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理真见血见真理 发表于  2015-03-31 14:14:17 78字 ( 0/3)

中国应该禁止银行搞任何形式的土地置押贷款,土地归全民所有,所有的土地交易都涉嫌违法并拌有肮脏的交易!而每一次的土地贷款都可能是官商勾结空手套白狼的诈骗得逞!



  编者按:3月30日,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解读习近平博鳌亚洲论坛2015讲话及年会亮点。点击进入访谈页面

  访谈嘉宾:
  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

  
亚洲命运共同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强国论坛:
怎样理解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提出的“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

  保育钧:习近平提出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提出了四条原则主张:必须坚持各国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必须坚持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必须坚持实现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必须坚持不同文明兼容并蓄、交流互鉴。

  杨希雨:亚洲各国都在呼吁说,无论亚洲的分歧矛盾有多么复杂,但是共同利益是不可分割的,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亚洲以外的国家也很乐见。比如说澳大利亚的总督说:“我相信我们共同的利益一定能够把我们结成共同的命运”。奥地利的领导人在演讲当中强调的是,“我们乐于见到一个强大的亚洲结成命运共同体,对世界有利。

  “一带一路”不是一家独奏 而是沿线国家合唱

  强国论坛: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对“一路一带”战略作了详细的阐述,您如何理解?如何借助“一带一路”把中国的发展与各国的战略需求对接?

  保育钧:“一带一路”不是代替现有的地区合作机制和倡议,而是要在已有的基础上,推动沿线国家实现发展战略的互相对接,优势互补。“一带一路”是共商、共享、共建,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包容的,不是一家独奏,而是沿线国家的合唱。“一带一路”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举措。中国“一带一路”建设战略覆盖亚欧非三大洲,连接亚欧两大经济圈,能够促进沿线国家间相互合作。中国倡导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中国设立的400亿美元“丝路基金”,都会源源不断地为“一带一路”建设“输血”,其作用在若干年后会看得更加清晰。

  杨希雨:从领导人的阐述一直到分论坛期间各个有关话题的讨论,各国对于“一带一路”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我的印象是,外国人谈到“一带一路”时,都要千方百计把自己的国家同这个要挂钩。这个现象反映的是各国对于“一带一路”的热烈期待和回响。从不同的角度唱着同一个调子,这就是共同命运。

  保育钧: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 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强国论坛:亚投行在本次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倍受关注,世界各国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给予很高的期待,请问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保育钧: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从提出到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得到世界的广泛响应,可见它适应了亚洲开发的需要,适应了国际金融秩序发展的需要。

  二战以后,美元主宰世界的大格局没有改变,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仍然是受美元的控制,而亚洲地区尽管有亚洲银行,那也是在美元主导下由日本人控制的,亚洲几十个国家没有一个为他们基础设施服务的金融机构,因此,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非常落后;另一方面,中国的外汇储备很充足。如果不充分发挥作用而仅仅是存在美国银行,或者是买美国国债,眼看着它贬值也毫无办法。在这种情况下,习主席以战略家的胆略提出组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设想,自然就受到各方面的欢迎。这一条连英国人都看得很清楚,欧洲许多国家也看得很清楚,他们都纷纷要求加入。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可以预料,亚投行组建之后将会按照金融自身的固有规律进行市场化操作,将会在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满足多国的需求,这也将为“一带一路”提供资金的支持。除此之外,我国投资400亿的丝路基金已经开始启动,它将会与亚投行成为“一带一路”亚洲命运共同体的有力抓手。

  
杨希雨:亚投行恰逢其时却又“生不逢时”

  强国论坛:未来亚投行将会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

  杨希雨:现在各国的各主要经济体在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情况下,都意识到基础设施开发是一个潜在的发动机,主要国家都制定了中长期的基础设施开发和发展规划,这就意味着亚投行有着非常广阔的市场前景。亚洲是全球外汇储备最多、储蓄率最高、民间资本增长最快的一个地区。所以,从市场需求、政策需求到资金潜力,亚投行都有拥有其他任何国际金融机构不具备的优势和机遇。

  从风险讲,主要是金融风险和地缘政治风险。所谓金融风险,我们知道现在国际金融体系进入了一个多事之秋,各国实行完全不一样的货币政策,不同步性、差异性明显加大,加剧了汇率动荡、金融市场动荡。而基础设施投资相对于其他投资,又是投资规模大、回收周期长的。

  应该讲亚投行的成立,从机遇来讲,是恰逢其时的,但是从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性来讲,它又是生不逢时。所以,对于亚投行任何一个项目,特别是大项目,金融风险、货币汇率风险必须要有足够的估计。

  
杨希雨:亚投行为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带来动力

  强国论坛:亚投行的建立对构建国际金融新秩序将产生哪些影响?

  杨希雨:亚投行的建立,对于国际金融秩序注入了一股强烈的新鲜空气,将给国际金融体系带来新的模式和新的规则的机会。亚投行是在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以创新的思维和模式成立的一个银行。它在很多方面免去了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的机制性的长期积累的负面羁绊和牵制。它的一些规则本身就对国际金融体系和国际金融机构带来改革的动力。如果亚投行的实践是成功的,其他的国际金融机构自然要向它学习,对国际金融体系也是一个贡献。
  (责任编辑:彭心韫 黄玉琦)




荣耻鉴定师 发表于  2015-03-31 14:31:24 57字 ( 0/12)

如想做公仆的话,那是需要具有高超水准的;如无高超水准但非要做公仆的话,那也就是做了个名义上的公仆但是实质上的奶妈。



  编者按:3月30日,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解读习近平博鳌亚洲论坛2015讲话及年会亮点。点击进入访谈页面

  访谈嘉宾:
  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

  
亚洲命运共同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强国论坛:
怎样理解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提出的“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

  保育钧:习近平提出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提出了四条原则主张:必须坚持各国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必须坚持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必须坚持实现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必须坚持不同文明兼容并蓄、交流互鉴。

  杨希雨:亚洲各国都在呼吁说,无论亚洲的分歧矛盾有多么复杂,但是共同利益是不可分割的,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亚洲以外的国家也很乐见。比如说澳大利亚的总督说:“我相信我们共同的利益一定能够把我们结成共同的命运”。奥地利的领导人在演讲当中强调的是,“我们乐于见到一个强大的亚洲结成命运共同体,对世界有利。

  “一带一路”不是一家独奏 而是沿线国家合唱

  强国论坛: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对“一路一带”战略作了详细的阐述,您如何理解?如何借助“一带一路”把中国的发展与各国的战略需求对接?

  保育钧:“一带一路”不是代替现有的地区合作机制和倡议,而是要在已有的基础上,推动沿线国家实现发展战略的互相对接,优势互补。“一带一路”是共商、共享、共建,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包容的,不是一家独奏,而是沿线国家的合唱。“一带一路”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举措。中国“一带一路”建设战略覆盖亚欧非三大洲,连接亚欧两大经济圈,能够促进沿线国家间相互合作。中国倡导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中国设立的400亿美元“丝路基金”,都会源源不断地为“一带一路”建设“输血”,其作用在若干年后会看得更加清晰。

  杨希雨:从领导人的阐述一直到分论坛期间各个有关话题的讨论,各国对于“一带一路”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我的印象是,外国人谈到“一带一路”时,都要千方百计把自己的国家同这个要挂钩。这个现象反映的是各国对于“一带一路”的热烈期待和回响。从不同的角度唱着同一个调子,这就是共同命运。

  保育钧: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 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强国论坛:亚投行在本次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倍受关注,世界各国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给予很高的期待,请问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保育钧: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从提出到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得到世界的广泛响应,可见它适应了亚洲开发的需要,适应了国际金融秩序发展的需要。

  二战以后,美元主宰世界的大格局没有改变,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仍然是受美元的控制,而亚洲地区尽管有亚洲银行,那也是在美元主导下由日本人控制的,亚洲几十个国家没有一个为他们基础设施服务的金融机构,因此,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非常落后;另一方面,中国的外汇储备很充足。如果不充分发挥作用而仅仅是存在美国银行,或者是买美国国债,眼看着它贬值也毫无办法。在这种情况下,习主席以战略家的胆略提出组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设想,自然就受到各方面的欢迎。这一条连英国人都看得很清楚,欧洲许多国家也看得很清楚,他们都纷纷要求加入。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可以预料,亚投行组建之后将会按照金融自身的固有规律进行市场化操作,将会在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满足多国的需求,这也将为“一带一路”提供资金的支持。除此之外,我国投资400亿的丝路基金已经开始启动,它将会与亚投行成为“一带一路”亚洲命运共同体的有力抓手。

  
杨希雨:亚投行恰逢其时却又“生不逢时”

  强国论坛:未来亚投行将会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

  杨希雨:现在各国的各主要经济体在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情况下,都意识到基础设施开发是一个潜在的发动机,主要国家都制定了中长期的基础设施开发和发展规划,这就意味着亚投行有着非常广阔的市场前景。亚洲是全球外汇储备最多、储蓄率最高、民间资本增长最快的一个地区。所以,从市场需求、政策需求到资金潜力,亚投行都有拥有其他任何国际金融机构不具备的优势和机遇。

  从风险讲,主要是金融风险和地缘政治风险。所谓金融风险,我们知道现在国际金融体系进入了一个多事之秋,各国实行完全不一样的货币政策,不同步性、差异性明显加大,加剧了汇率动荡、金融市场动荡。而基础设施投资相对于其他投资,又是投资规模大、回收周期长的。

  应该讲亚投行的成立,从机遇来讲,是恰逢其时的,但是从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性来讲,它又是生不逢时。所以,对于亚投行任何一个项目,特别是大项目,金融风险、货币汇率风险必须要有足够的估计。

  
杨希雨:亚投行为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带来动力

  强国论坛:亚投行的建立对构建国际金融新秩序将产生哪些影响?

  杨希雨:亚投行的建立,对于国际金融秩序注入了一股强烈的新鲜空气,将给国际金融体系带来新的模式和新的规则的机会。亚投行是在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以创新的思维和模式成立的一个银行。它在很多方面免去了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的机制性的长期积累的负面羁绊和牵制。它的一些规则本身就对国际金融体系和国际金融机构带来改革的动力。如果亚投行的实践是成功的,其他的国际金融机构自然要向它学习,对国际金融体系也是一个贡献。
  (责任编辑:彭心韫 黄玉琦)




106.37.236 发表于  2015-03-31 14:53:38 50字 ( 0/17)

穿针引线谋共识,把握机会促成功。凝心聚力求发展,排除障碍化人心。以君子之道溶天下之异,事成则心聚矣。



  编者按:3月30日,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解读习近平博鳌亚洲论坛2015讲话及年会亮点。点击进入访谈页面

  访谈嘉宾:
  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

  
亚洲命运共同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强国论坛:
怎样理解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提出的“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

  保育钧:习近平提出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提出了四条原则主张:必须坚持各国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必须坚持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必须坚持实现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必须坚持不同文明兼容并蓄、交流互鉴。

  杨希雨:亚洲各国都在呼吁说,无论亚洲的分歧矛盾有多么复杂,但是共同利益是不可分割的,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亚洲以外的国家也很乐见。比如说澳大利亚的总督说:“我相信我们共同的利益一定能够把我们结成共同的命运”。奥地利的领导人在演讲当中强调的是,“我们乐于见到一个强大的亚洲结成命运共同体,对世界有利。

  “一带一路”不是一家独奏 而是沿线国家合唱

  强国论坛: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对“一路一带”战略作了详细的阐述,您如何理解?如何借助“一带一路”把中国的发展与各国的战略需求对接?

