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心月无边 发表于  2021-09-28 14:36:34 9736字 ( 6/1355)

高中生近视率超八成 儿童青少年近视怎么防

高中生近视率超八成 儿童青少年近视怎么防


2021年09月28日 | 来源:中国青年报


“从不同年龄段来看,2020年,我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为52.7%,其中6岁儿童为14.3%,小学生为35.6%,初中生为71.1%,高中生超过了80%;从不同近视程度来看,近视的孩子中有10%是高度近视,超过1/3的是中度近视,也就是说中高度近视的比例近50%;从不同的区域来看,总体的趋势是‘东高西低,北高南低’。同时,城乡之间也有明显的差距,城市的近视率达到56.5%,比农村高出8个百分点,但是,农村近两年的增长趋势比城市快。”日前,在第三届国民视觉健康高峰论坛上分享这组数据时,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宋士勋表示,在对儿童青少年的近视监测中发现,防控重点应低龄化;高度近视发展成眼疾病的概率非常大,不容忽视。


对于个人来说,高度近视有可能导致白内障、青光眼等并发症,甚至致盲。对于国家来说,近视将使精密制造、军事、军工等领域产生巨大的人才缺口。


近年来,国家对此加倍重视,连续出台相关政策。2018年,教育部、国家卫健委等8部门联合印发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的实施方案》。不久前,教育部等15部门又联合印发了《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光明行动的工作方案》。还有健康中国行动、“双减”政策等,旨在减少减缓儿童青少年近视的发生发展。


国家眼视光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温州医科大学眼视光医院集团总院长瞿佳提出,儿童青少年的近视防控需要“五方协作”,除了政府部门出台相关政策外,还需要学校、学生、家庭、医疗卫生机构共同努力。


“眼睛不近视比得100分还重要”


“在一段时间内,应试教育使学生作业负担过重,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成为义务教育的指挥棒。这种教育模式带有浓厚的功利色彩,重智育,轻德育、美育、体育和劳动教育;重分数,轻素质;重知识,轻能力。因此,导致校内的课业负担比较重,很多学生还参加校外培训,作业做到晚上十一二点。学生无暇参加体育锻炼,影响睡眠,这是造成近视的重要原因。”教育部原副部长张天保说。


张天保认为,防控学生近视的治本之策在于树立科学的教育理念。发挥学校的主渠道作用,提高课堂教学的质量,才能减轻学生的课业负担;全面规范治理校外培训机构,才能减轻学生校外课业负担。


“中办、国办‘双减’文件出台以后,各地认真贯彻执行,校内课业负担和校外培训的课业负担正在逐步减轻,形势喜人。这就为防控近视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张天保呼吁,对于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的工作,要重视、落实、行动。共同呵护好孩子们的眼健康,让他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顶层设计有了,落实到具体措施上,学校能做什么?


“‘眼睛不近视比得100分还重要’,这是我们强推的理念。”首都师范大学附属小学教育集团柳明校区校长孟祥兰分享该校的经验时介绍,保护孩子视力的工作,在该校由课程部、学生部、医务部和家长督学部等共同促动。课程部老师在教学过程中使用大屏幕时间不能超过20分钟,课上要监管学生的坐姿、握笔姿势等;该校坚持早操、上午第二节课后、下午第二节课后“一天三操”,学生部负责眼操的落实,引导学生把眼操做到位;医务部每学期对学生视力检测结果进行分析、告知家长,同时建立一对一档案,提醒学生重视自己的视力;家长督学部定期请家长走进校园,了解学校给孩子提供的视力环境是否合乎要求。


“目前,减负和加大体育锻炼时间特别重要。现在国家规定小学生每天一节体育课,我们学校学生每天到校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放下书包晨跑,跑出汗之后再走进教室早读,再加上30分钟做操时间,学生每天运动时间超过了一个小时。另外,我们要求学生中午一定要到室外去晒太阳,所有的老师下课后都要求孩子远眺。我们也定期请眼科专家到学校给孩子们进行保护视力的科普,学校的责任很重。”孟祥兰说。


儿童青少年近视的重要发生地是家庭


首都师范大学附属小学教育集团柳明校区每个学期首尾各进行一次视力检测,结果发现,不少孩子的视力在寒暑假有所下降。


孟祥兰认为,“现在很多家庭都有‘电保姆’,家长给孩子手机、平板后就不管了,这是坑害孩子最要命的东西。家长和孩子一定要一起运动起来,让孩子养成锻炼的习惯。学生个人要明确自己是健康的第一责任人,我的健康我负责,我的健康我管理。”


北京开放大学家庭教育学院常务副院长王光宏也强调家庭在保护孩子视力中的重要性。“很多孩子陷入网络中,基本上是因为父母没时间陪伴,能吸引孩子的就是这些电子产品。”他还建议家长做好与学校之间的配合,因为有的孩子在学校有做眼保健操、课间休息的时间,但是回到家马上就放松了,玩游戏、玩平板。家长应给与孩子更多的支持、关注和陪伴,培养孩子养成良好的阅读、坐姿等习惯。


“现在青少年玩游戏的时间有限制了,这就很好。我们没有办法阻止科技的发展,但是我们有办法通过正常、合法的手段让孩子不要沉迷到这些环境中。家庭是孩子近视的重要发生地,我相信家庭也是让孩子变得越来越健康的主要场所。”王光宏说。


近视防控要“抓早抓小”


瞿佳强调,近视防控要“抓早抓小”。“儿童视力与眼屈光发育是渐进的过程。婴幼儿都有轻度的远视,随着年龄增长会逐步恢复,10岁左右达到正视。现在的孩子等不到10岁,五六岁时就把远视储备用完了,就近视了。”


“抓早抓小”体现在具体做法上就是分门别类对待不同学段的孩子,根据孩子屈光发育的情况、上学读书负担的情况以及用眼高峰的情况来进行。瞿佳具体介绍,在0~6岁的学前阶段,孩子视力发育比较快,是从远视到正视的重要阶段,家长要重点控制孩子看电视、玩手机的时间。幼儿园一定是游戏化、娱乐化的,不能小学化。0~6岁的关键就是呵护引导孩子快乐成长。推迟一年上学,可以大大降低孩子的近视发生率。孩子7~12岁开始读小学时,要适应环境和角色的转变,养成良好的习惯,积极预防近视,小学是近视发展最快的时段,一定要控制住。13~18岁时,孩子独立自主的意识增强,这个阶段已经近视的不能逆转,要避免发展成高度近视。


