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rpoiupoiu 发表于  2022-01-13 08:59:51 17808字 ( 2/817)

喜鹊“小黑”放生后与人“自来熟”

喜鹊“小黑”放生后与人“自来熟”

常在丰体出没 专家提示与喜鹊互动时需提高警惕

 

20220113 |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喜鹊“小黑”放生后与人“自来熟”


 

 

  搭讪路人蹭吃蹭喝,肉蛋菜奶营养均衡,还抢夺记者的车钥匙……在北京市丰台体育中心一带,有只喜鹊凭借自来熟的性格,和附近居民打成一片。据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这只喜鹊的亲人行为,与它曾被人喂养有关。鸟类学专家指出,人类饲养过的喜鹊,在获取食物方面会对人产生依赖,但人与喜鹊亲密互动仅为个案,不会对喜鹊的种群造成影响。

 

  近日的一个上午,北青报记者准备驾车离开时,一只喜鹊从天而降。普通喜鹊往往会和人保持一定距离,但这只喜鹊一反常态、格外亲人,距离记者仅1米远,它在车顶蹦蹦跳跳、发出哒哒哒的清脆响声,并时刻观察记者的一举一动。随后甚至直接站上副驾驶车门,小脑袋还不时钻进门缝打探。

 

  附近一位遛弯的老人告诉北青报记者,这只喜鹊曾被人饲养过,放生后更是不惧陌生人,经常在丰体一带嬉戏玩耍、蹭吃蹭喝,成了附近居民的“开心果”。

 

  究竟是怎样的经历,让这只喜鹊如此亲人?在丰体附近的大井小区,北青报记者找到这只喜鹊曾经的“监护人”——75岁的文金章先生。据文老先生回忆,20214月,他女儿在丰体附近发现这只喜鹊,像是从巢窝中坠地,且尚未学会飞行,巢中的大喜鹊喳喳喳叫个不停,女儿见状将小喜鹊捧回家,交给他来喂养。

 

  “刚来到我家时,小喜鹊一点都不认生,我们都叫它小黑、黑子。”文金章告诉北青报记者,他将小鸟安置在笼舍内,喂它吃生肉、黄瓜、西红柿等食物,饿了它还会叫。喂养一个多月后,小黑逐渐羽翼丰满,遂将其放出笼舍,在居室内练习飞行。

 

  时至20216月,文金章认为小黑已具备飞行能力,为恢复其野性,从阳台窗户将其放归自然。小黑离“家”后并未走远,有一天文大爷在丰体遛弯,小黑突然降落到他的自行车把上,像是来和老熟人打招呼。

 

  小黑的活动范围有多大?从去年6月放飞至今半年有余,小黑多在丰体一带活动,这与当地食物充足不无关系。文金章告诉北青报记者,会来事儿的小黑颇有口福,丰体附近喂它的好心人不下20位,食物包括生肉、火腿肠、三文鱼、核桃、面包、牛奶等。

 

  对话

 

  喜鹊经人工喂养 会产生取食依赖

 

  对话人:北京师范大学鸟类学专家赵欣如

 

  北青报:民众近距离接触喜鹊是否存在危险?

 

  赵欣如:喜鹊产生攻击行为,主要表现在繁殖期、越冬期,遇猛禽等大型鸟类进入领地,喜鹊会飞出去打击入侵者。对于人类而言,喜鹊不具备太多攻击性,一般会和人保持5-10米的距离。人工饲养过的喜鹊,会丧失掉一定野性,淡化了对人类的恐惧,但基本不会主动攻击人。但有这样一个案例值得注意,北京曾有一处观赏鱼养殖基地,鱼儿经常就剩了一只眼,调查发现经常有喜鹊到鱼塘啄鱼眼。民众在和喜鹊互动时,需要提高警惕、保护好眼睛。

 

  北青报:这只喜鹊已经放归自然,为何还会找人取食?

 

  赵欣如:人工饲养过的喜鹊,取食行为发生了变化,多少会对人类产生依赖。而从人类手中获取食物,要比野外觅食轻松得多。

 

  北青报:民众是否应继续向这只喜鹊投喂食物?

 

  赵欣如:从生物学的角度,注重整体种群的繁衍。由于这只喜鹊的特殊经历,放归自然后依然想通过人获取食物,群众适当投喂、保持情感联络无可指责。人类对这一个体产生的帮助也好、干扰也罢,对喜鹊的种群繁衍不会造成影响。因此就这个特例来讲,人们喂与不喂,都不存在对错。

 

  北青报:民众如遇受伤喜鹊该如何处置?