  保育钧:“一带一路”不是代替现有的地区合作机制和倡议,而是要在已有的基础上,推动沿线国家实现发展战略的互相对接,优势互补。“一带一路”是共商、共享、共建,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包容的,不是一家独奏,而是沿线国家的合唱。“一带一路”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举措。中国“一带一路”建设战略覆盖亚欧非三大洲,连接亚欧两大经济圈,能够促进沿线国家间相互合作。中国倡导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中国设立的400亿美元“丝路基金”,都会源源不断地为“一带一路”建设“输血”,其作用在若干年后会看得更加清晰。

  杨希雨:从领导人的阐述一直到分论坛期间各个有关话题的讨论,各国对于“一带一路”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我的印象是,外国人谈到“一带一路”时,都要千方百计把自己的国家同这个要挂钩。这个现象反映的是各国对于“一带一路”的热烈期待和回响。从不同的角度唱着同一个调子,这就是共同命运。

  保育钧: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 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强国论坛:亚投行在本次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倍受关注,世界各国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给予很高的期待,请问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保育钧: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从提出到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得到世界的广泛响应,可见它适应了亚洲开发的需要,适应了国际金融秩序发展的需要。

  二战以后,美元主宰世界的大格局没有改变,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仍然是受美元的控制,而亚洲地区尽管有亚洲银行,那也是在美元主导下由日本人控制的,亚洲几十个国家没有一个为他们基础设施服务的金融机构,因此,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非常落后;另一方面,中国的外汇储备很充足。如果不充分发挥作用而仅仅是存在美国银行,或者是买美国国债,眼看着它贬值也毫无办法。在这种情况下,习主席以战略家的胆略提出组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设想,自然就受到各方面的欢迎。这一条连英国人都看得很清楚,欧洲许多国家也看得很清楚,他们都纷纷要求加入。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可以预料,亚投行组建之后将会按照金融自身的固有规律进行市场化操作,将会在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满足多国的需求,这也将为“一带一路”提供资金的支持。除此之外,我国投资400亿的丝路基金已经开始启动,它将会与亚投行成为“一带一路”亚洲命运共同体的有力抓手。

  
杨希雨:亚投行恰逢其时却又“生不逢时”

  强国论坛:未来亚投行将会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

  杨希雨:现在各国的各主要经济体在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情况下,都意识到基础设施开发是一个潜在的发动机,主要国家都制定了中长期的基础设施开发和发展规划,这就意味着亚投行有着非常广阔的市场前景。亚洲是全球外汇储备最多、储蓄率最高、民间资本增长最快的一个地区。所以,从市场需求、政策需求到资金潜力,亚投行都有拥有其他任何国际金融机构不具备的优势和机遇。

  从风险讲,主要是金融风险和地缘政治风险。所谓金融风险,我们知道现在国际金融体系进入了一个多事之秋,各国实行完全不一样的货币政策,不同步性、差异性明显加大,加剧了汇率动荡、金融市场动荡。而基础设施投资相对于其他投资,又是投资规模大、回收周期长的。

  应该讲亚投行的成立,从机遇来讲,是恰逢其时的,但是从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性来讲,它又是生不逢时。所以,对于亚投行任何一个项目,特别是大项目,金融风险、货币汇率风险必须要有足够的估计。

  
杨希雨:亚投行为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带来动力

  强国论坛:亚投行的建立对构建国际金融新秩序将产生哪些影响?

  杨希雨:亚投行的建立,对于国际金融秩序注入了一股强烈的新鲜空气,将给国际金融体系带来新的模式和新的规则的机会。亚投行是在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以创新的思维和模式成立的一个银行。它在很多方面免去了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的机制性的长期积累的负面羁绊和牵制。它的一些规则本身就对国际金融体系和国际金融机构带来改革的动力。如果亚投行的实践是成功的,其他的国际金融机构自然要向它学习,对国际金融体系也是一个贡献。
  (责任编辑:彭心韫 黄玉琦)




孙亚非 发表于  2015-03-31 15:39:49 29字 ( 0/7)

得民心者势,其势不可挡,荡涤陈陋规,唯做好园丁?![调皮]



  编者按:3月30日,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解读习近平博鳌亚洲论坛2015讲话及年会亮点。点击进入访谈页面

  访谈嘉宾:
  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

  
亚洲命运共同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强国论坛:
怎样理解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提出的“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

  保育钧:习近平提出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提出了四条原则主张:必须坚持各国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必须坚持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必须坚持实现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必须坚持不同文明兼容并蓄、交流互鉴。

  杨希雨:亚洲各国都在呼吁说,无论亚洲的分歧矛盾有多么复杂,但是共同利益是不可分割的,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亚洲以外的国家也很乐见。比如说澳大利亚的总督说:“我相信我们共同的利益一定能够把我们结成共同的命运”。奥地利的领导人在演讲当中强调的是,“我们乐于见到一个强大的亚洲结成命运共同体,对世界有利。

  “一带一路”不是一家独奏 而是沿线国家合唱

  强国论坛: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对“一路一带”战略作了详细的阐述,您如何理解?如何借助“一带一路”把中国的发展与各国的战略需求对接?

  保育钧:“一带一路”不是代替现有的地区合作机制和倡议,而是要在已有的基础上,推动沿线国家实现发展战略的互相对接,优势互补。“一带一路”是共商、共享、共建,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包容的,不是一家独奏,而是沿线国家的合唱。“一带一路”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举措。中国“一带一路”建设战略覆盖亚欧非三大洲,连接亚欧两大经济圈,能够促进沿线国家间相互合作。中国倡导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中国设立的400亿美元“丝路基金”,都会源源不断地为“一带一路”建设“输血”,其作用在若干年后会看得更加清晰。

  杨希雨:从领导人的阐述一直到分论坛期间各个有关话题的讨论,各国对于“一带一路”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我的印象是,外国人谈到“一带一路”时,都要千方百计把自己的国家同这个要挂钩。这个现象反映的是各国对于“一带一路”的热烈期待和回响。从不同的角度唱着同一个调子,这就是共同命运。

  保育钧: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 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强国论坛:亚投行在本次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倍受关注,世界各国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给予很高的期待,请问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保育钧: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从提出到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得到世界的广泛响应,可见它适应了亚洲开发的需要,适应了国际金融秩序发展的需要。

  二战以后,美元主宰世界的大格局没有改变,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仍然是受美元的控制,而亚洲地区尽管有亚洲银行,那也是在美元主导下由日本人控制的,亚洲几十个国家没有一个为他们基础设施服务的金融机构,因此,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非常落后;另一方面,中国的外汇储备很充足。如果不充分发挥作用而仅仅是存在美国银行,或者是买美国国债,眼看着它贬值也毫无办法。在这种情况下,习主席以战略家的胆略提出组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设想,自然就受到各方面的欢迎。这一条连英国人都看得很清楚,欧洲许多国家也看得很清楚,他们都纷纷要求加入。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可以预料,亚投行组建之后将会按照金融自身的固有规律进行市场化操作,将会在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满足多国的需求,这也将为“一带一路”提供资金的支持。除此之外,我国投资400亿的丝路基金已经开始启动,它将会与亚投行成为“一带一路”亚洲命运共同体的有力抓手。

  
杨希雨:亚投行恰逢其时却又“生不逢时”

  强国论坛:未来亚投行将会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

  杨希雨:现在各国的各主要经济体在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情况下,都意识到基础设施开发是一个潜在的发动机,主要国家都制定了中长期的基础设施开发和发展规划,这就意味着亚投行有着非常广阔的市场前景。亚洲是全球外汇储备最多、储蓄率最高、民间资本增长最快的一个地区。所以,从市场需求、政策需求到资金潜力,亚投行都有拥有其他任何国际金融机构不具备的优势和机遇。

  从风险讲,主要是金融风险和地缘政治风险。所谓金融风险,我们知道现在国际金融体系进入了一个多事之秋,各国实行完全不一样的货币政策,不同步性、差异性明显加大,加剧了汇率动荡、金融市场动荡。而基础设施投资相对于其他投资,又是投资规模大、回收周期长的。

  应该讲亚投行的成立,从机遇来讲,是恰逢其时的,但是从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性来讲,它又是生不逢时。所以,对于亚投行任何一个项目,特别是大项目,金融风险、货币汇率风险必须要有足够的估计。

  
杨希雨:亚投行为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带来动力

  强国论坛:亚投行的建立对构建国际金融新秩序将产生哪些影响?

  杨希雨:亚投行的建立,对于国际金融秩序注入了一股强烈的新鲜空气,将给国际金融体系带来新的模式和新的规则的机会。亚投行是在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以创新的思维和模式成立的一个银行。它在很多方面免去了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的机制性的长期积累的负面羁绊和牵制。它的一些规则本身就对国际金融体系和国际金融机构带来改革的动力。如果亚投行的实践是成功的,其他的国际金融机构自然要向它学习,对国际金融体系也是一个贡献。
  (责任编辑:彭心韫 黄玉琦)




xiaoyun2015 发表于  2015-03-31 23:57:58 12字 ( 0/3)

日本就是抱冷战思维的国家



  编者按:3月30日,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解读习近平博鳌亚洲论坛2015讲话及年会亮点。点击进入访谈页面

  访谈嘉宾:
  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

  
亚洲命运共同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强国论坛:
怎样理解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提出的“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

  保育钧:习近平提出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提出了四条原则主张:必须坚持各国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必须坚持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必须坚持实现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必须坚持不同文明兼容并蓄、交流互鉴。

  杨希雨:亚洲各国都在呼吁说,无论亚洲的分歧矛盾有多么复杂,但是共同利益是不可分割的,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亚洲以外的国家也很乐见。比如说澳大利亚的总督说:“我相信我们共同的利益一定能够把我们结成共同的命运”。奥地利的领导人在演讲当中强调的是,“我们乐于见到一个强大的亚洲结成命运共同体,对世界有利。

  “一带一路”不是一家独奏 而是沿线国家合唱

  强国论坛: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对“一路一带”战略作了详细的阐述,您如何理解?如何借助“一带一路”把中国的发展与各国的战略需求对接?

  保育钧:“一带一路”不是代替现有的地区合作机制和倡议,而是要在已有的基础上,推动沿线国家实现发展战略的互相对接,优势互补。“一带一路”是共商、共享、共建,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包容的,不是一家独奏,而是沿线国家的合唱。“一带一路”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举措。中国“一带一路”建设战略覆盖亚欧非三大洲,连接亚欧两大经济圈,能够促进沿线国家间相互合作。中国倡导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中国设立的400亿美元“丝路基金”,都会源源不断地为“一带一路”建设“输血”,其作用在若干年后会看得更加清晰。

  杨希雨:从领导人的阐述一直到分论坛期间各个有关话题的讨论,各国对于“一带一路”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我的印象是,外国人谈到“一带一路”时,都要千方百计把自己的国家同这个要挂钩。这个现象反映的是各国对于“一带一路”的热烈期待和回响。从不同的角度唱着同一个调子,这就是共同命运。

  保育钧: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 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强国论坛:亚投行在本次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倍受关注,世界各国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给予很高的期待,请问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保育钧: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从提出到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得到世界的广泛响应,可见它适应了亚洲开发的需要,适应了国际金融秩序发展的需要。

  二战以后,美元主宰世界的大格局没有改变,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仍然是受美元的控制,而亚洲地区尽管有亚洲银行,那也是在美元主导下由日本人控制的,亚洲几十个国家没有一个为他们基础设施服务的金融机构,因此,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非常落后;另一方面,中国的外汇储备很充足。如果不充分发挥作用而仅仅是存在美国银行,或者是买美国国债,眼看着它贬值也毫无办法。在这种情况下,习主席以战略家的胆略提出组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设想,自然就受到各方面的欢迎。这一条连英国人都看得很清楚,欧洲许多国家也看得很清楚,他们都纷纷要求加入。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可以预料,亚投行组建之后将会按照金融自身的固有规律进行市场化操作,将会在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满足多国的需求,这也将为“一带一路”提供资金的支持。除此之外,我国投资400亿的丝路基金已经开始启动,它将会与亚投行成为“一带一路”亚洲命运共同体的有力抓手。

  
杨希雨:亚投行恰逢其时却又“生不逢时”

  强国论坛:未来亚投行将会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

  杨希雨:现在各国的各主要经济体在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情况下,都意识到基础设施开发是一个潜在的发动机,主要国家都制定了中长期的基础设施开发和发展规划,这就意味着亚投行有着非常广阔的市场前景。亚洲是全球外汇储备最多、储蓄率最高、民间资本增长最快的一个地区。所以,从市场需求、政策需求到资金潜力,亚投行都有拥有其他任何国际金融机构不具备的优势和机遇。

  从风险讲,主要是金融风险和地缘政治风险。所谓金融风险,我们知道现在国际金融体系进入了一个多事之秋,各国实行完全不一样的货币政策,不同步性、差异性明显加大,加剧了汇率动荡、金融市场动荡。而基础设施投资相对于其他投资,又是投资规模大、回收周期长的。

  应该讲亚投行的成立,从机遇来讲,是恰逢其时的,但是从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性来讲,它又是生不逢时。所以,对于亚投行任何一个项目,特别是大项目,金融风险、货币汇率风险必须要有足够的估计。

  
杨希雨:亚投行为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带来动力

  强国论坛:亚投行的建立对构建国际金融新秩序将产生哪些影响?

