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一口一块臭豆腐乳 发表于  2014-05-14 19:40:04 6字 ( 0/1)

学于海河呀!


    据调查,媒体人处在一个高压环境中,亚健康检出率为97.5%,比普通人群提前10年进入亚健康状态,近八成处于焦虑状态。媒体人普遍身心亚健康的原因几何?如何让媒体从业者远离抑郁与焦虑?敬请关注本期内容——《媒体人远离抑郁症手册》。

    相关链接:石述思谈如何看待媒体人的“压力人生”

    嘉宾简介:

  石述思:知名时评人,《工人日报》社会周刊编辑部主任


 

  面对压力时媒体人要学会坚强
   

  石述思:有些专家已经得出结论,媒体人的亚健康相对来说来临的年龄要超过社会平均群体十年,因为这种健康警报已经发出很多次了,但是一直也没有引起媒体人自己还有社会方方面面的关注。媒体人工作压力大,承受了空前的压力,压力如果得不到适当的发泄、缓解这样的可能,往往叫积劳成疾,就会形成疾患。媒体人不仅精神压力大身体状况也不行,工作没有规律,媒体人超车加班的现象不仅是传统媒体,包括网站的编辑经常处在加班的状态,生活没有规律。

  人自杀并不是不爱生命,可能往往是一个生命在极端的压迫下找不着那根救命稻草,或者短时间找不着,找谁倾诉?媒体人有一个特征,就是他面对受众,他的主导性是很强的,受众抑郁了可以找媒体人,但是媒体人不习惯去寻找这根救命稻草。希望我们通过这样的悲剧,除了寻求它深层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我们面对压力能够学会坚强。
------------------------------------------------------- 

    活着不是为了抱怨,更不是为了厌弃世界而存在

   

  石述思:假如压力不能避免,你就要自我学会减压,如果你需要世界善待你,首先你就需要有善待自己的能力。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改变是很痛苦的。每天我会建自己的负面清单,因为很多人面对不能解决的问题他选择逃避,越逃避困难就越大,恐惧就越大,负面清单如果定好了每天给自己一些时间,盯着困扰自己的敌人,当你看它的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可怕,我的意思是说永远不要当逃兵。解决所有心理困境的开始是,虽然我有病但是我一直坚强的活着,我们永远不要放弃治疗,治疗的经验就是必须学会面对。 

  我们活着不是为了抱怨,甚至不是为了厌弃这个世界而存在的。当你知道你过去的活法已经不可能继续的时候,你唯一能体现出的乐观的就是你改变了自己。学会减压应该成为当代所有媒体人都应该具备的能力和素养。
------------------------------------------------------- 

    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石述思:有一些嚷嚷自己有抑郁症的媒体人,比如崔永元,还有李咏等等一些名人,目前还在嘻笑怒骂的活着。你读出了什么?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是有病就要说出来。绝路的意思就是我们沿着一条路走到黑,实际上我们没有想到世界很多路都通向罗马,我们只认为一条路通向罗马,发现那条路走不通的时候你忘了还可以选择别的路。

  任何的一次跟病魔抗衡的过程都是战胜自我的过程,你想想你那么抑郁的话,作为媒体人活得不幸,你有中国男足不幸吗?全体人民充满期待、花了祖国那么多银子,现在在为成为亚洲强队而奋斗,他们都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厌弃生命?我真的想不通,如果你想自杀想想中国男足,他们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死。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

    遇到困难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关上

  
  石述思:我主张大家活得开放一点,有病并不怕,我们的口号是“药不能停”。首先你得有治疗的冲动,向着阳光走才是走出黑暗的开始!但是这些人都活成了一个词——忍耐,我们中华民族性格中的东西,我们太习惯忍耐了,可能我们现实生存中,包括媒体环境可能也有很多让我们不得不忍,或者忍无可忍的东西,但是我觉得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问自己,我忍得了吗?我为什么忍?你要忍对得起你的家人、对得起你的职业理想吗,伟大总是熬出来的!在中国成就任何一个事业都是对于你有没有强大内心的考验,如果说我的内心已经承受不了我的压力了,那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帮你,但是你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先关上。哈姆雷特式的悲剧我们一再重演,哈姆雷特有个名言:“如果将我关在果壳里,我的内心仍然有无限的自由。”但是自由不是免费的,自由意味着责任,更重要的自由是要自己努力争取的。

------------------------------------------------------- 

    面对压力媒体人应该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石述思:如果你是一个男的,而且还特擅长踢足球的话你还是干媒体好了。首先他们的特点都是很艰难的,但是踢足球的话,我认为你未必能进入世界杯,但是你要认真做媒体的话,我认为你会获得真正的受读者喜爱的影响力。互联网存在之前我们是建立在某种秩序上的,这种秩序是等级分明的,至少来说有主流、非主流、专业非专业,还有行政级别。但是互联网带来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这种平等有助于你去做受众真正喜欢的人。互联网的关健词是喜欢,你先别说你有没有尊严,有没有尊严的开始就是你受不受他们喜欢的开始。我觉得如果你觉得你有可能成为受众喜欢的人,又热爱媒体这个行当那么你去做好了。当然我的一个建议就是:媒体是很辛苦的,竞争非常的多,压力很大,生活没有规律,首先得有一个好身体,有好身体去踢足球不如干媒体。

  第二个得有非常强的内心。转型社会面对的全是矛盾,而且我们除了媒体自身的转型,整个与之相匹配的社会、经济各项制度也在转型,媒体管理也在转型,而转型往往带给人的就是变化下巨大的压迫。面对这些压力,希望媒体人能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本期责编:张庆成)


孟梁 发表于  2014-05-14 19:52:35 8字 ( 0/12)

坚强的活下去吧!


    据调查,媒体人处在一个高压环境中,亚健康检出率为97.5%,比普通人群提前10年进入亚健康状态,近八成处于焦虑状态。媒体人普遍身心亚健康的原因几何?如何让媒体从业者远离抑郁与焦虑?敬请关注本期内容——《媒体人远离抑郁症手册》。

    相关链接:石述思谈如何看待媒体人的“压力人生”

    嘉宾简介:

  石述思:知名时评人,《工人日报》社会周刊编辑部主任


 

  面对压力时媒体人要学会坚强
   

  石述思:有些专家已经得出结论,媒体人的亚健康相对来说来临的年龄要超过社会平均群体十年,因为这种健康警报已经发出很多次了,但是一直也没有引起媒体人自己还有社会方方面面的关注。媒体人工作压力大,承受了空前的压力,压力如果得不到适当的发泄、缓解这样的可能,往往叫积劳成疾,就会形成疾患。媒体人不仅精神压力大身体状况也不行,工作没有规律,媒体人超车加班的现象不仅是传统媒体,包括网站的编辑经常处在加班的状态,生活没有规律。

  人自杀并不是不爱生命,可能往往是一个生命在极端的压迫下找不着那根救命稻草,或者短时间找不着,找谁倾诉?媒体人有一个特征,就是他面对受众,他的主导性是很强的,受众抑郁了可以找媒体人,但是媒体人不习惯去寻找这根救命稻草。希望我们通过这样的悲剧,除了寻求它深层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我们面对压力能够学会坚强。
------------------------------------------------------- 

    活着不是为了抱怨,更不是为了厌弃世界而存在

   

  石述思:假如压力不能避免,你就要自我学会减压,如果你需要世界善待你,首先你就需要有善待自己的能力。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改变是很痛苦的。每天我会建自己的负面清单,因为很多人面对不能解决的问题他选择逃避,越逃避困难就越大,恐惧就越大,负面清单如果定好了每天给自己一些时间,盯着困扰自己的敌人,当你看它的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可怕,我的意思是说永远不要当逃兵。解决所有心理困境的开始是,虽然我有病但是我一直坚强的活着,我们永远不要放弃治疗,治疗的经验就是必须学会面对。 

  我们活着不是为了抱怨,甚至不是为了厌弃这个世界而存在的。当你知道你过去的活法已经不可能继续的时候,你唯一能体现出的乐观的就是你改变了自己。学会减压应该成为当代所有媒体人都应该具备的能力和素养。
------------------------------------------------------- 

    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石述思:有一些嚷嚷自己有抑郁症的媒体人,比如崔永元,还有李咏等等一些名人,目前还在嘻笑怒骂的活着。你读出了什么?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是有病就要说出来。绝路的意思就是我们沿着一条路走到黑,实际上我们没有想到世界很多路都通向罗马,我们只认为一条路通向罗马,发现那条路走不通的时候你忘了还可以选择别的路。

  任何的一次跟病魔抗衡的过程都是战胜自我的过程,你想想你那么抑郁的话,作为媒体人活得不幸,你有中国男足不幸吗?全体人民充满期待、花了祖国那么多银子,现在在为成为亚洲强队而奋斗,他们都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厌弃生命?我真的想不通,如果你想自杀想想中国男足,他们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死。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

    遇到困难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关上

  
  石述思:我主张大家活得开放一点,有病并不怕,我们的口号是“药不能停”。首先你得有治疗的冲动,向着阳光走才是走出黑暗的开始!但是这些人都活成了一个词——忍耐,我们中华民族性格中的东西,我们太习惯忍耐了,可能我们现实生存中,包括媒体环境可能也有很多让我们不得不忍,或者忍无可忍的东西,但是我觉得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问自己,我忍得了吗?我为什么忍?你要忍对得起你的家人、对得起你的职业理想吗,伟大总是熬出来的!在中国成就任何一个事业都是对于你有没有强大内心的考验,如果说我的内心已经承受不了我的压力了,那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帮你,但是你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先关上。哈姆雷特式的悲剧我们一再重演,哈姆雷特有个名言:“如果将我关在果壳里,我的内心仍然有无限的自由。”但是自由不是免费的,自由意味着责任,更重要的自由是要自己努力争取的。

------------------------------------------------------- 

    面对压力媒体人应该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石述思:如果你是一个男的,而且还特擅长踢足球的话你还是干媒体好了。首先他们的特点都是很艰难的,但是踢足球的话,我认为你未必能进入世界杯,但是你要认真做媒体的话,我认为你会获得真正的受读者喜爱的影响力。互联网存在之前我们是建立在某种秩序上的,这种秩序是等级分明的,至少来说有主流、非主流、专业非专业,还有行政级别。但是互联网带来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这种平等有助于你去做受众真正喜欢的人。互联网的关健词是喜欢,你先别说你有没有尊严,有没有尊严的开始就是你受不受他们喜欢的开始。我觉得如果你觉得你有可能成为受众喜欢的人,又热爱媒体这个行当那么你去做好了。当然我的一个建议就是:媒体是很辛苦的,竞争非常的多,压力很大,生活没有规律,首先得有一个好身体,有好身体去踢足球不如干媒体。

  第二个得有非常强的内心。转型社会面对的全是矛盾,而且我们除了媒体自身的转型,整个与之相匹配的社会、经济各项制度也在转型,媒体管理也在转型,而转型往往带给人的就是变化下巨大的压迫。面对这些压力,希望媒体人能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本期责编:张庆成)


山人石氏 发表于  2014-05-15 09:38:09 254字 ( 0/11)

如果将我关在果壳里,我的内心仍然有无限的自由。”但是自由不是免费的,自由意味着责任,更重要的自由是要自己努力争取的 我的内心仍然有无限的自由


    据调查,媒体人处在一个高压环境中,亚健康检出率为97.5%,比普通人群提前10年进入亚健康状态,近八成处于焦虑状态。媒体人普遍身心亚健康的原因几何?如何让媒体从业者远离抑郁与焦虑?敬请关注本期内容——《媒体人远离抑郁症手册》。

    相关链接:石述思谈如何看待媒体人的“压力人生”

    嘉宾简介:

  石述思:知名时评人,《工人日报》社会周刊编辑部主任


 

  面对压力时媒体人要学会坚强
   

  石述思:有些专家已经得出结论,媒体人的亚健康相对来说来临的年龄要超过社会平均群体十年,因为这种健康警报已经发出很多次了,但是一直也没有引起媒体人自己还有社会方方面面的关注。媒体人工作压力大,承受了空前的压力,压力如果得不到适当的发泄、缓解这样的可能,往往叫积劳成疾,就会形成疾患。媒体人不仅精神压力大身体状况也不行,工作没有规律,媒体人超车加班的现象不仅是传统媒体,包括网站的编辑经常处在加班的状态,生活没有规律。

  人自杀并不是不爱生命,可能往往是一个生命在极端的压迫下找不着那根救命稻草,或者短时间找不着,找谁倾诉?媒体人有一个特征,就是他面对受众,他的主导性是很强的,受众抑郁了可以找媒体人,但是媒体人不习惯去寻找这根救命稻草。希望我们通过这样的悲剧,除了寻求它深层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我们面对压力能够学会坚强。
------------------------------------------------------- 

    活着不是为了抱怨,更不是为了厌弃世界而存在

   

  石述思:假如压力不能避免,你就要自我学会减压,如果你需要世界善待你,首先你就需要有善待自己的能力。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改变是很痛苦的。每天我会建自己的负面清单,因为很多人面对不能解决的问题他选择逃避,越逃避困难就越大,恐惧就越大,负面清单如果定好了每天给自己一些时间,盯着困扰自己的敌人,当你看它的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可怕,我的意思是说永远不要当逃兵。解决所有心理困境的开始是,虽然我有病但是我一直坚强的活着,我们永远不要放弃治疗,治疗的经验就是必须学会面对。 

  我们活着不是为了抱怨,甚至不是为了厌弃这个世界而存在的。当你知道你过去的活法已经不可能继续的时候,你唯一能体现出的乐观的就是你改变了自己。学会减压应该成为当代所有媒体人都应该具备的能力和素养。
------------------------------------------------------- 

    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石述思:有一些嚷嚷自己有抑郁症的媒体人,比如崔永元,还有李咏等等一些名人,目前还在嘻笑怒骂的活着。你读出了什么?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是有病就要说出来。绝路的意思就是我们沿着一条路走到黑,实际上我们没有想到世界很多路都通向罗马,我们只认为一条路通向罗马,发现那条路走不通的时候你忘了还可以选择别的路。

