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方敏本尊 发表于  2020-01-15 14:22:01 69132字 ( 2/243)

以色列: 有老大罩着,咱就放飞自我!(原创首发)

以色列:

有老大罩着,咱就放飞自我!

作者:方敏

 

题记:以色列的国家意志陷于前所未有的分裂与“碎片化”!

世界关注着这样的一条有意思的时间轴:

201949日,以色列举行第21届议会选举,本次选举以色列有31个党派参加选战,角逐议会120个议席,右翼党团利库德集团以36个席位成为以色列第一大党。由于利库德集团所获议席未能超过半数,因此利库德集团未获独立组阁的机会,必须与其他政党组成议席超过60席的联合政府执政。最终利库德集团在与其他政党的谈判斡旋中失利,组阁失败。以色列国家被迫解散刚出炉的第21届议会,进入年内的第二次大选程序,以期产生第22届议会。

(第一次选举:利库德集团胜出)

2019917日,以色列举行第22届议会选举,以色列有29个党派参加选战,角逐议会120个议席,本次选举中左翼政党蓝白党以33个席位成为以色列第一大党,右翼党团利库德集团以32席紧随其后。在以色列总统里夫林的撮合下,试图推动蓝白党与利库德集团联合执政,以化解当下的组阁僵局。但现实是,两党之间的巨大分歧难以弥合,协商失败。之后总统里夫林授权利库德集团先与其他党派谈判协商组阁,利库德集团经21天的不懈努力,组阁仍然失败。其后蓝白党在21时限内也无法建立联合政府,不得不宣布组阁失败。于是以色列不得不宣布再次解散粉嫩的第22届议会,国家在年内进行第三次大选,以期第23届议会诞生能够打破国家意志“碎片化”的魔咒。

(第二次选举:蓝白党胜出)

现实是,以色列经过22届议会各方平衡,推迟了年内再次大选的行动,或将必然出现、史无前例的第三次大选时间放在了2020年的3月。

透过以上不寻常的现象,我们能够看到怎样的本质?或者说,世界能够对此作出怎样的解读?

现实或许会很残酷,一个国家的意志极度分裂,原则上国家大概率难以避免社会的政治对抗与冲突,也许这种分裂会成为以色列的一场劫数。或者,由于以色列建国路径的特殊性,与历史教训的综合影响能够让以色列安然“渡劫”也不一定。

 

特朗普接连不断给以色列“发糖”,缘何如此?

美国特朗普政府1次给以色列“发糖”2017126,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且将启动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的进程。

这件事,固然是表明美国力挺以色列的态度,但是另一个层面却直接剥夺了巴勒斯坦人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权力,也意味着巴勒斯坦因为美国的强行“划拨”而失去圣城。

以色列对东耶路撒冷的实际控制权,来自19676月第三次中东战争(6日战争)对东耶路撒冷的军事占领。

(第三次中东战争)

尽管19807月,以色列议会通过议案,把耶路撒冷定为以色列“永久的和不可分割的首都”。

但是,1980820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认为以色列议会的法案违反国际法。

而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是:巴勒斯坦国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

也就是以色列对东耶路撒冷的占领为非法,应该交出来,让巴勒斯坦以此为首都。

美国特朗普政府第2次给以色列“发糖”2019325,特朗普签署公告正式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

(特朗普签署公告:美国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拥有主权)

这个时间,刚好以色列临近2019年第一次大选,有分析指,这是美国政府在为内塔尼亚胡胜选提供支持而“站台”。

而实际上,戈兰高地在第三次中东战争之前,绝对是叙利亚的固有领土,而且在联合国框架内,这一点并未改变。

因此,美国发给以色列的2糖,在国际社会眼中同样非法!

美国特朗普政府第3给以色列“发糖”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0191118日宣布,美国不再认为以色列在约旦西岸建立的定居点违反国际法。

(蓬佩奥:美国不再认为以色列在约旦西岸建立的定居点违反国际法!)

世界可以看到,蓬佩奥的这番言辞,很明显在回应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一个竞选关节。

201946日,内塔尼亚胡承诺,若在即将举行的大选中取得连任,就把约旦河西岸犹太人定居点并入国土。

(内塔尼亚胡:大选中取得连任,约旦河西岸犹太人定居点就并入国土!)

以色列对约旦河西岸的实际控制,同样来自第三次中东战争,虽然约旦河西岸这块地盘,是以色列从约旦手里抢过来的,但是,这片地方在联合国框架之内,的的确确是巴勒斯坦领土。

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是:以色列的领土,为19676月第三次中东战争前的边界。所以以色列在约旦西岸建立的定居点,绝对违反国际法。

世界可以看见,今日美国何其“宠信”以色列!以至于这样几乎无休止地给他“发糖”,为何?

有分析称,特朗普喜欢内塔尼亚胡!

也有分析称,特朗普为了巩固犹太裔美国资本及人员群体的资金援助、手里的选票与他们对美国社会的超级影响力,来为自己的执政基础服务。

因为,特朗普确实在国内明目张胆地叫嚣:犹太裔选民不将手中的票投给他,就是忘恩负义!

(特朗普:美国犹太裔选民不将票投给我,就是忘恩负义!)

固然,以上这些都有成立的理由。

但是,或者眼下特朗普引导的美国共和党右翼保守派,对以色列有着更深层次的谋算也同样可以成立!