  杨希雨:亚投行的建立,对于国际金融秩序注入了一股强烈的新鲜空气,将给国际金融体系带来新的模式和新的规则的机会。亚投行是在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以创新的思维和模式成立的一个银行。它在很多方面免去了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的机制性的长期积累的负面羁绊和牵制。它的一些规则本身就对国际金融体系和国际金融机构带来改革的动力。如果亚投行的实践是成功的,其他的国际金融机构自然要向它学习,对国际金融体系也是一个贡献。
  (责任编辑:彭心韫 黄玉琦)




太上老均 发表于  2015-04-01 08:42:58 8字 ( 0/8)

亚投行是命运实体



  编者按:3月30日,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解读习近平博鳌亚洲论坛2015讲话及年会亮点。点击进入访谈页面

  访谈嘉宾:
  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

  
亚洲命运共同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强国论坛:
怎样理解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提出的“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

  保育钧:习近平提出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提出了四条原则主张:必须坚持各国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必须坚持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必须坚持实现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必须坚持不同文明兼容并蓄、交流互鉴。

  杨希雨:亚洲各国都在呼吁说,无论亚洲的分歧矛盾有多么复杂,但是共同利益是不可分割的,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亚洲以外的国家也很乐见。比如说澳大利亚的总督说:“我相信我们共同的利益一定能够把我们结成共同的命运”。奥地利的领导人在演讲当中强调的是,“我们乐于见到一个强大的亚洲结成命运共同体,对世界有利。

  “一带一路”不是一家独奏 而是沿线国家合唱

  强国论坛: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对“一路一带”战略作了详细的阐述,您如何理解?如何借助“一带一路”把中国的发展与各国的战略需求对接?

  保育钧:“一带一路”不是代替现有的地区合作机制和倡议,而是要在已有的基础上,推动沿线国家实现发展战略的互相对接,优势互补。“一带一路”是共商、共享、共建,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包容的,不是一家独奏,而是沿线国家的合唱。“一带一路”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举措。中国“一带一路”建设战略覆盖亚欧非三大洲,连接亚欧两大经济圈,能够促进沿线国家间相互合作。中国倡导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中国设立的400亿美元“丝路基金”,都会源源不断地为“一带一路”建设“输血”,其作用在若干年后会看得更加清晰。

  杨希雨:从领导人的阐述一直到分论坛期间各个有关话题的讨论,各国对于“一带一路”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我的印象是,外国人谈到“一带一路”时,都要千方百计把自己的国家同这个要挂钩。这个现象反映的是各国对于“一带一路”的热烈期待和回响。从不同的角度唱着同一个调子,这就是共同命运。

  保育钧: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 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强国论坛:亚投行在本次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倍受关注,世界各国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给予很高的期待,请问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保育钧: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从提出到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得到世界的广泛响应,可见它适应了亚洲开发的需要,适应了国际金融秩序发展的需要。

  二战以后,美元主宰世界的大格局没有改变,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仍然是受美元的控制,而亚洲地区尽管有亚洲银行,那也是在美元主导下由日本人控制的,亚洲几十个国家没有一个为他们基础设施服务的金融机构,因此,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非常落后;另一方面,中国的外汇储备很充足。如果不充分发挥作用而仅仅是存在美国银行,或者是买美国国债,眼看着它贬值也毫无办法。在这种情况下,习主席以战略家的胆略提出组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设想,自然就受到各方面的欢迎。这一条连英国人都看得很清楚,欧洲许多国家也看得很清楚,他们都纷纷要求加入。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可以预料,亚投行组建之后将会按照金融自身的固有规律进行市场化操作,将会在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满足多国的需求,这也将为“一带一路”提供资金的支持。除此之外,我国投资400亿的丝路基金已经开始启动,它将会与亚投行成为“一带一路”亚洲命运共同体的有力抓手。

  
杨希雨:亚投行恰逢其时却又“生不逢时”

  强国论坛:未来亚投行将会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

  杨希雨:现在各国的各主要经济体在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情况下,都意识到基础设施开发是一个潜在的发动机,主要国家都制定了中长期的基础设施开发和发展规划,这就意味着亚投行有着非常广阔的市场前景。亚洲是全球外汇储备最多、储蓄率最高、民间资本增长最快的一个地区。所以,从市场需求、政策需求到资金潜力,亚投行都有拥有其他任何国际金融机构不具备的优势和机遇。

  从风险讲,主要是金融风险和地缘政治风险。所谓金融风险,我们知道现在国际金融体系进入了一个多事之秋,各国实行完全不一样的货币政策,不同步性、差异性明显加大,加剧了汇率动荡、金融市场动荡。而基础设施投资相对于其他投资,又是投资规模大、回收周期长的。

  应该讲亚投行的成立,从机遇来讲,是恰逢其时的,但是从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性来讲,它又是生不逢时。所以,对于亚投行任何一个项目,特别是大项目,金融风险、货币汇率风险必须要有足够的估计。

  
杨希雨:亚投行为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带来动力

  强国论坛:亚投行的建立对构建国际金融新秩序将产生哪些影响?

  杨希雨:亚投行的建立,对于国际金融秩序注入了一股强烈的新鲜空气,将给国际金融体系带来新的模式和新的规则的机会。亚投行是在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以创新的思维和模式成立的一个银行。它在很多方面免去了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的机制性的长期积累的负面羁绊和牵制。它的一些规则本身就对国际金融体系和国际金融机构带来改革的动力。如果亚投行的实践是成功的,其他的国际金融机构自然要向它学习,对国际金融体系也是一个贡献。
  (责任编辑:彭心韫 黄玉琦)




磊磊大贱人 发表于  2015-04-01 09:05:54 16字 ( 0/9)

警察在安保中的付出,人民觉得踏实



  编者按:3月30日,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解读习近平博鳌亚洲论坛2015讲话及年会亮点。点击进入访谈页面

  访谈嘉宾:
  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

  
亚洲命运共同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强国论坛:
怎样理解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提出的“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

  保育钧:习近平提出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提出了四条原则主张:必须坚持各国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必须坚持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必须坚持实现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必须坚持不同文明兼容并蓄、交流互鉴。

  杨希雨:亚洲各国都在呼吁说,无论亚洲的分歧矛盾有多么复杂,但是共同利益是不可分割的,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亚洲以外的国家也很乐见。比如说澳大利亚的总督说:“我相信我们共同的利益一定能够把我们结成共同的命运”。奥地利的领导人在演讲当中强调的是,“我们乐于见到一个强大的亚洲结成命运共同体,对世界有利。

  “一带一路”不是一家独奏 而是沿线国家合唱

  强国论坛: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对“一路一带”战略作了详细的阐述,您如何理解?如何借助“一带一路”把中国的发展与各国的战略需求对接?

  保育钧:“一带一路”不是代替现有的地区合作机制和倡议,而是要在已有的基础上,推动沿线国家实现发展战略的互相对接,优势互补。“一带一路”是共商、共享、共建,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包容的,不是一家独奏,而是沿线国家的合唱。“一带一路”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举措。中国“一带一路”建设战略覆盖亚欧非三大洲,连接亚欧两大经济圈,能够促进沿线国家间相互合作。中国倡导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中国设立的400亿美元“丝路基金”,都会源源不断地为“一带一路”建设“输血”,其作用在若干年后会看得更加清晰。

  杨希雨:从领导人的阐述一直到分论坛期间各个有关话题的讨论,各国对于“一带一路”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我的印象是,外国人谈到“一带一路”时,都要千方百计把自己的国家同这个要挂钩。这个现象反映的是各国对于“一带一路”的热烈期待和回响。从不同的角度唱着同一个调子,这就是共同命运。

  保育钧: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 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强国论坛:亚投行在本次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倍受关注,世界各国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给予很高的期待,请问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保育钧: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从提出到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得到世界的广泛响应,可见它适应了亚洲开发的需要,适应了国际金融秩序发展的需要。

  二战以后,美元主宰世界的大格局没有改变,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仍然是受美元的控制,而亚洲地区尽管有亚洲银行,那也是在美元主导下由日本人控制的,亚洲几十个国家没有一个为他们基础设施服务的金融机构,因此,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非常落后;另一方面,中国的外汇储备很充足。如果不充分发挥作用而仅仅是存在美国银行,或者是买美国国债,眼看着它贬值也毫无办法。在这种情况下,习主席以战略家的胆略提出组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设想,自然就受到各方面的欢迎。这一条连英国人都看得很清楚,欧洲许多国家也看得很清楚,他们都纷纷要求加入。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可以预料,亚投行组建之后将会按照金融自身的固有规律进行市场化操作,将会在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满足多国的需求,这也将为“一带一路”提供资金的支持。除此之外,我国投资400亿的丝路基金已经开始启动,它将会与亚投行成为“一带一路”亚洲命运共同体的有力抓手。

  
杨希雨:亚投行恰逢其时却又“生不逢时”

  强国论坛:未来亚投行将会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

  杨希雨:现在各国的各主要经济体在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情况下,都意识到基础设施开发是一个潜在的发动机,主要国家都制定了中长期的基础设施开发和发展规划,这就意味着亚投行有着非常广阔的市场前景。亚洲是全球外汇储备最多、储蓄率最高、民间资本增长最快的一个地区。所以,从市场需求、政策需求到资金潜力,亚投行都有拥有其他任何国际金融机构不具备的优势和机遇。

  从风险讲,主要是金融风险和地缘政治风险。所谓金融风险,我们知道现在国际金融体系进入了一个多事之秋,各国实行完全不一样的货币政策,不同步性、差异性明显加大,加剧了汇率动荡、金融市场动荡。而基础设施投资相对于其他投资,又是投资规模大、回收周期长的。

  应该讲亚投行的成立,从机遇来讲,是恰逢其时的,但是从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性来讲,它又是生不逢时。所以,对于亚投行任何一个项目,特别是大项目,金融风险、货币汇率风险必须要有足够的估计。

  
杨希雨:亚投行为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带来动力

  强国论坛:亚投行的建立对构建国际金融新秩序将产生哪些影响?

  杨希雨:亚投行的建立,对于国际金融秩序注入了一股强烈的新鲜空气,将给国际金融体系带来新的模式和新的规则的机会。亚投行是在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以创新的思维和模式成立的一个银行。它在很多方面免去了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的机制性的长期积累的负面羁绊和牵制。它的一些规则本身就对国际金融体系和国际金融机构带来改革的动力。如果亚投行的实践是成功的,其他的国际金融机构自然要向它学习,对国际金融体系也是一个贡献。
  (责任编辑:彭心韫 黄玉琦)




58.135.66 发表于  2015-04-01 09:06:30 17字 ( 0/4)

亚投行为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带来动力。



  编者按:3月30日,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解读习近平博鳌亚洲论坛2015讲话及年会亮点。点击进入访谈页面

  访谈嘉宾:
  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

  
亚洲命运共同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强国论坛:
怎样理解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提出的“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

  保育钧:习近平提出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提出了四条原则主张:必须坚持各国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必须坚持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必须坚持实现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必须坚持不同文明兼容并蓄、交流互鉴。

  杨希雨:亚洲各国都在呼吁说,无论亚洲的分歧矛盾有多么复杂,但是共同利益是不可分割的,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亚洲以外的国家也很乐见。比如说澳大利亚的总督说:“我相信我们共同的利益一定能够把我们结成共同的命运”。奥地利的领导人在演讲当中强调的是,“我们乐于见到一个强大的亚洲结成命运共同体,对世界有利。

  “一带一路”不是一家独奏 而是沿线国家合唱

  强国论坛: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对“一路一带”战略作了详细的阐述,您如何理解?如何借助“一带一路”把中国的发展与各国的战略需求对接?