  任何的一次跟病魔抗衡的过程都是战胜自我的过程,你想想你那么抑郁的话,作为媒体人活得不幸,你有中国男足不幸吗?全体人民充满期待、花了祖国那么多银子,现在在为成为亚洲强队而奋斗,他们都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厌弃生命?我真的想不通,如果你想自杀想想中国男足,他们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死。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

    遇到困难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关上

  
  石述思:我主张大家活得开放一点,有病并不怕,我们的口号是“药不能停”。首先你得有治疗的冲动,向着阳光走才是走出黑暗的开始!但是这些人都活成了一个词——忍耐,我们中华民族性格中的东西,我们太习惯忍耐了,可能我们现实生存中,包括媒体环境可能也有很多让我们不得不忍,或者忍无可忍的东西,但是我觉得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问自己,我忍得了吗?我为什么忍?你要忍对得起你的家人、对得起你的职业理想吗,伟大总是熬出来的!在中国成就任何一个事业都是对于你有没有强大内心的考验,如果说我的内心已经承受不了我的压力了,那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帮你,但是你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先关上。哈姆雷特式的悲剧我们一再重演,哈姆雷特有个名言:“如果将我关在果壳里,我的内心仍然有无限的自由。”但是自由不是免费的,自由意味着责任,更重要的自由是要自己努力争取的。

------------------------------------------------------- 

    面对压力媒体人应该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石述思:如果你是一个男的,而且还特擅长踢足球的话你还是干媒体好了。首先他们的特点都是很艰难的,但是踢足球的话,我认为你未必能进入世界杯,但是你要认真做媒体的话,我认为你会获得真正的受读者喜爱的影响力。互联网存在之前我们是建立在某种秩序上的,这种秩序是等级分明的,至少来说有主流、非主流、专业非专业,还有行政级别。但是互联网带来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这种平等有助于你去做受众真正喜欢的人。互联网的关健词是喜欢,你先别说你有没有尊严,有没有尊严的开始就是你受不受他们喜欢的开始。我觉得如果你觉得你有可能成为受众喜欢的人,又热爱媒体这个行当那么你去做好了。当然我的一个建议就是:媒体是很辛苦的,竞争非常的多,压力很大,生活没有规律,首先得有一个好身体,有好身体去踢足球不如干媒体。

  第二个得有非常强的内心。转型社会面对的全是矛盾,而且我们除了媒体自身的转型,整个与之相匹配的社会、经济各项制度也在转型,媒体管理也在转型,而转型往往带给人的就是变化下巨大的压迫。面对这些压力,希望媒体人能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本期责编:张庆成)


hjlm8 发表于  2014-05-15 11:21:12 86字 ( 0/5)

都是被不公正的制度给逼的,高房价.股市残害了多少国民?如果好的政策公平公正,必定万民拥戴而不是抱怨!没有问责机制和稀泥,自表功德掩耳盗铃,老百姓说几句实话某些人


    据调查,媒体人处在一个高压环境中,亚健康检出率为97.5%,比普通人群提前10年进入亚健康状态,近八成处于焦虑状态。媒体人普遍身心亚健康的原因几何?如何让媒体从业者远离抑郁与焦虑?敬请关注本期内容——《媒体人远离抑郁症手册》。

    相关链接:石述思谈如何看待媒体人的“压力人生”

    嘉宾简介:

  石述思:知名时评人,《工人日报》社会周刊编辑部主任


 

  面对压力时媒体人要学会坚强
   

  石述思:有些专家已经得出结论,媒体人的亚健康相对来说来临的年龄要超过社会平均群体十年,因为这种健康警报已经发出很多次了,但是一直也没有引起媒体人自己还有社会方方面面的关注。媒体人工作压力大,承受了空前的压力,压力如果得不到适当的发泄、缓解这样的可能,往往叫积劳成疾,就会形成疾患。媒体人不仅精神压力大身体状况也不行,工作没有规律,媒体人超车加班的现象不仅是传统媒体,包括网站的编辑经常处在加班的状态,生活没有规律。

  人自杀并不是不爱生命,可能往往是一个生命在极端的压迫下找不着那根救命稻草,或者短时间找不着,找谁倾诉?媒体人有一个特征,就是他面对受众,他的主导性是很强的,受众抑郁了可以找媒体人,但是媒体人不习惯去寻找这根救命稻草。希望我们通过这样的悲剧,除了寻求它深层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我们面对压力能够学会坚强。
------------------------------------------------------- 

    活着不是为了抱怨,更不是为了厌弃世界而存在

   

  石述思:假如压力不能避免,你就要自我学会减压,如果你需要世界善待你,首先你就需要有善待自己的能力。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改变是很痛苦的。每天我会建自己的负面清单,因为很多人面对不能解决的问题他选择逃避,越逃避困难就越大,恐惧就越大,负面清单如果定好了每天给自己一些时间,盯着困扰自己的敌人,当你看它的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可怕,我的意思是说永远不要当逃兵。解决所有心理困境的开始是,虽然我有病但是我一直坚强的活着,我们永远不要放弃治疗,治疗的经验就是必须学会面对。 

  我们活着不是为了抱怨,甚至不是为了厌弃这个世界而存在的。当你知道你过去的活法已经不可能继续的时候,你唯一能体现出的乐观的就是你改变了自己。学会减压应该成为当代所有媒体人都应该具备的能力和素养。
------------------------------------------------------- 

    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石述思:有一些嚷嚷自己有抑郁症的媒体人,比如崔永元,还有李咏等等一些名人,目前还在嘻笑怒骂的活着。你读出了什么?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是有病就要说出来。绝路的意思就是我们沿着一条路走到黑,实际上我们没有想到世界很多路都通向罗马,我们只认为一条路通向罗马,发现那条路走不通的时候你忘了还可以选择别的路。

  任何的一次跟病魔抗衡的过程都是战胜自我的过程,你想想你那么抑郁的话,作为媒体人活得不幸,你有中国男足不幸吗?全体人民充满期待、花了祖国那么多银子,现在在为成为亚洲强队而奋斗,他们都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厌弃生命?我真的想不通,如果你想自杀想想中国男足,他们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死。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

    遇到困难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关上

  
  石述思:我主张大家活得开放一点,有病并不怕,我们的口号是“药不能停”。首先你得有治疗的冲动,向着阳光走才是走出黑暗的开始!但是这些人都活成了一个词——忍耐,我们中华民族性格中的东西,我们太习惯忍耐了,可能我们现实生存中,包括媒体环境可能也有很多让我们不得不忍,或者忍无可忍的东西,但是我觉得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问自己,我忍得了吗?我为什么忍?你要忍对得起你的家人、对得起你的职业理想吗,伟大总是熬出来的!在中国成就任何一个事业都是对于你有没有强大内心的考验,如果说我的内心已经承受不了我的压力了,那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帮你,但是你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先关上。哈姆雷特式的悲剧我们一再重演,哈姆雷特有个名言:“如果将我关在果壳里,我的内心仍然有无限的自由。”但是自由不是免费的,自由意味着责任,更重要的自由是要自己努力争取的。

------------------------------------------------------- 

    面对压力媒体人应该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石述思:如果你是一个男的,而且还特擅长踢足球的话你还是干媒体好了。首先他们的特点都是很艰难的,但是踢足球的话,我认为你未必能进入世界杯,但是你要认真做媒体的话,我认为你会获得真正的受读者喜爱的影响力。互联网存在之前我们是建立在某种秩序上的,这种秩序是等级分明的,至少来说有主流、非主流、专业非专业,还有行政级别。但是互联网带来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这种平等有助于你去做受众真正喜欢的人。互联网的关健词是喜欢,你先别说你有没有尊严,有没有尊严的开始就是你受不受他们喜欢的开始。我觉得如果你觉得你有可能成为受众喜欢的人,又热爱媒体这个行当那么你去做好了。当然我的一个建议就是:媒体是很辛苦的,竞争非常的多,压力很大,生活没有规律,首先得有一个好身体,有好身体去踢足球不如干媒体。

  第二个得有非常强的内心。转型社会面对的全是矛盾,而且我们除了媒体自身的转型,整个与之相匹配的社会、经济各项制度也在转型,媒体管理也在转型,而转型往往带给人的就是变化下巨大的压迫。面对这些压力,希望媒体人能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本期责编:张庆成)


116.5.58 发表于  2014-05-15 11:48:37 31字 ( 0/42)

如果你想自杀想想中国男足,他们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死。


    据调查,媒体人处在一个高压环境中,亚健康检出率为97.5%,比普通人群提前10年进入亚健康状态,近八成处于焦虑状态。媒体人普遍身心亚健康的原因几何?如何让媒体从业者远离抑郁与焦虑?敬请关注本期内容——《媒体人远离抑郁症手册》。

    相关链接:石述思谈如何看待媒体人的“压力人生”

    嘉宾简介:

  石述思:知名时评人,《工人日报》社会周刊编辑部主任


 

  面对压力时媒体人要学会坚强
   

  石述思:有些专家已经得出结论,媒体人的亚健康相对来说来临的年龄要超过社会平均群体十年,因为这种健康警报已经发出很多次了,但是一直也没有引起媒体人自己还有社会方方面面的关注。媒体人工作压力大,承受了空前的压力,压力如果得不到适当的发泄、缓解这样的可能,往往叫积劳成疾,就会形成疾患。媒体人不仅精神压力大身体状况也不行,工作没有规律,媒体人超车加班的现象不仅是传统媒体,包括网站的编辑经常处在加班的状态,生活没有规律。

  人自杀并不是不爱生命,可能往往是一个生命在极端的压迫下找不着那根救命稻草,或者短时间找不着,找谁倾诉?媒体人有一个特征,就是他面对受众,他的主导性是很强的,受众抑郁了可以找媒体人,但是媒体人不习惯去寻找这根救命稻草。希望我们通过这样的悲剧,除了寻求它深层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我们面对压力能够学会坚强。
------------------------------------------------------- 

    活着不是为了抱怨,更不是为了厌弃世界而存在

   

  石述思:假如压力不能避免,你就要自我学会减压,如果你需要世界善待你,首先你就需要有善待自己的能力。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改变是很痛苦的。每天我会建自己的负面清单,因为很多人面对不能解决的问题他选择逃避,越逃避困难就越大,恐惧就越大,负面清单如果定好了每天给自己一些时间,盯着困扰自己的敌人,当你看它的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可怕,我的意思是说永远不要当逃兵。解决所有心理困境的开始是,虽然我有病但是我一直坚强的活着,我们永远不要放弃治疗,治疗的经验就是必须学会面对。 

  我们活着不是为了抱怨,甚至不是为了厌弃这个世界而存在的。当你知道你过去的活法已经不可能继续的时候,你唯一能体现出的乐观的就是你改变了自己。学会减压应该成为当代所有媒体人都应该具备的能力和素养。
------------------------------------------------------- 

    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石述思:有一些嚷嚷自己有抑郁症的媒体人,比如崔永元,还有李咏等等一些名人,目前还在嘻笑怒骂的活着。你读出了什么?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是有病就要说出来。绝路的意思就是我们沿着一条路走到黑,实际上我们没有想到世界很多路都通向罗马,我们只认为一条路通向罗马,发现那条路走不通的时候你忘了还可以选择别的路。

  任何的一次跟病魔抗衡的过程都是战胜自我的过程,你想想你那么抑郁的话,作为媒体人活得不幸,你有中国男足不幸吗?全体人民充满期待、花了祖国那么多银子,现在在为成为亚洲强队而奋斗,他们都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厌弃生命?我真的想不通,如果你想自杀想想中国男足,他们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死。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

    遇到困难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关上

  
  石述思:我主张大家活得开放一点,有病并不怕,我们的口号是“药不能停”。首先你得有治疗的冲动,向着阳光走才是走出黑暗的开始!但是这些人都活成了一个词——忍耐,我们中华民族性格中的东西,我们太习惯忍耐了,可能我们现实生存中,包括媒体环境可能也有很多让我们不得不忍,或者忍无可忍的东西,但是我觉得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问自己,我忍得了吗?我为什么忍?你要忍对得起你的家人、对得起你的职业理想吗,伟大总是熬出来的!在中国成就任何一个事业都是对于你有没有强大内心的考验,如果说我的内心已经承受不了我的压力了,那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帮你,但是你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先关上。哈姆雷特式的悲剧我们一再重演,哈姆雷特有个名言:“如果将我关在果壳里,我的内心仍然有无限的自由。”但是自由不是免费的,自由意味着责任,更重要的自由是要自己努力争取的。

------------------------------------------------------- 

    面对压力媒体人应该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石述思:如果你是一个男的,而且还特擅长踢足球的话你还是干媒体好了。首先他们的特点都是很艰难的,但是踢足球的话,我认为你未必能进入世界杯,但是你要认真做媒体的话,我认为你会获得真正的受读者喜爱的影响力。互联网存在之前我们是建立在某种秩序上的,这种秩序是等级分明的,至少来说有主流、非主流、专业非专业,还有行政级别。但是互联网带来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这种平等有助于你去做受众真正喜欢的人。互联网的关健词是喜欢,你先别说你有没有尊严,有没有尊严的开始就是你受不受他们喜欢的开始。我觉得如果你觉得你有可能成为受众喜欢的人,又热爱媒体这个行当那么你去做好了。当然我的一个建议就是:媒体是很辛苦的,竞争非常的多,压力很大,生活没有规律,首先得有一个好身体,有好身体去踢足球不如干媒体。

  第二个得有非常强的内心。转型社会面对的全是矛盾,而且我们除了媒体自身的转型,整个与之相匹配的社会、经济各项制度也在转型,媒体管理也在转型,而转型往往带给人的就是变化下巨大的压迫。面对这些压力,希望媒体人能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本期责编:张庆成)


