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xmxhxc 发表于  2020-11-21 17:16:33 5816字 ( 1/768)

“燕山明珠”的保卫者

今年是密云水库建成60周年,北京市民每喝三杯水,就有两杯来自这里

“燕山明珠”的保卫者

本报记者 蒋菡
《工人日报》(2020年11月21日 03版)

编者按

60年前,在当时机械施工设备不足的情况下,20多万建设者依靠人工操作,历经700多个日日夜夜,在燕山之中建成了一颗“明珠”——密云水库,这是亚洲最大的人工湖,也是首都北京唯一的地表饮用水水源地。

今年是密云水库建成60周年,燕山怀中一泓水,润泽京华千万人。60年来,密云水库累计为京津冀供水390亿立方米,其中向北京供水约280亿立方米,年供水量6.5亿立方米,相当于每年供出320多个昆明湖的水量,北京市民每喝的三倍水中,有两杯来自这里。

为了守护好这颗“燕山明珠”,从1958年至2003年,密云水库库区历经了三次大规模搬迁,102个村庄的6.9万名群众,告别了昔日家园。而今,库区已完成了155米高程以下10.4万亩土地退耕和94个“库中岛”清理,水库一级保护区畜禽养殖全部清退,使库区水质长期保持国家地表水Ⅱ类水标准。保水富民后的“燕山明珠”,正在从首都的“大水缸”变成“聚宝盆”。

 

发源于河北省沽源县的白河,经河北赤城县、北京延庆、怀柔两区进入密云区境内,由捧河岩村进入密云水库,沿河采访这天,刮着大风,水边尤其冷。58岁的何立军却穿得不厚,应是常年巡河练出了好身板。她是镇级河长,北京市密云区石城镇党委书记,像她这样的乡镇(街道)河长,在北京共有1095人。今年,何立军被评为全国最美河湖卫士。

地处密云水库上游的石城镇,西倚云蒙山,东临密云水库,密云水库的两大水源之一的白河,自西向东穿越全境,在大关桥注入密云水库,全镇入库河流共计九条,境内全长总计118公里,这里是首都饮用水源保护区,保水护河任务十分艰巨。

“我负责的河流位于密云水库上游,对保证‘首都大水缸’的安全非常重要。”10月21日,在捧河岩村的白水河边,何立军对《工人日报》记者说,“把‘保水第一责任’牢牢扛在肩上,护好绿水青山,是我的责任和义务。”

“当镇长还得能当警长”

何立军是从2017年5月开始担任河长的,这一年也是北京开始实行河(湖)长制的节点。

全面推行河长制,是保护水资源、防治水污染、改善水环境、修复水生态,实现河湖功能永续利用的制度保障,河长要主动作为。

因为漂流、烧烤、农家乐、畜禽养殖污染河水,石城镇要求取缔所有亲水活动。“刚开始,我几乎每天都和保水队员、村干部一起在河道边巡查,处理河道两侧民俗户的漂流、烧烤等污染行为。”何立军没想到,这些做法治标不治本,遭到了依水而建、靠河生财的部分群众的消极抵制,游客也有怨言。有人说:“你们扫荡我们这些烧烤散户算什么本事?有能耐你们把那些大户停了,我们就收摊。”话虽难听,却使她意识到工作的入手之处。

对于大户,镇政府不厌其烦地进行了多次沟通劝导,可个别钉子户置若罔闻,当对一家位于云蒙峡的严重污染水源环境的景点依法清除时,景点老板当天就扬言“你不让我接待游人,我就住在你的办公室不走!”这名老板还真的在何立军的办公室里闹了两天两夜。何立军对此“冷处理”,“你不走就在里屋呆着,外屋我要接待其他人,到了下班的点儿我要走了,让其他同事来,轮流做工作。”

何立军坦言,当时阻力非常大,游客又很多,为了护水,镇里干部都上了,周末领导带班巡查,整整进行了一夏天。最后,漂流和烧烤行为被彻底取缔了。现在,她每周巡河两到三次。有一次,在大观桥她发现停了辆车,但车上无人。“桥下有道门,门上了锁,从桥上看不见水边有人,但我猜下面有人钓鱼,后来找人来开锁,下去一看,果真如此,那人是从边上跳下去的。”她笑着说,“当镇长还得能当警长,最初老是我发现问题,我就跟村里的书记们说,你们巡河怎么发现不了问题呢?现在我发现的问题也越来越少了。”

