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强国论坛 发表于  2020-01-23 10:12:00 2185字 ( 189/133979)

武汉行动慢了教训沉痛 其他地方要放弃侥幸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中国社会现状 发表于  2020-02-02 22:25:49 330字 ( 0/1)

武汉这场抗击疫情战役落得如此艰难,让国人痛心,比战争年代损失一个军一个兵团都严重!给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从发生疫情到封城个月的时间武汉市的相关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中国社会现状 发表于  2020-02-02 21:32:02 20字 ( 0/13)

假期最好再延长十天半个月的,尽量不出门。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高原猎鹰 发表于  2020-02-02 19:11:17 56字 ( 0/19)

紧接着的人员大规模流动的释放可不能太早了,要作好充分的防控准备后再逐渐释放,否则疫情再次失控的后果是很难承受的。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我就是这样儿 发表于  2020-02-02 17:38:31 222字 ( 0/12)

依小民所想:这次武汉是发生“新型冠状病毒”原始地,作为市委书记接到报告的第一感觉,应该是“传染性”!基于这个感觉,第一意识就是它的严重性,立即病人与他人隔绝,发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白忙活了20年 发表于  2020-02-02 15:40:38 11字 ( 0/5)

面对未知,牺牲很残酷,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20-02-02 15:37:02 295字 ( 0/74)

“人民网北京2月2日电 据农业农村部网站消息,湖南省邵阳市双清区发生一起家禽H5N1亚型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2月1日,农业农村部接到中国动物疫病预防控制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工农游记 发表于  2020-02-02 15:34:51 22字 ( 0/12)

“武汉行动慢了”,一直没敢说的话,发出来了。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昊胜 发表于  2020-02-02 14:33:44 31字 ( 0/30)

为什么行动慢了,要找出原因,预防第三次非典来袭,不能每次都慢。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20-02-02 16:03:22 77字 ( 0/5)

认真学习《昊胜》网友《坛语》,感悟;发现问题、狭路相逢问题,依然、自然、天然、释然、务必实然。给力正确解决问题!重在“源头”(最基层),治理![福尔摩斯]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纪念20121115 发表于  2020-02-02 13:57:08 84字 ( 0/21)

在灾疫面前,武汉应该立即征用场地,实施救治,同事阻断传染,,,很意外,竟然是,兴建,火神和雷神,,,,,,不是说不能建,而是把最佳的救治时间,给耽误了,,,,遗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a大鹏展翅飞 发表于  2020-02-02 13:47:38 6字 ( 0/3)

放弃侥幸心里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不注册才只能跟贴 发表于  2020-02-02 12:46:40 37字 ( 0/30)

没想到,这样一个重要的中心城市,其治理能力和管理水平如此低下,徒有虚名啊。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张忠 发表于  2020-02-02 11:11:42 128字 ( 0/20)

“新增一千例”“假期推迟到2月2号”,这些都是对疫情估计严重不足的表现。为什么会对疫情估计严重不足?因为他们都没有到真正的疫区医院去,没有到受灾群众中间去,他们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20-02-02 11:05:31 203字 ( 0/21)

]“武汉行动慢了教训沉痛 其他地方要放弃侥幸 (强国论坛 2020-01-23 10:12:00 ) 2185字(123072/171)”学习文章认真思考、客观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20-02-02 11:04:37 76字 ( 0/2)

经过非典和这次疫情,教训有两点,一是对呼吸道和肺部疾病,对每个患者都要进行病毒种类的核酸检测;二是对新发现病毒的危害性高度重似,按最高级别进行疾病控制。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20-02-02 12:30:08 83字 ( 0/15)

研究病毒学的,要对国内所有哺乳动物身上携带的病毒,进行拉网式普查,建立病毒库,研究这些病毒的演变,以及可能对人类的影响,要组织人们去做事情,少搞些虚无缥缈的文字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能起瑞 发表于  2020-02-02 09:56:04 134字 ( 0/5)

话不能这么说。发现病情是科学问题,发布疫情是法律问题。就好比酒驾,我们并不是根据人的反应时和平衡能力来判断,而是根据法律规定的酒精测试。科学标准一但上升为法律,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潘春萌 发表于  2020-02-02 08:38:38 89字 ( 0/124)

确实的,武汉开始没控制好疫情,没做好防控隔离控制人员流动,致使武汉的人员四面开花,流向全国各地,使疫情大面积扩大,还给疫情防控造成了极大的困难。确实应该吸取教训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二一添作五 发表于  2020-02-01 22:35:35 9字 ( 0/4)