不可否认,对以色列来说,美国给以色列“发糖”是一件好事,代表着世界老大的绝对支持,同时美国的支持也散发出世界顶级“猎食者”的威慑力,以色列周边国家会以更加谨慎的态度来应对以色列的诉求,而中东地区的大国作为世界次一级的“猎食者”对以色列的态度也会更加“友善”。

但是,这件“好事”确切来说不得不打个引号,因为它有个不小副作用——推动以色列跟整个伊斯兰世界的对抗升级!

历史多次证明,以色列是个坚韧的国家,建国之初的羸弱时期,孤独面对世界的威胁之时,也坚定地执着于扩张。他们差不多是用枪炮与热血,硬生生在东地中海的边上打出了自己的国家。

从第三次中东战争奠定的地区决定性胜势之前,他们也曾经历过生死存亡的极端考验。最后,也源于这次战争奠定以色列独特的国家安全战略——先发制人——即国家面对可能的安全威胁,以色列就会绝对主动发起对外打击。

(以色列国家安全战略:先发制人)

第四次中东战争,面对阿拉伯世界的复仇之战,以色列先输后赢,赢得来自埃及这个地区大国的尊重。

经过五次中东战争,以色列成了中东绝对的“刺头”小霸王,周边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敢招惹。

但是,经过漫长的时间之后,以色列一直缺少一个重要的收获——与周边缓和紧张——真正地与民生息。

与黎巴嫩、巴勒斯坦关系的持续紧张,长期边境不靖,也是国家力量未能聚焦发展的巨大阻碍。

(迁延日久的巴以冲突!)

而更重要的一点,以色列政治家长期以来,几乎“惯性”地升高对周边对抗的烈度来唤醒国民的安全关切,进而以此来骗取选票的操作,或许对国家长治久安局面建立的危害欲加酷烈。

比如,20199的第二次选举之前,内塔尼亚胡一方面不停地向选民喊话——以色列面临来自伊朗的巨大威胁!

(以色列面临来自伊朗的威胁?)

另一方面,内塔尼亚胡又在向选民保证,将推动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被占领土收为以色列正式国土,以及派无人机攻击黎巴嫩真主党目标等等。

然而,今日以色列更多选民还是选择将票投给别人。

一直以来,以色列政治气候形成一个怪圈,似乎政治家手里的国家安全牌永远行之有效,每到大选来临与周边势力的对抗就升高,拉紧选民国家安全这根弓弦,就能成功收拢选票与关注的眼球。

但是,长期玩“狼来了”的把戏,之后狼始终没来!

这件事就很操蛋,分明在反复侮辱选民的智商!于是,国民“安全疲劳”,公众意志陷于分散样态,陷于对政府公信力的质疑。

这才是以色列今日陷于组阁僵局,国家意志陷于分裂的原因所在!

而长期、无止境让国民身陷“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意识形态,其实就应该反思国家政策。

就像无休止绷紧的弓弦,或许,再添加一丝力量它就会断裂。

其实这样的格局相当危险,国家意志不能够凝聚,意味着各种意志相杂丛生,原则上这是一种分裂,一种国家意志“碎片化”的危险开端。

面对险恶的世界,堡垒的内部力量分化、瓦解才是绝对的要害。

更何况,在世界的棋盘上,以美国对以色列的“器重”程度来评估,以色列之于美国或许重要无比!

 

特朗普政府的棋盘上,以色列是怎样的一颗棋?

前面提到过,美国共和党右翼保守派对以色列的所谓“更深层次的一种谋算

其实,如果将美国不断给以色列“发糖”这件事,视为一种“推瞎子跳崖”的策划,其实也可以成立。

本质上,一个四邻皆敌的以色列,才是美国中东战略最放心的“伙伴”。

为了让以色列对阵黎巴嫩真主党、巴解、哈马斯等等!


从加沙地带向以色列发射的火箭

将黎巴嫩、巴勒斯坦、叙利亚乃至伊朗的利益“划拨”以色列,这就是美国给以色列发的“糖”。

众所周知,特朗普政府的中东战略有个方向性趋势——从中东抽身。

然后,全力应对大国博弈中,美国面临的所谓“地位挑战”!

让中东混乱会是美国战略的固有发力方向,而要达成这样的效果,在中东就需要一个牧童或杠杆,或者,这就是在美国的设计中的以色列。

毕竟,世界上怎么可能有“无缘无故的爱”!

那么,在特朗普政府的战略棋盘上,以色列究竟是个怎样的角色?

世界的普遍关注里面,认为以色列的动作范围不会越过巴勒斯坦和黎巴嫩,也就是原则上以色列或许就是一个在小范围搅乱中东的棍子。

但是,笔者观察却不是这样,因为有一件很不引人关注的事情所透露的关节引人深思。

这件事就是:自2019107,美国从叙利亚北部撤军开始,到美国改主意派兵重返叙利亚占领油田为止。这一段时间里面发生了一件不太引人注目的事情——以色列宣布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以“人道主义”援助。

在这个空挡里面,以色列伸手,接替美国干预叙利亚战事!

这里面有怎样的秘密?或者说要怎样解读以色列这项特别的行动?