用制度“管河管水管人”

问题在河里,根源在岸上。在科学护水的问题上,石城镇坚持陆域水域两手抓,强化综合治理,注重“用制度管河、管水、管人”。全镇15个行政村被划定为18个网格,有网格员400名,并制定考核要求,将考核结果与村干部、保水治水员的奖金报酬挂钩,对每条河道、河岸均做到落实到人,签订安全生产责任书。

一系列严格的管控措施,为保水护河提供了坚强的制度保障。而把河道管护与农民增收有机融合,取得双赢,亦是护水的关键。密云水库有200公里围网,石城镇就有60公里。“‘4条腿’的都不能养,养‘两条腿’的也不能超过20只。不让养,不让种,怎么生活?”靠水维生多年的老百姓提出问题。

这个问题,必须有答案。以地处一级水源保护区的河北村为例,丰、滦、密抗日游击根据地的创建者白乙化烈士的纪念馆就位于该村,常住居民大多是老弱病残人员,养殖业是他们主要的生活依靠。

镇政府与有关部门积极协调,争取到了400多个生态公益性岗位。因保水禁种退养的农户和被清除烧烤、漂流项目的民俗户成了生态保水员,每月增加1500元的工资性收入,目前生态公益性岗位基本覆盖退种禁养农户。

利用河道流水养殖鲟鱼,曾是受到当地政府支持的项目。后来,上级环保督察组要求限期拆除。何立军忙完该项目的评估后,马上就去找区长批文件,然后赶往财政局落实资金。按照常规,这笔经费需要3个月才能到账,她只用了7天时间。为了尽量减少农户的经济损失,机关干部们到处去求人买鱼。最后,补偿费准时交到农民手中,督察组交办的紧急任务也如期完成。

如今,石城镇河通湖阔、水清岸绿。该镇在河道旁建起了观景栈道、骑行步道,吸引了大量骑行、健身的游客,促进了民宿业发展。捧河岩村支部书记郭义军,就是从做烧烤转型做精品民宿。“刚取缔烧烤时是影响到了收入,但这河以后要变成黑河,还有人来吗?我们要为子孙后代着想。”他乐呵呵地说,“过去一年挣十几万元,今年挣了六七十万元。等周边环境提档升级了,生意会更红火。”

从“要我保水”到“我要保水”

自2017年北京市全面建立河(湖)长制两年多来,各级河(湖)长累计巡河近60万人次,发现和协调解决各类河湖环境问题近3.5万个,有效加强了河湖治理管护。目前全市共有乡镇级河长1095名,村级河长4042名,护河员6800余人,每10公里河段平均护河人员数为11人。

据悉,北京市各级河(湖)长负责组织领导相应河湖的水资源保护、水域岸线管理、水污染防治、水环境治理等工作;牵头组织对侵占河道、围垦湖泊、超标排污、电毒炸鱼等突出问题依法进行清理整治;协调解决河湖管理保护中的重大问题,协调上下游、左右岸,对跨行政区域的河湖明晰管理责任,组织实施联防联控;对河湖管理保护工作相关部门和下一级河(湖)长履职情况进行督导;对目标任务完成情况进行考核,强化激励机制。

其中,像何立军这样的乡镇(街道)级河长,对本乡镇(街道)河湖管理保护工作负总责,对村(社区)级河长责任落实情况进行监督考核,协调解决跨村(社区)涉河湖各种问题。定期开展河湖巡查,及时掌握河湖状况和存在问题,发现重大和紧急情况要及时上报。此外,还要及时协调相关执法部门对涉河湖违法行为进行处理,不能有效处置的应立即上报;做好跨乡镇河湖问题的协调衔接,对于无法协调的问题及时上报区级河长。

北京市还强化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的有效衔接,发挥“河长+警长+检察”工作机制作用,持续开展河湖水环境、水资源、水土保持等专项执法,2019年全年累计开展行政检查8.9万余次,查处各类水事违法案件4157件。

“我们的工作从治理转向引导,老百姓的意识也从‘要我保水’向‘我要保水’转变。”石城镇执法分队队长方军告诉记者,目前的工作重点是对93家民宿的垃圾分类、污水处理、油烟净化等设立的台账进行检查。

北京市生态环境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密云水库蓄水量突破26亿立方米,创近21年来新高。密云水库等主要集中式饮用水源地水质稳定达标,地下水水质总体稳定,地表水水质持续改善。

tuanjie 发表于  2020-11-22 11:19:21 0字 ( 0/66)

