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蕉大童姥 发表于  2021-04-08 11:14:36 5325字 ( 0/904)

无论何时,母爱从不会缺席(原创首发)

《你好,李焕英》作为电影春节档的一匹黑马,在收获奇迹票房的同时激活了广大观众心中那根忧郁怅惘的神经,即在情感越来越倾向于快餐速食的时代,在人与人之间的“心墙”似乎越隔越厚的时代,我们应该如何守护发自本能、不求回馈、世间最为纯洁珍贵的母爱?而子女长大后奔向自己的事业与前途,与父母似乎“渐行渐远”,“亲情”的价值会不会因此而贬值?

片中的晓玲是一个外表普遍、成绩普通、为人处世能力也普通的平凡女孩,从小到大调皮捣蛋、贪玩厌学,甚至连大学学历也属于低档次的成人教育,因此给“爱面子”的母亲增添了许多意外烦恼。母亲面对这样一个“恨铁不成钢”的女儿,不仅没有强加给她不切实际的压力与莫须有的嘲讽,反而在了解女儿的基础上给予了她应有的爱与尊重。在晓玲的内心深处,除了对母亲的感激,更多的是自身无法弥补的愧疚。

母亲遭遇车祸后,晓玲“穿越”回母亲青春的时代,为母亲组建的排球队联络队员、争取到全厂的第一台电视机、想尽办法为母亲与厂长儿子的婚恋“牵线搭桥”,渴望通过重返时光的奇迹,为母亲“重头再来”铺就一次理想的人生。然而,早已对晓玲的种种努力心知肚明的母亲,依然选择了矮胖平凡的父亲贾文田,重新回到了相夫教子、柴米油盐的普通人生。

这部电影一半写实,一半虚构,拒绝虚空高蹈的说教、歇斯底里的哭喊与天马行空的演绎,用喜剧的方式呈现了原本属于悲剧的故事,用回溯时光的勇气证明了爱的奇迹,用经得起生死考验的母女情诠释了亲情的强大与永存。“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打断骨头还连着筋”的母女情就如潺潺流动的泉水,虽然有时生长在卑下之处,有时容易被生活的平凡琐碎而遮掩光芒,幼时牙牙学语的儿女,终有一天会拥有自己独立的思维与意识,终有一天会背上行囊走向未知的远方,但母爱自会润物无声,它源于本能,不掺杂任何利益与算计,无私无偿地滋润儿女余生饱受生活风霜侵袭的心田,这是世间任何所谓“宏伟壮阔”的感情所无法给予的温度。

但如果电影的核心价值仅止于“温情”“母爱”等等,虽然也不失为“心灵鸡汤”,但远远不足以支撑它成为一部现象级的作品。它在探讨母爱的伟大与无私之余,将目光延伸到了人性最为幽邃的深处,即出于血缘遗传的亲子关系延续,是否可以通过彼此不计回报的“付出”换来一个良性的承袭?从小成长于温暖幸福原生家庭的孩子,是否有能力将这份幸福传递得更广更远?

古人曾说:“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在基本生存能够得到保障的条件下,母亲对子女的关爱与培养永远都是先于自身的。诞下子女后,母亲也会主动放弃一部分曾经拥有的烂漫与理想,将子女摆在家庭最重要的位置。幼年时的子女,由于缺乏独立生活的能力和对世界的完整认识,将母亲的关心与爱护视为生命中的一切。但随着子女年岁渐长,形成了自身对于世界的完整理解,且渴望独立的意识越发强烈时,两代人之间的隔阂与裂隙越发加深,母亲的“爱”反而会像三伏天的大棉被,捂得人无所适从。随着网络化时代的到来,社会的快速流动与高速运转令人目不暇接,多元化的价值观冲击着每一个人的思维,个体价值的“至上”性似乎愈发凸显,人与人之间仿佛成了“一捆一捆扎清楚的柴”,与传统家庭的粘性似乎渐渐消失。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孩子进入陌生的城市后,“三点一线”穿行于钢筋水泥森林中的地铁公交,与外界筑起了厚厚的茧房,母亲的关心与问候似乎也成为手机微信中可有可无的点缀;母亲将自身的期望全部寄托在儿女身上,但儿女并不是父母辈生活经验的复制品,也会逐渐拥有自身独立思考、独立成长的空间,面对因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差异而彷徨无助的儿女,妈妈们会感叹于时代的变化两代人之间越隔越厚的心墙,却丝毫不会割舍对儿女穿透筋膜连着血脉的牵挂。

或许每个母亲都不是完美的人,但她们并非一开始就是一个唠叨琐碎的中年妇女,她也有自己充满着梦幻与朝气的花季时期,也曾有自己的诗与远方。但是当世界上一旦出现了某个与她血肉相连的小小生命,一种发自本心的颤动与呵护牵引着她,她便褪下了对青春岁月的诗意留恋,在柴米油盐、锅碗瓢盆中支撑起了家庭的重担,在岁月的风尘中洗尽铅华鬓染微霜。当你抱怨青春期脸上出现愈来愈多的青春痘、身材越来越不如人意时,可曾看到母亲眼角层层叠叠的鱼尾纹、因洗衣劳作而关节粗大的手指、因过度操劳而不再挺拔的腰身。她们在日复一日不计回报的辛劳循环中依然无怨无悔,虽不能称之为圣贤,却也在润物无声中教会了我们何为恻隐之心,何为羞恶之心,何为是非之心。

诚然,子女在成长、母亲在老去,子女最终会走出家庭奔向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这是一个饱含无奈又势在必然的过程。但我们并不能因此否认亲情的意义与价值,正如每个人都会经历春夏秋冬寒暑流转的一生,被亲情润泽的童年犹如“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的春天,它虽然短暂易逝,却足以为一生蓄积希望的光芒与爱的底色,让酷暑与严寒不再难捱;正如子女走出家门愈来愈远,却如被游丝一线牵着的风筝一般愈是高飞愈觉缥缈无依,而亲情正如始终攥在手中的线轴,始终牢系着生命的轴心,因此,风筝虽愈飞愈高,却不再是患得患失无根无靠。而子女对亲情的最好报答,便是在人与人仿佛日益疏远、隔心之墙层层林立的空间里,试着突破自己小世界的茧房,相信虽然母女各自的成长岁月在两个不同的时代,虽然人生之不如意十之八九,得到与失去、希望与失望并存仍是世间的常态,但源自血脉与本能的爱能够亘古屹立于世事沧桑风雨无常,也足以为迷茫而彷徨的未知点亮不灭的心灯。

“高高的青山上萱草花开放,摘一朵送给我,小小的姑娘,把他别在你的发梢,红在我心上,陪着你长大了,再看你做新娘。遥遥的天之涯萱草花开放,每一朵可是我牵挂的模样,让他开遍我等着你回家的路上,好像我从不曾离开你的身旁。”我们虽然回不到妈妈青春年少的时期,虽然无法感同身受地体悟妈妈内心的柔弱与强大,但只要相信总有一种爱能超越时代超越偏见直抵内心,便能穿越时间的隔膜与山河的错落,便能以寸草之心报得三春之晖,将这份世间最为珍贵的亲情传递得更广更远。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