  保育钧:“一带一路”不是代替现有的地区合作机制和倡议,而是要在已有的基础上,推动沿线国家实现发展战略的互相对接,优势互补。“一带一路”是共商、共享、共建,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包容的,不是一家独奏,而是沿线国家的合唱。“一带一路”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举措。中国“一带一路”建设战略覆盖亚欧非三大洲,连接亚欧两大经济圈,能够促进沿线国家间相互合作。中国倡导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中国设立的400亿美元“丝路基金”,都会源源不断地为“一带一路”建设“输血”,其作用在若干年后会看得更加清晰。

  杨希雨:从领导人的阐述一直到分论坛期间各个有关话题的讨论,各国对于“一带一路”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我的印象是,外国人谈到“一带一路”时,都要千方百计把自己的国家同这个要挂钩。这个现象反映的是各国对于“一带一路”的热烈期待和回响。从不同的角度唱着同一个调子,这就是共同命运。

  保育钧: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 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强国论坛:亚投行在本次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倍受关注,世界各国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给予很高的期待,请问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保育钧: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从提出到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得到世界的广泛响应,可见它适应了亚洲开发的需要,适应了国际金融秩序发展的需要。

  二战以后,美元主宰世界的大格局没有改变,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仍然是受美元的控制,而亚洲地区尽管有亚洲银行,那也是在美元主导下由日本人控制的,亚洲几十个国家没有一个为他们基础设施服务的金融机构,因此,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非常落后;另一方面,中国的外汇储备很充足。如果不充分发挥作用而仅仅是存在美国银行,或者是买美国国债,眼看着它贬值也毫无办法。在这种情况下,习主席以战略家的胆略提出组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设想,自然就受到各方面的欢迎。这一条连英国人都看得很清楚,欧洲许多国家也看得很清楚,他们都纷纷要求加入。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可以预料,亚投行组建之后将会按照金融自身的固有规律进行市场化操作,将会在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满足多国的需求,这也将为“一带一路”提供资金的支持。除此之外,我国投资400亿的丝路基金已经开始启动,它将会与亚投行成为“一带一路”亚洲命运共同体的有力抓手。

  
杨希雨:亚投行恰逢其时却又“生不逢时”

  强国论坛:未来亚投行将会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

  杨希雨:现在各国的各主要经济体在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情况下,都意识到基础设施开发是一个潜在的发动机,主要国家都制定了中长期的基础设施开发和发展规划,这就意味着亚投行有着非常广阔的市场前景。亚洲是全球外汇储备最多、储蓄率最高、民间资本增长最快的一个地区。所以,从市场需求、政策需求到资金潜力,亚投行都有拥有其他任何国际金融机构不具备的优势和机遇。

  从风险讲,主要是金融风险和地缘政治风险。所谓金融风险,我们知道现在国际金融体系进入了一个多事之秋,各国实行完全不一样的货币政策,不同步性、差异性明显加大,加剧了汇率动荡、金融市场动荡。而基础设施投资相对于其他投资,又是投资规模大、回收周期长的。

  应该讲亚投行的成立,从机遇来讲,是恰逢其时的,但是从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性来讲,它又是生不逢时。所以,对于亚投行任何一个项目,特别是大项目,金融风险、货币汇率风险必须要有足够的估计。

  
杨希雨:亚投行为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带来动力

  强国论坛:亚投行的建立对构建国际金融新秩序将产生哪些影响?

  杨希雨:亚投行的建立,对于国际金融秩序注入了一股强烈的新鲜空气,将给国际金融体系带来新的模式和新的规则的机会。亚投行是在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以创新的思维和模式成立的一个银行。它在很多方面免去了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的机制性的长期积累的负面羁绊和牵制。它的一些规则本身就对国际金融体系和国际金融机构带来改革的动力。如果亚投行的实践是成功的,其他的国际金融机构自然要向它学习,对国际金融体系也是一个贡献。
  (责任编辑:彭心韫 黄玉琦)




27.210.89 发表于  2015-04-01 18:45:35 10字 ( 0/7)

能倾销大量的过剩产能



  编者按:3月30日,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解读习近平博鳌亚洲论坛2015讲话及年会亮点。点击进入访谈页面

  访谈嘉宾:
  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

  
亚洲命运共同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强国论坛:
怎样理解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提出的“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

  保育钧:习近平提出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提出了四条原则主张:必须坚持各国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必须坚持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必须坚持实现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必须坚持不同文明兼容并蓄、交流互鉴。

  杨希雨:亚洲各国都在呼吁说,无论亚洲的分歧矛盾有多么复杂,但是共同利益是不可分割的,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亚洲以外的国家也很乐见。比如说澳大利亚的总督说:“我相信我们共同的利益一定能够把我们结成共同的命运”。奥地利的领导人在演讲当中强调的是,“我们乐于见到一个强大的亚洲结成命运共同体,对世界有利。

  “一带一路”不是一家独奏 而是沿线国家合唱

  强国论坛: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对“一路一带”战略作了详细的阐述,您如何理解?如何借助“一带一路”把中国的发展与各国的战略需求对接?

  保育钧:“一带一路”不是代替现有的地区合作机制和倡议,而是要在已有的基础上,推动沿线国家实现发展战略的互相对接,优势互补。“一带一路”是共商、共享、共建,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包容的,不是一家独奏,而是沿线国家的合唱。“一带一路”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举措。中国“一带一路”建设战略覆盖亚欧非三大洲,连接亚欧两大经济圈,能够促进沿线国家间相互合作。中国倡导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中国设立的400亿美元“丝路基金”,都会源源不断地为“一带一路”建设“输血”,其作用在若干年后会看得更加清晰。

  杨希雨:从领导人的阐述一直到分论坛期间各个有关话题的讨论,各国对于“一带一路”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我的印象是,外国人谈到“一带一路”时,都要千方百计把自己的国家同这个要挂钩。这个现象反映的是各国对于“一带一路”的热烈期待和回响。从不同的角度唱着同一个调子,这就是共同命运。

  保育钧: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 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强国论坛:亚投行在本次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倍受关注,世界各国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给予很高的期待,请问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保育钧: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从提出到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得到世界的广泛响应,可见它适应了亚洲开发的需要,适应了国际金融秩序发展的需要。

  二战以后,美元主宰世界的大格局没有改变,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仍然是受美元的控制,而亚洲地区尽管有亚洲银行,那也是在美元主导下由日本人控制的,亚洲几十个国家没有一个为他们基础设施服务的金融机构,因此,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非常落后;另一方面,中国的外汇储备很充足。如果不充分发挥作用而仅仅是存在美国银行,或者是买美国国债,眼看着它贬值也毫无办法。在这种情况下,习主席以战略家的胆略提出组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设想,自然就受到各方面的欢迎。这一条连英国人都看得很清楚,欧洲许多国家也看得很清楚,他们都纷纷要求加入。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可以预料,亚投行组建之后将会按照金融自身的固有规律进行市场化操作,将会在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满足多国的需求,这也将为“一带一路”提供资金的支持。除此之外,我国投资400亿的丝路基金已经开始启动,它将会与亚投行成为“一带一路”亚洲命运共同体的有力抓手。

  
杨希雨:亚投行恰逢其时却又“生不逢时”

  强国论坛:未来亚投行将会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

  杨希雨:现在各国的各主要经济体在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情况下,都意识到基础设施开发是一个潜在的发动机,主要国家都制定了中长期的基础设施开发和发展规划,这就意味着亚投行有着非常广阔的市场前景。亚洲是全球外汇储备最多、储蓄率最高、民间资本增长最快的一个地区。所以,从市场需求、政策需求到资金潜力,亚投行都有拥有其他任何国际金融机构不具备的优势和机遇。

  从风险讲,主要是金融风险和地缘政治风险。所谓金融风险,我们知道现在国际金融体系进入了一个多事之秋,各国实行完全不一样的货币政策,不同步性、差异性明显加大,加剧了汇率动荡、金融市场动荡。而基础设施投资相对于其他投资,又是投资规模大、回收周期长的。

  应该讲亚投行的成立,从机遇来讲,是恰逢其时的,但是从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性来讲,它又是生不逢时。所以,对于亚投行任何一个项目,特别是大项目,金融风险、货币汇率风险必须要有足够的估计。

  
杨希雨:亚投行为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带来动力

  强国论坛:亚投行的建立对构建国际金融新秩序将产生哪些影响?

  杨希雨:亚投行的建立,对于国际金融秩序注入了一股强烈的新鲜空气,将给国际金融体系带来新的模式和新的规则的机会。亚投行是在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以创新的思维和模式成立的一个银行。它在很多方面免去了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的机制性的长期积累的负面羁绊和牵制。它的一些规则本身就对国际金融体系和国际金融机构带来改革的动力。如果亚投行的实践是成功的,其他的国际金融机构自然要向它学习,对国际金融体系也是一个贡献。
  (责任编辑:彭心韫 黄玉琦)




27.41.156 发表于  2015-04-01 20:02:11 20字 ( 0/4)

当然是别人做不了的我们来做,国力不同嘛。



  编者按:3月30日,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解读习近平博鳌亚洲论坛2015讲话及年会亮点。点击进入访谈页面

  访谈嘉宾:
  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

  
亚洲命运共同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强国论坛:
怎样理解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提出的“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

  保育钧:习近平提出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提出了四条原则主张:必须坚持各国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必须坚持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必须坚持实现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必须坚持不同文明兼容并蓄、交流互鉴。

  杨希雨:亚洲各国都在呼吁说,无论亚洲的分歧矛盾有多么复杂,但是共同利益是不可分割的,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亚洲以外的国家也很乐见。比如说澳大利亚的总督说:“我相信我们共同的利益一定能够把我们结成共同的命运”。奥地利的领导人在演讲当中强调的是,“我们乐于见到一个强大的亚洲结成命运共同体,对世界有利。

  “一带一路”不是一家独奏 而是沿线国家合唱

  强国论坛: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对“一路一带”战略作了详细的阐述,您如何理解?如何借助“一带一路”把中国的发展与各国的战略需求对接?

  保育钧:“一带一路”不是代替现有的地区合作机制和倡议,而是要在已有的基础上,推动沿线国家实现发展战略的互相对接,优势互补。“一带一路”是共商、共享、共建,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包容的,不是一家独奏,而是沿线国家的合唱。“一带一路”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举措。中国“一带一路”建设战略覆盖亚欧非三大洲,连接亚欧两大经济圈,能够促进沿线国家间相互合作。中国倡导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中国设立的400亿美元“丝路基金”,都会源源不断地为“一带一路”建设“输血”,其作用在若干年后会看得更加清晰。

  杨希雨:从领导人的阐述一直到分论坛期间各个有关话题的讨论,各国对于“一带一路”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我的印象是,外国人谈到“一带一路”时,都要千方百计把自己的国家同这个要挂钩。这个现象反映的是各国对于“一带一路”的热烈期待和回响。从不同的角度唱着同一个调子,这就是共同命运。

  保育钧: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 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强国论坛:亚投行在本次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倍受关注,世界各国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给予很高的期待,请问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保育钧: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从提出到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得到世界的广泛响应,可见它适应了亚洲开发的需要,适应了国际金融秩序发展的需要。

  二战以后,美元主宰世界的大格局没有改变,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仍然是受美元的控制,而亚洲地区尽管有亚洲银行,那也是在美元主导下由日本人控制的,亚洲几十个国家没有一个为他们基础设施服务的金融机构,因此,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非常落后;另一方面,中国的外汇储备很充足。如果不充分发挥作用而仅仅是存在美国银行,或者是买美国国债,眼看着它贬值也毫无办法。在这种情况下,习主席以战略家的胆略提出组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设想,自然就受到各方面的欢迎。这一条连英国人都看得很清楚,欧洲许多国家也看得很清楚,他们都纷纷要求加入。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可以预料,亚投行组建之后将会按照金融自身的固有规律进行市场化操作,将会在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满足多国的需求,这也将为“一带一路”提供资金的支持。除此之外,我国投资400亿的丝路基金已经开始启动,它将会与亚投行成为“一带一路”亚洲命运共同体的有力抓手。

  
杨希雨:亚投行恰逢其时却又“生不逢时”

  强国论坛:未来亚投行将会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

  杨希雨:现在各国的各主要经济体在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情况下,都意识到基础设施开发是一个潜在的发动机,主要国家都制定了中长期的基础设施开发和发展规划,这就意味着亚投行有着非常广阔的市场前景。亚洲是全球外汇储备最多、储蓄率最高、民间资本增长最快的一个地区。所以,从市场需求、政策需求到资金潜力,亚投行都有拥有其他任何国际金融机构不具备的优势和机遇。

  从风险讲,主要是金融风险和地缘政治风险。所谓金融风险,我们知道现在国际金融体系进入了一个多事之秋,各国实行完全不一样的货币政策,不同步性、差异性明显加大,加剧了汇率动荡、金融市场动荡。而基础设施投资相对于其他投资,又是投资规模大、回收周期长的。

  应该讲亚投行的成立,从机遇来讲,是恰逢其时的,但是从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性来讲,它又是生不逢时。所以,对于亚投行任何一个项目,特别是大项目,金融风险、货币汇率风险必须要有足够的估计。

  
杨希雨:亚投行为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带来动力

  强国论坛:亚投行的建立对构建国际金融新秩序将产生哪些影响?