这里就蕴涵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真理。

这里就蕴涵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真理。

今年是密云水库建成60周年,北京市民每喝三杯水,就有两杯来自这里

“燕山明珠”的保卫者

本报记者 蒋菡
《工人日报》(2020年11月21日 03版)

编者按

60年前,在当时机械施工设备不足的情况下,20多万建设者依靠人工操作,历经700多个日日夜夜,在燕山之中建成了一颗“明珠”——密云水库,这是亚洲最大的人工湖,也是首都北京唯一的地表饮用水水源地。

今年是密云水库建成60周年,燕山怀中一泓水,润泽京华千万人。60年来,密云水库累计为京津冀供水390亿立方米,其中向北京供水约280亿立方米,年供水量6.5亿立方米,相当于每年供出320多个昆明湖的水量,北京市民每喝的三倍水中,有两杯来自这里。

为了守护好这颗“燕山明珠”,从1958年至2003年,密云水库库区历经了三次大规模搬迁,102个村庄的6.9万名群众,告别了昔日家园。而今,库区已完成了155米高程以下10.4万亩土地退耕和94个“库中岛”清理,水库一级保护区畜禽养殖全部清退,使库区水质长期保持国家地表水Ⅱ类水标准。保水富民后的“燕山明珠”,正在从首都的“大水缸”变成“聚宝盆”。

 

发源于河北省沽源县的白河,经河北赤城县、北京延庆、怀柔两区进入密云区境内,由捧河岩村进入密云水库,沿河采访这天,刮着大风,水边尤其冷。58岁的何立军却穿得不厚,应是常年巡河练出了好身板。她是镇级河长,北京市密云区石城镇党委书记,像她这样的乡镇(街道)河长,在北京共有1095人。今年,何立军被评为全国最美河湖卫士。

地处密云水库上游的石城镇,西倚云蒙山,东临密云水库,密云水库的两大水源之一的白河,自西向东穿越全境,在大关桥注入密云水库,全镇入库河流共计九条,境内全长总计118公里,这里是首都饮用水源保护区,保水护河任务十分艰巨。

“我负责的河流位于密云水库上游,对保证‘首都大水缸’的安全非常重要。”10月21日,在捧河岩村的白水河边,何立军对《工人日报》记者说,“把‘保水第一责任’牢牢扛在肩上,护好绿水青山,是我的责任和义务。”

“当镇长还得能当警长”

何立军是从2017年5月开始担任河长的,这一年也是北京开始实行河(湖)长制的节点。

全面推行河长制,是保护水资源、防治水污染、改善水环境、修复水生态,实现河湖功能永续利用的制度保障,河长要主动作为。

因为漂流、烧烤、农家乐、畜禽养殖污染河水,石城镇要求取缔所有亲水活动。“刚开始,我几乎每天都和保水队员、村干部一起在河道边巡查,处理河道两侧民俗户的漂流、烧烤等污染行为。”何立军没想到,这些做法治标不治本,遭到了依水而建、靠河生财的部分群众的消极抵制,游客也有怨言。有人说:“你们扫荡我们这些烧烤散户算什么本事?有能耐你们把那些大户停了,我们就收摊。”话虽难听,却使她意识到工作的入手之处。

对于大户,镇政府不厌其烦地进行了多次沟通劝导,可个别钉子户置若罔闻,当对一家位于云蒙峡的严重污染水源环境的景点依法清除时,景点老板当天就扬言“你不让我接待游人,我就住在你的办公室不走!”这名老板还真的在何立军的办公室里闹了两天两夜。何立军对此“冷处理”,“你不走就在里屋呆着,外屋我要接待其他人,到了下班的点儿我要走了,让其他同事来,轮流做工作。”

何立军坦言,当时阻力非常大,游客又很多,为了护水,镇里干部都上了,周末领导带班巡查,整整进行了一夏天。最后,漂流和烧烤行为被彻底取缔了。现在,她每周巡河两到三次。有一次,在大观桥她发现停了辆车,但车上无人。“桥下有道门,门上了锁,从桥上看不见水边有人,但我猜下面有人钓鱼,后来找人来开锁,下去一看,果真如此,那人是从边上跳下去的。”她笑着说,“当镇长还得能当警长,最初老是我发现问题,我就跟村里的书记们说,你们巡河怎么发现不了问题呢?现在我发现的问题也越来越少了。”