瞿佳提出,最简单、最少成本又健康的防控近视方法就是到户外去活动。另外,很重要的方面就是近距离用眼与休息习惯的养成:看20分钟书本,眺望远处20英尺(约6米)20秒;多运动、勤休息;视屏大一点,距离远一点,阅读时间少一点,间歇休息多一点。


宋士勋表示,要长效抓儿童青少年的近视问题。“现在我们推广的是‘双减’的政策,孩子的课业负担减少了,在屋里坐着的时间少了,对近视防控来说是好的。在学校里,老师要发挥监督的作用,让孩子充分去户外运动、参加锻炼活动;在社会上,课外培训机构减少了,孩子和家长要回归自然、回归到社区。我们要努力形成一个政府主导、部门配合、专家指导、学校教育、家长关注的良好的社会氛围,最终不光是呵护好孩子们的眼睛,也要保护好每一个人的眼睛,每个人都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张曼玉


花枝烂漫 发表于  2021-10-07 20:09:41 11字 ( 0/2)

近视防控要“抓早抓小”

高中生近视率超八成 儿童青少年近视怎么防


2021年09月28日 | 来源:中国青年报


“从不同年龄段来看,2020年,我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为52.7%,其中6岁儿童为14.3%,小学生为35.6%,初中生为71.1%,高中生超过了80%;从不同近视程度来看,近视的孩子中有10%是高度近视,超过1/3的是中度近视,也就是说中高度近视的比例近50%;从不同的区域来看,总体的趋势是‘东高西低,北高南低’。同时,城乡之间也有明显的差距,城市的近视率达到56.5%,比农村高出8个百分点,但是,农村近两年的增长趋势比城市快。”日前,在第三届国民视觉健康高峰论坛上分享这组数据时,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宋士勋表示,在对儿童青少年的近视监测中发现,防控重点应低龄化;高度近视发展成眼疾病的概率非常大,不容忽视。


对于个人来说,高度近视有可能导致白内障、青光眼等并发症,甚至致盲。对于国家来说,近视将使精密制造、军事、军工等领域产生巨大的人才缺口。


近年来,国家对此加倍重视,连续出台相关政策。2018年,教育部、国家卫健委等8部门联合印发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的实施方案》。不久前,教育部等15部门又联合印发了《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光明行动的工作方案》。还有健康中国行动、“双减”政策等,旨在减少减缓儿童青少年近视的发生发展。


国家眼视光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温州医科大学眼视光医院集团总院长瞿佳提出,儿童青少年的近视防控需要“五方协作”,除了政府部门出台相关政策外,还需要学校、学生、家庭、医疗卫生机构共同努力。


“眼睛不近视比得100分还重要”


“在一段时间内,应试教育使学生作业负担过重,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成为义务教育的指挥棒。这种教育模式带有浓厚的功利色彩,重智育,轻德育、美育、体育和劳动教育;重分数,轻素质;重知识,轻能力。因此,导致校内的课业负担比较重,很多学生还参加校外培训,作业做到晚上十一二点。学生无暇参加体育锻炼,影响睡眠,这是造成近视的重要原因。”教育部原副部长张天保说。


张天保认为,防控学生近视的治本之策在于树立科学的教育理念。发挥学校的主渠道作用,提高课堂教学的质量,才能减轻学生的课业负担;全面规范治理校外培训机构,才能减轻学生校外课业负担。


“中办、国办‘双减’文件出台以后,各地认真贯彻执行,校内课业负担和校外培训的课业负担正在逐步减轻,形势喜人。这就为防控近视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张天保呼吁,对于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的工作,要重视、落实、行动。共同呵护好孩子们的眼健康,让他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顶层设计有了,落实到具体措施上,学校能做什么?


“‘眼睛不近视比得100分还重要’,这是我们强推的理念。”首都师范大学附属小学教育集团柳明校区校长孟祥兰分享该校的经验时介绍,保护孩子视力的工作,在该校由课程部、学生部、医务部和家长督学部等共同促动。课程部老师在教学过程中使用大屏幕时间不能超过20分钟,课上要监管学生的坐姿、握笔姿势等;该校坚持早操、上午第二节课后、下午第二节课后“一天三操”,学生部负责眼操的落实,引导学生把眼操做到位;医务部每学期对学生视力检测结果进行分析、告知家长,同时建立一对一档案,提醒学生重视自己的视力;家长督学部定期请家长走进校园,了解学校给孩子提供的视力环境是否合乎要求。


“目前,减负和加大体育锻炼时间特别重要。现在国家规定小学生每天一节体育课,我们学校学生每天到校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放下书包晨跑,跑出汗之后再走进教室早读,再加上30分钟做操时间,学生每天运动时间超过了一个小时。另外,我们要求学生中午一定要到室外去晒太阳,所有的老师下课后都要求孩子远眺。我们也定期请眼科专家到学校给孩子们进行保护视力的科普,学校的责任很重。”孟祥兰说。


儿童青少年近视的重要发生地是家庭


首都师范大学附属小学教育集团柳明校区每个学期首尾各进行一次视力检测,结果发现,不少孩子的视力在寒暑假有所下降。


孟祥兰认为,“现在很多家庭都有‘电保姆’,家长给孩子手机、平板后就不管了,这是坑害孩子最要命的东西。家长和孩子一定要一起运动起来,让孩子养成锻炼的习惯。学生个人要明确自己是健康的第一责任人,我的健康我负责,我的健康我管理。”


北京开放大学家庭教育学院常务副院长王光宏也强调家庭在保护孩子视力中的重要性。“很多孩子陷入网络中,基本上是因为父母没时间陪伴,能吸引孩子的就是这些电子产品。”他还建议家长做好与学校之间的配合,因为有的孩子在学校有做眼保健操、课间休息的时间,但是回到家马上就放松了,玩游戏、玩平板。家长应给与孩子更多的支持、关注和陪伴,培养孩子养成良好的阅读、坐姿等习惯。


“现在青少年玩游戏的时间有限制了,这就很好。我们没有办法阻止科技的发展,但是我们有办法通过正常、合法的手段让孩子不要沉迷到这些环境中。家庭是孩子近视的重要发生地,我相信家庭也是让孩子变得越来越健康的主要场所。”王光宏说。


近视防控要“抓早抓小”


瞿佳强调,近视防控要“抓早抓小”。“儿童视力与眼屈光发育是渐进的过程。婴幼儿都有轻度的远视,随着年龄增长会逐步恢复,10岁左右达到正视。现在的孩子等不到10岁,五六岁时就把远视储备用完了,就近视了。”