济南华飞数控 发表于  2014-05-15 14:12:10 9字 ( 0/11)

学会自己为自己减压


    据调查,媒体人处在一个高压环境中,亚健康检出率为97.5%,比普通人群提前10年进入亚健康状态,近八成处于焦虑状态。媒体人普遍身心亚健康的原因几何?如何让媒体从业者远离抑郁与焦虑?敬请关注本期内容——《媒体人远离抑郁症手册》。

    相关链接:石述思谈如何看待媒体人的“压力人生”

    嘉宾简介:

  石述思:知名时评人,《工人日报》社会周刊编辑部主任


 

  面对压力时媒体人要学会坚强
   

  石述思:有些专家已经得出结论,媒体人的亚健康相对来说来临的年龄要超过社会平均群体十年,因为这种健康警报已经发出很多次了,但是一直也没有引起媒体人自己还有社会方方面面的关注。媒体人工作压力大,承受了空前的压力,压力如果得不到适当的发泄、缓解这样的可能,往往叫积劳成疾,就会形成疾患。媒体人不仅精神压力大身体状况也不行,工作没有规律,媒体人超车加班的现象不仅是传统媒体,包括网站的编辑经常处在加班的状态,生活没有规律。

  人自杀并不是不爱生命,可能往往是一个生命在极端的压迫下找不着那根救命稻草,或者短时间找不着,找谁倾诉?媒体人有一个特征,就是他面对受众,他的主导性是很强的,受众抑郁了可以找媒体人,但是媒体人不习惯去寻找这根救命稻草。希望我们通过这样的悲剧,除了寻求它深层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我们面对压力能够学会坚强。
------------------------------------------------------- 

    活着不是为了抱怨,更不是为了厌弃世界而存在

   

  石述思:假如压力不能避免,你就要自我学会减压,如果你需要世界善待你,首先你就需要有善待自己的能力。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改变是很痛苦的。每天我会建自己的负面清单,因为很多人面对不能解决的问题他选择逃避,越逃避困难就越大,恐惧就越大,负面清单如果定好了每天给自己一些时间,盯着困扰自己的敌人,当你看它的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可怕,我的意思是说永远不要当逃兵。解决所有心理困境的开始是,虽然我有病但是我一直坚强的活着,我们永远不要放弃治疗,治疗的经验就是必须学会面对。 

  我们活着不是为了抱怨,甚至不是为了厌弃这个世界而存在的。当你知道你过去的活法已经不可能继续的时候,你唯一能体现出的乐观的就是你改变了自己。学会减压应该成为当代所有媒体人都应该具备的能力和素养。
------------------------------------------------------- 

    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石述思:有一些嚷嚷自己有抑郁症的媒体人,比如崔永元,还有李咏等等一些名人,目前还在嘻笑怒骂的活着。你读出了什么?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是有病就要说出来。绝路的意思就是我们沿着一条路走到黑,实际上我们没有想到世界很多路都通向罗马,我们只认为一条路通向罗马,发现那条路走不通的时候你忘了还可以选择别的路。

  任何的一次跟病魔抗衡的过程都是战胜自我的过程,你想想你那么抑郁的话,作为媒体人活得不幸,你有中国男足不幸吗?全体人民充满期待、花了祖国那么多银子,现在在为成为亚洲强队而奋斗,他们都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厌弃生命?我真的想不通,如果你想自杀想想中国男足,他们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死。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

    遇到困难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关上

  
  石述思:我主张大家活得开放一点,有病并不怕,我们的口号是“药不能停”。首先你得有治疗的冲动,向着阳光走才是走出黑暗的开始!但是这些人都活成了一个词——忍耐,我们中华民族性格中的东西,我们太习惯忍耐了,可能我们现实生存中,包括媒体环境可能也有很多让我们不得不忍,或者忍无可忍的东西,但是我觉得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问自己,我忍得了吗?我为什么忍?你要忍对得起你的家人、对得起你的职业理想吗,伟大总是熬出来的!在中国成就任何一个事业都是对于你有没有强大内心的考验,如果说我的内心已经承受不了我的压力了,那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帮你,但是你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先关上。哈姆雷特式的悲剧我们一再重演,哈姆雷特有个名言:“如果将我关在果壳里,我的内心仍然有无限的自由。”但是自由不是免费的,自由意味着责任,更重要的自由是要自己努力争取的。

------------------------------------------------------- 

    面对压力媒体人应该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石述思:如果你是一个男的,而且还特擅长踢足球的话你还是干媒体好了。首先他们的特点都是很艰难的,但是踢足球的话,我认为你未必能进入世界杯,但是你要认真做媒体的话,我认为你会获得真正的受读者喜爱的影响力。互联网存在之前我们是建立在某种秩序上的,这种秩序是等级分明的,至少来说有主流、非主流、专业非专业,还有行政级别。但是互联网带来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这种平等有助于你去做受众真正喜欢的人。互联网的关健词是喜欢,你先别说你有没有尊严,有没有尊严的开始就是你受不受他们喜欢的开始。我觉得如果你觉得你有可能成为受众喜欢的人,又热爱媒体这个行当那么你去做好了。当然我的一个建议就是:媒体是很辛苦的,竞争非常的多,压力很大,生活没有规律,首先得有一个好身体,有好身体去踢足球不如干媒体。

  第二个得有非常强的内心。转型社会面对的全是矛盾,而且我们除了媒体自身的转型,整个与之相匹配的社会、经济各项制度也在转型,媒体管理也在转型,而转型往往带给人的就是变化下巨大的压迫。面对这些压力,希望媒体人能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本期责编:张庆成)


冬瓜糊涂 发表于  2014-05-15 14:25:05 23字 ( 0/1)

他自己的评论文章是抱怨多啊~~~~~~~~~~


    据调查,媒体人处在一个高压环境中,亚健康检出率为97.5%,比普通人群提前10年进入亚健康状态,近八成处于焦虑状态。媒体人普遍身心亚健康的原因几何?如何让媒体从业者远离抑郁与焦虑?敬请关注本期内容——《媒体人远离抑郁症手册》。

    相关链接:石述思谈如何看待媒体人的“压力人生”

    嘉宾简介:

  石述思:知名时评人,《工人日报》社会周刊编辑部主任


 

  面对压力时媒体人要学会坚强
   

  石述思:有些专家已经得出结论,媒体人的亚健康相对来说来临的年龄要超过社会平均群体十年,因为这种健康警报已经发出很多次了,但是一直也没有引起媒体人自己还有社会方方面面的关注。媒体人工作压力大,承受了空前的压力,压力如果得不到适当的发泄、缓解这样的可能,往往叫积劳成疾,就会形成疾患。媒体人不仅精神压力大身体状况也不行,工作没有规律,媒体人超车加班的现象不仅是传统媒体,包括网站的编辑经常处在加班的状态,生活没有规律。

  人自杀并不是不爱生命,可能往往是一个生命在极端的压迫下找不着那根救命稻草,或者短时间找不着,找谁倾诉?媒体人有一个特征,就是他面对受众,他的主导性是很强的,受众抑郁了可以找媒体人,但是媒体人不习惯去寻找这根救命稻草。希望我们通过这样的悲剧,除了寻求它深层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我们面对压力能够学会坚强。
------------------------------------------------------- 

    活着不是为了抱怨,更不是为了厌弃世界而存在

   

  石述思:假如压力不能避免,你就要自我学会减压,如果你需要世界善待你,首先你就需要有善待自己的能力。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改变是很痛苦的。每天我会建自己的负面清单,因为很多人面对不能解决的问题他选择逃避,越逃避困难就越大,恐惧就越大,负面清单如果定好了每天给自己一些时间,盯着困扰自己的敌人,当你看它的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可怕,我的意思是说永远不要当逃兵。解决所有心理困境的开始是,虽然我有病但是我一直坚强的活着,我们永远不要放弃治疗,治疗的经验就是必须学会面对。 

  我们活着不是为了抱怨,甚至不是为了厌弃这个世界而存在的。当你知道你过去的活法已经不可能继续的时候,你唯一能体现出的乐观的就是你改变了自己。学会减压应该成为当代所有媒体人都应该具备的能力和素养。
------------------------------------------------------- 

    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石述思:有一些嚷嚷自己有抑郁症的媒体人,比如崔永元,还有李咏等等一些名人,目前还在嘻笑怒骂的活着。你读出了什么?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是有病就要说出来。绝路的意思就是我们沿着一条路走到黑,实际上我们没有想到世界很多路都通向罗马,我们只认为一条路通向罗马,发现那条路走不通的时候你忘了还可以选择别的路。

  任何的一次跟病魔抗衡的过程都是战胜自我的过程,你想想你那么抑郁的话,作为媒体人活得不幸,你有中国男足不幸吗?全体人民充满期待、花了祖国那么多银子,现在在为成为亚洲强队而奋斗,他们都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厌弃生命?我真的想不通,如果你想自杀想想中国男足,他们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死。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

    遇到困难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关上

  
  石述思:我主张大家活得开放一点,有病并不怕,我们的口号是“药不能停”。首先你得有治疗的冲动,向着阳光走才是走出黑暗的开始!但是这些人都活成了一个词——忍耐,我们中华民族性格中的东西,我们太习惯忍耐了,可能我们现实生存中,包括媒体环境可能也有很多让我们不得不忍,或者忍无可忍的东西,但是我觉得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问自己,我忍得了吗?我为什么忍?你要忍对得起你的家人、对得起你的职业理想吗,伟大总是熬出来的!在中国成就任何一个事业都是对于你有没有强大内心的考验,如果说我的内心已经承受不了我的压力了,那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帮你,但是你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先关上。哈姆雷特式的悲剧我们一再重演,哈姆雷特有个名言:“如果将我关在果壳里,我的内心仍然有无限的自由。”但是自由不是免费的,自由意味着责任,更重要的自由是要自己努力争取的。

------------------------------------------------------- 

    面对压力媒体人应该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石述思:如果你是一个男的,而且还特擅长踢足球的话你还是干媒体好了。首先他们的特点都是很艰难的,但是踢足球的话,我认为你未必能进入世界杯,但是你要认真做媒体的话,我认为你会获得真正的受读者喜爱的影响力。互联网存在之前我们是建立在某种秩序上的,这种秩序是等级分明的,至少来说有主流、非主流、专业非专业,还有行政级别。但是互联网带来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这种平等有助于你去做受众真正喜欢的人。互联网的关健词是喜欢,你先别说你有没有尊严,有没有尊严的开始就是你受不受他们喜欢的开始。我觉得如果你觉得你有可能成为受众喜欢的人,又热爱媒体这个行当那么你去做好了。当然我的一个建议就是:媒体是很辛苦的,竞争非常的多,压力很大,生活没有规律,首先得有一个好身体,有好身体去踢足球不如干媒体。

  第二个得有非常强的内心。转型社会面对的全是矛盾,而且我们除了媒体自身的转型,整个与之相匹配的社会、经济各项制度也在转型,媒体管理也在转型,而转型往往带给人的就是变化下巨大的压迫。面对这些压力,希望媒体人能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本期责编:张庆成)


法治江山 发表于  2014-05-15 14:27:58 44字 ( 0/3)

地方政府为什么履履不执行中国的法律,而以权代替了法律,是因为权力的使用能达到个人的利益。


    据调查,媒体人处在一个高压环境中,亚健康检出率为97.5%,比普通人群提前10年进入亚健康状态,近八成处于焦虑状态。媒体人普遍身心亚健康的原因几何?如何让媒体从业者远离抑郁与焦虑?敬请关注本期内容——《媒体人远离抑郁症手册》。

    相关链接:石述思谈如何看待媒体人的“压力人生”

    嘉宾简介:

  石述思:知名时评人,《工人日报》社会周刊编辑部主任


 

  面对压力时媒体人要学会坚强
   

  石述思:有些专家已经得出结论,媒体人的亚健康相对来说来临的年龄要超过社会平均群体十年,因为这种健康警报已经发出很多次了,但是一直也没有引起媒体人自己还有社会方方面面的关注。媒体人工作压力大,承受了空前的压力,压力如果得不到适当的发泄、缓解这样的可能,往往叫积劳成疾,就会形成疾患。媒体人不仅精神压力大身体状况也不行,工作没有规律,媒体人超车加班的现象不仅是传统媒体,包括网站的编辑经常处在加班的状态,生活没有规律。

  人自杀并不是不爱生命,可能往往是一个生命在极端的压迫下找不着那根救命稻草,或者短时间找不着,找谁倾诉?媒体人有一个特征,就是他面对受众,他的主导性是很强的,受众抑郁了可以找媒体人,但是媒体人不习惯去寻找这根救命稻草。希望我们通过这样的悲剧,除了寻求它深层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我们面对压力能够学会坚强。
------------------------------------------------------- 

    活着不是为了抱怨,更不是为了厌弃世界而存在

   

  石述思:假如压力不能避免,你就要自我学会减压,如果你需要世界善待你,首先你就需要有善待自己的能力。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改变是很痛苦的。每天我会建自己的负面清单,因为很多人面对不能解决的问题他选择逃避,越逃避困难就越大,恐惧就越大,负面清单如果定好了每天给自己一些时间,盯着困扰自己的敌人,当你看它的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可怕,我的意思是说永远不要当逃兵。解决所有心理困境的开始是,虽然我有病但是我一直坚强的活着,我们永远不要放弃治疗,治疗的经验就是必须学会面对。 

  我们活着不是为了抱怨,甚至不是为了厌弃这个世界而存在的。当你知道你过去的活法已经不可能继续的时候,你唯一能体现出的乐观的就是你改变了自己。学会减压应该成为当代所有媒体人都应该具备的能力和素养。
------------------------------------------------------- 

    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石述思:有一些嚷嚷自己有抑郁症的媒体人,比如崔永元,还有李咏等等一些名人,目前还在嘻笑怒骂的活着。你读出了什么?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是有病就要说出来。绝路的意思就是我们沿着一条路走到黑,实际上我们没有想到世界很多路都通向罗马,我们只认为一条路通向罗马,发现那条路走不通的时候你忘了还可以选择别的路。

