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白糖开水 发表于  2020-02-14 21:35:26 7962字 ( 1/249)

孩子的天是儿女(小说)

孩子的天是儿女(小说)




     张翠翠在养老院生活舒坦,一副心静神安,清心寡欲,悠然自得的情形。而且,生活有规律,晚上十点准时睡觉,早上六点按时起床。洗漱完毕,吃罢早餐,则和同院的老人打牌消磨时间。有时也赌点钱,但数量很少,一个上午打下来,输赢就三四元钱。打钱的目的不在赢钱,是增加点乐趣,玩得更开心一点。中午,吃了中饭,就到附近的街道、商店溜达一番。目的不是买东西,活动活动加速肠胃消化。也看看外面的风景,让自己赏心悦目。摩肩接踵的人流里到处是忙碌的身影,还能唤起自己对往昔生活的回忆。溜达个把钟头,又回到院里,睡过把钟头午觉。起来后,还是打牌。她不喜欢看电视剧,认为电视剧没意思,剧情庸俗,很多连逻辑都不讲,纯粹是瞎编些吸人眼球的故事;看多了只能把人看傻。当今中国似乎在退化,广播电视传播的正能量不多,糊弄人的东西却不少。打上两三个钟头牌后,就是吃晚饭的时候了。吃了晚饭就出去跑跑步。当然不是真跑,纯粹是锻炼身体。都七十多岁的人了,哪还能真跑呢?她是做出跑步的姿势,身子前倾,双手半握拳放在两肋之间,跑起来脚抬得老高,又重重地跺在地上,整个身子都会震动起来。跑的速度却奇慢,前脚着地,后脚才慢慢抬起。跟散步的速度快不了多少。她认为这样跑步很好,既不太费劲又有跑步的效果,跑起来整个身体都在震动,能够锻炼身体。她天天坚持;可以这样跑过把小时,虽然跑得身体出汗,却不会气喘吁吁。跑完回到院里,洗个澡,再把换下的衣服洗干净,凉好。一天的生活就接近尾声了。再与同室的老人们闲聊一会,就睡觉。如果有些人将听到小道消息,奇闻趣事,巨细糜遗地分享给大家。这时,张翠翠就会竖起耳朵听,不会立即睡觉了。她从小喜欢猎奇探秘,听轶闻趣事。有人讲这些时,她晚上十点睡觉的规矩绝对要打破。


    张翠翠这样有规律的生活,是在一年前开始的。之前,两个儿子把她送到养老院时,她痛苦不堪,认为儿子大逆不道,就这样把她甩了,对她太不孝顺。中华民族历来强调忠孝节义,有孝敬老人的好传统,看过去儿孙们每天起床都要对家中的长辈请安。现在社会风气变了,人们与孝道渐行渐远,年轻人大多不把孝顺当回事了。但她认为她儿子不应该这样。因为她对他们付出的太多太多。儿子对她不孝顺,还有天理良心吗?


    张翠翠年轻时漂亮,窈窕的身段;明媚浩齿,直挺挺的鼻梁,回眸一笑百媚生。每碰到男孩的目光,她就会发现眼神异样,在直勾勾地看着她。而且,仿佛时间凝固,地球停止了转动,男孩被蜡封在那里,僵在了。她不知是激动还是害怕,都会匆忙逃离。在学校读书时,课桌里不时会有手掌大情书,说如何喜欢她、爱她。有个吃国家粮的男同学,夸张他家庭条件如何好,说如果她愿意和他恋爱,他可以让她做城里人,离开农村的苦日子。还故意说她放学回家就要到地里干活,脸都晒黑了,令他好心痛。她却瞧不起这些人,读书的时候不认真读书,争取将来考上大学,找份好工作,却把精力用到谈情说爱,这哪像个有出息的男孩子?于是,她刻意疏远这些人。她知道这些人在迫不及待要从她的眼睛里看到答案;脉脉含情。那就是丘比待的爱情之箭。她看到这些人有意向她走来时,她就会把头弯成九十度,好像在地上找什么东西,并急匆匆走开。她在认真读书,一门心思想考上大学。


    然而,造化弄人。她出身贫寒,兄弟姊妹又多,上有一个哥哥,已上大学,下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也在读书。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在生产队的土地上劳作,收入极低。这么多孩子读书,直把她们压得喘不过气来。一到开学,就是父母最艰难的日子。家里平时吃油吃盐都靠母鸡生蛋,哪有这么钱交学费?虽然那时学费很便宜,就那么元多两元钱。但她家家独四壁,平时难得有一毛钱的积蓄,无可奈何之下,只有从嘴里节约粮食,饿肚子卖粮交学费。可从生产队分来的那点粮食,本来温饱都维持不了。大人吃不饱肚子哪有力气干活;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饭不吃饱,又怎么长得高?卖粮,就像针扎在父母心口上一样难受。最后,父母无奈,不让她读高中了。父母像千千万万中国父母一样,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只希望她弟弟能读上高中。