  杨希雨:亚投行的建立,对于国际金融秩序注入了一股强烈的新鲜空气,将给国际金融体系带来新的模式和新的规则的机会。亚投行是在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以创新的思维和模式成立的一个银行。它在很多方面免去了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的机制性的长期积累的负面羁绊和牵制。它的一些规则本身就对国际金融体系和国际金融机构带来改革的动力。如果亚投行的实践是成功的,其他的国际金融机构自然要向它学习,对国际金融体系也是一个贡献。
  (责任编辑:彭心韫 黄玉琦)




218.66.81 发表于  2015-04-02 08:11:27 13字 ( 0/11)

调动民间力量支持东南亚人民



  编者按:3月30日,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解读习近平博鳌亚洲论坛2015讲话及年会亮点。点击进入访谈页面

  访谈嘉宾:
  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

  
亚洲命运共同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强国论坛:
怎样理解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提出的“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

  保育钧:习近平提出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提出了四条原则主张:必须坚持各国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必须坚持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必须坚持实现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必须坚持不同文明兼容并蓄、交流互鉴。

  杨希雨:亚洲各国都在呼吁说,无论亚洲的分歧矛盾有多么复杂,但是共同利益是不可分割的,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亚洲以外的国家也很乐见。比如说澳大利亚的总督说:“我相信我们共同的利益一定能够把我们结成共同的命运”。奥地利的领导人在演讲当中强调的是,“我们乐于见到一个强大的亚洲结成命运共同体,对世界有利。

  “一带一路”不是一家独奏 而是沿线国家合唱

  强国论坛: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对“一路一带”战略作了详细的阐述,您如何理解?如何借助“一带一路”把中国的发展与各国的战略需求对接?

  保育钧:“一带一路”不是代替现有的地区合作机制和倡议,而是要在已有的基础上,推动沿线国家实现发展战略的互相对接,优势互补。“一带一路”是共商、共享、共建,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包容的,不是一家独奏,而是沿线国家的合唱。“一带一路”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举措。中国“一带一路”建设战略覆盖亚欧非三大洲,连接亚欧两大经济圈,能够促进沿线国家间相互合作。中国倡导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中国设立的400亿美元“丝路基金”,都会源源不断地为“一带一路”建设“输血”,其作用在若干年后会看得更加清晰。

  杨希雨:从领导人的阐述一直到分论坛期间各个有关话题的讨论,各国对于“一带一路”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我的印象是,外国人谈到“一带一路”时,都要千方百计把自己的国家同这个要挂钩。这个现象反映的是各国对于“一带一路”的热烈期待和回响。从不同的角度唱着同一个调子,这就是共同命运。

  保育钧: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 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强国论坛:亚投行在本次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倍受关注,世界各国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给予很高的期待,请问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保育钧: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从提出到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得到世界的广泛响应,可见它适应了亚洲开发的需要,适应了国际金融秩序发展的需要。

  二战以后,美元主宰世界的大格局没有改变,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仍然是受美元的控制,而亚洲地区尽管有亚洲银行,那也是在美元主导下由日本人控制的,亚洲几十个国家没有一个为他们基础设施服务的金融机构,因此,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非常落后;另一方面,中国的外汇储备很充足。如果不充分发挥作用而仅仅是存在美国银行,或者是买美国国债,眼看着它贬值也毫无办法。在这种情况下,习主席以战略家的胆略提出组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设想,自然就受到各方面的欢迎。这一条连英国人都看得很清楚,欧洲许多国家也看得很清楚,他们都纷纷要求加入。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可以预料,亚投行组建之后将会按照金融自身的固有规律进行市场化操作,将会在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满足多国的需求,这也将为“一带一路”提供资金的支持。除此之外,我国投资400亿的丝路基金已经开始启动,它将会与亚投行成为“一带一路”亚洲命运共同体的有力抓手。

  
杨希雨:亚投行恰逢其时却又“生不逢时”

  强国论坛:未来亚投行将会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

  杨希雨:现在各国的各主要经济体在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情况下,都意识到基础设施开发是一个潜在的发动机,主要国家都制定了中长期的基础设施开发和发展规划,这就意味着亚投行有着非常广阔的市场前景。亚洲是全球外汇储备最多、储蓄率最高、民间资本增长最快的一个地区。所以,从市场需求、政策需求到资金潜力,亚投行都有拥有其他任何国际金融机构不具备的优势和机遇。

  从风险讲,主要是金融风险和地缘政治风险。所谓金融风险,我们知道现在国际金融体系进入了一个多事之秋,各国实行完全不一样的货币政策,不同步性、差异性明显加大,加剧了汇率动荡、金融市场动荡。而基础设施投资相对于其他投资,又是投资规模大、回收周期长的。

  应该讲亚投行的成立,从机遇来讲,是恰逢其时的,但是从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性来讲,它又是生不逢时。所以,对于亚投行任何一个项目,特别是大项目,金融风险、货币汇率风险必须要有足够的估计。

  
杨希雨:亚投行为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带来动力

  强国论坛:亚投行的建立对构建国际金融新秩序将产生哪些影响?

  杨希雨:亚投行的建立,对于国际金融秩序注入了一股强烈的新鲜空气,将给国际金融体系带来新的模式和新的规则的机会。亚投行是在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以创新的思维和模式成立的一个银行。它在很多方面免去了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的机制性的长期积累的负面羁绊和牵制。它的一些规则本身就对国际金融体系和国际金融机构带来改革的动力。如果亚投行的实践是成功的,其他的国际金融机构自然要向它学习,对国际金融体系也是一个贡献。
  (责任编辑:彭心韫 黄玉琦)




高低平 发表于  2015-04-10 11:22:21 75字 ( 0/4)

1分钟内高低平:习总掛帅,四大智襄舵行,这条战线中国抢了主动,反制美日跃武扬威,大长了世界各国的志气.经贸连友谊,会有力地遏制美曰欧武力战争!



  编者按:3月30日,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解读习近平博鳌亚洲论坛2015讲话及年会亮点。点击进入访谈页面

  访谈嘉宾:
  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

  
亚洲命运共同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强国论坛:
怎样理解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提出的“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

  保育钧:习近平提出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提出了四条原则主张:必须坚持各国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必须坚持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必须坚持实现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必须坚持不同文明兼容并蓄、交流互鉴。

  杨希雨:亚洲各国都在呼吁说,无论亚洲的分歧矛盾有多么复杂,但是共同利益是不可分割的,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亚洲以外的国家也很乐见。比如说澳大利亚的总督说:“我相信我们共同的利益一定能够把我们结成共同的命运”。奥地利的领导人在演讲当中强调的是,“我们乐于见到一个强大的亚洲结成命运共同体,对世界有利。

  “一带一路”不是一家独奏 而是沿线国家合唱

  强国论坛: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对“一路一带”战略作了详细的阐述,您如何理解?如何借助“一带一路”把中国的发展与各国的战略需求对接?

  保育钧:“一带一路”不是代替现有的地区合作机制和倡议,而是要在已有的基础上,推动沿线国家实现发展战略的互相对接,优势互补。“一带一路”是共商、共享、共建,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包容的,不是一家独奏,而是沿线国家的合唱。“一带一路”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举措。中国“一带一路”建设战略覆盖亚欧非三大洲,连接亚欧两大经济圈,能够促进沿线国家间相互合作。中国倡导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中国设立的400亿美元“丝路基金”,都会源源不断地为“一带一路”建设“输血”,其作用在若干年后会看得更加清晰。

  杨希雨:从领导人的阐述一直到分论坛期间各个有关话题的讨论,各国对于“一带一路”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我的印象是,外国人谈到“一带一路”时,都要千方百计把自己的国家同这个要挂钩。这个现象反映的是各国对于“一带一路”的热烈期待和回响。从不同的角度唱着同一个调子,这就是共同命运。

  保育钧: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 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强国论坛:亚投行在本次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倍受关注,世界各国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给予很高的期待,请问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保育钧: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从提出到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得到世界的广泛响应,可见它适应了亚洲开发的需要,适应了国际金融秩序发展的需要。

  二战以后,美元主宰世界的大格局没有改变,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仍然是受美元的控制,而亚洲地区尽管有亚洲银行,那也是在美元主导下由日本人控制的,亚洲几十个国家没有一个为他们基础设施服务的金融机构,因此,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非常落后;另一方面,中国的外汇储备很充足。如果不充分发挥作用而仅仅是存在美国银行,或者是买美国国债,眼看着它贬值也毫无办法。在这种情况下,习主席以战略家的胆略提出组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设想,自然就受到各方面的欢迎。这一条连英国人都看得很清楚,欧洲许多国家也看得很清楚,他们都纷纷要求加入。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可以预料,亚投行组建之后将会按照金融自身的固有规律进行市场化操作,将会在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满足多国的需求,这也将为“一带一路”提供资金的支持。除此之外,我国投资400亿的丝路基金已经开始启动,它将会与亚投行成为“一带一路”亚洲命运共同体的有力抓手。

  
杨希雨:亚投行恰逢其时却又“生不逢时”

  强国论坛:未来亚投行将会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

  杨希雨:现在各国的各主要经济体在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情况下,都意识到基础设施开发是一个潜在的发动机,主要国家都制定了中长期的基础设施开发和发展规划,这就意味着亚投行有着非常广阔的市场前景。亚洲是全球外汇储备最多、储蓄率最高、民间资本增长最快的一个地区。所以,从市场需求、政策需求到资金潜力,亚投行都有拥有其他任何国际金融机构不具备的优势和机遇。

  从风险讲,主要是金融风险和地缘政治风险。所谓金融风险,我们知道现在国际金融体系进入了一个多事之秋,各国实行完全不一样的货币政策,不同步性、差异性明显加大,加剧了汇率动荡、金融市场动荡。而基础设施投资相对于其他投资,又是投资规模大、回收周期长的。

  应该讲亚投行的成立,从机遇来讲,是恰逢其时的,但是从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性来讲,它又是生不逢时。所以,对于亚投行任何一个项目,特别是大项目,金融风险、货币汇率风险必须要有足够的估计。

  
杨希雨:亚投行为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带来动力

  强国论坛:亚投行的建立对构建国际金融新秩序将产生哪些影响?

  杨希雨:亚投行的建立,对于国际金融秩序注入了一股强烈的新鲜空气,将给国际金融体系带来新的模式和新的规则的机会。亚投行是在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以创新的思维和模式成立的一个银行。它在很多方面免去了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的机制性的长期积累的负面羁绊和牵制。它的一些规则本身就对国际金融体系和国际金融机构带来改革的动力。如果亚投行的实践是成功的,其他的国际金融机构自然要向它学习,对国际金融体系也是一个贡献。
  (责任编辑:彭心韫 黄玉琦)




蟹粉小笼 发表于  2015-04-13 18:34:37 14字 ( 0/9)

带来了更多活力,更多的可能性



  编者按:3月30日,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解读习近平博鳌亚洲论坛2015讲话及年会亮点。点击进入访谈页面

  访谈嘉宾:
  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

  
亚洲命运共同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强国论坛:
怎样理解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提出的“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

  保育钧:习近平提出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提出了四条原则主张:必须坚持各国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必须坚持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必须坚持实现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必须坚持不同文明兼容并蓄、交流互鉴。

  杨希雨:亚洲各国都在呼吁说,无论亚洲的分歧矛盾有多么复杂,但是共同利益是不可分割的,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亚洲以外的国家也很乐见。比如说澳大利亚的总督说:“我相信我们共同的利益一定能够把我们结成共同的命运”。奥地利的领导人在演讲当中强调的是,“我们乐于见到一个强大的亚洲结成命运共同体,对世界有利。

  “一带一路”不是一家独奏 而是沿线国家合唱

  强国论坛: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对“一路一带”战略作了详细的阐述,您如何理解?如何借助“一带一路”把中国的发展与各国的战略需求对接?