  任何的一次跟病魔抗衡的过程都是战胜自我的过程,你想想你那么抑郁的话,作为媒体人活得不幸,你有中国男足不幸吗?全体人民充满期待、花了祖国那么多银子,现在在为成为亚洲强队而奋斗,他们都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厌弃生命?我真的想不通,如果你想自杀想想中国男足,他们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死。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

    遇到困难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关上

  
  石述思:我主张大家活得开放一点,有病并不怕,我们的口号是“药不能停”。首先你得有治疗的冲动,向着阳光走才是走出黑暗的开始!但是这些人都活成了一个词——忍耐,我们中华民族性格中的东西,我们太习惯忍耐了,可能我们现实生存中,包括媒体环境可能也有很多让我们不得不忍,或者忍无可忍的东西,但是我觉得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问自己,我忍得了吗?我为什么忍?你要忍对得起你的家人、对得起你的职业理想吗,伟大总是熬出来的!在中国成就任何一个事业都是对于你有没有强大内心的考验,如果说我的内心已经承受不了我的压力了,那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帮你,但是你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先关上。哈姆雷特式的悲剧我们一再重演,哈姆雷特有个名言:“如果将我关在果壳里,我的内心仍然有无限的自由。”但是自由不是免费的,自由意味着责任,更重要的自由是要自己努力争取的。

------------------------------------------------------- 

    面对压力媒体人应该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石述思:如果你是一个男的,而且还特擅长踢足球的话你还是干媒体好了。首先他们的特点都是很艰难的,但是踢足球的话,我认为你未必能进入世界杯,但是你要认真做媒体的话,我认为你会获得真正的受读者喜爱的影响力。互联网存在之前我们是建立在某种秩序上的,这种秩序是等级分明的,至少来说有主流、非主流、专业非专业,还有行政级别。但是互联网带来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这种平等有助于你去做受众真正喜欢的人。互联网的关健词是喜欢,你先别说你有没有尊严,有没有尊严的开始就是你受不受他们喜欢的开始。我觉得如果你觉得你有可能成为受众喜欢的人,又热爱媒体这个行当那么你去做好了。当然我的一个建议就是:媒体是很辛苦的,竞争非常的多,压力很大,生活没有规律,首先得有一个好身体,有好身体去踢足球不如干媒体。

  第二个得有非常强的内心。转型社会面对的全是矛盾,而且我们除了媒体自身的转型,整个与之相匹配的社会、经济各项制度也在转型,媒体管理也在转型,而转型往往带给人的就是变化下巨大的压迫。面对这些压力,希望媒体人能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本期责编:张庆成)


粗浅鄙人 发表于  2014-05-15 15:47:28 38字 ( 0/11)

活着不是为了抱怨,是要在各种社会现象里看到可以改进的地方,关心社会应理智化。


    据调查,媒体人处在一个高压环境中,亚健康检出率为97.5%,比普通人群提前10年进入亚健康状态,近八成处于焦虑状态。媒体人普遍身心亚健康的原因几何?如何让媒体从业者远离抑郁与焦虑?敬请关注本期内容——《媒体人远离抑郁症手册》。

    相关链接:石述思谈如何看待媒体人的“压力人生”

    嘉宾简介:

  石述思:知名时评人,《工人日报》社会周刊编辑部主任


 

  面对压力时媒体人要学会坚强
   

  石述思:有些专家已经得出结论,媒体人的亚健康相对来说来临的年龄要超过社会平均群体十年,因为这种健康警报已经发出很多次了,但是一直也没有引起媒体人自己还有社会方方面面的关注。媒体人工作压力大,承受了空前的压力,压力如果得不到适当的发泄、缓解这样的可能,往往叫积劳成疾,就会形成疾患。媒体人不仅精神压力大身体状况也不行,工作没有规律,媒体人超车加班的现象不仅是传统媒体,包括网站的编辑经常处在加班的状态,生活没有规律。

  人自杀并不是不爱生命,可能往往是一个生命在极端的压迫下找不着那根救命稻草,或者短时间找不着,找谁倾诉?媒体人有一个特征,就是他面对受众,他的主导性是很强的,受众抑郁了可以找媒体人,但是媒体人不习惯去寻找这根救命稻草。希望我们通过这样的悲剧,除了寻求它深层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我们面对压力能够学会坚强。
------------------------------------------------------- 

    活着不是为了抱怨,更不是为了厌弃世界而存在

   

  石述思:假如压力不能避免,你就要自我学会减压,如果你需要世界善待你,首先你就需要有善待自己的能力。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改变是很痛苦的。每天我会建自己的负面清单,因为很多人面对不能解决的问题他选择逃避,越逃避困难就越大,恐惧就越大,负面清单如果定好了每天给自己一些时间,盯着困扰自己的敌人,当你看它的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可怕,我的意思是说永远不要当逃兵。解决所有心理困境的开始是,虽然我有病但是我一直坚强的活着,我们永远不要放弃治疗,治疗的经验就是必须学会面对。 

  我们活着不是为了抱怨,甚至不是为了厌弃这个世界而存在的。当你知道你过去的活法已经不可能继续的时候,你唯一能体现出的乐观的就是你改变了自己。学会减压应该成为当代所有媒体人都应该具备的能力和素养。
------------------------------------------------------- 

    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石述思:有一些嚷嚷自己有抑郁症的媒体人,比如崔永元,还有李咏等等一些名人,目前还在嘻笑怒骂的活着。你读出了什么?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是有病就要说出来。绝路的意思就是我们沿着一条路走到黑,实际上我们没有想到世界很多路都通向罗马,我们只认为一条路通向罗马,发现那条路走不通的时候你忘了还可以选择别的路。

  任何的一次跟病魔抗衡的过程都是战胜自我的过程,你想想你那么抑郁的话,作为媒体人活得不幸,你有中国男足不幸吗?全体人民充满期待、花了祖国那么多银子,现在在为成为亚洲强队而奋斗,他们都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厌弃生命?我真的想不通,如果你想自杀想想中国男足,他们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死。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

    遇到困难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关上

  
  石述思:我主张大家活得开放一点,有病并不怕,我们的口号是“药不能停”。首先你得有治疗的冲动,向着阳光走才是走出黑暗的开始!但是这些人都活成了一个词——忍耐,我们中华民族性格中的东西,我们太习惯忍耐了,可能我们现实生存中,包括媒体环境可能也有很多让我们不得不忍,或者忍无可忍的东西,但是我觉得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问自己,我忍得了吗?我为什么忍?你要忍对得起你的家人、对得起你的职业理想吗,伟大总是熬出来的!在中国成就任何一个事业都是对于你有没有强大内心的考验,如果说我的内心已经承受不了我的压力了,那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帮你,但是你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先关上。哈姆雷特式的悲剧我们一再重演,哈姆雷特有个名言:“如果将我关在果壳里,我的内心仍然有无限的自由。”但是自由不是免费的,自由意味着责任,更重要的自由是要自己努力争取的。

------------------------------------------------------- 

    面对压力媒体人应该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石述思:如果你是一个男的,而且还特擅长踢足球的话你还是干媒体好了。首先他们的特点都是很艰难的,但是踢足球的话,我认为你未必能进入世界杯,但是你要认真做媒体的话,我认为你会获得真正的受读者喜爱的影响力。互联网存在之前我们是建立在某种秩序上的,这种秩序是等级分明的,至少来说有主流、非主流、专业非专业,还有行政级别。但是互联网带来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这种平等有助于你去做受众真正喜欢的人。互联网的关健词是喜欢,你先别说你有没有尊严,有没有尊严的开始就是你受不受他们喜欢的开始。我觉得如果你觉得你有可能成为受众喜欢的人,又热爱媒体这个行当那么你去做好了。当然我的一个建议就是:媒体是很辛苦的,竞争非常的多,压力很大,生活没有规律,首先得有一个好身体,有好身体去踢足球不如干媒体。

  第二个得有非常强的内心。转型社会面对的全是矛盾,而且我们除了媒体自身的转型,整个与之相匹配的社会、经济各项制度也在转型,媒体管理也在转型,而转型往往带给人的就是变化下巨大的压迫。面对这些压力,希望媒体人能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本期责编:张庆成)


月亮之子29597 发表于  2014-05-15 16:51:17 11字 ( 0/3)

【不争论】是什么东西?


    据调查,媒体人处在一个高压环境中,亚健康检出率为97.5%,比普通人群提前10年进入亚健康状态,近八成处于焦虑状态。媒体人普遍身心亚健康的原因几何?如何让媒体从业者远离抑郁与焦虑?敬请关注本期内容——《媒体人远离抑郁症手册》。

    相关链接:石述思谈如何看待媒体人的“压力人生”

    嘉宾简介:

  石述思:知名时评人,《工人日报》社会周刊编辑部主任


 

  面对压力时媒体人要学会坚强
   

  石述思:有些专家已经得出结论,媒体人的亚健康相对来说来临的年龄要超过社会平均群体十年,因为这种健康警报已经发出很多次了,但是一直也没有引起媒体人自己还有社会方方面面的关注。媒体人工作压力大,承受了空前的压力,压力如果得不到适当的发泄、缓解这样的可能,往往叫积劳成疾,就会形成疾患。媒体人不仅精神压力大身体状况也不行,工作没有规律,媒体人超车加班的现象不仅是传统媒体,包括网站的编辑经常处在加班的状态,生活没有规律。

  人自杀并不是不爱生命,可能往往是一个生命在极端的压迫下找不着那根救命稻草,或者短时间找不着,找谁倾诉?媒体人有一个特征,就是他面对受众,他的主导性是很强的,受众抑郁了可以找媒体人,但是媒体人不习惯去寻找这根救命稻草。希望我们通过这样的悲剧,除了寻求它深层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我们面对压力能够学会坚强。
------------------------------------------------------- 

    活着不是为了抱怨,更不是为了厌弃世界而存在

   

  石述思:假如压力不能避免,你就要自我学会减压,如果你需要世界善待你,首先你就需要有善待自己的能力。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改变是很痛苦的。每天我会建自己的负面清单,因为很多人面对不能解决的问题他选择逃避,越逃避困难就越大,恐惧就越大,负面清单如果定好了每天给自己一些时间,盯着困扰自己的敌人,当你看它的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可怕,我的意思是说永远不要当逃兵。解决所有心理困境的开始是,虽然我有病但是我一直坚强的活着,我们永远不要放弃治疗,治疗的经验就是必须学会面对。 

  我们活着不是为了抱怨,甚至不是为了厌弃这个世界而存在的。当你知道你过去的活法已经不可能继续的时候,你唯一能体现出的乐观的就是你改变了自己。学会减压应该成为当代所有媒体人都应该具备的能力和素养。
------------------------------------------------------- 

    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石述思:有一些嚷嚷自己有抑郁症的媒体人,比如崔永元,还有李咏等等一些名人,目前还在嘻笑怒骂的活着。你读出了什么?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是有病就要说出来。绝路的意思就是我们沿着一条路走到黑,实际上我们没有想到世界很多路都通向罗马,我们只认为一条路通向罗马,发现那条路走不通的时候你忘了还可以选择别的路。

  任何的一次跟病魔抗衡的过程都是战胜自我的过程,你想想你那么抑郁的话,作为媒体人活得不幸,你有中国男足不幸吗?全体人民充满期待、花了祖国那么多银子,现在在为成为亚洲强队而奋斗,他们都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厌弃生命?我真的想不通,如果你想自杀想想中国男足,他们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死。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

    遇到困难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关上

  
  石述思:我主张大家活得开放一点,有病并不怕,我们的口号是“药不能停”。首先你得有治疗的冲动,向着阳光走才是走出黑暗的开始!但是这些人都活成了一个词——忍耐,我们中华民族性格中的东西,我们太习惯忍耐了,可能我们现实生存中,包括媒体环境可能也有很多让我们不得不忍,或者忍无可忍的东西,但是我觉得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问自己,我忍得了吗?我为什么忍?你要忍对得起你的家人、对得起你的职业理想吗,伟大总是熬出来的!在中国成就任何一个事业都是对于你有没有强大内心的考验,如果说我的内心已经承受不了我的压力了,那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帮你,但是你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先关上。哈姆雷特式的悲剧我们一再重演,哈姆雷特有个名言:“如果将我关在果壳里,我的内心仍然有无限的自由。”但是自由不是免费的,自由意味着责任,更重要的自由是要自己努力争取的。

------------------------------------------------------- 

    面对压力媒体人应该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石述思:如果你是一个男的,而且还特擅长踢足球的话你还是干媒体好了。首先他们的特点都是很艰难的,但是踢足球的话,我认为你未必能进入世界杯,但是你要认真做媒体的话,我认为你会获得真正的受读者喜爱的影响力。互联网存在之前我们是建立在某种秩序上的,这种秩序是等级分明的,至少来说有主流、非主流、专业非专业,还有行政级别。但是互联网带来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这种平等有助于你去做受众真正喜欢的人。互联网的关健词是喜欢,你先别说你有没有尊严,有没有尊严的开始就是你受不受他们喜欢的开始。我觉得如果你觉得你有可能成为受众喜欢的人,又热爱媒体这个行当那么你去做好了。当然我的一个建议就是:媒体是很辛苦的,竞争非常的多,压力很大,生活没有规律,首先得有一个好身体,有好身体去踢足球不如干媒体。

  第二个得有非常强的内心。转型社会面对的全是矛盾,而且我们除了媒体自身的转型,整个与之相匹配的社会、经济各项制度也在转型,媒体管理也在转型,而转型往往带给人的就是变化下巨大的压迫。面对这些压力,希望媒体人能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本期责编:张庆成)


月亮之子29597 发表于  2014-05-15 16:55:15 34字 ( 0/8)

【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屋上霜】【明知不对也不说】【韬光养晦】地活着!