“抓早抓小”体现在具体做法上就是分门别类对待不同学段的孩子,根据孩子屈光发育的情况、上学读书负担的情况以及用眼高峰的情况来进行。瞿佳具体介绍,在0~6岁的学前阶段,孩子视力发育比较快,是从远视到正视的重要阶段,家长要重点控制孩子看电视、玩手机的时间。幼儿园一定是游戏化、娱乐化的,不能小学化。0~6岁的关键就是呵护引导孩子快乐成长。推迟一年上学,可以大大降低孩子的近视发生率。孩子7~12岁开始读小学时,要适应环境和角色的转变,养成良好的习惯,积极预防近视,小学是近视发展最快的时段,一定要控制住。13~18岁时,孩子独立自主的意识增强,这个阶段已经近视的不能逆转,要避免发展成高度近视。


瞿佳提出,最简单、最少成本又健康的防控近视方法就是到户外去活动。另外,很重要的方面就是近距离用眼与休息习惯的养成:看20分钟书本,眺望远处20英尺(约6米)20秒;多运动、勤休息;视屏大一点,距离远一点,阅读时间少一点,间歇休息多一点。


宋士勋表示,要长效抓儿童青少年的近视问题。“现在我们推广的是‘双减’的政策,孩子的课业负担减少了,在屋里坐着的时间少了,对近视防控来说是好的。在学校里,老师要发挥监督的作用,让孩子充分去户外运动、参加锻炼活动;在社会上,课外培训机构减少了,孩子和家长要回归自然、回归到社区。我们要努力形成一个政府主导、部门配合、专家指导、学校教育、家长关注的良好的社会氛围,最终不光是呵护好孩子们的眼睛,也要保护好每一个人的眼睛,每个人都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张曼玉


花枝烂漫 发表于  2021-10-07 20:09:25 34字 ( 0/5)

学生个人要明确自己是健康的第一责任人,我的健康我负责,我的健康我管理

高中生近视率超八成 儿童青少年近视怎么防


2021年09月28日 | 来源:中国青年报


“从不同年龄段来看,2020年,我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为52.7%,其中6岁儿童为14.3%,小学生为35.6%,初中生为71.1%,高中生超过了80%;从不同近视程度来看,近视的孩子中有10%是高度近视,超过1/3的是中度近视,也就是说中高度近视的比例近50%;从不同的区域来看,总体的趋势是‘东高西低,北高南低’。同时,城乡之间也有明显的差距,城市的近视率达到56.5%,比农村高出8个百分点,但是,农村近两年的增长趋势比城市快。”日前,在第三届国民视觉健康高峰论坛上分享这组数据时,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宋士勋表示,在对儿童青少年的近视监测中发现,防控重点应低龄化;高度近视发展成眼疾病的概率非常大,不容忽视。


对于个人来说,高度近视有可能导致白内障、青光眼等并发症,甚至致盲。对于国家来说,近视将使精密制造、军事、军工等领域产生巨大的人才缺口。


近年来,国家对此加倍重视,连续出台相关政策。2018年,教育部、国家卫健委等8部门联合印发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的实施方案》。不久前,教育部等15部门又联合印发了《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光明行动的工作方案》。还有健康中国行动、“双减”政策等,旨在减少减缓儿童青少年近视的发生发展。


国家眼视光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温州医科大学眼视光医院集团总院长瞿佳提出,儿童青少年的近视防控需要“五方协作”,除了政府部门出台相关政策外,还需要学校、学生、家庭、医疗卫生机构共同努力。


“眼睛不近视比得100分还重要”


“在一段时间内,应试教育使学生作业负担过重,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成为义务教育的指挥棒。这种教育模式带有浓厚的功利色彩,重智育,轻德育、美育、体育和劳动教育;重分数,轻素质;重知识,轻能力。因此,导致校内的课业负担比较重,很多学生还参加校外培训,作业做到晚上十一二点。学生无暇参加体育锻炼,影响睡眠,这是造成近视的重要原因。”教育部原副部长张天保说。


张天保认为,防控学生近视的治本之策在于树立科学的教育理念。发挥学校的主渠道作用,提高课堂教学的质量,才能减轻学生的课业负担;全面规范治理校外培训机构,才能减轻学生校外课业负担。


“中办、国办‘双减’文件出台以后,各地认真贯彻执行,校内课业负担和校外培训的课业负担正在逐步减轻,形势喜人。这就为防控近视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张天保呼吁,对于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的工作,要重视、落实、行动。共同呵护好孩子们的眼健康,让他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顶层设计有了,落实到具体措施上,学校能做什么?


“‘眼睛不近视比得100分还重要’,这是我们强推的理念。”首都师范大学附属小学教育集团柳明校区校长孟祥兰分享该校的经验时介绍,保护孩子视力的工作,在该校由课程部、学生部、医务部和家长督学部等共同促动。课程部老师在教学过程中使用大屏幕时间不能超过20分钟,课上要监管学生的坐姿、握笔姿势等;该校坚持早操、上午第二节课后、下午第二节课后“一天三操”,学生部负责眼操的落实,引导学生把眼操做到位;医务部每学期对学生视力检测结果进行分析、告知家长,同时建立一对一档案,提醒学生重视自己的视力;家长督学部定期请家长走进校园,了解学校给孩子提供的视力环境是否合乎要求。


“目前,减负和加大体育锻炼时间特别重要。现在国家规定小学生每天一节体育课,我们学校学生每天到校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放下书包晨跑,跑出汗之后再走进教室早读,再加上30分钟做操时间,学生每天运动时间超过了一个小时。另外,我们要求学生中午一定要到室外去晒太阳,所有的老师下课后都要求孩子远眺。我们也定期请眼科专家到学校给孩子们进行保护视力的科普,学校的责任很重。”孟祥兰说。


儿童青少年近视的重要发生地是家庭


首都师范大学附属小学教育集团柳明校区每个学期首尾各进行一次视力检测,结果发现,不少孩子的视力在寒暑假有所下降。


孟祥兰认为,“现在很多家庭都有‘电保姆’,家长给孩子手机、平板后就不管了,这是坑害孩子最要命的东西。家长和孩子一定要一起运动起来,让孩子养成锻炼的习惯。学生个人要明确自己是健康的第一责任人,我的健康我负责,我的健康我管理。”