     于是,当她考上高中,拿到录取通知书时,父母是泪流满面,对她表示歉意,告诉她家里实在拿不钱供她读高中。她体谅父母的艰难,只好怪自己命苦,收敛起理想的翅膀,回到家里当起了农民。随着生产队队长的口哨声,出工休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生产队做事不算辛苦,大家都在地里磨洋工。天性乐观者,还会讲些故事或笑话。当然大多是下里巴人男欢女爱的东西。引得堂客们哄堂大笑;像她这样的大姑娘,就笑也不是,骂也不是,只恨地上没条缝可以钻进去。就在这近似原始本真又有些粗野的氛围中,她那深埋于心底的爱情花蕊也开始绽放了。有个比她大两岁名叫吴强的小伙子,人长得高高大大,面貌又英俊,她发现自己爱上了。是两个人天天相处,日久生情?当然不是。天天一起在生产队劳动的小伙子,有好几个。是吴强在追求她,引起了她的注意?吴强为人特腼腆,平时和谁都难得说上几句话,见到她几乎不开口。鬼知道他爱不爱她。硬是她不知不觉爱上了吴强。她喜欢吴强英俊的外表。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漂亮的脸蛋无疑最具爱的魅力。喜欢吴强忠厚老实的性格。这样的人,跟他过日子安稳踏实;拈花惹草的事,花钱去学都学不会的。当然,更由于吴强长得高高大大,有力气,干活是把好手。自己既然是当农民的命,就应该找个体格健壮有力气的男人,在生产队多挣些工分,为家里多挣些钱。这样就可以让自己的儿女,将来不会因为交不起学费,要辍学了。


     可老实憨厚的吴强就是看不出她的芳心。她没事找事跟他说话,总是问一句答一句,从不多说半句。她们相遇了,她拿眼睛看着他。可他一看到她那脉脉含情的目光,脸红得立即低下了头。这让她气恼不已,真想骂他:怎么这样傻,就看不出我眼里的爱意呢?生产队的其他小伙子又高兴又嫉妒:这小子交了桃花运却浑然不觉。这时,生产队队长却想成人之美。一天就安排她们两个去城里卖小菜。她高兴极了。吃罢早饭就喊吴强上路。走出两三里地,到了一僻静处,她就开始大胆向吴强示爱。说自己脚痛,要吴强把她的小菜一担挑了。吴强老老实实答应。她就放下担子,叫吴强过来拿菜。吴强走过来,她把身子凑过去,立即两人的身体碰到了一起。她竟不挪开,让身体就这么紧紧靠着。吴强的心突突地跳。他老实,但不傻,这举止比说一千句“我爱你”还有份量。他也激动起来,情不自禁将她搂在了怀里。她就让他搂着,谁也没说话。吴强不善言谈,此时居然也说不出一句“我爱你”。


     于是,他们终于恋爱了。双方父母都同意,在一个生产队,知根知底,无需调查了解;门当户对,都是农民,一样家独四壁,没什么值得弦耀,也没有资格嫌弃对方的。婚后,吴强父母分给她们一间茅草房,一口上边开了裂的锅,几升米,还有几个碗。至于床上用品则是张翠翠娘家办的嫁妆。面对这些,张翠翠心里同样满足着、快乐着。乡下人过惯了穷日子,不像城里人拿着国家工资,有钱,眼光就高。一个开了裂的锅煮出来的饭,她也吃得很香。只要和吴强在一起,她就觉得心满意足。幸福没有因家庭贫穷而消失,快乐则在他们恩恩爱爱中张扬。当时已是文化大革命风雨如晦的日子,她们不仅要在生产队出工,还要跟着公社干部,举着红旗标语到处流行,一走就是好几十里。由于革命行动代替了生产,生产队的收入起来越低,年底分红,一天的工值竟然只有七八分钱了。她们是两个壮劳力,一年分得的粮食,也只能维持半饱的生活。于是,早上吃粥;中餐吃混合了大量红薯丝的饭,那红薯丝是冬天收获的红薯,加工成丝晒干再储存下来的,由于天气等原因,很多都变了质,吃到这样的红薯丝,口里苦得像吃了黄连;晚餐,农闲时反正在生产队磨洋工,干脆不吃,休了工,天一黑,煤油灯也不点,省钱,就上床睡觉。但她们到底年轻,在那样艰苦的日子里,居然也怀上了孩子。第二年她们生下了第一个孩子,是个男孩,她给他取名叫大龙。中国人崇拜龙,给儿子取名大龙,当然是希望儿子将来能够成龙,而不成虫。五年后她们又生下了第二个孩子,她又给他取名二龙。贫穷是当时的特色,反正穷惯了,日子一如既往地过。她和吴强要在生产队出工,带二龙的责任就落到了大龙身上。大龙由于营养不良,身体瘦弱,皮包骨头,只有硕大的脑袋和突起的肚子很显眼,脑袋像插在肩膀上一样。然而,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瘦弱的大龙竟然担负起了照顾弟弟的责任。她把二龙绑在大龙背上。瘦骡负重,怎能远行。就叫大龙在屋里坐着,不要乱走。大龙也很听话,就这么背着弟弟一天到晚坐在家里的木凳上。弟弟不吵不闹,他就那么安静地坐着。弟弟肚子饿了,哇哇大哭,他就站起来,在屋里来回地走,一边哄着弟弟:别哭,别哭。二龙哭久了,哭得没了力气,又睡觉了。大龙又可以安静地坐在木凳子上休息了。