对工作要认真负责。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工人很快乐 发表于  2020-02-01 19:44:43 34字 ( 0/25)

历史以来人类的灾难时有发生的,现代时代有灾难,人们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lmc520 发表于  2020-02-01 17:24:29 36字 ( 0/6)

不能掉以轻心,不能心存侥幸,坚定信心、同舟共济,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20-02-01 17:58:51 63字 ( 0/6)

三甲以上医院,应当具备流感病毒种类的检测能力,根据病毒的种类确定治疗方案,而不是只要疑似流感就用消炎药、抗生素、双黄连注射液。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风风雨雨人生 发表于  2020-02-01 16:57:28 75字 ( 0/10)

公开资料显示,武汉市红十字会为财政拨款单位,全部收入来自财政拨款。2018年,财政拨款收入972.74万元;2017年,该数字为1030万元。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20-02-01 18:10:45 4字 ( 0/3)

都差不多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20-02-01 18:05:52 68字 ( 0/4)

一些机构很类似,省会城市以下的疾病控制部门,面对每年几次的流行感冒,他们都不知道是啥病毒引起的,能培养细菌,但是不能分离和鉴定病毒种类。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盼铁成钢 发表于  2020-02-01 16:53:58 233字 ( 0/17)

回过头看主贴讲的不无道理,期盼各地当断早断,千万要抛弃侥幸心理:1.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2.如今主战场仍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浪漫石子路 发表于  2020-02-01 15:28:29 37字 ( 0/0)

千万千万提高防护防疫措施,慢了的脚步要赶上来,大家齐心协力,共同抗击疫情。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樵乐子 发表于  2020-02-01 12:48:59 246字 ( 0/29)

6.公布国家层级举报电话。举报落实不到位的地区、公职人员,举报疑似病患还未隔离者。发动群众才能减小漏洞。7.上岗的公职人员等也要先将需要隔离的隔离、排查完后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樵乐子 发表于  2020-02-01 12:48:45 432字 ( 0/20)

5.管理者要了解手中的队伍,哪些能派到测温、隔离、封堵现场。要按公务员、事业单位、国企、村委会、党员等的层次,大量动员充足力量,做好隔离、封堵工作。既然无有效治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樵乐子 发表于  2020-02-01 12:47:56 486字 ( 0/23)

1.管理者先要了解清楚从小诊所到大医院的所有医疗机构的接诊能力、容纳能力,物资情况。2.建立管理机构。明确肺炎专门治疗机构,非专门接诊医疗机构、大小药房负责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20-02-01 12:16:44 94字 ( 0/13)

学习文章、认真思考、客观观察、联想与觉悟我们的《初心》:求真务实科学管理,认真+实干!坚决反对违背客观规律的“形式主义与官僚主义”![党徽]人民军队[国旗][地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澜沧江船夫 发表于  2020-02-01 11:32:01 50字 ( 0/38)

已经习惯于简单的行政命令缺少科学的调查研究精神。该把那几位最早发出疫情警报的人找来,听听他们的意见。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杏花村口 发表于  2020-02-01 10:46:47 22字 ( 0/7)

忘羊补牢,为时不晚.众志成城,定能战胜病毒。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海棠佳人587 发表于  2020-02-01 10:36:28 52字 ( 0/6)

立即抽调县及县以下各个大院人员,教师,由领导带队,充实社区,归社区统一指挥。返工潮,返城潮马上就要到了。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合肥老王 发表于  2020-02-01 09:20:07 41字 ( 0/12)

为抗疫情即兴一首:把酒惊闻汉楚吟,扼妖疾驰百万兵;自古风雨砺华夏,虹出东方映太平。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水蓉一生 发表于  2020-02-01 09:05:56 64字 ( 0/16)

可以可以利用高科技杀病毒和细菌呢,如气象武器,短暂的时间把温度提高到三十多度,是不是病毒就难以生存和传染,以此控制病毒疫情的扩散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水蓉一生 发表于  2020-02-01 16:46:12 64字 ( 0/6)

可不可以利用高科技杀病毒和细菌呢,如气象武器,短暂的时间把温度提高到三十多度,是不是病毒就难以生存和传染,以此控制病毒疫情的扩散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zxr54515 发表于  2020-02-01 07:33:32 25字 ( 0/12)

采取有效的治疗,隔离措施。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20-02-01 10:18:07 27字 ( 0/22)

提高检测和诊断速度,疑似病人要早诊断,早隔离、早治疗。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危难之际 发表于  2020-02-01 00:21:49 283字 ( 0/30)