北京开放大学家庭教育学院常务副院长王光宏也强调家庭在保护孩子视力中的重要性。“很多孩子陷入网络中,基本上是因为父母没时间陪伴,能吸引孩子的就是这些电子产品。”他还建议家长做好与学校之间的配合,因为有的孩子在学校有做眼保健操、课间休息的时间,但是回到家马上就放松了,玩游戏、玩平板。家长应给与孩子更多的支持、关注和陪伴,培养孩子养成良好的阅读、坐姿等习惯。


“现在青少年玩游戏的时间有限制了,这就很好。我们没有办法阻止科技的发展,但是我们有办法通过正常、合法的手段让孩子不要沉迷到这些环境中。家庭是孩子近视的重要发生地,我相信家庭也是让孩子变得越来越健康的主要场所。”王光宏说。


近视防控要“抓早抓小”


瞿佳强调,近视防控要“抓早抓小”。“儿童视力与眼屈光发育是渐进的过程。婴幼儿都有轻度的远视,随着年龄增长会逐步恢复,10岁左右达到正视。现在的孩子等不到10岁,五六岁时就把远视储备用完了,就近视了。”


“抓早抓小”体现在具体做法上就是分门别类对待不同学段的孩子,根据孩子屈光发育的情况、上学读书负担的情况以及用眼高峰的情况来进行。瞿佳具体介绍,在0~6岁的学前阶段,孩子视力发育比较快,是从远视到正视的重要阶段,家长要重点控制孩子看电视、玩手机的时间。幼儿园一定是游戏化、娱乐化的,不能小学化。0~6岁的关键就是呵护引导孩子快乐成长。推迟一年上学,可以大大降低孩子的近视发生率。孩子7~12岁开始读小学时,要适应环境和角色的转变,养成良好的习惯,积极预防近视,小学是近视发展最快的时段,一定要控制住。13~18岁时,孩子独立自主的意识增强,这个阶段已经近视的不能逆转,要避免发展成高度近视。


瞿佳提出,最简单、最少成本又健康的防控近视方法就是到户外去活动。另外,很重要的方面就是近距离用眼与休息习惯的养成:看20分钟书本,眺望远处20英尺(约6米)20秒;多运动、勤休息;视屏大一点,距离远一点,阅读时间少一点,间歇休息多一点。


宋士勋表示,要长效抓儿童青少年的近视问题。“现在我们推广的是‘双减’的政策,孩子的课业负担减少了,在屋里坐着的时间少了,对近视防控来说是好的。在学校里,老师要发挥监督的作用,让孩子充分去户外运动、参加锻炼活动;在社会上,课外培训机构减少了,孩子和家长要回归自然、回归到社区。我们要努力形成一个政府主导、部门配合、专家指导、学校教育、家长关注的良好的社会氛围,最终不光是呵护好孩子们的眼睛,也要保护好每一个人的眼睛,每个人都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张曼玉


hzy胡正云 发表于  2021-09-28 20:44:11 22字 ( 0/112)

良好的学习习惯配合正确的用眼卫生是可以预防的

高中生近视率超八成 儿童青少年近视怎么防


2021年09月28日 | 来源:中国青年报


“从不同年龄段来看,2020年,我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为52.7%,其中6岁儿童为14.3%,小学生为35.6%,初中生为71.1%,高中生超过了80%;从不同近视程度来看,近视的孩子中有10%是高度近视,超过1/3的是中度近视,也就是说中高度近视的比例近50%;从不同的区域来看,总体的趋势是‘东高西低,北高南低’。同时,城乡之间也有明显的差距,城市的近视率达到56.5%,比农村高出8个百分点,但是,农村近两年的增长趋势比城市快。”日前,在第三届国民视觉健康高峰论坛上分享这组数据时,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宋士勋表示,在对儿童青少年的近视监测中发现,防控重点应低龄化;高度近视发展成眼疾病的概率非常大,不容忽视。


对于个人来说,高度近视有可能导致白内障、青光眼等并发症,甚至致盲。对于国家来说,近视将使精密制造、军事、军工等领域产生巨大的人才缺口。


近年来,国家对此加倍重视,连续出台相关政策。2018年,教育部、国家卫健委等8部门联合印发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的实施方案》。不久前,教育部等15部门又联合印发了《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光明行动的工作方案》。还有健康中国行动、“双减”政策等,旨在减少减缓儿童青少年近视的发生发展。


国家眼视光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温州医科大学眼视光医院集团总院长瞿佳提出,儿童青少年的近视防控需要“五方协作”,除了政府部门出台相关政策外,还需要学校、学生、家庭、医疗卫生机构共同努力。


“眼睛不近视比得100分还重要”


“在一段时间内,应试教育使学生作业负担过重,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成为义务教育的指挥棒。这种教育模式带有浓厚的功利色彩,重智育,轻德育、美育、体育和劳动教育;重分数,轻素质;重知识,轻能力。因此,导致校内的课业负担比较重,很多学生还参加校外培训,作业做到晚上十一二点。学生无暇参加体育锻炼,影响睡眠,这是造成近视的重要原因。”教育部原副部长张天保说。


张天保认为,防控学生近视的治本之策在于树立科学的教育理念。发挥学校的主渠道作用,提高课堂教学的质量,才能减轻学生的课业负担;全面规范治理校外培训机构,才能减轻学生校外课业负担。


“中办、国办‘双减’文件出台以后,各地认真贯彻执行,校内课业负担和校外培训的课业负担正在逐步减轻,形势喜人。这就为防控近视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张天保呼吁,对于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的工作,要重视、落实、行动。共同呵护好孩子们的眼健康,让他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顶层设计有了,落实到具体措施上,学校能做什么?


“‘眼睛不近视比得100分还重要’,这是我们强推的理念。”首都师范大学附属小学教育集团柳明校区校长孟祥兰分享该校的经验时介绍,保护孩子视力的工作,在该校由课程部、学生部、医务部和家长督学部等共同促动。课程部老师在教学过程中使用大屏幕时间不能超过20分钟,课上要监管学生的坐姿、握笔姿势等;该校坚持早操、上午第二节课后、下午第二节课后“一天三操”,学生部负责眼操的落实,引导学生把眼操做到位;医务部每学期对学生视力检测结果进行分析、告知家长,同时建立一对一档案,提醒学生重视自己的视力;家长督学部定期请家长走进校园,了解学校给孩子提供的视力环境是否合乎要求。


“目前,减负和加大体育锻炼时间特别重要。现在国家规定小学生每天一节体育课,我们学校学生每天到校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放下书包晨跑,跑出汗之后再走进教室早读,再加上30分钟做操时间,学生每天运动时间超过了一个小时。另外,我们要求学生中午一定要到室外去晒太阳,所有的老师下课后都要求孩子远眺。我们也定期请眼科专家到学校给孩子们进行保护视力的科普,学校的责任很重。”孟祥兰说。