     一晃到了1976年,毛泽东死了,中国迎来了改革开放。大量港澳台同胞到广东沿海地区投资办厂。紧靠广东的湖南最先出现打工潮。张翠翠夫妻也随着打工的人流来到了广东。农村实在太苦,分田单干分得的那几亩地再怎么种,也种不出多少粮食。要摆脱贫穷,让两个已上学的孩子能有钱读书,读上大学,夫妻两必须拚命挣钱。但她们到了广东,并不像有些人锥出囊中,如鱼得水,事业风生水起起来。她们都是三十开外的人了,显然不如两十来岁的年轻人有市场。加上吴强老实憨厚,缺乏社交能力,根本找不到理想的工作,只能到建筑工地打工。张翠翠有些文化,口才也可以,社会能力更是比吴强强多了。可她年龄偏大,在十多两十岁的年轻人面前,老板当然看不上她。她只能到玩具厂踏电车。由于手脚没有年轻人灵活,尽管她拚命干活,一天工作十五六个小时,收入却往往比那些年轻女孩要少。因为这些厂子都是拿计件工资。贷踏得越多,收入才越多。但不管怎样,比在农村种地强多了;由于她们拚命干活,一年竟能为家里赚上两三千元钱。这在当时已是很可观的收入了;但这些钱却浸满了她对孩子的相思之苦。两个幼小的孩子,多么希望有父母的呵护,父母做他们的一把伞,为他们遮风挡雨。她夜里睡在床上,常想像孩子被人欺侮,哭喊着妈妈;甚至想像出孩子被人贩子拐走了。于是,眼泪立即刷刷地流了出来。


    老天爷还格外不眷顾她。吴强在建筑工地干挑砖的活,当时建筑工地机械化程度很低,五六层楼的房子砖还是靠人挑上去。一次吴强挑砖到五楼时,竟从上面跌落下来,当场毙命。她听到这个噩耗时,天眩地转起来,连死的想法都有了。但想起两个孩子,又觉得自己绝不能死;为了孩子她必须活下去。于是她擦干眼泪,决定去找包工头,要他承担责任,给予赔偿。吴强为了多挣几个钱,拚命地干活,生活又特别节省,往往一盒方便面就是一餐。高强度的体力劳动,体力消耗大,吃的又如此简单,体力必然不支。究竟如何跌落下来的,没人能说得清。包工头不愿赔钱,就把责任往吴强身上推。而当时《劳动法》都没有出台,法制很不健全,农民工的权益根本得不到保障。她一个弱女子,无权无势,又异地他乡,半点社会关系都没有;打官司更是无门。包工头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就是一分钱也不给。她盲人瞎马,找这个部门,那个机关,然而没人给她作主,为她讲话。最后,她不仅没有从包工头那里拿到一分钱,还浪费了自己不少时间和金钱。经此打击,她一下苍老了许多,骨瘦如柴,容色憔悴,目光呆滞,完全像变了一个人,全然没有了三十多岁正当年富力强的中年妇女模样。这时,她连进厂打工老板都嫌弃了。两个孩子要读书,她必须想办法挣钱。回家去,那几亩田地实在挣不到多少钱;她只能继续留在广东。进不了厂子,她就到餐馆打工,给人家洗碗,端盘子,打扫卫生。下班回来,除了睡觉,就是到外面检废品卖钱。当时广东外来人员多,各种消费大,废品也多。她就靠检废品和餐馆打工,一年也能赚上千多元钱。但她从不乱花一分钱,赚到的钱除了满足自己最低生活,全部寄回家中,给两个孩子读书。为了节约路费,一年过年都不回家,能省则省。


     一晃又是五年过去,一天大龙打电话告诉她,自己考上了大学。她喜极欲泣。时间过得好快,五年没回家了。五年前丈夫去世,她回过一次家,那时大龙十三岁,正上初中,长得很像吴强,但由于营养不良,面目清瘦。现在不知孩子长得怎样了,见到还认不认识?她很想回家一趟,亲自送孩子上学。她担心孩子从未出过远门,能否顺利找到学校。大龙也很想母亲回家;他已多年没见到母亲,很想念母亲。有次他作梦梦见母亲在捡废品,一群有钱人正在吃夜宵,饮料瓶啤酒瓶桌上桌下到处都是,可母亲不知他们是否吃干净,不敢蓦然去拿,只好在旁边站着。冷冽的寒风一阵阵吹来,母亲身子瑟瑟发抖。他竟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那哭声根本不像是在梦里,把二龙给吵醒了;忙问他什么事?可当她听到大龙说,不用她担心他找不到学校时;她回家的念头又打消了。因为她还要把二龙送上大学。他们读书还需要大量的钱。她必须节约,尽量节省钱给孩子读书。


    就这样,她通过在广东打工、捡废品,终于将两个孩子送上了大学。她的愿望实现了,她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当大儿子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她觉得自己应该回家了。这时,两个孩子都长大成人,她根本认不出来了。孩子们也认不得她;她全然不像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满头白发,整个身子就像一具骨架,脸上皱纹密密麻麻,与外婆倒有几分相像了。多年不见的乡亲们见她回来了,都来看她。他们明知这些年她在广东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罪;但他们背口不谈这些,一个劲恭维她养了两个好孩子,个个考上大学,说她可以过好日子享清福了。说得她心里乐开了花。她终于也有了被人恭维的一天。