    据调查,媒体人处在一个高压环境中,亚健康检出率为97.5%,比普通人群提前10年进入亚健康状态,近八成处于焦虑状态。媒体人普遍身心亚健康的原因几何?如何让媒体从业者远离抑郁与焦虑?敬请关注本期内容——《媒体人远离抑郁症手册》。

    相关链接:石述思谈如何看待媒体人的“压力人生”

    嘉宾简介:

  石述思:知名时评人,《工人日报》社会周刊编辑部主任


 

  面对压力时媒体人要学会坚强
   

  石述思:有些专家已经得出结论,媒体人的亚健康相对来说来临的年龄要超过社会平均群体十年,因为这种健康警报已经发出很多次了,但是一直也没有引起媒体人自己还有社会方方面面的关注。媒体人工作压力大,承受了空前的压力,压力如果得不到适当的发泄、缓解这样的可能,往往叫积劳成疾,就会形成疾患。媒体人不仅精神压力大身体状况也不行,工作没有规律,媒体人超车加班的现象不仅是传统媒体,包括网站的编辑经常处在加班的状态,生活没有规律。

  人自杀并不是不爱生命,可能往往是一个生命在极端的压迫下找不着那根救命稻草,或者短时间找不着,找谁倾诉?媒体人有一个特征,就是他面对受众,他的主导性是很强的,受众抑郁了可以找媒体人,但是媒体人不习惯去寻找这根救命稻草。希望我们通过这样的悲剧,除了寻求它深层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我们面对压力能够学会坚强。
------------------------------------------------------- 

    活着不是为了抱怨,更不是为了厌弃世界而存在

   

  石述思:假如压力不能避免,你就要自我学会减压,如果你需要世界善待你,首先你就需要有善待自己的能力。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改变是很痛苦的。每天我会建自己的负面清单,因为很多人面对不能解决的问题他选择逃避,越逃避困难就越大,恐惧就越大,负面清单如果定好了每天给自己一些时间,盯着困扰自己的敌人,当你看它的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可怕,我的意思是说永远不要当逃兵。解决所有心理困境的开始是,虽然我有病但是我一直坚强的活着,我们永远不要放弃治疗,治疗的经验就是必须学会面对。 

  我们活着不是为了抱怨,甚至不是为了厌弃这个世界而存在的。当你知道你过去的活法已经不可能继续的时候,你唯一能体现出的乐观的就是你改变了自己。学会减压应该成为当代所有媒体人都应该具备的能力和素养。
------------------------------------------------------- 

    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石述思:有一些嚷嚷自己有抑郁症的媒体人,比如崔永元,还有李咏等等一些名人,目前还在嘻笑怒骂的活着。你读出了什么?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是有病就要说出来。绝路的意思就是我们沿着一条路走到黑,实际上我们没有想到世界很多路都通向罗马,我们只认为一条路通向罗马,发现那条路走不通的时候你忘了还可以选择别的路。

  任何的一次跟病魔抗衡的过程都是战胜自我的过程,你想想你那么抑郁的话,作为媒体人活得不幸,你有中国男足不幸吗?全体人民充满期待、花了祖国那么多银子,现在在为成为亚洲强队而奋斗,他们都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厌弃生命?我真的想不通,如果你想自杀想想中国男足,他们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死。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

    遇到困难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关上

  
  石述思:我主张大家活得开放一点,有病并不怕,我们的口号是“药不能停”。首先你得有治疗的冲动,向着阳光走才是走出黑暗的开始!但是这些人都活成了一个词——忍耐,我们中华民族性格中的东西,我们太习惯忍耐了,可能我们现实生存中,包括媒体环境可能也有很多让我们不得不忍,或者忍无可忍的东西,但是我觉得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问自己,我忍得了吗?我为什么忍?你要忍对得起你的家人、对得起你的职业理想吗,伟大总是熬出来的!在中国成就任何一个事业都是对于你有没有强大内心的考验,如果说我的内心已经承受不了我的压力了,那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帮你,但是你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先关上。哈姆雷特式的悲剧我们一再重演,哈姆雷特有个名言:“如果将我关在果壳里,我的内心仍然有无限的自由。”但是自由不是免费的,自由意味着责任,更重要的自由是要自己努力争取的。

------------------------------------------------------- 

    面对压力媒体人应该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石述思:如果你是一个男的,而且还特擅长踢足球的话你还是干媒体好了。首先他们的特点都是很艰难的,但是踢足球的话,我认为你未必能进入世界杯,但是你要认真做媒体的话,我认为你会获得真正的受读者喜爱的影响力。互联网存在之前我们是建立在某种秩序上的,这种秩序是等级分明的,至少来说有主流、非主流、专业非专业,还有行政级别。但是互联网带来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这种平等有助于你去做受众真正喜欢的人。互联网的关健词是喜欢,你先别说你有没有尊严,有没有尊严的开始就是你受不受他们喜欢的开始。我觉得如果你觉得你有可能成为受众喜欢的人,又热爱媒体这个行当那么你去做好了。当然我的一个建议就是:媒体是很辛苦的,竞争非常的多,压力很大,生活没有规律,首先得有一个好身体,有好身体去踢足球不如干媒体。

  第二个得有非常强的内心。转型社会面对的全是矛盾,而且我们除了媒体自身的转型,整个与之相匹配的社会、经济各项制度也在转型,媒体管理也在转型,而转型往往带给人的就是变化下巨大的压迫。面对这些压力,希望媒体人能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本期责编:张庆成)


霍拉山人 发表于  2014-05-15 17:32:07 11字 ( 0/6)

中国男足,励志哥。解气


    据调查,媒体人处在一个高压环境中,亚健康检出率为97.5%,比普通人群提前10年进入亚健康状态,近八成处于焦虑状态。媒体人普遍身心亚健康的原因几何?如何让媒体从业者远离抑郁与焦虑?敬请关注本期内容——《媒体人远离抑郁症手册》。

    相关链接:石述思谈如何看待媒体人的“压力人生”

    嘉宾简介:

  石述思:知名时评人,《工人日报》社会周刊编辑部主任


 

  面对压力时媒体人要学会坚强
   

  石述思:有些专家已经得出结论,媒体人的亚健康相对来说来临的年龄要超过社会平均群体十年,因为这种健康警报已经发出很多次了,但是一直也没有引起媒体人自己还有社会方方面面的关注。媒体人工作压力大,承受了空前的压力,压力如果得不到适当的发泄、缓解这样的可能,往往叫积劳成疾,就会形成疾患。媒体人不仅精神压力大身体状况也不行,工作没有规律,媒体人超车加班的现象不仅是传统媒体,包括网站的编辑经常处在加班的状态,生活没有规律。

  人自杀并不是不爱生命,可能往往是一个生命在极端的压迫下找不着那根救命稻草,或者短时间找不着,找谁倾诉?媒体人有一个特征,就是他面对受众,他的主导性是很强的,受众抑郁了可以找媒体人,但是媒体人不习惯去寻找这根救命稻草。希望我们通过这样的悲剧,除了寻求它深层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我们面对压力能够学会坚强。
------------------------------------------------------- 

    活着不是为了抱怨,更不是为了厌弃世界而存在

   

  石述思:假如压力不能避免,你就要自我学会减压,如果你需要世界善待你,首先你就需要有善待自己的能力。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改变是很痛苦的。每天我会建自己的负面清单,因为很多人面对不能解决的问题他选择逃避,越逃避困难就越大,恐惧就越大,负面清单如果定好了每天给自己一些时间,盯着困扰自己的敌人,当你看它的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可怕,我的意思是说永远不要当逃兵。解决所有心理困境的开始是,虽然我有病但是我一直坚强的活着,我们永远不要放弃治疗,治疗的经验就是必须学会面对。 

  我们活着不是为了抱怨,甚至不是为了厌弃这个世界而存在的。当你知道你过去的活法已经不可能继续的时候,你唯一能体现出的乐观的就是你改变了自己。学会减压应该成为当代所有媒体人都应该具备的能力和素养。
------------------------------------------------------- 

    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石述思:有一些嚷嚷自己有抑郁症的媒体人,比如崔永元,还有李咏等等一些名人,目前还在嘻笑怒骂的活着。你读出了什么?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是有病就要说出来。绝路的意思就是我们沿着一条路走到黑,实际上我们没有想到世界很多路都通向罗马,我们只认为一条路通向罗马,发现那条路走不通的时候你忘了还可以选择别的路。

  任何的一次跟病魔抗衡的过程都是战胜自我的过程,你想想你那么抑郁的话,作为媒体人活得不幸,你有中国男足不幸吗?全体人民充满期待、花了祖国那么多银子,现在在为成为亚洲强队而奋斗,他们都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厌弃生命?我真的想不通,如果你想自杀想想中国男足,他们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死。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

    遇到困难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关上

  
  石述思:我主张大家活得开放一点,有病并不怕,我们的口号是“药不能停”。首先你得有治疗的冲动,向着阳光走才是走出黑暗的开始!但是这些人都活成了一个词——忍耐,我们中华民族性格中的东西,我们太习惯忍耐了,可能我们现实生存中,包括媒体环境可能也有很多让我们不得不忍,或者忍无可忍的东西,但是我觉得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问自己,我忍得了吗?我为什么忍?你要忍对得起你的家人、对得起你的职业理想吗,伟大总是熬出来的!在中国成就任何一个事业都是对于你有没有强大内心的考验,如果说我的内心已经承受不了我的压力了,那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帮你,但是你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先关上。哈姆雷特式的悲剧我们一再重演,哈姆雷特有个名言:“如果将我关在果壳里,我的内心仍然有无限的自由。”但是自由不是免费的,自由意味着责任,更重要的自由是要自己努力争取的。

------------------------------------------------------- 

    面对压力媒体人应该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石述思:如果你是一个男的,而且还特擅长踢足球的话你还是干媒体好了。首先他们的特点都是很艰难的,但是踢足球的话,我认为你未必能进入世界杯,但是你要认真做媒体的话,我认为你会获得真正的受读者喜爱的影响力。互联网存在之前我们是建立在某种秩序上的,这种秩序是等级分明的,至少来说有主流、非主流、专业非专业,还有行政级别。但是互联网带来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这种平等有助于你去做受众真正喜欢的人。互联网的关健词是喜欢,你先别说你有没有尊严,有没有尊严的开始就是你受不受他们喜欢的开始。我觉得如果你觉得你有可能成为受众喜欢的人,又热爱媒体这个行当那么你去做好了。当然我的一个建议就是:媒体是很辛苦的,竞争非常的多,压力很大,生活没有规律,首先得有一个好身体,有好身体去踢足球不如干媒体。

  第二个得有非常强的内心。转型社会面对的全是矛盾,而且我们除了媒体自身的转型,整个与之相匹配的社会、经济各项制度也在转型,媒体管理也在转型,而转型往往带给人的就是变化下巨大的压迫。面对这些压力,希望媒体人能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本期责编:张庆成)


8530566 发表于  2014-05-15 17:52:20 31字 ( 0/6)

在中国,把报纸、广播、电视等舆论宣传媒体改为企业是非常不明智的


    据调查,媒体人处在一个高压环境中,亚健康检出率为97.5%,比普通人群提前10年进入亚健康状态,近八成处于焦虑状态。媒体人普遍身心亚健康的原因几何?如何让媒体从业者远离抑郁与焦虑?敬请关注本期内容——《媒体人远离抑郁症手册》。

    相关链接:石述思谈如何看待媒体人的“压力人生”

    嘉宾简介:

  石述思:知名时评人,《工人日报》社会周刊编辑部主任


 

  面对压力时媒体人要学会坚强
   

  石述思:有些专家已经得出结论,媒体人的亚健康相对来说来临的年龄要超过社会平均群体十年,因为这种健康警报已经发出很多次了,但是一直也没有引起媒体人自己还有社会方方面面的关注。媒体人工作压力大,承受了空前的压力,压力如果得不到适当的发泄、缓解这样的可能,往往叫积劳成疾,就会形成疾患。媒体人不仅精神压力大身体状况也不行,工作没有规律,媒体人超车加班的现象不仅是传统媒体,包括网站的编辑经常处在加班的状态,生活没有规律。

  人自杀并不是不爱生命,可能往往是一个生命在极端的压迫下找不着那根救命稻草,或者短时间找不着,找谁倾诉?媒体人有一个特征,就是他面对受众,他的主导性是很强的,受众抑郁了可以找媒体人,但是媒体人不习惯去寻找这根救命稻草。希望我们通过这样的悲剧,除了寻求它深层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我们面对压力能够学会坚强。
------------------------------------------------------- 

    活着不是为了抱怨,更不是为了厌弃世界而存在

   

  石述思:假如压力不能避免,你就要自我学会减压,如果你需要世界善待你,首先你就需要有善待自己的能力。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改变是很痛苦的。每天我会建自己的负面清单,因为很多人面对不能解决的问题他选择逃避,越逃避困难就越大,恐惧就越大,负面清单如果定好了每天给自己一些时间,盯着困扰自己的敌人,当你看它的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可怕,我的意思是说永远不要当逃兵。解决所有心理困境的开始是,虽然我有病但是我一直坚强的活着,我们永远不要放弃治疗,治疗的经验就是必须学会面对。 

  我们活着不是为了抱怨,甚至不是为了厌弃这个世界而存在的。当你知道你过去的活法已经不可能继续的时候,你唯一能体现出的乐观的就是你改变了自己。学会减压应该成为当代所有媒体人都应该具备的能力和素养。
------------------------------------------------------- 

    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石述思:有一些嚷嚷自己有抑郁症的媒体人,比如崔永元,还有李咏等等一些名人,目前还在嘻笑怒骂的活着。你读出了什么?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是有病就要说出来。绝路的意思就是我们沿着一条路走到黑,实际上我们没有想到世界很多路都通向罗马,我们只认为一条路通向罗马,发现那条路走不通的时候你忘了还可以选择别的路。