儿童青少年近视的重要发生地是家庭


首都师范大学附属小学教育集团柳明校区每个学期首尾各进行一次视力检测,结果发现,不少孩子的视力在寒暑假有所下降。


孟祥兰认为,“现在很多家庭都有‘电保姆’,家长给孩子手机、平板后就不管了,这是坑害孩子最要命的东西。家长和孩子一定要一起运动起来,让孩子养成锻炼的习惯。学生个人要明确自己是健康的第一责任人,我的健康我负责,我的健康我管理。”


北京开放大学家庭教育学院常务副院长王光宏也强调家庭在保护孩子视力中的重要性。“很多孩子陷入网络中,基本上是因为父母没时间陪伴,能吸引孩子的就是这些电子产品。”他还建议家长做好与学校之间的配合,因为有的孩子在学校有做眼保健操、课间休息的时间,但是回到家马上就放松了,玩游戏、玩平板。家长应给与孩子更多的支持、关注和陪伴,培养孩子养成良好的阅读、坐姿等习惯。


“现在青少年玩游戏的时间有限制了,这就很好。我们没有办法阻止科技的发展,但是我们有办法通过正常、合法的手段让孩子不要沉迷到这些环境中。家庭是孩子近视的重要发生地,我相信家庭也是让孩子变得越来越健康的主要场所。”王光宏说。


近视防控要“抓早抓小”


瞿佳强调,近视防控要“抓早抓小”。“儿童视力与眼屈光发育是渐进的过程。婴幼儿都有轻度的远视,随着年龄增长会逐步恢复,10岁左右达到正视。现在的孩子等不到10岁,五六岁时就把远视储备用完了,就近视了。”


“抓早抓小”体现在具体做法上就是分门别类对待不同学段的孩子,根据孩子屈光发育的情况、上学读书负担的情况以及用眼高峰的情况来进行。瞿佳具体介绍,在0~6岁的学前阶段,孩子视力发育比较快,是从远视到正视的重要阶段,家长要重点控制孩子看电视、玩手机的时间。幼儿园一定是游戏化、娱乐化的,不能小学化。0~6岁的关键就是呵护引导孩子快乐成长。推迟一年上学,可以大大降低孩子的近视发生率。孩子7~12岁开始读小学时,要适应环境和角色的转变,养成良好的习惯,积极预防近视,小学是近视发展最快的时段,一定要控制住。13~18岁时,孩子独立自主的意识增强,这个阶段已经近视的不能逆转,要避免发展成高度近视。


瞿佳提出,最简单、最少成本又健康的防控近视方法就是到户外去活动。另外,很重要的方面就是近距离用眼与休息习惯的养成:看20分钟书本,眺望远处20英尺(约6米)20秒;多运动、勤休息;视屏大一点,距离远一点,阅读时间少一点,间歇休息多一点。


宋士勋表示,要长效抓儿童青少年的近视问题。“现在我们推广的是‘双减’的政策,孩子的课业负担减少了,在屋里坐着的时间少了,对近视防控来说是好的。在学校里,老师要发挥监督的作用,让孩子充分去户外运动、参加锻炼活动;在社会上,课外培训机构减少了,孩子和家长要回归自然、回归到社区。我们要努力形成一个政府主导、部门配合、专家指导、学校教育、家长关注的良好的社会氛围,最终不光是呵护好孩子们的眼睛,也要保护好每一个人的眼睛,每个人都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张曼玉


闲勤 发表于  2021-09-28 18:43:37 14字 ( 0/87)

防儿童青年近视应当高度重视。

高中生近视率超八成 儿童青少年近视怎么防


2021年09月28日 | 来源:中国青年报


“从不同年龄段来看,2020年,我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为52.7%,其中6岁儿童为14.3%,小学生为35.6%,初中生为71.1%,高中生超过了80%;从不同近视程度来看,近视的孩子中有10%是高度近视,超过1/3的是中度近视,也就是说中高度近视的比例近50%;从不同的区域来看,总体的趋势是‘东高西低,北高南低’。同时,城乡之间也有明显的差距,城市的近视率达到56.5%,比农村高出8个百分点,但是,农村近两年的增长趋势比城市快。”日前,在第三届国民视觉健康高峰论坛上分享这组数据时,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宋士勋表示,在对儿童青少年的近视监测中发现,防控重点应低龄化;高度近视发展成眼疾病的概率非常大,不容忽视。


对于个人来说,高度近视有可能导致白内障、青光眼等并发症,甚至致盲。对于国家来说,近视将使精密制造、军事、军工等领域产生巨大的人才缺口。


近年来,国家对此加倍重视,连续出台相关政策。2018年,教育部、国家卫健委等8部门联合印发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的实施方案》。不久前,教育部等15部门又联合印发了《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光明行动的工作方案》。还有健康中国行动、“双减”政策等,旨在减少减缓儿童青少年近视的发生发展。


国家眼视光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温州医科大学眼视光医院集团总院长瞿佳提出,儿童青少年的近视防控需要“五方协作”,除了政府部门出台相关政策外,还需要学校、学生、家庭、医疗卫生机构共同努力。


“眼睛不近视比得100分还重要”


“在一段时间内,应试教育使学生作业负担过重,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成为义务教育的指挥棒。这种教育模式带有浓厚的功利色彩,重智育,轻德育、美育、体育和劳动教育;重分数,轻素质;重知识,轻能力。因此,导致校内的课业负担比较重,很多学生还参加校外培训,作业做到晚上十一二点。学生无暇参加体育锻炼,影响睡眠,这是造成近视的重要原因。”教育部原副部长张天保说。


张天保认为,防控学生近视的治本之策在于树立科学的教育理念。发挥学校的主渠道作用,提高课堂教学的质量,才能减轻学生的课业负担;全面规范治理校外培训机构,才能减轻学生校外课业负担。


“中办、国办‘双减’文件出台以后,各地认真贯彻执行,校内课业负担和校外培训的课业负担正在逐步减轻,形势喜人。这就为防控近视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张天保呼吁,对于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的工作,要重视、落实、行动。共同呵护好孩子们的眼健康,让他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顶层设计有了,落实到具体措施上,学校能做什么?