不是慢,是无序和乱!比疫情更麻烦的是‘混乱与无序!疫情永远打不过,次序和排队! 固定武汉各大社区百姓待在家里, 除了粮食和牛奶‘医疗器械和人员通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望见绿色 发表于  2020-01-31 23:49:57 51字 ( 0/20)

我们坚信,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我们必将筑牢疫情防控的铜墙铁壁,坚决打赢疫情防控狙击战。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lmc520 发表于  2020-01-31 21:44:36 38字 ( 0/21)

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最大限度最大限度阻断疫情蔓延,尽力把损失降到最小。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非洲白寡妇 发表于  2020-01-31 20:27:37 54字 ( 0/25)

部分官员的不作为和乱作为,百姓最知根底。但他们说话没半点分量,此现象由来已久始终没人管,且将长期不会被重视。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昊胜 发表于  2020-01-31 19:39:48 30字 ( 0/24)

为什么行动慢了,要找出原因,预防第三次非典来袭,不能每次都慢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ssnj 发表于  2020-01-31 19:32:22 23字 ( 0/45)

见微知著,预测与谣言的区别,封堵言路,害人不浅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中国最老的老头 发表于  2020-01-31 15:43:17 123字 ( 0/47)

武汉领导能够‘引咎辞职’是中国官场一大进步,也是官员汗颜愧疚第一人。虽然和造成全球冠状病毒传播地的损失不成比例。政府官员领导通过这一事件,应该痛改欺上瞒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国站1956 发表于  2020-01-31 19:32:15 79字 ( 0/24)

“”“政府官员领导通过这一事件,应该痛改欺上瞒下、瞒天过海、不承认事实、不实事求是、喜欢报喜不报忧、表面政绩面子工程的官僚腐败恶习。” ----OK!!!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国站1956 发表于  2020-01-31 19:12:52 39字 ( 0/16)

华南海鲜市场藏大量病毒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超级土匪 发表于  2020-01-31 14:34:08 22字 ( 0/30)

不仅仅是慢了,方法不对。我有办法,论坛不给发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龙湖张坤 发表于  2020-01-31 14:10:31 76字 ( 0/15)

确实是不能心存侥幸,现在疫情还没有效得到控制,希望全社会的公民,要自觉在家坚守,不能外出,同时要做到独善其身,不能给社会和他人添乱。加油武汉,加油中国!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国站1956 发表于  2020-01-31 11:48:44 15字 ( 0/21)

火神山和雷神山什么意思----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工人很快乐 发表于  2020-01-31 07:40:10 66字 ( 0/51)

一些不法商贩乘机哄抬物价上涨乱涨,这次抗疫情战线上期间有人管,平时不法贩高抬乱涨无人管。希望监管部门年年管,月月管,天天管,管到底!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九鱼之寄 发表于  2020-01-31 07:26:40 48字 ( 0/25)

最讨厌那些整天只会喊加油的人,不知道让患者怎么加油?医生已经疲惫不堪还在一味喊加油,是给谁加油?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20-01-31 00:21:35 76字 ( 0/17)

医疗机构对以后发生的流感、肺炎等疾病,必须改变诊治观念,首先要确定病毒的种类,再也不能简单的用消炎药、抗生素、病毒灵、黄连之类的注射液,作为标准配方了。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诚实之人111 发表于  2020-01-30 18:33:00 47字 ( 0/29)

武汉加油,全国加油。医疗系统加油。科研团队加油。武汉第一反应可能慢了,快步超越,你们很棒!!!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20-01-31 00:28:25 52字 ( 0/13)

降低房价,让工人能在工作地生活,改变每年定期庞大的劳务大军异地流动现状,是防止疫情大范围扩散的根本举措。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laopao7748 发表于  2020-01-30 17:57:35 13字 ( 0/31)

腐败不除,国不宁,民不安。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潘春萌 发表于  2020-01-30 17:33:43 149字 ( 0/23)

防控不利要坚决问责。无论哪个地方,有武汉扩散人员,没有被隔离,发生了传染病,那个地方的居委会,和上一级机关,必须惩办。不要看那个扩散人员没有发病,但它带病毒,能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海棠佳人587 发表于  2020-01-30 20:18:33 13字 ( 0/7)

有多少门难进,脸难看的?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负反馈稳定 发表于  2020-01-30 16:44:49 456字 ( 0/28)

对于返程防疫的几个建议:1、尽快给出每日乘车病毒携带者出现的概率模型。2、尽快制定交通工具的消杀灭活的标准和检疫标准。3、尽快制定旅客个人乘车后的车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负反馈稳定 发表于  2020-01-30 17:13:04 7字 ( 0/7)

