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连正清一 发表于  2020-09-16 11:17:41 3765字 ( 0/206)

释放新型消费的进程中,还有一些“卡脖子”的问题需要进一步解决

应对疫情冲击和经济全球化的变数,关键在于推动我国发展方式向内需主导转变,更多地依靠国内大市场的巨大潜力。为此,中央明确提出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循环相互促进的发展新格局。9月9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提出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加快发展带动新型消费的若干措施,包括加快新型消费基础设施建设。

这是针对经济增长中的突出矛盾与问题所出台的一项重大政策。

从中长期看,我国经济增长的最大底气在于14亿的大市场、14亿人的大消费。比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从2000年的3.9万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41.2万亿元。中国人口占全球的18%,但最终消费规模仅占全球的12%。要达到人口占比的平均水平,中国最终消费规模占比还有6个百分点的增长空间。只有中国消费占比超过人口占比,才能为形成国内大循环奠定坚实基础。另一方面,更重要的趋势是消费结构升级。过去几年,大量新消费不断涌现,且呈波浪式的态势。

从宏观数据上看,我国服务消费占比在2019年达到45.9%,比2018年提高1.7个百分点。初步分析表明,我国城乡居民服务消费每年还有1-1.5个百分点的增长空间,增长到60%-65%左右基本稳定,由此带来巨大的新增市场空间。

从现实情况看,我国释放新型消费面临的突出挑战是新型消费的供给总量、水平、效率还要进一步改善和提升。“有需求、缺供给”的矛盾还比较突出,在释放新型消费的进程中,还有一些“卡脖子”的问题需要进一步解决。

比如,新型消费的基础设施还不完善,尤其是农村新型消费的基础设施建设相对滞后;新型消费的市场开放还需要加快,以鼓励社会资本以需求为导向加大相关供给;新型消费的监管还需要创新,新消费中新纠纷需要更有效的处理。因此,无论是与促进投资相比,还是与促进传统消费相比,有效释放新型消费,都对政策与体制等提出了新的需求。

从短期和中长期结合的角度考虑,破解制约新型消费的“卡脖子”的问题,关键是在基础设施方面下大功夫。这既可以有效释放短期的新型消费,也能够为中长期形成并释放更新型的消费夯实基础。一般来说,新基建既包括5G网络、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等在内的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也包括传统基础设施的数字化改造和升级建设。从近期看,至少有以下几个方面的重要领域。

加快新型信息基础设施,为新型消费释放提供底层支撑。在信息化时代,网络已经成为与水电气并存的基础设施。在这方面加大投资,尽快形成5G与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领域深度融合的新格局,将产生大量目前无法事先预料的新型消费。有预测表明,我国5G投资到2025年将达1.2万亿元,带动产业链上下游累计投资超3.5万亿元。由此形成的信息高速公路,奠定我国新型消费释放的坚实基础。

重点加快农村信息网络建设,缩小城乡数字差距。有调研显示,疫情期间农村居家学习的学生,1/3的学生家中没有可用于网络学习的电脑,10.41%的学生家中没有安装互联网。既要关注传统的城乡差距,也要关注新型的城乡数字化差距。在谋划“十四五”农村农业发展时,需把智慧农村、智慧农业发展作为重点,通过推动5G网络在农村的加快建设,加大农村信息基础设施,为农村和城市所有个人提供均等的信息化服务。

释放新型消费,还需要着力打造数字化的智慧城市。在我国加快推动城市化,加快建设城市圈的进程中,需要着力打造一个智慧化的城市。为此,要推动物联网等优先覆盖核心商圈、产业园区、交通枢纽,加快建设千兆城市,形成信息化的管理、服务、运营平台。

加快传统基础设施的信息化改造。信息化可赋能传统基础设施,使其发挥更大作用。加快5G、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在能源、水利、物流等传统基础设施建设运营中的应用模式,提升传统基础设施的运行效率。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