     小儿子大学毕业,也参加工作,在县财政局。大儿子在县中学当教师。于是,两个孩儿子决定把她接到县城,和他们共同生活,轮流住。由于她心情舒畅,也没有了在广东时的忙碌,不仅身体慢慢胖了起来,人也有了精神。给他们煮饭、烧菜、料理家务,样样是把好手。这让儿子儿媳过起饭来饭张口的日子。两个儿媳开始很高兴,有这么个婆婆搞家务,等于不花钱请了个保姆,真是好福气。但当儿媳们都生了孩子后,却发现她在对孙子的饮食上很不讲究。给孙子喂奶粉,一调就是一大壶,吃不完再吃时也不加热;今天没吃完,明天还再吃,也不管是否变质。尤其孙子能吃饭了,又没有长出多少牙齿,她就像过去喂大龙二龙一样,先把饭嚼成糊状,再吐出来喂到孙子嘴里。她这一举动有次正好被大龙老婆看到了,大龙老婆差点呕了起来;就骂她不讲卫生。儿媳如此大动干戈,她竟不知错在哪里。何况自己是长辈,这还有孝顺吗?就怒火中烧,跟大龙老婆大吵起来。并一气之下跑到了二龙家。二龙老婆也发现婆婆粗俗,一个典型的乡下人,一粒饭掉到地上,也要捡起来放到嘴里。她虽然没有看到婆婆把饭从口里吐出来给儿子吃,但婆婆一点不讲卫生,鬼知道她给儿子吃了多少不卫生的东西,她实在不想把儿子给她带了。于是,对婆婆的意外到来,二龙老婆也不高兴。她看得出来,大媳儿嫌弃她,二儿媳也在嫌弃她。发现自己成了一个多余的人;于是,就从两个儿子身上出气。看到大龙就骂二龙媳妇对自己如何如何不好;看到二龙又骂大龙媳妇对自己如何如何不好;一副十分委屈的样子。还说自己前世造了什么孽,讨了两个这样的儿媳妇。儿子明知她指桑骂槐,在骂自己老婆,也装作不知。甚至说:他老婆嫌弃你,我管得了吗?见儿子也有反感,她干脆直说:就是你老婆嫌弃我,你管不管?儿子只好回答:你要我去打人吗?她说得更不像话了:你们一个国家干部,一个高中教师,条件好得很,这样的女人裤头上扎了一圈。不晓得离了再找一个啊。娘辛辛苦苦把你们培养上大学,现在居然要被你们老婆嫌弃。你们就不为娘想想?大龙二龙见她竟动了要他们离婚的念头,大吃一惊:当初父亲死了,你为我们不受歧视,竟然不出嫁。今天你就只为你自己考虑,丝毫不为孙子考虑了。很是愤怒,开始对她也冷漠起来。这下,她觉得自己成了孤家寡人。于是大儿子家门不愿进,二儿子家门不想进,一天就在街上到处游荡,吃饭也要两个儿子轮流去找。把她拖回了家,还要儿媳出了门才会吃。如此一来,把大龙二龙搞得精疲力尽。兄弟俩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只有将她送到养老院。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她到了养老院,一肚子怨气更大。到处说两个儿子儿媳对她如何如何不孝顺。她是怎样含辛茹苦把两个儿子培养成才。如今竟然落得这个下场。养老院的人也不便多说什么。养老院养老,现在不仅很多中国人接受,外国也很盛行。犯得着这么呼天抢地吗?有个叫张教师的老头,见她心中这般纠结,如此想不开,就开导起她来:


     你在广东没日没夜打工、捡废品,想方设法挣钱供两个儿子上大学,吃了很多苦。也如愿以偿,把两个儿子培养出来了。我很佩服你这个母亲。可你当时辛辛苦苦打工、捡废品,是为了孩子给你回报吗?可以肯定,你当时想都没想过儿子回报的问题。你那样做,纯粹是出于母爱的天性。这种母爱,不仅人有,所有动物都有。你家当然养过鸡。你没看见过母鸡带小鸡外出觅食时,母鸡只要抓到一条虫子,绝对会让小鸡吃,自己是怎么也吃不下去的。如果遇上突然天降暴雨,这时母鸡要逃回家里是轻而易举的。但它非但没逃,还会立即蹲下身子,展开双翅,让小鸡一个个钻到它庞大的身躯下。它把自己当成了一把伞,给孩子们遮风挡雨了。孩子们安然无恙。它却被淋成了落汤鸡。暴雨倾盆而下,它头上似有一条小溪在流淌;水流要将它窒息,它受不了了,就张开嘴巴呼吸,决不逃走,要保护自己的孩子。这是何等伟大的母爱。母鸡又想过将来孩子的回报吗?为什么所有动物都有母爱的天性?这是自然规律。唯有如此,物种才能世代繁衍,生生不息。我们人类为了孩子什么苦都能吃,甚至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对孩子倾注所有的爱。原来是把孩子当成孩子成了自己的根,自己生命的延续。既然如此,你现在时时想着自己对儿子的付出,儿子应该回报你。这就不对了,生儿育女只是自己的义务。况且,你把儿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当成自己的天。你的儿子同样会把他的儿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是自己的天。你为了自己,要求儿子和老婆离婚。这样,你儿子的孩子没了完整的家,对他的成长多不利。你儿子会答应你吗?世上只有爪连子,没有子连爪的。你想要儿子把你当成他的天,为了你什么都不管不顾。你就大错特错了。


    到底是教师,有水平,一番言论让她明白了许多。她不再认为儿子对她不孝顺。心中的怨气没有了,终于安安心心在养老院过起的悠然自得的日子。


     湖南衡阳柏坊铜矿杨家湾社区3栋2——2号   唐铁云  2017年10月

此页无正文 发表于  2020-02-14 21:51:16 13字 ( 0/46)