“‘眼睛不近视比得100分还重要’,这是我们强推的理念。”首都师范大学附属小学教育集团柳明校区校长孟祥兰分享该校的经验时介绍,保护孩子视力的工作,在该校由课程部、学生部、医务部和家长督学部等共同促动。课程部老师在教学过程中使用大屏幕时间不能超过20分钟,课上要监管学生的坐姿、握笔姿势等;该校坚持早操、上午第二节课后、下午第二节课后“一天三操”,学生部负责眼操的落实,引导学生把眼操做到位;医务部每学期对学生视力检测结果进行分析、告知家长,同时建立一对一档案,提醒学生重视自己的视力;家长督学部定期请家长走进校园,了解学校给孩子提供的视力环境是否合乎要求。


“目前,减负和加大体育锻炼时间特别重要。现在国家规定小学生每天一节体育课,我们学校学生每天到校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放下书包晨跑,跑出汗之后再走进教室早读,再加上30分钟做操时间,学生每天运动时间超过了一个小时。另外,我们要求学生中午一定要到室外去晒太阳,所有的老师下课后都要求孩子远眺。我们也定期请眼科专家到学校给孩子们进行保护视力的科普,学校的责任很重。”孟祥兰说。


儿童青少年近视的重要发生地是家庭


首都师范大学附属小学教育集团柳明校区每个学期首尾各进行一次视力检测,结果发现,不少孩子的视力在寒暑假有所下降。


孟祥兰认为,“现在很多家庭都有‘电保姆’,家长给孩子手机、平板后就不管了,这是坑害孩子最要命的东西。家长和孩子一定要一起运动起来,让孩子养成锻炼的习惯。学生个人要明确自己是健康的第一责任人,我的健康我负责,我的健康我管理。”


北京开放大学家庭教育学院常务副院长王光宏也强调家庭在保护孩子视力中的重要性。“很多孩子陷入网络中,基本上是因为父母没时间陪伴,能吸引孩子的就是这些电子产品。”他还建议家长做好与学校之间的配合,因为有的孩子在学校有做眼保健操、课间休息的时间,但是回到家马上就放松了,玩游戏、玩平板。家长应给与孩子更多的支持、关注和陪伴,培养孩子养成良好的阅读、坐姿等习惯。


“现在青少年玩游戏的时间有限制了,这就很好。我们没有办法阻止科技的发展,但是我们有办法通过正常、合法的手段让孩子不要沉迷到这些环境中。家庭是孩子近视的重要发生地,我相信家庭也是让孩子变得越来越健康的主要场所。”王光宏说。


近视防控要“抓早抓小”


瞿佳强调,近视防控要“抓早抓小”。“儿童视力与眼屈光发育是渐进的过程。婴幼儿都有轻度的远视,随着年龄增长会逐步恢复,10岁左右达到正视。现在的孩子等不到10岁,五六岁时就把远视储备用完了,就近视了。”


“抓早抓小”体现在具体做法上就是分门别类对待不同学段的孩子,根据孩子屈光发育的情况、上学读书负担的情况以及用眼高峰的情况来进行。瞿佳具体介绍,在0~6岁的学前阶段,孩子视力发育比较快,是从远视到正视的重要阶段,家长要重点控制孩子看电视、玩手机的时间。幼儿园一定是游戏化、娱乐化的,不能小学化。0~6岁的关键就是呵护引导孩子快乐成长。推迟一年上学,可以大大降低孩子的近视发生率。孩子7~12岁开始读小学时,要适应环境和角色的转变,养成良好的习惯,积极预防近视,小学是近视发展最快的时段,一定要控制住。13~18岁时,孩子独立自主的意识增强,这个阶段已经近视的不能逆转,要避免发展成高度近视。


瞿佳提出,最简单、最少成本又健康的防控近视方法就是到户外去活动。另外,很重要的方面就是近距离用眼与休息习惯的养成:看20分钟书本,眺望远处20英尺(约6米)20秒;多运动、勤休息;视屏大一点,距离远一点,阅读时间少一点,间歇休息多一点。


宋士勋表示,要长效抓儿童青少年的近视问题。“现在我们推广的是‘双减’的政策,孩子的课业负担减少了,在屋里坐着的时间少了,对近视防控来说是好的。在学校里,老师要发挥监督的作用,让孩子充分去户外运动、参加锻炼活动;在社会上,课外培训机构减少了,孩子和家长要回归自然、回归到社区。我们要努力形成一个政府主导、部门配合、专家指导、学校教育、家长关注的良好的社会氛围,最终不光是呵护好孩子们的眼睛,也要保护好每一个人的眼睛,每个人都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张曼玉


虫虫爱妈妈 发表于  2021-09-28 18:43:36 108字 ( 0/125)

预防青少年的近视,在学习上可以通过“双减”政策,减轻孩子的学业负担;在生活中,家长要抽出时间多陪伴孩子,让孩子少接触电子产品,少玩游戏,多去从事一些体育活...

高中生近视率超八成 儿童青少年近视怎么防


2021年09月28日 | 来源:中国青年报


“从不同年龄段来看,2020年,我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为52.7%,其中6岁儿童为14.3%,小学生为35.6%,初中生为71.1%,高中生超过了80%;从不同近视程度来看,近视的孩子中有10%是高度近视,超过1/3的是中度近视,也就是说中高度近视的比例近50%;从不同的区域来看,总体的趋势是‘东高西低,北高南低’。同时,城乡之间也有明显的差距,城市的近视率达到56.5%,比农村高出8个百分点,但是,农村近两年的增长趋势比城市快。”日前,在第三届国民视觉健康高峰论坛上分享这组数据时,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宋士勋表示,在对儿童青少年的近视监测中发现,防控重点应低龄化;高度近视发展成眼疾病的概率非常大,不容忽视。


对于个人来说,高度近视有可能导致白内障、青光眼等并发症,甚至致盲。对于国家来说,近视将使精密制造、军事、军工等领域产生巨大的人才缺口。


近年来,国家对此加倍重视,连续出台相关政策。2018年,教育部、国家卫健委等8部门联合印发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的实施方案》。不久前,教育部等15部门又联合印发了《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光明行动的工作方案》。还有健康中国行动、“双减”政策等,旨在减少减缓儿童青少年近视的发生发展。


国家眼视光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温州医科大学眼视光医院集团总院长瞿佳提出,儿童青少年的近视防控需要“五方协作”,除了政府部门出台相关政策外,还需要学校、学生、家庭、医疗卫生机构共同努力。


“眼睛不近视比得100分还重要”


“在一段时间内,应试教育使学生作业负担过重,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成为义务教育的指挥棒。这种教育模式带有浓厚的功利色彩,重智育,轻德育、美育、体育和劳动教育;重分数,轻素质;重知识,轻能力。因此,导致校内的课业负担比较重,很多学生还参加校外培训,作业做到晚上十一二点。学生无暇参加体育锻炼,影响睡眠,这是造成近视的重要原因。”教育部原副部长张天保说。


张天保认为,防控学生近视的治本之策在于树立科学的教育理念。发挥学校的主渠道作用,提高课堂教学的质量,才能减轻学生的课业负担;全面规范治理校外培训机构,才能减轻学生校外课业负担。


“中办、国办‘双减’文件出台以后,各地认真贯彻执行,校内课业负担和校外培训的课业负担正在逐步减轻,形势喜人。这就为防控近视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张天保呼吁,对于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的工作,要重视、落实、行动。共同呵护好孩子们的眼健康,让他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顶层设计有了,落实到具体措施上,学校能做什么?