  任何的一次跟病魔抗衡的过程都是战胜自我的过程,你想想你那么抑郁的话,作为媒体人活得不幸,你有中国男足不幸吗?全体人民充满期待、花了祖国那么多银子,现在在为成为亚洲强队而奋斗,他们都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厌弃生命?我真的想不通,如果你想自杀想想中国男足,他们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死。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

    遇到困难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关上

  
  石述思:我主张大家活得开放一点,有病并不怕,我们的口号是“药不能停”。首先你得有治疗的冲动,向着阳光走才是走出黑暗的开始!但是这些人都活成了一个词——忍耐,我们中华民族性格中的东西,我们太习惯忍耐了,可能我们现实生存中,包括媒体环境可能也有很多让我们不得不忍,或者忍无可忍的东西,但是我觉得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问自己,我忍得了吗?我为什么忍?你要忍对得起你的家人、对得起你的职业理想吗,伟大总是熬出来的!在中国成就任何一个事业都是对于你有没有强大内心的考验,如果说我的内心已经承受不了我的压力了,那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帮你,但是你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先关上。哈姆雷特式的悲剧我们一再重演,哈姆雷特有个名言:“如果将我关在果壳里,我的内心仍然有无限的自由。”但是自由不是免费的,自由意味着责任,更重要的自由是要自己努力争取的。

------------------------------------------------------- 

    面对压力媒体人应该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石述思:如果你是一个男的,而且还特擅长踢足球的话你还是干媒体好了。首先他们的特点都是很艰难的,但是踢足球的话,我认为你未必能进入世界杯,但是你要认真做媒体的话,我认为你会获得真正的受读者喜爱的影响力。互联网存在之前我们是建立在某种秩序上的,这种秩序是等级分明的,至少来说有主流、非主流、专业非专业,还有行政级别。但是互联网带来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这种平等有助于你去做受众真正喜欢的人。互联网的关健词是喜欢,你先别说你有没有尊严,有没有尊严的开始就是你受不受他们喜欢的开始。我觉得如果你觉得你有可能成为受众喜欢的人,又热爱媒体这个行当那么你去做好了。当然我的一个建议就是:媒体是很辛苦的,竞争非常的多,压力很大,生活没有规律,首先得有一个好身体,有好身体去踢足球不如干媒体。

  第二个得有非常强的内心。转型社会面对的全是矛盾,而且我们除了媒体自身的转型,整个与之相匹配的社会、经济各项制度也在转型,媒体管理也在转型,而转型往往带给人的就是变化下巨大的压迫。面对这些压力,希望媒体人能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本期责编:张庆成)


一说族 发表于  2014-05-15 18:53:59 11字 ( 0/6)

了解实情,用事实说话。


    据调查,媒体人处在一个高压环境中,亚健康检出率为97.5%,比普通人群提前10年进入亚健康状态,近八成处于焦虑状态。媒体人普遍身心亚健康的原因几何?如何让媒体从业者远离抑郁与焦虑?敬请关注本期内容——《媒体人远离抑郁症手册》。

    相关链接:石述思谈如何看待媒体人的“压力人生”

    嘉宾简介:

  石述思:知名时评人,《工人日报》社会周刊编辑部主任


 

  面对压力时媒体人要学会坚强
   

  石述思:有些专家已经得出结论,媒体人的亚健康相对来说来临的年龄要超过社会平均群体十年,因为这种健康警报已经发出很多次了,但是一直也没有引起媒体人自己还有社会方方面面的关注。媒体人工作压力大,承受了空前的压力,压力如果得不到适当的发泄、缓解这样的可能,往往叫积劳成疾,就会形成疾患。媒体人不仅精神压力大身体状况也不行,工作没有规律,媒体人超车加班的现象不仅是传统媒体,包括网站的编辑经常处在加班的状态,生活没有规律。

  人自杀并不是不爱生命,可能往往是一个生命在极端的压迫下找不着那根救命稻草,或者短时间找不着,找谁倾诉?媒体人有一个特征,就是他面对受众,他的主导性是很强的,受众抑郁了可以找媒体人,但是媒体人不习惯去寻找这根救命稻草。希望我们通过这样的悲剧,除了寻求它深层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我们面对压力能够学会坚强。
------------------------------------------------------- 

    活着不是为了抱怨,更不是为了厌弃世界而存在

   

  石述思:假如压力不能避免,你就要自我学会减压,如果你需要世界善待你,首先你就需要有善待自己的能力。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改变是很痛苦的。每天我会建自己的负面清单,因为很多人面对不能解决的问题他选择逃避,越逃避困难就越大,恐惧就越大,负面清单如果定好了每天给自己一些时间,盯着困扰自己的敌人,当你看它的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可怕,我的意思是说永远不要当逃兵。解决所有心理困境的开始是,虽然我有病但是我一直坚强的活着,我们永远不要放弃治疗,治疗的经验就是必须学会面对。 

  我们活着不是为了抱怨,甚至不是为了厌弃这个世界而存在的。当你知道你过去的活法已经不可能继续的时候,你唯一能体现出的乐观的就是你改变了自己。学会减压应该成为当代所有媒体人都应该具备的能力和素养。
------------------------------------------------------- 

    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石述思:有一些嚷嚷自己有抑郁症的媒体人,比如崔永元,还有李咏等等一些名人,目前还在嘻笑怒骂的活着。你读出了什么?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是有病就要说出来。绝路的意思就是我们沿着一条路走到黑,实际上我们没有想到世界很多路都通向罗马,我们只认为一条路通向罗马,发现那条路走不通的时候你忘了还可以选择别的路。

  任何的一次跟病魔抗衡的过程都是战胜自我的过程,你想想你那么抑郁的话,作为媒体人活得不幸,你有中国男足不幸吗?全体人民充满期待、花了祖国那么多银子,现在在为成为亚洲强队而奋斗,他们都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厌弃生命?我真的想不通,如果你想自杀想想中国男足,他们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死。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

    遇到困难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关上

  
  石述思:我主张大家活得开放一点,有病并不怕,我们的口号是“药不能停”。首先你得有治疗的冲动,向着阳光走才是走出黑暗的开始!但是这些人都活成了一个词——忍耐,我们中华民族性格中的东西,我们太习惯忍耐了,可能我们现实生存中,包括媒体环境可能也有很多让我们不得不忍,或者忍无可忍的东西,但是我觉得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问自己,我忍得了吗?我为什么忍?你要忍对得起你的家人、对得起你的职业理想吗,伟大总是熬出来的!在中国成就任何一个事业都是对于你有没有强大内心的考验,如果说我的内心已经承受不了我的压力了,那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帮你,但是你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先关上。哈姆雷特式的悲剧我们一再重演,哈姆雷特有个名言:“如果将我关在果壳里,我的内心仍然有无限的自由。”但是自由不是免费的,自由意味着责任,更重要的自由是要自己努力争取的。

------------------------------------------------------- 

    面对压力媒体人应该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石述思:如果你是一个男的,而且还特擅长踢足球的话你还是干媒体好了。首先他们的特点都是很艰难的,但是踢足球的话,我认为你未必能进入世界杯,但是你要认真做媒体的话,我认为你会获得真正的受读者喜爱的影响力。互联网存在之前我们是建立在某种秩序上的,这种秩序是等级分明的,至少来说有主流、非主流、专业非专业,还有行政级别。但是互联网带来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这种平等有助于你去做受众真正喜欢的人。互联网的关健词是喜欢,你先别说你有没有尊严,有没有尊严的开始就是你受不受他们喜欢的开始。我觉得如果你觉得你有可能成为受众喜欢的人,又热爱媒体这个行当那么你去做好了。当然我的一个建议就是:媒体是很辛苦的,竞争非常的多,压力很大,生活没有规律,首先得有一个好身体,有好身体去踢足球不如干媒体。

  第二个得有非常强的内心。转型社会面对的全是矛盾,而且我们除了媒体自身的转型,整个与之相匹配的社会、经济各项制度也在转型,媒体管理也在转型,而转型往往带给人的就是变化下巨大的压迫。面对这些压力,希望媒体人能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本期责编:张庆成)


平生当年7040 发表于  2014-05-15 19:12:55 85字 ( 0/451)

转发广西药王邓 湖北洪湖弟子,男,26岁。因患糖尿病,医学界明确终身胰岛素,弃西求中医,痊愈!决心学习中医!学习十二天中医药准予毕业,今天给他人治病的把


    据调查,媒体人处在一个高压环境中,亚健康检出率为97.5%,比普通人群提前10年进入亚健康状态,近八成处于焦虑状态。媒体人普遍身心亚健康的原因几何?如何让媒体从业者远离抑郁与焦虑?敬请关注本期内容——《媒体人远离抑郁症手册》。

    相关链接:石述思谈如何看待媒体人的“压力人生”

    嘉宾简介:

  石述思:知名时评人,《工人日报》社会周刊编辑部主任


 

  面对压力时媒体人要学会坚强
   

  石述思:有些专家已经得出结论,媒体人的亚健康相对来说来临的年龄要超过社会平均群体十年,因为这种健康警报已经发出很多次了,但是一直也没有引起媒体人自己还有社会方方面面的关注。媒体人工作压力大,承受了空前的压力,压力如果得不到适当的发泄、缓解这样的可能,往往叫积劳成疾,就会形成疾患。媒体人不仅精神压力大身体状况也不行,工作没有规律,媒体人超车加班的现象不仅是传统媒体,包括网站的编辑经常处在加班的状态,生活没有规律。

  人自杀并不是不爱生命,可能往往是一个生命在极端的压迫下找不着那根救命稻草,或者短时间找不着,找谁倾诉?媒体人有一个特征,就是他面对受众,他的主导性是很强的,受众抑郁了可以找媒体人,但是媒体人不习惯去寻找这根救命稻草。希望我们通过这样的悲剧,除了寻求它深层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我们面对压力能够学会坚强。
------------------------------------------------------- 

    活着不是为了抱怨,更不是为了厌弃世界而存在

   

  石述思:假如压力不能避免,你就要自我学会减压,如果你需要世界善待你,首先你就需要有善待自己的能力。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改变是很痛苦的。每天我会建自己的负面清单,因为很多人面对不能解决的问题他选择逃避,越逃避困难就越大,恐惧就越大,负面清单如果定好了每天给自己一些时间,盯着困扰自己的敌人,当你看它的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可怕,我的意思是说永远不要当逃兵。解决所有心理困境的开始是,虽然我有病但是我一直坚强的活着,我们永远不要放弃治疗,治疗的经验就是必须学会面对。 

  我们活着不是为了抱怨,甚至不是为了厌弃这个世界而存在的。当你知道你过去的活法已经不可能继续的时候,你唯一能体现出的乐观的就是你改变了自己。学会减压应该成为当代所有媒体人都应该具备的能力和素养。
------------------------------------------------------- 

    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石述思:有一些嚷嚷自己有抑郁症的媒体人,比如崔永元,还有李咏等等一些名人,目前还在嘻笑怒骂的活着。你读出了什么?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是有病就要说出来。绝路的意思就是我们沿着一条路走到黑,实际上我们没有想到世界很多路都通向罗马,我们只认为一条路通向罗马,发现那条路走不通的时候你忘了还可以选择别的路。

  任何的一次跟病魔抗衡的过程都是战胜自我的过程,你想想你那么抑郁的话,作为媒体人活得不幸,你有中国男足不幸吗?全体人民充满期待、花了祖国那么多银子,现在在为成为亚洲强队而奋斗,他们都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厌弃生命?我真的想不通,如果你想自杀想想中国男足,他们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死。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

    遇到困难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关上

  
  石述思:我主张大家活得开放一点,有病并不怕,我们的口号是“药不能停”。首先你得有治疗的冲动,向着阳光走才是走出黑暗的开始!但是这些人都活成了一个词——忍耐,我们中华民族性格中的东西,我们太习惯忍耐了,可能我们现实生存中,包括媒体环境可能也有很多让我们不得不忍,或者忍无可忍的东西,但是我觉得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问自己,我忍得了吗?我为什么忍?你要忍对得起你的家人、对得起你的职业理想吗,伟大总是熬出来的!在中国成就任何一个事业都是对于你有没有强大内心的考验,如果说我的内心已经承受不了我的压力了,那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帮你,但是你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先关上。哈姆雷特式的悲剧我们一再重演,哈姆雷特有个名言:“如果将我关在果壳里,我的内心仍然有无限的自由。”但是自由不是免费的,自由意味着责任,更重要的自由是要自己努力争取的。

------------------------------------------------------- 

    面对压力媒体人应该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石述思:如果你是一个男的,而且还特擅长踢足球的话你还是干媒体好了。首先他们的特点都是很艰难的,但是踢足球的话,我认为你未必能进入世界杯,但是你要认真做媒体的话,我认为你会获得真正的受读者喜爱的影响力。互联网存在之前我们是建立在某种秩序上的,这种秩序是等级分明的,至少来说有主流、非主流、专业非专业,还有行政级别。但是互联网带来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这种平等有助于你去做受众真正喜欢的人。互联网的关健词是喜欢,你先别说你有没有尊严,有没有尊严的开始就是你受不受他们喜欢的开始。我觉得如果你觉得你有可能成为受众喜欢的人,又热爱媒体这个行当那么你去做好了。当然我的一个建议就是:媒体是很辛苦的,竞争非常的多,压力很大,生活没有规律,首先得有一个好身体,有好身体去踢足球不如干媒体。

  第二个得有非常强的内心。转型社会面对的全是矛盾,而且我们除了媒体自身的转型,整个与之相匹配的社会、经济各项制度也在转型,媒体管理也在转型,而转型往往带给人的就是变化下巨大的压迫。面对这些压力,希望媒体人能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本期责编:张庆成)


平生当年7040 发表于  2014-05-15 19:18:05 85字 ( 0/29)

