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书香门楣圣裔家 发表于  2020-03-26 21:48:08 7532字 ( 1/99)

发展村级集体经济应避免与民争利

发展村级集体经济应避免与民争利

 

发展集体经济有助于完善村级的公共服务,实现集体资源的优化经营,是实现乡村振兴的重要前提。笔者是广西沿海地区的乡镇组织委员,近年来,发展村级集体经济成为了组工干部的“新业务”

广西从几年前开始把发展村级集体经济纳入了考核指标体系,考核面从贫困村拓展到全部村,每年的集体经济年收入也逐步提升,集体经济规模也逐步加大。截止去年,笔者所在的乡镇的提前4个月完成了集体经济收入超4万元的目标,特色养殖、物业租赁、劳务服务等等各种各样的集体经济形式百花齐放,初步构建了村级集体经济的基础框架,但在发展集体经济过程中,一个现象引起了笔者的注意,那就是集体经济的挤出效应。

挤出效应是一个经济学词汇,是指增加政府投资对私人投资产生的挤占效应,从而导致增加政府投资所增加的国民收入可能因为私人投资减少而被全部或部分地抵消。

举个例子,海红米生长在沿海滩涂的原始水稻,某地由于拥有丰富的沿海滩涂资源,当地群众向来有利用盐碱田种植海红米的传统由于海红米依靠潮汐生长,依靠潮汐自然除草、依靠潮汐自然杀虫,是当前纯天然食品领域的新兴热销产品,往年海红米销售价格往往达到20元一斤。看准了海红米特色种植产业的商机,某镇积极动员村级集体经济组织大力发展海红米种植,投入大量资金发展海红米种植,开垦了部分撂荒的盐碱滩涂地,全镇海红米播种面积达到了往年的近10倍,其中大部分由集体经济组织种植,年底毫无疑问迎来了海红米大丰收,但“丰产不丰收”由于市场消费端短时间内没有能力消化产量暴增的海红米产品,海红米的市场价格从去年的20元一度至8元。在各级各部门的各种促销行动下,集体经济组织种植的海红米得到优先销售,勉强实现了保本盈利,但群众自己种植的海红米却被消费市场挤出,出现了滞销。表面上集体经济账户余额成绩喜人,但人民群众实际上并没有得到实惠。

这一现象的出现也许只是个案,但其机制根源值得组工干部深思。笔者认为,当前农村地区渔木农林产业已形成一定的市场均衡,针对优势种养产业的短期高额政府投资行为极易引发农产品产量波动和价格波动,如不配套适应的消费提振措施和市场开拓措施,反而有可能给依赖该产业养家糊口的同行带来销售危机和价格风险。

从当前时代背景来看,村级集体经济需要在国有经济部门和私人经济部门的夹缝间寻求发展,要么承接国有经济结构性调整后甩出的“残羹冷炙”,要么结合农村产权改革创新突破土地山林承包经营壁垒,赋予集体经济组织经营山林土地的“特许经营权”,否则如果一味插手现有的私人生产领域,很可能会出现“集体进私人退”的副作用。

郑彩票 发表于  2020-03-27 08:06:52 28字 ( 0/0)

真正的集体经济,应该是全集体人收益,否则就不是集体经济!

发展村级集体经济应避免与民争利

 

发展集体经济有助于完善村级的公共服务,实现集体资源的优化经营,是实现乡村振兴的重要前提。笔者是广西沿海地区的乡镇组织委员,近年来,发展村级集体经济成为了组工干部的“新业务”

广西从几年前开始把发展村级集体经济纳入了考核指标体系,考核面从贫困村拓展到全部村,每年的集体经济年收入也逐步提升,集体经济规模也逐步加大。截止去年,笔者所在的乡镇的提前4个月完成了集体经济收入超4万元的目标,特色养殖、物业租赁、劳务服务等等各种各样的集体经济形式百花齐放,初步构建了村级集体经济的基础框架,但在发展集体经济过程中,一个现象引起了笔者的注意,那就是集体经济的挤出效应。

挤出效应是一个经济学词汇,是指增加政府投资对私人投资产生的挤占效应,从而导致增加政府投资所增加的国民收入可能因为私人投资减少而被全部或部分地抵消。

举个例子,海红米生长在沿海滩涂的原始水稻,某地由于拥有丰富的沿海滩涂资源,当地群众向来有利用盐碱田种植海红米的传统由于海红米依靠潮汐生长,依靠潮汐自然除草、依靠潮汐自然杀虫,是当前纯天然食品领域的新兴热销产品,往年海红米销售价格往往达到20元一斤。看准了海红米特色种植产业的商机,某镇积极动员村级集体经济组织大力发展海红米种植,投入大量资金发展海红米种植,开垦了部分撂荒的盐碱滩涂地,全镇海红米播种面积达到了往年的近10倍,其中大部分由集体经济组织种植,年底毫无疑问迎来了海红米大丰收,但“丰产不丰收”由于市场消费端短时间内没有能力消化产量暴增的海红米产品,海红米的市场价格从去年的20元一度至8元。在各级各部门的各种促销行动下,集体经济组织种植的海红米得到优先销售,勉强实现了保本盈利,但群众自己种植的海红米却被消费市场挤出,出现了滞销。表面上集体经济账户余额成绩喜人,但人民群众实际上并没有得到实惠。

这一现象的出现也许只是个案,但其机制根源值得组工干部深思。笔者认为,当前农村地区渔木农林产业已形成一定的市场均衡,针对优势种养产业的短期高额政府投资行为极易引发农产品产量波动和价格波动,如不配套适应的消费提振措施和市场开拓措施,反而有可能给依赖该产业养家糊口的同行带来销售危机和价格风险。

从当前时代背景来看,村级集体经济需要在国有经济部门和私人经济部门的夹缝间寻求发展,要么承接国有经济结构性调整后甩出的“残羹冷炙”,要么结合农村产权改革创新突破土地山林承包经营壁垒,赋予集体经济组织经营山林土地的“特许经营权”,否则如果一味插手现有的私人生产领域,很可能会出现“集体进私人退”的副作用。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