这小说狠长。。。。[生病]

孩子的天是儿女(小说)




     张翠翠在养老院生活舒坦,一副心静神安,清心寡欲,悠然自得的情形。而且,生活有规律,晚上十点准时睡觉,早上六点按时起床。洗漱完毕,吃罢早餐,则和同院的老人打牌消磨时间。有时也赌点钱,但数量很少,一个上午打下来,输赢就三四元钱。打钱的目的不在赢钱,是增加点乐趣,玩得更开心一点。中午,吃了中饭,就到附近的街道、商店溜达一番。目的不是买东西,活动活动加速肠胃消化。也看看外面的风景,让自己赏心悦目。摩肩接踵的人流里到处是忙碌的身影,还能唤起自己对往昔生活的回忆。溜达个把钟头,又回到院里,睡过把钟头午觉。起来后,还是打牌。她不喜欢看电视剧,认为电视剧没意思,剧情庸俗,很多连逻辑都不讲,纯粹是瞎编些吸人眼球的故事;看多了只能把人看傻。当今中国似乎在退化,广播电视传播的正能量不多,糊弄人的东西却不少。打上两三个钟头牌后,就是吃晚饭的时候了。吃了晚饭就出去跑跑步。当然不是真跑,纯粹是锻炼身体。都七十多岁的人了,哪还能真跑呢?她是做出跑步的姿势,身子前倾,双手半握拳放在两肋之间,跑起来脚抬得老高,又重重地跺在地上,整个身子都会震动起来。跑的速度却奇慢,前脚着地,后脚才慢慢抬起。跟散步的速度快不了多少。她认为这样跑步很好,既不太费劲又有跑步的效果,跑起来整个身体都在震动,能够锻炼身体。她天天坚持;可以这样跑过把小时,虽然跑得身体出汗,却不会气喘吁吁。跑完回到院里,洗个澡,再把换下的衣服洗干净,凉好。一天的生活就接近尾声了。再与同室的老人们闲聊一会,就睡觉。如果有些人将听到小道消息,奇闻趣事,巨细糜遗地分享给大家。这时,张翠翠就会竖起耳朵听,不会立即睡觉了。她从小喜欢猎奇探秘,听轶闻趣事。有人讲这些时,她晚上十点睡觉的规矩绝对要打破。


    张翠翠这样有规律的生活,是在一年前开始的。之前,两个儿子把她送到养老院时,她痛苦不堪,认为儿子大逆不道,就这样把她甩了,对她太不孝顺。中华民族历来强调忠孝节义,有孝敬老人的好传统,看过去儿孙们每天起床都要对家中的长辈请安。现在社会风气变了,人们与孝道渐行渐远,年轻人大多不把孝顺当回事了。但她认为她儿子不应该这样。因为她对他们付出的太多太多。儿子对她不孝顺,还有天理良心吗?


    张翠翠年轻时漂亮,窈窕的身段;明媚浩齿,直挺挺的鼻梁,回眸一笑百媚生。每碰到男孩的目光,她就会发现眼神异样,在直勾勾地看着她。而且,仿佛时间凝固,地球停止了转动,男孩被蜡封在那里,僵在了。她不知是激动还是害怕,都会匆忙逃离。在学校读书时,课桌里不时会有手掌大情书,说如何喜欢她、爱她。有个吃国家粮的男同学,夸张他家庭条件如何好,说如果她愿意和他恋爱,他可以让她做城里人,离开农村的苦日子。还故意说她放学回家就要到地里干活,脸都晒黑了,令他好心痛。她却瞧不起这些人,读书的时候不认真读书,争取将来考上大学,找份好工作,却把精力用到谈情说爱,这哪像个有出息的男孩子?于是,她刻意疏远这些人。她知道这些人在迫不及待要从她的眼睛里看到答案;脉脉含情。那就是丘比待的爱情之箭。她看到这些人有意向她走来时,她就会把头弯成九十度,好像在地上找什么东西,并急匆匆走开。她在认真读书,一门心思想考上大学。


    然而,造化弄人。她出身贫寒,兄弟姊妹又多,上有一个哥哥,已上大学,下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也在读书。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在生产队的土地上劳作,收入极低。这么多孩子读书,直把她们压得喘不过气来。一到开学,就是父母最艰难的日子。家里平时吃油吃盐都靠母鸡生蛋,哪有这么钱交学费?虽然那时学费很便宜,就那么元多两元钱。但她家家独四壁,平时难得有一毛钱的积蓄,无可奈何之下,只有从嘴里节约粮食,饿肚子卖粮交学费。可从生产队分来的那点粮食,本来温饱都维持不了。大人吃不饱肚子哪有力气干活;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饭不吃饱,又怎么长得高?卖粮,就像针扎在父母心口上一样难受。最后,父母无奈,不让她读高中了。父母像千千万万中国父母一样,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只希望她弟弟能读上高中。