或者,这样的事情应该视为以色列取得美国许可,越过传统的界限披挂上阵,接续美国“动荡中东”战略,指挥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对抗叙利亚政府。更重要的一点是:以色列力量可以透过库尔德武装直接作用到所谓“伊朗驻叙军事力量”的身上。

也许,有人会说,以色列支持库尔德武装又不是今天了,确实以色列支持库尔德武装有着不短的历史,但是请不要忘记三个要点:

其一,以色列明确支持的库尔德武装是伊拉克库区,并不是叙利亚库尔德武装。

(以色列与伊拉克库区)

其二,以色列给叙利亚库尔德武装“送温暖”的时间太特殊了,不能够排除美国放开大路,驱使以色列角逐中东更大战略博弈场的战略设定。

其三,原则上,这样的推演结论,也很符合特朗普政府欲抽身中东,对中东执行“离岸平衡”,“让盟友承担更多义务”的战略设定。

也就是说,美国有推动以色列这颗棋,在中东发挥更加强大作用的战略构想。

(或者,世事变化,后来美军重返叙利亚,才让以色列没有机会再次提高调门,正式代替美国去推动叙利亚战场的代理人战争。)

可见,让以色列为美国中东战略服务,才是事情的真相!

然而,美国要怎样才能够完全信任以色列?

造一种事态让以色列跟伊斯兰世界无法和解,是一个很好的办法,无疑!

将以色列与伊斯兰世界的对抗烈度逐级推高,美国就可以达到想要的这个目的!

然而,美国还有个如鲠在喉的顾虑,或者说,以色列与俄罗斯的“传统”关系,让美国不能够判定,以色列在应对俄罗斯的问题上,是不是能够与美国绝对一条心。

而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放以色列力量渗透叙利亚战局,让以色列与俄罗斯的中东战略利益,处于事实对抗的博弈格局,才能确保以色列不能够“反水”投俄。

也许有人会问,以色列不是美国的小跟班吗?美国为何要担心以色列对俄罗斯的态度?

世界知道,以色列经历5次中东战争,在这5次国战中,以色列前3次的顶级支援来自前苏联,自第四次中东战争之后,以色列才逐渐投入美国的怀抱。

看见了吧?以色列跟俄罗斯有着深厚的“传统”友谊。

(内塔尼亚胡与普京代表两国传统友谊)

注意世界局势的人,都会发现一个现象,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可以很方便地达成与普京的会晤就是证明。

何况,世界根本没有永远的盟友,而只有永远的利益。

显而易见,以色列无论怎样在地区博弈中强势,说穿了以色列只是美国的一颗棋。

也就是,美国打着让以色列去祸乱中东的主意!

既四面皆敌,又与俄罗斯交恶的以色列,才是美国需要那个最坚定的“盟友”。或者,才是美国可以放心使用的跟班及刀子!

(血手与刀子)

但是,就算是一颗棋,以色列也应该考虑一个重要的关节——棋手将棋子送死,棋子是否要甘之如饴?

因为,长远来看,至少有三种可能情形,以色列国家得不到善终:美国衰落;美国被牵制;或者美国抛弃以色列。

三种可能的任何情形具现,900万人口的以色列都独自会面对整个伊斯兰世界超过16亿的穆斯林(2009年的数据是16亿)。

900万被16亿洪流反噬与冲刷,其后果绝没可能出现意料之外反转的结局,力量对比相差太过悬殊了。

或许,这才是以色列不得不思考的真正危机!

在美国抛弃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时,“不要依靠其他人”,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1010日以此为题评论:把库尔德人推下车,美国向该地区的其他朋友(包括以色列)发出令人不安的信息。

以色列媒体于世界最先发声,发表“靠自己”的呼吁,说明犹太人不乏智者。

或者,犹太民族应该有个像摩西Moses;希伯来语:מֹשֶׁה;阿拉伯语:موسىٰ一样的先知,指导今日的以色列这颗棋子如何跳出棋盘!

(摩西带领西伯来人逃离埃及)

然而,要跳出世界绝对霸主划定的棋盘,可能绝非易事!

但是,世界总是会有奇迹!

或者,生与死,只在于一念之间!

 

 

(以上,作者只是基于信息对时事的观察,仅代表个人观点,特此声明!)

20191215日于重庆

 

sxtydhd163020 发表于  2020-01-15 14:58:58 38字 ( 0/38)

问题就在于以色列是美国的棋子还是美国是犹太人的棋子,那个时现象,那个是本质?

以色列:

有老大罩着,咱就放飞自我!

作者:方敏

 

题记:以色列的国家意志陷于前所未有的分裂与“碎片化”!

世界关注着这样的一条有意思的时间轴:

201949日,以色列举行第21届议会选举,本次选举以色列有31个党派参加选战,角逐议会120个议席,右翼党团利库德集团以36个席位成为以色列第一大党。由于利库德集团所获议席未能超过半数,因此利库德集团未获独立组阁的机会,必须与其他政党组成议席超过60席的联合政府执政。最终利库德集团在与其他政党的谈判斡旋中失利,组阁失败。以色列国家被迫解散刚出炉的第21届议会,进入年内的第二次大选程序,以期产生第22届议会。

(第一次选举:利库德集团胜出)

2019917日,以色列举行第22届议会选举,以色列有29个党派参加选战,角逐议会120个议席,本次选举中左翼政党蓝白党以33个席位成为以色列第一大党,右翼党团利库德集团以32席紧随其后。在以色列总统里夫林的撮合下,试图推动蓝白党与利库德集团联合执政,以化解当下的组阁僵局。但现实是,两党之间的巨大分歧难以弥合,协商失败。之后总统里夫林授权利库德集团先与其他党派谈判协商组阁,利库德集团经21天的不懈努力,组阁仍然失败。其后蓝白党在21时限内也无法建立联合政府,不得不宣布组阁失败。于是以色列不得不宣布再次解散粉嫩的第22届议会,国家在年内进行第三次大选,以期第23届议会诞生能够打破国家意志“碎片化”的魔咒。

(第二次选举:蓝白党胜出)

现实是,以色列经过22届议会各方平衡,推迟了年内再次大选的行动,或将必然出现、史无前例的第三次大选时间放在了2020年的3月。

透过以上不寻常的现象,我们能够看到怎样的本质?或者说,世界能够对此作出怎样的解读?