用制度“管河管水管人”

问题在河里,根源在岸上。在科学护水的问题上,石城镇坚持陆域水域两手抓,强化综合治理,注重“用制度管河、管水、管人”。全镇15个行政村被划定为18个网格,有网格员400名,并制定考核要求,将考核结果与村干部、保水治水员的奖金报酬挂钩,对每条河道、河岸均做到落实到人,签订安全生产责任书。

一系列严格的管控措施,为保水护河提供了坚强的制度保障。而把河道管护与农民增收有机融合,取得双赢,亦是护水的关键。密云水库有200公里围网,石城镇就有60公里。“‘4条腿’的都不能养,养‘两条腿’的也不能超过20只。不让养,不让种,怎么生活?”靠水维生多年的老百姓提出问题。

这个问题,必须有答案。以地处一级水源保护区的河北村为例,丰、滦、密抗日游击根据地的创建者白乙化烈士的纪念馆就位于该村,常住居民大多是老弱病残人员,养殖业是他们主要的生活依靠。

镇政府与有关部门积极协调,争取到了400多个生态公益性岗位。因保水禁种退养的农户和被清除烧烤、漂流项目的民俗户成了生态保水员,每月增加1500元的工资性收入,目前生态公益性岗位基本覆盖退种禁养农户。

利用河道流水养殖鲟鱼,曾是受到当地政府支持的项目。后来,上级环保督察组要求限期拆除。何立军忙完该项目的评估后,马上就去找区长批文件,然后赶往财政局落实资金。按照常规,这笔经费需要3个月才能到账,她只用了7天时间。为了尽量减少农户的经济损失,机关干部们到处去求人买鱼。最后,补偿费准时交到农民手中,督察组交办的紧急任务也如期完成。

如今,石城镇河通湖阔、水清岸绿。该镇在河道旁建起了观景栈道、骑行步道,吸引了大量骑行、健身的游客,促进了民宿业发展。捧河岩村支部书记郭义军,就是从做烧烤转型做精品民宿。“刚取缔烧烤时是影响到了收入,但这河以后要变成黑河,还有人来吗?我们要为子孙后代着想。”他乐呵呵地说,“过去一年挣十几万元,今年挣了六七十万元。等周边环境提档升级了,生意会更红火。”

从“要我保水”到“我要保水”

自2017年北京市全面建立河(湖)长制两年多来,各级河(湖)长累计巡河近60万人次,发现和协调解决各类河湖环境问题近3.5万个,有效加强了河湖治理管护。目前全市共有乡镇级河长1095名,村级河长4042名,护河员6800余人,每10公里河段平均护河人员数为11人。

据悉,北京市各级河(湖)长负责组织领导相应河湖的水资源保护、水域岸线管理、水污染防治、水环境治理等工作;牵头组织对侵占河道、围垦湖泊、超标排污、电毒炸鱼等突出问题依法进行清理整治;协调解决河湖管理保护中的重大问题,协调上下游、左右岸,对跨行政区域的河湖明晰管理责任,组织实施联防联控;对河湖管理保护工作相关部门和下一级河(湖)长履职情况进行督导;对目标任务完成情况进行考核,强化激励机制。

其中,像何立军这样的乡镇(街道)级河长,对本乡镇(街道)河湖管理保护工作负总责,对村(社区)级河长责任落实情况进行监督考核,协调解决跨村(社区)涉河湖各种问题。定期开展河湖巡查,及时掌握河湖状况和存在问题,发现重大和紧急情况要及时上报。此外,还要及时协调相关执法部门对涉河湖违法行为进行处理,不能有效处置的应立即上报;做好跨乡镇河湖问题的协调衔接,对于无法协调的问题及时上报区级河长。

北京市还强化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的有效衔接,发挥“河长+警长+检察”工作机制作用,持续开展河湖水环境、水资源、水土保持等专项执法,2019年全年累计开展行政检查8.9万余次,查处各类水事违法案件4157件。

“我们的工作从治理转向引导,老百姓的意识也从‘要我保水’向‘我要保水’转变。”石城镇执法分队队长方军告诉记者,目前的工作重点是对93家民宿的垃圾分类、污水处理、油烟净化等设立的台账进行检查。

北京市生态环境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密云水库蓄水量突破26亿立方米,创近21年来新高。密云水库等主要集中式饮用水源地水质稳定达标,地下水水质总体稳定,地表水水质持续改善。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