     于是,当她考上高中,拿到录取通知书时,父母是泪流满面,对她表示歉意,告诉她家里实在拿不钱供她读高中。她体谅父母的艰难,只好怪自己命苦,收敛起理想的翅膀,回到家里当起了农民。随着生产队队长的口哨声,出工休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生产队做事不算辛苦,大家都在地里磨洋工。天性乐观者,还会讲些故事或笑话。当然大多是下里巴人男欢女爱的东西。引得堂客们哄堂大笑;像她这样的大姑娘,就笑也不是,骂也不是,只恨地上没条缝可以钻进去。就在这近似原始本真又有些粗野的氛围中,她那深埋于心底的爱情花蕊也开始绽放了。有个比她大两岁名叫吴强的小伙子,人长得高高大大,面貌又英俊,她发现自己爱上了。是两个人天天相处,日久生情?当然不是。天天一起在生产队劳动的小伙子,有好几个。是吴强在追求她,引起了她的注意?吴强为人特腼腆,平时和谁都难得说上几句话,见到她几乎不开口。鬼知道他爱不爱她。硬是她不知不觉爱上了吴强。她喜欢吴强英俊的外表。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漂亮的脸蛋无疑最具爱的魅力。喜欢吴强忠厚老实的性格。这样的人,跟他过日子安稳踏实;拈花惹草的事,花钱去学都学不会的。当然,更由于吴强长得高高大大,有力气,干活是把好手。自己既然是当农民的命,就应该找个体格健壮有力气的男人,在生产队多挣些工分,为家里多挣些钱。这样就可以让自己的儿女,将来不会因为交不起学费,要辍学了。


     可老实憨厚的吴强就是看不出她的芳心。她没事找事跟他说话,总是问一句答一句,从不多说半句。她们相遇了,她拿眼睛看着他。可他一看到她那脉脉含情的目光,脸红得立即低下了头。这让她气恼不已,真想骂他:怎么这样傻,就看不出我眼里的爱意呢?生产队的其他小伙子又高兴又嫉妒:这小子交了桃花运却浑然不觉。这时,生产队队长却想成人之美。一天就安排她们两个去城里卖小菜。她高兴极了。吃罢早饭就喊吴强上路。走出两三里地,到了一僻静处,她就开始大胆向吴强示爱。说自己脚痛,要吴强把她的小菜一担挑了。吴强老老实实答应。她就放下担子,叫吴强过来拿菜。吴强走过来,她把身子凑过去,立即两人的身体碰到了一起。她竟不挪开,让身体就这么紧紧靠着。吴强的心突突地跳。他老实,但不傻,这举止比说一千句“我爱你”还有份量。他也激动起来,情不自禁将她搂在了怀里。她就让他搂着,谁也没说话。吴强不善言谈,此时居然也说不出一句“我爱你”。


     于是,他们终于恋爱了。双方父母都同意,在一个生产队,知根知底,无需调查了解;门当户对,都是农民,一样家独四壁,没什么值得弦耀,也没有资格嫌弃对方的。婚后,吴强父母分给她们一间茅草房,一口上边开了裂的锅,几升米,还有几个碗。至于床上用品则是张翠翠娘家办的嫁妆。面对这些,张翠翠心里同样满足着、快乐着。乡下人过惯了穷日子,不像城里人拿着国家工资,有钱,眼光就高。一个开了裂的锅煮出来的饭,她也吃得很香。只要和吴强在一起,她就觉得心满意足。幸福没有因家庭贫穷而消失,快乐则在他们恩恩爱爱中张扬。当时已是文化大革命风雨如晦的日子,她们不仅要在生产队出工,还要跟着公社干部,举着红旗标语到处流行,一走就是好几十里。由于革命行动代替了生产,生产队的收入起来越低,年底分红,一天的工值竟然只有七八分钱了。她们是两个壮劳力,一年分得的粮食,也只能维持半饱的生活。于是,早上吃粥;中餐吃混合了大量红薯丝的饭,那红薯丝是冬天收获的红薯,加工成丝晒干再储存下来的,由于天气等原因,很多都变了质,吃到这样的红薯丝,口里苦得像吃了黄连;晚餐,农闲时反正在生产队磨洋工,干脆不吃,休了工,天一黑,煤油灯也不点,省钱,就上床睡觉。但她们到底年轻,在那样艰苦的日子里,居然也怀上了孩子。第二年她们生下了第一个孩子,是个男孩,她给他取名叫大龙。中国人崇拜龙,给儿子取名大龙,当然是希望儿子将来能够成龙,而不成虫。五年后她们又生下了第二个孩子,她又给他取名二龙。贫穷是当时的特色,反正穷惯了,日子一如既往地过。她和吴强要在生产队出工,带二龙的责任就落到了大龙身上。大龙由于营养不良,身体瘦弱,皮包骨头,只有硕大的脑袋和突起的肚子很显眼,脑袋像插在肩膀上一样。然而,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瘦弱的大龙竟然担负起了照顾弟弟的责任。她把二龙绑在大龙背上。瘦骡负重,怎能远行。就叫大龙在屋里坐着,不要乱走。大龙也很听话,就这么背着弟弟一天到晚坐在家里的木凳上。弟弟不吵不闹,他就那么安静地坐着。弟弟肚子饿了,哇哇大哭,他就站起来,在屋里来回地走,一边哄着弟弟:别哭,别哭。二龙哭久了,哭得没了力气,又睡觉了。大龙又可以安静地坐在木凳子上休息了。