“‘眼睛不近视比得100分还重要’,这是我们强推的理念。”首都师范大学附属小学教育集团柳明校区校长孟祥兰分享该校的经验时介绍,保护孩子视力的工作,在该校由课程部、学生部、医务部和家长督学部等共同促动。课程部老师在教学过程中使用大屏幕时间不能超过20分钟,课上要监管学生的坐姿、握笔姿势等;该校坚持早操、上午第二节课后、下午第二节课后“一天三操”,学生部负责眼操的落实,引导学生把眼操做到位;医务部每学期对学生视力检测结果进行分析、告知家长,同时建立一对一档案,提醒学生重视自己的视力;家长督学部定期请家长走进校园,了解学校给孩子提供的视力环境是否合乎要求。


“目前,减负和加大体育锻炼时间特别重要。现在国家规定小学生每天一节体育课,我们学校学生每天到校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放下书包晨跑,跑出汗之后再走进教室早读,再加上30分钟做操时间,学生每天运动时间超过了一个小时。另外,我们要求学生中午一定要到室外去晒太阳,所有的老师下课后都要求孩子远眺。我们也定期请眼科专家到学校给孩子们进行保护视力的科普,学校的责任很重。”孟祥兰说。


儿童青少年近视的重要发生地是家庭


首都师范大学附属小学教育集团柳明校区每个学期首尾各进行一次视力检测,结果发现,不少孩子的视力在寒暑假有所下降。


孟祥兰认为,“现在很多家庭都有‘电保姆’,家长给孩子手机、平板后就不管了,这是坑害孩子最要命的东西。家长和孩子一定要一起运动起来,让孩子养成锻炼的习惯。学生个人要明确自己是健康的第一责任人,我的健康我负责,我的健康我管理。”


北京开放大学家庭教育学院常务副院长王光宏也强调家庭在保护孩子视力中的重要性。“很多孩子陷入网络中,基本上是因为父母没时间陪伴,能吸引孩子的就是这些电子产品。”他还建议家长做好与学校之间的配合,因为有的孩子在学校有做眼保健操、课间休息的时间,但是回到家马上就放松了,玩游戏、玩平板。家长应给与孩子更多的支持、关注和陪伴,培养孩子养成良好的阅读、坐姿等习惯。


“现在青少年玩游戏的时间有限制了,这就很好。我们没有办法阻止科技的发展,但是我们有办法通过正常、合法的手段让孩子不要沉迷到这些环境中。家庭是孩子近视的重要发生地,我相信家庭也是让孩子变得越来越健康的主要场所。”王光宏说。


近视防控要“抓早抓小”


瞿佳强调,近视防控要“抓早抓小”。“儿童视力与眼屈光发育是渐进的过程。婴幼儿都有轻度的远视,随着年龄增长会逐步恢复,10岁左右达到正视。现在的孩子等不到10岁,五六岁时就把远视储备用完了,就近视了。”


“抓早抓小”体现在具体做法上就是分门别类对待不同学段的孩子,根据孩子屈光发育的情况、上学读书负担的情况以及用眼高峰的情况来进行。瞿佳具体介绍,在0~6岁的学前阶段,孩子视力发育比较快,是从远视到正视的重要阶段,家长要重点控制孩子看电视、玩手机的时间。幼儿园一定是游戏化、娱乐化的,不能小学化。0~6岁的关键就是呵护引导孩子快乐成长。推迟一年上学,可以大大降低孩子的近视发生率。孩子7~12岁开始读小学时,要适应环境和角色的转变,养成良好的习惯,积极预防近视,小学是近视发展最快的时段,一定要控制住。13~18岁时,孩子独立自主的意识增强,这个阶段已经近视的不能逆转,要避免发展成高度近视。


瞿佳提出,最简单、最少成本又健康的防控近视方法就是到户外去活动。另外,很重要的方面就是近距离用眼与休息习惯的养成:看20分钟书本,眺望远处20英尺(约6米)20秒;多运动、勤休息;视屏大一点,距离远一点,阅读时间少一点,间歇休息多一点。


宋士勋表示,要长效抓儿童青少年的近视问题。“现在我们推广的是‘双减’的政策,孩子的课业负担减少了,在屋里坐着的时间少了,对近视防控来说是好的。在学校里,老师要发挥监督的作用,让孩子充分去户外运动、参加锻炼活动;在社会上,课外培训机构减少了,孩子和家长要回归自然、回归到社区。我们要努力形成一个政府主导、部门配合、专家指导、学校教育、家长关注的良好的社会氛围,最终不光是呵护好孩子们的眼睛,也要保护好每一个人的眼睛,每个人都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张曼玉


~泗水亭~ 发表于  2021-09-28 15:32:36 30字 ( 0/123)

从小养成坐姿、饮食等好习惯,且远离手机辐射,适当运动和劳动!