 

  赵欣如:市民看到鸟类受伤,觉得很可怜、从而去帮助它,这是一种朴素的情感。从生态学的角度,喜鹊从巢窝中坠落,属于物竞天择的自然现象,不会影响到喜鹊的种群繁衍。遇到这种情况,建议市民联系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专业人员会根据具体情况、进行科学处置。(记者 崔毅飞)

亚洲和平 发表于  2022-01-13 12:15:35 25字 ( 0/114)

爱鸟护鸟,生态环境好,小鸟流连忘返,万物都有灵性。

喜鹊“小黑”放生后与人“自来熟”

常在丰体出没 专家提示与喜鹊互动时需提高警惕

 

20220113 |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喜鹊“小黑”放生后与人“自来熟”


 

 

  搭讪路人蹭吃蹭喝,肉蛋菜奶营养均衡,还抢夺记者的车钥匙……在北京市丰台体育中心一带,有只喜鹊凭借自来熟的性格,和附近居民打成一片。据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这只喜鹊的亲人行为,与它曾被人喂养有关。鸟类学专家指出,人类饲养过的喜鹊,在获取食物方面会对人产生依赖,但人与喜鹊亲密互动仅为个案,不会对喜鹊的种群造成影响。

 

  近日的一个上午,北青报记者准备驾车离开时,一只喜鹊从天而降。普通喜鹊往往会和人保持一定距离,但这只喜鹊一反常态、格外亲人,距离记者仅1米远,它在车顶蹦蹦跳跳、发出哒哒哒的清脆响声,并时刻观察记者的一举一动。随后甚至直接站上副驾驶车门,小脑袋还不时钻进门缝打探。

 

  附近一位遛弯的老人告诉北青报记者,这只喜鹊曾被人饲养过,放生后更是不惧陌生人,经常在丰体一带嬉戏玩耍、蹭吃蹭喝,成了附近居民的“开心果”。

 

  究竟是怎样的经历,让这只喜鹊如此亲人?在丰体附近的大井小区,北青报记者找到这只喜鹊曾经的“监护人”——75岁的文金章先生。据文老先生回忆,20214月,他女儿在丰体附近发现这只喜鹊,像是从巢窝中坠地,且尚未学会飞行,巢中的大喜鹊喳喳喳叫个不停,女儿见状将小喜鹊捧回家,交给他来喂养。

 

  “刚来到我家时,小喜鹊一点都不认生,我们都叫它小黑、黑子。”文金章告诉北青报记者,他将小鸟安置在笼舍内,喂它吃生肉、黄瓜、西红柿等食物,饿了它还会叫。喂养一个多月后,小黑逐渐羽翼丰满,遂将其放出笼舍,在居室内练习飞行。

 

  时至20216月,文金章认为小黑已具备飞行能力,为恢复其野性,从阳台窗户将其放归自然。小黑离“家”后并未走远,有一天文大爷在丰体遛弯,小黑突然降落到他的自行车把上,像是来和老熟人打招呼。

 

  小黑的活动范围有多大?从去年6月放飞至今半年有余,小黑多在丰体一带活动,这与当地食物充足不无关系。文金章告诉北青报记者,会来事儿的小黑颇有口福,丰体附近喂它的好心人不下20位,食物包括生肉、火腿肠、三文鱼、核桃、面包、牛奶等。

 

  对话

 

  喜鹊经人工喂养 会产生取食依赖

 

  对话人:北京师范大学鸟类学专家赵欣如

 

  北青报:民众近距离接触喜鹊是否存在危险?

 

  赵欣如:喜鹊产生攻击行为,主要表现在繁殖期、越冬期,遇猛禽等大型鸟类进入领地,喜鹊会飞出去打击入侵者。对于人类而言,喜鹊不具备太多攻击性,一般会和人保持5-10米的距离。人工饲养过的喜鹊,会丧失掉一定野性,淡化了对人类的恐惧,但基本不会主动攻击人。但有这样一个案例值得注意,北京曾有一处观赏鱼养殖基地,鱼儿经常就剩了一只眼,调查发现经常有喜鹊到鱼塘啄鱼眼。民众在和喜鹊互动时,需要提高警惕、保护好眼睛。

 

  北青报:这只喜鹊已经放归自然,为何还会找人取食?

 

  赵欣如:人工饲养过的喜鹊,取食行为发生了变化,多少会对人类产生依赖。而从人类手中获取食物,要比野外觅食轻松得多。

 

  北青报:民众是否应继续向这只喜鹊投喂食物?

 

  赵欣如:从生物学的角度,注重整体种群的繁衍。由于这只喜鹊的特殊经历,放归自然后依然想通过人获取食物,群众适当投喂、保持情感联络无可指责。人类对这一个体产生的帮助也好、干扰也罢,对喜鹊的种群繁衍不会造成影响。因此就这个特例来讲,人们喂与不喂,都不存在对错。

 

  北青报:民众如遇受伤喜鹊该如何处置?