现实或许会很残酷,一个国家的意志极度分裂,原则上国家大概率难以避免社会的政治对抗与冲突,也许这种分裂会成为以色列的一场劫数。或者,由于以色列建国路径的特殊性,与历史教训的综合影响能够让以色列安然“渡劫”也不一定。

 

特朗普接连不断给以色列“发糖”,缘何如此?

美国特朗普政府1次给以色列“发糖”2017126,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且将启动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的进程。

这件事,固然是表明美国力挺以色列的态度,但是另一个层面却直接剥夺了巴勒斯坦人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权力,也意味着巴勒斯坦因为美国的强行“划拨”而失去圣城。

以色列对东耶路撒冷的实际控制权,来自19676月第三次中东战争(6日战争)对东耶路撒冷的军事占领。

(第三次中东战争)

尽管19807月,以色列议会通过议案,把耶路撒冷定为以色列“永久的和不可分割的首都”。

但是,1980820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认为以色列议会的法案违反国际法。

而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是:巴勒斯坦国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

也就是以色列对东耶路撒冷的占领为非法,应该交出来,让巴勒斯坦以此为首都。

美国特朗普政府第2次给以色列“发糖”2019325,特朗普签署公告正式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

(特朗普签署公告:美国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拥有主权)

这个时间,刚好以色列临近2019年第一次大选,有分析指,这是美国政府在为内塔尼亚胡胜选提供支持而“站台”。

而实际上,戈兰高地在第三次中东战争之前,绝对是叙利亚的固有领土,而且在联合国框架内,这一点并未改变。

因此,美国发给以色列的2糖,在国际社会眼中同样非法!

美国特朗普政府第3给以色列“发糖”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0191118日宣布,美国不再认为以色列在约旦西岸建立的定居点违反国际法。

(蓬佩奥:美国不再认为以色列在约旦西岸建立的定居点违反国际法!)

世界可以看到,蓬佩奥的这番言辞,很明显在回应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一个竞选关节。

201946日,内塔尼亚胡承诺,若在即将举行的大选中取得连任,就把约旦河西岸犹太人定居点并入国土。

(内塔尼亚胡:大选中取得连任,约旦河西岸犹太人定居点就并入国土!)

以色列对约旦河西岸的实际控制,同样来自第三次中东战争,虽然约旦河西岸这块地盘,是以色列从约旦手里抢过来的,但是,这片地方在联合国框架之内,的的确确是巴勒斯坦领土。

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是:以色列的领土,为19676月第三次中东战争前的边界。所以以色列在约旦西岸建立的定居点,绝对违反国际法。

世界可以看见,今日美国何其“宠信”以色列!以至于这样几乎无休止地给他“发糖”,为何?

有分析称,特朗普喜欢内塔尼亚胡!

也有分析称,特朗普为了巩固犹太裔美国资本及人员群体的资金援助、手里的选票与他们对美国社会的超级影响力,来为自己的执政基础服务。

因为,特朗普确实在国内明目张胆地叫嚣:犹太裔选民不将手中的票投给他,就是忘恩负义!

(特朗普:美国犹太裔选民不将票投给我,就是忘恩负义!)

固然,以上这些都有成立的理由。

但是,或者眼下特朗普引导的美国共和党右翼保守派,对以色列有着更深层次的谋算也同样可以成立!

不可否认,对以色列来说,美国给以色列“发糖”是一件好事,代表着世界老大的绝对支持,同时美国的支持也散发出世界顶级“猎食者”的威慑力,以色列周边国家会以更加谨慎的态度来应对以色列的诉求,而中东地区的大国作为世界次一级的“猎食者”对以色列的态度也会更加“友善”。

但是,这件“好事”确切来说不得不打个引号,因为它有个不小副作用——推动以色列跟整个伊斯兰世界的对抗升级!

历史多次证明,以色列是个坚韧的国家,建国之初的羸弱时期,孤独面对世界的威胁之时,也坚定地执着于扩张。他们差不多是用枪炮与热血,硬生生在东地中海的边上打出了自己的国家。

从第三次中东战争奠定的地区决定性胜势之前,他们也曾经历过生死存亡的极端考验。最后,也源于这次战争奠定以色列独特的国家安全战略——先发制人——即国家面对可能的安全威胁,以色列就会绝对主动发起对外打击。

(以色列国家安全战略:先发制人)

第四次中东战争,面对阿拉伯世界的复仇之战,以色列先输后赢,赢得来自埃及这个地区大国的尊重。

经过五次中东战争,以色列成了中东绝对的“刺头”小霸王,周边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敢招惹。

但是,经过漫长的时间之后,以色列一直缺少一个重要的收获——与周边缓和紧张——真正地与民生息。

与黎巴嫩、巴勒斯坦关系的持续紧张,长期边境不靖,也是国家力量未能聚焦发展的巨大阻碍。

(迁延日久的巴以冲突!)

而更重要的一点,以色列政治家长期以来,几乎“惯性”地升高对周边对抗的烈度来唤醒国民的安全关切,进而以此来骗取选票的操作,或许对国家长治久安局面建立的危害欲加酷烈。

比如,20199的第二次选举之前,内塔尼亚胡一方面不停地向选民喊话——以色列面临来自伊朗的巨大威胁!

(以色列面临来自伊朗的威胁?)