转发广西药王邓 湖北洪湖弟子,男,26岁。因患糖尿病,医学界明确终身胰岛素,弃西求中医,痊愈!决心学习中医!学习十二天中医药准予毕业,今天给他人治病的把


    据调查,媒体人处在一个高压环境中,亚健康检出率为97.5%,比普通人群提前10年进入亚健康状态,近八成处于焦虑状态。媒体人普遍身心亚健康的原因几何?如何让媒体从业者远离抑郁与焦虑?敬请关注本期内容——《媒体人远离抑郁症手册》。

    相关链接:石述思谈如何看待媒体人的“压力人生”

    嘉宾简介:

  石述思:知名时评人,《工人日报》社会周刊编辑部主任


 

  面对压力时媒体人要学会坚强
   

  石述思:有些专家已经得出结论,媒体人的亚健康相对来说来临的年龄要超过社会平均群体十年,因为这种健康警报已经发出很多次了,但是一直也没有引起媒体人自己还有社会方方面面的关注。媒体人工作压力大,承受了空前的压力,压力如果得不到适当的发泄、缓解这样的可能,往往叫积劳成疾,就会形成疾患。媒体人不仅精神压力大身体状况也不行,工作没有规律,媒体人超车加班的现象不仅是传统媒体,包括网站的编辑经常处在加班的状态,生活没有规律。

  人自杀并不是不爱生命,可能往往是一个生命在极端的压迫下找不着那根救命稻草,或者短时间找不着,找谁倾诉?媒体人有一个特征,就是他面对受众,他的主导性是很强的,受众抑郁了可以找媒体人,但是媒体人不习惯去寻找这根救命稻草。希望我们通过这样的悲剧,除了寻求它深层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我们面对压力能够学会坚强。
------------------------------------------------------- 

    活着不是为了抱怨,更不是为了厌弃世界而存在

   

  石述思:假如压力不能避免,你就要自我学会减压,如果你需要世界善待你,首先你就需要有善待自己的能力。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改变是很痛苦的。每天我会建自己的负面清单,因为很多人面对不能解决的问题他选择逃避,越逃避困难就越大,恐惧就越大,负面清单如果定好了每天给自己一些时间,盯着困扰自己的敌人,当你看它的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可怕,我的意思是说永远不要当逃兵。解决所有心理困境的开始是,虽然我有病但是我一直坚强的活着,我们永远不要放弃治疗,治疗的经验就是必须学会面对。 

  我们活着不是为了抱怨,甚至不是为了厌弃这个世界而存在的。当你知道你过去的活法已经不可能继续的时候,你唯一能体现出的乐观的就是你改变了自己。学会减压应该成为当代所有媒体人都应该具备的能力和素养。
------------------------------------------------------- 

    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石述思:有一些嚷嚷自己有抑郁症的媒体人,比如崔永元,还有李咏等等一些名人,目前还在嘻笑怒骂的活着。你读出了什么?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是有病就要说出来。绝路的意思就是我们沿着一条路走到黑,实际上我们没有想到世界很多路都通向罗马,我们只认为一条路通向罗马,发现那条路走不通的时候你忘了还可以选择别的路。

  任何的一次跟病魔抗衡的过程都是战胜自我的过程,你想想你那么抑郁的话,作为媒体人活得不幸,你有中国男足不幸吗?全体人民充满期待、花了祖国那么多银子,现在在为成为亚洲强队而奋斗,他们都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厌弃生命?我真的想不通,如果你想自杀想想中国男足,他们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死。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

    遇到困难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关上

  
  石述思:我主张大家活得开放一点,有病并不怕,我们的口号是“药不能停”。首先你得有治疗的冲动,向着阳光走才是走出黑暗的开始!但是这些人都活成了一个词——忍耐,我们中华民族性格中的东西,我们太习惯忍耐了,可能我们现实生存中,包括媒体环境可能也有很多让我们不得不忍,或者忍无可忍的东西,但是我觉得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问自己,我忍得了吗?我为什么忍?你要忍对得起你的家人、对得起你的职业理想吗,伟大总是熬出来的!在中国成就任何一个事业都是对于你有没有强大内心的考验,如果说我的内心已经承受不了我的压力了,那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帮你,但是你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先关上。哈姆雷特式的悲剧我们一再重演,哈姆雷特有个名言:“如果将我关在果壳里,我的内心仍然有无限的自由。”但是自由不是免费的,自由意味着责任,更重要的自由是要自己努力争取的。

------------------------------------------------------- 

    面对压力媒体人应该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石述思:如果你是一个男的,而且还特擅长踢足球的话你还是干媒体好了。首先他们的特点都是很艰难的,但是踢足球的话,我认为你未必能进入世界杯,但是你要认真做媒体的话,我认为你会获得真正的受读者喜爱的影响力。互联网存在之前我们是建立在某种秩序上的,这种秩序是等级分明的,至少来说有主流、非主流、专业非专业,还有行政级别。但是互联网带来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这种平等有助于你去做受众真正喜欢的人。互联网的关健词是喜欢,你先别说你有没有尊严,有没有尊严的开始就是你受不受他们喜欢的开始。我觉得如果你觉得你有可能成为受众喜欢的人,又热爱媒体这个行当那么你去做好了。当然我的一个建议就是:媒体是很辛苦的,竞争非常的多,压力很大,生活没有规律,首先得有一个好身体,有好身体去踢足球不如干媒体。

  第二个得有非常强的内心。转型社会面对的全是矛盾,而且我们除了媒体自身的转型,整个与之相匹配的社会、经济各项制度也在转型,媒体管理也在转型,而转型往往带给人的就是变化下巨大的压迫。面对这些压力,希望媒体人能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本期责编:张庆成)


卧龙再生 发表于  2014-05-15 21:13:25 46字 ( 0/35)

只要每个人把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真正意义弄清楚了,我相信这个世界上就不再有一个人会自杀![酷]


    据调查,媒体人处在一个高压环境中,亚健康检出率为97.5%,比普通人群提前10年进入亚健康状态,近八成处于焦虑状态。媒体人普遍身心亚健康的原因几何?如何让媒体从业者远离抑郁与焦虑?敬请关注本期内容——《媒体人远离抑郁症手册》。

    相关链接:石述思谈如何看待媒体人的“压力人生”

    嘉宾简介:

  石述思:知名时评人,《工人日报》社会周刊编辑部主任


 

  面对压力时媒体人要学会坚强
   

  石述思:有些专家已经得出结论,媒体人的亚健康相对来说来临的年龄要超过社会平均群体十年,因为这种健康警报已经发出很多次了,但是一直也没有引起媒体人自己还有社会方方面面的关注。媒体人工作压力大,承受了空前的压力,压力如果得不到适当的发泄、缓解这样的可能,往往叫积劳成疾,就会形成疾患。媒体人不仅精神压力大身体状况也不行,工作没有规律,媒体人超车加班的现象不仅是传统媒体,包括网站的编辑经常处在加班的状态,生活没有规律。

  人自杀并不是不爱生命,可能往往是一个生命在极端的压迫下找不着那根救命稻草,或者短时间找不着,找谁倾诉?媒体人有一个特征,就是他面对受众,他的主导性是很强的,受众抑郁了可以找媒体人,但是媒体人不习惯去寻找这根救命稻草。希望我们通过这样的悲剧,除了寻求它深层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我们面对压力能够学会坚强。
------------------------------------------------------- 

    活着不是为了抱怨,更不是为了厌弃世界而存在

   

  石述思:假如压力不能避免,你就要自我学会减压,如果你需要世界善待你,首先你就需要有善待自己的能力。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改变是很痛苦的。每天我会建自己的负面清单,因为很多人面对不能解决的问题他选择逃避,越逃避困难就越大,恐惧就越大,负面清单如果定好了每天给自己一些时间,盯着困扰自己的敌人,当你看它的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可怕,我的意思是说永远不要当逃兵。解决所有心理困境的开始是,虽然我有病但是我一直坚强的活着,我们永远不要放弃治疗,治疗的经验就是必须学会面对。 

  我们活着不是为了抱怨,甚至不是为了厌弃这个世界而存在的。当你知道你过去的活法已经不可能继续的时候,你唯一能体现出的乐观的就是你改变了自己。学会减压应该成为当代所有媒体人都应该具备的能力和素养。
------------------------------------------------------- 

    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石述思:有一些嚷嚷自己有抑郁症的媒体人,比如崔永元,还有李咏等等一些名人,目前还在嘻笑怒骂的活着。你读出了什么?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是有病就要说出来。绝路的意思就是我们沿着一条路走到黑,实际上我们没有想到世界很多路都通向罗马,我们只认为一条路通向罗马,发现那条路走不通的时候你忘了还可以选择别的路。

  任何的一次跟病魔抗衡的过程都是战胜自我的过程,你想想你那么抑郁的话,作为媒体人活得不幸,你有中国男足不幸吗?全体人民充满期待、花了祖国那么多银子,现在在为成为亚洲强队而奋斗,他们都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厌弃生命?我真的想不通,如果你想自杀想想中国男足,他们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死。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

    遇到困难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关上

  
  石述思:我主张大家活得开放一点,有病并不怕,我们的口号是“药不能停”。首先你得有治疗的冲动,向着阳光走才是走出黑暗的开始!但是这些人都活成了一个词——忍耐,我们中华民族性格中的东西,我们太习惯忍耐了,可能我们现实生存中,包括媒体环境可能也有很多让我们不得不忍,或者忍无可忍的东西,但是我觉得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问自己,我忍得了吗?我为什么忍?你要忍对得起你的家人、对得起你的职业理想吗,伟大总是熬出来的!在中国成就任何一个事业都是对于你有没有强大内心的考验,如果说我的内心已经承受不了我的压力了,那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帮你,但是你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先关上。哈姆雷特式的悲剧我们一再重演,哈姆雷特有个名言:“如果将我关在果壳里,我的内心仍然有无限的自由。”但是自由不是免费的,自由意味着责任,更重要的自由是要自己努力争取的。

------------------------------------------------------- 

    面对压力媒体人应该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石述思:如果你是一个男的,而且还特擅长踢足球的话你还是干媒体好了。首先他们的特点都是很艰难的,但是踢足球的话,我认为你未必能进入世界杯,但是你要认真做媒体的话,我认为你会获得真正的受读者喜爱的影响力。互联网存在之前我们是建立在某种秩序上的,这种秩序是等级分明的,至少来说有主流、非主流、专业非专业,还有行政级别。但是互联网带来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这种平等有助于你去做受众真正喜欢的人。互联网的关健词是喜欢,你先别说你有没有尊严,有没有尊严的开始就是你受不受他们喜欢的开始。我觉得如果你觉得你有可能成为受众喜欢的人,又热爱媒体这个行当那么你去做好了。当然我的一个建议就是:媒体是很辛苦的,竞争非常的多,压力很大,生活没有规律,首先得有一个好身体,有好身体去踢足球不如干媒体。

  第二个得有非常强的内心。转型社会面对的全是矛盾,而且我们除了媒体自身的转型,整个与之相匹配的社会、经济各项制度也在转型,媒体管理也在转型,而转型往往带给人的就是变化下巨大的压迫。面对这些压力,希望媒体人能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本期责编:张庆成)


看忍世界 发表于  2014-05-16 02:22:52 31字 ( 0/8)

活着不是为了抱怨,但抱怨并不一定是错的。没死不代表是活着。


    据调查,媒体人处在一个高压环境中,亚健康检出率为97.5%,比普通人群提前10年进入亚健康状态,近八成处于焦虑状态。媒体人普遍身心亚健康的原因几何?如何让媒体从业者远离抑郁与焦虑?敬请关注本期内容——《媒体人远离抑郁症手册》。

    相关链接:石述思谈如何看待媒体人的“压力人生”

    嘉宾简介:

  石述思:知名时评人,《工人日报》社会周刊编辑部主任


 

  面对压力时媒体人要学会坚强
   

  石述思:有些专家已经得出结论,媒体人的亚健康相对来说来临的年龄要超过社会平均群体十年,因为这种健康警报已经发出很多次了,但是一直也没有引起媒体人自己还有社会方方面面的关注。媒体人工作压力大,承受了空前的压力,压力如果得不到适当的发泄、缓解这样的可能,往往叫积劳成疾,就会形成疾患。媒体人不仅精神压力大身体状况也不行,工作没有规律,媒体人超车加班的现象不仅是传统媒体,包括网站的编辑经常处在加班的状态,生活没有规律。

  人自杀并不是不爱生命,可能往往是一个生命在极端的压迫下找不着那根救命稻草,或者短时间找不着,找谁倾诉?媒体人有一个特征,就是他面对受众,他的主导性是很强的,受众抑郁了可以找媒体人,但是媒体人不习惯去寻找这根救命稻草。希望我们通过这样的悲剧,除了寻求它深层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我们面对压力能够学会坚强。
------------------------------------------------------- 

    活着不是为了抱怨,更不是为了厌弃世界而存在

   

  石述思:假如压力不能避免,你就要自我学会减压,如果你需要世界善待你,首先你就需要有善待自己的能力。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改变是很痛苦的。每天我会建自己的负面清单,因为很多人面对不能解决的问题他选择逃避,越逃避困难就越大,恐惧就越大,负面清单如果定好了每天给自己一些时间,盯着困扰自己的敌人,当你看它的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可怕,我的意思是说永远不要当逃兵。解决所有心理困境的开始是,虽然我有病但是我一直坚强的活着,我们永远不要放弃治疗,治疗的经验就是必须学会面对。 

  我们活着不是为了抱怨,甚至不是为了厌弃这个世界而存在的。当你知道你过去的活法已经不可能继续的时候,你唯一能体现出的乐观的就是你改变了自己。学会减压应该成为当代所有媒体人都应该具备的能力和素养。
------------------------------------------------------- 

    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石述思:有一些嚷嚷自己有抑郁症的媒体人,比如崔永元,还有李咏等等一些名人,目前还在嘻笑怒骂的活着。你读出了什么?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是有病就要说出来。绝路的意思就是我们沿着一条路走到黑,实际上我们没有想到世界很多路都通向罗马,我们只认为一条路通向罗马,发现那条路走不通的时候你忘了还可以选择别的路。