     一晃到了1976年,毛泽东死了,中国迎来了改革开放。大量港澳台同胞到广东沿海地区投资办厂。紧靠广东的湖南最先出现打工潮。张翠翠夫妻也随着打工的人流来到了广东。农村实在太苦,分田单干分得的那几亩地再怎么种,也种不出多少粮食。要摆脱贫穷,让两个已上学的孩子能有钱读书,读上大学,夫妻两必须拚命挣钱。但她们到了广东,并不像有些人锥出囊中,如鱼得水,事业风生水起起来。她们都是三十开外的人了,显然不如两十来岁的年轻人有市场。加上吴强老实憨厚,缺乏社交能力,根本找不到理想的工作,只能到建筑工地打工。张翠翠有些文化,口才也可以,社会能力更是比吴强强多了。可她年龄偏大,在十多两十岁的年轻人面前,老板当然看不上她。她只能到玩具厂踏电车。由于手脚没有年轻人灵活,尽管她拚命干活,一天工作十五六个小时,收入却往往比那些年轻女孩要少。因为这些厂子都是拿计件工资。贷踏得越多,收入才越多。但不管怎样,比在农村种地强多了;由于她们拚命干活,一年竟能为家里赚上两三千元钱。这在当时已是很可观的收入了;但这些钱却浸满了她对孩子的相思之苦。两个幼小的孩子,多么希望有父母的呵护,父母做他们的一把伞,为他们遮风挡雨。她夜里睡在床上,常想像孩子被人欺侮,哭喊着妈妈;甚至想像出孩子被人贩子拐走了。于是,眼泪立即刷刷地流了出来。


    老天爷还格外不眷顾她。吴强在建筑工地干挑砖的活,当时建筑工地机械化程度很低,五六层楼的房子砖还是靠人挑上去。一次吴强挑砖到五楼时,竟从上面跌落下来,当场毙命。她听到这个噩耗时,天眩地转起来,连死的想法都有了。但想起两个孩子,又觉得自己绝不能死;为了孩子她必须活下去。于是她擦干眼泪,决定去找包工头,要他承担责任,给予赔偿。吴强为了多挣几个钱,拚命地干活,生活又特别节省,往往一盒方便面就是一餐。高强度的体力劳动,体力消耗大,吃的又如此简单,体力必然不支。究竟如何跌落下来的,没人能说得清。包工头不愿赔钱,就把责任往吴强身上推。而当时《劳动法》都没有出台,法制很不健全,农民工的权益根本得不到保障。她一个弱女子,无权无势,又异地他乡,半点社会关系都没有;打官司更是无门。包工头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就是一分钱也不给。她盲人瞎马,找这个部门,那个机关,然而没人给她作主,为她讲话。最后,她不仅没有从包工头那里拿到一分钱,还浪费了自己不少时间和金钱。经此打击,她一下苍老了许多,骨瘦如柴,容色憔悴,目光呆滞,完全像变了一个人,全然没有了三十多岁正当年富力强的中年妇女模样。这时,她连进厂打工老板都嫌弃了。两个孩子要读书,她必须想办法挣钱。回家去,那几亩田地实在挣不到多少钱;她只能继续留在广东。进不了厂子,她就到餐馆打工,给人家洗碗,端盘子,打扫卫生。下班回来,除了睡觉,就是到外面检废品卖钱。当时广东外来人员多,各种消费大,废品也多。她就靠检废品和餐馆打工,一年也能赚上千多元钱。但她从不乱花一分钱,赚到的钱除了满足自己最低生活,全部寄回家中,给两个孩子读书。为了节约路费,一年过年都不回家,能省则省。


     一晃又是五年过去,一天大龙打电话告诉她,自己考上了大学。她喜极欲泣。时间过得好快,五年没回家了。五年前丈夫去世,她回过一次家,那时大龙十三岁,正上初中,长得很像吴强,但由于营养不良,面目清瘦。现在不知孩子长得怎样了,见到还认不认识?她很想回家一趟,亲自送孩子上学。她担心孩子从未出过远门,能否顺利找到学校。大龙也很想母亲回家;他已多年没见到母亲,很想念母亲。有次他作梦梦见母亲在捡废品,一群有钱人正在吃夜宵,饮料瓶啤酒瓶桌上桌下到处都是,可母亲不知他们是否吃干净,不敢蓦然去拿,只好在旁边站着。冷冽的寒风一阵阵吹来,母亲身子瑟瑟发抖。他竟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那哭声根本不像是在梦里,把二龙给吵醒了;忙问他什么事?可当她听到大龙说,不用她担心他找不到学校时;她回家的念头又打消了。因为她还要把二龙送上大学。他们读书还需要大量的钱。她必须节约,尽量节省钱给孩子读书。


    就这样,她通过在广东打工、捡废品,终于将两个孩子送上了大学。她的愿望实现了,她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当大儿子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她觉得自己应该回家了。这时,两个孩子都长大成人,她根本认不出来了。孩子们也认不得她;她全然不像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满头白发,整个身子就像一具骨架,脸上皱纹密密麻麻,与外婆倒有几分相像了。多年不见的乡亲们见她回来了,都来看她。他们明知这些年她在广东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罪;但他们背口不谈这些,一个劲恭维她养了两个好孩子,个个考上大学,说她可以过好日子享清福了。说得她心里乐开了花。她终于也有了被人恭维的一天。