建议仅供参考。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19490727 发表于  2020-01-30 15:45:36 27字 ( 0/11)

心存侥幸,往往落入陷阱。/抛弃侥幸,才能健步前行。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浪迹天涯933 发表于  2020-01-30 15:37:59 54字 ( 0/66)

在病毒侵蚀面前,有多少英雄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危而冲到第一线,有多少无名英雄纷纷解囊捐助灾情,让我们为他们致敬!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脚在地上 发表于  2020-01-30 13:14:14 114字 ( 0/3050)

“武汉行动慢了”?23日的立论不成立,武汉不是党中央,有“事后诸葛亮”的嫌疑!指责他人容易,站着说话容易,及时发出自己解决问题的方案,才是最重要的!相互指摘,于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脚在地上 发表于  2020-02-01 14:32:42 500字 ( 0/26)

蝙蝠仍在病房流窜?2019年春、夏季,我因咳脓痰、痰中带血,曾在武汉多家医院住院治疗。夜深人静之际,常见蝙蝠在廊道、病室间四处乱窜。它们飞累了,就躲进窗帘上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脚在地上 发表于  2020-02-01 16:06:44 499字 ( 0/48)

蝙蝠仍在病房流窜?2019年春、夏季,我因咳脓痰、痰中带血,曾在武汉多家医院住院治疗。夜深人静之际,常见蝙蝠在廊道、病室间四处乱飞乱窜。它们飞累了,就躲进窗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负反馈稳定 发表于  2020-01-30 09:39:21 48字 ( 0/19)

没有有效措施的情况下,敞开几亿人的春运返程,就是最大的心存侥幸。那可不是像封住一户门那么简单了。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负反馈稳定 发表于  2020-01-30 09:34:59 114字 ( 0/22)

当前防范的最大难题之一是,如何防止返程高峰的防疫问题。仅仅武汉就有500万要返程!全国有近五亿人次?候车、候机,车厢、机舱,在这样的密闭空间里人挨人挤在一起,感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海棠佳人587 发表于  2020-01-30 09:34:45 139字 ( 0/24)

社区员工上门摸排工作量巨大,有的甚至没有必要的防护,而且很多居民不配合,有大量排斥行为,还存在交叉感染,风险较大。在此,为了您和别人的安全,倡导有湖北武汉 史的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双凤阿奎利亚拌饭 发表于  2020-01-30 09:26:44 33字 ( 0/11)

加强“防控治”力度,做好疫情和舆情管理。党员干部要敢于突击在前。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海棠佳人587 发表于  2020-01-30 08:02:13 171字 ( 0/24)

城市人口密集,小区是防御主战场。社区本来人员配置就不够,强烈建议各个机关大院迅速抽调一半人员,有领导带队充实社区,统一归社区指挥。让环卫,摸排,宣传,排查等等奋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海棠佳人587 发表于  2020-01-30 09:38:26 15字 ( 0/11)

总理都上前线了,你们还等什么?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20-01-29 22:27:35 212字 ( 0/23)

“阳光下的小黑: 比官方措施更重要的是百姓的防护意识!少出门、戴口罩、勤洗手、常通风。只有大家一起行动起来,才能最快的结束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2020-01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默默耕耘不计名利 发表于  2020-01-29 20:54:24 96字 ( 0/14)

需要防治在对待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防控不实不严,尤其是社区,住宅小区,村,街道,基层单位等基层人员马虎大意,失职渎职,仅是主官主管急忙累,其他人旁观看热闹的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工人很快乐 发表于  2020-01-30 07:13:42 29字 ( 0/63)

加强“防控力度”,严防敌人搞破坏活动!提高警惕!保卫国家!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怀圣人之心 发表于  2020-01-30 22:05:31 49字 ( 0/18)

好消息!解放军科研团队进疫区了!不作为的人、大事化小的人、掩盖真相的人、哗众取宠的人都躲滚一边去!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阳光下的小黑 发表于  2020-01-29 20:51:43 62字 ( 0/20)

比官方措施更重要的是百姓的防护意识!少出门、戴口罩、勤洗手、常通风。只有大家一起行动起来,才能最快的结束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20-01-29 19:36:14 20字 ( 0/36)

时间就是生命、麻痹代价太重![福尔摩斯]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护卫健康 发表于  2020-01-29 16:44:04 98字 ( 0/115)

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岂不知这样的做法使公众不能对当前疫情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和了解,在公共场所放松对自己的防护,导致疫情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华云兵 发表于  2020-01-29 16:43:36 193字 ( 0/66)