  保育钧:“一带一路”不是代替现有的地区合作机制和倡议,而是要在已有的基础上,推动沿线国家实现发展战略的互相对接,优势互补。“一带一路”是共商、共享、共建,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包容的,不是一家独奏,而是沿线国家的合唱。“一带一路”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举措。中国“一带一路”建设战略覆盖亚欧非三大洲,连接亚欧两大经济圈,能够促进沿线国家间相互合作。中国倡导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中国设立的400亿美元“丝路基金”,都会源源不断地为“一带一路”建设“输血”,其作用在若干年后会看得更加清晰。

  杨希雨:从领导人的阐述一直到分论坛期间各个有关话题的讨论,各国对于“一带一路”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我的印象是,外国人谈到“一带一路”时,都要千方百计把自己的国家同这个要挂钩。这个现象反映的是各国对于“一带一路”的热烈期待和回响。从不同的角度唱着同一个调子,这就是共同命运。

  保育钧: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 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强国论坛:亚投行在本次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倍受关注,世界各国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给予很高的期待,请问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保育钧: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从提出到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得到世界的广泛响应,可见它适应了亚洲开发的需要,适应了国际金融秩序发展的需要。

  二战以后,美元主宰世界的大格局没有改变,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仍然是受美元的控制,而亚洲地区尽管有亚洲银行,那也是在美元主导下由日本人控制的,亚洲几十个国家没有一个为他们基础设施服务的金融机构,因此,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非常落后;另一方面,中国的外汇储备很充足。如果不充分发挥作用而仅仅是存在美国银行,或者是买美国国债,眼看着它贬值也毫无办法。在这种情况下,习主席以战略家的胆略提出组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设想,自然就受到各方面的欢迎。这一条连英国人都看得很清楚,欧洲许多国家也看得很清楚,他们都纷纷要求加入。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可以预料,亚投行组建之后将会按照金融自身的固有规律进行市场化操作,将会在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满足多国的需求,这也将为“一带一路”提供资金的支持。除此之外,我国投资400亿的丝路基金已经开始启动,它将会与亚投行成为“一带一路”亚洲命运共同体的有力抓手。

  
杨希雨:亚投行恰逢其时却又“生不逢时”

  强国论坛:未来亚投行将会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

  杨希雨:现在各国的各主要经济体在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情况下,都意识到基础设施开发是一个潜在的发动机,主要国家都制定了中长期的基础设施开发和发展规划,这就意味着亚投行有着非常广阔的市场前景。亚洲是全球外汇储备最多、储蓄率最高、民间资本增长最快的一个地区。所以,从市场需求、政策需求到资金潜力,亚投行都有拥有其他任何国际金融机构不具备的优势和机遇。

  从风险讲,主要是金融风险和地缘政治风险。所谓金融风险,我们知道现在国际金融体系进入了一个多事之秋,各国实行完全不一样的货币政策,不同步性、差异性明显加大,加剧了汇率动荡、金融市场动荡。而基础设施投资相对于其他投资,又是投资规模大、回收周期长的。

  应该讲亚投行的成立,从机遇来讲,是恰逢其时的,但是从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性来讲,它又是生不逢时。所以,对于亚投行任何一个项目,特别是大项目,金融风险、货币汇率风险必须要有足够的估计。

  
杨希雨:亚投行为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带来动力

  强国论坛:亚投行的建立对构建国际金融新秩序将产生哪些影响?

  杨希雨:亚投行的建立,对于国际金融秩序注入了一股强烈的新鲜空气,将给国际金融体系带来新的模式和新的规则的机会。亚投行是在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以创新的思维和模式成立的一个银行。它在很多方面免去了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的机制性的长期积累的负面羁绊和牵制。它的一些规则本身就对国际金融体系和国际金融机构带来改革的动力。如果亚投行的实践是成功的,其他的国际金融机构自然要向它学习,对国际金融体系也是一个贡献。
  (责任编辑:彭心韫 黄玉琦)




百姓一言kkk 发表于  2015-04-15 11:59:12 10字 ( 0/6)

带来更多的发展机会。



  编者按:3月30日,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解读习近平博鳌亚洲论坛2015讲话及年会亮点。点击进入访谈页面

  访谈嘉宾:
  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

  
亚洲命运共同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强国论坛:
怎样理解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提出的“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

  保育钧:习近平提出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提出了四条原则主张:必须坚持各国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必须坚持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必须坚持实现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必须坚持不同文明兼容并蓄、交流互鉴。

  杨希雨:亚洲各国都在呼吁说,无论亚洲的分歧矛盾有多么复杂,但是共同利益是不可分割的,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亚洲以外的国家也很乐见。比如说澳大利亚的总督说:“我相信我们共同的利益一定能够把我们结成共同的命运”。奥地利的领导人在演讲当中强调的是,“我们乐于见到一个强大的亚洲结成命运共同体,对世界有利。

  “一带一路”不是一家独奏 而是沿线国家合唱

  强国论坛: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对“一路一带”战略作了详细的阐述,您如何理解?如何借助“一带一路”把中国的发展与各国的战略需求对接?

  保育钧:“一带一路”不是代替现有的地区合作机制和倡议,而是要在已有的基础上,推动沿线国家实现发展战略的互相对接,优势互补。“一带一路”是共商、共享、共建,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包容的,不是一家独奏,而是沿线国家的合唱。“一带一路”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举措。中国“一带一路”建设战略覆盖亚欧非三大洲,连接亚欧两大经济圈,能够促进沿线国家间相互合作。中国倡导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中国设立的400亿美元“丝路基金”,都会源源不断地为“一带一路”建设“输血”,其作用在若干年后会看得更加清晰。

  杨希雨:从领导人的阐述一直到分论坛期间各个有关话题的讨论,各国对于“一带一路”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我的印象是,外国人谈到“一带一路”时,都要千方百计把自己的国家同这个要挂钩。这个现象反映的是各国对于“一带一路”的热烈期待和回响。从不同的角度唱着同一个调子,这就是共同命运。

  保育钧: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 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强国论坛:亚投行在本次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倍受关注,世界各国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给予很高的期待,请问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保育钧: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从提出到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得到世界的广泛响应,可见它适应了亚洲开发的需要,适应了国际金融秩序发展的需要。

  二战以后,美元主宰世界的大格局没有改变,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仍然是受美元的控制,而亚洲地区尽管有亚洲银行,那也是在美元主导下由日本人控制的,亚洲几十个国家没有一个为他们基础设施服务的金融机构,因此,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非常落后;另一方面,中国的外汇储备很充足。如果不充分发挥作用而仅仅是存在美国银行,或者是买美国国债,眼看着它贬值也毫无办法。在这种情况下,习主席以战略家的胆略提出组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设想,自然就受到各方面的欢迎。这一条连英国人都看得很清楚,欧洲许多国家也看得很清楚,他们都纷纷要求加入。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可以预料,亚投行组建之后将会按照金融自身的固有规律进行市场化操作,将会在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满足多国的需求,这也将为“一带一路”提供资金的支持。除此之外,我国投资400亿的丝路基金已经开始启动,它将会与亚投行成为“一带一路”亚洲命运共同体的有力抓手。

  
杨希雨:亚投行恰逢其时却又“生不逢时”

  强国论坛:未来亚投行将会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

  杨希雨:现在各国的各主要经济体在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情况下,都意识到基础设施开发是一个潜在的发动机,主要国家都制定了中长期的基础设施开发和发展规划,这就意味着亚投行有着非常广阔的市场前景。亚洲是全球外汇储备最多、储蓄率最高、民间资本增长最快的一个地区。所以,从市场需求、政策需求到资金潜力,亚投行都有拥有其他任何国际金融机构不具备的优势和机遇。

  从风险讲,主要是金融风险和地缘政治风险。所谓金融风险,我们知道现在国际金融体系进入了一个多事之秋,各国实行完全不一样的货币政策,不同步性、差异性明显加大,加剧了汇率动荡、金融市场动荡。而基础设施投资相对于其他投资,又是投资规模大、回收周期长的。

  应该讲亚投行的成立,从机遇来讲,是恰逢其时的,但是从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性来讲,它又是生不逢时。所以,对于亚投行任何一个项目,特别是大项目,金融风险、货币汇率风险必须要有足够的估计。

  
杨希雨:亚投行为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带来动力

  强国论坛:亚投行的建立对构建国际金融新秩序将产生哪些影响?

  杨希雨:亚投行的建立,对于国际金融秩序注入了一股强烈的新鲜空气,将给国际金融体系带来新的模式和新的规则的机会。亚投行是在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以创新的思维和模式成立的一个银行。它在很多方面免去了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的机制性的长期积累的负面羁绊和牵制。它的一些规则本身就对国际金融体系和国际金融机构带来改革的动力。如果亚投行的实践是成功的,其他的国际金融机构自然要向它学习,对国际金融体系也是一个贡献。
  (责任编辑:彭心韫 黄玉琦)




125.33.14 发表于  2015-04-21 08:25:59 24字 ( 0/8)

二十世纪末的二十一世纪是亚洲世纪的说法正在实现。



  编者按:3月30日,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解读习近平博鳌亚洲论坛2015讲话及年会亮点。点击进入访谈页面

  访谈嘉宾:
  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

  
亚洲命运共同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强国论坛:
怎样理解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提出的“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

  保育钧:习近平提出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提出了四条原则主张:必须坚持各国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必须坚持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必须坚持实现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必须坚持不同文明兼容并蓄、交流互鉴。

  杨希雨:亚洲各国都在呼吁说,无论亚洲的分歧矛盾有多么复杂,但是共同利益是不可分割的,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亚洲以外的国家也很乐见。比如说澳大利亚的总督说:“我相信我们共同的利益一定能够把我们结成共同的命运”。奥地利的领导人在演讲当中强调的是,“我们乐于见到一个强大的亚洲结成命运共同体,对世界有利。

  “一带一路”不是一家独奏 而是沿线国家合唱

  强国论坛: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对“一路一带”战略作了详细的阐述,您如何理解?如何借助“一带一路”把中国的发展与各国的战略需求对接?

  保育钧:“一带一路”不是代替现有的地区合作机制和倡议,而是要在已有的基础上,推动沿线国家实现发展战略的互相对接,优势互补。“一带一路”是共商、共享、共建,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包容的,不是一家独奏,而是沿线国家的合唱。“一带一路”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举措。中国“一带一路”建设战略覆盖亚欧非三大洲,连接亚欧两大经济圈,能够促进沿线国家间相互合作。中国倡导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中国设立的400亿美元“丝路基金”,都会源源不断地为“一带一路”建设“输血”,其作用在若干年后会看得更加清晰。

  杨希雨:从领导人的阐述一直到分论坛期间各个有关话题的讨论,各国对于“一带一路”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我的印象是,外国人谈到“一带一路”时,都要千方百计把自己的国家同这个要挂钩。这个现象反映的是各国对于“一带一路”的热烈期待和回响。从不同的角度唱着同一个调子,这就是共同命运。

  保育钧: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 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强国论坛:亚投行在本次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倍受关注,世界各国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给予很高的期待,请问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保育钧: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从提出到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得到世界的广泛响应,可见它适应了亚洲开发的需要,适应了国际金融秩序发展的需要。

  二战以后,美元主宰世界的大格局没有改变,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仍然是受美元的控制,而亚洲地区尽管有亚洲银行,那也是在美元主导下由日本人控制的,亚洲几十个国家没有一个为他们基础设施服务的金融机构,因此,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非常落后;另一方面,中国的外汇储备很充足。如果不充分发挥作用而仅仅是存在美国银行,或者是买美国国债,眼看着它贬值也毫无办法。在这种情况下,习主席以战略家的胆略提出组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设想,自然就受到各方面的欢迎。这一条连英国人都看得很清楚,欧洲许多国家也看得很清楚,他们都纷纷要求加入。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可以预料,亚投行组建之后将会按照金融自身的固有规律进行市场化操作,将会在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满足多国的需求,这也将为“一带一路”提供资金的支持。除此之外,我国投资400亿的丝路基金已经开始启动,它将会与亚投行成为“一带一路”亚洲命运共同体的有力抓手。

  
杨希雨:亚投行恰逢其时却又“生不逢时”

  强国论坛:未来亚投行将会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

  杨希雨:现在各国的各主要经济体在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情况下,都意识到基础设施开发是一个潜在的发动机,主要国家都制定了中长期的基础设施开发和发展规划,这就意味着亚投行有着非常广阔的市场前景。亚洲是全球外汇储备最多、储蓄率最高、民间资本增长最快的一个地区。所以,从市场需求、政策需求到资金潜力,亚投行都有拥有其他任何国际金融机构不具备的优势和机遇。

  从风险讲,主要是金融风险和地缘政治风险。所谓金融风险,我们知道现在国际金融体系进入了一个多事之秋,各国实行完全不一样的货币政策,不同步性、差异性明显加大,加剧了汇率动荡、金融市场动荡。而基础设施投资相对于其他投资,又是投资规模大、回收周期长的。

  应该讲亚投行的成立,从机遇来讲,是恰逢其时的,但是从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性来讲,它又是生不逢时。所以,对于亚投行任何一个项目,特别是大项目,金融风险、货币汇率风险必须要有足够的估计。

  
杨希雨:亚投行为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带来动力

  强国论坛:亚投行的建立对构建国际金融新秩序将产生哪些影响?