     小儿子大学毕业,也参加工作,在县财政局。大儿子在县中学当教师。于是,两个孩儿子决定把她接到县城,和他们共同生活,轮流住。由于她心情舒畅,也没有了在广东时的忙碌,不仅身体慢慢胖了起来,人也有了精神。给他们煮饭、烧菜、料理家务,样样是把好手。这让儿子儿媳过起饭来饭张口的日子。两个儿媳开始很高兴,有这么个婆婆搞家务,等于不花钱请了个保姆,真是好福气。但当儿媳们都生了孩子后,却发现她在对孙子的饮食上很不讲究。给孙子喂奶粉,一调就是一大壶,吃不完再吃时也不加热;今天没吃完,明天还再吃,也不管是否变质。尤其孙子能吃饭了,又没有长出多少牙齿,她就像过去喂大龙二龙一样,先把饭嚼成糊状,再吐出来喂到孙子嘴里。她这一举动有次正好被大龙老婆看到了,大龙老婆差点呕了起来;就骂她不讲卫生。儿媳如此大动干戈,她竟不知错在哪里。何况自己是长辈,这还有孝顺吗?就怒火中烧,跟大龙老婆大吵起来。并一气之下跑到了二龙家。二龙老婆也发现婆婆粗俗,一个典型的乡下人,一粒饭掉到地上,也要捡起来放到嘴里。她虽然没有看到婆婆把饭从口里吐出来给儿子吃,但婆婆一点不讲卫生,鬼知道她给儿子吃了多少不卫生的东西,她实在不想把儿子给她带了。于是,对婆婆的意外到来,二龙老婆也不高兴。她看得出来,大媳儿嫌弃她,二儿媳也在嫌弃她。发现自己成了一个多余的人;于是,就从两个儿子身上出气。看到大龙就骂二龙媳妇对自己如何如何不好;看到二龙又骂大龙媳妇对自己如何如何不好;一副十分委屈的样子。还说自己前世造了什么孽,讨了两个这样的儿媳妇。儿子明知她指桑骂槐,在骂自己老婆,也装作不知。甚至说:他老婆嫌弃你,我管得了吗?见儿子也有反感,她干脆直说:就是你老婆嫌弃我,你管不管?儿子只好回答:你要我去打人吗?她说得更不像话了:你们一个国家干部,一个高中教师,条件好得很,这样的女人裤头上扎了一圈。不晓得离了再找一个啊。娘辛辛苦苦把你们培养上大学,现在居然要被你们老婆嫌弃。你们就不为娘想想?大龙二龙见她竟动了要他们离婚的念头,大吃一惊:当初父亲死了,你为我们不受歧视,竟然不出嫁。今天你就只为你自己考虑,丝毫不为孙子考虑了。很是愤怒,开始对她也冷漠起来。这下,她觉得自己成了孤家寡人。于是大儿子家门不愿进,二儿子家门不想进,一天就在街上到处游荡,吃饭也要两个儿子轮流去找。把她拖回了家,还要儿媳出了门才会吃。如此一来,把大龙二龙搞得精疲力尽。兄弟俩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只有将她送到养老院。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她到了养老院,一肚子怨气更大。到处说两个儿子儿媳对她如何如何不孝顺。她是怎样含辛茹苦把两个儿子培养成才。如今竟然落得这个下场。养老院的人也不便多说什么。养老院养老,现在不仅很多中国人接受,外国也很盛行。犯得着这么呼天抢地吗?有个叫张教师的老头,见她心中这般纠结,如此想不开,就开导起她来:


     你在广东没日没夜打工、捡废品,想方设法挣钱供两个儿子上大学,吃了很多苦。也如愿以偿,把两个儿子培养出来了。我很佩服你这个母亲。可你当时辛辛苦苦打工、捡废品,是为了孩子给你回报吗?可以肯定,你当时想都没想过儿子回报的问题。你那样做,纯粹是出于母爱的天性。这种母爱,不仅人有,所有动物都有。你家当然养过鸡。你没看见过母鸡带小鸡外出觅食时,母鸡只要抓到一条虫子,绝对会让小鸡吃,自己是怎么也吃不下去的。如果遇上突然天降暴雨,这时母鸡要逃回家里是轻而易举的。但它非但没逃,还会立即蹲下身子,展开双翅,让小鸡一个个钻到它庞大的身躯下。它把自己当成了一把伞,给孩子们遮风挡雨了。孩子们安然无恙。它却被淋成了落汤鸡。暴雨倾盆而下,它头上似有一条小溪在流淌;水流要将它窒息,它受不了了,就张开嘴巴呼吸,决不逃走,要保护自己的孩子。这是何等伟大的母爱。母鸡又想过将来孩子的回报吗?为什么所有动物都有母爱的天性?这是自然规律。唯有如此,物种才能世代繁衍,生生不息。我们人类为了孩子什么苦都能吃,甚至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对孩子倾注所有的爱。原来是把孩子当成孩子成了自己的根,自己生命的延续。既然如此,你现在时时想着自己对儿子的付出,儿子应该回报你。这就不对了,生儿育女只是自己的义务。况且,你把儿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当成自己的天。你的儿子同样会把他的儿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是自己的天。你为了自己,要求儿子和老婆离婚。这样,你儿子的孩子没了完整的家,对他的成长多不利。你儿子会答应你吗?世上只有爪连子,没有子连爪的。你想要儿子把你当成他的天,为了你什么都不管不顾。你就大错特错了。


    到底是教师,有水平,一番言论让她明白了许多。她不再认为儿子对她不孝顺。心中的怨气没有了,终于安安心心在养老院过起的悠然自得的日子。


     湖南衡阳柏坊铜矿杨家湾社区3栋2——2号   唐铁云  2017年10月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