另一方面,内塔尼亚胡又在向选民保证,将推动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被占领土收为以色列正式国土,以及派无人机攻击黎巴嫩真主党目标等等。

然而,今日以色列更多选民还是选择将票投给别人。

一直以来,以色列政治气候形成一个怪圈,似乎政治家手里的国家安全牌永远行之有效,每到大选来临与周边势力的对抗就升高,拉紧选民国家安全这根弓弦,就能成功收拢选票与关注的眼球。

但是,长期玩“狼来了”的把戏,之后狼始终没来!

这件事就很操蛋,分明在反复侮辱选民的智商!于是,国民“安全疲劳”,公众意志陷于分散样态,陷于对政府公信力的质疑。

这才是以色列今日陷于组阁僵局,国家意志陷于分裂的原因所在!

而长期、无止境让国民身陷“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意识形态,其实就应该反思国家政策。

就像无休止绷紧的弓弦,或许,再添加一丝力量它就会断裂。

其实这样的格局相当危险,国家意志不能够凝聚,意味着各种意志相杂丛生,原则上这是一种分裂,一种国家意志“碎片化”的危险开端。

面对险恶的世界,堡垒的内部力量分化、瓦解才是绝对的要害。

更何况,在世界的棋盘上,以美国对以色列的“器重”程度来评估,以色列之于美国或许重要无比!

 

特朗普政府的棋盘上,以色列是怎样的一颗棋?

前面提到过,美国共和党右翼保守派对以色列的所谓“更深层次的一种谋算

其实,如果将美国不断给以色列“发糖”这件事,视为一种“推瞎子跳崖”的策划,其实也可以成立。

本质上,一个四邻皆敌的以色列,才是美国中东战略最放心的“伙伴”。

为了让以色列对阵黎巴嫩真主党、巴解、哈马斯等等!


从加沙地带向以色列发射的火箭

将黎巴嫩、巴勒斯坦、叙利亚乃至伊朗的利益“划拨”以色列,这就是美国给以色列发的“糖”。

众所周知,特朗普政府的中东战略有个方向性趋势——从中东抽身。

然后,全力应对大国博弈中,美国面临的所谓“地位挑战”!

让中东混乱会是美国战略的固有发力方向,而要达成这样的效果,在中东就需要一个牧童或杠杆,或者,这就是在美国的设计中的以色列。

毕竟,世界上怎么可能有“无缘无故的爱”!

那么,在特朗普政府的战略棋盘上,以色列究竟是个怎样的角色?

世界的普遍关注里面,认为以色列的动作范围不会越过巴勒斯坦和黎巴嫩,也就是原则上以色列或许就是一个在小范围搅乱中东的棍子。

但是,笔者观察却不是这样,因为有一件很不引人关注的事情所透露的关节引人深思。

这件事就是:自2019107,美国从叙利亚北部撤军开始,到美国改主意派兵重返叙利亚占领油田为止。这一段时间里面发生了一件不太引人注目的事情——以色列宣布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以“人道主义”援助。

在这个空挡里面,以色列伸手,接替美国干预叙利亚战事!

这里面有怎样的秘密?或者说要怎样解读以色列这项特别的行动?

或者,这样的事情应该视为以色列取得美国许可,越过传统的界限披挂上阵,接续美国“动荡中东”战略,指挥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对抗叙利亚政府。更重要的一点是:以色列力量可以透过库尔德武装直接作用到所谓“伊朗驻叙军事力量”的身上。

也许,有人会说,以色列支持库尔德武装又不是今天了,确实以色列支持库尔德武装有着不短的历史,但是请不要忘记三个要点:

其一,以色列明确支持的库尔德武装是伊拉克库区,并不是叙利亚库尔德武装。

(以色列与伊拉克库区)

其二,以色列给叙利亚库尔德武装“送温暖”的时间太特殊了,不能够排除美国放开大路,驱使以色列角逐中东更大战略博弈场的战略设定。

其三,原则上,这样的推演结论,也很符合特朗普政府欲抽身中东,对中东执行“离岸平衡”,“让盟友承担更多义务”的战略设定。

也就是说,美国有推动以色列这颗棋,在中东发挥更加强大作用的战略构想。

(或者,世事变化,后来美军重返叙利亚,才让以色列没有机会再次提高调门,正式代替美国去推动叙利亚战场的代理人战争。)

可见,让以色列为美国中东战略服务,才是事情的真相!

然而,美国要怎样才能够完全信任以色列?

造一种事态让以色列跟伊斯兰世界无法和解,是一个很好的办法,无疑!

将以色列与伊斯兰世界的对抗烈度逐级推高,美国就可以达到想要的这个目的!

然而,美国还有个如鲠在喉的顾虑,或者说,以色列与俄罗斯的“传统”关系,让美国不能够判定,以色列在应对俄罗斯的问题上,是不是能够与美国绝对一条心。

而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放以色列力量渗透叙利亚战局,让以色列与俄罗斯的中东战略利益,处于事实对抗的博弈格局,才能确保以色列不能够“反水”投俄。

也许有人会问,以色列不是美国的小跟班吗?美国为何要担心以色列对俄罗斯的态度?

世界知道,以色列经历5次中东战争,在这5次国战中,以色列前3次的顶级支援来自前苏联,自第四次中东战争之后,以色列才逐渐投入美国的怀抱。

看见了吧?以色列跟俄罗斯有着深厚的“传统”友谊。

(内塔尼亚胡与普京代表两国传统友谊)

注意世界局势的人,都会发现一个现象,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可以很方便地达成与普京的会晤就是证明。

何况,世界根本没有永远的盟友,而只有永远的利益。

显而易见,以色列无论怎样在地区博弈中强势,说穿了以色列只是美国的一颗棋。

也就是,美国打着让以色列去祸乱中东的主意!