  杨希雨:亚投行的建立,对于国际金融秩序注入了一股强烈的新鲜空气,将给国际金融体系带来新的模式和新的规则的机会。亚投行是在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以创新的思维和模式成立的一个银行。它在很多方面免去了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的机制性的长期积累的负面羁绊和牵制。它的一些规则本身就对国际金融体系和国际金融机构带来改革的动力。如果亚投行的实践是成功的,其他的国际金融机构自然要向它学习,对国际金融体系也是一个贡献。
  (责任编辑:彭心韫 黄玉琦)




没去过北京 发表于  2015-04-28 11:37:26 88字 ( 0/9)

抢着当老大,像美国一样用自己的军事和经济及文化力量帮助小兄弟,比如允许盟国雇佣中国军人,租赁武器等等,还有形成壁垒,等着各个方面都能够像西方联盟那样拿得住事以后



  编者按:3月30日,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解读习近平博鳌亚洲论坛2015讲话及年会亮点。点击进入访谈页面

  访谈嘉宾:
  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

  
亚洲命运共同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强国论坛:
怎样理解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提出的“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

  保育钧:习近平提出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提出了四条原则主张:必须坚持各国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必须坚持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必须坚持实现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必须坚持不同文明兼容并蓄、交流互鉴。

  杨希雨:亚洲各国都在呼吁说,无论亚洲的分歧矛盾有多么复杂,但是共同利益是不可分割的,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亚洲以外的国家也很乐见。比如说澳大利亚的总督说:“我相信我们共同的利益一定能够把我们结成共同的命运”。奥地利的领导人在演讲当中强调的是,“我们乐于见到一个强大的亚洲结成命运共同体,对世界有利。

  “一带一路”不是一家独奏 而是沿线国家合唱

  强国论坛: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对“一路一带”战略作了详细的阐述,您如何理解?如何借助“一带一路”把中国的发展与各国的战略需求对接?

  保育钧:“一带一路”不是代替现有的地区合作机制和倡议,而是要在已有的基础上,推动沿线国家实现发展战略的互相对接,优势互补。“一带一路”是共商、共享、共建,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包容的,不是一家独奏,而是沿线国家的合唱。“一带一路”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举措。中国“一带一路”建设战略覆盖亚欧非三大洲,连接亚欧两大经济圈,能够促进沿线国家间相互合作。中国倡导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中国设立的400亿美元“丝路基金”,都会源源不断地为“一带一路”建设“输血”,其作用在若干年后会看得更加清晰。

  杨希雨:从领导人的阐述一直到分论坛期间各个有关话题的讨论,各国对于“一带一路”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我的印象是,外国人谈到“一带一路”时,都要千方百计把自己的国家同这个要挂钩。这个现象反映的是各国对于“一带一路”的热烈期待和回响。从不同的角度唱着同一个调子,这就是共同命运。

  保育钧: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 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强国论坛:亚投行在本次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倍受关注,世界各国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给予很高的期待,请问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保育钧: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从提出到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得到世界的广泛响应,可见它适应了亚洲开发的需要,适应了国际金融秩序发展的需要。

  二战以后,美元主宰世界的大格局没有改变,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仍然是受美元的控制,而亚洲地区尽管有亚洲银行,那也是在美元主导下由日本人控制的,亚洲几十个国家没有一个为他们基础设施服务的金融机构,因此,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非常落后;另一方面,中国的外汇储备很充足。如果不充分发挥作用而仅仅是存在美国银行,或者是买美国国债,眼看着它贬值也毫无办法。在这种情况下,习主席以战略家的胆略提出组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设想,自然就受到各方面的欢迎。这一条连英国人都看得很清楚,欧洲许多国家也看得很清楚,他们都纷纷要求加入。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可以预料,亚投行组建之后将会按照金融自身的固有规律进行市场化操作,将会在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满足多国的需求,这也将为“一带一路”提供资金的支持。除此之外,我国投资400亿的丝路基金已经开始启动,它将会与亚投行成为“一带一路”亚洲命运共同体的有力抓手。

  
杨希雨:亚投行恰逢其时却又“生不逢时”

  强国论坛:未来亚投行将会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

  杨希雨:现在各国的各主要经济体在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情况下,都意识到基础设施开发是一个潜在的发动机,主要国家都制定了中长期的基础设施开发和发展规划,这就意味着亚投行有着非常广阔的市场前景。亚洲是全球外汇储备最多、储蓄率最高、民间资本增长最快的一个地区。所以,从市场需求、政策需求到资金潜力,亚投行都有拥有其他任何国际金融机构不具备的优势和机遇。

  从风险讲,主要是金融风险和地缘政治风险。所谓金融风险,我们知道现在国际金融体系进入了一个多事之秋,各国实行完全不一样的货币政策,不同步性、差异性明显加大,加剧了汇率动荡、金融市场动荡。而基础设施投资相对于其他投资,又是投资规模大、回收周期长的。

  应该讲亚投行的成立,从机遇来讲,是恰逢其时的,但是从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性来讲,它又是生不逢时。所以,对于亚投行任何一个项目,特别是大项目,金融风险、货币汇率风险必须要有足够的估计。

  
杨希雨:亚投行为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带来动力

  强国论坛:亚投行的建立对构建国际金融新秩序将产生哪些影响?

  杨希雨:亚投行的建立,对于国际金融秩序注入了一股强烈的新鲜空气,将给国际金融体系带来新的模式和新的规则的机会。亚投行是在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以创新的思维和模式成立的一个银行。它在很多方面免去了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的机制性的长期积累的负面羁绊和牵制。它的一些规则本身就对国际金融体系和国际金融机构带来改革的动力。如果亚投行的实践是成功的,其他的国际金融机构自然要向它学习,对国际金融体系也是一个贡献。
  (责任编辑:彭心韫 黄玉琦)




杰西卡小草 发表于  2015-05-18 22:21:05 63字 ( 0/552)

亚投行具有深远的战略意义,利于亚洲整体发展,同时也给我国带来发展机遇。亚投行对于经济发展具有重大意义,为我国走向世界奠定基础!



  编者按:3月30日,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解读习近平博鳌亚洲论坛2015讲话及年会亮点。点击进入访谈页面

  访谈嘉宾:
  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

  
亚洲命运共同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强国论坛:
怎样理解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提出的“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

  保育钧:习近平提出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提出了四条原则主张:必须坚持各国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必须坚持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必须坚持实现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必须坚持不同文明兼容并蓄、交流互鉴。

  杨希雨:亚洲各国都在呼吁说,无论亚洲的分歧矛盾有多么复杂,但是共同利益是不可分割的,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亚洲以外的国家也很乐见。比如说澳大利亚的总督说:“我相信我们共同的利益一定能够把我们结成共同的命运”。奥地利的领导人在演讲当中强调的是,“我们乐于见到一个强大的亚洲结成命运共同体,对世界有利。

  “一带一路”不是一家独奏 而是沿线国家合唱

  强国论坛: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对“一路一带”战略作了详细的阐述,您如何理解?如何借助“一带一路”把中国的发展与各国的战略需求对接?

  保育钧:“一带一路”不是代替现有的地区合作机制和倡议,而是要在已有的基础上,推动沿线国家实现发展战略的互相对接,优势互补。“一带一路”是共商、共享、共建,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包容的,不是一家独奏,而是沿线国家的合唱。“一带一路”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举措。中国“一带一路”建设战略覆盖亚欧非三大洲,连接亚欧两大经济圈,能够促进沿线国家间相互合作。中国倡导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中国设立的400亿美元“丝路基金”,都会源源不断地为“一带一路”建设“输血”,其作用在若干年后会看得更加清晰。

  杨希雨:从领导人的阐述一直到分论坛期间各个有关话题的讨论,各国对于“一带一路”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我的印象是,外国人谈到“一带一路”时,都要千方百计把自己的国家同这个要挂钩。这个现象反映的是各国对于“一带一路”的热烈期待和回响。从不同的角度唱着同一个调子,这就是共同命运。

  保育钧: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 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强国论坛:亚投行在本次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倍受关注,世界各国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给予很高的期待,请问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保育钧: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从提出到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得到世界的广泛响应,可见它适应了亚洲开发的需要,适应了国际金融秩序发展的需要。

  二战以后,美元主宰世界的大格局没有改变,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仍然是受美元的控制,而亚洲地区尽管有亚洲银行,那也是在美元主导下由日本人控制的,亚洲几十个国家没有一个为他们基础设施服务的金融机构,因此,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非常落后;另一方面,中国的外汇储备很充足。如果不充分发挥作用而仅仅是存在美国银行,或者是买美国国债,眼看着它贬值也毫无办法。在这种情况下,习主席以战略家的胆略提出组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设想,自然就受到各方面的欢迎。这一条连英国人都看得很清楚,欧洲许多国家也看得很清楚,他们都纷纷要求加入。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可以预料,亚投行组建之后将会按照金融自身的固有规律进行市场化操作,将会在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满足多国的需求,这也将为“一带一路”提供资金的支持。除此之外,我国投资400亿的丝路基金已经开始启动,它将会与亚投行成为“一带一路”亚洲命运共同体的有力抓手。

  
杨希雨:亚投行恰逢其时却又“生不逢时”

  强国论坛:未来亚投行将会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

  杨希雨:现在各国的各主要经济体在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情况下,都意识到基础设施开发是一个潜在的发动机,主要国家都制定了中长期的基础设施开发和发展规划,这就意味着亚投行有着非常广阔的市场前景。亚洲是全球外汇储备最多、储蓄率最高、民间资本增长最快的一个地区。所以,从市场需求、政策需求到资金潜力,亚投行都有拥有其他任何国际金融机构不具备的优势和机遇。

  从风险讲,主要是金融风险和地缘政治风险。所谓金融风险,我们知道现在国际金融体系进入了一个多事之秋,各国实行完全不一样的货币政策,不同步性、差异性明显加大,加剧了汇率动荡、金融市场动荡。而基础设施投资相对于其他投资,又是投资规模大、回收周期长的。

  应该讲亚投行的成立,从机遇来讲,是恰逢其时的,但是从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性来讲,它又是生不逢时。所以,对于亚投行任何一个项目,特别是大项目,金融风险、货币汇率风险必须要有足够的估计。

  
杨希雨:亚投行为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带来动力

  强国论坛:亚投行的建立对构建国际金融新秩序将产生哪些影响?

  杨希雨:亚投行的建立,对于国际金融秩序注入了一股强烈的新鲜空气,将给国际金融体系带来新的模式和新的规则的机会。亚投行是在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以创新的思维和模式成立的一个银行。它在很多方面免去了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的机制性的长期积累的负面羁绊和牵制。它的一些规则本身就对国际金融体系和国际金融机构带来改革的动力。如果亚投行的实践是成功的,其他的国际金融机构自然要向它学习,对国际金融体系也是一个贡献。
  (责任编辑:彭心韫 黄玉琦)




113.241.64 发表于  2015-05-21 09:16:27 16字 ( 0/11)

一种共产主义的新说法,伟大伟大!



  编者按:3月30日,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解读习近平博鳌亚洲论坛2015讲话及年会亮点。点击进入访谈页面

  访谈嘉宾:
  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

  
亚洲命运共同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强国论坛:
怎样理解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提出的“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

  保育钧:习近平提出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提出了四条原则主张:必须坚持各国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必须坚持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必须坚持实现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必须坚持不同文明兼容并蓄、交流互鉴。

  杨希雨:亚洲各国都在呼吁说,无论亚洲的分歧矛盾有多么复杂,但是共同利益是不可分割的,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亚洲以外的国家也很乐见。比如说澳大利亚的总督说:“我相信我们共同的利益一定能够把我们结成共同的命运”。奥地利的领导人在演讲当中强调的是,“我们乐于见到一个强大的亚洲结成命运共同体,对世界有利。

  “一带一路”不是一家独奏 而是沿线国家合唱

  强国论坛: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对“一路一带”战略作了详细的阐述,您如何理解?如何借助“一带一路”把中国的发展与各国的战略需求对接?