高中生近视率超八成 儿童青少年近视怎么防


2021年09月28日 | 来源:中国青年报


“从不同年龄段来看,2020年,我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为52.7%,其中6岁儿童为14.3%,小学生为35.6%,初中生为71.1%,高中生超过了80%;从不同近视程度来看,近视的孩子中有10%是高度近视,超过1/3的是中度近视,也就是说中高度近视的比例近50%;从不同的区域来看,总体的趋势是‘东高西低,北高南低’。同时,城乡之间也有明显的差距,城市的近视率达到56.5%,比农村高出8个百分点,但是,农村近两年的增长趋势比城市快。”日前,在第三届国民视觉健康高峰论坛上分享这组数据时,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宋士勋表示,在对儿童青少年的近视监测中发现,防控重点应低龄化;高度近视发展成眼疾病的概率非常大,不容忽视。


对于个人来说,高度近视有可能导致白内障、青光眼等并发症,甚至致盲。对于国家来说,近视将使精密制造、军事、军工等领域产生巨大的人才缺口。


近年来,国家对此加倍重视,连续出台相关政策。2018年,教育部、国家卫健委等8部门联合印发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的实施方案》。不久前,教育部等15部门又联合印发了《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光明行动的工作方案》。还有健康中国行动、“双减”政策等,旨在减少减缓儿童青少年近视的发生发展。


国家眼视光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温州医科大学眼视光医院集团总院长瞿佳提出,儿童青少年的近视防控需要“五方协作”,除了政府部门出台相关政策外,还需要学校、学生、家庭、医疗卫生机构共同努力。


“眼睛不近视比得100分还重要”


“在一段时间内,应试教育使学生作业负担过重,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成为义务教育的指挥棒。这种教育模式带有浓厚的功利色彩,重智育,轻德育、美育、体育和劳动教育;重分数,轻素质;重知识,轻能力。因此,导致校内的课业负担比较重,很多学生还参加校外培训,作业做到晚上十一二点。学生无暇参加体育锻炼,影响睡眠,这是造成近视的重要原因。”教育部原副部长张天保说。


张天保认为,防控学生近视的治本之策在于树立科学的教育理念。发挥学校的主渠道作用,提高课堂教学的质量,才能减轻学生的课业负担;全面规范治理校外培训机构,才能减轻学生校外课业负担。


“中办、国办‘双减’文件出台以后,各地认真贯彻执行,校内课业负担和校外培训的课业负担正在逐步减轻,形势喜人。这就为防控近视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张天保呼吁,对于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的工作,要重视、落实、行动。共同呵护好孩子们的眼健康,让他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顶层设计有了,落实到具体措施上,学校能做什么?


“‘眼睛不近视比得100分还重要’,这是我们强推的理念。”首都师范大学附属小学教育集团柳明校区校长孟祥兰分享该校的经验时介绍,保护孩子视力的工作,在该校由课程部、学生部、医务部和家长督学部等共同促动。课程部老师在教学过程中使用大屏幕时间不能超过20分钟,课上要监管学生的坐姿、握笔姿势等;该校坚持早操、上午第二节课后、下午第二节课后“一天三操”,学生部负责眼操的落实,引导学生把眼操做到位;医务部每学期对学生视力检测结果进行分析、告知家长,同时建立一对一档案,提醒学生重视自己的视力;家长督学部定期请家长走进校园,了解学校给孩子提供的视力环境是否合乎要求。


“目前,减负和加大体育锻炼时间特别重要。现在国家规定小学生每天一节体育课,我们学校学生每天到校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放下书包晨跑,跑出汗之后再走进教室早读,再加上30分钟做操时间,学生每天运动时间超过了一个小时。另外,我们要求学生中午一定要到室外去晒太阳,所有的老师下课后都要求孩子远眺。我们也定期请眼科专家到学校给孩子们进行保护视力的科普,学校的责任很重。”孟祥兰说。


儿童青少年近视的重要发生地是家庭


首都师范大学附属小学教育集团柳明校区每个学期首尾各进行一次视力检测,结果发现,不少孩子的视力在寒暑假有所下降。


孟祥兰认为,“现在很多家庭都有‘电保姆’,家长给孩子手机、平板后就不管了,这是坑害孩子最要命的东西。家长和孩子一定要一起运动起来,让孩子养成锻炼的习惯。学生个人要明确自己是健康的第一责任人,我的健康我负责,我的健康我管理。”


北京开放大学家庭教育学院常务副院长王光宏也强调家庭在保护孩子视力中的重要性。“很多孩子陷入网络中,基本上是因为父母没时间陪伴,能吸引孩子的就是这些电子产品。”他还建议家长做好与学校之间的配合,因为有的孩子在学校有做眼保健操、课间休息的时间,但是回到家马上就放松了,玩游戏、玩平板。家长应给与孩子更多的支持、关注和陪伴,培养孩子养成良好的阅读、坐姿等习惯。


“现在青少年玩游戏的时间有限制了,这就很好。我们没有办法阻止科技的发展,但是我们有办法通过正常、合法的手段让孩子不要沉迷到这些环境中。家庭是孩子近视的重要发生地,我相信家庭也是让孩子变得越来越健康的主要场所。”王光宏说。


近视防控要“抓早抓小”


瞿佳强调,近视防控要“抓早抓小”。“儿童视力与眼屈光发育是渐进的过程。婴幼儿都有轻度的远视,随着年龄增长会逐步恢复,10岁左右达到正视。现在的孩子等不到10岁,五六岁时就把远视储备用完了,就近视了。”


“抓早抓小”体现在具体做法上就是分门别类对待不同学段的孩子,根据孩子屈光发育的情况、上学读书负担的情况以及用眼高峰的情况来进行。瞿佳具体介绍,在0~6岁的学前阶段,孩子视力发育比较快,是从远视到正视的重要阶段,家长要重点控制孩子看电视、玩手机的时间。幼儿园一定是游戏化、娱乐化的,不能小学化。0~6岁的关键就是呵护引导孩子快乐成长。推迟一年上学,可以大大降低孩子的近视发生率。孩子7~12岁开始读小学时,要适应环境和角色的转变,养成良好的习惯,积极预防近视,小学是近视发展最快的时段,一定要控制住。13~18岁时,孩子独立自主的意识增强,这个阶段已经近视的不能逆转,要避免发展成高度近视。


瞿佳提出,最简单、最少成本又健康的防控近视方法就是到户外去活动。另外,很重要的方面就是近距离用眼与休息习惯的养成:看20分钟书本,眺望远处20英尺(约6米)20秒;多运动、勤休息;视屏大一点,距离远一点,阅读时间少一点,间歇休息多一点。


宋士勋表示,要长效抓儿童青少年的近视问题。“现在我们推广的是‘双减’的政策,孩子的课业负担减少了,在屋里坐着的时间少了,对近视防控来说是好的。在学校里,老师要发挥监督的作用,让孩子充分去户外运动、参加锻炼活动;在社会上,课外培训机构减少了,孩子和家长要回归自然、回归到社区。我们要努力形成一个政府主导、部门配合、专家指导、学校教育、家长关注的良好的社会氛围,最终不光是呵护好孩子们的眼睛,也要保护好每一个人的眼睛,每个人都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张曼玉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