既四面皆敌,又与俄罗斯交恶的以色列,才是美国需要那个最坚定的“盟友”。或者,才是美国可以放心使用的跟班及刀子!

(血手与刀子)

但是,就算是一颗棋,以色列也应该考虑一个重要的关节——棋手将棋子送死,棋子是否要甘之如饴?

因为,长远来看,至少有三种可能情形,以色列国家得不到善终:美国衰落;美国被牵制;或者美国抛弃以色列。

三种可能的任何情形具现,900万人口的以色列都独自会面对整个伊斯兰世界超过16亿的穆斯林(2009年的数据是16亿)。

900万被16亿洪流反噬与冲刷,其后果绝没可能出现意料之外反转的结局,力量对比相差太过悬殊了。

或许,这才是以色列不得不思考的真正危机!

在美国抛弃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时,“不要依靠其他人”,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1010日以此为题评论:把库尔德人推下车,美国向该地区的其他朋友(包括以色列)发出令人不安的信息。

以色列媒体于世界最先发声,发表“靠自己”的呼吁,说明犹太人不乏智者。

或者,犹太民族应该有个像摩西Moses;希伯来语:מֹשֶׁה;阿拉伯语:موسىٰ一样的先知,指导今日的以色列这颗棋子如何跳出棋盘!

(摩西带领西伯来人逃离埃及)

然而,要跳出世界绝对霸主划定的棋盘,可能绝非易事!

但是,世界总是会有奇迹!

或者,生与死,只在于一念之间!

 

 

(以上,作者只是基于信息对时事的观察,仅代表个人观点,特此声明!)

20191215日于重庆

 

碰啥头啊 发表于  2020-01-15 14:57:00 52字 ( 0/44)

活在那种地方,靠别人撑腰专横跋扈终究不是长久之计。美国衰败了呢?但愿聪明的犹太人能选出聪明的国家领导人。

以色列:

有老大罩着,咱就放飞自我!

作者:方敏

 

题记:以色列的国家意志陷于前所未有的分裂与“碎片化”!

世界关注着这样的一条有意思的时间轴:

201949日,以色列举行第21届议会选举,本次选举以色列有31个党派参加选战,角逐议会120个议席,右翼党团利库德集团以36个席位成为以色列第一大党。由于利库德集团所获议席未能超过半数,因此利库德集团未获独立组阁的机会,必须与其他政党组成议席超过60席的联合政府执政。最终利库德集团在与其他政党的谈判斡旋中失利,组阁失败。以色列国家被迫解散刚出炉的第21届议会,进入年内的第二次大选程序,以期产生第22届议会。

(第一次选举:利库德集团胜出)

2019917日,以色列举行第22届议会选举,以色列有29个党派参加选战,角逐议会120个议席,本次选举中左翼政党蓝白党以33个席位成为以色列第一大党,右翼党团利库德集团以32席紧随其后。在以色列总统里夫林的撮合下,试图推动蓝白党与利库德集团联合执政,以化解当下的组阁僵局。但现实是,两党之间的巨大分歧难以弥合,协商失败。之后总统里夫林授权利库德集团先与其他党派谈判协商组阁,利库德集团经21天的不懈努力,组阁仍然失败。其后蓝白党在21时限内也无法建立联合政府,不得不宣布组阁失败。于是以色列不得不宣布再次解散粉嫩的第22届议会,国家在年内进行第三次大选,以期第23届议会诞生能够打破国家意志“碎片化”的魔咒。

(第二次选举:蓝白党胜出)

现实是,以色列经过22届议会各方平衡,推迟了年内再次大选的行动,或将必然出现、史无前例的第三次大选时间放在了2020年的3月。

透过以上不寻常的现象,我们能够看到怎样的本质?或者说,世界能够对此作出怎样的解读?

现实或许会很残酷,一个国家的意志极度分裂,原则上国家大概率难以避免社会的政治对抗与冲突,也许这种分裂会成为以色列的一场劫数。或者,由于以色列建国路径的特殊性,与历史教训的综合影响能够让以色列安然“渡劫”也不一定。

 

特朗普接连不断给以色列“发糖”,缘何如此?

美国特朗普政府1次给以色列“发糖”2017126,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且将启动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的进程。

这件事,固然是表明美国力挺以色列的态度,但是另一个层面却直接剥夺了巴勒斯坦人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权力,也意味着巴勒斯坦因为美国的强行“划拨”而失去圣城。

以色列对东耶路撒冷的实际控制权,来自19676月第三次中东战争(6日战争)对东耶路撒冷的军事占领。

(第三次中东战争)

尽管19807月,以色列议会通过议案,把耶路撒冷定为以色列“永久的和不可分割的首都”。

但是,1980820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认为以色列议会的法案违反国际法。

而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是:巴勒斯坦国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

也就是以色列对东耶路撒冷的占领为非法,应该交出来,让巴勒斯坦以此为首都。

美国特朗普政府第2次给以色列“发糖”2019325,特朗普签署公告正式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

(特朗普签署公告:美国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拥有主权)

这个时间,刚好以色列临近2019年第一次大选,有分析指,这是美国政府在为内塔尼亚胡胜选提供支持而“站台”。

而实际上,戈兰高地在第三次中东战争之前,绝对是叙利亚的固有领土,而且在联合国框架内,这一点并未改变。

因此,美国发给以色列的2糖,在国际社会眼中同样非法!

