卖妇女3万名,专家称拐卖妇女犯罪形势严峻

妇女儿童被拐卖的案件历来为舆论关注热点,去年提交审议的刑法修正案(九)拟对有关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行为的量刑条件进行修改,由原来的如果“按照被拐卖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修改为“收买妇女、儿童的行为一律属于犯罪”。这体现了法律对于收买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打击力度的加大。那么,中国每年有多少妇女被拐卖,被拐卖总数究竟有多大?目前,尚无一个具体的统计数据可以回答。不过,据《法制晚报》报道,2014全国公安机关共解救被拐卖儿童1.3万人、妇女3万余人。而在《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中,郜艳敏被拐卖到的曲阳县下岸村,“400多口人的村子,光从外地买来的媳妇就有三四十个。”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表示,这个数据反映出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形势在全国范围来讲依然可以称得上严峻,而在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方面,在一些地区尤其是偏远落后地区仍然存在一定规模的买方市场。

对于这种现象,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冯媛女士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认为,拐卖妇女现象的存在体现出目前一些地方仍然把妇女当做婚姻和生育对象来买卖,这是为法律所不容许的。她认为,其根源来自于传统观念中的男女不平等,而由此导致的性别比例失衡则是一些地区收买被拐卖妇女的直接诱因。

 

      20多年后,是否还应对相关人员追究刑责?

郜艳敏的经历被网友重新翻出之后也引起了公安系统有关人士的注意,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29日发微博称“人贩子必须严惩,买主也必须追究刑责,对受害人应当救助。并已部署当地警方调查。” 但当事人郜艳敏似乎并认同这样的做法,在近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她表示“不想家人受到伤害,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那么,如果真的要追究买主的责任,郜艳敏的态度对于责任的追究会有影响吗?

洪道德指出,受害人的态度不影响犯罪事实的认定,但会影响量刑的尺度。“可能对买主定罪之后不做关押处理,比如判处有期徒刑缓期执行。如果能得到这样的宽大处理,一定与郜艳敏对她“丈夫”的谅解有关系。”

实际上,我国现行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明确规定“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据洪道德介绍,由于我国现行刑法是1997年开始施行的,而收买行为发生在1994年,因此应该按照1979年的刑法进行处理,如果1979年的刑法对此类行为没有明确规定,则按照类推制度比照1997年的刑法处理。不过洪道德认为,其“丈夫”和家人收买郜艳敏的行为已经过了追溯时效。我国法律刑事追诉时效规定,某犯罪法定刑不满五年的,追诉时效是五年(收买被拐卖妇女最高刑期是三年)。郜艳敏1994年被拐卖距今已经二十一年,所以已经过了追溯时效。

而根据《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郜艳敏曾经试图逃跑,但以失败告终。郜艳敏说:“我被拐卖到这后,跑过一次,丈夫追上我,打了我一顿,把我抓了回去。”对于这种行为,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第三款也有相应条款“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非法剥夺、限制其人身自由或者有伤害、侮辱等犯罪行为的,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定罪处罚。” 洪道德也认为,如果人贩子或者买主行为构成虐待罪或者伤害罪,将会另行定罪,其收买后的后续行为不影响收买被拐卖妇女行为的量刑。

 

如何“天下无拐”:法律打击和观念转变双管齐下

对于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在得知郜艳敏身世之后的不作为行为,洪道德认为,他们对身边的被拐卖妇女不进行解救的行为虽然在刑法中不是犯罪行为,但是没有主动进行解救可能会受到行政上的处理。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竹立家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也表示,政府相关部门有维护社会秩序和保护公民权益的义务,《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和《公务员法》等法律法规对此均有明确规定,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在知情后不作为的,应该受到党纪政纪的问责和惩处。

人民网记者在查阅相关法规时发现,救助被拐卖妇女是相关部门尤其是公安机关义不容辞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同时规定人民警察不得“玩忽职守,不履行法定义务。”

冯媛表示,当地政府的基层工作人员对于收买拐卖妇女现象的冷漠和麻木是长期的一种社会现实。因为买方是当地人,被拐卖妇女是外来人,所以不论是从乡土感情还是从人际、亲属关系上来说,都让当地人倾向于买方。而且由于传统的男尊女卑观念作祟,人们普遍认为一个男性娶不到媳妇打一辈子光棍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所以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在有些地方是被接受的。这种观念导致很多地方对拐卖妇女现象的容忍和默许,使得明文规定的法律无从执行。