 

  赵欣如:市民看到鸟类受伤,觉得很可怜、从而去帮助它,这是一种朴素的情感。从生态学的角度,喜鹊从巢窝中坠落,属于物竞天择的自然现象,不会影响到喜鹊的种群繁衍。遇到这种情况,建议市民联系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专业人员会根据具体情况、进行科学处置。(记者 崔毅飞)

苗洪 发表于  2022-01-13 09:38:08 0字 ( 0/137)

鸟儿也喜欢有自己的家和朋友。很多人饲养的小鸟走失后,都好几年了,还会回家看看

鸟儿也喜欢有自己的家和朋友。很多人饲养的小鸟走失后,都好几年了,还会回家看看

喜鹊“小黑”放生后与人“自来熟”

常在丰体出没 专家提示与喜鹊互动时需提高警惕

 

20220113 |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喜鹊“小黑”放生后与人“自来熟”


 

 

  搭讪路人蹭吃蹭喝,肉蛋菜奶营养均衡,还抢夺记者的车钥匙……在北京市丰台体育中心一带,有只喜鹊凭借自来熟的性格,和附近居民打成一片。据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这只喜鹊的亲人行为,与它曾被人喂养有关。鸟类学专家指出,人类饲养过的喜鹊,在获取食物方面会对人产生依赖,但人与喜鹊亲密互动仅为个案,不会对喜鹊的种群造成影响。

 

  近日的一个上午,北青报记者准备驾车离开时,一只喜鹊从天而降。普通喜鹊往往会和人保持一定距离,但这只喜鹊一反常态、格外亲人,距离记者仅1米远,它在车顶蹦蹦跳跳、发出哒哒哒的清脆响声,并时刻观察记者的一举一动。随后甚至直接站上副驾驶车门,小脑袋还不时钻进门缝打探。

 

  附近一位遛弯的老人告诉北青报记者,这只喜鹊曾被人饲养过,放生后更是不惧陌生人,经常在丰体一带嬉戏玩耍、蹭吃蹭喝,成了附近居民的“开心果”。

 

  究竟是怎样的经历,让这只喜鹊如此亲人?在丰体附近的大井小区,北青报记者找到这只喜鹊曾经的“监护人”——75岁的文金章先生。据文老先生回忆,20214月,他女儿在丰体附近发现这只喜鹊,像是从巢窝中坠地,且尚未学会飞行,巢中的大喜鹊喳喳喳叫个不停,女儿见状将小喜鹊捧回家,交给他来喂养。

 

  “刚来到我家时,小喜鹊一点都不认生,我们都叫它小黑、黑子。”文金章告诉北青报记者,他将小鸟安置在笼舍内,喂它吃生肉、黄瓜、西红柿等食物,饿了它还会叫。喂养一个多月后,小黑逐渐羽翼丰满,遂将其放出笼舍,在居室内练习飞行。

 

  时至20216月,文金章认为小黑已具备飞行能力,为恢复其野性,从阳台窗户将其放归自然。小黑离“家”后并未走远,有一天文大爷在丰体遛弯,小黑突然降落到他的自行车把上,像是来和老熟人打招呼。

 

  小黑的活动范围有多大?从去年6月放飞至今半年有余,小黑多在丰体一带活动,这与当地食物充足不无关系。文金章告诉北青报记者,会来事儿的小黑颇有口福,丰体附近喂它的好心人不下20位,食物包括生肉、火腿肠、三文鱼、核桃、面包、牛奶等。

 

  对话

 

  喜鹊经人工喂养 会产生取食依赖

 

  对话人:北京师范大学鸟类学专家赵欣如

 

  北青报:民众近距离接触喜鹊是否存在危险?

 

  赵欣如:喜鹊产生攻击行为,主要表现在繁殖期、越冬期,遇猛禽等大型鸟类进入领地,喜鹊会飞出去打击入侵者。对于人类而言,喜鹊不具备太多攻击性,一般会和人保持5-10米的距离。人工饲养过的喜鹊,会丧失掉一定野性,淡化了对人类的恐惧,但基本不会主动攻击人。但有这样一个案例值得注意,北京曾有一处观赏鱼养殖基地,鱼儿经常就剩了一只眼,调查发现经常有喜鹊到鱼塘啄鱼眼。民众在和喜鹊互动时,需要提高警惕、保护好眼睛。

 

  北青报:这只喜鹊已经放归自然,为何还会找人取食?

 

  赵欣如:人工饲养过的喜鹊,取食行为发生了变化,多少会对人类产生依赖。而从人类手中获取食物,要比野外觅食轻松得多。

 

  北青报:民众是否应继续向这只喜鹊投喂食物?

 

  赵欣如:从生物学的角度,注重整体种群的繁衍。由于这只喜鹊的特殊经历,放归自然后依然想通过人获取食物,群众适当投喂、保持情感联络无可指责。人类对这一个体产生的帮助也好、干扰也罢,对喜鹊的种群繁衍不会造成影响。因此就这个特例来讲,人们喂与不喂,都不存在对错。

 

  北青报:民众如遇受伤喜鹊该如何处置?

 

  赵欣如:市民看到鸟类受伤,觉得很可怜、从而去帮助它,这是一种朴素的情感。从生态学的角度,喜鹊从巢窝中坠落,属于物竞天择的自然现象,不会影响到喜鹊的种群繁衍。遇到这种情况,建议市民联系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专业人员会根据具体情况、进行科学处置。(记者 崔毅飞)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