高度重视极为关键!世界卫生组织的反应是及时的!开始时既便不公开,但内部交流逐级上报还是必须的!如果麻痹大意,甚至是有意隐瞒或侥幸无知或失职渎职是极其危险的!这样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医冠胜雪 发表于  2020-01-29 12:14:39 32字 ( 0/19)

加强“防控治”力度,做好疫情和舆情管理。党员干部要敢于突击在前。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老实女 发表于  2020-01-29 11:09:24 28字 ( 0/27)

从新闻发布会可以看得出,武汉没闲着,只是程序上有点问题。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国站1956 发表于  2020-01-29 10:45:14 12字 ( 0/14)

为什么呀??又说明什么?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基石12345 发表于  2020-01-29 09:51:55 330字 ( 0/19)

社会学家王竹森呼吁:总结经验教训,保护自然环境,创造绿色生活,在防字上下功夫。 社会学家王竹森呼吁:认真总结经验教训,保护自然环境,创造绿色生活,在防社会学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基石12345 发表于  2020-01-30 15:17:04 306字 ( 0/0)

社会学家老知青王竹森再次呼吁建议:完善建立健全国家治理体系,转变政府工作作风,建立高效便捷为民通道,打通12345服务最后一公里,自觉接受人民群众监督。社会学家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农科大129 发表于  2020-01-29 09:40:26 48字 ( 0/18)

新型冠状病毒,并不可怕,只要早发现,早隔离,病情扩散的趋势就会很快的得到回落,你看我说的对不对?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基石12345 发表于  2020-01-29 08:51:36 165字 ( 0/22)

社会学家王竹森呼吁:总结经验教训,保护自然环境,创造绿色生活,在防字上下功夫。 社会学家王竹森呼吁:认真总结经验教训,保护自然环境,创造绿色生活,在防字上狠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基石12345 发表于  2020-01-30 15:21:57 306字 ( 0/0)

社会学家老知青王竹森再次呼吁建议:完善建立健全国家治理体系,转变政府工作作风,建立高效便捷为民通道,打通12345服务最后一公里,自觉接受人民群众监督。社会学家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海棠佳人587 发表于  2020-01-29 08:41:17 53字 ( 0/29)

所以14亿的人口大国,民生领域特别是医疗卫生领域要绝对公有制。关键时刻国有主渠道作用还是老百姓的最佳保障。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阳光下的小黑 发表于  2020-01-29 20:53:17 37字 ( 0/18)

对,美国这段时间一个流感就死了6000多人。关系国计民生的还是得公家拿着!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海棠佳人587 发表于  2020-01-29 08:36:22 53字 ( 0/33)

倒是收入低微,没有防护的基层社区员工却战斗在最前线,向所有环卫工人,社区员工,护士,医生致敬。你们辛苦了。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tsyy 发表于  2020-01-29 03:47:13 69字 ( 0/19)

在当前新型冠状病毒呈现大爆发的情况下,恐惧是普遍存在的,但侥幸心理也是普遍存在的,而且是当前最大的危险!其他地区搞不好也会重蹈武汉的覆辙!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20-01-28 22:06:34 129字 ( 0/36)

“工人很快乐: 10只口罩85元,7元钱一斤白菜人要注意:国家有难发国家难财的人,要纪在历史上罪名的人。 (2020-01-28 19:45:50) 44字(3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工人很快乐 发表于  2020-01-28 19:45:50 44字 ( 0/70)

10只口罩85元,7元钱一斤白菜人要注意:国家有难发国家难财的人,要纪在历史上罪名的人。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工人很快乐 发表于  2020-01-28 20:38:25 45字 ( 0/64)

10只口罩850元,7元一斤白菜的人要记住,国家有难的时候发国家难财钱,要记在历史上罪名。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李成文LCW 发表于  2020-01-28 18:45:22 14字 ( 0/17)

防控疾情就要坚决.彻底完成。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红钟苹果 发表于  2020-01-28 17:14:32 13字 ( 0/12)

武汉加油!全中华儿女加油!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怀圣人之心 发表于  2020-01-28 16:01:54 133字 ( 0/35)

控制疫情是首要任务,但是如何找到防治疫情的有效办法更重要。如果找不要传染源,不能彻底去掉源头,疫情如何彻底解决!每一个得病的个体都是一个源头,汇聚在一起,组织病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怀圣人之心 发表于  2020-01-30 22:07:32 18字 ( 0/9)

致敬解放军科研队伍!人民军队为人民!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