对于未来如何改变拐卖、收买妇女犯罪猖獗的现状,冯媛表示,公安机关打击买卖人口的行为是必要的,但是更加治本的办法是促进性别平等。“提升女性作为个体的价值,让女性可以有更多的自主权,改变传统中国社会重男轻女的局面,这样才能有效遏制把女性当做商品、贩卖妇女的情况发生。” 洪道德也认为,只是公安机关对此类犯罪进行打击还不足以完全遏制这种现象,需要动员政府多个部门和全社会的力量从根源上来改变这种局面。

 

(采访:代睿、乔外  责任编辑:代睿)

115.211.208 发表于  2015-08-04 18:38:56 109字 ( 0/48)

其实法律只是最后一道栅栏,治标不治本,而且增加了社会成本。一叶落而知天下秋,吾以为大多人贩子产生的市场多集中在生活交通偏远、经济落后,社会认知落后、人口素质低下

最近几天,河北曲阳县山村女教师郜艳敏的经历引发网络热议,郜艳敏1994年被人贩子拐卖,并以2700元卖给曲阳县一名男子。在经历了屈辱的生活之后,初中毕业的她成为这个山村唯一一名女教师,并在2006年被评为“2006年感动河北十大年度人物”,成为“最美女教师”。很多人惊讶于整个事件的荒谬:郜艳敏被拐卖20多年,竟然没有人因此受到法律的惩罚,而当这个事件重新曝光在公众舆论的聚光灯下之后,郜艳敏面对媒体时表示“现在我想平静的生活,希望家人不受到伤害。” 这一事件的发生背后有着怎样的原因,20多年之后,是否还能对有关人员问责?强国论坛记者采访有关专家对此进行解读。

本期嘉宾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 竹立家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 洪道德

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 冯媛

 

去年全国公安机关解救被拐卖妇女3万名,专家称拐卖妇女犯罪形势严峻

妇女儿童被拐卖的案件历来为舆论关注热点,去年提交审议的刑法修正案(九)拟对有关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行为的量刑条件进行修改,由原来的如果“按照被拐卖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修改为“收买妇女、儿童的行为一律属于犯罪”。这体现了法律对于收买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打击力度的加大。那么,中国每年有多少妇女被拐卖,被拐卖总数究竟有多大?目前,尚无一个具体的统计数据可以回答。不过,据《法制晚报》报道,2014全国公安机关共解救被拐卖儿童1.3万人、妇女3万余人。而在《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中,郜艳敏被拐卖到的曲阳县下岸村,“400多口人的村子,光从外地买来的媳妇就有三四十个。”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表示,这个数据反映出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形势在全国范围来讲依然可以称得上严峻,而在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方面,在一些地区尤其是偏远落后地区仍然存在一定规模的买方市场。

对于这种现象,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冯媛女士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认为,拐卖妇女现象的存在体现出目前一些地方仍然把妇女当做婚姻和生育对象来买卖,这是为法律所不容许的。她认为,其根源来自于传统观念中的男女不平等,而由此导致的性别比例失衡则是一些地区收买被拐卖妇女的直接诱因。

 

      20多年后,是否还应对相关人员追究刑责?

郜艳敏的经历被网友重新翻出之后也引起了公安系统有关人士的注意,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29日发微博称“人贩子必须严惩,买主也必须追究刑责,对受害人应当救助。并已部署当地警方调查。” 但当事人郜艳敏似乎并认同这样的做法,在近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她表示“不想家人受到伤害,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那么,如果真的要追究买主的责任,郜艳敏的态度对于责任的追究会有影响吗?

洪道德指出,受害人的态度不影响犯罪事实的认定,但会影响量刑的尺度。“可能对买主定罪之后不做关押处理,比如判处有期徒刑缓期执行。如果能得到这样的宽大处理,一定与郜艳敏对她“丈夫”的谅解有关系。”

实际上,我国现行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明确规定“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据洪道德介绍,由于我国现行刑法是1997年开始施行的,而收买行为发生在1994年,因此应该按照1979年的刑法进行处理,如果1979年的刑法对此类行为没有明确规定,则按照类推制度比照1997年的刑法处理。不过洪道德认为,其“丈夫”和家人收买郜艳敏的行为已经过了追溯时效。我国法律刑事追诉时效规定,某犯罪法定刑不满五年的,追诉时效是五年(收买被拐卖妇女最高刑期是三年)。郜艳敏1994年被拐卖距今已经二十一年,所以已经过了追溯时效。