  保育钧:“一带一路”不是代替现有的地区合作机制和倡议,而是要在已有的基础上,推动沿线国家实现发展战略的互相对接,优势互补。“一带一路”是共商、共享、共建,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包容的,不是一家独奏,而是沿线国家的合唱。“一带一路”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举措。中国“一带一路”建设战略覆盖亚欧非三大洲,连接亚欧两大经济圈,能够促进沿线国家间相互合作。中国倡导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中国设立的400亿美元“丝路基金”,都会源源不断地为“一带一路”建设“输血”,其作用在若干年后会看得更加清晰。

  杨希雨:从领导人的阐述一直到分论坛期间各个有关话题的讨论,各国对于“一带一路”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我的印象是,外国人谈到“一带一路”时,都要千方百计把自己的国家同这个要挂钩。这个现象反映的是各国对于“一带一路”的热烈期待和回响。从不同的角度唱着同一个调子,这就是共同命运。

  保育钧: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 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强国论坛:亚投行在本次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倍受关注,世界各国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给予很高的期待,请问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保育钧: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从提出到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得到世界的广泛响应,可见它适应了亚洲开发的需要,适应了国际金融秩序发展的需要。

  二战以后,美元主宰世界的大格局没有改变,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仍然是受美元的控制,而亚洲地区尽管有亚洲银行,那也是在美元主导下由日本人控制的,亚洲几十个国家没有一个为他们基础设施服务的金融机构,因此,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非常落后;另一方面,中国的外汇储备很充足。如果不充分发挥作用而仅仅是存在美国银行,或者是买美国国债,眼看着它贬值也毫无办法。在这种情况下,习主席以战略家的胆略提出组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设想,自然就受到各方面的欢迎。这一条连英国人都看得很清楚,欧洲许多国家也看得很清楚,他们都纷纷要求加入。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可以预料,亚投行组建之后将会按照金融自身的固有规律进行市场化操作,将会在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满足多国的需求,这也将为“一带一路”提供资金的支持。除此之外,我国投资400亿的丝路基金已经开始启动,它将会与亚投行成为“一带一路”亚洲命运共同体的有力抓手。

  
杨希雨:亚投行恰逢其时却又“生不逢时”

  强国论坛:未来亚投行将会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

  杨希雨:现在各国的各主要经济体在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情况下,都意识到基础设施开发是一个潜在的发动机,主要国家都制定了中长期的基础设施开发和发展规划,这就意味着亚投行有着非常广阔的市场前景。亚洲是全球外汇储备最多、储蓄率最高、民间资本增长最快的一个地区。所以,从市场需求、政策需求到资金潜力,亚投行都有拥有其他任何国际金融机构不具备的优势和机遇。

  从风险讲,主要是金融风险和地缘政治风险。所谓金融风险,我们知道现在国际金融体系进入了一个多事之秋,各国实行完全不一样的货币政策,不同步性、差异性明显加大,加剧了汇率动荡、金融市场动荡。而基础设施投资相对于其他投资,又是投资规模大、回收周期长的。

  应该讲亚投行的成立,从机遇来讲,是恰逢其时的,但是从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性来讲,它又是生不逢时。所以,对于亚投行任何一个项目,特别是大项目,金融风险、货币汇率风险必须要有足够的估计。

  
杨希雨:亚投行为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带来动力

  强国论坛:亚投行的建立对构建国际金融新秩序将产生哪些影响?

  杨希雨:亚投行的建立,对于国际金融秩序注入了一股强烈的新鲜空气,将给国际金融体系带来新的模式和新的规则的机会。亚投行是在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以创新的思维和模式成立的一个银行。它在很多方面免去了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的机制性的长期积累的负面羁绊和牵制。它的一些规则本身就对国际金融体系和国际金融机构带来改革的动力。如果亚投行的实践是成功的,其他的国际金融机构自然要向它学习,对国际金融体系也是一个贡献。
  (责任编辑:彭心韫 黄玉琦)




113.241.64 发表于  2015-05-21 09:21:59 23字 ( 0/25)

天下为公,同甘共苦共同生存,共同发展,共同富裕



  编者按:3月30日,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解读习近平博鳌亚洲论坛2015讲话及年会亮点。点击进入访谈页面

  访谈嘉宾:
  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

  
亚洲命运共同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强国论坛:
怎样理解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提出的“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

  保育钧:习近平提出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提出了四条原则主张:必须坚持各国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必须坚持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必须坚持实现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必须坚持不同文明兼容并蓄、交流互鉴。

  杨希雨:亚洲各国都在呼吁说,无论亚洲的分歧矛盾有多么复杂,但是共同利益是不可分割的,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亚洲以外的国家也很乐见。比如说澳大利亚的总督说:“我相信我们共同的利益一定能够把我们结成共同的命运”。奥地利的领导人在演讲当中强调的是,“我们乐于见到一个强大的亚洲结成命运共同体,对世界有利。

  “一带一路”不是一家独奏 而是沿线国家合唱

  强国论坛: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对“一路一带”战略作了详细的阐述,您如何理解?如何借助“一带一路”把中国的发展与各国的战略需求对接?

  保育钧:“一带一路”不是代替现有的地区合作机制和倡议,而是要在已有的基础上,推动沿线国家实现发展战略的互相对接,优势互补。“一带一路”是共商、共享、共建,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包容的,不是一家独奏,而是沿线国家的合唱。“一带一路”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举措。中国“一带一路”建设战略覆盖亚欧非三大洲,连接亚欧两大经济圈,能够促进沿线国家间相互合作。中国倡导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中国设立的400亿美元“丝路基金”,都会源源不断地为“一带一路”建设“输血”,其作用在若干年后会看得更加清晰。

  杨希雨:从领导人的阐述一直到分论坛期间各个有关话题的讨论,各国对于“一带一路”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我的印象是,外国人谈到“一带一路”时,都要千方百计把自己的国家同这个要挂钩。这个现象反映的是各国对于“一带一路”的热烈期待和回响。从不同的角度唱着同一个调子,这就是共同命运。

  保育钧: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 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强国论坛:亚投行在本次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倍受关注,世界各国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给予很高的期待,请问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保育钧: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从提出到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得到世界的广泛响应,可见它适应了亚洲开发的需要,适应了国际金融秩序发展的需要。

  二战以后,美元主宰世界的大格局没有改变,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仍然是受美元的控制,而亚洲地区尽管有亚洲银行,那也是在美元主导下由日本人控制的,亚洲几十个国家没有一个为他们基础设施服务的金融机构,因此,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非常落后;另一方面,中国的外汇储备很充足。如果不充分发挥作用而仅仅是存在美国银行,或者是买美国国债,眼看着它贬值也毫无办法。在这种情况下,习主席以战略家的胆略提出组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设想,自然就受到各方面的欢迎。这一条连英国人都看得很清楚,欧洲许多国家也看得很清楚,他们都纷纷要求加入。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可以预料,亚投行组建之后将会按照金融自身的固有规律进行市场化操作,将会在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满足多国的需求,这也将为“一带一路”提供资金的支持。除此之外,我国投资400亿的丝路基金已经开始启动,它将会与亚投行成为“一带一路”亚洲命运共同体的有力抓手。

  
杨希雨:亚投行恰逢其时却又“生不逢时”

  强国论坛:未来亚投行将会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

  杨希雨:现在各国的各主要经济体在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情况下,都意识到基础设施开发是一个潜在的发动机,主要国家都制定了中长期的基础设施开发和发展规划,这就意味着亚投行有着非常广阔的市场前景。亚洲是全球外汇储备最多、储蓄率最高、民间资本增长最快的一个地区。所以,从市场需求、政策需求到资金潜力,亚投行都有拥有其他任何国际金融机构不具备的优势和机遇。

  从风险讲,主要是金融风险和地缘政治风险。所谓金融风险,我们知道现在国际金融体系进入了一个多事之秋,各国实行完全不一样的货币政策,不同步性、差异性明显加大,加剧了汇率动荡、金融市场动荡。而基础设施投资相对于其他投资,又是投资规模大、回收周期长的。

  应该讲亚投行的成立,从机遇来讲,是恰逢其时的,但是从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性来讲,它又是生不逢时。所以,对于亚投行任何一个项目,特别是大项目,金融风险、货币汇率风险必须要有足够的估计。

  
杨希雨:亚投行为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带来动力

  强国论坛:亚投行的建立对构建国际金融新秩序将产生哪些影响?

  杨希雨:亚投行的建立,对于国际金融秩序注入了一股强烈的新鲜空气,将给国际金融体系带来新的模式和新的规则的机会。亚投行是在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以创新的思维和模式成立的一个银行。它在很多方面免去了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的机制性的长期积累的负面羁绊和牵制。它的一些规则本身就对国际金融体系和国际金融机构带来改革的动力。如果亚投行的实践是成功的,其他的国际金融机构自然要向它学习,对国际金融体系也是一个贡献。
  (责任编辑:彭心韫 黄玉琦)




窃窃斯语 发表于  2015-06-10 23:13:53 3字 ( 0/2)

0.0



  编者按:3月30日,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解读习近平博鳌亚洲论坛2015讲话及年会亮点。点击进入访谈页面

  访谈嘉宾:
  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希雨

  
亚洲命运共同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强国论坛:
怎样理解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提出的“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

  保育钧:习近平提出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提出了四条原则主张:必须坚持各国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必须坚持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必须坚持实现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必须坚持不同文明兼容并蓄、交流互鉴。

  杨希雨:亚洲各国都在呼吁说,无论亚洲的分歧矛盾有多么复杂,但是共同利益是不可分割的,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亚洲以外的国家也很乐见。比如说澳大利亚的总督说:“我相信我们共同的利益一定能够把我们结成共同的命运”。奥地利的领导人在演讲当中强调的是,“我们乐于见到一个强大的亚洲结成命运共同体,对世界有利。

  “一带一路”不是一家独奏 而是沿线国家合唱

  强国论坛: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年会演讲中对“一路一带”战略作了详细的阐述,您如何理解?如何借助“一带一路”把中国的发展与各国的战略需求对接?

  保育钧:“一带一路”不是代替现有的地区合作机制和倡议,而是要在已有的基础上,推动沿线国家实现发展战略的互相对接,优势互补。“一带一路”是共商、共享、共建,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包容的,不是一家独奏,而是沿线国家的合唱。“一带一路”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举措。中国“一带一路”建设战略覆盖亚欧非三大洲,连接亚欧两大经济圈,能够促进沿线国家间相互合作。中国倡导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中国设立的400亿美元“丝路基金”,都会源源不断地为“一带一路”建设“输血”,其作用在若干年后会看得更加清晰。

  杨希雨:从领导人的阐述一直到分论坛期间各个有关话题的讨论,各国对于“一带一路”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我的印象是,外国人谈到“一带一路”时,都要千方百计把自己的国家同这个要挂钩。这个现象反映的是各国对于“一带一路”的热烈期待和回响。从不同的角度唱着同一个调子,这就是共同命运。

  保育钧: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 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强国论坛:亚投行在本次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倍受关注,世界各国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给予很高的期待,请问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保育钧: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从提出到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得到世界的广泛响应,可见它适应了亚洲开发的需要,适应了国际金融秩序发展的需要。

  二战以后,美元主宰世界的大格局没有改变,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仍然是受美元的控制,而亚洲地区尽管有亚洲银行,那也是在美元主导下由日本人控制的,亚洲几十个国家没有一个为他们基础设施服务的金融机构,因此,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非常落后;另一方面,中国的外汇储备很充足。如果不充分发挥作用而仅仅是存在美国银行,或者是买美国国债,眼看着它贬值也毫无办法。在这种情况下,习主席以战略家的胆略提出组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设想,自然就受到各方面的欢迎。这一条连英国人都看得很清楚,欧洲许多国家也看得很清楚,他们都纷纷要求加入。只有抱冷战思维的人,才把筹建亚投行作为一个威胁。

  可以预料,亚投行组建之后将会按照金融自身的固有规律进行市场化操作,将会在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满足多国的需求,这也将为“一带一路”提供资金的支持。除此之外,我国投资400亿的丝路基金已经开始启动,它将会与亚投行成为“一带一路”亚洲命运共同体的有力抓手。

  
杨希雨:亚投行恰逢其时却又“生不逢时”

  强国论坛:未来亚投行将会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

  杨希雨:现在各国的各主要经济体在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情况下,都意识到基础设施开发是一个潜在的发动机,主要国家都制定了中长期的基础设施开发和发展规划,这就意味着亚投行有着非常广阔的市场前景。亚洲是全球外汇储备最多、储蓄率最高、民间资本增长最快的一个地区。所以,从市场需求、政策需求到资金潜力,亚投行都有拥有其他任何国际金融机构不具备的优势和机遇。

  从风险讲,主要是金融风险和地缘政治风险。所谓金融风险,我们知道现在国际金融体系进入了一个多事之秋,各国实行完全不一样的货币政策,不同步性、差异性明显加大,加剧了汇率动荡、金融市场动荡。而基础设施投资相对于其他投资,又是投资规模大、回收周期长的。

  应该讲亚投行的成立,从机遇来讲,是恰逢其时的,但是从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性来讲,它又是生不逢时。所以,对于亚投行任何一个项目,特别是大项目,金融风险、货币汇率风险必须要有足够的估计。

  
杨希雨:亚投行为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带来动力

  强国论坛:亚投行的建立对构建国际金融新秩序将产生哪些影响?

  杨希雨:亚投行的建立,对于国际金融秩序注入了一股强烈的新鲜空气,将给国际金融体系带来新的模式和新的规则的机会。亚投行是在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以创新的思维和模式成立的一个银行。它在很多方面免去了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里面的机制性的长期积累的负面羁绊和牵制。它的一些规则本身就对国际金融体系和国际金融机构带来改革的动力。如果亚投行的实践是成功的,其他的国际金融机构自然要向它学习,对国际金融体系也是一个贡献。
  (责任编辑:彭心韫 黄玉琦)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