  任何的一次跟病魔抗衡的过程都是战胜自我的过程,你想想你那么抑郁的话,作为媒体人活得不幸,你有中国男足不幸吗?全体人民充满期待、花了祖国那么多银子,现在在为成为亚洲强队而奋斗,他们都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厌弃生命?我真的想不通,如果你想自杀想想中国男足,他们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死。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

    遇到困难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关上

  
  石述思:我主张大家活得开放一点,有病并不怕,我们的口号是“药不能停”。首先你得有治疗的冲动,向着阳光走才是走出黑暗的开始!但是这些人都活成了一个词——忍耐,我们中华民族性格中的东西,我们太习惯忍耐了,可能我们现实生存中,包括媒体环境可能也有很多让我们不得不忍,或者忍无可忍的东西,但是我觉得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问自己,我忍得了吗?我为什么忍?你要忍对得起你的家人、对得起你的职业理想吗,伟大总是熬出来的!在中国成就任何一个事业都是对于你有没有强大内心的考验,如果说我的内心已经承受不了我的压力了,那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帮你,但是你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先关上。哈姆雷特式的悲剧我们一再重演,哈姆雷特有个名言:“如果将我关在果壳里,我的内心仍然有无限的自由。”但是自由不是免费的,自由意味着责任,更重要的自由是要自己努力争取的。

------------------------------------------------------- 

    面对压力媒体人应该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石述思:如果你是一个男的,而且还特擅长踢足球的话你还是干媒体好了。首先他们的特点都是很艰难的,但是踢足球的话,我认为你未必能进入世界杯,但是你要认真做媒体的话,我认为你会获得真正的受读者喜爱的影响力。互联网存在之前我们是建立在某种秩序上的,这种秩序是等级分明的,至少来说有主流、非主流、专业非专业,还有行政级别。但是互联网带来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这种平等有助于你去做受众真正喜欢的人。互联网的关健词是喜欢,你先别说你有没有尊严,有没有尊严的开始就是你受不受他们喜欢的开始。我觉得如果你觉得你有可能成为受众喜欢的人,又热爱媒体这个行当那么你去做好了。当然我的一个建议就是:媒体是很辛苦的,竞争非常的多,压力很大,生活没有规律,首先得有一个好身体,有好身体去踢足球不如干媒体。

  第二个得有非常强的内心。转型社会面对的全是矛盾,而且我们除了媒体自身的转型,整个与之相匹配的社会、经济各项制度也在转型,媒体管理也在转型,而转型往往带给人的就是变化下巨大的压迫。面对这些压力,希望媒体人能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本期责编:张庆成)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14-05-16 08:18:01 20字 ( 0/14)

崔永元:为了理想,可以去死,但要宁死不屈


    据调查,媒体人处在一个高压环境中,亚健康检出率为97.5%,比普通人群提前10年进入亚健康状态,近八成处于焦虑状态。媒体人普遍身心亚健康的原因几何?如何让媒体从业者远离抑郁与焦虑?敬请关注本期内容——《媒体人远离抑郁症手册》。

    相关链接:石述思谈如何看待媒体人的“压力人生”

    嘉宾简介:

  石述思:知名时评人,《工人日报》社会周刊编辑部主任


 

  面对压力时媒体人要学会坚强
   

  石述思:有些专家已经得出结论,媒体人的亚健康相对来说来临的年龄要超过社会平均群体十年,因为这种健康警报已经发出很多次了,但是一直也没有引起媒体人自己还有社会方方面面的关注。媒体人工作压力大,承受了空前的压力,压力如果得不到适当的发泄、缓解这样的可能,往往叫积劳成疾,就会形成疾患。媒体人不仅精神压力大身体状况也不行,工作没有规律,媒体人超车加班的现象不仅是传统媒体,包括网站的编辑经常处在加班的状态,生活没有规律。

  人自杀并不是不爱生命,可能往往是一个生命在极端的压迫下找不着那根救命稻草,或者短时间找不着,找谁倾诉?媒体人有一个特征,就是他面对受众,他的主导性是很强的,受众抑郁了可以找媒体人,但是媒体人不习惯去寻找这根救命稻草。希望我们通过这样的悲剧,除了寻求它深层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我们面对压力能够学会坚强。
------------------------------------------------------- 

    活着不是为了抱怨,更不是为了厌弃世界而存在

   

  石述思:假如压力不能避免,你就要自我学会减压,如果你需要世界善待你,首先你就需要有善待自己的能力。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改变是很痛苦的。每天我会建自己的负面清单,因为很多人面对不能解决的问题他选择逃避,越逃避困难就越大,恐惧就越大,负面清单如果定好了每天给自己一些时间,盯着困扰自己的敌人,当你看它的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可怕,我的意思是说永远不要当逃兵。解决所有心理困境的开始是,虽然我有病但是我一直坚强的活着,我们永远不要放弃治疗,治疗的经验就是必须学会面对。 

  我们活着不是为了抱怨,甚至不是为了厌弃这个世界而存在的。当你知道你过去的活法已经不可能继续的时候,你唯一能体现出的乐观的就是你改变了自己。学会减压应该成为当代所有媒体人都应该具备的能力和素养。
------------------------------------------------------- 

    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石述思:有一些嚷嚷自己有抑郁症的媒体人,比如崔永元,还有李咏等等一些名人,目前还在嘻笑怒骂的活着。你读出了什么?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是有病就要说出来。绝路的意思就是我们沿着一条路走到黑,实际上我们没有想到世界很多路都通向罗马,我们只认为一条路通向罗马,发现那条路走不通的时候你忘了还可以选择别的路。

  任何的一次跟病魔抗衡的过程都是战胜自我的过程,你想想你那么抑郁的话,作为媒体人活得不幸,你有中国男足不幸吗?全体人民充满期待、花了祖国那么多银子,现在在为成为亚洲强队而奋斗,他们都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厌弃生命?我真的想不通,如果你想自杀想想中国男足,他们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死。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

    遇到困难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关上

  
  石述思:我主张大家活得开放一点,有病并不怕,我们的口号是“药不能停”。首先你得有治疗的冲动,向着阳光走才是走出黑暗的开始!但是这些人都活成了一个词——忍耐,我们中华民族性格中的东西,我们太习惯忍耐了,可能我们现实生存中,包括媒体环境可能也有很多让我们不得不忍,或者忍无可忍的东西,但是我觉得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问自己,我忍得了吗?我为什么忍?你要忍对得起你的家人、对得起你的职业理想吗,伟大总是熬出来的!在中国成就任何一个事业都是对于你有没有强大内心的考验,如果说我的内心已经承受不了我的压力了,那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帮你,但是你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先关上。哈姆雷特式的悲剧我们一再重演,哈姆雷特有个名言:“如果将我关在果壳里,我的内心仍然有无限的自由。”但是自由不是免费的,自由意味着责任,更重要的自由是要自己努力争取的。

------------------------------------------------------- 

    面对压力媒体人应该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石述思:如果你是一个男的,而且还特擅长踢足球的话你还是干媒体好了。首先他们的特点都是很艰难的,但是踢足球的话,我认为你未必能进入世界杯,但是你要认真做媒体的话,我认为你会获得真正的受读者喜爱的影响力。互联网存在之前我们是建立在某种秩序上的,这种秩序是等级分明的,至少来说有主流、非主流、专业非专业,还有行政级别。但是互联网带来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这种平等有助于你去做受众真正喜欢的人。互联网的关健词是喜欢,你先别说你有没有尊严,有没有尊严的开始就是你受不受他们喜欢的开始。我觉得如果你觉得你有可能成为受众喜欢的人,又热爱媒体这个行当那么你去做好了。当然我的一个建议就是:媒体是很辛苦的,竞争非常的多,压力很大,生活没有规律,首先得有一个好身体,有好身体去踢足球不如干媒体。

  第二个得有非常强的内心。转型社会面对的全是矛盾,而且我们除了媒体自身的转型,整个与之相匹配的社会、经济各项制度也在转型,媒体管理也在转型,而转型往往带给人的就是变化下巨大的压迫。面对这些压力,希望媒体人能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本期责编:张庆成)


北方霜儿 发表于  2014-05-16 08:26:33 33字 ( 0/3)

媒体人要多做正能量的新闻报道,不能把总报道花边新闻,误导孩子成长。


    据调查,媒体人处在一个高压环境中,亚健康检出率为97.5%,比普通人群提前10年进入亚健康状态,近八成处于焦虑状态。媒体人普遍身心亚健康的原因几何?如何让媒体从业者远离抑郁与焦虑?敬请关注本期内容——《媒体人远离抑郁症手册》。

    相关链接:石述思谈如何看待媒体人的“压力人生”

    嘉宾简介:

  石述思:知名时评人,《工人日报》社会周刊编辑部主任


 

  面对压力时媒体人要学会坚强
   

  石述思:有些专家已经得出结论,媒体人的亚健康相对来说来临的年龄要超过社会平均群体十年,因为这种健康警报已经发出很多次了,但是一直也没有引起媒体人自己还有社会方方面面的关注。媒体人工作压力大,承受了空前的压力,压力如果得不到适当的发泄、缓解这样的可能,往往叫积劳成疾,就会形成疾患。媒体人不仅精神压力大身体状况也不行,工作没有规律,媒体人超车加班的现象不仅是传统媒体,包括网站的编辑经常处在加班的状态,生活没有规律。

  人自杀并不是不爱生命,可能往往是一个生命在极端的压迫下找不着那根救命稻草,或者短时间找不着,找谁倾诉?媒体人有一个特征,就是他面对受众,他的主导性是很强的,受众抑郁了可以找媒体人,但是媒体人不习惯去寻找这根救命稻草。希望我们通过这样的悲剧,除了寻求它深层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我们面对压力能够学会坚强。
------------------------------------------------------- 

    活着不是为了抱怨,更不是为了厌弃世界而存在

   

  石述思:假如压力不能避免,你就要自我学会减压,如果你需要世界善待你,首先你就需要有善待自己的能力。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改变是很痛苦的。每天我会建自己的负面清单,因为很多人面对不能解决的问题他选择逃避,越逃避困难就越大,恐惧就越大,负面清单如果定好了每天给自己一些时间,盯着困扰自己的敌人,当你看它的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可怕,我的意思是说永远不要当逃兵。解决所有心理困境的开始是,虽然我有病但是我一直坚强的活着,我们永远不要放弃治疗,治疗的经验就是必须学会面对。 

  我们活着不是为了抱怨,甚至不是为了厌弃这个世界而存在的。当你知道你过去的活法已经不可能继续的时候,你唯一能体现出的乐观的就是你改变了自己。学会减压应该成为当代所有媒体人都应该具备的能力和素养。
------------------------------------------------------- 

    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石述思:有一些嚷嚷自己有抑郁症的媒体人,比如崔永元,还有李咏等等一些名人,目前还在嘻笑怒骂的活着。你读出了什么?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是有病就要说出来。绝路的意思就是我们沿着一条路走到黑,实际上我们没有想到世界很多路都通向罗马,我们只认为一条路通向罗马,发现那条路走不通的时候你忘了还可以选择别的路。

  任何的一次跟病魔抗衡的过程都是战胜自我的过程,你想想你那么抑郁的话,作为媒体人活得不幸,你有中国男足不幸吗?全体人民充满期待、花了祖国那么多银子,现在在为成为亚洲强队而奋斗,他们都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厌弃生命?我真的想不通,如果你想自杀想想中国男足,他们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死。中国男足就是这个社会的励志哥。
-------------------------------------------------------

    遇到困难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关上

  
  石述思:我主张大家活得开放一点,有病并不怕,我们的口号是“药不能停”。首先你得有治疗的冲动,向着阳光走才是走出黑暗的开始!但是这些人都活成了一个词——忍耐,我们中华民族性格中的东西,我们太习惯忍耐了,可能我们现实生存中,包括媒体环境可能也有很多让我们不得不忍,或者忍无可忍的东西,但是我觉得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问自己,我忍得了吗?我为什么忍?你要忍对得起你的家人、对得起你的职业理想吗,伟大总是熬出来的!在中国成就任何一个事业都是对于你有没有强大内心的考验,如果说我的内心已经承受不了我的压力了,那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帮你,但是你不能把心灵的大门先关上。哈姆雷特式的悲剧我们一再重演,哈姆雷特有个名言:“如果将我关在果壳里,我的内心仍然有无限的自由。”但是自由不是免费的,自由意味着责任,更重要的自由是要自己努力争取的。

------------------------------------------------------- 

    面对压力媒体人应该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石述思:如果你是一个男的,而且还特擅长踢足球的话你还是干媒体好了。首先他们的特点都是很艰难的,但是踢足球的话,我认为你未必能进入世界杯,但是你要认真做媒体的话,我认为你会获得真正的受读者喜爱的影响力。互联网存在之前我们是建立在某种秩序上的,这种秩序是等级分明的,至少来说有主流、非主流、专业非专业,还有行政级别。但是互联网带来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这种平等有助于你去做受众真正喜欢的人。互联网的关健词是喜欢,你先别说你有没有尊严,有没有尊严的开始就是你受不受他们喜欢的开始。我觉得如果你觉得你有可能成为受众喜欢的人,又热爱媒体这个行当那么你去做好了。当然我的一个建议就是:媒体是很辛苦的,竞争非常的多,压力很大,生活没有规律,首先得有一个好身体,有好身体去踢足球不如干媒体。

  第二个得有非常强的内心。转型社会面对的全是矛盾,而且我们除了媒体自身的转型,整个与之相匹配的社会、经济各项制度也在转型,媒体管理也在转型,而转型往往带给人的就是变化下巨大的压迫。面对这些压力,希望媒体人能有狮子的内心同时有狐狸的活法。    (本期责编:张庆成)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