而根据《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郜艳敏曾经试图逃跑,但以失败告终。郜艳敏说:“我被拐卖到这后,跑过一次,丈夫追上我,打了我一顿,把我抓了回去。”对于这种行为,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第三款也有相应条款“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非法剥夺、限制其人身自由或者有伤害、侮辱等犯罪行为的,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定罪处罚。” 洪道德也认为,如果人贩子或者买主行为构成虐待罪或者伤害罪,将会另行定罪,其收买后的后续行为不影响收买被拐卖妇女行为的量刑。

 

如何“天下无拐”:法律打击和观念转变双管齐下

对于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在得知郜艳敏身世之后的不作为行为,洪道德认为,他们对身边的被拐卖妇女不进行解救的行为虽然在刑法中不是犯罪行为,但是没有主动进行解救可能会受到行政上的处理。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竹立家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也表示,政府相关部门有维护社会秩序和保护公民权益的义务,《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和《公务员法》等法律法规对此均有明确规定,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在知情后不作为的,应该受到党纪政纪的问责和惩处。

人民网记者在查阅相关法规时发现,救助被拐卖妇女是相关部门尤其是公安机关义不容辞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同时规定人民警察不得“玩忽职守,不履行法定义务。”

冯媛表示,当地政府的基层工作人员对于收买拐卖妇女现象的冷漠和麻木是长期的一种社会现实。因为买方是当地人,被拐卖妇女是外来人,所以不论是从乡土感情还是从人际、亲属关系上来说,都让当地人倾向于买方。而且由于传统的男尊女卑观念作祟,人们普遍认为一个男性娶不到媳妇打一辈子光棍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所以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在有些地方是被接受的。这种观念导致很多地方对拐卖妇女现象的容忍和默许,使得明文规定的法律无从执行。

对于未来如何改变拐卖、收买妇女犯罪猖獗的现状,冯媛表示,公安机关打击买卖人口的行为是必要的,但是更加治本的办法是促进性别平等。“提升女性作为个体的价值,让女性可以有更多的自主权,改变传统中国社会重男轻女的局面,这样才能有效遏制把女性当做商品、贩卖妇女的情况发生。” 洪道德也认为,只是公安机关对此类犯罪进行打击还不足以完全遏制这种现象,需要动员政府多个部门和全社会的力量从根源上来改变这种局面。

 

(采访:代睿、乔外  责任编辑:代睿)

读报探索 发表于  2015-08-04 19:18:40 24字 ( 0/70)

被拐女成“最美女教师”,20年后该追责何为法治?

最近几天,河北曲阳县山村女教师郜艳敏的经历引发网络热议,郜艳敏1994年被人贩子拐卖,并以2700元卖给曲阳县一名男子。在经历了屈辱的生活之后,初中毕业的她成为这个山村唯一一名女教师,并在2006年被评为“2006年感动河北十大年度人物”,成为“最美女教师”。很多人惊讶于整个事件的荒谬:郜艳敏被拐卖20多年,竟然没有人因此受到法律的惩罚,而当这个事件重新曝光在公众舆论的聚光灯下之后,郜艳敏面对媒体时表示“现在我想平静的生活,希望家人不受到伤害。” 这一事件的发生背后有着怎样的原因,20多年之后,是否还能对有关人员问责?强国论坛记者采访有关专家对此进行解读。

本期嘉宾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 竹立家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 洪道德

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 冯媛

 

去年全国公安机关解救被拐卖妇女3万名,专家称拐卖妇女犯罪形势严峻

妇女儿童被拐卖的案件历来为舆论关注热点,去年提交审议的刑法修正案(九)拟对有关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行为的量刑条件进行修改,由原来的如果“按照被拐卖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修改为“收买妇女、儿童的行为一律属于犯罪”。这体现了法律对于收买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打击力度的加大。那么,中国每年有多少妇女被拐卖,被拐卖总数究竟有多大?目前,尚无一个具体的统计数据可以回答。不过,据《法制晚报》报道,2014全国公安机关共解救被拐卖儿童1.3万人、妇女3万余人。而在《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中,郜艳敏被拐卖到的曲阳县下岸村,“400多口人的村子,光从外地买来的媳妇就有三四十个。”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表示,这个数据反映出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形势在全国范围来讲依然可以称得上严峻,而在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方面,在一些地区尤其是偏远落后地区仍然存在一定规模的买方市场。

对于这种现象,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冯媛女士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认为,拐卖妇女现象的存在体现出目前一些地方仍然把妇女当做婚姻和生育对象来买卖,这是为法律所不容许的。她认为,其根源来自于传统观念中的男女不平等,而由此导致的性别比例失衡则是一些地区收买被拐卖妇女的直接诱因。

 

      20多年后,是否还应对相关人员追究刑责?