美国特朗普政府第3给以色列“发糖”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0191118日宣布,美国不再认为以色列在约旦西岸建立的定居点违反国际法。

(蓬佩奥:美国不再认为以色列在约旦西岸建立的定居点违反国际法!)

世界可以看到,蓬佩奥的这番言辞,很明显在回应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一个竞选关节。

201946日,内塔尼亚胡承诺,若在即将举行的大选中取得连任,就把约旦河西岸犹太人定居点并入国土。

(内塔尼亚胡:大选中取得连任,约旦河西岸犹太人定居点就并入国土!)

以色列对约旦河西岸的实际控制,同样来自第三次中东战争,虽然约旦河西岸这块地盘,是以色列从约旦手里抢过来的,但是,这片地方在联合国框架之内,的的确确是巴勒斯坦领土。

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是:以色列的领土,为19676月第三次中东战争前的边界。所以以色列在约旦西岸建立的定居点,绝对违反国际法。

世界可以看见,今日美国何其“宠信”以色列!以至于这样几乎无休止地给他“发糖”,为何?

有分析称,特朗普喜欢内塔尼亚胡!

也有分析称,特朗普为了巩固犹太裔美国资本及人员群体的资金援助、手里的选票与他们对美国社会的超级影响力,来为自己的执政基础服务。

因为,特朗普确实在国内明目张胆地叫嚣:犹太裔选民不将手中的票投给他,就是忘恩负义!

(特朗普:美国犹太裔选民不将票投给我,就是忘恩负义!)

固然,以上这些都有成立的理由。

但是,或者眼下特朗普引导的美国共和党右翼保守派,对以色列有着更深层次的谋算也同样可以成立!

不可否认,对以色列来说,美国给以色列“发糖”是一件好事,代表着世界老大的绝对支持,同时美国的支持也散发出世界顶级“猎食者”的威慑力,以色列周边国家会以更加谨慎的态度来应对以色列的诉求,而中东地区的大国作为世界次一级的“猎食者”对以色列的态度也会更加“友善”。

但是,这件“好事”确切来说不得不打个引号,因为它有个不小副作用——推动以色列跟整个伊斯兰世界的对抗升级!

历史多次证明,以色列是个坚韧的国家,建国之初的羸弱时期,孤独面对世界的威胁之时,也坚定地执着于扩张。他们差不多是用枪炮与热血,硬生生在东地中海的边上打出了自己的国家。

从第三次中东战争奠定的地区决定性胜势之前,他们也曾经历过生死存亡的极端考验。最后,也源于这次战争奠定以色列独特的国家安全战略——先发制人——即国家面对可能的安全威胁,以色列就会绝对主动发起对外打击。

(以色列国家安全战略:先发制人)

第四次中东战争,面对阿拉伯世界的复仇之战,以色列先输后赢,赢得来自埃及这个地区大国的尊重。

经过五次中东战争,以色列成了中东绝对的“刺头”小霸王,周边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敢招惹。

但是,经过漫长的时间之后,以色列一直缺少一个重要的收获——与周边缓和紧张——真正地与民生息。

与黎巴嫩、巴勒斯坦关系的持续紧张,长期边境不靖,也是国家力量未能聚焦发展的巨大阻碍。

(迁延日久的巴以冲突!)

而更重要的一点,以色列政治家长期以来,几乎“惯性”地升高对周边对抗的烈度来唤醒国民的安全关切,进而以此来骗取选票的操作,或许对国家长治久安局面建立的危害欲加酷烈。

比如,20199的第二次选举之前,内塔尼亚胡一方面不停地向选民喊话——以色列面临来自伊朗的巨大威胁!

(以色列面临来自伊朗的威胁?)

另一方面,内塔尼亚胡又在向选民保证,将推动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被占领土收为以色列正式国土,以及派无人机攻击黎巴嫩真主党目标等等。

然而,今日以色列更多选民还是选择将票投给别人。

一直以来,以色列政治气候形成一个怪圈,似乎政治家手里的国家安全牌永远行之有效,每到大选来临与周边势力的对抗就升高,拉紧选民国家安全这根弓弦,就能成功收拢选票与关注的眼球。

但是,长期玩“狼来了”的把戏,之后狼始终没来!

这件事就很操蛋,分明在反复侮辱选民的智商!于是,国民“安全疲劳”,公众意志陷于分散样态,陷于对政府公信力的质疑。

这才是以色列今日陷于组阁僵局,国家意志陷于分裂的原因所在!

而长期、无止境让国民身陷“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意识形态,其实就应该反思国家政策。

就像无休止绷紧的弓弦,或许,再添加一丝力量它就会断裂。

其实这样的格局相当危险,国家意志不能够凝聚,意味着各种意志相杂丛生,原则上这是一种分裂,一种国家意志“碎片化”的危险开端。

面对险恶的世界,堡垒的内部力量分化、瓦解才是绝对的要害。

更何况,在世界的棋盘上,以美国对以色列的“器重”程度来评估,以色列之于美国或许重要无比!

 

特朗普政府的棋盘上,以色列是怎样的一颗棋?

前面提到过,美国共和党右翼保守派对以色列的所谓“更深层次的一种谋算

其实,如果将美国不断给以色列“发糖”这件事,视为一种“推瞎子跳崖”的策划,其实也可以成立。

本质上,一个四邻皆敌的以色列,才是美国中东战略最放心的“伙伴”。

为了让以色列对阵黎巴嫩真主党、巴解、哈马斯等等!


从加沙地带向以色列发射的火箭

将黎巴嫩、巴勒斯坦、叙利亚乃至伊朗的利益“划拨”以色列,这就是美国给以色列发的“糖”。

众所周知,特朗普政府的中东战略有个方向性趋势——从中东抽身。

然后,全力应对大国博弈中,美国面临的所谓“地位挑战”!

让中东混乱会是美国战略的固有发力方向,而要达成这样的效果,在中东就需要一个牧童或杠杆,或者,这就是在美国的设计中的以色列。

毕竟,世界上怎么可能有“无缘无故的爱”!

那么,在特朗普政府的战略棋盘上,以色列究竟是个怎样的角色?

世界的普遍关注里面,认为以色列的动作范围不会越过巴勒斯坦和黎巴嫩,也就是原则上以色列或许就是一个在小范围搅乱中东的棍子。

但是,笔者观察却不是这样,因为有一件很不引人关注的事情所透露的关节引人深思。

这件事就是:自2019107,美国从叙利亚北部撤军开始,到美国改主意派兵重返叙利亚占领油田为止。这一段时间里面发生了一件不太引人注目的事情——以色列宣布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以“人道主义”援助。

在这个空挡里面,以色列伸手,接替美国干预叙利亚战事!

这里面有怎样的秘密?或者说要怎样解读以色列这项特别的行动?

或者,这样的事情应该视为以色列取得美国许可,越过传统的界限披挂上阵,接续美国“动荡中东”战略,指挥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对抗叙利亚政府。更重要的一点是:以色列力量可以透过库尔德武装直接作用到所谓“伊朗驻叙军事力量”的身上。

也许,有人会说,以色列支持库尔德武装又不是今天了,确实以色列支持库尔德武装有着不短的历史,但是请不要忘记三个要点:

其一,以色列明确支持的库尔德武装是伊拉克库区,并不是叙利亚库尔德武装。

(以色列与伊拉克库区)

其二,以色列给叙利亚库尔德武装“送温暖”的时间太特殊了,不能够排除美国放开大路,驱使以色列角逐中东更大战略博弈场的战略设定。

其三,原则上,这样的推演结论,也很符合特朗普政府欲抽身中东,对中东执行“离岸平衡”,“让盟友承担更多义务”的战略设定。

也就是说,美国有推动以色列这颗棋,在中东发挥更加强大作用的战略构想。

(或者,世事变化,后来美军重返叙利亚,才让以色列没有机会再次提高调门,正式代替美国去推动叙利亚战场的代理人战争。)

可见,让以色列为美国中东战略服务,才是事情的真相!

然而,美国要怎样才能够完全信任以色列?

造一种事态让以色列跟伊斯兰世界无法和解,是一个很好的办法,无疑!

将以色列与伊斯兰世界的对抗烈度逐级推高,美国就可以达到想要的这个目的!

然而,美国还有个如鲠在喉的顾虑,或者说,以色列与俄罗斯的“传统”关系,让美国不能够判定,以色列在应对俄罗斯的问题上,是不是能够与美国绝对一条心。

而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放以色列力量渗透叙利亚战局,让以色列与俄罗斯的中东战略利益,处于事实对抗的博弈格局,才能确保以色列不能够“反水”投俄。

也许有人会问,以色列不是美国的小跟班吗?美国为何要担心以色列对俄罗斯的态度?

世界知道,以色列经历5次中东战争,在这5次国战中,以色列前3次的顶级支援来自前苏联,自第四次中东战争之后,以色列才逐渐投入美国的怀抱。

看见了吧?以色列跟俄罗斯有着深厚的“传统”友谊。

(内塔尼亚胡与普京代表两国传统友谊)

注意世界局势的人,都会发现一个现象,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可以很方便地达成与普京的会晤就是证明。

何况,世界根本没有永远的盟友,而只有永远的利益。

显而易见,以色列无论怎样在地区博弈中强势,说穿了以色列只是美国的一颗棋。

也就是,美国打着让以色列去祸乱中东的主意!

既四面皆敌,又与俄罗斯交恶的以色列,才是美国需要那个最坚定的“盟友”。或者,才是美国可以放心使用的跟班及刀子!

(血手与刀子)

但是,就算是一颗棋,以色列也应该考虑一个重要的关节——棋手将棋子送死,棋子是否要甘之如饴?

因为,长远来看,至少有三种可能情形,以色列国家得不到善终:美国衰落;美国被牵制;或者美国抛弃以色列。

三种可能的任何情形具现,900万人口的以色列都独自会面对整个伊斯兰世界超过16亿的穆斯林(2009年的数据是16亿)。

900万被16亿洪流反噬与冲刷,其后果绝没可能出现意料之外反转的结局,力量对比相差太过悬殊了。

或许,这才是以色列不得不思考的真正危机!

在美国抛弃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时,“不要依靠其他人”,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1010日以此为题评论:把库尔德人推下车,美国向该地区的其他朋友(包括以色列)发出令人不安的信息。

以色列媒体于世界最先发声,发表“靠自己”的呼吁,说明犹太人不乏智者。

或者,犹太民族应该有个像摩西Moses;希伯来语:מֹשֶׁה;阿拉伯语:موسىٰ一样的先知,指导今日的以色列这颗棋子如何跳出棋盘!

(摩西带领西伯来人逃离埃及)

然而,要跳出世界绝对霸主划定的棋盘,可能绝非易事!

但是,世界总是会有奇迹!

或者,生与死,只在于一念之间!

 

 

(以上,作者只是基于信息对时事的观察,仅代表个人观点,特此声明!)

20191215日于重庆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