郜艳敏的经历被网友重新翻出之后也引起了公安系统有关人士的注意,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29日发微博称“人贩子必须严惩,买主也必须追究刑责,对受害人应当救助。并已部署当地警方调查。” 但当事人郜艳敏似乎并认同这样的做法,在近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她表示“不想家人受到伤害,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那么,如果真的要追究买主的责任,郜艳敏的态度对于责任的追究会有影响吗?

洪道德指出,受害人的态度不影响犯罪事实的认定,但会影响量刑的尺度。“可能对买主定罪之后不做关押处理,比如判处有期徒刑缓期执行。如果能得到这样的宽大处理,一定与郜艳敏对她“丈夫”的谅解有关系。”

实际上,我国现行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明确规定“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据洪道德介绍,由于我国现行刑法是1997年开始施行的,而收买行为发生在1994年,因此应该按照1979年的刑法进行处理,如果1979年的刑法对此类行为没有明确规定,则按照类推制度比照1997年的刑法处理。不过洪道德认为,其“丈夫”和家人收买郜艳敏的行为已经过了追溯时效。我国法律刑事追诉时效规定,某犯罪法定刑不满五年的,追诉时效是五年(收买被拐卖妇女最高刑期是三年)。郜艳敏1994年被拐卖距今已经二十一年,所以已经过了追溯时效。

而根据《南风窗》2006年的报道,郜艳敏曾经试图逃跑,但以失败告终。郜艳敏说:“我被拐卖到这后,跑过一次,丈夫追上我,打了我一顿,把我抓了回去。”对于这种行为,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第三款也有相应条款“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非法剥夺、限制其人身自由或者有伤害、侮辱等犯罪行为的,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定罪处罚。” 洪道德也认为,如果人贩子或者买主行为构成虐待罪或者伤害罪,将会另行定罪,其收买后的后续行为不影响收买被拐卖妇女行为的量刑。

 

如何“天下无拐”:法律打击和观念转变双管齐下

对于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在得知郜艳敏身世之后的不作为行为,洪道德认为,他们对身边的被拐卖妇女不进行解救的行为虽然在刑法中不是犯罪行为,但是没有主动进行解救可能会受到行政上的处理。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教研室主任竹立家在接受强国论坛采访时也表示,政府相关部门有维护社会秩序和保护公民权益的义务,《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和《公务员法》等法律法规对此均有明确规定,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在知情后不作为的,应该受到党纪政纪的问责和惩处。

人民网记者在查阅相关法规时发现,救助被拐卖妇女是相关部门尤其是公安机关义不容辞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同时规定人民警察不得“玩忽职守,不履行法定义务。”

冯媛表示,当地政府的基层工作人员对于收买拐卖妇女现象的冷漠和麻木是长期的一种社会现实。因为买方是当地人,被拐卖妇女是外来人,所以不论是从乡土感情还是从人际、亲属关系上来说,都让当地人倾向于买方。而且由于传统的男尊女卑观念作祟,人们普遍认为一个男性娶不到媳妇打一辈子光棍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所以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在有些地方是被接受的。这种观念导致很多地方对拐卖妇女现象的容忍和默许,使得明文规定的法律无从执行。

对于未来如何改变拐卖、收买妇女犯罪猖獗的现状,冯媛表示,公安机关打击买卖人口的行为是必要的,但是更加治本的办法是促进性别平等。“提升女性作为个体的价值,让女性可以有更多的自主权,改变传统中国社会重男轻女的局面,这样才能有效遏制把女性当做商品、贩卖妇女的情况发生。” 洪道德也认为,只是公安机关对此类犯罪进行打击还不足以完全遏制这种现象,需要动员政府多个部门和全社会的力量从根源上来改变这种局面。

 

(采访:代睿、乔外  责任编辑:代睿)

1 2 3 4 5 页号:1/9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